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2k

【小說】《布蕾思之城》一部魔法+科幻的戰鬥系輕小說(1/11更新)

樓主 亞達六十七 otpaaad135b
19 -
大家好,我是亞達六十七

之前沒有在板上發表過作品,一直閉門造車埋頭在自己的小屋創作
真是錯失了太多跟大家交流的機會
目前已經發表了第一到第三卷
第四卷正在連載中!更新時間每周六上午10點後到中午12點左右
目前為止更新一年了是基本上是全勤啦
每卷之間會有休耕期一個月
歡迎來看看喔~

以下各卷第一篇傳送們:



------------------------------------------------------------------------
故事大綱

西元2097年

懸浮在太平洋上方一萬八千公尺,總面積一萬八千平方公里的巨大城邦──布蕾思之城,是世界大的政治、經濟、軍事中心,用領先世界各城邦的科學技術與政治影響力,宛如神的國度一般睥睨著地面的一切。

不過無論布蕾思之城有多強大,它也沒有辦法逃過內部的政治紛擾,在貴族、王族、企業、軍隊等的權力實體彼此鬥爭下,這座完美的城邦中,蠢動著陰謀的暗影。

作為軍官候補實習生的時千河以及他的夥伴們,在一場見習任務之中被無辜捲入這場巨大難以窺清全貌的陰謀漩渦,他的行動將成為世界上所有變動因子再次運轉起來的信號。

這刻畫一個巨大時代的故事。
------------------------------------------------------------------------
作者簡介

台灣土生土長的八年級生,目前為美國研究所菜雞一枚
小學接觸到第一本實質意義上休閒用的小說《琉璃天秤》之後就迷上這種商業化的不負責任文體(笑)(基本上就是有點類似網路小說或是高度商業化小說、輕小說),日後更被當時處於黃金時代的網路小說影響,加上被作者不負責任系列之萬年不出第二集的《楓舞仙境──天山》刺激到,於是萌生了自己創作的念頭

這一寫,就是十年。

由於沒有什麼天分的關係,十年下來也沒有說多強,人家說十年磨一劍,我十年磨出的除了水泡好像就沒什麼好講的了,總之依然在創作的到路上前進

布蕾思之城是我第一部長篇創作小說,花了很多心思構築,雖然有點硬派,但還是希望大家會喜歡,如果要稍軟一點的文體,小屋內也有《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之後》這篇中篇小說可供閱覽
------------------------------------------------------------------------

希望可以跟大家多多交流認識喔~
日後若是更新會也會在這裡宣傳><
也歡迎來我的小屋作客


另外宣傳我在原創星球的頻道
這裡提供更棒的閱讀體驗喔
請大家多多追蹤、推薦、收藏或回應喔~



19
-
LV. 21
GP 2k
2 樓 亞達六十七 otpaaad135b
2 -

觀看全文請點擊連結,以下試閱:

    兩人持槍對峙,誰也不敢妄動。

    「你們是誰?時之沙嗎?」

    「沒錯。」

    時千河乾脆地說道,反正如果任務成功遲早也要讓對方知道自己的身分。

    「做出這種綁架平民的事情就不覺得羞恥嗎?」

    「我們並沒有想要加害你們,團長也說了不能殺任何人。」

    時千河向尾瀨詩音示意了樓上激烈戰鬥的聲音,雖然是二打一,而且其中兩人還是特殊戰鬥隊的人員,但依然短時間內無法拿下那名似乎也精於戰鬥的老管家。

    「其中一個是生物兵器,一個穿著動力裝甲還拿著重裝格林機槍,有心的話你們管家已經死幾百次了。」

    「你是想說服我你們沒有惡意嗎?」

    「我們是沒有惡意,只是想請你們走一趟而已,如果能在最低限度停止這場戰爭,會少掉很多人犧牲生命。」

    「用我們的命當籌碼來停止戰爭嗎?」

    「是。」

    尾瀨詩音持槍的手緩緩垂下。

    「如果您能理解,請跟我們離開吧,我們會給予一定的安全保障,即使最後談判破裂,相信以團長的為人還有時之沙的信條,我們依然會將你們安然無恙地送還給尾瀨將軍。」

    時千河也放下了步槍,以示誠意。

    「我們……」

    尾瀨詩音嘆了口氣:

    「抱歉,不能聽你的命令。」

    尾瀨詩音猛然舉起槍,並扣下了板機,但子彈卻在時千河前方數公尺前被彈開了。

    「什……」

    尾瀨詩音大吃一驚,但時千河已經不會再讓她有機會繼續發動攻擊,解除了護盾之後立刻以迅疾無倫的速度衝到了尾瀨詩音的前方,伸出左手將手槍的滑套向後一推,阻止了尾瀨詩音扣下的板機觸發擊錘,並將槍口倒轉,右手輕擊了對方的手腕,將手槍奪了過來。

    被時千河奪槍術所卸出的一發子彈掉落地面,發出清脆的聲響。

    「抱歉了,請跟我們離開。」

    時千河用槍指著做倒在地、握著疼痛手腕的尾瀨詩音。

    「我是不會跟你們走的,你有能耐就扣下板機。」

    時千河皺起眉頭,嘆了口氣。

    「時千河!躲開!」

    姬璇的聲音忽然傳來,時千河下意識向旁邊跳了出去,一顆子彈以毫釐之差掠過時千河身側,在地板上開了個洞。

2
-
LV. 36
GP 676
3 樓 Kenrie xo5566183
1 -
幫推


1
-
LV. 14
GP 26
4 樓 火燒的哆啦A夢 kyle6528
0 -
0
-
LV. 12
GP 1k
5 樓 天上地下非洲總元帥 maksimwen
0 -
訂閱的來推個
0
-
LV. 7
GP 231
6 樓 風凌 Aa21111317
0 -
推個(╯°Д°)╯︵ ┻━┻
0
-
LV. 12
GP 943
7 樓 凌軒宇 zhttty1234
0 -
頂起來
0
-
LV. 21
GP 2k
8 樓 亞達六十七 otpaaad135b
1 -

觀看全文請點擊連結,以下試閱:

    些微受損的廂型車邊,零散地躺著八人的屍體。

    有些還有個人樣,但絕大多數說實話時在不忍卒睹。

    時千河等三人喘著氣,檢視著隊友的情況。

    姬璇的情況相對最嚴重,擬似外骨骼碎裂不少,全身也是多處擦傷瘀傷;梁山博的動力服則是有不少損壞,不過拆掉了已經完全毀壞的增設裝甲之後目前還算堪用;時千河的情況是最好的,在護盾的保護下並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但體力及精神消耗上依然巨大。

    「他們只有一台車嗎?」

    「沒看到其他追擊者,大概是莫曉晶幫我們解決掉了吧,回去得感謝她。」

    「嗯……」

    「姬璇你沒事吧?」

    「嗯……勉強吧,雖然還能動,但肉身擋子彈這種事情我真的不希望在沒辦法立刻進到醫療膠囊的情況下幹。」

    「同感。」

    梁山博說道,雖然動力服幫他抵擋了絕大多數的子彈衝擊,但累積下來仍是不小的傷害,到現在右肋骨下方還是隱隱作痛,而且子彈朝自己飛過來時的那個震撼力,他也是今天第一次嘗到。

    回去八成有一兩個月晚上都會夢到這個了。

    時千河檢查了下現場,確認車子還能使用之後,撿起了自己掉落在車子附近的一大塊行動裝置碎片,嘆了口氣。

    姬璇看了他那個樣子,也看了看自己手腕上那圈整剩下破碎電子元件依附著的腕帶,噘起了嘴。

    「梁山博,你的行動裝置還能用吧?」

    「嗯?……嗯……內建在動力裝甲裡的,目前還沒問題。」

    「跟我妹妹聯繫上,然後開擴音,我現在急需要妹妹元素。」

    「認真一點,現在還在執行任務;梁山博,你現在可以跟姬玥取得連繫嗎?」

    時千河問道。

    「我試試……嗯……喂?是姬玥嗎?……嗯,我們剛結束戰鬥,勉強是活下來了,不過只剩我有行動裝置能用……」

    「快把那套盔甲脫下來給我!不然我馬上打斷你的鼻樑!」

    「夠了!住手!你傷成這樣怎麼還有這麼大的力氣!」

    時千河架住了一臉如飢似渴的姬璇。

    「嗯?等等……你說……什麼……」

    梁山博忽然臉色大變,時千河與姬璇一瞬間有種不祥的預感,安靜了下來。

    應該是為了聽取姬玥的報告,梁山博半晌沒有說話,任由沉沒在三人之間蔓延。

    正當這份令人難受的緊張瀕臨一般人的忍耐界線時,梁山博抬起了頭,直直地看著時千河與姬玥,打破了沉默。

    「前線部隊遭到東京與千葉聯合軍襲擊,損傷慘重……」

    「襲擊?軍隊沒有經過我們這裡啊……難道說繞路?」

    「不知道……他們現在還在戰鬥,沒有撤退……大哥……」

    梁山博發白的臉色彷彿讓人覺得他隨時都會倒下去,時千河飛速地運轉起自己的腦袋。

1
-
LV. 21
GP 2k
9 樓 亞達六十七 otpaaad135b
1 -

觀看全文請點擊連結,以下試閱:

  蒸氣繚繞的房間裡,空氣中瀰漫著精油的香味,夕陽從窗簾透進來的光灑落在兩人赤裸的身體上。

    「啊、啊……嗚……」

    北澤業發出有些痛苦的呻吟,與之相反,中川隆史到是一副簡直舒服到要升天的表情。

    「哦─這真是太棒了……」

    「真的嗎?我怎麼只感覺到痛而已?」

    「一開始都這樣……不過……過一段時間你就會舒服起來了……我過去也是這樣的……」

    「嗚嗚……噫!」

    北澤業身體顫抖了一下。

    「哈哈,看來就是那裡了,大力一點吧。」

    「別別別……啊啊啊啊!」

    北澤業眼中噙著淚水,臉皺成了一團。
1
-
LV. 21
GP 2k
10 樓 亞達六十七 otpaaad135b
1 -

觀看全文請點擊連結,以下試閱:

  「你也有相同的經歷?等等你有女兒?你不是一個兒子嗎?」

    「啊……嗯……有一個女兒,只是說成績一直不太好,從小就天生叛逆還怎樣,反正也不是什麼能讓父母誇耀的頑皮孩子,所以比較少提及,最近她竟然會用看垃圾一樣的眼神看我……你知道嗎……」

    講著講著中川隆史開始啜泣起來。

    「啊……抱歉,我不是要故意提這個話題的。」

    「不,沒事,總之她也叛逆好幾年了,要不是香苗在我一個大概拿她沒轍。」

    中川香苗,中川隆史的妻子。

    「辛苦了。」

    「比起來你家的月子還比較乖,不過……是嘛……也差不多到年紀了啊……反抗期。」

    「嗯,所以依照你的經驗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的嗎?」

    「我的話基本上沒有,我跟女兒的關係打從她十歲起就不是很好了,一直都仰賴香苗處理,不過我會幫你問問看有沒有什麼小技巧。」

    「幫大忙了。」

    「這個年紀的女兒如果沒有母親的話……會很棘手啊……你也是不簡單,難怪壓力這麼大了,要不現在找一個對象?剛好月子也能有一個傾聽或說話的人?」

    「哈!別說笑了,我光是兼顧工作跟家庭都忙不過來了,哪還有時間經營感情,你嫌我壓力不夠大是吧?」

    「這倒也是,可惜了……」

    「可惜什麼啊?」

    「你不覺得你們部門那個實習生不錯嗎?較瀧……什麼的?」

    「實習生?瀧川嗎?」

    「對啊!年輕漂亮,而且好像也對你挺有意思的?」

    「噗!」

    北澤業一口奶昔噴了出去,中川隆史敏捷地躲開沒被噴滿臉。

    「你說什麼啊?我年紀可是大了她快兩輪,都能做她爸了。」

    「有時候像他們這種小女生就是最喜歡我們這種成熟男人的味道,不是嗎?」

    「就算是好了,我也不可能對那她出手吧?再說了我只不過是在她剛進公司的時候關照過她,她對我比較依賴而已,這樣就說她對我有意思你這可是在毀壞人家名譽啊!」

    「好啦好啦!你不信就算了……給個意見而已嘛!」

    「這種沒營養的意見別亂給!」

    北澤業激烈吐槽,之後兩人相視而笑。
1
-
LV. 21
GP 2k
11 樓 亞達六十七 otpaaad135b
1 -

觀看全文請點擊連結,以下試閱:

  再次醒來的時候,房內已經一片漆黑,北澤業為自己開了燈,只覺得雙眼浮腫,臉上能清楚感受到眼淚與鼻涕乾涸的不適感。

    走到廁所洗把臉,順便喝了幾口水解解自己大量流失水分之後造成的乾渴。

    出了廁所之後,北澤業看了看行動裝置的時間:

    晚上十二點零二分,想不到自己睡了那麼久,月子應該也已經睡下了吧?

