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778

【心得】《霹靂英雄戰紀之刜伐世界》說一個能吸引舊雨新知、近悅遠來的故事

樓主 EvaLim EvaLim
GP72 BP-
《霹靂英雄戰紀之刜伐世界》主視覺 & 發行資訊 來自劇集官方網站


前言

上週,看完《霹靂英雄戰紀之刜伐世界》首兩集後,第一時間的觀後感跟前面的《霹靂天機》前三集差不多——如果使用有修養的說法是:一言難盡、莫名其妙。那切換成沒修養的說詞就是:WTF,這什麼鬼東西?
但若我單是痛罵難看,那也只展現了個人的偏好。另外可能罵完也只有情緒消耗的空虛。如果有人問起,我認為自己還是很喜歡影視布袋戲。大概也是因為尚存喜愛,在針對這兩集思考一番後,腦中浮現了八個字:舊雨新知、近悅遠來


今天從劇作本體往後退個幾步來看,霹靂作為一家公司跟其他製作公司、劇團等單位一樣,都需要透過推出作品與相關營銷,才能持續走下去。
個人接觸影視布袋戲的時間不算長,但在過程中多少能感受這個圈子到受眾流失、需要努力推廣的壓力。不過客觀而言,「受眾流失」以及「需要更用力獲取他者的注意力」這兩點是很多領域之產業都正在面臨的挑戰。不只是文化與娛樂類別的——電視劇、電影、出版品、書店、表演藝術等,即便是你家附近那家便利商店,肯定也背負著銷售與推廣的KPI。

眼下的世界中因為科技技術與商業經濟的發展,我們比前人擁有更多的訊息流通管道,每天都有源源不絕的資訊湧向個人。同時,只要你經濟上可以負擔,隨時都有很多商家、單位提供其產品讓你選擇——無論那是有形的物品、無形之服務、體驗或娛樂等,皆是如此。
當受眾的時間、注意力、金錢等資源,在這個選項數量迸發的時代裡,成了稀缺資源,作為生產 / 供應方能有什麼方法呢?

按照常規管理邏輯,生產 / 供應方若想找到有效的行銷手法,應該要先分析自身產品的特質、優劣勢,還有既有受眾市場的狀態變化、意見之類資料。而後再提出方案,後續則是收集績效反饋、檢討修正等流程。那可能會是低價促銷、用數據統計尋找比較有機會感興趣的群體、釋出能勾起人們好奇的信息⋯⋯每天起床睜開眼,這些事物便充斥在你我周遭。


回到影視布袋戲領域。在這段接觸時間裡,多少會看到部分相對資深的戲迷對於公司方針有些想法與意見,或也存在各種消息流傳。但這些不會是我個人想特別去針對討論的面向。畢竟我不是業界人士、亦非懷有情感回憶的戲迷,在有限之個體經驗中,比較能掌握的就是自己身為觀眾對於劇作本身的體驗感受。

從個人觀點出發而言,相較於在不斷變動之市場環境中的競逐嘗試,我認為確保作品(產品)具有穩定的品質,是更容易把握之基礎。

《刜伐世界》的1、2章在我的觀影標準中是屬於嚴重不及格的劇作。這篇文字主要想藉由一些案例的對比跟部分故事 / 戲劇理論的引介,來談論我認為比較有機會吸引舊雨新知、近悅遠來的作品會是如何。
當然,以下論述的內容或是援引之理論,我並非將其視為唯一且絕對的標準。如果有任何人意見不相同、能夠分享想法,這都是很好的事。


也許藍莓派沒什麼問題,只是人們沒有選擇它

開始聊故事以前,我想先提一下影視布袋戲的視聽呈現。此作品類型所具有的形式美感讓我曾經寫下了一篇文章,其中我將影視布袋戲作品簡易拆分成「演出形式」跟「故事內容」。就我個人觀點而言,影視布袋戲的「演出形式」大概是面對當今市場時,相對最沒有問題的部分。

不過,也許有些戲齡較久的同道朋友會有種感受——社會中似乎有蠻高比例的人們,對於影視布袋戲的內容感到陌生、甚至是帶有一定程度偏見。

這邊分享一段在王家衛導演作品《我的藍莓夜 My Blueberry Nights》中,裘德洛與諾拉瓊絲所飾演角色之間的對白:
It’s nothing wrong with the blueberry pie. Just people make other choices, you can’t blame the blueberry pies. Just no one wants it.
藍莓派本身沒什麼問題,大家就是選了別的。你並不能責怪藍莓派。只是沒人要它而已。
王家衛《我的藍莓夜 My Blueberry Nights》

