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9
GP 463

【閒聊】零之安魂曲

樓主 石川大魚 r19870411
GP126 BP-
因為今天閒著沒事看了那個用剛鍊ed做的反逆mad

就勾起我再去看最後一集的衝動

看完以後就寫了這個東西出來,基本上是結局接車夫中間的故事

雖然原作結局比較美,我還是寧願陛下活著,唉

陛下車夫的原因,怎麼就沒人想到這個呢?

因為比較久沒看的關係,也許有些細節上有問題,像是誰沒中過geass之類的

如果有錯請留言提醒我,我就修改一下

可能過一陣子會在中間再補一兩段,有些點子,現在我累了

請看吧,零之安魂曲

---------------------------------------------------------------------------------------

無法喘息的痛苦從胸口傳來,王者失去控制身體的力量滾下台階。
 
「哥哥?哥哥!」
 
(是娜娜莉在哭泣…)
 
「哥哥,我愛你啊!」
 
「嗯…」(…我知道…)
 
一手導演自我末路的王,像放下一切重任一樣的輕鬆,無視創口傳來的痛苦,為自己的一生做出評價。
 
「…我…破壞世界…又…再造世界…」
 
王者闔上眼睛,終於獲得安穩的休息。
 
「哥哥!不要,快睜開眼睛啊!哥哥!哥哥!」
 
周遭傳來嘈雜的聲音,因為王的逝去而陷入混亂。
 
「魔王魯路修已死,快解放人質!」
 
「糟了,撤退!快撤退!」
 
「ZERO!ZERO!ZERO!ZERO!」
 
人群呼喊的名字,是王?亦是英雄。在少年王者逐漸迷濛的意識中,只剩下妹妹最後的呢喃。
 
「太狡猾了,我只要有哥哥在就行了…沒有哥哥的明天…這種未來…」
 
(娜娜莉…別哭…)
 
悲傷的哭泣響遍遊行的道路,即使人群的歡呼也無法掩蓋。
 
 
坐在禮車上,扇要對著同坐的乘客發出疑問:
 
「不知道ZERO叫我們過去是要做什麼?」
 
從刑柱上被解救下來的藤堂鏡志朗與扇要,休息了一日之後,在ZERO的召喚之下來到了羅格雷斯級浮遊航空艦。對於扇要的疑問,藤堂沒有回應,在ZERO刺殺魯路修的時候,他就已經看穿了朱雀的動作,他還不知道要用怎樣的心情去面對過去的弟子,但在這混亂的時候請他們過去,想必是非常重要的事。藤堂想著,手握緊了愛刀。

禮車緩緩的駛入停機坪,直接開進航空艦,機棚關上之後,航空艦緩緩的飛上天空,不一會兒就到了日本外海。
 
藤堂與扇下了車,在人員的引導進入一個小客廳。客廳裡面已經有幾個人在,或坐或站。

扇要一看,感到略為吃驚。

「柯內莉亞皇女,星刻,還有神樂耶殿下?」

還沒有來得及說些什麼,扇要的身後就傳來一個聲音:
 
「看來人都到齊了。」
 
「Orange?」
 
傑瑞米亞對著所有人微微欠身,說:「各位請隨我來吧,ZERO正在等待各位。」說完轉身前進,其他人默默的跟上,所有人都無心交談,這些日子以來發生的與失去的都太多了,零之鎮魂曲所帶來的震撼仍在影響著所有人的心情。
 
扇走在傑瑞米亞身後,看著這個幫助主君走向滅亡的背影,心中的感覺真的是百味雜陳。
 
(為什麼當時我沒有辦法一如往常的相信他呢?)在零之鎮魂曲完結以後,扇要深思了自己與那個少年的關係。
 
(不…並不是我失去了對他的信任…他是一個優秀的領袖,但是在我心中仍然希望是直人那樣的日本人領導我們嘴上說著要相信他,事實上我一直是最提防他的人
 
「到了。」扇要想著自己的問題,並沒有注意走到了哪裡,聽見傑瑞米亞的聲音才抬頭張望,從其他人相同的表情看來,大約都是如此。
 
「這裡是…病房?」
 
傑瑞米亞敲了敲房門,說:「ZERO,所有人都到了。」
 
「請進。」
 
傑瑞米亞打開門當先走入,房內只有一張病床,ZERO站在窗邊看著窗外的雲層,C.C.抱著腿坐在房間角落的行軍椅上,娜娜莉的輪椅停在病床旁邊,咲世子侍立在她的身後,而她握著病床上那人的手,臉上有著溫柔的微笑。
 
病床上睡著的那人是---
 
「魯路修!」
 
ZERO轉過身來,對著驚愕的眾人,面具上看不見他的表情。
 
藤堂最先從驚訝中回過神來,他排開眾人,對ZERO質問道:「朱雀,這是怎麼回事?你的主君又想要作些什麼?」
 
黎星刻也在同時走到了傑瑞米亞的背後,雙手扶上腰間的劍柄,眼睛直盯著ZERO與Orange的動作。
 
ZERO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斟酌他的用詞,然後他說:「藤堂先生,第零騎士樞木朱雀已經死在爭奪達摩克利斯之劍的戰爭中,我是弱者與和平的守護者ZERO。日前殺死了不列顛尼亞帝國的暴君,第99代皇帝魯路修.V.不列顛尼亞,這兩點是不變的事實。
 
「今天召集各位,是因為各位是將要決定世界未來的領袖,魯路修活著的事務必讓各位知道,請各位稍安勿燥,有什麼問題,等魯路修醒過來以後再談吧。」
 
藤堂聞言,緩緩靠到了門邊的牆上,抱著愛刀安靜的等待。黎星刻也靠到正對著病房的牆邊,手仍然扶在腰間的劍柄。
 
柯內莉亞走到娜娜莉的旁邊,輕輕的撫摸娜娜莉的臉。

「柯內莉亞姊姊。」娜娜莉叫了一聲柯內莉亞,但是眼睛仍然一直盯著魯路修的臉。
 
「娜娜莉…魯路修還好嗎?」
 
「醫生說哥哥沒有傷到內臟,只是穿刺傷比較嚴重,不過哥哥的狀況已經穩定下來了,只要睡夠就會醒過來的。」
 
說著,娜娜莉空出一隻手來握住柯內莉亞的手。
 
柯內莉亞隨即感覺到她的手被沾濕。
 
「娜娜莉?」
 
「哥哥他還活著,他還活著…太好了…太好了…」
 
空調讓病房裡維持著適當的溫度,即使有這麼多人也不感到氣悶。傑瑞米亞讓人搬過來幾張椅子,娜娜莉在柯內莉亞的安慰之下不久就停止流淚。
 
神樂耶坐在病床的另一側,心中不知道是高興還是難過。
 
(你為什麼還活著…)
 
