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674

【心得】死亡守衛(Death Guard)基因原體--莫塔利安(Mortarion)

樓主 巨莖怪 gg0487
GP151 BP-

蒼白之王、死亡領主、凋零霸王
沉著堅忍,厚實耐打的第十四軍團
化悲憤為力量,化痛苦為勝利
在各種難以想像的惡劣戰場
穩定、決不停下腳步,永遠都朝向勝利
邁出扎實步伐的"死亡守衛"
那可怕又非凡的領導者與基因之父

然而莫塔利安也以他糟糕的性格
以及古怪的癖好,還有極端的強迫症聞名
加上玻璃心跟死心眼還有過度的
去追求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
讓他的精神狀況一直以來都不算好
當所有基因原體處在襁褓時期
邪神所掀起的亞空間風暴,從帝皇身邊
捲走了大多數年幼的原體
而莫塔利安正好就是所有遭擄的原體中
和吞世者的安格隆一樣倒楣透頂的幾個人之一
年幼的莫塔利安就如同預言一般
降臨到了一顆名為巴巴魯薩(Barbarus)
的可怕星球,此地環境極為惡劣
就像是遭受詛咒一樣,黑暗,扭曲
充斥著致命有毒霧氣、危險異形怪物
還有著大量嗜血殘暴,玩弄巫術的軍閥
而普通人只能頂著這些威脅
在黑暗的峽谷深處,靠著微弱的陽光
如同螻蟻一樣,苟且偷生
當莫塔利安來到巴巴魯薩之時
就注定了這名可憐原體未來的性格
將會與這詛咒之地一樣扭曲

莫塔利安降臨在一處軍閥廝殺的戰場中央
當原體發出第一聲哭號時
一名巴巴魯薩上最強大的軍閥
一位如同殭屍般的可怕怪物
才剛血洗過整個戰場的暴君
名為內卡雷( Necare )的巫妖
注意到了這個哭聲,並產生好奇
在充滿毒氣的戰場上,怎麼可能有嬰兒呢?
他是如何活著的呢?軍閥開始尋找
並發現了莫塔利安,而這名軍閥
熱愛殺戮與巫術,總是使用凡人的屍塊
加上渾沌巫術,拼湊出殭屍大軍

但是這樣玩弄生命的暴君
卻將這嬰兒視為神給自己的禮物
一個可栽培的未來繼承人
並將其名命名為"莫塔利安"
在巴巴魯薩方言裡意思為"死人之子"
然而這位暴君的養育手法卻令人膽寒
在近乎虐待的煉蠱式教育下
莫塔利安被監禁在一處高山上的鐵堡
時時刻刻都受到劇毒瘴氣的侵蝕
以及養父為了測試莫塔利安的極限
而不停進行的嚴格教育與摧殘
這也導致原體臉色極差
呈現如同死人一般的憔悴慘白

但是莫塔利安毫無怨言
求知若渴的從養父身上學習知識
戰爭的藝術、祕法的奧術
個人戰鬥技巧與率領軍隊作戰
還有蔑視一切弱者與失敗者的殘酷
以及最重要的在極端環境中的求生本領
甚至連暴君養父都為之驚訝自己的養子
莫塔利安所表現出的堅韌適應與忍耐力
一次又一次蒼白之王幫助自己的養父
與巴巴魯薩的其他暴虐軍閥開戰
並取得卓越的戰果與勝利
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
逐漸無法再從養父身上學習知識
內心充滿困惑的莫塔利安
無法避免的對外部世界產生好奇

