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128

【單篇】我們沒有在一起(黎方)

樓主 醉玥 wish1
GP6 BP-
  





                    嘿,好久不見,我總想起差一點的,那場冒險。
 






剛在一起的時候,她很常到他那位於忠孝東路上的套房過夜。而對於那個人而言,也只有在這種時候,他才會有實質上的,回「家」過夜這個動作。




新戲棚外拍攝地點好死不死就在那一棟金屬質感華麗大樓前,剛下保母車的她有那麼一剎那的迷惑,差點直接走進大樓,抽出卡片按下電梯,然後心裡開始倒數樓層。黎華那間套房視野很好,底下的人在做什麼都一目了然,她喜歡被黎華從後面攬著,靜靜的凝視北市精華地帶那流瀉如水銀的車水馬龍,享受難得的兩人時光。


 


這樣說來,不知道黎華現在在不在呢?


 
欸等等方若綺,妳傻了嗎?也不看看現在是怎樣的時間點,黎華平常連在國內還是國外都很有問題了,還在家勒。況且,他就算在好了,又,能怎樣呢?
 



現在的時間點快接近中午,趕在今天結束之前得把進度補齊了才能放劇組去放年假。




啊記起來了,自己之前很喜歡挑沒通告的下午跑來這裡,在旁邊的「挺好超市」大肆採購一番然後去弄髒他家廚房噢說錯了,是去借用他家廚房,像個賢慧的太太算準時機打電話過去問他什麼時候通告結束要不要回家吃飯。

『方小姐,妳難道不知道我最近通告滿檔嗎?』電話那頭他輕輕笑著
「當然還是看你要不要回來啊,是說我花了一整個下午,做了滿桌的山珍海味,現在一直冒著香噴噴的熱氣,好像在昭示著我非常好吃,非常美味。唉如果只有我一個人享用的話,那多可惜,那多埋沒它們的才能啊。」
『……妳很美味這點我知道。』
「……黎華你渾蛋!你不要回來算了,靠!」
可是掛上電話後的自己,明明就是被占便宜了,還是會笑得像傻瓜一樣,心臟砰砰跳著。




 
眼神轉回對面的男主角身上,紀翔正用一種若有所思的目光注視著她。那種眼神,似笑非笑,害她一陣心驚膽跳。
 
 
差點忘了,他們分手了,2008年分的,到現在2013年了,4年多,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忘掉一段以為會一輩子的感情還是差了點,距離。2002年在一起的,在一起五年了,好快啊時間,分開的日子幾乎快要追上他們在一起的日子。
後來她還為這段感情寫了首歌<Goodbye , My Prince>(註一),完全只是EP發行卻賣得莫名的好,幾乎快跟她之前記錄保持的專輯打成平手。失戀是有沒有真的那麼神啊!這都算什麼跟什麼啊所以說失戀情歌果然是國民歌這種事情真的是有其例證在的。


話說回來這算是塞翁失馬,得到福氣?

 


「第一天開拍一個小時內NG不少於五次方小姐妳是終於良心發現想將全能天后這個頭銜拱手讓人就是了?看妳今天一直不遺餘力的朝那個方向邁進啊。」

……你想說什麼。」接過紀翔遞過來的水杯,方若綺有些不爽,繼續背台詞

我說妳還是會想他吧……?」

「……你現在在哪一面我怎麼沒翻到?」翻了翻手上的台詞,然後,假裝很不經意。

……抱歉,我多管閒事了……

「麻煩把話說完,先生。」

「剛剛對戲的時候,那種信息素強大到令人無法忽視,妳也稍微克制一下吧。」

……」信息素是吧?紀翔你對我一個社會組的說那種那麼科學的名詞是故意的吧?




「很思念的訊息。」


 
 
他走了。
 


 
「很思念……的訊息嗎?」



 
 

好啦對啦神遊太虛的她剛剛確實滿腦子都是一直在想黎華,也不是什麼特別的事,大概就是那種,難得兩人都放假的早晨她會特別早起,然後趴著看黎華的睡臉,沒有任何的妝髮的那一個只在她的世界裡純粹的黎華,近乎花癡的等沉睡的王子醒來一起手牽手去吃頓早餐之類的。
沒出門的時候,她會待在黎華那間華麗的視聽房間,享受如交響樂團現場演奏般完美音質的音響洗禮,躺在白色溫柔的羊毛地毯上,通常會一不小心睡著,醒來後總是黎華寵溺又無奈的眼神,還有身上蓋著薄毯,帶有黎華身上那種冷冷的香味的薄毯。


