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3
GP 20

RE:【轉貼】不祥的星期 外傳 櫻卡精靈劇場 Episode2

樓主 櫻是好蘿莉!!!! SKRLH
GP0 BP-
沒想到之前本章沒人回 到了外傳一下就有人回了.....
讓大家久等了....
對了今後將會是不定時分享.....

這個要動畫化嗎....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京阿尼!!!
由京阿尼來作的話鐵定又會是一部神作啊啊啊~~~~

EL啊...不祥的星期以經完結沒關係
可是 End Apocalypse就真的是....為什麼不出完~~~
對了有人認識EL嘛??


第二章

六月豔陽天的故事-替牌的惡劣玩笑

晚餐時間到了,今天的菜是由沙菲兒負責煮的哦!她今天做的菜,可是一百五十年前道地的英國風味呢。藤隆因為到外地出差三天,所以無法享受這頓晚餐。不過…

「開動囉!」只要小櫻家有好吃的東西,就絕對會看到雪兔的身影。而今天他就是特地來品嘗沙菲兒的手藝的。雪兔似乎非常捧場。沙菲兒才上第一道菜,他就全部吃個精光。

「第二道菜來了。」沙菲兒端著一個大盤子走了過來,上面放的是英國傳統的煙燻烤肉。

「好吃好吃,真是太好吃了。沙菲兒妳的手藝真好!」雪兔滿足的拍了拍沙菲兒的頭,稱讚著她。「謝謝妳。」

「沒…沒有啦…我很久沒有做這樣正式的菜,不知道做的好不好…」沙菲兒被雪兔稱讚,臉整個都羞紅起來了。她趕緊轉身跑進廚房去了。對她而言,雪兔和月都是同一個人啊。

「沙菲兒妳放心,妳做的菜真的很好吃。」桃矢甩甩自己的叉子。

「你也這麼認為嗎?哥?」小櫻很高興桃矢也有同樣的想法,這樣就表示他一點都不在意沙菲兒以前做過些什麼。

「對呀。有沙菲兒在,我覺得很幸福。」桃矢補充。「整天吃怪獸妳那恐怖的料理,我都快吃怕了。現在沙菲兒讓我嘗到這麼好的手藝,讓我有種進入天堂的快感啊!」

「你說什麼?!」小櫻狠狠的一腳往桃矢踢過去,卻落空了。

「小櫻,可以幫我一下嗎?」沙菲兒的聲音從廚房傳出。小櫻對桃矢做了個鬼臉,起身跑進了廚房。

「小櫻和沙菲兒能處的那麼好,真是太好了。」雪兔望著小櫻和沙菲兒在廚房中忙碌的身影,不禁有感而發。「我本來擔心小櫻會不能原諒沙菲兒的,看來我是多慮了。」

「不過我沒想到她們感情會變這麼好。」桃矢接口。「失去母親後,小櫻真的需要一個和她同年紀,又能像母親般照顧她的人吧…」

「嗯…看小櫻現在的樣子,真的非常快樂呢。」

「主菜上來囉!」小櫻突然將一個巨大的盤子摔在餐桌上。在那盤裡,有四塊冒著煙的熱騰騰菲力牛排,但其中一塊是其他的八倍大!

「這三塊小的我們三個吃,大的給雪兔哥。」

「這…」桃矢兩眼瞪得發直。「這塊大概有96盎斯吧!沙菲兒她是怎麼弄的?!」

「這是…秘密哦!」沙菲兒滿臉微笑的走出來。「不過,對庫洛而言,這還算是小的呢。」

「什麼?!」桃矢和小櫻嚇得手上杯盤掉滿地。「他到底是怎樣的魔法師啊?!簡直不是人嘛!」

「他很會吃的…每次只要讓他吃我做的菜,我就覺得好幸福…」沙菲兒開始沉醉在過去的幸福之中了。

「96盎斯啊,對我剛好哦。謝謝妳費心替我準備」雪兔接過了那快巨大的菲力牛排,開始快樂的享用。轉瞬之間,那塊牛排就已少了四分之一。桃矢和小櫻呆呆的望著他,不知要說什麼。

「這傢伙也不是人嘛…」桃矢終於開口。

「他本來就不是啊…哥。」小櫻低下頭,慢慢的切開她自己的那塊12盎斯半的菲力。

沙菲兒也坐下來,辛苦了一整晚的她終於有機會品嘗自己的手藝了。就在這時候,她突然感覺到一股不尋常的氣息。在餐廳外面似乎有人瞪著她!

「是誰?!」沙菲兒快速的轉過身,閃電般的射出一根羽毛。可是對方也不是等閒之輩,一根火柱就將沙菲兒的羽毛燒掉了。

「這是…」小櫻環顧餐桌,她知道少了些什麼,也知道在外面的人是誰了。

「我~恨~啊~」一陣恐怖、悠長的嘆息聲傳進餐廳,讓桃矢和小櫻全身雞皮疙瘩掉滿地。

「是你啊…」沙菲兒不太高興的喊了一聲。「你又想幹什麼?」

「我恨死妳了,小櫻~妳有好吃的東西,為什麼不叫我啊?」

大量的鬼火慢慢飄進,一個滿臉黑線的布娃娃緩緩飛近。小櫻眼睜睜的看著它接近,卻什麼也做不到,因為--

小可對食物的怨恨,是全世界最恐怖的。比起庫洛的魔法都不知要強上多少呢!

