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411

【中載】Orbit(沈惟真 x 杜雲芊)12/22更新

樓主 kyo okok200163
GP12 BP-
.此篇是由同繪文的題目組成的系列文(詳情請見同繪文計畫)
.衍生作品、配對:【甜蜜樂章】沈惟真 x 杜雲芊
 
 
 
 
 
 
---
 
249.瓶中的世界
 
 
  她,杜雲芊。一位學成歸國的富家千金。
 
  不,不如說是為了爭取就讀國內大學的機會,不惜犧牲休閒時間苦讀,提前以優異的成績從高中畢業所換取的回國許可。
 
  當哥哥杜司臣同意她回國的那一刻,她覺得無論多麼辛苦都是值得的。
  只要能待在哥哥身邊,她的努力便能直接為他所見,或許他會因此給她更多的親情。
 
  親情,這樣的詞對她而言向來遙不可及。
  
  從小就被送到國外唸書,每年能見到父母的次數屈指可數;她能期盼的僅有哥哥每日打來的電話,和出國洽公時的順道來訪。那是她唯一能感受到一絲絲親情的時候。
  
  為了得到豐富的學識,忍受寂寞是必要的,抱持著想要放棄回國的心態是不成氣候的。
  這些話哥哥總是一再告誡她,而她也非常清楚。
  但是,無論在學校名列前茅、各項競賽的優異成績,或各種才藝的成果發表會,她都是孤零零的一個人,開心難過皆無人分享。
 
  這種強烈的空虛感快要將她逼瘋。
 
  所以她決定試著再次提出歸國的想法,帶著提前完成學業的交換條件。既然沒有中途放棄回國的選擇,那麼她就做到最好,讓哥哥沒有拒絕的理由。
  她沒有說出內心對親情的渴望,因為對哥哥來說那是軟弱的表現。她只祈求著,那總是一眼看透她內心深處的哥哥,這次也能一如往常地看破她,能夠多關心她一點。
 
  真的,她的要求並不多。
 
  或許是她的願望真的被神明給聽見了吧。
  回國後每日哥哥幾乎都推掉大半應酬與她共進晚餐,雖然在餐桌上並無太多言語交流,但她已滿足。
  為考取國內大學必須惡補在國外未曾接觸過的中國文學,也不足以為苦了。
 
 
 
  入學考試成績出來後,哥哥列了一張清單要她從中填選志願。
  於是,在某個空檔的午後她請司機載她去各個學校參觀。
 
  那是她所參觀的第二所大學。
  請司機將車停在校門口,她道聲謝下了車。就在舉步進入校園時,她注意到天色。
    午後陽光已幾乎透不過雲團所形成的厚牆。
  
  希望別下雨才好。她想。
    
  這所大學是歷史悠久的名校,建築物大多屬於舊式的,由磚瓦一塊一塊堆砌而成,外觀看得出來已經有些斑駁了。以碎石鋪成的步道旁種滿高聳的綠樹,讓人有種置身山林裡的錯覺。
  或許是這樣的景緻使然,她總覺得眼中的世界似乎退去了一層鮮艷,色調顯得柔和許多。
 
  隨著校園地圖的指示來到預定就讀的學院系館。她先在門口仰望了一陣,隨後進入館內隨意參觀。
  就在她專注地看著公佈欄上的資訊時,滴答滴答的細微聲響傳入她的耳內。
  她回頭向外看去,地上正飄落著綿綿細雨,但不巧的是,她沒有將傘帶下車。
    
     她在迴廊的屋簷下觀望著雨勢。雖然雨下得不大但短時間內好像沒有停止的跡象。
     若是直奔回車上,路程雖然不遠,但到達時大概會一身狼狽。要是被哥哥知道了肯定又會訓話一頓的。
    
  身為杜家的女兒,妳不該做出有失禮儀的行為。
  她皺著臉想像哥哥說這些話時生氣的表情,嘆了口氣。
    
  這時,一名身穿淺綠色襯衫搭配深色長褲的男孩用手遮著頭部,朝她所在的迴廊跑了過來,看他的樣子應該也是為了躲雨。
  她不自覺別過視線,因為她不擅長和陌生人相處。尤其是男性。
 
  然而,對方似乎沒有看出她的迴避。
  「妳是這裡的學生嗎?」
 
  她一驚,抬起眼與男孩對上,接著緩緩搖頭。
  「不是……我是來這裡參觀校園的。」
 
  「這麼說妳是新生囉?」
  男孩看似有些意外地睜大雙眼。或許因為她使用了參觀這個字眼,他才這麼聯想的。
 
  「或許是吧。」
 
  「或許?怎麼說?」
 
  「因為這裡只是志願當中的其中一所……」
 
  男孩理解似地點了點頭。
  「說的也是。雖然這麼說很奇怪,我們學校可是很難考的喔。」他摸摸鼻頭,露出不好意思的笑。
 
  她沒說話,只是默默點點頭。
  其實她的考試成績絕對足以進入國內各大名校科系,之所以那麼回答是因為她還沒決定要填寫哪間學校作為第一志願。但她也不想為此多作解釋。
 
  「那,如果進了這所學校,妳會選擇哪個科系呢?」男孩頓了頓,接著說,「看妳的樣子,大概是文學院吧?」
 
  「雖然我對英美文學有興趣,但我會選擇商學院。」
 
  「喔?為什麼?既然對文學方面有興趣的話。」
 
  「沒有為什麼。因為那是哥哥的希望。」她垂下臉。
  無論生活,就學或是其他事情,總是由哥哥幫她決定的。她也不曾對此感到不滿。
 
  「那妳的希望呢?為什麼不是照著自己的希望選擇科系?」男孩看著她,表情充滿不解。
 
  「那是不可能的。」應該說,她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而且,哥哥絕不會讓她這麼做。
 
