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
GP 0

【中載】《經典》 關古威生日賀文 (終於完成囉)

樓主 em1987 em1987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是為了慶祝11/06這個大日子生出來的文,希望在小天王生日當天完成(笑)。(心虛備忘:呃,六月內會完成的!)。
 
她是一個經典,無法復刻的經典。從被EAMI拒諸門外至跳升為小天后,只用了一年時間。兩年後她甚至把那個「小」字抹除,成為了真正的天后。然後一個又一個少女模仿著她的道路,氣質婉約的清純精緻的新名莎雪,可愛嬌悄的芬芬,性感迷人的聆香,甚至於靠山牢固的杜千金,沒有一個能沖擊她半分。能夠在寶座上依然笑得像春暖花開般明媚,她還是得感當年不可一世的EAMI‧‧‧嗯,裡面的「前」小天王。但現在已經不「小」了,卻沒有沾上天王的邊。不用黎華這種天生天王來比,就用立翔,關古威人氣沖天時立翔剛陷低潮,立翔人如其名地振翅高飛了,小天王還是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在笑嘻嘻,說實話,她受不了他,如果當天他努力多一些些,如果不要淨是埋首音樂,如果他為自己多打算絲毫,現在該不會這麼落泊─從小天王淪為跑通告的龍套‧‧‧
 
「大姐,恭喜你又開演唱會了,我多羨慕啊。」凌晨的PSTV有點冷清,只剩趕戲的劇組和隨傳隨到跑通告的「小卡」。聲勢大不如前的關古威不幸是後者。
「拿著。」,方若綺一點都不喜歡他落難仍是嬉皮笑臉的性格,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毀了事業一樣。
「大姐,你半夜跑來就是為了給我卡片啊?多像有錢太太半夜跑來發支票給小白臉。」,闔古威好笑地看著她的卡片,故意不翻轉。她用名片當紙條的習慣他是心知肚明的。
「自己看著辦。」,方若綺連翻白眼都懶,她太清楚他一定知道要翻轉到卡片的背面。她沒有興趣和他玩幼稚園的嘴皮子遊戲。
「要請我當嘉賓不用大老遠找我,撥通電話來不就好了?」。完全如她所料,他早就知道卡片的玄機,根本連看都不用看,她每次辦大型演唱會,必定有他當嘉賓。只是近年觀眾看見這位昔日小天王的反應已是大不如前了,她知道記者都批評找他當嘉賓沒話題沒聲勢,甚至有降格之嫌,但他也實在太久沒有在台上唱歌了,雖然這根本不值得同情‧‧‧
「看好日期,有時間找我綵排一下。」,她的語氣像說公事般冷淡,又有點像女皇的命令。
「是。大姐的場子,小弟就算擠開多重要的通告也必到場。」。他笑著,如果仍是當年的紫衣打扮, 大抵會耍帥地拉下帽子。
「再見。」。她轉身,撞上了他的肩也沒回頭,卻在他一句」真冷淡啊!」的嘀咕後停下了腳步。
真冷淡─不知何時開始他常用這三字形容她,她都不禁要懷疑到底自己曾經是有多熱情的人了。
乘著她停下來的三秒,他拐個彎擋到她身前,攔下她的腳步。
方若綺盯著他,眼內滿是「有話快說」的不耐煩。
「大姐別這樣嘛,我沒什麼要說耶!」,他不怕死地地逗著平日高高在上的天后,臉上卻擺出小生怕怕的浮誇表情。
「那就讓開。」。
「都這麼晚了,即使會情郎也不是這個時候吧?」,他還是那副讓她牙癢癢的表情─擺明是耍著她玩的。
「我明天還要綵排。」,這是實話,她的演唱會上又有新的難度舞蹈,她在密集地排練。
「綵排什麼,當年你首個登場演唱會也沒綵排啊!」,關古威提起往事,為了調侃她。
方若綺卻意外被這句話拉進那段時光中─那段他仍是如日中天的輝煌歲月。
 