    一想到月子,內疚的感覺像是數十根針輕輕刺在心頭上,雖然不疼,但就是難受。

    想到今天還沒有幫妻子的靈位上香,北澤業稍微自嘲了自己的粗心與失職,朝客廳走了過去,但還沒有到,鼻子就聞到了那熟悉的焚香味。

    是月子嗎?自己還真是沒用啊……什麼都要女兒幫自己收拾善後,都搞不清楚到底誰是父母誰才是孩子了。

    「媽媽……」

    客廳裡忽然傳來了月子的說話與抽鼻子的聲音,北澤業愣住了,停止腳步站在了客廳門外。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她們還是不願意原諒我……以前明明那麼要好的……而且今天我去找她賠償了她損失的行動裝置之後,竟然還被罵了……我是不是以後真的跟蓮華當不成朋友了……」

    「……」

    理所當然的,靈位是不會回話的,月子一定也清楚這一點,卻還是選擇繼續訴說,對著自己早就不在的母親。

    大概是覺得母親會理解自己的吧?這個年紀的女孩子,沒有母親能夠說話、沒有母親能夠教她一些只有女人才懂得事情,是很辛苦的吧?

    自己真是沒用,連這個都想不到,一點努力也沒做,只是單方面責備月子的不是,然後毫無意義地自我厭惡不適合當個父親而已,真是太過自私了。

    「我也不是故意要弄壞她的行動裝置啊!現在蓮華都覺得我是沙耶香那一派的,但我只是希望她們不要這樣吵來吵去而已……」

    女生小團體的派系鬥爭啊……光聽就覺得頭痛……。

    「然後最近那個又來了,真的很不舒服,網路上的喝熱水或是在肚子墊個抱枕都沒用,媽媽你要是有什麼辦法能跟我說就好了……總覺得心情很差壓力也很大……」

    啊……這也是自己無能為力的範疇啊……該好好做功課了……。

    「還有啊!爸他又做蠢事了,他從以前就這樣嗎?你可不可以說說他啊!他這樣我很丟臉耶!今天還不分青紅皂白揍了店長,而且死不認錯,真的是個笨蛋!」

    唔……總覺得自己的HP瞬間歸零了,這一下算是精神層面的爆擊吧,真痛。
1
-
LV. 21
GP 2k
12 樓 亞達六十七 otpaaad135b
1 -

觀看全文請點擊連結,以下試閱:

  「這場這場戰鬥下來,雖然有不少損失……」

    東京方的前線指揮官慢下了說話速度,瞥了千葉方的前線指揮官與參謀一眼:

    「但時之沙受創更重,接下來應該會比較輕鬆一點,但還是隨時保持警戒。」

    「你看我們什麼意思?十和院中佐。」

    千葉方立刻提出質問。

    「我就直截了當的說了,市原中佐,如果不是你們反對我們利用空襲以及導彈進行飽和轟炸,我們可以減少很多不必要的犧牲。」

    「這不是我能決定的事情,再說了我們也有這邊的安全考量,讓外人的軍隊在自己家裡隨便轟炸,成何體統?」

    「唉……那你們為什麼不出動你們自己的空中武裝還有導彈系統呢?我們是體恤你們的顧慮,這才遵守約定只出動陸軍部隊,以為你們會負責所有的飽和精準打擊,沒想到只是單純兩個兵團合流用人海戰術攻擊而已,你不說我還以為在打第二次世界大戰。」

    聽到十和院的諷刺,市原眉頭一皺:

    「贏不就好了嗎?話那麼多?而且別忘了我們還沒追究你們把我們禁止的飛彈車開進千葉的事情呢!給我洗乾淨脖子等著!」

    「哼!」

    十和院不滿地轉過頭去,走出了位於八千代的習志野基地總部。

    「中佐,這件事該怎麼辦?千葉一直在當我們的絆腳石,再這樣下去根本沒辦法施展開來,即使能贏,成本會過高……」

    「每一個都這樣,這場戰爭根本就亂七八糟的……尾瀨指揮官也是、千葉也是……」

    「尾瀨將軍應該是已經氣瘋了吧,要不計成本攻打對方,還要求三天內……,這已經一天了,剩下兩天真的能攻下來嗎?」

    「如果有出動本來的軍隊與裝備的話就有可能,問題是千葉雖然表面上跟我們聯手,私底下還是處處提防我們,所以禁止我們攜帶大規模破壞或是能夠精準攻擊的武裝,就連從東京進行地對地導彈投射都沒辦法,看到剛剛那渾蛋的表情了嗎?他們保存自己的導彈跟空中部隊就是為了怕我們偷襲他們,他們要保留『針對我們』的復仇手段!」

