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
GP 0

【創作】CLANNAD(杏x朋也)在那之後 (微據透)

樓主 風橋夜 alice00278
GP7 BP-
吶,朋也。你還記得嗎?
  燈光微微的亮著,冷清的街道中一名男子輕輕的拉著年約幼稚園的女孩,男子面無表情的呆滯神情讓人不禁懷疑他是否有心理各方面的問題,但其實他的心早已不完全了。
自從,那個女子過世後,幾乎很少看見他開懷的大笑過。
只因為他的心在女孩過世的瞬間被活活地剝成兩半,留下的只有兩人的結晶。
「渚,我真的很想妳!」男子喃喃道。
1.
你會因為和我相遇而後悔嗎?朋也!
杏漫步在街道中,街道上的人少得可憐。冷清的路中迴盪出一股寂寞,令人感到恐懼。
黑夜,對於一個人而言,那是宛如宣告孤寂的代名詞。她的手在風中瑟瑟發抖,過於寒冷的天氣讓人們感僅回到家中與家人團圓,但杏卻獨自處於街道中,光是這點就令人匪夷所思。
原因很簡單,只因沒有任何的人能給予她"愛情"的情愫。
那個唯一讓她動心的男孩,早已取了妻子,雖說如此,那個妻子卻在幾年前過世了,無論怎麼想都不可能能聯想到少年會在娶另一個妻子,正因為如此,杏才感到迷惘。
令人心寒的事,男孩與妻子之間的結晶正好就是自己的學生。
全身顫抖著,不再是因為寒冷而已。而是感到恐懼、感到悲傷、感到絕望,對於自己已經宣告終結的戀情而感到絕望,負面的情感佔據了她的全身心,過於龐大的思慕之情宛如刀一般一刀一刀劃在她的身上。
所留出的並非是血,而是淚水。
情感之血。
多麼令人感到悲傷呀!多麼淒涼的愛情!
她踢著路邊的小石子,百般無聊的走著,心裡複雜地想著許多事物。
「到底要到何時,才能放下他呢?」她喃喃著,話中沒有任何對象。不,其實她在與自己對話著,在捫心自問著。問自己,對於那個男孩究竟還要堅持多久。
令人心碎的話語,明知自己不可能會放下他,明知自己已經無法自拔了。然而卻說出了足以讓人絕望的話,她繼續道:「我也真是傻呢!?他都已經有汐了,怎麼可能在跟我......不對,說不定從一開始我與他就沒有所謂的可能性吧?」
負面的情感不斷侵蝕著她的內心,直到有人制止為止。
「吶!是杏嗎!?」一名男子打斷了杏的思緒,硬生生地將她拉回現實。
「嗯,陽平?」
「都這麼晚了,妳怎麼還在這?」男子小跑步地奔了過來,原先染成金黃色的短髮,為了在社會中謀生而染回了黑色的髮色。
「啊,沒什麼,只是出來晃一晃而已!」故作輕鬆,勉強撐起笑容。
她所散發出的氣質與以往截然不同,在那笑容中透露出一絲疲憊。
「是嗎!?總之今天還滿冷的,一直待在外面應該會感冒!趕快回家吧!」他提醒道。
「呵呵呵。」她笑著,沉重的心情似乎也減緩了不少。「你的改變令人訝異呢!?話說你不是待在老家做生意嗎?怎麼會有時間來這兒?」
「沒什麼啦!只是想說回來找岡崎聊聊,最近公司那兒也閒著沒事幹,不如回來和老朋友聊聊!」他露出輕鬆的笑容。
「是嗎!?」
「喂!你怎麼突然臉色變那麼恐怖呀?該不會......你還在掛念岡崎吧!」春原訝異的說著。「太誇張了,原來那傢伙有這麼大的魅力嗎?這簡直就是現代版的後宮之主嘛!」
「噗!」原先沉重的話題,僅僅才剛開頭便被春原給打破了。「你怎麼還是跟以前一樣白痴呀!?」她笑著,沒有任何一絲勉強。
「喂!你這是稱讚人的態度嗎?」他吼著,但明顯的感覺的出來語氣中沒有任何一絲不愉悅。
「哈哈。」她笑著,毫無顧忌地笑著。「話說回來,我們已經很久沒見了吧!」
「總覺得,這應該是我們一開始就會有的話題。」春原喃喃著。「是呀~大概已經有幾年了吧!?」
「兩年,我們已經有兩年沒見了!」
「是呀~不過──」春原打斷了話題,繼續道:「──你要趕快回去你家啦!待在外頭小心有變態找你搭話!」
「譬如我眼前的這個黑髮怪人嗎?」
「什麼!?」他指著自己的黑髮,激動地說:「還不是因為要工作,不然我才不會蠢到染這個頭!」
如過去高中一般,嬉鬧、歡樂。拋開現代社會中的不愉快、壓力,這就是這群人之間的羈絆,輕鬆且讓人感到愉快,偶時沉重甚至能為互相流淚。
「總之,別鬧了啦!趕快回家去!」他催促著杏,便往後一轉奔向某處。「再見啦!」高舉右手,轉身揮舞著。
僅留杏在原地杵著,她微笑著,便往自己的家走回去。
 