  「妳覺得有可能,就有可能喔。」
 
  明明是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說的話卻不可思議地,在她的心湖裡泛起陣陣漣漪。
 
  「人生只有一次,不為自己而活就太可惜了。……啊,對不起,我是不是太多話了?」男孩搔搔臉頰,微微尷尬地笑了。
 
  「不會。」她笑著回應。
 
  「我叫沈惟真。妳呢?」
 
  「我叫……杜雲芊。」
 
  「雖然剛才是這麼說,但其實我就是就讀商學院的。請多指教囉,未來的學妹。」男孩俏皮地吐吐舌。
 
  她這才仔細端詳男孩的面容。
  黑色的短髮沾著雨露,墨綠色的眼睛此刻因為笑意而微微彎起,嘴角彷彿天生就是上揚的,給人很和善的印象。
  於是她也回予微笑,衷心地。
 
 
  後來,到雨停之前,他們斷斷續續地聊著天。
  外界除了雨滴落屋簷所發出的輕微顫音外,幾乎沒有任何聲響。
 
  好像這個世界只剩下他們兩人般。
 
 
 
  直到離開校園的時候,她近乎篤定了這就是將來她想就讀的大學。
  她坐上車,準備向哥哥報告這個決定。
    
  如果能再見到他就好了。
  在車開動前,她回頭望了一眼校園,如此想道。
 
 
 
 
 
 
 
 
 
-
不怕死的我又來挖坑了(茶)
 
這次寫的是這對學長學妹的大學記事
題材取自最速攻略裡的前傳還有遊戲學長線的各種回憶事件
我取名為「The.學長學妹大學軌跡」系列!!XD(被巴)
 
本篇是初遇,那個令人懷念的雨天啊~~ ̄▽ ̄
像學長那樣一見面就問個不停的人大概在現實中會被打吧…(汗)
 
這個系列預計五篇完結
每篇劇情設定已完成,但龜速動筆中(真的可以用龜速形容…|||)

老話一句請多指教w
 
    
12
-
LV. 26
GP 417
2 樓 kyo okok200163
GP9 BP-
.此篇是由同繪文的題目組成的系列文(詳情請見同繪文計畫)
.衍生作品、配對:【甜蜜樂章】沈惟真 x 杜雲芊
 
 
 
 
 
 
---
 
223.深海(上)
 

  面對緊貼牆面往天花板延伸上去的深褐色書櫃,杜雲芊正認真地盯著它瞧。

  入秋的開學時節,她順利地進入原先決定的學校就讀商學院。趁著新學期開始忙碌日程的空檔,她依照校園裡的指標牌走到了圖書館。
  
  其實,現在正是各社團積極網羅新生的時刻,四處都看得到社團海報傳單和聚集的人潮。
  只是比起那些,她還是更喜歡獨自沉浸在書海。
  在國外唸書時是如此,回國後還是如此。

  在人際關係方面她老是沒長進呢。
  她自嘲般淡淡地笑了,然後重振精神,繼續聚精會神地尋找有興趣的書籍。
  
  不知道過了多久,直至感覺到左手傳達的無聲抗議,她俯下頭,才發現擺在手中的書籍早已超過單手能負荷的重量。

  這下糟了……
  她趕緊縮回持續伸長的右手,輔助左手穩住書籍,試圖尋找沒人的座位。
  四處張望的結果,就是稍微擦撞了站在前排書櫃的人,擺在最上面的幾本書散落一地。
    
  「對不起。」
  她蹲下身,空出右手將墜落的書拾回手中。

  「沒關係……話說回來,妳一次要借這麼多書啊?」
  對方也蹲下身撿起地上的書,一邊問道。

  是熟悉的聲音。她下意識抬起臉,眼前是熟悉的和善笑臉。
  「沈惟真……學長。」

  「還記得學長的名字,很好,杜雲芊學妹。」
  他露出一口白牙,笑得更燦爛了。
  接著,很自然地,他將撿起來的書,連同還留在她手裡的那些,一把疊上自己的手心,轉身邁步,領著她穿越人群。

  「那個……我可以自己拿的。」
  她先是遲疑地望著他的背影,然後趕緊跟上,試圖伸手取回書。

  「剛才有位小姐可是連路都走不穩了喔。」
  他若無其事地閃過她伸來的手。
  
  「那是因為我在邊找位置……」
  她不滿地小聲嘟囔,不自覺微微噘起嘴。

  或許是注意到她表情的變化,他不禁失笑。
  「異議駁回。對了,之前校外野餐的時候怎麼都看妳一個人待在樹下呢?」
  
  聽到這個關鍵字,她頓時抿嘴不語。
  沈惟真指的是上個週末舉辦的迎新活動,校外野餐。

  長久以來獨自在異鄉求學,周遭的人幾乎都和她不同膚色、不同種族,有時,甚至因為她跳級升學的緣故,連年齡都差了一截。
  雖然和周遭同學的相處並未因此受到排擠,但她總覺得有一道無形的牆,隔在她與其他人之間,一旦拼命想越過,只會更加感受到自己的格格不入。
  
  於是,她習慣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為自己添上一層保護色。

  「只是剛好一個人待著而已。」
  她避開他的目光,心虛說道。
  
  「真的嗎?不是身體不舒服或嫌這活動太無聊之類的?」

  「不是這樣的。」

  「難得我這麼精心主辦這場迎新活動的說。」他故作誇張的嘆息,「也好歹我們有過一面之緣,結果當天我都沒機會找妳說說話。」

  「我以為你已經不記得我了。」

  當天,沈惟真忙碌的身影在她的視野內四處穿梭,有效率地指揮現場讓活動順利進行,參與的新生們似乎也很盡興,在她看來的確是一場很成功的活動。
  
  一開始,她可能是有點期待的,期待著沈惟真能注意到獨自坐在樹下的自己。
  然而他身邊總是圍繞著人群,等待指令的工作人員,對他感到好奇的新生學弟妹,視線不斷地錯過、又錯過,才開始萌生的期待沒多久便已枯萎。