出於興趣愛好以及所學專長,個人有些機會去接觸到跟文化與藝術相關的作品或圈子。在私人觀察與經驗中,與其說台灣社會不喜愛、不認同某領域或某事物,我想這可能是一個更長年的系統性問題呈現。
對於2024年當下超過三十歲的人來說,我們長年以來的教育體系(無論是學校或是家庭)時常會偏向「實用」、「實際」、「能賺錢(創造經濟效應)」、「有效率」等層面靠攏。吸收與學習知識的過程中,也側重背誦、填寫標準答案,而非透過思辨訓練與相互討論進行。此外,可能我們的長輩也相對更信賴有具體成績、地位、名聲者的種種面向。

於是乎——漫畫、動畫、電玩、小說、布袋戲、(流行)音樂、繪畫⋯⋯都是不切實際的玩耍。那些幻想世界的種種也無用處。甚至在藝文圈還有文人相輕的情況:研究古典美術看不起漫畫創作、寫文學小說輕視通俗作品的創作者等等。

真要討論對人事物的「標籤」與「偏見」,我們的社會中到處都存在著。


劇集預告圖,來自官方臉書

在當時的文章中,我有稍微提及了影視布袋戲的表現方式與特點。不過,更大的篇幅便是想反思台灣社會過去以來存在的本土文化標籤、對於幻想與「次文化」的偏見等面向,希望有更多人可以用開闊的心態,去包容和尊重不同領域的作品與從業人員。

「也許藍莓派沒什麼問題,只是人們沒有選擇它」針對影視布袋戲的視聽表現手法,今天對於一名無感或不喜歡、有偏見的人而言,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作出判斷和選擇,也就不是這個作品的主目標群體之一。

不過,如從另外一個面向去看,霹靂在第24屆台北電影節、第59屆金馬獎、第57屆金鐘獎等評選中,接連入圍(與獲得)跟造型設計與視聽技術類相關之獎項。最近一次2023年第58屆金鐘獎上,《霹靂兵烽決之碧血玄黃》的造型團隊,榮獲了「戲劇類節目造型設計獎」。可以說這些造型、燈光、美術、配樂等技術面向具有能受到評委們肯定的水準。

金鐘獲獎訊息。電視畫面來源:三立電視。資料整理:公共電視。

此外,我認為先前霹靂與《魔獸世界》的合作廣告,以及跟日本方合作的《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系列也是蠻好的案例。透過結合經典遊戲的IP內容或是知名劇作家虛淵玄的故事創作,讓原本可能不熟悉影視布袋戲表現手法的人,有一個接觸與欣賞的機會,而且總體迴響結果算是相當正面。


過往英國知名的龐克樂團The Clash的主唱Joe Strummer曾經以一句“The Future Is Unwritten”召喚了許多希望改變當下狀態的青少年。將來是未定之天——不斷變動的市場環境,一方面為生產者造成挑戰,另一方面也帶來了機會。上述提及的社會教育標準、人們對於自身文化或娛樂奇想的認定等層面,其實有可能慢慢隨觀念轉變而鬆動。

我認為影視布袋戲深具特色的表現手法,加上相關從業人員的技術算是有著一層良好優勢。過去促成虛淵玄作家想跨界合作的經驗,某種程度也是該種形式深具特色的證明。也許,影視布袋戲作品跟可能的受眾之間需要的也就是一點「機緣」,讓人可以看見其美好,並在諸多事物中去選擇它。
這份機緣可以透過跨界合作去創造,然而要將新進的觀眾留下變成老朋友,良好的劇作內容就更顯重要。


