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798

【心得】 < BLEACH ─ 死神─ > The Death and The Strawberry - 飛舞並永恆亮映的黑月之刃 - 黑崎一護

樓主 EricChiu fapsiulun
GP57 BP-



前言
======
大家好
今天,我想換一個話題
跟大家聊聊「Bleach」這部作品

因為筆者私下........其實翻看過「Bleach」很多很多遍
故此最近,我亦真的因此而有了很多很多的感觸 xd

站在我的其心中和個人想法而言

我倒覺得「Bleach」這部作品
不管是世界觀背景 / 人物設定和角色塑造,還有情感描寫的相關細節下
其實在各方面的構思設計上
我認為久保一直以來在這幾點上的互相連結下也取捨拿揑得頗不錯的

而在這之上「Bleach」這部作品給我的整体感覺
那就是在內容方面的感受上也頗像一部談及生死觀的言情漫畫

不過“完現術篇”和“最後的千年血戰篇”這兩者的其故事節奏
在敘事手法的其舖陳連貫上許因為有點兒太過隱晦的關係?
因此有堅持看下去的人,或者有用心看下去的人
又或是在這一點上有著一定想法的“Bleach - 死神讀者”似乎也沒有我想像中的多? xd

至於為甚麼要替一護寫心得文
因為......他是整部作品的主角呀 xd
而且目前網絡上有關於一護的相關文章,又或是在這方面的整理上似乎也真的十分之少
而現在的「我」也正巧想藉著這篇我所親手撰寫的文章的這份「緣由」
並藉著這段無意的聯繫的這份緣由並繼我的死神世界」的這股無形速度大家所能夠看見 xd

正文
=======

而承接上文後

首先,會打這篇文章的主要原因
主因是大家似乎很少觀察到,死神對於志波一族這個背景設定上的一些相關細節
又或者是很細微上的一些小著墨
而筆者認為透過這篇文章,並再替這方面的設定細節與劇情內容上作一個完整的小簡介
其實正好也非常適合

而在這之後

其次
便是我想跟大家稍微解說一下黑崎一護又或是黑崎一心這倆人各自的姓氏
而他們這倆人各自的真正姓氏是志波而不是黑崎
而「志波家族」亦是屍魂界死神歷史之中裡其原本的五大貴族的名銜所屬之一



而正如上方圖片所示
關於志波家族的部份

其實依照死神的時間線來看
由於平子真子跟浦原喜助受到了藍染的陷害,並因此叛變了中央四六室再隱居在現世後
在110年前的這個時間點裡,這時的志波海燕也仍然是護廷十三隊的十三番隊副隊長

不過志波一心在因緣的邂逅下認識了黑崎真咲
而志波一心為了保護黑崎真咲的性命
並且因此而犠牲了自己的死神之力,以及是捨棄了護廷十三隊那邊的身份後

那“志波家族”之所以會衰落下去的具体原因
雖然原作漫畫並沒有在一點上給明確地畫出來

不過結合既有線索作推論的話
應該是藍染他知道,志波家族跟浦原喜助有一定的關係性
所以他才會在背後規劃了一些不為人知的手段,並繼而讓“志波家族陷入了正式衰落的局面
更同時令“志波家族”被“屍魂界的瀞靈廷”所直接下令除名至原本的五大貴族的其所屬之外

畢竟志波海燕是志波家的當家家主
而志波家族跟浦原喜助也是彼此互助的關係,亦是藍染的敵人

因此在藍染的認知裡
如果讓海燕知道一些不該知道的事情
那就不太妙了

所以他才會派出被改造的
並同時捉到當時的海燕的心理弱點,然後再把這個在他認知裡的眼中釘給直接去除掉



而在故事初期裡
也就是志波空鶴第一次在志波家地下的接待廳中與一護進行首次的碰面後
其實她這時的內心裡的某處應該也稍微湧現了一股很懷念的感覺

畢竟身為堂弟的一護除了頭髮顏色和海燕有一點不太一樣之外
其餘的地方他都和海燕長得十分相似


但我有點好奇的是
那為甚麽空鶴卻已經能認出來,連浮竹和白哉都能認出來
即使是跟一護友誼比較深厚的露琪亞,她也隱約察覺得出他們長得有點相似
然而就只有岩鷲他一個卻又為甚麽完全沒有發現而且又完全認不出來?....XDD

