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1k

RE:【小說】彩虹教條第二集-風神聖物-第二十章 陰謀(02/2更新)

21 樓 ahoy829
GP1 BP-

第二十章  陰謀


一個月後,在剩餘的聖殿騎士宣誓效忠之下,葛羅佛成為了聖殿騎士的最高大師,同時他也宣布了自己是獅鷲獸大陸上唯一的國王,他召集了軍隊朝向獅鷲岩進攻,因為高登王已死,獅鷲獸大陸上能夠爭奪王位的君主已經所剩無幾,雖然刺客兄弟會曾經支援其他可能爭奪王位的君主企圖抵抗,但在葛羅佛的指揮作戰以及吉賽兒的暗中幫忙下,最後殘存的勢力也跟著被葛羅佛的軍隊給消滅了。

如今葛羅佛的軍隊兵臨城下,包圍了整座獅鷲岩,望著曾經被她稱為家的地方被軍隊攻打,吉賽兒的內心有著無限的感慨,葛羅佛也注意到吉賽兒落寞的神情向她問著。

“妳還好嗎?”

“老實說不好,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我必須向他們刀刃相向,我覺得肚子相當不舒服。”吉賽兒揉了揉肚子,最近她老感覺到自己的肚子不太舒服。

“如果妳不想去的話,妳可以留在營地裡等待結果,妳已經幫我們夠多了。”葛羅佛說著,但吉賽兒卻搖了搖了頭。

“不,事到如今我已經沒有退路了,我會趁亂進去獅鷲岩將風神聖物偷出來,我只求你在這之後能夠放他們一條生路。”

“雖然放走他們可能會對王國的未來造成威脅,但是我答應妳,吉賽兒。”葛羅佛點了點頭。

“謝謝你。”吉賽兒道謝著,接著動身前往獅鷲岩上的最後一個刺客據點。

獅鷲岩的地形易守難攻,道路狹窄不適合大量的軍隊通行,附近的山谷又會不時吹出亂流影響飛行,所以葛羅佛軍隊的進軍速度大大的受到了阻礙,另一方面,刺客們也在對城牆加強了防禦,他們在城牆上設立的箭塔,從高處用火力壓制軍隊,讓戰士們不得不高舉著盾牌才能前進,在此同時刺客們又朝著隊伍裡投擲煙霧彈,趁進進去刺殺他們,雖然葛羅佛的軍隊看似被打得落花流水,但刺客的消耗也相當嚴重,面對幾乎源源不絕的軍隊,獅鷲岩僅存的刺客就像是有去無回的自殺部隊,當刺客們衝入軍隊當中後,只能在戰到體力耗盡前多拖幾個下水。

這是一場惡戰,雙方都因為戰爭而損失慘重,唯一的辦法就是吉賽兒親自潛入獅鷲岩中,將風神聖物偷出來並且將據點上的刺客旗幟給換成葛羅佛的軍旗,一旦旗幟被換置掉,刺客們的士氣就會大減,最後投降,吉賽兒使用攀繩鉤鉤住了山壁,從最意想不到的另一面悄悄攀上獅鷲岩的據點。

在攀爬的過程中,吉賽兒吃盡了苦頭,好幾次她都差點因為腳滑或鬆動的土石而摔下山谷,全仰賴自己的力氣和攀繩的強度做支撐,為了讓自己的身體負擔減輕,她沒有穿任何的防具或帶任何笨重的工具,盡量地讓自己的裝備減輕到最低,最後,她成功地繞到先前她曾摔下去的山壁那裏,由於水晶球被留在那道門的後面導致密門無法被開啟,所以也就喪失了繼續修築緩降梯的意義,但是先前裝設的固定架還在那裏,吉賽兒靠著攀爬固定架,成功的進到了獅鷲岩裏頭。

吉賽兒上來後,先是躲在附近的一處屋子後面,看著獅鷲岩中心的情況,在戰爭時期,幾乎每一個可以被動員的刺客都被派去前線幫忙了,那些居住在此的一般居民,也都紛紛地躲回自己的家中,祈求著戰爭趕快結束,此時葛羅佛的軍隊已經來到大門那,吉賽兒可以清楚聽到衝撞鎚正在衝撞著大門的聲響。

在這危急的時刻,獅鷲岩內部的戒備是最鬆懈的,於是吉賽兒趕緊動身,來到刺客議會大樓附近的一處小屋裡頭,這個小屋是用來堆放柴火以及一些工具的儲藏室,一進到儲藏室裡,吉賽兒立刻就看到在儲藏室裡等候許久的兩隻小馬。