「為什麼?!」小可將滿是淚水的臉貼在小櫻的臉上。「妳坐在這裡,享受那隻討厭的狐狸做的美味的、香噴噴的、五彩繽紛的、全世界最好吃的道地英國美食。我卻待在樓上那黑漆漆的房間裡,像十九世紀倫敦的碼頭工人一樣,吃不飽、穿不好。妳怎麼忍心,將可憐的我一個人丟在那?讓我和哈姆雷特中的奧菲莉亞般,逐漸凋零…」

最近小可真的讀了很多書,所以他講起話來自然運用了許多的誇飾格與修辭。只要是和食物有關,即使是一件芝麻綠豆般的小事,小可也可以用他最哀怨深沉的語調,將這件事化成最賺人熱淚的悲劇。小櫻對他根本沒有辦法。

「小…小可…對不起…」小櫻毫無氣勢的說出這句話。

「對不起?「小可再將臉移近,嘴巴可憐兮兮的嘟了起來。「對不起這句平凡的話,怎能用來撫平我被暴風雨所撕裂的心靈呢?妳要如何以這陳腐的道歉法,來抹滅妳一手造成的悲劇呢?」

「太…太誇張了吧,小可…」

「誇張?」小可已經擠到小櫻臉上了。「妳知不知道這對我的永久傷害有多大?」

「小可…」

「夠了你。」桃矢一把抓起小可,惡狠狠的瞪著他。「你只是想吃就明說吧!不要在那裡囉嗦!」

「對呀!」沙菲兒也說。

「臭狐狸!不要對我說教!」小可罵起人來,就一點都不文謅謅了。

「對不起,小可…要不要吃啊?」小櫻將煙燻烤肉盤放到小可的鼻頭前。

「哇啊!我當然要啊!」美食近在眼前,豈有放過的道理?小可快速的衝進燻肉堆大嚼起來,修辭早已被他拋到腦後了。

「真是的…結果還不是來要吃的…」沙菲兒輕聲的嘆了口氣。

「死狐狸。」小可嘴裡塞滿食物,居然還能說話。「我可沒說要原諒妳哦!只是今天看在妳做的菜上就饒過妳…下次我可不會這麼簡單就放過妳的。」

「嗯…小可是不是很討厭沙菲兒啊?」一直吃個不停的雪兔終於有了反應。

「我看沒有吧,他只是在賭氣。」桃矢丟下了這句話,舉起了自己的盤子,走向流理檯去。
*********************************************************************

「好,用功囉!」

雪兔當然不會只為了吃飯才來小櫻家,他今天可是要和桃矢一起讀書的。而他們的讀書時間,當然就是小櫻的睡覺時間了。但是,這種情況下…小櫻睡得著嗎?

五十三位櫻卡精靈,有六位跳了出來在小櫻的房間大開Party。這六位鬧事的櫻卡包括火、水、光、闇、鏡、與力牌,另外還加上替牌在旁無辜的觀看。光牌她們喝酒,吃東西,醉了就高聲的唱歌!(更糟的是火牌還是音痴!)小櫻逼不得已只能祭出靜牌,躲在藤隆的房間裡。至於小可則不受噪音影響,照樣在小櫻的床上睡大覺。只是偶爾會大喊一聲「不要吵啦!」又轉個身沉沉睡去。

至於為什麼櫻卡會搞這種事?就是因為生活太無聊了嘛!安逸會使人墮落啊…

「來,乾一杯!」光牌替闇牌倒了酒,一杯中有半杯都灑了出來。「我們今晚喝的通宵吧!」

「喝吧,我的好姐妹!」闇牌高舉起她的酒杯,然後就往自己嘴裡倒,當然全部是灑在自己臉上。

「我也要喝…呃…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耶!」力牌也高聲喊著。「再給我一杯啦!」

「好…我幫妳倒啊…」醉眼迷濛的光牌,隨手將小櫻放在櫃子上的花瓶拿起來,將裡面的水全倒在力牌的杯子裡。

「我喝啦!」力牌舉起杯子,將花瓶水一飲而盡。還吃下了幾朵雛菊。

「不行,力。」火牌也拿著酒瓶子湊過來了。「妳這樣喝太慢了,喝伏特加要像這樣!」

光牌看著火牌一口氣將半瓶伏特加灌進力牌的肚子裡,樂得哈哈大笑。

「鏡妳為什麼不說話呢?」闇牌整個人靠到鏡牌身上。「有什麼煩惱…呃…就說給姐姐聽吧…呃…」

「人家當然有煩惱啊…」鏡牌頭擺得低低的,滿臉紅通通。「人家好喜歡桃矢哦!好喜歡哦!可是他好像不喜歡人家耶,怎麼辦啦?!」

「好妹妹啊,妳喜歡的話,趁晚上去偷襲他不就得了?」

「不行啦!」鏡牌高高舉起白蘭地酒瓶,喝了好一大口,又重重的把它放在地上。「人家才不能做這種事哩!他會討厭人家的啦!而且人家也不敢啦!」

「去死吧,火!」發起酒瘋的水牌一腳踢倒了火。

「妳不採取主動,是追不到男友的。」闇牌又往自己的高腳杯拼命倒著酒,連酒瓶是空的都沒發現。

「人家就是不行嘛!但是人家又好喜歡、好喜歡桃矢哥哥啦!告訴人家別種方法嘛!」

「敢打我,妳才去死吧!」火牌也送出一拳,將水牌打飛到牆上。水牌撞到牆的巨大碰撞聲,讓隔壁的桃矢大聲喝了一句:

「小櫻妳這麼晚不睡在幹什麼?!」

「沒事啦!」光牌代替小櫻叫了一句,又開了一瓶新的XO。

「妳真是悶騷型的女孩啊,有話都不直說,怎麼跟月這麼像啊?」闇牌抓起一把花生,連殼都不剝就放進嘴裡。

「人家才不是呢…」鏡牌大聲的否認。

「ALRIGHT! YOU WANT A PIECE OF ME?! COME ON GET IT!」水牌打碎一個酒瓶,指著火牌。

「妳要打我樂意奉陪啊!」火牌也敲碎了一個瓶子,將尖端對準了水牌。

「我要吃東西!」力牌大吵大鬧,還不斷的敲打著地板。光牌見狀,就隨手拿了個酒瓶塞到她嘴裡。

「好吧,小鏡我告訴妳。要吸引男人,第一就是要有身材。」闇牌一把將鏡牌的衣服脫下。「讓我看看妳的胸圍多少吧!」

「不要這樣啦,闇!」鏡牌拼命抵抗,可是酒精讓她根本無反擊能力。

「我看看啊…」闇牌用手摸了一下,說道:「不錯嘛!大概還有85,不!88吧!」

「真的嗎?!」鏡牌的眼裡突然閃出了光芒。

「我定將妳封殺啊!」火牌的手上冒出了熊熊烈火,朝水牌撞了過去。

「妳這不知所謂的廢柴!」水牌將水運在拳頭周圍,也朝火牌攻過去。兩個人飛快的轟向對方,卻彼此擦身而過,分別轟中了牆壁與地板,發出巨大的響聲。

「好難吃哦!」力牌拼命甩著頭,想把嘴裡的酒瓶甩掉。可是它卻卡住了。

事情鬧成這樣,替牌再也看不下去。牠想回到書中圖個清靜,卻絆到了地上的軟木塞,直直的栽入了火牌的德國黑森林大啤酒杯中。在酒杯裡是滿滿的黑啤酒。

「好了…我忍不住了…」桃矢站起身,也不管雪兔已經睡著的事實(這樣還睡得著?),就逕自大敲小櫻的房門。

「小櫻妳在幹什麼啊?!」

桃矢見沒有回應,把門一把打開。力牌此時剛好甩掉了嘴裡的酒瓶。酒瓶以極完美、極符合物理學的拋物線劃過天空,命中桃矢的額頭。桃矢受到重擊,頭上噴出如鯨魚噴水般的血噴泉,身體也慢慢的往後栽倒。

「碰!」

桃矢昏倒在地上了。

「讓我們一起唱歌吧!」光牌拉住了糾纏不清的水牌與火牌,還有大喊肚子餓的力牌,高聲的開始唱起歌來。

「在那青蔥般的蘇格蘭高地。」

「藍天白雲下有最健壯的羊群。」

「美麗可愛的喜樂蒂,我們都叫她萊西。」

「她這邊跑跑那邊跑跑,逮著肥羊的屁股就咬。」

「哦!小萊西啊小萊西,不要到處亂跳!」

「今天是收穫的日子,大家樂陶陶。」

「哦呀!大家一起來!就著那風笛的歌聲,一起來跳舞。」

「東邊跳完西邊跳,南邊跳完北邊跳。」

「大家一起來唱吧!大家一起來跳吧!」

「萊西!」

「農夫!」

「風笛手!」

「從愛丁堡跳到亞伯丁,今晚高聲唱!」

「嗚啦啦啦啦啦啦啦啦耶!」
**********************************************************************

「呃…呃…」替牌邊打著酒嗝,邊搖搖晃晃的走在走廊上。牠意識已經被酒精麻痺了,所以還非常的不清楚。

「啦啦啦啦…」走廊的另一邊,正走來搖搖晃晃的小可。小可最近都會有一個習慣,就是半夜夢遊到冰箱吃東西。而他現在正在飽餐完回來的路上。

「碰!」的一聲,醉醺醺的替牌和意識模糊的小可撞在一起。小可無聲無息的掉到地上,翻了一個身,又沉沉的睡去。替牌看著小可,腦中突然閃過一個有趣的、能替這無聊的夏日增色的點子。他輕輕背起小可,跳進桃矢的房間,將小可丟在熟睡中的雪兔身上,然後…
******************************************************************


小櫻是在清晨五點被如雷般的關西腔吼聲吵醒的。她正想起身看看是怎麼一回事,就發現房門被重重的摔開,月沒命似的跑了進來。

「小櫻!小櫻!小櫻!小櫻!小櫻!」月拼命的搖著小櫻的身體,叫著她的名字。小櫻覺得是莫名其妙。

「月…你怎麼了?這麼慌張幹什麼?」

「我不是月,我是可魯貝洛斯!」

「這玩笑不好笑啦,月…今天是星期天,讓我睡覺啦。」小櫻說完就鑽回了她的被窩。

「小櫻妳起來啦!我沒在開玩笑!」月一把拉起小櫻的被子。

「幹嘛啦?月?」小櫻不耐煩的問。

「我不是月啦,我是可魯啦!」

「咦?」小櫻頭上浮現出問號。「月你怎麼會說關西腔呢?」

月氣得全身發抖,大吼了一聲:「我不跟妳說我是可魯貝洛斯嗎?!!!!!!」

「哇啊啊啊!不要喊那麼大聲。」小櫻嚇得瞌睡蟲全跑掉了,她仔仔細細的端祥的眼前的月,發現他的氣質和眼神都變得有點像小可。

「難…難道…」

「沒錯。」小可臉色一沉。「我和月交換了。」

這個時候,已經變成小可的月飛了進來,滿臉無奈的看著小櫻。

「月…」小櫻拼命忍住不笑出聲。「月變成小可了,小可也變成月了,怎麼會有這麼好笑的事?!」

「不要笑!」小可又罵了一句。「快把那傢伙找出來。」

「誰啊?」

「替牌啊!這種事只有牠才幹得出來吧?!」

「那我會快去的。」

小櫻三步併作兩步的跨過走廊,打開自己的房間門,一股嗆鼻的酒味衝了出來。她摀住自己的鼻子,好不容易打開了門,卻發現光牌、闇牌、火牌、水牌、鏡牌、與力牌六個倒在地上昏睡著。從旁邊散落的酒瓶看來,她們前晚一定是瘋狂的狂歡了一頓。

小櫻暫時不想理她們,直直的走向封印之書,將書本打開一看--

替牌不見了。
*******************************************************************


(啊~頭好痛~)

替牌慢慢的坐起身子,發現自己躺在一張舒適的小床上。周圍房間的陳設,完全是牠沒看過的。牠正懷疑自己是不是因宿醉而產生幻覺,房門就被打開了。

「你醒啦?」走進來的是一個男孩,大概十一二歲大吧。

(他是誰啊?)替牌想著。(我現在在哪裡啊?)

