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417

【短篇】不逝於火焰彼方的花與劍(閃之軌跡IV同人,部分據透)(更新)

樓主 夜悠月 fq870437
GP11 BP-
雖然看到評論很多人對故事不是那麼喜歡
但作為一個軌跡玩家
我還是帶著滿滿的感動與快樂一路走完了截至目前為止的空 碧 零 閃的旅程
也萌生了想寫一點可能會發生在幕間的瑣碎小事

老實說我原本是帶著滿滿的想寫亞莉莎的心情下筆的
結果不小心變成都是在寫雪倫了
不管反正是女僕,而且還是能幹的女僕,還是原本幹暗殺者的女僕
所以當然沒有問題的對吧,對吧~QQ

另外雖然有對劇情作考據,但可能還是會有遺漏的地方
部分也加上自己的想像,如果有發生小Bug還請多多見諒

另外這篇故事的時間點事發生在【第Ⅲ部「獅子時刻~閃光的行蹤~」②】之後
前日譚開始以前的小小故事,還請小心使用以防劇透,謝謝~



至少對這個夜晚發誓【閃之軌跡IV同人】




【8/31 開戰前夕】

鏡子裡映照出的亞莉莎漫不經心的捲著自己長髮的髮尾。

在她身後的雪倫則和心不在焉的大小姐不同,專注的護理著眼前亞莉莎如同瀑布般的耀眼金髮。

「感覺您有些煩躁呢,亞莉莎大小姐。」

雪倫冷不防的開口,手上的動作卻沒有絲毫的凌亂,完全看不出就在不久前,她曾經暫時擱下自己女僕的職務,重回過往自己執行者的身分。

以絕對的契約說服自己擺脫不堪回首的過去,也因此在契約完成後,履行回歸執行者身分同樣也是絕對的。

儘管陪伴著亞莉莎大小姐、伊莉娜會長,還有古恩老爺的日子可以肯定同樣絕對會被雪倫自己作為最重要的回憶珍藏一輩子,但雪倫從來沒有輕忽這幸福的時光勢必所需付出的代價。

但這樣的覺悟,在卡岡都亞的戰鬥之後徹底化為了雲煙。

這樣妳有沒有稍微明白......我有多擔心妳了......

那麼契約還有效力,妳似乎得繼續為我們家賣命囉-『雪倫』.....

不論是含淚用滿溢感情怒斥自己的大小姐,又或者是身為雇主的伊莉娜會長,這些既任性又令人憐愛的人們毫無顧忌的打破了自己的覺悟,像是沒有發生什麼事情般的重新接納了強硬離開的自己。

這讓曾經站在『光芒之翼』對立面的雪倫既內疚又有些開心,也讓她暗自下定決心,不論未來有任何原因都不會再背叛如此珍視自己的人們,並全心成為他們的助力。

而且最讓雪倫訝異的是,自己居然會對離開亞莉莎的這段時間產生了『錯過大小姐的成長了』這樣不甘心的感覺。

「有.....有嗎?是你的錯覺吧。」

被一語道破有心事的亞莉莎立刻從心不在焉的模樣變的有些驚慌,這點倒還是和過去一樣,一點都沒有成長的樣子。

雖然她努力想要專作平靜的模樣,但不論是有些結巴的語調還是微微加快的轉弄髮尾的手指,自然都逃不過下定決心要用餘生侍奉萊恩福爾特家的雪倫的法眼。

由吉利亞斯‧奧斯本一手策畫的『大地之龍』作戰,與妙婕-米蒂娜·優潔利斯·德·凱恩-的『千之陽炎』計畫將在明日同時襲捲全大陸。

屆時由奧利巴特皇子為首的『光芒之翼』勢必也會傾全力阻止戰爭的進行。

黎恩所屬托爾茲新舊VII班為首的軍官學院的學生們將會一如既往的用他們的方式,以阻止為前提參與這場戰爭,屆時克洛斯貝爾特殊支援、游擊士協會,以及傭兵、魔女、鐵騎隊等協力者們也將會提供協助。

但這一次,阻撓在眾人面前的是寄生帝國數千年之久詛咒,以及傾全帝國之力,比起先前的內戰還要大上不知道數百倍數千倍的,世界級的戰爭。

更大量的軍隊、更大量的兵器,再加上來自檯面上與檯面下各方勢力參雜攪和在一起,毫不講理的帶來純粹的毀滅與破壞,平等的降臨生存或死亡在所有參與的人身上,這就是『死線』所認知的這一次的戰爭。