在某日,莫塔利安用了從養父那學來的本領
殺死了看管著自己監牢的守衛
並奔向外部令他無比嚮往的世界
全然不顧養父憤怒的死亡威脅
頭也不回的前往某個峽谷深處
在那裡,莫塔利安首次見到了
真正意義上的正常人類
在那座破爛但充滿溫暖的村莊
由於地勢較低,此處毒氣稀薄
首次得以正常呼吸的莫塔利安
不禁發出驚訝的叫聲
而且令人吃驚還不只如此
熱騰騰的飯菜令人垂涎的香味
穀物莊稼的隨風擺盪的柔和聲響
村民間友善的打招呼與熱情擁抱
辛勤的揮汗勞動與豐收的無上喜悅
穿過薄霧透下來的微弱溫暖陽光
這一切重擊了蒼白之王那貧乏的內心
因為這是莫塔利安一生從未見過的美景
在此之前莫塔利安僅從自己的養父身上
得到死亡、恐懼、殘酷與黑暗
莫塔利安清醒了,他終於意識到
養父的殭屍兵團就是以這些可憐人
的破碎屍體為材料所鑄成
自己所謂的養父不過是個卑劣的異型
人類應當痛恨的噁心敵人
而自己是堂堂正正的人類
這些村民就是自己理應守護的同胞
蒼白之王決定了從此以後
都要為了人類的未來而戰
並將所有不潔巫術與弱者
從這美麗的世界上驅逐

為了得到村民的認同
莫塔利安先是為了村莊勞動
他拿著一把農耕用的大鐮刀
白天幫助村民收割穀物
夜晚幫助村民驅逐怪物
隨著莫塔利安的鐮刀斬下了
越來越多可怕的怪物、軍閥的腦袋
村民們逐漸認可這位蒼白高大的外來者

成為村長的莫塔利安開始積極行動
聯絡巴巴魯薩的各大人類聚落
修築防禦工事與武器工坊
試圖扳倒自己曾經的養父
摧毀曾經的自己為牠鑄造的寶座
在此期間,莫塔利安認識了一名
徹底改寫的他的命運的男人
此人正是後來死亡守衛的首席一連長
卡拉·泰豐斯( Calas Typhon )

天下第二大孝子,不洗澡的臭酸肥宅
但是,又一個影響莫塔利安命運的變故
在他又拿下一場勝利而凱旋時發生了
當莫塔利安回到村莊中,他看到了
許多村民正在議論紛紛
原來是有個無名的外來者
就像莫塔利安多年前的到來一樣
來到了村莊之中,並與村民們交流
感到不吉利的莫塔利安眉頭一皺
歸懶趴火的衝到陌生人面前談判
隨後莫塔利安被此人震撼了
因為這名古怪的外來者
身形高大甚至勝過莫塔利安
而且一身古銅色的皮膚,肌肉磊磊
還有著令蒼白之王退縮的氣勢威嚴
很明顯就不是這個星球的居民

陌生人對莫塔利安說道
服從我,我就會幫助你去消滅你的養父
或是傲慢的單打獨鬥後被內卡雷殺死
一向脖子硬的莫塔利安一聽
脾氣馬上就衝了起來
孤高自傲的蒼白之王馬上大罵
幹拎娘老G掰!!!  你三小???
敢用這麼跩的態度跟老子說話? ㄏㄚˋ
在談判破裂後,莫塔利安賭氣的
帶隊去找養父內卡雷算總帳
但是卻在養父的強大軍勢與山頂上
那太過於濃烈的劇毒霧氣而敗下陣來
在瀕死之際,莫塔利安一邊聽著養父的嘴砲
一邊悔恨的陷入了幻覺
在幻覺裡,莫塔利安感受到在一片
黑暗的虛空中有個強大力量
正在呼喚並試圖抓住自己的靈魂
在很久以後莫塔利安才知道
這個黑暗力量正是四大邪神之一
永恆與不變之主-慈父納垢的呼喚

然而正當悲痛的莫塔利安
快要被納垢之手抓住
而內卡雷正要揮下最後一刀時
陌生人現身了,原來他從沒離開
並且不費吹灰之力的一劍劈死內卡雷
還順手驅散了不潔的亞空間之音
隨後陌生人展示了自己的真面目
他正是莫塔利安的親生父親
誓言救贖全人類種族的人類帝皇

然而得到拯救的莫塔利安並沒有高興
反而還因帝皇打倒內卡雷的方式
實在太過輕鬆、就像挖鼻孔一樣隨意
有過高自尊的玻璃心毛病發作
進而認為帝皇是在瞧不起自己
但是感到羞辱與不滿的莫塔利安
最終還是加入了帝國,因為他雖然相當
厭惡帝皇但卻非常認同祂救贖人類的理念
在帝皇的要求下,莫塔利安接下了
在當時還稱為"黃昏突襲者"的第十四軍團
這支軍團以只在黃昏之後發動突襲
有著大量善於長途跋涉,耐力十足
冷酷無情的光頭猛男而聞名
還有未經塗裝,大膽露出原裝灰白色調
的陶鋼動力盔甲,並只有在肩甲與右手
塗有銹紅色的烤漆,以象徵他們就是
帝皇那沾滿鮮血與死亡的右手而受人畏懼

