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62

【翻譯】Shay演員訪談影片(有雷慎入!!!!)

樓主 A.J daphne40113
GP45 BP-

再次貼心提醒,有雷慎入!!!!!!!

//---------------------------------------------

3/10更新:
嗨大家好,好久不見,終於考完研了(也完蛋了QQ)
總之我把後半段翻譯完了,貼在4樓唷~
如果有哪裡翻不好請跟我說,我會改正的,感謝大家!!!!
如果沒意外的話,接下來我會翻譯大革命的演員訪談~
如果大家有特別想聽哪個演員的話也可以寄信給我跟我說喔~
謝謝你們觀看 =)

//---------------------------------------------


這是小妹我第一次嘗試翻譯,因為沒有學過翻譯,只是把自己聽到的東西用自己的語意來表達而已,所以有很多翻很差的地方,板上有很多大大很厲害,希望可以跟他們交流,如果哪裡有翻譯不好的地方可以指出來沒有關係,謝謝~
也謝謝各位願意看我的翻譯 =)
 
關於這段訪問,來賓總共有3~4位的樣子,主訪問人,兩位製作人,以及Shay的演員-Steven。
由於聲音我分不是很出來,所以我只分訪問者跟Steven(他很嗨,很好認XD)
然後Youtube頁面有大概把影片分成那幾段,雖然我是每分每秒下去翻譯,但我也會大概標出一下現在是哪個問題這樣子。
這邊還要說聲抱歉因為我不會做字幕,所以才直接打成文章。
然後因為我也還沒玩過叛變,所以如果關於劇情的地方有錯誤請多多包涵,也請幫忙指證,謝謝=)
 
最後,雖然我還沒翻完,只翻了大約一半,因為還在準備考研,只利用閒暇時間翻譯,有時間我會繼續翻譯的~
第一天開始翻的時候花了5小時才翻了19分鐘,翻譯真的好辛苦,在這個板上幫忙翻譯過文章/影片的大大們真的真的辛苦了,我覺得很佩服你們,我還有很多東西要學。
不過翻譯影片竟然是唸書一整天後最開心的時光
我開始懷疑我是不是念錯系了哈哈

對不起,我廢話真多,接下來就是正文部分
我從1:32開始翻譯喔~
另外有些感嘆詞我沒有翻出來,不然整篇都會是 “太棒了”、 “太酷了”,之類的,請原諒我詞窮
------------------------------------------------------------------------------------------------------------------------------
紅字:訪問者/製作人
藍字:Steven
黑字:我自己的os

附上影片連結:
 
Q1: 關於怎麼接觸到這個工作(1:32-7:10)
訪問者: Steven可以跟我們說說你的配音經歷以及怎麼接觸ACR的嗎?
 
Steven: 很多人也許知道這是我第一個接到的大型案子,是我離開學校後第一個配音工作,所以我沒有什麼配音經歷,但我認為我的聲音是為什麼我會選擇成為演員的原因,我認為無論是電影、卡通或是遊戲,我的聲音會是我最良好的工具,能夠參與這個案子真的很酷。
 
訪問者: 學校是指藝校嗎?
 
Steven: 對,我在藝校待了三年,JohnAbbott Program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經歷。

訪問者: 由於你飾演的腳色是當今相當紅的電玩遊戲系列的主角,當我得知這是你的第一份配音工作時我也相當驚訝。
關於這點我有個有趣的故事,我訪問了ACU其中一位製作人-IvanBalabanov而當時(遊戲還沒出來時)關於ACR的消息真的非常少,距離發售還剩一個月,但完全沒人知道配樂的編曲家是誰、Shay的演員是誰;所以這就成為我訪問Ivan時的其中一個問題(Shay的演員是誰)Ivan回答我:"喔,是一位蒙特婁的演員叫做Steven Piovesan"
於是那天結束後無論我怎麼找,我都找不到任何關於這個演員經歷的消息,而第一樣出現在網路上的東西就是這個人的個人FB連結,而這個人的大頭照是一張與黑武士一起合照的小智Cosplay照片,像是在Comic con的會場,我們把照片Show在畫面上(3:49處,超可愛XD),你不介意的話。
這時我就想"喔,這大概是個與那個演員有同樣名字的孩子吧",於是我按了上一頁,然後繼續找其他資料,但卻沒有任何相關資料,於是我又回到了那個FB頁面,而當我仔細看那張大頭照我才發現他穿著一件ACR的衣服,然後我就開始翻閱這個人的照片。
 
Steven插嘴: 很顯然的大家都把目光放在大革命上,這我可以理解;所以我試著去做自我推銷,我自己做了件衣服,上面印著"我是ACR"(I am Assassin's Creed Rogue),歷經Comic Con三天的活動,只有一個人來詢問我這件事情,而那個人還不是AC的粉絲。
(他說who didnt care,我想只有不是AC粉絲的人才可能不會care這件衣服的可能涵義吧XD)
 
訪問者: 天啊,當時我並沒有看到"我是"兩個字,我只是在想"等等,這個小智的Coser竟然穿著ACR的衣服",而後來我繼續翻閱時發現了一些Shay的美術設定,我想是你其他大頭照,這時我才驚覺,天哪,這個人就是Shay的演員。
這真的很有趣,我想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你看起來很年輕,我想你才...(製作人插嘴:25)25歲,老天你讓我看起來很老。
而我所接觸過的配音員至少都30歲了,這真的讓我很驚訝就像突然有個年輕人冒出來"喔嗨,我是新主角,才剛從藝校畢業...",這真是太瘋狂了。
 
Steven: 是阿,我也不敢相信,我還記得當初試鏡時他們也感到驚嘆,我做過無數次的試鏡,但從來沒有一個腳色能比Shay還要跟我這麼契合。
 
訪問者: 是哪一幕讓你這麼認為?
 
Steven: 我試鏡時唸的稿子是我最喜歡劇情的第二部分,這會是等等我要回答的問題,是我與阿基里斯對質回來後的那一幕,不是我發怒的那一幕,是在那之後的劇情,我偷走了手抄捲的時候。
這就是試鏡的部分,當然,為了保護劇本,當時所有腳色的名字還有一些名詞都有換過。
我當時正在談論關於一個地圖,還有導致爆炸的火藥桶被設在下面,最後我看到了伊甸碎片。
我記得那些跟阿基里斯對質的台詞,我知道他做了些什麼,而我必須挽救一切。
Tristan D. Lalla是試鏡時跟我對詞的演員。
 
訪問者: 他是來試鏡阿基里斯的嗎?
 
Steven: 他只是來跟所有試鏡者對詞的,站在攝影機後面,讓所有試鏡者有個可以注目的對象。(可以對他出氣之類的XD)
而我的眼角餘光就瞄到了所有人(製作人)開始交頭接耳,那時我就知道我成功了。
 
 
 
 
Q2:是否玩過這個系列的遊戲(7:10-9:50)
訪問者: 你曾玩過任何AC系列的遊戲嗎?
 
