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3
GP 20

RE:【轉貼】不祥的星期 外傳 櫻卡精靈劇場 Episode4 七月酷暑天的故事

樓主 櫻是好蘿莉!!!! SKRLH
GP0 BP-

一個沒注意到人氣以經超過1300了
看起來還是有人在看嘛....

鏡和桃矢總算成為一對了...精靈大活躍!!!

第五章

八月有情天的故事 - 鏡牌心跳的初次約會

七夕這個日子,正是日本傳統的許願日。傳說在這一天,把願望寫在短籤上,然後掛在竹枝上面,願望就能夠實現。鏡牌本來對這個日子並沒有什麼興趣的,可是好死不死地,幾位櫻卡有關七夕的談話,被她給聽見了…

那天談話的導火線,是力牌纏著光牌一直問七夕是什麼意思。光牌詏不過她,便把所有小孩子櫻卡們都聚集在一起,開始替她們講睡前故事。講了一會兒,鏡牌正好拎著洗衣籃從走廊經過,她也順便躲在門口偷聽。

「總之,七夕就是牛郎和織女一年一度,渡過銀河相會的日子。這樣你們該知道了吧?」

「知道了!」幾個小孩子異口同聲的回答。

「對了,力牌。」小牌突然靈光一閃。「聽說只要在七夕這天把願望寫下來,就會實現呢。是真的嗎?」

「我不知道。」力牌說。「可是好像是真的耶!」

「這只是個傳說而已。」光牌微笑的插入話題。「不過人類似乎很相信這個傳說,連庫洛也一樣呢。」

「那他都許什麼願呢?」甜牌問。

「我想想看啊…那個時候…」

可以實現願望的七夕!鏡牌聽到這裡,臉不禁羞得通紅。她現在就有一個非常非常想實現的願望呢!而那個願望就是能和桃矢約會。

鏡牌收好衣服後,便開始準備計畫七夕的事宜。首先要弄來竹子,再來就是寫短籤。正當她興高采烈時,小櫻喜孜孜的出現了,手裡還拿著一封信。鏡牌看她這麼快樂的樣子,忍不住問出口:

「主人,那是誰寄來的信啊?」

「是小狼!」小櫻心情愉快的說。「他除了信外,還寄了禮物給我呢。信上寫著『七夕快到了,所以我送妳這個情人節禮物,請笑納吧。』」

「情人節?」

「沒錯,七夕正是情人相會的日子,所以也能算是情人節唷!」

小櫻解釋完畢,哼著歌就走掉了。鏡牌的臉又開始發紅起來。七夕是情人節!那在這一天和桃矢約會,不是剛剛好嗎?

「我一定要和桃矢哥哥約會!」

於是,這三天,櫻卡們就驚訝的看著鏡牌把一大叢的竹子運到家裡來,接著又在上面綁上好幾打的短籤。湊近一看,每個短籤上居然都有「我想和桃矢哥哥約會」的字樣。

「鏡牌…這到底是…?」風牌望著鏡牌將第五打短籤貼上竹枝後,忍不住問道。

「這是七夕的許願樹!」鏡牌滿臉幸福的回答。「只要在七夕時將願望寫在短籤上,再貼上竹枝,願望就能實現。」

「那鏡姐姐妳許什麼願呢?!」小牌順手拔下一張籤,開始唸起來。「我想和桃矢哥哥約會…哇啊!鏡姐姐想要和桃矢哥約會呢!難道鏡姐姐愛桃矢哥嗎?我要拿給桃矢哥看!」

「喂!還給我!」鏡牌見到小牌想對桃矢公開她的秘密,慌張的想取回短籤。可是小牌卻左躲右閃的不讓她抓到。鏡牌追,小牌就逃。比較年輕的櫻卡精靈們看到這景象,也圍繞著樹開始瞎起鬨。

就在這一片混亂中,桃矢進屋了。小牌一把將短籤扔到他手上,然後飛也似的逃開。收勢不及的鏡牌便整個人撞在桃矢的身上。

「啊…小鏡妳沒事吧?」

「我…我…一點事都沒有!」鏡牌滿臉通紅的尖叫一聲,推開桃矢,轉身就往樓上跑。桃矢目瞪口呆的看著她消失在二樓,悄聲說了一句:

「她可以參加奧運了。」

鏡牌一跑到二樓,就往小櫻的房間直奔。闇牌正好在裡面呢!她一眼就看出鏡牌在為某件事煩惱。一問之下,才知道是七夕啊!

