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
GP 0

【長載】我是真的喜歡你(20)...2/2更新 芊×?

樓主 憶萱 dakj7124
GP5 BP-
–楔 子–
 
「我還是喜歡妳,但也許這段感情從一開始就是是個錯誤!!」
 
學長在得知有未婚夫之事後,已經開始產生了不安的感覺;而今更因我,為了達成哥哥要的成果,提出了『暫時分手』的決定,更為憤怒。
 
我知道學長的震驚與難過,但並非我就這麼自私…我只想達到哥哥的目標,讓他再沒有任何藉口來阻擋我與學長的愛情…難道這樣,你真的不懂嗎?
 
忍住分手的難過與不捨,我給自己的,就只是一再地學習、學習、再學習,除了麻痺現在的感覺外,更希望早日完成哥哥對我的期許。


也盼望自己能夠有亮眼的成績,然後再度向學長表白。


只是…傷了他的心…他會再度原諒我嗎?



+++++++++++++++++++++++++++++

第一次寫有關「甜蜜」的同人文
寫不好 也請多包涵
 
 
   
5
-
LV. 1
GP 0
2 樓 憶萱 dakj7124
GP6 BP-

–第 一 話–

 

「杜雲芊-妳給我節制點-」

 

子奇正在我昏沉的腦袋旁大吼著,使得已經發暈的頭,更加目眩。

 

「妳明明已經發高燒,都被老師通知沈惟真去接妳回家休息,現在妳還拖著病來公司處理事情,妳是不要命嗎?我可不想隔天就看見報紙頭條寫著『純真年代之負責人杜雲芊病掛』,我一定會把妳從墳墓挖起來工作。」看得出來子奇正用著他的方式在關心我…只是有點火爆而已。

 

我就算是『小經紀人』,但好歹這個公司的老闆還是我耶,怎能被他兇成這樣。

 

「子奇,你放心,我已經在出門前吃過藥了。」雖是虛弱的聲音,但還是希望說出能安撫他的話。

 

「……」他沉默了下,但…不到一秒時間,「放心個屁,妳臉色都紅成那樣,而且還不是健康的紅潤,是一看就知道生病的,我再怎粗心,至少子瑩也是我照顧到大,我會分不清假健康真生病的臉色嗎?快點給我回去休息。」

 

子奇還是一付非得要我回家,不准工作的態度。

 

正當我們對立不下時,公司的門被打開了,一望去,原來是學長進公司。

 

「姚子奇,你跟她這麼久了,還不了解她的個性嗎?」學長好整以暇地坐在沙發上,不對我發出像子奇那樣的強制聲音,卻是反問子奇這句話。

 

只見子奇皺了皺眉,不知想什麼,可是瞬間好像想到啥,整個表豁然開朗。

 

「你的意思是…直接打暈她?」試探地問。

 

「賓果,算你聰明。」學長點點頭,還不吝嗇給予稱許。「她的拗脾氣,從大學我認識她開始,就是如此,她不會去體諒關心她的人,更不會因別人的關心,而退讓一步,如果要她乖乖聽你的話之前,你自己就會先氣到得內傷。」

 

學長的一句話,重擊了我…像是指責我提出分手時,直覺就是先完成哥哥的目標,完全不顧他的感受,我知道他一直釋懷不了我對他的傷害。

 

 

我想…學長大概這輩子,不會再原諒我了吧。

 

雖是苦澀地想,但我絕對不能讓學長看出我的懦弱,很快地我收起眼中那瞬間的難過。

 

「唉~算了,我不想再逼妳了,多無趣呀。」子奇攤攤手,突然的放棄,還真讓我覺得怪。

 

接著,他走了出去,這個空間只剩我與學長兩個人,瞬間空氣又凝重起來。

 

還好,沒一會兒,子奇又走了回來,但手上多了一瓶寶礦力。

 

「喏,我幫妳打開了,生病的人,還是多補充點水分跟電解子比較好。」他開了瓶蓋後,便遞給我,打算就是要看我喝。

 

唉~那就喝吧!至少他沒再堅決反對我工作,更沒大聲嚷嚷,搞得我更不舒服,就勉強乖乖喝幾口安撫一下。

 

嗯?奇怪…怎有昏沉沉的感覺,本來就不清楚的腦袋,更想睡了…難道?!

 

「想休息了吧!多虧沈惟真的提醒,我只好偷偷放安眠藥囉。」他一付無可奈何,對只剩此路可走的選擇,也相當無奈。

 

就這樣,在他的坦白之下,意志抵擋不了周公的召喚…只是在閉上眼的那一秒,我彷彿看見了學長眼神中有那麼一絲的憐惜。

 

之後,便只能趴在桌上睡著,怎麼被送回家休息,都一概不知。

 

 

6
-
LV. 1
GP 1
3 樓 憶萱 dakj7124
GP4 BP-

–第 二 話–

 

總算讓身體好起來,再不好起來,我公司的事真的不用做了;一到公司,子奇一定使出他的火爆力來轟我回家,雖知是好意,但身為經紀人,怎能放藝人獨自工作?!可是,偏偏他跟學長聯合起來,直說身為一個男人,根本不需要一個小女生來照顧。

 

真是的,不知這是什麼理由嘛…如果是這樣,你們何必需要經紀公司?然而,一個人還是敵不過兩個人,真不曉得學長何時跟子奇這麼有默契。卻也託他們的福,讓一向常把小病拖成大病的我,竟然能在短時間好起來。

 

「不錯哦,臉色沒我想像中的差嘛。」

 

在跑完所有能接Case的地方後,便獨自在辦公室安排所有藝人的通告,但按理說,這時候不應該有人會回辦公室呀。

 

抬頭一看。

 

「嘿?丹尼斯?史蒂芬?你們兩個怎麼跑回來了?」原來是這兩個應該在東京錄唱片的SD兄弟,丹尼斯與史蒂芬。

 

「還不是聽說我們這個可愛的經理生病了,所以只好快點把錄音行程結束,趕回來看看囉。」史蒂芬那溫和的笑容,搭配柔和的嗓音,還真的不是普通的暖和人心呀。

 

只是,那位丹尼斯大哥,就嚴肅了點,明明就關心…可是…

 

「還能工作,沒聽說中的嚴重。」這果然像是他會說的。「不過,該休息還是要休息,不要虐待自己,這樣對工作一點好處也沒有,只是更拖延工作時間罷了。」

 

看吧,明明就是關心我的健康,硬是要跟工作扯在一起。

 

「哈哈」乾笑幾聲,「總是要幫你們安排妥行程嘛,這是經紀人的責任。」

 

「再怎麼是經紀人的工作,還是不要逞強,如果妳倒了,我們才慘吧?」史蒂芬坐到我的面前,「來,這是慕容託我拿給妳的,因為他那邊的唱片還沒完成,還不能趕回來。」

 

接過手,是包數十種中藥合成的補生湯。

 

想想,眼眶真的有點想給他紅,因為純真年代不再只是我一個人獨撐。

 

逐漸在國際走秀嶄露頭角的學長。

音樂奇才的子奇。

中西古典俱備的和希、紀翔。

歌唱演戲都難不倒的SD兄弟。

電影界第一把交椅的衛亞。

 

這些演藝圈中的佼佼者…全是成了我和純真年代最重要的家人們。

 

「等等再打電話給和希,道聲謝好了。」順手把藥收好。

 

難得因為不是一周的工作會報,整個下午就跟丹尼斯、史蒂芬閒聊,談談這次所錄的歌曲方面,是否有需改進,並且從他們的經驗中,得到將來我也許可能會遇到的難題。

 

「既然你們這次的工作這麼早完成,為了犒賞你們,今天我請客。」討論完便提出邀約。

 

畢竟他們不是我的生財工具,而是重要的人,所以讓他們感覺這個公司像個家,是很重要的一環。

 

「也好,好久沒吃到台灣的小吃,還真懷念呢。」史蒂芬贊同地點點頭。

 

弟弟都答應了,做哥哥的總不能搖頭吧,當我們看向他,只見他無奈地點點頭。

 

「耶~」他的允許,使得我跟史蒂芬開心地擊掌。

 

可見這位大哥是多難喬的人呀…


++++++++++++++++++++++++++++++
TO 晴:

呵呵…動作還真快 你﹙驚﹚該不會都掛在這吧? 哈哈

子奇為啥會有安眠藥呀… 我只能說七月快到了 為了讓自己能安心且快速入眠
而自己準備 只是沒想到正好湊巧 在這裡派上用場

哈哈 應該是這樣的解釋吧 


TO 星願:


開頭嘛 算是取自「浪漫賭注」的中後段
雖然沈惟真是愛她的 但人總有脾氣 所以不算是恨吧…廳是
當然雲芊也不會示弱(?)
總而言之 我不打算讓他們像小說一樣 
這麼快就達到…王子將與公主共度快樂的一生﹙?﹚

PS>請問GP是什麼呀?剛註冊完…因為看完大家的小說後
一時手癢…很多東西還搞不太懂 哈哈

4
-
LV. 1
GP 1
4 樓 憶萱 dakj7124
GP3 BP-

–第 三 話–

 

為了方便讓他們交通上盡可方便,我特地學了開車,可是…

 

「經理,妳…確定要自己開這台車載我們嗎?」史蒂芬皺起眉頭,看了這台小而美的MARCH噗噗,不禁想問。

 

「嘿嘿…」好幾隻烏鴉從頭頂飛過,「對呀!下次我會再存多點錢,買休旅車的。」

 

看看身旁的兩兄弟,還真的不適合坐我的小紫紫,光那兩雙腿,就不知怎擠進車子裡頭;這台車上次光擠我、子奇跟學長,就快爆了,更何況這兩尊還不是普通的大尊。

 

「唉~經理,妳別鬧了。」丹尼斯一付被我打敗的模樣,「我有開車來,還是坐我的車吧。」

 

「哦哦,麻煩你了。」還好他還肯替我解圍。「那我們到『雲園』吧!」

 

既然車子的問題解決了,那我當然要想個高級點的餐廳,因為從之前看丹尼斯準備給史蒂芬的便當,就知道有多麼味色香俱全;我總不能帶他們去比他煮差的餐廳吧!?否則我相信,他絕對會說,『下次就別浪費錢了。』

 

看著他們兩位,想起他們剛加入的模樣,除了史蒂芬保持和氣外,丹尼斯是完全地拒人之外,防備心實在有夠強的;但我知道,他們打從出道,就是努力靠著自己一點一滴地努力,才擁有這傲人的成就,卻因此,丹尼斯無法諒解當初父母的絕情。

 

那時的我,還真不知怎麼解決,只能依我自己的想法,努力地說服他,最後他終於放下身段,來問我否要回家去看望父母。

 

我想,這是他最大的讓步,也還好有同意,現在他們跟父母的關係也就恢復了許多,只可惜兒子們太有成就了,能回去的時間真是少之又少。

 

除了不擅言詞、一絲不苟外,丹尼斯是個非常好的哥哥,尊重弟弟、疼惜弟弟,和我的哥哥-杜司臣,完全不同類型;所以我對丹尼斯的感覺,總覺得他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

 

「經理,妳做啥一直看著我們?」一道困惑的聲音,涉入我的思慮。

 

就太過沉思,都忘了自己的眼光正注視著他們,當然因這聲音,讓我焦點迅速集中,並試圖掩飾不該有的目光。

 

「我是在想說,你們這麼好的璞玉,為何當初賀總這麼輕易就放手?」趕緊找個話題來解釋我的舉止。

 

然而,這也是我蠻覺得奇怪,不過是意見不合,可是好好栽培,肯聽他們所說的話,SD兄弟絕對是公司最有利的武器,因為丹尼斯對完美的執著,與史蒂芬堅持著音樂的熱情,都是最好的必備條件,賀總卻不懂珍惜,最後還說送給我,真不曉得他在想什麼,哈,就像金大哥說的,怪人一個。

 

「為何輕易放我們離開,我是不清楚。」史蒂芬聳聳肩。「不過,我想不管如何,還好有妳,讓我們的夢想有更踏實的進行,所以我們兄弟倆遇見妳真好。」

 

「對吧?老哥?」

 

突來的問話,看得出丹尼斯不知該接啥,可是,他也沒沉默太久。

 

「嗯。」輕點頭。

 

這樣的舉動,就是給我最大的肯定。

 

 

 

上了幾道菜,我們便開始大快朵頤,不過,還好我們都記的身份,吃相不會難看到哪。

 

在此之際,怎感覺某道目光,不時地往我身上瞧,偷偷瞄回去,沒想到正好與丹尼斯對上了眼,我趕緊避了開。

 

這是怎回事?雖說我們圈子真的是帥哥不少,可是與丹尼斯對上眼的剎那間,像是與學長似曾相識。

 

「經理…妳跟沈惟真怎麼了?」倒是丹尼斯沒避開,反單槍直入地問。

 

我還來不及反應,只能抬起頭,不解地看著他。

 

「我…跟學長哪有怎了?」拒絕承認。

 

想了想,應該是最近報紙上,學長所說的那些話吧。

 