「你長得真奇怪啊,我從沒看過像你這樣的蜥蝪呢。」男孩將臉貼近了替牌。

(這到底怎麼回事?我為什麼在這裡?我昨晚到底幹了些什麼?)

「媽媽不准我養寵物,但他現在出差去了,所以我可以照顧你。你看起來好像很累的樣子,再休息一下吧。」

(那我就不客氣了)

替牌在溫暖的被窩中閉上眼睛,牠真的需要好好的休息了。
****************************************************************

「替牌不見啦…?」光牌軟攤的躺在小櫻的床上,有氣無力的問著。

「快幫我想辦法叫牠回來啦!」

小櫻可真的不太高興,不只是因為替牌失蹤,月和小可的身心交換,還因為光牌等六人趁晚喝了個酩酊大醉,還把桃矢給打傷。現在桃矢正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用單音節回答著所有的問題。這樣小櫻怎麼高興的起來?

「對啦,快把替牌找回來啦!」講著關西腔的月,實在有點怪異。

「我沒法啊~」光牌懶懶的揮了下手。「雖然我和闇名義上是卡精靈的統領,但其實只是人形卡的統領而已啦。那些獸型和工具型的卡的統領是驅牌,妳去找牠看看啦。」

「真不負責任。」小可低聲咕噥了一句,用的是月的說話語調。

「他們不甩我,我有什麼辦法?尤其是跳牌、驅牌、替牌三個最難搞定。」光牌大打了個呵欠,又倒在床上睡了。

「真氣人啊…這種時候居然給我醉成這樣,還把爸爸的酒藏喝光…」面對懶懶的光牌,小櫻雖氣也無可奈何。「我們還是快叫驅牌出來吧。」

月伸手將封印之書遞給小櫻,小櫻打開封印之書,念出咒文:

「櫻卡啊,根據我們的約定,請聽我召喚,現出原形!驅!」

一陣閃光爆出,驅慢慢從卡中浮現出來。牠張開眼睛,打了個小小的呵欠,發出可愛的鳴聲。

「驅牌啊,替牌跑掉了呢,你知道牠在哪裡嗎?」

驅牌搖搖頭。

「那麼,你可以替我把他找回來嗎?我相信以你和他間的感應,你可以比我更快找到他。」

驅牌點點頭,答應了。牠朝天長嘯了一聲,從小櫻房間的窗戶跳了出去。

「祝你成功,驅牌。接著…」小櫻轉頭望著交換身體的月和小可。

「我們得這樣度過一整天嗎?」
****************************************************************


「…」小可正盯著桌上的蛋糕,一語不發。而月卻吃的很開心,搞得滿嘴都是鮮奶油。小櫻愣愣的看著兩人的動作…這種事實在是難以想像啊。現在這種情況,和平常完全相反啊。

「我回來囉!」沙菲兒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原來她剛才又偷跑出去玩了。

「沙菲兒。」小櫻急忙跑過去。「我不是叫妳不要隨便出去嗎?要是讓人看到妳的尾巴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放心,小櫻。我做了萬全的偽裝。」

「唉…」小櫻又忍不住嘆起氣來,沙菲兒她實在太愛玩了。

「喂!蛋糕沒有啦!再拿一點來!」

「小可你不能再多吃了啦!」小櫻快速的跑進客廳,教訓著月。這讓沙菲兒看得莫名其妙。

「小櫻…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小櫻還來不及解釋,月就跳上了桌子,把桌上的盤子都掃到了地面。

「啊,死狐狸,原來妳在這裡啊!我們來一決勝負吧!」

「月?你今天好奇怪…」沙菲兒更驚訝了。

「我早就看妳不順眼啦。今天我有幸使用這個身體,我定將妳封殺啊!」月的雙翼伸展了出來,看起來威風凜凜的。「受死吧!」

「住手啊!」小櫻和小可趕緊拉住月的身體,嘗試阻止裡面狂暴的小可。

「這怎麼回事啊?」沙菲兒還是搞不清楚。

「看招!」

月的手發光了!他要使用銀月了!沙菲兒見情況不妙,趕緊伸出自己的翅膀保護自己。月兩手一揮,強光閃耀了一下…

什麼都沒發生。

「咦?怎麼回事啊?」月又嘗試了一次,銀月還是發不出來。他氣的七竅生煙,大罵粗口。就在這時,一道火柱從他嘴裡噴了出來。

「啊?」

「什…麼…?」

「這…?

小櫻,小可,和沙菲兒都呆住了。月從嘴裡噴出火來?!這看起來實在好滑稽啊!小櫻第一個忍不住笑了出來,接下來是沙菲兒。至於小可則是頹然倒在地上,不知該說什麼…

「我非把可魯貝洛斯宰了不可。」在小可身體內的月想著。

而這時候的月,也完全愣住了。沒想到替牌居然把小可和月的招式也交換過來了。

「小櫻…這到底怎麼回事啊…我快笑死了…」沙菲兒笑倒在沙發上,上氣不接下氣的問著小櫻。

「哈哈…我告訴妳,這是因為…」小櫻也笑得肚子直發疼,但她還是拼命想說出來。

「妳別說!」月整個人往小櫻撲了過去。沙發受到衝擊,整個翻了過去。小櫻和沙菲兒都從沙發上被掀下來,情況是一片混亂。月的身體,居然撲倒在小櫻的身上…

「你別擠啊…月…」小櫻意識到月離自己是如此的近,不禁臉紅起來了。雖然在裡面的人是小可…但…但…但他的身體還是月啊。

「哇啊啊啊!小櫻,對不起。」月趕緊離開小櫻,居然又和剛坐起身的沙菲兒撞個正著。他整個人壓在沙菲兒的身上,而且嘴還和沙菲兒的唇接觸在一起了。

「月…你…」沙菲兒的臉整個羞紅了。

「死狐狸妳…走開啦…」月也開始感到全身不自在。

「喂,我感覺好一點了…」桃矢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啊,糟糕了!」小櫻發現桃矢從樓梯上走下來,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她剛想把月和沙菲兒分開,桃矢已經一腳跨進了客廳。

