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7
GP 11k

【轉生】我不想當蝸牛啦!(六周年重製版-更新進度:第三回/一萬字)

樓主 伊卡Ika/魷魚 fe8318
GP12 BP-
大家好,我是伊卡,
最近因為找到之前的原稿,想說既然都寫二十多萬字了,
不繼續寫下去很可惜,
但第一人稱的敘事又很難講一個完整的故事,
而且過了六年,很多當初的故事情節重新讀起來都讓人覺得很難信服。
情感描寫也難以說服自己。

所以把大綱重新整理了一下,
在大致上保留故事走向的同時,
把整篇故事用第三人稱重寫了一次,
並增加大量新內容。

因為作者同時要兼顧研究和工作,
寫作的時間變少,而且還有其他興趣跟社交w
所以這篇應該是隨緣更新啦,會不會像之前那篇一樣停更,
這個也不好說......

不過,感謝無論是現在還是以前的所有讀者的支持,
有時間的話,我盡量w

另外,如果看得還喜歡,
留個言跟我互動一下,
我會很高興的w

也曾以為異世界甚麼的與我無緣 !
命運卻終究會找上門來呢
我平凡的人生
或者說是不大平凡的日子
你,真的相信前世來生這種東西嗎

特別感謝; 繪師(線稿):阿鮭
12
-
LV. 37
GP 11k
2 樓 伊卡Ika/魷魚 fe8318
GP2 BP-

1-1 言而總之,少年現在是隻蝸牛



  「……啊?這裡是甚麼鬼地方?」方剛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身在一片身體一半高度的大草原裡,不禁嚇了一大跳的某個存在如此大聲叫道──雖說沒有發出聲音,那副身軀興許沒有說話這種機能。眼神裡透露出強烈的迷茫,像是被丟包在異邦的孩子,不,倒不如說對他來說,當前情況甚至比那嚴峻得多。然而也不知道是幸或不幸,他對此暫時毫無自覺。
 
  對在此之前所發生的事情完全沒有任何印象……也不能這樣說。「貌似正在遊玩某款從小玩到大營運了很久的線上遊戲。」這樣的自覺也是有的。但簡直就像鄉土劇裡面,那種被車撞到之後瞬間失去記憶的人一樣,對大多事情的印象都只是模糊一片,好像有發生過什麼,又好像沒有。
 
  「但是我似乎不是人吧──從這短短的觸手看來。」原本應該慌張到一無所措,但晃動著綠色背負物的那個存在舉起了短短觸手細細端詳,並沒有理所應當的那種不知所措。
 
  「觸手的話……該不會是克蘇魯之類的吧?」一瞬間,他的腦海中做出了種種妄想。
 
  「不過仔細想想就可以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才不可能變成那麼超越人智的無可名狀的恐怖的東西呢!大概啦。」如此安慰自己過後,像是希望證明什麼一樣,他的大腦全力開始運轉起來。
 
  撇去記憶跟身體不管,只論基本知識方面的話,F=ma,π的粗略值大約是3.14之類的都還能想起來,好像大致沒有問題呢,至少不會淪落到連生活的基本常識都沒有的程度。
 
  知道自己狀態尚算良好,唯獨沒有什麼記憶而已的事實之後,他不禁感到有些無奈。想要嘆氣,但似乎由於沒有發聲器官,連嘆氣都做不到的樣子。
 
  「雖說既然不是人類,或許沒有說話的需要。不過如果可以的話,還是想要說話的……自己講話只有自己聽得到總感覺是件非常可悲的事。」這樣想著,他一步步緩緩地向前晃去──雖然從外人看來,那行為只能稱作蠕動爬行就是了。
 
  雖然有些突兀,但這個揹著綠殼的存在,就是不斷在腦海中演出小劇場的少年如今的身體。簡單來說,就是「蝸牛」。行動很慢、沒有攻擊性、通常頭腦也不太好,雖說有著比其他生物來得硬一點的殼,但也沒硬到哪裡去,就連剛學會模仿父母揮舞鋤頭的孩子都能輕鬆敲碎。恩,就是這麼渺小的存在呢。
 
  少年試圖放眼望去,四周綠油油的一片,像是都市人的日常中只有在畫作裡才能找到,那種鮮綠的大草原一般,若有閒心欣賞,倒也頗富詩意。讓我感嘆了句「雖然不知道身處哪裡,但是真是個風景良好的好地方呢……如果只是夢一場,醒來就回到電腦桌前就更好了。」
 
  「這可真是奇怪,現在的大都市裡哪還可能找得到這種大草原啊?再說了就算有我也沒理由會來啊,如果這是作夢的話,我有這麼渴望大自然嗎!還有,我不是正開心的打著遊戲嗎?怎就突然來個史詩級場景啦喵!太他喵的不合理了吧!」嚇到都混進了奇怪語癖,可能是剛醒來的衝擊感被沖淡,強烈的困惑讓他整個人都不對勁了──或者說整個蝸牛都不對勁了。
 