以雪倫-以前執行者『死線克魯格』的角度來看,即使以團隊合作的方式戰鬥至今的黎恩等人與軍官學院的學生及畢業生們也難保不會在這一次的戰爭中出現犧牲者。

身為皇子的奧里巴特自然更不可能會不清楚,但他仍然選擇在這樣的局勢之下安排了能讓眾人好好歇息的時間,而且還是選擇在米修拉姆遊樂園這樣的地方,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但簡直就像是在告訴所有人『即使面對世界的殘酷,也絕不能忘記自己最純真的模樣』。

雖然做為一國的皇子來說有些天真,但雪倫也稍微能夠明白為什麼這樣的人能吸引包含『銀閃』在內這麼多的人追隨他了。

而且說實話也正多虧了有這段時間,才能讓自己與亞莉莎大小姐能夠像這樣有多一點的時間去補足兩人失去的時光。

只是雪倫更清楚從抵達這個遊樂園,並得知獲得可以和其他人自由共處的時間開始,亞莉莎的心思早就已經放在某人身上了。

即使是一段時間沒和眾人接觸雪倫也能明顯看的出黎恩與亞莉莎之間出現了距離,而造成兩人距離的原因對服侍亞莉莎數十年的雪倫而言並不難猜測,恐怕就是因為忽然死而復生的父親直接變成促成帝國詛咒的檯面下的黑幕,讓亞莉莎對成為詛咒中心的黎恩產生了罪惡感吧。

雖然這一點在伊莉娜會長宣布那樣的人並非自己的丈夫後,或許已經讓亞莉莎心中的罪惡感沖淡了些,但對亞莉莎來說,包含心裡某個部分仍期望父親還活著的迷網在內,兩人之間或許也還需要某個契機才有機會重歸就好。

既然已經下定決心要全心全力服侍自己所珍視的人,當然其中也包括讓她們獲得幸福囉❤

話又說回來,明明才剛覺得亞莉莎大小姐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成長了,但這副明明被人揭穿卻還嚷嚷著「是妳的錯覺,我才沒有在煩惱要和誰一起逛,絕對沒有!」,死都不願意承認的可愛模樣,還是和小時候被抓到做壞事的小小大小姐一模一樣。

這也讓雪倫忍不住想對可愛的大小姐使一點壞心眼,於是她沒有預兆的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原來是我的錯覺嗎?看來不肖雪倫‧克魯格果然還是不適合作為萊恩福爾德家的女僕繼續工作呢。」

「咦?」

聽到雪倫用有些低沉語氣說出這句話的亞莉莎果然有些驚訝的回過頭。

「只是短暫離開服侍數十年的大小姐就沒有辦法理解大小姐的想法是作為女僕的失職,這樣的我怎麼對的起會長、大小姐,還有黎恩先生呢?」

「等、等一下,妳在說什麼啊,雪倫!而且提到媽媽就算了,為什麼還會提到黎恩啊!」

看著變得有些慌張的亞莉莎,強忍著笑意的雪倫用手遮住自己的眼臉,繼續用哀傷的語氣說著。

「說起來明明未經許可就不告而別本來就是作為僕人無法被原諒的大錯了,即使大小姐跟會長可以接受,但身為罪惡之身的我自己是絕對無法認同的!這樣的我沒有資格......啊啦?」

就在雪倫開始覺得有些說上癮的時候,她的腹部忽然受到了小小的衝擊。

「姆姆姆姆姆......!!」

低頭一看,只見眼眶微微泛淚的亞莉莎正鼓起臉瞪著她,雙手則是緊緊的環抱著她的腰,用的力氣大到甚至讓傷勢才剛恢復的雪倫感到有些痛苦。

「雪倫哪裡都不可以去,就待在我身邊就好!」

亞莉莎惡狠狠的說著,但聲音裡帶著的一點哭腔讓她沒有絲毫的魄力,反而像是正在撒嬌的孩子。

這副模樣,讓雪倫想起了某段記憶。

那是一個剛失去父親,除了家人外對誰都不願意敞開心防的少女。

明明雪倫總是悉心照料著她,不論用餐、洗衣、找東西或是整裡亂丟的東西,但她從來不會和自己道謝,也不願意和自己長時間待在同一個房間,對她來說,自己只是一個外來者,是不屬於家裡的外人。

