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5
GP 1

[同人改編小說] 刺客教條:現代戰爭 (1/31更新)

樓主 刺客 zero69658588
GP4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刺客教條:現代戰爭
Assassin's Creed:Modern Warfare


哈囉大家好!這次是我第一次在這個板上發小說文,如果文章中有『用詞不當』,錯字或有其他意見歡迎大家留言告訴我。

我為什麼會有寫這篇同人小說的衝動(?),其實很簡單,從我中二(香港的説法,台灣應該是國中二年級)那年我開始接觸刺客教條系列,而我在平時上課都會想像以刺客教條的內容作背景,然後就有自己創造故事,而以下的故事是我最近想出來,那時候我在想,刺客教條大部份故事都是過去的歷史,那現代的故事呢?因此我就寫出關於現代的刺客故事...

-第一章 -     -刺殺任務-



『Nothing is true, everything is permitted.』(英文:沒有任何事是真實的,一切都是被允許的。)


從我加入組織後,他們首先教會我的就只有這句話,一開始我不太了解這句,但我慢慢為組織完成一個又一個的任務,我開始明白身為刺客不能迷網才能完美的完成任務,就和我們的教條一樣。

但是...那並不是我所關心的....

=8:57p.m. 香港 高樓大廈的天台=


「喂,小子,目標一行人還有三分鐘後到達目的地,給我打起精神來!」

「好啦我知道了…還有導師,我們之前不是討論過了嗎?我己經二十歲了,不要再叫我『小子』!」

在天台上只有一位穿著黑配紅色兜帽短袖T-shirt,黑色有彈性的牛仔褲,穿同樣顏色的鞋子,深灰色肩斜包,戴黑配銀色的護手,護手下面裝有電擊袖劍【註1】(在他的左手)和戴著刺客標志項鏈的少年,而他正在用通訊器和他自已的導師對話。而他的任務就是把目標殺死。

「那我該叫你什麼好?『孩子』還是『愛哭鬼』呢?」

「好吧,我改變主意,請導師繼續叫我『小子』...」

那名刺客掛在耳朵的通訊器傳來一陣狂笑聲,面對導師拿起以前他的稱號叫他,那名刺客只能嘆氣和翻白眼...

突然,一架直升機慢慢從空中下降到天台的停機坪上。

「目標己到達目的地!」

那名刺客盡量壓低音量説著同時躲在天台水箱的後面。

直升機的門被打開,隨後走出了四個人,帶頭的是英國有名的奸商-哈利.黑格,他穿著灰色西裝,戴著名貴戒指和金錶,以高傲自大的眼神觀看周圍,而他的事蹟十分『出名』,如果他做生意沒有佔七八成的利益,他就會用生意夥伴的親人生命為理威脅他人,因為有聖殿騎士的保護所以警察也不能拘留他。

對,聖殿騎士,我的『老朋友』,除了我還是實習刺客不能接任務之外(實習刺客要受到一定訓練一定程度才能升為刺客,而刺客才能開始接任務),我幾乎接到的任務十有八個都和聖殿騎士扯上關係,但其他刺客(同一階級)接的不是去偷文件就是刺探情報。

不過…正正因為我比其他刺客更早認識聖殿騎士,所以我對他們的攻擊與防禦方式都有一定認識。

跟在那個奸商的後面是三個(包括機長)聖殿騎士,他們穿著一樣的黑西裝,一樣戴著墨鏡和光頭(其中一個還有一點點頭髮)還有他們戴有聖殿騎士標誌的戒指而他們平均年齡大概是三十歲。

我慢慢呼出一口氣,並祈禱他們不會用魔法來攻擊我(開玩笑)。

刺客吹一聲口哨,引起離刺客最近的聖殿騎士(有些頭髮),他慢慢走近水箱,等他一轉身到水箱後面,他馬上張嘴但沒有發出聲音,因為刺客用袖劍刺入他的脖子。

看來他們的聖殿騎士訓練課程中沒有一個叫『如果在任務地點聽到口哨聲一定不要靠近那裏』的課程。

另外兩個發現同伴不見就拿出手槍準備迎戰,也叫那個奸商快點下樓逃跑。

『本來還希望可以來近戰…』我一邊想一邊也拿出手槍,其中一個發現在水箱後有人影,並向那裏開槍,但下一秒槍聲停止了,因為他知道那個人影是死去的同伴,同時發現某種液體從頭上流下來,之後他倒在地上。

知道兩位同伴己戰死,呼吸聲很重和滿面大汗的聖殿騎士非常害怕,害怕那個刺客會如何殺掉他,刺客收起手槍,再次換上袖劍,刺客慢慢出現在他面前,他把槍指向刺客,他十分害怕地說:「不...不要...過來!」説完,我用最快的靠近他並把袖劍刺進他腹部電死他。

刺客來到樓下的豪華大廳,那裏只有一個人。

那一瞬間刺客的腦部出現『糟糕!』,在哈利.黑格左右旁邊各走出兩名拿開山刀與匕首的人,由於刺客沒看見他們身上有關聖殿騎士的飾物,所以刺客推測他們只是奸商的手下,而且他們犯了一個錯誤那就是『永遠不要和刺客進行近攻戰』。

