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508

RE:【其他】【小說】Fate/Parallel Jumper's error

41 樓 bbc s6815521
GP1 BP-
處處佈滿蜘蛛網的下水道,毫無濕潤的圳溝即可證明,此地已荒廢多時、早就失去原有的功能。

「偵查顯示人體感應在這前方,看來還有好一段路要走。」
奈月一邊在地上畫著魔術符文,一邊如是說著。

「那知道對方的人數嗎?」
「目前只能感應到一個氣息,不過.........」
「怎麼了嗎?」
真人向著突然停下話語、若有所思的奈月詢問道。

「我還偵查到若有若無的複數存在,或許是狂戰士那能夠召喚多人身影的寶具,正在保護著他的御主吧。」
「這樣聽來.......還真棘手。」
聽見奈月如此答覆,真人鎖緊眉頭,略感苦惱地陷入沉思。

「嗯,但這或許才像是那個從者的作風吧。」
「只期望能像Saber說的一樣,那些分身的單體力量僅比正常人稍強一些........」
「這也是我們讓Saber留在原處的原因啊,相信Saber一定能完成任務的。」
「是啊......」
達成共識後的二人,再度邁出步伐,前進更深的地道。

就在這時,真人忽然「察覺」到某件事情,疑惑地開口道:
「那個........妳剛剛說有『複數』的存在吧?能確定是『活人』嗎?」
「嗯?如果是活人的話,我早就能確認了啊?怎麼了?」
「.........不,沒事。」
「?」
奈月歪著頭,對於頓住語句的真人感到不解。

「沒事........繼續走吧。」
像是不願多談一般,真人稍稍快步向前。
(如果不是活人的話.........不,希望「那個」只是普通的幻覺。)



行雲流水。
一般而言,這段成語如果要用於形容「動態」的話,多會用在書法或舞蹈等這種動作連貫性較高的行為上。
能夠得到此番評論的讚揚,想必那是種多麼不可思議到令旁人嘆為觀止的舉動。

而今的Saber,就足以獲得如此殊榮───以他的劍術。

揮舞、揮舞、揮舞、永不停歇地揮舞。
閃耀銀光的兩把利刃,一波接著一波地發動攻擊,毫不留情地對著「人群」施以冷酷的制裁。
拿著短刀的男性尚未動手,便早已被斬下首級。

甫一比出結印手勢,咒術師施術的右手與他的腰際瞬間斷截。
武師還來不及近身施招,身體就這樣直接被分成八大塊。
黑手黨才剛拔出套口內的槍枝,左眼便被一隻苦無穿過,頭顱旋即一分為二。
打算從後方突襲的刺客,尚未伸出染有劇毒的短刃,即被迴轉的打刀劈下首級。
.
.
.
沒有花俏的雜質,僅僅是各種平鋪直敘的揮刀與刺擊。
乍看之下只是單調的劈砍舉動,然而每一次的出招,卻又是那麼的流暢。

宛如將敵人的弱點透析徹底,Saber揮出的、使出的,所有一切的攻勢盡是多麼精準俐落,對手完全無法找到一絲破綻,更沒法阻擋那無情的凶刃劈斷死線。

短短十餘分鐘的時間,包圍整座巷道、多達200人以上的分身們,此刻無一不送葬於Saber的雙刀之下。

隨手甩了甩右方的長刀後,Saber默默地看向正前方的異物──一團漆黑的人影。

「真是服了~~~居然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殺光我的所有分身~~~~而且~~~~『完全』沒有受到一點傷害~~~~」
「哼!你還保留著實力吧,殺人魔。」
「不不不不~~~~就算在怎麼會幻化~~~~一次召喚出200位分身也是很辛苦的~~~而且別看這些分身好像沒什麼~~他們可是給予強化過~~每一個都有幻靈級別的戰鬥力喔~~是劍士先生太厲害~~才沒有感受到啊~~~~」
「.............」
Saber並不知道黑霧的話語有幾分可信度,但是這非自己所該關注之處。