  她當時甚至悲觀地想著,或許沈惟真早已不記得她了。
  
  他再次停下腳步,鄭重地轉身面向她。
  「我當然記得妳。」

  那是她沒料想到的,格外認真的眼神。
  
  「啊,那邊有位置,我們過去吧。」
  但那樣的眼神只存在一瞬,下一秒他已換上平日展露柔和微笑的側臉,走向窗邊僅存的兩人座位。


  
「欸,原來妳對各國盛產的咖啡豆種類有興趣啊。」
  甫坐下來,沈惟真注意到剛才抱來的那疊書中最上面的一本。
  那是介紹世界各地著名咖啡豆的書,他看來頗有興趣似地拿起來隨意翻看。

  「也不算特別有研究,只是喜歡看看。」

  「這附近有間咖啡店的老闆不僅很懂這方面的知識,連泡出來的咖啡味道都好得沒話說。如何,等下沒課的話要一起去嗎?」

  「啊……對不起,我有點事。」她垂下頭致歉。

  其實她對於他的邀約有點心動。
  在國外時她也時常趁空閒四處尋訪有特色的咖啡小館,回國至今還沒有機會重拾過往的興趣。

  然而,今天洽公回國的哥哥確定會回家與她共進晚餐。
  這是她無論如何也無法放棄的機會,也是她回國唸大學最重要的原因。

  「如果可以的話,下次請再邀約我吧。」
  
  「這可是妳說的,下次邀約可別說不唷!」
  他難掩失望神情,不過隨即轉換為輕鬆的語調。

  「我才不會呢!」
  見他沒有繼續追問原因的意思,她暗自鬆了口氣。
  同時,也淡淡期待著那沒有確切日期的下次邀約。

  殘夏餘光竄入窗戶的這一邊,在桌上刻了另一扇窗戶的模樣與之相望。
  沒了盛暑的酷熱,樹上的枝葉正隨風輕輕擺動。

  和沈惟真在一起的時光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就像被溫暖的薰風包圍著,讓怕生的她不會刻意去想著要說什麼話,該如何進退應對。

  是為什麼呢?







  翌日。
  在課與課之間的休息時間,她留在靠走廊的原座位上閱讀昨日從圖書館借出的書籍。雖然空氣裡迴盪著留在教室的同學們所發出的嬉鬧聲,她也不以為意。
  突然,嘈雜的聲響戛然而止,緊接而來的是截然不同的細語聲,此起彼落。

  「欸,妳們快看!」
  最靠近她的一群女生裡,其中一個留著長直髮的女生夾雜著興奮,以又尖又細的唇語說話。

  「近看真的好帥喔!」
  另一個女生這麼說了,其他女生都跟著附和。

  「學長早安!」
  隨著腳步聲從走廊的深處接近,在她周圍的女生們一致對教室外道出了招呼用語。

  「嗨,一年級今天也有系館的課啊。」
  
  在聽到聲音的同時,比起任何思考,更先動作起來的是她的頸部。
  很自然地尋著聲源,抬起頭的瞬間,腦中近乎是同時發佈訊息將方才低沉溫柔的嗓音與沈惟真的面容相結合,而映入她視界的,正是沈惟真本人。
  而沈惟真似乎也注意到她,深色瞳孔眨也不眨地望著她。

  「學長好。」
  她趕緊從座位上起身,微微欠身行禮。
  接著,同班同學的女生紛紛圍上以沈惟真為首的幾名學長,她則悄悄地將看書的座位移至相隔幾排之遙的角落,在那裡,沈惟真的身影已被人群完全掩沒。


  既不是陽光能夠照射到的位置,昨日感受到的溫暖薰風也已不再。
  她抱住雙臂,輕輕摩挲著。

  昨天好不容易拉近的距離似乎一瞬間又變得遠遠的。
  被眾人喜愛的他,與顯得格格不入的自己。

  她無法像在圖書館時一樣,很自然地對他微笑。
  再說,以現在的這種情況,光是應對周圍的人,他大概也沒有餘力和自己說話吧。



  甩甩頭,拋開逐漸低落的心情,她兀自沉浸在書裡的世界。
 
 
 
 
 
 
 
 
 
-
看到最一開始的標題標注「上」了嗎?(炸)
是的,因為這次字數大爆走的緣故所以第二篇又分為上下兩次貼
所以說除了原先預定的五篇完結之外又會多出一篇的篇幅
如果說後面的文章沒有爆字數的話……|||

深海(下)進度大概到2/3有了,所以離下次更新應該不遠了
雖說工作忙碌加懶病時常發作,但是把這篇寫完的意志還是存在
久久才更新一次請見諒m(_ _)m

這個星期六要上班真鬱卒啊…(茶)


9
-
LV. 1
GP 0
3 樓 湛藍 s7105198
GP0 BP-
無論是楔子,亦或者是上。

描寫的部分讓人感覺很舒服、排版方式也讓人看了不會覺得很煩 (?

加油喔,期待你的文筆:)
0
-
LV. 4
GP 14
4 樓 多多 aa3346998
GP0 BP-
真的有專業作家的FU喔:">>
好期待下一篇喔~
就像真的看小說一樣會上癮耶XDDD
0
-
LV. 2
GP 3
5 樓 Rancha t26330312
GP0 BP-
學長一出場,就讓原本被雲芊的沉悶感染的氣氛快活起來,不愧是氣氛的帶動者XD
雖然的確剛認識就一直探人隱私很不禮貌,但因為是沈惟真,這些事情不知不覺都變得自然了~
不容拒絕的幫忙拿書,學長就連強硬的地方都很體貼。
希望在乎的人能夠只注意自己一人,這似乎就是杜雲芊身為大小姐少數嬌氣的地方。

在Kyo筆下,這兩個人在未來一定會有更精采的攻防戰,我會繼續期待更新的>w<
0
-
LV. 26
GP 427
6 樓 kyo okok200163
GP6 BP-
.此篇是由同繪文的題目組成的系列文(詳情請見同繪文計畫)
.衍生作品、配對:【甜蜜樂章】沈惟真 x 杜雲芊
 