“花生、蒂蒂!”吉賽兒這麼說著,接著就與他們來了個大大的擁抱。

“喔,吉賽兒,我們擔心死你了!”蒂蒂這麼說著,奶油花生則不知怎麼有些沉默。

“大家都還好嗎?”吉賽兒問著。

“不,一點都不好,獅鷲岩被包圍了,所有的刺客都在為了保護家園而奮戰,我覺得很有罪惡感。”奶油花生低下了頭,沮喪地說著。

“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但我們只能盡早結束這件事情,才能將損失控制到最小。”吉賽兒難過的說。

“吉賽兒,妳寄給我們信上說的都是真的嗎?金妮她……她真的死掉了嗎?”這時蒂蒂忍不住又問著,吉賽兒也忍不住哀傷了起來。

“是的,她的頭顱被送到了軍營門口,你們知道是誰下的命令嗎?”

“沒有刺客願意承認。”奶油花生這麼說著:“當天的確是有很多刺客反對將金妮放回去,但在葛瑪蘭的堅持下,大家還是讓金妮離開了獅鷲岩,我相信一定是有誰,在金妮離開獅鷲岩後襲擊了她,真是過分……”

“吉米呢?她知道這件事情後的反應怎麼樣?”吉賽兒問著,蒂蒂搖了搖頭。

“他不知道,我們沒能告訴妳,但吉米早就在妳被高登俘虜後就離開了,有一天清早,我們在他的實驗室裡發現了一封信,是奇奇寫的告別信,吉米認為自己已經待在獅鷲岩太久了,涉入了太多麻煩的事情,而他的夢想是繼續旅行,看遍世界,由於我跟奶油花生在一起的關係,所以他們沒有帶上我,希望我在這裡跟奶油花生好好生活。”

“你們不必擔心,我跟葛羅佛說好了,等這事情結束後,你們會受到國王的保護,你們可以安心的在這個國家居住,不會受到任何軍事審判。”

“但這不是我們所擔心的,我們是小馬……而只要我們還待在這個以小馬為奴隸的地方,我們就沒有安心的一天。”奶油花生嘆了口氣。

“這我也跟葛羅佛商量過了,我要他在成為國王後廢除奴隸制度,到時候你們就可以自由的生活在這裡了。”

“但歧視並不會因此而消失,我們仍然會受到批判,因為我們的身分和過去而被小看,就算我們搬走,搬到小馬國,我們也不知道該怎麼樣在陌生的家鄉立足。”

“總會有辦法的!但是如果我們沒有讓這場戰爭結束,現在談這些也是枉然。”吉賽兒這麼說著,她的時間不多了,一但葛羅佛的軍隊突破城門,刺客們就會聚集在一起保護風神聖物,到時候別說是偷了,她更擔心有誰會因此使用風神聖物反擊,她見識過風神聖物的力量,而那股力量絕對不適合落入瀕臨危機時刻的一方。

“我知道,他們把風神聖物放在議會大樓的審判廳裡,由好幾十名刺客同時看守著,老實說我不知道妳該怎麼從他們眼皮底下偷走它。”

“不需要,我們只要能製造點騷動引開他們,只要我能碰到風神聖物,一切都沒問題了。”吉賽兒這麼說著。

“那我們動身吧,蒂蒂,妳先回家,在事情結束前千萬不要出來。”奶油花生這麼說著,接著往倉庫的出口移動,就在吉賽兒要跟上他時,蒂蒂卻伸出蹄子,拉了拉她的胳膊。

“吉賽兒,我希望妳知道自己在做甚麼。”蒂蒂看著她的眼睛說著。

“我知道。”吉賽兒回答。

“讓奶油花生安全回來。”

“我會的……我保證。”吉賽兒再度說著,這時蒂蒂才放開蹄子讓吉賽兒離開,吉賽兒離去前回望了眼蒂蒂,蒂蒂只是有些沒落的站在那裏目送著他們。

吉賽兒和奶油花生走在議會大樓的走廊上,路上幾乎沒有看見任何刺客在把守,平時吵鬧的議會廳今天居然出奇地安靜,與在獅鷲岩門口那吵鬧的情況完全相反,最後他們來到了議會廳前,奶油花生假傳葛瑪蘭的命令讓看守議會廳的刺客跑到前線去幫忙,吉賽兒在他們走後,才從自己躲藏的地點出來。

“風神聖物就在那個石棺裡。”奶油花生指著放在大廳上的一個黑色石棺這麼說著,看到這個黑色石棺讓吉賽兒心底泛起了不祥的預感,上次見到像這樣的棺木是在北風城的地下墓穴裡,然而最後的下場卻非常糟糕。

吉賽兒看向石棺,石棺的蓋子還沒有蓋上,遠遠看似乎有誰正躺在裡面。

“為什麼他們要將風神聖物放在棺材裡?誰在裡面?”

