LV. 41
GP 409

【攻略】(轉貼)A9VG主線劇情翻譯-最終話!!

樓主 乂風塵雪影乂 pig20004
GP6 BP-
隨著妖星和幻魔母樹之間的距離逐漸縮短,以妖星為中心向四周吹起了大風
“妖星那邊的風開始吹過來了”,天海感到時間已所剩不多,對大家說到
“這風冷得和現在的季節不般配,連鬼之眼都麻酥酥的”,十兵衛的狀態明顯有了好轉
“而且,還蘊藏著不可思議的邪氣”阿初補充道:
“讓我們繼承那些犧牲者的遺志,阻止妖星降臨”,羅伯特也不禁有感而發
望著遠處那散發著紫色光芒的妖星,蒼鬼已然握緊了拳頭,“等著吧秀吉!!”
西曆1598年(慶長3年)8月17日
離妖星降臨還有三刻(6小時)

經歷了一次寶貴的犧牲
大家再次重返最終決戰地-京都
那裏已不再是過去的樣子
而是被幻魔之力侵蝕
已化作為幻魔京的地方
終於最後的戰鬥即將拉開帷幕

“我們一定要勝利,再也不會發生像逃跑、失敗、放棄這樣的事了,絕對要把秀吉打倒”,在出發前蒼鬼對眾人說的一番話就像是決戰前的宣言。



由於是最終戰,敵人也擺出了最強陣勢,京都的街上到處都是數量眾多的高級幻魔,眾人齊心協力,突破層層阻礙終於來到了通向伏見城的筆直過道。
從過道的盡頭慢慢悠悠地走出一個人來,就好像是特地來迎接他們似的
“那是路易斯,不,是羅森古蘭斯”,羅伯特一眼便認了出來
只見羅森古蘭斯一下子從人形變化為幻魔形態,那是一隻像鐵球般的巨大蒼蠅,四扇像是退化了的翅膀“撲撲撲”地拍打著,向眾人飛了過來。
“因為妖星的瘴氣而蘇醒了嗎”,天海擺起了架勢
還沒等天海說完,羅伯特便以出乎常人的速度衝了上去,在和幻魔的瞬間空隙中一拳把那只巨大的蒼蠅打上了旁邊的一處屋頂。
“變成妖怪了嗎?羅森古蘭斯”羅伯特不禁感言道:
“這傢伙讓我來應付”
“羅伯特……”,阿初似乎有點不放心
“去吧,蒼鬼,妖星降臨前不能再猶豫了”,羅伯特說完伸出了右拳
蒼鬼沉默了片刻後也將自己的右拳打在了羅伯特的拳上,兩人像是定下了無形的約定。
望著漸漸遠離自己的戰友們的背影
“再見了,我最愛的朋友們;再見了,我最愛的女人……”
一路上,突然串出一條十分巨大的蜈蚣擋在眾人的面前,其長度足足有50英尺
“克羅迪亞斯,那傢伙還……”,天海見狀立刻擋在了幻魔前
“去吧,沒時間了,蒼鬼,鬼之一族的王牌,人類的未來就拜託你了”,天海說出了最後的心願。
“你應該不會輸吧”,十兵衛不放心地問了一句
“啊……,就交給我吧”
“從最初到最後都和你很有孽緣啊,克羅迪亞斯(如果不明白意思,請看開頭CG)由信長開始我和幻魔一族的因緣,就在此做個了結吧!”
眼看所剩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大家加快了腳步,恨不得一下子能飛到伏見城去。
這時,十兵衛不知為什麼突然停了下來。
“蒼鬼兄,阿初姐,我想起有點事”
“十兵衛,怎麼了”阿初擔心地問道:
“你們先走一步,蒼鬼兄不要管我”,十兵衛像是有什麼事瞞著大家
蒼鬼一聽到這話便心領神會地知道了其中的含義
“十兵衛,你也要在這裏為自己的旅程做個了結吧”
