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4
GP 713

【討論】[專欄隨便翻譯]帝皇起源. 04 (01.20.2024) 翻譯結束

樓主 WARLOK1-1

善待新手・理性討論

a7789665
GP96 BP-
帝皇起源

解析轉述自亞倫.藍儂.鮑溫(Aaron “Lennon” Bowen)

作者曾是考古學家及歷史學家,本文將以作者專業知識見解來解析帝皇的身世以及後日談。

--------------------


如果提到戰鎚40K的世界觀(也包含荷魯斯叛亂)裏頭的核心人物,那一定是那位被深埋於黃金王座上的那位存在——帝皇,則是整個故事中的決定性核心,以至於所有的故事都牽涉到這號人物身上。


數以億計的生命都以祂之名死去、那些全銀河系最邪惡的存在都想見證祂的死亡,而那些對於泰拉上發生甚麼事毫不關心的種族勢力卻仍然遭受祂那兇殘、暴虐、集權化、且教派化信仰的產物——人類帝國,毫不留情,且毫不間斷的追殺。


至於帝皇是誰,從何而來,祂到底想要幹嘛,這些問題的原因不論是為了故事性或是作者個人的意圖,真相與意涵都被有意無意的壟罩在黑幕之中;時至今日,帝皇的身分依舊沒有一個清楚的解釋,且沒有任何人可以準確的回答,也正因如此,在開始之前我們應該先弄清一項認知,那就是接下來將提及的部分將會有許多自相矛盾的內容。

有鑑於帝皇是整個故事中最大的謎團,同時也是故事中最不可信的講述者(原因之後會提),因此,本文將講述那些我們已經知道的事——以及那些我們所不知道的事。
--------------------


.起源


要了解皇帝到底是什麼以及是誰,需要先了解他來自哪裡,即使在最基本的信息層面上,我們也找到不少相互矛盾的起源故事,因此對於帝皇的起源我們也很難判定誰對誰錯。


然而在近期出版的
荷魯斯叛亂小說(玩家社群認定為正史的終結與死亡[The End and the Death Vol.1, 2023]")當中,其中內容是以"帝皇"為主要的故事講述者,如果真的要給出甚麼確切性的答案的話,那就是帝皇本身就是一個祕密守護者,而同一時間

——這也是一個謊言。


在更古老久遠(且異端)的資料中,帝皇是一個起源於人類第一批靈能者的殘餘,透過某種魔法(靈能)實驗產生的造物。隨著人類從分散的群體成長,並在曾經被稱為“新石器時代”的技術革命期間遊蕩到世界各地;在建立起熙熙攘攘的大型聚落的過程中,人類的心靈及意識開始攪動了靈魂之海,並且引起了某些正在成長的大能的注意(這些擾動在後日的某一天將會成為混沌之神的力量,取決與你心裡想的是誰)。

(譯者:大概也就那幾位囉。)


在最一開始的時候,這些邪惡、且令人厭惡的力量存在開始於人類最早期的靈能者身上反映出他們的能量,甚至以他們為食;同時間,隨著人類數量的增長,這些薩滿(shamans)發現他們的靈能力對於惡魔來說就如同飛蛾撲火的本能一般被吸引而來。


出於絕望抑或充滿希望,又抑或是情勢所迫(儘管後續的故事表示與他們預期可能有著天差地別),這些薩滿決定創造出一個足夠強大,以至於能夠成為人類對抗亞空間腐敗的堡壘——一個新人類——


帝皇。

不論是法師、薩滿、智者,這些人不論男女老少,他們都帶著他們的力量前往了一個地方進行了一次集會——儘管沒有證據或理由,他們都集合在了嘉泰土丘(Catalhoyuk),一個在那個時期(新石器時代)令人驚訝的大城鎮且宏偉的現今遺址。


不論他們在何時何地相遇,這些人都決定透過集體自我獻祭,將自身的靈魂融合,並製造出一個武器好以對抗混沌;由於他們的靈魂是透過儀式與彼此連接,此舉並未使他們的靈魂遭到亞空間撕裂,取而代之的是脆弱的靈魂最終將彼此相連形成一個熊熊大火,形成了等同於一顆擁有自我意識的核彈之存在。


在亞空間裡,一個在有知覺且癲狂的黑暗中,一個——在後世惡魔口中名為憎惡詛咒(The Anathema)的烈陽誕生了——

而在我們這,我們則稱呼那個存在為"帝皇"。

祂的降生在一年之後以一個非常明顯的基督教隱喻到來(也不會是本作品的最後一次)——一個人類的雙親養育了一名嬰兒由以非人類遺傳學(你們懂的)的方式誕生出來,而這位嬰孩天生就是個靈能者,並且在襁褓期間日漸強大;根據帝皇自己的視角,我們得知祂出生在現在靠近現今的伊斯坦堡的安納托利亞(Anatolia)沿著薩卡利亞河(Sakarya river)的某處。

