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3
GP 20

RE:【轉貼】不祥的星期 外傳 櫻卡精靈劇場 Episode3 七月日央天的故事

樓主 櫻是好蘿莉!!!! SKRLH
GP0 BP-
哎呀哎呀....沒想到過了這麼久還是沒人回應啊....
放上可是卻沒人回應的感覺....好討厭啊
為什麼還是沒人有感想啊??


第三章

七月日央天的故事 - 我最討厭小孩子

「今天的友枝町依舊是個豔陽高照的好天氣,午後的氣溫大約會昇到攝氏三十四度左右,請各位民眾不要在太陽下曝曬太久…」

已經是七月初了,夏季氣候開始籠罩整個北半球。今年夏天的天氣比起往常都熱,把小櫻整得半死。今天才一號呢,小櫻還有兩個星期的課要上才能休息。(日本暑假七月中才開始放)

「好熱哦…」即使開了冷氣,小櫻還是覺得熱。看看窗外的柏油路面吧,就像在火山地帶一樣不斷冒出滾滾的熱流,小櫻越看只是越感覺熱而已。

不祥的星期早已經結束了,沙菲兒也乖乖的住在小櫻的家裡。小櫻現在的生活非常的平靜、安祥…所以她很無聊啊!但是在這種大熱天的,有什麼事情能做啊?

小櫻就在這種氣氛下,靜靜的睡去。她不知道的是,很快她就有事做了。
**********************************************************************************
「啦…啦…啦…」小小的力牌穿著夏天感覺的白色系連身裙,在陽台上曬著衣服。在精靈們越來越愛以人形的身份活動後,小櫻就替她們買了許許多多不同款式的衣服。(而桃矢的戶頭就莫名其妙的少了數萬元。)

現在力牌在曬的,全都是櫻卡的衣服哦!可是以力牌的個性,她是絕不可能做好這件事的。她當然是把衣服搞的一團糟。一堆衣服歪歪斜斜的亂掛在曬衣繩上,風一吹一定就掉光了。

「好,晒完衣服了。接下來我要做什麼呢?」力牌一口氣舉起五個衣籃,心裡想著。「該做什麼好。」

一陣風吹過,將幾件晒衣繩上的衣服吹到了院子裡。

「對了!我可以去找光和闇啊!」力牌興奮的揮了下手,把手中的洗衣籃甩到空中,讓它們消失在天邊了。

打從力牌小的時候,她就很喜歡光與闇了。而在「不祥的星期」結束後,她更變本加厲的整天纏著她們。光與闇原先還受得了,但日子一久她們就會開始找理由推拖了。而今天,力牌又想找她們玩了,她們會如何應對呢?

俗話說,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力牌在屋子裡搜了老半天,找不到光與闇,只發現了一張她們留下的便條。光和闇以工整優美的字體,告訴了力牌一個消息:

力牌,今天我們想出去逛逛街,所以不能照顧妳囉。所以我們已經請了風牌照顧妳。而我們晚上七點左右就會回來了,要多多保重哦!

光與闇

「啊?怎麼會呢?」力牌感到有點懷疑。光與闇該不會是趁她晒衣服的時候偷跑了吧?不過這樣也沒關係,反正還有風牌能照顧她嘛!

力牌衝進小櫻的房間,把一大疊的櫻卡散了出來,卻意外發現風牌的卡是空的。

「風姐姐呢?」

力牌正發呆的同時,一張便條從卡中彈了出來。風牌留下了要出去辦事的訊息,把照顧力牌的責任推給地牌了。

「真是的,怎麼連風姐姐也不見啦?」力牌放下風牌的卡,衝到隔壁房間去找地牌。可是門是鎖著的。力牌沉不住氣,狠狠的一拳轟開門,卻發現窗戶是敞開的,地牌也溜了。

>「太過份了!」力牌再度衝回小櫻的房間,把櫻卡全部翻過了一遍。所有的卡都已人去樓空,只留下外出的便條。

「什麼?!」力牌狂怒的敲擊地面,把小櫻房間的地板打了好幾個洞。「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氣死我了!為什麼每次只要有照顧我的工作,大家都會溜走?!」

