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8

【 短文】夜深人靜 說點故事-萬花明教

樓主 九鳶 pchome20347
GP8 BP-

放張以前拍的照片當鎮樓圖
最近電腦壞掉,不能碰劍三,空出來的時間就開啟了我的腦洞,沒有新的短文看,我自己寫!
目前草稿有三篇,有鑒於我的棄坑率,朋友建議我來投稿,不然每次都寫到一半又開新坑(被拍飛
_(:3」ㄥ)_取名廢,永遠想不到好標題,有靈感的時候再改
手機排版,可能有些傷眼,希望有人看(小聲
第一篇 長歌X純陽【琴韻劍心
第二篇 萬花X明教【河山入夢
第三篇 藏劍X五毒【蠱惑眾生
以下正文開始


【琴韻劍心】
初次見面的時候,是在長安,他到處找人切磋,結果被她打的趴在地上,薄弱的手法卻有著遠大的抱負,他說,他遲早要揚名江湖。
__________________
「笑一個,美人就應該多笑笑,整天一副嚴肅的樣子,多沒勁」少年說著,手朝少女的嘴角伸過去
「你有這個閒功夫,不如好好練劍」少女一巴掌拍掉他的手,白了他一眼
「美人整天彈琴,不累嗎,練習固然重要,偶爾也要休息一下,勞逸結合方能達到最高效率,是吧」看著少女的手再度撫上琴弦,凌厲的琴意直接朝他的臉打去,少年似乎習慣了,一個輕功躲遠
「說好不打臉的,怎麼樣,還是有進步的吧」遠處傳來少年的聲音,少女不再理會他,繼續彈奏剛才未彈完的曲子,笑容,自從那人離開後,便不存在了,想到西湖的那個背影,少女的心不自主的抽痛一下,一不留神,彈錯了一個音。

少年名為霜影,是純陽宮的弟子,剛下山沒多久,對江湖的事物總保持新鮮感,特別喜歡找人切磋,卻誰也打不過,他也不懊惱,總是纏著人繼續切磋,直到能贏為止。
少女名為青雀,是長歌門弟子,早期也同霜影一樣總是找人切磋,手法說不上頂尖,行走江湖也是有餘的,後來覺得無趣,便開始遊山玩水,看這大唐好風景,上次經過長安,被霜影攔下,一時手癢,便開啟了這段孽緣,甩都甩不掉。

霜影特別喜歡纏著青雀,原因無他,青雀平時都沒有表情,只有纏得緊的時候偶爾露出惱怒的表情,然而今天,霜影卻在青雀臉上看到不同的表情,雖然一閃即逝,仍然被他捕捉到,漂亮的桃花眼眨了眨,露出探究的光芒,不過霜影沒有問,他相信,他會慢慢的了解青雀的過往,嘴角泛出志在必得的笑容。

走遍了隴右地區,青雀最後還是默認了霜影的存在,時不時陪著他切磋,不過,青雀覺得無趣,於是兩人切磋時加了一個賭注,輸的那一方要完成對方要求的一件事,今天毫無懸念的,霜影又輸了,青雀讓他做飯去,雖然霜影看起來不靠譜,烹飪的技巧卻特別好,看美男做飯,似乎也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青雀一度懷疑,霜影是不是都把時間花在研究食譜上,每天花樣百出的做各種食物,從來沒有重複過。

一年的時間,兩人走了許多地方,不得不說,霜影身為純陽宮的弟子,卻沒有半分仙風道骨,而且特別鬧騰
比如,上次經過萬花谷,霜影聽江湖傳言,萬花谷的男子都是戴假髮,硬是去扯人家的頭髮,至於結果,霜影被揍了一頓,青雀在旁邊險些被波及,不過青雀溜的快,站在遠處看單方面的虐殺
還有一次經過七秀坊的時候,霜影一直盯著人家姑娘的胸部看,被當變態追打了很久,因為江湖傳言,七秀的胸是凹的,青雀有點慶幸,還好霜影沒直接摸上去,不然能不能活著回來都是問題
諸如此類的事情還不少,青雀對於霜影安穩的活到現在表示疑惑,最後歸咎到,霜影長得好看,尤其是那雙桃花眼特別勾人,青雀在想,如果哪天缺錢,讓霜影去掛個牌什麼的,收入肯定不少。
8
-
LV. 18
GP 9
2 樓 九鳶 pchome20347
GP3 BP-
「青雀...去我們純陽看看吧,那兒的雪很美」而且,我想讓師尊看看你,霜影心中默默的說
「下雪的地方多的是,崑崙也下雪,蒼雲也下雪,怎麼沒見你誇過」藏劍山莊的雪,也很美...青雀的心又痛了一下
「去嘛,純陽是我長大的地方,也許回去我會有新的感悟,最近練劍似乎遇到瓶頸了」霜影眨了眨雙眼,試圖賣萌
青雀疑惑的看著他,但是也沒糾結「走吧,帶路」作為一個路癡,青雀一向隨遇而安,反正江湖這麼大,總是會有些好心人為她指路,走到哪,對她來說都差不多