《我們已結束交往,一切純屬迷戀與誤會…》多刺眼的字幕。

 

也許想到了此事,讓我又不自覺地將難過掛在臉上,忘了丹尼斯還盯著我看。

 

「哥,吃飯就吃飯,不要問那些八卦啦。」史蒂芬立即跳出來說話。

 

「嗯…」

 

總算讓這尷尬的話題停止。

 

「經理,我跟妳說哦,這次東京的櫻花祭真的很漂亮,我還有拍照片回來給妳看呢…」史蒂芬堪說是難得,會淘淘不絕地說一堆話。

 

看來,他很盡責地幫丹尼斯打破沉默。

 

「真的嗎?那改天拿來給我看看吧。」

 

既然是他的好意,當然不能破壞,只好隨著話語,避掉剛剛突來的沉默。

 

 

 

「我去開車,你們在門口等我就好。」丹尼斯說畢,便先轉身離去。

 

而我在付完帳後,便與史蒂芬一同站在門口旁等著。

 

「經理…其實我哥算是關心妳吧。」史蒂芬在等待之時,對我說出,「他在日本看見妳跟沈惟真的分手的報導,他很擔心妳。」

 

「擔心我?放心啦!我跟學長本來就沒事呀。」口是心非,明明心已傷到淌血。

 

硬是勉強撐起微笑,表示不在乎,表示這一切都沒事。

 

「是嗎?我想不是那回事吧?尤其都有照片為證的戀情,怎可能一夕間又成了誤會?」觀察力多敏銳的他,怎可能會不發現某人對她的感覺。

 

「既然是誤會…就讓它成誤會吧。」我不打算急著解釋。

 

除了現在我為了讓哥哥心服口服外,最重要的是,我相信我會努力在成功之後,將這場誤會,變得不會是誤會,而是場真正不再受阻礙的戀情。

 

「經理…」

 

在他還想說什麼時,丹尼斯已經把車開至門口。

 

「沒事,上車吧。」

 

不願多說什麼,因為不管現在說了一堆話,也改變不了現在的實況,倒不如讓自己更堅強,往目標前進,這樣才能更早一日對學長坦白我真正的心意。

 

++++++++++++++++++++++++++++
TO 舒芙蕾

嗯嗯,謝謝你的解釋唷^^

因為總覺得官方的配對時,學長總是很深情,但往往深情不就常是被傷得最深的一個?
所以就讓他對雲芊小小的報復吧!

雖然我也搞不懂為何子奇跟惟真何時默契會變這麼好
可能是公司的人都在外 剩他們兩個 所以他們不想其他人回來看見病倒的雲芊吧
哈哈 可能吧… 一時之間真沒想這麼多…


TO 晴

我知道啦… 應該沒人會這麼閒地一天到晚掛在同一個網頁吧

子奇與惟真會有默契…應該是純屬意外 哈哈


TO 星願

嗯嗯 謝謝你對我文字上的指導^^

只是覺得寫同人文,不是市面上的小說吧 所以我不會想拘束這麼多
畢竟看同人文、小說 不也就是年輕人嗎?
那何不融入看文的年紀呢? 我只是在意有沒有外星文或注音文
而且 我記得以前曾有人說 寫作像說話一樣 只是把聲音化成文字
所以 放殿鬆一點…當然 我也會盡量注意囉 謝謝指教
 

3
-
LV. 1
GP 1
5 樓 憶萱 dakj7124
GP3 BP-

–第 四 話–

 

列印完每個人的下周整個行程表,並一一發至他們手中。

 

「這個是下星期的行程…」發到最後一張,是我自己的行程表,發現了距離王導特別邀請我試鏡的日子,剩不到兩星期,「嗯…這兩個星期,除了一周開會外,我應該不會去時常探各位的班,所以你們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行程,以及多給自己抓些休息的時間,不要累倒自己。」

 

畢竟隨著大家的成長,他們各個都有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然而,忙碌的時間也相對的逐漸增多,可是每個人的發展都不同,我很難一一照顧到,只能利用每周開會關心他們。

 

且他們都有了一片天,而我呢?

 

低頭看著自個兒的行程表,除了主持助理,固定的電視劇主要配角戲份外,實在看不出我有哪點能追上他們的腳步…想著想著,不禁苦笑。

 

 

「不要累倒自己?我想我們每個人都比妳還會照顧自己。」子奇這個刀子口豆腐心從來不改變。

 

「是啊,杜小姐,妳這樣雖努力把我們推向國際,不斷為我們接洽最好的工作,可是,妳完全都沒給自己鬆口氣的機會。」一向總是附和子奇說法的和希,果然還是要接在子奇的話語後說。

 

不過…和希的溫柔關心,絕對不是為我帶來和平…

 

「慕容和希,你不要每次都接在我的話後說,好不好?!」子奇最受不了就是這個令他感覺娘腔,又很愛附隨他、逗弄他的人。

 

「親愛的子奇,我並沒有接在你的話,我純粹是關心我們美麗又溫柔的杜小姐的

健康而已。」反觀和希依然能擺出貴族姿態,來回應火爆的他。

 

每周只要他們兩人同時存在,我們其他人就得無奈地看這些戲碼重覆上演,剛開始大家還覺得不知所措,久了…似乎也習慣這樣的模式。

 

只見他們…習慣性地做出他們認為該行的舉動。

 

學長翻閱相關走秀的雜誌。

丹尼斯拿出明天要背的劇本。

史蒂芬戴起耳機,聽著他新作的曲子,仔細聆聽是否有要改進。

紀翔一臉不爽地乾脆走出辦公室。

 

 

「學姐、學姐,幫我看看這個詞填的好不好?」至於衛亞,則拿著他所填的詞給我看。

 

因為他在創作劇本之餘,發現原來為曲填詞也是個極大的挑戰性,似乎也產生興趣,只是生性害羞的他,只敢把作品拿給我和學長看,然而,對音樂真正拿翹的是正爭吵的兩人,和那兩個覺不關己事的紀翔和史蒂芬。

 

「衛亞,其實你該拿給史蒂芬看看呀。」實在想不出該怎麼讓衛亞改善怕生的個性。

 

「可是…我不敢。」唉~真的要他改,可能我登天會比較快點。

 

不過,看看牆上的時間也不早了,雖說也把該講的重點都討論完畢,但繼續放任兩個人吵下去,大家都不用散會了。

 

站起身,走向他們,面帶著微笑,輕拍兩個人的肩膀。

 

「子奇、和希,不好意思,打擾一下。」

 

總算讓這兩個人的戰火有分心點。

 

「美麗的杜小姐,有何事交待呢?」和希在吵了快半小時,還是不改本色。

 

至於那個子奇大少爺,已經氣到乾瞪眼,連話都懶得說。

 

「我是沒什麼事要交代了,可是…時間也不早了,我可以請你們回去休息了嗎?」再不請他們休息,我連接下來的事,都不用做了。

 

不過,問完此話,回應的則不是這兩位當事人。

 

「呼~終於可以走了,明天清晨還得到海邊拍攝MV,先閃了。經理,Bye~」史蒂芬背起他的包包和吉他便走出辦公室。

 

既然史蒂芬都閃了,身為他哥哥的丹尼斯當然也不會繼續坐在那。

 

「我也走了,再見。」簡潔地丟了這句,也閃得無影無蹤。

 

「學、學姐,我先回家了,記得下個月開始,幫我安排私人時間哦。」衛亞拿起自己的外套,小聲地提醒我。

 

想了想,也對,要六月份了,期末考也到了,的確是該幫衛亞減少工作量。

 

「好的,我會記的,路上小心。」輕笑點頭。

 

「嗯,再見。」又是一句非常小聲地道別。

 

不到一分鐘,全辦公室的人只剩我、學長、子奇和和希,猜想紀翔在早在他們吵鬧時,便已經自行離開,唉~真是來去自如的人。

 

「我也要回去繼續完成我未完的曲子,再見。」子奇背起他最寶貝的吉他,便頭也不回地離開辦公室。

 

少了拌嘴的對手,和希亦感到無趣。

 

「美麗的杜小姐,外頭星光閃爍與月娘相隨著,而我也想去欣賞這份恬靜而柔美的夜景,所以請准許和希先行離開這個辦公室,再見了。」華麗的語藻,總是他的特點。

 

一樣是富裕家庭,為何哥哥與我並不會如此擅用詞彚。

 

在他走後,感覺到這個空間,又只剩我跟學長兩人。

 

「學妹,那我也回去了。」

 

自從那天後,他對我的態度還是溫柔,但卻少了以往的熱度,像是他把感情都抽光似的。。

 

「學長,我…」

 

我有時會後悔的是,為何在那時沒更仔細斟酌說詞,結果傷了他,也傷了自己。

 

「還有什麼事嗎?」他沒向前,但也沒馬上離去。

 

「我…我在下星期六就要去王導那試鏡,可以請學長跟我排練嗎?」提起莫大的勇氣,此刻除了學長,我真的想不出還有誰能幫我忙。

 

……,提起勇氣的請求,得到的是一陣冷空氣。

 

「好吧。」

 

然而,正當我要放棄時,學長口中輕吐回答。

 

 

 ++++++++++++++++++
× 晴

呵呵 恭喜妳又搶到頭香XD 
好啦 我相信你不是一直掛著
對呀…因為我本人也不矮 所以我坐上那種小車 就知道擠了
可見…那輛車裡擠了雲芊、子奇跟惟真… 應該除了前座外
坐後面的 腳直接屈在椅子上吧 哈哈


× 舒芙蕾

想折磨雲芊 但也不知怎麼折磨起
難道叫學長變花心嗎? 故意鬧很多緋聞給她收拾?
嗯? 感覺還不錯的IDEA 哈哈

歹勢… 本人英文沒注意到說 還一直以為是這樣拼XD
所以我改過來了 謝謝指教 



× 幽兒

呵呵 那我跟你喜歡的類型不同說
喜歡丹尼斯的悶騷型(?) 哈哈
其實他意圖還蠻明顯 但當然情敵不是只有學長吧
所以 還在慢工出細活中… 慢慢磨...

 

3
-
LV. 2
GP 1
6 樓 憶萱 dakj7124
GP4 BP-

–第 五 話–

 

進入了練習室,這是我整個辦公室最注重的地方,為了提供這群創作型的才子們,在創作之時不被受打擾,而特地花了大筆錢建立隔音效果,不受外界干擾,當然外界也不會被他們創作時的魔音吵到。

 

除了練唱、創作外,通常像戲劇上,剛好有需要排演時,也能在這時候有功用。

 

「學長,我們五分鐘後就從這開始,好嗎?」拿著我的劇本遞給學長,並指出等等要排演的橋段,盡可用平穩的聲音詢問他。

 

「好。」他接過我的劇本,便坐在旁邊默背起台詞。

 

基本上,這些台詞我已背熟,只是在於演戲上的表情、動作是否能符合劇中的情境,但演戲對我來說還是生疏了點,怕會有那點不生動。

 

然…想到這些台詞,我又不禁想著,這些不也是我跟學長曾發生過的對話嗎?可是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重溫舊夢」似的排演,真的會自然嗎?

 

不不,杜雲芊,妳在想什麼?這只是場戲,要就要逼真,不要再想從前與現在了…搖搖頭,試圖讓自己清醒。

 

「不舒服嗎?」學長關心的聲音傳入耳裡。

 

「沒有。」我抬頭起,擺出我一向的微笑。「學長,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嗯。」他點點頭,將劇本放在桌上。

 

兩人在有稍稍的距離,然後一前一後,準備好一切。

 

在學長的一個手勢,排演正式開始。

 

像是站在有屋簷地的騎樓下,仰望著天空,不知這場雨何時會停止。

 

正當不知所措時,聽見了令人心動的嗓音。

 

「學妹,妳怎還沒回去?」他皺了皺眉,又看看我空的一雙手,「妳又忘了帶了傘了?」

 

「嘿嘿…」尷尬地笑了笑,「對呀,早上看天氣很晴朗,沒想到…」

 

倏地,學長舉起了他的右手…「搭-」

 

「會痛耶~學長…」他用了兩指的力量,彈了我的額頭,害我疼地揉揉被彈紅的地方。

 

「雖然智商超高,但這丟三落四的老毛病,似乎一點也沒有改進耶…」學長無奈地邊說還邊戳我的臉頰。

 

 

這樣的場景,太令人感傷,感覺王導這次的電影,活生生就是在描述我與學長的學生時期;同樣的言語,學長是否還記著我們那時的相逢,也曾說過一模一樣的話…還是他真的選擇遺忘?