Steven: 當然,我玩過所有的AC主系列,但我沒有玩DLC。
我並不知道我所試鏡的遊戲,但我有些想法;一直到我試鏡完後仔細研究了劇本,我發現我一定是在試鏡AC系列的遊戲。
不可能是別的,大家都知道Ubisoft每年推出一款AC系列的遊戲,太多線索可循了。
如果我真的得到這個腳色,我一定會樂的發瘋,我玩過所有AC系列的遊戲,超愛它們!!
(哇,原來試鏡都是這樣子的,不讓演員知道要試鏡什麼遊戲,好酷XD)
 
訪問者: 那你知道Tristan是阿德的演員嗎?
 
Steven: 不,我並不知道。Tristan在蒙特婁是有名的演員,他很棒,但很不幸的,我並不知道,現在我知道了。
 
訪問者: 如果當時你知道你應該會很開心吧?
 
Steven: 是阿,如果我知道的話我一定會是"真的假的?!噢天哪..."(這邊他好嗨,我也沒聽清楚QQ)
 
訪問者: 只要訪問是這個系列粉絲的演員,我一定要問這個問題,除了ACRShay,你最喜歡哪個系列、哪位刺客?
 
Steven: 我最喜歡Ezio,他是真男人。但從AC2剛推出後我就再也沒有玩過那款了,所以我有點忘記關於他的故事。
但我記得那是我最喜歡的一部劇情,Ezio就像是一頭有各種型態的野獸。
 
訪問者: 所以是AC2或是他的整個三部曲?
Steven: 噢我是指AC2,我沒怎麼玩過兄弟會,我朋友有,我也跟他一起玩過,但我並沒有買也沒有完整玩完那款遊戲。
 
訪問者: 你應該要找時間玩完它的,當你玩完三部曲,你會難過的捲曲成一團然後試著安慰自己。
 
Steven: (裝哭)真難受。
 
 
 
 
Q3:關於Shay的個性以及動態捕捉(9:50-19:04)
訪問者: 能夠知道你試鏡的情況真有趣,我一直很想知道當你們在錄製配音或是做動態捕捉時,你們是怎麼把自己注入那個腳色裡的,我相信劇本裡都有指引你們。
這裡有人問到:你怎麼進到Shay的個性的,以及Shay的哪部分讓你想起了你自己?
 
Steven: 我想腳色的基本架構是由製作人們創造的,而細節的部份就得交由演員來完成。
製作人給了我一些Shay的基本特質,就像是一塊黏土。
我當然注入了一小部分的自己,我想我跟他是有一些共同點的,但當然不是在相同的情境,畢竟他存在的世界跟我們很不一樣,但我還是給了他一點我自己的Style,我想這是他個性上稍微明亮一點的泉源,他是一個很嚴肅的腳色,很多很不好的事情在他身邊發生,但他仍然試著去改變,試著在黑暗的隧道中朝光亮處爬去,所以為了在這個黑暗的腳色中給一點光亮,我注入了一部分自己的個性。
 
訪問者(大概是製作人之一): 這是很有趣的一點,之前我們與Tristan還有Amber訪談過,他們也提到相同的事情。
我們給了他們腳色大概的架構,而他們卻有辦法以自己的觀點去替他們飾演的腳色注入一些自己的個性。
既然你提到了Shay的個性,這裡有個問題:這位網友說他喜歡Shay特質中對生命的熱情以及當面對必須下手殺人時會猶豫,身為他的配音員,你最喜歡他的哪一點特質?
 
Steven: 我最喜歡他內心掙扎的部分。
他在做的事情是他從沒想過自己會做的,但他必須去做,因為是對的事情;這種內心矛盾的特質單用聲音詮釋起來會很有趣的,這對我來說很有挑戰性,但也是很有成就感的一部分。
 
(12:45這裡翻得很差啊……)
訪問者: 我很喜歡Shay特質中的那個層面。我對ACR有個奇怪的想法,在某個活動的訪問中我玩了ACR的序列35,有一些混亂但跟前導片,特別是跟介紹的前導片比起來更震驚,在前導片裡他看起來很冷酷、殘忍,刺客們對他伸出手,但他卻舉起槍對著他們。
對於他這種同時有憐憫心但又矛盾的特質感到很驚訝。
我最喜歡的一個片段就是在序列的結尾,他在殺阿德時,阿德對他說:"你已經成為怪物了",而Shay則回他"也許我已是了",這段對話結合你臉部表情的動態捕捉撼動我了;我想任何人在這情境下,面對這句話都會想說"去你的,隨便啦。"你怎麼想是你家的事這類的想法。
Shay卻認真思考這句話"不,我想你可能是對的..."Haytham也只是"好啦,走啦。"
(這邊他們也很嗨我沒聽清楚他們說海蔘怎樣...)
Haytham似乎沒有這樣子的困擾,他是那種無論你有沒有回答他的問題,他都會殺了你的人。(感覺上應該是想表達Haytham對於要殺人時不會想太多。)
 
Steven插嘴: 那幕演起來相當好玩。
 
訪問者: 我感覺到Shay似乎想表達"對此你沒什麼好說的嗎,好吧..."然後默默把臉上的血擦掉。(指海蔘問話完後突然殺人,害Shay臉被血噴到那段劇情)
 
Steven: 對阿,感覺就像Shay就只是站在那邊"...你在跟我開玩笑吧?"然後把血從臉上擦掉,"Haytham,我們談過的...."感覺這是那一幕的淺在含意。
  
訪問者: 我想確認一件事情,單做配音員跟單做動態捕捉的差別非常大,但在ACR中,你完整的演出Shay這個腳色吧?
 
(15:58這裡是關於動態捕捉,有些專有名詞我也翻得不是很好。)
Steven: 是的,動態捕捉是我這生中做過最酷的經歷,大家都沒看過作動態捕捉需要穿的緊身衣然後感應器貼滿全身上下以及所有關節。
你的頭上會有攝影機的戴頭盔捕捉你的表情,基本上你頭上就是頂著一台電腦以及它的電池。
(關於臉部)基於你所在的Studio會有所不同,像是Ubisoft的Studio會在你臉上貼滿大概30~50的小點來捕捉臉部細節。
之後就是模擬出你的動態範圍,你會自己一個人到一個空間裡面去做一些動作來捕捉你整個身體的可動範圍,就像是在360度包圍你的綠屏前面演戲,這空間裡面有160個感應器,然後最酷的是導演以及一些協助人員可以站在這個空間中間,而不被感應器感應到。
他們可以跟我一起在這裡,特別是在協助小道具方面,有時候他們會遞給你一把槍,這樣子槍就不會太突兀的出現在畫面中間。
有時候他們會跟在你身後,然後把槍貼在你的背後,這樣你需要的時候就拿起槍就好了。
也會有很有趣的時候,我們有次開了個小玩笑,在Game on工作室,他們有一整片的道具牆,每個道具都有感應器在上頭。
當時那裏有一把大榔頭,午餐時間的時候我就拿著那把大榔頭,穿著我的尼龍衣(Velcrosuit的樣子,找不太到正確名詞。)
然後我告訴大家:"ACR的DLC就是所有人在翻新房子(renovation),名稱就叫做Assassin's Creed:Renovations"
 