純陽宮比青雀想像中的近,眼前白茫茫的一片,透著一股靜謐的感覺,和長歌門截然不同的風景,不同於長歌門的書香還有朗朗讀書聲,純陽宮的廣場上許多人在練劍,遠處似乎還有陣陣丹香傳來,不過,有些冷,青雀攏了攏身手的衣服,突然被一件披風裹起來,青雀看向霜影,也沒跟他推辭
「謝謝」
「認識這麼久,第一次聽到妳說謝謝,讓我煮飯時也沒見妳客氣過,走吧,帶你去一個地方看看,那兒的風景可好了」
霜影帶青雀去的地方是論劍臺,這裡沒什麼人,特別安靜,雪花翩翩落下,積雪自松針落下的聲音清晰可聞
「青雀,還記得,我們的賭約嗎?」霜影看著青雀,眼中閃過自信的光芒
青雀差異的看著他說道「當然記得,在這裡?難不成你剛回來就開竅了?」這麼神奇的話她也想回長歌,看看手法能不能進步
「請賜教」霜影執劍
劍影琴意交錯,青雀第一次發覺,霜影不一樣了,速度比之前快上許多,招式間算的特別精密,或許是太了解她,青雀一直被壓制著,又或許是從前霜影一直在讓她呢
「我輸了」青雀抱著手中的琴退了一步
「青雀,我們認識的多久了?」霜影看向青雀,眼神有些熾熱
「大概,一年多...?」青雀不甚確定的回答
「從我們認識那天起,今天是第五百二十天,雖然妳面癱兼路痴,看到我被欺負的時候都站在旁邊看好戲,煮個東西還能把手給燙傷,味道也相當獨特...只是...」霜影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發現青雀平靜的表情出現了裂痕
青雀此時的心情有點複雜,有種想拿琴從他頭上打下去的慾望,不過捨不得傷害這把陪她多年的琴,還是算了吧
「我們相處這麼久,我還沒看過妳笑過,所以妳能笑一個嗎?不過不用現在,妳面癱這麼久了笑起來肯定僵硬,還特別彆扭,所以我決定跟著妳,直到我看到妳真實的笑容為止」霜影一口氣說完,滿心期待的看著青雀
青雀的表情再也維持不住,手中的琴蠢蠢欲動,算了,跟個二貨計較什麼呢,青雀轉身離開
「那我就當妳答應啦!」霜影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青雀越發的加快腳步,心中默唸,我不跟二貨計較,我不跟二貨計較,我不跟二貨計較....
離開論劍臺後,霜影帶著青雀到處參觀,兩人在純陽宮待了幾天,準備離開,可惜的是離開時仍然沒有帶青雀見到師尊,據宮裡的人說,師尊出去雲遊了,霜影有些遺憾,不過沒關係,遲早會見到的

