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440

RE:【長載】浪漫賭注 ( 子奇 x 雲芊 ) → 12 / 18 更新21

21 樓 kyo okok200163
GP8 BP-
21.


正值寒流侵襲的二月,姚子奇久違地放了一天假。
清晨才收工回到家的他,本該是在被窩裡睡到自然醒的日子。

他卻很準時地在中午前起床,下樓用餐。




「哥你是不是有心事啊?」

放下碗筷,姚子瑩縮起手擺在膝蓋上。
開始吃飯到現在過了十五分鐘,坐在對面的姚子奇沒開口說一句話。

不僅如此,還一臉凶神惡煞的樣子。

如果是因為在想作曲的事而出神那她早就習慣了。
她在意的是,為什麼是這個表情?

「是在想作曲的事嗎?」她又問。

「……走這條路會不會繞太遠啊,還沒到天都黑了……」

姚子奇還是沒有正面回答她的疑問,反倒是有些隻字片語飄進她的耳裡。
她偏著頭,思索著其中的意思。

「還是走那條路好……等等之前那個誰好像就是在那條路上被拍到的……啊!可惡。」
不滿地吼了一聲,姚子奇把碗內剩下的米飯掃入嘴裡,接著向她遞出空碗。


「哥你今天有要去哪裡嗎?」她接過碗,邊問。


「哈啊?我幹嘛跟妳說我要去哪啊?」姚子奇肩膀很明顯地聳了一下。


「妹妹關心一下嘛,真小氣欸!」姚子瑩嘟起嘴。


「小孩子別問這麼多啦!」



他會如此煩惱不是沒有原因。
今晚和杜雲芊約好了去山上看夜景,而杜雲芊今天會在攝影棚拍廣告到傍晚。

雖說先前的計畫是建立在兩個人都沒工作的前提下。
但是身兼多職的杜雲芊,行程表上幾乎鮮少看到休假兩個字。

他知道她對工作的執著不亞於他對音樂的吹毛求疵。
所以他索性不跟她多作爭執,直接就她現有的行程內塞入今晚的活動。

接下來要煩惱的,是要怎麼順利接她出來,讓今晚的約會不被眾人發覺。
首要的難題就是路線的選擇。這也是他幾天前就傷透腦筋的問題。


如果兩個人今天都沒工作還好一點……

這麼想著,姚子奇眉間的皺摺又刻深了一點。



「哥,人家下午有工作所以你快點吃啦!」不然她沒辦法收拾餐桌。


「好啦。……妳下午是什麼工作?」繼續皺著眉扒飯,他漫不經心地問。


「鏘鏘!是最新出的餅乾廣告唷!贊助商說會送很多盒給我。」


看她眼睛都亮了。真是單純的妹妹啊。
他無可奈何地用鼻子嗤了一聲。

……欸?
「妳說廣告要在哪裡拍?」


「創意廣告啊。」


他差點沒把滿嘴的飯粒化為武器攻擊他妹。
好像有句話說什麼得來全不費功夫的,不就是在說這個時候嗎!