力牌冷靜下來後,轉頭看看躺在床上的小櫻。即使力牌製造出巨大的聲響,小櫻還是睡得很香甜。力牌腦中有了主意,開始搖晃小櫻的身體,可是她卻還是醒不來。

「哼,氣死我了,裝睡。」力牌跑到了別的房間,開始搜括鬧鐘。包括了桃矢的、藤隆的、沙菲兒的、小可的、還有家中其他各角落所擺放的鬧鐘。她將所有鬧鐘連同小櫻的,全部調到了中午十二點正響,然後擺在小櫻的床頭櫃上。

現在的時間,是上午十一點五十二分。
******************************************************************************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櫻的叫喊聲,隨著驚人到足以掀翻屋頂的鈴聲,從木之本宅邸傳了出來。十七個鬧鐘同時大作的效果令人極端滿意,小櫻果然是醒了。

「看來主人起床了,我去叫她吧。」

力牌興沖沖的跑上二樓,發現小櫻正和按不完的鬧鐘奮鬥著。她靜靜的站在一邊觀看,就像在欣賞一齣絕妙的好戲。

等到小櫻好不容易解決掉所有鬧鐘的開關,氣喘吁吁的時候,她才以極為可愛的聲音叫喚小櫻:「小櫻姐姐,和我一起玩吧!」

「啊?什麼啊?」小櫻還有點迷迷糊糊的。

「跟我玩吧。」

「為什麼不去找其他牌玩呢?」小櫻大打了一個哈欠。「我還要睡覺。」

「他們都跑了,所以只有妳可以和我一起玩了。拜託啦,小櫻姐姐…」

「可…可是…」

「拜託啦…小櫻姐姐…」

力牌終於使出了她的絕招--無辜可憐充滿淚花的大眼睛攻擊。在這世界上的每個人都有他的弱點,咱們無敵的小櫻也拿三樣東西沒輒--小可對食物的怨念、桃矢對她的諷刺、還有大眼睛攻擊。大眼睛攻擊的效果,與眼睛在臉部所占的面積是成正比的。想想小可用起大眼睛攻擊,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但眼睛大的女孩子用起來就不一樣了。例如鏡牌對桃矢道歉那淒美的鏡頭就不知融化多少人的心,讓大家都不忍責備她。而現在,眼睛在庫洛牌中是數一數二的大的力牌使用同樣的招式在小櫻身上,小櫻怎麼可能抵擋得住?

「那…妳想玩什麼呢?捉迷藏?」小櫻就範了。

「我們來玩『摔角』怎樣?」

「摔…摔角…?!」小櫻急忙跳了起來。「我才不要呢!跟妳玩我會死掉的!」

「那小櫻妳想玩什麼呢?」

「這個嘛…我想一想…該玩什麼好?」

「想不出來嗎?」

「還想不出來…」

「那就玩摔角吧!」

力牌話一說完,就對準小櫻衝了過去。小櫻還來不及叫停,身子就被拋出去了。
**********************************************************************

「啊,逛街購物真愉快啊!」光牌和闇牌正以桃矢的信用卡,在高級商圈的名牌服飾店中亂刷一通。對她們而言,信用卡可真是個新奇的玩意兒。只要拿它出來,不用付錢也能買東西。光與闇就利用這神奇的「魔法」開始血拼了。

買完東西,她們兩個在食肆區享用午餐。席間聊著聊著,就聊到關於力牌的事了。

「我有點擔心呢…」光牌輕聲的說著。「放她一個在家,不知道會不會出問題?」

「沒問題的。」闇牌輕啜了一口咖啡。「那孩子能照顧自己的。」

「我擔心的不是力牌,是小櫻。」

「小櫻?」闇牌輕輕的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我們不是已經托風牌照顧力牌了嗎?小櫻是不會有事的。」

「萬一風牌跑了呢?」光牌的語氣已經有點緊張了。「那小櫻不就…」

「放心啦放心啦,不會有問題的。」闇牌完全不想去管力牌的事。她現在只想好好的享受逛街購物的樂趣。
******************************************************************************
「我要吃東西!!!」

力牌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不斷用刀叉筷子敲打著碗盤。小櫻則在廚房中忙得滿頭大汗,七手八腳的。所有的電爐都被打開了,在上面都已經各放置好鍋盤。為了供應力牌無理的吃飯需求,小櫻必須在同時間煮四道菜才行。

