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2
GP 7k

【心得】布析─《靖玄下》13、14集小評(謀算)

樓主 幻翔靈空 s8049480494
GP2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從天扇子死後,故事太過於平淡,本周兩集節奏雖比上周好些,然而主線推進過於緩慢,到現在還有太多訊息尚未揭露。

    劍謫仙還沒正式登場,突然插個道拂衣,西窗月依然連個影子都沒有,本該撐起這段劇情的皇鱗,從登場至今,只差沒小樹林急急而奔,處處險象環生,剋天守一副短命相,過檔反派未免太沒威脅感。

一、謀算

    風月主人賣隊友功績再湊一筆。

    皇鱗算計下的小水仙本該是推動戰鱗的助力,而風月主人早在凝星眸之死就布下此局,皇鱗以情為算,風月主人何嘗不是?

    皇鱗失算在凝星眸之死。

    「過去有凝星眸為鑑,他之轉變,在情理之中;他之癡愚,亦令孤皇訝異。自他答應只替孤皇完成焚夜天祭開始,孤皇之皇圖霸業,他註定非是奠基之臣,而是──祭旗之血。」

    凝星眸之死不單純,「凝星眸之死,牽連一個未解謎團,恕吾此時無法詳說。」就不知風月主人是冷眼旁觀,還是暗中推了一把。

    早在凝星眸死時,皇鱗跟夜王的決裂已是現在進行式,皇鱗知道,風月主人也知道。

    皇鱗想以小水仙攏絡夜王,暫時穩住兩者同盟,風月主人反之,在這裡,皇鱗錯算天扇子的道常無始,使局面翻盤,風月主人尚有琴狐這位盟友,可幫他將局面導致預期的發展。

    可以說現在局面,風月主人是最大贏家。

    首先削弱皇鱗的實力,逼他暗椿現形;使夜王跟他決裂,等於斷他一臂,皇鱗此局吃大虧,縱使知曉風月主人別有算計,在現今局面下,他沒得選擇,只能跟其合作。

    海宇之主亦慘虧,他的生死現在直接關聯小水仙性命,造成此局面卻是他極力保下的影。

    他跟小水仙的相遇是必然,結果亦早在風月主人預料之中,風月主人趁此甩鍋,將另外半數晶元運用得淋漓盡致,把負累變成他人的責任,為此,海宇之主須付出性命守護。

    南域一方損失也大,天扇子戰死、墟丘危機暗伏,縱使斬除皇鱗之計成功,鹿狐必要付出不小代價,若不成,損失更大,不論皇鱗有沒有死,南域都要吃大虧。

    可以說是個雙輸局面,鱗族跟南域全都慘虧,雙方實力皆下探。

    他的眼前目標是碎骨銀河,要破除天網,鱗族是助力,但不能讓鱗族發展太快,所以南域太強不行,太弱也不行,最好兩方實力接近,互相損耗,對他是最有利發展。

    他的謀算都在此前提推進。

    所以他一下子改變隕石軌道,幫皇鱗在跟天扇子決戰勝出,一方面留下道常無始的伏筆,另一方面賣人情給皇鱗。

    一下子跟小兵合作,告知他墟丘有暗椿,讓鹿狐專心布局殺皇鱗,他料想皇鱗沒那麼容易死,就算死也會拖鹿狐下水,不管如何,他都是得利者

    最後要測試風雲兒,他精心留下的異數。

    他幫攀玉趾壓抑魘金溫床,一方面穩定南域,一方面就近監視風雲兒,他應該知道風雲兒的天命在劍龕,以他密切關注碎骨銀河的情況,他不會不知劍龕是劍謫仙所留,風雲兒跟劍謫仙一定有關。

    劍謫仙跟道拂衣,將決定他最終目標能否達成,所以要測試風雲兒目前能耐到哪(前面天涯淪落人試探,被殛心能打斷),如果不堪大任,他會動手殺他;而從占雲巾的雲天六占,他要知道道拂衣下落。

    至於他給小兵的承諾,嗯,他之前也跟攀玉趾講過:「吾會設法,終止玉佛爺的罪孽,卻又保其贖罪之機。」(靖玄錄15集)

    他給小兵的承諾只有:「爾放心,傷害她,從來不是吾之目標。」他不會動手,但別人動手他管不著,他沒有講的是「如果海宇之主保不住她,不能怪我。」

    怎麼感覺寫起來很精彩,看起來很無聊?