 

想著想著,連眼淚滑落兩頰,卻渾然不知。

 

 

「暫停。」學長見狀,立即喊了停,「學妹?妳怎麼了?人不舒服嗎?」

 

因他的問話,我也驚覺我的失態,趕緊拭去我的淚。

 

看他蹙著眉問道,然而卻不像以前那般緊張,如同純粹關心同事之間而已。

 

「沒有。」我搖搖頭,「學長,對不起,我們再一次吧。」

 

這下我更努力壓抑自己的情感,忘了過去,這些台詞就當作只是演戲,從沒發生在我們兩個之間。

 

耐著想緊抱他的衝動,算把這場戲排演完。

 

「妳表現的還算可以,只是表情可以再柔和點。」在排練完,學長給了這樣的建議。

 

「謝謝學長,我知道了。」我何嘗不想柔和,怕的只是一放鬆,就會回到剛剛的情緒,我不想再讓他視破我的脆弱。

 

靜靜地看著他收了自己的東西,便準備走出練習室…我知道,這是個挽回的機會,或許抱著他,流著淚懇求他原諒我,學長絕不會拋下我的。

 

可是,我握緊雙拳,忍住所有念頭,時間還沒到…

 

「需要我送妳回家嗎?」也許就算是別人,在這麼晚的時間,他也會這樣詢問吧,

就像他在大學,總對每個人好、溫柔一樣的狀況。

 

「不用了,謝謝學長。」婉拒他的好意。

 

「那妳自己回家小心,我先走了,再見。」說畢,頭也不回地離開我視線。

 

他離開的那刻,我終於能允許自己軟了腿,跪坐在地上,也能讓哭泣聲從沙發中洩出。

 

把剛所積壓的情緒,在無人的情況下,發洩出來。

 

++++++++++++++++++++

× 晴

我想子奇跟慕官的吵架方式 是一個火爆 一個溫和
應該是說 完全是只有子奇在鬧吧…

4
-
LV. 2
GP 1
7 樓 憶萱 dakj7124
GP4 BP-

–第 六 話–

 

整理好剛哭泣過的面容,確定沒有淚痕掛在臉上,便收拾了桌面,檢視一遍,沒有任何不同,這才關了辦公室的燈,關上了門。

 

抬頭看了看明亮的星兒,圍繞著月兒,就在這寧靜的夜,彼此相互作伴,也難怪史蒂芬會愛上這樣的夜色,喜歡一個人漫步於街道中仰望,偶爾因為我的探班,准許我這小小的闖入者,與他一同分享這樣的景色。

 

自顧欣賞這美麗的夜景,卻忘了這樣的夜有可能會出現的危險,或者忘了有可能會有人在這裡出現。

 

「經理…」

 

這不是丹尼斯的聲音?他不是回家了?

 

收起賞月的目光,移至聲音來源,還真的是他。

 

「丹尼斯…不是回家了嗎?」非常正常的問話。

 

他大可回答我,只是回公司拿東西,可是,他沒回答,而是用了欲言又止的眼神望著我。

 

「怎麼了嗎?」我知道他不喜歡別人多問他的想法,可是,他的表情,讓我忍不起問出口。

 

「沒事…」他簡潔回答,但下一句,倒讓我吃驚。「我剛有回公司,原本想問妳事情的,只是沒想到正好看見妳跟沈惟真有說有笑,原來你們不像外界所說的這樣,真是太好了,我還以為妳會難過的。」

 

說出的語氣,不像是為我開心。

 

這樣一說,想起了我跟學長排演時,丹尼斯看見的就只有肢體動作,因為隔音設備太好,導致他誤認為我們沒事。

 

「丹尼斯,我剛只是跟學長在排戲,你忘了嗎?我下星期六有場重要的試鏡,如果通過王導的考驗,我就能在這圈子更邁前一步。」不懂為何我會跟他解釋,但我想不管誰這時站在我的面前,我都會這樣解釋吧。

 

「原來是這樣啊…」他像是鬆了口氣,表情非常明顯。

 

但,沒一會兒,他眉峰又皺在一起。

 

「說到演戲,我應該會比他強吧?怎不來找我?」他的印象裡,總覺沈惟真是個走秀的新寵兒,但在電影界,雖小有名氣,但還比不上自己。

 

沉默地看著他,不知他為何會說出此話,在記憶裡,依稀記得第一次與他對戲時,在我表現好時,即使不會說出好聽的鼓勵,卻讓人聽得出他鼓勵的意思;可是,怎感覺他對學長有了敵意?

 

「我只是想這次表演的主題背景,是學校裡的學長、學妹的關係,所以才會找學長練習的。」除了這個原因,還有希望學長…能再回頭看我一眼,不過,這沒必要讓丹尼斯知道,所以沒說出口。

 

「原來如此。」他恢復習慣性帶著似笑非笑的面容,「這麼晚了,我還是送妳回去吧,這時候真的不應該讓女孩子一個人走夜路。」

 

「嗯啊,那就麻煩你囉。」俏皮眨了眨眼,面對他,比面對現在的學長,心情輕鬆多了。

 

「走吧,我的車在不遠處。」指了前方,同時我也看見了他的車。

 

兩人肩並肩地漫步著,不急著走到車旁。

 

「那丹尼斯,你剛覺得我的表現好嗎?」既然演戲,還是要問這位老前輩。

 

「我是沒聽見對話,可是,妳的表情除了要放鬆點外,再加點情緒下去會比較好。」他給了這樣的建議。

 

丹尼斯回想剛剛的情況,雖看到兩人有說有笑,的確讓他胸口感覺悶了點,可是她已解釋是排演,那他就會從專業角度去找尋該改盡的畫面。

 

「要加點情緒嗎?嗯,了解。」我也知道要加點情緒,可是,又害怕再度掉淚。

 

「我想妳應該知道,身為藝人,不管私人有再多的情緒,也不能摻雜進工作。」其實他一直也曉得她放不開的原因。

 

「我懂…」但好難…

 

一句「我懂」,讓彼此安靜下來,我還是想著剛排演中,學長的溫柔,至於身旁的他也不發一語地陪我走著每一步,爾後上車啟程,回到家門口,一直是如此。

 

「丹尼斯,謝謝你送我回來。」下了車,走至駕駛座的門旁,他按下車窗,我微笑地道謝。

 

「不用客氣…」回應,又直盯著我,最後他還是開口,「別想太多,事情總會過去的。」

 

這是他離去前,給我的話。

 

是啊…一切都會過去的。

 

+++++++++++++++++++++++++
× humanio

謝謝 我會繼續加油的

4
-
LV. 3
GP 1
8 樓 憶萱 dakj7124
GP0 BP-
×舒芙蕾

哈 愈寫愈不覺得讓學長花心 對雲芊來說是懲罰耶
不過 我也還沒想出來
變成寫一步是一步 能寫得出來就很不錯了 

其實玩「浪漫」時 除了子奇、學長外
就屬對丹尼斯有感覺吧 所以不排除成為三角戀
不過 會不會多角戀呢? 也難說 哈
小小透露吧… 其實故事中 還會帶出另一段戀情
哈哈 到時出文就知道了 反正鶵形出來了
只是主文這還沒舖路到那而已

﹙努力存文中…所以不急著貼﹚
0
-
LV. 3
GP 1
9 樓 憶萱 dakj7124
GP4 BP-

–第 七 話–

 

奇怪、奇怪?我的通知單呢?

 

左翻右翻,就是找不到那張當初王導遞給我的試鏡通知單。

 

「到底是放到哪了?」心急如焚地更加快手翻動包包的速度,卻找不到那張A4大小的紙張。

 

停下手,看看錶,都已經離試鏡時間剩一個半小時,再找不到的話,肯定是趕不上的。

 

瞬間,想到我今早在公司時,把包包裡頭的有些書拿出來,難道?!

 

「司機大哥-請你停車。」我趕緊站起,衝向前座的公車司機大哥。「拜託一下…」

 

我知道身後一定有不少人瞪著我的背影,可是,我顧不了這麼多。

 

因為,這次的試鏡,是我翻身的機會,雖不奢望得到什麼最佳女主角的獎,但至少它能讓我擺脫永遠只是個配角的命運。

 

下了公車,望了這車陣中,卻覓尋不到任何空下的計程車。

 

好吧!那我就用跑得回去,畢竟時間不容許我再等下去了,還好公司也沒距離太遠。

 

 

一路忍著心跳疾速的不適感,硬是跑回公司,扶著公司大門,努力喘氣、換氣,因為尚未達到位於五樓的辦公室,等電梯又太慢了,好吧!繼續衝。

 

 

推開門後,原本想拿了東西要走,卻被一道歌聲吸引…

 

「該如何讓妳明白 我對妳的愛…不想手放開 卻一次次被妳傷害…難道這就是我縱容的愛?也許該冒險 下了這場賭注…而我想賭的 不只是妳的吻 還有妳的真心…」

 

目光往歌聲傳來的地方瞧去,透明的玻璃,讓我看見了子奇,還有他未關上的門。

 

也許對他所唱的感到好奇,一時忘了還有一個鐘頭就要試鏡,反而走向了練習室去,輕推開門,看子奇依舊沉醉於自個兒創作之中。

 

『咚-』,一個不小心,我踢到了椅角。

 

「痛…」看來這一踢還真不小力,痛到直逼眼淚快掉下。

 

當然也驚擾到子奇。

 

「小經紀人?妳又這麼迷糊了。」皺皺眉,彷彿他對我偶爾的小迷糊已見怪不怪。

 

但他還是連忙放下吉他,衝過來扶起我,並在旁邊的沙發坐下。

 

「有沒有怎樣?」他問道,並輕輕地抬起我的腿,脫去我的高跟鞋。「還好腳指頭的指甲沒裂開。」

 

難得看一個大喇喇的子奇,會有這麼溫柔的一面。

 

「不好意思,吵到你了。」雖痛,對他只能歉然一笑。

 

「沒,反正我早就完成,剛只是在順調。」他邊說,邊拉開旁邊的抽屜,取出藥膏。

 

「哦,那是什麼創作呀?是這次打算發表的曲子嗎?」隨口一問。

 

能讓子奇創詞曲的,不是他自己演的電影出的原聲帶,要不就不是他下一張專輯要放的歌目。

 

「呵…那是王導來找我的啦。」他笑了笑,「他說這次電影「浪漫賭注」的主題曲要我來寫呀。」

 

「啊?王導何時找你寫歌?我怎不知道?」當經紀人的我,還真是失職。

 

「哦,就兩個月前,王導來找妳談試鏡時,談完之後,剛好跟我在門口遇到呀,然後他就找我去19號酒館,就順道談了此事。」他努力回想中,並一一道出,「據說是要給女主角唱的…我想到妳這次這麼努力受訓,就是為了這部電影的女主角試鏡,所以妳一定沒問題的。」

 

… … 突然,我們兩個人互看幾秒後…

 

「妳…今天不是要試鏡嗎?!」他想到什麼似地大叫。

 

「啊-我都忘了試鏡的事。」不是只有他,連我自己都心跳漏了好幾拍。

 

馬上衝出練習室,在自己的辦公室那堆書中翻了翻,果然被我翻到通知書。

 

完了,一看錶,天吶~剩30分鐘,用跑的一定來不及,可是坐車的話,塞車的話更慘…該怎麼辦?

 

「唉~迷糊的小經紀人,我送妳吧。」站在練習室門旁的子奇,嘆了口氣

 

雖然子奇要騎他那輛寶貝重型機車載我,速度一定快很多…可是,我沒坐過機車,感覺有點恐怖…這個念頭讓我猶豫了一下。

 

「還猶豫什麼?難不成妳要放棄妳這兩個月辛苦所練的成果嗎?」看得出子奇對我的猶豫有點不高興。

 

不等我回答,他立即拉起我的手,趕緊離開辦公室。

 

 

看我愣愣地望著安全帽,他不禁翻翻白眼,自己動手幫我把它戴上。

 

「小姐,這是拿來戴,不是拿來看的。」

 

戴好之後,他先坐上並穩住機車,我遲疑了一下,想到試鏡時間,好吧!忍耐一下,便坐上車。

 

「要好好抱緊哦。」他邊說,又像是不相信我會抱緊他,決定他伸手把我的手一拉,穩穩交握在他腰際,「這樣就ok了。」

 

突來的舉動,讓我不免臉紅,除了與學長在海生館,那時互吐彼此心意,那令人臉紅心跳的一吻,及演戲必要的親密狀以外,我還不曾單獨與男生如此親近。

 

「衝囉~」一說畢,機車馬上飛快似地飆去。

 

讓一時還反應不過來的我,緊張地摟著他的腰,直到熟悉這樣的車速後,才想起自己整個人都趴在他身上,意識到的結果,就是將臉離開他的背部,至於手還不太敢放開。

 

雖然頭離開背部,但因手環抱著他,這樣違反人體工學的姿勢,維持地令人感到頸肩有點酸疼,終於熬到目的地。

 

「真不知妳在撐什麼…」下了車,他除了收起安全帽,還看見因我長時間撐住的脖子已經有些僵硬,「來啦!我幫妳捏一捏,免得等等試鏡,動作變遲緩。」

 

子奇在話說完時,手也已經在我肩部按摩,這手勁跟他人還真不搭,因為溫柔到不行,跟他一點也聯想不起來。

 

正當我因按摩稍稍放鬆之際,我看見了學長正從電影公司內走了出來,也知道他發現我了,瞬間,我從他的眼神裡,讀到了複雜的訊息,可是…代表什麼呢?