最明顯的證據莫過於在人類之主(Master of Mankind, 2018)一書中描述帝皇最早的行為,那個未來會成為帝皇的小男孩正在以石膏裝飾著自己父親的頭顱,並以貝殼作為眼窩上的裝飾,此項行為可以非常明確地指出這是源自於西元前8000-7000年前的石器時代,位於黎凡特(Levantine)/安納托利亞區域曾經存在過的居民習俗。




《人類之主》Master of Mankind,
by Aaron Dembski-Bowden, 2018


製飾頭骨(Plastering skulls)是一種於介於新石器時代和陶器時代之間的獨特技術,此種文化元素散佈於現今巴勒斯坦、土耳其和伊朗等人口相對稠密的區域盛行。

不過話雖如此,薩卡利亞河是對於上述區域的範圍更為北邊的區域,也就是說帝皇在書中自述的過程誇大了某些事實,當然也有可能是以我身為考古學家的知識使我太過於吹毛求疵了。


在大英博物館裡頭有展示著一個來自耶利哥的製飾頭骨,但是該物的出土地卻又距離帝皇的出生地相對來說太過於南方,或許這也是最初亞倫.丹布斯基.鮑德溫(Aaron Dembski-Bowden, “人類之主”的作者)的靈感來源。


(製飾頭骨)


經手父親頭骨的過程是對於年輕時的帝皇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時刻,這使祂有了一個將自己的意志實行於這個這個世界的理由——祂最終使用了靈能停止了殺害他父親的兇手——祂的叔叔——的心臟(這不會是荷魯斯叛亂中該隱和亞伯的第一個隱喻,當然也不是最後一個)。


就這樣,祂渡過了盧比孔河,開始致力於投身改變這世界,並前往耶利哥開始了祂的大業。

祂開始盡其所能地提供幫助,以祂的智慧傳播高效的政府制度、農業發展、畜牧、技術、與和平;並總是小心翼翼的以凡人之姿不去暴露自身的本質運用著自己的影響力。
《渾沌界域—失落與詛咒》
(Realm of Chaos-The Lost and the Damned, 1990)


--------------------
原作者註釋:

帝皇作為某種多元整合體(gestalt entity)的概念首次在第一版《混沌界域:失落與詛咒》一書中被提出; 而另本作品《行商浪人》中圍繞著帝皇的最初傳說——他出生於凡人父母,在年輕時就展現出了力量,並在人類社會之中隱藏了自己很長一段時間,直到三萬年左右。 《失落與詛咒》也將皇帝的出生地特別指定在安納托利亞,因此皇帝來自該地區的概念從那時候開始就成為了正史。


而有些人可能會好其"為什麼?",當我們檢視故事時,背景的編寫會是最重要的一環。《戰鎚 40K》是由英國作家編寫的,因此在設定帝皇的起源地時,他們會盡他們所知的內容(並且是很極端的方式)去探究世界上古老的歷史。美索不達米亞有時被稱為「文明的搖籃」——歐洲和黎凡特農業、商業、城市以及所有其他我們與文明相關事物的起源,例如等級制度、大規模傳染病和戰爭。帝皇將人類文明帶出美索不達米亞,這與20 世紀許多現在"已被懷疑"的準考古學思維非常一致,即圍繞農業建立的複雜的等級社會完全是從河流之間的土地上出現的;至於為何帝皇來自美索不達米亞,是因為美索不達米亞是歷史上第一批國王或是帝王出現之地,然而在其他寫手筆下《戰鎚40K》的另一個版本中,他可能是瓦哈卡人、巴基斯坦人或南島人,而這些地方同時也是其他人類文明的發源地。

--------------------

.另一個起源

在《戰鎚40K》故事中的其中一個概念為,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但同時也是假的。種種跡象表明,"帝皇"是一個迥然不同的造物——祂是某種生物基因工程武器,一個來自人類漫長歷史中的不經意被創造出來的頂尖殺戮機器。

自從祂在紛爭時期(Age of Strife)/舊夜(Old Night)再次干涉人類歷史並且嶄露頭角,踏上混亂的大陸,並且強加殘暴且附有破壞性的秩序後,這也難怪祂那時的同袍們認為祂是一個史無前例行走於陸地上的人造恐懼(man-made horror);到了這裡,人們大多很確定並且全心的相信這就是事實,但是就到目前有限的故事進度為止,除了口耳相傳之外並沒有太多決定性的文字證據————


除了來自《戰鎚40K》中另一個經典的、不可靠的敘述者的口中之外就是另一回事了———

——在帝皇降世數萬年後,當貝利撒留·考爾(Belisarius Cawl)在探查法羅斯裝置(Pharos device)時,他遭遇到了一塊被困住的死靈碎片——星神(C’tan)。

該星神為考爾講解了人類的在第四十一個千年(41st millennium )的本質,並且最重要的是,該存在形容帝皇只是"單純的武器"。

在這裡可以用兩種說法來解釋:帝皇是黑暗時期被創造出來的存在,抑或是最初的那批薩滿成功地創造出的武器。

就如同星神在之後揭示的更多一般,人類也是古聖(Old One)一同隨著靈族或是綠皮被製造出來對抗自身種族(死靈)的一種手段;但是無論解釋如何,黑色圖書館內幾乎沒有進一步的證據表明帝皇是來自舊夜或是遠古時期的造物——也許哪天圖書館裡的丑角們會向我們接露更多的證據也說不定。
------------