“妳走近一看便會知道了。”奶油花生只是平淡的回答著。

吉賽兒一步步走向石棺,隨著距離拉近,吉賽兒漸漸可以看到石棺裏頭的情況,同時她也相當謹慎小心,深怕這會是什麼陷阱,直到……

“不……這不是真的!這不可能!不!”

吉賽兒終於看到石棺裡躺著的是誰了,是她的導師格林!他閉著眼,臉上消瘦的病容,就像是睡著般永遠的沉睡在裏頭,雙爪扣著風神聖物,吉賽兒的腿一軟,趴在了石棺的邊緣上,眼淚婆娑的看著在裏頭的格林。

“妳來晚了,他是在昨天去世的。”

這時一個聲音從她背後響起,吉賽兒轉過頭來,發現格列佛正從門口那走進來,與奶油花生肩並肩的站在一起。

“他對妳相當失望……失望透頂,說妳辜負了他,背棄了刺客的教條。”格列佛冷冷地說著。

“我呃……明明就是刺客先開始的!刺客們違背了同盟契約、殺了金妮!我只是想讓這場戰爭結束有甚麼不對?!你不也常常說這就是戰爭,我們沒得選擇嗎?!”吉賽兒崩潰地大吼著,她的眼淚隨著她的憤怒從眼眶裡湧了出來。

“不,妳選擇了。”這時奶油花生開口反駁了她。

“妳選擇了跟葛羅佛站在一起,是妳選擇了向以往的同伴刀刃相向,一切都是為了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這件事情本身沒有錯,錯的是妳不願意去承擔自己的選擇的後果。”

“承擔後果?你要我怎麼做?你要我以死謝罪?就像過去那些背叛刺客兄弟會的刺客們一樣嗎?”

“不……但妳必須永遠離開。”格列佛搖了搖頭。

“……什麼?”吉賽兒愣了愣。

“這是格林的遺言,妳必須離開,離開兄弟會、聖殿騎士甚至是這片大陸,因為妳太特別了,葛羅佛現在是一名國王,同時也是聖殿騎士的最高大師,而妳成了他最大的弱點,你們彼此都會為了對方不顧一切,但這樣的方式在獅鷲獸大陸要迎接的和平是一種傷害,妳會影響他對於國家利益的決策,而妳在兄弟會也已經沒有容身之處了,若妳繼續在這裡,只會讓葛羅佛相較之下像個傀儡國王,不會真正得到支持,所以妳必須離開,並且盡可能低調的生活。”格列佛這麼說著。

“這是刺客兄弟會對妳最後的寬限,妳不知道,現在有多少刺客都想把妳給生吞活剝,多少的同伴因為妳的關係而犧牲性命,然而即使如此,格林和葛瑪蘭還是一直替妳辯護。”奶油花生這麼說著。

“今天這場仗,我們會輸,但聖殿騎士也不會贏,我們已經發現風神聖物和山底下的那座遺跡有所聯動,只要他們一攻進來,我就會觸發這股聯動,把大家都一起埋葬掉,讓風神聖物永遠不會被發現。”格列佛這麼說著。

“什麼?!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還想讓北風城的事情再發生一次嗎?!”吉賽兒驚訝的吼著,接著又看向奶油花生。

“花生!這件事情連你也知道嗎?!那蒂蒂怎麼辦?!還有在這裡的所有居民!他們都是無辜的。”

“她知道,我已經告訴過她,但妳能挽救這一切,妳可以要求葛羅佛撤軍,讓這裡的居民疏散,最後我們再引發災難,把這個風神聖物給破壞掉,一切都要由妳來決定是否承擔這後果,所以拜託……不要讓蒂蒂因此死掉好嗎?”

“這不是我所能決定的事情。”吉賽兒搖了搖頭。

“葛羅佛必須成為國王,他必須拿到風神聖物,但請相信我!他真的能為獅鷲大陸帶來和平!”