  「呼……呼……冷靜。冷靜。」像是要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蝸牛用小小的觸手敲了敲身體,敲在原本應該是胸膛的地方,但如今看起來就只是蝸牛在搓肚子而已。
 
  深呼吸冷靜下來好好想想過後,原少年做出了結論:這裡十有八九不是他曾經居住過的現實世界,或者至少不是地球。證據就是……
 
  「這世界上最好有身高十幾倍左右的大楓樹啦!要讓我相信這裡不是現實世界,也別這麼直接好喵?這也太他喵不正常了喵!我都嚇得語無倫次了喵!」用生動的、還原度高的方式表示他內心的動搖,大概會像這樣子吧。
 
  「哈……哈……我又緊張起來了呢!冷靜。冷靜。」在腦海中,原少年自己對自己說道「好的,這下確定我不是在地球上了呢。還真是不可思議啊!這世界上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呢。對了,既然這裡是異世界的話!一定就是那個了吧!最近很紅很受歡迎的那個……叫做『異世界轉生』來著!雖說好像已經紅快十年了,能不能說是最近有點讓人懷疑,不過那與現在的我無關的吧!喔喔!這樣一想整個都燃起來了啊!」
 
  雖然很興奮,可是第一次做一隻蝸牛,少年一時間還是想不出自己該做什麼比較好,不過印象中,穿越至異世界的作品幾乎都能檢查自己狀態的樣子。不然的話,至少也要有個「鑑定」什麼的技能吧?
 
  「果然還是只能做那個了吧!狀態!顯示!Status!」大聲地叫道──當然還是在蝸牛腦中。
 
  最近有些異世界穿越作品,為了讓主角遭遇更多的苦難什麼的,文字翻譯基本功能都沒有預裝了,甚至有些連對話都沒有辦法,還有些會受到詛咒變成不死族什麼的,基本上跟人類無緣了。抱持著至少不要是那樣的想法,少年慢慢把大叫時順勢闔上的雙眼緩緩張開
 
  「什麼都沒跳出來……或許還好一點。」
 

  跳出這個是怎樣啦!這也太他喵弱了喵!我都嚇得合不攏嘴了喵!
 
  一張海藍色的,附有金邊花紋且猶如水晶一般半透明的狀態窗口浮現了出來,隨著意識的集中甚至可以改變窗口的背景顏色、花紋以及透明度,但是比起那些無謂的事情……
                              
  「這個充滿了惡意的狀態欄是怎麼回事?萬能的天神啊!你惡搞我也不必這麼明顯阿瞄!這也太他喵討厭了喵!滿滿的都是諷刺的說喵!不對……我是蝸牛不是喵!應該是咕溜才對嗎?」雖說最後混進了奇怪的內容,但言詞裡無處發洩的怒氣跟無奈竟然讓看起來就很呆的空洞蝸牛表情也出現了些許的扭曲,雖然如果有人類看到這一步,大概也只會做出:「這真是我見過表情最蠢的嫩寶,沒有之一。」的淒慘評價吧。但這或許也能稱為某種偉業,在蝸牛歷史上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畢竟蝸牛沒啥光輝歷史。阿,倒是經常做為冒險者英雄譚裡第一頁被做掉的練習用反派。雖然最近這種英雄譚在「說到英雄譚總是從嫩寶開始,到巴洛古與巨龍結束,這種套路很膩了阿。」的說法盛行下開始減少就是了。
 
  扯得太遠了,雖然那對蝸牛來說或許是個關乎人生……「蝸生」的話題,但現在明顯不適合討論這個。
 
  「還有,雖然我是知道了我沒有魔法的意思了啦……這吐槽會不會太直接了點啊喵?官方版的蝸牛吐槽嗎?如果這世界上的蝸牛都看得懂這狀態欄的話,都會憤怒起來的吧?」雖然心裡還有些不忿,但少年也逐漸冷靜了下來。
 
  「話說INT那邊屬性特別高是轉生的關係嗎?如果是那樣的話,還是希望能夠增加其他有用的屬性啊,不能用魔法的蝸牛INT高有什麼卵用啦!都已經被吐槽『你有看過蝸牛會魔法嗎?』了喔!這是霸凌吧?作為能夠在現實裡搞出這種系統的神明來說,做這種事真的好嗎?」
 
  明明前世好歹也有著父母給的名字,但不知道是否因為蝸牛沒有取名字的必要,還是說蝸牛壓根就沒有姓名權。如果有神大人什麼的,少年肯定會好好質問,然而那位神明大人並沒有出現的意思,至少並沒想過在現在這位蝸牛身邊現身。
 
