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4
GP 2k

RE:【心得】FINAL FANTASY VII REBIRTH 通關心得與終章的劇情解讀

樓主 Leoheart leoheart1686
GP34 BP-
自肥自己推一下。

為了集中回覆原文裡版友們的提問,加上自己有想補充點東西,會變得又臭又長,乾脆直接以文章的形式回覆。
想和大家聊的內容,主要分成三個部分。第一個是札克斯的世界跳躍,第二個是黑白菲拉,第三個是艾莉絲的夢中世界。
所有的想法,都是我個人從劇情台詞,以及摻雜一些官方舊作資料所構築出來,並非官方版本,這點必須先說在前。

一樣會是長文,為方便閱讀以及我寫文的方便,會分成兩到三篇來說明想法,請多見諒。

----


第一篇要講的,是第一部分,也就是札克斯的世界跳躍。
也許前一篇解讀的正文寫得太精簡,讓不少版友們不知道我在寫什麼,便趁此機會將我的思考再說仔細一點。

在發出前一篇文章之前,我確實曾經思考過最多人在講的「平行世界論」,但最後我還是選擇現在的想法,儘管我再怎麼捨不得與喜愛重製版系列的艾莉絲。
原因在於如果我們仔細看札克斯所在的時間概念與天空、艾莉絲世界的時間概念與天空,最後整合到克勞德在忘卻之都中抱在懷裡的愛麗絲身上發的光芒,以及在第二部結局時他所看到的天空,都讓我想起FF7最重要的一個核心,「生命之流」。



▲白菲拉的資料裡記述著他們是類似生命之流的存在

生命之流在FF7的設定,是生命最終的歸所,有著星球的記憶。這個記憶,能超越時間的限制,連結著過去與未來。或者換個講法,在生命之流中,並沒有所謂的時間概念。
此設定在重製的第一部裡也許沒有說得很明白,在原作中可能也沒有說得很清楚,但是官方小說中確實有明確的記載。
也因為生命之流的這個特性,在FF7重製系列中,擁有賽特拉能力的艾莉絲,不只能夠聽到星球的聲音,她還能從星球中看到未來。
就像第一部最終章,克勞德一行人從流竄的生命之流,看到了片段的未來,是一樣的道理。
意即,沒有什麼她已經跑過一輪,現在是二周目的這回事,而是她身上流有賽特拉的血,被動從星球那裏獲得未來的情報。
所以第一眼在街上看到克勞德,她一點都不陌生,因為她早就已經在星球的記憶裡看過他。
納納奇在第一部可以看到影像,是因為她碰觸了納納奇。
只是第二部,因為某種原因,她失去了這個能力,再也看不到來自星球的影像。這個就留待後面艾莉絲夢境篇再來討論。
而黑與白菲拉,和生命之流是類似的存在,一樣沒有時間概念,存在於過去與未來,在第一部與第二部的敵人解析資料裡有記載這一點。
他們到底是什麼東西,礙於篇幅,待下一篇再來做解釋。



▲艾莉絲小時候與母親一起生活的研究所小房間上的塗鴉

題外話一下。
第一部在研究所裡被關的小艾莉絲,拿筆在牆上亂塗的塗鴉,如果仔細去解析她到底在畫什麼的話,或許會很有意思。
在那幅塗鴉,正中間有一顆透明的球,球的裡面有朵小黃花,球的周圍有兩隻動物互相纏繞。
這顆球,是代表星球,又或者是她在第三部交給克勞德的那顆純淨魔晶石呢?兩隻動物又有什麼含意呢?第三部或許會有解答。



▲札克斯冒險世界的艾莉絲房裡的時鐘



▲與艾莉絲約會的世界的時鐘



▲第一部時期的艾莉絲房裡的時鐘

回到正題。
我們先來看看在大哥所在的世界,艾莉絲床邊的時鐘並沒有指針。克勞德與艾莉絲約會的世界的時鐘也沒有。
但是,原來的世界,也就是在第一部裡,艾莉絲房裡的時鐘,是有指針的。
這代表什麼意思?
答案很簡單,那就是大哥的世界、艾莉絲的精神世界,根本沒有「時間」這個概念,所以時鐘沒有指針。
這點,畢格斯在帶著大哥去新生雪崩的集會的路上,就有說他對時間的感覺變得很奇怪,大哥也有同樣的感覺。他們倆個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

那麼問題來了,這些世界,是真實的嗎?到底是存在於哪裡?為什麼會沒有時間概念?
這是一個很大的疑問點。



▲原版遊戲中的生命之流裂縫



▲同樣有生命之流裂縫的艾莉絲的夢中世界

再來是天空。
天空呈現的狀態,貫穿著一條往如川河的金色裂縫。這條裂縫,原作的老玩家也許會很熟悉。
原作中,金色裂縫出現的章節,正是蒂法跑進生命之流裡拯救克勞德的橋段。

