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111

【金光時空傳之伏羲戰龍】第九集《星月靈符助,惡靈鬥閻王》

樓主 牛哥 meng450139
GP2 BP-
※此文章為金光布袋戲同人,設定上略有不同請見諒
※請各位大大不吝給予更多更多看法與意見喔
※第十三集蝸速生產







       金光時空傳之伏羲戰龍(九)

       《星月靈符助,惡靈鬥閻王》



  孤雪千峰之頂,苗疆禁地「孤鳴絕淵」。

  嗷嗚————————!

  異變生,雪狼現!原本隱藏洞內各處的白毛野狼紛紛現身嚎叫!似在恭迎王者霸臨!

  「昔日汝三招便敗孤王,今日孤王便要一雪前恥!」雪狼孤鳴一頭雪白長髮,瀏海中帶有幾分棕髮,跟千雪孤鳴一樣的青藍眼眸,身穿白狼毛絨衣袍,一身不世修為,伴隨殺氣與戰意!瀰漫洞中!

  「哈啊?雪狼孤鳴……我記得……是第二代苗王的名字!初代狼主!是『星辰變』中最強的高手!更是創造星辰變終招『萬狼嘯天絕』之人……怎麼會?」千雪孤鳴大驚失色!竟能在此親眼目睹傳說中的苗疆傳奇之一,千雪孤鳴瞠目結舌!

  「後生晚輩,退下吧。」雪狼孤鳴左手戴有狼王爪,真氣運行之下狼王爪產生變化,三支狼爪伸長如刀,白光四射,瑞氣百條!

  「先苗王!你誤會了!」三不斬急欲解釋!雪狼孤鳴卻是衝步出招:「喝啊啊啊!」狼王長爪自三不斬右側襲殺!三不斬不願戰鬥,迎上前,右掌抓住雪狼孤鳴左手並大叫道:「快住手!」

  「元邪皇!拔刀!哈啊!」雪狼孤鳴眼看三不斬背後揹有龍不邪,隨即右掌打出,三不斬也以左掌擊出抵銷!兩人同被轟退十數步!雪狼孤鳴怒道:「元邪皇!你當年的霸氣呢?『皇室經天.星辰萬變』!」

  「無奈……『太極元龍爪』!」一聲無奈,三不斬雙掌成爪,陽氣上升,至陽至極!卻成守備姿態,靜待對手的極招!

  「懦夫!『逆刀.迴狼影』!哈啊啊!」雪狼孤鳴逆時鐘迴旋周身!強勢逼擊三不斬!

  「吼啊啊!」三不斬一聲龍吼!雙手龍爪硬抗狼王三爪!

  雪狼三爪刀橫斬!龍豪雙手爪直突!兩道巨力碰撞!狼與龍,兩種極端野獸之力爆炸!山洞頓時地動山搖!千雪孤鳴也被震得腳步搖晃、身形不穩!

  「還不拔刀嗎?」

  「在下不是來爭勝的。」

  「廢話連篇!吼啊啊!」雪狼孤鳴轉身再殺!突刺、橫斬、斜殺!雪狼孤鳴怒爪連斬!明明爪擊神速之快!千雪孤鳴也只能勉強看見動向!三不斬卻是輕鬆閃避!毫髮無傷!

  「先苗王!聽在下一言啊!」

  「有必要嗎?『皇室經天.星辰萬變』!」攻擊全數失效,雪狼孤鳴怒上眉山!強招再出:『破空.千狼影』!哈啊啊啊啊!」狼王爪聚力豐沛!加上環境凍寒風雪加成!至陰至冷!力大如山!全力襲擊三不斬!

  「…………哀……哈啊啊啊啊啊……!」三不斬強壓拔出龍不邪的衝動!運起真氣!陽炎功體
!生生不息!三不斬周邊變得更加熾熱!千狼撲面瞬間!

  「『正龍吼』!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集中全力!丹田一氣!強悍炸裂的正龍吼發出!洞內冰牆石壁頓現裂痕!甚至開始有小碎冰、碎石開始掉落!雪狼孤鳴卻是以千狼之爪硬撼!近距離接招導致真氣混亂!仍是以一股硬氣!將三不斬胸口斬傷!逼退數步!