她伸手輕輕握住魯路修的另一隻手。(這應該是我第一次直接握到你的手。)睫毛一顫,一滴眼淚滑落臉頰。只有這麼一滴,然後神樂耶定定的看著魯路修的臉,想起了合眾國聯合會議中的魯路修
 
(那也許是你第一次直視著我,也是我第一次不敢看你。)
 
(你現在是魯路修,不是ZERO了…但是我也不喜歡ZERO了…)
 
(世界就要走向和平了,而且你還活著,真好…)
 
 
不知道等待了多久,又或者根本沒有多久。
 
扇站在藤堂的旁邊,從看見魯路修之後,他臉上的表情好像放心下來,又好像非常凝重。
 
藤堂沉默許久,突然叫了一聲:「扇。」
 
過了半餉,才聽見扇要不知道是不是回應的回應:「魯路修活著。」
 
「…他是活著。」
 
語畢又是一陣沉默,扇猶豫的開口說:「藤堂先生,你怨恨魯路修嗎?」
 
「…他沒有對不起我們。」
 
「戰爭死了許多人…」
 
「…戰爭已經結束了。」
 
「ZERO欺騙了許多人…」
 
「ZERO現在就站在我們的對面。扇,你究竟想說什麼?你想殺死躺在前面的這個少年嗎?」
 
話語迴響在安靜的病房中,柯內莉亞感受到娜娜莉握著她的手變得好僵硬,她怒目瞪視站在門旁的兩人。扇要無視於她的憤怒,神色複雜的看著魯路修的臉。
 
「不…不…藤堂先生,你說得對…他沒有對不起我們…是我們,不,是我對不起他。」
 
扇猶豫了一會,又說:「藤堂先生…」
 
「扇要,優柔寡斷是你最嚴重的毛病。」
 
「…你想殺死他嗎?」
 
「…戰爭,已經結束了。」
 
 
(是啊…戰爭結束了。)
 
黎星刻冷眼看過房內的眾人,衡量著局勢。
 
(魯路修的計畫成功了,收攏世界武力的同時又把責任全都用死亡攬下,即使還有想要人想要對抗這些曾經是魯路修麾下各種勢力,既找不到資源,也沒有大義。)
 
不列顛尼亞、日本合眾國、超合眾國議長與我中華聯邦,能將這些力量緊緊的聯合在一起,世界就會在我們所主導的和平之下發展,天子也能夠安穩自由的生活。
 
(魯路修V.不列顛尼亞,如果你已經死去也就算了,既然你還活著,為了我中華聯邦與世界的和平安泰,你就要好好活著,一直活下去!)
 
一念及此,黎星刻對於現狀已經有了方針,手也慢慢的離開劍柄,整個人的銳氣放鬆下來。
 
坐在牆角的C.C.感覺到黎星刻這樣的變化,嘴角撇起笑容。
 
(真的是精明的男人,魯路修,現在你想要死變成一件很困難的事了。)
 
C.C.的視線在ZERO和魯路修之間漫不經心的移動。
 
(樞木朱雀也真是壞心的傢伙,唉,害我浪費這麼多的淚水。)
 
 
病房裡很安靜,所有人都耐心的等待著魯路修自己醒過來。
 
魯路修身上那種熟睡的感覺逐漸消失,在場的不是武力卓絕之人,就是全神關注著魯路修。所有人都在第一時間明白一件事,魯路修就要醒來了。
 
「嗚…呃…」魯路修輕輕的掙扎著,娜娜莉拉著他的手輕輕的搖晃:
 
「哥哥,起床了,哥哥。」
 
在妹妹的呼喚之下,少年緩緩張開了他的紫色眼睛。
 
迷濛的雙眼之前是兩張滿溢著關心的漂亮臉孔,魯路修的雙眼沒有焦距,他迷迷糊糊的說:
 
「…早安啊,娜娜莉,我還要再睡一下…咦?神樂耶?」
 
瞬間,魯路修的瞳孔放大,看了看現場的狀況,猛的抽回自己的雙手,他是如此的用力以至於娜娜莉和神樂耶握著他的手都被甩開。
 
他看著自己的手,胸腹與後背的傷口傳來的痛楚提醒著他應該已經是個死人。
 
(我為什麼沒死?為什麼我會沒死?)
 
娜娜莉擔心的看著他,用儘量溫柔卻忍不住顫抖的聲音說:「哥哥,太激動傷口會…」
 
「朱雀!」
 
魯路修憤然轉頭盯住ZERO,眼中的怒火與怒吼的聲音把娜娜莉嚇住了,她驚懼的看著從未看過的魯路修,美麗的大眼中盡是害怕。
 
但魯路修無視於她的惶恐,只是盯著ZERO沒有表情的面具再一次怒吼:
 
「朱雀!為什麼我還活著!」
 
ZERO平靜的回答著,就好像和朋友進行日常的交談一樣:「我避開了你的內臟,傑瑞米亞卿用最快的速度撤退帶走了你的身體,用預先準備好的醫療人員與設備進行搶救…」
 
「我問的不是這個!為什麼我還活著!為什麼沒有完成零之鎮魂曲!」
 
「…魯路修,你太狡猾了。把世界交給我們以後,就想要一個人走掉嗎?被你留下來的人要怎麼辦?」
 
「我們明明約好了,朱雀!要完成零之鎮魂曲。你怎麼可以不守約束?」
 
「…說到不守約束,你也一樣魯路修,和大家約好了要一起看煙火,你卻想要偷跑?」
 
「…我殺死了這麼多的人,又怎麼能繼續活著...羅洛…夏莉…尤菲…」
 
在這個時刻聽見尤菲的名字,朱雀不禁有些分神。
 
就在同一時分,紅色的翅膀在魯路修的雙眼中飛起:
 
「魯路修V.不列顛尼亞下令,殺死我!
 
