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165

【中篇】你可知道你的名字解釋了我的一生 丹尼斯x自創 第二回

樓主 醉玥 wish1
GP1 BP-


甜蜜樂章裡我最不爽的就是丹尼斯那個優柔寡斷的男人!!就連紀翔這個gay都比丹尼斯有擔當多了,至少不會跟前任藕斷絲連(欸)。
但是就因為丹尼斯這種個性,其實我一直覺如過要寫個故事的話他會是很棒的主角人選。
這種性格很好描摹。

我就一直很想想篇故事虐丹尼斯(欸你)但是我又不喜歡杜雲芊的瑪麗蘇氣場(考的大學和智商都在在的顯示果然是瑪麗蘇而且是max全開的那種),所以我就自己捏了個比較接近真實人生的女性主角出現,女主角不完美,一定有缺點,可是就是因為這樣的故事才能夠讓人有代入感,我是這樣覺得啦。



全文第一人稱喔揪咪

然後為了配合官網設定的年齡,故事一開始從高中生階段出發


正文





我念的高中是女校,距離我們學校兩個街區的是一間綜合高中,那一間學校出了名的聚集了各路俊男美女以及才華洋溢的怪胎們。
剛入學的時候陪著朋友到那間高中裡裡找她那一位很花心可是因為長得實在太帥了捨不得分手的男朋友。

那一天,朋友的男友,姑且使用A來稱呼,問了朋友要辦聯誼。

於是我就被她拖著去那場在我看來無異於浪費時間的活動,不過因為要去的餐廳不錯,而且因為朋友男友家裡的因素優惠,倒是比平日去用餐還少了將近一半的價格。


我就在那種尷尬又奇怪的場合裡認識了被拖來充人數的丹尼斯。


我對他的第一印象,就是這男生長得真帥,是那種令人過目不忘的帥,即使只是一件白踢牛仔褲滑板鞋,即使高一的大家都還又蠢又拙,還不懂打扮是什麼意思,即使他的臉看起來相當嚴肅而且不苟言笑。

我那時候其實不太明白什麼是一見鍾情。

我只記得,整場下來,我一直不受控的眼神往他身上飄。我想不通為什麼我會一直對這樣一個只除了臉其他好像也沒什麼特殊的男生那麼在意。

後來上菜的時候,我非常巧合甚至在往後想起來我覺得我非常幸運地和他點了同一樣餐點。
他做了手勢,對我說,妳先吃吧。


聲音一如他的長相般讓我有種觸電的感受,低沉又溫柔,帶著絲絲讓人心癢的磁性。


我開始有意無意的和他聊起天,通常,都是我問一句他答一句,為了不要顯得自己太為突兀或針對性,我還故意岔開幾次跟別人說話,但最後無一例外成功把話題轉到他身上。


當我問到家中是否有手足時,我發現他的眼睛一亮,於是,我惋惜的說可惜我是獨生女,然後裝作突然想到嘿丹尼斯,你呢,你有兄弟姊妹嗎?



第一次,他回答我超過一句話。

聽得出來他和他的弟弟感情非常好,他非常的疼愛他的弟弟,從他的話語裡可以得知,那一個弟弟是位相當有才華且富有音樂天份的男孩。
似乎有關於這個弟弟說不完的話,他全程帶著迷人的笑意,是的,他不怎麼笑,但他一笑起來便讓人覺得這世界上最好的景色也莫過於如此,如煙花般絢爛的微笑。這時的他,整個人都柔和起來,眼裡是不自覺的溫柔驕傲以及自信,彷彿弟弟就是他這一個人的一切榮耀。


我忽然有些心跳加速,也渴望有一天,也許有個人提起我的時候,能是這般令人著迷的模樣,那對於被提起的人而言,是一件很幸褔、很幸福的事。



我其實很沒耐性,甚至不怎麼喜歡聽別人長篇大論的談起自己的家務事、家長里短。
可是那一次我竟然為了多看他的笑容,整場沒有打斷,第一次,我當了一個非常合格以及遵守規矩不打斷人的聽眾。
後來他大概意識到自己不小心有點太失控,臉上帶著可疑的緋紅,對著我道歉說,抱歉,說太多話了,趕快吃飯吧。