訪問者: 之前一直流傳一張圖片,Ezio戴著工地帽,手上拿著工具箱:Assassin's Creed:Renovation。我會把它放到Youtube(可是好像沒放QQ)
我必須說,自從AC3開始做動態捕捉後,我開始欣賞它;特別是Connor的部分,它的動態捕捉的成功每個人都有著相當的功勞。
也因為它的成功,我前面提到Shay殺了阿德的劇情,同時也是我最喜歡的一段劇情,使得Shay的感情更具體,那段不只是配音方面,動態捕捉臉部的情感表情也很重要,所以我真的很喜歡動態捕捉跟AC系列的結合,讓這些小地方顯得更具體。
 
Steven: 關於動態捕捉,我認為不只是配音,而是在整個拍攝期間,或是拍攝某一特定場景時總有個摸索期使你多嘗試幾次時不經意做出的肢體動作,而那些不經意做出的動作可能會改變一切,會改變腳色的意圖、整個架構,但這有時候會使該場景看起來更棒。
在發現這些關於肢體跟聲調上的事情真的很棒,有時候會導致意想不到的效果。
 
 
 
 
Q4:刺客跟聖殿騎士,你選哪一方?(19:04-20:36)
訪問者: 回到剛剛討論到Shay內心矛盾的地方,有點像是與他人的衝突反映到內心上,這裡有個來自里斯本問題......
 
Steven插嘴: 對於你的城鎮發生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我發誓,一切都是阿基里斯害的。
 
訪問者: 刺客跟聖殿騎士,你會選擇加入哪一方?
 
Steven: 我是個有點偏向現實主義的人,我是說他們最後想達到的目的大致上來說是相同的,而使他們不同的是達到目的的手段,不論刺客的理想看起來再怎麼高尚,綜觀人類的過去、現在、未來,聖殿騎士的手法似乎對人類比較有用,所以我想我自始至終都會是聖殿騎士。
 
訪問: 你的語調完全就是Haythem/Adrian,這完全是從他的劇本來的吧。
 
Steven: (模仿海蔘)秩序與目的。
(中間訪問者也有試圖引述海蔘的話但他講到一半忘詞,所以我就沒翻XD)
或者我們可以引述Loki(雷神索爾的壞弟弟)說的:人們渴望被征服。
 
 
 
 
Q5:演出Shay有什麼困難之處嗎?(20:36-22:50)
訪問者:這裡有個問題,在你演出Shay的時候有沒有什麼困難的地方,例如哪一句台詞或是哪一幕,如果有的話,你能夠自行更改或是即興嗎?
 
Steven: 有件事讓我覺得很有趣,且一直都不知道的是,在彩排時現場會有演員、編劇、製作人、導演,基本上每次彩排現場最少有10個人,演員只要獲得編劇以及其他人的認同,認為會使劇本更好,都能夠自由的更改腳本,我們自身也擁有發揮創意的權利。
我發現有些句子被其他演員改過,但我卻只有更改句子中的連接詞,因為連接詞對我(Shay)的口音是非常重要的。
像是我從來不說was not,我都說wasn't。
而我認為最困難的地方是模仿愛爾蘭腔調裡頭的抑揚頓挫,特別是當Shay怒吼、或是船遭受砲擊要大吼時,如果只需要說出幾個字那還好,但如果需要吼出一句話,同時保有語調但又不能放太重,因為愛爾蘭人不會在牙齒與舌頭上放太多重音,這是很困難的事情,我在這上面有遇到些問題,但幸好結果不錯。
 
訪問者:之前我們談的時候你提到你是義大利人?
 
Steven:是的,100%的義大利人,我父母是在蒙特婁出生的,但是我的祖父母都是從義大利過來的。
 
 
 
 
 
Q6:有沒有被剪掉的劇情?(22:50-27:07)
訪問者:接下來的問題是,有沒有什麼片段是被剪掉,但你希望能夠放回去的。
 
Steven:不,沒有,ACR算是一個秘密的企劃。
大革命很早就有發布消息了,但是叛變卻是在沒有人知道的情況下在開發的。
因為他們了解到大革命沒辦法作為美國方面故事的結局,有很多事情沒辦法透過大革命交代,大家可能有在懷疑(是否另有遊戲會當作美國的結局),但沒有人能夠確定Ubisoft同時有在開發另一款遊戲。
叛變算是企劃完後就馬上開始開發了,他們並沒有把任何劇情剪掉,倒是有剪掉一些髒話部分,畢竟要符合分級制度。
 
訪問者: 禁止我們在殺人的過程中突然爆粗口。
 
Steven: 這我不能理解,你可以殺人卻不能罵髒話?!
在與阿基里斯對質的那一幕,當我從里斯本回來後衝進他的書房問他"你要我下一個摧毀的城鎮是哪裡"那段劇情裡的經典台詞--"你讓我的手上沾滿無辜人的鮮血"原本有個"混蛋"在後頭讓那句話更加強而有力。
 
訪問者: 怎麼能把它剪掉??
 
Steven: 對吧!!我也是這麼想!!
 
訪問者: 真是可惜。

Steven: 那真是太強而有力了,我一直想找機會罵"你這混球",現在終於有機會在遊戲裡面痛罵了,至少有錄到。
 
訪問者(可能是製作人之一):那可能放在導演剪輯版裡。
 
Steven: 事實上之前我跟每次錄音時都會飛過來的保加利亞負責人提到要做個NG特輯的;我們談過這件事,我們在錄配音時都有一些不錯的NG。
 
訪問者: 我會想看NG特輯。我有個朋友他深信做NG輯是很棒的想法,他總是要我在訪談Ubisoft的人員時勸他們做NG特輯,一定會大賣。
 
Steven: 他們有一些其他遊戲的NG片段,應該要做一個所有AC系列的NG特輯的。像是在做額外企劃一樣,找個人負責這個,否則只是說說就過去了。
 
訪問者: 聽到你說沒有任何劇情被剪掉我有點小驚訝,因為ACR只有6個序列,應該是AC系列裡最短的了。
從一開始就打算保持精簡這件事情讓我感到驚訝,我對此感到有點擔心,畢竟有些人會覺得這太短了。
 
Steven: 是阿,是有些短。
 
訪問者: 我對ACR有些意見,但不是在故事長度方面。老實說ACR的成敗會是在他的故事上,因為ACR基本上是承襲AC3AC4的系統,
我想ACR評價會這麼好是因為故事精簡有力以及你的演出也很棒,我想玩家對此很滿意。
 
Steven: 謝謝。
他們把重心全放在故事上,你也說到ACR的系統跟AC3還有AC4相同,除了新武器的部分,在遊玩方面這算是打出安全牌了。
所以這遊戲的開發重心就全都在故事跟腳色上了,他們盡可能的想做到最好,而我想他們也做到了。
 
 
 
 
 
 
 