“沒錯,最後還是要親手……”
蒼鬼不忍地回過了頭,頭腦中出現了第一次救十兵衛的景象,並祈禱這次絕不會再有那樣的事發生。
“去吧,蒼鬼兄不是唯一能拯救人類的鬼武者嗎?沒時間為了這些事而磨磨蹭蹭的”,即使是最後的告別,十兵衛也不忘為蒼鬼打氣
“答應我,一定要追上來”,蒼鬼說到
“我答應你,一定追上來”,說完,十兵衛轉過身去
“阿初姐,蒼鬼兄就拜託你了”
看著兩人的背影,“果然還是沒法介入他倆之間啊”,在那聽似輕鬆的語氣下,眼裏卻已淌著淚花
“好了,已經沒有妨礙的人,出來吧”,十兵衛似乎早就察覺到什麼
從屋頂上現身的,正是她要找的人-柳生宗矩
宗矩從房頂上一躍而下,但似乎是失去了平衡而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之後蹣跚地爬了起來,看上去並無大礙,但整個人跌跌撞撞,連站都站不穩,看上去就像著了魔似的。
“受了那樣的傷居然沒事,吃了幻魔蟲嗎?”,十兵衛對在原島一戰受重傷的宗矩能這樣站在自己面前感到不可思議
“吃了很多啊”,宗矩連說話的口氣都開始變得扭扭歪歪
“生為鬼之一族,居然墮落為幻魔”
“茜,我現在感覺很好,在我體內的鬼之血和幻魔之血在共鳴,力量不斷地湧上來”,宗矩說話的同時,嘴裏還一邊吐出紫紅色的瘴氣
“茜,鬼和幻魔可能是很接近的存在,感覺很好,真是太好了,幻魔是最棒的!”,宗矩補充道
十兵衛舉起了手中的刀,“這是為了你而出發的旅程,就以你為終結吧!”
越是往城門的方向前進,途中遇到的幻魔不僅在數量上越來越多,而且更加強大,兩人以蒼鬼為主力,阿初用槍作為掩護的組合,突破重重阻礙終於來到了伏見城城門口,果然不出蒼鬼所料,作為三巨頭的最後一隻高等幻魔-奧菲莉婭早已在門口等候多時。
奧菲莉婭那看似美麗的容貌下卻有一顆殘忍冰涼的心
“別再想往前走了”,說完,便擺出架勢朝阿初他們猛攻過來
阿初看準時機一個轉身,讓奧菲莉婭撲了個空,同時借此空檔槍口已對準了奧菲莉婭的胸口,“砰”的一聲,將其打到了城門口的橋欄上,還沒有站穩腳跟的奧菲莉婭一下子從橋上翻了下去。
“蒼鬼,去吧,奧菲莉婭由我一個人解決,你去打倒秀吉”,阿初看著奧菲莉婭翻下去的地方頭也不回地說著
但蒼鬼似乎並沒這個打算,想要留下來共同戰鬥
“蒼鬼,這條路是大家打開的,十兵衛、天海、羅伯特都拼了命的讓你前進”
“我也要拼命讓你到前面去”,話語中沒有任何的恐懼和迷茫,有的只是那種對親人般的信賴
“秀康,沒有時間再迷茫了,你不前進的話,大家的努力都白費了,你不可不去,因為你是人類最後的希望”
蒼鬼仍在猶豫著,一方面不想再失去自己的戰友,另一方面離妖星降臨的時間已所剩不多了
“不要緊的,我已決定了,今生都要和你在一起,所以我一定會勝利,去啊,蒼鬼”
聽到這裏,蒼鬼背過了身,能有這些朋友,就算是豁出性命也要打倒秀吉
“不可以讓你阻礙他,奧菲莉婭!”是他離開時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離妖星降臨,還有30分鐘
由破壞和創造不斷重複而交織構成的歷史
其中破壞占了大多數
此地便是最後的希望