  在發著一把無名火的同時,看著身旁的高得可以的楓樹,他不禁冒出了一個想法,雖然不太願意承認,但是……
  
  「這可真令人火大啊……等等!所以身高十幾倍左右的的楓樹,不是因為樹種,而是因為身高問題嗎?」我一臉沮喪的這麼說著……不,蝸牛沒有聲帶也幾乎沒有臉部肌肉。所以不是在說話,也不能說是沮喪地說。作為魔物姑且是有擬態成嘴巴形狀的進食口之類與蝸牛不太一樣之處,但那充其量只能擺出呆滯表情。
 
  「唉,算了……我就先不計較這個了。首先還是要提升等級吧!再怎麼樣也應該有比我更弱小的嫩寶吧?如果沒有就是地獄級難度了喔!」蝸牛重新開始扭動前進,心念一動把狀態欄關閉了起來,邊走邊想著「雖說有點不忍心,可是為了活下去也只好去狩獵同族了!再說了……升到LV2就能夠進化了吧?可以成為藍寶的嗎?哦!好像很厲害(跟嫩寶相較起來)!」
 
  「喔!看到了!看到了!可愛的小蝸牛,來叔叔這裡……诶?等等啊,別跑啊!」說時遲那時快,比自己小得多的綠色蝸牛在少年面前晃過,見到這幕,他趕緊追了上去,向著眼前出現小小綠色蝸牛全速前進。
 
  然後「噗哧」一聲小聲的,像是輕輕踩扁鋁箔包的聲音響起。
 
  「啊……那個,我好像踩到了什麼綠綠軟軟的東西耶?這股討厭的不祥預感是什麼呢?」冷汗從不存在的額頭上留了下來,但小蝸牛一邊欺騙著自己預感不會成真一邊慢慢地轉過頭去。
 
★下回待續→
2
-
LV. 37
GP 11k
3 樓 伊卡Ika/魷魚 fe8318
GP2 BP-

1-2 於是乎,蝸牛狠狠把自己拋出



  「啊,是綠水靈呢。」在看清眼前龐大綠色黏體時,他的腦海中除了這個感想幾乎已經無法有其他感受,與之相伴的或許還有一些求饒跟自我逃避的意識,然而那也只持續了一瞬間。因為「完蛋了,逃不掉的」的想法隨之而來,華麗的敲響了警鐘。
 
  現在少年正處於一種無法逃離的困境,這是還得從三十秒前說起:小小隻的弱小綠色蝸牛在欺負同類幼體時,踩到了一團綠綠黏黏的東西,緊接著一雙閃亮的眼睛轉了過來,露出了「食物?」這樣的光芒。
 
  假設是名成熟的衛士,或許會認為這種眼神很可愛也說不定,畢竟這種名為綠水靈的生物在這座島上隨處可見──準確來說,水靈一族(又被稱作史萊姆或黏體)在整個世界的範圍內都經常出沒,但跟他的進化種與變異種相比,綠水靈可以食用、美味且營養價值高,更重要的是強度壓倒性的低下,是一種有益的生物──當然,這是對常人而言。
 
  對如今只是隻嫩寶的少年來說,這個對手來得有些太早了。在看清滑溜蹦跳著的綠水靈後過了不到一秒,他意識到這個世界與他曾經遊玩的那款遊戲幾乎一模一樣的事實,但還來不及感到興奮什麼的,那龐大的綠色黏滑彈性身體用力抖動了一下,朝著少年鋪了過來。
 
  「咦?張開大嘴是表現一種禮儀的方式嗎?綠水靈真是親近呢,把踩到他的身體的人含起來之類的……」少年愣了一下,但馬上就反應了過來「不不不,我不好吃啦!真的不好吃啦!別吃我哪!」
 
  全力引導著身體向旁邊倒去,但背負在身上的硬殼在此時只是拖累,對於現在的狀況起不到任何作用。完全沒有想過剛轉生就要面臨名為死亡的修羅場,少年現在所能做的只有奮力掙扎,用無力觸手拍打著眼前的綠色物體。
 
  在奮力掙扎中,蝸牛的身體產生了刺痛感,視野角落小小訊息框提示著體力正被對手削去的事實。想要把身體縮進殼中,但就連逃避也不被允許,下一瞬間,那勉強還讓人有丁點安心的綠色硬殼便被撬開,與平攤的軟糯身體分離。
 
  「我才不想死在這裡,死於這種這麼愚蠢的方式啊!」少年在心中吼叫著,慌亂中撿起了掉落在旁邊的殼,或許是因為那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又或許火災現場的怪力產生了作用,突然爆發出了足以揮動綠色外殼的力氣,「撲通!」一聲打在了壞笑著的對手身上。
 