當前的使命就只有一個,那就是盡可能地為另一組人馬拖延狂戰士,爭取寶貴的反攻機會。

握緊刀柄、重擺姿態,Saber的戰意仍然沒有任何變化,不因方才的戰果而有所懈怠。

像是要讚嘆Saber的表現,黑霧發出了一聲類似口哨的音調,緩緩漂浮至空中。
「雖然直接用另一個能力抹除比較輕鬆~~但看在武士先生的精彩演出~~~」

黑霧的形體開始產生變化,傳來一股股不祥的氣息。
「如果想要更刺激點的東西~~~那麼就試試看吧~~~」

若似蕈類噴灑出胞子一般,黑霧的身上飛散出無數的微小粒子。
「只要是『人類』~哪怕是蓋世英雄~~或是崇高的國王~他們都絕對無法擺脫這齣夢魘~~」

粒子群漸漸變成一隻隻的人面蝙蝠,展露出猙獰的微笑,紛紛注視著Saber。
「我們可以是任何人~~~也可以不是任何人~~~但是有一點~~沒有問題~~~那就是~~~我們是黑暗的支配者~~~」
空間似乎變得不太對勁,彷彿被「什麼」狠狠地蹂躪扭曲了起來。

「嘻嘻嘻~~~~嘻哈哈哈~~~歡呼吧~~歌頌吧~~痛苦吧~~這就是最棒的饗宴~~~」
歌誦完的下一刻,場景立刻變了顏色。

「這、這是、對界寶具嗎!?」
饒是生前經歷過數次修羅場的Saber,霎時睜大雙目,被眼前的光景震懾不已。

四周的景色從原本的寧靜街道,霎時化成充滿深紅冒泡的灼熱岩漿、以及長相似如痛苦人面之詭異植被的迥異形樣。
房屋轉換成一座座佈有血紅痕跡的焦黑巨岩,岩石的裂縫處不停噴發著含有硫磺氣味的炙熱濃煙。

「這是『本質』與『根源』、這就是最適合的『我』!」

黑霧、不,如今的狂戰士已然成為了一個確切的「實體」。
「牠」有著野獸狀的頭顱、蜷曲的羊角、銳利的獠牙,以及一具將近有7米高、結實而黝黑的魁武身體。
健碩的右腕持著一支長達2米長、有著一節一節接骨形貌的漆黑法杖,法杖頂端還附著一顆以諸多人頭黏結而成的恐怖裝飾。
巨大的翅膀隨意拍動,直接造出14級以上的駭人颶風;揮甩起帶有棘刺、恰似龍族特有的粗重尾巴,輕易地將碰觸到的黑岩打碎成一顆顆細石。
雷鳴與獅吼混合一體的高亢聲音,猶如歌劇演員般大聲吶喊,好似對這整座城市的所有生命宣示,自己此時此刻便是至高的主宰──────名為「死」的主宰。

「這下子可不太妙啊.........」
Saber的神經達到前所未見的緊繃,全力思考著該如何應對此時局面。

「開心點吧,武士!這可是我的敬意,讓你見識最強的力量!」
張開雙手,狂戰士以王者的姿態朝向天空怒吼,響亮的聲音迴盪於此地一切。

接著,狂戰士若同解開謎團般,喊出了那令人膽寒的寶具之名。

「働哭吧!哀號吧!此乃安寧與和平一齊喪失的魔王夜宴(Hell is coming)」

地獄,降臨。
1
-
LV. 15
GP 510
42 樓 bbc s6815521
GP1 BP-
「那股氣息是!」
身在下水道的二位御主,不約而同地感受到某股強大的「異變」。
「不僅如此,學長.......能感覺到嗎?魔力的流動變了、變得越來越亂了!」
「是啊!這可不是好預兆啊......」

真人自認為在魔力感知的方面上仍不甚優異,此時自己卻能明顯地感應到地下靈脈的魔力變化───彷彿有什麼東西從地底下被拖出來一般。

「那就是狂戰士的寶具嗎.......比原先接觸到的霧氣還更讓人毛骨悚然。」

(Saber,你沒事吧!)
(真人嗎?別擔心,目前還沒問題,只是......抱歉,真人,恐怕暫時沒法回應了。)