下山之後誰也沒提起切磋的事情,霜影仍舊包了兩人的三餐,沒辦法,之前青雀新血來潮的做飯,結果霜影吃了一直上吐下瀉,還好鄰近萬花谷,總算沒被毒死,不過治療的時候遭了不少罪,因為幫他治療的人,就是被他扯頭髮的花哥...於是,醫師被霜影列為絕對不能得罪的人第二名,至於第一,當然是青雀,他殺人不過一劍,青雀殺人,要先折磨好一陣子,死都不能安寧
3
-
LV. 18
GP 9
3 樓 九鳶 pchome20347
GP2 BP-
自純陽離開後,霜影提議去東海,青雀無所謂,四海為家,走到哪都行,只是霜影發現,離藏劍山莊越近,青雀越發的沉默,琴也不彈了,一整天幾乎都在發呆,整個人恍恍惚惚,似乎陷入了回憶裡。平時路痴的樣子也不存在,一路就這樣子走到西湖湖畔,霜影嘴巴動了動,最後仍是沒開口,靜靜的陪在青雀身邊。
過了良久,青雀開始彈奏,不似以往平靜的曲調,霜影感覺到的是,惆悵,又或者說是哀慟,霜影第一次看到青雀落淚,眼淚一滴滴的落到琴上,濺起小小的水花,二個時辰過去,青雀仍沒有停下的意思,霜影受不了了,直接按住琴弦
「你的眼睛跟手都不要了嗎!」霜影第一次對青雀大吼
青雀沒有回應,看向湖心,雙眼卻是空洞無神,霜影看了越發的心疼,直接把青雀抱在懷中
「青雀,不管過去發生什麼,都過去了,妳願意說我就聽著,妳不願意說我依然陪著妳,江湖那麼大,往後的路有我陪妳一起走,好嗎?」
霜影感受到青雀身體不在僵硬,安穩的靠在他懷中,此時青雀緩緩的開口說道
「這裡曾有一人,陪我彈琴舞劍,他曾經問過我,覺得藏劍是讀作藏(ㄘㄤˊ)劍還是藏(ㄗㄤˋ)劍,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仔細一想,讀作葬劍似乎更有種感覺,也許藏劍山莊創始人真的有葬劍的想法,不然為什麼有劍塚呢?但是他說他不希望讀作葬劍,如果把劍埋葬,到時候沒有武器怎麼保護妳,把劍藏起來,假如遇到危險,還能即時應對,我當時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心中卻感動的不得了,卻沒料到半年後,他迎娶秀坊的姑娘,兩人一起退隱江湖,他的劍,是藏起來了,卻不是因為我」
青雀的聲音有些哽咽繼續說道
「他迎親前一晚跟我說,他心裡是有我的,但是他不能負了那位姑娘,他們相識在前,早已定下盟約,當時她離開秀坊太久,因為一直聯繫不上,以為她不會回來了,才會如此......是他對不起我,以後不要再見面了,說完這些他就離開了。霜影,我是不是很傻,過了這麼多年我還是放不下,我好難受,為什麼,為什麼我不能早點遇見他,如果早點遇見他,他是不是就不會娶別人了?」
「這些事,又有誰能夠保證呢,誰年輕的時候沒遇過幾個渣男,多接觸一些,總會遇到合適的人,假如妳嫁不出去,我就勉為其難的娶妳好了」霜影看著青雀,眼底的堅持讓青雀沒法忽略,青雀臉有些熱
「呸,誰要嫁給你了」青雀連忙的推開霜影,去西湖邊洗臉,看著湖中的倒影,哭太久眼睛有些乾澀,又紅又腫
「我是認真的,我也沒有未婚妻,又有一手好廚藝,武功又好,就算沒他有錢,我肯定比他帥,嫁給我又不虧」霜影小聲嘀咕著,也不知道青雀聽見了沒,算了,不哭就好,來日方長
2
-
LV. 18
GP 11
4 樓 九鳶 pchome20347
GP2 BP-
霜影的話青雀聽見了,但是青雀不敢回應,長時間一個人獨處,霜影的出現是意外,青雀雖然不反感,卻不想打破兩人現在的關係,害怕有一天,霜影也會像他一樣離開。
離開藏劍山莊後,順道去了長歌門,青雀講起她的故事
「我不知道父母是誰,從我記事以來便在這裡,師傅很忙,沒空管我,是幾個師兄師姐將我帶大,後來師兄師姐分分離開,只有偶爾回來的時候才見的到,除了師兄師姐,沒人會跟我說話,從小就習慣一個人,也不知道怎麼和人相處。」
青雀很少說這麼多話,除了上次在西湖邊,霜影心想,也許青雀已經在慢慢接受他了,這是個好現象。
「別怕,我一直在,還記得我說過的,往後的路,有我陪者妳一起走,也許妳可以試著相信我」霜影握住青雀的手,一字一句的說著
青雀猶豫了一下,沒有甩開,心中有點複雜,不知道怎麼回應霜影的感情,不是霜影不好,而是因為太好,有些自慚行穢。
有些事情急不來,霜影很清楚,只能溫水煮鴿子,等青雀放下過去的事。