「喂,怪獸妳中午要吃什麼…?」

桃矢看的清清楚楚,月和沙菲兒兩個人疊在一起,不知道在幹什麼…

「月…你大白天的就搞這種事…」桃矢伸出顫抖的手指,指著月。

「不是啦,我才是月啦!」再也看不下去的小可大聲喊了出來。

「原來你來我家有這種目的啊,我真是看錯你了。」

「哥,不是這樣的。月他…」小櫻急忙跳出來解釋。

「小櫻,他沒有侵犯妳吧?!」桃矢趕緊護到小櫻身前。

「哥,不是啦,聽我解釋啦!」

「你以為我會和這死狐狸精搞這種事啊?!氣死我了!」月敏捷的跳起身子,對準桃矢的手指一口咬下去。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痛死我啦!」

「停手啊!小可!」

「我今天非咬死他不可。」

月死命的咬著桃矢的手指不放,桃矢在緊張下又絆到了小櫻的腳。三個人就這樣撞成一堆。然後,大概是老天有意捉弄人吧…月的臉居然又意外貼到桃矢的臉上了!

「你們在幹什麼啊?」一陣碰撞聲把昨晚喝個爛醉的六位精靈從樓上吵下來了。她們才剛踏進客廳,就驚訝的發現月疊在桃矢的身上。小櫻發現有人在看,趕緊把他們兩個分開。

「月,你今天吃錯藥啦?!」桃矢狠揪著月的領子,瞪著他。

「你不論何時都是如此討厭啊!」月也不甘示弱的回嘴。

「月你是少了根筋不成?今天我…」桃矢就要一拳扁下去的時候,卻發現客廳中多了六個人。而她們六個正愣愣的盯著桃矢和月兩人看。

「這就是…大人的戀愛嗎?」力牌先發表評論。

「月,原來你有這種嗜好…」光牌驚訝的看著他。

「我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水牌說。

「我也是。」火牌附議。

「月啊,你庫洛不要了就開始泡起人類的孩子啦?」闇牌取笑著月,

「我們才沒有咧!妳們別亂說話!」桃矢聽到櫻卡們如此的言論,當然氣啦!他隨便找了個人就向她罵過去,想不到那個人竟是鏡牌。

「桃…桃矢…」鏡牌的眼眶開始模糊,她快要哭出來了。

「不,小鏡妳聽我解釋啊。」

「對…對不起…原來人家讓你這麼困擾…對不起啦!」鏡牌流著淚,跑掉了。

「喂!小鏡,不是這樣啦!」桃矢急忙的想追上去解釋,卻被其他五位精靈擋住去路了。

「你這個人…」火牌生氣的說。

「居然欺騙小鏡的感情…」水牌接口。

「小鏡單戀你這麼久,你居然這樣回應一個愛著你的女孩。」光牌嚴厲的指責起桃矢。

「真是太過份!」闇牌不高興的說。

「扁他!」力牌一拳打在桃矢的臉上,其他四名精靈隨即跟進。小櫻、月、小可、和沙菲兒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桃矢被圍毆…
******************************************************************

「我來幫你洗澡吧!」小男孩一把抓起替牌,把他丟到浴缸中。替牌最討厭水啦!牠掙扎著想跑,卻又被小男孩壓回浴缸中。小男孩拿出洗潔精,把澡缸裡弄得都是泡沫。替牌這下驚駭更甚,可是卻怎麼也逃不了,只能乖乖的洗著牠的泡泡澡…

(糟糕了,我得逃離這裡才是啊!)

「好,現在我來幫你吹風吧!」男孩舉起吹風機,往替牌身上吹上去。替牌快被強勁的熱風給吹走了。

(救命啊,這簡直是地獄嘛!)

男孩烘乾替牌後,就把牠給放到了餐桌的椅子上。

「我做了飯,一起來吃吧!」

(這可靠嗎?)

替牌聞了聞放在桌上的飯菜,又望了一眼自己的空肚皮。他真的好餓啊!可是他似乎還不太信任眼前的男孩。

「你不餓嗎?吃一點吧。這對身體很好的,會讓你快快成長的。」男孩叉起一塊燒肉,放到替牌面前。替牌再也忍受不住饑餓的感覺,大口吃了起來。

「吃飽了才有精神嘛。」男孩微笑的看著替牌。
*********************************************************************
「快一點!快一點!快一點!快一點!」

驅牌以極快的速度在友枝町的街道上飛竄著,快到讓人以為像陣風吹過般。牠已經可以感覺到替牌的氣息了,而且越來越接近。雖然牠已經快撐不住,但牠一定要把自己的好朋友給找回來。

「走捷徑吧!」驅牌轉了個九十度的大彎,進入了一條小巷子。這條巷子又黑又陰森,但驅牌也管不了這麼多了。

跑著跑著,驅牌眼前出現了一道矮牆。牠用盡全身的力氣,蹬起自己的後腿,想跳過牆頭。

「啪!」

驅牌被一樣東西擊中,掉回了地面上。牠敏捷的跳起,卻發現四周圍滿了一對對不友善的眼睛,還有令人心驚膽跳的低吼聲。

「怎麼回事啊?」

「吼~」一陣咆哮聲從暗處傳出,隨著出現一個巨大的黑影。一隻臉上有著傷疤的黑色大狗,緩緩的從陰影中步出。牠就是剛才揮掌,將驅牌從空中打落的兇手。

一隻、兩隻、三隻,流浪狗一隻隻的現身。這條巷子是牠們的地盤。而對於侵入牠們領地的任何生物,牠們是不會讓他全身而退的。
******************************************************************