 
 
 
 
 
---
 
223.深海(下)
 

  等到視線再次移開書本抬起頭,已是日暮時分。
      天空被染成紅通通的一片,她以撐在窗框上的手托住臉,望著遠方發愣。

  離司機抵達的時間還有一陣子。

  她常因為讀書讀得太入迷忘了時間,為了不讓司機在校門外空等,若是平常日的晚上,她通常會請司機晚一些來接她,在那之前則待在無人的系館空教室讀書。


  算算時間,也差不多該準備往校門口移動了。這樣的時節天總是暗得特別快。
  淨空腦中的思想稍做放鬆後,她再次看向繫在手腕上的錶,然後開始收拾桌上的物品。

  將書放進手提包,關上拉鍊,按上教室電源開關時她再次環顧室內確認無遺漏的東西後才關上燈。
  而走出教室的時候,走廊上的燈光突然熄滅,她的周圍頓時黑暗籠罩。


  ……嘎!
  她發出細微的尖叫,尚未習慣黑暗的眼睛此刻所見之物還是漆黑一片。
  慢慢沿著教室的牆壁前進,同時注意著腳邊有無障礙物,她試圖先找到走廊的燈源開關。
    
  「對不起,還有人在嗎?」

  燈光乍現,她不禁瞇起眼。
  淺綠色襯衫的細長身影在眼前晃動,過沒多久她即認出來人。

  「我從二樓下來,以為一樓教室都沒人就順手關燈了,沒想到還有人在……啊。」
  對方似乎也認出她了。

  「學長好。那個,沒關係的。」
  她尷尬地行禮,慌忙搖手表示她不介意。

  「妳這麼晚還待在系館,是在讀書嗎?真的很認真呢。」
  沈惟真一臉佩服。

  「只是課外讀物,算不上什麼認真。」

  令人不自在的沉默環繞。周圍的空氣就像停止流動似的,令她感到呼吸窘迫。
  她很想說些什麼,關於早上的事。

  沈惟真會生她的氣嗎?因為她表現得那麼生疏的樣子。
  還是,他根本一點也不在乎呢?


  「我可以問妳,為什麼早上在教室遇到的時候要裝作不認識我嗎?」

  就像道中她心中所思,她訝異地抬起臉。
  眼前的他的表情像是生氣,但更多的是感傷,墨綠色的瞳孔黯然無光。

  她覺得心像被捏皺的紙般揪在一起了。

  「不是的,因為……」她低下頭,聲音微微顫抖,「那麼多人圍繞在學長身邊,學長應該不會想到要找我說話,所以我想……。」


  咚。

  沈惟真圈起食指與拇指,往她額頭彈了一下。
  一陣頓痛在額頭上散開,她蹙眉伸手摀住疼痛的來源,驚訝得睜大了眼。
    
    
  「那樣的事,不准想。」

  他難得懊惱得蹙起眉頭。
  而她仍是張著大眼楞楞望著他,全然不知該如何回應。

  他別開視線,尷尬地搔搔臉後又迎上她的眼神。
  「對不起,因為不知道突然被疏遠的理由,我很在意。」

  她愧疚地低下頭。
  對不起。她輕聲低喃。

  「話說回來,妳該不會每天都一個人待到這麼晚吧?」

  或許是隱約覺得給予肯定答案學長大概會板起臉說教,她僅是將目光瞥向一旁,未正面回應。
  然而她這樣的表現在沈惟真眼裡看來當然也是肯定答案的一種。

  「我記得一年級的課明天是到下午五點吧?那麼,明天下午五點半圖書館見。」

  「欸?」
  一時還沒能理解對方話中含意,她的嘴唇仍維持在方才欸的形狀。

  「讀書的話還是在圖書館最好了。妳現在要回家了嗎?我陪妳走到校門口吧。」

  這個自信微笑是他強勢的方式。
  再次對上他的表情時,她作了這個結論。








  今天,她一如往常地結束課程立即收拾東西準備離開教室。
  自從那個和沈惟真約好一起讀書的日子以來,似乎很自然地,在每次會面的時候相約下次見面的時間。地點當然還是選在圖書館。