在基因原體回歸以後,莫塔利安語重心長的
對絕大多數為泰拉裔的黃昏突襲者們說:
" 你們將是我無法折斷的利刃 "
" 你們將席捲一千個世界,帶去無盡的噩運 "
" 你們是死亡的守衛! "
在將子嗣們改名為死亡守衛後
莫塔利安開始迅速地著手改造軍團
除了將盔甲配色改為象牙白與暗綠色
他還帶來了巴巴魯薩的新血增援
調整戰術與軍械配置,重整陣容
將死亡守衛編為七支死亡大連
每支連隊人數都比普通阿斯塔特連隊更多
然後挑選出頂尖強者作為護衛
也就是惡名昭彰的"裹屍布護衛隊"

並用自己那飽受故鄉惡劣環境折磨
而鍛鍊出來的堅韌基因種子
讓原本就很耐打的死亡守衛
變得更無堅不摧,百病不侵
因此死亡守衛時常會成為帝國進攻
那些有著可怕病菌與瘟疫的星球時
不可或缺的重要開路先鋒

但...很不幸的是,死亡守衛作為
一支個人風格如此強烈
完美體現了自己基因原體的意志
發揮出百分之百基因種子特性的軍團
還立下了許多其他星際戰士軍團
無法達成難以想像的豐功偉業
然而這樣子的第十四軍團
卻是大遠征時期不折不扣的邊緣人
成也原體,敗也原體,就像上述提到的
莫塔利安那太過頭的強迫症
讓死亡守衛成了強悍但太極端的軍團
因為大量使用無差別殺傷的生化武器
使得友軍難以配合,導致偏離戰術核心
再加上莫塔利安的社交障礙
性格很爛也就算了,可以理解
卻還有怪癖,例如派人到自己故鄉
去收集惡臭毒霧,然後封入薰香
掛在自己的盔甲上當菸再抽...
還有衛生習慣不佳,時常被人吐槽
狗屎都比你香,臭到ㄐㄐ掉下來
巴巴魯薩人是不是都不洗澡...等等
這一切使他在基因原體兄弟中人緣極差

願意且唯二能與莫塔利安合得來的
只有第八軍團原體;康拉德·科茲
以及第十六軍團原體;荷魯斯·魯佩卡爾
尤其是戰帥荷魯斯更是受到莫塔利安仰慕
在大遠征後期莫塔利安基本上只會去服從
戰帥的命令,不太鳥自己的父親;帝皇
莫塔利安完全的把荷魯斯當成自己大哥
因為荷魯斯是少數認同莫塔利安的理念之人
他們兄弟倆相互敬重,友好交流
雖然莫塔利安的行為與思想
備受當時其他原體兄弟質疑、排斥
然而蒼白之王與子嗣們的本領
倒是受十分的肯定與警戒

在當時鋼鐵之手的基因原體
費努斯·馬魯斯甚至曾說過
自己寧可在沒有援軍的情形下
去打一場殘酷的消耗戰
也不願在有援軍幫忙的情況下
去招惹莫塔利安的死亡守衛
由此可知當時第十四軍團的惡名
莫塔利安是一名出色的軍隊將領
他總是身先士卒的衝在前線
鼓舞子嗣之餘,還對敵人散佈恐懼
將自身的痛苦與憤怒累績
並以此濃縮出勝利的果實
然後用那把漆黑如同死神般
手持的大鐮刀收割勝利之果
而且莫塔利安與戰帥的配合
更是令人十分敬佩
死亡守衛在防禦陣線中的表現
絕不輸給泰拉禁衛總管多恩的
第七軍團-帝國之拳的堅韌不拔

在進攻敵人陣地時如同瘟疫一樣
迅速、穩定、完美的收割生命
偕同午夜領主的嗜血蝙蝠們
無情的屠戮與病態的虐殺
徹底破壞掉敵方陣線完整度
最後由荷魯斯之子那如同戰錘
沉重毀滅性的精準打擊
消滅眼前一切帝國之敵
由於這戰術實在太過凶猛
所以,不安的極限戰士與暗鴉守衛
各自的基因原體基里曼和克拉克斯
曾向帝皇彙報過,希望帝皇能夠
多加警戒戰帥與莫塔利安的意圖
但最後卻不了了之,不幸的是
後來的"事件"證實了兩位原體的擔憂
並不是杞人憂天....