    編劇在人物跟情節設計出了大問題。

    此處最重要的劇情編排是海宇之主跟小水仙的情感轉折,我想有看戲的觀眾都知道,極為失敗!

    我是看不出兩人何時相愛,只看到渣男跟聖母。

    海宇之主重情的一面我沒看到,只看到他怠工;小水仙沒談戀愛明明挺正常的人,一談戀愛聖光泛濫。

    各種言情小說最差的段子都能在他們兩人身上看到,偏偏他們的愛情戲,是雙鱗決裂最重要的關鍵。

    兩人的愛,說白了是編劇硬把他們湊在一起,因為他們不在一起,風月主人這一大段謀畫會全空白,後面無從說起,所以他們一定要在一起。

    這段觀眾無感甚至反感的劇情,竟然是劇情關鍵,難怪觀眾對風月主人的布局無感,這樣寫可能沒什麼感受,我換個說法好了。

    同樣編劇筆下的奇夢人跟若凡,如果寫成像海宇之主跟小水仙,那就不是溫馨感人,而是恐怖驚悚,偏偏編劇沒從之前的倚情天跟君時雨學到教訓,還變本加厲,簡直是鬼故事。

二、墟丘眾人武器簡介

    墟丘每人的武器不同於過往的刀、劍、拂塵,蠻有特色,現在簡單介紹一下。

    天扇子:芭蕉扇、鈹
    左無咎:鉦
    西嚮青崖:令牌
    姒玄英:簡牘
    午晦明夷:法尺
    錄瓊海:劍戟

    天扇子的芭蕉扇造型,最有名的當屬《西遊記》中羅剎女(牛魔王妻子)之扇,連孫悟空都被其搧飛,在西遊記中芭蕉扇有水火之分,太上老君其扇火性,羅剎女其扇水性,故能搧滅因太上老君之爐倒下造成的火焰山。

    從扇子中拔出的道鋒周天,與其說是劍,更似鈹,鈹是短劍釘上長棍的長兵器,但因刃長易斷,在鐵兵取代銅兵之後被淘汰。

    左無咎的鉦,是古代的行軍樂器,〝鉦以靜之、鼓以動之,鞠告也。〞(毛詩注疏)

    擊鉦表示靜伏,擊鼓表示進擊,當初左無咎考凰覺之題源出於此,「固鉦止鳴,鉦鳴則聲聞遐邇,是以解法,在擊。」(靖玄下第1集)

    西嚮青崖手持則是令牌,是古代虎符演變而出的道教法器,用以號召天兵天將,常刻有〝五雷號令〞、〝敕召萬靈〞或畫有符咒。

    姒玄英手持則是簡牘,是在紙未大量普及前,中國流行的記載方法,也是現今考古出土翻新古史最重要的文字記載。

    午晦明夷的法尺,又稱天蓬尺(西遊記的天蓬元帥被貶凡塵即是豬八戒),上常畫有符令或日月二十八星宿,是古代以桃枝驅魔後演變的法器。

    〝古者祓除不祥用桃枝,后羿死於桃棒,故後世逐鬼用之,今天蓬尺是其類也,周禮曰:巫祝桃茢。〞(道藏‧道書援神契)

    錄瓊海的劍戟源於青龍戟,是宋代才出現的長兵器,在《武經總要》分類不是戟,而是刀,屬於長柄刀的變形。

三、雜談

    皇鱗應該不止西嚮青崖一個暗椿,「當年你、吾、姒玄英,俱是慕謫仙之名而來。」可知左無咎、西嚮青崖跟姒玄英是同期。

    如果左無咎是黑,天網早就毀滅(他是天網創造者)、天竅也已跟地究合併,畢竟天扇主跟宗一長年不在,他的實力跟其他人不在同一水平,他要黑編劇除非能提出足夠強的動機,不然為黑而黑太特意。

    那就只剩姒玄英,從皇鱗毫不懷疑的接收姒玄英所言,可以理解為他早跟西嚮青崖談妥,也能解釋為雙重間諜,西嚮青崖是幽玄虛淵所派,那皇鱗也能自己派一個。

    方保萬無一失,連幽玄虛淵都不知的間諜,就算西嚮青崖出什麼意外,他依然有後手,對方有所因應,也該回敬一番。

2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2727 筆精華,11/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