「驅牌也太久了吧?」小櫻在客廳中,不斷來回的踱著步。「牠該不會是出了意外了吧?」

「真是找麻煩啊。」滿身是傷的桃矢一邊擺桌子一邊說著。「原來那個死玩偶和月交換了啊。」

「什麼叫死玩偶?!」月以極快的速度衝到了桃矢身前。「你再給我說一遍!」

「要說幾遍都成。」桃矢不高興的回嘴。「你就是一個沒用的死玩偶!」

「好了啦,不要吵了啦。」沙菲兒介入他們兩個之間。「來幫我弄一下飯菜吧。」

「好吧,看在沙菲兒的份上我就不跟你吵了。」桃矢瞪了月一眼,便轉頭切菜去了。月輕聲的哼了一聲,轉過身子,發現小可正坐在餐桌上沉思。

「月他怎麼了啊?在想什麼嗎?」小櫻問。

「他一定是睡著啦!」月指著小可的身體說。「妳不知道他有多愛睡嗎?」

「大概吧…」小櫻將臉貼進小可。「不過他睡著的樣子好美哦。就算是用小可你的身體…」

「反正我就是不可愛嘛!」月不高興的發起牢騷。

「不是啦,我的意思是…」

「嘟…嘟…」

「啊,電話鈴聲響了!」

小櫻以最快的速度衝到了電話旁邊,看到一張傳真紙慢慢的從機器中退出。小櫻一把將那張紙抓起來,發現上面用奇異筆寫了幾個歪歪扭扭的字。

「對不起,主人,讓妳擔心了。我現在很好。替牌。」

「啊,這是替牌寫的傳真嘛!」小櫻大叫起來。

「真的嗎?給我看!」月一把將紙從小櫻手中搶走,小可、桃矢、和沙菲兒也都圍過來看了。

「牠果然還在町內。」桃矢說。「看這電話號碼就知道了。」

「可是不知道在哪一區啊。」沙菲兒說。

「我怎麼覺得這種事以前也發生過啊?」月說。

「以前也發生過?」小櫻頓了一下,她突然記起些什麼了。「對了!小可!」

「什麼事?」

「你以前也曾經逃家過,那時候你也寄了傳真回來。而我是根據知世的資料查出你所在的位置的,也就是說…」

「我們只要再問知世一次,就可以知道替牌的位置了!」月高興的跳了起來。

「就是這樣!」小櫻立刻抓起了話筒。「我們快打給知世吧!」
******************************************************************

「鈴~鈴~」電話像一窩發了狂般的蜜蜂般響著,知世趕緊衝過去拎起話筒。

「您好,這裡是大道寺家。請問…。」

「知世!妳可不可以快點拿出妳的友枝町衛星圖啊?」電話那端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的急促。

「咦?小櫻?妳要那東西做什麼?」

「緊急情況啊!替牌不見了,失蹤了一整個晚上。而現在牠傳真來了,我想查出牠所在的區域啊。」

「好的,小櫻。我馬上就去。」

知世又快速的衝回自己的房間,打開自己的電腦,開始叫出友枝町的區域地圖。她鍵入小櫻所給的號碼,電腦螢幕閃了幾下,顯示出驅牌的所在位置。

「咦?這是…」知世吃了一驚,緩緩的拿起話筒。「小櫻,我告訴妳…」

「知世,妳找到了替牌嗎?牠在哪裡啊?」

「小櫻,我剛才查過了地址,替牌所在的地方就在…」

「就在?」

「就在我家隔壁啊!」
*******************************************************************

「小啾,我告訴你哦,這是我媽媽呢。他現在出差去了,到國外。所以現在我是一個人住。」

「原來…如此啊…」替牌點點頭,又問了一句:「那你的爸爸呢?」

「爸爸啊…」男孩換下了與母親合照的照片,換上了另一張。「他到天國去了哦。」

「!」

「爸爸和媽媽都不在,我覺得有點寂寞呢。不過啊…」男孩把替牌抱起來。「不過現在有你陪我,我一點也不寂寞囉!而且你還會說話,可以陪我聊聊天呢。你願意一直陪在我身邊,當我的好朋友嗎?」

「可是,小健…」

「嗯?」

「我的意思是…」替牌頭擺得低低的,不知要如何開口。「我並不是像你想的一樣,是走失的動物。我其實也不是什麼蜥蝪…我有一個敬愛的主人在等著我,所以我總有一天要回到她的身邊。」

「那也沒關係啊。」小健的反應倒是挺出乎替牌的意料之外,並沒有很難過。「至少在這段時間內,我們可以一起製造一段美好的回憶啊。」

「多懂事的孩子啊…」替牌想著。「我實在有點不忍心把他一個人丟在這裡…」

「小啾你怎麼了?」

「啊…沒事。」替牌暗自下了個決定。「我還是在這裡留一陣子,直到他的母親回來為止吧。」

「沒事就好囉。現在我要來打掃,你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

「我來幫你吧。」

「好啊!」小健興奮的拍了下手。「謝謝你!」

「叮咚~」大門的門鈴突然響了,小健快速跑到了門口,把門拉開。一位長髮的少女出現在門外。

「咦?姐姐妳是誰啊?」

「你好。」少女彎下身子,友善的和小健握了手。「我叫大道寺知世,是你的鄰居。就住在那邊的房子裡喔!」

「啊!」小健的眼中充滿了光芒。「原來姐姐妳就住在那棟夢幻的大房子中啊!我一直好羨慕哦!那姐姐妳又為什麼會來我家呢?」

「因為姐姐的朋友丟了一隻蜥蝪,我想問問看是不是在你這邊呢?」

「啊,妳是說那隻蜥蝪嗎?他現在就住在我家。」知世溫和的笑容,讓小健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我現在就去叫牠,大姐姐妳等一下喔!」

小健轉身跑進了房間。知世慢慢走進了走廊,觀察著這間房子。這房子並不大,但對一個十一歲的小男孩而言就嫌太空曠了。而這房子的每個角落,都清掃的乾乾淨淨的,傢俱和物品也都擺得整整齊齊的。看來這家的主人有常常掃除的習慣。