“如果他真的有那個本事,那他也不需要用到風神聖物才對!”格列佛生氣的說著,在此同時,遠處傳來了獅鷲岩的大門轟然倒下的聲音,接著便是藝陣刀劍碰撞以及士兵怒吼的吵雜聲。

“他們攻進來了!”奶油花生這麼說著,急切地看著吉賽兒。

“對不起,我會求葛羅佛饒過你們的性命。”吉賽兒這麼說著,接著身爪摸上了風神聖物。

“吉賽兒!”格列佛大喊著,霎那間風神聖物發出了一陣光芒,被光芒掃過的格列佛和奶油花生行動嘎然而止。

“我很抱歉,格林……但我向你保證,我會為獅鷲獸大陸帶來和平,願你的靈魂在另外一個世界能夠看到,安息吧。”

吉賽兒說著,她輕輕撥開格林雙爪,將風神聖物從他的懷裡拿起來,接著她起身來到了格列佛面前,看著雙眼直勾勾看著她卻一動也不動的吉賽兒。

“格列佛,我雖然想向你道歉,但我不會,因為我只是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

“我也是。”格列佛這麼說著,接著他的身體突然向前,一把抓住了吉賽兒爪中的風神聖物,這讓吉賽兒驚訝得睜大了眼睛。

“為、為什麼?!”

“在我拿到風神聖物的那一刻,有個長相怪異的女性出現在我的面前,她告訴我,妳有過機會,妳明明有機會阻止北風城所發生的一切,但妳卻因為執著而犯下了滔天大罪,妳也不配擁有風神聖物,我們的身上流著一半相同的血,所以我多少也有些抵抗能力,我要把它連同這裡一起催毀掉!”

格列佛這麼說著,風神聖物再度亮起了強烈的光芒。

“不!你不可以!”吉賽兒大吼著,她彈出袖劍刺向了格列佛,但是格列佛卻沒有閃躲,袖劍居然就這麼刺入了格列佛的胸膛。

“嗚咳!”格列佛叫了一聲,接著伸出爪子抓住了吉賽兒的爪子。

“格、格列佛?為什麼你不躲開?為什麼你不擋下?!”吉賽兒驚訝得睜大了眼睛,淚水再度從他的眼眶中溢出。

“我不會躲的,因為我破壞了約定,我傷害了妳,所以挨妳這一刀,是我應得的,但我還是不能讓妳把風神聖物拿走,就像我爸爸說的……跟我一起死吧。”

格列佛這麼說著,吉賽兒感覺風神聖物那傳來了一陣炙熱的感覺與震動,一切都向當時吉賽兒要接觸那顆失控的水晶球時的感覺一樣,接著下一秒,風神聖物發出了一陣強烈的白光,吞噬了吉賽兒與格列佛。

當吉賽兒回過神來時,她發現自己又出現在白色的空間裏頭,Twilight Sparkle也在那裏,她們兩個互相望了望,接著伸出了彼此的蹄子與爪子,就跟上次一樣,她們碰在了一起,而不是穿了過去。

“為什麼我們會來到這裡?格列佛呢?!”吉賽兒焦急的問著,在這個破碎的世界裡四處張望。

“我不知道,我跟妳一樣搞不清楚狀況,但我可以確定的是它又要向我們展現什麼真相,走吧。”Twilight Sparkle這麼說著,接著走向了遠方出現的一塊地板碎片。

吉賽兒跟著Twilight Sparkle跳到了那塊碎片上,隨著他們的移動,遠方出現了更多的碎片與飄散在空中的殘破建築物,原本空無一物的邊際上,也出現了夜晚的色彩,吉賽兒和Twilight Sparkle辛苦的爬過了那些碎片,因為在這個空間裡不能飛行,接著終於來到一個他們覺得眼熟的地方,那是葛羅佛在北風城所搭建的營地,吉賽兒看到營地的主帳篷外,站著一隻獅鷲獸,當搖曳的火光照清楚她的臉龐時,吉賽兒不禁睜大了眼。

“金妮?!這怎麼可能?”吉賽兒驚訝地叫著,她看到金妮穿著她一身火紅的披風,信誓旦旦的看著主帳篷好一會兒,接著走進了主帳篷當中。

“拜託你,陛下,現在高登已經死了,沒有風神聖物我們照樣能統一整個獅鷲獸大陸,請你繼續與刺客們同盟吧!”

當吉賽兒和Twilight Sparkle走進時,他們聽到金妮從主帳篷裡發出的聲音。

“開什麼玩笑!是他們叫妳來談和的嗎?!在他們毀約襲擊了我的國家又搶走風神聖物之後,我怎麼可能還會相信他們!”