意念通訊到這裡便斷絕了。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真人嚥了嚥口水,不自覺地做出反覆握拳的動作。
位於抬頭也只能看見水泥壁、完全無法連通視野的下水道,真人心裡開始擔憂起留在地上的Saber安危。

「這只是我的直覺。」
奈月的呼吸伸長了數秒鐘後,以緊張與膽怯混雜的語氣,說出差點令真人腦袋停擺的字句。

「如果我沒猜錯.........沒能阻止『這個』的話,那麼規模就會繼續擴大,大到包圍整座城市、不,甚至整個國家都有可能遭到吞噬。」


數以萬計的人面蝙蝠,不停響起有如手指刮黑板般的嘈雜叫聲,對著天空肆虐一番。
滾燙的岩漿發出「啵、啵」的聲響,還時不時浮出各式各樣、長相詭異的骷髏頭,如同將魔女大釜與地獄浮世繪融合一體、充滿罪惡與絕望的駭人血池。
而造就此等煉獄場景的始作俑者,正佇立於半空中,面帶自豪地俯視著由自己一手打造的悲慘世界。

「働哭吧!哀號吧!此乃安寧與和平一齊喪失的魔王夜宴(Hell is coming)」,這個被狂戰士當成自身「本質」存在的寶具,是把與現世截然不同的異次元空間,其名為地獄的裡側幻界「拖移」至現世的異質寶具。

幾乎全世界的神話傳說都會有著這樣的故事:惡人死後將會墮入深淵的地獄,嘗受到最痛苦的責罰。
自然,犯下殺人罪行的兇手們,他們死後的靈魂當是墜落黑暗,遭受地獄的禁錮嚴懲。
但換個面向思考,地獄其實就是惡人們的居住地,一個奴役惡人、又只允許惡人加入的場所。

因此本體為窮凶極惡的殺手集合體之物,狂戰士反過來利用此概念,將這個屬於自己主場的異界給召喚出來。

「雖然應該要順應風土民情,把日本的阿鼻地獄給叫喚出來才對,但真的這樣子做,劍士先生可沒法戰鬥呢~~」
「.........那個模樣,莫非就是你的真面目?」
「唔~~~~算也不算........大概啦。怎麼,突然有興趣啦?嘻嘻。」

現今狂戰士的樣貌,是方才發動寶具「働哭吧!哀號吧!此乃安寧與和平一齊喪失的魔王夜宴」的同時,又順帶觸發了另一個寶具,身形跟著隨之變化而致。

「現實與虛幻的狂想曲(Devil Demon)」
此寶具可以讓狂戰士自由變成人類所幻想的「幻想種」,不管是聖經的惡魔、流傳已久的神祕生物(UMA),以及大眾文學創作中的妖魔鬼怪,通通都是狂戰士的變身對象。

人類對於未知的恐懼,誕生出許許多多的奇形幻想,並且為「牠們」塑造了各類的恐怖傳言──自然,不乏有著傷及人命的靈異傳言。
數千數百年來,一旦遭遇到無法釐清的兇案,往往會出現好事者繪聲繪影地編造「這其實是不知名的存在所為」之說詞,時至今日仍屢見不顯;隨著時間的演進,故事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後,漸漸地,未知的殺人魔與人類所創的「怪物」產生了同等相通的關聯,鄉野怪談和都市傳說的真相,其實是惡魔或妖怪之行為的逸聞廣為盛行,因而讓狂戰士獲得了此項寶具的使用權力。

地獄中的惡魔,這個形象可謂完全符合狂戰士的真實面貌。

「那麼,接下來.......」
舉起魔杖,鋪天蓋地的人面蝙蝠紛紛對準Saber的位置,猶如狂瀾驟雨般傾瀉而下。

「........喝!」
Saber持刀的雙手飛快甩動,搭配著精妙的走位和靈敏的速度,在這無止盡的狂襲當中奮力抵抗。

兀自撞擊而未能命中目標的蝙蝠,每撞擊一次,便在地板或焦石上瘋狂炸裂、創出一顆清晰可見的隕石坑洞;千千萬萬隻蝙蝠猛烈衝撞所造就的強力攻勢,其破壞影響更是無與倫比。
攻擊時間不過經歷短短幾秒,就足以讓整座場地化為一片狼藉、無一處有完善之狀。