「Kill the damn Assassin!(英文:(你們去殺了那該死的刺客!)」

説完,其中兩個衝著我來,而刺客是往右邊的敵人衝去。

那刺客跳上敵人的上面並彈出袖劍直接刺入喉嚨,另一個看到同伴慘死的樣子,不禁呆住一下,刺客不會放過機會,拔出袖劍向他跑去並撲倒他,同樣方法殺死他。

然後刺客拿起地上的匕首,往哈利.黑格飛過去,但奸商抓左邊的手下作肉盾,擋了致命傷,哈利.黑格拿開肉盾,發現最後一個手下的胸前被刺客的武器刺死...或者是電死。

哈利.黑格知道死亡既將『與他同在』,他只能盯著死神的代理人。

刺客抓住他的衣領,並在他腹部用袖劍連續刺擊,第五下時,他己經被死神帶走,同時他們所身處的地方也開始變化。

刺客嘆氣地説:「又是這樣...。」
=時間停頓    記憶迴廊=


「死亡的滋味如何?Mr.Haig?(英文:黑格先生?)」

「You'll get what you deserve!(你會得到報應的!)」

哈利.黑格奄奄一息躺在地上,而刺客蹲下在他旁邊,用左手抬著奸商頭,右手放在他胸膛前。

「Of course!(英文:當然!),但今天得到報應的是你!」

刺客拿出褲袋裏的幾張個人的照片,並扔向奸商的臉上。

「你看清楚了嗎?他們都是被你的貪婪而害死的人!」

「Ha...so what?(英文,哈...那又怎樣?)」

「Hey will take action soon,prepare to face your upcoming death...(他們馬上就要行動了,面對即將來吝的死亡吧...)」

他們?是聖殿騎士嗎?行動又是什麼?

「And one more thing...(英文:還有一件事...)」

他用最後的力氣説「You're a jerk!(英文:你是個混蛋!)」説完就斷氣了,場景再次改變。

=9:27p.m. 香港 高樓大廈的豪華大廳=


「May you rest in peace...Asshole.(英文:願你安息...混蛋。)」

刺客拋下這句後,走到旁邊的窗口,並看一看下面的露天遊泳池,然後跳了下去。


註1:電擊袖劍於21世紀面世,但並非像傳統袖劍那樣採用鋼鐵刀刃而是兩片平行的蜇刃,在刺進敵人身體後能產生電流。

希望你會喜歡這篇小說

下一章會解釋為什麼主角沒有利用Animus,卻能進入記憶迴廊(大概跟科技有關)!

敬請期待下一章    -據點-
4
-
LV. 16
GP 218
2 樓 吃棒棒 aaman123
GP2 BP-
Assassin's Creed:Modern Warfare

「Welcome your arrival! Mr. Assassin!(英文:歡迎你的到來!刺客先生!)」他拍手著説「Let us welcome you!(讓我們一起歡迎你! )」 多了 這句不通順 其實可以不用加

「You guys to kill that damn Assassin!」直接改成 Kill the damn Assassin

「You'll get what's coming!(你會得到報應的!)」改成You'll get what you deserve

「I tell you...They soon actions...(英文:讓我告訴你...他們很快要行動...)」改成They will take action soon ,  prepare to face your upcoming death...(他們馬上就要行動了,面對即將來吝的死亡吧)

大概這些.......我自己文法可能也有錯 加減參考吧
2
-
LV. 5
GP 2
3 樓 刺客 zero69658588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二章 -     -據點-



如果你的住處是位於一塊大土地,左邊是大海,右邊是樹林,附近有很多商店,屋子是富豪人家一樣的別墅(附上超強WiFi的那種)的話,我想你會叫那裏為『天堂』,而我就是住在『天堂』的人,但我不會像導師或是其他到訪的刺客同伴們一樣叫它『據點』,我會稱呼它為『家』。
=9:00a.m.  香港  長洲的郊外別墅=


「早上好,導師。」

「早上好,我親愛的學生,」他放下報紙往向刺客看「怎麽了?幹嘛你的臉上出現疑問這兩個字呢?還有,不要叫我導師。」

「是的...夏佐先生。」

夏佐,四十八歲,是隸屬香港刺客總部的成員,他本身只是一個無名刺客,但在八年前曾經一人帶著一支小隊獨自擊敗整個香港聖殿騎士總部,同時也是從他們手中救走我的那次...