「我載妳去。」故作鎮靜地將湯喝完,他說。


「哇,阿奇什麼時候這麼大方了,我一定要打電話跟芬芬說。」

像是真的很驚奇似的,姚子瑩目不轉睛地看著他。


「妳少無聊告訴那個臭小鬼,要還是不要啦?」


「當然要啊!」她彎起笑眼欣然答應。


「那,」他捧起自己的碗筷快速起身,「可以準備出門了。」


「不用這麼趕啊,我四點多到攝影棚就可以了。」

雖是這麼說,她還是勤奮地跟著收拾起桌上的餐具和空盤。


「我還要買東西,所以等下就出門。」

沒想到他老妹今天竟然和雲芊在同一個地方工作。
這倒給了他一個很充足的理由現身。


哼哼,甩掉狗仔的計畫開始。










「阿奇,你買那麼多巧克力做什麼?」

姚子瑩坐在後座,高速移動使得正值冬日的寒風更加刺骨了。
她感覺臉有些凍僵了。

本來還想他難得要買樂器以外的東西,結果竟然在超市把架上的巧克力一掃而空。
還說她可以買自己喜歡的零食都他買單。

她家哥哥今天真的不是一般奇怪。


「妳等一下就知道了。」

姚子奇頭也沒回地回答,微微壓身將車向右側靠,車速漸減。
眼前是創意廣告顯眼的亮黃色建築。

不是他愛搞神秘。
他是怕事先說出來代價可能就不只是送她幾包零嘴作為回禮這麼簡單。


而且。
她家老妹一定會大驚失色。


「欸?要我去送這些巧克力?」用瞠目結舌來形容她現在的表情一點也不為過。


「拜託啦。」撓了撓頭。他就知道會這樣。


「為什麼要這麼大手筆啊?阿奇平常明明最小氣了說。」


「說什麼,我那叫勤儉持家好不好!」雖說他不願亂花錢是事實但那絕對不是小氣,「妳以前打工時期不是做過巧克力叫賣嗎,我想這應該很適合妳。」


「說到這個,之前打工的老闆娘說我很適合那套貓耳洋裝後來把那套制服送給我耶,」她捉著身上的連身洋裝裙擺轉了一圈,「早知道今天會用到就帶來了。」


他按住快要揪在一起的眉頭。
頭好痛,應該是血壓升高了吧。

「不准穿!」他扳過她的雙肩將兩人一前一後轉向面對大門的方向,「記住了,只要放在定點讓大家去拿就好了,妳可不要讓那些臭傢伙趁機毛手毛腳。」


「喂、喂……別推嘛。」結果她還是不明白她哥這麼做的用意到底在哪。








「情人節前夕,子瑩限定人情巧克力送給大家唷!」

慢步走入攝影棚,姚子瑩輕眨著左眼,嗓音雖柔卻還是足以令甫結束上一部廣告拍攝的嘈雜攝影棚頓時安靜下來。


「子瑩妹妹好貼心,來送巧克力給這些沒人要的單身漢啊。」

一旁的造型師率先來到她身邊,熟稔地摟住她的肩膀。


「少囉唆,妳這剩女。」年輕導演不悅地掃了造型師一眼,「子瑩好體貼,那我不客氣收下囉。」


或許是有人帶頭的關係,方才只是觀望的工作人員們見狀蜂擁前去拿巧克力。
連在別棚的工作人員都聽到風聲跑來湊熱鬧。

不消多久,姚子瑩周圍儼然圍成人牆。


躲在遠處的姚子奇瞪眼觀察她身邊有沒有想趁亂作怪的傢伙。
要是敢碰他妹他肯定會賞他一個拐子。

不過,原來他妹這麼受歡迎啊。


確認過妹妹應該不會有危險後,他跑出創意廣告的大樓轉往旁邊的小巷子。
那是他確認作戰計畫後用簡訊通知杜雲芊的會合地點。

不一會,他便聽見熟悉的長靴踏地聲。
總是跟隨在他身旁的、她的腳步聲。不同的是今天的節奏沒了平時穩定的步調,略顯急促。


「子奇!等很久了嗎?」

如預料中一般,杜雲芊果然是跑著過來的。
扎成麻花辮的栗色長髮偎在頸項右側,米白色絲質襯衫搭配吊帶及膝絨裙,包覆在褲襪裡的雙腿細得像是用力握就會斷掉一般。

她見到姚子奇像是鬆了口氣似地停下腳步,稍微緩和了呼吸。
他則大步邁向她,捏住她已凍得發紅的鼻頭。


「嗯?怎麼了。」她不解地抬頭望著他。


「妳啊,就算再怎麼趕也不要把外套拿在手上當裝飾品啊。」

伸手奪去她披掛在手肘上的駝色大衣,將衣服拉直套在她身後令她穿上。


「對不起。」她溫順地任由他為她套上外套,「對了,剛才隔壁棚好像有什麼事,我看我們這裡的工作人員都好興奮的跑過去。」她歪著頭像是回想剛才的情況。

「我本來好奇也想去看的,但難得有這個機會可以悄悄溜出來。」


「啊啊,」他別開眼神,無可掩飾的心虛,「既然順利溜出來了,那麼就照計畫出發囉。」


「嗯,今天換你當經紀人了,你作主。」她調皮地行了舉手禮。


「就交給我吧!」將她舉在臉龐的手捉住包覆在他的掌心,「只是我才不是什麼經紀人!」





是妳無可取代的戀人啦!

他在心裡滴咕。





(待續)
————
後記:

時隔兩年連載再開wwwwww
一個月內連續兩個坑都有更新莫非是靈感大神的曇花一現嗎XD(毆

話說真的很久沒動筆寫這篇了
如果有看到跟前面設定矛盾的地方請忽略它吧XDDDD

嗯這篇是為了後面的閃光約會鋪陳
順便展現一下姚阿奇的戀妹情節這樣
(是說子瑩真的好天然啊(茶))

姚阿奇你終於可以放閃光了(拍肩+拭淚)


這篇連載因為作者很拖
或許已經不再有從前的盛況
但無論如何只要有人在看我還是會繼續寫下去的
連我自己都非常想看到最後的結局

最後
請不吝留個言讓我知道還有誰在吧QuQ//


8
-
LV. 10
GP 1
22 樓 amy shinhwa66
GP0 BP-
久沒登入一登入就有好事,大大加油,我想被姚奇奇的閃光閃瞎...
0
-
LV. 10
GP 2
23 樓 舞璃飄 cutie3406555
GP0 BP-
摁~等好久了呢~終於有新進度了~
快放閃光吧~好閃好閃~(拿起墨鏡XD