當然即使這樣,雪倫依然無微不至的照料著她,或許其中帶有一點贖罪的意涵,但對雪倫來說更特別的是,這是在『死線』克魯格這個人類在獲得『雪倫』這個名字之前從沒有過的,用自己的雙手對生命作出消滅以外的行動。

就這樣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後的某一天,雪倫突然受到伊莉娜會長的指示,必須暫時代替某位因為意外而受了重傷的主管的工作。

當自己與小小的大小姐告知自己必須要暫時離開這個家一陣子時,她也是突然一語不發的緊緊抱住自己,而且拉也拉不開。

也是在那一瞬間,『雪倫‧克魯格』忽然找到自己生命中的意義。

不是為了死的殺戮,而是為了生的服侍。

而現在眼前已經快要不能稱之為少女,卻仍是個孩子的女孩臉上的表情與當年的小女孩重疊在了一起。

雪倫幾乎是毫不自覺的回抱住了亞莉莎。

在才剛開始入夜的米修拉姆遊樂園,第一次發現自己原來也有任性的一面的女僕,悄悄在心裡和某個男孩道了歉,並重新發下了某個誓言。

「遵命,亞莉莎大小姐。」
11
-
LV. 28
GP 485
2 樓 夜悠月 fq870437
GP3 BP-

不逝於火焰彼方的花與劍【閃之軌跡IV同人】



【8/31 開戰前夕 晚】


「這裡的視野真好,好像能夠把整個米修拉姆樂園一覽無遺呢。」

「就是啊,把這裡當作最後一站真是選對了呢。」

米修拉姆樂園的摩天輪緩緩攀上了最高點,亞莉莎與勞拉只是簡單的交談幾句,然後就靜靜的看著摩天輪窗外的米修拉姆全景。

承蒙奧利維爾皇子的好意,托爾茲學院VII與光芒之翼的夥伴們在及將席捲全大陸的作戰前夕得以保有最後的休息時光,儘管對仍壟罩在戰爭危機下的人們稍微有些過意不去,但亞莉莎等人也認同放鬆的必要性,於是眾人最後仍是盡情的享受了這難得的喘息時間。

鏡之國、恐怖列車、海灘活動,聽說莎拉教官還擅自在海邊辦起了拼酒大賽,把所有的庫存都喝個精光,真不知道那個人在幹什麼......

然後終於來到了最後。

從摩天輪向外望去,燈火通明的米修拉姆樂園硬是劃破了感覺會吞噬的大地的漆黑夜幕,儘管是佔地廣闊的樂園,但與無際的夜空相比也只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小小範圍。