Q7:與其他演員共事時之趣事(27:07-36:22)
訪問者: 你前面有提到一些自己在劇組中的趣事,這裡有個提問者問到,你有沒有一些跟其他演員互動方面的趣事。
 
Steven: 在我跟阿基里斯對質,衝進去他書房問他"你下一個要我摧毀的城鎮是哪裡"的那一幕,阿基里斯的演員,抱歉我忘了他的名字。(訪問者:Roger)對,Roger,轉過身;那幕需要一點時機,而當時我也覺得是很好的時機所以我就進去,然後直直衝到他面前。實際上我應該要到他的側邊去,否則我們頭上的攝影機會打在一起;(雖然在側邊)在影像處理上會將我們稍微調換位子,讓我們看起來是面對面的。
我衝到他面前,吼出我的台詞,他推了我之後,我們頭上的攝影機纏在一起,然後電線也互相扯住了,我們立即停下動作,一旁所有的工作人員大吼:"別動!!!!!!!!!"。
工作人員將攝影機解開,拿下我們的頭盔,稍微整理一下,我們並沒有扯壞東西,只是纏到而已。
後來我們決定用三種拍攝方法來詮釋這一幕,我們重拍了肢體動作捕捉的地方,這次我們沒有戴頭盔,只戴著裝有感應器的毛帽,這樣一來我們便可以面對面的對戲。
然後我們戴上頭盔到音訊工程師Fred旁的角落,Fred很棒,我超愛他,去捕捉臉上的表情,我們只是站在那邊錄這一段。
之後我們到工作室裡錄了段額外的配音,這樣可以使得配音更加融入那個場景,這段劇情必須要演得非常真實,如果我們戴著頭盔拍攝就要去留意頭上的攝影機,沒辦法全心全意投入。
 
訪問者: 這挺有趣的,因為我們剛提到動態捕捉帶來的效益,突然之間你們卻回到以往那種肢體動作、配音、臉部表情分開來拍攝的時候。
我想對某些特定的場景來說,確實還是有限制存在。
 
Steven: 沒錯。
 
訪問者: 當我發現是Roger來演年輕的阿基里斯時我感到相當意外,一開始我以為有換,但當後來我發現仍是他時感到相當驚訝。
 
Steven: 不,他們....。
 
訪問者: 是別人嗎?
 
Steven: 是的他們有換人,一開始是Roger,但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我猜也許是他聲音聽起來太老,但Roger是很棒的演員,跟他共事相當有趣,他是...他本人就像是阿基里斯一樣。
就像我說的,我一個演員也不認識,能跟這些只在電玩中碰面或操控過的人見面真的是我的榮幸,我的反應就像是"我的天哪,這是你!!"。(他好嗨哈哈)
 
訪問者: 等等,對於Roger我有些好奇,是由他來做動態捕捉演出,然後配音是由別人配的嗎,因為在片尾的演員名單中仍有他的名字。
 
Steven: 對,是他演出的。
 
訪問者: 了解。
 
Steven: 我想除了有一幕不是他以外,因為那週他人不在蒙特婁,所以是由別人演出的,拍攝完後聲音就配成別人的聲音,但並不是Roger的聲音,是別人的。(是指那個後來替阿基里斯配音的人)
 
訪問者: 哇,真瘋狂。你有任何其他有趣的事嗎,尤其是跟...我相信聽眾都會很想知道你跟AdrianHaytham的演員共事的趣事。
 
Steven: 我只跟Haytham對戲過一次,我只跟Adrian共事過一次,而且還是在拍攝的第一週....不是第一週,在大前年的11月中的某兩天,但那只是為了做FBP,為了做一個Demo給所有將要開發這支遊戲的Ubisoft的工作室。
(這邊有一句to get the 什麼 right,我聽不太清楚,也猜了很多單字但感覺都不對。)
所以這是我唯一與他對戲的一次,唯一見到他的兩次一次是在排演,一次是在拍攝的時候。
(與他見面)當然是帥呆了,因為他超棒,也讓我發現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他有演出X戰警3耶。
 
訪問者: 是阿,他是Jean Grey的爸爸。
Steven: 他還是初代Nightcrawler耶!!
 
訪問者: 是阿,在90年代的那個X戰警卡通裡。
 
Steven: 是阿,他是初代Nightcrawler耶!!!!
 
訪問者: 我超愛那部卡通的,當時剛出時我有看。
 
某製作人: 我還真不知道這件事。(Adrian有在卡通裡)
 
Steven: 他真是太有才華了!!而且很棒的是,跟他談話中發現他的嗓音仍然相當優美(這邊我無法確認他是指Adrian仍有當年Nightcrawler的嗓音還是指他的聲音還是他原本那樣優美。)
然後當我們準備坐下來排演時,突然間他就變成了Haytham,這讓我全身起雞皮疙瘩:"哦,天哪,真的是Haytham耶!!"
我甚至錯過了我的第一句台詞,因為我一直盯著他看,然後我才意識到我錯過了第一句台詞。
跟他對戲真的超棒的,他完全跟Haytham結合了,我是說,他根本就是Haytham,我不知道,跟他共事真的很舒服。
(完全迷弟啊,可愛的傢伙XD)
 
 
訪問者: 真棒,你還有其他故事嗎?
 
Steven: 呃我有個很棒的故事但小細節我不太記得了。
有一幕是從The Feast of all Saints來的(他剛到里斯本那段,這是他走上台階的第一句台詞),我走進一間教堂,畫面就稍微帶到一位牧師在佈道,飾演那位牧師的是Marcel Jeannin,同時也是扮演Louis-JosephGauthier Cheavlier de la Vérendrye的人,(訪問者們驚嘆他記得全名)
是的,我記得這名字,他當時就假裝佈道關於小狗跟杯子蛋糕,我有些忘記細節了,但當時非常好笑,他說"哦上帝對人們說,千萬不要將你的杯子蛋糕給吃了,否則你將會吃不下晚餐.....",然後他不斷的在胡言亂語,什麼"聖父聖子,聖狗狗",我不太記得細節了。
我們全都在憋笑,其實沒關係因為並沒有在收音,這也是為什麼他可以這樣鬧,但我們不想讓他詭計得逞,真的是太好笑了。
 
(接下來第一個梗我不太懂,我猜是演員模仿梗,已經在Youtube留言問,希望有人會回答,如果有人回我了,我會速速上來更改。)
還有兩個是只有我們才懂得笑話,有一個是關於Street Walkens(聽起來像Street Walkens)AC4裡頭你可以付妓女錢讓她們走在你身邊,所以我們就把這融合Christopher Walken(一個知名演員,姓氏跟street walken有押韻到)"嘿你們在找樂子嗎?"
然後另外一個是Connory gaurds(這邊是說模仿知名演員Sean Connery),我和Marcel飾演英國籍的護衛,拍攝完後會將我們的聲音改成別人的,
所以我們在拍攝時可以盡情搞怪,然後Shawn Campbell....他演誰...天啊我忘記了,等等我會想起來(他飾演James Cook),他詢問守衛發生了什麼事情,然後我跟Marcel之所以會把我們稱為Connory Gaurds就是因為(開始模仿Sean Connery的聲音):"我們被包圍了,他們人太多了!!",然後Shawn笑了,之前我們只是說說而已,他沒意料到我們真的會整他,第二次拍攝時我們就很認真地拍攝了。這就是Connory GuardsStreet Walkens的故事。
(Steven太壞了哈哈哈)
 
訪問者: 你們跟...他叫做Roger嗎,就是飾演Christopher Gist的人,你們跟他對戲時有什麼趣事嗎?
 
