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2
GP 6k

【心得】布析─《靖玄錄》11、12集小評(共夢)

樓主 幻翔靈空 s8049480494
GP45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玉佛爺偶頭那微微一笑的角度很有神,配上特寫鏡頭,很有輕蔑鄙視感,而且他的操偶動作蠻細緻,不論是拿著攀玉趾的人頭把玩,或者近身肢接水平都不錯。

    不曉得他跟金童玉女關係為何,不同於鄧王爺的幽影非泉是傀儡,金童玉女似有情感,玉佛爺在對戰鹿老怪時,兩人被打飛會「啊」的一聲,在玉佛爺被攀玉趾擊退同時,還會一同攙扶。

    金童玉女讓我想起一部老港片《奇門循甲》的壇娃娃,兩人應是玉佛爺用醫鬼之毒養出,他們對玉佛爺看法是單純的主僕定位,或是再造恩人?不曉得劇情會不會帶到這部份。

一、天橋下說書──共夢

    接續上周,既然天扇子是外星人,那北冥風舉跟他是什麼關係,為什麼夢境會有對方?

    先從樓主的第一個夢談起,火流星掉入海中後,激起兩個鱗片,隨後殛心能爆發,有個小孩看到黃色的鱗片,再被殛心能襲擊。

    我本來以為此小孩是天扇子,後來根據兩人的夢境,我發現他們以另一人視角在做夢,也就是夢中所見是他人看出去的世界。

    樓主做著天扇子的夢,所以夢中視角是天扇子,除非有映射,否則他不會看到自己,那小孩就不會是天扇子,應是北冥風舉自己,他因為那片黃色鱗片,才能跟天扇子記憶互置。

    至於天扇子的夢,視角則是樓主,所以當初被琴狐跟占雲巾合力攻擊的人,並非天扇子,而是北冥風舉才對。

    如此就能解釋兩邊後續之夢跟劇情。

    樓主夢到玄裳跟凰覺救下天扇子,這裡把兩段夢編在一起,讓我誤以為攻擊天扇子的是鹿狐二人,實則造成天扇子受傷的不是他們,另有其人。

    為此凰覺將天扇子送往墟丘,並且玄裳有用五璣信物對其輸功,五璣合起來能開五璣雲圖。

    在夜照玉獅對其改造之前,他曾跟凰覺下六博,可以確定天扇子的時間斷點,是因夜照玉獅改變體質同時,也抹消他之前記憶,只留下改造後的記憶。

    錄瓊海講過:「前輩嘗自言:『生來即在墟丘之頂。』」(靖玄錄第2集),他曾疑問自己出身何處,是經過凰覺開導,他才不再思考這問題,並以墟丘為自己出生地。

    「南域,吾之身世──仙娘,吾究竟來自哪裡?」    
    「天扇兒,這個答案重要嗎?人來自何方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所走過的路、留下的事跡。」
   「妳明明要我留在墟丘之頂,未得解答,難得自在。」    
   「哈哈哈,總有一日,你會得到理想的自在。」(靖玄錄10集)

    為什麼凰覺不告訴他實話?如果真如琴狐所講,來自南域的死亡三角洲,這並非難以啟齒的答案,真相往往傷人──他是外星人。

    「仙娘,方才入定之時,吾一直觀照到一股異象,吾看見巨大火殞,又好似是一頭異獸,發出一股恐怖絕倫的力量,轉瞬之後,生機盡滅。」

    天扇子跟異獸是同星球的人,長相如同死亡三角洲兩頭鱗獸,經夜照玉獅轉化,他才變成正常人體質,從他對雲展拂煦(夜照玉獅)有熟悉感,此物是隨他與天外五珠一同降下,原本就屬於他們一族。

    講完天扇子,換講北冥風舉。

    從天扇子的夢看,北冥風舉不簡單,要琴狐跟占雲巾兩人合力方能一戰,並且琴狐留下腦傷跟背痛,要怎麼理解北冥風舉呢?