除了神樂耶在一瞬間內閉上眼睛避開魯路修的目光,沒中過GEASS的扇要、藤堂鏡志朗和黎星刻三個人在收到命令的瞬間,雙目泛紅,抽劍拔槍!
 
C.C.馬上敏捷的從行軍椅上撲向黎星刻,在星刻接近病床之前勾住了他的腳,把他絆倒在地,咲世子隨即從上方制住星刻,並用苦無把他釘在地上。
 
傑瑞米亞則是利用體型優勢將藤堂壓制在牆上,並且把他的刀打掉,武士刀喳的一聲插在地上。
 
扇要的槍在拔出來以前,就被ZERO飛腳踢中手肘,順勢壓制。他大喊:「Orange!」
 
傑瑞米亞在他大喊得同時發動了GEASS消除器,一瞬間拼命掙扎的三個人其GEASS都被消除,連帶著所有中過GEASS的人,GEASS統統都被消除掉了。
 
神樂耶在混亂發生的當下就撲到魯路修的身上,以阻擋他可能遭到的攻擊。
 
娜娜莉也用自己的身子盡可能的把魯路修遮住。在傑瑞米亞發動消除器的同時,聽見了魯路修在拿走達摩克利斯之鑰時對她所說的話。她死死的抱住魯路修的腰,無法停止的低泣著,嗚噎著。
 
魯路修眼看求死無望,他對傑瑞米亞大吼:「Orange!完成你的忠義!完成你主君的願望!」
 
傑瑞米亞放開藤堂,直視著魯路修,藍色的瞳之翼與紅色的瞳之翼正面相對,一點不讓:「陛下已經被ZERO殺死,陛下在死之前要我配合ZERO建立和平的世界,瑪莉安娜皇妃的兒子,是不會死在和平的世界裡的。」
 
「你…」
 
柯內莉亞在消除GEASS後復甦的記憶中看見了魯路修曾經的怨恨,回過神來又看見娜娜莉死死的抱著魯路修哭泣,心中一股怒氣上湧,走上前用力的給魯路修一巴掌。
 
帕的一聲!魯路修白淨的臉上多了一個掌印。魯路修轉過頭來用那一雙紅色的瞳之翼看著她,而她毫不畏懼的與魯路修怒目對視:
 
「你到底想幹什麼!你想讓娜娜莉兩次看見她的哥哥死在她的面前嗎?」
 
「我…」
 
神樂耶抱著魯路修的脖子,哭著說:
 
「現在即使你死在這裡,也沒有人會感到高興的。」
 
「沒錯,」恢復神智的黎星刻,在咲世子的幫助下掙脫了苦無:「你的身份不再具有意義,此刻求死毫無價值,只是自我滿足而已。」
 
「魯路修少爺,活下去承擔責任遠比用死來償還要困難的多,那才是男子漢應選的道路。」咲世子說。
 
「你們…」
 
「沒錯,魯路修,你還欠我一個契約沒有完成。」
 
「C.C….」
 
魯路修避開這些人的眼神,看向扇與藤堂:
 
「我欺騙了許多人,利用了許多人,踐踏了人的意志。這樣的我難道還有資格再活下去?」
 
扇扶著被踢中的手肘,似乎是脫臼了,但他還是忍著疼痛說:「你欺騙了我們,但是你也給了我們生存的目標和實踐的道路,沒有你,黑色騎士團根本不會存在,沒有你,我們仍然在神聖不列尼亞帝國底下掙扎。你沒有對不起我們,是我應該更相信你。」
 
藤堂拔起地上的刀收進鞘中,說:「戰爭已經結束了,既然戰爭結束了,就不該再有任何死亡。」
 
「藤堂…扇…」
 
魯路修隨手撫上娜娜莉的頭,娜娜莉隨之抱的更緊。
 
「娜娜莉?」
 
「我只要能跟哥哥兩個人生活就滿足了,沒有哥哥的明天…這種未來這種未來…我不要!」
 
「…」
 
「魯路修,」ZERO走到魯路修前面,透過面具直視著他,說:「全部的事情都已經落幕了,零之鎮魂曲已經完成,不列顛尼亞第99代皇帝死在ZERO的手裡,所有的問題都會被放到談判桌上,世界正要走向和平。現在開始,一切都會開始照著你的計畫前進。但每次你的計畫都會在關鍵的時候出問題,我們不能沒有你留在這個世界上以防萬一。」
 
「朱雀…」
 
「有權利開槍的,就只有那些有被射殺的覺悟的人,但是有資格活著的人,也只有那些有覺悟承擔明天的人。只有這樣,死去的人才會得到安慰。我相信尤菲、夏莉和羅洛也會贊同我所說的。魯路修---」ZERO面具的眼罩打開,在綠色的瞳孔裡反映著紅色的瞳之翼。

---活下去!」

魯路修看著這反射出來的GEASS,良久之後,他低下頭去,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我知道了。」

 
幾個月之後,魯路修駕著載貨馬車行駛在鄉間的小路上。
 
他回想著離開日本前,在軍用機場最後一次和朱雀的對話。
 
「魯路修。」
 
「ZERO。」
 
「你不用先去見見卡蓮嗎?她還不知道…」
 
「…我現在還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表情去見她。」
 
「這樣嗎?你應該要見的人還有很多吧。」
 
「…是啊…等我整理好心情,我會去的。」
 
「…」
 
「…」
 
「ZERO,我走之前讓我看看你的臉。」
 
「?」
 
「把面具拿下來」
 
ZERO從面罩裡向塔台通訊,數分鐘內整個軍用機場空無一人。
 
他把面罩除下,露出好久不見的,屬於樞木朱雀的面孔。
 
紅色的瞳之翼又在此時揚起。
 
「魯路修?」
 
「朱雀,活下去。」
 
少年露出了笑容。
 
「活下去。」
 
他們雙手緊握,就像多年以前那樣。
 
此時,C.C.從馬車貨箱的稻草上看下來。
 
「大難不死的人想到什麼這麼高興?」
 
「嘿。」
 
C.C.見魯路修沒有回應,撇了撇嘴。
 
「C.C.」
 
「嗯?」
 
「再跟我說一次你的名字吧?」
 
「哼。」
 
C.C.一個翻身,躺回了稻草堆中,想著想著,突然笑了起來。
 
「王之力GEASS會使人孤獨,呵,好像有點不對啊,是吧,魯路修。」
                   
126
-
LV. 25
GP 81
2 樓 ドラゴンの魂 web04240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我喜歡這樣的的補齊
 