 

是不高興我跟子奇親暱的舉動嗎? 如果是,我會很高興的。

 

只可惜,這訊息稍縱即逝,又完全猜不到學長內心的想法。

 

子奇似乎也發現我眼中的異樣,順勢抬起頭,望了異樣的來源,這才知道,原來是他小經紀人一直擺在心中的人。

 

「去吧。」他輕推我向前走一步,在我耳邊落下這兩個字。

 

爾後,他騎了車離開現場,只剩我與學長對看著。

 

 

4
-
LV. 3
GP 1
10 樓 憶萱 dakj7124
GP3 BP-

–第 八 話–

 

深吸了口氣,抬起頭,挺直腰,盡量保持自然地走向他。

 

「學長,你怎會在這裡?」揚起習慣性的笑容,彷彿兩人的關係已經毫無瓜葛,空有『學長』、『學妹』之稱。

 

他也一派在校時的神情,依然帥氣、微笑迷人地看著我。

 

「是王導邀請我一起參加試鏡的工作。」解釋著他在這的原因。

 

呃?!為何學長會來當試鏡的主試官?

 

他似乎看得出我的疑惑。

「其實王導已經內定我為『浪漫賭注』男主角。」平淡地敘述,對我而言卻像顆炸彈。「因為妳一直努力特訓中,沒機會跟妳說。」

 

原來…我一直被矇在鼓裡,不只是子奇親自為這部電影量身打造主題曲及配樂,現在就連學長早是內定為男主角的事,都一概不知。

 

是因為王導不想讓我影響甄試時的情緒嗎?所以,才沒找我這個經紀人談?

 

一堆問號,在頭上環繞,卻解不出任何答案。

 

「那至少…王導也可以跟我說呀。」愣愣地說出,但一點意義也沒有。

 

「也許吧…不過,試鏡時間快到了,妳不先進去報到嗎?」他微微一笑,輕聲地提醒我。

 

或許太容易受他人影響,第一次為了子奇的音樂,第二次為了學長也參與了這部電影的重要角色,讓自己都快遺忘該做的事。

 

「嗯,那學長等等見。」我更加掩飾自己真正的感覺,且相信我不會因此就輸掉這個機會。

 

站在角落,冷眼看著其他爭奪女主角的競爭者,讓我覺得有危險感的蘇嫚君和歐怡青,畢竟她們還有著女大學生那種清新感。

 

終於輪到自己上場的,試圖讓自己不要在意學長在旁的注視,還好試鏡的演對手戲的不是他,要不然我肯定就過不了關…不過,也難說,因為我那該死的驕傲與自尊就算容許脆弱,但也是在於私下,遇到這種重要時刻,可是不容許有任何差錯。

 

劇本背得滾瓜爛熟,不用我特別去記,而表情靈活呈現全是特訓下的結果,加上我脫離大學生活也沒有說很久,演起這個女大學生的角色,還真是得心應手。

 

終於在快結束時,我卻瞄見學長正跟王導討論著,還不時看著我,因為距離,我聽不清楚他到底跟王導說了些什麼。

 

後來,只見學長走出了試鏡會場,徒留我、和我對戲的人、王導跟一些工作人員而已。

 

為什麼學長提早走了?是因為對我的表現不滿意嗎?

 

結束後,當我收拾東西時,王導走向我。

 

「杜小姐,妳表現得很不錯哦。」真沒想到他一開口,竟是如此讓我感覺開心的話語,「而且剛剛沈惟真還跟我推薦妳呢。」

 

學長推薦我? 沒想到學長會如此幫我。

 

「謝謝王導的鼓勵。」不能洩露自個兒的心情,自然而然地恢復平常的笑容。

 

「加油吧!日後希望在此次電影,雙方都能合作愉快。」王導露出和煦的笑容,說了此話,便離開會場。

 

雙方都能合作愉快?! 那是不是表示我通過試鏡了?!

 

第一次試鏡女主角,沒想到竟能幸運地通過,感謝上天,讓我的努力沒白費。

 

雖然公司裡的每個人在這圈子的地位都讓我還覺得很遙遠,但至少我踏出了這一步,往後我會更加努力追隨大家的腳步。

 

且學長似乎沒我想像中的完全對我沒感情吧?!否則他大可不用幫我,不是嗎?

 

太好了…杜雲芊,妳要繼續加油,不管是在工作,還是學長,都要加油。

 

3
-
LV. 3
GP 10
11 樓 憶萱 dakj7124
GP6 BP-

–第 九 話–

 

在試鏡後一個星期,果然接到了電影公司正式的書面通知。

 

看著已攤開的紙張,上面寫著「恭喜您,已通過甄選。」這一句話,給我莫大的開心與興奮,這比以前在學校參與大小比賽所得到獎時,還更加開心。

 

太好了,離哥哥要的成果,又邁前一步了。

 

「小經紀人,看來妳心情很好哦。」原來是子奇。

 

「是呀,我接到電影公司通過甄試的通知單了。」向他亮亮手中的成績單。

 

在這時,也陸續走進來了丹尼斯和史蒂芬;據我所知,因為慕容還得在好萊塢完全拍片進度,所以這次週日會報不會來。

 

而剛來公司時,才見衛亞正要從公司出門,原來是SOSA的陳革非製作人約他去電視公司,談論次這劇本創作的走向,因此他也匆匆忙忙地拿了下星期行程表,便離去。

 

「真是恭喜妳呢,終算是擺脫掉配角的身份。」史蒂芬笑笑地說。

 

雖他是很少參與戲劇類的演出,但畢竟丹尼斯擅長的是戲劇,所以他多少也會注意一下影劇的生態。

 

「幹得好,我就知道妳行的。」丹尼斯倒出乎意料地揉揉我的頭,看似用力,但力道卻十分輕柔。

 

看向他,一向在人前冷酷的他,露出微笑更加迷人。

 

「丹尼斯…你笑起來很帥耶,你應該要常笑的。」不禁脫口而出。

 

不過,這倒讓他臉上迅速爬上紅潮,並僵硬地拿開手。

 

「妳在說什麼,我不就常在電影裡笑?」還臉紅地撇過頭。

 

或許他這種情況,沒半個人見過,所以當子奇和史蒂芬見狀之後,先是稍愣一下,不一會兒偷偷笑了出聲,尤其是那個姚先生,更是笑到誇張至極。

 

想想,縱使都是公司的人,他們兩個再笑下去,丹尼斯一定會生氣的。

 

「好啦,你們兩個別再笑了,這是你們三個下星期的行程。」抽出他們三人的表,一一遞給他們。

 

當他們接過時,辦公室的門又被推開,原來是學長。

 

我起身地走向前,滿是笑容面對他。

 

「學長,我通過電影甄試了。」開心地說道,有點像討好,又像是希望見他以前為我開心的模樣。

 

可是…注定是失望了。

 

「是嗎?那很好,恭喜妳。」雖臉上有笑容,口中也說出對我的祝賀。

 

然而…語氣卻像生疏的陌生人般,不帶任何情感,甚至學長學妹關係,也漸漸降溫。

 

「謝謝學長。」他的冷漠,讓我不得不收起想撒嬌的神情,而是恢復原來的基本態度來道謝。

 

因為這如此,我的心有了失落,孰不知這失落的神態,被其他人全看在眼底。

 

「經理,為了幫妳慶祝,我請妳吃飯。」丹尼斯突然擋在我們兩人之間,並抓起我的手,說了句話,便想將我帶離。

 

也許因為受傷了,想找個地方療傷,至少是他看不見的地方,所以也不拒絕丹尼斯的邀請,隨他拉著我的手,向門口走去。

 

在出了門口前,我回頭看了學長一眼,他並沒有向前阻止,而眼神盡是冷漠。

 

心冷了…原來,我傷他的,真的很深…卻也傷到自己。

 

跨出門口後,在等待電梯的同時,我感覺到丹尼斯緊握著我的手,稍稍看向他,從他的側臉,看他的眼神透露出不捨。

 

此刻,裡頭也傳出子奇的聲音。

 

「嗯…惟真,我可以這樣叫你嗎?」看不見他正用什麼表情,對學長說話,「我是不清楚你和小經紀人發生什麼事,只知道你們公開承認,卻不久之後,你對媒體說出一切都是誤會,你知道,這樣傷小經紀人很深嗎?」

 

看得出子奇是在為我好,但他不知其實是我傷了學長更深。

 

「子奇,我和雲芊的事,你並不懂,當然我也沒想跟你解釋這麼多,希望你別在多問,我和她現在什麼關係都沒有了,就這樣。」學長沒有起伏的聲音,只是這樣回應他。

 

什麼關係都沒有了…這句話,讓我的心徹底碎了。

 

學長真的把我們的感情,全都放棄了…我還以為試鏡時,他推薦我不單只是照顧學妹的關係而已,結果…都是自己想太多。

 

記得丹尼斯還在身邊,所以即使心碎了,卻也忍住淚水,不讓它們宣泄。

 

正好電梯也開啟,他趕緊帶我走進裡頭,阻隔我再聽取任何可能會更傷人的言語。

 

「經理…」丹尼斯輕喊,「不,雲芊,如果妳想哭的話,就哭吧!不要忍住。」

 

輕摟我的肩,他不明白這樣的舉動,都會讓我隨時崩潰。

 

以為學長會在王導面前推薦我,是還有那麼點餘情…沒料到,對他而言,我們已經什麼關係都沒有,感覺連學長學妹的關係都否決。

 

「丹尼斯…」終於忍不住,任淚珠掉落。

 

丹尼斯攬著我靠在他的胸口上,不說任何一句話,只靜靜地讓我在他懷中,將心中隱藏不住的心碎和淚水一併傾倒出眶。

 

---------------------------------
最近不好意思,因為忙於考試中,所以拖稿拖很久,歹勢啦
下次我盡量囉

6
-
LV. 3
GP 28
12 樓 憶萱 dakj7124
GP3 BP-

–第 十 話–

 

看著車窗外熱鬧的街頭,每個人的笑容像是要與我的愁容對比,個個都顯得開心無比,而我的悲傷卻無限地在方才心碎的情緒中擴大。

 

「雲芊,妳有想要吃點什麼嗎?」陪我許久的丹尼斯,輕聲開口問道。

 

此刻的我,怎可能再對食物有慾望呢?所以,不發一語地搖搖頭;然而想想,他不就從剛剛就陪我到現在,我肚子不餓,總不能讓他也沒吃,再說明天起,他還一堆滿滿的通告,不吃會沒體力的。

 

「丹尼斯,我不知道要吃什麼,看你想吃什麼吧。」我相信我說不吃,他也絕對會說不吃,只好勉強一下。

 

空氣中瀰漫著一片沉默氣氛,原本就不多話的他,還有心碎的我,無法有任何交集;車子在馬路中走走停停,到底在哪條路段,早已沒心思去注意。

 

「雲芊、雲芊…」耳旁傳來丹尼斯的聲音。

 

「啊?」回了神,發現我們的車停在寬廣車庫裡。「這裡是?」

 

「是我家,我看妳這個狀況也不適合去人多的地方。」從離開辦公室開始,他臉上的線條沒放鬆過,擔憂的面容不曾卸下。「下車吧。」

 

離開座車,兩人朝往電梯走去,他細心地注意我身旁的動靜,怕我一個不小心去撞上不平的點,也許這就是當哥哥們的共同點,我哥不也是這樣注意我的一切,最後變成干涉。

 

進了電梯,我低著頭,心痛沒這麼痛了,取而代之是無力感。

 

「謝謝你。」輕語道謝,如果不是他,現在的我不知在哪裡一個人哭泣。

 

「傻瓜,妳還有我…」他大掌輕柔我的頭,「也有史蒂芬、子奇他們呀。」

 

「嗯…」是啊,我還得為他們這群『家人』努力呢。

 

進入他與史蒂芬的專屬小窩後,發現佈置的很溫馨,或許史蒂芬生性較浪漫,所以讓整個陳設不至於像男人般的冷冰冰色調。

 

「妳先看電視,我去煮幾道菜。」丹尼斯推著我往客廳走,待我一坐好,他自行走進他的廚房天地。

 

而我拿著搖控器,有一下沒一下地轉著台數,直到看見某個身影,姆指不再下壓,眼睛不再無神,集中了所有焦距。

 

那是今年米蘭所舉辦最盛大的時裝走秀,更是我波奔好幾個月,才為學長爭取到的通告,他是這場秀的主角;畫面中的他,穿著時尚連帽風衣,要歷經多少舞台經驗,才能表現出的台風,高挑的身形完全不遜色於外國男模。

 

看著這樣的他,眼淚重新聚集,一滴、兩滴…像斷了線的珍珠,不斷掉落。

 

《我和她現在什麼關係都沒有了…》揮不去的聲音,再度纏繞。

 

…什麼都沒有了…

 

我屈膝抱頭哭著,把眼淚與低泣聲全埋入衣間,因為我不想讓丹尼斯知道我又再哭,可是…我卻控制不了。

 

「學長…對不起…對不起…」唯一能反覆的就只有抱歉的話語。

 

突然間我感覺到拉力,然後就靠在一具溫暖的胸膛,他沒多說什麼,只是靜靜地任我宣洩。

 

哭,不知流了多少淚,只明白現在的雙眼已經感到乾澀;泣,不知哽咽了多少聲,只了解現在的鼻頭已經不再濕潤,櫥窗玻璃上的倒影,看到的是紅腫的雙眼和紅潤的鼻頭。

 

「先吃點東西吧。」他沒說安慰的話,只是輕扶我走到餐桌前。

 

坐在位置,那些明明味色香聚全的料理,卻引起不了我的食慾,總覺得身上所有器官裝的是滿滿的悔恨與抱歉。

 

丹尼斯坐到我對面,先幫我挾了菜,自己再開動,我則慢慢挾一小口一小口的飯菜,食不知味的咀嚼。

 

「杜雲芊,夠了。」常漠不關己的他,生氣起來。

 

不是沒看過他生氣,只要扯到史蒂芬,他絕對會跳出來保護自己的弟弟,也讓自己扮演強者的角色,然而,對我這麼大聲是頭一次。

 

「丹尼斯…」不解他的怒氣。

 

「那個為了自己的夢想,還有無論如何都會幫自己旗下藝人完成他們夢想而努力不懈,從不懂得退縮的那個杜雲芊在哪裡?」難得他會一口氣說這麼多話。

 

捫心想想,是啊,當初充滿熱忱的我,去哪裡了?