至於認不出來的原因,我個人猜測或許是當時的岩鷲其年紀還很小
又或者是當時的他對於海燕的印象感到很模糊吧 ( 岩鷲小時侯很喜歡的小野豬,其實是昔日的海燕所親自送給他的



然而
雖然此時的空鶴對他們這倆人間的彼此關係有一點兒疑惑
並直接說了一句

“你們早就認識啦?”

但他對待岩鷲的方式
 跟對待一護的方式

卻似乎並沒有太大的差異之處,更甚至可以說是一視同仁




但從這段劇情情節之中裡再重新審視的話
其實志波空鶴已經早就知道海燕當初被殺時的約略真相

儘管岩鷲並不知道真相
但打從一開始,她就沒有真的怪罪過露琪亞
( 其實浮竹很早就把志波海燕被殺的真相的那件事,並將這件事完全告知給志波空鶴理解過了
  而且志波空鶴只要從露琪亞口中聽到一句道歉的話,她便會決定將以前所發生的事情給直接付之流水
  因為志波空鶴其內心深處裡的真實想法,她其實很早便已經這樣決定好了

雖然久保並沒有在這一點上給明確地畫出來
不過空鶴跟浦原喜助是彼此認識的,而這一點一心也是同樣的

所以空鶴第一次與第二次跟一護會面
並再用花鶴大炮把一護分別送到瀞靈廷和靈王宮,我認為這些其實應該都是一心在背後所授意的吧?
畢竟浦原本身就具備著各種不同且獨創的特殊超科技,故此他們彼此之間要互相通訊大概也不是難事

再來
就是黑崎一心重獲了過去所喪失的死神力量後,這時的他其實便已經有能力可以自行打開穿界門
所以我個人認為
黑崎一心應該是在很早之前,他就已經私下進行了各種幫助一護上的規劃
而且他亦有因此而跟志波空鶴彼此交談過 ( 叔叔會難過的訴說對象肯定就是黑崎一心
或許,他們可能是在更早之前就已經是彼此認識


而依照漫畫的許多設定和暗示
再因而推論下去的話
那志波海燕當初會被殺害的真相,一心肯定也是知情者之一

因此結合所有的情節來看
一護第一次與第二次,並在空鶴的幫忙下被分別送到瀞靈廷和靈王宮

這時的意義也就因此而變得不一樣了

「啊啊,我們就這麼睜著眼睛做著飛翔在天空的夢。」──  志波 空鶴 - 卷頭詩



實際上
如果再從原作漫畫裡再進行更仔細的觀察的話
便就會發現久保他應該還有一些“比較隱晦的創作想法”沒有再給完全畫出來

雖然在這之後一心也已經告訴了一護
那就是有關於真咲之所以會去世的這件事情的所有真相

但志波一族的幕後事情
如果從劇中角色黑崎一護的其人物視點來看,他對於這一點的了解上卻似乎仍然是一個不知情者

而最後一心也只是當了一個送貨員
           一護的信念則便是守護一切

( 「最後的一箭」是由眾多被友哈巴赫啓動了“聖別洗禮”並因此而死去的所有混血滅卻師的其體內所生成的“銀血栓”並藉此加以鑄成的「特製銀箭」
  也就是真正的「滅卻師」所應當射擊的「箭鏃」

不過一護與一心這倆人間所各自持有的信念
也是「戰鬥」與「為了保護」
而為了保護性命而戰,以及為了維護尊嚴而戰。

『那都是為了保護相同的東西,就是心』


而一護跟一心,他們的理念都已經被海燕給徹底貫徹了
即使海燕已經不存在,一護也仍然會繼續繼承著海燕在生前所寄托的那份追思與心之缺憾
( 那瑕疵之深,有如海溝一般;那罪孽之紅,死了之後就沒了顏色
   