@@ 
 
GP送上
0
-
LV. 18
GP 5
3 樓 雨蒙蒙 stu30605
GP0 BP-
嗯嗯~
這作成動畫的話
又是感人到不行的神作!!
應該可以騙到不少人的眼淚呀!
0
-
LV. 8
GP 0
4 樓 Dis_WoLF cp610101212
GP0 BP-
剛有重看完就上來 看到補齊覺得有比較滿足了......希望世界 也有結局那麼和平就好了
但是 我想請問各位 是抱著甚麼心情看得呢? 我看了兩次 不管哪個橋段 我都沒有哭......
是我的問題嗎.......


0
-
LV. 39
GP 487
5 樓 石川大魚 r19870411
GP28 BP-
算是花絮吧?

就再放個一小段

...
...
...

---活下去!」

魯路修看著這反射出來的GEASS,良久之後,他低下頭去,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我知道了。」

ZERO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氣,雖然隔著面具仍然看不見他的臉,但是卻讓人感覺到他身周的空氣為之一輕,一副放下心頭大事的模樣。

「那麼,柯內莉亞殿下、皇殿、藤堂先生、扇、星刻殿。我們到會議室去吧,有許多必須要儘快商議的事情。」

神樂耶依依不捨的鬆開魯路修的脖子,柯內莉亞又輕輕的撫過娜娜莉的頭髮,她仍然緊緊摟住魯路修的腰。

眾人魚貫而出,傑瑞米亞和咲世子向魯路修欠身以後也離開房間,後者打算要去為魯路修準備一些恢復體力的食物。

「阿~」

C.C.大大地嘆了一口氣,靠到之前ZERO待著的窗台上,說:「他真是敢說別人,差點就讓你又自殺一次了。」

魯路修沒有回應,用左手摟住娜娜莉的肩膀,右手輕輕的揉著她的頭髮。好久好久了,從愛之女神毀滅東京以後就再也沒有這樣摸過娜娜莉的頭了吧?

C.C.也並不在意,就靠著窗台看著逐漸泛紅的天色。

哭了一陣之後,娜娜莉的情緒比較平穩下來,靠在魯路修的懷裡抱怨:

「哥哥每次都不跟我商量,就自己做出魯莽的決定。組黑色騎士團的時候也是,零之鎮魂曲的時候也是,剛剛又...又...」說著說著,又哽咽了起來。

「...嗯,對不起阿,娜娜莉,下次不會了。」

「不可以再有下一次了!」娜娜莉用她的小手,輕輕的敲打魯路修的胸膛。

「...我知道了...」

「要說這種壞習慣,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她抱著魯路修,就開始數落她的不是。

「...娜娜莉。」

「明明那個時候說過不會對我說謊...」娜娜莉嘟著嘴,抒發著好久好久以來累積的怨念。

「...娜娜莉。」

「要是在有下一次,我絕對不會原諒哥哥的!」不過,從少女的表情看來,與其說是在抱怨,不如說是享受對哥哥撒嬌的樣子。但是此時的魯路修好像有點不妙:

「娜娜莉!」

「嗯,什麼事?哥哥。」少女抬起頭,用明亮的大眼看著兄長。

「傷口...好像裂開了...」(頭有點暈...)

「啊!哥哥?哥哥?」娜娜莉鬆開魯路修的胸口,慌張的想把他扶躺回病床上,卻讓自己差點從輪椅上掉下來。

C.C.連忙走過去把娜娜莉扶好,拿起床頭櫃的電話,用電話那端的房間都能夠清楚聽見的聲音大大地嘆了一口氣,說:

「快叫個醫生過來救一下這個笨蛋。」

...
...
...


不知道為什麼只打扇一個字感覺像在說髒話

我明明把他漂的蠻白的啊?



      
28
-
LV. 29
GP 295
6 樓 被打馬賽克 protoss5
GP0 BP-
推推~!
喜歡這補齊
這個補齊感覺有種比較真的感覺
雖然說卡蓮沒有知道有點可惜
但是如果她知道這件事情應該會很可怕?
0
-
LV. 3
GP 0
7 樓 幻o玥影 jeccd2345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這才是我所期望的圓滿結局啊(心花怒放
喜歡這個補齊結局
0
-
LV. 6
GP 272
8 樓 〃舞〃 asuka0213
GP0 BP-
大大這寫的真好>~<
賺人眼淚的
謝謝大大這樣創作分享
0
-
LV. 17
GP 15
9 樓 RIVER a9689
GP0 BP-
大大寫的真是太好了~
雖然本來的結局就很不錯了
但是如果有這些後續發展也不賴XD
不過好像有個小BUG...朱雀的Geass怎麼沒被解除0.0
0
-
LV. 39
GP 503
10 樓 石川大魚 r19870411
GP0 BP-
※ 引述《a9689 (RIVER)》之銘言
> 大大寫的真是太好了~
> 雖然本來的結局就很不錯了
> 但是如果有這些後續發展也不賴XD
> 不過好像有個小BUG...朱雀的Geass怎麼沒被解除0.0
我想了一下當初我是怎麼想的
朱雀最後眼中的Geass,是在反射陛下命令「殺死我」的時候沒關掉的倒影
後來在機場,陛下又下一次活下去給他
0
-
LV. 6
GP 0
11 樓 顥顥 a9723850425
GP0 BP-
這個結局很不錯!!
很期待 魯路修&女王的後續發展啊!!
希望二位可以長長久久!
0
-
LV. 1
GP 0
12 樓 加賀 城太郎 z5899203
GP0 BP-
這篇文章太棒了
是個很好的結局
希望可以出這篇內容的動畫
收視率一定很高
0
-
LV. 22
GP 542
13 樓 雲蹤魅影 leon79217921
GP5 BP-
"扇扶著被踢中的手肘,似乎是脫臼了"
不知為什麼我看到這一段心情特別好
5
-
LV. 1
GP 0
14 樓 Kitra~★悠璃 kitra16673
GP0 BP-
很讚呢
 
這樣的話他們結婚就不是不可能了~
0
-
LV. 20
GP 130
15 樓 Xs帥sX sxsxsx
GP0 BP-
這才是完美的結局

魯路修 跟 C.C. 四處旅行

GP!
0
-
LV. 1
GP 0
16 樓 0菲特0 s988871232
GP0 BP-
魯魯跟C.C是不是都有CODE了阿?因為V.V被她爸殺了並取走了CODE那魯魯殺了她爸那CODE會不會轉移給他了阿
0
-
LV. 10
GP 76
17 樓 .樓軒. laurel79531
GP0 BP-
寫得太棒了!

