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2
GP 7k

【心得】墨人線全新猜測版(續)

樓主 幻翔靈空 s8049480494
GP48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19、20兩集資訊大爆發,基本交待誅世之墨的誕生過程,並且把向南宮的背景補完,編劇還自嘲,看吧,連角色都不滿自己被棍棒打死,稱其荒謬可笑。

一、狂言師與誅世之墨

    透過骨醜給西窗月的訊息,誅世之墨的背景大致清楚。

    鬼可汗在魙域逼迫狂言師,以其妻子要脅他寫下巨作,寫成的角色經過秘法能幻化成人,並且是用狂言師之子的血墨寫成,因至親之血最有功效。

    之後,狂言師之妻自殺,但鬼可汗掩蓋消息,沒讓狂言師知道。

    最終,狂言師操勞病死,其子失血過多,奄奄一息,不久,鬼可汗被人碎屍萬段,丟進填鬼地縫,鬼可汗得知殺他之人,名為誅世之墨。

    這故事跟鬼齋狐說的故事何其相似!

    照他所說,魄兒之母被奸人所害,魄兒是她奮力保下,讓他與鬼齋狐父子相伴。

    他也是最早知道骨醜是鬼可汗的人,這樣看來,誅世之墨就是鬼齋狐了。

    我一開始也這樣想,但回頭找鬼齋狐跟西窗月在天越第三集講的內容。

    我覺得魄兒才是真正的誅世之墨!

    西窗月跟鬼齋狐當初的對話透露很多訊息:

    1.西窗月在魄兒身上聞一絲似曾相似的鬼氣

    關於這點,鬼齋狐解釋是說魄兒曾受一劍拂塵,渡一口活人之氣,當時的魄兒能哭能笑,能睜眼看這世界。

    這點能反著看,一劍拂塵是自己選擇封印在山洞死亡,可是從道拂衣的例子,或者玉龍與西窗月前往鹿耳寺看到的幻像,當時一劍拂塵已被誅世之墨控制,沒有外力介入下,很難自救。

    一劍拂塵給魄兒,不僅僅是一口活人之氣那麼簡單,更是誅世之墨權能的大部份,因此,魄兒才能恢復正常狀態,一劍拂塵才能自我控制。

    這一絲相似的鬼氣,結合骨醜的故事,恐怕是血墨的原始版本,跟後來的墨人身上味道相似但不盡相同。

    2.魔化一色秋吸走魄兒之氣講的話

    「誅世之墨,要討回所有屬於他的力量」,魔化一色秋搶走這口氣後,魄兒變回閉眼的活死人。

    可是從龍宿、衍半生跟辰太尋明的狀況,墨氣沒那麼簡單,說抽離就抽離,沒適當處理,會造成當事者死亡。

    從沾衣的狀態看來,要維持生息,必須掠奪其他活人之魂,這點魄兒也沒有。

    魄兒被抽掉卻沒什麼嚴重問題,沒聽說他有什麼特異體質,那只能是他本就是誅世之墨,只是把權能分出,變回原本假死狀態。

    3.西窗月講鬼齋狐與魄兒

    「但在吾眼中,閣下仍是一個活人,而床上的稚兒,才是活在生死邊緣的可憐孩兒。」

    魙域本就是生死夾縫,況且前面提過,狂言師的小孩因失血過多奄奄一息,但沒死,而是重生成誅世之墨。

    魄兒如果沒有誅世之墨的權能,他原本形態就該是活在生死邊緣的小孩。

    另外,骨醜收在忘川點魂圖的墨魂被搶,他追至一處山谷,與鬼齋狐動起手來,一旁還有個來亂的魔羅殺手。

    骨醜一時拿不下鬼齋狐,因此召喚寄塵寰,鬼齋狐窮於應付,此時氣氛全變,魄兒開眼,一道淒厲宏亮之聲挾帶渾元席捲八方,魔羅殺手當場爆體,骨醜喪失七成功體,不得不退。

    骨醜很肯定搶回墨魂就是誅世之墨,這股驚世之能是魄兒開眼所發,他才是誅世之墨。

    在玉龍擊敗神無回收墨氣時,鬼齋狐表現驚訝之貌,而誅世之墨講玉龍此舉是他之局,兩人沒有完全同調。

    鬼齋狐與骨醜講的狂言師相似度很高,他是魄兒照他父親狂言師造出來的墨人,他所講之事跟狂言師很雷同,因為本就是同一個故事。

二、墨殤傳:變人

    片頭最後,三人立於《墨殤傳》下,書卷渲墨展開。

    雖然片頭很常是騙頭,演出跟實際內容無關,但這次特意把三人放在《墨殤傳》下,我覺得編劇是特意編排。

    如果向南宮跟鬼齋狐是墨人,難道只有西窗月不是?

