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1

RE:【創作】櫻之思念(2/19新增)

41 樓 林炫廷 SpartanB294
GP0 BP-
※ 引述《jade1217 (奇想豆子)》之銘言
 
> 不好意剛跟家人出國玩回國不久,等寒假結束後要忙專題跟考研究,可能無法更新了(汗),但也發現最近些新文都沒人回應或給雞X,有點沒動力在繼續寫下去了.... 
> (畫圈) 

好吧.....為了讓你有動力,只好犧牲我的兩巴幣了(泣不成聲


0
-
LV. 26
GP 95
42 樓 破滅之痕 ts00984788
GP0 BP-
※ 引述《jade1217 (奇想豆子)》之銘言
((恕刪

GP已送上,
大學也很辛苦呢,豆子大加油。
另外沒人回也是沒辦法的事......
在台灣支持G夏的比睦夏還少,再加上KERORO人氣逐漸的下滑.....
甚至還有有些人批評G夏噁心、詭異配對之類的.....
只能說某紅不是藍星人真的吃了不少虧阿((嘆氣

0
-
LV. 42
GP 839
43 樓 奇想豆子 jade1217
GP0 BP-
※ 引述《SpartanB294 (林炫廷)》之銘言
> 好吧.....為了讓你有動力,只好犧牲我的兩巴幣了(泣不成聲 
以後有我文章有在更新在回覆你就能賺回去了XD(歐)
 
※ 引述《ts00984788 (破滅之痕)》之銘言
> ((恕刪 
> GP已送上, 
> 大學也很辛苦呢,豆子大加油。 
> 另外沒人回也是沒辦法的事...... 
> 在台灣支持G夏的比睦夏還少,再加上KERORO人氣逐漸的下滑..... 
> 甚至還有有些人批評G夏噁心、詭異配對之類的..... 
> 只能說某紅不是藍星人真的吃了不少虧阿((嘆氣 
 
這也沒有辦法的事,除了裡我有在BLOG跟鮮歡連載,但是現在粉絲都變成在潛水了...
(遠目)
0
-
LV. 9
GP 1
44 樓 阿宅 ro322ro322
GP0 BP-
很期待摟主的更新喔
因為超好看的啦
0
-
LV. 7
GP 275
45 樓 橘風燁 hsin111
GP0 BP-
久沒回來...
原來有更新啊...
害我好興奮啊...
0
-
LV. 42
GP 918
46 樓 奇想豆子 jade1217
GP5 BP-
其實夏美所約的地方就是西澤桃華家經營旗下的西澤豪華飯店,採用希臘風格更顯得氣勢磅礡又不失浪漫;夜晚裡的前方廣地噴出五光十色噴泉,但站在飯店門口柱子旁有一個男人沒有心思欣賞這個風景。
 
GIRORO雖然穿上以前常用的藍星人上班族型裝,換上晚宴的黑色燕尾服。
雖然比約定的時間提早先到了,但GIRORO無法壓抑自己的緊張仍就不時盯著手腕上的手錶。
 
──心想夏美差不多快到了吧?
 
也不明白自己為何會答應這荒唐的事情時:
 
「抱歉,那你久等了。」
 
背後傳來的聲音打斷他的心思,轉頭往後一看讓他目瞪口呆:夏美把頭髮放下,換上低肩黑色緊身禮服,散發出成熟女人的魅力驚豔讓他屏息。即使從前看過好幾次被KURURU射中變成長大後的她,還是無法讓自己再次的怦然心動。
 
夏美看到他一直盯著自己有點害羞地詢問說:
 
「怎麼?我臉上有沾到什麽東西嗎?」
 
「啊?!不,那個…..
 