 

「我知道妳絕不是真的和沈惟真分手,一定有苦衷,或必須達到的目的,所以妳才會忍著難過而一步步進行,對嗎?」他柔下聲,「所以為了妳的難言之隱,要更努力,才能早日破除現在的狀況。」

 

我靜靜地聽著,他低沉的嗓音,讓我了解他要說的。

 

「況且,妳通過甄試了,接下來的幾個月一定要跟他見面、對戲,妳總不能一直是這樣的心情,否則影響的不只是電影、沈惟真,還有妳為何如此堅持的理由。」繼續言道,「要振作起來,好嗎?為了妳自己,和整個純真年代,妳要走出來。」

 

他說的一點也沒錯,我再怎心痛,也不能毀了我先前的努力,否則跟哥哥的約定,失敗了就得放棄現在所有,我不要,而且我也不要這樣就離開學長,當初狠下心提出暫時分手的主因,不能在這裡敗陣下來。

 

「我知道了。」吸口新鮮空氣,擦掉還掛在眼角的淚痕,努力擠出微笑,「我會努力的,謝謝你,丹尼斯。」

 

「懂了就好,趕快吃吧,飯菜都要冷了。」終於也看見他的笑容,雖然依舊是淺淺的,卻令我感到溫馨。

 

提起精神,吃著碗中的飯,期許自己要加油,絕不能因為學長的一番話跌到谷底,要不然真的與學長再也沒有未來的機會了。

 

3
-
LV. 4
GP 30
13 樓 憶萱 dakj7124
GP4 BP-
-第 十一 話-
 
自從那天之後,和學長見面的機會少之又少,應該是說我刻意地避開了他,因為我還不知道如何假裝沒聽見那句話,更不曉得該以什麼心情去面對他;加上安排工作的時間,我也將他暫時排在工作會報的日子上,所以有關他的所有行程,我都交由仲瑄拿給他。
 
這週的工作會報,換我缺席了,因為剩這個星期之後,電影就要正式開拍,所以在此之前,我將所有人的工作行程全託仲瑄處理,而我除了放鬆自己的心情外,順道也到各國為大家接一些CASE,好安排接下來的行程。
 
「那立翔大哥就麻煩你了,等開始排練,我和丹尼斯會盡全力配合的。」我露出職業化的微笑,正與立翔大哥預約下一季舞台劇。
 
是的,現在的我正在紐約的『巴洛克之詩劇團』,在確定我和丹尼斯擔任此季舞台劇的男女主角後,並且不會與我電影開拍撞期,一切就這樣與立翔大哥簽下合約。
 
「嗯,我很期待妳和丹尼斯的合作哦。」立翔大哥那迷人的笑容,真是永不遜色啊。
 
和他道別後,我並沒有在街上閒逛,而是回到飯店整理行李箱,明天早上八點還得搭飛機去好萊塢,看有沒有適合衛亞的電影,還有後天還得飛到倫敦跟米蘭,找潔西卡和艾瑞克,尋問下檔期大概何時會決定,最後就是到東京,問社長是否有最新打造專輯的計畫,好考慮這次是由紀翔、子奇、史蒂芬或是和希出任。
 
「好了。」拉上最後一道拉鏈,總算是整理完畢。
 
看來出國次數頻繁,就懂得怎麼管理行李,不會像以往每次出國接洽,就帶了一堆禮物回去,而且該送的完之後,發現還一堆不必要的,真是浪費啊。
 
只是空下來的時間,顯得落寞。
 
看看手錶,才晚上八點多。
 
「時間還早,那看點書來打發時間好了。」本來就沒早睡的習慣,所以強迫自己睡覺也沒用。
 
所以隨手從提帶中取出一本書,這是我在飛機上必備的用品之一,否則飛這麼久的飛機,會無聊得發慌啊。
 
坐到沙發上,仔細閱讀中,然而,在聚精會神的時刻,從書本滑了一張照片,撿起一看,是我和學長的合照。
 
「學長…」手指摸著照片中的他。
 
他笑得多燦爛啊,是我答應交往的當天所拍的,那時學長還在想辦法怎麼讓相機拍到兩個人,誰叫他忘了帶腳架,最後只好放在水族箱前凸出的平台,設定好時間,我們趕緊地坐到對面的地上,沒辦法,那平台太矮了。
 
可是,那時的我們開心地相依偎,拍完馬上拿起相機,看看成果,好險角度剛剛好,而且笑容是充滿著幸福。
 
《妳看,拍得不錯吧?》學長沾沾自喜著。
 
《嗯啊,不輸給專業的攝影師耶,連自拍也能抓這麼準。》看來學長不只是當模特兒的料,而且有專業攝影的水準。
 
《所以囉,我以後就算沒當偶像,也能當攝影師,不過,妳要當我的專屬模特兒哦。》還開心地計劃起以後。
 
《好啊!》當然是滿面笑容地答應。
 
想到這裡,心不由自主地酸了起來,彷彿那個約定已經離我們很遠了。
 
「可是…我現在還能當你的專屬模特兒嗎?」喃喃自語。
 
正當我沉思在回憶中,手機鈴打攪思緒,強迫地將我拉回現實。
 
Hello?」
 
「是我,丹尼斯。」他報上名字,「妳在哪裡?」
 
自從送她回家後,除了工作會報以外,其餘的時間根本再沒見到她的人影,工作會報也是交代結束完,就匆匆忙忙地走,甚至連這星期踏進辦公室一步都沒有,讓他有些擔心。
 
「我在紐約,早上才跟立翔大哥預約好這一季的舞台劇。」告知我的行踨,「對了,這次的男女主角是我和你,等正式排演後,我就會發行程表給你的。」
 
其實都知道他與其他人這些日子對我的關心,每個人的關心的方式不同;像慕容大哥每天就寄卡片和花束到辦公室,卡片當然寫得天花亂墜的。
 
子奇就一天到晚纏著我聽他新譜的曲,就怕我有空閒下來的時間胡思亂想,而且破天荒的還能跟和希和平相處,讓我在那幾週的工作會報上,反而感到不自在。
 
衛亞則是和以前一樣,開始的時候,會拿著他的劇本來問我有沒有需要改進的,但沒多久後,便提到他最近在工作上遇到的新鮮事,像是要逗我開心,不過,以前的他就算會說到工作上的瓶頸,也不會主動說這麼多話,更別提其他新鮮事。
 
SD兄弟呢?一個天天提便當到我面前,是說怕我工作忙會忘了吃飯,事實上應該怕我因為那件事而沒胃口不吃飯;另一個則是會主動來找我晚上陪他散步去,往常大都是我去找他,等他下通告後,兩人才會一起在深夜中散步,這些日子全顛倒過來。
 
更令人無法致信的是紀翔,竟然會在沒通告時,就回到辦公室,靜看著我背那些劇本,然後以前輩的身份教導我演戲技巧,如何演的才會自然,而且還沒表現出任何不耐煩的情緒,如果是以往的他,一沒通告就會回家休息,更不會留在這裡陪我。
 
對於他們默默的關心,讓我很感動,因為如此,我收起眼淚,也常常一人排練王導給的劇本,希望在開拍後,能夠順利的完成,更能表現出專業性的態度,來面對學長,絕對不能讓他們失望。
 
「是這樣啊,那何時回來?」語氣中有鬆了口氣的感覺。
 
「星期日的工作會報,我會回去的。」也是我該面對學長的時候。
 
「嗯…」他沉默了一會兒,「不管如何,要記得我們的工作,是不容許多私人的情感摻雜在裡面,妳好好加油吧。」
 
「我知道。」是這圈子的無奈,「丹尼斯,謝謝你。」
 
「客氣什麼?我只是不希望我們的經紀人被自己打倒了,這樣誰能幫我們安排工作啊?」不過他總是刀子口豆腐心啊。
 
「是,我會加油的。」我也不希望這麼長久以來的努力,全毀在這一夕之間。
 
「那就好,我先掛電話了,要和史蒂芬進錄音室了,妳早點休息。」原來他是趁工作空檔,也對,台灣這時候應該是白天。
 
「好,再見。」
 
闔上電話,繼續看著手中的照片。
 
「我不能再想這些了…我要努力,這樣才更有可能延續我們的幸福,不是嗎?」像是說給照片的人兒聽,也說給自己明白現狀。
 
畢竟在這回憶,還不如更實際的努力,達到哥的要求,才能有機會再度和學長重新告白,重新找回幸福,對吧?!
 
「加油,杜雲芊!」給自己打氣,「不要害怕與學長工作,一定要讓哥刮目相看。」
 
為自己打劑強心針,逼自己退出回憶,相信總有天會撥雲見日的。
 
 
++++++++++++++++++++++++++++++++++
×Him
 
常更新比較難 因為我手中還有別的文在寫
不過 盡量一個月出一篇囉  謝謝支持
 
×漓
 
呵 是啊 現在我正為跟學長的對手戲煩惱啊 不知該怎寫咧
正在構思中
      
4
-
LV. 4
GP 32
14 樓 憶萱 dakj7124
GP4 BP-
-第 十二 話-
 
工作會報當天,我已經早在其他人先進了辦公室,享受片刻寧靜的的空間;看著記事本裡滿滿的行程,用電腦一一的安排,並將既定的一周行程表全印出來,再來就是等大家集合,發到每個人的手中。
 
快接近工作會報的時間,總算有第一個人進來。
 
「啊?小經紀人,妳竟然已經先到了。」子奇搔搔頭,無趣地坐到平常的位子,「我還以為我是第一個到咧。」
 
「沒辦法,上星期忙著幫大家接國外的Case,沒來工作會報,所以就提早來把大家下周的行程弄好,免得你們來還要等。」一邊解釋,一邊抽出他的,「這是你的行程表。」
 
「哇~這麼好,要送我去日本玩?!」看著自己手中的資料,忍不住開心大喊。
 
「呵,不是單純去玩啦,除了休假外,去見習一下其他日本藝人的演唱會,為自己年底的巡迴演唱會,多想些Idea。」他的反應真令我莞爾一笑。
 
畢竟子奇也認真一段時間,是該犒賞他,不過,也希望能多見識其他國外藝人的演出,好增強自個的專業能力。
 
「嘿?妳要幫我辦巡迴演唱會哦?」子奇對這計劃倒很訝異。
 
「是的,上次不是有辦大型演唱會,很成功啊,所以這次就試著辦巡迴演唱會吧。」我想,這是給子奇最好的禮物吧。
 
「耶,我會努力的。」子奇自信的眼神,透露著他的決心。
 
他啊,打從加入後,歌藝技巧不斷進步,連戲劇、電影也漸漸打響知名度,成長了不少,唯一不變的就是自信還帶點自傲。
 
「好,我期待你從日本回來後的感想哦。」點頭同意,同時門又開啟,「丹尼斯、史蒂芬,你們也到啦?」
 
「對呀,上星期辛苦囉,還出國幫我們接洽通告。」史蒂芬溫柔的笑容,依舊和
喣。
 
「不會啦,而且這星期開始,電影就開演了,心情有點緊張,加上那些日子會沒多少時間能幫你們接國外的通告,所以整理一下首次當女主角的心情,順道去拜訪各個主辦單位,算是一舉兩得啊。」也許出國後的心情調適,不像前些日子這麼自怨自艾,說起話也比較有力道。
 