我說,不會啊,我很高興也很羨慕,我從來都沒有兄弟姊妹,所以我也不太知道別人手足之間的相
處是怎麼一回事,也不怎麼有朋友和我提過這樣的話題。

他臉上有些無奈地說,不過弟弟也是個麻煩精,從小就很黏他,曾經讓他相當困擾過。


我說,所以,手足其實是一種令人又愛又恨的存在嗎。


他說,絕對是如此啊。不過我現在愛他多過於恨他。哈哈。


我趁著氣氛好,又問他,你說你弟弟喜歡音樂,那你呢?想必你也跟他一樣對音樂也有所涉獵吧?


他搖搖頭,說,我沒有他的那種與生俱來的天份,對於音樂沒有什麼敏銳度感言。


我說,那你有喜歡的東西嗎?我是指,藝術方面?


他想了下,說,我喜歡電影。


這真是一個令我感到相當意外的收穫,因為我也非常喜歡看電影。我趕緊問
該不會......你是個電影癡?


看著他笑而不語的樣子,我為自己的機智點了讚。
於是開始如數家真的說起了那些有名的電影或是電影導演,從希區考克說到提姆波頓,又從陳凱歌聊到王家衛。從亂世佳人到龍兄虎弟,也從黃梅調梁祝轉到鐵達尼號。從教父到無間道,從春光乍洩到十七歲的天空。

他幾乎都看過,也幾乎都有深入研究。
高票房的、小品文藝的、黑幫情仇的、抽象光怪陸離的什麼樣的都有。


我們兩個完完全全把別人隔絕在外。
在當天結束後我笑著裝作哥倆好的樣子問了他的通訊,當時還是一個MSN年代,所以我們交換了MSN帳號。


我理所當然的總是會有事沒事找話聊,他似乎不常上線也不怎麼用通訊軟體,於是我改變方法,我開始貼給他一些電影和影視相關的訊息,然後告訴他哪些電影新上映了,又影評如何。
漸漸的,他開始和我深聊,我應該是選對了方向了。


父親公司辦尾牙其中有幾張電影票卷,我跟他要了兩張,然後問丹尼斯要不要一起去看電影。
我感覺得出來他很猶豫。


其實我也很猶豫。


我第一次這麼主動追一個男孩子。


我的好朋友都嘲笑我我終於也有這一天,從前都是負責高冷負責對別人愛理不理,如今也變成被愛理不理的了,真是風水輪流轉。


是啊,真是風水輪流轉。我笑著回說。


終於,他說,還是下次吧,他們兄弟倆最近和家裡出了點問題。
雖然他拒絕了我,但這是他第一次除了聯誼那一次,對我提了家裡的事情。


我說,嚴重嗎?
他並不回我。
我說,我沒有要探討隱私的問題,只是出於一個想真心對你好的朋友,我很希望你會需要我的幫忙。

幾個小時後,他說,儘管我自己能解決,但還是謝謝妳的好意。



後來,他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我嘗試密過他,但他都沒有回訊。


我在等了很多天後,開始感到十萬分的沮喪,以及前所未有的低落。
雖然人家總說初戀是沒有結果的,但我從來不想這種事發生在我身上。
我想要跟我第一個愛上的人好好的,一起長大,一起老,一起面對人生的風風雨雨,最後一起躺在一張大床上,安詳地面對生命的最終章。


那是一個寒風凜冽吹的人生疼的冬季,張嘴都能呵出一團團白色霧球。也是,我的生日。
在學校裡朋友幫我慶完生日後,我要回家和父親一起慶生。卻突然在第八節下課後,父親的秘書打來告訴我今天父親有位非常重要的客人要應酬,必須失約了。
其實我平常很習慣的,卻不知怎麼當天情緒特別低落,或者說那一陣子情緒特別低落。又想起那個消失了很久我好像沒有隨著時間減少對他的思念的男孩,我就一陣的想哭。



