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5
GP 1

【同人】無語.櫻

樓主 風ˇ禋 le5429
GP3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我,一直待在這裡。
為了遵守和他的約定,守護庫洛牌和他的繼承人。
「媽媽,這裡怎麼會有一棵樹?還開著好漂亮的花喔。」
 
小男孩手裡握著從天空飄下的花瓣問著身旁的少婦
 
「這是櫻花,它是祖先們要保祐小狼你們能夠快快長大種的喔。」平時不茍言笑的少婦此時慈愛的摸著小男孩的頭回答著。
 
「那我可以講秘密給它聽嗎?」一臉茫然的孩子臉上突然漾出快樂的笑容。
 
這些年我不知道看過多少這種的笑容了。
 
從開始的震撼到後來的麻木,早已疲憊不堪的我也只能繼續的待在這裡。
 
「當然可以,而且不會有任何人知道喔。」少婦依舊一臉慈祥的看著孩子,她到底在想什麼?
 
「小狼先去找魏伯習武吧。」
 
「好的,母親。」孩子很快的就將這件事拋在腦後的快速奔離李家的後花園。
 
我看著李家的孩子一代一代的成長,卻不曾對哪個孩子產生像現在的這種好奇心。
 
也許,它是個例外吧,庫洛李多的繼承人-李小狼。
 
「妳是故意把他支開的嗎?也未免太多此一舉了吧夜蘭!」我從樹上下來,對著已經回復成不茍言笑的少婦問著,她所做的事向來都不會是毫無意義的舉動,她到底在打算什麼?
 
「沒什麼,只是告訴他有你的存在而已。」從個慈愛的母親瞬間化身為冷靜的代理當家,她依舊把話也講得如此的精簡。
 
「只是這樣?妳到底在打算些什麼?!」按捺不住性子的我忍不住大聲了起來,雖然也只有她才看得到我,但四周原本就很寂寥的後花園卻更顯的沉靜。
 
「只是想讓他了解他父親當年也是如此罷了。」淡漠神情透著一絲的哀傷。
 
「接下來,就拜託你了。」說完夜蘭就頭也不回的走了,她總是讓我無法回嘴,我知道她的哀傷從哪來。
 
但是我無力更改命運,更無法修正錯誤的軌跡。
 
對‧不‧起‧……
 
 
15年後──
 
 
我依舊坐在樹上數著他離開香港的日子已過了多久。
 
百般無奈的日子,該死的庫洛沒事跟我定契約讓我待在這座園子幾千年。
 
「櫻,慢一點。」少年不停的喘氣,好不容易才調整好呼吸。
 
小狼?不會吧?不是下禮拜嗎?怎麼會提早回到香港呢?
 
「原來你們家也有櫻花樹阿。」跑在小狼前面的長褐髮少女驚訝的問著在後面喘氣的小狼。
 
「妳說這棵樹阿,母親大人告訴我,它種在這裡也滿久了,怎麼了嗎?」
 
「它讓我想起了日本的曾祖父……」
 
「曾祖父阿……等下一次回日本再陪妳去看他吧。」
 
「真的嗎?我就知道小狼對我最好了!」少女臉上漾著燦爛的笑容,讓小狼看得發愣了起來。
 
好熟悉的魔力阿……卻又不太像有庫洛‧李多的魔力,是那名少女的魔力吧?!
 
「小狼,母親找你跟櫻,要你們去主屋找她」黃蓮邊喊邊找著兩人
 
「好。」坐在樹上的我只是愣愣的看著他倆的離去。
又只剩下我留在這裡而已。
 
寂寥的花園正無聲的安慰我,倏地,一隻黃色的布娃娃正奔向,不對,是飛向後花園來。
 
「你還在阿?我還以為堂堂的E L F 是不會屈服當個小小櫻花樹精靈呢。」那布娃娃的神情滿是不屑,我又何嘗想待在這裡。
 
「總比整天當個布娃娃來的好多了吧?嗯?」我揚起了嘴角,畢竟,我已經好久沒跟人吵架了。
難得來個找死的封印之獸來當玩具,不玩白不玩嘛。
 
「小可,你在那裡?要吃飯了喔!」澄亮的聲音從前院傳來,喚著眼前這隻毫無殺傷力的布娃娃。
也已經好久沒人這樣喊我了吶,從你死後到現在。
你留給我的只剩下無法言語的殤慟。
 
 
晚上-
 
 
呼,終於逃到這裡來了」小狼氣喘如牛的微蹲著,似乎剛從戰場上逃離似的疲憊。
 
這次回來是來完婚的嗎?」抑不住好奇的心,還沒喘完氣的小狼張開了嘴卻一句話也講不出口。僅以點頭示意。
 
「是嗎?」又一個準備離去的孩子,我究竟送走了多少個對未來憧憬的孩子呢?
 