「夏佐先生,包括上次刺殺哈利.黑格,我己經第八次被傳送到『記憶迴廊』...我知道『記憶迴廊』是要利用聖殿騎士的Animus才能到那裏。」

「唔...」夏佐收起報紙「你每次穿上電擊袖劍會痛嗎?」

「會,那種感覺像是被刺的一樣...」

「好...」夏佐咳嗽兩聲「三年前,我們的臥底在聖殿騎士總部,潛入他們的資料室偷取Animus的設計圖和一些零件然後帶回去組織,而組織利用有限的技術將『記憶迴廊』那部份零件縮小成晶片大小裝在袖劍裏,但那個晶片要吸取袖劍持有人-也就是你的血液才能啟動『記憶迴廊』。」

「噢...那目標和我交談那部份怎麼解釋?」

「當袖劍刺進目標體內,袖劍也會吸取目標的血液,然後目標的血液會傳到袖劍進行和你的血液混淆,而然袖劍會產生微電波影響你的腦部,腦部再影響你的五官,最後在你腦部產生『記憶迴廊』的空間...總之,你以為是你本人在詢問目標,但其實你的血液在問另外一個血液,而過程己被你記住了,另外留在『記憶迴廊』多久,現實的時間是和剛進去的一樣。」

「我的血液詢問目標的血液?」

「一個人可以説謊,但是腦部可不懂説謊,在人體中血液是會經過腦部,而血液會在經過腦部的時候留下被記憶...」

「等等...這到底是什麼原理...」

「我也想知道,幫你去拿袖劍的時候,那個研究生給我解釋原理比我解釋的還複雜,但我還是大概了解。」

「唔...但我聽説現代的刺客大多都不用袖劍,那為什麼組織還研發這種東西?」

「凡事都會有例外...」夏佐看著刺客説「不然,組織怎麼會選中你?」

這句倒是真的,從小開始訓練的他,因為想模仿昔日的刺客大師們一樣利用袖劍刺殺敵人,所以他比其他人做多訓練,想日後成為少數用袖劍的現代刺客。(當然一開始也被夏佐嘲笑)

「好了!」夏佐從椅子上站起來「去買早餐吧!跟以前一樣,用『跑』的。」

刺客穿好鞋子,走出門口後走到一棵粗大而斜倒的老樹旁邊,刺客退後幾步,然後衝刺跑向樹身並跳到另一棵樹上...沒錯,他們所説不是『跑步』而是『跑酷』。每次夏佐要刺客去買什麼都會叫他用『跑酷』去,一來可以訓練刺客的反應,二來...刺客也滿喜歡用這種方式去買東西。

=10:40a.m.  香港    長洲的郊外別墅=



「我回來了,夏佐...先生。」

刺客拿著外賣,看著夏佐陰沉的背後,他知道有事情發現。夏佐轉身看著刺客説:「我剛剛接到電話...我們必須去一下埃及。」

「埃及?出了什麼事...」

「埃及的刺客總部那邊剛傳來壞消息,要求世界各地的刺客總部分些人力過去,最要命的是我們被香港刺客總部選中去幫助他們。」

「那...埃及那邊出了什麼事?」

「埃及那裏的聖殿騎士人數在昨天大幅增加,此外,他們己經和吉薩當地政府達成共識,可以在幾天後開挖金字塔的地下。」

「金字塔的地下?他們要找的是...」

「埃及的伊甸碎片-『永生十字架!【註1】』


【註1】:永生十字架(The Ankh,也譯安卡)是一件伊甸碎片,擁有復活死者的能力。來源:刺客信條(漫畫系列)卷 2:阿奎盧斯。
2
-
LV. 5
GP 2
4 樓 刺客 zero69658588
GP3 BP-
-第三章-               -埃及-
    


=3:40p.m.   埃及 開羅國際機場=


「好熱…」夏佐背著露營背包,踏出機場出門口。

「你的學生還沒出聲你就開始抱怨。」刺客同樣背著露營背包,無奈看著夏佐。

「幹嘛?不行喔?」夏佐回頭看著刺客

一架汽車停泊在他們旁邊

「أهلا!(阿拉伯文:嗨!)」一個身材高大壯碩,帶著笑容看到他們,穿著純灰色T-shirt和深籃色運動褲的阿拉伯人向他們打招呼「我叫沙特,請問是夏佐先生和…抱歉,我不知道旁邊小兄弟的名字。」

名字?那重要嗎?

「我…沒有名字。」

沙特上一秒疑惑瞪著刺客看,下一秒馬上再次露出笑容説「請你們趕快上車,長老要找你們。」

=8:15p.m.  埃及  吉薩省內=


車子停在一間兩層樓的木屋的門前,掛在上面的木牌受到歲月摧毀所以刺客看不懂寫什麼,而在門前站了二位穿白袍的人。

「夏佐先生,」其中一個説「我們在此恭候多時,請跟隨我們去見長老。」

「好的,」夏佐看著刺客「你就跟沙特先去旅館等我。」

等到夏佐他們走遠之後,沙特馬上在旁邊跟我説「那個...أعتذر(阿拉伯文:對不起)…」

「唔?什麼對不起?」

「就是在我問你名字的時候,你的回應和眼神就告訴我背後一定有一段故事…」

一陣耳鳴使刺客閉上眼睛,回憶像潮水一樣湧上來,過去畫面重現在刺客的眼前

不要…我不要你死…

要活着喔…

「這不是你的错…對了,你知道附近有沒有喝酒的地方嗎?」

「唉?」

「如果你真的覺得對不起我的話,」刺客對沙特笑著「那就請我喝酒吧!」

「這是你們那邊的習慣還是…」沙特搖搖頭「算了,想喝酒就跟我來!」

=9:00p.m.  埃及  吉薩省內的小巷子=



「我只不過想喝酒,為什麼要在小巷子裏喝?」刺客和沙特拿著啤酒坐在木箱上

「哈哈,أعتذر(阿拉伯文:對不起),因為現在埃及大部份人都信奉穆斯林教,加上埃及賣酒的商店很少,但不論是古代或現在的埃及人都喜愛喝酒,只要我們偷偷喝的話,也不算是對神不尊重。」