如果,我還能代替渚的話,那該有多好......!
2.
岡崎握著一名年約五歲的少女,緩緩走到附近的幼稚園。少女臉上掛著稚氣的笑容,擁有與母親相符的臉蛋的他是岡崎在人生中最牽掛的其中一人。
而另一個人,正在幼稚園的門口對著兩人揮舞著右手,臉上掛著的是輕鬆且愉快的笑容。
「朋也,你又差點害汐遲到了!」杏責備著,將少女的手脫離自己父親轉而帶進幼稚園。「你爸爸果然還是一樣懶散對不對,汐?」她笑著問,沒有一絲諷刺。
「沒有,爸爸每天都帶我到幼稚園。」
童聲童語的話語,讓杏感到更加心寒。
這就是渚和朋也的孩子嗎?......她總是這麼的想著。
然而今天卻是例外,今天僅僅是處於思緒停擺地將汐帶進幼稚園。
「爸爸,再見!」汐揮舞著小手天真的說著。
岡崎僅僅微笑著點頭,便轉身離去。孰不知,這個動作卻讓杏的心悸動起。
不想讓他轉移目光呀~不想讓朋也從我的身上轉移目光。......痛徹心匪,思念以達最大極限,已經無法在負荷過大感情的身軀,不知道已經堅持了多久。
此時的岡崎究竟在想些什麼,杏永遠都無法得知。
無法心靈相連的兩人,成為了他們之間感情的最大阻礙,這道高牆阻擋了他們可以在心靈上相見的機會,不信任、恐懼、害怕......這些成了絆腳石,令人厭惡的絆腳石。
「汐,這個假日過得如何?」杏問著
「爸爸帶我去葡萄園看葡萄,每一個葡萄都好小喔!」
少女的一字一句都帶著五歲孩子所擁有的稚嫩,但真是如此嗎?其實不然,這個孩子所擁有的睿智恐怕是許多大人都無法擁有的,並不是指能力或是課業上的方面,而是意指著他所擁有的思想,是無人可比的。
成熟且比任何人都來得冷靜。
「是嗎!」杏微笑著,將汐帶進幼稚園的班級。
還未上課的幼稚園班一片鬧哄哄的,在旁的大人並沒有特別制止,僅僅笑著看著孩子們七嘴八舌地分享自己在假日中的趣事,歡笑聲四溢著,既溫馨又愉快。
汐將手脫離了杏的手,奔向朋友的身邊,愉快地聊著假期所遇到的趣事。
杏,淡淡地看著小朋友開心地笑著,她不明白現在的自己該用什麼表情面對孩子們。
「藤林,你還好吧?看妳臉色不是很好!」一名幼稚園的老師問著,刻意壓低聲音的他很巧妙的使其他人沒有注意到兩人的話題。
「咦咦?還好!」杏從思緒中再度被拉回現實。
「是嘛?有不舒服要說喔!」
杏僅僅微點著腦袋,幾乎沒有在認真回覆另一名老師的話。與其說是敷衍,不如說是沒有餘力應付其他人了。
3.
岡崎,緩步在街道中,事實上現在這個時間他不應該在街道中閒晃,而是在四處修理的水電。意外的是,今天工作的地方給他放了個"有薪假期"。
令人深感疑惑。但無論是任何人,只要是看見了他現在臉上所浮現的憔悴神情,任誰都明白公司的費心。
「岡崎,你這傢伙道現在都忘不了渚呀!」春原在旁說著,說出超乎他以往所說的成熟話語。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都已經是出社會的人了。幼稚,早已成了過去生活中的一個片段了。
「誰知道呢!?」他聳肩道。
「還是......在想杏呢!」
「從你嘴裡還真講不出什麼好話耶!」