「菜來了!」小櫻在極短的時間內就端了兩道菜出來。力牌圍上餐巾,一聲謝謝也不說,就開始大嚼起來。小櫻看到自己辛苦做的菜在半分鐘內就少了一大半,發出靈魂受折磨的呻吟。

「嗶~」的一聲,放在鍋爐上的水壺開始響了。小櫻立刻衝進了廚房。力牌解決了前兩盤食物,又開始敲打碗盤叫餓。小櫻沒法,只好加快弄菜的速度,填飽力牌的肚子。

「好吃,好吃。」力牌邊吃菜,邊發出讚嘆。她的表情就彷彿在說:「這是世界上第一的美味。」飢腸轆轆的小櫻看了,更是忍不住的直滴口水。她總該享受一下自己的成果吧!可是當她開口要求力牌分點菜給她時,力牌又再度使用了大眼睛攻擊。小櫻看到了她那雙閃亮的眼睛,要開口分菜的話就卡在喉嚨裡說不出來了。

「我還要!」

「不會吧?!」小櫻哀叫了一聲。「妳已經吃很多了。」

「不管啦!我還要!我還要!我還要!我還要!」

「不行這樣鬧脾氣啦…」小櫻想好言相勸,想不到力牌卻把頭低了下來。小櫻剛想看看是怎麼一回事,力牌就突然把頭抬了起來。那對明亮有神,還帶著兩行清淚的眼睛,在靈巧計算的角度下,被光線反射出明亮的閃光。小櫻受到這加強型的大眼睛攻擊,全身立刻動彈不得。接著,她的周圍世界開始變成淡粉紅色的,還帶著燦爛的泡泡…

「小櫻姐姐…」力牌的聲音是多麼的可憐,多麼的無辜啊?這聲音讓人直覺的以為,一切的錯都在小櫻身上一樣。小櫻心中的罪惡感開始慢慢侵蝕她的身體與腦部,讓她在力牌面前幾乎抬不起頭來。

「小櫻姐姐…」力牌再度使用同樣的聲音加強語調。「力牌…對不起姐姐…但是力牌真的好餓哦。可不可以…拜託…再給力牌兩盤菜就好了…?只要再兩盤就好,力牌不會再麻煩姐姐了…」

「這…這…」小櫻的內心開始天人交戰起來。她的理性叫她住手,不要中了力牌的計。但她的感性則驅使她答應力牌的要求。

「停手吧,小櫻。不要中了力牌的計啊!」

「看哪!力牌的大眼睛是多麼的天真無邪。她是多麼的善良純真啊!怎麼會害妳呢?」

「但是…再這樣下去妳會累死的。」

「怎麼可能?力牌的要求並不多啊?妳不會有問題的。助人為快樂之本哪!」

「可是…可是…」

「不要可是了,妳忍心讓力牌失望哭泣嗎?」

最後,感性還是戰勝了理性。小櫻就這樣一連替力牌上了十數道菜,讓她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等到力牌吃飽離開了,她想弄點東西給自己吃的時候,才發現家裡的存糧全空了,只剩下杯麵一碗!無奈的她只好用這碗根本不可能填飽肚子的杯麵打發自己的午餐。

飯後的小櫻,無力的躺倒在沙發上。今天家裡沒有人在,一個人都沒有。小櫻一個幫手都找不到,只有她孤軍奮鬥的對付力牌。

想一走了之?不行。力牌畢竟是小孩子,放她一個人在家太危險。小櫻還是得留在家照顧她。但是…疲累不堪的小櫻,真的快要虛脫了。她就在冷氣的吹拂下緩緩的睡去…
***************************************************************************

「鈴~!鈴~!」急促的電話聲響起。從睡夢中被驚醒的小櫻,硬拖著疲累的身軀接了電話。她一舉起話筒,就極端不客氣的爆出一句:

「喂?!」

電話那端的人似乎被她嚇到了,發出一聲小聲的驚叫。過了幾秒鐘,她才回復過來,開始對小櫻說話。

「小櫻嗎?」

「我就是…妳是誰?」

「我是千春啦。」

「原來是千春啊,妳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子的,小櫻…」千春的語氣好像有點無奈的感覺。「妳知道今天早上我在晒衣服的時候,發生了一件怪事嗎?」