方若綺仍是個小卡,天天跑通告或是看著電視台的告示版,等待小配角的機會。她偶爾會在電視台遇上來打歌的小天王,
他身邊總是被助理或工作人員圍著,她基本上沒有方法與這位「民歌餐廳的朋友」打上招呼的。她甚至懷疑二人根本不是朋友,
畢竟他每個人也稱兄道弟的,英文有句諺語「A friend to all, a friend to none.」形容他就最合適不過了。她上次和上上次想要走近他還被助理明示暗示別想打關係呢!他好歹是偶像,唱片公司自然是保護得滴水不漏恐彷蝴蝶蒼蠅沾污小天王光環了。她安份地摸摸鼻子轉身走人,冷不防卻小天王在眾目睽睽下點了名。
「嗨,方若綺。」他開口喚她,卻換來兩名助理的不知所措。
「現在是宣傳期,很多記者。」,方若綺隱約從助理A的唇上讀到類似句子。
「那就干脆搞點緋聞宣傳宣傳好了。」,小天王不負責任地說,嚇得助理B的臉綠了起來。
機靈點的助理A目光不住地環顧四周,頗有要逮住記者關說的意味。
「開玩笑的,我剛剛視察了一下,現在情況安全。」,小天王展露惡作劇的勝利笑容,不幸被捲入惡作劇的方若綺不知該哭或該笑。
她啊,該被助理先生認住了樣貌吧,以後真的看了他要拐彎閃避了。
「很久不見,我先走了。」,她尷尬地退開,以免地兩名助理的四道凶光射得體無完膚。
「大姐,等下,我有好康介紹。」,他一副得意的表情,好像有什麼大禮似的。明明想說句「心領」便走的她忍不住好奇又留了下來─直接當助理的眼神鏢靶。
「你快說吧!」,她被瞪得好痛。
「看你猴急的樣子真有趣。」。小天王故事吊著她胃口。
「‧‧‧‧‧‧方若綺完全是啞子吃黃蓮,明明是小天王耍她,幹什麼把她當罪魁禍首般嚴懲?公平何在?
「你想在百萬人的舞台上表演吧?你知道我在籌備演唱會吧?」,他笑著擺出一副「感激我吧」的姿態。
「該不會──」,她開心得眼神發亮,狗腿地陪笑。
「阿威等等,製作人可能──」,助理A在關古威耳邊說了餘下的半句。
「少擔心。我當然知道你愛我,不過這種咬耳根的私密動作下次別招搖好不好?」小天王似乎語帶相關,助理A認命地閉嘴,連方若綺這半個外人也聽懂了,但助理B卻顯然現在才回神。
「但映彤姐好像還未同意,這位小姐請你先別作準。」助理B急急補充,A想阻不阻不來。
「大龍,若不是看你四肢發達救了我不下百次,我一定會要求把你發配邊彊。」,小天王笑著說出像冷笑話的東西,大龍卻突然機靈地閉嘴不回話,也不陪笑,大抵是終於覺悟了吧?
「嘻,大姐別放在心上。我回去給映彤姐一個愛的抱抱萬事就OK了,只差你點頭。」。一舜間,他又回復陽光笑顏。
「這,我連首歌也沒有,應該也不夠紅吧,或者將來──」‧‧‧
「這就是你紅的機會,想想台下這麼多人,而且你在民歌餐廳唱得很好啊!其他的包在我身上好了。」,他幾乎是拍胸口保證的,她卻像大龍一樣─覺悟了。
「再說好了‧‧‧」,至少等到他獲得製作人肯首才再說好了。
 