沒有在長歌久留,東海遊歷了幾個月,動身前往巴蜀,霜影覺得,那裡會有青雀喜歡的東西,一種名為熊貓的生物。
到唐門的時候,熊貓還沒見著,倒是一直看到路邊有人摔斷腿,霜影感嘆,斷腿堡名不虛傳,也有不少人拿著鏟子在地上挖,不知道下大雨的話,會不會發生坍塌,沒有太多的糾結,因為一回頭,身邊的人已經和熊貓玩起你追我跑的遊戲,看來師尊說的沒錯,女人都喜歡毛茸茸的生物,所以師尊留了一大把白花花的鬍子,霜影小時候沒少扯,有一次還故意打結,師尊氣的的吹鬍子瞪眼,罰他掃了一個月的雪。
青雀難得做出這種孩子氣的動作,臉部的表情似乎也柔和起來,霜影發現青雀似乎很喜歡動物,師尊教過的,要追女孩子,要投其所好,還要讓女孩子有安全感,覺得是可以依靠的人,霜影覺得,他挺符合的。
2
-
LV. 18
GP 12
5 樓 九鳶 pchome20347
GP1 BP-
兩人離開唐門的時候,多了一個小夥伴,名曰滾滾,看著掛在青雀懷中的熊貓,霜影有些吃醋,他絕對不會說,他也想當那隻熊貓。
一路上看著青雀除了彈琴,就是跟滾滾玩,霜影覺得似乎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了,青雀的心思都在滾滾身上,霜影很哀怨。
感受到身邊人的怨氣越來越重,青雀偷偷勾了一下嘴角,這傻子。
「霜影,你有沒有聞到一股味道?」
「啊?什麼味道?」霜影嗅了嗅,什麼都沒有啊
「有啊,好濃的醋味啊,你沒聞到嗎?」看著青雀促狹的表情,霜影才回過神,青雀現在都會打趣他了。
比起剛見面的時候,青雀變了很多,以前如果是峭壁上的冰山雪蓮,現在就是含苞待放的芙蓉,不再是從前冰冷的樣子。霜影心情好了起來,決定大發慈悲的不跟滾滾計較,能讓青雀開心就足夠了。
霜影看隨手摘下一片葉子,吹起輕快的小調,青雀聽了一會兒,輕輕撥弦合奏,竟是意外的和諧。
「這是幼時一個朋友教的,許久沒吹,倒是有些生疏了。」
「挺好聽的,頭一次知道葉子也能作為樂器。」青雀也拿起一片葉子,仔細端詳,嘗試像霜影吹了一下,卻是什麼也沒有。
「若是想學,我可以教妳,不過,要付學費的呦~」霜影看著青雀疑惑的表情,突然覺得有些呆萌,還挺可愛的。
「吶,親我一下當作學費,怎麼樣?」霜影指了指臉頰。
青雀慢慢湊近,霜影的臉頰似乎都能感受到青雀淡淡的氣息,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霜影有些失神。
這時,青雀突然伸手用力朝霜影指的地方捏下去,然後轉身離開。
霜影揉了揉臉頰,肯定被捏紅了,雖然有些失望,不過這才是青雀嘛,要真親了,都要懷疑青雀是被調包還是被附身了。霜影無奈的笑了一下,朝青雀離開的方向跟去。
霜影現在越來越喜歡逗青雀,看著青雀微嗔格外有趣,這才是一個少女該有的表現,就像是,畫中的美人活出一樣,有了喜怒哀樂,整個人都鮮活起來。
霜影覺得格外有成就感,也許走進青雀心中的路不遠了。
1
-
LV. 18
GP 14
6 樓 九鳶 pchome20347
GP6 BP-
兩年的時間,霜影和青雀從中原到東海,又經過江南和巴蜀,就這樣繞了一圈,最後回到了初識的地點,長安。
此時正好是七夕,大街上許多人,青雀坐在屋頂上,拿著五彩的絲線穿針,穿了好久才穿過去,霜影看著好笑,幾次想幫忙都被阻止,在人家的屋頂上待了大半天,霜影拉著青雀下去逛街。
路過一個大戶人家庭院的時候,看到好幾個五毒教弟子聚在一起,招呼著天蛛在瓜果上結網,青雀看了半天朝霜影說道「這戶人家倒是聰明,這網織得可真夠密,喜蛛應巧原來也能這麼做。」
「妳要是喜歡,我也請幾個五毒弟子來幫忙,包准瓜果上全是網,妳不是喜歡毛絨絨的生物,地上那些蜘蛛可喜歡?」
「......不,有滾滾就夠了」
霜影摸了摸青雀的頭,牽著青雀離開,眼底盡是寵溺,這是第一次一起過的七夕。
不知不覺中走到初次見面的地方,霜影炸了一個接著一個的煙火,在夜色中格外的明亮顯眼。
「青雀,這三年的時間裡,隨妳走遍大唐,走了這麼多路,卻始終不明白,哪一條才能走進妳的心中,妳能不能告訴我,我該怎麼走?」
青雀莞爾一笑「傻瓜,沒有路了,從你進我心中的那一刻起,就沒有退路了」
青雀一笑,霜影只覺得周遭的煙花都黯然失色,一把將青雀抱在懷裡
「生也是,死也是,此生不負,至死不渝」