這也是一護作出了決斷的勇氣,並繼而跨越了各種生死難關
更打敗了一個又一個的強敵
哪怕是面對恐懼亦依然永不放棄,甚至還領悟了斬魄刀戰術的最終奧義 ─ 卍解「天鎖斬月」
然後再親手將露琪亞從自責與悔疚的深處裡,以及在命運的贖罪之雨當中
把她給救出去,又同時打碎了屍魂界的規矩的原因

因為思念的力量比鐵還要強韌
而一護也已經徹底繼承了海燕的心 ( THERE IS NO HEART WITHOUT YOU  ──  沒有你就沒有心
而這顆心最終亦真的真切地拯救了一直也代表著一護內心中唯一的一道曙光的露琪亞







不過
一護也有氣餒與軟弱的時侯

儘管這時一心的指責
他真正的用意就只是想一護重拾自信

但從這段內容中
也可以看出志波一心的名字蘊意 ── 為了保護心而戰

而根據 Bleach 在斬魄刀上的設定
死神與斬魄刀是共生共死的關係
也是其自身的靈魂精髓,又或者是內心靈魂上的一種映照

因為斬魄刀其形狀,狀態和能力
也是以死神自身的靈魂為原型所構築
而在這之上
死神再通過知曉賦予自己的斬魄刀名字,並與之進行心靈的對話且繼而得到力量
這就是斬魄刀

簡單一點說

你本身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你擁有著一個怎樣的內在性格和過去經歷
其實這就已經決定了你所持有的斬魄刀能力是什麼
又或者說,斬魄刀的本身其實就是你自己的化身



而在一護過去還是很年幼的雨中回憶之中
他就曾經因為童年的無心之失而喪失了母親
而黑崎真咲為了保護當時還是很年幼的一護,並因此遭到 GRAND FISHER 所設計出來的黑暗假象給加以殺害後
這件事亦在一護的內心深處中刻劃下了很沉重的傷痕

儘管這時的一心 ( 一護的老爸 ) 並不在意
但一護卻認為自己犯下了大錯,更甚至對害死了一個愛自己在乎自己以及是保護自己的人並因而感到愧疚
而這愧疚所帶來的悔恨深淵,這場永停下的心中之雨
更甚至是接踵而下的無限懊惱,還有不斷詛咒著自己的無能
其內心深處裏的那絕望中亦同時一直在吶喊著



而為了不讓過去之中的悲劇再度二次重現
所以他才因而下定了堅強的決心
並且從靈魂的深處之中向自己進行決意且一直發誓著在這之後的未來中也一定要以此守護一切
( 其實黑崎一護的名字含義,我個人認為其含義也有“永遠守護著黑崎真咲”的深層意思
  而很巧合的是,黑崎的這個姓氏亦不是一護原本所取的真正姓氏
  無辜的你,就像太陽一樣
  罪孽的你,也像太陽一樣    ──   EVERYTHING BUT THE RAIN 》黑崎真咲
  如果我是那雨滴的話...
  那麼,我能夠像把不曾交會的天空與大地連接起來那樣...把某人的心給串聯起來嗎?           
memories in the rain 》井上織姬

因為他擁有並失去過,只有失去才會知道擁有的難能可貴
在一護的認知裡,這也是他唯一的贖罪


不過在真咲生前的時侯並因著這段關係而為一護所遺留下來的滅卻師之力
也就是斬月大叔卻曾經說過

我相信這個世界充滿了危險,之所以想要保護你免於危險
就是因為在我心中有著跟那個危險同樣性質的衝動

能夠一直守護你
看著你成長,還有比這更幸福的事嗎

雖然白一護才是一護真正的魂魄刀,而斬月大叔則只是一護的滅卻師之力
但如果一護体內的虛之力,死神之力和滅卻師之力
如果這三者之間的魂魄靈力無法達成魂魄平衡的話,那最終一護的体內也會因此而産生魂魄自殺

因此某種意義上
或許這才是「王跟馬的差異」的真正題解亦說不定

而實際上
白一護一直以來也很清楚知道必須永遠保護著這個名為一護的容器
並且也要同時引導一護再讓他變得越來越強
那這樣才能避免一護的体內會再次出現魂魄自殺的危險性,又或者是被敵人給直接殺死
並從而做到真正的彼此互相共生
也就正是因為如此,白一護的本能機制才會在一護面臨生死一刻的情況下
虛的力量保護一護

