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5
GP 16

【閒聊 日記 <已完結> 官方遊戲內劇情不負責任翻譯

樓主 willowsnow willowsnow
GP85 BP-
<全本日記本已經翻譯完全了>

花了快一個禮拜的時間每天翻一點點,就在剛剛劃下了一個句點。
其實底下還有人設介紹,但是人設介紹網路上已經有人翻了所以我就不再翻譯了XDDD

突然發現翻譯有夠難
看得懂卻不知道怎麼翻XDD
所以真的要謝謝你們不嫌棄我的破英文
然後忍著看完全本
也謝謝那些告訴我哪裡有打錯字還有哪邊要修改還有排版的巴友們
也感謝秀樹台的觀眾逼我翻完這個鬼東西 XDDDD

Willowsnow下台一鞠躬

================================================================

哈囉大家好~
基於廣大秀樹台觀眾的要求
MOD-- 我決定用我破破的英文來做官方內設的故事翻譯
裡面會知道為啥每個人都會修發電機XDDD

我有自己加一些詞綴進去
也希望大家不嫌棄
我會一天一天逐篇翻譯~因為沒有太多的時間

順便打的小小廣告
↓我們家秀樹的實況網址↓

↓小小MOD本人的實況網址↓


p.s
如果需要轉帖 請註明出處還有是誰翻譯的XDDD
不要亂偷喔!!!這是違法的=w=

↓來源 DBD 官方↓ Sources:


本日更新(7/14)  至 "9月????日" 篇
本日更新 <7/14> 至 Entry 49
本日更新<7/15> 至殺手篇完結(夾子鬼)
本日更新<7/16> 更新至"大家都想要知道為啥人人都會修發電機" XDD
本日更新<7/18> 更新至艙口(下水道)
本日更新<7/19> 更新至倖存者 <日記本部分已完結>


BENEDICT'S JOURNAL
Benedict 的 日記

9月12日

我開始尋找一個我在1956年夏天聽到的地方--一個有著不尋常失蹤人口的小鎮。在美國有很多小鎮但是讓這座神秘小鎮和其他小鎮做為區別的地方是在完完全全沒有任何人包括屍體被找到。

的確,在所有已知的364名神秘失蹤事件當中,最靠近的一件發生在10個禮拜以前,所以,我踏上了尋找神秘小鎮的旅程。

9月21日

僅僅花了幾個小時,我就感覺到了這個花了我幾個禮拜時間尋找的被遺忘的神秘小鎮中的邪惡氣息。

小鎮裡的建築感覺都好像被遺棄許久般的充滿著腐臭的味道‧我去了在Wetherfield 小鎮的圖書館找到了許多的資料--- 這裡原本是一個繁榮而且巨大寬廣的工業區,但是在短短的幾個禮拜之內,這座工業區突然之間變成了空城,原因很奇怪,變成空城的原因不是因為缺乏礦石,而是因為一系列恐怖的災難。

再一次,我又發現了一個充滿邪惡氣息的地方,它像是一種十分強大的病毒,自內而外的腐爛著這個地區---Wetherfield小鎮的當地人對於自己小鎮的神秘事件緘口不言,而且他們的眼神裡充滿著恐懼‧ 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9月23日

我花了整整兩天的時間待在這個被遺棄的圖書館,雖然說我找到的資料有點參差不齊,但是我已經有了全盤自己去了解這座神秘小鎮的計畫。

待在這個陰森恐怖的地下室裡,我感到如坐針氈(這個地下室應該是指圖書館的地下室),是時候該動身了,去尋找真相‧。 我從資料中發現我有許多該去的地方,不過首先要去的地方,應該是整件事情的起源--麥克米蘭莊園的鋼鐵煉工廠。

我找到的許多資料中,這個巨大的鋼鐵煉工場發生的失蹤案件中,我找到了很多的警察報告和投訴但是卻並沒有採取任何有關法律行動。 不過,在我找到的這個資料之中,並不能說明整起神秘失蹤事件,我的直覺告訴我,麥克米蘭莊園的鋼鐵煉工廠一定有隱藏著什麼驚天的秘密,可以為這麼多神秘失蹤案件找到唯一的答案,所有我該做的事情就是更進一步,動身前往鋼鐵煉工廠,而不是坐在桌子後面看這些資料。我設法找出一些有關於事件發生後的死亡報告,但是這太花時間了,我已經等不下去了。