正文【完】

番外【一覺醒來變成羊】

霜影很羨慕滾滾,恨不得自己也變成毛絨絨的生物,就能一直待在青雀溫暖的懷裡
一個下大雨的夜晚,霜影看著身旁抱著滾滾熟睡的青雀,嘆了口氣,心想,要是能變成羊就好了,軟綿綿又蓬鬆的羊毛,青雀肯定喜歡。
此時電閃雷鳴,窗戶被大風吹的啪啪作響,霜影起身關好窗戶,又躺下接著睡了。
隔天醒來的時候,是被抓起來的,沒錯,就是抓,霜影被青雀拎在手中
霜影這才發現,房樑變好高,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再次眨了眨眼,沒看錯,是羊蹄,他真的變成了一隻羊了。
霜影開心的想問青雀喜不喜歡,話一出口變成了「咩咩咩咩咩」他怎麼就忘了,羊是不會說人話的,慘了,青雀能不能認出他。
青雀拎著霜影左看右看,一大早的,霜影不見人影,買羊去了?他怎麼知道,她昨晚夢見吃羊肉爐,今天就送來一隻羊了,霜影果然了解她。
霜影抖了一下,他怎麼覺得,青雀看起來有些不懷好意。
霜影看到青雀去跟隔壁的五毒妹子借了鍋子,霜影想跑,無奈勾不到門把,窗戶又太高,眼睜睜的看著青雀把他扔進鍋子裡。
扔進鍋子的瞬間,霜影醒了,天還沒亮,雨也還沒停,是做惡夢了,青雀還在熟睡,霜影親了下青雀的臉頰,還好是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個故事到這裡結束了,開始整理一下第二個故事,謝謝幫我點GP還有留言的小天使>w<
你們是我更新不棄坑的動力,愛你們(比心
6
-
LV. 18
GP 25
7 樓 九鳶 pchome20347
GP2 BP-
開始更第二篇文,希望有人喜歡,謝謝上一篇留言的小夥伴(比心 番外是看到留言的靈感ww
【河山入夢】
大漠是一望無際的黃沙,月影獨自走著,到岩石上休閒一會兒,抬頭見一輪明月遙掛在空中,月影抬手,果真是遙不可及,月圓應當是團圓的日子,可這月圓了幾次,故人早已不在了,又談何團圓?
月影無奈的起身,又在胡思亂想了,時候也不早了,找了個避風處準備歇息。清風拂過,像極了那人溫柔的話語,月影漸漸的熟睡,一夢彷彿回到當年。
月影正在採藥,正要摘下一株藥草,藥草卻騰空飛起,這人真是奇怪的很,採藥也要隱身,月影心裡小聲嘀咕,走到旁邊,蹲下正要採,又見藥草被摘走,月影無語了,周圍這麼多藥草,怎麼偏偏跟這明教弟子採到同一個,走向遠處,蹲下正要採,又見藥草被摘下。
月影眉角抽了抽,這人是故意的吧,作勢要採一株藥草,果然藥草又被摘走,月影氣笑了,站著打算看這明教要採哪個,10分鐘過去,地上藥草一株也沒少,不會走了吧?走了兩步,正要採藥的時候,又被摘走了,敢情在等著她呢,當真是無聊的很。
「你打算弄到什麼時候?」周圍一片沉默
搞了半天,藥草也沒採到,還被這人捉弄一番,月影心情有些不好,放棄採藥,打算回去整理家中的藥草,今天出門肯定沒看黃曆。
回到家後,倒了一杯茶,正要喝下去時,杯子又被拿走了,月影再也忍不住,直接拿起茶壺往杯子的方向砸
茶壺被接住,一個人影出現,是個年輕男子
「你有完沒完,還跟到我家來了」