  距離期中考的時節越來越接近,她們讀的書也從課外讀物轉為教科書。
  雖然每次都只是相對而坐,各自安靜地看著眼前的書籍,但那樣的時光所散發出的氛圍是她所喜愛的。

  所以,她非常珍惜這樣的時光。





  「惟真學長……嗎?」
  她楞楞地跟著對方的話複頌了一遍,眨了眨尚未會意過來的雙眼。

  「嗯,」坐在書桌對面的男孩重重點頭,「單叫『學長』的感覺太廣泛了,有時候妳這麼叫全走廊二年級以上的男生都會回頭喔。」

  「嗯……」她低著頭陷入沉思。

  「那就這麼說定了。……雲芊。」
  他自然而然地吐出最後那兩個字,視線回到了桌面的參考書上。


  也不見坐在對面的她雙頰刷上一片緋紅。





  憶起昨日在圖書館發生的事,她不禁失笑。
  其實,她現在會開口叫學長的人,也幾乎只有他而已啊……


  不知不覺收拾手邊東西的動作停頓了下來。
  當她注意到這點的時候,距離今天相約的時間已所剩無幾。

  抓緊手上的提包握柄,她加緊腳步往目的地邁進。


  此時,從身旁經過兩名學姐的交談聲振動著她的耳膜。
  腳步不經意緩了下來,似乎在鼓動著她,使她更加仔細留意她們的對話。


  「妳是說那個跳級讀大學的一年級學妹?怎麼可能。」

  「我是說真的,聽說很多人常看到他們一起出現在圖書館。」

  「不會吧,難道要被那個小學妹捷足先登了?」

  「沒那麼誇張吧,沈惟真對誰都很好啊。我看啊,他八成只是覺得那個學妹年紀小,又從國外回來,沒辦法順利融入大家才特別照顧她。說穿了,就只是同情吧。」

  「說得也是。惟真怎麼可能對那個小女孩有興趣嘛。」

  「對吧?希望那個學妹不要會錯意最後跌了個大跤才好噢!」



  女子的嘻笑聲逐漸遠離。
  她壓低著臉,沒有回頭看的勇氣。雖然,她隱約感覺到其中一名學姐的視線。


  她覺得自己像被硬生生推入海裡。
  在海水的包圍下,懼怕地忘了怎麼游水,就這樣隨著海流下沉。

  眼前一片黑暗,呼吸困難。



  在國外求學的時候無論再辛苦,她都承受,並且咬牙努力撐過來了。

  她唯獨不能接受的,就是別人同情的目光。
  她不希望默默地獨自一人努力的自己,符合別人心目中對於同情的定義,進而對她產生憐憫。

  但是,她不願相信沈惟真對她展現的善意是基於這樣的情感。

  她覺得跟他待在一起的自己是平等與自在的。
  他注視她的眼神是真誠的,不帶有憐憫的,自從那個下雨天到現在不曾改變過。

    
  如果那不是同情。
  那麼,她期待沈惟真的善意有怎樣的解釋呢?



  期待。這兩個字像閃電般竄過她的心頭,使她驀地驚覺。

  明明不能有任何期待的。期待著不會擁有的東西只會傷了自己。
  就連和哥哥之間也是建立在血緣的基礎之下,她才敢期盼哥哥可能賦予的一點點關愛。

  她又怎麼能擅自對沈惟真的善意有任何期望?

    

  雙腳像是綁著沈重的鉛塊,令她無法前進。
  那對總是盈滿笑意的墨綠色眼睛,現在好像怎麼也拼湊不出完整的輪廓。


    



  兩人在下過雨的校園漫步,嘴邊流洩著清脆的笑聲。

  那些曾經,都已逐漸遠去。
 
 
 
 
 
 
 
 
 
-
壞心的學姐A和學姐B真是老梗又用不膩的必備橋段啊
於是乎學長和杜姐的距離又變遠了(壞)

其實沈惟真是把妹高手吧?
若無其事的直呼人家芳名,GOOD JOB!!!!!


↓箭頭以下是回覆留言的時間↓

湛藍:
用新版的巴哈每次我都要重新排版好討厭T-T
但是有你這句話我就覺得值得了
感謝你的支持:)

多多:
你過獎了(羞)
謝謝你喜歡這篇文^^

Rancha:
在這篇文裡你能這樣解讀我覺得很開心
因為某些部份甚至是我當初沒有設想到的~謝謝你O口O(握手)
個人覺得杜小姐在處理和沈惟真的關係可以說受從小環境的影響很大
不是可以掌握的就不去期待,怕自己的心受傷,於是建立堅固的堡壘將學長隔絕在外

杜姐,這樣是何苦呢?(毆



也很感謝給與GP與回應的其他版友,謝謝你們>w<



  
6
-
LV. 5
GP 14
7 樓 多多 aa3346998
GP0 BP-
一看到有更新就馬上跑來欣賞了~~

我覺得....不管雲芊是被排擠還是怎樣..
一般來說這種學校生活真的會過的很苦
可是身邊有一個惟真學長 我覺得這樣就很幸福了耶
雖然不是男女朋友,關係也沒有說很親密
但是只要她在身邊就會覺得很溫暖一點煩惱都沒有呢!!

好好喔~我真的好羨慕雲芊喔:((
0
-
LV. 26
GP 434
8 樓 kyo okok200163
GP6 BP-
.此篇是由同繪文的題目組成的系列文(詳情請見同繪文計畫)
.衍生作品、配對:【甜蜜樂章】沈惟真 x 杜雲芊

 
 
 
 
 
 
---
 
035.天空之外(上)

      隨著水深火熱的期中考週、趕報告週逐漸遠離,生活似乎又回到了平常的步調。
      嘛,雖然平常也是有各種活動需要由他來籌劃並沒有閒到哪裡去就是了。
      沈惟真坐在學生會教室靠近角落的課桌椅,用手托住下顎望著窗外,漫不經心地這樣想著。

      窗外是灰濛濛的天,下著綿密細雨。

      他喜歡雨天。

      他會在寂靜無聲的室內呆望著窗外的雨,就這樣偷閒一個下午。
      心血來潮的時候,他甚至會刻意出去外頭稍微淋著細雨散步。
      雨滴與地面接觸時產生時密時疏、此起彼落的聲響,總能讓他的心裡感到平靜。

      和杜雲芊的相遇也是在下雨天。
    
      有著和稚氣未脫的臉龐不相稱的沉穩姿態,對偶然前往避雨的他露出警戒的神情。然而,對於他的提問卻又一個一個好好地回答了。
      或許是個家教嚴格的女孩子吧,他這麼暗忖。從言談中他感覺到女孩似乎有一個很強勢的哥哥,對此她卻沒有任何怨言。

      於是他忍不住對她說,人生應該要為自己而活。
      對初次見面的人就說出這樣一番見解,實在不像他的作風。但是,他看見女孩揚起唇角柔柔地笑了。

      如果女孩真的能來讀他們學校就好了。
      在那一瞬間,他這麼想。



      隨著她的入學,他知道了更多有關她的事情。
      例如之前雖然就有感覺她是家境不錯的女孩,沒想到她竟是房地產界龍頭杜氏財團的千金,不僅如此,她還是個跳級生。

      或許是這層背景的緣故,他總是看見她一個人待著,或在教室的角落,或在圖書館。
      在某一次,他注意到在圖書館快被手中層層疊疊的書淹沒,腳步有些不穩的她,但她的視線並不落在前方的他身上。
    