但是毫無疑問的就在這裡,米修拉姆樂園確實驅散了天空的黑暗,光是這樣眺望著就仿佛會讓人獲得勇氣。

亞莉莎的手不自覺的輕觸了右邊的口袋。。

那裡是亞莉莎習慣放Arcus的位置。

在知道能夠有一段休息時間的時候,亞莉莎就已經下定了某個決心,雖然稍早和雪倫的互動稍微打亂了她的步調,但並沒有因此改變她的想法。

原本是沒有,直到亞莉莎收到對方的邀請。

結果就是已經下定好的決心反而因為對方先一步的動作而動搖了。

雖然沒有任何具體的證明,但這樣的邀約或許正代表那一邊的想法從來沒有改變過。

而這樣的可能反而讓亞莉莎強烈的意識到自己曾經堅持的想法,還有先前說過的話,曾經脫口而出的一字一句在此刻都變成亞莉莎的束縛,越是思考越沒有辦法說服亞莉莎自己。

於是決心變成了迷惘。

而如同雲煙的迷惘,並不會只因為光芒就被驅散,反而會若有似無的壟罩在心頭。

明明是清爽的夜晚,但窗外的景色在亞莉莎看來卻有些模糊。

「亞莉莎,我有件事情想要跟你說。」

「嗯?」

沉靜的包廂與亞莉莎的思緒被勞拉的聲音打破,亞莉莎將原本望向窗外的視線投向了她。

原本同樣望向窗外的勞拉也已經收回頭向窗外的視線,直直的望向亞莉莎的眼睛。

「我呢,之前和黎恩告白了。」

「欸?」

出乎意料的,勞拉說出口的是亞莉莎方才一直在想的名字。

更出乎意料的,是勞拉說出口的內容,那內容足以讓亞莉莎原本混亂的思緒直接停擺甚至歸零。

「在布利歐尼亞島的時候,我把我的心意告訴了他,雖然沒有收到回覆就是了。」

「......這樣啊。」

「嗯......抱歉。」

「這有什麼好抱歉的?」

苦笑的亞莉莎表達她的不能理解。

但如果能有第三個人在場,就能注意到即使嘴上說著這沒什麼,但亞莉莎撐起來的笑容十分勉強,不論是顫抖的嘴唇還是濕潤的眼臉,都讓平常堅強的她看起來多了一絲柔弱。

但即使如此,勞拉也沒有選擇停下。

「我呢,從來沒有喜歡或者被喜歡的經驗,雖然在領地內也有年齡相近的男生,但或許是因為貴族身分的關係,他們對我的態度都顯得有些小心,雖然不知道原因,但即使在軍官學院的時候這點也沒有改變。」

「那是因為你太強了啊。」亞莉莎小聲的嘟嚷著。

「但從黎恩和他們不一樣,不但很平常的對待我,明明有一定的實力卻不會驕傲,雖然這其中也有包含貶低自己的態度,但即使是這樣的他,也從來不曾選擇對任何事情就這麼放棄,黎恩從來都不會選擇背對困難,可是也因此而忽略身後的許多事情,這樣的他居然是個擁有能綜觀全局的觀之眼的八葉劍士。」

「然後我終於發現,發現在他強大的背後,是對自己的奮不顧身,為了保護他所重視的一切,黎恩甚至可以捨棄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性命。明明重視與自己相關的一切,最不重視的東西卻是他自己,即使和他說了數十遍數百遍,希望他能更重視自己一點,他也只會傻笑著然後繼續為了他人拼上自己的全部。」

說到這裡,兩人都露出了一絲苦笑。

雖然亞莉莎旋即又露出有些陰鬱的神情。

「所以我決定要成為他的劍,為他守護其中一部分珍視的事物,分擔肩上的重量,這樣或許他就可以不用那麼奮不顧身了吧......雖然等我注意到的時候,我已經不只是想成為他的劍了。」

然後和黎恩單獨在布利歐尼亞島上特訓的時候,壓抑不住感情的勞拉終於超越了夥伴的那條界線。

儘管事後勞拉也對自己一時衝動的行為感到有點困惑,也因為陌生的情感而有些害羞,偶爾產生的罪惡感甚至讓她產生過疑惑,但對身為貴族又是劍癡的勞拉來說,這方面的經驗她本來就是壓倒性的不足,對能客觀認知道自己的不足勞拉來說,這樣的疑惑並沒有困擾她太久。

不論面對任何事物都能保持直率不拐彎抹角才是亞爾賽德家,才是勞拉‧S‧亞爾賽德的作風,所以勞拉早就決定讓自己一如往常,直率的面對。

說到這裡,勞拉認真的臉上微微有些泛紅,但她仍然用凜然的神情說出足以讓稍微怕羞的人害羞到死的話語。

「......這樣啊。」

但與認真的勞拉對比,亞莉莎只能對唐突的話題回以略顯僵硬的應答。

這、這又和我有什麼關係呢?亞莉莎甚至還差點想像往常一樣脫口而出這樣不中聽的話語。

畢竟即使或多或少能感覺到跡象,但VII班的女生們都不曾也不會主動說破自己對黎恩的想法,不論是勞拉、亞莉莎也好,艾瑪、菲也罷,就如同彼此間不可說的默契一樣,所以即使勞拉不知道為什麼在這裡打破了一直以來的默契,亞莉莎選擇裝傻或者輕描淡寫的帶過也並不會太奇怪。

但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亞莉莎連回話做不到。

當然無法理解對方的真意是其中的原因之一,但看著眼前明明擺著熟悉的認真表情,卻又不同以往閃閃發亮的親友,比起對她的話語裝傻,亞莉莎忽然在意起現在的自己在別人眼裡又是什麼模樣?

內戰時與黎恩在回到舊宿舍時交換的誓言自己從來沒有忘記。

從那以後,不論是在畢業後回到萊恩福爾特工作,還是與眾人在內戰後約定好的以自身的角度去尋找通往帝國未來的可能性,不論遇到什麼困難,只要想起黎恩自己就能繼續努力下去。

雖然也會有因為自己的工作與成為帝國英雄的黎恩越來越難以見面而感到寂寞的時候,但只要想到總有機會和黎恩見面,就算要花上多少時間亞莉莎都覺得無所謂。

因為亞莉莎知道,兩個人的想法與心一直都是連在一起的。

然後,這樣的關係,這樣的歸屬,被自己親手斬斷了。

儘管當時讓自己下定決心斬斷一切的原因,雪倫還有媽媽已經回到自己的身邊,可是身為自己父親的地精長老仍然是VII班與光芒之翼的敵人,光是這一點仍然足以動搖亞莉莎的內心,偶爾甚至還會疑惑自己是否有資格和大家站在一起。

然後包含這一點在內,親手斬斷羈絆的自己真的能在一切都還沒有結束前想著恢復關係嗎?縱使對方毫不在意過去的事情朝自己伸出手,自己就可以同樣用什麼也沒有發生的態度握住哪隻手嗎?