「嗯,怎麼了嗎?」小狼張大他深褐色的雙瞳,試圖問出個所以然,想當然爾我是不會說出口的。
 
「沒事,只是想說你怎麼會這麼早就回到香港」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看著身高已到180的他,當年的庫洛好像跟他重疊在一起了。
 
「小狼?你在哪裡?」長褐髮少女邊呼喊的小狼的名字邊朝著後院來。小狼臉上浮現一抹笑容。
 
是我從庫洛身上所看不到的笑容。
 
「那我先回去了,好好保重ELF ,有機會我會再過來的。」小狼也像夜蘭一樣的不回頭的走了。
 
如出一轍的倔強。
 
這真的是你想要的嗎?庫洛,回答我阿!
 
你不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嗎?
 
「別這樣,他會很難過的。」一個從未聽過的沉穩男聲從樹下傳來。
 
一個深藍色頭髮的少年坐在樹下,對著在樹上的我微笑的說著。
 
是他!卻有一點點的奇怪……
 
「我是『他』的轉世,我,並不是『他』。」少年語帶無奈的回答著滿腹疑問的我。
 
「是嗎?討人厭這點倒是一點都沒變吶。」忍不住想毒舌一番的我終於丟出了這般惹人厭的話。他倒是一點都不生氣。
 
修養果然比庫洛好得多,要是他早就開始整我了。
 
不過嘛……我好像太早下定論了。
 
因為,下一秒馬上就有個人,不對是隻封印之獸把我推下樹。
 
「這玩笑也太惡劣了吧?庫洛的轉世。」滿心的賭爛著眼前的藍髮少年,虧我之前對他的評價還不錯呢!
 
這傢伙……不容小覬。
 
「還不錯吧,ELF 。不過,請記好我的名字,不然我會很困擾的。」藍髮少年揚起嘴角淡淡的笑了一下。果然跟庫洛很像……
 
「你又沒跟我說過你的名字!」語帶不滿的我滿腔怒火的罵了過去,不論是什麼時候他總是有辦法惹火我欸!
 
「我的名字是冬澤艾利歐。」依舊心平氣和的坐著,真是令人不爽的舉止。
 
「明天就請你好好看著這一世的繼承人的婚禮吧。」
 
「再那之後,你想去哪就去哪吧。」
 
「契約結束了?!」不理會著我的驚訝,反而準備轉身離
開的艾利歐只丟下了一句話就走了。
 
「從頭到尾根本就沒有契約這回事好不好。」
 
可惡,堂堂的ELF的我竟然被他白白的被他耍了幾千年!!
#%&*※◎㊣□×$!!!!!!!!!!!!!!
【某風:以上內容過於傷眼兼沒營養,為了顧及各位的健康,因此省略。】
 
 
 
隔天-
 
 
 
「這麼漂亮的新娘真想抱回家呢~」
 
「就是嘛,給小狼當妻子太浪費了!」
 
一大早的,平時看不到人影的後花園今天卻擠滿了李家的
佣人們。
 
然後是一臉無奈的新娘和一群蘿莉控的姐姐們正站在樹下講話。
 
庫洛牌的新主人阿……這小ㄚ頭還滿厲害的嘛,連那些傲嬌的跟什麼一樣的庫洛牌都乖乖的聽話。
 
欸庫洛,你被超越了欸。
 
從前院慢慢走向這裡的艾利歐身旁跟了一位黑髮少女。
 
不過,那女孩的眼睛早已變成了星星的樣子了,尤其是看到新娘的時候。
 
更別提跟在她後面那一大票穿著小禮服卻帶著墨鏡的保鑣們了,看起來一個比一個還恐怖。
 
「小~櫻~」黑髮少女一看到正在被玩弄的新娘馬上開心的奔上前去
 
「知世!」新娘看著好友大陣仗的前來不禁滴了幾滴的冷汗。
 
我繼續坐在樹上看著這場婚禮,很李家的風格吶。
 
這一刻還是乖乖的閉上嘴看婚禮好了。
 
此刻還是無聲勝過有聲。
 
好了,去尋找下一個玩具吧。
 
下一次,我一定也要把庫洛的繼承人好好的戲弄一下。
 
誰叫他是庫洛的繼承人呢?
The End**//
 
 
 
 
 
3
-
板務人員:

105 筆精華,10/0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