「妳真的買了竹子,還貼了短籤?」闇牌一邊把花生米往嘴裡扔,一邊難以置信的問。

「沒錯!」鏡牌兩手交纏在一起,眼中閃閃發光。「我多麼希望能在這個浪漫的日子,和桃矢哥哥約會啊…」

闇牌查了下自己的手錶,又翻了翻牆上的月曆,面色沉重的說:「小鏡,看妳痴情的樣子,我實在不太想告訴妳…但是…呃…七夕早在上個月就過去了呢。」

「妳說什麼?!」鏡牌感覺身體內傳來一陣碎裂的聲音。

「沒錯啊。現在已經八月中了,七夕是七月七日,老早就過了。」

「妳騙人!主人她說,三天後才是七夕…」

「那是中國的七夕啊。」小櫻突然打開房門,走了進來。「中國人算七夕的方法,和我們不太一樣…他們用的是不同的曆法。」

「那…」鏡牌的聲音顯得越來越無力。「那中國的七夕,有沒有許願的傳統…?」

「沒有。」小櫻的話音相當斬釘截鐵,當場刺穿了鏡牌的心。

「這麼說來…我…我就不能跟桃矢哥哥約會了…」

小櫻看鏡牌這個樣子,想說點安慰她的話。鏡牌的身子卻越縮越小,還躲到了角落去。最後終於化成了卡型。

鏡牌受到了打擊,一連兩天都沒有在眾人面前露面。小櫻想叫鏡牌出來和大家玩,卻發現她的卡上籠罩著一層黑雲。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小櫻只好說服桃矢,要他在中國人傳統的七夕這天,帶鏡牌出去玩。

「鏡牌…妳的主人小櫻命令妳…現身!」

聽到小櫻的命令,鏡牌縱使有千萬個不願意,也得走出她的卡。當她張開眼睛時,發現小櫻並不在房中,只有桃矢。

「啊…桃矢哥…我…」

鏡牌看到桃矢就要躲,可是卻被桃矢一把拉住。

「聽說妳把中國的七夕當成日本的七夕了對吧,小鏡?」

原來桃矢已經知道這件事了。鏡牌滿臉羞愧的點了點頭。

「沒有關係的。」桃矢繼續說。「明天是中國的七夕,我帶妳出去玩一天怎樣?就我們兩個人。」

「什麼?」鏡牌頓時感覺眼前一片光亮,天上降下了幸福的虹彩。她抓緊桃矢的袖子,激動的問:

「真的要和我出去…真的?!」

「當然是真的。明天早上九點,我們一起出發。」桃矢摸了摸鏡牌的頭,便離開了。鏡牌整個人呆立在原地,感覺自己的意識開始凍結…
*********************************************************************************

「什麼?!妳要和桃矢出去約會?!」

當晚的櫻卡精靈會議上,鏡牌爆出的驚人消息,讓所有櫻卡們都嚇了一大跳。

「看來小鏡妳和他的進展不錯嘛!」闇牌取笑似的說。

「沒有啦…」鏡牌聽到闇牌這樣說,臉不禁又羞紅起來。

「好啦!既然我們的好姐妹終於跨出戀愛的第一步,我們自然要幫她一下啦!」闇牌又大叫一聲,對鏡牌說。「我來替妳好好準備!」

說完,鏡牌就被一堆姐妹們硬拉到小櫻的房間裡。

「首先,妳要把妳身上這老氣的衣服換掉。」闇牌打開了衣櫥,開始思索起來。「要換哪件好呢?」

「把她打扮的可愛點吧。」光牌提議。「要能夠引誘桃矢,還勾起他的犯罪欲望。」

「啊哈,那我知道了!」闇牌以飛快的速度揀選了一套衣服。幾名櫻卡七手八腳的把鏡牌壓倒,讓闇牌把這套服裝硬套上去。鏡牌卡白著一張臉,企圖抗議。可是玩上癮的精靈們又怎會聽她的呢?