  「啊啊……!」三不斬所受僅僅輕微爪傷,雪狼孤鳴卻已氣喘如牛,掌按胸口,面容痛苦!

  「還……還不拔刀……元邪皇你還是一樣囂張霸道……我才不會輸給你!」霎時!雪狼孤鳴強提混亂的真元!一氣統合!一躍而起!環境的寒冰凍氣凝聚加成!欲使出最強的一招!

  此時,三不斬心生一計!認真運起功力!陽炎功體加上魔龍之力!宛若熾熱太陽!照耀八方!所向披靡!

  「『皇室經天.星辰極變.萬狼嘯天絕』!」一人三爪卻有萬軍之勢!萬狼嘯天!敵命盡絕!雪狼孤鳴俯衝襲殺!誓敗在世仇敵!至死方休!

  於此同時!三不斬迄今最強一招!磅礡現世——

  ——「『無刀.斷龍喉』!吼啊啊啊啊啊!」

  三不斬踏地衝天!宛如魔龍襲天!雙龍掌擺至面前!欲抗雪狼孤鳴萬狼之威!結果竟是!

  碰轟轟轟轟轟轟!

  驚世巨力引發地動山搖!氣勁並射!四方受催!千雪孤鳴眼見不妙,隨即離開孤鳴絕淵!

  「啊!走!」即便心中掛念著苗疆傳奇之一的絕世戰鬥!但性命要緊!千雪孤鳴跑出山洞!山洞入口即刻被坍塌的冰牆石壁盡封!不得再入!

  山洞之內,龍與狼的極招過後,竟是……三不斬的右肩被狼王爪刺穿了!雪狼孤鳴說:「終於
終於……

  「終於抓到你了!」原來一切都是三不斬的計畫,極招對抗之中故意收手故露破綻,讓狼王爪貫穿身體,製造雪狼孤鳴瞬間的勝利假象破綻!左手手指頓時按上雪狼孤鳴額頭:「『靈法.憶言
.注式』!」一瞬機會!靈方術法啟動!三不斬的來歷、目的,一切事端原由,全數透過術法傳達給雪狼孤鳴!

  「嗚啊啊!啊你不是…………邪皇……?」雪狼孤鳴頭痛欲裂!三不斬就趁這時:「卸!」左手手刀運勁!打擊雪狼孤鳴左手腕!狼王爪脫手!而狼王爪離開雪狼孤鳴之手後,便三爪縮短,恢復如初!

  「你真的不是元邪皇?」雪狼孤鳴頭痛方平復,三不斬說:「在下『伏羲戰龍』剋龍豪三不斬,是元邪皇的陽之靈魂經千年歲月重生,是元邪皇,也不是元邪皇。能確定的是,在下並沒有元邪皇生前的記憶。」

  「拿好狼王爪。」雪狼孤鳴一說,三不斬拿著狼王爪擺至雪狼孤鳴面前,雪狼孤鳴將自身具現化之力回收進狼王爪之中,同時讓三不斬看見當年真身為禍人間的一些記憶!

———————————————————————

  「在本皇面前,你的阻擋,仍是無用!」

  「誰要阻擋你啊?孤王是來殺你的!『萬狼嘯天絕』!」

  碰匡!

  「苗疆之王,只有這種程度……談何格殺?」

  「可惡啊……呃、呃啊啊……

———————————————————————

  「在下明白你的衝動,這也是我不拔刀的理由。」

  「你要尋找的『千冬礦』,正是當年鑄造成供奉狼王爪祭台的礦材,拿去吧。」聲音直達三不斬腦海,雪狼孤鳴最後的力量由孤鳴絕淵之內而外,恢復被戰鬥波及破壞的冰牆石壁,狼王爪緩緩飄起
,爆裂的小冰山復原,再度將狼王爪封印其中。旁邊則有一些黑色的礦石中型碎塊,其溫度極冰,常溫之下能放置多年保持冰冷,便是「千冬礦」。