「什麼事啊?」

「有五個洗衣籃從天而降,砸進我家的院子裡了。」

「那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小櫻大打了一個呵欠。「也許是隔壁的洗衣籃沒放好,掉進妳們家院子了。」

「不是啊,小櫻。」千春提高了聲量。「我看過了洗衣籃上寫的名字…是…是…」

「是什麼?」

「是小櫻妳們家的啊!」
*****************************************************************************
「哇,這衣服可真漂亮。」闇牌不理會光牌的催促,在服裝店裡東挑西揀的。和其他一起來搶大減價的人們爭奪。她的搶奪技巧相當的高明,有許多人都搶輸她了。

「闇牌妳快點吧,我們提早回家去看看小櫻的情況吧。」

「好的好的,再拿幾件就好。哈,又一件!」闇牌顯然沒把光牌的話聽進去。

「真是的,那麼我先在外面等妳啦。」光牌賭氣的走出店門。

闇牌搶了好幾件衣服還不過癮,她還想搶更多。就在這個時候,她看到一件款式相當棒的名牌,立刻把手伸了過去。沒想到,有人和她同時發現,也把手給伸了過來,和闇牌同時抓住了那套服裝。

「可惡…」闇牌心裡暗想著。「看我點妳的穴道,讓妳脫手吧。」

點穴可是闇牌的絕招之一,是在搶東西時專用的。她利用闇的力量,在別人腕上的穴道輕輕一點,就可以讓對方的手指暫時麻痺,手中緊握的東西也會跟著脫手。這樣闇牌就可以搶到她要的東西啦。

這一次也是一樣,闇牌偷偷往對方的手腕點了過去。想不到,對方竟靈巧的避開了,這可讓闇吃了一驚。

「看來…對方不太好惹…可能是搶東西的箇中高手。」

闇牌有了這個想法後,立刻變招,用黑暗把對方的手給箝制住。誰知一陣輕風吹過,對方又巧妙的避開了。闇沒能得手,和對方僵持不下。這讓她快氣炸了。

「看來我該用絕招了。」闇牌用手造出了一顆黑色的光球,將它放到衣服的底下。光球的強大爆發力讓衣服脫離了兩人的手而飛了起來。闇牌看準目標,趁衣服飛到最高點,正要往下掉的時候,靈巧的將它一把抓住。

「呵…看來我贏了…」

但是她沒有。那個人也和她一樣的,眼明手快的抓住了衣服。闇牌終於忍耐不住,轉頭過去看看這個厲害的人是誰。想不到那人居然是風牌!這讓闇牌嚇了一大跳。風牌不是該在家裡照顧力牌的嗎?

「喂,風!」闇牌叫喚了一聲。「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咦?」風牌聽見有人叫她的名字,轉過了頭來。她見到闇牌後,也嚇了好一大跳。

「風,妳在這做什麼?我不是要妳幫我照顧力牌的嗎?」

「我想出來逛逛,所以…」

「這怎麼可以?!」

「沒關係啦,我已經拜託我姐姐照顧她了…」

風牌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到地牌就從店門前面走了過去。闇牌和風牌驚訝的看著這幅景象,腦中開始有了不好的預感。

「沒關係的…我姐姐應該還有託誰照顧力牌的啦…哈哈哈…」風牌無奈的乾笑幾聲。而闇牌則是一點也笑不出來了。她很清楚的知道力牌是不可能發生事情的。但是照顧她的那個人,如果是小櫻的話,那可是會有嚴重的後果…
******************************************************************************

從千春手裡接過自家的洗衣籃時,小櫻還難以接受這個事實。她想不通,為何自家的洗衣籃會飛越一公里的空間,掉到千春家裡去呢?洗衣籃的重量可不輕,不是隨便一陣風就能將它颳走的。

正當小櫻想著這個問題的時候,家門也近在眼前了。她拿出鑰匙,把門給打開了。門後出現的,是一副戰爭後殘破不堪的景象。

「這…這是…」小櫻嚇呆了。家中的桌椅、電器、裝飾品…通通都給翻倒了。她顫抖著踩進門內,立刻就跌了個四腳朝天。她這才發現地板上積了層像水,帶有白色的泡沫的東西。這下家裡完全變得不成樣子了。