Steven: 我的天哪!!!!!
 
訪問者: 因為他的配音真的是整個遊戲裡最好笑的。
 
Steven: 他是我這生中最喜歡的人之一!!!!!!
 
訪問者: 看來他在配音時很嗨,可能有點太嗨了。
他聽起來就像是個探險家:"Shay,來吧!!我們要去探險了!!"
 
Steven: Dumont這個人就是這樣。(這邊斷斷續續的我無法確認QQ)
 
訪問者: 他的名字是Richard Dumont?
 
Steven: 是的,RichardDumont,他的腳色感覺就像...每講完一句話就想找人擊掌,卻沒有人想理他。(應該是指很自嗨,但讓人感覺很乾那種哈哈)
他一直都在Shay身邊,這也是為什麼我覺得Shay開始喜歡他,而他們也成為了好朋友,我想也許是因為他,Shay一直保持著理智,Shay的世界非常黑暗,而Gist則總是能讓他稍微放鬆一些。
 
訪問者: (模仿Gist)"準備好要再次出去探險了嗎!!"
 
Steven: 我覺得Shay認為他很好笑,但他不能笑出來,因為Haytham可能在附近。
(模仿Gist)"一切包在船長身上!!" (這句不知道聽得對不對,我猜測是the sweats on the captain.)
 
訪問者: 聽到你們玩得很開心真是太好了,天啊,那腳色真是.....
 





Q8: Steven最喜歡的台詞,以及關於Shay的至理名言(36:22-39:12)
訪問者: 作為這段趣事討論的衍生,這裡有個問題,你最喜歡Shay哪句台詞?
 
Steven: 不可否認的,"我的運氣由我掌握"是他的代表台詞,但我個人最喜歡的是"你讓我雙手沾滿無辜之人的鮮血!!!!!"。
 
訪問者: 太棒了!!
 
Steven: 這保證是我最喜歡的一句,講這句時我的靈魂就像在燃燒一樣。(老兄你已經在燃燒啦~XD)
 
訪問者: 其實這裡有網友請你用Shay的聲音說那句話。
 
Steven: 我知道,所以我打算一次回答兩個問題。
 
訪問者: 網友甚至全部都用大寫打那句話,句尾還有驚嘆號。(表示Steven要很憤怒的表演這句XD)
Steven: 所以我才用吼的。
 
訪問者: 沒錯。
 
Steven: 哦對!!!CaptainJames Cook,抱歉,我剛剛看到我的筆記才想起來。
 
訪問者: 對耶,那是Shawn Campbell的腳色。(上面那一題Steven忘記的人XD)
討論到"我的運氣由我掌握",有點奇怪的是,他算是這遊戲的標語。
 
Steven: 但他們讓Shay說那句話太多次了。
 
訪問者: 對阿。
 
Steven: 如果Shay沒有說那麼多次的話,也許會更有意義。
 
訪問者: !
 
Steven: 開頭、中間、結尾。那會更......我想他們塞太多在對話裡了。
 
訪問者: !這裡有個問題,你對於Shay的格言"我的運氣由我掌握"這句話怎麼樣?
 
Steven: 我很喜歡,有點接近我個人的格言,我並不相信命運,Shay也不相信,Shay必須成為自己命運的主宰者,這也是為什麼他欠缺紀律,一切都會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如果他不覺得自己在做的事情是對的,他就會自行去做他認為是對的事情,就算是像在遊戲裡面必須背叛你的弟兄們這樣的事他也會去做;他替自己創造機運、替自己鋪路、掌握自己的命運,
我想這是Shay跟所有在這場刺客與聖殿騎士戰爭中參與的人最大差別的地方,其他人都遵循教條,深信命運的安排,但他不信,他跟其他人不一樣。
 
 
 
 
 
Q9: Steven用Shay的聲音來說出網友們指定的句子(39:12-42:41)
訪問者: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們有些來自網友的請求,請你用Shay的聲音說出他們指定的句子。
 
Steven: 喔當然沒問題。
 
訪問者: 他在AC4的訪問也要求演員說過這句話。(是在跟Tristan的訪問喔,只是是阿德對愛德華說,剛好有看到這個網友的Tumblrpo)
"能請你說:Haytham,我真是受夠了你的胡說八道嗎? 拜託你必須說這個!!",後面還打了個人臉吐舌頭。
 
Steven: 我全部都要說嗎?
 
訪問者: 不,只有"Haytham,我真是受夠了你的胡說八道。"
Steven: 好的,"Haytham,我真是受夠了你的胡說八道,別再說了,煩死了,給我滾,你怎麼不去找個倒楣鬼出氣阿?!"
 
訪問者: 先前提到我最喜歡的台詞是"或許我已經是(怪物)",但我有個很搞笑的要求。
 
Steven: 來吧!!
 
訪問者: 這其實是一張你轉推別人的圖片,我想你大概知道是什麼了。
 
Steven: 我想我知道。
 
訪問者: "我的運氣由我掌控"這句話有點像三代的"Charles Lee在哪"一樣是非常棒的惡搞素材。
 
Steven: 我的天啊,完全就是雙手奉上的好素材阿。
 
訪問者: 這張圖片就是ShayHaytham手上都拿著麥片,然後Shay"我的早餐我自己做。"
 
Steven: 然後Haytham一臉就是受不了的樣子。
 
訪問者: 對阿,他無言的摀住自己的臉,然後做了設計對白:"天,我的帽子竟然是墨西哥捲餅"的動作。當時訪問Adrian時也有請他說這句話,你能用Shay的聲音說這句話嗎,我把圖片show在畫面上,這樣聽眾都看的到。
(這邊我稍微解釋一下,這張圖的作者惡搞AC惡搞得很厲害,所以這張圖片裡Haytham這個表情被他拿去惡搞,配上設計對白:"天,我的帽子竟然是墨西哥捲餅。"我記得帽子那邊好像真的改成捲餅的樣子XD有興趣可以上Tumblr看看這個人的帳號,叫做"brotherhoot"他真的很好笑,心情不好看一下都好了。)
 
Steven: 當然。"Haytham,我的早餐由我自己做。"
 
訪問者: 太棒了,那麥片品牌看起來像Froot Loops
 
Steven: 不,是Lucky Charms。
 
訪問者(製作人之一): 絕對是Lucky Charms
(是為了雙關Shay那句名言中的運氣吧,我的運氣由我掌握/我的早餐(lucky charms)由我做)
 
訪問者: 是嘛?天啊,我竟然沒弄懂這個梗,我懂了,那絕對是Lucky Charms,我想起了那個配色了,我的天啊....沒看出這個梗讓我覺得自己真笨。
這裡有個人要求你說"我是Shay Patrick Cormac"或他最喜歡的台詞"我的運氣我自己掌握",但你已經說過了。
 
Steven: 我把它們混合好了。"我叫做Shay Patrick Cormac,我的運氣我自己掌握。"
 