  「剋龍豪,原諒孤王的衝動……

  「先苗王言重了,在下也算是魔族燭龍,一點小傷,不足掛齒!」三不斬撿起了不少千冬礦,正欲從恢復的洞穴通道出去,雪狼孤鳴又說:「別再叫我先苗王,叫我『雪狼』。」

  「那,雪狼——」離開前,三不斬說:「狼王爪跟幽靈魔刀的緣分未了,以後可能還需要你的幫忙了!」

  「哈!」雪狼孤鳴一聲笑,閃爍的光芒消散,狼王爪回歸原本,只是一項苗疆皇室供奉的王骨兵器了。

  孤鳴絕淵之外,千雪孤鳴看見山洞內的落石落冰自動復原的奇景,不久,三不斬背著一包千冬礦走了出來。千雪孤鳴問道:「你到底是誰啊?為何第二代苗王會突然現身跟你打起來啊?」

  「不如先回你的居所再說吧。」

  「也是。」

  回到千雪孤鳴在孤雪千峰的住所,將事情一五一十,井井有條的交代了一遍。

  「原來如此,狼王爪當年只是苗太祖的普通兵器,在太祖駕崩之後,太祖曾命當時的鍛家鑄師將太祖雙手腕骨、指骨皆熔入狼王爪之中,才成為現今的狼王爪。」千雪孤鳴又說:「這項王骨兵器狼王爪,曾在近千年前元邪皇為禍人間時,由第二代苗王雪狼孤鳴所用,對抗元邪皇!而強悍無匹的雪狼孤鳴一生唯一的敗績,便是被元邪皇三招擊敗,成為雪狼孤鳴一生的恥辱!雪狼孤鳴過世之後,靈魂便依附在狼王爪之上,與你的龍不邪產生王骨感應,將你錯認成元邪皇,才怒氣大發,大動干戈!

  「就是這樣。」三不斬喝了杯熱藥酒說:「但其實這回遇見你,在下還想再向你討取一物。」千雪孤鳴疑惑問道:「向我討,是要討什麼啊?」

  「『皇室經天寶典.星辰變武典』。」

  「哈啊?」千雪孤鳴面有難色,三不斬只是再喝了一大口藥酒。千雪孤鳴說:「有是有,但我不能整本給你。不然這樣吧,星辰變其實分成兩部分,『狼之章』與『星之章』,我只能給你其中一章
,要是整本給你啊,我就不叫千雪孤鳴,就會關到變成『千雪阿公鳴』了!那你,要哪一章呢?」

  三不斬思考半晌,便說:「狼之章。」

  「確定嗎?看你的模樣,應該不是你本人要用的吧?」千雪孤鳴抽出寶典中狼之章的部分,解釋說:「星辰變所教的聚力有兩種方式,狼之章當中寫的,便是如野獸般伺機而動的戰鬥模式,如狂狼之牙咬殺般的集中猛擊,便是狼之章的重點。」解釋完畢,千雪孤鳴將狼之章交托給三不斬。三不斬說:「感謝狼主慷慨獻章,幫我醫治傷勢,還有如此香味四溢的熱藥酒款待。」

  「少三八了啦!你也讓我看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戰鬥,雖然沒有看到最後,但也是獲益良多。」千雪孤鳴說完,三不斬起身,準備離開,打開了門,門外風雪稍停,綿綿細雪緩緩而飄,美不勝收啊。

  「未來呢,想省去一些麻煩,『詐死無妨』,而且孤鳴絕淵那邊,在下認為不用太去管,留一個縫『讓一半的靈魂』能通過就好。」三不斬口出神秘建言,千雪孤鳴一時不解,還想叫住三不斬,而三不斬縱身一躍!千雪孤鳴追出門時三不斬已然離開這個時空……