我向圖書館管理員詢問著前往我目的地的路,但是她死都不跟我說,古老的地圖上有著如何前往目的地的路,但是也沒有人願意拿給我,沒關係,我明天就會自己動身出發。

9月????日

我完完全全無法解釋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醒來之後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我完完全全沒有絲毫的記憶我如何來到這裡的,我最後的記憶就是我離開了Wetherfield小鎮前往麥克米蘭莊園---我只能用我的雙腳來前往我的目的地(感覺神秘小鎮是不是沒車子阿XD)。

一個看似永遠不滅的營火在我旁邊燃燒 (登入畫面的營火),我甚至不能告訴你我到底睡了多久,在這座森林裡沒有日夜,只有無法忍受的陰霾,我會繼續完成這篇日記,也許,是希望可以警告其他人。


Entry 1

進入 1 (應該是進入神秘空間的第一天,因為這是一本日記) --- 在醒來之後

我還活著嗎!? 我不知道我也懶得去管,我試圖在這被遺忘的森林中找到出路但卻無功而返。

很多次我試圖從四散的迷霧中逃跑,但是每一次我都必須面對那個來自黑暗的無名恐懼---- 一個"人",甚至我覺得他不該稱為"人",這是他生前的陰影…一個可怕的陰影。

我害怕我沒辦法逃離這個該死的被叢林環繞的地方,我只是勉強的在設法逃離這個地方,保持沉默,似乎是逃出生天的關鍵。(這邊就可以解釋人為啥在裡面都在喘氣了XD 嚇到六神無主這樣)

我也看到了這個邪惡的真面目,它們將人們引到這個小徑、帶他們進入到這個玩弄靈魂的醜惡空間,並且不斷的重演 無盡的"生--死--生--死" 遊戲。我就像是一個在這無情且殘忍戲院中的牽線玩偶---每死一次都會在另外一個新的地獄中醒來並且再次的被捕獵。

進入後的第6天:

該如何去定義"真實"? 難道就是可以感受到吃到或是摸到東西嗎? 感受到被無情的刀片插進肋骨;嘗到鐵鏽味的鮮血充斥著整個喉嚨;還有聞到當黑暗籠罩自己時的死亡氣息? 難道那是唯一的希望嗎? 希望下一次的死亡就是終點;或是下一次的逃生門可以帶我找到回家的路。我渴望著逃離,那怕是死亡或逃生。

進入後的第17天:

這未知的"存在"是一種從黑暗且古老的地方中誕生的力量。毫無止盡的、一遍遍的折磨著受害者。

在這殘酷的遊戲中總是有著尋找逃生的機會,這不是死亡,這是一種折磨。像是在我們每一次被殘酷虐殺前的最後一秒總感到"它"在給我們某種東西(這裡我看原文覺得這東西是希望,因為人被殺掉不會死),或許"它"能從我們的希望中得到養份。

每一次的"死亡" 都令我感覺到我的衰弱---在我每一次清醒之前,都感覺到我的一小片靈魂被黑暗吞噬。我害怕,我害怕總有一天我會失去希望,到那時候,我不知道這個黑暗的"存在"會對我做什麼。

我很想去找尋一個我很渴望但是又害怕面對的答案---"我是不是一個人在這裡?"

我相信我已經看到了有其他"人"在追捕我的痕跡。我所追求的不是什麼,只要求是一個溫暖且讓人舒服的營火,僅此而已。

 
進入後的第26天:

每一個殺手(鬼)都像是從一個充滿深層黑暗的地方誕生的,他們的殘忍的暴行給予古老的力量將他們從沉睡中喚醒。

邪惡的"存在"向他們招手,利誘他們可以自在的殺人,讓他們心甘情願地進入這個世界。他們必須獵殺放在他們面前的獵物()