巨大的幻魔母樹已和伏見城融為了一體,肆無忌憚地伸向藍紫色的天空,屋城內部早已是一片狼藉,到處都長滿了橫七豎八,相互交織毫無規律可言的枝條,看來已經沒法從內部到達頂層了,不得不從外面順著母樹的樹幹前往秀吉的所在地。
一路上,蒼鬼遇到了不少強大的幻魔,但對現在的秀康來說,這已不再是什麼阻礙,而是決戰前用來熱身的道具。
蒼鬼推開了最後的大門,只見秀吉安然地坐在高處的王座上,手指於座椅的把手上有節奏地敲打著,沒有半點吃驚,就好像整件事都是由自己親手策劃似的。
“你只會阻礙我,愚蠢,真是愚蠢”,秀吉不慌不忙地說到
“以為封印了魔空石便能贏我?很遺憾,我無限的力量並沒有因此而改變,只要有這個就行了”,說完便拉開了衣襟,令蒼鬼出乎意料的是,秀吉的胸口連接著一個發出紫色光芒,猶如心臟似一嘣一嘣的奇怪生物,像是被植上去的
“好好看著,這就是創造神的胎兒,用不了多久妖星就會令這個胎兒覺醒,到那個時候,我就能成為神了,而你,黑色的鬼,就作為我變成神後的第一個祭品吧!”,說完便坐進了自己那台代表權力和力量的豐臣號機器人裏。決戰一觸即發。
正因為是機器,堅硬的金屬並不是僅憑刀就能砍斷的,在長久戰中的蒼鬼逐漸感到體力不支,行動的速度也明顯慢了下來。
這樣下去會被打敗的,現在需要把全身的力量集中起來,給它造成致命一擊,就在思考對策的同時,機器人一腳踢向蒼鬼,蒼鬼躲閃不及,被踢了個正著,重重地摔在牆上。
蒼鬼忍著疼痛站了起來,心中默念道:“集中全身的力量於一點,再由這點爆發”,頓時,一片白色的亮光閃現在蒼鬼周圍,整個人騰空起來,在耀眼的白光下,頭髮也由短變長,由黃變白。變成了傳說中的鬼武者。
在鬼的力量下,秀吉那台龐大而又笨重的機器終於倒了下來。這時,奧菲莉婭跌跌撞撞地走進來,出現在蒼鬼面前。
“可惡,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從其慘澹的面容能斷定是受了重傷
“奧菲莉婭,奧菲莉婭”,倒在地上的秀吉叫著朝奧菲莉婭爬去,抓住奧菲莉婭的腳,哀求著能就自己
“歸根到底不過是只沉溺於欲望的猴子,居然連拖延時間都辦不到”, 奧菲莉婭一腳把秀吉踢開
“你在說什麼,你不是說要把我變成世界之王嗎?”秀吉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事
“世界之王嗎?不要開玩笑了,人類這種生物本來就是我們的工具”
“就像淀那樣,我竟把她獻作祭品”,秀吉對當初的行為後悔不已
“明白了吧,比起那件事,快把那胎兒給我!!”,奧菲莉婭一把將秀吉胸前的生物搶了下來
“只要有那個,我們的宿願就可達成了,是神,是我們的神”, 奧菲莉婭將胎兒舉過頭頂,讚歎道
突然間巨大而又尖銳的藤條刺穿了奧菲莉婭的身體,從襲來的方向看去,那正是幻魔母樹的本體。
“怎麼會……,淀君,還有意識嗎?”,奧菲莉婭還在做最後的掙扎
只見幻魔母樹的本體-澱,也就是阿初的姐姐茶茶慢慢睜開了眼睛,眼神中夾雜著一絲憂傷和悲涼。
奧菲莉婭不斷掙扎的同時,又一根藤條刺進了奧菲莉婭的身體,高等幻魔頓時化為一團黑煙,消失殆盡。
“對不起,淀君,我居然把你……”,秀吉跪著爬到已化作成幻魔母樹的淀前,對自己的行為自責不已
而淀似乎沒有絲毫的意識,在發出一聲意思像是“一個”的音後,便把秀吉拖入了幻魔母樹裏。
淀的下一個目標就是一旁的蒼鬼,將還沒從淀就是幻魔母樹這件事中反應過來,毫無防備的蒼鬼一把拽起,把他當作秀吉之後的第二個獵物。
“茶茶,茶茶……”,蒼鬼喊出了淀的本名,希望能喚回她的意識,但那還是無濟於事。
千鈞一髮之際,只見刀光一閃,“噌”的一聲,纏住蒼鬼的藤條應聲而斷,順著那條由白刃在空中劃過的曲線,只見十兵衛單膝跪地,已完成了收刀動作。
不僅是十兵衛,天海、羅伯特、還有阿初大家都來了,這不僅出乎蒼鬼的意料,更令他覺得身心輕了許多。大家沒時間能為再次重逢而開心,眼前的目標便是那深綠色,並且還帶有部分人形的幻魔母樹。
在眾人的配合下,人形之樹很快便敗下陣來,蒼鬼看準時機立馬拔出淨化劍朝淀沖去,衝刺中還有幾根殘餘的藤條襲向蒼鬼,蒼鬼巧妙地躲開並將其斬斷,動作一氣呵成,沒有絲毫不連貫。最後在離淀約2英尺的距離一躍而起,借著落下的重力將紅色之劍深深地紮進了幻魔母樹的本體。
淨化劍上的咒文發出陣陣紅光,代表著淨化已開始,不一會兒,那有著人形特徵的核心部分便在淨化的紅光下消失殆盡,剩下的只有躺在地上的秀吉和已變回人類的淀。
阿初看到姐姐立刻跑上前去將其扶起,令她感到欣慰的是,姐姐終於睜開了眼睛,雖然很模糊,但還是認出了自己的妹妹。
當發現一旁還躺著秀吉時,淀努力爬起身來到其邊上,扶起自己的丈夫。秀吉微微睜開雙眼,眼裏不再泛有之前的紅光,所剩的只有憔悴和悲傷。
“自從信長大人死後,就像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秀吉聲音嘶啞,顯然已沒有了說話的力氣。
“秀康,你把我的錯誤改正過來,幹得很好”
“到頭來我對國家、平民、大家的生活狀況,一點都不瞭解。別說是神,就連信長大人都比不上,只是被幻魔玩弄於鼓掌之中作為他們的道具而已,我真是個沉溺於利欲的愚人”,走到生命盡頭的秀吉斷斷續續地說道
“身體如朝露般瞬間即逝,我的人生也如一個個的夢
“父親”,最後蒼鬼終於將一個自己本該忘記的詞說了出來
“秀康,你叫我父親嗎,雖然是在最後……,你弟弟秀賴就拜託你了”,說出了最後的心願後,秀吉離開了人世
“全都完了,結束了”,一旁的天海說到
戰士們完成了他們的使命,在從頂層返回地面的途中,沒有人因勝利而感到高興,大家都沉默不語,思索著戰鬥真正的意義。
伏見城中,一隻神秘的手向地上已失去光芒的胎兒伸去。