———————————————————————

  全靈宮,先廢窯。

  「小廢,我回來了。」三不斬已然回到靈方,第一時間便是來到先廢窯。廢鋼喝著茶說:「臭魔龍,去這麼久!嗯?你受傷了?」三不斬將交代的東西放上石桌,自己坐上石椅說道:「這啊……一點小插曲而已啦。」廢鋼給三不斬到了杯茶說:「說吧,我聽。」

  「說什麼呢?龍豪?」賢魂能魄帶著冊甲生、笈乙生,他倆各帶著一大罈酒,同時啵的開罈,酒味濃郁香醇,是靈方的精釀酒「黃泉精髓」,即便人在黃泉路上,一喝此酒便不願投胎般的香醇好喝
,故得此名。

  「『老石頭』還真是勤奮啊。」三不斬笑著說,賢魂能魄讓笈乙生手上的酒交給三不斬。三不斬先將酒罈子放在石桌上說:「賢老,我有一個想法,這個想法,需要跟你商借一項東西。」

  「要借,是可以……龍豪,你也用一項東西來換吧。」賢魂能魄拿過冊甲生手上的酒,咕嚕先喝了一口。三不斬疑惑道:「用什麼呢?」

  「你,受傷的原因。」

  「哈!」三不斬神情豁然開朗,這是自開始討伐七罪惡靈開始,難得的一點偷閒,三不斬大開大闔,廢鋼不喜喝酒,只喝自己泡的茶,賢魂能魄暢懷的高談闊論,一旁的兩小書生看見此景也是莞爾淺淺……

———————————————————————

  全靈宮,練功房內。

  還在靈體狀態的萬曙天和蕭無名,正在觀看雷狩對上陰捷的對練。

  「哈啊啊!」陰捷投出數支飛鏢,雷狩迴旋雁星孤隕進行防禦!擋下全部的飛鏢後一躍而起!長槍突刺!俯衝而下:「『神魔非我.分魔入神』!」

  「『陰閃九燦花.粉櫻飛落』!」陰捷斗篷一振,數十支飛鏢襲射雷狩,欲藉量抵銷雷狩神魔之力!然而!

  碰轟轟!雷狩神魔非我,威力無匹!櫻花頑抗,徒勞無功!陰捷頓時受創!

  「喔啊啊!」雁星孤隕並未對準陰捷之身,只是力量強悍,將陰捷震退數十步!

  「到此為止。」雷狩收功收槍,前來攙扶陰捷。陰捷說:「短短數日,你們又進步了!哈哈!呃啊!」陰捷身受內傷,痛苦的按著胸口。

  「接下來是我跟陽霸的對練了!」雷狩扶著陰捷到一邊去邊觀戰邊休息,會何問天跟陽霸上場對練。

  「請招了,天下第一弓!」一聲請招,強壯的陽霸擺出戰鬥架勢,屏氣凝神!

  「好啊!來吧!哈啊!」一聲高喝!何問天喚出月鷹血脈!手握瞬間,頓時根基強化,氣息狠戾
!靈弦現出,何問天撫出內力三箭,並射同出!而三箭出、散化九箭、再分十八箭!威力不減!狙擊陽霸!

  「『陽氣十相拳.磊垚崩相』!」陽霸面對十八支內力猛箭,不閃不避,崩相之招硬化自身皮膚
,十八箭全數擋下!隨即追擊:「『崩相連式.撼衝突』!」硬化的身體便是最好的攻擊武器!陽霸飆速衝鋒!欲撞擊襲攻何問天!

  「來的好!咿呀啊!」何問天跳起閃避!月鷹血脈瞄準陽霸後背,天龍四光上手:「『天龍四光
.白龍逆瀑』!著!」何問天於半空之中倒立之態盡拉三條靈弦聚力,內力箭充滿渾厚內力放射而出!宛如兇猛白龍!撲咬陽霸而來!

  「沒這麼簡單!『陽氣十相拳.波浪海相』!」陽霸運招同時轉身,雙拳之間水氣翻騰,雙拳並出,海相霸拳力抗白龍光箭!結果!