事實證明助理AB和方若綺都是對的,只是小天王死不認錯而已。周映彤說什麼也不答應讓一個寂寂無名的小女生當嘉賓,或許重點不是有名無名,而是」小女生」這身份。
「老天,你是要多少少女為你心碎啊?」,周映彤頭痛地揉太陽穴,她快給這小子給煩死了。更重要的事,空穴來風,好端端少年郎突然這麼積極幫助人家絕對是居心叵測。
「你不是說EAMI都是實力派,不搞偶像這一套嗎?」,他死纏不成,改用爛打的策略。軟攻不行就用強詞奪理好了。
「EAMI是,但我卻得看數字。不是那些小女孩,即使是黎華也搞不成演唱會,你懂不懂?」。嘖嘖,看看入座統計就知道男歌手的金主啊,根本都是小女生,管他是什麼路線也一樣。
「反正她們都買了──」
「你還想不想有下一次演唱會?」,周映彤突然輕鬆地問回去,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
「老實說,明天就是演唱會了,她甚至沒有綵排。」。
「她臨場表演很好的,常在民歌餐廳表演。」。
「好吧,我也不是這麼不近人情的人──」,周映彤突然想到主意,一石二鳥。
「所以是答應囉?」,他又展露燦爛笑容大灌迷湯。
「真可惜,我不年輕了,這招沒用。我答應但有一個條件──」,她別有深意地一笑。
「完全OK。」,小天王開心得什麼都沒理會便一口答應,管他的呢!
2
-
LV. 3
GP 0
2 樓 em1987 em1987
GP2 BP-
希望六月可以完成的賀文,很像有點落後進度了
---------------------------------------------------------------------------------------
「完全不OK」,距離演唱會開場還不到一小時,關古威卻惹上天后,讓工作人員得冷汗涔涔,祈求過氣小天王別現在才鬧場子。
「大姐啊,風鍾都快十年前的歌了,還唱啊?」。
「不唱風鐘你還有<<你的嬌媚>>,<<愛上我你倒楣>>,<<幫我倒杯水>>全是你的經典,你千選萬選給我挑兒歌來唱?」。
「那些所謂經典沒有十年也有八年,就像我的小天王冠冕一樣封塵了,<<阿威姨姨兒歌>>則不同,多新鮮。」。
「反正我是不會讓我的演唱會變幼幼舞台了。你就不要唱,老老實實給我伴奏好了。」,方若綺匆匆轉身走到反台,拿著一把結他。
工作人員心裡吁了口氣,「原來方天后早有準備啊?!」。
「大姐,可是我不知道記不記得怎樣彈耶。」,他玩心還沒退,手指卻自然地模仿起撥弦的動作。
「快開場了,你最好給我安份一點。」,她扯著關古威甚少配戴的領帶,眼睛瞇了起來。他笑,因為他覺得她是在說笑,工作人員
卻暗掐冷汗,因為他們分不清天后此刻皮笑肉不笑的樣子代表什麼。
「原來送我這樣你禮服是有特別用途?」,他仍是笑著,輕輕拉回她手中那截領帶,然後,脫下。
「你!!!」。
「我猜這場演唱會對你有特別意義吧?」,前小天王的白襯衣內穿著與他的光環同樣過氣的毛衣-紫色毛衣。
「.........」,她愣住,一是因為他的衣服,二是,他的消息來源。今晚這場演唱會是太特別了,是她與Sun合作的最後里程碑,或者該說是她演藝事業的里程碑。
「人生里程碑,恭喜了,歐太太。」,不知是否因為衣裝打扮的關係,她幾乎以為時間倒流了。當天,他也是一身紫衣配著誠懇的陽光笑容祝福她和立翔。
「你怎會知道?」,連媒體狗仔也不知道的風聲,他有什麼廣大神通的途徑?
「證明我真是很關心大姐你。」。他打哈哈過去,沒有透露半點線索。
「告別演唱會?」。
「我要死了嗎?有什麼告別不告別的。」。
「告別單身演唱會吧!我怎會黑心地詛咒人妻?」。
「都三十歲了,還一身鮮艷裝小男孩。」,她唸唸有詞,天知道她是有多掛掛他的衣服,還有他的意氣風發。十年了,他仍是天掉下當被的子的好心情,名利人氣都不在乎,我行我素,又傻又熱血。
「我是啊。來練吧。」,他拉來椅子,翹二郎腿,把結他抱在懷內,撥出了幾個音色。
「我還沒說要挑哪一首--」,她的聲音終止於熟識的前奏,投入在那首她跟他都太熟的歌曲之中。
 