「晚餐想吃什麼?」他問
「隨便,不吃也沒關係。」
「白酒蛤蠣義大利麵?」
「好啊。」





 
很簡單也很普通的對話。
 

也有時候,她會纏著他,沒什麼特別目的,就是想看他為了自己而放下手邊一切事物。




黎華近年來越少發專輯了,就他自己說,是因為對大眾音樂覺得有先厭煩了,比起總是唱那種不著邊際的東西,不加入vocal的音樂慢慢的讓他對音樂有了不一樣的想法。
老實說她是覺得,通俗的東西沒什麼不好,但也沒什麼好。





只是當一群人瘋狂的趨向一種東西,黎華那樣的人便會輕輕皺著眉頭,轉身離開。





是不是他們的關係後來也漸漸變成一群人瘋狂的趨向的那種形式,所以黎華也就轉身離開了呢?無解。



 

他們之間其實共通點不多,當初會相愛完全是赫爾蒙作祟,首先是喜歡的音樂幾乎完全沒有相同的,嗯,那說說電影吧,喜歡的電影……黎華真的很奇怪,他自己明明演起王瑞恩的愛情文藝作品,那麼深情那麼溫柔,一雙眼睛把人的靈魂都捲了進去琥珀色的琉璃皇宮,寧願沉溺也不願抽身。但他本人卻是一次也沒進去電影院看過,就算是他自己的作品。






唯一一次,是自己特地去買DVD,還是兩人首部合作的作品「紐約客」。

「妳在做什麼?」推開視聽房間,黎華手上端著自己一個小時前纏著他要吃的Macaron。
「你看,紐約客。」
「所以妳把我支開是想?」
「你不是不喜歡?」
「有妳的話,另當別論。」伸手,將自己攬在懷中



 
上次無聊轉電影台的時候,好像在重播,那時候買的DVD,留在黎華那了,下次一定要記得錄下來。
 




今天的進度終於告一段落,方若綺和助理確認過行程後,一抬頭就看到不遠處紀翔那個天然呆經紀人正一臉委屈的站在紀翔身前,紀翔表情囂張的不知道在說什麼,但是眼睛裡卻承載著滿到快溢出來的溫柔。

 



靠,明明就很喜歡人家,還老是說那種話來刺激,這算什麼亂七八糟的激將法啊!


 
人家黎華講話不管什麼時候都那麼溫柔。



噢艮又扯到他了。





過了中午這一帶也慢慢的活絡了起來,人潮從捷運站一批一批湧現,他們收工的現在,人潮多得誇張,圍觀民眾也多得嚇人。


 


那個人啊,不喜歡人多的的方,所以他的空檔點對方若綺而言是頗怪的。星期一的早上9點到11:30空給當代藝術館;星期三的晚上8點多會去市民廣場Live秀聽地下樂團,沒有vocal的後搖;星期四晚上9:00到12:00留給19號PUB席若芸會特別招待;在自己的軟磨硬泡下會陪自己去逛東區或是百貨公司,在「陳品書局」的角落那個側身倚著書櫃氣質閑靜的,只穿著休閒服卻仍搶眼的他。然後結束完一天的治裝後,黎華會帶她去東區小巷深處那些隱密特別的小餐館安靜的用餐,吃完飯後,壓低相同款式的情侶帽手牽手散步走回去。





問他為什麼不喜歡人多的地方,他沒有回答,只是輕輕一笑。

 



後來才知道,黎華那樣的人,受萬人的矚目,受萬人的崇拜,但到底是被高高在上的擺著,沒有人真的有辦法親近過他,他也不打算讓任何人踏進那孤獨的疆界。



 
所以,習慣了自己一個人,自然也習慣了,孤單。



就連自己最後也是被這孤單將了好多軍,狼狽的退出那人的世界。





他病態的排斥熱絡。





話說,慢慢的好像會被他影響,漸漸的也不喜歡人潮多的地方了。嗯?搞不好是因為年紀大了也其實不太適合和人家在那邊擠來擠去?
 