      是在找座位吧。這個樣子真是危險。
      於是他接近她,想幫她分擔一點重量。沒想到卻被撞個正著。


      這是在那個雨天後,他們第一次正式交談。


      他遠比自己預期中要來得開心。
      是因為女孩的家世背景讓他不自覺產生了微妙的距離感嗎?對於能像之前那樣對談這件事,他竟有種安心的感覺。

      隨後他問了件一直很在意的事。


      前陣子為新生舉辦的校外野餐選在離學校不遠的一處公園,身為主辦人的他在忙碌地安排流程進行之餘也不忘觀察學弟妹們的反應。

      辦活動還是要讓參與的人都感到開心才好。

      在人群裡他一眼就認出穿著鵝黃色洋裝戴著白色帽子,靜靜坐在樹下的杜雲芊。
      默默地看著書的她和其他人保持些許距離,一點也不像是這個活動的一份子。
    
      正打算趨身前去找她攀談時,一群學弟妹突然圍了上來。
      學校附近有什麼好玩的?平常沒課時在做什麼?要修哪些課比較好?……諸如此類一般新生大都好奇的問題,他都有耐性地一一回答了。然而當他注意到時,周圍儼然已形成人牆,要去找杜雲芊說話顯得更加困難了。

      結果直到活動告一段落,圍在他身旁的學弟妹們相繼離去時,杜雲芊也已不知所蹤。

      為什麼還是一個人待著呢?為什麼不來找他說說話?
      這些問題自那天起他始終在意著。
    
    
      「我以為你已經不記得我了。」
      杜雲芊的回答在他的意料之外。於是,他不禁做出了鄭重否認。

      雖然他自己看不見但,看到她震懾的表情,想必他當時的表情一定嚴肅得過分吧。
      他有些慌了手腳。

      他自認不是一個容易對他人認真的人。
      友善平等地對待每個人,但無須陷入太深,這一向是他處理人際關係的準則。
    
      就某方面來說,這或許也可以形容為冷漠吧。
      這樣認真反駁的自己是怎麼了。



      為了掩飾內心的慌亂,他隨手拿起杜雲芊借的一本書故作鎮定地閱覽。
      是介紹各國盛產咖啡豆品種的書,原來她也對咖啡有興趣啊。


      那是發生在某個突然下起雷陣雨的午後。
      正巧在前往學校路上的他為了避雨躲進了附近店家外的屋簷下。
    
      接著,他聞到了一陣好聞的咖啡香。
      不經意回頭一望,隔著木格窗看見蓄著參差些許花白的小鬍子老闆正專心煮著咖啡。
    
      他勾起微笑推門入店,錯過了一堂枯燥無味的課,品嚐了難得的美味咖啡。
      從此,他便成了這家店的常客。


      那麼,或許她也會喜歡那間店的。

     「這附近有間咖啡店的老闆不僅很懂這方面的知識,連泡出來的咖啡味道都好得沒話說。如何,等下沒課的話要一起去嗎?」
    
      然而,受到邀約的她皺著眉有事婉拒了,並說下次有機會再約她。

      雖然這次他像平常一樣笑著帶過了,但他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失望。
      不過至少,他感覺他們之間的距離縮短了。


      ……才剛這麼想,到了隔天卻不是這麼回事。

      在系館遇見她的時候,她只淡淡地打了聲招呼便退得很遠。
      好像,他們又變回了陌生人。

      那天傍晚再次相遇時,聽聞她態度冷淡的原因當下,他忍不住圈起拇指與食指重重彈了她的額頭。

      又來了。

    「我想學長可能不記得我了。」
    「我想學長可能不會想找我講話」。

      原來在她的心裡他是這麼不值得信任的嗎。
      為什麼她老是執意地擅自揣測他的內心,擅自做出解釋又擅自疏離。
    
      
既然如此,他決定要更強勢,讓她沒有胡思亂想的機會。
      他半強迫地提出了圖書館之約,他知道喜愛讀書的她多半不會拒絕。
      然後,自然而然地在每次見面提出下一次的邀約。
    
      在漸漸熟稔後她或許就不會再逃避他了吧。
      他這麼想著。
    
    
    
    
      「……學長、惟真學長!」
    
      一聲叫喚中斷他的思緒。他抬眼往聲源望去。
      是學生會的學弟。
    
      要走了?幫我帶上門就好,我待會離開時再鎖門。」

      「學長你現在別太操啊,之後還有聖誕節跟情人節活動等著你主辦欸!」
     
      「知道啦。」

      聖誕節跟情人節……啊。
      不知道能不能約到她呢。

      他閉起眼皺了皺眉。
      結果事情的發展仍舊出乎他意料。

      她又從他身邊逃開了。自從在某個約定的時間她沒出現在圖書館之後。
      而且,這次似乎離得更兇了,幾乎碰不到面,更沒有單獨和她對話的機會。

      原來我們學校有這麼大啊。
      他吁了一口氣。


      這樣你追我跑的遊戲要玩到什麼時候呢?……雲芊。
      這個可愛的讓他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的女孩。
    

      是在什麼時候呢?
      在圖書館?迎新茶會?不,應該是更早之前吧。
      早在那個初次見面的下雨天,栗色頭髮的女孩眨著靈動的雙眼對他微笑的瞬間。
    


      現在回想起來,那或許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吧。



      窗外依然陰雨綿綿。
      究竟還要多久他才能在這段關係裡看見一絲曙光?
    