知道你很快有了新戀情 我有點嫉妒有些安心
關上一扇門轉身就能 推開另一扇門走進去 那就是你
 
是她最熟悉的旋律,寂寂地在民歌餐廳唱了三百多個日子,快決定回家幫阿母養豬了,卻遇上了把她誤認為歌迷的小天王。如果她不是擁有星夢,如果她不是肖想著和他會成為同樣的明星,當下該真的淪為歌迷了吧?小天王的笑容很明亮,彷彿匯聚了全天上的陽光,溫暖耀眼,滿是希望,抹走了她的沮喪。
那時候她想,即使最後沒當成明星,但能交上這種大咖的朋友,也是很大的成就吧!她還曾做過夢,小天王公務纏身還三不五時往這兒跑是風穴來風,至於風是誰-當是昭然若揭的。但在謎底解開前,他卻早一步把銀色鑰匙交到她手中,太璀璨,滿是光亮,使她迷失在那片五光十色之中。很多年後她想過,假如當時她不要太得意忘形,是不是就把星夢以外的東西接到手中了。
他是第一個真正把她牽進演藝圈的恩人。那年她首次參加大型活動,依著關古威給她的指示找到了演出地點。當下現場工作人員都忙於作最後準備,試音響的試音響,調燈光的不停在轉光暗,而在時光時暗的舞台上,她看見關古威抱著結他靜靜的坐在摺椅上,似乎在撥弦。她聽不清楚聲音,因為音響組還在弄,但遠遠看去他那專心的樣子,她第一次為他的小天王頭銜感到折服。
天王啊-特別是小天王,不光是歌唱得好就行,還要有張好皮相和觀眾緣,無關唱得好不好,而是能不能把人們的目光凝住。他坐在那裡,不費吹灰之力,就有著鎖人目光的引力了。
「嗨!大姐。」,關古威發現方若綺後,鑲上特大號笑臉走過來。方若綺覺得某小天王背後的花海盡數枯萎,小天王的樣子又消失了。
「你就不能乖乖坐在那裡久一點嗎?」,太可惜了,她果然是與天王類無甚緣分的,在她面前天王都淪為大聲嚷嚷的熱血小白痴。
「嘿,我怕你心存太多幻想。」。他都看到那種歌迷目光了,他有太多粉絲了,實在不差她這一個。
「看出來了?」,她說得像蚊蚋。
「不然我憑什麼發現你,當然是那道炙熱目光了,我還以為自己的衣服快被趴光!」,不幸仍是讓小天王聽見,乘機調侃。
「別光欣賞我出色的肉體,快來練一練。」。丟掉光環的小天王很不紳士地硬把人拉上台上,再抱起吉他,她自覺地唱起了歌,
聚集了眾人的焦點。是首次在民歌餐廳以外的特別舞台,她聽到了窸窣的讚嘆,然後愈唱愈大聲-在真的的舞台上。
演出後有了很大的迴響,據關古威所說周映彤是想待她取得知名度後把她納入EAMI當小師妹的,可是天不如人願,巨大的迴響多專注於緋聞而非歌藝,她是唱得很好沒錯,卻沒有觀眾緣,所以EAMI不能為了收她而毀了如日中天的他。但周映彤沒把她簽回去是一回事,關古威仍是得守承諾-五年內再不搞緋聞。方若綺成名以後她漸漸懷疑周映彤不過藉機讓小天王看看女伴的殺傷力好綁住搖錢樹身價而已.一個次小轟動換五年無緋聞很划算吧!
塞翁失馬,沒進去唱片龍頭,她還是取得了其他製作人的注意,誤打誤撞下進了SUN,發了首張專輯<<愛像薄紗>>,純粹吸引男生的商業作品,讓她從遭人攻擊的小天王小卒好朋友變成薄有名氣的小咖,偶爾可跑跑通告曝光。通各內容從討論男女關係到化妝美容都有,但重心總有意無意地扯到關古威身上。多虧季老頭時刻訓示,她半紅不黑的日子裡,為了避免被報導成故意與小天王沾邊的人,下了不小苦功。她幾乎敏感得聽到某些未眼便起了誡心,最常說的是「和他很久不見了。」,「其實沒想像中那麼熟」。在電視台偶爾巧遇,她還得故意躲得老遠,他來電也只好睜眼說瞎話裝很忙。直到從朱莉口中探出了他未被報導的小消息-他和范曉愛走很近。
 