    「真搞不清楚誰才是敵人了……」

    「只能強硬地攻擊了,不過幸好今天這一戰耗損了對方不少彈藥跟人力,對方能做出的行動有限,相對很好預測……哦……等等。」

    十和院操作了行動裝置的虛擬介面,在一旁的參謀也是,兩人抬起頭來對望一眼,會心一笑。

    「對方比我們還沒有耐心,應該已經憋不住了吧?這次的損傷出乎他們意料嗎……?」

    「大概吧!畢竟他們連運過來許久卻沒有啟動的『巫師』都已經投入戰場了,這應該已經是他們想要放手一搏的徵兆,畢竟沒有『巫師』提供能源,他們連傷兵的照顧都是問題。」

    「我們運氣還不錯,可能今天就能完成任務,讓全部隊做好準備吧。」

    「遵命!中佐!」

    參謀快步離開,搭上了回烈風部隊營區的車子,準備下一步的部署。

    畢竟被提防著,就連紮營地點都被限制住,車程需要半小時左右。

    「打算夜襲嗎?時之沙也急了吧,不過就目前情況,他們再拖下去也只是劣勢,還算妥當的選擇不是嗎?不過話說回來……『巫師』嗎?雖然很危險,但並不足以扭轉戰局了。」

    十和院伸出手輕輕觸碰了虛擬介面,將圖像放大。

    一台流線形外觀的優美機甲,在鐮谷附近的廢墟城市低空漂浮著。

    「那就來決一死戰吧,時之沙。」
1
-
LV. 21
GP 2k
13 樓 亞達六十七 otpaaad135b
1 -

觀看全文請點擊連結,以下試閱:

     船橋市千葉軍習志野基地北方兩百公尺處。

    「團長,移動載具在安全處待命,全員已經就位,等待指示。」

    時之沙的前線指揮人員緊緊握著手上的步槍,深吸了一口氣。

    豪摩站在指揮台上,雙手撐著戰術電腦桌,望著眼前的立體影像。

    「敵方的狀況怎……」

    「團長!我們遭遇千葉軍攻擊,請下達指示!」

    「全軍反擊!注意兩側!」

    豪摩嘴角微微揚起,看來自己預料得並沒有錯。

    對方一定會提防夜襲,因此自己所策劃的夜襲攻擊必定會失敗,但這無所謂,並不是行動重點。

    「團長!烈風對方人數太多火力太強,撐不住了!」

    「團長!千葉軍的裝甲部隊已經開始行動!請下達指令。」

    「『幻夢』作戰計畫開始!」

    「「了解!」」

    本來布開火線的時之沙部隊中,具有傷員的或位於戰線前最方的總計近半數小隊各自停火並向後撤離,作為掩護,留在原地的另外半數小隊則像是子彈不要錢般朝的方灑過去。

    「快!跑起來!」

    「唔!」

    身邊的戰友背後傳來悶響,向前跌了出去,兩邊的戰友馬上衝過來架起他的雙手,將面容因中彈痛苦而扭曲的他拖著跑向後方停著的裝甲車。

    「轟!」

    火焰與衝擊在戰線左翼炸開,千葉的數台坦克車已經出動,負責掩護的部隊依然沒有慌亂或後退,一樣在原地戰鬥著,小隊之中攜帶有反裝甲火箭筒的人員各自開始對那些大規模殺傷的戰場死神還擊。

    跑過雖然物理距離不遠但心理距離卻很遠的路程,將被子彈擊中的對友送上具備醫護兵的車子之後,所有人繼續在車隊兩側架起火線,以火力掩護原先斷後的夥伴們撤退。

    十和院在螢幕上看到了時之沙成員的行動,眼神變的冷峻:

    「裝甲對立刻出動,準備追擊!包圍網具有攻擊能力的裝甲車繼續攻擊時之沙,其餘部隊與裝甲車向後繞到敵人的撤退路線上截擊!」

    利用窮追猛打的攻勢,讓敵人戰意盡失,加上自己的部隊是以逸待勞,戰況上時之沙處於劣勢,但十和院並不敢掉以輕心。

    「該掀開你們的底牌了吧!時之沙……」

    儘管受到敵人的猛烈追擊,不過時之沙不愧是善戰的精兵,趁著包圍網還沒成形,所有人有條有理地開始撤退,仗著作戰能力的優異,無論東京還是千葉都沒能攔住敵方。

    「戰況如何?」

    「時之沙的部隊已經脫離戰線!」「時之沙正在執行撤退中,但包圍網的攻擊將他們的撤退速度拖住。」

    一個問題得到兩種答案,十和院得意地看了市原一眼,對方只是不滿地轉過頭去,迴避視線接觸。

    「烈風全員聽令!對方已經投入幾乎所有戰力,即使他們有伏兵也不足為懼,咬住他們的尾巴,一路追擊!」

    「所有人,給我追擊時之沙,不要讓他們跑了!一個都別放過!」

    市原也不甘示弱地向自己的軍隊喊道。
1
-
LV. 12
GP 950
14 樓 凌軒宇 zhttty1234
0 -
頂 不能沉
0
-
LV. 21
GP 2k
15 樓 亞達六十七 otpaaad135b
1 -

觀看全文請點擊連結,以下試閱:

  時千河從通風管跳下去,雙手的短刀插進一名本來正在上廁所的烈風軍士兵的脖子中,同時割斷兩側的氣管,對方還來不及慘叫就失去了生命。

    但這並沒辦法做到完全無聲,在外面陪同他上廁所的另一名東京士兵聽到廁所傳出不尋常的聲響,立刻提著槍探頭過來。

    時千河不假思索,右手大力扔出了短刀,刀子彷彿子彈般貫穿了敵人的肩胛,手部肌肉幾乎斷裂,無法握緊的槍枝也掉在了地上。

    時千河搶先一步撿起槍,先給了還有氣息的敵人一發子彈。

    聽到了槍響沒多久,車堡還有廢墟建築物組合而成的營區內立刻就被警報音塞滿。

    聽到了警報音,敵人立刻聚集了過來,時千河靠著廁所內側的牆,將步槍射擊模式切換為全自動,並用死去士兵腰際的皮帶在板機處打了個活結,向著外面敵人聚集的地方扔了出去。

    由於另一端是時千河拉著的關係,皮帶在扔出去的瞬間立刻收緊,失控的步槍就在沒有受力點的情況下失控朝著四面八方抖動掃射,雖然只有短短幾秒的時間,但的確傳來了不少哀號聲。

    步槍子彈告罄之後,時千河開啟了護盾,衝了出去。

    依照豪摩的假設,時千河的護盾是一種純態魔力,既然如此就可以經由操作魔力而駕馭這個護盾,前些日子在神遺島的時候,也做了不少魔力操控的練習,儘管還不成熟,但在戰鬥服的運算輔助下起碼有不小的成功率讓護盾跟著自己移動。

    換句話說,本來的定點要塞已經變成類似於全身裝甲的效果,但這會大幅削弱護盾的耐久力與反抗力。

    不過單方面長期的抵禦敵人攻勢也不是時千河想要的,這樣犧牲防禦力換來機動性反而對自己的戰鬥技能更加有利。

    時千河朝著廁所外頭其中一方的廊道衝了過去,並稍微將護盾體積加大到大致符合廊道的寬度;先前在掃射中倖存的敵人見狀立刻提槍射擊,然而子彈對護盾可以說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任由時千河接近自己、被撞倒在地,隨後被無比霸道的魔力屏障給碾碎。

    並不是時千河的衝刺力道有多大,而是具有絕對惰性、不受任何「力」影響的魔力強硬地「存在」在那裡而已,魔力擴張成的護盾與廊道的牆並沒有多少空隙,加上沒有反作用力無法對撞擊到的人進行推擠,下場理所當然的就是被捲進護盾與牆之間的細小空間,然後支離破碎。

    殘忍的場面連時千河自己都不敢看。

    穿過了廊道之後,時千河沒有停下腳步,解除了護盾往窗外跳了出去,繞進了建築物區沒有窗戶的死角,由於無法開火的關係,敵人也立刻被引誘了出來。

    「姬璇,你好了沒?」

    「吵死了!別催啦!剛剛才把這裡的敵人殺完而已!」

    姬璇暴躁又粗野的口吻透過通話介面傳來,時千河也只能無奈地苦笑。
1
-
LV. 33
GP 975
16 樓 棒棒勇者 s5555432
1 -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有用心,卡
1
-
LV. 21
GP 2k
17 樓 亞達六十七 otpaaad135b
1 -