「若綺姐,接下來就是連續年假了,我們要去Strawberry Factory喝下午茶好好犒賞一下,妳要不要一起來啊?」小助理撲到自己跟前,一臉興奮



Strawberry Factory啊,曾經和筱筠去過,粉色至極的裝潢,穿著可愛服飾的服務員,蛋糕等甜食無限量享用,完全就是女孩子心目中的夢想餐廳嘛。

 

等等,年假這種事……根本沒這回事,她要瘋狂的背劇本、擠出新歌,新歌啊根本比擠乳溝還難。

 
「妳們去就好,我還有些事,謝謝妳們邀請我。」

「啊好可惜喔,那下次吧!」

「好,妳們快去吧。」
 

好像有那麼一次,明明是兩個人都好不容易的休假,卻臨時被片場導演call過去說有鏡頭要補,心不甘情不願的從床上起床,心念一轉,正準備使出撒嬌功力,一回頭卻看到難得可以睡飽的王子睡得香甜的樣子,想叫醒他載自己去片場的打算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戲怎麼補完了她記不起來,但黎華後來帶她去吃了一頓浪漫的燭光晚餐然後去逛唱片行算是彌補了損失的可貴休假,最後紳士的送她回公司宿舍,因為隔天又要開始沒完沒了的通告。
 
 


                    在你消失瞬間,宇宙暈眩地轉天旋
 





 
今天天氣涼爽,而且假期到了,東區人潮又比往常更多了。


 
 
就去那家希臘餐館犒賞自己好了。
才這麼想著,和經紀人簡單交待一下,便帶上墨鏡和壓舌帽下了保母車。
 



感覺有一點涼風襲來,一抬頭,原來,竟然飄起了細雨。



 
從包包中拿出雨傘,撐開。


 




嘿,東區下雨了,那個大街小巷裡充斥著回憶的東區下雨了。





 

只是突然有種想法。
 
 







                    你活著的從前下雨了,你等待的未來下雨了。






               沒有幸運眷顧的我們,如果能在一起就好了。
 
 





 
<fin>


註一:好啦其實是我把棉花糖的<再見王子>翻成英文而已,不要打我

最近一直狂聽棉花糖的<東京下雨了>突然有感而發
陳品書局挺好超市什麼的大家應該都知道那是什麼改過來的吧(欸

  
6
-
LV. 19
GP 134
2 樓 醉玥 wish1
GP8 BP-


這篇是黎華視角。




















                     今夜的,月光超載太重,照著我,一夜哄不成夢,每根頭髮都失眠
 
 














失眠了。
 










 
明明睡眠時間就夠少了,居然還失眠。
 






 

有些無奈的推開薄毯,思考了下,最後還是開燈,打開放在床另一側的MacBook,點開編曲編到一半的音樂檔案,想抽菸,卻忽然想起自己跟本不會在家中抽的。





 
 
因為什麼?
 


 




以前好像會的。但後來慢慢的戒掉了。
 
 
 
 
 
 



已經很久沒有自己寫曲子了,剛出道的時候,唱片公司會要求每張專輯至少必須交出兩三首自己的創作詞曲,那時候覺得寫曲子十分簡單,輕而易舉水到渠成,尤其是那種不怎麼需要用艱難詞彙的通俗情歌,基本的和弦,稍微調換位置,一首歌就這樣寫出來了。不是對自己的工作不敬業,應該說,進演藝圈完全陰錯陽差,所以其實自己的熱情,演戲也好唱歌也好,動機沒那麼複雜,動力也沒那麼強大到可以讓自己有感而發寫下一些忽然想紀錄的某些時間點。那個很少人問起的原因,記憶中好像也只有一個人問過為什麼。
 








「為什麼進演藝圈?」


「怎麼突然想知道?」


「就是突然想到啊,我是因為遇到王大哥,那你呢?」

「沒有特別原因,有人問我要不要加入,就這樣。」

「好無聊。」


「妳以為呢?」


「我以為應該至少要有一段說得上的故事。」













 
喔那算故事嗎?就只是一段沒有結果的第一次初戀而已啊。

然後有個女孩說:嘿,我要開一家經紀公司,你要不要加入啊?

自己回她說:是喔玩那麼大不管妳爸要妳繼承妳家公司的心願了啊?

少囉嗦。
那人囂張的笑




故事的結局是他看著女孩挽著另一個人的臂走上紅地毯。







心情意外的很平靜,因為他一開始設想的是,自己會拿起酒瓶敲昏新郎然後帶著發愣的新娘逃離婚禮現場。
很亂七八糟很意外很浪漫。









但他沒有。










那是第一次,黎華從小到大真正,正視了「失去」這件事。









 
但是卻還是很痛啊,畢竟是,好不容易一生只有那麼一次的初戀。
那種第一次為一個人而那麼努力的想要擁抱心跳,黎華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後來學乖了因為不想失去,那麼把心牆築高一點,以後越界的人會少一點,那就可以少一點承受看著在乎的人離去的背影的痛苦了吧?