「唉…就是因為宗教的關係害我不能買多幾個回旅館喝。」

突然,在他們身後發出吵鬧聲,沙特拉著刺客的手説「我們趕快喝完就走。」

「發生什麼事?」

「這條小巷子是通往貧民區也是聖殿騎士其中一個地盤,我估計是加入聖殿騎士的當地流氓在喝酒聊天之類。 」

「流氓加入…聖殿騎士?」

「因為聖殿騎士用一大筆資金去招聘人力,剛好看到資金高和工作量低的招聘廣告的他們當然馬上接這份工作。」

「這就是他們的人數突然大幅增加的原因…」

「這只是其中一個而己…來,我們走吧。」

他們把空啤酒罐放旁邊,走出小巷子,刺客在轉彎走到大街時,彈出袖劍在木箱上劃出一個小小但很明顯的“X”字的圖案…

9:45p.m. 埃及   吉薩省內的小巷子

「真是爽,幾乎不用工作,還能收到錢。」

「對啊,哈哈!」

説話的是兩位二十幾歲的青年,他們都穿著紅色運動背心,黑色短褲和拖鞋,同樣也戴著紅色十字標誌的戒指。

「不過,話説回來,那個所謂的刺客組織是不是真的存在的嗎?」

「管他的!只要有錢收就好了。」

刺客從黑暗的角落走出來,對他們説「إلى اللقاء(阿拉伯文:你好!)」然後彈出袖劍「إلى اللقاء(阿拉伯文:再見!)」

稍後…

「你把他們殺掉了嗎?」沙特站靠在燈柱下看着刺客問道

「没錯。」

「就算對方只是個貪財的無知之人也要殺?」

「從他們成為聖殿騎士的時侯,他們就應該知道有今天的事情發生。」

「你這想法…是跟那件事有關嗎?」

要活着喔…

「不過,你只是做你該做的,来,我們走吧。」

「唔。」

既然説不能做太多動作給敵人知道,但在刺客的心裏期待著明天報紙頭條會寫什麼。



3
-
LV. 5
GP 5
5 樓 刺客 zero69658588
GP1 BP-
-第四章-               -會議-



=12:00  埃及 吉薩省內的木屋=

「那個…我知道會議很重要,但可以先等我…」

「不行,雖然午飯很重要,但會議更重要!」

「哈哈哈,你們真的很有趣!」

沙特帶著夏佐跟刺客在木屋裏行走,看見一個導師被自己的學生責罵的有趣畫面,不禁説出這句。

沙特走到一道門前,小聲地説一句,而門後傳來回應,沙特慢慢開門。

「長老,我己照你的吩咐把他們帶來。」

刺客和夏佐跟著沙特進入房間,房間牆壁採用白色壁紙,房間中心位置放了一張深色的木桌以及放了四張同樣顏色的椅子,其中一張椅子是空的。而其餘的椅子上都坐了人,在每張椅子的後面都站了一個人,除了和刺客一行人面對面穿白袍的老人以外。

「مرحبا(阿拉伯文:你好),我是埃及刺客總部的負責人,我叫阿瓦斯,來,請坐。」

説話的就是那個老人,沙特開門進入後更加快腳步走到阿瓦斯的後面。

在刺客左邊的人從椅子上站起來,面向他們並做出15度鞠躬。

「こんにちは(日文:你好),我們是日本刺客總部派過的人,我叫福井修也,請多指教,在我身後的是我的學生。」

福井穿著正統的刺客制服,但是他在臉部用白布遮蔽嘴巴和鼻子,有種日本忍者和刺客混在一起的感覺,而他身後穿著淡灰色長袖連帽外套和黑色運動褲和灰色鞋子的人也向他們做出15度鞠躬。

「請多指教…我叫…迅。」

沒有姓?』刺客心想。

由於迅是戴著兜帽的關係,所以刺客分不出迅是男還是女。

另外一邊的人也站起來面向我們。

「Привет!(俄文:你好),我們是俄羅斯刺客總部派來的,我叫萬夫.伊里奇.列寧,你們叫我萬夫就可以了!」

萬夫也一樣穿著正統刺客制服,但在兩邊手腕上和項部戴有御寒用的毛皮。

「話説天氣預報說今天氣溫可高達35度的説…導師你沒問題吧…」穿著黃色T裇,籃色短褲和涼鞋,站在萬夫後面的棕髮少年擔憂的問道。

「哈哈!這個氣溫對我來説還是很冷!」

請問你是來自星星的嗎?』刺客疑惑看著萬夫。

「哈…,忘了介紹自己,我是萬夫的學生,我叫安德列.謝爾蓋.扎赫沃基,叫我安德列就好了,很高興認識你們。」安德列看著我們微笑説道。

「哈囉,我們是香港刺客總部『強制』派來的…」

「強制…?」阿瓦斯問道。

「哈哈,開玩笑而已,我叫夏佐,而我旁邊的是…」

「大家好,我是夏佐的學生,我…沒有名字。」

説完,當場所有人(除了夏佐和沙特)的視線部看著刺客。

『如我所料。』刺客心想

「咳咳,」阿瓦斯咳嗽兩聲,「既然人都到齊,那我們就開始討論接下來的工作。」

「首先,先和各位説説『永生十字架』到底是什麼東西?。它的別名是『安卡』,稱為生命之符或圈柄十字架,是一個古埃及聖書體字元,意思是「永恆的生命」,它經常被用於埃及神祇與法老。而它的作用就是復活死者,不論那個死者死了多久都可以復活,但是…」