「哈哈。」他歛起笑容,神色嚴肅:「不過我不是跟你開玩笑的喔,岡崎!!」
「我知道啦!」他回著,無聊二字清楚地寫著,不僅如此他相當不耐煩,但自己本身卻也不知道究竟是甚麼事情讓自己如此厭煩。
「春原,如果我喜歡上其他人,你覺得渚會原諒我嗎?」
「怎麼可能會原諒你呀!人的個性再怎麼好都不可能原諒自己的丈夫喜歡其他的人吧!?」
「也是,那我該怎麼辦?」
「看來你真的喜歡杏耶!」他又再次展露笑容:「放心吧!他雖然不會原諒你,但他一定會尊重你得決定的!」
「咦?」
「懷疑呀!你又不是不了解他的個性!」
「嘛!也是啦!」忐忑不安的心情,正是造成兩人感情無法再進展的主要原因。
正是因為顧忌對方的感受。
正是因為在意對於以死去地渚的感受。
正是因為對於渚的愧疚感,造成了如此的情形。
不安、煩躁、愧疚、悲傷甚至是憤怒,無一不出現在兩人之間高牆之中。
「總之,你這傢伙好至為之吧!拖太久的話可不只只有你會受傷而已!」春原說著,語氣透露出一絲責備:「如果你只是一昧的想保護自己的話,我可是對你會很不屑的。」
意義不明的話語。
但真是如此?事實上真正的答案就非常清楚,春原所說的話比任何的話語都來得透徹,不需要任何深刻的思考,所謂的"人生"沒有正確與否,只有決定的差別而已。
「你這個傢伙......」岡崎相當的無奈。
「好了!我該說的都說了,剩下的事情你們自己慢慢努力吧!」
然後,他離開了兩人不知何時走到的公園。直到背影消失的那一剎那,岡崎才抬頭望向遠處,他知道自己現在該做些什麼,不再是逃避、更不是繼續無所事事地杵在這裡。
那裡站得是一個少女。
紫色長髮,面色憔悴的少女,雖說如此他仍然硬擠笑容地道:「朋也,你都忘記要帶走汐了。你這個做爸爸的是怎麼做的呀?」
「原來是杏呀!」他說著,繼續道:「你覺得我們繼續下去可以嗎?」
「嗯?」
「如果我們繼續逃避的話,你覺得這樣妥當嗎?」面無表情地道:「我不想在這樣下去了!不想在被自己的懦弱折磨了!」
「朋、朋也你到底在說些什麼呀?這裡還有汐耶!」
「汐,你喜歡藤林老師嗎?」
想要將杏所隱藏的感情逼出來,很殘忍,但也是唯一的方法了。唯一能夠讓兩人將高強推倒的方法。
「嗯!」少女點頭著。
「杏,我們可以交往......嗎?」語氣所透露出的恐懼,是擔心自己會被拒絕,當過於自滿時遭受挫折時越脆弱。
因此乾脆將自己的希望降到最低,這樣才不會受傷太深。
「不對,怎麼到這種情況我還是這樣呀!」
他自己了解,自己常被懦弱所控制,因此要踏出這個包袱只能拋下懦弱。
「杏,請跟我交往!」
 
兩人的感情又繫在一起。
即使現在的感情即為脆弱,但總有一天兩人終究能脫去包袱。
所謂的未來,是要先將自己的缺點改正,才會有所謂的"正向"。
 
因此,正向地情感,讓家庭變得美好,也讓命運無法交差的人們,交接在一起了。
 
(全文完)
 
拙劣的文筆拿出來獻醜了>////<
希望不要讓人看不下去,也希望大家可以多指教我這個新手。
 
總覺得有點緊湊過頭,漏掉太多東西了......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