很期待後續唷~
0
-
LV. 8
GP 0
24 樓 sandy750612
GP0 BP-
雖然我也久久上來一次
沒想到更新了xdddd
我要哭了阿我
等超~~~級~~~久~~~
感謝kyo大大~
0
-
LV. 12
GP 1
25 樓 QQ小敏 play1992
GP0 BP-
噢耶!!
終於出了阿~~~~
等到都有點放棄追了0.0
不過終於出了阿~~~~~!!!!
感謝kyo大大還記得我們啊~~~~~~~~~((灑花
0
-
LV. 26
GP 453
26 樓 kyo okok200163
GP8 BP-

22.

再過幾天是情人節。
滿街的甜點蛋糕店紛紛把裝有巧克力商品的花車推往門外最顯眼的地方,女孩們簇擁而至。

所以女生的錢真的最好賺。
姚子奇每次見到這幅景象時總是如是想。


「夜市真是熱鬧啊。」

走在他身旁的杜雲芊看來倒是一臉興奮。


因為待會要騎車上山,會是一段不算短的路程。
於是他和杜雲芊決定稍稍偽裝一下,戴上同款的膠框眼鏡,混入夜市人群裡先填飽肚子再說。

一方面是因為杜雲芊說很想體驗夜市的感覺。
此刻的她就像個孩子般對於週遭事物都投射出新奇的眼神。

「啊,阿奇我想吃這個。」扯了扯他的衣角。


「嗯?章魚燒啊,可以是可以但妳要自己吃光喔。」


「欸,為什麼嘛?」


「我討厭上面擠著一大堆美奶滋。」光是聯想就讓他不禁皺起了眉。


「那就請老闆加少一點就好。」


「是、是。」他認命似地聳了聳肩。


感覺身旁的她似乎又在呢喃些什麼。

「還有之前看新聞有報導的……」她的雙眸骨碌地向四周的小店轉啊轉,而後在不遠處某個大排長龍的攤位定住目光,「我還要吃那個,蚵仔煎!」

她喜孜孜地指著,回頭望向他。
看到她這麼開心的模樣,他怎麼可能拒絕得了啊。

所以說這小女人真的太狡猾了啦!





「結束夜市之旅的最後一道收胃料理當然還是珍珠奶茶了。」

握著手中那杯盛滿晶瑩的黑色顆粒的飲品走往停車場的路上,她的聲音透漏著滿足。


「妳吃那麼多不怕胖嗎?經紀人小姐。」他忍不住開口揶揄。

今晚她點的食物是十足的觀光客吃法,看來真的完全沒來過夜市的樣子。


「我有上健身房所以沒關係。」她賭氣般撇過臉,接著像是想起了什麼又把視線轉向他,「阿奇要喝嗎?你都沒有買飲料呢。」伸長了握著飲料的手,將飲料遞到他的嘴邊。


他暗地吃了一驚。
猶豫了一陣,他還是低著臉含住吸管喝了幾口。


「怎麼了?」見他突然沉下臉,杜雲芊微偏著頭,想看他的臉。


「我說啊,妳可不要對別的男人這樣喔!」

雖然他已經窘迫地不知道該擺怎樣的表情才好,但他覺得這件事不好好說一下是不行的。
因為她真的會在某些時候出奇的遲鈍啊。

共飲一杯飲料什麼的,這種間、間接接吻的行為怎麼可以讓她對別人做啊!