他柔聲的打招呼,反倒是丹尼斯一言不語,直接走到我的面前,將手中的提帶放在我面前。
 
「妳應該一下飛機,就直接過來這吧!」他把袋中的盒裝一一擺在桌上,「肚子餓了吧?快吃,免得冷了。」
 
瞅著他看,不愧是丹尼斯,總是知道我一忙事情,就會忘了吃飯的習慣。
 
「謝謝。」收下,因為知道他的關心,是不容我拒絕的,「可是,我等等再吃,要不然大家都進來,看見我吃東西,我會覺得怪怪的。」
 
「嗯,記得吃就好。」他也不勉強,「不過,一定要吃完。」
 
「好。」允諾。
 
不久之後,除了還在日本錄音的和希沒趕回來,其他人都到齊了,包括學長。
 
「來,這是你們下周的行程表。」充滿精神的笑容,將報表遞到他們手中。
 
也許是心情上明顯的變化,讓在場所有人都感受到,每人眼神透露著『復原了嗎?』的疑問,然而,學長的眼眸是平靜的,看不出他的想法。
 
「好啦,都發完了,有問題就留下來討論,沒問題可以回去休息了,明天開始大家又要忙碌囉。」時間也不早了,提早放大家走,「對了,學長,等等留在這一下,我想問劇本的事。」
 
後面這句話,讓原本已離開座位的大家,全停住腳步,回頭看了我一眼。
 
「哦,好。」學長更是有些愣著。
 
「大家還有事嗎?」看他們全停在門口,不開口的話,他們應該忘了要離開的事。
 
「沒、沒事了,我要走了,大家再見。」子奇縱使充滿疑問,不知該如何問起,只好選擇離開。
 
紀翔酷酷地接話:「如果和他討論劇本,演技上還有其他問題解決不了,就打電話給我吧。」畢竟他在戲劇上也不是省油的燈,說完也走了。
 
「學姐,那我走了哦,有空我會去探班的。」衛亞聲音總是細細,如果耳朵不靈有時還會聽不清楚。
 
「好,回家小心。」
 
現場只剩史蒂芬、丹尼斯、學長和我。
 
史蒂芬看看身邊的哥哥,感覺他似乎不想走的意思。
 
「經理,那我先回去了,今天錄好的音樂帶,我還想再整理一下。」史蒂芬開了口,他知道哥哥想要做什麼,便先道別。
 
「好。」了解點頭,突然想到一點:「可是,丹尼斯你不用載史蒂芬回去嗎?」
 
「我想知道妳這次接的舞台劇內容。」簡潔有力的答案。
 
原本是想走的他,一聽見是她主動要沈惟真留下,就有些不放心,而決定以她前些日子提到的舞台劇為由。
 
「這樣啊…可是我跟學長可能討論劇本會久一點,這樣也沒關係嗎?」雖然丹尼斯肯留下來,會讓我安心許多,可是又怕擔誤。
 
「沒關係。」他就是不想先行離開。
 
「經理,我自行坐車回去就行了。」史蒂芬看情況已定,說出解決方案。
 
「好,自己要小心,早點休息,不要整理太晚。」以史蒂芬的個性,不要看他溫和的模樣,做起事超有個性與要求,這點一點也不輸丹尼斯。
 
「好,再見。」頭也不回走了。
 
這空間剩下我們三人,看看兩個,奇怪?怎有微妙的感覺流動?
 
唉~工作要緊,其餘的,現在沒心力去管。
 
+++++++++++++++++++++++++++++++
×迷紫
 
呵 暫時我也還不確定誰跟誰 就是還無法決定 所以後面才會打個?
就看心情走向吧 有可能反轉再反轉 有可能跳丹尼斯 也有可能始終如一的學長
反正一切都還沒到那 也沒想到那 就寫一篇是一篇囉
 
§ 萱之言 §
 
呵呵 距離十分鐘後 十二點一過 就是我的生日了
所以就多送一篇給大家吧
也希望大家不吝惜地賞賜小的一個GP 當生日禮物吧^^
感謝大家的支持
  
4
-
LV. 4
GP 35
15 樓 憶萱 dakj7124
GP2 BP-
- 十三 -
 
送完所有人,辦公室就只剩我們三個人,瞬間空氣的凝結,還真讓我感到有點尷尬,不過,正事依舊得執行。
 
從大包中,拿出一包牛皮紙袋。
 
「丹尼斯,這就是這次舞台劇的腳本,你先拿去研究吧,等等我們再討論。」遞給了他。
 
「哦,好。」他接過手,並未馬上打開封口,「妳該先吃飯吧?」
 
因為他知道,現在不提醒她,肯定又跟沈惟真討論到很久,這樣肚子也會跟著空腹到結束為止。
 
「可是…」我看看學長一眼,是我開口留他下來,總不好意思擔誤他的時間。
 
「先吃吧,妳這習慣不能一直不變,胃遲早會餓出問題的。」惟真怎可能會不了解他這學妹的脾氣,為了把凡事做到完美,卻常常忘了最基本的民生問題。
 
在學長無奈地回答之際,丹尼斯已經將飯盒一一擺在桌子上,甚至連筷子都放到我面前。
 
「謝謝。」既然兩人都這樣希望,我就不客氣囉,「嗯,丹尼斯,這道烤排骨不錯耶。」
 
「是嗎?那下次再做給妳吃。」聽到讚美的話,丹尼斯嘴角的弧度上揚不少。
 
兩人的互動,沈惟真看在眼裡,雖表面上依舊無所謂。
 
「學妹,妳慢慢吃,我去樓下的超商買點東西。」說完,也不等回答,自徑地離開辦公室。
 
他哪會看不出丹尼斯的意圖,可是,他一直相信她不會變的;這陣子,他總是刻意對她冷漠、無視,不代表他不關心她的一切,偶爾跟衛亞碰面時,就會若有似無地提一下,而衛亞只要提到他所敬愛的學姐,就會忍不住說了一堆,這點倒也讓他訝異,沒想到心房難攻的衛亞,竟然可以為雲芊敞開心房。
 
從事件發生以來,他生氣的不是她提出分手,而是氣她為何就是不肯相信他、相信兩人能夠一起度過她哥哥給的難關?總是選擇一個人面對挑戰,這樣的她,會讓自己覺得很沒用,連喜歡的女生都保護不了,偏偏固執的她,不論他怎麼生氣,用態度傷害她,她卻不曾在自己的面前崩潰。
 
雖有幾次看得出她想找他談話,或許看見自己冷漠的眼神,只好又將話吞回肚子裡,也曉得她這些日子是刻意避開他,只是讓他驚訝的是,這次從國外回來的她,似乎整個人變了,連今天要他留下,所說出的話顯得果決。
 
 
望著學長離去的背影,甚至是空盪的門口,心中有些難過。
 
《學長…還是不喜歡跟我兩個人獨處嗎?》即使調適好心情,也為明天即要合作的新片做好整理,卻不免為他的舉動,感到小小的失落。
 
「雲芊?在想什麼?不趕快吃,等等沈惟真回來,妳要讓他等嗎?」從那次開始,他已經習慣喊她的名字,再也改不回口。
 
「對哦。」一語驚醒,趕快將眼前的食物,一口口送進口中,然而,味道全變得清淡。
 
坐在她對面的丹尼斯,怎會看不透她在想些什麼?她任何一個眼神、一個表情,都讓他知道她還是在乎著沈惟真;心感到酸嗎?他不曉得,心中的確有那份悸動,可是卻又那般的不確定,唯一清楚現在的他,只想陪在她身旁,至少她難過時,不會是一個人。
 
 
在食不知味的情況下,終於吃完飯盒中的飯菜,正想學長怎麼這麼久還沒回來,感到疑惑時,門已經被推開,他手中提了袋東西走進來。
 
「學長,我們可以討論劇本了。」連忙起身,且已經將劇本拿在手中。
 
「好。」沒說二話。
 
「那我們進練習室好了,就不會影響到丹尼斯解讀腳本。」提議地說。
 
因為兩者都是要不受打擾的,這是最好的安排。
 
「我沒意見。」學長無所謂地先走進練習室。
 
「丹尼斯,不好意思,就麻煩你先看一下。」語畢,我也跟進。
 
一個月來的日子,第一次兩個人單獨地在同一個空間。
 
「學長,我覺得這個女主角的演法,是不是要活潑一點?」反覆研究劇本,這是我對女主角的感覺。
 
「活潑啊…」學長認真地思考著,「劇本先借我看一下。」
 
他接走我手中的劇本,看著他認真的側臉,好久沒見到這樣的學長了。
 
「嗯…這女主角給人的感覺是要活潑點沒錯,不過,妳想怎麼表達?」為工作,可以暫時忘了兩人之間的事。
 
「雖然我覺得這女主角跟我某些部分很相像,但我想把她演得坦率點。」因為對話內容,明顯覺得劇中的她與自己最大的差別。
 
學長雙眼盯著劇本,「坦率?這跟某人不怎相像。」暗語諷著。
 
我怎可能聽不出來呢?
 
「學長又來了,每次都愛拿我的話,欺負我。」嘟著嘴抗議。
 
「哈哈…要不然,妳覺得妳有嗎?」難得朗聲大笑。
 
看著這樣的學長,有些呆愣,多久沒見到學長的開懷大笑?多久兩人沒有這麼自然的相處?
 
「好啦,我承認我沒有,這樣可以沒?」但很快的,收起我短暫的眷戀,「我們繼續討論接下來的吧。」
 
接下來,我們為了明天開演,正努力地彼此溝通,畢竟我們兩個是男女主角,又同一個公司,默契絕不能太差。
 
 
正當我們研究著內容,外頭的丹尼斯並沒有將心思放在舞台劇腳本上,而是冷眼地看著房內的他們,可是心情感受到放鬆,因為他也很久沒看見雲芊臉上的笑容,所以能看見她這麼自然的表情,知道她已經釋懷不少。
 
既然如此,他還是不要進去打擾他們,免得氣氛僵掉,因此他繼續看了雲芊到底接了什麼樣的舞台劇。
 
一個小時飛快地流逝,外頭的夜色暗了許多。
 
「學長,謝謝你幫我順劇本。」和學長道謝。
 
兩人長久以來的緊繃狀態有了短暫的出口,雖不知未來的日子如何,不過,現在的氣氛緩和,那對戲的話,就應該不會再有那時害怕面對的心情,讓我更加倍相信我可以做到的。
 
「不客氣,第一次演女主角,就放輕鬆點。」與我一前一後走出練習室,不忘以前輩身份地說:「凡事都有第一次,突破那道線,以後就會順了。」
 
也許剛剛的氛圍,使得沈惟真片刻忘了冷淡的事,畢竟最喜歡的人,即將要挑大樑,他並不希望因為自己影響到她的心情,只希望還是能照她所想的,至於自己何時能徹底放開心,是個未知數,兩人是否會和好如初,更是個問號。
 
目前需要的是電影開拍後的相處,是要該怎麼拿捏才好?
 
「好的,謝謝學長。」真心感謝,他並沒有在開拍前,再度澆我冷水,而是以前輩的身份叮嚀,這樣的情況,我很滿足了。
 
「我先走了,bye-bye.」他拿起沙發上的背包,沒多說一句就要離開了。
 
離開前,經過了丹尼斯身旁,他稍停頓了腳步,看了他一眼,便踏出公司。
 
相同的,丹尼斯在他經過時,與他對上了眼,彼此讀到了複雜的訊息,不過,誰也沒說出口。
 
兩個人在自己心中,種下了競爭的種子;沈惟真種的是情敵種子,丹尼斯卻不知種下的是情敵還是工作對手的種子,總而言之,彼此有了競爭火花,即將一觸即發。
 
+++++++++++++++++++++++++++++++++++++++
×迷紫
 
謝謝你的祝福和GP唷^^
子奇的線哦  可能拉不出來耶 真要拉出來  那這篇小說會太長
而且現在腦袋裡只裝得下三角的
反正慢慢拉線  不過暫定應該是不會有子奇或其他人出現吧
 
 
×漓
 
呵  是呀  在玩的時候 除了學長
我就對丹尼斯比較有感覺  ﹙算比較喜歡憂鬱小生吧﹚
所以好感比率上  丹尼斯出線很多
 
 
×紫緋
 
哈哈  因為寫的人對丹尼斯有好感嘛
所以就會讓人感覺丹尼斯對雲芊好好
 
有感覺 就會寫出來囉  我會加油的 謝謝
 
 
×舒芙蕾
 
好久不見囉  我終於又重返論壇了
謝謝你的祝福和GP^^  有心意一點也不遲
 
學長怎麼想 我想這集就交待很清楚了吧
可是後面還在舖陳中 還沒確定是要惟雲配還是丹芊配
所以繼續寫  不過 應該主題不會離開這三個人  除非我途中變心喜歡另個人吧
要不然應該不會變吧
    
2
-
LV. 5
GP 36
16 樓 憶萱 dakj7124
GP3 BP-
- 十四 -
 
見丹尼斯盯著已空的門,有些困惑,他有事要跟學長說嗎?要不然,怎麼久久不會回神,在想什麼?
 