 






方若綺完全是一個例外。











一點也沒有和他唯一喜歡過的那個人相似的地方,一點也沒有。



她活潑俏皮,笑起來讓那張巴掌大的臉燦爛得好似有光輝閃爍,第一次見到她,黎華清楚的意識到這個人不是現在的自己該靠近的,雖然如此,還是不由自主,主動向她打了招呼,大概是那個女孩嘴角上揚的弧度很似曾相識吧。






或者是全天下的女孩笑起來都差不多也說不定呢?
 







 
「幹嘛一直看我?」


「妳笑起來很美。」


「突然講這種話……所有女生笑起來都很美好不好,尤其是……」


「嗯?」











「沒什麼。」










講話講到一半是方若綺的專利,常常說到一半就沒下文了。
但方若綺接續總是笑得很開心,所以黎華也跟著輕輕的笑了。
 






 
不是不願相信一段感情能持久,只是他比較早意識到,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是不會結束的,所以對於他人的來來去去,他也比任何人要坦然很多。
 





所以,那時候方若綺要走,他讓她走了。





 
她走後的第一個一個人睡的夜晚,因為向來工作時間多睡眠時間少,所以身體自動養成只要沾床立即能入睡的機制,但那一晚卻不尋常的失眠了,還是清醒的聽著時鐘滴滴答答走到清晨四點那種折磨人的失眠。
 



可能身體還會自動感應到身旁少了有溫度的發熱體,五年以來一不注意便養成的習慣,一時之間還是調整不過來所以叫囂著抗議不能如此並讓自己清醒一整晚,然後滿室的寂寞放肆的占領著密閉的空間。


 



震耳欲聾的滴答聲,震耳欲聾的失眠。
 






到現在也四年多了,失眠的情況還是沒有改善,但他也習慣了。

 
 


 
意識到曲子完全往莫名其妙的地方發展,黎華皺著眉關上了檔案,當然,沒有存檔。電影配樂啊,可不能隨便編一編寫一寫,再加上這一次新電影導演是合作很久的夥伴了,更是不能隨便交差了事。
 

凌晨三點多,三點半一到,唉鳳半秒不差的震動起來了。打來的是助理,告訴自己五點要到片場,四點保母車到樓下接他。
 




聽說在另外一棚拍攝的另一部電影放年假了,王瑞恩是被雷打到還是他潛伏多年的良心終於浮上檯面了居然會有這種毫無理由的放人行為。
 



但其實,放不放假於他而言並沒有那麼大的差別。
 


好吧和方若綺還在一起的時候確實是有那麼點的不同。





 
他曾經,不只一次,為了方若綺的休假,硬是在同一天塞進自己為數不多的休假。為此,他那個第一次的初戀還驚奇的跑來問他是不是腦袋的路線哪裡斷了。





只是想陪她而已。這還是第一次想陪著一個人的欲望那麼強烈。





就只是想讓她對著自己耍賴;看著她毫無防備睡在自己身邊;看她出鬼點子時一雙大大的眼睛滴溜打轉的可愛模樣;看她吃醋嫉妒還要裝做寬容善解人意的樣子卻又在轉過身後咬牙切齒;看她總是喜歡逼著別人吃完親手燒的菜那種強勢蠻橫的樣子;看她的每一個時時刻刻。
 



不是很懂當初為什麼會愛上她,也許是和自己完全不一樣的性格太過燦爛的笑容一下打在那個被冷落太久的晦暗角落,然後擅自讓它重新有了生機。
 
 


一不小心又陷入回憶中,讓黎華很是懊惱。
 



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乾脆放棄睡眠,起床盥洗。



 
四點整,經過了還昏昏欲睡的警衛,出了大廳,保母車正好好的停在不遠處。





還在下雨,這個城市現在是令人悲傷的雨季,總是短暫的放晴過後又是連綿不斷的滴雨,到底有沒有那麼執著把人的心情也弄得很鬱悶啊。





 
 




天空超載了對思慕的人的思念,所以才流下了寂寞無助的淚。




 