可惡,臉好熱。


「哪樣?……啊。」

大概是和他想到同一件事了吧。
他注意到她的耳根也有淺淺的緋紅開始暈開。


接著,他們很有默契地同時噗哧一笑。
但目光各自向著別處誰也沒看對方。


「我才不會做呢。」


「嗯。」他難得笑瞇了眼。


相繫的手,不知道是誰先拉上誰的。
她的手小小的、冷冷的,他不禁握得更緊了。











順著下午在腦中盤算好的路程,姚子奇載著杜雲芊在上山的公路上。
今晚的夜空不見厚厚雲層,星星得以在這片無盡蔓延的深藍色背景下閃著微光。


他不討厭仰望著星星發愣。
雖然拜體質所賜他極端排斥沒事的夜晚在外面亂晃。

他不是沒帶過往的女生去看過夜景。
只不過成行的原因總是拗不過對方哭哭啼啼的要求才勉強答應。
但和杜雲芊在一起的時候他感受到之前從未有過的安心感。


空出一隻手將杜雲芊環住自己腰部的手圍得更緊。

「抓緊一點才不會掉下去。妳總會在意外的地方特別迷糊啊。」

腦海浮現當時她為了不讓有靈異體質的他疏離而對他說教,卻不小心跌落湖裡的模樣。
他的雙唇不禁劃出往上的弧度。


她拯救了那個總是對自身體質感到焦躁的姚子奇。



「啊,你剛才肯定想到我以前的什麼糗事吧!」

就算看不到臉也猜得出她現在的表情。
一定是鼓起臉頰嘴巴翹得老高吧。

他笑出聲。


「沒有啊,我只是覺得妳坐在後座跟站在湖邊都很危險。」


「你果然嘲笑我!」


「快到了,妳看那邊。」


「欸……哇,好漂亮噢!」

才按下煞車,後座的她便迫不及待似地下車尋找絕佳視野的地方。

「阿奇快來。」


「等、別拉啦!等下車倒了怎麼辦。」

雖然這麼說但他還是任由杜雲芊拽著他的胳膊往前走。
這傢伙怎麼都不給人停車的時間啊。


站定位後,他往上望去。
眼前是難得沒有遮蔭的星空。

視線回到前方,稍微看遠一點還是依稀看得見人造燈光。
所處高度的提昇使得城市光害的影響變低,在這種情況下遠眺臺北的繁華街景似乎就沒那麼討厭。


……不過,二月果然還是好冷啊。吐出來的氣是霧茫茫的白色。
他將雙手交互盤在胸前,縮了縮身子。

看向在身邊的她。仰望天空的眼睛閃閃發光。
是星星的光芒倒映在她的眼底了嗎?


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勁了。
他總覺得今天的她看起來特別可愛。


「哈啾!」

她冷不防地打了個噴嚏。


「我就覺得妳今天穿太少啦!真是的。」

他取下圍巾胡亂纏在她的脖子上。
她覆在圍巾上的手頓了一下,接著又解開圍巾,改圈成較大的圓繞在他和她的脖子上。

「這樣就好。」


「喔、喔。」

他先是楞楞地看著衝著他微笑的她。
然後迅速瞥過臉點點頭。

這樣太、太近了啦!


無視於他在內心的吶喊,她低下頭似乎在手中的提包翻找什麼。

「……那個,還是想說要應景一下。」在她手上的,是一個心型紙盒,緞帶在上面紮了個細緻的蝴蝶結,「因為我不太會下廚,所以……啊,可是我很認真挑選的噢!」


沒有反應。


「然後……」她又拿出另一個小紙袋,疊在心型紙盒的上面,「這個是上次出外景的時候求的手鍊,能驅邪還能提昇專注力的,聽說很有效。」


他依然只是瞪著她手上拿的兩樣物品。


「呃,你是不是不喜……嗚哇!」

她話沒說完,他已將她擁入他的懷抱。


「……阿奇?」

「妳、妳幹嘛做這麼令人害羞的事情啊!」死命用下顎抵住她的頭,不讓她看到自己的表情,「但是……謝啦。」


「嗯。」
她伸出空著的手捉住了他的大衣,緊緊地。


不好好將自己的感情用言語表達出來她是不可能完全瞭解的。
但是,要如實說出自己的感覺真的好難。

他也知道自己是個彆扭的傢伙。

今天暫且讓他以擁抱來表達吧。雖然這已經需要鼓足很大的勇氣了。
他想試著坦率一點。


為了她。












「哎呀,果然不出所料拍出了好照片呢,不枉我們跟了那麼久。」

男人彎著眼擺出猥瑣的笑,一邊將雙腳跨上客用矮茶几。
矮茶几上散佈著幾張照片。照片上的男女互相依偎、擁抱、相視而笑。

坐在對面的長髮男人瞇起眼,凌厲地望著眼前這個傲慢無禮的男人。

「老規矩。兩百萬,銷毀所有底片和備份。」


「喂喂,不是吧,這次我們跟得這麼久,而且這又這麼有新聞價值……」


「你想討價還價?」

尾音上揚。長髮男人的聲音比方才來得更具威脅性。


「不敢,只是這娃兒到底幹嘛這麼費心照顧啊?明明只是個……」


「你不想在新聞界混了?」

再次打斷猥瑣笑臉的男人。這次他的怒氣很明顯。


「我馬上滾、馬上滾!那麼取而代之的明天頭條我會寫得很精彩,感謝公子哥的交換情報呵。」

男人吊兒啷鐺站起身悠閒步出門口。


照片上笑得燦爛的男女在長髮男人的手裡蒙上條條細痕,最終皺成球狀滾落地面。









(待續)
————
後記:

這樣的約會有閃嗎(掩)
話說該鋪的梗也鋪上去啦
我想應該算是很明顯的梗
請各位期待下一篇的頭條新聞啦XDXD

話說就原先的構想大概再五回左右就會完結
繼續孵蛋(毆)
我想開明2坑啊我的關方關方關方>口<(→最近在回味明2)


那麼還是請各位多多指教ww

8
-
LV. 17
GP 28
27 樓 小藍兒 pipi0958
GP0 BP-
沉到好後面喔QQ"雖然好久沒更新了不過我還是有在關注
 
幫忙推上去
0
-
LV. 6
GP 1
28 樓 嘴角失守 ayuki42
GP0 BP-
希望還會更新

樓主文筆真好
子奇的個性描述的好...子奇(什麼形容

推推
0
-
LV. 44
GP 1k
29 樓  小艾  kikipipi
GP0 BP-
都10月了耶!!!!!!!!!!!
默默追了這麼久大大還是沒更新(哭)
子奇真的太可愛了  請給他一個好結局哦!!!!!!!!

我好想看後續呀>____<
0
-
LV. 26
GP 475
30 樓 kyo okok200163
GP3 BP-
23.

阿奇今天也很早起,但這次是因為有工作。
而且一改昨天像別人欠他幾百萬似的臭臉,看起來心情很好地托著腮瞇著眼哼歌。

等待吐司烤好的空檔,一樣托著腮坐在他對面的姚子瑩默默地觀察他並做出如上形容。

「哥你看起來心情很好耶!」


「是啊。看得出來?」難得的坦率回應。

然後他不經意地摸了摸手上的鍊子。


由翡翠綠不規則形的石子串成,看起來總覺得使人能沉靜下來呢。
……嗯?

「那條手鍊是新買的嗎?好漂亮喔!」她探出身子,想仔細看看手鍊的樣子。


「欸,幹嘛!」察覺到她的接近,姚子奇往後彈開,順便伸長了手對準她靠過來的額頭彈了一下。


咚。

「痛!好小氣喔!」她撫上自己的額頭,不甘心地撇起嘴。


「隨妳怎麼說。」姚子奇心情依舊很好,重新靠上桌子托上腮。


「啊,」姚子瑩腦中浮現一個想法,「這條手鍊是雲芊送的吧,阿奇你昨天偷跑去跟人家約會齁?」語音上揚。她彎起眼像是發現什麼八卦的神情。


「妳、妳在亂說什麼?」

姚子奇又往後彈了一下,邊睜大眼睛警戒地看著她。
昨天他利用她引開工作人員注意的事該不會被發現了吧?


「呵呵,難怪你昨天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從她哥的反應裡她已看出了答案,「好好喔,把妹妹丟下來自己去約會……」


所以他昨天的計劃到底東窗事發了沒?


「得到禮物還不借人家看一下,只有哥哥一個人幸福太過分了。」


現在到底是在演哪齣啦。

「好啦好啦,」他取下手鍊遞到她面前,「妳小心拿喔。」受不了罪惡感驅使的姚子奇終究是屈服了。


「耶!」姚子瑩歡呼接過手鍊,而像是呼應般,吐司也在這時從麵包機彈跳而出,「哥,你幫我拿一下花生果醬,然後看你要吃什麼口味也一起拿過來。」


「是、是。」

他認命地站起身,走向廚房。
拿了指定的花生果醬後他的手指在剩餘的幾罐上游移,最後隨手抓了一罐藍莓口味。

這時耳邊隱約傳來女主播有條理的播報聲。
他老妹八成又在看沒營養的娛樂新聞。

拐出廚房口,他將果醬放在桌上,一屁股坐回原位正想拿起旁邊的iPod邊戴上耳機時,他不經意瞄了她妹一眼。

沒有要拿起果醬的意思,甚至可能連他拿回來了都不知道。
維持著他離開前的姿勢,她只是愣愣地盯著電視螢幕。


「欸姚子瑩,妳看傻啦。」

微微蹙起眉,他跟著將目光轉向電視。

佔了電視畫面四分之一大的新聞主題字幕上清楚地寫著他的名字。
"姚子奇父親出獄後賭性不改,再度於賭場重傷他人逃逸"。

……哈啊?
是看過一次標題了,但他完全無法理解這句話的意思。
眉頭皺得更緊,腦袋一片空白。


「哥……怎麼會這樣?」不知道呆望著螢幕過了多久,她轉過頭看著他,眼裡寫滿無助。


「誰知道。」視線回到桌面上,他仍然皺著眉,伸手抓起麵包機裡的白吐司咬了一大口。


「我們打個電話給爸爸好不好?」


「才不要。」匆匆將手中剩餘的吐司一口吞下,「那個死老頭幹什麼跟我無關。」


他走向玄關穿上外套,戴上全罩式安全帽。
不再理會身後她的叫喚聲。





疾駛在街上,身旁的景物比起往常以更快的速度後退,然後遠離他的視界。
一早的好心情已消失無蹤。


又來了。這老頭到底要添多少麻煩才夠!
之前出獄時還口口聲聲說會痛改前非,結果現在又出這個新聞是怎樣。

一次又一次騙取他們的信任很有趣嗎?