  「嗚嘎啊啊!」雙招對抗之間!白龍被波浪擊破!但卻變成飛散爆炸的小型箭針!讓陽霸身上增添十數道傷痕!但陽霸不畏反笑:「哈!就是要這樣才有趣!『陽氣十相拳.風雷天相』!吼喔喔喔啊啊啊!」陽霸開始全神應對,從原本的對練變成較真,陽霸眼眸之中閃爍著與高手對戰的興奮!右拳雷電纏繞!左拳烈風席捲!天相雙拳並出!轟轟烈烈!氣勢磅礡!

  落地的何問天,面對天相極招轟烈襲來!不敢大意!天龍四光第四招,乍然現世:「『天龍四光
.赫赫青龍.蕭蕭飛旋』!喝啊啊啊啊!」何問天左手緊拉三靈弦!右手使月鷹血脈凌空高速旋轉!內力往弓之上大量灌注!

  「去!」緊拉靈弦之手滴出鮮血,右手緊抓充斥飽滿內力的月鷹血脈!放弦瞬間!內力化箭奔射
!數百靈箭猶如青龍浩蕩!吞沒烈風暴雷!陽霸吞敗!

  「哈……」一抹莞爾,陽霸眼前數百靈箭撲面襲來,這是何問天對認真的自己做出的認真的回應
!不想閃避,決心閉眼承受!這時!

  「『陰閃九燦花.寒徹梅香』!」

  「『神魔無我.魔殺三槍絕.絕穿魔台』!」

  雷狩、陰捷同時出手!大量飛鏢飛散如寒冬梅綻!如暴雪飛霜!奮力頑抗青龍光箭!一瞬之機,雷狩心法短暫提升!根基躍進!姿態如魔兇狠!持槍蹬步突刺旋殺!紫黑色的魔槍之氣螺旋衝殺!威猛難當!盡化已剩六成威力的青龍光箭!天龍四光最終式!破!

  「哈啊……那是……」蕭無名驚呼!被破解飛散的光箭,宛若繁星點點,飄落四周,絕殺魔槍之氣隨之消散,站立的雷狩樣貌竟截然不同!肅殺之氣籠罩整個練功房!兇狠絕殺之氣充斥整個練功房

  「雷狩!你!」雷狩之姿,變得更加年輕,約莫二十五歲,黑髮黝黝,其中帶有紫色挑染!殺氣騰騰!

  「嗚……啊哈…………」維持一瞬!雷狩便回到三十五歲的模樣,昏厥過去了。何問天收弓,上前扶住雷狩:「雷狩!你怎麼了!」

  「蕭無名!剛才那個是……」萬曙天與蕭無名上前觀看雷狩,蕭無名說:「那是『神魔一念心法
』第三階段的魔殺分支,看來雷狩,選了『魔之路』……

  「呃……呃啊啊……我真是丟臉……」陰捷撐扶著陽霸前來,前後近距離見識何問天與雷狩的新生極招,驚心動魄,手腳不聽使喚,但陽霸笑著說:「這樣的實力的話,要戰七罪惡靈,有譜了。」

  「眾人都暫且休息吧………………」蕭無名說,心中若有所思……

———————————————————————

  埋霜小樓。

  此處於高山之上,四季飄霜,白雪藹藹。

  這裡住著一對夫妻,古岳派劍尊「旻月」李劍詩,與「遙星公子」別小樓。

  這對夫妻郎才女貌,夫妻恩愛更是人人稱羨,李劍詩面容絕美、氣質高雅;別小樓面容白皙俊俏
,英俊挺拔。

  夫妻兩特有雅興,於家門前彈琴吹笛一曲,然而——

       「刀龍轉世持龍刀,魔龍投胎正龍氣
       。剋龍刀豪三不斬,不斬慈孝不斬義。」

  ——埋霜小樓,訪客來到!

  「魔氣……

  「別郎……」夫妻面面相覷,眼前的空間被切開,走出之人,正氣沛然,豪氣萬千!正是「伏羲戰龍」剋龍豪三不斬!夫妻倆不敢大意,刀與劍,靜肅以待!