「力牌…一定是力牌幹的…」

暴怒的小櫻全身發抖的走進客廳,發現那邊的情況更糟糕。她大喊著要力牌出來。全身帶著泡沫,拿著一枝拖把的力牌果然現身。小櫻見到她,壓抑住自己的怒氣,問她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那是因為…」力牌小小聲的說。「妳在記事板上不是寫著要整理家裡嗎?所以我就想幫忙…」

「可是妳…」

「我做錯了嗎?」力牌可憐兮兮的低下頭,眼眶中湧出淚水。這讓小櫻又不忍心責備她了。小櫻拿過她的拖把,開始自認倒楣的收拾。

「小櫻姐姐。」力牌滿懷希望的問。「我可以幫忙妳嗎?」

小櫻聽到力牌問這句話,全身彷彿受到重擊一般。她趕緊回絕了力牌的請求。開玩笑,要是她讓力牌幫忙,她可就萬劫不復了。

「可是…」力牌又問說。「總該有我可以做的事吧?」

「妳只要乖乖的待在房間就夠了。」

「那好吧…」力牌難得聽話的,跑到小櫻的房間去了。小櫻辛苦的花了三個小時,才把力牌製造的麻煩收拾好。好不容易整理完家中,小櫻走進了洗衣室,想將藤隆交給她洗的衣服給清洗一番…

泡沫!

泡沫!

從洗衣機中飄出的白色泡沫充斥了整個洗衣房。小櫻驚恐萬分的發現力牌正在幫她洗衣服。從旁邊散落著的洗衣粉空盒看來,力牌一定是用掉了整盒的洗衣粉了。小櫻一把衝過去,掀開洗衣機的蓋子,驚訝的發現裡面都是藤隆要乾洗的衣物。這下太遲了。這些衣物一泡水後,就會全部都縮水變形。
*****************************************************************************
「為什麼妳們會在這裡?!」

光與闇等人在街上發現了一名又一名的櫻卡同伴,他們全都偷溜出來買東西了。從發現風牌起到現在,光與闇已經「巧合的」遇上了三十六位的同伴。這讓她們心中起了非常恐怖的想法。

「小櫻會不會…?」光牌全身冒著冷汗的說。

「放心啦。」站在她們眼前,看來毫不在意的花牌回答。「我已經拜託樹牌照顧力牌了。」

話沒說完,樹牌就從她的身後走了過去。

「我的天哪!」光牌慘叫了一聲。「這下真的不妙了!」
***************************************************************************
「我的天哪…」累垮了的小櫻,全身無力的倒在自己的床上。力牌今天已經給他找了太多的麻煩了。

「小櫻姐姐…」力牌又把頭探進小櫻的房間。「家裡已經整理好了,我們一起來玩吧!」

「我沒力氣玩了…」小櫻奄奄一息的說著。

「有啦有啦,來和力牌玩啦!」力牌跑了過去,拉著小櫻的身體。小櫻立刻被她給拉到了床下。

「妳要玩什麼…?」

「枕頭戰!」

力牌說完後,就撿了一個枕頭扔了過去。那個枕頭不偏不倚的,命中了小櫻的臉頰。小櫻搖搖晃晃的撿起枕頭反擊。軟弱無力的飛彈,根本不可能命中目標。

「小櫻姐姐妳太差了!」力牌又扔了個枕頭過去,再度命中了小櫻。小櫻只覺得眼前一陣暈眩,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可是她還是盡責的陪著力牌玩枕頭戰…

「呼…呼…」力牌坐在地上喘著氣。兩個小時的枕頭戰,實在夠她受的了。

另一方面,小櫻也坐倒在地上,一語不發。她一定累壞了吧?