在下平常很少看同人小說,但這部真是深得我心啊!

劇情描述簡練,又內容豐富,而且意象又十分鮮明。

就算在同人界也是上上之選啊!

gp什麼的根本不需要考慮!送出去就對了!!

一定要收進精華區的啊!
0
-
LV. 24
GP 542
18 樓 天空的調和 s06401390
GP0 BP-
請問各位 這是小說的劇情麻
感覺好讚!
我也在腦中自己補畫面了= ="!
說真的動畫後面簡直讓觀眾自行補腦
雖然這種劇情也不錯

但是我更喜歡小說那種圓滿的劇情>}<
0
-
LV. 5
GP 21
19 樓 瘋狂阿筌 jordan50208
GP0 BP-
一開始我覺得魯路修陛下死翹翹才是最讚的結局
畢竟他都已經決心要承擔起一切了
才實行這個計畫
而且都是他在主導
如果最後他又用什麼不合邏輯的方式復活
只會讓我覺得他很沒種
陛下在我心中無可取代的地位也會大大扣分
這部作品也不能稱為神作了
就跟肥皂劇一樣

不過大大寫的卻是沒有任何缺陷
如果結局是如此我也肯定同樣的感動
這部作品也可稱為神作阿!!
0
-
LV. 40
GP 574
20 樓 石川大魚 r19870411
GP14 BP-
這幾天又有個故事在我腦袋中冒出來

我忘記在哪看到這個有關朱雀的結局的點子

不過,這是承繼著魯路修在朱雀的操作之下,活下來的世界的、很久很久以後的故事
-----------------------
-----------------------
-----------------------

這是一個溫暖的早晨,和緩的微風吹拂在窗前帶來一陣花香。

「ZERO大人,ZERO大人。」

在一陣搖晃與和緩的呼喚之中,ZERO睜開眼睛,眼前出現一張年輕男子的面孔。

「是星龍阿...」

「ZERO大人,你又在書桌上睡著了。」年輕男子輕聲的責備著。

「呼阿~昨晚看些資料看著看著就睡著了。」ZERO撐著椅子的扶手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他對年輕男子說:「是例會的時間要到了嗎?我梳理一下馬上就過去,你先去會議室吧。」

年輕男子並沒有就此離去,他跟著ZERO的身後,和一身西裝不合得茶色長髮在腦後晃盪。他邊走邊說,直到盥洗室前止步:

「例會結束以後還要和火星殖民地的代表對話,下午月球殖民地的總督要和你喝茶。」

盥洗室裡傳來水聲,ZERO中氣十足的回應帶著一點回音的效果。

「莉莉絲回地球了?阿阿,下週是他生日。」

「是的,您之前答應莉莉絲大人到下週前都要陪她渡假,她要求我告訴您她表示您又忘記了她的生日她很生氣。不過我已經幫您把本週的時間都空出來了,所以應該沒有問題。」

「嗯,謝謝了。」「這是我的職責。」

看著ZERO的背影,星龍的心裡知道儘管他仍然健壯,但是這個沒有人見過他真面目的英雄已經不再年輕了。

他到底守護這個世界多久了?星龍心想,除去危害世界的暴君之後,多次主導調停世界幾大勢力的衝突,並且駕駛13代KMF梅林參與開發火星的行動。近代史中每一項引領人類發展的大事都有眼前這位不知其真面目的英雄的存在。

這位可以說是人類的里程碑、世界的偉人一樣的人物,卻每天過著簡樸的生活。即使知道自己的家族和ZERO具有長久的淵源,又親身擔任ZERO的機要秘書七年多,但是對於ZERO的本人,自己仍是一無所知。

(我想即使是莉莉絲大人或是扇千代大人也是一無所知吧。)

ZERO在盥洗室中重新帶上面具,轉身後透過面具看著年輕人的臉。

(只有發呆的時候眼睛看起來像他曾祖母,其他的時候都像他曾祖父,個性強勢的人遺傳影響這麼強嗎?)ZERO 心想,他對著年輕人說:「我已經好了,走吧。」

「是的,ZERO大人。」

兩個人走到一樓,剛打開大門,一個粉色長髮的身影就撲了進來。

「ZERO!」

「莉莉絲?」「莉莉絲大人。」

少女像是樹獺一樣的掛在ZERO身上,ZERO在最初的驚訝之後把少女從自己身上拉了下來,說:

「你不是下午才回地球的嗎?」

「我讓橘子姊安排了一條專用航道,直接的飛過來了。」

跟在少女身後進門的女性,擁有像混血兒一樣的精緻臉孔,一頭梳理整齊的黑色長髮卻讓人想起「大和撫子」這個稱呼。

「好久不見了,ZERO大人,星龍大人。」

「好久不見了,哥德巴爾德卿。」「好久不見了,美咲,你父親還好嗎?」

「是的,ZERO大人,父親退休以後身體好多了,他說希望下次您能到莊園裡作客,現在莊園裡的果樹都是他親自在照看了...」

似乎是不耐這樣的寒暄,少女打斷他們的對話說:「好了,橘子姊,ZERO等下就會陪我們過去橘子莊園去看橘子伯父了,對嗎?」

「啊...今天上午還有例會...還要見基爾福特卿。」ZERO把臉轉向星龍,有點求救的感覺。

「我讓你把ZERO的事情都排掉了吧?蔣星龍。」少女轉頭一瞪。

星龍作出投降的動作,苦笑一聲說:「是的,例會我會代表ZERO大人出席,再通知基爾福特卿到哥德巴爾德莊園去找ZERO大人的。」

少女轉回頭,撲扇著卷翹的睫毛用無辜的表情看著ZERO,說:「好嗎?我們現在就出發?」

ZERO笑了,少女紫色的雙眼總是會讓他想起他最親愛的三個人,他揉揉少女的頭頂,就像是一個慈祥的祖父對待調皮的孫女一樣,說:「好吧,出發吧。」

---------------------
---------------------
---------------------

坐在羅格雷斯級浮遊航空艦上,不,其實羅格雷斯級浮遊航空艦已經不再是同一架航空艦了,她的動力源、武裝、用途都已經隨著時代的更替而不同,只有在ZERO的堅持下保留了和很久以前相同的古老外觀設計。