後來由於叛徒的奸計,戰帥墮落了
莫塔利安昔日敬重的大哥
變成了渴望權力的暴君
加上由於厭惡靈能的莫塔利安
先前為了消滅靈能而特意
主持了旨在反靈能的一場
抹消了全帝國軍團智庫長
針對性很高的"尼凱亞議會"
讓千子軍團的基因之父
赤紅的瑪格努斯意外犯下大錯

困惑的莫塔利安在回到神聖泰拉後
去詢問帝國宰相魔紋馬卡多的意見
意外的發現了黃金王座等靈能裝置
再加上莫塔利安憤怒的質詢馬卡多時
卻只得到宰相口中一個不明不白的敷衍
已經很一ㄝˊ洨,整個人不舒服的原體
頓時想起了當年脫離大遠征行列
拋下原體與阿斯塔特回到泰拉的
偷偷摸摸不知道在幹三小的帝皇
越想越不對勁的莫塔利安憤怒了
此時在他眼裡帝皇不在只是一個
和自己關係不怎麼要好的父親
而是一個背叛兒子與手下
偷偷搞靈能的雙面背骨仔老渾蛋
辜負全人類夢想的該死暴君
但是荷魯斯的情形也不容得樂觀
兩邊都在偷搞靈能,兩邊都暴君
莫塔利安陷入了深深的苦惱中
而這時的他卻還不知道
來自黑暗的渾沌之手早已伸出

冥思過後的莫塔利安決定了
他將幫助荷魯斯消滅帝皇
然後再由自己手刃曾經敬愛的大哥
由自己擔任新的帝皇,帶領人們
踏上一條沒有靈能的純潔正道
而莫塔利安將會非常注意
決不會讓自己成為像養父和帝皇
那樣自私殘酷的暴君
這一點可以從他和自己的首席連長
泰豐斯的互動中看出來
泰豐斯一直以來都對自己的原體
抱持著質疑與忤逆的態度
然而莫塔利安雖然很不爽
但他卻總是硬忍了下來
後來在伊斯特凡3號平叛中
莫塔利安與其他叛變原體一樣
忍痛清洗自家忠誠派阿斯塔特
其中絕大多數為泰拉裔
然而卻有一名忠誠派死亡守衛
逃過一劫,並趕回泰拉通報叛亂消息
這位有著不可撼動的忠誠之人名為
納薩尼爾·加羅( Nathaniel Garro )



鐵錚錚的泰拉裔猛男,宰相馬卡多
臨終前欽定的護國救星之一
灰騎士前身戰團的創始成員元老
生是帝國的人,死後帝皇的鬼
就是這位好漢讓泰拉得知叛亂的開端
當叛軍開始明目張膽的活動時
銀河一片亂,亞空間正在翻騰
莫塔利安接獲了荷魯斯的命令
要他前去勸誘白色傷疤的原體
鷹之王-察合台·可汗( Jaghatai Khan )
加入叛軍的行列,對抗帝皇
結果莫塔利安一聽火氣就來了
因為可汗是推舉智庫的原體之一
當莫塔利安帶隊來勢洶洶的上門時

莫塔利安對可汗說出自己的理想
並暗示荷魯斯的帝位,有命奪沒命坐
甚至還要求可汗支持自己
怎料看人一向很準的鷹之王卻說

隨後一臉不屑,憤怒的可汗
與被嘴到要害的蒼白之王
展開絲毫不留情面的死戰

這場對決由莫塔利安先行撤退
因為可汗真的太兇了....
然而蒼白之王可不會輕言放棄
他再回頭找來了帝皇之子當援兵
又再次對可汗發起挑戰
這次情況就完全不同了
在艦隊戰中趨於不利的白疤艦隊
莫塔利安與得到色孽賜福的帝子
聯合步步進逼下開始後撤
當自信的莫塔利安對可汗所在的
一艘戰艦發動強行登艦時
卻赫然發現整艘船裡面
只有白疤敢死隊留下
可汗早已不見蹤影