    先來看青竹丐一案,很多人覺得前面三案很無趣,但編劇並非無聊沒東西寫插這段,這三案除了帶出南域人物關係外,還透露很多訊息,是編劇在後面會用到的梗。

    青竹丐變成玉佛爺手下,可能跟〈屍鱗術〉(操縱錄瓊海之術)有關,更重要的提示在於草包三人組,在他們吃下〝化鱗丹〞後,隨即被琴狐所扮的快劍斷首,卻引發他的腦傷背痛,被玉佛爺逼殺,靠著攀玉趾相救才脫險。

    有沒有想過,為何玉佛爺能知道琴狐殺吃下化鱗丹之人會引發舊疾?

    因為是造成他舊疾之人告訴他。

    北冥風舉因鱗片入體,開始著手研究這片異星鱗片與異星人母體,可以看到玉佛爺身邊有不少跟「」有關的人事物。

    屍術、化丹、禍大軍和空城計畫(將南域淪為族孵育基地),都是北冥風舉研究異星鱗片的科研成果,而玉佛爺名攀玉是否隱含關聯?

    玄裳、凰覺也是他實驗對象之一,以他們取代原本造成殛心能的異星人母體,才不會讓顧守的攀玉趾起疑,並去除一大患。

    夜王如何跟他搭上線?因為凝星眸。

    凝星眸來自西岐暮洲,比武招親她的嫁妝是「鮫人之淚」,鮫人之淚是滄海淚鮫一族之淚形成,此族可能跟異星鱗族同源異流。

    海宇之主是他得到鮫族滄海之力與海宇戰鱗後的改稱(海宇戰鱗如果是鮫族所製,能用〈結縷鴆毒〉破),代價恐怕就是凝星眸。

    魔始一直對鮫族思思念念,海宇之主因此與之交易,他提供滄海淚鮫情報,交換之物即是終極冥帝,海宇之主想要鱗族的某項能力,破解凝星眸身上的鮫族詛咒(或許她變成羋麒麟),或者重新孕育,目前訊息有限,尚無法得知。

    為什麼北冥要在計畫未完成前顯露,招來鹿狐聯手圍剿?

    我猜是鱗化實驗的副作用,一時失控,他使用的武學跟性格、樣貌都起了變化,連他都不認得自己,占雲巾自然也認不出老友。

    受到重創後鱗化效果消失,傷創難癒,為了掩飾,才跟玉佛爺聯手演出罪人島事件,借由七級浮屠營造重傷假像,實則他受到的傷是大道之行跟鱗化爆發的後遺症,為此他將計畫暫停。

    「他,就是你之考量,如此狀態,計畫,將會非常漫長,在外有吾,你自無慮。」

    計畫要等到天扇子回中原方能再啟動,契機終至──

    倒楣的錄瓊海才剛到中原,立刻成為玉佛爺的掌下亡魂,天扇子早就被盯上,他,才是一切計畫的關鍵。

    編劇早在魔封結尾就預告:
    「你,是吾夢中之人。」
    「你,是吾命中之劫。」

    風月主人說的推背圖第56象〈比〉,他只有講頌詞,沒有講籤詩:
飛者非鳥、潛者非魚
戰不在兵,造化遊戲。
    潛者非魚,這句話跟鮫族、鱗族的關係,就留給各位體會了。

    至於北冥風舉與明河影的醫鬼之謎,又是另一個故事。

二、職場動力學──上官爭先與占雲巾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論語‧泰伯

    占雲巾與上官爭先在攀玉趾死後,衝突很快就台面化,這也是為什麼當初占雲巾讓老秦去取彌天之土母源,兩人一見面就是衝突,攀玉趾或老秦可充當兩人的緩衝區,當兩人不在時,一碰面火花四射。

    占雲巾罵上官爭先的自然有道理,因為劇情顯示令公就是一個雞仔腸鳥仔肚的人,〝滿嘴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