此外有沒有注意到在艾莉絲把克勞德推出她的世界時,地上冒出的光芒.還有克勞德回到自己世界時,是穿越過一條「隧道」呢?
在原作中,這條隧道,其實也是生命之流。

——大哥所在世界,到底是在哪裡?克勞德去的艾莉絲的世界,又是在哪裡?
這些世界,或許通通都是在生命之流裡面。



▲不斷消失與誕生的光球,可以觀察一下顏色的變化

克勞德被艾莉絲緊急推出她即將要被毀滅的世界時,被賽菲羅斯逮個正著。
他對克勞德說世界有很多個,有好幾層。這些世界有的存在短暫,有的存在比較長,但是最終都會消失。不過消失了也沒關係,就只是回歸星球而已。
在他說話時,如果有注意到克勞德的身邊,會看到畫面中有許多光球,他們不停在消失以及誕生。

這些光球,就是賽菲羅斯所謂的「世界」。
Remake、 Rebirth、Reunion。

賽菲羅斯的話,乍聽之下很像是在告訴大家,這裡有好多平行世界,加上敵人對戰紀錄裡那隻原本應該在原作中,是北方大空洞最終戰的賽菲羅斯其中一個型態「Bizarro Sephiroth(リバース・セフィロス)」的資料,寫著「他是統領菲拉們,再誕的超越者。貫穿多元世界,將被分開的時空統整的存在。支配星球,創造永遠」(手上沒中文版,只好破翻譯撐著上),讓我一度認為是平行世界,但是回頭去看前面提到的天空、時間,還有克勞德穿越時的隧道特效、終戰的戰鬥順序與地點,讓我不禁猶豫了。




▲找到克勞德與艾莉絲所在的賽菲羅斯

不知道各位記不記得和艾莉絲約會途中,賽菲羅斯的聲音突然冒出來呢?
他的台詞,是「原來這個要消失的世界,是在這麼邊界的地方啊?」
賽菲羅斯這句話,除了有暗示他一直在破壞他人的精神世界,標的對象還包含艾莉絲,也直接告訴我們,他口中的世界,和艾莉絲的夢,是相同的存在。
只要夢境的主人死亡,或者停止作夢,世界就會滅亡,與現實的物質世界重合,一起回歸生命之流。

所以所謂的「多元世界」,真的是一般認知的平行世界,而不是存在於生命之流中,因每次的重大選擇後分裂產生的精神世界嗎?



▲可以仔細注意第一部最終章,艾莉絲與札克斯擦肩而過時,艾莉絲的表情變化,以及她在最後仰望天空,說她討厭天空的表現

是的,精神世界並不是只有一個。同一個人,可以擁有好幾個精神世界。每次做重大選擇的時候,沒被選上的選項,就會成為另一個存在而誕生。
例如我在前一篇個人解讀文裡提及,艾莉絲的夢的世界,是誕生在第一部最終章,她在選擇要不要上前去追賽菲羅斯時的分歧點上。
這個世界,正是「假如我沒有追上去,會發生什麼事」的後續發展。
她在做選擇之前,眾人被大量的菲拉包圍,克勞德頭痛發作,閃出CC時代札克斯死亡之前的影像。她也看到了那個影像。
前面有說過,菲拉是超越時空的存在,來自於過去與未來。因為這些菲拉,艾莉絲與大哥的時間連結上了。




▲札克斯認為那道救了自己的怪風,就是艾莉絲

在星殞峽谷的時候,畢格斯和札克斯彼此詢問對方的「臨死記憶」,畢格斯說他原本已經垂死了,結果不知道是誰救了他,而札克斯則是有一陣風將原本要打穿他頭部的子彈移開。
兩個人在臨死之際,確實都有菲拉從旁邊經過,但札克斯看不到菲拉。他回到房裡照顧艾莉絲,問了艾莉絲,「那陣風,是妳嗎?」
畢格斯的部分好處理,他的時間和現在的艾莉絲並沒有什麼差距,大概就只是在死亡後回歸的途中進入了艾莉絲的世界,但是札克斯的部分,就是艾莉絲的意識所引導的了。
她看到札克斯身處重大危機,幾乎沒生還機會的時候,下意識不希望他死亡。這個願望,在她選擇追上賽菲羅斯時,融入了被分離出來,「假使我沒有追上前去」的新世界裡。
而艾莉絲本人,很清楚她創造了這麼樣的一個世界,才會只有她感覺到札克斯的存在。她在創造這個世界的同時,也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這點也一樣礙於篇幅,留到下次再來講。
這個世界,在這篇文章裡,為了方便解釋,我將它命名為「A」,儘管在艾莉絲的一生中有許多分歧點,出現的精神世界不會只有這一個。



▲簡單的精神世界分歧示意圖

上圖是我簡單畫一下最終章大哥的世界線跳躍冒險。
每一個新的世界,都對應著一個獨特的忠犬圖案,與原始的艾莉絲本人所在的現實物質世界不同.在劇中一共出現有三組與原版不同的忠犬圖案。
這幾個世界的天空,全部都有生命之流的裂縫。