觀看全文請點擊連結,以下試閱:

  「四個反應爐嗎?照A計畫行動,在反應爐內部設置炸彈,之後奪取交通工具,童昕綾會用遠程砲擊協助我們脫離戰場,但如果……」

    「小心!」

    梁樂城話還沒說完,時千河大喊著打斷了他。

    聽到了隊友的警告,梁樂城轉過頭去,只見一個帶著鐵拳套的巨大的拳頭朝他砸了過來,他下意識舉起重達兩百公斤的旋轉重機槍去抵擋,但只見堅固重機槍像是酥脆餅乾一般被拳頭攔腰擊碎,依然去勢不止,直到陷進梁樂城的胸甲數公分造成大面積的扭曲與破碎,梁樂成這才反應過來趕緊跳開。

    不論本身設計就足以作為近戰鈍器的重機槍,動力裝甲按理是能扛住一兩發90mm戰車主炮的,但卻僅僅一拳就受到傷害,梁樂城先是被震懾了一會,隨後眼神變的銳利起來。

    回想起剛才的力道,無論力道或是速度卻跟一般拳擊沒有太大的差異,頂多只是因為巨漢那超出常人的體重與肌肉力量,顯得衝擊力特別巨大,但依然不到能夠輕易破壞機槍與裝甲的程度。

    也就是說,答案只有一個。

    「那不是一般裝備吧?魔具?」

    「敵……人……該殺!」

    「通報總部,計畫A執行受阻,遇到預料之外的敵人,請求執行備案。」

    眼前幾乎跟自己一樣高、四條手臂的大漢無視自己的問題咆嘯著;梁樂城一邊取得指揮總部的核可,一邊抬起手臂,朝敵人方向射出了顆微型導彈。

    對方發揮出與體型截然不同的敏捷,避開了導彈的彈道,同時揮下了另一隻手上的禪杖。

    爆炸與禪杖發出的巨大的衝擊波朝梁樂城襲來,但時千河卻跳進了兩人之間,用定點型防禦護盾將衝擊波完全擋開,巨漢也被自己彈回來的衝擊波震了一下。

    受到了反作用力而向後一個踉蹌的大漢,被等待時機已久的姬璇繞到了身後,雙手的利爪正要插進後腦杓時,戰局再次改變。

    「雖然他很醜陋,但我沒說你們可以隨便殺死我的寵物啊……」

    男童一般的聲音冰冷地響起,姬璇野性的第六感馬上就發現不對,從原本的位置跳開,但還是稍微晚了半拍,一束白色液體噴濺到了姬璇左手手臂上。

    「滋滋滋……」

    白色液體姬璇的手臂上冒出了煙,專屬戰鬥服「獸王」那一塊塊鱗甲上的烤漆像是融化一般褪去,表面也受到了些許損傷。

    「能防住嗎?有點意思。」

    小男孩斂起雙翼落地,雙手化為刀刃,朝姬璇衝殺過去。

    「就是……你嗎?混帳異形啊啊啊!!!!」

    姬璇突然暴怒起來,朝著敵人衝去,小男孩聽到了姬璇的怒吼,眉頭一皺,眼神也冰冷了幾分,很快的兩人雙手的刀刃交織在一起,濺出火花點點。
1
-
LV. 13
GP 950
18 樓 凌軒宇 zhttty1234
0 -
每周必頂
0
-
LV. 21
GP 2k
19 樓 亞達六十七 otpaaad135b
0 -

觀看全文請點擊連結,以下試閱:

  時千河與在遠方的梁樂城交換了個眼色,兩人再次發起行動,朝巨漢衝了過去;巨漢則站穩腳步,原地揮舞起了禪杖,抓準了時千河與梁樂城接近的時機,向周邊發動全方位的襲擊。

    梁樂城的速度較快,搶先衝進了巨漢禪杖的攻擊範圍,用自己厚實的鎧甲硬是吃了禪杖的一擊。

    「唔……」

    即使堅固如梁樂城的動力裝甲,也僅僅只是勉強成功停下了禪杖的攻勢而已,內臟翻江倒海般的震盪感與側身的疼痛令他暫時僵住了動作;然而巨漢並不給任何喘息時間,毫不猶豫的就將戴著拳套的拳頭打過來。