原來是睿智的鷹之王料到了
莫塔利安會自信膨脹,帶隊登艦
所以一早就給戰艦安排好自爆程序
趁著莫塔利安在船上找人時
偷偷開起戰艦虛空盾系統
把莫塔利安和叛徒關廁所之後
就馬上逃向遠方,打算看煙火秀
而留在艦上的敢死隊則是
清一色曾支持荷魯斯背叛帝皇
的泰拉裔戰士,為此他們將以自我犧牲
來向他們的原體-可汗贖罪
面對這瘋狗戰術,莫塔利安嚇傻了
經過九死一生的行動後
勉強逃出生天,撿回一命
深刻體會到什麼叫做"拍郎"( 台
的莫塔利安的陷入了消沉

但這還不是最糟糕的事
當最終決戰要開打時
莫塔利安下令進軍泰拉,直逼王座
然而他旗下的叛逆連長泰豐斯
卻突然殺死船艦上所有導航者
莫塔利安憤怒的質疑著泰豐斯
而這位首席連長卻一改先前的自大
真誠、恭敬的向自己的原體解釋道
他發現船上的導航者們叛變了
這些保皇派將引領他們前往死亡
為了保護死亡守衛以及原體
所以泰豐斯才會這麼做
而且他還保證會將艦隊帶領到
"正確的航向"要莫塔利安放心
不過莫塔利安可不是笨蛋
他當然知道其中有鬼,但木已成舟
而且叛逆的兒子終於懂得用尊重的
好口氣跟自己講話,老實說還蠻爽的...
所以莫塔利安就放手讓泰豐斯去幹

結果用屁股想也知道,肯定翻船了
在號稱天下第二大孝子的泰豐斯引領下
整艘死亡守衛戰艦頭也不回的衝進
邪神納垢的瘟疫鍋釜之中
船上那些身經百戰,百毒不侵的
死亡守衛阿斯塔特紛紛病倒
這種恐怖的亞空間病毒甚至連
星際戰士的超人改造器官-卵石腎臟
全力運轉都無法解決入侵的劇毒

星際戰士痛苦的紛紛倒下
而他們的肉體也開始出現變異
艦橋中也開始浮現一些影子
在令人作嘔的綠色螢光中
一些臃腫、腐敗、扭曲到光看上一眼
就會讓人的靈魂受到汙染的怪物
如入無人之境的在戰艦上亂竄



不知道痛苦持續了多久
整艘戰艦上已經只剩一人還保有理智
那就是有忍耐之王封號的莫塔利安
他拼命的抵抗,無數次的暈厥、甦醒
無數的咒罵、祈禱也都完全無用
在恍惚中莫塔利安看到了幻覺
他看到自己彷彿回到了巴巴魯薩的高山
被毒氣包圍,焉焉一息,命在旦夕
而且莫塔利安又再次聽到納垢
不懷好意的可怕汙穢低語
就像多年前自己敗給養父時
所聽到的死亡之音一模一樣
只不過這一次,不會再有養父
給予自己解脫的致命一擊了
而帝皇...也不會再來拯救自己了

體悟到命運的不可逆與殘酷後
蒼白之王握住了慈父納垢的手
忍耐之王再也無法忍耐了
莫塔利安宣誓效忠納垢
若給出靈魂就能交換安寧
昔日的唯物主義者莫塔利安妥協了
當他再次醒來時,一切全變了
自己的寶貝兒子們被納垢之毒
轉變成了可怕的瘟疫星際戰士




而自責絕望的莫塔利安
在鼓起勇氣確認自己的模樣時
不由得發出深深的嘆息
除了一張蒼白大臉沒變
其他的一切都變得跟屎一樣
扭曲滴出綠汁的觸手
昆蟲般的複肢與腿爪
長滿膿痘與爛瘡的皮膚
大了至少4、5圈的體格
不潔靈光與惡臭瘴氣滿溢出來
以及一雙如同蒼蠅一樣的翅膀
如果讓一千人來看肯定就有一千人
指著自己的臉大叫"惡魔"的外貌