從演出上來看,札克斯一直都是處在艾莉絲的世界「A」裡,沒有離開,直到那個世界崩毀。
而這個世界「A」,又與世界的主人艾莉絲連動。當大哥離開艾莉絲的老家,準備出發到地下鐵時,世界「A」產生分裂,分裂基準為躺在床上的艾莉絲是否清醒。
若是艾莉絲繼續保持沉睡,那麼就是繼續延續「A」,忠犬圖案不變;若是艾莉絲清醒,將克勞德帶進這裡來約會,那麼忠犬圖案則發生變化,此時世界代號跳轉為「A-1」。
札克斯大哥的大冒險活躍,在劇中有表現的,是在「A」。判斷基準除了忠犬圖案外,還有他沒有在教會前面碰到帶著克勞德前來的愛麗絲。




▲當札克斯選了右邊的選項後,左邊的選項,誕生成了新的世界

右手手掌繫有艾莉絲髮帶的札克斯大哥,在上圖裡他的世界代號為「A-Z-1」。
這位札克斯,在地下道碰到分岔路,選擇了右邊,前往神羅大樓找寶條,想要醫治克勞德。這條路線延續了「A-Z-1」的世界,代號維持「A-Z-1」。
在他動身離開後,左邊那條去救畢格斯的選項,立刻發出虹光。而類似的虹光,除了在這裡出現外,在第二部終章,還出現在艾莉絲將克勞德推出她的夢中世界,以及克勞德試圖從賽菲羅斯手上保護艾莉絲這兩幕。
我們既然已經知道艾莉絲的夢中/精神世界並非真實,那麼這道虹光代表的意義,或許可以逆推一下——精神世界的外殼。
換句話說,當札克斯選擇去找寶條算帳的同時,新的精神世界誕生了。在這裡,我將這個新誕生的世界,冠上「A-Z-2」這個代號以方便整理。




▲選擇前去救援畢格斯的札克斯

在「A-Z-2」這個世界,札克斯選擇了去救援畢格斯。
請注意他的右手,沒有繫上艾莉絲的髮帶,這代表這位「A-Z-2」的札克斯,和「A-Z-1」的札克斯,是不同的獨立存在。
他與畢格斯的對話,提到一個很重要的訊息。
那就是「做了選擇,道路就會出現,世界就會變得更廣大」,暗示著世界的擴張,與選擇是有所關連。選得越多,道路就會變得越多,世界也會變得更廣。
只是,畢格斯無論在「A-Z-1」還是「A-Z-2」,全部都會陣亡。
「A-Z-1」的札克斯最後的結局不知道,但是「A-Z-2」的札克斯應該是有活下來,跟著象徵艾莉絲的小黃花,趕場到克勞德的世界去救援。
要注意的是,這位「A-Z-2」的札克斯逃出反應爐後,坐在教會前的階梯,只有遇到過來殺死艾莉絲,破壞這個世界的賽菲羅斯,並沒有碰到帶著克勞德前來的艾莉絲。
賽菲羅斯將「A-Z-2」的札克斯趕出這個世界,札克斯降落的地點,周圍一片白。這一片白的配置,如果有看AC這部電影的話,應該能知道那也是象徵生命之流。




▲在另一個世界中,克勞德將白魔晶石交給了艾莉絲,也從她那裡得到純淨魔晶石

與克勞德約會的艾莉絲世界,是另一個,也就是我在圖中所標記的「A-1」。賽菲羅斯破壞完世界「A」後,繼續來破壞「A-1」。
克勞德在這裡,得到了世界「A-1」的白魔晶,將之帶到「另一個世界」交給那個世界的艾莉絲,並得到了艾莉絲贈予他的純淨魔晶石。
那個世界的代號,我就不想了,因為不知道誰是世界的主人。也許一樣是艾莉絲的其中一個精神世界,畢竟艾莉絲在旅途中,一定也有做出不少選擇,分裂出更多的世界。
而他轉交完白魔晶石後,登出這個世界,穿越生命之流,回到了現實的物質世界。
現實的物質世界,他在賽特拉神殿攻擊艾莉絲後,總算恢復神智,以自己當肉墊,保護住一起墜落的艾莉絲,導致他陷入昏迷。
那麼,可以判斷克勞德是在昏迷的時候,被已經下定決心要面對命運,對抗賽菲羅斯的艾莉絲,帶到精神世界「A-1」約會與道別,將藏在世界「A-1」的白魔晶石交給了克勞德。

所以,真的是平行世界,而不是處在生命之流中的精神世界嗎?




▲演劇時出現在看台上的雪崩組,與忘卻之都裡看似平安無事的艾莉絲,身上都圍繞著粒子光芒

最後是忘卻之都裡,躺在克勞德懷中,睜眼對克勞德微笑的艾莉絲。
注意到了嗎?她的身上,纏繞著生命之流的象徵…相同的特效,在演劇的時候,是出現在觀眾席上的雪崩三人組身上,而雪崩三人組我們知道,他們都已經不在了。
那麼,這位對克勞德微笑的艾莉絲,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真的不是如同被艾莉絲引導到她的世界,在現實已經死亡的的札克斯般,被克勞德從生命之流被帶過來,進入他的精神世界的艾莉絲嗎?

以上是關於精神世界分歧的第一篇延伸補充說明。
剩下的兩個部分,請待我整理後,再來與各位分享與討論。

謝謝閱讀這篇漫長長文的大家,謝謝。
下次再見~
3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