在下一個秋天來臨 如去年同樣月圓之際 有人陪你
 
她並沒有去找關古威查證,畢竟很久沒見又不是很熟的朋友並沒有這種立場。但她也不用躲他,畢竟不再心力幻想,二人又重回耍嘴皮的關係。接下來的半年,她是迷迷糊糊地繼續上通告唱民歌的,然後,機緣巧合下遇上了她的大恩人-立翔。他是SUN的棄將,卻能把事業重振,更沒有因為與季青平的私人恩怨而阻了她的歌唱事業。他是個稱職的經紀人,完全知道她的優勢與缺點,成功把好的事業定位。一輪訓練與電視演出的曝光後,她成功取得了有水平的專輯<<追逐太陽>>,然後,她被冠上了小天后之名,是一年內如走馬燈般發生的事。她說「立翔你真的有神仙棒」,不然怎合將無名小卒推上高峰?他說「我是幸運地遇上灰姑娘,有潛質的灰姑娘。」。有魄力的經紀人與潛力藝人在接下的兩年不停的發光發熱,還揆手合作了兩部膾炙人口的電影<<愛在花開的季節>>和<<靜脈森林>>,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而過度緊密頻繁的合作卻得到了副作用-戲假情真,多年後二人都稱那段戀愛為「誤墮愛河」,沒有遺憾或怨懟,只有感激。感激在最艱苦喘不過去的路上,有彼此的支持。他當上了藝能天王,她成了一線天后,金童玉女,只可惜爬到了某個位置回頭,才赫然發現對方並非最愛。
溫寧珊步入教堂的那天,他選擇到國外發展。沒有解釋原因,他知道她的聰明,她也沒有挽留,因為她真的了解。「你捨得嗎?」,「捨不得你和芬芬。麻煩替我照顧她。」。「會的,像伙照顧我一樣。但你是為了這個才不叫我一起出去闖的嗎?」,「我走了你可以拿下屆藝能天王啊,哈!」。「你在我也一定可以。何況荷里活女星比藝能天王賺更多吧?」,「原來我養了只有野心的母老虎?」,「我才不是母老虎,你看過老虎會得軍中情人的嗎?」,「我是不清楚現在的阿兵哥心思。但是,我想你是放不下這兒的。」,他玩笑的眼神突然轉為幽深,「不要像我無法挽回才去找另外的東西填補心中的大洞,你懂嗎?」。她懂,真的懂。在立翔最低迷投進了YOGO的時候,是向日葵般的女孤給了他力量,他再撐起來了,卻不知各日葵是要惜心呵護的小花,他只顧給她的哥哥做成績,終於讓人成虛而入。向日葵轉各了另一個太陽,連溫寧海也阻不了的那一個。二人就是在他最空虛的時候走在一起的。
「我的心早就不完整了。」,她很清楚立翔說什麼,只可惜她也是無法挽回的族群。「我知道最近范曉愛跟小熊走很近,或者,你還有機會。」。「................」,「拼事業這麼久,真的不要拼拼愛情嗎?」,結果,她為了立翔的那句話留了下來,卻什麼都沒拼到。她是天后沒錯,但也只原地踏步,藝能天王依然是黎華,她得到了愛情沒錯,但不並不是讓她留下的那個人。
 