「為什麼要我穿這種衣服?」鏡牌哭喪著臉說。「這不是女僕穿的服裝嗎?」

「開玩笑,就是要這樣穿才吸引人啊!」闇牌解釋。「妳看妳的臉,就是一臉羅莉樣啦。假如桃矢是個『羅莉控』的話,妳的勝算會更大。」

「可是…」鏡牌還想說些什麼,就被玩瘋了的精靈們的聲音蓋過去。

「接下來是勾引人心的禮物!」闇牌宣怖。「巧克力花束!」

「知道啦!」花牌聽到命令,立刻變出了許許多多的花朵。甜牌施法將它們變成了巧克力,再由風牌細心的包好,交給了鏡牌。

「啊…謝謝妳們…」看到自己的姐妹們這麼熱情的幫忙,鏡牌也不好推辭了。

「好,再來,把妳頭上加個蝴蝶結吧!」

「還要背可愛的包包!」

「鞋子也要去準備一下!」

「大家…」鏡牌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
八月十六日(中國的七夕),接近早上九時。

桃矢今天一早就準備好了。他照例準備了早餐,穿上他平常穿的衣服,也沒有特意去打扮。他今天要和鏡牌輕輕鬆鬆的度過。

桃矢非常的輕鬆,可是鏡牌卻緊張的要命。看著指針一分一秒的接近九的位置,她的心也就越跳越快。終於,她壓抑的情緒都爆發了。整個人躲到被子裡去不敢出來。光與闇見狀便一人拉住她一隻手,把她給硬拖下樓。

九點整,桃矢準備呼喚鏡牌了,卻看到鏡牌被光與闇從樓梯上給架了下來。鏡牌的頭低低的,完全不敢正視桃矢。桃矢看到她的打扮,稱讚了一句:

「妳穿這樣很好看哦。」

鏡牌聽到這話,臉更紅了。她動作生硬的走到桃矢身邊,用連蚊子都聽不見的聲音道了謝。兩人穿好了鞋子準備出發,鏡牌走出門口時還硬生生的撞上了大門,完全忘了要先開門的事。看來,她真的很緊張呢。

闇牌看著兩人消失在門口後,便跑回二樓。光牌一個人站在那,想像鏡牌和桃矢出去後所會做的事情。她想得太過入迷,連有人在點她的肩都沒有發現。

「光牌。」

「他們倆會不會親吻呢?」

「光牌!」

光牌嚇了一跳,轉回頭,發現闇牌不知何時穿上了大衣,還戴上了墨鏡,打扮得有如偵探一般。在她身後還跟著其他的精靈們,其中火牌的手裡還端著攝影機.

「你…你們要做什麼啊?」

「當然是跟蹤。」闇牌奸笑。「這種珍貴的鏡頭,我們怎能放棄呢?」

看來鏡牌與桃矢今天的行程是多災多難了。
********************************************************************************

其實,小倆口一開始就不太順利。因為鏡牌穿的衣服的緣故,桃矢一路上一直被人指指點點,讓他煩得要死。鏡牌則對造成桃矢的麻煩而愧疚不已。不過一個小時下來後,兩個人也都不在乎了。

今日約會的第一站是水族館。友枝町水族館自從重新整修開幕以來,已經成為有名的拍拖聖地了。每逢假日就可以看到一對對的情侶在這裡。桃矢選的地點看來是相當不錯。

「哇…真是狀觀啊…」幾乎從來沒出過家門的鏡牌,一看到水族館中形形色色的游魚,就呆住了。她從沒看過這麼新奇有趣的東西,不禁在水族箱前佇足良久,不肯離去。

「這些魚很漂亮呢。」桃矢趨近鏡牌的身邊,和她一起觀賞起來。鏡牌臉微紅了一陣,又緩緩的褪去。

看那游魚悠遊自在,水母載浮載沉。海葵們的觸手輕輕擺動,隨波逐流。海洋世界真是相當奇妙啊。

「桃矢哥你看…那個!」鏡牌發現了一隻河豚,立刻興奮的通知桃矢。桃矢也跟著她一起觀賞,被河豚的滑稽動作所逗笑。

在離兩人十公尺遠的地方,以闇牌為首組成的「狗仔隊」,正磨刀霍霍準備拍攝兩人的約會過程。闇牌一邊看,還一邊指揮火牌選取最好的角度。火牌拍著拍著入了迷,沒注意到水族館的解說員正在她身後。