    「老夫在一局通神奮力維護的,是南域法治的公信力;是人民對法律、對公署的真切信任;是人民相信作惡必報的不二信念,不過人無完人、法無完法而已。」

    開口人民、閉口人民,心中卻毫無人民,只有自己的美名;為報復占雲巾,甚至不惜假造香如昔殺害公僕的假像,寧錯殺不輕放,法治、公署,只是遮羞布,掩藏其下的屎味。

    上官爭先對自己的認知太低,他一直未清楚認識自己攪屎棍的本質,他知道占雲巾說的是實話,才會在桐吟講「實話實話」大動肝火,明說他現在最討厭聽到這四字,他無法反馭,只好找手下洩憤。

    〝踢貓效應(Kick the cat),指的就是令公的行為,在組織位階高者,藉由處罰位階低的人轉移其挫折或不滿,位階低的人也會用同樣的方式發洩在更下位之人。

    一局通神有明確的組織上下關係,令公借由對桐吟的發怒與對元守默的動手辱罵,來發洩他被占雲巾羞辱的挫折感;桐吟對元守默使用暴力,來傳達掃到颱風尾的怒氣,傳導到元守默,無辜的弱者往往是憤怒的犠牲品。

    因此上官爭先汲汲營營於軒昂劍龕,只要他成為五璣之首,他就能向占雲巾發洩怒火,為一己私慾,卻假大義名份,「被犠牲的人也好,法也好,都遠遠不及你眼中的名權重要」,鹿巾這句話很中肯的評價上官爭先。

    但上官爭先講占雲巾的不是沒道理,雖然令公是偏狹小人,不過是占雲巾他們的不作為(攀玉趾要顧守禁忌長城;琴狐身為佛系偵探,本就不作為;明河影潛心於醫道,無心其他),才使上官爭先如此。

    北冥曾講要讓占雲巾主持南域,占雲巾卻只有小天下。

    他不喜俗事,鹿老怪愛當他的隱士,卻看不起權職酷吏的上官爭先,將俗事推給令公後,又指責他以公害私,也難怪令公極為不爽。    

    〝對平不越權〞,平級有合作與溝通問題,不能越權,每個人有自己的負責範圍與形式權力的空間,當被他人侵犯,往往會招致很大的反感,占雲巾這點最令上官爭先不爽。

    琴狐尚會做球給上官爭先,不至於跟令公有明面衝突,但占雲巾明知他最好面子,卻三番兩次戳破,雖是敲打,以令公心性絕不會這樣想,而會想是踩他,事情難以轉寰。

    他們之間要有攀玉趾這種中立上位者,或老秦這種熟悉職場潛規則的中間人,不然衝突只會越演越烈,直到一方敗亡為止。

    不曉得元守默的反殺,鹿老怪是了然於心,有意促成,或單純靜觀上官爭先自取滅亡?

    如是前者,占雲巾對職場動力學的運用,非同一般。

三、雜談

    幽玄虛淵總算上線了,荒人癸冢前來抓劍子,這勢力與玉佛爺似乎有掛勾,龍宿為幫仙鳳洗掉嗜血者體質,搶了幽玄虛淵的明斷鮫淚。

    雖對不世王權明斷鮫淚只能起短暫恢復作用,最後一隻在天扇子幫龍宿失態恢復已用盡,對幽淵虛玄而言,夜照玉獅至關重要。

    「夜照玉獅在墟丘之頂,只是莫須有之物,但在塵世、在幽玄虛淵,卻是緊要非常。」(魔封15集)

    明斷鮫淚,又是個名字帶「鮫」字之物,又能改變體質,海宇之主跟玉佛爺想必有接觸過幽玄虛淵,不然不會講:「疏樓龍宿,傳名不虛,但屬於你的折磨,也才開始而已。」(靖玄錄第9集)

    不世王權對異星母體的實驗,恐怕是他們接觸之後才產生的想法,就不知三方合作到什麼程度。

    順帶一提,講夜照玉獅在塵世跟幽玄虛淵緊要非常的凌虛七仙之一,即是貳君師左无咎,也是幫劍子改造蜃樓雲之人。

    題死九門取材自《無上玄元三天玉堂大法》:

    〝凡獄有九:

    一曰酆泉號令之獄、二曰重泉斬馘之獄、三曰黃泉追鬼之獄、四曰寒泉毒害之獄、五曰陰泉寒夜之獄、六曰幽泉煞伐之獄、七曰下泉長夜之獄、八曰苦泉屠戮之獄、九曰溟泉考焚之獄。

    凡九獄,各有所主:

    第一獄主攝天魔、第二獄主攝不職典祠、第三獄主攝山魁精魅、第四獄主攝江湖水怪、第五獄主攝血食邪神、第六獄主攝山林木客、第七獄主攝古墓伏尸、第八獄主攝師巫逆鬼、第九獄主攝刑亡橫死。〞

    排列如下:

    號令之獄─酆泉→主攝天魔

    斬馘之獄─重泉→主攝不職典祠(足下為磁沙,由磁沙蟲攻擊)
    追鬼之獄─黃泉→主攝山魁精魅(心魔關卡)

    毒害之獄─寒泉→主攝江湖水怪
    寒夜之獄─陰泉→主攝血食邪神

    煞伐之獄─幽泉→主攝山林木客(模仿闖關者,使其自相殘殺)
    長夜之獄─下泉→主攝古墓伏屍(喪屍大軍)

    屠戮之獄─苦泉→主攝師巫逆鬼
    考焚之獄─溟泉→主攝刑亡橫死

    或許是因上官爭先在攀玉趾的公祭挾帶私心,誄文特意抬高自己,才讓他先遭重泉,暗諷這個典祠官做得不厚道。
45
-
LV. 37
GP 447
2 樓 煌苑ღ玖玥 emc2light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我來黑老鹿了  腦洞大開模式啟動
口口聲聲說有詠鹿乾坤相伴就夠了,但老兄,你要的不是劍龕裡的東西嗎?
我覺得那個小門打開一定有詭

其實,不一定是北冥打傷琴弧,如果時間沒有太遠
或許,是魔始把闇影的屍身送到南域,當初有出現那個車,
但沒說送到泥婆暗界吧!!
1
-
LV. 24
GP 132
3 樓 熊小喵 kf203899
GP1 BP-
個人感覺天扇子的夢不是北冥風舉的,而是很久以前被琴狐跟鹿巾聯手對戰之人的,也就是過去的自己,可能用了什麼秘術變成小孩,順便隱藏記憶,之後時機成熟再奪舍天扇子。


1
-
LV. 27
GP 2k
4 樓 皇暘曜雪 home6928
GP0 BP-
其實某些層面來說 鹿巾這種做法跟行為態度也很顧人怨

你啥事都沒做 啊話都你在講 難怪令公看他不爽

玄裳凰覺救治天扇子的時候 似乎也沒有提到他身帶殛心能?

夜照玉獅應該是本來就跟雲展拂煦在一起的? 而雲展拂煦原本在玄裳手上

之前幾次 唐絕、魔王子、地冥的微笑都沒有這次來的好
之前都顯得太故意 這次是只有一瞬間 很到位

如果鹿巾算準元守默會反殺 還有意促成的話 那太可怕了
但搶先騙裡 他對守默講的那句話還滿耐人尋味的

實在很好奇 嗜血王族不是西蒙嗎 為什麼感覺吸提摩也有同樣的效果
所以才會有不世王權

我覺得他們邀請龍宿合作會比把他搶過來來的明智一點
0
-
LV. 19
GP 73
5 樓 絕奈 tzjydk
GP0 BP-
請問幻翔大大
風月主人有沒有參加北冥樓主的計畫?
0
-
LV. 45
GP 1k
6 樓 阿佳 nokiapct
GP0 BP-
其實我要幫令公說句話:
{五個人有四個都是不管事的,剩下我(令公)一個忙到很靠背,
出事情了才在那邊GGYY一堆?林盃是很閒逆?
話都你(雲巾)在講在靠北,那平常怎沒見你管事?
叫我當老大,背後說幹話?那怎不換你當老大?贛!}

這大概就是令公的心聲吧?XD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7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2729 筆精華,04/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