一些殺手可以讓它們自由的去殺(聽話的殺手),其他的可能需要去說服他們殺人(不聽話的殺手)"存在"折磨他們,讓他們的個性離人類越來越遠,直到靈魂裡的人性完全抹滅,然後讓他們拿起武器去獵殺倖存者。殺手必須用人類的希望來供養這個"存在" (意思就是人類的希望是這個邪惡的未知物的食物) 我就是這寄生遊戲中的養份(原文是人質 但是我覺得翻養份比較好)

進入後的第49天:

我在這無盡的旅途中進入了四個跟真正邪惡有關聯的地方。

每一個地方的過去都有著可怕的特色--充斥著暴力不安,這一切的東西我死都不會忘記。

在這些充滿著腐敗思想的地方,有一些東西在我們所知道的現實與夢中的構成潛伏著。暴力的甦醒,這個和我們的世界相關聯,來稱呼他們為殺手和倖存者吧。

這種黑暗力量在現實世界中出現的越多,它會變得越強傳播的也越快。

我來到這邊尋找答案,但是我卻迷失在更多的謎團當中。我不知道我還能撐多久,我所有的時間都活在這個世界裡,但是我仍有短暫休息的機會。

在殺手追捕我的時間暫停時,我學到了很多很多,但是,我的理智和我的希望消失的越來越快。

我到最後會變成什麼? 那些殺手也是從這個營火(等待畫面的那個火)誕生的嗎 (我感覺這本日記的主人怕自己會變成殺手才寫這句話)? 我道別了這本日記,我必須專注在如何生存。

"死亡不是真正的死亡,在這個地方,生命是短暫的。"

給任何發現這本日記的人,我能給你們的建議,也只能給你們這個建議---不斷的向前,這是我能活下來而且活這麼久的原因。如果要更深一步的建議,我建議你注意每一個有可能潛伏著危險的角落,而且保持著你對大門的注意,如果大門打開了你必須趕快逃離。

我希望我的筆記塗鴉沒有白費,如果你找到了這本日記,請多加利用它,並且讓更多的人知道,如果你找到了我的屍體,請記得安葬我。

<日記部分已經翻完了,接下來就是要翻Mr. Benedict 記在日記上他發現的事情--道具阿~殺手阿~ 之類等等的,也會知道為啥每個人都會修發電機XDDD>

The Entity - 存在

這個東西,我稱他為"存在",是最純粹的邪惡

我發現他很難被找到,但是我可以聽到這個可惡的東西散發出來似惡魔的低語。像是一個邪神,充斥在整個空間中,並且讓殺手獵捕我。

他本身像是沒有危險一樣,直到你被殺手抓到,並且被掛在那該死的鉤子上。我被掛了一次又一次,次次渴望著解脫和從這個遊戲中逃離,這是最可怕的感受--疼痛伴隨著恐懼將我融化。然而,我每一個晚上或多或少依然會被掉到這該死的鉤子上。

一但你上了勾,"存在"將會把你拉上去一個莫名的地方。(依照前文日記所說的應該就是把你脫去神秘空間吃掉你的希望)

The Killers - 殺手 (鬼) 篇

這些東西每一次都不一樣,但是都有著相同的方式,而且有著類似人類的特徵(前文日記內有提到殺手生成方式)。儘管我好像可以從它們身上發現人類的特點,但它們更近似乎於野獸。

它們身上片佈著傷痕與疤痕,就好像自己自殘身體一樣。甚至它們看上去像是死了一樣,我還是看不出它們身上有著人類的特點。

它們一心一意的想要找到我,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沒有殺我,而是把我掛在這些可怕的鉤子上。我一直在問自己--"為什麼它們不乾脆直接把我給殺了?"  但是她們好像不知道被誰控制,或許它們是服從某個人的命令?

我一直在試著它們追捕我的時候了解它們,我試著找到某些東西可以證實他們的目的,我想知道它們會不會也會受到逞罰。不過在這個情況下, 因為我試著逃離並且已經找到了一些逃出這裡的線索,所以被某種東西逞罰,這樣來看,我自己不也在相同的定位上嗎(意指自己每日被掛都就是被逞罰)?

它們扮演好他們的角色,沒有任何的改變,就像是機器一般的尋找任何活著的靈魂。難道它們已經沒有希望了嗎? 它們為誰服務? 是不是有一個主人?