「我只是想幫妳忙」男子露出委屈的表情,拿出了月影剛才要採的幾株藥草。
月影無語了「我不需要你的幫忙,拿著藥草,現在,立刻,馬上,離開。」
男子一臉糾結「可是我受傷了」
空氣中的確有淡淡的血腥味,剛才氣急了,竟然沒發覺,月影有些無奈「坐下,我幫你看看」
傷口不算嚴重,消毒上藥包紮很快就處理好「你可以離開了」月影不想再理這個不請自來的傢伙。
男子絲毫沒有離開的打算「妳剛才幫了我大忙,俗話說救命之恩當湧泉以報,我以後就跟著妳了」
不是救命之恩吧,這人真的是...月影覺得剛才應該直接把他轟出去的,眼珠子轉了轉「留在這裡你要負責打掃,做飯,還要學會辨識藥草,你做的到嗎?」就不信這人還能答應,月影幫機智的自己點了一個讚
「好」男子沒有猶豫
月影瞪大眼睛,沒聽錯吧,這人莫不是傻子?「算了...隨你,先說了,你只能住客房,晚上不准踏出客房一步,還有,明天我要抽考」月影從書架拿了一本草藥集放在桌上,轉身離開,她一點也不想看到這人,希望能讓他知難而退。
夜晚,月影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男子的出現讓她非常不自在,客房的燭火還亮著,如果是為了學醫而來,倒是可以考慮收他為徒,月影想很久,只覺得有這種可能,不然她一窮二白的,圖什麼呢?
2
-
LV. 18
GP 25
8 樓 九鳶 pchome20347
GP3 BP-
隔天月影醒來的時候,人已經不在客房,房子倒是很乾淨,看的出打掃的痕跡,月影不知道他去哪裡,也不在意,整理草藥去了,沒有人搗亂,月影效率特別高,她不知道的是,身旁一直有人默默看著她。
日子一如往常的過,唯一不同的是月影每次出門採藥,回家時都會發現房子整理好,餐點也放在桌上,簡直是田螺菇涼的翻版。
月影不知道他為什麼選擇留在這裡,甚至連他名字都不曉得,她只覺得,他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像是已經相處很久了一樣。
有一天月影採藥回家,卻發現桌子上沒有東西
「他這是走了嗎?」月影小聲的說著,默默的做了晚餐,只覺得難以下嚥,習慣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一個月過去,他仍舊沒回來,就像是夢一般轉瞬即逝,彷彿完全不曾出現過,唯一證明他出現過的,是隨著他一起消失的草藥集。
月影有些懷念之前的日子,雖然一開始有點排斥他,可是身邊有人的感覺似乎也不錯,雖然他沒有出現,可是就像有人在等她回家一樣,家裡似乎多了一點溫度,不再冷冷清清。
第二個月,男子仍舊沒回來,月影有些失望,每天晚上坐在門檻上發呆吹風看月亮,一個人好無聊啊。
到了第三個月,月影回家的時候發現桌上又出現熟悉的晚餐,月影有些不置信的揉了揉雙眼,真沒看錯。
「我回來了」男子身影突然出現,滿臉笑意
月影湊上去扯了扯他的臉,是真的
男子握住月影的手,輕輕拍了拍她的頭「乖,別鬧」
月影連忙掙脫,眼珠子轉了轉,正色道「以後在我家不准隱身,也不能突然消失,還有,你叫什麼名字」我總不能叫你田螺姑娘吧,月影小聲嘀咕。