    巨漢雖然看上去狂亂,但實際上他很清楚自己的拳頭是足以擊殺梁樂城的,這下若是得手肯定能順利解決一名敵人。

    但就在他準備出拳的瞬間,時千河的身形有如鬼魅般滑進巨漢的跨下,並用右手義肢朝著鼠蹊部就是一拳痛擊。

    巨漢的表情因為痛苦而扭曲,帶著拳套的手也停了下來,第四隻手摀著下體並將禪杖對準時千河搗去,卻被時千河快半拍開啟的護盾給防住。

    機械音以及核動力引擎高速運轉的規律噪音傳來,巨漢一抬頭,才發現梁樂城的鐵拳已經砸了過來。

    來不及防禦的情況下,巨漢用右臉結實的吃下這拳,飛了出去,在地上翻滾了幾圈這才停了下來,鮮血從變形的頭部湧出,逐漸擴散成一個圓。

    「好硬……」

    梁樂城只能說出這個心得。

    時千河深表同感,但現在不是放鬆的時候。

0
-
LV. 21
GP 2k
20 樓 亞達六十七 otpaaad135b
0 -

觀看全文請點擊連結,以下試閱:


  但也就在時千河遲疑的這一瞬間,巨漢的自我恢復完成,掄起禪杖攻了過來;時千河大吃一驚,偏過身體險險避開禪杖的直擊,然而禪杖本身的衝擊力卻無法抵禦,被吹飛了出去。

  可惡,護盾已經用完了,沒辦法展開。

  繃緊全身肌肉,並用姿勢減緩衝擊力度,但全身還是有如快要散架一般劇痛。

  周圍又沒有槍械,也沒有刀,但是……

  時千河低頭看了看手上的不知名魔具,自己還有一戰的本錢,只是容錯率會低很多。

  「魔力是能控制的」,豪摩這麼說過,就連魔具的操作也能利用魔力控制來達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時千河專注精神,感受魔力流動,啟動了手中的火焰魔具。

  這次魔具沒有像先前一般炸裂出大量火焰,反而像是瓦斯爐一般燒成一叢。

  讀取魔具的控制公式,理解參數,消除預設參數,輸入理想數值,微調數值,重新輸入,再次微調,再次輸入。

  火焰逐漸變成了自己想要的樣子,比起先前漫無目的的隨意竄燒,現在的火焰更像噴射引擎那般集中一點,朝著單一方向噴射,看上去就像火焰形成的刀刃一般。

  時千河左手持著火焰刀與巨漢兩人對峙了幾秒之後,同時採取了行動。

  巨漢兩人接近到五步之內時,巨漢雙手持杖,將禪杖當作長槍一般突刺而出,衝擊力由禪杖頂端向前直線噴射而出;時千河偏開自己移動的軌跡,勉強躲過集束的衝擊波,任由其在地面上劃開一條溝壑。

  面對禪杖的攻擊,在這種距離下時千河的火焰刀壓倒性不利,然而敵方的大動作使得時千河有機會闖進長兵器最為脆弱的內圈範圍,揮刀斬向了巨漢的其中一條手臂。

  巨漢靈敏的將禪杖尾端拖回,利用杖身迎接火焰刀,並利用衝擊吹散火焰的離子體,同時探出帶著拳套的手反擊;時千河矮身躲過了那個駭人的拳頭,揮出右拳想要重擊巨漢的下巴,但巨漢的的三隻手也由上往下打了過來。

  雖然在位置上巨漢佔了優勢,不過他太過低估了時千河右手的力量,拳頭在接觸的同時就扭曲破碎,鮮血從被骨頭碎片刺穿的皮膚濺射出來,但這一拳還是為自己爭取到了時間,足以讓他的頭部偏開時千河的攻擊軌跡。

  時千河憤恨的砸了砸嘴,轉動火焰刀刃砍重新砍向巨漢,但在巨漢那具有衝擊力的禪杖牽制下並沒有太大的效果,雖然高熱能多少傷到他一些,但在巨漢強大的回復力與過人的忍耐力之下基本上不可能有太大的影響。

  相反時千河的攻勢與節奏因為比巨漢少了兩條能靈活操縱的胳膊,一直無法爭取到主導權,但巨漢也因為戰鬥技巧沒有時千河優秀,一時之間成了你來我往的勢均力敵纏鬥。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00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09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