而這艘ZERO專用的航空艦有著一個只有ZERO才明白的名字---鎮魂曲號。

有著粉紅色長髮的莉莉絲,一進到航空艦中就靜不下來,沒有一點身為總督該有的官威與氣派,活潑的表情就像...

(就像是她一樣。)ZERO 心中想著,他很清楚在不列顛尼亞的血脈中,莉莉絲並不能算是最優秀的,能受到世界議會的任命擔任總督,那些議員更多考慮的是他和莉莉絲比較親近的關係。ZERO也明白,自己會將莉莉絲當作親人一樣看待,是因為自己總能在她身上看到許多人的影子。

(其實又何止是莉莉絲呢。星龍、美咲、千代、瑪麗安,還有許多的人不都是因為我而受議會看重,其實可以的話,我更希望這些孩子們能夠避開這令人厭煩的政治...)

在ZERO陷入沉思時,一個沉穩守禮的聲音和一個活潑飛揚的聲音把他從思緒中拉了回來。

「ZERO大人,茶點準備好了。」

「阿,咲...美咲,我知道了。」

「ZERO!我們來喝上午茶吧~」

「好。」

從日本出發,到達舊屬不列顛尼亞只需要兩個小時。

航空艦停泊在機場之後,ZERO等三人換坐浮游車前往莊園,不一會兒,就看到莊園的大門,那是一個古老繡花的鐵製大門,在鐵門上方裝飾著銅鑄文字:ORANGE GOTTWALD。

車子繞過大門向前,他們要直接到橘子園的別墅去,一路繞過幾間房舍,ZERO在進入果園前最後一棟紅瓦白磚的洋房下了車,讓莉莉絲和美咲先到果園裡的別墅去。

「我等一下就過去。」他說。

車子繼續往前開,ZERO轉身走向房子,房子正門前的花圃中有一架被作成擺飾的廢棄馬車。通過正門的視網模認證,ZERO穿過門廊往內走去,上午的陽光從大理石的廊柱之間灑落,走廊盡頭是一間墓室,牆壁上懸掛著許多不同的畫像。正對著墓室大門的是男子少年時期身穿皇袍的樣子,下方站著一個綠色長髮的身影。

「是朱雀嗎?」ZERO剛剛走入墓室,魔女就發現了他的腳步聲。這個地方除了自己以外,也只有一個人會來。

「C.C.。」ZERO走到C.C.身旁,一同望著身穿皇袍的少年畫像。C.C.的臉上有著淡淡的笑意,在和魯路修等人度過的漫長歲月中,她逐漸變成了一個總是在臉上帶著溫柔微笑的人。

「好久不見了呢。」C.C.轉過身,把ZERO的面具拔了下來,用衣袖擦拭著面具,而她這句話更像是對著面具說的。

「真的是,好久不見了。」露出臉孔的朱雀苦笑,那已經不是一個少年的面孔,而是由壯年往中年邁進的男人,就像是曾經的樞木玄武一樣。他說:「妳這十幾年來,都去了哪裡?」雖然不是沒有辦法互相聯絡,但是ZERO很忙,C.C.沒事也不會主動去聯絡朱雀。

C.C.抬頭看了他一眼,說:「到處旅行,偶爾回來這裡看看。話說,你這幾年都完全沒有變老阿。」

「臉孔完全都沒變的人好像沒有資格說這種話。」

「真是沒想到,Geass居然能產生這種效果。」C.C.像灌籃一樣,把面具又塞回原處。

「我和魯魯約好了,活下去。」在朱雀心中,想起的事那時在機場的約定。

C.C.瞇著眼,話中有許多感慨:「你真的是相當堅強,我花了很長時間才習慣身邊的人都會先走,只有自己活下來。」

「並沒有人先走,他們都還在這裡。」ZERO按著自己的胸口。

「哼,真像是你會說的話。」C.C.說著,向外走去:「你有什麼話要對他說的就快說吧,中午小橘子卿要和小鬼們在別墅那裡烤肉。莉莉絲和美咲來了嗎?」

她口中的小橘子卿,卻是一個年近60,已經退休的中年人了。

「啊,他們先去別墅那裡了。」聽著C.C.的腳步聲逐漸遠去,ZERO回過頭來看著畫像。畫像的下面,鑲嵌著一個小小地石碑。上面刻著:

Lelouch vi Britannia
2000~2096
"有權利開槍的,就只有那些有被射殺的覺悟的人;
有資格活著的人,也只有那些覺悟承擔明天的人。"

「魯魯...」

在零之鎮魂曲之後,又過了許多年,世界在魯路修和ZERO等人聯手之下和平安穩的發展著。他們刻意的消滅了暴君留在世界上的影像紀錄,這棟墓室的外型也修成洋房別墅的樣子,雖然後來世人遺忘了暴君,但是這裡仍舊維持著警戒。

ZERO走過一幅幅的畫像,還有墓室後方陳列的遺物,都是他們後來共同創造的回憶:

「卡蓮發現你沒死的時候,真的是鬧了起來。後來發現我們瞞了她半年多,她又更生氣了...啊,這是娜娜莉懷第一胎的樣子,你真的是比任何人都緊張,自己的第一個小孩出生都沒有這麼緊張...啊啊,是利瓦爾的出道賽紀錄,世界上最快的高智能摩托賽車手...」

還有魯路修和C.C.在世界各地旅行的紀錄、魯路修偷偷躲在校舍裡看煙火不敢讓卡蓮發現的樣子、和利瓦爾一起改造的重型機車、會長成為電視台台長的慶功宴、妮娜在月球開發計畫發表演說、吉諾帶領第一批工程師前往太空、還有阿妮亞部落格出書的紀錄、還有許多許多,ZERO一邊走著,一邊回憶著。