其~實我 也開始想調整自己
只是誰 能幫幫我閉上眼睛不看見你 我~也想忘了你
 
數載過去,小天王暗下來,她落力地想助他事業一把,他卻無心領受。二人在朋友與天后小咖之間的關係拖拉,她知道自己不再是單純為愛情不顧一切的小女生,沒有天后會嫁給沒財沒勢的過氣藝人,這實在太違章觀眾期望了。於是她接受了醫生,永遠不會過去又有社會地位的專業人士,人品單純又斯文,更屢獲新聞雜誌訪問,更重要的是,他會體會她的苦心。她頒獎禮過仍陪他並進晚餐,他會感激而不像某人只顧大吃大喝,美其名是替她慶祝實則想替自己找發福藉口暴飲暴食一番。她有股票的小道消息醫生都會聽她的買進數手,好賺點小錢,某過氣小天王只說「飯也沒錢吃了。」,完全將她的好心當廢話。她太累了,只想找個溫柔體貼又乎合童話的對象,準備洗手作羹湯,最後的演唱會,就是她給歌迷的告別禮。想不到昔日的小天王竟能預知她的心思,可是,卻仍舊什麼也不表示。明知自己不會瘋狂的答應,她仍是希望他會傻一次,在這個最後的時刻挽留她,至少說「大姐,你不用急著退出吧!」,可是他沒有,只是諷刺地穿上她懷念的衣裳來祝福她投入他人懷抱。
她想起立翔回來接走離婚的溫寧珊時的那句話,和他在荷里活成名的作品一樣激動又深情。
「你知道嗎?我根本一點都不在乎。我只是想好好照顧我向日葵,當她一個人的太陽,讓她永不枯萎。」,她記得溫寧珊的眼淚,如果換作是她,會更洶湧吧?
立翔在荷里活闖出了名聲回來再失而復得,她呢?
 
在秋天 來臨之前 不再想你
 
歌完了,綵排伴奏落下,方若綺帶著凌亂的思緒等待出場,沒察覺身旁藏得極好的目光。
=========================================================
努力完成不想賀文也成坑......
2
-
LV. 3
GP 1
3 樓 em1987 em1987
GP6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若綺」,趁關古威的和弦停下,歐凱文趕緊走著時機走向未婚妻。方若綺回以一笑,熟練地接過他的百合花。笑靨如花是他腦中唯一想到的形容詞,五年了,他擁有一個天后五年了,卻仍覺得幸運而虛幻,美好得太失真了。旁人盡是羨慕與妒忌,他習慣了但仍不自在,他自問配不上天使的愛情,但又自私地戀棧不捨。他無時無刻不在想如何除下她的光環,折下她的翅膀,只為了留下她在身旁。終於做到了,他知道這個晚上,她會為他放棄天后的寶座,她會宣佈下嫁,連台詞他都看過了,卻突然覺得不捨-不捨她的真心。不屬於他的真心。
他見過她最美麗真實的笑容,好為台上紫衣男子綻放的笑容,他掙扎地想過放開不屬於自己的美好,卻庸俗地自欺欺人,認定時間會改變一切。可是,差不多二千個日子以後,他仍然看到這一幕,幾乎讓他嫉妒怒吼的 一幕。什麼合唱什麼練習綵排都是假的,沒人覺得礙眼嗎?台上二人的眼神,即使一個站著在唱一個坐著在撥弦,但眼神卻有千言萬語在其中啊!
 
「你的位置是那兒。待會我宣佈完畢,燈光便會打在你身上,緊張嗎?」,方若綺笑著為未婚夫整理好領帶,順道一再提醒這位老實的圈外人。
「我以為今晚會沒有其他嘉賓。」。歐凱文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卻失控於過氣小天王投過來的幽深目光。同樣作為男人,他太清楚那樣的神情代表的涵意.
「傻瓜,你在吃醋嗎?我是在想,都是我最後的演唱會了,就幫幫我的老朋友最後一次吧。我退出後我怕他再沒有正常的演出機會了。」。就怕他小天王以後只能唱兒歌當諧星。

「若綺......我...你知道我沒有那個意思。」歐凱文尷尬地紅了臉,他不想在未婚妻面前當個沒風永的男子。
「我知道啊!乖,下去坐好,演唱會快開放讓觀眾進場了。」。她輕輕摟摟未婚夫肩頭安撫似乎有點焦慮的他,再隨工作人員指示回後台換衣服。
半小時後,演唱會場地人聲漸漸沸揚,觀眾魚貫進場,包括了歐凱文沒想到的觀眾-林立翔,另一個他無法不嫉妒的男子。比起始終沒有和若綺正式交往的關古威,李立翔是他心上更大的刺。林立翔愛的另有其人,但林立翔是最了解方若綺的人,恐怕比方若綺更了解方若綺自己。林立翔多次有意無意地暗示他放手,說是為了他和若綺好,但最後還不是為了好兄弟關古威。他更受不了的是林立翔不知什麼時候和他老哥攀上交情,二人對飲的晚上,連天王也對他「好言相勸。」。
 