即使斬月大叔只是滅卻師之力
但他也是用同樣的形式在保護一護

回到“最後的月牙天衝”所修練時的這段對話

『我想保護的,就是你一護』

這其實也是同時說自己就是我們,因為他們與一護就是難以分離的一體化

無論是他的一言...  或是你的一語...
無論你是誰,我都不會介意
因為,我相信你們都是斬月

故此一護最後也才會因此作出回應

『因為你...就是我,The Blade is Me



因此
如果斬魄刀是死神的靈魂之劍
那揮舞刀刃則是為了守護自己的靈魂,而這背後亦是支撐起靈魂的所有羈絆

而斬魄刀也是死神的內心具現化
亦是「護」所背負的名字信念 ( 斬月也是一護的內心具現化




故此
久保才會在“死神的附錄特典集”裡賦予一護的關鍵詞為“護”

而我認為
這就是一護名字的靈魂真髓,亦有貫徹守護一切的其真正含義

為了守護重要的事物而戰鬥
並將每顆心所承載的思念給連接起來,再把這一擊揮動出去

劃破天空

因為
即使這個世界將要面臨毀滅也好
但一直永遠守護著空座町才是代理死神真正的任務
而為了保護朋友跟人類所犧牲,亦是死神真正的奧義


而這斬擊的名字就叫



結語
======

在這件事的過程之中
其實我也因此死了很多很多腦細胞
而且還為此而修稿修了很多很多...xd

不過在這一過程之中
我對死神卻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
也發現久保在一些小細節的構思上,各方面的劇情其實亦畫得極其細膩

在沒有你的世界裡,我是否又能跟得上它的速度?
但我們就算化為無形,也不會因此而停下腳步
因為無論是什麼,都無法改變我的世界

而我認為
這就是「BLEACH THE STORIES OF BRAVE」的另一種首尾呼應
也是名為「死神」的真正含意

因為我已經成為了真正的死神,而死神也永遠活在我的心中
而或許
這就是「死神」其名為「境界」的該真正意思


小屋連結
==========

57
-
LV. 49
GP 10k
2 樓 月巴豆頁 楊伐善 may5689
GP4 BP-
沒辦法 伏筆沒有交代完 畢竟是明顯的缺失 把死神跟到完的人 應該都是喜愛(感受)久保筆法的人才對

我對死神變爛其實沒有太大的怨懟 56的犬夜叉濫倒靠北 七龍珠普屋篇根本不需要 撒旦寫得好又怎樣 西魯篇就完結讓他當個智障路人難道對七龍珠有巨大影響嗎 沒有

更何況三本柱每個都至少七十起跳 要多好我看很難

因為力量波動而沒有盡全力戰鬥我可以接受拉 比方說因為虛化沒受到控制迷惘 因為完全虛化不敢放手打架

但是對白只是剩下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你說甚麼跟我真的生氣了 感覺就比較膩一點

加上卍解也沒有全開到之類的XD


4
-
LV. 22
GP 1k
3 樓 EricChiu fapsiulun
GP4 BP-


最近翻看了一遍死神
有一些卷頭詩,因為筆者最近真的很有感觸
所以也想這篇文章跟大家解說一下

首先,在故事初期
斬月大叔有告訴過一護,要貫徹守護一切的信念
就必須忘記恐懼,不斷向前
因為退卻只會帶來衰老,而膽小必招來死亡    ──   THE BLADE AND ME