我從來沒看過它們休息甚至停下過,它們不斷的狩獵直到人們被掛上勾,但是"它們把人掛上勾子後去了哪裡?" 這是少數幾件能讓我繼續保持我的理智的事情之一。現在,聽好,如果你發現了這些東西(殺手),你必須跑,必須躲,重要的是不能發出任何聲音。

The Wraith 幽靈 (隱形鬼)

這個東西移動像是個影子一樣,出現和消失在他的鈴聲當中。

這個"幽靈"可以在幽暗中隱形穿梭,很多次它抓到我的時候我根本沒有看到它靠近我。

當我驚覺我的背後有東西時,我已經被狠狠地被金屬重物從身後近距離擊中了。所以,站在原地,看著濃霧,有時候可以從微光中看到它在前進,找尋獵物 (就是你隱身不完全走路上會有透明格子啦!!)。

The Hillbilly 鄉巴佬!? (電鋸鬼) 這個我真的不知道怎麼翻~因為hillbilly 就是鄉下人的意思

需要注意的、最可怕的人 (所以是高手才玩得6的鬼嗎XDD鄉巴佬)。

它的身體因為一些可怕的事情已經扭曲了,還毀了容。它拿著一把致命而且殘忍的電鋸,當它以毀滅性的暴力揮動著這把電鋸時,他有著超人般的速度,就像是電鋸給予它力量似的。

它的優點,也是它的缺點。這吵死人的聲音可以讓暴露出他的位子。所以,我試著提高我的聽覺,試著去聽到一些非自然的聲音。

The Trapper 套中人 (夾子鬼)

一個有著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的獰笑裂嘴面具的怪物,它不斷的在這個世界中追蹤著我們的足跡。

它的毀滅般的陷阱藏在草叢和綠樹中,高度的警覺以及輕盈的步伐是逃離這個變態微笑殺手魔掌的關鍵。

多少次我已經逃離了卻被這些陷阱給夾住,在我不斷掙扎的同時(拆陷阱? )還能感覺那尖銳的鋸齒嵌入我的骨頭中,這是一場注意地形提高警覺看地板的持久戰。

The Stain 汙跡 (殺手眼前的紅光)

第一次我看到這個燃燒在地面微紅的星火,我以為我總算找到了回家的路可以擺脫這個瘋狂的世界,但是我錯了。

當我數次和這個燃燒的星火交身而過後,我發現他是和殺手綁在一起的。 這個星火給我了希望,如果你看到了這個燃燒的星火,這是一個警告,你可以避開他們。

或許,殺手前面的燃燒星火的目的是給予我們希望!? (這邊可以聯想到"存在"是吃人類的希望而生的)

The Heartbeat 心跳

這個聲音存在的目的好像是讓我警惕,讓我能更願意為了生存而努力活下來。

視線在這個黑暗的世界裡充滿了極大個限制。

在這種情況下,心跳聲,不是我的心跳聲,而是它們接近我的心跳聲。我清楚地聽到我的心跳聲隨著它們的心跳聲的跳動越跳越快,我只希望我的心跳聲不要透露我的蹤跡,讓我被那群怪物抓到。

The Meathooks 肉鉤 (鉤子)

這些黏黏的鉤子,散落在這個惡夢般的世界,也代表著掌管這個世界的東西的可怕之處----"存在"

殺手將他們的獵物掛上鉤子,在那些扭曲的爪帶著獵物上天之前不斷的折磨著他們(我覺得這邊不是指殺手的折磨,而是被掛上去的那種痛苦)。

不過,仍然有機會可以逃離這個鉤子(脫鉤),你必須忍受的極度的痛苦並且用你肩膀的力量逃離。有時候你甚至會受到別人的幫助---那些也被抓入這惡夢空間生存的倖存者們。

The Generators& Gate 發電機 和 逃生門

你可以這些奇怪的機器散落在這個被遺棄的世界,它們像是……一種發電機!?