人啊!終究會活成自己最討厭的模樣!
此刻的莫塔利安對這句話感觸極深
以前是堅定唯物主義信眾的莫塔利安
如今成了自己最討厭的亞空間生物
多麼諷刺,多麼可悲
心死的莫塔利安也不願追究泰豐斯了
只顧著啟程遵循慈父旨意
前往泰拉參加圍城戰
於戰前莫塔利安對自己的子嗣們喊話
不要忘記自己所受的屈辱
就像我不曾忘掉我的養父還有帝皇
以及荷魯斯那個死禿驢的侮辱一樣!
不要原諒他人對你的輕視、嫌惡
讓這份痛苦在你體內發酵、沸騰
翻滾、膨脹與扭曲直到你的體內
充滿有毒膽汁,以便摧毀一切你所憎恨之物
如此一來你便是納垢偉大的使徒
如此一來便能更好的散佈慈父的愛
讓虛偽的帝國慢慢的腐爛凋零!



在叛徒的計謀以失敗告終後
莫塔利安聽從納垢命令遁入一顆
位於恐懼之眼深處的瘟疫花園世界
並且開始屯田養兵,以便日後再戰
然而在過程中莫塔利安逐漸意識到
自己在追求力量的過程中
變得跟以前所鄙視的養父和帝皇一樣
慢慢開始變成曾經最討厭的暴君

然而我又能怎樣呢?ㄚ我就爛啊~
自暴自棄的莫塔利安在遭到
現實生活的鐵拳重擊以後
幾乎放棄了所有曾經的夢想抱負
遺忘掉熱情與尊嚴
進入躺平階段的莫塔利安
在往後的萬年,除了阿巴頓揪團
打黑色遠征以外,其餘時間都在擺爛


某日,當莫塔利安舒服的宅在家時
玩弄著先前捕捉到的養父的靈魂
莫塔利安將其塞入一個燈籠中
以便自己能用各種瘟疫、劇毒
去測試養父的極限,就如同以前
自己小時候,養父對自己所做的一切

突然一個看起來瘋瘋癲癲的灰騎士
闖進納垢的領地,直面死亡守衛
並大聲的罵著說要給大導師報仇
然後突破莫塔利安子嗣的封鎖
竟然來到了凋零霸王本人面前
莫塔利安才終於想起來
啊!之前有個灰騎士至高大導師
才被自己的頂漿汗腺狐臭臭死
眼前這個灰騎士自稱是
卡爾多·跩哥( Kaldor Draigo )
而他肯定是來報仇的
不過他也不過只是個帝皇的走狗罷了
當作打發時間的玩具也是OK啦~
想著想著便操起鐮刀準備應戰
誰能料到這個灰騎士強的跟鬼一樣
還不知道去哪裡弄來了莫塔利安的真名
直接把莫塔利安肛到屁股炸開

當莫塔利安因為真名反噬
而無力反抗時,跩哥一個箭步
撲向莫塔利安暴露在外的心臟
並以神聖的刀刃刻下一行字
我愛帝皇,帝皇愛我
他刻下了先任大導師之名
以羞辱並削弱莫塔利安
然後馬上開溜,逃之大吉
清醒以後的莫塔利安赫然發現
自己堂堂的一個惡魔原體
居然被個小小灰騎士刻了個精忠報國
這甚至比被人強姦還丟臉
怒火攻心的莫塔利安立刻下令
全軍突襲,看誰不爽就扁誰
所幸剛好有批路過的鈦族
讓莫塔利安能洩洩怒氣

不久之後卡迪亞殞落
莫塔利安驚訝的發現
自己曾經最不爽的原體兄弟
極限戰士之父羅伯特·基里曼甦醒了
而且帝國近日的動作還不小
至於他會如此賭爛基里曼
背後原因令人暖心
莫塔利安跟紅沙之王安格隆一樣
降臨於極其惡劣的環境中
所以在仇視基里曼這種有爹有娘
有車有房的富二代的時候
是跟吞世者的基因原體一樣
同為投錯胎的好夥伴
在過去朝政中針對基里曼
的攻擊與鄙視從來沒少過
於是他決定帶隊攻向基里曼的老家
東部銀河的明珠-奧特拉瑪