      ……呼,怎麼有點討厭起雨天來了。
 
 
 
 
 
 
 
 
 
-
欸好快又過了好幾個月耶XDD|||
結果這篇依舊又爆字數分成上下兩篇了這樣…

是說本來預計5篇完結會不會因為這樣變10篇咧冏

話說回本篇
終於出現的沈惟真視角ver.!!!
原先在構想這個系列時就有預計會分兩人的視角下去描述

學長方面我想不用多說他的感情自覺沒有某人那麼遲鈍(毆

那麼請各位如果還有在看這篇文請不吝留個言吧
雖然更新很慢但我還是想寫完啊啊啊Q口Q


6
-
LV. 26
GP 475
9 樓 kyo okok200163
GP2 BP-
.此篇是由同繪文的題目組成的系列文(詳情請見同繪文計畫)
.衍生作品、配對:【甜蜜樂章】沈惟真 x 杜雲芊
 
 
 
 
 
 
---
 
035.天空之外(下)

    幾個週末又匆匆離去,其中不乏充滿聖誕氣息的日子。
    聖誕節活動轉眼間也過了一個月,現在學生會正是為即將到來的情人節全心投入準備階段。

    說到才剛結束的聖誕節活動嘛。
    感想只有一個字,累。

    之所以可以說得這麼輕描淡寫,是因為這次的聖誕節如同每一個往年。
    沒有什麼讓他特別期待的事物、還有人。


    他本來其實有些期待的。
    在杜雲芊還沒有突然疏遠他的時候。

    不,即使在她沒有理由地避開他後,他還是不死心地去她的教室找了她好幾次想親自邀請她參加。
    但她每次總是不在教室。直到最後,她只請同班的另一個學妹代為表示婉拒。


    ……這樣算是徹底被討厭了嗎?
    想到這裡,他不禁又嘆了一聲悶氣。


    他真的毫無頭緒,關於他可能被討厭的原因。

    遠方的建築呈現尖塔狀高聳入雲。從這邊看過去似乎看不見被雲覆蓋住的盡頭。
    恰如她無可捉摸的心思。

    發愣了一陣子,目光才緩緩流轉,回到室內。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又變得空無一人的學生會室。
    由晝轉夜,天色漸暗,週遭的景色已難以用自然光線看清。


    他站起身想開燈。
    但正起步的腳踝不曉得是勾到哪個誰做到一半的活動道具,一個踉蹌。

    跟著碰碰啪啪的聲音,塞在書櫃最外緣的資料應聲落地。
    他無奈地搔了搔頭,開燈然後蹲下來準備收拾地板上適才發生的慘劇。

    最後落下的一本手冊上寫的標題吸引了他的目光。
    是為這屆新生辦迎新活動的時候做的活動流程和參加名冊。

    雖說那天沒能和她說上話,但她當天的模樣還是能在他腦中清晰地回想起來。
    他不禁微笑。有點懷念了,明明也不是過很久的事情。

    隨手拿起冊子翻了翻,自然而然地在參加名冊尋找女孩的名字。
    啊,找到了。在聯絡電話項下一片手機號碼的排列裡突然看見開頭數字是區域碼的家用電話象徵,真像她會展現的特別。

    ……如果直接打電話邀請她參加情人節晚會的話怎麼樣呢?
    無論如何,至少這是個直接和她說上話的機會。

    他提振精神,提筆記下了電話。





    夜晚。
    他回到家稍作打理後,便迅速坐在書桌前,開了檯燈,對著手機畫面裡早已輸入完成的號碼深呼吸了幾次,接著按下撥出鍵。

    確認電話接通後,他才將手機靠近耳畔。
    不知怎麼地,他覺得異常緊張,掌紋已經浸了一層薄汗。

    「喂,您好,這裡是杜公館。」

    隨著話筒那一端的問候,他不自覺直起腰桿,「您好,這邊是T大的學生會,請問雲芊小姐在嗎?」
    說出早已想好的一套說詞,對方回應了「請稍待」後便傳來作為等候音的一陣悠揚鋼琴樂。

    剛才接電話的男聲沉穩而恭謹,感覺會是蓄著花白鬍子西裝筆挺的和藹老爺爺,就像影集裡常出現的管家形象那樣。
    或許是鋼琴樂達到舒緩緊張的效果,他無聊地猜測起接應者的身份,然後再次體認到,杜雲芊的家境真的不是和尋常人家可以比的。


    「喂,您好。我是杜雲芊。」

    「啊、喂。雲芊,我是沈惟真。」

    接著電話另一端是短暫地靜默,「是……學長?請問有什麼事嗎?」她的聲音聽起來比剛接起電話時更生硬了。

    他吞了口水。
    不行,不能在這種時候退縮。

    「是這樣的,我想問妳二月十四日有沒有空,要不要來參加學生會辦的晚會?」

    「二月十四日……是嗎?」

    「嗯,在學校的大禮堂,到時現場會有表演欣賞,也有設計小遊戲,我想應該會很有趣的,如何?」

    「這樣啊,可是……」

    「上次耶誕節的活動妳已經拒絕我一次了……這次也是嗎?」

    他刻意用顯得很委屈的語氣。不過大部分是真心就是了。
    不意外地,她在電話的另一頭似是苦惱地沉吟。

    「……嗯。」

    細如蚊蚋的聲音。但他的耳朵沒錯過這個應許聲。
    「真的?說好了喔!」

    「但、但我得先徵得哥哥的同意。」

    「又是哥哥嗎……好吧,不過妳可不許把哥哥當作藉口說不去唷。」

    「我才不會這樣。」


    他不由得對著話筒露出微笑。明知她看不到。
    互道晚安後結束了通話,他往書桌旁的床舖倒去。
    
    如果能再這樣一點一點更瞭解她、更靠近她的身邊就好了。
    他闔上雙目祈禱。









    二月十四,晚會當日。
    為了避免像上次迎新活動時因為抽不開身而失去和她相處的機會,這次他刻意將部分活動流程的安排及確認委由其他幹部負責。
    然而或許是經驗不足,到了這天還是有些人請他確認活動的準備是否妥當,使得他依舊免不了在禮堂內外來回穿梭。


    「沈惟真,你這次不是把很多工作下放了,怎麼還是忙進忙出的啊?」

    正低著頭和擔任主持人的幹部校對開場稿時,後面傳來同班女同學的聲音。
    「我也不想啊……」他回頭,正想佯裝埋怨幾句時,他注意到站在女同學身後的女孩。

    把這麼可愛的小女朋友丟在一邊,你很過分喔。」

    「噓……」他故意露出求饒的表情,將食指豎在嘴邊,「妳說得我好像誘拐未成年少女耶。」壓低聲音。

    「你才知道啊,」女同學順著他的玩笑話打趣地說,「那麼我就先告退啦。」

    身後女孩的身影這才完全地映在他的眼前。
    穿著腰部合身剪裁的淡藍色及膝洋裝,部份髮絲紮成辮子的栗色中長髮自然披散在肩前,洋娃娃般的纖長睫毛及散發清新氣息的淡妝面孔,而這身裝扮的主人杜雲芊卻有些緊張般,僵硬地朝他微微一笑。