「……煩死了。」

握緊機車手把的雙手在發抖。
是因為天冷還是無可宣洩的怒氣,他不知道。

只是轉動手把,再次催促引擎。












在黑暗中摸索到牆上的開關,瞬時辦公室內一片明亮。
杜雲芊解開脖子上的領巾,連同手提包及剛才收進來的早報一併放置在靠近門口的沙發椅上。


「好累……」

平常回到辦公室總是優先閱讀報紙關心演藝圈動態的她決定選擇稍作休息。
按住肩膀緩緩轉動頭部活動筋骨,她走向另一張沙發椅坐下,閉起眼。


今天拍攝的服飾品牌廣告場景選在室外。
為了配合迎接春天的主題,她穿著薄料的洋裝在山林裡待了一天。


雖說她不是特別怕冷,但連續兩天往山裡跑,她覺得自己也快凍壞了。
身處室內,逐漸暖起來的身軀,她不自覺將思緒飄向昨夜。





第一次為戀人準備的情人節禮物。
本想嘗試手作巧克力,但當安妤聽到她這麼說時,只苦笑著回了這麼一句『我覺得妳還是打消念頭比較好。畢竟廚藝不是幾天就練得出來嘛……』


雖然這個回答很失禮但也是只有對她知之甚詳的安妤才會給的建議。
從小她就努力讓自己樣樣涉略足以自立,就是烹飪這項怎麼也做不好。

最後她決定從善如流,趁工作空檔從店家挑選一款較不膩口的巧克力,搭配前陣子在廟裡求的避邪手鍊,希望可以為他減輕一點體質帶來的困擾。


幸好,子奇看起來很開心地收下了。
戴上手鍊時他的耳根子紅紅的,像是不好意思似的搔了搔鼻子。

『我會一直戴著的。』


『嗯。那我要隨機檢查噢。』她打趣地回應。


『儘管來啊,不然明天我在電影發表會上鏡頭帶到的時候讓他多拍手鍊幾次好了。』


『你會被王導演罵的。』她笑著推了推他的手臂。




光是這樣嘻笑玩鬧般的對話就讓她心裡湧起一股幸福的感覺。
每個相處微小的片段都可以在心裡迴盪許久,戀愛真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對了,發表會的錄影……
她將手伸入手提包內摸索了一陣,取出光碟。


今天是由王瑞恩導演指導的新片發布記者會。
慕容大哥和子奇在訓練中心長達幾週的排練就是為了這部片的拍攝。


不知道子奇昨天是說真的還是假的,她姑且還是請助理錄下了發表會的片段。

身、身為經紀人雖然不能親自去現場,總還是要關心旗下藝人的表現嘛。
她在心裡這麼自我安慰似的嘀咕。

明知道現在只有自己一人,她還是擺起鎮定的表情,將光碟放入機器內並打開電視。


導演及主要演員入場,所有男演員身著黑色西裝,女演員則穿著對比的白色短禮服,一一簡單做完自我介紹後就坐,接著主持人開始提問。

她抿著嘴,緊盯螢幕的雙眼逐漸浮現困惑的神情。

畫面裡的姚子奇很顯然心思並不在發布會現場。
儘管主持人將話題帶向他時都還有及時回應,但那看起來就像是在背稿子,眼裡完全沒有平時那份桀傲的自信光彩。

垂放在膝上的手腕已不見昨日她送給他的手鍊。


發生什麼事了……?

沒來由的,她突然感覺到心臟顫動了一下。
她將手壓在胸前,試圖平緩越來越快的心跳。


發布會進入自由提問的環節,底下的記者像是迫不及待地拋出問題。

『請問姚子奇先生,有關今天早上你父親的新聞……』


鏡頭帶到他的特寫,只見他倏地沉下臉,下彎的雙唇緊閉似乎表達著他的抗拒。
現場頓時籠罩著不自然的沉默。

『不好意思,請不要問與這部電影拍攝無關的問題。』王瑞恩出聲制止了記者的追問。


發布會看似得以順利繼續進行,但她已無心看下去。
她直覺記者口中的"新聞"是他失常的癥結所在。


快速拿起報紙攤開,亮黃色與藍色交錯的斗大字體躍上她的視野。
姚子奇父親、出獄、重度傷害、畏罪逃逸……

一連串的陌生單詞讓她有些混亂。
這、是在說子奇的父親嗎?為什麼這些詞會和他連在一起?