「丹尼斯、丹尼斯…」連喊了幾聲。
 
「啊?」總算是有反應了。
 
他回過身面對我,手中還拿著劇本,但看他的表情,思緒早不知飛到哪兒去了。
 
「你怎麼了?有事要跟學長談嗎?」直問。
 
「沒事。」又是冷酷的簡潔回答,「我們來談這次的舞台劇吧。」
 
「好。」我與他坐在辦公室的圓桌那,好方便討論。
 
他反覆看了看,似乎在思考要怎麼告訴我,我靜靜地等待他的下文。
 
「這次的舞台劇是『羅密歐與茱麗葉』吧?」發問,看標題與相似度是挺像的。
 
「是啊。」我了解他的困惑,「我有問過立翔大哥,他說雖是莎翁的版本,可是想加點中國元素,所以我們的元素就是『梁祝』,算是東西合併綜合版的。」
 
「原來如此。」他了解點點頭。
 
接下來,我們大概討論了一下劇的內容,還有我們既然擔任男女主角,是該用什麼樣的情緒表現,還有立翔大哥對此劇的想法,及希望我們要如何配合。
 
 
 
走在街頭上,繁星拱月地陪伴著我們,雖欣賞美麗的月色,總是史蒂芬與我,然而,現在這樣的情景,丹尼斯愈來愈常和我漫步在公司下的騎樓。
 
「對沈惟真釋懷了嗎?」完全無須前話,直接提了重點。
 
這點果然與史蒂芬是不同類型,雖史蒂芬也不喜歡拐彎抹講,但至少言語上還是會修辭,可是身旁這位老兄,連修辭的贅詞都沒有,一針見血是他的特色與專長。
 
「也不算釋懷,只是就像你說的,拍片的日子總要面對他,我總不能讓自己一直這樣下去。」如果不是他那天的一番話,可能我還深陷在學長那殘酷的打擊中,「再說,公司不是只有我和學長,還有你、史蒂芬他們,我可不能為了自己的私事,而影響大家的工作作息。」
 
「想通就好了。」他為她的話,感到開心。
 
瞬間意外地感覺自己,竟然會隨著她的心情而起伏。
 
「丹尼斯,你…覺得我自私嗎?」第一次想對他提我與學長的事。
 
「自私?」有些不解。
 
「就是我對學長所做事。」嘆了口氣,將事情來龍去脈地告訴他。
 
他沉思了一下,並沒馬上回答我。
 
或許是想好要怎說,他緩緩開口道來:「如果站在沈惟真的立場,妳是自私的沒錯,因為妳這樣的做法,說明了完全不相信他,不相信你們兩個的愛情,對他而言,當然是受了傷,假如是我,搞不好會離開公司。」
 
他是很客觀地想這整件事,並且不說任何偏袒的話,只是把我們的角度立場,說了一遍。
 
原來…是這麼嚴重啊,難怪學長會這麼生氣,所以說,他現在還願意留在公司,是對我還有感情嗎?
 
丹尼斯知道自己的話,讓她陷入滿腦袋全是沈惟真的世界,雖有點不開心,可是既然她都肯開口問他這件事,他並不會因私人感覺,就扭曲任何立場。
 
「現在的妳,不必要想這麼多,達到妳的目標比較重要。」他打破寂靜的氣氛,「因為以前的事已成事實,怎麼想破頭,也沒辦法挽回什麼。」
 
聞言,抬頭望著他。
 
「丹尼斯…很高興有你在我身邊,謝謝你。」真心的感謝。
 
以前雖沒任何朋友在身邊,可是至少有學長在,而今我和學長的關係變得緊繃,如果沒有他在,雖然有子奇他們其他人,可是沒有再像他會給我這麼客觀的回答,搞不好全是安慰的話。
 
不過,這位老兄不擅長言語就算了,且會動不動就臉紅,是他的演技,還是真的害羞?
 
「不客氣,我只是希望妳的情緒,不要影響到大家的工作。」死鴨子嘴硬就是指他這樣的人,明明關心她,就是硬要扯到工作。
 
「是是是,我會好好的安排大家工作,不會給你們帶來麻煩的。」當這麼久的經紀人,會不了解他的個性嗎。
 
話說回來,這陣子我發生的事,跟他與芬芬的時間也差不多,但我卻從沒關心他,我這經紀人真是失職。
 
「你跟芬芬的事呢?」拖到現在才問。
 
聽見芬芬的名字,他的表情變了一下,隨即很快又恢復。
 
「分手了,不就是這樣嗎?」不想太解釋,他與芬芬分分合合的事,早在這圈子成了舊新聞。
 
「你捨得嗎?不會難過嗎?」試探的問。
 
並非不知他對芬芬的感情,說不難過,一定是騙人,但他始終不跟任何透露一句,就連史蒂芬也不肯說。
 
「難過?事實不就這樣,捨不得又會有什麼改變嗎?」他的表情像無奈地說,「我…本來就是屬工作狂,凡事也要求完美,芬芬的確是很好的女孩子,只是我不能常陪在她身邊,這點我對她很抱歉,所以現在這樣也好,相信她能找到更好的人。」
 
看他如此失落的感覺,原來他還是很愛芬芬的。
 
「別說這個了,明天就要正式開演,妳要努力。」自行中斷話題。
 
「嗯,我會努力的,不會讓你失望。」我保證。
 
在這電影界一哥面前,可不能太放鬆,否則他才不會因為我是經紀人,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反觀搞不好還會訓我一頓。
 
「那就好,走,送妳回去吧。」說完,他直接朝停車場方向走去。
 
坐在車子裡頭,隨著開演時間愈來愈近,心中有說不出的緊張與不安,可是我不能被看扁,一定要加油,加油吧,杜雲芊。
 
+++++++++++++++++++++++++++++++++
×紫緋
 
因為原本就以第一人稱在寫,所以基本上比較會去避免敘述他人的想法
要不然就得跳脫成第一人和第三人寫法
只是在文中的轉換,怕突然從第一人稱變第三人稱 會有人一頭霧水
所以才會我盡量不去寫他人的心情
不過 我會注意的
 
×漓
 
呵 學長與丹尼斯會不會有對手戲  我還沒想到那邊去
不過基本上 就是雲芊出現 他們才會有互動
我再想想吧  
3
-
LV. 5
GP 39
17 樓 憶萱 dakj7124
GP2 BP-
-十五 -
 
「卡.-」王導忍無可忍大聲地喊。
 
我懊惱地自責,看來又是我的問題。
 
從電影開拍的開始,我就是不斷被王導糾正、責罵,學長也很努力想幫助我,但總是沒辦法如此完美。
 
「杜雲芊-妳到底是受了什麼樣的訓練?為什麼就是沒辦法一鏡到底?」導演抓狂地當眾人的面,把怒氣宣洩出來。
 
隨著王導那怒氣一發不可收拾的情況下,餘光還似乎瞧得見旁人吱吱喳喳地討論著,更讓我覺得難堪,站在片場中,只有想拔腿而跑的衝動。
 
更何況學長還站在我身後,以前在他面前,總是完美的我,在這幾個月來,形象已經在他眼前毀滅,剩下僅存的驕傲也沒了。
 
「對、對不起…」已經很努力不讓眼淚流下,卻還是控制不了奪眶而出的。
 
王導深吸口氣,緩緩說出:「請妳跟我出來一下吧。」
 
他嚴肅的表情,可想而知他接下來要說的話,肯定是不怎麼好的言語。
 
「是…」但我也只能默默地跟他走出片場。
 
沈惟真看著她跟導演走出門後,眉頭就一直深鎖著,難道她跟自己演對手戲的壓力有這麼大嗎?
 
隔離了那一群人的視線,雖然鬆了口氣,但王導的沉悶,讓我依然緊繃。
 
「杜小姐,如果妳還是覺得不適任這個角色的話,就請妳自個請辭吧。」他語重心長的說出這句宛如炸彈的話。
 
我呆愣住了幾秒,但很快地抓回神情,急忙鞠躬哈腰地說道:「王導,請您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好好去詮釋的,這次的機會真的對我很重要。」
 
他輕搖頭又說:「可是這些日子,妳也很清楚妳自己無法真正融入。」
 
聆聽著,其實我也知道這段時間以來,就如他說的,我沒法子完全融入角色裡頭。
 
「其實妳的表情、走位、台詞等等並沒有太大的差錯,但我卻感受不到那個角色所要表達或是溫度在裡面,就感覺妳非常放不開,這樣根本不但詮釋不了,甚至連妳自己的風格也沒有,所以還是請妳放棄吧。」他把所有感覺說出來。
 
聽了導演的話,我百口莫辯,明知道該怎麼演這場戲,但卻只要遇到學長的橋段,就會腦袋卡卡,甚至只要演到相似的情節,我的心完全不受控制。
 
可是…「我還是不能放棄,請王導再給我最後一次機會,這次我會好好努力去尋找你說的感覺。」我不能就此讓它結束,否則以後的路更難走。
 
王導再沉默思考片刻,才吐言:「好吧!我再給妳一星期時間,希望妳快點克服這個問題,問題不是出在妳的演技,而是妳的內心。」說畢,他再度進入片場裡。
 
沒一會兒,就聽見他大喊:「我們現在就先來拍其他部分的,快。」
 
而我回頭看著緊閉的那片門板,明明和學長也只隔了一小距離,卻還依然足以建立起隔閡。
 
然他有如若無其事似的,演技、心態成熟到我們就像腳本中的男主角,彷彿他真的是這樣的人,我卻一直卡在過不去的關卡,無法自然,看來之前的旅行還真有點白費了,心理建設一點也沒用。
 
「雲芊,妳還好嗎?」突然背後響起他的聲音。
 
「啊?」連忙伸手抹去淚痕,「學長,真不好意思,又為你添麻煩了。」
 
「沒關係,第一次擔任重要角色,難免的。」他像要說些什麼地看了我一會兒,才再度開口說:「剛才王導跟妳說了什麼?」
 
「沒有什麼,只是要我回去再好好想想怎麼演這個角色。」我努力讓自己笑著說。
 
「就只有這樣?」他似乎不相信。
 
「對。」我點點頭,「所以學長,我先回公司努力一下,就麻煩你自己回公司了。」
 
「好,路上小心,再見。」
 
「再見。」接著,我頭也不回走出片場,因為害怕下一秒在他前面崩潰。
 
果然…不出我所料地,才一走出門口,情緒忍不住上來,我只好躲到最隱密的地方好好地『冷靜』。

+++++++++++++++++++++++++++++++

要不然一時之間想到這 回來看看 才發現還有人在等啊
因為沒在玩遊戲時 漸漸靈感就沒了
而我…應該沒有那麼多的『書迷』吧?
就盡量寫多少是多少了
 
2
-
LV. 5
GP 40
18 樓 憶萱 dakj7124
GP3 BP-
-第 十六 話-
 
在隱密的角落,默默地抱膝流淚,這是我一向對事情的宣洩;記得公司剛起步時,遇到圈內的不順遂時,子奇總說我老愛以這種方式來冷靜,不會大哭發洩,也不去血拼新貨,完全不像富家千金的舒壓方式。
 
也許是哥從小給予我的期待與觀念,讓我知道一切要靠自己,否則就得照他說的做,因此我不想事事都順著,我也想做我自己,因此養成我好強的性格,然而這是從我外表很難感受到的。
 
深吸口氣,想順順新的情緒,我不能一直再這樣下去,否則重要的第一步會被自己毀了。
 
「學姐?」
 
在好不容易平復之下,定眼一看來者。
 
「衛亞?你怎來這裡?」這時候他應該是會在圖書館的。
 
他走向我,展現他那可愛無害的靦覥笑容,細細地道:「因為期末考準備的也差不多,想來電影公司問問王導有沒有什麼演出機會。」
 
「演出機會?」不懂他怎會主動去爭取機會,更何況這些不是我在安排的嗎?
 
「我…我想學姐最近為了這次電影,很努力地去付出、學習,我也想要跟隨學姐的腳步…」愈說愈小聲,小到我快聽不見,就快說完時,才又回到正常音量:「所以我後來決定想主動問問機會,這樣學姐才不會又兩頭忙。」
 
「這樣啊,辛苦你了。」拍拍他的肩,「對不起哦,最近我這經紀人失職了,都沒幫你爭取工作機會。」
 
他連忙搖搖頭,「才不是呢,是我跟學姐說過這個月讓我好好準備期末考的。」
 
「呵呵…」微笑地看著他,其實這個公司,好像除了我自己外,其他人根本不用去操心,就連怕生的衛亞都把自己照顧的好好的。
 
想到這,表情忍不住落寞,而我呢?什麼都不會…
 
衛亞觀察力十足地發現她臉頰上未乾的淚痕。
 
「學姐,發生什麼事了嗎?」他決定問出口,「是不是又是學長對妳說了什麼?」
 
在那天沈惟真所說的話,很快地就傳到其他人耳裡,衛亞不明白為什麼學長怎會突然對學姐這樣,平常他跟他提到她時,就還感覺得到他的關心,怎會說出那樣的話呢?
 