    我認為她也是,並且編劇是有意把三人放在一起,三人代表墨人對變人的三種態度。

1.實踐者──向南宮

    向南宮是對變人最積極與渴望的墨人。

    「公輸測不要!吾不要受人擺布,吾才是自己的主人!

    吾不但要變成人,更要成為人上之人。

    從中原到七郡,吾在找尋如何成人的辦法。

    從默默無聞到統一七郡,吾要證明,何為人上之人。」

    他對變人的渴望,引起誅世之墨的好奇,他想看一個平凡人寫出的不平凡,如何實踐墨人變人的理想。

2.監視者──鬼齋狐

    鬼齋狐的目標並非自己變人,而是幫助魄兒變人,他本身並沒有強烈的意志想變人,但他一直在尋找讓魄兒變人的方法。

    前面提過,魄兒才是真正的誅世之墨,鬼齋狐想幫誅世之墨變人,代表這是誅世之墨潛意識的想法,連誅世之墨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想法。

    他要看其他墨人究竟為了變人,能付出什麼?

    而人,是否真值得他們的付出?

    鬼齋狐相較於其他兩者,更多是旁觀與提供訊息,比如他先在鹿耳寺巧遇西窗月等人,又特意提供魔筆消息在誅仙嶺;或者告知西窗月,他遭骨醜與寄塵寰攻擊一事。

    另一方面旁敲側擊向南宮,看他面臨考驗做何抉擇。

3.純淨者──西窗月

    西窗月莫名被誅世之墨瘋狂針對,如果只是想考驗人,未免大費周章,況且誅世之墨特別提過:

    「墨人的命運,不是活得像人,就是死得成墨。

    可惜啊,公輸測,你還是不夠聰明,西窗月,妳可不能讓吾失望啊。」

    特別把兩人放在一起,很難不讓人聯想,西窗月或許也是墨人?

    之前西窗月回杏淵書穴的回憶,道拂衣的遺言要西窗月不可流淚,誅世之墨還特別提到:「妳這滴無聲淚甜了嗎?」

    要知道一色秋就因流下一滴淚,眼淚變色、人生變色,被誅世之墨透過血淚之眼奪舍,那時他講:「西窗月,吾曾經的女兒,等好迎接我們的久別重逢嗎?!

    這裡編劇一語雙關。

    曾經的女兒能是道拂衣的女兒,也能是誅世之墨第一個完美作品,跟人毫無差異的墨人。

    既然跟人毫無差異,那只有誕生前屬於墨人,所以用「曾經」一詞。

    方法跟西窗月的母親所屬的古墓異族有關,既然向南宮能用胡楊淚產子,誅世之墨也能用類似手段,並且需要借助古墓異族施行異法,才不會像衍半生一樣不完全。

    這純淨無瑕的墨人,是誅世之墨要看人的弱點,他勢毀天下圓滿,要西窗月體驗三絕情,愛情已結束,親情已毀滅,現在就看她能不能過友情這關。

    編劇還特意讓她與向小簪姐妹相稱,向小簪不知道自己墨人身份,暗示西窗月也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墨人。

    過不了,就是楔子最後,西窗月拿起魔筆,重拾墨人身份,成為最強大墨人的存在。

三、雜談

    西窗月在進仗節山堂所吟之詩:

不是人間種,移從月裡來。
廣寒香一點,吹得滿山開。

    此詩為南宋楊萬里的〈詠桂〉,編劇很巧妙的運用「桂」影射「墨」,〈詠桂〉即為〈詠墨〉。

    「竟是黃山星河桂,此桂雖名為桂,其花形花香亦像桂,但其實它不屬桂種,另屬一門罕見花種,但一般人不知,將它誤認為桂而已。」

    西窗月講黃山星河桂全篇可以直接抽換字詞。

    「竟是墨人,此墨人雖名為人,其人形人香亦像人,但其實它不屬人種,另屬一門罕見物種,但一般人不知,將它誤認為人而已。」

    〈詠桂〉講述桂香本非人間所有,是從月宮移來,它之香來自天上,只需一些就能瀰漫滿山遍野。

    換成〈詠墨〉,此墨本非人間所有,是從魙域進來,它之危害來自非人,只消一點即可墨染天下。

    算九泉應該有特異體質,才會與人有隔閡,他所說:「墨人、畫販、母親、暴君,全部死了,全部死了。」

    我猜死的是這幾個人──

    墨人:沾衣
    畫販:畫疵骨醜
    母親:昔月影
    暴君:神煌耀世
48
-
LV. 22
GP 84
4 樓 絕奈 tzjydk
GP0 BP-
請問幻翔大大
誅世之墨是不是墨人?
誕鬼夢筆和誅世之墨誰主宰墨人
和劇情?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2751 筆精華,10/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8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