訪問者: 真是太棒了。
 
Steven: 謝謝。(很顯然他們還沒平復哈哈)
 
訪問者: 我一直很納悶的是,在AC3Connor一直說"Charles Lee在哪裡"Corey(三代的編劇)是否知道這一定會成為被惡搞的素材。
而現在我也很納悶Richard(叛變的編劇)知不知道(Shay的至理名言被惡搞),一定會有這會成為惡搞素材的預感,因為真的在遊戲裡說太多次了,這不是件好事。(這裡太多人插嘴了XD)
 
Steven: 這是可以避免的。但Shay跟Haytham的名字,現在變成了Shaytham,我們對此無能為力,這是無可避免的阿.....。
(shay跟hay押運到,所以很好合在一起,國外腐女們將他們這配對稱為"shaytham")
 
訪問者: 沒錯,這倒是真的。
 




謝謝大家看到這邊,有什麼不好的地方可以留言告訴我,我有空會上來改的!!
然後因為快考試了,應該要等到過年那附近,或是考完(3月初)才有可能接著翻譯
(或者我手癢想碰電腦就會翻翻XD)
總之我一定會翻完的!!!!
45
-
LV. 3
GP 0
2 樓 joanne joanne641
GP4 BP-
這裡有找到兩張圖,應該是他去大革命男主配音演員的twitter上留言,他真的很有趣(圖有稍微劇透)


4
-
LV. 3
GP 2
3 樓 joanne joanne641
GP3 BP-
又找到一個影片了,是一小段叛變的NG片段,謝伊和吉斯特太好笑啦!

3
-
LV. 20
GP 96
4 樓 A.J daphne40113
GP20 BP-
Q10: 你準備好面對狂熱的刺客教條粉絲群了嗎?(42:41-43:48)
 
訪問者: 我一直很想問你,你準備好面對這些狂熱的粉絲以及他們的同人創作了嗎? 不論是好的或是露骨的還有配對這些東西。
 
Steven: 我有猜到,但沒想到會這麼瘋狂。我知道有些人喜歡自己創作同人作品並放到自己的FBTwitterBlog等等的地方,我一直都有在猜想,但我不知道期盼看到什麼,但每次都讓我感到相當謙虛,現在我想利用這個機會來感謝到我FB或是Twitter留言鼓勵我的人,這些留言總能使我微笑;對於留言給我的人,我已經盡我所能的回覆所有人的留言了,試著回答你們的問題。
 
 
 
 
 
Q11: 你認為Shay很殘忍嗎?(43:48-45:05)
 
訪問者: 在我們繼續談下去之前,我想回到之前Adewale“Shay已經成為惡人了。這裡有個人想問你,你同意他的說法嗎?
 
Steven: 嗯,是這樣子的,如果你是從刺客的觀點來看,Shay絕對是最邪惡的人沒錯,他背叛了所有人,並一一的獵殺他們,Shay也知道,在某種程度上他確實覺得自己很邪惡,但有時候為了達到目標你必須擁抱黑暗;在Shay的心中他必須做這些事來阻止阿基里斯,因為他知道並沒有其他人會來阻止他,如果沒有人阻止阿基里斯,那麼無辜的人民們就會被犧牲,所以我認為他在自己腦海中是這樣想的: “Adewale你是對的,我已經成為怪物了,但這是必須的。
 
訪問者: 我想他滿善解人意的,總是能從另外一個角度去看事情。他會同情別人,但同時為了大局而殺人,這是很矛盾的,這是我喜歡Shay的另一個原因。
 
 
 
 
 
Q12: 你認為你還跟哪個腳色很貼近?(45:05-48:42)
 
訪問者: 進入另一個問題,作為演員,你認為你還跟哪個除了Shay以外的腳色比較貼近?
 
Steven: 你是問演員還是腳色(訪問者:腳色),這是有差別的,因為在做動態捕捉時,大家都有自己的腳色;除了我以外,因為我每次就是演我自己,大部分的演員每次都會飾演不同的腳色,之後再把聲音給覆蓋掉,如果是腳色來說,我會說是Richard DumontChristopher Gist,我認為跟他最貼近是因為就像我之前說的,他是Shay在這個有著悲慘事情發生的黑暗世界中仍然保持理智的原因,他有點像是Shay的燈塔,Gist也很真誠的對待他,如果Shay的身邊沒有他,我想Shay可能會在不對的時間做出很可怕的事。
如果是演員的話,我會說是Marcel Jeannin,我不知道,我們就是這麼的契合,他是個很棒的人、他很好相處、他是個很棒的演員。
這裡我又要爆料一個很好笑的事情,由於我在一間海鮮餐廳工作(我覺得講海產店不太符合,因為看過照片頗高級的XD),所以我有時會開這個玩笑;我記得是在第三個任務,我想是在我得到Morrigan之後,當時他在龍蝦攤旁邊,當我接近他的時候他對我說我們可以在法國大量銷售這些龍蝦(我猜,這邊我聽不太清楚),但他說了大概5~6種台詞,而其中有一種是當Shay很嚴肅的接近他時,他看著Carlo然後說 “” (歹勢,這句話我真的翻不出來,已私訊訪問者的FB希望他會回答,如果有哪位大大有聽出來請跟我說,我會很感激你的^^),我就爆笑了出來,根本正經不起來,那是我最喜歡的台詞,很可惜他們並沒有採用。

訪問者: NG特輯阿!!

Steven: 是吧!!我想最棒的一次NG是我捉弄ShawnCambell,那次大家都有參與,當時午餐時間結束,他剛好去上廁所,我們則是在聊天,我跟Marcel則想到了一個玩笑就是有段劇情是James Cook跑來找ShayGist…..抱歉抱歉是我跟Richard不是我跟Marcel(想到玩笑),他跑來找我跟Gist然後問我們是不是替女王工作,他說你們不是你們自己口中說的那些人,你們其實是替女王秘密工作吧?” 而我們則回他我們不能告訴你。但我們決定故意NG一次,所以James Cook問我們相同的問題時,我們並沒有乖乖照詞念,我跟Gist對看了一下然後………………..”就這樣拖了30秒左右,而Shawn則是愣愣地看著我們,不知道我們到底在幹嘛,其他人則笑到快死掉因為這是我們策劃好的。





Q13: ShayHope的關係(48:42-52:35)

訪問者:談到其他腳色,這裡有個問題我很好奇,你認為ShayHope的關係是有點像男女朋友那樣子還是他們就只是很要好的朋友?

Steven:喔我保證,我保證Shay絕對是喜歡Hope(YES!!!我超喜歡他們倆的XD,而且Steven的語氣好可愛~),但很多事情讓Shay沒有將他們的關係往前推進,像是他們都身在兄弟會裡,還有他身為刺客以及很明顯的後來身為聖騎士的關係,還有他不想要讓任何事物干擾他對Hope的情感。

訪問者:所以以Shay的觀點來說,你很確信他喜歡Hope,但以女方觀點來看,你也能這麼確定嗎?

Steven:噢噢不,並沒有……(什麼…….失望QQ)

訪問者:所以你是在講Shay?