阿瓦斯手伸去他的椅子,拿起一本用羊皮張製成的書,翻開其中一頁,繼續說下去。

「在埃及神話中曾經記載,神詆艾西斯在他的丈夫歐西里斯死後曾經利用十字架讓他復活過來一個晚上,而當晚她就懷上兒子。」

阿瓦斯放下書。

「也就是説聖殿騎士想復活某個重要人物,現在,我們手上的資料實在太少,所以我想讓我的學生和你們的學生以兩人為一組去完成兩項不同任務…」



1
-
LV. 5
GP 8
6 樓 刺客 zero69658588
GP0 BP-

-第五章-               -沙特-




=時間不明 地點不明=

「早上好,你今天過得如何?」一名穿著白袍的男子詢問坐在對面的男孩。

「很好,醫生。」男孩沒力氣的回答。

「那麽…現在你能回答我幾個問題嗎?」

男孩點點頭。

「請問你還記得…那一天嗎?」

「記得…」

「那你記得什麽?」

男孩閉上眼,回想那天的悲劇…

「火焰…鮮血…死亡…還有,」

男孩睜開眼睛,抬頭望看著醫生。

「染血的十字架。」
=7:40a.m. 埃及 旅館=


「…」刺客咬著牙刷,視線狠狠地盯著沙特。

「不要再這樣,不是説早睡早起身體好嗎?」沙特依舊嘻皮笑臉説道。

「但我卻是晚睡早上被叫醒…」

昨天的會議令刺客十分疲倦(大部份原因是來自別人的視線和無聊的內容),原本手機的鬧鐘會在九點半時響起,但從沙特破鎖闖進來(據說是用萬字夾破解)搖醒我,就沒有那個必須。

「你打擾我的睡覺,該不會是和我打招呼吧?」

「我就是和你打招呼才來的。」

「……」


沙特從刺客的眼中看出有一絲殺意,馬上改口説, 「好啦,其實我想和你説説任務的內容。」
刺客閉上眼説,「阿瓦斯怎麼説?」

「阿瓦斯先生他給我們的任務是-刺殺,就在今晚行動,地點在貧民區,也就是你上次殺那兩個人的附近。」

刺客沒有任何臉部表情,但他的體內有某種東西正在蠢蠢欲動

相反,沙特卻不太喜歡説,「唉…為什麼我們接到的是三項任務(現在刺客兄弟會中,只有三項不同任務能讓刺客們選擇執行,任務包括:刺殺、盜取、間諜,其中以盜取任務為多,相反刺殺任務為少)中最不可能接到的任務啊。」

刺客苦笑説,「也許這是〔拉〕(埃及神祇,掌管太陽,也是埃及最偉大的神之一)的旨意吧。」
沙特笑笑説,「是嗎?可是我不信古神。」

「還有,」沙特以一副欣賞的樣子看著刺客,「我從來沒有想過在兜帽下的你擁有這般…美貌。」
「你在嘲笑我嗎?」

由於刺客在7點也是休息時間,而沙特突然闖進來,刺客也沒有時間換衣服,所以,就被在兜帽下他的銀白色的頭髮與鮮紅色的眼睛。

「我不是那個意思,因為我平常只會誇女生,至於男生…你懂的。」

「好的…我有點餓,我們能去找東西吃嗎?」
=8:00 埃及 街邊餐廳=


刺客拿起一小塊沾著鷹嘴豆泥(Hummus)的大餅放在口中嚼碎,沙特拿著咖啡杯説:「埃及早餐如何?」

「唔…一般。」

「是嗎?那真的不好意思。」沙特拿起咖啡杯飲用。

「對,沙特,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請説。」


「你知道「眼鏡蛇」嗎?」

刺客看到沙特的臉出現吃驚表情,不過很快就恢復平時的嘻皮笑臉。

「眼睛蛇?你是説毒性超強埃及眼鏡蛇嗎?怎樣了,你想把牠當寵物嗎?」

「不是,我是説有著「眼鏡蛇」稱號的刺客,很多世界各地的刺客們都説埃及有個用毒素殺人於無形的刺客,在埃及的騎士一聽到這個名字都會嚇到半死,你沒聽過嗎?」

「哈哈哈,當然沒聽過啦,因為根本不存在,那只不過是個謠言而已。」沙特很努力用笑掩飾自己的情緒,但刺客仍然看到在沙特的眼中出現憤怒厭惡和…悲哀

=10:45a.m. 埃及 旅館=


「所以…我們今晚就要刺殺他嗎?」刺客拿著照片向沙特問道。

在照片內,是一位大約三十歲的男子,黑色頭髮,平頭造型,只看見上身穿著淺紅色背心,兩雙手和胸前有強硬的肌肉。

「沒錯,他是管理那個貧民區的人,我們查不出他叫什麼,但我們知道他是格鬥家,只想用拳頭打死對手。」
「那我們為什麼要殺他?」
「唔……好像是想瓦解他們,然後讓聖殿騎士少了一部份人力。」