「小弟弟。」那解說員輕聲的對火牌說道。「你不可以在館內使用攝影器材的,因為這會干擾水中生物。」

親切的解說員怎麼也想不到,他這一句話竟犯了兩個火牌的最大忌諱。

第一,火牌最討厭別人說她是小孩子。

第二,火牌對於認錯她性別的人,是絕對不留情面的。她立刻氣得發抖,像火山爆發一樣罵出一長串話:

「聽著!臭小子!第一,我不是小孩子!第二,我是女的!第三,我沒有在拍攝魚類!你聽見了沒有?!」

此話一出,不僅解說員嚇了一大跳,附近的人也都紛紛轉頭過來看發生了什麼事。整個區域突然間變得靜寂一片,鴉雀無聲。闇牌見到火排捅了個大蔞子,立刻把她給拉走。其他人也跟著她一起撤退。也因此,她們才沒有被桃矢和鏡牌發現。

「我剛剛好像聽見火牌的聲音呢。」鏡牌疑惑的問桃矢。「你有沒有聽到呢?」

「不知道,妳大概聽錯了吧。」桃矢自己也半信半疑的。

在碩大的水族館逛上一圈,兩個多小時就溜走了。桃矢和鏡牌在水族館重新開張的咖啡吧歇腳吃飯。由於桃矢是這裡的員工,吃飯還有打折呢。

「小鏡,妳儘量點吧。」桃矢大方的說。「隨便妳愛吃什麼就吃什麼。」

「沒關係的…」鏡牌兩手不安的交纏在一起,小小聲的回答。「我不需要吃東西的…」

「沒關係啦!」桃矢把菜單硬塞到鏡牌的手裡,眨了下眼睛。「妳要是不賞臉,我可是會生氣的哦。」

「是…是的…」鏡牌的臉又紅起來了。

失敗過一次的闇牌等人,這次決定找一個更好的角度來拍攝。她們思考了一下,發現咖啡吧旁旋轉樓梯上端的戰略位置相當不錯。從這個地方居高臨下,可以看清楚桃矢與鏡牌的一舉一動。

飯很快就送上來了。桃矢的同事看到桃矢在休假日帶著一個穿著如此特別的可愛女孩來到這裡,忍不住調侃他一番。桃矢則不太高興的回應。那同事哈哈大笑兩聲,向可愛的鏡牌問候了一番,便走回櫃台繼續他的工作。

桃矢和鏡牌邊吃飯邊談論著事情,話題是圍繞著小櫻居多。由於鏡牌以前常照顧小櫻,桃矢還向她道謝了一番。這舉動又讓她窘的不知所措。

「兩個人間的氣氛好親密耶!」火牌透過鏡頭,看清楚了兩人的一舉一動,不禁讚嘆起來。

「也讓我看看吧。」水牌一把將火牌推開,搶著要看鏡頭。火牌立刻不甘示弱的回推她一把,兩個人開始推擠起來。

桃矢點了一大碗的刨冰,鏡牌看了還真想嘗一口,可是她已經不好意思再花桃矢的錢了。桃矢注意到了鏡牌那坐立難安的樣子,知道她想要的東西了。

「張開嘴巴。」桃矢將盛滿刨冰的湯匙遞到了鏡牌嘴邊。「給妳吃的。」

「啊…我…這…」鏡牌原本就微微發紅的臉,變得更紅了。

「沒關係的,快吃吧。」

在二樓打架的水牌和火牌一看到桃矢要餵鏡牌吃冰,立刻擠到了鏡頭前面去。看著那根湯匙逐漸接近鏡牌的小口,兩個人都開始興奮起來,也因此身體越來越往欄杆外靠…

「哇啊!」

「呀!」

水牌和火牌摔出欄杆啦!幸好光牌與闇牌及時拉住了她們的腳,她們才沒摔下去。可是現在她們兩個也正倒吊在半空中,險象環生。

鏡牌正要從湯匙上接過冰,卻聽到兩聲尖叫。她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過去,光牌與闇牌此時也正好將水牌與火牌拉進樓梯內側,所以沒有被鏡牌發現。