最後的戰鬥

正當眾人從伏見城頂層返回地面時,巨大的妖星前,出現了一個黑影。
“哈哈哈,我終於成為天下人了”,屋頂上,宗矩舉起創造神的胎兒狂妄地笑道
此刻妖星似乎也和那胎兒發生了共鳴,顏色由紫變黃,並發出強烈的光芒,其強烈程度令所有人都睜不開雙眼。閃光過後,胎兒已然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條比幻魔母樹還大出2倍的蛇形巨獸,全身都覆滿了厚厚的鱗片,上半身強壯有力的雙臂上長著鋒利的爪子,整個頭就像史前巨龍般,一對巨大的鉤狀牙齒似乎能穿透一切。
“創造神……,霍天布拉斯”,這種強力氣勢給了天海第一個印象
要和這麼一個巨獸戰鬥,根本是不可能的,僅憑大家現在的力量無法傷它分毫。
此時,天海將自己手上的籠手卸了下來,交給蒼鬼。
“這個鬼之籠手過去曾把幻魔王封印,把大家的力量集中到這籠手上,收集大家的思念吧”
蒼鬼戴上籠手,平靜安詳地閉上了雙眼。黑暗中能感覺到那些不論是活著還是已逝去的人們都有著共同的心願-拯救這個快要淪為地獄的世界。通過將這些夾雜著各種情感的思念集中在自己身上的同時,力量也不斷地湧上來。頭髮開始變長,就像頂著風般飄了起來,皮膚也變為藍黑色,一縷白髮蓋過前額之際,黑色之鬼睜開了雙眼。蒼鬼變成了真*鬼武者。
黑鬼迎著龐然巨獸,手持雙刃,身體周圍發出陣陣氣流,只見其身體稍稍向後一蜷,猛地一躍,堅硬的岩石地面瞬間碎裂開來。伴隨著與空氣的摩擦,黑鬼頭頂環形氣流,飛向惡魔。
最終,蛇形巨獸在壓倒性的力量面前敗下陣來,耗盡全部力量的蒼鬼也在變回人類之後因體力不支倒在地上。一邊的鬼之籠手也已經暗淡無光。四周出奇的安靜,只剩下風聲還有樹葉之間相互碰撞時的沙沙聲。幻魔樹的花瓣在風中連綿不斷地來回飄散,而頭頂處的妖星也比最初大了許多,讓眾人那以為全都結束的心中多了一絲不安。
蒼鬼勉強地站起身來判斷周圍的情況,此時從妖星裏走出了一個人,身穿白色西裝西褲,一隻手插在褲袋裏,悠閒地從由空氣構成的階梯上走下來。那種超越邪惡的氣息能讓人感覺到白衣男子每踏出一步,自己便臨死亡更近一步。
白衣男子像是發現了什麼停下腳步,一旁的屋簷上爬出一個人來
“我才是天下人,死吧,霍天布拉斯”,柳生宗矩手持雙刃沖上前去
霍天布拉斯輕輕一抬手,便把還沒衝出多遠的宗矩騰空舉了起來,宗矩像是被定住了似的,雙手一動也無法動,就連話都說不出來。
“愚蠢,真是愚蠢”,創造神不屑地說道
突然,宗矩所養的烏鴉朝霍天布拉斯襲去,想要解救主人的危機。創造神僅揮了下另一隻手,輕鬆地就將礙事者擊飛。隨後便把宗矩從伏見城上摔了下去,宗矩在發出一聲慘叫後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創造神又重新邁開腳步,走向眾人。
“霍天布拉斯……!?”,天海無法相信眼前這個身穿白裝的西洋人就是創造神
“嗯……我就是霍天布拉斯”,白衣男子確認到,隨即一抬手將強烈的氣流推向眾人
在如此強烈的衝擊下,大家連站都沒法站穩,只能伏下身來保持平衡,勉強不被吹飛。
“這就是創造神,神的力量嗎……”,天海無法否認自己與神之間的差距
“可惡……相差太遠了……”,羅伯特也不得不承認
“可惡……”,十兵衛抱怨起來
“你們現在能做的事只有一件……”
“就是將勝利、明天、甚至還有生命全都放棄”
“但是,有個唯一的方法能救你們,那就是作為萬能創造神的我,你們必須叫我為神,並跪拜於我面前”,霍天布拉斯面無表情地說到
“那麼,破壞神的寵兒,黑色之鬼啊,現在就跪拜於我吧!!”
“啊,好吧,我叫,你的名字是……”,蒼鬼看著對方,眼神中充滿了蔑視
“不過是個平常的,普通的壞人而已”
“不是神也不是什麼,只是個小惡人!在這裏是沒有人會向你低頭的!!”,蒼鬼重申
“是沒有啊……”,十兵衛回應道
“的確是……”,天海也表示肯定
聽到這話,白衣男子臉部暫態微微抽動了一下,一掌打出的氣流將周圍的樹木、岩石連同眾人一起吹飛
“不必要的堅持……”
“為什麼要那麼固執,是作為鬼嗎?還是武士?”
“是作為人類”,蹣跚著從地上爬起的蒼鬼堅定地回答到