下期預告:
帝皇過去在幹嘛以及與祂在歷史上的形象

To be Continued...
------------


本文屬於個人興趣向翻譯,如有紕漏,歡迎指正。原文網址:https://www.goonhammer.com/lore-explainer-the-emperor/?fbclid=IwAR0E4pwEi9cN4Q0JT-mm29Cxl3bMd19ys4xc6B12O4ncJxC1JRIeLqYeZtQ




96
-
LV. 44
GP 782
3 樓 WARLOK1-1 a7789665
GP37 BP-
.永生者之爭

帝皇在後日之中逐漸地發現自己的存在早已遠超出人類這個物種的分支,就如同那些人類的變異分支——永生者一樣古老。這些變異的人類生來就有超自然以及永生不死的能力,並且能夠從各種傷害中痊癒。在眾多永生者之中,部分人幾乎和帝皇一樣古老,並且有著天生獨特的能力;其中有些人跟帝皇一樣有著對未來共同的志業(魔紋馬卡多[Malcador the Sigillite]與爾妲[Erda],同時有些人卻持相反意見(歐爾配松[Ollanius Persson]),而有的則是邪惡之人。(譯者:沒錯,壞壞永生者)

歐爾佩松 (Ollanius Persson)
在祂在地球上漫長的一生中,帝皇最終嘗試找到每一個永生者並招募他們加入祂的事業。但並非所有人都願意加入祂的志業,而且據說在人類的歷史上有許多衝突是因為那些嘗試推翻帝皇的宏偉計畫而造成的,但是那些曾經加入祂的永生者大多都因為帝皇自身的傲慢,以及祂對那些缺乏智慧、技術、或是缺乏對於帝皇信念之人對自己的不耐煩而最終都離開了。

而我們能在永生者身上能得到資訊的是帝皇在這四萬年來不論在明面或是暗面上都有著一項計畫,至少祂是這樣說的。而身為一個亞空間存在,不論是以多元整合體或是永生靈能者,帝皇有著長時間對抗混沌諸神的經驗,以祂自身的敘述中,祂一方面計畫對抗邪神來保護人類,而另一方面卻又希望利用人類群體來對抗邪神。

這項計畫將會在接下來介紹的"遠大計畫(The Great Work)"來到頂峰,但是這個計畫真正開始實施卻是在第三十個千年才開始動作,這意味著前前後後的時間總共花了四萬年(西元前近一萬年的時間加上西元開始之後的三萬年)以及大大小小的繁瑣雜事;就好比在《泰拉圍城第四卷-陰鬱之風》(Saturnine - The Horus Heresy: Siege of Terra Book 4, by Dan Abnett)之中儘管爾妲的作為對於這位有著千萬個計畫的帝皇來說造成了偶然的挫敗或是退步,或許推進了帝皇計畫中的進程超越了任何競爭者或是敵人的進度,也或許我們可以認為:「或許四萬年對於一個人類主導的超人類計劃來說太不合理且冗長了。」但無論如何,任何方法都能解釋為甚麼故事最終發展到了現在的時間段。

--------------------
原作者註釋:

過去40年來對《 戰鎚40K》前後歷史的描述相互重疊,有時甚至前後矛盾使得一切變得有些混亂,那些可能曾經被預告、暗示或提及的東西時不時的會被棄案——而且有充分的理由。又或著我們可以說,在這黑暗的宇宙中,我們貧弱的21世紀思維根本無法理解帝皇在做什麼,以及為什麼在最後一刻之前卻花了四萬年只完成了非常少的事情。

--------------------

至於這些原因,有一說法是當渾沌諸神在與人類與其情感和靈魂加深了連結時,帝皇可能在某個時間段有意處於休眠狀態——就如同一把被隱藏起來的武器般伺機而動,根據《失落與詛咒》一書曾指出:


在帝皇的青年時期和早年生活中,混沌力量還不足以擾亂亞空間的自然和諧。隨著四神開始不斷壯大....又應該說是當時的三神 (畢竟時間在亞空間之中是個"有趣的概念"),帝皇曾以多種樣貌來提供人類不論是科技上、精神上、政治上、抑或是道德上的領導方向,祂採取了多種形式,扮演了多個角色。



祂走遍了全世界,一邊觀察一邊提供幫助,有時扮演了一位強大的領導者或是說客;在危難時期,祂則會成為了一名戰士、一名領導人、甚至是一名救世主;而在其他時候,他仍然是各種活動的幕後貢獻者、國王的顧問、宮廷魔術師、先驅科學家。
《混沌界域:失落與詛咒》




--------------------
原作者註釋:

這段算是個暗示點,也不是說的那麼清楚,但大概就是說照這個邏輯來看,你我的手邊說不定都有帝皇親自寫過的書(?);我們從《終結與死亡》第一卷來看,當辛德曼(Sinderman)湊巧進入帝皇的圖書館後,你們猜猜怎麼著?
--------------------