  完全沒有任何作用──雖然看起來本該會這樣,然而在衝擊產生的一瞬間,殼上閃過了一瞬間的效果光,一下就把比蝸牛身軀還大上小半的身體打飛了出去。
 
  往後飛了一公尺左右,在地上翻了一圈,稍微掙扎般抖動了一下,並沒有重新穩住身形,那球綠液便如同夏天的冰淇淋一樣快速的溶化了。
 
  「诶?那是我做的嗎?難不成我其實是很厲害的?打敗綠水靈的嫩寶什麼的……我果然是傳說級的對吧?嗯。」少年不禁露出了自認有點自傲的表情,一個人這麼想著,雖然還心有餘悸,但明顯安心了下來。
 
  「由於打倒迷你綠水靈,獲得經驗5,恭喜您升級了!由於打倒RANK比自己高的魔物,獲得稱號『下剋上』、稱號『因為運氣贏了黏體的少年(笑』由於使用技能,成功習得了『嫩寶丟擲術LV1』等級達到MAX,可以進化了。請問要現在履行進化嗎?」腦袋裡傳來一陣神聖的聲音,但是總覺得有點像在憋笑的樣子。
 
  「嗯……此等惡趣味……一次還不夠,還要來兩次?這個稱號系統到底是誰開發的,自由度也太高了吧?那就算了,這個『因為運氣贏了黏體的少年(笑』是什麼鬼啊!『(笑』也太多此一舉了吧?難道嘲笑我是甚麼每日任務嗎?我來到這裡甚至還沒有滿一天就達成兩次了吧!」少年生氣地搖頭晃腦,但並沒有聽到腦海中聲音對此的反應,也只能無奈地垂下了雙肩──意識上的雙肩。
 
  「不過,進化嗎?原來是這種套路啊,作為魔物轉生的小說裡面好像常常會有這種系統的感覺,雖然有點老套,但至少能變強就好,一輩子做一隻蝸牛什麼的,就算是驚人的懶惰家也會覺得不耐煩的吧。」稍微幻想了一下自己能夠進化成甚麼樣子,少年的情緒稍微沒有這麼低落了「不過,第一次大概只是變成藍寶或紅寶吧?就正常來說,當然如果進化成龍什麼的我也不會有怨言啦。算了,蝸牛要有自知之明……開始進化吧。『遵命。』」
 
  進化伴隨著一股把周圍能量吸入的感覺,體內的力量慢慢地湧了出來,這大概就是魔力之類的東西吧,雖然一直都這麼想,但總感覺很不習慣,有點像泡溫泉或者洗熱水澡的一片輕鬆,但又與之完全不同,是在之前的世界完全沒有體會過的感覺,一點點全能感、一點點澎湃從內部冒出。「遲早有一天我也要學會魔法給你看看會魔法的蝸牛!」這時,原少年現作為蝸牛暗自的下了決心。
 
  「進化中……個體『種族:蝸牛—嫩寶』成為了『種族:蝸牛—大了點的嫩寶』」腦袋裡又傳來剛剛那種聲音,但是這次正經了點的樣子。然而有件事讓人不得不在意。
 
  「大了點的嫩寶是什麼鬼啦?不是應該是藍寶嗎?說好的進化路線呢?一隻綠水靈的經驗值只有讓我進化成大一點的嫩寶嗎?對了,剛剛好像說是迷你版的綠水靈耶?該不會就是因為那個吧!不不不,剛剛不是說了嗎?『下剋上』耶!這不是難得的成就嗎?」可是沒有任何人回應少年無聲的咆嘯。
 
  沒辦法了……雖然萬般無奈,少年決定之後再想想辦法獲得更多經驗值,遲早有一天要擺脫綠色可悲蝸牛的身分。不知不覺中,少年的偉大冒險夢變得有些窩囊,不過大多數的冒險故事都是從失意或失憶正式開始的,而少年兩者都有了,某種層面上來說,或許可說是前途無量?
 
  「是說進化了能力有增加嗎?確認一下好了……」少年抱持著這樣的想法開啟了能力值的頁面。
 
 
  「至少STR跟DEX變成兩倍了呢……真是值得高興……才有鬼勒!力量跟敏捷都各只有二」,假使數值的意義跟遊戲時代一樣的話,這種能力連剛踏上冒險的見習冒險家都不如,搞不好只比人類嬰兒強上丁點而已吧?「太過分了喵!嗚嗚……還是先檢查一下技能跟稱號的效果吧?搞不好技能效果比屬性值增幅好得多?雖然感覺這個想法有些過於樂觀,不過現在也只能這樣希望了。但話說回來,有辦法叫出技能頁面嗎?『Skill』之類的?」
 
  隨著我內心的呼喊,與之前的藍色視窗不一樣的頁面跳了出來。
 
*能力列表*
 
*技能:
中毒免疫LV1:中毒無效,毒只能給予接觸傷害
縮頭LVMAX:可以把頭縮進殼裡,討喜卻沒甚麼用途
嫩寶丟擲術LV1:投擲嫩寶的殼,造成10點固定傷害並擊退,需要嫩寶殼
 