知世走進客廳,看到了好幾張照片掛在牆壁上。其中一張是有著四人的全家合照,一對父母帶著兩個小孩。其他的都是母子的雙人合照而已。從照片上的日期看來,那張全家福的相片已經有一段歷史了。

「咦,這張全家福的照片上的小孩是一男一女呢。而那個女孩,跟我長的好像哦!」知世意外的發現了這點不對勁的地方,更專注的細看起那張照片,就連有人從她身後出現了都沒有發覺。那人的手裡拿著一樣黑色的東西。那樣東西,是一把手槍。

他慢慢的逼進知世,舉起手中的槍,用槍托對準了知世的頭,狠狠的敲了下去。
***************************************************************


「小可,快一點啦!」小櫻肩背小可,快速的在馬路上奔馳著,而她的身後跟著月和沙菲兒。他們是發現知世的信號斷了,所以才趕得這麼急。

「我沒法啊,我又不習慣用月的身體跑步!」

「唉…真是混亂透了。」小櫻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這時月突然大叫了一聲。

「啊!」

「怎麼了,小可?找到知世了嗎?」

「我找到了!」

「在哪裡啊?」小櫻左顧右盼,卻沒看見知世的蹤影。

「我找到了最新的電動啊!」月興奮的指著一家店的門口。

「哇啊!」小櫻和、小可、和沙菲兒同時倒地。

「這種時候你還有心情管電動!」小櫻狠敲了月的頭一記。

「可是我好想玩啊!」月說完就衝進店裡去了。小櫻想追進去罵他一頓,卻被沙菲兒給拉住。

「先找到知世要緊。」

「好吧。」小櫻一咬牙,又往知世家的方向跑去。

銀髮飄逸的月,一走進電玩店裡,就吸引了所有的目光。當然,沒有人會想得到,在這俊美的身體內的,是一隻酷好玩樂的「布娃娃」的靈魂。

「太棒了。」月一屁股坐在最新電玩的機檯前,投入了硬幣,開始大玩特玩起來。他的連續技用的是如此的高明,時間抓的是如此的準確,擊敗敵人的方法是如此的有效率。很快的,他後面就聚集了一小搓的人潮。

「喂,你們看那外國人好厲害啊。」

「居然可以使出傳說中的72段連續技!」

「哇!他這麼短的時間就把敵人幹掉了。」

「好…好神喔!」

月聽到別人在稱讚他,更加意氣風發了。他加快了按鍵的速度,畫面上的格鬥家也就開始使出更令人眼花繚亂的連續技,讓觀眾們傳出一陣又一陣的讚嘆聲。

「慢著!」有道宏亮的聲音從人群中傳來。「我向你挑戰!」

月轉過頭,看到了另一位打扮帥氣的少年,用手指著他,好像在挑釁的樣子。

「哦,小鬼。你想挑戰我嗎?」

「嘿嘿,那是當然的啦!」那少年一把脫下外套,坐在月旁邊的位置上。「我絕對會讓你難忘的,好好記住工藤這個名字吧!」

工藤投入了硬幣,和月廝殺起來。
**********************************************************************
「為什麼…你要這樣做呢?」知世全身被繩索綁住了,動彈不得。而替牌也被關在她旁邊的籠子之中。

「妳留在我身邊吧,姐姐。不要再一聲不響的跑走了。」小健溫和的對知世說著,但他的手中還握著那把手槍。

「不,我不是你的姐姐啊。」

「姐姐,妳真壞呢,不跟我說一聲就離我遠去。現在妳回來了,怎麼又不肯承認呢?」

「可是,我真的不是…」

「住口!妳這壞心的姐姐!」小健舉起槍,對著知世的頭。「妳把我一個人丟在這,妳知道我有多寂寞嗎?!妳現在還敢一直否認?!我最愛的那個姐姐,到哪裡去了?!」

「小健…你聽我說!」替牌大聲的喊了出來。「你的姐姐死了!她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你住口!你不是我的朋友嗎?!為什麼要幫這個女人說話?!」暴怒的小健將槍口對準了替牌。

「要說幾次都可以。」替牌毫無懼色、正氣凜然的說著。「你不要再逃避現實了!這個女孩不是你的姐姐,她只是個陌生人而已!你的姐姐死了!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你到底要沉浸在幻想中多久?!」

「住…住口!你再多說我就殺了你!」小健的手不停的抖著,他的內心已經開始動搖了。

「笨蛋!你還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我一直把你當作好朋友的…但你的表現實在讓我失望透頂了。」

「你騙人!從沒有人把我當作朋友!沒人在乎我!爸爸、媽媽、還有我最愛的姐姐都離我而去,我是沒人要的孩子!」

「不,你有。」替牌閉上眼睛,清楚的說出口。「我在乎你啊,這位知世姐姐也在乎你。我很喜歡你,所以我不希望看到你做這種傻事…冷靜下來,把槍放下吧。」

「小健…你的父母親和姐姐也都是愛著你的。」知世溫柔的安撫著小健的情緒。「他們為了你,建立了一個美好的家庭啊。只是他們因為無法抗拒的理由,必須離開你。但他們即使不在這個世界上,也會默默的替你守護的。」

「妳…妳怎麼知道他們在守護我…」小健的手抖的更厲害,聲音也顫抖了起來。

「因為,我看的見,也感受的到他們…」

知世的雙眼,直直的望著小健。從那眼底流露出的,自然真心的溫柔,讓小健想起了自己深愛的姐姐和母親。

「我…我…」小健慢慢的跪倒,開始哭泣起來了。但他的槍口還是指著替牌。

「小健,我們都很關心你,所以我們不希望你犯錯。相信你親愛的家人也是這樣想的吧。」知世慢慢的移進小健。「來,把我的繩子解開,將槍交給我吧。」

「我…」

「砰!」的一聲,玻璃窗突然破裂了。一團黑影敏捷的跳了進來,咬住了小健拿槍的手。小健感到痛楚,奮力的將手一揮,將那團黑影甩了出去。那黑影靈巧的落到地面,朝小健發出嘶嘶的叫聲。