刀一但生了鏽,就無法再使用
要是無法再用,那我就會碎裂。

所謂的斬魄刀,也就是信念的尊嚴
其實是跟刀很相像的



而斬月的始解能力
就是把信念貫注在刀刃之中,並籍由從刀尖釋放出超高密度的靈壓
再繼而讓斬擊本身變得巨大化






而在這之上
再藉此並承接著上述的觀點論述後
斬魄刀再更進一步被解放後的第二個能力階段
那就是「始解 斬月」其相對對應的所屬能力演變「卍解 天鎖斬月」


而「天鎖斬月」的能力效果
便是將其卍解能力集結在速力之上
再使自身動作有如電光石火一般,並繼而進行最大戰速的神速戰鬥
再藉此作出超高速揮刀

雖然一護的瞬步速度
還是比不上擁有瞬神夜一之稱的四楓院夜一,和與其相近的隱密機動總司令官兼二番隊隊長 碎蜂
但其瞬步速度也已經快能追得上朽木白哉的其卍解能力 『千本櫻景嚴』的數億萬把刀刃全方位斬擊了




你剛才不是說奇蹟就只有一次嗎?
那麼第二次又到底是甚麼?

哪怕是能夠把我的過去給徹底改變也好
但也無從改變我的未來

「沒錯,因為不管是什麼,都無法改變我的世界」19.《 THE BLACK MOON RISING 》


雖然只是一種巧合
或許也可能是無意中的一種過度解讀

但即使是速度變成2倍的「千本櫻刀刃
一護使出天舞連迅後所展現的姿態,也有如海燕飛翔一般 (  志波海燕 心靈之處
被「天鎖斬月」所通通給擊落







「沒錯,無論是什麼,都無法改變我的世界」
「但在沒有你的世界裡,我是否又能跟得上它的速度?」49.《 The Lost Agent 》

而這個「你」的訴說對象
可能就是指「志波海燕 / 斬月」
它的速度,也許就是指追上「守護一切的信念」的那股速度

或許
這就是「天鎖斬月」的另一個名字含義,亦說不定













4
-
LV. 49
GP 10k
4 樓 月巴豆頁 楊伐善 may5689
GP1 BP-

偶然間看到 不知道是哪一集 有大神解答嗎XD

1
-
LV. 22
GP 2k
5 樓 EricChiu fapsiulun
GP3 BP-


關於斬魄刀的部份
一護與白一護之間的關係也頗值得探討的

首先
在故事初期,乃至中期
一護其實都一直認為,自己体內裡的虛之力 白一護
他就只是一個單純想搶奪他身体的侵入者
更甚至認為,自己体內裡的滅卻師之力 ─ 斬月大叔
才是他真正的死神之力



而關於這一點
就我的個人理解再觀察而言
我個人猜測久保在構思“一護是代理死神身分這個設定”的初期
其實他就已經很早構想好“屬於一護真正的斬魄刀”這方面上的設定

而接下來
如果從動畫裡的劇情線索來看,也就是斬魄刀異聞篇
然後再仔細觀察這片頭曲 OP 11 的話



而仔細觀察 OP 11 後

便就會發現跟一護共同作戰的,似乎大多都是白一護而不是斬月大叔
而這些劇情線索似乎都是在暗示著,斬月大叔並不是完全屬於一護的斬魄刀

而關於這一點,也就是在死神第60卷中
這時的一護亦已經同時知道了自己身世的秘密
以及過去的所有經歷後

屍魂界王屬特務的零番隊成員之一
並號稱「刀神」的二枚屋王悅也就是斬魄刀的創造者
亦有針對於「一護的斬魄刀」再作出更詳細的相關補充解釋




儘管白一護說話的口吻很高傲
但他其實並沒有說錯,因為他確實才是一護真正的斬魄刀
也就是真正的斬月    ──   Hole In My Heart

而在這之上並承接著上述的觀點論述後
因為白一護也才是一護真正的斬魄刀

所以實際上
一護在過去的潛意識戰鬥之中所領悟到有關於斬魄刀斬術技巧上的其劍道精髓方面
我個人認為這些技巧有大部份應該都是由白一護所傳授的
當中也包括了「黑色月牙天衝」和「轉刀技巧」