「這是大家一起去掃墓的樣子...阿阿,是柯內莉亞和基爾福特的婚禮,那年舉辦了一場又一場的婚禮。誕生了許多新的生命、新的發現、新的目標。還有孩子們的紀錄,有了孩子以後好像大家一下子都老了...這是...」

ZERO瀏覽過這些寶貴的回憶,最後又回到了魯路修的墓碑之前,他對著畫像絮絮叨叨的說著:

「魯魯,大家的孩子們都過得很好,這個世界比我們那時所能想像的變得更好了。莉莉絲越來越像尤菲,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們用尤菲的名字給他的祖母取名的關係,其實她的眼睛也很像娜娜莉,你們的眼睛都是那樣漂亮的紫色。還有...」

還有許多許多,還有後來的後來,還有朱雀看照保護的朋友們留下的生命,還有魯路修開創的世界是如何走下去,還有...

還有朱雀活在世上感受到的疲累與孤獨。

等到ZERO把他心中所有想要交待的事情統統訴說結束之後,太陽也已經越過頭頂了。

「...魯魯,我會繼續遵守和你的約定,我要活下去。只要我還活著的一天,我就會保護這個世界,這個你破壞又創造的世界。魯魯...」ZERO抬頭望向窗外的天空,笑著向好友道別:「我走了,再晚過去莉莉絲大概急死了,魯魯,我會再回來看你。」

ZERO轉身,他的身影逐漸消失在墓室的門口。而在透窗灑落的晴朗陽光下,少年皇帝的畫像彷彿燦爛的笑著。

---
---
---

悠閒地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

當ZERO到達別墅的時候,花園裡已經架起了一個大型的烤肉爐,開始退休生活的第二代橘子卿喬爾正烤的不亦樂呼。

一群十歲上下的小橘子看到ZERO時,就衝過來撲到ZERO身上。

「ZERO!」「ZERO來了!」「是ZERO!」「我買了你最新的玩偶喔。」

即使是守護整個世界的英雄,在孩子的面前也不過就是吉祥物的等級。

莉莉絲拿出身為孩子王的尊嚴,在ZERO的背上佔據最好的位子,一點都沒有總督的自覺。

好不容易擺脫這群小孩,青年階層的橘子們一個一個的過來跟他打招呼,其中不乏已經在不同領域內嶄露頭角的人物。即使沒有孩子們那麼瘋狂,這些青年也是聽著ZERO的故事長大的。

這就是ORANGE莊園,以魯路修和娜娜莉的直系血親們為中心,ZERO和第一代ORANGE在這裡建立起一個能夠教育、聯絡和保護朋友的下一代們的社交中心。

等到ZERO終於走到烤肉架旁邊,他的面具上占著一個手印,看起來是烤肉醬,領巾也歪了,斗篷皺的不成樣子。

「ZERO大人,讓我來幫你吧?」美咲乖巧的幫他把斗篷脫下來,又幫他把領巾整理整齊,然後拿出一條乾淨的毛巾,在他的面具上擦拭著。

「ZERO大人,真是抱歉,我這樣實在是忙不過來。」橘子卿喬爾一下翻翻這裡的整塊鮭魚,一下轉轉那裡的肋排。

「沒有關係,喬爾,這樣說話就好了。我好一陣子沒有過來了,莊園裡最近怎麼樣?」ZERO接過侍從遞上的長叉,幫著喬爾翻動火爐上的食物。

「家裡一切都好...」喬爾絮絮叨叨的說起莊園裡林林總總的大小雜事。

他知道ZERO喜歡聽些有關孩子的內容,在該說得說完之後,就把重點放在這些三、四代的生活趣事上,讓ZERO的面具傳出了少有的開懷笑聲。

小輩們知道大人在說話,都沒有靠過來打擾。只有莉莉絲一下子跑過來聽他們說些什麼,一下子跑去找比較遠親的弟妹們玩。

談了一會,喬爾開始說起老橘子:「...父親的狀況現在越來越不好了,前些日子已經沒辦法行走了。」侍從們不時將兩個人處理好的食物端到長桌上,除了喬爾的說話聲之外,只有火爐發出的嗶剝聲。

因為改造人的身體,傑瑞米亞.哥德巴爾德的壽命也得到了極大的延長,在零之安魂曲完成之後,成為由咲世子所培訓的篠崎流忍軍所重建的黑色騎士團首領,負責起對世界各地觀察的情報工作。但是被改造的畢竟只有身體,當大腦開始老化以後,全力的Orange也無法避免開始失能的命運。但是逐漸失去清明的老人家卻控制著強壯到像怪物的身體實在太危險,不得已只好把他安置在獨立的莊園內,由篠崎流的忍軍來照料他。

ZERO默然了一陣子,從Orange開始老年癡呆以後,他就盡量不再與Orange見面了,因為不知道Orange什麼時候會對著他的面具喊「陛下」,對於這個消息他早已有心裡準備。

(...又要...失去一個朋友了嗎...)

「前幾天阿斯普林德博士說父親可能已經來日不多了,我本來打算這兩天請ZERO大人安排時間去見他一面的。」

「...我知道了,明天就過去吧。」ZERO注視著火焰,手上的烤雞陷入即將化作焦炭的命運。

「ZERO~你也來吃嘛~」一群小橘子們在莉莉絲的慫恿下跑過來拉住ZERO,侍從順勢救下那隻已經略焦的烤雞。

喬爾也放下叉子,抓過兩個小橘子的頭說:「亞伯、西門,明天我們陪ZERO大人一起去看曾爺爺吧。」

「好~」「跟ZERO大人一起嗎~」「我要帶泰迪去~」

ZERO看這這些小橘子的笑容,面具下露出寬慰的表情。即使看不到他的臉,站在遠處的莉莉絲也能感受到這一點。

---
---
---

隔天一早,ZERO等人就從莊園出發前往Orange療養的別墅,出乎意料的,小橘子們非常聽從C.C.的話,乖乖的坐在雙層浮游巴士後面聽著C.C.說故事,對單調的路途沒有任何不耐。ZERO在巴士下層的會議室裡,透過視訊和星龍處理例會上討論的事務。