「好,都答應你」男子突然傾身靠向月影,在月影耳邊輕聲說著「聖炎,記住我的名字,殺手的名字從不示人,從今以後妳要對我負責了」
月影假裝沒聽到,連忙退開兩步,轉身跑開。
聖炎微笑,陪了她這麼多年,不急於一時,當年那個拿針亂扎,差點要了他的命的小姑娘,現在都長成窈窕淑女。
月影並不知道,這些年聖炎都默默陪在她身邊,一直保護她,多次有人打她的主意,都被聖炎暗中解決,直到聖炎搶了她藥草,月影才發現聖炎的存在。
3
-
LV. 1
GP 0
9 樓 猕猴桃动动 ld201966
GP0 BP-
好文!支持!
還會更新嗎
0
-
LV. 19
GP 28
10 樓 九鳶 pchome20347
GP3 BP-
兩人初見是在萬花谷附近,聖炎奄奄一息的躺在路邊,即使有路人經過也沒人願意停下幫忙,沒有人發現,這個滿身血污倒在地上的,就是名震江湖的殺手。聖炎自嘲一笑,成名以來,很久沒有人能把他傷成這樣,昔日兄弟的背叛,也許都將成灰隨風散去,能死在山青水秀的地方,他已經滿足了,聖炎的雙眼慢慢闔上。
聖炎再次張眼時,只覺得渾身難受,身上歪七扭八的纏著一圈一圈的繃帶,看著房樑,聞著外面奇特的藥草味,聖炎終於確定,自己還活著。
一個紫衣女孩推門而入,年幼的月影端著一碗黑糊糊的藥進來,那個味道,終身難忘,竟比往常的訓練還要折磨。
「你醒啦,正好藥熬好了,乖乖吃藥,你才能早點好起來」月影把藥拿到他面前
「......」聖炎滿臉嫌棄,這東西能喝嗎?
「你配合一點,不然要吃點苦頭的」月影把碗放到聖炎嘴邊
「......」聖炎扭頭,拒絕配合
月影直接捏住聖炎的鼻子,強制灌藥「記住啊,以後你就是我的藥人了,讓你配合就乖乖配合」
「.....」要不是傷的太重,他絕對要割斷這人的脖子,之前對他無理的人,通通被送下黃泉了
大概是藥物的作用,聖炎慢慢睡了過去,再次醒來的時候,是被痛醒的。
「咦,你醒來啦,正好告訴我你現在是什麼感覺?太素九針我自小學習,你肯定很快就好起來」
「......」聖炎咬牙,什麼感覺,當然是想殺人的感覺,自小刀劍上打滾,什麼傷沒受過,頭一次被扎的生不如死,這人莫不是來折磨他的,針刺進去進去沒多少又拔出來往旁邊刺是什麼意思,當他是衣服,縫歪了還能拆掉重新縫嗎?
「哎,你不會是啞巴吧?我第一次用太素九針,不太熟練,別在意啊」月影一邊說,手上的動作也沒停下
你才啞巴,你全家都啞巴,這是把他當作練習的對象了是吧,聖炎閉上眼睛,他不想看到這人,卻又無力反抗。除了難喝的藥,還有隨便亂扎的針,還有什麼折磨等著他?
好不容易挨到月影拔針,聖炎的臉更蒼白了「你好好休息,我晚點再來看你」聖炎鬆了一口氣,暫時解脫了。
接下來幾天,聖炎一直過著欲仙欲死的生活,月影每天按時扎針喂藥,也多虧聖炎強悍的體質,一般人大概早就被折磨的沒氣。
等到可以下床後,聖炎果斷離開,他要先去報仇,之後再回來算帳。看在她救他一命的份上,聖炎決定不割斷她的脖子。
3
-
LV. 19
GP 29
11 樓 九鳶 pchome20347
GP4 BP-
有人想我嗎 並沒有
放假終於有空更新了,還有人記得我嗎#安詳