*魔法:無
 
*稱號:
『比烏龜還慢的少年』:速度減少5%
『轉生者』:理解所有語言「但蝸牛只懂蝸牛語!」
『下剋上』:與RANK高的敵人戰鬥時STR加倍
『因為運氣贏了黏體的少年(笑』:LUK補正+1
 
*以上*
 
  「嗯……看之前就有覺悟了,可是還是讓人很生氣啊!比烏龜還慢你還給我減少速度!蝸牛語什麼時候會用到啦?蝸牛根本就不會說話好嗎?退一百步來說,至少要讓我有發聲器官才能說這種話吧?還是說,難不成有人類會說蝸牛語的?不……英國人不說英語,那英語還能是英語嗎!」
 
  如果少年能夠說話,他現在語速大概已經到達了連快嘴RAP大師都會為之驚嘆的等級,連珠炮一樣的吐槽著:「還有,原來縮頭這東西連一點用都沒有啊?原本以為會增加一點點防禦力的耶!竟然玩弄我年少的純情,不會原諒你的喔!生氣喵!什麼「比烏龜還慢的少年」這貨根本就是廢稱號啊!只有負面效果是怎樣的無用啊!我完全不想要這雞肋一般的稱號呀。」
 
  在嘆息完了自己的無力之後,他也試圖找過有沒有技能點或是屬性點之類「答拉!快速輕易取得技能指南!」之類的東西,果然這世界上也沒有這種好康呢。
 
  「還是算了,我還是乖乖去修煉比較實際……」在少年認分的決定透過鍛鍊來改變現狀的同時,他突然意識到周遭的環境有點奇怪「話說這裡怎麼到處都是蝸牛殼啊?該不會是蝸牛墳場之類的吧!有點毛骨悚然──雖然蝸牛沒有毛,更不可能會有骨頭(或許殼的材質有點像)──嗯,別想這麼多好了,多撿一些蝸牛殼來試試嫩寶丟擲術吧。」
 
  雖然少年自己沒有發現,但對於通常的蝸牛種來說,剛剛擊敗的綠水靈幼體已經是足夠的威脅了,無法使用嫩寶投擲術的一般蝸牛,只能用可悲的小小觸手進行無能小拳拳捶你黏球,除了會逗笑人的精神傷害以外,完全沒有卵用。而能夠打敗對方,憑藉的只有不是做為野生魔物,而是做為原人類出生的不知者不畏的精神、運氣、以及直到最後都沒有放棄掙扎的決心而已。
 
  走錯一步,自己背上的殼也會成為地上的殼的一部份。而如果不是擊敗強者,只是如同沉迷於狩獵過於比自己弱小的蝸牛,那樣愚蠢的幼小黏體一樣,那麼無論如何也不會進化,只能守著自己的弱小,並錯認那是強大而已。
 
  作為最弱的弱者出生,但非自願地走上了挑戰強者的旅程,這或許並非不幸,而是這隻小小蝸牛最初的幸運吧。
 
  但那些事現在的少年從未想過,他只想著試試新得到的技能而已,就像剛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樣。在練習之前,他走到了剛剛綠水靈落下的位置附近,發現了綠水靈殘骸,正想著「能變成掉落物就更好了,我這樣的手可不能支解呢」的事情的時候,綠水靈的身體便成了幾份黏液球以及一條有點長的綠水靈珠。
 
  少年雖然試著「鑑定」眼前的掉落物,但看起來他並沒有那份才能,也沒有對眼前物品的確切知識,更沒有能夠取代那些的方便技能。不信邪的又嘗試了一下,不久就放棄了,看起來好像不是睜大眼睛就能取得的。在知道了這點之後,蝸牛開始轉而練習投擲蝸牛殼訓練起嫩寶投擲術。
 
  「砰!砰!砰!」就這樣投了大半天,隨著太陽從西邊緩緩的沉了下去,天色徹底變成黃昏。
 
  「今天還真是充實(雖然整天在投蝸牛殼這件事是否有用是另當別論)。然而技能卻完全沒有成長啊?這是要我用活體做實驗嗎?還有……原來投擲出去的殼除了裂開的以外,都還可以重複使用。真是知道了不少東西呢。可是,今晚到底要睡在哪裡呢?蝸牛不應該煩惱這個吧!可是我心裡還是人類啊?真是難為啊!」雖然充分運動過了,但蝸牛的身體不會流汗,因為沒有肌肉,所以更不會痠痛,腦袋還能清楚思索、煩惱一些奇怪的事情。
 