帝皇在人類歷史上長久以來一直扮演著一些決定人類歷史的角色,無論是新的還是曾經暗示的傳說都是由祂直接操弄,但在馬卡多的敘述中,他還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身分。


幾萬年來,祂有過許多面貌,每一個都有合適手邊的任務。祂的思想即是祂最偉大的天賦,讓祂在處理相關事物上有著極大的彈性。祂以男女或是第三性別的形像出現,兒童或老人,農民或國王,魔術師或愚人。人類之主是個偽裝大師,就如同塔羅牌的各種形象。而祂這些角色他都演繹得絕佳且細膩。當需要謙遜時祂即謙虛;當需要溫和時祂即溫和,更遑論狡猾、和藹可親、令人安心、發號施令、充滿關懷;而當恐怖是唯一的手段時,祂亦表現最兇惡的一面,有時為了繼承地球祂則轉為溫順。他已經成為了任何需要成為的人、任何人。而沒有人見過他的真面目,也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名。
《終結與死亡第一冊》The End and the Death Vol.1 - Dan Abnett



--------------------
原作者註釋:

“溫順才能繼承大地”(meek in order to inherit the Earth)這句承自馬修福音5:5篇的篇章對我來說蠻有可能就是帝皇就是耶穌的連結,生日快樂帝皇(?);但儘管如此,這中間依舊有太多疑點,或許是我個人的一廂情願也說不定。

--------------------


據說帝皇的敵人在中世紀時期的歐洲已經完全覺醒,但我們知道帝皇肯定在美索不達米亞進行了數千年活躍的政治和軍事活動,祂曾是一名軍閥,在他身邊的一名將軍則是永生者歐爾佩松,隨後他則成為了帝皇的第一個戰帥(Warmaster),為了掌握咒言(Enuncia)——一個禁忌語言的產物,帝皇與歐爾佩松進行了一場針對渾沌造物的摧毀行動。在書中,我們得知了這是很明顯來自聖經當中巴比倫塔的故事,經過一點推斷,我們可以假設帝皇充當了神話王國阿拉塔(En-Suhgir-ana)的國王,以反對恩默卡(Enmerkar)的擴展多語言計劃,且將祂很好地將場景設計在了安納托利亞。

巴比倫之塔

在西元前356年前,帝皇化身成為了一名馬其頓將軍——或者至少,這是馬卡多後來宣稱為皇帝的生日與亞歷山大大帝是同一天,他對希臘、波斯和印度區域發動了一場偉大的征服,創建了一個持續至少十年繁榮的帝國,並為他的勢力範圍最終停止在比亞斯河(Beas)的某個地方,而祂的凡人部下也因為再也無法追隨祂而哭泣。

--------------------

原作者註釋:

到了這邊老實說我個人還是不太清楚帝皇到底想要得到甚麼,網路上多多少少都會出現一些以歐洲為中心的"傳播希臘文化促進世界文明"的觀點,說實在這是一種非常舊時代的種族主義觀點;當帝皇以這種形式造成「去世」的假象時,祂的將軍們終究為了征服而爭吵、不和,並最終爆發戰爭,而帝國進入分裂的結局。

亞歷山大大帝作為野心、領導人對其追隨者及人民的意願和能力的盲目以及帝國的脆弱性的隱喻,比起作為一個偉大的、跨時代計劃的一部分,這種襯托的效果其實還不錯,因為這個比喻告訴我們一些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人類從來沒能從歷史中學到任何事。
--------------------


在人類歷史漫長的長夜中,我們或多或少得知了帝皇曾經對抗渾沌勢力的相關證據。祂曾經面對基督教、猶太教、伊斯蘭教的神話中曾經反覆出現的敵人——高格與馬哥格(Gog and Magog);而帝皇也充分利用了那些從巴比倫獲得而來的知識——包含咒言,消滅了那些邪神的僕人。而高格和馬哥格曾經出現的神話故事中,他們通常也代表著秩序外的勢力——某種小號渾沌邪神的先鋒;而在後世的倫敦都市傳說當中,他們被當成代表曾經阿拉伯地區的文化代表也毫不意外。

駐:帝國殖民主義時期的論點。


又一道人影進入了塔內,黃金鑄的盔甲覆蓋了這個人物從喉嚨到腳的位置;一件猩紅色和橙色的斗篷在他的背上飄盪,他沒有戴頭盔,但瘦臉上方的黑髮上有一頂銀葉和金色羽毛的王冠。

《Athame – John French》





虛空龍 Void Dragon


從古神話層面,當我們再次見到帝皇的時候是在11世紀,那是帝皇遇上星神—馬德拉洛斯(Mag’ladroth)的時候。當時的帝皇以東羅馬士兵之姿在利比亞對上了新生的虛空龍(Void Dragon),祂騎著駿馬挺身而出對抗這個危脅到回教黃金時期的造物,並且將之放逐,將其囚禁在火星的沙海深處,鑄下將人類帶入星際時期所需的知識種子,並在日後促成了人類技術的發展。