Steven:是的,我是在講Shay。如果Hope真的對Shay有愛慕情愫的話,她太會隱藏了,而且很擅長保持撲克臉並忠於Hope該有的樣子,她為大局著想,全心全意的投入兄弟會;而Shay則是年輕、盛氣凌人又很有野心,並不太遵循教條,也不太理解兄弟會的意義。

訪問者:對於ShayHope以及特別是AC4中的EdwardMary Read,因為之前我們與Morgan--Mary的演員談到EdwardMary的感情是否是純友誼或是有男女朋友關係的,而她認為只是純友誼。我很慶幸製作團隊並沒有將所有女性腳色發展成會與男主角有戀愛關係的老套形式,我認為這樣子很棒。

Steven:我百分之百同意你的想法。

訪問者:我真的滿高興的,並沒有接吻或什麼的然後……噢不Hope我現在竟然得把你給殺了!!!這太難過了!!!!

Steven:是的我也感到很開心,因為這讓他們的友誼以及對對方的看法更加有張力。

製作人:嗯,有點像是在他們關係上很現實的複雜性。我昨晚剛玩完Hope死掉那個任務,我想那是除了Adewale那邊,最讓人心痛的劇情了,我想那讓Shay理解到他在做的是多麼可怕的事情。要殺Adewale的感覺是很不好的,但要殺Hope絕對是最糟糕的事情。

Steven:對,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想搭配其中一個你傳給我的提問。Hope的死亡是打擊Shay最大的一個,也是最讓他崩潰的,Hope是他在意的人,就算他知道他們不可能在一起,他還是放不下這段感情。所以當他決定要做對的事情,而非放過她一馬,這決定傷透了他。

訪問者:特別是他自己也很猶豫,他並不是百分之百確定他做的事是對的。

Steven:沒錯,他相信的是他自己的直覺,這向來都是對的,因此在這個狀況下要遵循自己的直覺是件很折磨的事情,但他必須這麼做,否則Hope一定不會妥協的。

製作人:更瘋狂的是Hope似乎試著讓這(殺她)非常的容易,但對Shay來說這感覺更糟糕。
(然後這邊大家一起插嘴,我也沒聽清楚,對不起……)





Q14: ShayConnor(52:35-55:16)

製作人:這邊有個問題,你認為ShayConnor的看法是什麼,如果他們認識的話,你認為他們的關係會是怎麼樣的,會是敵人,還是會把對方看作是可敬的對手?

Steven:我認真地認為他們會把對方看作是可敬的對手,我想在很多方面來說他們滿像的,只是他們的大環境不一樣。他們都年輕並自傲,而且還在摸索自我,當他們找到自己要的方向並成長成強壯、有企圖的人,也許他們的目的會是不一樣的,必須成為敵人,但我想他們會尊重對方,有點像是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的感覺。
如果一切都不一樣的話,我想他們有機會成為好朋友的。

製作人:很瘋狂的是ConnorHaytham的關係……其實Connor有點像是我乾脆當聖殿騎士好了。好像可以找到一個妥協的地方,Haytham一直努力想達到這點;但很有趣的是HaythamShay的關係不太像是父子關係,我想某種程度上來說,他算是Shay的導師,不知道這是否有影響到後來他跟Connor的關係,讓他並沒有跟Connor馬上對立,而是舒緩兩邊的關係,使得他們成為盟友,也許他想到他與Shay的關係後發覺其實並不用把關係搞得這麼僵之類的。
(這邊我猶豫很久,他對Connor的看法有點怪,不過他都這麼說了我就這麼翻譯XD)

Steven:我想他是這麼想的,我想HaythamShay一樣能從旁觀者的方向看事情,能夠放下自己的主見然後做出妥協的動作,所以我想他並沒有立即把Shay拉攏到聖騎士那邊,也許是因為他知道Shay的過去或者因為知道Shay的個性,可能兩者都有也可能都沒有,但我認為他在Shay身上看到些什麼並知道他不能對待Shay像他對待其他人一樣,因為Haytham需要他。





Q15: Shay與大革命的關係(55:16-1:00:23)

製作人:這有個問題,但在我發問之前我們先回到你先前提到的,就是你是否覺得Shay是怪物,至少從刺客的觀點來看。我認為,在刺客教條的所有的遊戲中,他是兄弟會在Cesare後遇過最大的阻礙,白話一點就是超級大麻煩,很明顯的,在結尾……所以我是想問,你事先知道Shay與大革命的關聯嗎,以及你認為這個關聯對大革命以及叛變的世界有什麼影響? 因為……Shay在叛變裡面幹了那些事後,又到大革命這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裡成為刺客眼中更討厭的超級無敵大麻煩……

Steven:  Shay相當犧牲奉獻,一旦他說他要做什麼,即便要花15年的時間,但他一定會做到。
……我事先並不知道,是一直到我在排演日接到那部分的劇本才知道的,當編劇在排演前告訴我們大概的劇情走向時我才發現這就是會與大革命做連結的劇情,而這真的讓我相當興奮,我---!!我竟然不經意的導致了法國大革命的發生,然後我覺得我真的是太猛了!!!!

訪問者:我想你把Shay在歷史的地位誇大了一些。

Steven: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說說而已,就像是骨牌效應一樣。
但我還是覺得這太酷了,雖然我還沒玩大革命,但我猜依據年份來說,那可能是最後一幕。

訪問者:劇透!!你才沒出現在大革命裡勒!!

Steven:我知道。

訪問者:我只是開個玩笑,這你當然會知道。我喜歡這個劇情的連接,但我不喜歡它接下來被處理的方式;你不能讓劇情這樣銜接,卻不讓Shay完全沒在大革命裡出現。這樣講對編劇來說有些抱歉……

Steven:對,我真心希望他們把這部分保留到DLC裏頭,我是說,他殺了Arno的父親耶……

訪問者:對啊,但是Arno卻一天到晚“Monsieur de la Serre”“Monsieur de la Serre”去的,我是說,那你TM的親生父親Charles Dorian?!

Steven:他到底知不知道他父親是被殺的,還是他這一生都被蒙在鼓裡了。

訪問者:不,他有走到被你桶一刀的父親的屍體旁邊耶。

Steven:但他有可能忘記了,特別是在他成為一位會殺人的人之後。(我想是指刺客吧。)

訪問者:這仍然讓我不能理解,這是我對於Unity劇情最有意見的地方。就好像這一切只是芝麻綠豆的小事,甚至在整個劇情都沒有提到這個事件,他根本沒有去尋找殺父仇人,我有點慶幸先玩了大革命才玩叛變,雖然現在看來順序應當是相反的,
不管Ubisoft、不管你們(這些製作人)(製作人表示:什麼?!)怎麼跟大眾說這兩款玩的順序沒有影響,我認為還是應該要先玩叛變。

Steven:對,依照年份來說是要這樣子玩的。

訪問者:嗯這樣子劇情上的銜接比較完美,但我真的有些慶幸先玩了大革命,不然我可能會一邊玩大革命一邊期待著Shay的登場,噢一定會棒透了!!!!!
製作人:等待他們超精彩的對峙。