劇集預告圖,來自官方臉書


舊雨新知都找不到入場邀請函的《刜伐世界》首播


承上回到《刜伐世界》的討論,在我的觀點中不及格首兩集若還有一些分數,那真的都是給所有技術相關人員的,包含戲偶偶頭與造型、道具、美術、場景設計、現場拍攝與操偶、配樂、配音老師等。例如在第二集當中,有一段人皇妲眸姬下朝廷後,在黃花搖落園欣賞寵臣搖風吟的水袖歌舞。那幕真的非常美麗,亦可以充分看見現場人員的巧思與努力。
但是,這部影劇作品到目前為止,如果去除了表現形式的美感加成,剩下的故事內容,對於觀眾而言根本就是一團混亂的黑洞。這邊提及的「觀眾」不只是沒有看過霹靂劇集的新朋友,我想,即便是既有的戲迷可能都會對作品目前的處理手法感到困擾。


中原正道領袖素還真為救摯友一線生,前往未知地域『刜伐世界』,經由浮動山城之主夢不覺指點,方得知進入之法,而夢不覺身上也背著與龍族的血海深仇,他又將對妖漫地獄產生怎樣的影響,吹響傳說之物君王贊的夢不覺之徒黃花落,其身份更是驚人,竟是龍族之後代,兩人又將會有何衝突!
刜伐世界中,素還真斡旋於各勢力間,龍族、人族、修關者,每個勢力皆與素還真息息相關,龍神紫澤、人皇妲眸姬、君位天牟,素還真如何在勢力間交涉并成功找出摯友的下落,並平息這個世界硝煙不斷的戰火。
九龍歸天,古老懺言即將成真,將為素還真與這個世界帶來如何恐怖的災變!
且看素還真如何在刜伐世界將譜出壯闊絢爛的奇幻史詩。
《霹靂英雄戰紀之刜伐世界》故事大綱


首先,從此檔戲劇的規劃面來看,當中有一條「主角素還真進入『異世界(泥婆暗界 / 刜伐世界)』拯救好友一線生」的故事線來自多年前的長壽塊狀劇集當中。這條故事線牽涉了多名人物,包含素還真、一線生、夢不覺、舍脂多、齊天變、黃花落等,如今在本檔重新現身。然而他們的過往、目標、關係、各自牽涉到的人事物設定等是否延續?此處,姑且先將這些歸納為來自過往老劇的一塊拼圖。

另還有一部分角色跟劇情,如試圖復活等活天羅的南宮取、阿修羅主宰等魔域線,延伸自原本跟塊狀正劇切割的「霹靂英雄戰紀」系列。這邊算是來自戰記系列的另一片拼圖。

而這個「異世界(泥婆暗界 / 刜伐世界)」的宇宙觀當中,額外有著龍族、爬族與修關者的新設定。當中的一部分設定直到了戰紀系列的《蝶龍之亂 下闋》收尾,才趕火車似的冒出名詞解釋來。但是此檔《刜伐世界》本體似乎又跟前面的其他戰紀系列有著不完全承接的定位。

到此為止,可以看出《刜伐世界》這檔劇作,基本上就是東抓西湊的縫合怪。不過,這種將長壽的群像人物故事重新整理成新系列之做法,也非是特例。如果對照好萊塢,大概有點像是許多不斷重啟、重新規劃的DC超英系列,或是蜘蛛人、X戰警等系列作。

但問題是《刜伐》製作方對於劇集當中所涉及之人事物的界定,並沒有明確地向觀眾展示——無論是透過文宣、故事大綱、預告、劇集首播皆無法充分獲得相關資訊。
光是我上述這一大段關於製作面的文字描述,還得是看過霹靂新舊劇集的人才能夠讀懂。即便曾觀賞過作品,階段式看劇的人大概也無法完全明白每一片拼圖的由來。又或者那些數十年來都有看每一部劇作的粉絲,也有機率因設定拼接改動不明的問題而陷入混亂。

如此一來,這部劇集變成設定新舊交雜、還額外加了點奇思妙想,即便觀眾做了功課可能也不懂。更嚴重的是後續劇作本體又沒有妥善的敘事表現。


我想,《刜伐》首集的開場序幕內容就是一個案例。以下是其對話與旁白文字內容,還有部分簡單的畫面概述:

  • 一片泛著紫色色調的奇異原野中,有兩個白衣身影走著,是一個大人牽著一個小孩。
孩子發問:世界如果有盡頭,那世界還是圓的嗎?
一旁大人回答:這是一個地平世界;這是一個由紫澤原龍所創建的世界;這是一個修關者的世界;這是一個無人認識素還真的世界;這是一個人類屠龍的世界。
  • 畫面轉入《蝶龍之亂當中,素還真與花信風聯手誅殺冥海龍靈的戰鬥畫面。
旁白:當年素還真與花信風聯手誅殺冥海龍靈。雖是成功誅滅肉身,卻不及阻止龍靈散出冥闇九氣!
冥海龍靈:靈化闇氣竄八方,九龍歸一天下亡。
  • 畫面出現龍靈散出冥闇九氣飄移。
旁白:冥海龍靈死前散出的九氣,分別入附塵世九大元素,而成為後來的塵世九龍——
  • 畫面依序出現九個角色出來亮相配字卡的介紹:
旁白:金者金之鑨・破山飛擊、木者木之櫳・舍脂多、水者水之・雨之儂、火者火之爖・赤練兒、土者石之礱・既濟、天者天之曨・浪蕩客、地者月之朧・孤獨煢、人者人之儱・齊天變、獸者馬之鸗・河圖。
旁白:潛藏在暗處的陰謀家,要利用素還真到妖漫地獄解救一線生之際,讓冥海龍靈回歸本一,與紫澤自相殘殺,從此妖漫地獄陷入一片腥風血雨!
《霹靂英雄戰紀之刜伐世界》第一章開場

光是這一段就足以讓人困惑而止步。剛說完「這是一個無人認識素還真的世界」後面馬上接了「當年,素還真與花信風聯手誅殺冥海龍靈」、「潛藏在暗處的陰謀家,要利用素還真到妖漫地獄解救一線生之際⋯⋯」。

所以「素還真」到底是誰?他重要嗎?一線生是他的誰?他跟人一起屠龍然後呢?冥海龍靈造型看起來有點壞,所以他幹了什麼壞事?那這個九龍也都是壞人AKA犯罪集團嗎?另外,冥海龍靈暫時被幹掉了,那他的對手紫澤原龍現在是怎樣?

OK,文字大綱說素還真中原正道領袖,還有一線生是他的摯友。但觀眾並沒有義務先去看文字簡介再來看影片。這兩件重要資訊在首播兩集中並沒有充分呈現。接在《仙魔決》結尾處的前導內容亦不能預設所有觀眾都看過。即便算入,觀眾頂多知道兩人是好友,但也沒有展現素如何作為中原正道領袖的身份(例如他是某派掌門?一方領主?還是這個世界的教宗⋯⋯?)。

無論舊雨新知,絕大多數的觀眾通常就是從作品本身去認識這個故事與當中角色。而非是「網站有介紹」、「月刊會寫 / 補充」、「Q&A有提到」等等,這種要求去觀眾自己要做功課或補看設定集的方法。

我這邊都先不計較「專有名詞多而繁雜」這點。身為奇幻故事的愛好者,某種程度個人是很能接受架空名詞的。一個奇幻世界當然可以有自身的設計,但此處的問題是,劇集在此只拋出名詞跟故弄玄虛,而非讓受眾去認識諸如:在此設定中的世界觀運作如何運作?以及登場角色的處境、性格、人物關係等層面。


有一句蠻有名的話是這樣說的:「愛的相反詞不是恨,而是冷漠。」冷漠背後就是「毫不在乎」、「認為他者 / 他物跟己身無關」。
一個故事之所以會吸引人,一個懸念之所以會讓人掛心,那都是立基於觀眾能理解眼前所見的劇中人事物,因而受到吸引或產生好奇心,在故事往下發展時想知道接下來的內容。
非是如霧裡看花,什麼也搞不清楚、問號滿頭就是神秘且有吸引力。前言就略微提到了,當代的觀眾有太多事情可以去看。同時也有大量的訊息都試圖以最清晰簡單的方式瓜分人們的注意力。

這段序幕戲時長為2分16秒。在這樣的篇幅中,去介紹一個架空世界概況還有部分先登場的角色會很困難嗎?嗯,其實可以做到。

以下我挑選了三部性質各有特色的奇幻 / 科幻電影——《魔戒首部曲:魔戒現身 The Lord of the Rings: 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瘋狂麥斯:憤怒道 Mad Max: Fury Road》以及《沙丘Dune》來作為案例。
作品 影片時間點 內容概述
《魔戒1》 開場3分鐘 女聲旁白以全知視角訴說一些魔法戒指被鑄造出來的故事,在介紹過程中也帶出這個世界擁有的種族與其特性: 美麗聰明又長生不老的精靈族擁有三枚;七枚給了矮人領主們,他們擁有製造巧手;還有九枚戒指給予了渴望權力的人類國王。