這樣太卑鄙了。

和自己相比,勞拉貨真價實的情感看在亞莉莎的眼裡是那麼的亮眼,亮眼到儘管試著維持笑臉,但已經僵硬的嘴角根本已經感覺不出來究竟還有沒有擺出微笑,反而是心臟被揪住了的感覺明顯的難受,讓亞莉莎連呼吸都有一點困難。

而仍然想要說些什麼的勞拉讓她甚至想要逃跑,但偏偏現在摩天輪才剛過最高點,根本無處可逃。

是要繼續訴說自己對黎恩的愛意?還是想找主動推開黎恩的亞莉莎提供建議?甚至其實是要警告亞莉莎離黎恩遠一點?嘛,不管哪一個都無所謂了。

或許我已經不行了吧?亞莉莎垂下了目光。

不論是繼續訴說對黎恩的想法,還是想要試探亞莉莎對黎恩的想法,亞莉莎只知道自己或許都沒有辦法好好承受了。

「那麼接下來就輪到亞莉莎了。」

「欸?」

因訝異而抬起頭的亞莉莎所看到的,是帶著符合勞拉的穩重而溫和的笑容。

「你從鏡之國出來以後就一直在看手機呢,是收到黎恩的訊息吧?」

「那個是......」

「我所擁有的就只有從家裡承襲而來的頭銜,還有手中的大劍,一直以來不論遇到任何的事情,不論順利或者不順利,只要揮舞手中的劍就能驅散煩惱的事情,內心也能平靜下來去面對所有的挑戰。」

「我沒有辦法裡解亞莉莎所背負的事物,但是,我可以感覺的到,亞莉莎背負的重量,還有內心真實的想法。畢竟不只是黎恩,VII班的每個人都是一直看著彼此一步一步向前邁進。」

「當每個人在成長的時候,只會揮劍的我也一直在想,除了戰鬥之外自己還能夠做到什麼事情。最後我想到的,就是不只要在戰鬥的時候為VII班擊退敵人,更要成為在每個人煩惱的時候能夠斬斷迷惘,不論現實或是在精神上都能劃開前進的道路。」

真正意義上的守護VII的劍,這就是勞拉的答案。

同樣是溫和的笑容,但是平時銳利的目光也染上了堅定的色彩,原本有些不安的亞莉莎也在勞拉充滿力量與情感的注視下,不知不覺平靜了下來。

「亞莉莎呢,雖然平時很可靠卻常常讓人放不下心,明明頭腦聰明卻又在小地方很笨拙,明明很堅強但在處理自己事情的時候沒有那麼勇敢。」

「這麼粗心又不坦率真是不好意思喔......」

「所以我決定把我真實的想法告訴你,然後現在輪到亞莉莎坦率的說出自己的想法了。」

「......這樣沒有關係嗎?」

「用菲的說法來說應該就是『不管別人做了什麼,傭兵就該親手去獲取自己的報酬』這樣吧。」

「啊,的確像是菲會說的話呢。」

「不過亞莉莎,你剛剛遊刃有餘的態度,就算是我也有點不爽喔。」

兩人彼此互相瞪視,接著同時臉色放軟笑了出來。

「感謝各位今天的搭乘,請在離開摩天輪的時候注意腳邊喔!」

工作人員的聲音就像算好兩人對話結束的時候插了進來,窗外的景色不知不覺從天地兩片星空替換成燈火通明的米修拉姆樂園街道。



------



「勞拉。」

「嗯?」

「接下來我必須要去一個地方,所以.......」

「我知道,我也差不多要回去休息了,所以去吧,亞莉莎。」

「然後那個......謝謝。」

「......這個難道就是艾瑪所說的傲嬌嗎?」

「包括剛剛菲的話在內,你到底都跟她們學了什麼啊!」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684 筆精華,02/1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