當達莉亞(Dalia)看到騎士的瞬間就差點哭了,祂比她見過的任何人都更加美麗,而且其神奇的力量並沒有隨著歲月的流逝而減弱。

《機械教-格雷厄姆·麥克尼爾(Graham McNeil)》



而這個故事在後世以《聖喬治與龍》(Saint George and the Dragon)的形式以現代語言呈現,有趣的是,故事的起源也源自於安納托利亞區域。但從此之後,再也沒有任何有關帝皇的傳說在近代歷史被記載。

------------

下期預告:
魍道計畫與現代普羅米修斯

To be Continued...
------------

本文屬於個人興趣向翻譯,如有紕漏,歡迎指正。




37
-
LV. 44
GP 818
4 樓 WARLOK1-1 a7789665
GP21 BP-
.魍道計畫

帝皇在中世紀乃至於紛爭時期肯定計畫過某種遠大藍圖,只是到目前為止我們尚未能確定究竟是怎樣的計畫,從人類從地球到外太空的崛起——泰拉時期、黑暗科技時期和紛爭時期抑是如此。


但是,我們依舊能從永生者和那些延長生命的人物得知一些蛛絲馬跡。



即使如此,我知道祂,也就是你的父親,會變成甚麼樣子,但我知道未來正等待著一個擁有自己理想的人。哪怕花了幾十年、幾個世紀或是更長時間,沒有任何東西能夠阻止的了祂。
巴西里奧.佛 (Basilio Fo), 誤生之子 (Misbegotten) — 丹.阿伯奈特 (Dan Abnett)



帝皇預見了靈族的殞落將會在紛爭時期的末期到來,問題諸如當時帝皇是否還在地球上,祂是否為人類在與鐵人、石人、或是金人提供了刀劍計謀,又抑或是在幫助人類逐漸成靈能種族的過程助了一臂之力,這些我們尚不得知,對於這些疑問,有些事情我們最好留有自身的想像空間會比較好。


作者註釋:從這裡開始,40k 的故事設定開始變得有點陳舊和單薄,而稍微更新發展的故事則因為年代順序變得不太經得起推敲而受到阻礙,而且所謂的 40,000 年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漫長時間。


當然,靈族的殞落給帝皇的計畫帶來了千載難逢的機會。再紛爭時期的尾段,帝皇以其造物——雷霆戰士(Thunder Warrior)發起了統一戰爭(Unification War)開拓了帝國的雛形並將其拓展到了泰拉全球。



以赤裸裸的武力與政治、外交與陰謀擊敗了世界上的軍閥,國界線緩慢且痛苦的從此走入了歷史,全世界在閃電與雄鷹的旗幟下團結為一體,當這目標被實現後,赤紅的星球——火星,成為了帝皇的下一個目標,為了讓人類成為更加整合的一體以及達成帝皇的遠大計畫,大遠征的雛型也於此時開始發起。

--------------------

原作者註釋:其實還有更多的細節可以在此討論,但由於篇幅考量,我推薦各位去捧讀克里斯.懷特(Chris Wraight)著作的《瓦爾多:帝國的誕生》(Valdor, Birth of the Imperium)一書,否則這篇將會沒完沒了。

--------------------


帝皇在統一戰爭期間制定了意旨使人類重新團結起來的偉大計劃,使他們進入人類社會進化的下一階段,將整個種族從渾沌的控制中解放轉變為一個強大到足以抵抗的物種,並毀滅渾沌眾神。遠大計畫的目的除了上述內容讓人類臣服於唯一人之下以外,同時也意在讓人類接管「魍道」(Webway)並且獲得一種在宇宙中更為安全且快速的旅行方式。

作為讀者的我們可以得知,所謂「魍道計畫」在帝皇還在泰拉的時候早已開始,這個行動早在建造「皇宮」之初時,花費了數世紀的時間經由粗暴的方式打破了時間與空間的界線進入了古聖的魍道網路,然後然後將大量資源用於測繪、控制和升級。

我們可以從亞倫·登布斯基-鮑登(Aaron Dembski-Bowden)的《人類之主》(Master of Mankind)得知在這個時期,帝皇的計畫遭遇了靈族的存在並遭受了一些困難的挑戰,並逕那時的靈族從來都不將人類放在眼裡也不能接受他們。


但假使帝皇的計畫最終成功了,人類將能擺脫一切亞空間的枷鎖,假以時日,人類也不再受到混沌邪神們的侵擾開始了屬於他們的時代的進化與繁榮。


不過毫不意外的,預料外的事情終究搞砸了一切,而這一切也只有帝皇一人能夠承擔後果。



帝皇以祂見證過無數文明崛起與殞落的雙眼看著祂的兒子—祂的「造物」—
「馬格努斯。」帝皇說道。
「父親。」那經歷過悲慘火焰的身影回覆。
亞倫·登布斯基-鮑登(Aaron Dembski-Bowden)-《人類之主》(Master of Mankind)