  「魔族之人,來到埋霜小樓,所為何事?」李劍詩開口試探,三不斬卻說:「別小樓與李劍詩,久仰大名!能否請你們放下戒心,且聽在下的請求?」

  「這個人,並沒有任何的殺氣……」別小樓小聲的說,李劍詩則說:「不是這個人能完全隱藏殺氣……就是他真的沒有惡意……

  「報上名來吧。」別小樓喊話。

  「『伏羲戰龍』剋龍豪三不斬,來自伏羲深淵。」

  「你,有何目的?」李劍詩試探。

  「想請你們夫妻幫一個忙。」三不斬邊說,邊從懷裡拿出三張符咒,便是之前向賢魂能魄所借之物。

  「我們,如何信你?」別小樓一說,三不斬暫且收起符咒,將背上的龍不邪拿下來扔至星月夫妻面前,雙手食指中指並攏豎起,指尖微微發光,正是術法「憶言」。

  「兵器歸你們,我不動,你們讓我的手指觸碰你們的額頭,便能知曉一切。」三不斬作法豁達,精神自發,隱隱發出正氣凜然於風雪之中,別小樓決定,信他一回!

  「別郎!」

  「詩兒,沒事。」別小樓右手按著李劍詩的左手,說:「並非身屬魔族便是殘忍為惡之人,好比梁皇無忌、公子開明。也非是人族,便都是善良厚道,閻王鬼途便是最好的例子。我決定信任他一回
。」而李劍詩握緊別小樓的手說:「我們是夫妻,要同進退。」

  於是兩人走至三不斬面前,三不斬手指觸碰兩人額頭,所有的情報、壯況、來歷,全數流入兩人腦海,頃刻之間,星月兩人已明白一切。

  「原來如此,請你原諒我們夫妻先前的戒備試探。」

  「那,三不斬壯士,你先前提到的,要我們夫妻幫你一個忙……?」李劍詩說到這,三不斬隨即拿出剛剛的三張靈符:「我想借兩位的力量,來提升萬曙天與蕭無名的實力。」

  「『仁刀』萬曙天,他成名之時別某雖有耳聞,但當時年少,根基不足,尚無資格與他過招,想到他晚年的失意潦倒,別某深感惋惜……

  「『東瀛劍神』宮本總司蕭無名,無奈旻月緣分不足,未能見上一面,劍術切磋,實為可惜啊
…」

  「那……」三不斬才剛開口,星月夫妻異口同聲回應:「告知我們,該怎麼做。」

  三人來到埋霜小樓廣闊的後院,三不斬將符咒分給星月夫妻一人一張,開始講解:「你們兩人,將符咒按在手心,手持各自的兵器,讓符咒夾在兵器與手掌之間。」星月夫妻照做,兩人面對面站開
,距離彼此數十步。

  「此符名喚『回生憶命』,我等一下引動術法讓符咒啟動,一啟動,你們便使出所有的招式讓符咒記憶,符咒能記憶你們啟動術法期間的所有動作,招式演示完,我再收術結尾便可。你們,可以開始了。」三不斬解釋完畢,星月夫妻雙雙運起真氣,金刀詩賦上手,縱橫訣所向披靡;潮汐瑰霞在手
,太白行劍鋒絢爛!

  「『靈法.回生憶命』!奏!」三不斬飽提真元、靈氣、魔龍之氣,引動符咒術法,記憶開始!

  一個時辰,星月夫妻盡心盡力,絕代刀式、劍招,令三不斬大開眼界,心中洶湧澎湃的情緒,更令三不斬躍躍欲試,想與星月夫妻對戰一回!