 
                    天空它,究竟在思念誰,是不是都和我一樣

                  揮不去昨日甜美的細節

                才讓今天又淪陷
 









 
早餐是助理準備的,很濃香的黑咖啡,瞬間讓神智清醒了大半,方若綺的樣子也終於模糊了一半。
 


隨著車子開動,街頭的景色滑過,轉瞬即逝。



 
有些事情,不管事後做了怎樣的亡羊補牢,還是回不到最初的那個當下,所以失去,才是人們最該正視的問題。
 





或許最遺憾的是,該出聲挽留卻選擇什麼也沒說的那個當下。






這樣的念頭,一閃而過。
 




滑著手機和助裡對過行程後,黎華打開微博,同樣的沒什麼特別的事,從前自己十分忙碌自然不會有空去經營這些,大部分是公司的人幫忙定期更新,但後來,人是會被環境影響的,所以當有個人時常在你身邊,用著你的手機或用著你的電腦開始有的沒有的更新、留言、動態發布,你也會慢慢的,開始也試著這麼做。
 



滑了幾下覺得無趣後關上頁面。
 





分手了,但這個漸漸養成的習慣卻沒和他分手。






 
拍戲的時間一直過得很快,就算自己心不在焉,旁人還是毫無察覺得讓時間分秒流逝。
 




說來好笑,真的認真放感情方若綺還是第二個人。
 





但後來還是要繼續承受每一次次離開啊。






就算還是會想起因此而失眠,都已經過去,再多說些如果早已沒有意義,況且說不定現在的她,已經走入了誰的風景中,融入其中,已成為他生命中一幅錯過了的惆悵微醺的風景畫。
 
 
 





                    你現在想著誰,有沒有和我相同的感覺

                   固執等著誰,結局卻,已無法倒退
 
 










 
這也只是突然想到而已。
 






在拍攝結束後,他走出環球影城的大門的那個短暫空白。











 
也許自己還愛她。
 











 




但結局也改變不了什麼。



 









<fin>






8
-
LV. 19
GP 144
4 樓 醉玥 wish1
GP5 BP-
這一篇算是上面兩篇的總結吧
我想表達的是關於不會在一起這件事。
人的一生中一定會有很多機會可以牽起某人的手,但也一定有更多時候是永遠錯過了某人
本來想情人節發文的想說要不要讓他們兩個破鏡重圓什麼的
但最後想一想還是算了(欸
會分手不是沒有原因的
雖然最後沒有在一起,不過還是有過去的回憶在一起著
我覺得這樣就夠了(告非

 

















 
她在下午三點來到從前的民歌餐廳和莫筱筠一起準備年菜,今年是和莫叔他們一家圍爐。





兩人像是回到少女時代一樣打打鬧鬧,然後說了很多很多私房話,就像是那些年從來沒有過去一樣。


 
 
圍爐時和莫叔與高明權喝了不少酒。
陪著莫筱筠和高明權的孩子打打鬧鬧嘻嘻哈哈的玩著,偷偷的塞個紅包給他們。
 



然後和高明權夫婦坐在陽台曬著月光對酌。
 



聊著的,都是黎華。







晃著手上的台啤,有點分不清楚為什麼現在自己會在這裡。
 


以前黎華不讓她碰太多的,基本上她手上一拿到酒,那人會幫她全喝乾淨,因為自己從前酒量差到令人不敢置信,酒品貌似也不怎麼好。




可是,這些年來,全都一個人過,慶功宴什麼的再也沒有人叮嚀說少喝一點,喔好吧如果黎華也在場的話他會說個一兩句,但也只是輕輕的像是在說今天天氣很好那樣的雲淡風輕的話然後官方的微笑著,而已。


所以,忘了從哪一次之後,她乾了所有人敬的酒,雖然之後的宿醉痛到讓她想拿槍爆了自己的頭,不過也從那一次之後,自己的酒量越來越好,越來越不容易醉,只是醉了之後酒品很差這一點倒是還是和從前一樣。







只是要開始習慣喝醉後沒有人照顧的某些時刻。





 

黎華消失後的生活,意外的在某些奇怪的地方,自己長大了,獨立了,開始學著更加照顧自己,儘管有些時候一個人做某些事情時還是寂寞了點。
 
 
 

 
 
對著高明權莫筱筠這樣知心朋友的存在,竟然說了好多好多和黎華在一起的事情,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過了那麼多年才一股腦的全部吐出來,本來想著這些年來算了吧就這樣了已經沒什麼了,卻原來從那一天突然有種如果還在一起那就好了這樣的想法居然會有持續的效應,還讓她那麼不爭氣的還是承認了黎華的影子還沒完全消失。
 


也不是說和那個人完全沒有聯絡,只是現在聯絡了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最後一次的聯絡,兩個人都沉默了好久。