莉莉絲並不像往常一樣的纏在ZERO身旁,而是和美咲一起坐在最前面,稍微有點悶的看著窗外。

「怎麼了?」美咲溫柔的問。

「橘子姐,Orange爺爺和ZERO是很久的朋友對吧?」

「嗯,他們很年輕的時候就是戰友了。」

「是這樣啊...」莉莉絲看著窗外,感覺莫名其妙的悶。

「你覺得自己一點都不知道關於ZERO的事嗎?」美咲一語道破少女自己都不明白的心事。

「唉...」少女呼出了一口氣,說:「ZERO總是不肯說自己的事,即使問他,他也是笑笑而不回答。」

和外界不知所云的揣測不同,這些ZERO的孩子知道ZERO並不是什麼好幾個人組成一個身份的組織,也不是虛擬的機器英雄。ZERO就是ZERO,他也是一個人,他有自己的過去,自己的責任。面具底下應該是一個正值盛年的男性,但是除此之外的一切,全都是一片謎團。

美咲微笑了一下,攬過莉莉絲的肩膀,說:「人曾經有過什麼故事,不是一起經歷的人很難進入他的心裡。ZERO大人的內心更是謎團中的謎團,你的希望很難很難喔。」

莉莉絲臉紅了起來,他嘟囔著說:「橘子姐你在說什啊?我才沒有那樣想呢,只是我都不了解ZERO的事,感覺很不公平而已。」

(從有記憶以來,ZERO就站在我們的身後了吧。他總是考慮著我們的未來,保護著我們。對於他自己的事,卻是一點都不提。他到底是誰?活了多久?經過怎樣的人生?又為了什麼捨棄全部的自己在守護我們?)

是的,ZERO總是在守護著他們,儘管世人都說ZERO是世界的守護者,受到ZERO關注的這些孩子都明白,ZERO是為了守護他們而守護世界的。

美咲和莉莉絲想著同樣的問題,望著窗外陷入了沉思。

經過一段路途,浮游巴士開進位於山裡的別墅。

C.C.和美咲等人帶著小橘子們先去看Orange。ZERO和喬爾則在簡報室聽取高挑性感的拉娜.阿斯普林德博士對Orange腦部衰退的報告。

在了解Orange的腦部細胞多半已經老死,剩下的部份只是因為改造的強健身體而勉強維持著運作之後,ZERO直接了當的問出他的問題。

「拉娜,Orange到底還有多久的時間?」

「ZERO大人,哥德巴爾德老爵爺的腦細胞正在用固定的速度喪失功能,按照這個狀況來看。最遲下週,老爵爺身上所有非改造的部份就會全部喪失功能。」

「...也就是腦死。」「...是的。」

ZERO沉默了一會兒,對喬爾說:「走吧,我們去看看你父親。」

在病房裡面,Orange躺在病床上,他用來控制身體的腦細胞已經近乎沒有功能了。

美咲和幾個小橘子分別坐在他的兩側,和他說著話,莉莉絲站在窗邊看著窗外,C.C.則在角落的位置上抱著雙腿。

傑瑞米亞的精神很好,除了說話的速度慢點以外,氣色不錯,改造的身體不需要多少醫療器材的幫助,就能維持他已經極度衰老的內臟與大腦。

一般情況下因為改造的原因而不會生病,傑瑞米亞的氣色總是看上去很健康,不過美咲知道,祖父今天真的非常高興,也非常有精神。

這時,橘子卿喬爾和ZERO走了進來。看到房間裡的樣子,ZERO感覺彷彿回到救下魯路修的那天。

「父親!」喬爾走上前握住傑瑞米亞的手,美咲把他的位置讓給爸爸,傑瑞米亞用力的回握住喬爾,絮絮叨叨的和他說著話。

看到這父慈子孝的畫面,ZERO不禁想起好久好久以前,被自己殺死的,樞目玄武的臉孔。

感受到ZERO的悵惘,莉莉絲走過來,無聲的鉤住他的手臂。

和自己的子孫們享夠了天倫之樂後,傑瑞米亞對他說:「...好了喬爾,你們都出去吧,讓我和ZERO單獨說說話吧。」

「好的,父親。」「爺爺,我們晚點在來看你。」「曾爺爺再見~」

ZERO把手臂從莉莉絲懷抱裡抽出來,摸摸她的頭說:「莉莉絲。」

莉莉絲順從的轉身出去。C.C.沒有動,也不會有人認為她應該也要離開。

Orange抬頭看著ZERO,他說;「朱雀。」

ZERO抬手把面具脫了下來,回應著:「Orange。」

如果說和魯路修之間的友情是因為兩個人之間糾纏而無法分割的命運。和Orange之間的友情就是超越無數年的共同奮鬥,為了同一位陛下的心願。

他們互相注目著,都是盛年的外表,健壯的身體。但是他們的眼神中都具有老人的滄桑與睿智,而顯得兩個人的氣質是那樣相異而又相似。

C.C.這時候插了一句:「兩個無聊的人,準備這樣一直深情對望下去嗎?」

這話打破了沉默,首先是Orange露出笑容,然後朱雀扶著頭發出了笑聲,莫名的情緒讓C.C.也忍不住跟著輕笑著。

「哼哈哈哈哈哈哈~」「嘿嘿嘿嘿嘿嘿~」「呼呼,呼呼呼呵呵呵呵~」

千言萬語,在此一笑。

這是超越一個世紀以上的笑聲,內中包含著旁人所不能解的友情與人生,只有擁有一生共同奮鬥的朋友的人,才會感受到這笑聲中包含多大的喜悅以及無憾。

笑夠了以後,Orange對著他們說話,他的聲音裡蘊含的力量就像年輕時候一樣,雖然帶著老年人特有的緩慢,但很有力:「朱雀,C.C.,我就要去見陛下了。」

「是啊。」「哼。」

「我死以後應該不會腐爛吧,就把我放在洋房裡面吧。」

「嗯。」

「好久沒有這麼清醒了,不知道還能維持多久,在我還清醒的時候,多陪我聊聊往事吧。」

「好,讓他們準備茶點吧。」

「最後幾天,我還要好好活下去。」


  
1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6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代管中)歡迎申請板主

477 筆精華,02/1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