取出手機,焦急地兩手並用找出那組熟悉的電話號碼,按下撥號。
她其實還無法整理出要對他說什麼,或是要問他什麼。

只是直覺地想聽到他的聲音。
因為,她很不安。



電話的另一頭傳來他作為來電答鈴的出道曲。
強烈的節奏感,他獨有的沙啞嗓音。和平常一樣。

吶,他也會用往常的自信口吻對她說一切都沒事,是她太愛操心吧。

緊閉雙眼,空出的手握緊抵在額前。
在等待接通的時刻,她這麼希望。




(待續)
————
後記:

這篇的小標題可以下雲霄飛車嗎?(毆)
好的,這裡又是一個好久不見了啊各位~~~QuQ//

後續的劇情發展已經大概構思完成
只差把它寫出來了(只是這是最耗時間跟腦細胞的啦啦啦orz)
因為跳票太多次(喂)所以還是不給自己訂期限了XDDD

噢對了,因為時隔太久我又複習一下前面發現這帖的章節有幾篇遺漏
這部分還是請各位移步精華區唷<3
(雖然這帖很莫名地以前的回覆都不見了啊是為什麼Q口Q)

那麼以下還是懇請看官回覆(搓手)

3
-
LV. 26
GP 483
31 樓 kyo okok200163
GP6 BP-
24.

記者會終於結束了。
姚子奇走進單間休息室,將西服襯衫上的領結鬆開,隨後將自己拋進擺在門邊的沙發裡。

在這個圈子這麼久了,即使不願意,多少也習慣了在公眾場合掩飾情緒,做出合宜的回答。
只是他的這份虛偽沒高深到面對那老頭的負面新聞還能微笑以對。


王導剛才說了讓他在休息室等著,有事要談。
大概免不了一頓訓斥吧。

他的腦中自動推演著稍後事態如何發展,卻完全感受不到自己因此有任何情緒起伏。


此時,敲門聲響起。
稍微靜默了一下,門外的人像是預料他的不回應般,逕自開了門。


姚子奇抬眼看了看,接著又撇過臉,絲毫不掩飾不快的神情。

是慕容。
雖然加入同一間經紀公司又合作這部戲後關係沒那麼緊張了,但基本上他還是本能地對這人能避就避,何況是現在。


「子奇……」


「你幹嘛自己闖進來啊。」不待慕容說完話,他已然插嘴。


但慕容似乎沒有放棄的意思,「子奇,你有沒有好好了解過這件事?」


「你指什麼?」


「你父親的新聞,真實性是否有待商榷?」


「哈啊?」他挑眉,「報導寫那麼清楚,連目擊他滿手沾血的人都有了,還要商什麼榷?反正他傷人又不是第一次了,只是這次逃了還沒被抓而已。」說到後面他的怒氣已使得聲音接近低吼。