「妳妳漂亮」
 
「謝謝你GIRORO
 
GIRORO一抬頭才發現剛沒有注意到她胸口上正掛著陸實送給他的結婚鑽戒項鍊,心一沈下來….忽然趁他沒有防備時,夏美主動腕起他的右手讓他受寵若驚,她露出彷彿跟以前一樣的燦爛笑容。
我們進去吧!」
 
「好。」
 
於是兩人一起進入飯店。
 
服務生帶領他們預定好的位子後,給他們看菜單。GIRORO打開菜單發現全都是寫滿密密麻麻法文的菜單給嚇到了。
 
「這,這個?!服務生我要…..
 
「先生,我要Entree(前菜)Coquilles Saint-Jacques (聖賈克扇貝)、Foie gras (鵝肝醬)Salade(沙拉)、Soup a l’oignon (洋蔥湯),Plat(主菜)麻煩是……
「好的,跟您確認一下:您所點的是Entree(前菜)Coquilles Saint-Jacques (聖賈克扇貝)、Foie gras (鵝肝醬)Salade(沙拉)、Soup a l’oignon (洋蔥湯),Plat(主菜)是….

「那麼最後甜點是Mousse au chocolat(巧克力慕斯),需要上酒嗎?」
 
「麻煩我要1xxx年的紅酒,謝謝。」
 
「好的待會會送上來。」
 
說完後服務生鞠躬轉身就走,GIRORO這才鬆口氣。
 
「我很意外妳會法文呢。」
 
「嘻嘻,托目前這份美食雜誌編輯工作的福啊。」
 
「還是跟以前一樣這麽愛吃啊。」
 
「哪有?!我已經很克制自己的食量了,因為現在褲子都穿不下了」
 
「哈哈哈~~~~
 
GIRORO你還笑……!?
 
兩人驚覺到彼此的尷尬似乎解開了,可是取代而之是曖昧氣氛蔓延開來,立刻避開四目相接。
 
──好像回到當初青澀戀愛的感覺。
 
「我……
 
兩人同一個時間開口,夏美請GIRORO先說。
 
「……夏美,我有一件事得要告訴妳。」
 
「什麽事?」
 
原本打算說出GURURU的生母就是她,可是卡在喉嚨又嚥下去了。只好轉移話題說:「我本來擔心,自從我們『那一天』離開後,我們擅自自私消除你們的記憶,回來又自動恢復你們記憶沒有對我們記恨感到意外而已。」
 
她聽到這番話臉上笑容消失了,頭低下來黯沈抱怨地說:
 
……如果沒有對你們生氣那是騙人的。」
 
「因為不一聲告別就拍拍屁股走人,現在還回來又繼續住在那裡當然會生氣啊!」
 
「只是……
 
「只是?」
 
……我來不及對你生氣,看到你這次竟帶著小孩回來感到意外罷了。」
 
「說要意外,我萬萬沒想到妳後來竟然跟那傢伙結婚。」
 
這句話,是騙人的
 
「但後來還是彼此個性不合還是離婚了……
 
「是那傢伙的錯好不好?!根本瞎了眼要跟眼前這麽棒的女人離婚!」
 
-糟了!
 
自己情緒一時激動說溜了嘴,GIRORO馬上脹紅著臉。夏美看到他的反應忍不住笑了出來。
 
……妳總算笑了。」
 
「?」
 
「我一直在觀察妳;其實這些日子以來妳的笑容並不是出自內心笑的。」
 
「恐怕是我們離開後的後遺症關係吧。」
 
「吶吶……. GIRORO」夏美下定決心般,鼓起勇氣臉頰泛紅問他:
 
「嗯?」
 
「我們…….可以重新開始嗎?」
 
───於是,接下來兩人面對是沈默的空氣。
5
-
LV. 10
GP 333
47 樓 橘風燁 hsin111
GP0 BP-
喔!!!
我好興奮啊~~
尤其是看到重新開始兩個字!!!
 