「凱文啊,你真的要結婚嗎?」,天王兄長拿著啤酒,卻沒有醉的神態,分明是清醒地說著不該說的話的。
「當然,不然怎會特地帶若綺回來?哥覺得若綺不夠好嗎?」
「不夠愛你。」,天王的聲線長低沉,內容卻刺耳無比。
「我不懂哥的意思。這是我和若綺的事,她愛不愛我我很清楚。」。
「我怕你成為那種為了愛情掩耳盜鈴的人。」。天王兄長安慰地拍拍他的肩,他不自主地躲開。
「哥,我不想和你爭論什麼。」,他轉身欲走,卻還是聽到讓他耿耿於懷的話。
「我怕你最後得到了好人,仍是輸得一敗塗地。」。
 
他不想去深思那句話的意思,但駝鳥政策卻壓不下他的不安感。他常作夢,演唱會上若綺宣佈下嫁的是關古威不是他。
「小醫生,終於你還是選擇掩耳盜鈴?」,林立翔不懷好意地在歐凱文身旁坐下,反正他這前經紀人坐任何位置都不會被阻撓。
「林先生。想不到你百忙中仍抽空出值我和若綺的重要日子。
「嗯,對你來說真重要吧,對若綺來說,恐怕不比幫助某人來得重要。」。
「是你叫若綺找關古威當這場的嘉賓?」。
「不,是若綺說這場演唱會是她最重要的一場,找我當嘉賓。我不過再建議她找更重要的人吧了!」。
「你...」。

「你看,出場了。」,林立翔示意憤怒的醫生看向舞台,為的無非是-火上加油。
台上的方若綺身穿白色清純裙裝,頭髮如瀑披在肩上,十足十當年清澀的小公主模樣。她身後坐著一身紫衣的關古威,沒有介紹嘉賓,二人便斁默契地開始表演。
倘大的場館只剩她的歌聲和他的結他聲-沒有過氣,沒有老去,好像重返年少,他的少年,她的少年,他們的少年。

沒有激情的舞蹈沒有俗氣對看戲碼,甚至於是各在一方,偏偏背景的片段卻叫人更激動。畫面上的她很年輕,坐在小天王的單車後坐,風把她的馬尾吹得飄搖,她下意識摟緊小天王的動作讓她背負上不知羞恥的罵名,卻在今天贏盡尖叫。
 
「是當年<<你的嬌媚>>的片段耶。」,不知坐在哪兒的女觀眾忽然感慨地說。
「當年我最喜歡就是阿威了。」,然後又多了一道女聲加入。
「你也是嗎,我的歌迷會號碼是00601耶!」,加入的女聲鄰座又加入,
「我是0700001。想來當年歌迷會是近十萬人吶。現在的小天王都比不上。」。
「我是008000。」,「當年要不是我唱這首歌唱得那麼好,你會選我嗎?」,
「大寶,你看,這就是媽媽最喜歡的MV。」。
現在的唱片也沒有上萬銷量吧?我可是為了阿威沖銷量榜買了十張。就是五十萬銷量那張<<你的嬌媚>>...」。
「當年我還討厭方若綺呢!今天卻在她的演唱會看我的偶像,唉。」。
 
不過三百秒的演唱,卻惹起了觀眾三千個日子前的回憶,當他還是小天王如日中天,當台下的她們仍是瘋狂追偶像的年代。方若綺和關古威交換眼色,他彷彿從她水盈的大眼內讀到激動的三個未-「成功了」。成功了-不為她自己,只為了他這個過氣的小天王。台下的呼叫聲愈來愈大,從「EncoreEncore」漸漸滲雜了更多「關古威」,「關古威,阿威阿威」這些熟識的呼喚聲,直到他和她再站上升降台準備回後台,直到她該出場宣佈大新聞的時候,仍是聲浪不止。
 