作者註釋:除了帝皇的個人設定之外,祂的計畫的設定靈感明顯來自於《沙丘》的雷托.亞崔迪二世(Duke Leto II)。在兩者不同的情境中,前者想要不惜一切代價讓人類擺脫這一切的原罪與外在威脅,並最終走向了瘋狂的道路,這些內容都明顯取自於沙丘作者-法蘭克.赫伯特(Frank Herbert)小說中想要帶出的理念雷同;而後者的雷托二世則想要將分散於宇宙中的人類達到精神昇華,以確保未來能抵禦任何威脅使整個群體達成飛升至下個階段。




.現代普羅米修斯


如果帝皇想要重新征服銀河,那祂勢必要援助,而且是相較於雷霆戰士較不魯莽且深思的手段來執行。這些原因是因為若是想要達成目的,帝皇長生且忠誠服從的戰士,但是想要達成這些目的,祂需要的是時間與技術,以及經過基因改造且由永生者所產下的二十個胚胎。

這些胚胎的來源是來自最強大的永生者之一—爾妲,她與帝皇在祂很年輕的時候早已相遇,她還向帝皇提供了她的"基因庫”(挑眉),以便與他的基因體結合起來進行原體計劃,並且實際上認為這些原體也是她的兒子。當帝皇阻止她參與他們的生活時,她非常生氣(並且也意識到他們作為帝皇的工具同時也面臨著多麼黯淡的未來),最終她發現帝皇一直都是一個傲慢的傢伙所以背叛了帝皇。

至於基因原體的技術有多種來源的說法——可能來自黑暗時代技術和塞勒納爾人(Selenar)的技術(塞勒納爾人是一群在月球上定居,擁有強大的基因工程技術的宗教派系)。雖然雷霆戰士是在後紛爭時期以非常簡陋的條件下創造出來的,但皇帝建造了新的、更先進的實驗室來創造他的新戰士,並用強大的蓋勒場保護他們,以保護他的作品免受亞空間的影響。


任何能保護人類的事物都不會是邪惡的,即使是會侵犯人類個體的行為也不會是邪惡的

《帝皇》-審判官伊恩·沃森(Inquisitor Ian Watson)







在原體被創造前的某個時刻,皇帝前往一個名為摩列克(Molech)的世界,在那裡他穿過一扇混沌之門與三位混沌神(當時的)進行一趟對話,在那裡帝皇與他們達成了某種協議,協議的內容、交易的禁忌知識具體內容我們不得而知,但最終結果是利用亞空間能量創造原體,並讓原體們承受遠大的命運。

帝皇為此付出了什麼代價我們也不得而知,但在各個相關小說中都清楚的指出混沌諸神知道祂沒有打算兌現承諾,並試圖欺騙他們(註:因為混沌諸神的僕人們也用這種理由試圖說服星際戰士及原體們)。

有些懷疑論者認為這中間肯定發生一些事情:第一是爾妲被混沌操縱,在實驗室中製造了一個扭曲漩渦,其次是懷言者進行了時間旅行進行了破壞。但是不管怎樣,最後的結果就是蓋勒立場的關閉造成一道亞空間漩渦開啟,並將所有二十個原體吸入其中將他們分散到整個銀河系,帝皇為此大為惱火,祂知道爾妲也參與其中,但出乎所意料的是,帝皇選擇讓她活著。

作者註釋:基因原體可以說是40K傳說中隨著時間推移而變化最大的部分。在《混沌國度:失落與詛咒》的原始故事中,他們是基因增強的超級人類,擁有神一般的力量,然而亞空間能量卻可以透過他們流動,就像透過帝皇一樣,賦予他們那些超級力量,同時就像那些古代的薩滿賦予帝皇是一樣的道理,除了荷魯斯之外(?)。原體的設定真正開始浮現開始在二版的故事中開始描述,其中介紹了(並命名)了每一位原體,儘管這些描述使得他們在讀者眼中更加貼近凡人,尤其是當讀者也得知原體也會像是凡人依樣死去的時候。

原體遭受分散後,皇帝在當時並沒有任何的資源來集結新的軍隊,因此他決定繼續使用他現有的戰士-阿斯塔特修會a.k.a星際戰士,這些戰士是從原體的基因庫中創造出來的。如果原體就在哪裡,帝皇就會找到他們,如果沒有,祂也就湊合的將當地收納為帝國麾下。

最後同樣的,帝皇與與爾妲想法不同的地方在於,帝皇並不認為原體是他的兒子(儘管祂很高興讓他們把他當作父親),而爾妲卻是真心如此——但有一個潛在的例外,我們之後會再提到。

------------

下期最後一回預告:
黃金王座、先士、與星辰之子

To be Continued...
------------

21
-
LV. 44
GP 839
5 樓 WARLOK1-1 a7789665
GP26 BP-
.黃金王座

在大叛亂的尾末,帝皇從此被束縛在黃金王座上,但既然我們都來到這了,王座也是一個值得談論的事物。

帝皇的原體,羅格.多恩(Rogal Dorn)在這整起事件中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最終是由多恩將帝皇放到了黃金王座上,而此後多恩也一直扮演著他的職責,一個保持一切免受外界侵害的守護者與留存者,而帝皇則在王座上免於任何物理上與政治上的紛擾。