 
0
-
LV. 42
GP 974
48 樓 奇想豆子 jade1217
GP3 BP-
過一會兒由GIRORO打破沈默神色深鎖問她:
 
「妳說重新開始意思是指……?」
 
「啊!你你別誤會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說,既然你們現在還有侵略任務的話,那就跟以前一樣繼續這樣下去維持就好了。」
 
「我不懂妳意思。」
 
「現在一切人是皆非了:如今妳已經變成母親,而我自己也有孩子。」
 
「如何”重新開始”?」
 
「對,對不起我去廁所一下!」
 
「夏美──!?」
 
她立刻站起來,頭也不回逃走了,GIRORO楞在原處過一會兒才把手慢慢放下。GIRORO並不是不知道夏美的那句話的「暗示」,可是,是到如今還有「可能」嗎……?另一方面逃到廁所的夏美整個人蹲下來喘氣中,等自己氣息穩定後才慢慢起身望著鏡中的自己,臉上早已泛起緋紅、心臟噗通噗通跳著。
 
『───你在想什麽夏美?!』
 
不明白自己為何要脫口而出,舉起右手緊緊地握著胸口上的婚戒…………
 
十分鐘後夏美重新走出廁所,看到桌上服務生已經端上菜了,但他沒有動手的樣子?
 
「?GIRORO你不吃嗎?」
 
「不,剛想事情發呆了……!?夏美你的背後!」
 
剛才夏美就發現到大家眼光好像朝她這邊看;男顧客睜大眼睛興奮噴氣中,女顧客表情則是一臉驚訝害羞,她轉頭一看:原本臀部應該是衣服遮住的卻心型空露出來了?!
 
其實是KERORO主動幫忙幫夏美燙禮服時,突然TAMAMA來電於是把熨斗放在衣服上面聊得渾然忘我時轉頭一看開始冒煙,緊急拿起來時已經燒出大洞了。KERORO眼看沒有時間於是急中生智,拿出剪刀就……接下來夏美變成飯店裡屬目焦點了。
 
「不要~~~~~~!!」
 
夏美羞得想鑽地洞時GIRORO忽然起身來到她身邊,脫掉身上的西裝批在夏美身上?!
 
「G、GIRORO!?」
 
「我們出去外面吧。」
 
「好…………////」
 
他把夏美攬在自己懷裡扶著就走人了,留下原地目瞪口呆的民眾。
 
他們走出戶外來到噴泉的中央,夏美害羞地坐在石板上雙手緊抓西裝外套。GIRORO卻背對她席地而坐,此時尷尬的氣氛讓兩人不知如何開口。
 
「……夏美。」
 
「?」
 
「放棄吧。」
 
「!」
 
「一切都定局了:當初是我們離開,對你們而言以造成傷害了,我不想再犯下錯誤了。」
 
「我已經不想破壞你們日向家的平凡寧靜生活,所以請妳不要……!?」
 
轉身過來赫然發現她流淚了?!
 
夏美眼淚向斷了線珍珠一顆顆掉落下來,眼紅泛紅哽咽地說:
 
「你好過份GIRORO……」
 
「誒!?」
 
「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跟你告白的,可是你卻……」
 
────”我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小女孩了”
 
說完夏美流著淚閉上眼,主動親吻GIRORO了!?兩人背後的噴泉噴出更大的水花顯示他內心裡的震撼……
 
 
3
-
LV. 11
GP 345
49 樓 橘風燁 hsin111
GP0 BP-
哇嗚~
夏美告白!!!!
這個好~
Giroro傻了!!!
這個更讚~
好期待下一回!!!

0
-
LV. 42
GP 1k
50 樓 奇想豆子 jade1217
GP3 BP-
就像當你扣子先扣錯一個鈕扣,接下的鈕釦就會一個個連續錯誤下來。
 
在飯店裡兩人完事後,GIRORO半裸背對著躺在床上睡著的夏美。望著窗外燦爛城市燈光風景內心不禁想著:—這樣持續下去真的好嗎?
 