訪問者:ArnoShay之間一定會有場精彩的對決。

Steven:希望他們已經在DLC中放置這些劇情了。

製作人:為了不讓時間拖太久,恕我直言,你之後可以決定是否要把這段話剪進去。
Arno在歷經兄弟會的入會儀式時,他的幻覺象徵了他父親的死亡以及Monsieur de la Serre的死亡,而其中那個他必須追然後殺死的黑影,我認為應該是用來表示殺了這兩個人的兇手……我一直都知道大革命跟叛變的銜接關係,我想Arno一直有個類似第六感的東西告訴自己:“我知道有人殺了我父親,但我不知道是誰。所以我認為這(黑影)象徵了Arno內心:“你知道嗎,我認為我該放下這些事情了。
你們一直認為他很糾結於養父的死卻對殺了生父的兇手毫不在意這點很怪異,我能理解,但我認為編劇應該是想往我說的方向走,但他們一直沒有下定決心。

訪問者: 我們會再另外談到這個話題的。






Q16: 關於Shay的未來(1:00:23-end)

製作人:在叛變的結尾,很明顯的Shay成為ArnoConnor等等腳色的刺殺目標,你認為這會影響未來遊戲的劇情,還是關於Shay的故事就結束了?

Steven:噢老天,我希望會影響之後的遊戲。我希望他們……就像叛變聚集了所有舊的腳色然後解開了一些前作都沒有解答的疑問,我希望將來也會有個DLC跟叛變一樣,裏頭有年輕的ArnoConnor以及Shay在同樣的時間、地方,繼續這場聖殿騎士與刺客的戰爭,我真的很希望……但我不知道會怎麼樣。

訪問者:我想這剛好連結到了我們的最後一個問題。
如果Shay之後還能出現的話,你希望他會扮演怎麼樣的腳色?

Steven:我的天啊,我想要他成為導師,我要他成為頂尖的聖殿騎士,我想要他成為當大家有疑問時會來尋求解答的對象。我想他將會在他的人生巔峰,雖然他可能會需要暫時躲藏並銷聲匿跡一段時間,但我想這不會阻止他去尋找、研究一切事物。
所以我想要他成為導師。

訪問者:嗯很有意思……

Steven:聖殿騎士大師。

訪問者:很有可能在Haytham死後接手殖民地大師的位子,但我想在Haytham過世和Shay到凡爾賽宮之間還有一段時間,所以這段時間他可能仍在海上四處航行並尋找盒子。你會希望他在續作裡扮演反派的腳色嗎? 像是在整部遊戲裡他都是幕後黑手,然後最後會是主角的最終Boss之類的,或是繼續當主角? 又或者是玩家要扮演聖殿騎士的腳色,而Shay會是協助者的身分?

Steven:如果能像叛變一樣,扮演到殖民地的聖殿騎士會是件很棒的事情。但我個人希望他能扮演反派腳色,但並不是像系列作裡一般的邪惡反派那樣子,Shay一點也不邪惡,我希望他們能保有Shay的這個特質,如果製作人們真的這樣做了,那將會是善良與混亂善良之間的拉扯。

訪問者:我想他們會像你說的那樣做,他們對於HayhthamAC3就這麼做了,而且也做得很棒,HaythamAC3就是個大反派,但與以往的反派卻不太相同。

Steven:沒錯。

訪問者:不如你告訴我們你的下一步,有個AC的粉絲見面會,裡面有沒有談到什麼新作?

Steven:很不幸的,現在是演藝圈以及我工作的餐廳的淡季,所以不論是跟Ubisoft或是其他方面都沒有新作。現在對我們來說就是玩樂的好時機,但我們同時也將這段時間叫做MIP-“Member Initiating Project”,身在演員工會裡,我們能夠……這段時間我們可以聚在一起編寫劇本、拍拍短劇、做些網路迷你影集,任何東西都行。因此我跟我的好朋友正在編寫一個8-10分鐘的短劇,想在春天時的Montreal Short Film Festival 時放映。我也有寫了好些劇本在我的電腦裡,我想其中一個必須成為電玩遊戲,一定會是個超棒的動作冒險電影。在電影製作裡有剪接點,就是必須在很長的一段時間用許多短短的畫面去填補,像是如果有人想到12個不同的地方去,但你沒辦法把12個地方都呈現出來,你可以只呈現6個地方,而另外用短短的4分鐘去呈現剩下的地方;但是如果將這些剪接點作成不同的層次,我想我寫的這個劇本會是很棒的電玩遊戲劇本。(對不起我沒學過電影其實不知道他在講什麼,只能用我理解的意思去翻譯,如果有哪位大大學過電影求求你們幫幫我QQ)
我想我必須跟一些遊戲編劇談談。

訪問者:你當然知道接下來要聯絡誰了……

Steven:但就像我說的,現在是淡季,蒙特婁的演藝工作幾乎都夏天才開始,除非有特殊需求,並不會有太多的製片在冬季來到蒙特婁。春夏交接、夏天以及深秋才是演藝圈比較活絡的時候。

訪問者:這樣的話你是否願意分享你的社交網站?

Steven:如果有人想聯絡我,我的Twitterpio_stevenFB就是我的名字。
這大概是我的現況,很不幸的現在手邊並沒有什麼事……

訪問者: 你的餐廳呢?讓粉絲被Shay服務。

Steven:噢當然,如果你們想讓Shay Patrick Cormac服務你們,我在蒙特婁(這邊他還提到是Blurry跟某條法文名稱的路,但我聽不懂法文所以沒有翻出來)NotkinsOyster Bar工作,有新鮮的海鮮,各種貝類,以及合法的酒吧,是一間很棒的高級餐廳。

訪問者: 如果請Shay喝飲料他可能會說我的飲料我自己做!!”

Steven:我的蛤罵我自己補!!!
感謝你們,這訪談真好玩。

製作人: 也謝謝你!!

訪問者: 也謝謝你能夠參與這個訪談,回答粉絲們的問題,這段時間真的很開心。
也很高興能聽到你的一些消息,歡迎你加入刺客教條大家庭……但你早就已經加入了。

Steven:我也希望能在這個家庭久一點,我很喜歡這份工作,有機會的話想永遠繼續下去。

訪問者: 太棒了!!好了,這就是這集的結尾,再次感謝Steven以及AndyGabe,大家可以訂閱我的評到來準時收看我的訪談,Andy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製作人: 我覺得能Follow我的Twitter:EscoBlades也是件很棒的事,有留言我都會回復的。

訪問者: Gabe?

製作人: 一樣的,Twitter也是最能掌握我的消息的地方,帳號是UbiGabe,我是位徹頭徹尾的忠實公司員工。

訪問者: 我也有Twitter帳號: loomer979,感謝你們收看,下集再相見~

End.
20
-
LV. 18
GP 97
5 樓 YOUCAL m455717
GP0 BP-
朝聖推推
只好登入給個GP
0
-
LV. 33
GP 185
6 樓 ACratia焚璃 sam9232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同學推上,研所加油!(我是DAVID
登入給你一個GP
翻譯什麼都好困難啊ww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7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578 筆精華,10/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