三個月過去,聖炎傷好的差不多,心裡暗自鬆了一口氣,飽受折磨的三個月,終於熬過了。
看著房外坐在樹下看書的女孩,微風吹拂著女孩的髮絲,長長的睫毛輕顫,溫暖的光線穿過樹葉落在女孩的臉龐,一片寧靜和諧,聖炎突然注意到那雙正在翻書的手,上面有著大大小小的傷痕,針孔、燙傷還有薄薄的一層繭,雖然比起他手上的傷痕,似乎都微不足道,聖炎突然覺得有些心疼,女孩將他從生死邊緣拉回來,儘管過程不忍直視,終歸是救了他一命。
這三個月,似乎有了些不一樣的感覺,生在黑暗當中,他從小的使命就是殺人,受傷了只能自己包紮,多少次命懸一線,高燒不止,從沒人關心過,弱肉強食的世界裡,隨時被人取代,哪怕是同伴也有可能捅刀。
女孩對於他的傷什麼都沒問,聖炎心中鬆了一口氣,此時心中正煎熬,殺手是不允許有感情的,可他不想放掉這片溫暖,女孩的出現,像是黑暗裡出現一抹陽光,帶給他希望,卻又害怕鮮血污染了這片純淨,他們是不同世界的人。
聖炎傷完全好後,決定直接離開,等到事情解決後再回來,他想脫離那片黑暗了。不久後,消失幾個月的殺手重出江湖,以命為賭注,九死一生完成任務,脫離殺手組織。
聖炎回到女孩身邊,卻沒有現身,每天隱身默默的看著,儘管不當殺手了,仍舊覺得滿手鮮血的他特別髒,配不上女孩,他只想用餘生好好守護著。
平常沒什麼人來,大多數時間女孩都在看書,偶爾和小動物說說話,聖炎知道了女孩叫月影,知道了女孩怕孤獨,也知道了他離開的這段時間,女孩沒有忘記他。
聖炎一陪就是多年,透過月影和小動物的對話,了解月影的過往,陪著月影長大,終於有一天忍不住起了逗弄的心思,搶月影的藥草,讓月影正視他的存在。
4
-
LV. 19
GP 41
12 樓 九鳶 pchome20347
GP5 BP-
「聖炎,聖炎~~」月影蹦蹦跳跳的朝著聖炎跑過去,雙手藏在背後,不知道拿著什麼。
「嗯?怎麼了?」聖炎有些好笑,一大早就看到月影偷偷摸摸的溜出去,原來是給他弄東西去了,聖炎有點期待。
「你先閉眼,不許偷看!」
聖炎閉眼,長長的睫毛一顫一顫的,月影墊起腳尖,在聖炎頭上放了一個花環。
「可以睜眼了嗎?」聖炎有些哭笑不得,小女孩都喜歡整這些東西嗎,雖然覺得有些怪異,還有些彆扭,聖炎依然無法拒絕月影。
「鮮花配美人,這個就是我送美人的禮物」月影看著戴著花環的聖炎,忍不住笑了出來,似乎還有點好看?
聖炎有些無奈,被月影拉到河邊,看著水中的倒影,算了,月影高興就好,聖炎摟著月影,兩人就這樣坐在河邊,微風輕拂,花香有些醉人,只覺歲月靜好。
「唉呀,我草藥還沒整理」月影突然蹦起,一溜煙的跑掉了。
聖炎有些好笑,拿下花環在手中把玩,從懷中掏出月影給的草藥集,把花環小心的拆開夾進去,月影送的東西,他會好好保存。
胸口突然一陣疼痛,聖炎吐出一口鮮血,鮮血濺到書上,染紅的花朵如同盛開的彼岸花,也許,他的時間不多了。
聖炎有些心疼,不小心弄髒了月影送的東西,卻怎麼也擦不掉,猩紅且刺目,遠處傳來腳步聲,聖炎連忙清理痕跡,把書放回懷中。
「聖炎?」月影靠近時放慢腳步,空氣中若有若無的血腥味是怎麼一回事?
「怎麼了,可是需要我幫忙?」看著聖炎面色如常,月影壓下心底的疑惑,希望是她多心了
「沒什麼,今天早上看到一隻受傷的小鹿,明天你跟我一起去看看他吧」
「好」聖炎頷首
月影一直觀察著,心裡卻很不安,血腥味她不可能認錯,可聖炎看起來也不像受傷的樣子,直接問,聖炎肯定不會承認,只能明天趁機把脈了,一定要確認,她才能放心。

明天也會更新,應該吧(x
聽說太久沒更新會被刪文 偷偷摸摸的更新一下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2366 筆精華,10/1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