“愚蠢啊,已經沒有了籠手的力量,也沒有能對抗我的刀在手,何況連站都站不穩,那樣的你,要怎麼和我這個神戰鬥呢?”,白衣男子表情依然平靜
“我能站起來……”,蒼鬼反駁到
“連武器都沒有……還要逞強……”
“我有武器……”
“哦?”
“那是真正的武器……”,只見同伴們都聚到蒼鬼身邊,為迎接這最後之戰做好了準備
事已至此,白衣男子也不想再多說什麼,拿出懷錶,看了看時間。
“妖力已經全都收集完畢”,只見由懷錶為中心,四周飄散的像是櫻花般美麗的幻魔之花以旋渦狀的姿態被吸進了懷錶中,同時,一對機械似的翅膀相繼從白衣男子的後背長出。
最後一戰開始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那種力量,那種強大的力量”,紅色的淨化之劍已深深紮進了男子的胸膛
“你所說的真正的武器是……”,男子試圖尋找其失敗的原因
“惡人是不會明白的……我們人類最後的……而且僅是唯一的武器……,那就是人與人之間的親情!!”話語間,蒼鬼又將手中的劍向前推了一把
“可惡……開什麼玩笑!!荒唐!!”,白衣男子不敢相信自己的失敗,話語中夾雜著痛苦和絕望
“怎麼會敗給黑鬼這樣的……人類這樣的……”,創造神霍天布拉斯仰天長嚎,最後在絕望痛苦的喊叫聲中消失殆盡,半空中剩下的只有那把已除魔完畢的紅色之劍
鬼與神之戰所產生的能量並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大家都被這強烈的能量波給彈了出去,躺在地上失去了知覺。
過了許久,十兵衛微微地睜開雙眼,爬起來的同時意識也逐漸開始清醒,模糊的視線中出現了一個人的背影,蒼鬼正站在自己面前,抬頭望著依舊是發出紫色光芒,遮蔽了半個天空的妖星,心裏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全都結束了,蒼鬼兄……”
“啊,都結束了,但還有些剩下的事要去處理,……不得不去啊”,蒼鬼的語氣聽上去顯得很無奈,但又像是在做最後的告別
“去……去哪裡?”
“你想幹什麼?世界已經不再需要蒼鬼兄了!”十兵衛似乎是看出了蒼鬼的想法,情緒顯得格外激動,但蒼鬼還是踏出腳步,走上了由空氣構成的階梯
“已經全都結束了啊……不管命運還是宿命,你總是一個人背負著,孤獨地痛苦著”
“總是……你一個人……”,十兵衛已泣不成聲
腳步並沒有因此而停下,每一次的踏出都在空中留下淡淡的波紋
“大家好不容易能相聚,為什麼要……”
“蒼鬼兄已經戰鬥過了,已經戰鬥的夠多了,剩下的可以交給其他人”
“為什麼……為什麼總是蒼鬼兄呢!”,十兵衛已哭紅了眼睛,聲音因哽咽而斷斷續續
“茜,這不就是……我的生活方式嗎?”,蒼鬼停下腳步回答道
“至少,至少要和阿初姐告別吧”,十兵衛看向身旁昏迷中的阿初
“阿初姐!蒼鬼兄要走了!快醒醒,快醒醒啊!!”十兵衛跑到阿初身邊使勁推著喊道,但無論再怎麼叫喊,阿初還是緊閉著雙眼一動也不動
“這裏……在春天也將會開出漂亮的櫻花呢……”
“應該會開出真正的櫻花吧?”回望四周的蒼鬼說完後便再次踏出了步伐
“這種時候還在說什麼!”,十兵衛已經什麼都聽不進去了,只想留住眼前的戰友
“回來,不要走,阿初姐會悲傷的!我也!我也!你不在的話難道我就不悲傷,不寂寞嗎!蒼鬼兄!”,由於情緒激動,少女那嘶啞並伴隨哭泣的叫喊更加響亮,與此同時沖上前去想要阻止蒼鬼繼續前進,就在快要接觸到對方時,被一堵由氣流形成的牆擋在了外面,無論怎麼使勁敲打也打不開
“對了,茜,有個願望想要拜託你!看到櫻花時……說不定能想起我……,偶爾就行……僅僅那樣就足夠了……”,停下腳步的蒼鬼回過身來向十兵衛說出了最後的心願
“說什麼,聽不到!!你在說什麼!傻瓜~!!”,被擋在外面的十兵衛只能看到蒼鬼在說話,卻什麼也聽不見
最後蒼鬼慢慢地升到空中,額頭上隱現出發著亮光的咒文後便朝妖星飛去,刹那間,一陣強光將周圍變得猶如白晝,強光過後,妖星消失了,原本散發著妖氣的幻魔母樹也好像改頭換面似的披上了綠色衣裝,已經枯萎的枝頭上長出了新的嫩芽,大地又重新找回了自己的顏色,風聲中,鳥兒在歌唱,花兒在綻放。蒼鬼用自己最後的生命淨化了妖星。