我愛的人總是不愛我,或者是,沒我愛他們愛的那麼多。







後來,我忝著臉跟著朋友和她男友一起吃了晚飯。
我不想一個人吃飯,我很怕一個人,可是父親總把我一個人丟在家中,讓我要乖,別惹事,安安份份的。
朋友也知道我家裡的情況,於是善心大發得讓我跟著他們小倆口。

不過我相當感謝父親那一次地將我拋下,因為那一次的吃飯,我終於得知在丹尼斯他們身上發生什麼事。
我透過朋友的男友A得知,丹尼斯退學了,他才高一而已!
我問他是什麼原因,那男孩面有難色,說,妳要不要自己問他啊,我不確定這能不能講。
我拜託她男友給我丹尼斯的聯絡方法,對方雖然很訝異,但還是告訴我他的手機號碼。




晚上,我坐在書桌前,想了很久,手裡的手機打了號碼又馬上刪掉,又重新打上一次,又刪掉。
我很緊張。



正當我緊張得要命時,忽然一串陌生的號碼打來。我以為是父親的助理,趕緊接了起來,卻在聽到那人的聲線後,眼淚差點滑落。



竟然是丹尼斯。



他的聲音帶著疲憊,可是仍然一如既往的好聽。

他說:我剛剛聽阿澤說,妳問起了我的事。

阿澤就是A。


我心臟忽然涼了一半,有點無地自容,我跟他的互動有點像是我一廂情願地把我倆當成朋友,但仔細想想他從來也沒怎麼承認過我們是朋友的這句話。
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話,我緊張又害怕的屏住呼吸,深怕他厭惡我對他的糾纏。





好久,他才說,對不起,讓妳擔心了。

我以為我聽錯了,開口問,什麼?



可是嘴一張開,那濃濃的鼻音的問話便沒有節操的洩漏了我現在的心情。



丹尼司愣了下,我感到他有些緊張,因為他說了一連串的話:
妳怎麼了?妳在哭嗎?是因為我嗎?對不起,讓妳哭泣不是我的本意,妳別哭了好嗎?我會覺得、覺得很抱歉。


很多時候,最要不得的是你在乎的人關心你,因為這個樣子你就會不受控的變得更脆弱,而且是只要一聽到對方的聲音便會隨時崩潰淚如泉湧那樣的情況。


我說,我想跟你當朋友,所以你能不能讓我知道你的事情,一點點也好。


他在那邊沈默了一陣子,然後說,妳現在,能出門嗎?






一個小時後,我站在便利商店前,看著遠方跑來的少年。
他比之前看到的還要消瘦。臉頰凹陷,面色蒼白,寒風裡只穿著一件薄薄的外套。

我出門前還特地看了溫度,今天晚上異常的冷。像是我現在的心情一樣。
冰天雪地。我害怕他要對我說出長篇大論的拒絕。
我們倆個人相對無言了會,他說,進去嗎?


半小時後,他終於開口。
他告訴我,他和他弟弟離家出走了,幾天前剛和一家叫做翱翔天際的娛樂公司討論過並且簽約,之後要受訓成為明星。


剩下的,關於他們離開後住哪裡,兩個未滿18歲的少年要怎麼在成年人不在的情況下討生活,他一概不說。
其中艱辛不言而喻,甚至平凡人無法想像。但是我卻可以從他的身型以及氣質神態看出,這些日子以來他一定沒有好好休息過。



這是夢想嗎?
我問他。


是。
他說。
我想讓我弟弟的才華被更多人認可,被更多人看見,進演藝圈似乎是一個值得一試的選擇。而且,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也想要成為一名出色的演員。


可是,我們年紀都還那麼小。你才高一,你弟弟也該要國三而已。在這個社會裡,未成年人不能做的事情很多,我不想潑你冷水,可是,那間公司真得值得信任嗎?會不會是欺騙兩個小孩呢?
我很擔心,不是我不相信他,而是這個社會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友善。