「啊?」一時之間愣了一下,才想到先前的事,「不是啦,是剛演戲時,王導說他感覺不到我的感情…覺得我沒把角色的靈魂演出來,所以我有點難過。」
 
「是這樣啊…」衛亞了解地點點頭,「是…因為學長的關係嗎?」
 
「算是吧,畢竟戲裡很多跟學長的對手戲,會讓我想到從前。」對於衛亞,我不用像面前丹尼斯有種緊張情緒,而能將話說開。
 
「那就照自己的情緒吧,無法整理開對學長的感覺,就拿妳的心情去演。」衛亞思考後說出的話。
 
「我的心情?」那我不就要幾乎每個場景都得哭。
 
「如果妳對學長還有依戀,那就把你想要跟他的戀愛心情表現出來,既然是戲嘛,那就不用想太多現實,不用太獨立,就演出妳對他的憧憬就好啦!原本妳想跟他戀愛的依賴。」他不認為因為是工作,就能將私人情緒完全拋開。
 
「嗯……」沉靜思考。
 
「開心的場景,就想像如果你們真的在一起,是該怎麼表達,傷心的,也不要隱藏,只是不要每次就想如果是以前有多好,或是以前怎麼做,而是想未來的,當你們走到那一步時,發生這種狀況,那是怎樣的情緒。」難得聽見衛亞給我的建議是如此多。
 
感動地看著他,雖不知我會不會做得到,但他說的,無非亦是種方法。
 
「妳曾經過說,遇到困難要勇敢面對,我知道妳現在試著面對,但還是忘不了曾經你們彼此所留下的傷痕…學長都能做到,甚至推薦了妳,那妳呢?」衛亞看著我說。
 
認真的眼神與表情,讓我瞬間覺得他不再只是個男孩,而是成熟的男人,而他最後說的話,的確是提醒著我。
 
學長都能做到了…那我呢?

++++++++++++++++++++++
∮韓熙

謝謝你哦…要不是你想翻桌 說真的 還沒想到要繼續寫
好吧 不管有多少 我就盡量寫囉

∮迷紫

呵呵 遺忘還有缺少支持力 通常就會減弱我的動力
久而久之我真的就會懶了
但我倒沒把文刪掉 所以看到 還是會心血來潮把它寫一寫
一切就我會盡力完成的 希望不會斷頭(?)
  
3
-
LV. 5
GP 61
19 樓 憶萱 dakj7124
GP2 BP-
-第 十七 話-
 
沉澱了一個星期,看著劇本反覆思考著,如果現實的我們,應該會怎麼做?也許無法在生活中表現的,就藉由戲劇表現吧。
 
「學長…」從後頭緊緊抱住他,「對不起、對不起…我知道我總不敢正視自己的內心。」
 
是啊,我即便正視了自己的內心,卻總為了面子視而不見。
 
被她緊抱的惟真,被那樣突來的擁抱,心中深處有些悸動,有些酸澀,如果那時她這麼坦率,今天或許不會變成這樣的地步。
 
「知道又如何?妳還不是放棄了?還不是選擇傷害了我?」沉痛地說著,惟真帶著半戲半真心。
 
初乍見劇本內容時,他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撇開私人感情,演好這部電影,如果女主角是別人,也許就能演得輕鬆,然而他又捨不得看她如此努力,所以決定向王導推薦了她。
 
因此開始進行拍攝時,他並沒她實際看到的這麼敬業,而是他將所有對她的情感都投入劇中,讓現實中無法達成的一切,就在這場夢進行吧。
 
「……」真心流下的淚滴,濡濕了他背上的衣服,「我、我一直認為學長會懂我的,會等待我的。」
 
當我決定接受哥的挑戰時,是那麼認為的,可是學長卻出乎我意料之外地憤怒轉身。
 
「我知道我很自私,但我沒跨過這道鴻溝,我們會不幸福的。」哽咽地道,真的戲如人生,如此貼切。
 
惟真輕輕拉開她的手,轉身面對,將她抱入懷中,輕拍著她的背道:「小傻瓜,那為何不選擇和我緊牽著手,一起去面對呢?」
 
這句話,我瞬間感覺到學長真心的無奈。
 
這片段彷彿在為我們剖析著彼此的想法,完全忘了在眾多人面前,以真實的情感演出。
 
此刻,丹尼斯拎著探班的宵夜,冷眼地看著前方兩人的擁抱,明知那是戲,為何卻能感覺到他們兩人在真情告白?
 
「卡-」王導一聲令下,這片段算是完美結束。
 
雖然我多麼不想離開學長的懷抱,然而學長卻已經放開了手,像是完全抽離剛才的情緒。
 
「雲芊,先把眼淚擦一擦吧。」但他還是溫柔地從口袋拿出手帕,為我拭去眼淚,「剛才演得不錯哦。」
 
「謝謝。」發愣似地看著他,只能客套地回應。
 
「啊,丹尼斯,你怎麼來了?」王導轉身先看著站著門口已久的他。
 
「因為晚上沒通告,所以來看看我們經紀人,不知她演得是否還能得王導的贊同。」他禮貌性地向王導微笑,以資深演員的身份說著。
 
「雲芊這次回來後,表現得不錯哦。」王導帶著很滿意地笑容,「沒想到一個星期,她改變得這麼多。」
 
「那就好,畢竟是她剛起步,雖然是我的經紀人,但以前輩身份來說,我還真有點擔心她演得不好。」丹尼斯有始以來說了這麼多話。
 
這讓王導,還有那些曾一起共事的片廠工作人員們,有些感到不可思議。
 
「是剛開始有些放不怎麼開,不過今天來了,進步很多了,一定有你這大前輩指導的幫忙吧?」王導像是跟著朋友說。
 
「呵,王導這可不能亂說,傳出去的話,那些媒體又要亂寫了。」丹尼斯很懂現在的狀況,應該避免不必要的言語,「對了,我有帶些宵夜,雲芊、惟真你們快過來吃吧,各位工作人員也辛苦了,快過來享用吧。」
 
有些驚訝地看著丹尼斯,他從來沒這麼熱情地招待任何一個人,更別提送宵夜過來了,帶著不解的表情走了過去。
 
「丹尼斯,你怎麼來了?」疑惑地問。
 
惟真聽見他直喊她的名字時,眉頭皺了皺,他們何時走這麼近?連名字都叫了。
 
「我們唱片錄製今天已經完成了,我看時間還早,所以就想帶些東西來給妳和大家解餓,順道來看妳的表現。」笑說著。
 
這也讓我發現,丹尼斯最近那溫暖的笑容真是愈來愈常見,對我說的話也愈來愈多了。
 
「那大前輩,你覺得我演得如何呢?」對他,漸漸地有些依賴感。
 
「嗯…」他故作思考,「是不錯啦,表情深動、情感自然,完全把妳愛哭的一面都表現出來。」
 
「我、我哪有愛哭啦!!」噘起唇抗議著,也不過恰巧在他面前哭過個幾次,哪有算什麼愛哭。
 
「沒有嗎?那上次妳說要參考別人的演出,還找我去看電影,結果是誰在電影院裡哭的淅瀝嘩啦的?」看她的模樣,丹尼斯難得出現的玩心。
 
但兩人的互動,讓在一旁的惟真心中有些不安,以前的她,只有在他面前還有安妤才會卸下心防,把一些情緒表現出來,對於其他人是帶著尊重與距離的,現在卻能明顯感覺到她與丹尼斯的互動,更有一些是她從沒在自己面前表現出來,例如軟弱。
 
「那、那不算啦。」真是糟糕,愈來愈多弱點被他知道了。
 
「是是是,不算就不算,快點吃吧。」丹尼斯寵溺的表情不知不覺地洩露,不再單單只對史蒂芬才有的表情,也用於面對她的時候。
 
「是。」開心地接受,轉頭朝學長一笑,「學長也快來吃吧,冷了就不好吃。」
 
「哦,好。」惟真抬頭與丹尼斯對視了一眼,便坐過去,開始一同開動。
 
對於今天重新的開始,所有緊張在丹尼斯來了之後,全放鬆了,也許一方面也是因為王導滿意的表情,還有……將內心一點點的感受,表達給學長,不知他是否有接收到我的心意?
 
 
2
-
LV. 6
GP 66
20 樓 憶萱 dakj7124
GP0 BP-
-第 十八 話-
 
這部電影在漫長的幾個月拍攝之下,而我的部分因舞台劇檔期關係,因此趕拍地差不多,昨天也終於補完幾個鏡頭,在王導滿意之下,喊了聲「卡」,結束了我的部分。
 
要離開片場時,王導還特別跑來跟我說,要記得回來參加殺青酒宴,也要盡量排出空檔來參與首映日、宣傳的部分。
 
今天將下周行程表列印出來,並發給他們。
 
「下星期,我和丹尼斯會一同出發到紐約的『巴洛克之詩劇團』,大概要兩個星期多才會回國。」整理好桌面上的東西,一邊說道:「所以如果有事情,仲瑄會幫我處理的,如果聯絡不到我,也可以找他。」
 
在一旁沙發上,像若無其事翻著時尚雜誌的沈惟真,聽見此話,心有些一震,連帶著手,差點讓雜誌從手中掉落。
 
「啊?小經紀人妳要去這麼久哦?」子奇總覺得她不在,整個辦公室只剩幾個男人,畢竟同性相斥,會讓他非常感到無趣。
 
「嗯,不過,拍演完後,馬上就會趕回來了。」微笑看著他回。
 
發現雖然子奇跟丹尼斯同為人家的哥哥,但兩人兄長霸氣完全不同,一個就大喇喇表現出來,甚至還有些孩子氣的感覺;一個則是內斂在心中,卻能表達不准有人欺負史蒂芬的氣勢。
 
「可是想到有這麼多日子,見不到我們美麗有如星月般的杜小姐,有點覺得空虛啊…」和希又開始了。
 
我都還沒回應,馬上就有人回話。
 
「慕容和希!!我說過多少次,不要再接著我的話說。」子奇簡直快氣炸了。
 
「子奇啊,我想世界沒任何條文規定我不能接你的話說呀!」和希依然表現出雍容華麗的氣場。「而且,我只是單純對杜小姐不在我身邊會有這麼長的日子,感到不捨。」
 
看著他們兩個,唉~總而言之,免不了又是一場唇槍舌戰的了。
 
這時,紀翔走到我面前,只丟了一句話:「那一路小心。」便不等我的話,自行離開辦公室。
 
說真的,這些日子,紀翔改變得有點挺多,至少開始會跟我有些對話,不會再默默走出公司。
 
「小經紀人,我可以先走了嗎?」史蒂芬走到我面前,「小熊老師說要跟我討論下次我個人專輯的事。」
 
「這樣啊,那你跟丹尼斯先離開吧,反正沒事了。」
 
「我不用跟我哥一起走啦,我有自己騎車來。」他回頭看了自己哥哥一眼,「他應該會想留下跟妳討論明天去紐約的事吧。」
 
丹尼斯完全沒有起伏的聲音,又在我答話前響起:「跟人家約好時間,就快點去,不要遲到了,騎車小心。」
 
「是。」史蒂芬皮皮朝他一笑,又微笑地面向我,「那我先走囉,掰掰。」
 
「掰。」
 
不過,那兩人怎麼拌嘴還不累啊…話說,今天衛亞倒沒跟我說過半句話,比平常還安靜地坐在那裡,我偷偷移坐到他身邊。
 
「衛亞,今天怎麼這麼安靜?在看什麼?」但我突來的問話,似乎讓他嚇到。
 
只見他趕緊合上了手中的手冊,有些結巴地回:「沒、沒有啊。」
 
「還是對行程有問題?」這個孩子的內向,有時真讓我擔心。
 
「沒有問題…」然而他看著我的眼神,很自然地回應我的話,「學姐…妳跟學長…還有丹尼斯怎麼了嗎?」問題卻不是針對行程。
 
「沒有啊,怎會這樣問?」
 
跟學長不就只剩戲裡的互動,還有每週工作會報,但有比之前的感覺好多了,至少不是冷漠。
 
倒是跟丹尼斯,最近的確比較常互動,他還會常常主動跟我連繫。
 
「沒事。」他搖頭,語重心長地說:「如果有事,也可以找我說哦。」
 
「好。」看著他真誠的眼,讓我覺得有些欣慰。
 
「啊!!」看著手錶,他尖叫一聲,引起大夥的注意,和希和子奇的爭吵一度打斷。「學姐,我跟紗雪約好了,我得趕快過去了。」
 
看他著急的模樣,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真的跟紗雪在一起了呢。
 
「好,路上小心哦。」
 
才目送衛亞走出門口,子奇也背起他的背包。
 
「我才懶得跟你繼續說咧。」子奇瞪著和希,耍性子嗆他,連道別也沒說,便頭也不回離開。
 
如果懶得,他現在的臉會紅成這樣嗎?肯定是覺得吵不贏…唉~怎沒有一次是和平結束?
 
「杜小姐,不好意思哦,我似乎又惹子奇生氣了。」和希一臉抱歉。
 
不是似乎吧……
 
「沒關係,我們都習慣了。」
 
「呵…那容許我也先行離開,好好思考如何與子奇和平相處。」他輕笑。
 
「哦,好的,請慢走。」唉~能和平相處就好辦,偏偏感覺這是不可能的任務。
 
他優雅地拿起自己背包,「杜小姐、丹尼斯,還有惟真,再見。」
 
「再見。」
 
辦公室最近很常呈現一種情況,就是工作會報的最後,只剩下我和學長、丹尼斯。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1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4360 筆精華,03/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