  「算了!爬到樹上睡就好了吧!」不知道高達五十一點的智力是否只是種裝飾,少年做出了十分單純的結論。然而他小看了自己無能小觸手的軟弱程度,也高估了嫩寶作為一種連孩子都能欺負的魔物,連矮牆都攀爬不上去的事實。
 
  「我爬!一點都爬不上去……是因為太重了嗎?還是因為身體太滑了呢?此時真是佩服小時候數學考卷裡爬上樹吃葡萄的蝸牛啊。真是的,也不可能進到人類的村莊啊……會被當作是魔物驅逐的吧?即使是可愛如我的蝸牛也一樣。」發現自己爬不上樹幹,少年開始直面事實「再說,等我爬到,天都亮了。」
 
  「看來今天還是要在路邊睡了,還真是多災多難的開局啊。」這樣想著的時候,突然從草叢裡傳來金屬折斷聲,以及一名少年的怒吼。
 
★下回待續→
2
-
LV. 37
GP 11k
4 樓 伊卡Ika/魷魚 fe8318
GP0 BP-
1-3 奇怪的蝸牛達成了First Blood

  「呼……喝……」大口喘著氣,少年拿著一把從中間斷開成兩半的鐵劍,但眼中的鬥志卻仍未熄滅,鐵劍已不存在的尖鋒仍然對準敵人眉心,拚盡最後一絲力量的最後一擊即將斬出。在一隻偷偷旁觀著的蝸牛所隱藏著的草叢對面,上演著如此戲碼。
 
  鋒利劍光劃過了肥肥巨大身軀,一分為二後,那對蝸牛來說足夠有威攝力的身體即將慢慢倒下,但向著少年奔去所剩餘的衝擊力仍未減弱,也就是說──如果沒有意外,少年將毫無防備承受這股足以將小樹掀倒的衝勁。
 
  但那種事並沒有發生,比思考這樣做是否正確更快,蝸牛的身體做出了行動,把隨身攜帶、不是長在自己身上的藍色蝸牛殼猛地擲出,伴隨著火花與聲響強勢地改變了肥肥的移動軌跡。
 
  「呼呼……得救了。」仍然還在喘息,沒能完全冷靜下來的少年看向了草叢的方向,正想要感謝的他卻反而重新舉起了手中斷劍。從少年角度來看,這判斷不可說不正確,畢竟看見魔物,一名合格的冒險家不可能放下武器。即便那名魔物才剛剛拯救過自己──不如說,會做出這種特殊行為的魔物有可能反而更加危險。
 
  「人類?」想著是否要與曾經的同族接觸,蝸牛試著想要表達問候,但呆滯扭動身體顯然並非人類能理解的溝通方式,少年的警戒心不減反增。
 
  下一瞬間,就在蝸牛還沒考慮好要如何對應現在狀況時,一股被注視的感覺突然自心裡冒出,使之不禁向著視線的方向看了過去,與少年對上了視線。
 
  「告知。受到觀測……等級差距過高,隱藏失敗。重新嘗試……部分訊息隱藏成功……收到指令,向■■不足的存在隱藏資訊。習得了技能『窺視LV1』。」蝸牛腦海裡出現了怪聲,就好像身體中硬塞了一個音響一般,從內而外的聽見,但比起那個,更讓人震驚的反而是他眼前所見的畫面。

  一個如同自身狀態欄的半透明視窗浮現在眼前,差別只在資訊量明顯缺少許多,僅僅只能看到體力值與姓名的欄位。但僅僅如此,也足以讓蝸牛對這名少年初步有了一點認知。
 
  「唉?這個HP,有點危險吧?」看著僅僅只差一點──真正意義上的一點,就要歸零的體力槽,蝸牛只能做出這個感想「能夠殘血殘成這樣已經可以說是藝術等級了……」

  雖然有點擔心少年,但舉著劍的他對身為最弱魔物的自己來說仍然十足危險。認知到這點的蝸牛決定離開少年身邊,然而說時遲那時快,或許是因為看見眼前的蝸牛回頭,稍微放下心的少年膝蓋忽地軟了下來倒在地上。

  「啊,昏倒了……這可真麻煩了啊,放在這裡不管的話,先不論會不會著涼,更可能遇上怪物直接沒命的吧?」蝸牛稍微靠近了些,側過頭來看了看少年,他雖然還掙扎著試圖起身,但貌似連那樣的體力都沒有了「雖然留在這裡貫徹『殘血的藝術』對我來說也沒有損失,但作為一名前世應該從未犯罪的優良青年,把他拖去村莊好像比較好。」