縱使帝皇最終擊敗了荷魯斯,並將其存在徹底湮滅在這世界上,但是帝皇的狀態也好不到哪裡去——
祂的終生只能依靠黃金王座上的維生裝置來存活,而此舉也是確保帝國不會崩解的最終手段。


在泰拉圍城的最高潮,帝皇充分的利用了亞空間的力量開始了飛昇的過程,將自己人類的肉體逐步轉變為一種純粹亞空間能量的存在(據稱),一個不僅可以與同樣飛昇的荷魯斯一決高下的存在,甚至連邪神們也不在話下,祂終將成為第五位混沌之神,一個意味著現實終焉的誕生。


雖然帝皇最後放棄了飛昇,但黑暗且令人坐立不安的暗示指出了祂從來沒有接受或放棄這項力量的選擇權,這位準黑暗之王在時至今日的40K故事中被依舊坐在頭骨林立的黃金王座上,配合前面的暗示,更多的問題像是帝皇是否是為了為了人類還而自願被困在王位上的嗎?還是這些都是為了祂自己的利益、甚至是當王座失敗時會發生什麼事?祂究竟是活著還是死的……又或者兩者都沒有,甚至更可怕的結果的未來?


這些種種問題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




至於黃金王座則是從M36開始發生了一系列衰退的狀態,電源閃爍和機械故障接連發生,而這種情況只會變得越來越常發生,審判庭的各派系嘗試採取常規、甚至是極端的手段來分析和修復這些情況,與時俱增的靈能者數量被送進王座前用以維持那位在王座上的王。

自從帝皇被束縛在王座上以來,數百數量的靈能者的靈魂不得不每日送入王座前好以來維持祂的存在,但據說祂對生命力的需求也開始變得無法滿足。
-十版規則書

從 M39.999 年開始,機械神教已經發現了王座機械中的故障點,這些老化造成的損毀遠遠超出了他們修復,甚至理解這座龐大機器的能力。儘管復仇之子(基攝政)已經回歸,但如果帝皇從王座上被移除後,銀河系將會爆發出超出基里曼管理能力的瘋狂、混亂和戰爭。

王座的最終崩潰只是時間問題,到了最後,也只有帝皇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了。

--------------------
原作者註釋:當談到帝皇在黃金王座上其實還有一定程度的意識時,這其實是一件有趣的細節(而且在過去的設定終是不斷被吃書的),在第一版書籍《戰鎚40,0000:行商浪人》和《混沌領域:黑暗之奴》中,圍繞該主題的最初文本字行間暗示著帝皇仍然有意識並能發出命令,但隨著他在與混沌諸神在靈魂之海的戰鬥中開始轉為慢慢衰弱。

如果我們把《審判庭戰爭》(Inquisition War)三部曲當作正史——哪怕我們應該把它排除在外,因為那是一套奇怪、且與設定背道而馳的系列——帝皇是有能力在他想要的時候進行完整的對話。而更新的設定開始在這一點上變得虛無飄渺,書中暗示著帝皇可能只是一具屍體,與他的任何零碎對話說好聽點就是在通靈,往更壞的方向想是這些都是當事人想像出來的。
--------------------

我們是善良的唯一本源、嚴厲且激烈;除了我們之外,沒有其他的希望了,我們孤獨且痛苦。
《帝皇》-審判官伊恩·沃森(Inquisitor Ian Watson)

--------------------

.先士(Sensei)與星辰之子

在40K的故事當中,另一個不斷地被改寫且一直以來都圍繞著帝皇神跡的設定是那些帝皇在過去的千年裡有過的孩子。

一些較早的原始設定中,譬如第一版的《混沌國度:黑暗的奴隸》指出祂(帝皇)有過那些不同於基因原體的後裔,儘管他們也不能生育出他們自己的後代,但這些後裔都是不朽的存在(永生者),且有著強大的靈能力。

這些後裔被稱為“先士”(Sensei),他們通常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存在,直到遇到其他同類,他們建立了一個隱密的兄弟會,目的是為「對抗混沌的最後一戰」做足準備和訓練。




在後來的《失落與詛咒》一書中稍微改變了這一設定,讓成為了帝皇的冠軍,就像混沌諸神擁有他們自己的冠軍一樣,代表著他們的力量的一部分。先士可以爬升到到同於惡魔的力量,使他們成為分佈在亞空間屬於帝皇意志的化身。這些元素仍然存在於 40k 宇宙中,尤其是修女會(Adeptus Sororitas)的活聖人呼應了許多古老先士故事設定。