「那叫某位刺客弟兄用槍射死他就可以,為什麼要叫我們?」

沙特嘆口氣説:「我們當地的組織資金很少,加上近年來埃及的海關進出口一年比一年嚴格,所以…我們是沒有槍這種東西。 」

「連槍都沒有…」

「還有一個理由,」沙特用手指指向刺客的左手,「你擁有『它』。」

「難怪…」刺客伸出左手彈出袖劍刀刃,再收回。

「現在還很早,你可以休息或者做任何事,不過,我得回去準備一下今晚要用的裝備。」說完,沙特打開門口走出去。

而刺客,他坐在床上,用手提電腦搜索今晚任務地點附近的建築物,模擬刺殺和逃跑路線以及思考沙特剛才的情緒。


作者的話:
各位佷抱歉,最近因為我的老師強制讓我留學校QAQ(迷之聲:誰叫你沒做暑假作業啊混蛋)
加上最近的靈感也不像暑假時頻密來找我(?),所以更新才那麼慢QAQ
真的很抱歉!!!
請見諒...QAQ
0
-
LV. 6
GP 11
7 樓 刺客 zero69658588
GP0 BP-
-第六章-             -陌生的感覺-



=11:56p.m. 埃及 某間屋子的屋頂上=


深夜,人們正在躺在溫暖的床上睡著,恢復體力等到明天的到來,而現在他們對外面世界的事都一概不知,就像有兩位刺客正要在這夜去獵殺那群騎士什麼的,他們完全不知道...

「好冷喔!」刺客用雙手瘋狂互相摩擦,企圖讓冰冷的手回復溫暖。

「我不是叫你要穿外套來嗎?」沙特穿著早上的衣服加上橙色外套站在旁邊説。

「不要,等一下跑起來就會熱,到時我又要脫外套,好麻煩。」

「這是什麼概念?」沙特苦笑説。

刺客看著前方的屋子,「你猜我們還要等多久他們才會出來?」

「給點耐心...قاتل(阿拉伯語:暗殺者),耐心的等待總可以換來豐富的回報。」

「暗殺者?」刺客回頭看沙特,「我什麼時候有這個稱號?」

「不知道,可能你本身和你的裝備所給我的感覺吧。」

刺客嘴角上揚,「是嗎?」

「沙特...」刺客想問沙特在早上的表情是代表什麼意思,但這時,目標屋子的門被打開,有四個人走了出來,使刺客注意力重新放在他們身上。

「什麼事?」

刺客再次回望沙特,並戴上兜帽説:「 狩獵的時間到了!」
=12:00p.m. 埃及 貧民區=


經過一輪追逐,他們走到貧民區內,那四個人走到一間破舊的建築物面前,但他們都站在外面,完全沒有進去的意思,而刺客和沙特蹲在建築物附近的三個木箱的後面。

沙特在地上拿起一條長木棍,用手輕輕掃開表面灰塵,仔細觀看,回望刺客想説點什麼,但刺客早就知道沙特的想法,伸出手掌,降低聲量開口説:「你想説那條隨地拿的木棍是的武器嗎?」

「答對囉!」

這下令刺客哭笑不得,他完全沒有想到一個比自己更加有經驗的刺客竟然會是一個隨地拿垃圾作武器的人。

沙特看到刺客的表情,便説:「如果你想找到地上的寶物,那你就要用不同的眼睛才能找到。」

「是寓言嗎?」

「算是吧。」

突然,大門被打門,有三個人走了出來,刺客在木箱後偷看,發生他們中有目標的存在。此外,刺客發現他們當中有四人是手持手槍。

「嗨,沙特,我發現我們的任務成功率又在下降。」

沙特從另一邊偷看說:「的確,該死的騎士團,竟然仁慈的給他們火力。」

「不過,你沒有發現那些有手槍的都站在較外面嗎?」,沙特一邊説一邊笑的説。

「哦~」,刺客明白沙特的意思,打算問沙特什麼時候行動,但只見沙特戴好兜帽,大力一跳到木箱上,然後又跳向其中一個有手槍的人,用木棍大力敲下去。其餘的人看到都不禁呆了一下,他們還未回神過來,刺客就跑了出來,向另一個拿手槍的人用袖劍刺穿喉嚨而死,其他人回神過來,向他們的後面逃跑,一邊開槍一邊跑。

而刺客他們利用樓梯跑到天台上追逐,途中刺客發現那兩位槍手根本不會用槍,他們開的每發子彈都大幅偏遠刺客和沙特的距離,走在前面的沙特也發現這點,沙特跑快腳步,然後跳下去,剛好踩跌了一個拿槍的人,用木棍敲暈對方。最後一個打算向沙特開火,但可惜的是他忘記我的存在。