  幾乎沒有經過什麼良心鬥爭一類的過程,蝸牛便試著從側邊抬起少年的身體──雖然是這麼想的,但碰到少年身體的一瞬間少年便化作了一道光束朝著草原的另一頭飛去。
 
  一場滑稽的喜劇──如果通曉了事情經過的人正在旁觀著,這或許是最適合為此而下的註腳了。蝸牛至今才注意到,他自己就是自己口中會讓少年沒命的那位魔物。沒錯,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作為嫩寶的他,即使不被大多數人認為有威脅,卻仍然是碰觸到人就能給予傷害的魔物。即使經過某種訓練的確能夠壓抑這種本能,但那並非剛誕生不到一天的他所能學會的技術,所以理所當然,少年成為了接觸傷害的犧牲品。
 
  「啊……不不不,這個……不是我害得對吧。技術上來說,我沒有主觀犯意啊。」
 
  「打倒了LV5的冒險者,獲得經驗值150,因為擊敗■■高於自身的■■■,追加獲得經驗值150,等級達到MAX了。獲得稱號『善良的孩子』,『誤殺者』。可以進化了!由於升級速度超過閾限,並滿足特定進化要求,開啟進化的特殊分支,現在要馬上進化嗎?」腦中聲音隨著殘留於此飄散的光屑飛散而響起,提醒著蝸牛剛剛的失誤。然而其中混雜了奇怪的雜音,導致部分語句含糊不清。
 
  「嗯,是『打倒』不是『擊殺』,沒問題的對吧……雖然好像把綠水靈做掉時也是『打倒』。不,那一定是錯覺,那道光怎麼看都不是人類被消滅時會出現的對吧,也沒有屍體什麼的,沒事對吧。我肯定不是兇手。即使稱號有個『誤殺者』什麼的,肯定沒有殺掉。對,我是這麼『善良的孩子』,不會謀殺人類的喵。」怎麼看都是狡辯的話語在少年腦海中大量湧現,試圖自行忽略剛剛好像做了非常不道德之事的現實。雖然十分動搖,但在心理學中被稱作認知失調的現象,意外容易的能夠被自我修復,少年很快就把自己的罪惡感唬了過去。
 
  也許因為不再是多愁善感的人類,蝸牛簡單的頭腦構造很快冷靜了下來。
 
  「算了,在這裡多想也無濟於事,有機會再見的話再好好跟他道歉吧……如果沒被當成敵人的話。真是的,哪來的誤會系喜劇啊。」雖然還有些心虛、有些提不起勁,但蝸牛轉了轉頭,把這件事塞到大腦深處「話說,剛剛是說可以進化了對吧?那就開始吧。」
 
  帶著期待的心情,蝸牛的身體開始散發出彩虹色光芒,七色光輝反覆閃爍,漸漸地,只留下紫色光芒和若隱若現的薄霧籠罩在蝸牛身軀之外。
 
  「進化完成。個體『種族:蝸牛—大了點的嫩寶』成為了『種族:蝸牛—紫紅寶(幼體)』。」雖然仍是無情緒的聲音,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這次語氣裡似乎少了些嘲弄感「因為種族因素,自動習得技能『幻影LV1』,自動習得魔法『影魔法LV1』。確認為新稀有種,獎勵自動習得魔法『次元魔法LV1』。」
 
  「咦?開玩笑的吧?不是說蝸牛不可能學會魔法的嗎?雖然並不是說不想學會,倒不如說真是太好了,但我可是隻連手指都沒有,只有短短觸手的蝸牛喔?」因為突然學會魔法,蝸牛呆滯的表情變得更加呆滯了「確認一下屬性好了,Status。」
 
  這次顯示在蝸牛面前的狀態欄,硬生生比上次打開時要長了許多,「這麼長,誰看得完啊。」這種念頭還沒出現,狀態欄便摺疊了起來,只留下有成長或變更的重要資料。
 
  雖然大部分的能力值沒有增長很多,但MP最大值從0暴增到了220,簡直判若兩蝸。然而,或許是因為如此,HP最大值反而下降到只有5了,跟一開始的脆弱幼體相比,可說不分伯仲。
 
  「啊,死定了吧?這個生命值,是不是不小心跌倒就完蛋了?」還沒往下看,只稍微瞄了一下狀態欄,冷汗突然就從蝸牛不存在的背部滑落「我想向上輩子吃過的所有脆皮涼拌海蜇道歉,沒想到有一天我也會與你們面對相同困難,雖然『脆皮』的意義好像不太一樣。」
 
  「也不一定就完蛋了吧,搞不好技能什麼的很強力?」這樣想著的蝸牛趕緊繼續看了下去。值得高興的是,迴避率與之前相比,足足有了七倍的成長,即使仍然不到半成機率,但好像至少比藍寶優秀了很多。想到這裡,蝸牛低頭看了看身體,才發現身體比進化前──不,比剛誕生時更小了「難不成,是因為身體變小了所以才跑得比較快、迴避比較高嗎……」
 