「小鏡,怎麼了?」桃矢疑惑的問。

「沒事…我好像聽到水牌和火牌的聲音…」

「嗯…真奇怪呢。要不要吃冰啊?」桃矢說完就把湯匙遞了過去。

「要。」鏡牌高興的收下了。

在二樓的樓梯間,水牌和火牌被闇牌狠狠的訓了一頓。

「下次不要再幹這種蠢事啦!」
***********************************************************************************
苦命鴛鴦難團圓,錐心痛苦更持續。

桃矢與鏡牌的約會繼續。下午的行程是逛商店街。這個街區有相當多可看的東西,看來可以消磨上三五個小時不成問題。鏡牌與桃矢邊走邊逛,玩得非常快樂。

那批好姐妹們又跟過來了。

「這次一定要成功。」闇牌發誓。「我一定要拍到他們倆接吻的鏡頭。」

「我總覺得偷看不太好。」光牌從水族館出來後,就一直抱怨個不停。「人家有人家的隱私啊。」

「住口!這次我一定會成功的!」闇牌激動的全身冒出火來了。

「是的…」光牌轉回頭去,看到滿臉不爽,僵硬的提著攝影機的火牌。在她旁邊是臉一樣臭的水牌。在她倆後面呢,則是其他跟來看熱鬧的。有花牌、力牌、小牌、雨牌…連風牌和地牌也來了。能夠讓地牌專注一件睡覺以外的事這麼久,看樣子桃矢與鏡牌的約會確有其神秘的魅力在。

而在隊伍的最尾端,還跟著被自己的孫女回牌硬拖來看戲的時牌。

「鏡牌,妳喜歡玩偶嗎?」在前方的桃矢指向一家玩偶店。「讓我們進去看看吧。」

「好呀…」即使已經相處了好一陣子,鏡牌在聽到桃矢的聲音時還是會臉紅。

兩人的身子走進店裡去,把風的小牌看到了便呼喚了一聲,手持攝影機的火牌立刻溜了進去。至於其他人則在店外守候。

「火牌,看妳的啦!千萬不要再Screw Up啦!」闇牌捏緊拳頭,向上天祈禱著。

火牌溜進店裡,從後方用攝影機開始偷拍。她看到桃矢與鏡牌親密的討論著。鏡牌抱起一隻玩偶,臉上露出欣喜的表情,要桃矢也看一看。桃矢看到後也稱讚不已,直誇可愛。鏡牌臉色微微發紅,輕輕的將玩偶放回架上,又揀起另外一隻,說這隻的造型很特別。桃矢看了也點頭稱是,順便以他的審美觀挑了挑毛病。鏡牌臉再度發紅,將玩偶歸位,再揀起第三隻…兩人就這樣沒完沒了。火牌見到兩人的親密樣,心裡忍不住的嫉妒。

「為什麼我身邊的男人都給鏡牌那小妖精釣走了?」她憤憤不平的想。「我到現在還沒談過戀愛,真是令人不爽啊。假如我也能把到工藤…」

火牌想像自己和工藤約會的景況,想得如癡如醉,完全沒留神到桃矢與鏡牌已經結完帳,向她的方向走過來。火牌直到臨刻才發現,但已經要來不及了。在門外守著的闇牌見情況不妙,緊張的冷汗直流,在胸前不斷畫十字。

眼看桃矢與鏡牌逼近,火牌終於想到了辦法,那就是躲進在她身旁的玩偶熊套裝內。可是當她真的躲進去了,發現攝影機又被卡住。只好挖掉熊的一顆眼珠,用鏡頭去喬裝了。

在店外替火牌緊張的櫻卡們,終於鬆了一口氣。可是當她們再定睛一看時,發現更糟的情況發生了!桃矢與鏡牌居然開始欣賞起那玩偶熊套裝。躲在裡面的火牌不但悶熱,還嚇得大氣都不敢喘一口。她的眼睛正貼在攝影機上,所以外面發生的一切,都可以透過攝影機看得一清二楚。

當鏡牌在欣賞時,桃矢一直有種不安的感覺,好像有人一直在盯著他一般。他直覺的認為那令人不快的氣氛是來自熊套裝的眼睛,便趨近去看。火牌看到鏡頭內出現一顆碩大的眼球,心臟幾乎要停止跳動了。也多虧她福大命大,桃矢研究了老半天,並沒看出什麼端倪,便放棄了。火牌終於鬆了一口氣。