他沈默了很久,說,我也不確定,但因為是我姑姑介紹的人,那個老闆,叫做金勇。

金勇。

如雷貫耳,大名鼎鼎的武打巨星。

他又接著說,我們現在的監護人是姑姑,她雖然離經叛道了些,不過我還是寧可多相信她多一點,至少,她是真實的。



說完,他忽然抬頭盯著我看,那眼神好很認真,隱隱約約的像是渴望著什麼。
那樣的期盼太令人心動,我沒辦法阻止自己的心臟快速跳動,只能任由事態失控的發展。
我甚至想不起來他什麼時候親上來的。

16歲的年紀,還不太懂什麼叫做喜歡,只知道眼前這個人,我想要呵護他,我想要他過得好好的,其他人都不重要,我要他,只要他。


我記得很深刻,那是第一次親人,軟綿綿的,又帶著觸電的暈眩感,只是這樣子的嘴唇相碰,就讓我渾身都僵硬了,不敢動彈。氣氛太美好我好像聽到you’re the inspiration這首老情歌,吸入臟腑內的空氣忽然沒那麼割人,我內心充斥著戀愛的溫度,暖的叫人不敢置信。


好久,直到我眼角餘光看到店員尷尬的經過我們身邊,想裝作若無其事的補貨。
我才趕緊伸手推開他。他好像有點懊惱。


他說,對不起......我剛剛,不應該......


趕在他說出幹話之前,趕在他說出讓我們一輩子都沒有可能成為戀人的話之前,我趕緊說




我喜歡你。





然後,他愣住了,好久好久。








那天離開便利商店的時候,我們倆個都忍不住的嘴角帶著笑容,我看他身上穿的太少,於是解下圍巾,踮起腳尖圍在他身上,他一眨也不眨地看著我。

我說,太冷了,你趕快回去,不要感冒了。


像是忽然想起什麼一樣,丹尼斯想起從剛剛到現在一直拎在手上的紙袋,說
差點忘了,生日快樂。還有,我比妳喜歡我更早喜歡妳。





這是我們的16歲,還青澀的很的青春年少,在時間的長河裡,我們第一次真正的有了交集。

































1
-
LV. 20
GP 165
2 樓 醉玥 wish1
GP2 BP-


本來週五放學,父親都會陪著我一起用晚餐,只是他最近似乎看上了一個性子很烈的小明星,他本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投注到那一個男孩的身上,於是我理所當然地被冷落了。

我傳簡訊給丹尼斯問他是否還在訓練中心。

他說,課程快結束了。

我問了吃飯了嗎?

他說還沒可能等一下和經紀人一起吃。

我說,你先別跟經紀人去吃飯。

他沒有問為什麼,只是說,好,對了,等一下史蒂芬也在喔。

這麼說起來,我第一次見到史蒂芬。




上個禮拜五我們剛確定交往。然後於周末瘋狂的訊息往來,雖然他的頻率仍然無法隨傳隨回,但是已經比從前不看也不回甚至杳無音信好很多了。

他告訴我他和他的弟弟,史蒂芬,現在幾乎一週五天從早到晚都在訓練中心學習藝能,週末假日則是被要求作詞作曲強迫靈感發生。並且還要觀摩公司給的各種影集並且交上心得。
非常的疲憊,但是我能感受到丹尼斯字裏行間的快樂。

他很快樂這樣就好了。

我跑到超市裡,按照記憶上的食譜買了些材料,於是就在我正在糾結到底該買紅肉還是白肉的時候,他打過來了。

丹尼斯說,我們結束了,妳在哪呢?

我說,我在超市裡。

他問,是我們家附近那一間嗎?

我說,對啊,你們在哪?

原來經紀人開車送他們回來,已經到了租屋處了。

我沿著他給我的地址尋找了下,先是看到了一棟大概有幾十年屋齡的老公寓,找到了電梯,上樓,電梯打開後的景象倒讓我驚訝。重新粉刷整修過的老屋翻新,倒和外面的破舊格格不入。在門鈴按了幾下,應聲開門的是一個我不認識的美貌少年。
嗨,我說。