有著燃油的緊急信號燈。

一開始我根本沒有管它們,但是時間飛逝,我用了我學習的所有的技術(可能也代表在裡面學習 QTE失敗的爆米花就是你還不熟練),來嘗試修復一台發電機。

發電機也是吸引殺手抓我的原因之一(解釋了殺手可以看到發電機),但是我也發現了它們好像很依賴某種東西。
唯一可能逃生的機會就是在這些華麗龐大的金屬大門的門後,當它們的樣子映在我的眼中時,我感覺它們都在嘲笑我---像是一個關在籠子裡面的動物。

但是在我不斷的探索後,我發現它們是可以被打開的----發電機就是打開大門的唯一關鍵。

當我修了足夠數量的發電機,大門就打開了。然後我用我全身的靈魂力量衝向前方的營火(就是登入畫面的那個營火)

有時候我成功脫逃,有時候我只能瞪著"存在"然後在無盡的營火中醒來(上鉤死掉時你往上吊看到的東西就是存在的形狀)

為什麼殺手不會追出逃生門?

我或許永遠都不會知道。

The Chests  箱子 (挖寶的)

我第一次看到這個東西時,再被殺手抓到之前,我根本沒有打算打開它。

我剛被丟到這個地獄般世界生活,我根本沒有注意到這個東西,但是下次我開始注意箱子並且打開它。

但是,我必須要緊緊的握住我找到的東西,因為如果殺手抓到了我,它就會消失。

The Campfire 營火 (登入畫面的營火)

到底是什麼原因可以讓這個營火不斷地燃燒!? 但是我已經不想再質疑這些那些了.....因為它能帶給我喘息的溫暖。

當我來到營火旁的時候,我就有一段的休息時間。(所以你在遊戲大廳的時候是倖存者著休息時間)

不過,我也很恨它,因為我再也不想看到它。(日記主人應該超級恨營火的,想逃出去但是逃不出去)

有一次,我試著用它來燒我的手,但是我感覺不到任何溫度,那到底是什麼讓它如此的溫暖?

The Key 鑰匙 (這邊應該是指骷髏鑰匙)

在我上一次的逃生過程中,我找到了一把鑰匙。

我從來沒有這麼困惑過,我在這個監牢裡花了好幾天的時間,這個鑰匙幾乎快把我的手給燙傷了。

我感覺到它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整個世界突然感到無比清晰,我的視覺和聽覺都得到了大幅度的增強。 (解釋了你鑰匙插插件可以看到鬼和隊友)
我還懷疑它可以拿來打開某個東西,但是我還沒有時間去充分的了解它的用途。

不過,我的內心告訴我-----我應該可以再某個地方找到鑰匙孔。

The Hatch 艙口 (下水道/通風口/地下道)

我找到了這個艙口蓋,但是我有點疑惑不解。

當我親眼目睹到最後一位倖存者被掛死再鉤子上時,我在輕手輕腳離開現場後偶然的發現它。

我總算找到鑰匙孔,我用我最後的力氣打開它,然後進入了一個隧道。然後….我回到了營火旁。

現在我坐在這邊,想著它存在的目的。

難道"希望"對於"存在"而言比我想像中的還要重要?

難道"艙口"就像是主人給狗的獎勵?

現在,我得到了我想要的東西。(應該是意旨總算回到營火旁)

The Basement 地下室

我走的比我以前都還遠。

我不能說到底是什麼動力讓我肯繼續走下去,但是當我回到營火旁的時候,我會盡力的描述我今天我到底看到了什麼 (在日記裡描述)。

在這地獄般的世界中的房子之一,有個樓梯會通往這個酷刑的地下室---有個四個鉤子的地下室。而且不像是其他地方的鉤子分散分佈,這四個鉤子…放的…莫名其妙。

這些鉤子放在這邊應該有個目的。我對這個房間一無所知,但是我感到無盡的絕望、苦難、還有折磨。

到現在,血的鐵銹味和糞便的味道仍然充斥著我的鼻腔。

The Offerings 祭品


我在今天的夢魘中發現了一些奇怪的東西-----一個用動物骨頭做成的花圈,在大自然中根本不可能有這種東西。

我在營火旁邊藉由著亮光研究它,但是我手滑了一下,花圈不小心掉落火堆裡,然後花圈很快地消失了。(所以獻祭就是把祭品丟到營火裡XDD)

但是讓我感到疑惑的一點是---"為什麼火可以燒掉它但是卻不會燒傷我的手? (前面有提過日記主人拿自己的手測試過)"

第二天時,我發現這個世界好像產生了某種變化。

我對這個東西唯一的結論就是它可能是一種簡單的祭品? 但是它是給誰獻祭的? 它又是誰做的 ?