魔法戒指擁有強大的魔力可以守護其族群,但眾人都遭到了欺瞞,一位名叫索倫的黑魔王暗地裡打造了一枚終極的至尊之戒,得以強壓所有族裔擁有的戒指並奴役他們。

中土大陸因此相繼陷入戰火。而後由人族跟精靈族組成了聯盟軍,一同攻打索倫的魔多大軍。就在聯軍看似取得優勢時,帶著至尊戒的魔王現身扭轉戰局——

*懸念:正邪戰役會如何發展?
《瘋狂麥斯:憤怒道》 開場3分鐘 主角麥斯的獨白直接破題自我介紹:「我叫麥斯,我的世界充斥暴力與殺戮」、「我曾是警察——行俠仗義、除暴安良的公路巡警」

另透過無線電的訊息、廣播、電視播報語音等聲響混合穿插,告知觀眾眼前荒蕪一片的黃沙世界發生了什麼——石油匱乏,接著出現缺水危機。世界秩序開始崩塌,最後爆發了熱核武戰役,導致人類發展衰退。

麥斯:「隨著世界的瓦解,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崩壞,很難分辨誰比較瘋狂。是我?還是他們?」隨著麥斯的獨白,開始浮現很多竊竊私語的幻聽——很多人對著麥斯求救,或質問他為何違背他會去拯救的諾言。 這邊展示了他隨時會被內疚感壓垮的半瘋狂狀態。

接著原本站在荒漠的麥斯中斷思緒、匆忙上車離開。後面出現緊追在後的飛車劫匪。麥斯最後遭到攻擊且被抓走。

*懸念:曾經行俠仗義,如今心靈殘破不堪的麥斯命運會如何?
《沙丘1》 開場3分鐘 一名生活在沙丘星的在地少女,以個人視角獨白介紹:
此地沙漠中最宜人的時刻是黃昏時分。然而這也是外星球殖民者趁氣溫降低時大肆採集香料的時刻。

這些異星殖民者——哈肯能家族,強行掠奪當地人土地,並實施殘忍的奴役。他們藉由控制香料取得龐大的財富。另一方面,當地人也組成了游擊隊,試圖反抗或破壞香料採集。但面對強大的兵力,即便當地人是優秀的戰士們仍舊很艱難。

但有一天,這些哈肯能人突然因為皇帝的一道詔令就撤退了。
當地人不明白這位皇帝的心思,也不確定下一個來的壓迫者會是誰?

*懸念:香料資源受人覬覦的沙丘星,還有其中努力求生的人們,將來又會有怎樣的遭遇?
《沙丘》主視覺

無論是經典且篇幅宏大的奇科幻作品《魔戒》跟《沙丘1》,或是身為系列續作的《瘋狂麥斯:憤怒道》,這幾部都在前3分鐘左右完成上述任務——帶出世界觀設定、此處登場的人物特質,並拋出跟前述兩點扣合延伸的懸念。(延伸補充:其中年代比較久遠的《魔戒》用7分鐘完成序篇,在第30分鐘時結束第一幕進主線。而《瘋狂麥斯:憤怒道》以及《沙丘1》都是在3分鐘時完成序篇,10分鐘結束第一幕進主線。)

如果改看影集案例,其節奏比電影更加快速——因為電視劇觀眾的耐性與注意力,比起被關進電影院的觀眾,顯得更加不足。

改編自奇幻小說的《黑暗元素》首集以字卡1分鐘概述世界設定,隨後用2分鐘交代主角萊拉如何在嬰兒時期被送到牛津學院。然後接著12年後,長大的她跟朋友玩耍聊天,過程實際展示故事中動物精靈的設定,還有她叛逆的個性與人際關係。

《龍族前傳》開場2分鐘,直接以旁白配畫面方式交代:一位在位許久、開創盛世的龍族國王如今又老又病,但他的兩位兒子都死了,只能額外挑選一位繼承人。然而議會最終因為性別關係,沒有選擇血脈上與國王較近的公主,而是將皇座給了另一位公主的堂弟。皇帝揭曉結果後開始擔憂龍族的內鬥以及可能隨之而來的毀滅。