那孩子笑了笑,說,嗨,妳是我哥的女朋友對不對,趕快進來。

他長得真漂亮,紅唇齒白,皮膚細的看不出一絲毛孔,笑起來像是春風過境,一時之間我竟然分不出現在竟是冬季還是已然到了春暖花開的季節。

我看到丹尼斯略顯侷促的匆匆從屋內趕出來,手裡還提著一大型黑色垃圾袋,額上汗珠點點。他看起來有些侷促,呆呆的看了我一下子,在少年忍不住的揶揄中回過神,他這種神態讓我開始仔細思考我是不是今天特別醜還是怎麼了。

這是史蒂芬,我弟弟,這是世媛,我......的女朋友。

史蒂芬對我咧開大大的微笑,我幾乎要被這少年的美貌晃瞎了眼



不知道你們喜歡吃什麼,我就只好挑我會的做了。


嫂嫂好賢慧!史蒂芬驚嘆的說



這一聲嫂嫂— —說真的,讓我感到相當的尷尬,心臟劇烈地跳動,我連手腳都不知道該放哪裡,目光所及之處,倆個男孩的小租屋竟然意外的蠻整潔的。不過這種整潔的模式有點詭異— —東西都刻意的被工整的擺放在它的位子上,明顯還有被抹布擦拭過留下的水珠凝結在小客廳的玻璃茶几上。


咳!史蒂芬你胡說什麼!
丹尼斯說,我先出去丟個垃圾,妳等我一下,我馬上回來。


然後也不知道是真的故意還是隨興,竟然沒穿鞋子便跑出家門了。


哥哥很緊張。史蒂芬說。


什麼?我是真的沒反應過來,我心說該緊張的是我吧。一個女孩子冒昧的要求要到人家家裡來做菜— —我到底在搞什麼啊?智商明顯不夠用啊,實在是太唐突、太不矜持了。


他剛剛一回家就開始瘋狂地打掃,我問他為什麼要突然這麼做,他竟然告訴我他喜歡的人要來家裡作客。天啊,他有喜歡的人。我真的很驚訝,於是非常的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女生有辦法搞定我哥這種嚴肅的生人勿近的傢伙。果然和我想的沒錯,妳真的很漂亮,是我哥從小到大會多瞄幾眼的女生類型喔。


......原來他也會注意女生。這倒是我讓驚訝。


哈哈,男孩子在路上看到漂亮的女生總是會多看幾眼,就算沒有光明正大地轉頭過去看,也會暗地裡多瞟個側臉也好啊。這很正常吧。


我第一次跟你哥見面,這個人眼觀鼻鼻觀心到了一個境界,我還嚴重的想過他是不是不喜歡女生。


請千萬放心,哥哥的性向相當正常,這點我可以保證。


正巧丹尼斯回來,我們便揭過了這一頁尷尬。



第一次來人家家裡我變登堂入室的跑到廚房擺弄東西,我自己還是有點意識這樣有點尷尬。可是看著若無其事地在我旁邊打下手的丹尼斯,又忽然覺得有什麼好不妥的呢?為自己心愛的人洗手作羹湯,雖然說時間點早了點。

正當我專心的打蛋準備做蒸蛋的時候,丹尼斯突然問我。



妳剛剛跟史蒂芬聊了什麼呢?

……你確定要聽?

丹尼斯沈默一會,貌似有點害羞的說:我想知道史蒂芬沒有說什麼奇怪的話。

我說:其實也沒什麼,就只是在討論你是不是喜歡女生。

丹尼斯愣了愣,然後有些咬牙切齒地瞪著我,惡狠狠說,那妳是男孩還是女孩?

好啦我知道錯了別生氣啊,乖。不過......我有件事情想問你。

什麼?他看起來相當戒備

原來我是你喜歡的類型啊?我還以為你不喜歡我呢,一開始我努力跟你搭話,你根本連理都不理我啊。

他狀似有些尷尬,不知為何突然不說話了。

丹尼斯?

……我是不敢看妳,不是不理妳。



很小聲地嘟噥,但我還是聽到了,心裡奇怪我是長得如此凶神惡煞嗎?

為什麼不敢看我?