「你怎麽了?」
 
一轉頭睡醒的夏美用棉被包著全身緊緊的,只露出頭部詢問。GIRORO看到忍不住笑了出來。
 
「喂喂妳怎麽像貓一樣呢?」
 
「要你管!」
 
夏美靠過來把頭依靠在他肩膀上;明知道他是用藍星人機械身體是沒有體溫,可是卻想這麼做。兩人又陷入沈默中沒有交談,直到她似乎思考很久打算打破沈默,於是緊咬嘴唇開口道:
 
「……GARURU的母親是誰?」
 
GIRORO沒有料到她就先這個問題,應該說自己沒有心理準備。但也沒有辦法繼續瞞下去了。之後開始認真模式後臉色發青、不時抓自己頭部一邊表情豐富,連在一旁夏美看在眼裡一頭霧水,最後臉泛紅、低下頭雙手握拳應放在大腿上小聲地說:
 
「……是我生的。」
 
「咦?」
 
「是KURURU那家火把那小子是胚胎狀態時就植入我的肚子裡,所以……」
 
夏美一時之間無法理解,但馬上聯想到這句是什麼意思時,已經笑到抱著肚子在床上打滾了。
 
「你、你是說是GIRORO你生的?!無法想像那樣子的畫面耶!笑死我了~~哈哈哈!」
「不准笑!我的話還沒有說完。」
 
「?」
 
他深深吐一口氣抬頭望著夏美說:「但是KURURU當年趁妳入睡時盜走卵子,所以嚴格來說,GARURU的母親是妳,夏美。」
 
這句話一說出,氣氛瞬間僵硬
 
夏美覺得自己沉入南極海底裡:「……真的嗎?」
 
GIRORO無法抬頭直視她的眼神,沉默地緩緩點頭,突然一個巴掌打在他臉頰。轉頭看到的是夏美眼眶泛淚的憤怒表情;在這個瞬間,好像看到當年默默轉身離開不諒解自己的14歲夏美。
 
「差勁!」
 
說完迅速穿上內衣,順手拿起衣服頭也不回用力關上大門就走,只留下GIRORO獨自一人待在房間。彷彿過了好幾時世紀般,才回過神伸出左手撫摸那辣熱紅腫地方,內心一股惆悵油然昇起苦笑著:-這就是自己的罪吧。
 
※※※
 
夏美非常憤怒,生氣GIRORO也氣著自己。
 
自己怎麼會這麼傻?!
 
GARURU的膚色、喜歡吃得東西與討厭什麼的,不就跟自己的喜好一模一樣不是嗎?有一次想慶祝GARURU的生日於是問GIRORO,但他卻脹紅著臉支唔不肯說出口,原來原因出在這裡。
 
不,也許是自己隱約察覺到了。只是自己不敢去揣測。
 
那天晚上夏美一個人直接搭計程車回到家中讓大家感到驚訝,但沒人敢問。只有武美鼓起勇氣詢問GIRORO怎麼了?夏美努力裝出沒有事情發生的笑臉說他有事就先離開,等會就會回來。說完趕緊回到房間鎖起來,卻撲倒床上掩面哭泣著。過沒多久GIRORO,也回來了,可是不管KERORO怎麼詢問他打死也不肯說出原因,反而發狠狠地瞪一副「再問下去就要用火箭砲轟到月球上去!」嚇得KERORO趕緊閉嘴。他大家只好就這樣結案了。
 
 
至於KURURU似乎早料到事情會曝光,提前KERORO報告(留言在座位紙條上)說要回總部處理一些事情,三個月後就會回來。怒氣難消的夏美只好先遷怒到KERORO身上(?),另外,夏美也剛好要出差塞個月到國外,因此也逃避面對GIRORO父子還有棘手的問題。
 
GIRORO與夏美,一旦穿破彼此謊言後再也無法回到以前時光了。
 
三個月後-
 
「我回來了-」
 
夏美走到玄關,順手把一些土產放在地上一邊拖鞋子。剛好神色慌張的武美奔跑過來:
 
「大事不好了!GIRORO與GARURU要回K隆星了。」
 
「妳說什麼,GIRORO要回去了!?」
 
夏美感到驚訝。
 
3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