問題還沒有解決!桃矢居然想要試穿這套玩偶衣!看來是鏡牌的主意吧。這下火牌無路可逃了,只好豁出去。她在兩人接近時,大吼了一聲,把玩偶衣一掀,蓋在兩人的身上後飛快逃出店門。桃矢與鏡牌突然感覺一陣天昏地暗,接著就是沉重的玩偶衣蓋在身上。兩人失去平衡,立刻跌成了一團。桃矢好不容易掙扎起了身,卻發現自己在無意中,把鏡牌緊緊的抱入懷中了。

「桃矢哥…」鏡牌感受到桃矢懷中的熱度,小臉立刻漲的飛紅。桃矢的臉也不禁紅了起來,兩人間的氣氛變得很微妙了。

店裡所有顧客,都在盯著他們倆看。

「好…好丟人啊…!」鏡牌害羞的衝出店門。桃矢將玩偶裝掛好後也跟著衝了出去,留下一堆驚愕不知所措的顧客們。

「小鏡!」桃矢緊緊追趕著鏡牌。「小鏡,妳不要走啊。對…對不起啦!我不是有意的。」

「不是啦!」鏡牌逕自不斷的往前奔跑。好不容易,桃矢才追上了她。

「小鏡,妳聽我說。剛才我完全沒有要侵犯妳的意思,那是意外…」桃矢雖然氣喘個不停,但還是拼了命解釋著。

「我知道啦,我只是…」鏡牌完全不敢和桃矢四目相對。她小小聲的,輕聲的哭泣著:

「我居然會自己撲到妳的懷中,這樣好像我在引誘你一般…我這樣的女孩,你還會喜歡嗎?」

「妳在說什麼啊?」發現鏡牌並沒有介意,桃矢覺得寬心了一些。她將手輕放在鏡牌的頭上,用他一貫的方式哄著鏡牌。

「不管怎麼樣,我都覺得妳是個很好的女孩。剛才那是意外,妳不要擔心了啦。」

「真的嗎?」鏡牌有點難以置信的望著桃矢。

「真的。」桃矢微笑。

「謝謝你。」鏡牌不自覺的,再度靠到桃矢的懷中。躲在樹叢後偷看的櫻卡們也放心了。因為她們差一點就破壞了兩人的感情。
********************************************************************************

兩人的逛街旅途重新開始,這次他們可去了很多地方。鏡牌不但得到了新衣服,還買了新的鏡子。她選了喜歡的音樂CD,還到電動場玩了好幾把,過足了癮。鏡牌非常的快樂,可是跟著她偷拍的櫻卡們卻累得半死。

天色漸漸暗下來了,桃矢提議到一家高級的法國餐廳去吃晚餐。吃完後就回家。鏡牌連忙搖頭說不可以,因為桃矢今天已經為她花了太多錢了。桃矢見她這個樣子,輕輕捏了她的小臉一下,笑著說這都是他自願的。

「只要妳高興就好了。」

「可是…桃矢哥…」

躲在一旁偷看的闇牌,見到鏡牌是如此的龜毛,忍不住大叫了一聲:「人家都說要請了,妳就跟他去了吧!」

桃矢與鏡牌嚇了一跳,其他的櫻卡驚嚇更甚。她們七手八腳的把闇牌給拉回樹叢裡,隱藏起來。桃矢與鏡牌兩人面面相覷,不知道剛才那句話到底是誰說的。不過也因為闇牌即時的一喊,鏡牌終於決定跟桃矢去餐廳了。

「快,跟著他們。」

桃矢與鏡牌後腳才進餐廳,跟蹤隊的前腳就溜了進來。她們散在不同的桌子間,將菜單舉得高高的好遮住自己的臉孔。一雙眼睛不停的游移,隨時注意著桃矢與鏡牌的動靜。

「兩位女士,請問妳們要什麼呢?」

光牌與闇牌隨著庫洛遊歷的時間是最久的,自然熟知各地方的菜色。她們倆幾乎不看菜單,就洋洋灑灑的抖出一堆她們想要的菜的名稱。侍者手忙腳亂一番後,便離去了,轉往火牌與水牌的桌子。

「這位先生與這位小姐,請問你們要點什麼呢?」

又被錯認性別了!火牌氣得快要爆發出來。礙於桃矢與鏡牌在場,她並不好發作。只是沒好氣的回答:

「拉麵!」

「對不起,這位先生…我們並沒有販售拉麵。」

「怎可能沒有?任何餐廳…」火牌才說到一半,就被水牌給打斷。她輕聲的提醒火牌,這是法國餐廳,只有賣法國菜。火牌聽了這話,氣股股的開始研究她手上如天書般難懂的菜單。

桃矢和鏡牌間的進餐氣氛相當的和睦。兩個人都非常的有禮貌,而且表現出一股成熟的風韻。火牌一邊拍一邊吃,弄得亂七八糟。不過她也打從心裡羨慕起鏡牌,有著庫洛所給予的最溫柔的性格。反觀自己呢?火牌雖不想,但還是必須承認自己的暴躁脾氣吧?

冗長的用餐時間終於結束,桃矢與鏡牌對著美麗的夜景互相小酌一番。高腳杯叮噹的輕碰一下,桃矢將紅酒一飲而盡。鏡牌雖然不會喝酒,但為了怕桃矢失望,她還是勉強的喝下去了。但是這一下卻造成了反效果…

「小鏡,我們該走囉。」桃矢付了錢,準備要帶鏡牌離去,卻發現她趴倒在桌上一動也不動。桃矢原本以為她睡著了,但很快他就推翻了自己的推論。因為他聽見了一陣陣的輕嗝聲,從鏡牌的方向傳來。

「難道…她醉了?」

桃矢的腦裡剛閃過這可怕的念頭,鏡牌就緩緩的抬起頭來,用一對死魚眼盯著桃矢。桃矢嚇了一跳,想扶起她的身軀,她卻爆出了一句:

「桃矢哥,你到底喜不喜歡我?!」

這句話喊的又高亢又響亮,整個飯廳的人都聽見了。就連吃的很快樂的櫻卡們,聽到這句話,也不禁手中刀叉掉滿桌。

「妳…妳說什麼?」成為眾人的焦點,桃矢的尷尬可想而知。他試圖搖醒鏡牌,鏡牌卻又開始自顧自的講她的。

「桃矢哥,我知道你喜歡的是雪兔哥對不對?」

「不,那只是。」

「不要騙我了!」鏡牌抓起酒瓶,用力的往桌上一放,震的桌上的盤子全都跳了起來。「我知道你不會喜歡我的啦,因為我這麼笨,又壞,又色…我實在配不上你…」

「小鏡,我並沒有這個意思…」桃矢無可奈何的看著鏡牌灌下一杯又一杯的酒,醉得也越來越厲害。

「可是,我實在不甘心。」鏡牌繼續往自己的杯中倒酒。「雖然雪兔哥很溫柔,人好,長得又帥,又時常關心別人…我也很喜歡他。但是我真的好不甘心…我喜歡桃矢哥哥,比誰都要喜歡…桃矢哥哥不要我,沒有關係。只要桃矢哥幸福就好了…但是我不知為何好想哭…」

鏡牌說完,就真的伏在桌上哭了起來。附近的人也開始議論紛紛。桃矢見情況不妙,慌亂的一把抱起鏡牌,準備離開。

「桃矢哥,想不到你有那種意思啊。」鏡牌再度語出驚人。

「妳說什麼?!」桃矢聽到這話,感覺血液都凝固了。

「我沒有關係啊。只要桃矢哥喜歡,你對小鏡做什麼都可以。」

「小鏡,我們真的該走了。」

「我知道這附近有家很好的旅館…」

「是是是…」桃矢聽鏡牌的說的話越來越不得體,狼狽地抱著她落荒而逃。追蹤隊一看見他衝出店門,便立刻追了出去。
*************************************************************************************

「咦?我在什麼地方呢?」

鏡牌終於醒了過來,視線還模糊一片。她勉強坐起身,只覺得天旋地轉,頭整個都在發昏。等她好不容易回過神,發現自己是躺在公園的躺椅上。而她的頭則是枕在桃矢的大腿上面。

「妳醒啦,小鏡?」

「我…頭好昏。」鏡牌無力的說著。「我剛剛怎麼了?」

「妳喝醉了。」

「那…我說了些什麼?」

鏡牌緊張的問,桃矢只是微笑。她並沒有回答鏡牌的問題,只是委婉的告訴她:

「妳不要擔心。不管妳說過什麼,我都不會改變對妳的看法的。因為,我一直很感謝妳…感謝妳照顧小櫻,感謝妳對我的體貼。」

鏡牌聽了,一句話都答不出來,只是害羞的低著頭。

「雪兔是我喜歡的人,我想妳是知道的。不過,我也喜歡妳。你們都是我珍惜的人。不知這樣的回答,妳願不願意接受呢?」

「當然願意。」鏡牌站起身,走到水塘邊,望著水中的明月倒影。「我想過了。因為我最喜歡的人,就是桃矢哥。所以,不管桃矢哥想的是什麼,我都支持。就算我知道我不是桃矢哥最喜歡的人,也沒有關係…只要桃矢哥覺得很幸福,我就覺得幸福了…」

「小鏡…」

「這…這是告白吧?」光牌聽的是目瞪口呆,而闇牌則是滿意的笑著。

「總有一天,我希望我能成為你心目中『最喜歡』的人。我真的是這麼想的…所以我會努力。」

「小鏡。我…對不起。」

「為什麼要道歉呢?今天我真的很快樂。而且我也知道桃矢哥你的心意了,這就是我最大的禮物了。我沒有什麼東西好送你,只有…」

一顆煙花在黑暗的夜空中爆開,將兩人映照的瑰麗繽紛。他們的目光,也不自覺的被吸引過去了。原來今天剛好是友枝町的「夏祭」呢。

不只是桃矢與鏡牌。偷偷跟蹤著他們的櫻卡,還有友枝町的全體成員,都感受到這歡樂的氣氛了。

桃矢將手與鏡牌的攬在一起,一齊觀賞這燦爛的煙火。

「小鏡,今天是中國的七夕,也是情人節。我在此祝妳情人節快樂。」

「我也是。」鏡牌將臉轉向桃矢,對準他的唇,輕輕的吻了上去。

一顆最大、最燦爛的煙火,在兩人的身後爆開。

「就是現在!」闇牌大叫一聲,時牌的偉大時刻到來。他暫停住了時間,讓眾人可以細細欣賞桃矢與鏡牌深吻的甜蜜。

「太好了,我一天下來就在等這鏡頭!」火牌終於可以拍個過癮了。

「這兩個人天生就該配在一起。」風牌講了一句令所有人都贊同的話。

「我老了,妳們還叫我做這種事。」時牌奔波了一天,累的半死,忍不住多講了幾句。不過他也引申出了句實際的結論:

「年輕真好。」

最引人注目的煙火,配上最璀璨的兩人。今年的七夕,是個最甜蜜的日子。

****************************************************************************

鏡(Mirror)

身高: 162cm
體重: 43kg
三圍: 85-55-84
喜歡的東西:桃矢(如果人可以歸類在「東西」)寝
喜歡的食物:鯛魚燒
討厭的食物:紅蘿蔔
得意的料理:全部
擅長的運動:舞蹈
最討厭的事物:糗她的人
最不擅長的事:搞清楚日期
興趣:幻想寝寝寝寝
最想要的東西:桃矢送給他的禮物
絕技:化身(變成另一個人,不過不能複製意識)
靈光鏡(反彈攻擊的鏡子)
亂舞鏡光(近百發的鏡光攻擊)
Mirror Maze(將人困在鏡陣中)
名言:桃矢哥…我喜歡你。所以我支持你。

*************************************************************************

附錄:火牌的四大忌

1.她無法忍受別人認錯她的性別
2.她無法忍受別人叫她小孩子
3.她無法忍受別人取笑她的身材
4.她無法忍受別人挑起她的痛處(沒有男朋友)

*************************************************************************

(Episode 5 完,Episode 6 萬年待續)

嗯…Episode5終於是千呼萬喚「死」出來了。不知為何,只要寫到愛情戲就讓我頭疼呀…

這期的鏡牌終於告白囉(雖然她在不祥的星期也告白過一次,但復活後就忘了。)
雖然和桃矢間還是沒有突破性的進展,但桃矢也終於承認自己喜歡她啦。加油吧,兩位!

如果大家在看本文的時候會覺得好像有在那裡看過這的話
請相信自己的自覺~~~

下一編就是最後了....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5 筆精華,10/0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