他不說話了,轉過身去專心致志的切紅蘿蔔,把紅蘿波切成又方又正,接著換切馬鈴薯,反正切完了一堆塊狀類植物,他還是不肯跟我說話。

我沒辦法,只好一心一意地繼續弄我的東坡肉。

接著,我又在史蒂芬一聲又一聲的嫂嫂下覺得面紅耳赤,可心裡又相當甜蜜。
史蒂芬毫不猶豫地讚美我的廚藝,我在心裡為我的聰慧點了讚。我真是太機智了,這才第一次下廚就那麼成功,所以說我其實也有特殊技能嗎?


丹尼斯仍然看也不看我一眼埋頭苦吃,不過發紅的耳尖怎麼樣都讓人覺得可愛到了極點。
我男朋友真好。心裡這麼喟嘆。
其實他長得太好就是佔便宜,就算只是沈默寡言的吃著他的飯,對著看著他的人而言也是一種享受。



飯吃完後美少年自告奮勇的要刷碗,於是我就成人之美了。只是我沒想到,史蒂芬還大力慫恿丹尼斯帶我到附近散步,真是害羞。不過這孩子對於現在的我而言根本是神助攻。

丹尼斯和我到他們公寓樓下的小園區裡散步,那裡是一個小小的兒童公園,暗得發藍夜空綴滿了星星,萬家燈火紛紛掌起燈來,一戶一戶的,看起來不知為何令人覺得說不出的溫馨。

我住的地方是獨棟的房屋,戶與戶之間隔著一個又一個華麗卻冷漠的花園,彼此之間很少拜訪對方的私人住宅,就算我家大概三戶之外住的是我父親的一個商業夥伴,平常我們幾乎不會到彼此家中作客。

像這樣一幢連著一幢,一推開窗戶也許就能看到隔壁家人的身影,雖然略顯壅擠,但對我來說其實很新穎。

間或有一些人家出來散步,也會與丹尼斯友好的打招呼。
他其實也不是那麼難以靠近嘛。



我跟在他身後,我直覺他在躲我,雖然不太明白為什麼,可是看著這樣侷促的他我便覺得滿心歡喜,心裡無限喜愛。
戀愛中的人不管怎樣都會覺得自己的情人好啊。


世媛。


恩?


我......我其實......


怎麼啦?


我對妳其實......


我真的聽不太到,於是我只好說,丹尼斯你大聲點,我聽不見。





然後我便撞上一強肉堵,還來不及揉揉我發疼的鼻樑,就被人握著肩膀,這真是神展開,我只好一邊摀著鼻子一邊尷尬地向上方看。







我說我對妳一見鍾情啦妳聾了嗎那麼多次都沒聽到!








呃......好,我真的沒預料到。

吼完我,他自己瞬間尷尬了起來,轉身後走得飛快。


在腦筋徹底轉過來了之後感到無止盡的快樂,我難以形容那一瞬間心裡的悸動,彷彿得到了全世界,所有的東西看起來都格外順眼漂亮,我的心彷彿被放置在雲端,軟綿綿的,還有點不真切。


丹尼斯!我大喊



他停下腳步。



我喜歡你,很喜歡你,非常非常喜歡你!




他轉過身來朝著我微笑,他咧著嘴笑著,這一定是個不及格的偶像笑容因為真實的有點太沒有美感,可是確實是一個人真正快樂到極致會有的笑顏,在我眼裡,這樣的他比誰都還要燦爛奪目,叫人歡欣的無法自拔,無論如何也想要讓時間停留在這一刻,片刻永恆。

這麼想著,我不由自主的咧開嘴角,回應著他的笑靨。

他溫暖了我孤單的冬天,這一瞬間我在心底想著,只要他永遠如此對我笑著,其他事情都不重要
了。




這個時候,最應該做的就是擁抱。



倆人的體溫互相傳達給對方,我窩在他的懷裡汲取他的溫柔,用力的像是要把自己揉進他的胸膛裡,我想要被銘刻在他的心上,就像是他已經牢牢的刻印在我的心房一樣。不管看了眼都還是讓我覺得想念的他,如此美好。


他將會在在我後半生的城市裡,長生不老。




當時年少,歲月靜好。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4360 筆精華,03/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