字幕後~
2005年2月24日
鬼武者系列的劇本執筆者,杉村升先生離世。
在此,衷心為杉村氏祈求冥福。
杉村先生謝謝您。
鬼武者系列開發組全體
(日本知名的小說家、劇作家,以及《鬼武者》、《生化危機》的編劇杉村升,於2005年2月25日去世,得年57歲。1997年,杉村升與CAPCOM的岡本吉起一起創辦了FLAGSHIP,這是一家專為遊戲產業撰寫劇本的公司。杉村為CAPCOM創作了為數眾多的知名劇本,其中包括了《生化危機2》、《鐘樓3》、《鬼武者》系列。除此之外,杉村也為特攝電視影集撰寫腳本,包括《超級戰隊》(Power Ranger)及《忍者戰隊》等等。)

春天的陽光哺育著大地,世界再次被染上了綠色,各種顏色的花朵爭奇鬥豔般地開著,青空下,櫻樹那美麗的花瓣隨風飄散,猶如殘影般消失在半空,一片花瓣輕輕地落在一塊平滑的石碑上,邊上,蹲著一位十來歲的少女。
“還是老樣子一點都沒變嗎,蒼鬼兄”,少女將手中一盆糯米團子放在了碑前。
“這些櫻花真漂亮啊,它們都是靠你的保護才……”,在聲音發出顫抖的同時,少女撲倒在石碑上,一顆晶瑩的淚花落了下來。
“這是我最後一次哭了”,櫻花樹下,少女站起身擦去眼淚,面向墓碑輕輕保證到,隨後轉身望向廣闊的藍天,陽光中有張笑臉在看著她,看著那重新踏上旅程的少女。
“走啦,小吉”
“來嘍~”
6
-
板務人員:

466 筆精華,01/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