    「嗨,妳來了。」

    「嗯、嗯。」生硬的微微點頭,她環顧四周顯得不自在。

    「晚會也差不多要開始了,我帶妳去前面坐?」他比了比舞台前方的座席區。

    「啊,我想……」她微微後退一步,有些困擾似的縮著眉頭,「我想在後面看就好。」

    「好,那我們就站在後面聊聊天吧。」

    領著她進入會場,場內此起彼落的交談聲編織出晚會開始前特有的興奮感。
    和其他節日舉辦活動時,學生們的群聚有明顯不同,今晚多是兩兩一組的情侶互相依偎,使現場更增添了些許甜蜜氣息。

    或許是因為這樣讓她覺得不太自在吧。
    他悄悄覷一眼近乎低著臉走路的杜雲芊,找了處離表演舞台相對較遠的角落,讓她站在靠近牆柱的內側。

    昏黃的燈光逐漸轉暗,逐漸聚焦的舞台象徵著活動即將開始。
    直到剛才還苦著臉和他對稿的主持幹部已然換上穩重的表情拿起麥克風為第一場表演作引言,中間不時穿插的幽默發言惹得台下笑聲一片。

    他將背靠在牆上,雙手環在胸前,不知怎麼的,有種吾家兒女初長成的感慨。
    希望這些主要幹部們好好表現,好讓他今天最重要的目的得以達成。


    他轉頭默默看著正面對舞台專心欣賞台上表演的她。
    暗棕色的瞳孔在沒有燈光照射的情形下除了深邃外更顯得深不見底。

    總是令人猜不透的她,此刻和他想的是同一件事嗎?

    抒情的應景情歌進入尾奏,台下的聽眾隨著節奏輕輕搖擺。
    他低下臉,斟酌著字詞該怎麼開口。


    「雲芊,我想妳答應我一件事。」下定決心,他再次轉頭注視著她的臉,「如果我做錯或說錯了什麼,妳可以生氣,但能不能不要突然避開我、不理我?」

    不意外的,他看見本直直回望著他的暗棕色瞳孔閃爍著驚慌。

    「學長沒有做錯什麼。」垂下眼,扇狀的睫毛微微顫動。

    「那麼,我們是不是可以停止玩躲貓貓遊戲了呢。」

    他微笑著,朝她伸出手。
    她稍偏著頭似是不解,仍是緩緩伸出手覆上他的。

    他滿意地看著交疊著的兩隻手,然後施力將自己的那隻手往掌心收攏,就這樣將她的手圈在他的手心裡。
    「抓到妳了。」

    她躊躇著,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還沒等到她開口,突然,他在視線的一角感覺到強烈燈光。
    本想看清光線的來源,但已在夜視環境習慣的雙眼使他本能地迴避投射過來的光。

    等他終於看清楚周圍情況時,自己已身處聚光燈的焦點底下,而隔著和剛才相同的些許距離,身旁的她仍舊處於暗處。
    本該在掌心裡的那只手悄然抽離,她將抽回的手緊握在胸前,眼裡盡是困惑。
    
    為什麼他會突然被聚光燈籠罩著?
    別說是她了,就連他自己也是一頭霧水。

    「好的,在下一個節目開始進行之前請容我先打個岔,先將疑惑不已的沈惟真同學請上台吧。」隨著主持人的指令,兩位學生會學弟從左右邊分別拉著他往舞台的方向走。

    「現在是要幹嘛?我事先可沒聽說有這個耶。」

    深知辦這種活動最怕的就是台下觀眾被點名而抗拒帶來冷場,他姑且還是跟著他們走,只是將嘴湊向其中一位學弟的耳朵以氣音詢問。

    「你待會就知道了啦!」學弟賊笑著這麼回答。

    在前往舞台的路上主持人繼續透過麥克風介紹,「相信台下的大家都知道我們惟真同學一直是學生會各項活動的大功臣,也知道他在這個月初才剛低調度過生日,這次難得他從主辦人的身分卸任下來,我們就藉這個機會跟各位稍微借個時間為他慶祝一下,然後!」

    主持人刻意停頓一下,清了清喉嚨。
    「我們在現場募集十位同學將有機會把自己準備的巧克力親手送給沈惟真喔!」


    瞬時台下響起如雷掌聲、歡呼聲及尖叫聲。

    聚集起來的女生們紛紛交頭接耳,接著一齊向迎面而來的他投以火熱的目光。
    他頓時覺得自己身上已經被看得可以穿出洞了。

    雖然他很感激學生會的幹部們記得他的生日、還安排了這樣一個橋段。
    但其實讓他可以和她在會場的某個角落不受干擾地聊天才是他最想要的願望。

    回首,望向杜雲芊所在的方向。
    只見她將嘴角彎成上揚的弧度,跟著場邊其他觀眾一起拍著手。





    他的心中泛起一股無以名狀的微妙感覺。
    沒來得及深究其中的涵義,他已被拱上舞台,接受幹部的獻花以及海報大小的手製卡片,湧過來的人群逐漸遮擋住他的視線,直至完全看不見她的身影。



    她的嘴角,一直到最後都維持著完美的弧度。







-
赫然發現距離上次更新已經過一年了冏
12月真是容易更新的月份啊~(被揍)

學長視角在這個橋段很不好發揮(因為是雲芊單方面不理他)
但既然開了頭也只能硬著頭皮做下去orz
希望各位還喜歡這樣:))

因為排版實在耗太多腦力所以這次的後記就到這邊打住吧
下次更新時再會www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1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4360 筆精華,03/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