刺客像沙特一樣跳下來,從背後用袖劍刺穿喉嚨後,刺客還不太相信自己從兩層樓高的建築物跳下來,但有一種奇怪感覺出現在他的身上,仿彿從這件事經常做。
不過,現在不是在想這種事的時候,刺客向前奔跑,一心一意想擊殺目標。
當刺客跑到一個轉彎口,他發現目標獨自一人站在盡頭,而附近只有幾個小型木箱,所以不必擔心會被埋伏。

「厭倦了逃跑嗎?」刺客走近目標。

「是的。」目標簡短的説,並猛烈地出拳。

在突然發出攻擊,刺客只能避開攻擊,出乎預料之外,刺客在目標身上幾乎找不到破綻。

刺客開始心急,希望盡快找出破綻,但也讓他自己的反應慢了許多,而目標也發現這點,目標往刺客腹部出拳,這一下令到刺客倒到地上。

目標走前,打算出手抓住刺客的衣領,一瞬間,他的雙肩被某人抓住,動彈不動。
「快!趁現在!」沙特向刺客大叫。

刺客很快爬起來,在目標的脖子放上袖劍。
=時間停頓 記憶迴廊=


「嗨,先生,請問你之前是個打手嗎?」刺客以單腳蹲,單手摸著腹部的形式詢問對方。

「我只當過…搬貨品的。」目標沙啞地説。

「為什麼要幫聖殿騎士團?為了錢嗎?」

「是的。」

『果然。』刺客早就想到。

「如果…這筆錢能幫助…我的家人,不論要我搶劫…還是殺人,我也願意!」目標在最後那句加重語氣説。

「幫助家人…?」刺客想起之前所暗殺的目標,他們全部都為了自己,相反,這一句令刺客懷疑自己是否聽錯。

「貧民區的生活你是想不到的,我每天早出晚歸,努力工作,只想…讓家人過得好些,但那些都市人卻一直欺負我和其他來自貧民區的工人,每天給的資金卻是非常少,根本不能過生活,但我們…只能乖乖的工作,你知道的,沒有工作,我們只能等死。」

「……」

「看你的樣子…你也是無法想像,對吧?」

「是的。」

「反正,我的應有的酬金…己經到我家人手上,早晚也要去找…阿努比斯,讓我告訴你一件事吧。」

「?」

目標用手吃力的將自己抬起來,向刺客的耳邊說,「不只一件…。」
刺客眨大眼睛,不敢相信他的説話,正想詢問目標時,場景又開始改變。
=12:42a.m. 貧民區內的小巷子=


「他們在那裏!」

刺客剛結束對話,就發現那兩個早就不見的人帶一群人站在轉彎口上。

刺客和沙特利用小木箱和牆面的缺口翻牆,並向前奔跑,逃離現場。

這一次,刺客的心裏產生奇怪的感覺,同時也思考著自己所做的是對還是錯。


作者的話:
我這一篇好像拖得有點久...抱歉(大部原因是我久老師功課不過我己經搞定了yessss~,但是最近Assassin Creed's 3免費下載遊玩...又要拖嗎?)
0
-
LV. 6
GP 11
8 樓 刺客 zero69658588
GP0 BP-
    -第章-             -迅與安德列-

=11:50 p.m. 埃及 石油公司平台=

-迅-

「今晚的月色很不錯呢。」我看著月亮,喃喃自語著。

「你説的一點也沒錯。」安德列附和説。

但我們今晚並非來觀看月亮,而是來進行阿瓦斯先生所給我們的任務。

根據埃及刺客成員表示,今日的任務地點,也就是這間石油公司,只是普通的公司,但是,他們得到不知哪來的消息,知道騎士團將會去挖開金字塔的下面,他們與聖殿騎士談話,希望能獲得在金字塔附近的珍貴石油,原因是金字塔附近皆屬旅遊地點,當地政府並不想讓他們破壞景點。

而騎士團答應他們的要求,作為交換條件,騎士團將部分貴重資料放在石油公司的主機裏,畢竟,他們幻想刺客教團不會想到這招...才怪!現在我們不是來偷嗎?

「所以...計劃是?」安德列疑惑的口氣再一次問我,同時戴好兜帽。

沒錯,再一次

我沒想過這位俄羅斯少年的記憶力真的有夠弱的,在過去的七個小時前我所説的話全都忘記了。
不過,算了,我盡力用平靜語氣告訴他。

「我們今晚的計劃很簡單,首先,我們跑到警衛室,打暈裏面的警衛,然後關掉他們的安全系统,之後我們再跑到主機室,駭入他們的主機,下載這間公司所有檔案,最後就可以走回旅館睡覺,簡單吧?」

「好的,了解。」安德列走到旁邊準備一下。

我坐下來,打開我帶的吉他袋檢查,畢竟『它們』可不是普通的東西...