「啊!」知世和替牌同時叫出來。「是驅牌!」

驅牌來救替牌了!雖然和野狗的搏鬥已讓牠全身傷痕累累,但牠還是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不過,牠已經沒剩多少力氣了。而情緒暴發的小健,手上又有把危險的槍。

「原來你們剛才說的話都在騙我!你們只是要搶我的槍!去死吧!」

小健狂吼了一聲,朝驅牌怒射出一發子彈。強大的後座力讓他整個人都往後飛,倒在地上。而驅牌雖然沒被子彈打中,腳卻被擦傷了。牠再也撐不住的倒在地上。

「驅牌!」

「我要把你們都殺掉!」小健七手八腳的爬起來,準備再朝驅牌開第二槍。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喊聲從門口傳來:

「知世!妳在裡面嗎?!」

「小櫻?!」知世趕緊回喊了一句。「不要過來,小櫻!」

太遲了,小櫻、小可、和沙菲兒已經出現在客廳的門口。小健看到又有新的人冒出來,憤怒的將自己的槍對了過去。

「砰!」

又一聲槍響傳來,小櫻看見了小健的子彈慢慢的劃過空氣,穿過突然闖入了他和自己之間的知世的身體。一陣血紅飛濺到了空中…

「知世!」

「血…」知世覺得意識漸漸的開始模糊。她聽到了小櫻和沙菲兒的喊聲,與小健的尖叫聲。她的眼皮好沉重,身體也好疲憊。她真的想休息了。
*********************************************************************

三天後--

「請進。」

護士將病房的門打開,走進來的是手捧鮮花的小健。在他的後面還跟著小櫻等人。知世見到他們,放下了手上的書本。

「知世,我們來了。」小櫻微笑的說。「我帶他來看妳了,妳現在覺得如何呢?」

「我覺得很好哦,傷口也痊癒了。應該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去吧,將你想說的話都說出來吧。」小櫻推了推小健,他低著頭走向前去,將花束交給了知世。

「對不起,大姐姐…真的很對不起。我居然會對妳開槍…我…我…」小健越講,語音就越來越哽咽。「我…我是全世界最差勁的人…妳恨我吧。」

「不,小健。我不恨你。」知世環抱住了小健的身子。「我知道你的想法,也能感受到你的寂寞…你並不是故意的。」

「大姐姐,我…」

「小健啊,不要哭了。犯一個錯並不代表你的人生就此結束了啊。我會一直等著你的,等到你出獄的那一天…到那個時候,你再來我家玩吧。」

「我也永遠等著你。」替牌從床底爬出,伏在知世的身上。「你跟我說過,你的夢想是要我當你的朋友。現在,你的願望實現了。我歡迎你隨時來看我,另外…」

「啾!」腳還纏著紗布的驅牌也爬了出來。

「我也會等你的,到時候我們一起來玩吧。」

「謝謝…謝謝你們…」小健哭了,他真的很高興。
*******************************************************************


「好,事情終於解決了!」小櫻攤倒在自己的床上。「總覺得這三天過的好長。真沒想到替牌的一個小玩笑,會造成這麼多麻煩啊。」

「不過,小可和月終於交換回來了。小健他也有了好朋友,真是太好了。」

當然啦,月事後是把小可狠狠扁了一頓。因為小可的關係,所有的街坊鄰居都知道了月這個人物。月已經無法踏出家門一步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正當小櫻思考的時候,一陣嘶吼與碰撞聲從樓下傳來。小櫻趕緊跳了起來,跑過去看是怎麼一回事。她看到一個奇特的景象:小可正緊追著桃矢到處跑。

「你給我滾回來,死玩偶!」

「不要。」

「唉呀呀…」替牌跳到了小櫻的身上。「我就知道會出問題。」

「怎麼回事啊?」小櫻問。

「可魯貝洛斯要我,把他自己和妳的哥哥的身體給交換了。」

「為什麼?」

「他說要用妳哥哥的身體來搗亂…」

小櫻長嘆了口氣,眼睜睜的望著小可和桃矢的追逐戰。

「要這樣子過一整天嗎?」
****************************************************************

替(Change)
身長: 100cm
體重: 12kg
喜歡的東西:小型吊飾寝寝
喜歡的食物:仙貝、烤肉片
討厭的食物:海膽
最討厭的事物:濕氣重的日子、水
最不擅長的事:認路
興趣:交換兩個人的身心寝寝寝寝
最想要的東西:一張個人床
絕技:硬舌(用舌頭扁人)
替一(交換人的身心)
替二(逃跑專用,把自己和最接近自己的東西的位置交換)
替三(把對手的招式換給自己用。)
名言: 我換我換我換換換
******************************************************************
(Episode 2 完,Episode 3 萬年待續)

後記

終於寫完啦!這篇小說的長度真的超出我的預期,而且劇情也做了大幅度的變更。替牌變成一個英雄人物了呢,這是我始料未及的。還有在這篇中,光、闇、火、水、鏡、和力六張牌的形象也被我破壞殆盡啦!(雖然火和水的形象早已經在上一篇中被破壞了。)真是寫得我很愉快呢。

小健他的親人都死了,他當警察的父親是死在公務中,母親和姐姐是在出差中因墜機而喪命。所以他就產生了幻覺,認為他的母親還在國外出差,而姐姐只是拋棄他而已…可憐的孩子。

EL大概患了小說倦怠症吧,覺得自己有點寫不下去。希望這症狀早點消失。

那,我們下集再見囉!

這次的內容....要是覺得好像有在哪裡看過的感覺
沒錯就是那樣~~~

至於小健哪裡來的槍....也請不要在意

說真的以櫻卡精靈為主的同人真的非常....少
EL真是棒啊~~~~

又「ALRIGHT! YOU WANT A PIECE OF ME?! COME ON GET IT!」是什麼意思??
我不會英文....

最後.....看完後要回文啊~~~~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5 筆精華,10/0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