走進帳棚之後,他們看到葛羅佛正坐在主座上氣憤地罵著金妮,葛蕾絲則坐在副座上靜靜的聆聽著,但即使葛羅佛再怎麼生氣,金妮依舊是沒有退縮的意思。

“不!陛下,這個主意完全是出自於我,我可以去說服葛瑪蘭,刺客們想要的就只是不讓風神聖物被使用,這場戰爭已經消耗掉雙方太多的兵力以及無辜的平民,如果我們能夠放棄爭奪風神聖物,刺客兄弟會將會提供陛下統一獅鷲獸大陸所需的幫助。”

“不行!妳真的以為刺客們不會自己使用風神聖物嗎?妳當時並不在場,妳根本不知道風神聖物的力量足以將我們的所有努力一瞬間抹煞殆盡!”

“我知道陛下,方才我已經在外面見識過北風城悽慘的景象了,但正如我說的,刺客兄弟會殺死我們並沒有任何好處,沒有了陛下統一獅鷲獸大陸,這片大陸只會再次陷入戰爭與混亂,我們的目標都是結束戰爭,為此我認為犧牲部分東西換取獅鷲獸大陸的和平並無不妥,請陛下三思!”

“不,妳錯了,如果讓這樣的力量落入刺客那邊,就等於是只要他們一不高興就可以替換掉這個國家的統治者!更何況我還是聖殿騎士,這兩個勢力一直水火不容,如果連妳也要站在刺客那一邊,那麼就別怪我撤掉妳的職位,將妳關押起來!衛兵!把她押下去”

葛羅佛揮了揮爪子,在帳棚裡外的兩名衛兵走了進來,一左一右架住了金妮。

“陛下!你必須了解!我跟吉賽兒一樣,都是站在想要結束戰爭的立場!獅鷲岩易守難攻!沒有吉賽兒的幫忙你不可能打得下來的!而吉賽兒也絕對不會幫你攻擊她的同伴的!”

金妮這麼叫著,當她要被守衛拖下去時,葛羅佛忽然又想到甚麼般,叫了一聲。

“等等。”

衛兵們停下了動作,和金妮一起望著他,只見葛羅佛來到了金妮面前,雙眼直勾勾的看著她。

“妳說的很有道理,沒有吉賽兒的幫忙我不可能攻打下獅鷲岩,她也不可能去傷害她的同伴。”

“陛下……”聽到葛羅佛這麼說,金妮不禁露出喜色,但是她臉上的笑容卻隨著刺入她心臟的匕首轉變為驚愕。

“不!!”在一旁看著的吉賽兒心痛地大喊著。

“所以她需要一個動機。”

葛羅佛這麼說著,接著抽出了匕首。

金妮驚訝的睜大了眼,一旁的守衛鬆開了她,金妮趴在地上,用手摀著不斷冒血的傷口。

“傳令下去,今天大家並沒有看見金妮進營,她的首級在今早時被發現在營地外頭,是作為刺客對我們宣戰的信物。”葛羅佛下令著。

“陛下!”在一旁目睹這一切的葛蕾絲驚訝的叫著:“她是吉賽兒的朋友!”

“我知道,所以我才要藉著她的死,讓吉賽兒以為她的同伴背叛了她,葛蕾絲,我有一件事情要拜託妳,請妳向吉賽兒轉達金妮被刺客殺死的消息。”

“我?”葛蕾絲再次驚訝的問著。

“是的,我想請妳演一齣戲,等吉賽兒從昏迷中醒來,我讓妳去跟她說這件事情,說服她加入我們的行列,因為我知道要是由我逼她的她只會更加不願意,但要是她認為我沒有意思讓她參與,她就會認為她幫助我是正確的事,而她……總是堅持去做自己認為對的事。”

葛羅佛這麼說著,吉賽兒聽了不禁有些痛心,沒有想葛羅佛居然利用了她!而她居然就這麼傻傻的一腳踩進了他所設計的圈套,她也從沒想過葛羅佛居然會騙她。

“可、可是……”葛蕾絲有些猶豫,但葛羅佛卻緊抓著她的雙爪拜託著她。

“拜託妳,妳是我唯一的希望。”

“……我知道了,陛下。”葛蕾絲猶豫了一會兒,最後點了點頭。

“抱歉了金妮,我不會忘記妳的犧牲的……”葛羅佛看著金妮說著,金妮眼角流下了淚水,一直到死前都還盯著葛羅佛。

“不……怎麼會這樣……葛羅佛他居然會設計我,我又做了什麼?!”

吉賽兒心痛地叫著,一旁的Twilight Sparkle正想要安慰她,四周的景象卻開始被白光給覆蓋,就像之前一樣回憶的畫面到達了尾聲。

看完後別忘了留言或點擊喜歡,你的回應是支持創作者的原動力喔!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578 筆精華,10/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