上面所列舉之案例,幾乎都是篇幅長、設定詳盡的奇幻作品。甚至《沙丘》與《黑暗元素》系列因為融入宗教與哲學思考,內容還頗為晦澀。但影視的改編基本上都讓觀眾獲得了一張進入奇幻世界的邀請函,對比來看,《刜伐世界》簡直是把觀眾直接檔在門外。但這個選項繁盛的年代裡,大多數人不會被此激起想撞破頭的好奇心,只會想轉頭離開。

《龍族前傳》主視覺


讓人近悅遠來的「故事」

在上一段落中,我所列舉的每一部電影跟影集,全都是獲得普遍好評,且擁有諸多提名與獎項的佳作,此外票房或收視表現亦十分亮麗。(其中,遇見疫情的《沙丘1》相對弱一點,但其續集成績優秀。而電視劇的收視表現可以看它有沒有獲得製作單位續訂下一季)
這些作品有去使用任何標新立異的手法或故弄玄虛嗎?其實也沒有。它們就是在製作時確立這個奇幻世界的設計範疇,然後所有一切包含劇本、視聽語言運用、美術、後製等層面,都是為向觀眾說好一個故事而服務。


如何說好一個故事?這點可能會依照作品類型跟性質而有不同的敘事方式。但我們也許可以更聚焦一點——這邊不斷提到的「故事」究竟是什麼?
「故事 / Story」在劍橋英文辭典的定義如下:
a description, either true or imagined, of a connected series of events.
意指一系列具關聯性的事件之描述,無論其性質是真實的還是想像的。

曾有多部作品被改編成電影的英國小說家E. M. 佛斯特(Edward Morgan Forster, 1879-1970)於1927年應邀到劍橋大學主持克拉克講座,過程中他發表了一系列關於小說創作以及賞析的演講,而後彙整為論文集《小說面面觀:現代小說寫作的藝術 Aspects of the novel》出版。他在文中將一部作品的構成元素更細緻的區分為「故事」與「情節」。

在作家佛斯特教授的定義中:「故事」是一連串事件依循發生「時間順序」,所排列而成的敘事。並舉例就像有個人說:國王死了,沒多久皇后也死了。而「情節」也是一種事件的敘述,但著重核心在於「因果關係 causality」。例如:國王死後,皇后因為悲傷過度也跟著死去。
故事與情節有所差異,不過,故事可以是情節的基礎。


一個故事,它也許能激起受眾想知道後續發展的好奇心,並詢問:「然後呢?接下來發生什麼事?」而情節則涉及受眾的「理解 intelligence」和「記性memory」。

這邊以東野圭吾原著、且獲得影視改編的作品《嫌疑犯X的獻身》為例。一般的推理故事通常是發生了難解不明的案件,主角需要依照線索去查出真相。但《嫌疑犯X的獻身》開場就清楚展示了兇手犯案的過程——一位單親媽媽花岡靖子原本和女兒相依為命,然而某天靖子的前夫慎二又再一次前來騷擾她們,這次雙方發生了激烈衝突,靖子母女失手殺死了慎二。就在兩人不知所措時,他們的隔壁鄰居,數學天才石神教授,出面來幫忙了。

他給予靖子母女一些行動與說詞的指示。而後屍體被發現、警方開啟調查。過程中,靖子母女理所當然的也是警察偵詢的對象。但看似最有可能涉入兇案的她們,後續卻發現諸多事證無法明確對應到兩人身上,以致於調查陷入膠著。


到此,原先全知的觀眾除了想知道後續會如何發展以外,也許更想問的是「為什麼?」

最後被警方找來協助辦案的湯川教授,才慢慢揭開了石神的陷阱。同為天才的湯川不但發現了調查膠著的原因,同時也讓觀眾知曉石神的動機——他面對靖子,以一種常人難以理解的純粹情感,自願以犧牲自己為前提來構思幫對方脫罪的方式。此時,湯川既明白石神的心境,也陷入了究竟要不要成全孤獨天才心願的糾結。