這些祭品可以幫助我逃離這裡嗎!?

The Procedural 程序

這個世界的每一個地方(應該是指每張地圖) 都讓我感到不可思議---雖然本質上是一樣的。

每一次我醒來時,我害怕地顫抖並且等待著新的噩夢開始。

每一次我從營火中離開時,我都充滿著疑惑。

慢慢的,我開始學習並且熟悉不同的東西,真正的開始去試著了解不同的地形還有建築。

但是我從來沒有理解真正的格局-----好像有一股強大的力量不斷的改變世界就好像我們是舖克牌一樣不斷的洗牌再洗牌

也許,我們只是這遊戲中的一枚棋子。

The Survivors 倖存者

我不是獨自一個人!!

如果你甩掉殺手。 我發現了其他人,倖存者就像我一樣,或者說至少我認為他們跟我一樣。

有幾次我只能手握著已經被"存在"帶走的可憐的靈魂(所以從鉤子上升天就是變成靈魂了XD),我也告訴他們我的名字。

我其實並不想要知道他們的名字,這樣讓我很難幫他們從鉤子上救下來(所以說話會洩那一口氣,一洩氣就GG了)。

有時----我幫助他們,就像他們幫助我一樣。

恐懼是我們的共同點,也是將我們綁得緊緊的紐帶----因為,我們沒有其他人了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還有互動將我們互相綁緊,我問過我自己我是否能獨立生存,還是跟著大家一起行動才能走得更遠。

有時候我感到羞愧---當我聽到其他倖存者被掛在鉤子上的尖叫聲時,我躡手躡腳的轉身離開;但是有時候我也是掛在鉤子上的那個人,看著自己懸空的兩隻腳,然後發現躲在旁邊灌木叢裡面正在看著我的人。

就像是個見證---或許,從這個觀點來看,我們應該要提醒自己-------在這個世界中,被折磨的身體和靈魂的痛苦不是我們生活中唯一一件事情。

如果我們要逃出去,我們應該要同心協力?
85
-
LV. 5
GP 16
2 樓 willowsnow willowsnow
GP0 BP-
已更新 頂一個XD
0
-
LV. 12
GP 1
3 樓 ZAeo sdffjj91
GP1 BP-
來建議(垃圾話)一下
1.區分翻譯和樓主的話
例如: 前言 樓主的話  譯者的話
         正文  正文開始
         後記  心得 樓主的話  譯者的話
2.分段
例如:BENEDICT的日記  字的大小應該最大
        幾月幾日                  次之
        內容                         現在的大小就不錯
3.用詞 (這一項很可能是我這個人太機車,看看就好)
   從1956年->在1956年
   從:比較像是1956一直聽到寫下日記的時候,從不間斷
   莫名->不尋常
   莫名:這個詞比較會用在言語難以表達的時候
   讓這座->這座
   見下
   做為區別->最不同
   做為區別:可以通,但是這個用詞顯得生硬
   任何尋獲人口->發現任何活人或(甚至)屍體
   尋獲:生硬,太正式
   人口:前面是失蹤人口,但是要發現/尋獲就比較不會使用人口,那比較像是一個統計上用的詞

   雖然其他的我也有看完,都翻得不錯,而且我懶病發作就不打了(#
   字的顏色也會對分段/強調有幫助,但是我對這個不熟,無法建議
1
-
LV. 5
GP 16
4 樓 willowsnow willowsnow
GP1 BP-
已更新 <3
1
-
LV. 5
GP 61
5 樓 willowsnow willowsnow
GP2 BP-
7/16 已更新XDD
2
-
LV. 5
GP 70
6 樓 willowsnow willowsnow
GP2 BP-
7/18 已更新
2
-
LV. 5
GP 71
7 樓 willowsnow willowsnow
GP5 BP-
7/19 已經全本完結
謝謝大家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8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249 筆精華,10/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