「謝謝妳了,小櫻姐姐。今天我真的玩得很高興哦!」力牌興奮的說。

「對呀…能照顧妳,我也覺得很高興…」小櫻露出了微笑。

「那太好了,下次要陪我一起玩哦!」力牌伸出自己的手。「打勾勾!」

「好啊…」小櫻也伸出了手來,可是身體卻往力牌那倒了下去…
***********************************************************************
晚上七點,光與闇等櫻卡終於回來了。藤隆、桃矢、和沙菲兒等人也都做完了自己的工作,回到了家裡來。可是,家裡並沒有開燈,整個房子都是漆黑一片。

「小櫻!」桃矢大喊著。「小櫻!我們回來了!」

小櫻並沒有應答,這讓桃矢等人緊張起來了。小櫻該不會出意外了吧?他們在家中不停的尋找著,卻聽到了奇怪的哭泣聲。那哭泣聲是從二樓傳來的。桃矢鼓起勇氣上樓查看,卻發現力牌跪坐在地上哭個不停。

「力牌,小櫻呢?」

「小櫻姐姐她…小櫻姐姐她…」力牌邊哭著邊說。

「小櫻!」桃矢一把打開小櫻的房門,發現小櫻直挺挺的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糟糕了,怎麼會這樣的?!」

「都是我的錯…」力牌啕嚎大哭起來。「都是我害她的!對不起!對不起!!!!!」

「這到底怎麼回事啊?」桃矢追問著力牌。

「我今天一直搗亂…害的小櫻姐姐要幫我收拾…」

「算了,事情過去就不要再提了。現在來幫我照顧小櫻吧。」桃矢和善的摸了摸力牌的頭。
***************************************************************************

在眾人的照顧下,小櫻很快就痊癒了。對她一直感到歉意的力牌,這幾天來都一直守在她的身邊沒有闔眼,直到她終於撐不住為紙。而當小櫻終於康復而張開眼時,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力牌的睡臉。

「力牌?」小櫻輕推了下她的身子。力牌轉了個身,說了句向小櫻道歉的夢話後又沉沉的睡去。

「妳真是的。」小櫻笑了一下。「不用道歉了。妳還小,還有很多事不懂的啊。我知道妳只是想幫忙我,還有和我一起玩。沒有惡意的。」

她在不吵醒力牌的情況下,輕輕的步下床。準備替自己梳洗,好迎接新的一天。就在這時,樓下突然傳來了一陣驚呼,接著就是堅硬的物體撞到地上的聲音。

「桃矢!桃矢!」這是沙菲兒的喊聲,叫得非常的緊急。小櫻快步的衝往樓下,發現桃矢倒在地上昏迷不起了。

「沙菲兒,哥哥她怎麼了?」

「咦?小櫻妳康復了啊?太好了…」

「先不提這個,哥哥他…」

「我不知道。」沙菲兒搖搖頭。「他在看完一封信後就昏倒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讓我看一下。」小櫻從沙菲兒手中接過了那封信,開始讀了起來。她才讀了一會兒,就了解為什麼桃矢會昏倒了。

那封信是信用卡公司寄給桃矢的,上面寫說他的信用卡被刷爆了三十萬元。而這封信,就是用來通知桃矢他信用破產的消息。
*****************************************************************************

力(Power)

身高: 100cm
體重: 22kg
三圍: 小孩子的三圍沒有必要去知道吧?
喜歡的東西:吃的東西寝
喜歡的食物:布丁、紅櫻桃
討厭的食物:苦瓜、洋蔥
得意的料理:不會做
擅長的運動:摔角
最討厭的事物:沒人陪
最不擅長的事:做家事
興趣:吃、玩
最想要的東西:姐姐
絕技:力平方次數(讓力量增強2的2次方=4到50的50次方=2500倍)
力的鐵拳(OUCH!)
力的超飛身撲撞(EVEN MORE OUCH)
大眼睛攻擊(大家都該知道了吧)

名言: 大姐姐/哥哥,陪我玩吧(然後就是燦爛的大眼睛攻擊)*******************************************************************************
(Episode 3 完,Episode 4 萬年待續)

後記

這篇花了我很久的時間才寫完,因為腦中一直沒有靈感。最近EL寫小說的速度明確的變慢了很多,寫出來的東西也越來越差了。真是…日薄西山啊。

假如我還有餘力的話,我們就下集再見囉!


這集應該會讓有養小孩的人有所感觸吧....
這次的話好像特別少??

那是因為沒什麼可以說的....

對了最萌又開始了有小櫻啊
不要忘記了~~~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5 筆精華,10/0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