佛斯特教授提到「驚奇」或「神秘」元素在情節的表現中非常重要。它源自於時間順序的延宕或重組。受眾需要先暫時記住一些(可能實質上時間錯置的)事件、片段因果,而後才會在串起理解的瞬間,經驗到另一種敘事美感。但若希望受眾有好記性,作者也需要努力,讓每個動作或對白都有其作用,辭簡意足。
由此可見,反轉的驚奇或神秘感並非什麼都不鋪陳、或讓設定看起來晦澀繁複,而是立基於觀眾可以獲得感興趣的資訊或是理解。透過結構的設計、適當的安排線索。才能讓觀眾享受其中樂趣。


然而,無論是在展示事件的故事層面,或是情節的營造,《刜伐世界》的首播幾乎是一種要什麼沒什麼、亂成一團的狀態。一直到第二集收尾還有第三集才補充了世界觀背景。但看起來份量很重的一些人物(如夢不覺)仍舊是以一種預設大家看過設定集的方式在呈現。

即便退一萬步,有觀眾真的先去看了故事大綱文字。例如大綱文字中已直接寫明黃花落的龍族身份,劇集卻還在演出黃花落一直糾纏夢不覺,想要討個說法。最後他決定要去異世界尋找自己的身份。

一部劇集並非不能透過觀眾跟角色之間的視角資訊差去營造故事。事實上,若運用得當,觀眾反而更容易為了主角掛心。但《刜伐世界》除了設定不明、外加敘事上混亂外,還有個問題就是人物與其人際關係的形塑,過分依賴對話或旁白交代。

以通常性的商業故事手法而言,是透過一名角色遭逢的事件,讓他因此去展現其行動與選擇,來彰顯他的性格。此外,也可以去呈現角色所處的環境、當前處境,去增添人物的特質深度。
如果繼續以黃花落為例,他看起來為了他記憶有問題這點而非常苦惱。但這個困擾有透過實際事件或情節來展示嗎?沒有。當一切都只存在於嘴上說說,便會讓人感受不深,說服力也不足。


其實霹靂自身的劇集《玄蒙紀》就有著表現很不錯的開場。
以下我抓取了戲劇對白、旁白文字還有部分簡單的畫面概述。另外也包含了我以初次觀賞者可能的切入點去分析:

旁白:六蝕動深謀,玄曜啟寰界,乾坤同裂變,神州蒙巨災。劫災當口,脫俗仙子一啟雲相太極,力擋最終寰界之力!
——開場畫面中就有人死了,另外有人發動了陰謀,造成這個世界的災害。此時有一個叫脫俗仙子的人,試圖抵擋這股力量。
旁白:北方,命君掌下寰界之力,一佈譜命寰界。界內,一處微渺之間,紗幔飄逸,一雙謎樣之眸,如冷如迷,似不覺身外事,亦似盡掌世外一切。(畫面配合描述呈現)
——在北方這個叫命君的人、高深莫測且利用那個陰謀事件的力量來掌握此地(第二次出現「寰界之力」)。
  • 畫面中,剛剛飛上天的脫俗仙子無力抵擋時,北方譜命寰界位置伸出一隻巨手,趁機抓走了他。
——此時有個人出聲了,按照前面的描述還有畫面,觀眾可推測這是命君在搞鬼。
命君:哎呀,抓到趣味的棋子了。
在早先畫面中,當脫俗仙子力抗敵人時就焦心觀望的角色,此時大喊:談無慾!
——原來脫俗仙子的名字是談無慾。這個人會那麼擔心,那他應該是談無慾的夥伴。
  • 接著透過帶到北方譜命寰界時就出現的配樂,間接表示了轉場後的場景位置。然後談無慾從天摔落重傷。
談無慾:此地是⋯⋯寰界之內!不行,吾必須——
  • 談無慾掙扎著起身
旁白:此時。忽起儀式困陣,重重異力如鑽,直入心槽。
  • 談無慾被陣法困住,痛苦難耐。
旁白:隨即,風盪雲激,一道神秘迷離的身影挾異端厄兆之氛,堂皇降世。
——由造型可知他是命君。
命君:人皆有慾望,或坦然受之操縱,或徒勞克制掩藏,但終究無法否認慾望在心底的流淌。脫俗仙子 無慾之人,你,是否真能例外?
——命君表達其價值觀的話語邏輯相當清晰:他認定人皆有慾望,即便面對慾望的態度跟處理方式不同,但無法否認其存在的事實。而談無慾的名稱剛好挑戰了他的價值觀,所以他很好奇對方的狀態是否能推翻自己的想法。
談無慾:你是⋯⋯六蝕玄曜!
——談無慾辨識出他是造成這次災厄的人(當然,有看劇的人會知道六蝕是犯罪集團,但對於沒看劇的觀眾,至少也能按照前面的資訊知道他是跟災變有關的BOSS)
命君:命君孤羅
  • 命君一邊自我介紹一邊醞釀施法
命君:吾今夜的佳餚 談無慾呀,能為吾帶來多少的驚喜呢?
  • 命君接著對談無慾施法。
《霹靂玄蒙紀》第一章開場
《霹靂玄蒙紀》主視覺