「上去吧!」,她脫下耳機和掛耳式咪高峰給他。
「你在說笑吧。」。他即使多懷念那些呼喊聲,也不能破壞別人的美滿計劃。
「我上去了台下有人會有心情聽我的廢話嗎?」,那一片聲海中,根本沒有她這主人的名字啊!
「大姐,他在等你啊!」。
「再等一首<<你的嬌媚>>的時間吧,你不唱,我怕觀眾們真的不會靜下來聽我說話。就唱這麼一首,當是送給我。」。
「..........」。
 
哇────台下盡是激動的尖叫,如騷動,直到台上燈光調暗,
大螢幕又播起了<<你的嬌媚>>的片段,,聲音又緩下了,全場都在等待他唱。
 
忘了過去 幾多風光一瞬間敗退
打翻的汽水  照出你滿臉的眼淚
而我在場 為了你好 不得不說出謊話一句
你轉身 好像沒有留戀的離去
我想努力的去追 無奈只能後退
 
身後是她流淚的畫面,他記得她當天怕自己哭不出來而準備了十顆洋蔥,也記得周映彤到場發現方若綺是MV女主角而氣綠了臉。
他怕她會被封殺,找上了小熊的愛徒來往。有緋聞也打不死的范曉愛,即使得罪EAMI也不怕的小女生。
 
寧願相信他可代替我愛你
也不說愛你是因為我給不起
刻意撕毀當天寫下的日記
怎捨得忘記你的嬌媚
 
MV內的人兒巧笑善兮,若不是知道她有她的夢想,大概他當年就會把人一擁入懷吧?
 
給不起 抱不緊你的嬌媚
放掉了你的嬌媚直到今天也不能忘記
記著了以後都不能心死
愛得這樣不留餘地
卻站在最遠的距離
等到嬌媚的你投進他人懷抱
 
依然 不能心死

升降台降下又升起,他毫不意外看見她穿著新一套舞台服隨升降台返回台上,卻意外她挽起他的手。
 
「阿威唱得好嗎?」
台下如雷的掌聲代替了千言萬語,她拉著他走近觀眾,他以為是要鞠躬謝幕,卻想不到她蹬腳抱住了他的脖子,台沿一串串金色煙火升了上來。

他敏銳地發現煙火光以外還有更多閃鎂光,天啊,她打算在這種時刻鬧緋聞嗎?這種角度,再加上似乎是欲蓋彌彰的火光,根本是──
 
「靜一靜好嗎?今天我有重要的事宣佈。」,天后的話說得曖昧,讓觀眾起了無限枇像空間,歐凱文更是心跳漏了兩拍,剛剛才給他火辣辣的刺激,現在突然──
「今天的演唱會我是決定要被罰款了。」,她笑得很美,台下觀眾幾乎瘋狂,要罰款的意思很簡單-就是不會準時交回場子,等於說是延長演唱時間
台上的二人在沒有排練的情況下合唱起來,台下的某個男子黯然離開,腦中環繞著不止的旋律。
「愛得這樣不留餘地 卻站在最遠的距離」
他跟她綵排了五次的好戲,最終,仍是一敗塗地。
 
因為忘不了你的嬌媚
守在你醒來之前
等到那天我終於說我愛你
小天王和天后合唱的最後一曲是<<在你醒來以前>>。
 
======================================================
呼,過了六月兩天才完成..........
以我也沒有想過的走向完成了...
 
終於沒讓賀文成坑。
 
阿威和若綺是我這個老玩家心中永遠的經典啊!(連明一也玩過的老人家心中吶喊)
6
-
LV. 19
GP 128
4 樓 醉玥 wish1
GP0 BP-
我蠻喜歡妳的結局的欸
不出個番外什麼的有些可惜(欸
所以好想知道林立翔到底愛的是誰(告非

純明二角色讓我也好懷念哈哈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4360 筆精華,03/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