 

離開了黎華最讓方若綺無法不去在乎的是黎華沒完沒了的孤單。



不是外界胡亂猜測的多情,那個人甚至可以很安靜的待在一個角落,任那一身寂寞吞噬他自己。












 
                    可是呀只有你曾陪我在最初的地方  只有你才能了解我要的夢從來不大
                   
 











沒有在一起的原因是什麼,現在已經模糊了。
 





雖然在和黎華戀愛的拉鋸戰裡自己被他的寂寞打敗,可是,如果可以那麼輕易的就割捨曾經那麼在乎的一切,方若綺也就不會是自己了,之所以為自己,某種層面而言,她承認了自己放手確實放得不乾淨,就算那時候先說要分開的是自己也一樣。



 
那個人連受了傷都不肯露出一絲一毫,跟他的倔強一樣很高傲啊。
 


轉著手上的戒指,莫筱筠說要去哄孩子睡覺。



她笑著說要告辭了婉拒莫筱筠要她過夜的提議。


 
回家的時候去便利商店買了一打啤酒。
 


一個人漫步走回家,除夕夜的城市就算深夜還是喧喧嚷嚷十分熱鬧,接頭行人三五成群,反正就是結伴而行。



自己孤身一人好像顯得有點不合群了。




路過河濱公園那邊有人在放煙火,一束又一束,嘩的打在夜幕上,絢爛了整個城市上空,夜空下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及光照的溫暖。
 





好好呢。
每個人身邊都還有人伴著。





 
想了想,終於還是掏出手機,滑呀滑,滑到那個許久不曾撥出的號碼。


 
嘟了幾聲,電話被接起來了。


 
「喂?」



 
她深深的吸一口氣,黎華的聲音還是那麼好聽。
 


「你在幹嘛?」

 

好像有點意外,黎華沒有馬上回答


 
「我一個人在河濱公園喔,煙火放得好漂亮。」


 
「……等我。」






 
電話被掛斷了,想笑,又覺得也沒什麼真的好值得開心的。
 
打開一罐啤酒灌了好大一口,又苦又辣,也是轉移注意力的一種方法。



煙火一下又一下打在夜幕,也打在自己的心臟上。
 



怎麼煙火看起來居然那麼寂寞?









 
 
                    那條路走呀走呀走呀總要回家 兩隻手握著晃呀晃呀捨不得放
                    你不知道吧  後來後來我都在想
                    跟你走吧 管它去哪呀
 
 








 
有些事情,已經不是如果那時再努力一點或是要是做了另一個決定就可以改變的事,完全就是兩個不同的世界的問題了。



因為真的很在乎對方,所以寧願抽身還對方自由。
 
 
 

酒精氤氳了思緒,眼前一切也模糊起來。
 
天啊居然快把一打喝完了。


 
明天會宿醉吧。










 
                    世界太複雜  你說單純很難









 
其實大部分時間還是猜不到黎華在想什麼的。
他那個人如果卸去一身天王光環,就是個安安靜靜的文青。
可是呀就是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那個人認真的樣子,在片場、在錄音室、在廚房、在書房、在每一個擁有他的時時刻刻。
 



也許只是因為今天是個節日,自己一個人有些覺得孤單了,所以把那些黎華存在的過去拿出來加加溫,配著啤酒,吞下肚。
 



不清楚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讓他走得乾乾淨淨。



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現在會在這裡,真的不知道。
 




可是也清楚明白有些東西確實回不去了。


 
 


模糊中看到了黎華。


 

搞不清楚那是錯覺還是什麼了。


 
黎華溫柔的輕輕的笑。
 
 


那嘴角上揚的弧度,讓方若綺仍像是第一次見到它一樣砰然心跳,但更多的是,釋然。
終於不會再在午夜夢迴醒來後仍不斷被那弧度折磨得身心疲憊;終於看到黎華對自己微笑只剩下了淡淡的惆悵;也終於願意見到他對著別人,這麼帥氣犯規的笑著而自己再也不會因此而生氣忌妒。
 
 
 
                    我知道你也不能帶我回到那個地方  你說你現在很好而且喜歡回憶很長
                    我們沒有在一起至少還像家人一樣
                    總是遠遠關心
                    遠遠分享
 
 
 






「但是呀,我還是愛你。」
 








 
所以我終於懂了,離開,就是因為我愛你。








 
 
但是我們沒有在一起。
 
 
 
 











<fin.>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6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4360 筆精華,03/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