到此處,時長約略是3分鐘。雖然旁白中可能還是有一些專有名詞或是為了優美的修飾。但總體而言觀眾得到的訊息是很清楚的,包含:
  1. 目前的災害是因人為造成。
  2. 有個叫脫俗仙子 談無慾的人他跳出來抵抗。
  3. 北方住著一個叫命君的人,他跟這次災害有關,並利用事件帶來的力量圈地為王。
  4. 在談無慾無力被命君抓走時,還有個關心他安危的夥伴。
  5. 談無慾一被抓到北方馬上重傷受困。
  6. 剛剛神秘的命君現身,且傳遞了他的價值觀,並且想拿談無慾來取樂。
這3分鐘當中有事件描述、也有因果情節,另外也帶出人物與其之目標,還有他的人際關係,並明確展示衝突預備爆發。

而後就在命君即將得逞時,所幸談無慾的夥伴(侯侯)即時趕來中斷儀式。談無慾藉著空隙強催起力量與命君展開了你來我往的戰鬥。不過,談無慾使出的大招反擊卻失敗了,危急間夥伴再次冒著生命危險出招幫助。與此同時,談無慾剛剛凝聚的力量開始失衡,他知曉這股力量會傷害周遭、牽連廣闊,於是用僅存的意識自蓋天靈、石封己身。混亂的爆炸中,最後僅存夥伴對談無慾的呼喚聲。

在這段演出中,可見命君戲耍他人的性格還有戰鬥實力,以及談無慾竭力抗災又果敢為了降低傷害而自我犧牲。此外,還有個不斷著急著想救談無慾、最後卻失敗的夥伴。透過三位角色的基本刻畫,鋪下了懸念:談真的死了嗎?侯侯平安嗎?剛剛的命君在一陣混亂中又是如何呢?


雖說霹靂劇集屬於群像劇,但總會有主要角色群。尤其《刜伐世界》特別大力宣傳素還真回歸。但在當前劇集演出中,我只看到他開場時但凡遇見危機,就一直有人跳出來幫他擋開。想要獲得什麼資訊或道具,也是毫無阻礙。道具用壞了也無須付出代價。明明看起來熟識的對象河圖被殺死了,他狀似情緒激動,但又毫無掙扎的選擇先救一線生⋯⋯如此光環罩頂、言行割裂的角色,實在很難讓我感受他有何魅力。

這段小標中的成語「近悅遠來」出自於《論語.子路》,原意是形容政治清明,德澤風行,因而使近處的人心悅誠服,遠方的人願意前來歸附。如今比較常用來描述在商場上遠近馳名而顧客眾多。
我認為對於影視布袋戲劇集而言,現在這兩層意思都是需要的——希望有更多人知曉與支持,其實有賴於作品如何用更有說服力的方式,去吸引既有觀眾與可能受眾。


小結

綜觀當前的《刜伐世界》問題點實在多到無法直接就作品本身內容去討論。只能從更基礎的觀影體驗以及敘事方法去切入。
若是我以嚴格的標準來看,前兩集劇情混亂,時序跟因果皆不明。外加人物刻畫不足——登場時常在交代設定或名詞解釋;重要的人際關係不解釋或者只存於對話而不藉由事件與情節演出等等,這些情況加總起來,我幾乎不能稱之為「戲劇」。
一直到第三集,開始交代起世界背景。卻反覆佔用多段角色的登場時間去說明重複資訊。以說代演的問題仍舊存在,造就人物之間的情感連結觀感薄弱。當素還真的地獄旅行團(O)出發時,真是難有任何期待跟罣礙。
我衷心期盼後續故事能有一些起色,不然真的是可惜了實體製作、配音跟拍攝相關人員的心血。

7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