=12:05 a.m. 埃及 石油公司十五層=

-安德列-

我叩叩警衛室的門。

「誰呀?」警衛開門説道。

「مرحبا!(阿拉伯語:你好!)」我説完便一拳打在他臉上,倒在地上。

坐在椅子上的警衛看到這個景象,很快把臉向前面的控制台,想呼叫救援,但那位日本先生...或者是小姐可不想讓他這樣做。

「咔。」

一把苦無剛好插在控制台上,而那位警衛又剛好慢了一步,才能保得一隻左手,不過他被嚇到倒在地上暈過去。

「你剛剛的做法好危險。」

「叩門的那一段嗎?」

「對!如果聖殿騎士在裡面埋伏我們呢?」

「應該...不會吧。」

「還有...你那句話發音有點奇怪。」

「噢!拜託,那個是我在早上才學會的。」

「算了,把他們綁好。」迅將繩子遞給我。

「好的。」

稍後...

「發生什麽事了嗎?」我將兩個警衛綁好後,回頭發現迅坐在控制台和閉路電視前,一臉苦惱的樣子。

「他們的保安系统比我想像中的更高級和複雜,大概是騎士團幫他們升級。」迅指一指在他...或她帶來的電腦筆記本的螢幕,在螢幕裏充滿了一堆我看不懂的數字及符號。

「那硬闖呢?」

「你看他們的位置,除了這層之外,每層也有四至五個人看守,而十二層的主機室外有十個人,再説,我們沒有鑰匙卡進去主機室。」迅又指著閉路電視説。

「你説這個嗎?我剛才在警衛身上摸出來的 。」我拿出一張卡説。

「唔...好吧,看來只能硬闖。」

=12:30a.m. 埃及 石油公司第十二層=

-迅-

我依靠在牆邊看着安德列那個白痴在整理自己的傷口,在剛剛的二十五分鐘裏,我也不知道他被敵人割傷多少次,同時也不知道是他的腦子燒壞了還是他體內的戰鬥民族血統作祟,他不管對方是用刀或是槍,仍然堅持用拳頭去攻擊對方。

「看來我太衝突...唔,我説的是,那該死的血統。」

「對,要怪就怪你的血統。」我翻白眼説。

「哈哈,那接下來...」

「接下來,你坐下,輪到我上場 。」
  
我把吉他袋放在地上並打開,一邊思考該如何對付敵人一邊把『它們』拿出來。

=12:35a.m. 埃及 石油公司第十二層=

-安德列-

我很早之前就知道她帶那個吉他袋裏,裝的是她的武器,但我卻沒想到有這麽多。

一開始,我看見她只拿出一把武士刀,隨後再拿出一些暗器(例如有苦無,六星鏢),和二個煙霧彈。

「你當初如何把它們帶進埃及的海關?」我問道。

「有些事...你不知道會比較好。」迅冷冰冰的回答。

然後,我發現在她那把雕刻了東方神龍的武士刀上留有一小塊像最近弄出來的乾掉血跡。

對,的確不要知道比較好。』我心想。

迅拉出拉環,以滾地的方式扔出去,隨後一堆煙霧從敵人的腳下冒出,同時,迅也快跑跑進煙霧裏。

-迅-
我不愛殺人...,因為血總是會濺在身上,還有那個該死的血腥味,但做一名刺客,我不應該抱怨那麽多。

我將刀柄拔出,連續在敵人身上砍一刀,一刀了結一個,有三個己經倒在地上,但我沒有理會,我再揮刀,又有一個倒在地上,我轉身,我把刀刃往身後的敵人脖子橫砍下去,再一個倒在地上。

我聽有兩個腳步聲在旁邊,我趕快把兩個六星鏢扔向聲音來源處,又有兩個死人出現。

煙霧完全消失,最後三個敵人站在原地,眼睜睜看見自己的同伴一個又一個被殺死。

「最後三個人...誰先上前送死?」我冷冰冰説道。

=12:55a.m. 埃及 石油公司第十二層=

-安德列-

「噢,老天...」我站在主機室內的一角,眼睜睜看著門口地上那些屍體,有些是頭身分離,有些是不見了雙手,有些是腸子...

天殺的!太噁心!』,我不知道剛剛為什麼我有走過屍體來到這裏的勇氣!

我轉頭看著坐在椅子上,正在用記憶棒偷取資料的迅。

「為什麼你會這麽冷靜?」

「不知道...也許是我習慣了吧。」迅回答我。

然後我們彼此沉默了一段時間...

迅站起來説:「搞定,可以走了。」

我看著門口,再次看到那些屍體説:「從門口走到平台走嗎?」

「不。」

呼...』這讓我鬆了一口氣。

「因為他們正在上來。」

「正在上來...?」

隨後,我聽到遠處傳來一陣咒駡聲。

「那麼...回頭見。」説完,迅向窗口跳出去。

我也跑到窗口邊,跳了出去...

作者的話:
上次有位巴哈網友建議用第一人稱或第三人稱寫這篇小說,於是我刪除之前打到一半的小說文,重新打過,不過...因為功課(遊戲)的關係又拖這麼久,哈哈。

這次寫的迅和安德列的故事,我是沒想過要寫的,而這次算是嘗試用第一人稱方式寫這一篇,希望不會有人覺得怪怪的

好,那麼下次見囉,88~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9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578 筆精華,10/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