譯者:Sensei跟せんせい都是一樣的念法,沒什麼不同吧

--------------------

原作者註釋:在現在的故事中,先士的設定似乎大多都被永久遺忘了,從敘事角度來說,他們(萬惡GW)的目的是給你一個非常古老、神秘的角色,但又不會陷入與帝皇血緣關係的包袱中。我喜歡這些先士與星辰之子的故事,因為這些可能會是一部在硬黑暗派的科幻宇宙中令人振奮且有著數種面向的英雄作品,而我們都因為這些設定的遺忘對於故事中的希望成分變得貧瘠。

--------------------

至於星辰之子,這玩意的設定明顯是採自於另一個在經典作品—《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的一個存在,有些粉絲認為這暗指的是帝皇的靈魂,其形態不受其物理形態的束縛。這概念首次在《混沌國度:失落與詛咒》中引入並被提出,當帝皇最終身體枯萎成木乃伊並逝去時,祂的靈魂將與亞空間合而為一,無從被腐壞的本質將在亞空間中漂流,等待著重生成為新人類的容器。同時,從理論上講,星辰之子是人類對帝皇的信仰可以轉化為力量的存在,星辰之子也能說是於更仁慈(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的第五位邪神 。



《2001:太空漫遊》

--------------------

原作者註釋:40K第三版規則中的最後一篇故事預示著先士和星辰之子作為40K故事的核心結束。審判官福特茲 (Inquisitor Fortez) 開始了一系列對於星辰之子的教派與集會的追捕與摧毀,並在此過程中殺死了一群先士師。雖然40K 宇宙中從來沒有任何一個統一的標準,但有趣的是,在安迪.錢伯斯(Andy Chambers) 和瑞克.普里斯利(Rick Priestley) 的遊戲設計附註之後立即出現了一個故事論述,那就是星辰之子和先士是一個渾沌邪教,他們終將被獵殺至滅絕,除了宇宙中的清洗之外,這些設定也在後續的正史故事中一同被"清洗"了。

(譯者:GW你搞屁阿)

--------------------

儘管星辰之子和先士似乎都僅限於第一版和第二版的故事中,但這些設定已經出現在最近40K的 宇宙中的幾個關鍵情節——最引人注目的是在審判庭設定的資料中,其中審判庭的索爾派 (Thorian) 的理念是相信與帝皇可以復活到新的宿主身體並且這個新身體可以再次團結人類。

在當時,塞巴斯蒂安·索爾 (Sebastian Thor) 顯然具有某種程度的魅力且被認為是帝皇意志的代表,在這種情況下,帝皇轉世後會發生什麼事或許也是留給讀者的想像,但審判庭的重要派系荷魯斯派和索爾派之間的爭鬥也為亞空間化身的概念在未來留下了很大的故事發揮空間。

--------------------

在近年的故事中星辰之子在不屈遠征,特別是在《烈火黎明》(Dawn of Fire)一書中再次被提及。星辰之子的幻像開始出現在星語網絡和帝國公民的腦海。此外,一些混沌勢力(最著名的是科爾.法倫 (Kor Phaeron)),深信星辰之子是一個真正的威脅且開始對抗星辰之子的覺醒。正如《靈能覺醒》(Psychic Awakening)和《驅靈死域》(Priah Nexues)中發生的事件所明示的,帝國信仰的力量及其對現實世界日益增長的影響力也顯然正在改變。

."英雄"之人——帝皇


前前後後的故事也講解了不少,眾多的問題依舊遺留:帝皇是個好人嗎?祂的計劃合理嗎?祂到底是在乎人類,抑或只是一個嗜血、殘忍的超能暴君?又或是我們 (讀者) 該知道的嗎?

在早期的 40K 故事,我對此有一個相當簡單的答案——帝皇或多或少毫無疑問是一個「好人」。祂的意志守護著人類,祂的靈魂與渾沌進行一系列的鬥爭,祂也置生死於度外為人類服務。

然而隨著時間的走向持續下去,情況變得更加複雜。在小說《異端》(Heresy) 中看到帝皇真正的所作所為顯現出祂不人道的作為。我們可以毫無疑問的得知祂是個怪物。祂也是由作者撰寫出的超人類受害者,也正因如此祂有時顯得極其愚蠢。

但祂的計劃以常理來說真的是好的計畫嗎?祂究竟是個為了人類的進步而不人道的怪物,還是為了祂自己的進步的惡役?他終將會成為黑暗之王嗎?還是黑暗之王只是在30K到40K這一萬年來其中一條有可能的道路?





在我看來,帝皇不是英雄也是英雄,那些堅持金裝神皇形象的人不論在 2K (現代) 或是 40k 環境中都是愚蠢的。無論祂做了什麼,無論多麼合理,即使他的遺體遭受永恆的折磨,這些都會導致噩夢般的未來。


祂的傲慢、權力的集中、控制慾和神格超人化的肉體都在向我們的世界訴說嚴峻的黑暗未來。帝皇被困在他自己建造的一座監獄裡,在沒有直接性思想、言語或行為的情況下統治著帝國的無盡恐怖,這仍然是40K中最明顯、且最有力的隱喻——強人的空洞陷阱政治、法西斯主義的論證、和帝國的空虛,以及人類僅存的希望。


------------

翻譯。完

End.
------------





2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6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