「但,」慕容頓了頓,「你不認為這報導出現的時機很巧妙?就像個惡質的玩笑……子奇,在找到你父親證實之前,或許你該相信他的清白。」


「相信?你以為從小到大我相信他幾次了?但他哪次沒有背叛這些信任!不要說得一副很懂的樣子,你這不食人間煙火的大少爺!」

他感到內心裡的某處正在瓦解,晦暗的情緒不斷湧出。



「到此為止。」伴隨著又一次的開門聲,此次入內的正是王瑞恩,「你再這樣吼下去外面都要聽得一清二楚了。」這話很顯然是對著他說。


王瑞恩盯著垂下臉的他,抱起雙臂,「我會優先拍其他人的戲份,你這幾天不要到片場來。」


「為什麼?」他問。依然垂著臉。


「老實說,」王瑞恩加重語氣,「就算你現在拍出來也是水準以下,不用浪費這些時間了。」

「但是我也沒有時間一直讓你消沉下去。我給你一個星期,請你在這段期間內恢復到平常的狀態,七天後準時回來片場報到。」

接著,王瑞恩看向慕容,「就是這樣,所以包含你在內的其他演員檔期也必須略作調整,我已經把其他人召集起來,你也過去吧。」


「是的。」跟著王瑞恩走出門前,慕容又望了望他,然後吐了口氣,闔起藍紫色的眸,艱難地皺起眉頭。


「憤怒的烈焰混濁了雙目,萬物將因此失去全貌。」



門啪咑地關上。室內再度歸於無聲。


以往要是抓到這樣的時間不溜回家窩在房裡作曲才怪。
但他現在靜不下來也不想思考任何事。

拍戲就沒時間想了,只是現在連這樣做的機會都沒了。
話說回來凡事要求完美的王導也不可能放任他在這樣的狀態下拍戲。

自嘲地扯出笑臉,換上來時的衣服,拿起全罩安全帽往停車場走去。

發動引擎,盡可能不驚動外面留守的記者,從後門騎出大樓。
皮衣外套向後畫出半圓弧型,任由殘冬的強風鑽過鎖骨與上衣間的縫隙灌入身體。


遠離市區,高樓大廈和路上的車子漸漸變少。
等到回過神的時候,眼前是一道沿著公路而建的防波堤,對面隔著無垠大海。

他脫下安全帽掛在後照鏡上,翻身坐在防波堤上的粗糙石頭平面。
夕陽西斜,海面染上一層暮色。他的影子被拉得長長的。

眼前的景象彷彿一幅靜止畫,時間就此停滯。
他將雙手向後撐著身體,就這樣呆望著日落。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

一陣熟悉的旋律傳入耳中,然後是清亮的嗓音。
他下意識地跟著哼唱。是他寫的歌,後來成為她的出道曲。

之後他才意識到那是專屬為她設定的手機來電鈴聲。
沒有焦距目光緩緩一闔一開,天已經全黑了。

從外套口袋摸索出手機,不意外看到螢幕上來電顯示的名字是她。

「幹嘛?」他問。聲音出乎他自己意料地平靜。


而對方像沒反應過來似的停頓了一下,「子、子奇?」語氣有點結巴。


「對啊。懷疑嗎?」他失笑。


「我又不是這個意思!那個……你在哪裡?」她又頓了頓,「我、我想見你。」聲音雖小卻很清晰。


「……幹嘛啊突然這樣?」


「不、不可以嗎?」


「我又沒這麼說。妳在辦公室嗎?我去找你。」


掛上電話,從防波堤躍回地面,戴上安全帽。
跟來時相反的順序,往相反的方向前行。


很早以前就已經不喜歡許願的他心中很難得有了一個願望。
只在今晚,願他所愛的女孩還不知曉這一切,像平常一樣率直地望著他微笑就好。

他近乎執著的祈願。





飆速回到純真年代辦公大樓前,三步併兩步地奔上樓梯,敞開辦公室大門。
幾乎是隨著開門聲響,杜雲芊同時回頭看向他。

本能地,他靠近她,用力將她抱緊。
懷中的她僵硬了一下但沒有反抗,他感覺到背上多了被她環抱住的溫暖。



「子奇,」過了一會,她發出悶悶的聲音,「有點、難受啊……」


「……抱歉。」他將兩人拉開了一點距離,仔細凝望她的臉。

女孩的雙目困惑地看著他,張了張口,像是想說些什麼。
不祥的預感悄悄在心頭蔓延。他逸開了視線。


「我看過新聞了,有關你父親……」

這時候應該要打迷糊仗或是轉移話題比較好?
只是這些都不是他擅長的……不,可能連在這種時候才在考慮這些也太遲了。


「新聞寫的不是真的吧?坐牢什麼的……」



他皺著眉無聲地笑了。
啊,果然。


「妳可能希望是假的吧?我也希望。」


所以說他才討厭許願。

「上次他傷人入獄後關了好一陣子才出來,出獄後偷偷跑去看我的演唱會,還激動地拉著我說從今以後洗心革面,不再賭博傷我媽的心。天知道這是他第幾次的空頭支票。」


女孩的表情顯得有點驚惶,泛白的手指交互握了握,像是在尋找合適的辭彙。

他搖搖頭,不想聽到任何安慰性質的言語。
尤其是由她說出口的。


「這次,就連妳也無法說出『這是無關緊要的小事』了吧。」



他背過身。外套上傳來細微的阻力,但他假裝沒注意徑直向前,掙脫她的挽留。
全身血液像都充到眼球般,眼眶好熱。





他曾下定決心,要突破一切阻擋在兩人面前的障礙。
只是他從沒想過,如果她也接受不了自己的家庭背景又怎麼辦?

 
 
 
 
(待續)
————
後記:

這篇前半段寫得很順
後半段就有點卡住了,相信之後應該會更卡冏
想出概要跟完整描述出來什麼的果然是兩回事啊~~(遮臉)

話說後半段是邊聽CNBLUE的新歌「Can't stop」寫出來的
上星期從韓國玩回來就衝動的在機場的商店買回家了
結果在機場買完全就是被當凱子削啊orz
我只好含淚唱哭~~笑不得~~

唉唷在後記胡言亂語一番比寫本文更讓人開心wwww
那麼下篇文再會。

6
-
LV. 9
GP 0
32 樓 黯月*絞糖 e36t8306u
GP0 BP-
希望2016還是有機會看到結局~~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4360 筆精華,03/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