「還沒完呢!」
愉悅的惡魔大吼一聲,原本漂浮在岩漿裡的骷髏頭堆頓時彈跳出來,瞬間化成好幾百隻手持槍刀斧戟的荒骨兵士,一齊攻向Saber。

「居然!」
腹背受敵、不對,現在的Saber簡直就是受到十面埋伏的無理待遇。
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是來自四面八方、以自身為圓心的半球體區間攻擊,慢慢地,Saber身上開始浮現出斑斑血跡。

「唔,既然這樣!」
迅速擊滅數隻骷髏兵、使勁向後跳躍幾十公尺遠後,Saber總算順利脫出攻擊範圍,狂戰士的第一波蝙蝠砲彈也正好停歇。

「這下子棘手了啊........」
伸手擦拭臉上未能徹底閃避、滲出鮮血的傷口後,Saber用力呼出一口氣,將兩把利刃收回刀鞘之中。

「可真得要讚揚一番了,竟然能捱過剛剛的招式,而且還沒受到多少傷。」
像是一位看了齣精彩表演的熱情觀眾,惡魔賣力拍起雙手,發出宏亮的掌聲。

接著,惡魔露出凶狠的笑容,壞笑地對著Saber說道:
「你可別怪我啊,這是你要求的全力姿態喔?我都還沒出完招呢!」

魔杖再次高舉,地上憑空召喚出十幾頭長相醜惡的吃人野怪,步步逼近孤立無援的Saber。

「這個魔力量實在太誇張了!明明根據情報,你的御主並非具有什麼特殊身分,就只是個普通人而已,究竟......!」
「喔~~~看來你們有調查過我們了是嗎?」
惡魔的眼睛與魔杖一起噴出紅光,目標指向某處巷道內。
「轟───!」的巨響,巷道直接夷為平地,半點遮掩不復存在。

「果然呢,那只是用來迷惑的假象。」
惡魔笑嘻嘻地看著兩張被燒成灰的符紙,擺出理所當然的態度。

「嘖!還是被拆穿了嗎。」
「應該說你們居然天真地以為這樣子就能瞞混過去啊?看見我的能力還用這麼彆腳的招數,未免也太貽笑大方啦!」
惡魔無奈地搖搖頭,對於如此拙劣的偽裝感到失望透底。

「知道嗎?為何我明明早就察覺到假象,卻沒做出特別的舉動,選擇與武士先生消磨呢?那是因為...........沒必要啊!」

隨後,惡魔揮動魔杖,噴出灼燒的地獄業火。
似乎以此為信號般,原本蒼白的天色瞬間被漆黑的暗影壟罩起來。
四周飄來好幾盞童話故事中才會出現的鬼臉南瓜燈,不斷發出「喀、喀」的詭異笑聲。
人面蝙蝠與食人怪群好似受到這番變化的影響,個個開始亢奮起來,彼此的嘶吼聲毫不間斷。

「哼哼,就快要了、快要把整個地獄『抬』上來了啊,嘻嘻哈哈哈哈────」
像是即將完成一番創舉地放聲大笑後,惡魔歡愉地觀望著沉默不語的Saber。

「好了,接下來還有什麼招式就儘管出吧!要不然........就得和武士先生你說byebye囉~~~」

「..............是嗎。」
Saber緩緩閉上雙眼、並放鬆自己的身體,使全身呈現脫力狀態。
接著,Saber快速睜開眼睛,身邊的所有氣場頓時爆發開來,釋放出凌厲而炙熱的驚人霸氣。
最後,丸目藏人佐開口朗出施展的寶具之名──────屬於自己的那個名號
「西之無雙●兵法天下一」


「怎麼會這樣.........不、這是幻覺對吧?對吧!」
「不祥的預感........成真了嗎.......」
此刻的二人難以置信地目睹當前光景──────宛如電動遊戲的畫面一般,身居下水道的殭屍群。
此外,這些殭屍的外貌與服裝,與近期無端失蹤的各位人士極度相似。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4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3402 筆精華,08/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