  「哈啊……哈啊……

  「啊……哈啊……哈啊……

  「『回生憶命』,止。」三不斬同樣真氣維持一個時辰的持續消耗,而且兩張,消耗量便是兩倍
,就算是強悍無匹的伏羲戰龍,如此消耗仍讓他冷汗稍滴。

  星月夫妻兩人收功,刀劍入鞘,牽扶著彼此,將符咒還給三不斬:「這樣就可以了嗎?」別小樓問。

  「沒有問題。」三不斬接過符咒,旻月追問:「三不斬壯士,你最當初拿出來的是三張符咒,已用兩張,還有一張……

  「這啊……」三不斬拿出第三張符咒,略顯不同,三不斬說:「這張符咒叫做『一頁秘笈』,是回生憶命的改造品,上面抹有由離塵石燒熔精煉後的岩墨,此符咒能透過離塵石特性吸收招式威力,並儲存其中,需要時才釋放,只不過,儲存完後,只能使用一次,所以叫一頁秘笈。」

  「那三不斬壯士,想要存入何種招式呢?」

  「你們的,『合招』。」

  ———————————————————————

  閻王鬼途根據地,十殿陰曹。

  徐福已用閻王翎侵蝕佔有「天下第一豪」岳靈休之軀,白比丘雖也曾是徐福,但同人異心,引動相殘機!

  激戰過後,自千年前便仰賴蛻變大法,不再改換肉軀的白比丘敗陣,白比丘席地而坐等待死亡。徐福真氣濃縮於掌,欲一舉灌入充滿殺意的掌氣,令白比丘身體自筋脈開始,由內而外灰飛煙滅、魂銷魄散,沒有能癒合的肉身,蛻變大法便無用武之地,斷絕永生!

  但忽然暗著現,白比丘左手指銜翎針!直取徐福咽喉!徐福反應神速右手緊抓白比丘左手腕!徐福左手聚力劈擊!要斷白比丘左臂的瞬間——

  ——空間出現扭曲空洞!漆黑大槍自內中瞄準徐福左手飛擲射出!徐福訝然鬆開右手!漆黑大槍兇狠插地!正是恨意纏繞的惡兵「佞龗斷日」!

  一條漆黑人影又從洞中躍出!漆黑的武鎧戰甲!將軍威勢!氣勢磅礡!拔起佞龗斷日,此人正是「二恨憤怒闇淵龍」!

  「你……!」徐福不及反應!闇淵龍一掌推開白比丘,洞中第二身影,現出惡獼骨殮杖,術法啟動:「『獸魔訣.蛛精縛身牢』!哈啊!」殮杖之上綠色法陣射出蛛精黏絲,纏繞白比丘,行動封鎖
,動彈不得!

  「哈啊?這你們是?」白比丘還不清狀況,運功掙脫,卻感內力遭到吸收,難以使力!五暴怠惰異魔獼,揮動惡獼骨殮杖,白比丘便如同受到吸引,被拉至異魔獼左手上抓著!

  「找死!吼啊啊!」徐福攻勢再開!扭曲黑洞竟射出劍氣!徐福劍指運招抵抗:「嗯?『岳擎北雲』!」明明是用招抵抗,但這純粹的劍氣力量絕倫,徐福反被逼退數步!

  「怎麼會?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洞中走出最後一人,深沈的殺氣,空氣中瀰漫著傲慢的惡意,來人正是——

       「如來傲視生,王母不管命
       。玉皇任塗炭,墨虎佛逆行!」

  ——一仇傲慢墨巔虎,震撼降臨十殿陰曹!

  「就讓我一試,你醜陋的貪婪有多脆弱吧!」



  龍、虎、猴!三大罪人欲奪走白比丘!天下第一豪之身的徐福有勝算嗎?稚相凰與白比丘的關係即將揭曉!她真是稚相凰的母親嗎?

  三不斬造訪埋霜小樓,請求存下李劍詩與別小樓的合招,這究竟又是何種大膽的想法呢?

  神意止殺、魔心開殺!雷狩選擇了魔之路!真的會走火入魔?雷狩的重生姿態竟再度回春?又是怎麼一回事呢?蕭無名的心中,又存有何種心思呢?

  星辰變,狼之章!三不斬將此武典給了誰?逆刃刀與千冬礦,經廢鋼巧手之後,又會進化成怎麼樣的神兵利器呢?



  欲知精彩詳情請繼續閱讀《金光時空傳之伏羲戰龍》第十集



  《三羽一血親,神意劍無名》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2733 筆精華,08/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