而這一點在原作漫晝裡
似乎亦有向我們暗示過? @@








不過在一護的深層心理裏
一護和白一護始終有著相當懸殊的實力差距

儘管一護能在無意識之中
漸漸地吸收白一護所傳授的戰鬥技巧
並在這之上,再同樣使出「黑色月牙天衝」和「轉刀技巧」

但在使用熟練度和實際威力上
似乎還是跟白一護有著一定程度的差距


可是
當一護的內心與靈魂,都藉由契機和邂逅而不斷地變得比過去還要堅強得多
並且自身的魂魄亦因此邁向了全新的境界與昇華,更同時成為了真正的死神後

( 雙刀中的兩把斬月
  右手所持帶著的便就是真正的死神之力,也帶有虛白的力量,因為他本來就是一護真正的魂魄刀
  而左手所緊握著的則就是滅卻師之力,即斬月大叔
  而最後的卍解即就是結合了死神、虛、滅卻師 該三者之力後的其之刃

斬月大叔和白一護即使是放心消失了 ( 在第74卷裡,這兩者的力量也已經被後來的友哈給徹底地所完全吸收了
但我認為
他們都只是用分別用著各自的形式在默默保護著一護而己 ( The Blade is Me 的首尾呼應


因為
死神與斬魄刀,人與刀之間的關係
心靈之劍是可以側面襯托出使用者的精神特質跟靈魂本質

如果這世界只有你一個人,那就不可能會有所謂的心

而身體就是魂魄
人一旦死了,身體便會化為塵土
並繼而成為組成屍魂界的靈子

即使他們已經不存在
但我相信他們的心也已經永遠交給了一護
而他們亦會因著這段「無形羈絆的緊密連繫」永遠活在一護的其內心深處中

哪怕是過去與未來也好
一護的心和斬月的心也一定是彼此連繫的    ──   NO SHAKING THRONE 》不可動搖的王座

「因為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而一護就是斬月,斬月就是一護」




3
-
LV. 28
GP 2k
6 樓 EricChiu fapsiulun
GP5 BP-



關於一護也擁有著“完現術能力”相關設定的其部份
其實筆者一直也認為這段劇情細節的小著墨,就是它對於一護的內心成長而言也是十分重要的
在過去的一路上,雖然一護他都透過形形色色的冒險與戰鬥
並跟斬月建立了一段又一段很深厚的羈絆

但除了斬月之外

其實跟一護伴隨著萬長歲月
並一直見證著一護的內心成長與記億的另外一個一直也很重要很重要並同時一直也攜帶著的道具
這個道具它其實就是「死神代理證」了

雖然在故事初期中
這個死神代理證的具体用途就只是很純粹的一個
把一護從原本的肉體當中將其自身的靈魂給直接抽離,並繼而讓一護變身為「代理死神」的一個轉換器工具而己

但從完現術篇開始
即使這時的一護已經完全失去了過去他所擁有的死神之力
但儘管如此
他的死神代理證卻仍然永遠刻劃著他過去所擁有的“靈魂真髓”與“心靈之証”
而實際上
這也是一護重新再次找尋他過去所“擁有的死神之力”以及“已經失去了的死神之力”的關鍵道具之一

而一護所另外有的完現術其能力與具体用途方面
那就是一護只要把信念貫注在“死神代理證”之中,那死神代理證也就會同樣回應一護的心
而死神代理證亦會因應一護的靈力程並從中釋放出具有一定密度的靈壓形狀
也就是具有“卍字型刀鐔護手的靈壓形狀”的靈子迴力鏢    

而最後的最後
這個“死神代理證”也確實真的真摯地回應了一護他盼望想要“守護一切的心”
因而讓一護得到了另外一股全新的力量
也就是屬於一護自身的完現術之力

而伴隨著完現術篇的劇情推進
即使這時的一護已經從“銀城空吾”的口中得知了“死神代理證”的真正功用其實就是監視與控制
但儘管如此
這時的一護卻仍然願意相信著他在過去的冒險當中所擁有的那些經歷
也更加願意相信他在過去的冒險當中,以及與屍魂界的各位還有跟大家所彼此互相交織著的那些珍貴羈絆

然而也就正是因為如此
一護也才能擺脱在過去的那一路上
他所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一個又一個的敵人,並繼而對他作出一個且一個的「否定」

並因而更使“一護”可以再度成為「永遠也要守護著空座町」的其「真正代理死神」


而我相信
或許,這就是寄托於“死神代理證”之中一直也具有且特別存在著的另外一個「意義」了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7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