  不知道是今天第幾次的甩頭,也不知道腦海角落還能再堆多少東西,蝸牛回過神來繼續看著能力值,終於看到了技能與魔法的欄位。
 
  「這麼低的HP,至少希望能有個防禦用的魔法能用啊。既然是劍與魔法的奇幻世界,總應該有些防禦用的魔法吧?」
 
*能力列表*
 
*技能:
新增!幻影LV1:開關技能,隱藏身形以減少受擊可能性,等級達到極限時自動習得「海市蜃樓」。迴避率微幅提升、爆擊率微幅提升。
新增!窺視LV1:能夠看見個體的狀態值,可見屬性受技能等級、雙方等級與■■影響。
 
*魔法:
新增!影魔法LV1:能夠操縱影子。
→朦朧:每秒鐘消耗MP5,微幅提升迴避率。
新增!次元魔法LV1:能夠連接特定空間。
→座標指定:使下個魔法擊中以使用者為中心的指定座標位置,最大範圍隨技能等級提升,最大誤差隨技能等級降低,每次發動消耗MP50。「被動效果:能夠隨時確認視野範圍和曾經到達地點的當前座標。」
 
*稱號:
『善良的孩子』:MP最大值+20
『誤殺者』:對使用者認知為友方的對象不會造成接觸傷害,攻擊魔法對友方造成的傷害與減益無效。
 
*以上*
 
  「喔?這次的稱號終於不是拖後腿的東西了嗎?不會造成接觸傷害、魔法也不會誤傷友軍。還真是樸素但特別實用的效果……不過,『誤殺者』嗎?不會每個需要學會這種能力的都要不小心把某人做掉吧……大概。」看著能力敘述,雖然沒有什麼不滿,但總是有股古怪的感覺「而且這個『座標指定』的效果,總感覺有些糢糊,可能還需要做些測試確定。」
 
  在眼前揮了揮自己短短的觸手,蝸牛不禁懷疑起自己的這種身體到底有甚麼資格往迴避型角色發展。雖然速度比起原本快了好幾倍,卻仍然比一般的人類慢上許多,恐怕在蝸牛裡面是博爾特的等級,但跟人類好像完全沒有可比性吧。
 
  此外,雖然從狀態值看起來,紫紅寶是擅長魔法和迴避的類型,但跟印象中「嫩寶、藍寶、紅寶、紅寶王」的進化路線完全扯不上關係,也不知道未來的成長方向會如何。如今蝸牛心中存在著這般、那般的擔心。
 
  「首先,試試看技能吧……『幻影』」蝸牛在腦海中默念技能名稱,隨著一絲魔力從體內向外流出的感覺,黑色的雲霧氣場很快成型,把蝸牛身體隱藏在一片模糊之中。
 
  「喔喔,特效還蠻帥的耶?但這個雲霧,從其他人看起來很恐怖吧。能夠藏起來嗎?」想著要把雲霧隱藏起來時,黑色的雲霧便慢慢淡化,像是烏雲散去一樣,但隱隱約約還能感覺到與外部世界的隔閡感,證明技能仍然在生效中「啊,成功了。還挺方便的,還好能夠解除,不然在披著黑霧的狀況下,恐怕就連純真善良的小孩子都不會考慮與我交流吧,如果有的話,還真是好奇那種傢伙腦迴路到底是怎麼長的。」
 
  那之後,蝸牛揮舞著觸手試圖操控黑霧,直到確定黑霧只能纏繞在身體四周後才放棄嘗試。此外,也試過用窺視看過各式各樣的東西,但除了活著的生物跟魔物以外,其他東西的資訊果然無法用窺視取得。不過即使如此,毋須消耗MP就能發動,而且可以常駐看見對方狀態,這樣的能力本來就已經非常實用了。
 
  「不過技能敘述裡面有些東西被遮擋了……雖然很在意,不過好像也沒有辦法知道遮擋的內容,至少使用上沒有問題,這樣就夠了吧。」從測試跟好奇中回過神來,天空上昏黃的夕陽早已徹底在地平線的另一端沉沒,照亮草原的僅僅剩下月亮和星星的光芒。
 
  幸運的是今天正巧是滿月,月光仍然把夜幕降臨的草原照得淡淡發亮,不至於連腳底都看不清楚。在野外的夜晚通常充滿危險,特別是沒有火焰或光亮伴隨在身邊時,不過這座島上沒有什麼橫衝直撞的夜行兇猛野獸存在,對於幾乎沒有自保能力的蝸牛來說,這算是第一夜的第二個幸運。
 
  「咕嚕嚕……」蝸牛好像聽見了自己肚子發出了這樣的聲音,但眼見天空都徹底暗了下來,抱持著「睡著就不會肚子餓了吧,找食物的事情明天再說吧!」的心態,拖著有些疲憊的身體竄進了草叢裏面,默默結束了這混亂的第一天。
 
★下回待續→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