在得到自家邪神的肯定後
瘟疫遠征開始了,而且不只納垢
連其他的邪神,恐虐和奸奇
居然分別加入這場渾沌派對
之後一直活躍在黑色遠征的逆子
現納垢神選的泰豐斯提出了質疑

"媽的!不對喔,其他人應該是來亂的吧?"
但莫塔利安顧不了這些
他只想盡情地釋放自己的怒火
給過去的兄弟基里曼一點顏色瞧瞧
在漫長的戰役過後,時隔萬年
兩兄弟再次相會並展開死戰
莫塔利安明白了慈父的意願
他將毀掉復仇之子,終結這個
帝國等待了萬年的救世主
徹底湮滅最後一絲希望
而莫塔利安他真的成功了

魔防接近負數的靈能白癡基里曼
就像萬年前栽在福格瑞姆魔劍之下
萬年後栽在莫塔利安超臭靈能屁下
正當開心的莫塔利安拖著基里曼
打算回到瘟疫花園世界裡當室友
奇蹟發生了,端坐於泰拉黃金王座之上
那位莫塔利安曾經效忠過的王者顯靈了
頓時金光壟罩基里曼,帝皇直接
一個無情憑依,復活了基里曼
去除他體內的毒素與舊傷
並用帝皇的烈焰寶劍一擊
焚毀了納垢的瘟疫花園
甚至還直接傷到了納垢本體

吃虧的納垢立刻將莫塔利安
用大手一抓,關進煉蠱牢籠中
深怕自己手上的王牌惡魔原體
被那具黃金王座上的乾屍奪走
因為此時納垢除了帝皇以外
還有兩個頭痛的死敵要對付
是的,肥宅泰豐斯猜得沒錯
另外兩位邪神真的是來搞事的
萬變的奸奇一向痛恨著
不變的納垢,所以當納垢準備好
要來一波大動作時,編織命運的奸奇
立刻動身準備挖坑給納垢跳
而恐虐單純只是在森77
手癢想砍人而已,不過這次恐虐
的行動中也有曲線忠誠的影子就是了...

諷刺的是當開口閉口總是
偽帝偽帝在叫,總想親手弒父的
莫塔利安在看到父親真的降臨時
他一瞬間嚇得不知該如何反應
如同做了錯事還嘴硬的小孩
在看父親凝重肅殺的臉龐時
完全不敢說話,害怕著受罰的模樣
而且最讓莫塔利安不安的是
他聽到了來自帝皇的一句忠告
"你還有得救,吾兒"
"但並不是現在....."
後來莫塔利安在納垢的軟禁中
一邊聽著兒子泰豐斯嘴砲自己
一邊反省自己的疏失與過錯
莫塔利安道出了自己看到的預言
我有一位兄弟要突破亞空間的黑暗
回到現實宇宙中,回到偽帝的手上了....

.
.
.
死亡守衛沒有戰吼
因為莫塔利安認為
死亡就應該要像瘟疫一樣
無聲的到來收割生命
無聲的離去留下腐屍
.
.
.
有次莫塔利安要跟原體兄弟開會時
曾被第一軍團的獅王萊恩嘴到崩潰
理智大斷線,玻璃心炸開
但獅王人狠眾所皆知,不好得罪
所以直到40K時期,莫塔利安都還在
跟不知道死了沒有的獅王冷戰
我想大概只有帝皇才知道獅王
究竟用了什麼難聽的垃圾話
嘴到忍耐大王莫塔利安破防...

本文所採用之圖片皆以網路獲得,並不持有版權
文章本體由巴哈姆特用戶-巨莖怪(gg0487)編寫
單純以向巴哈版友分享心得與介紹故事背景為目的
絕無任何營利用途,同時也禁止任何私自轉載營利
151
-
LV. 44
GP 1k
2 樓 聖騎獵師 XVNZX
GP21 BP-
誰比較丟臉?

是被灰騎士終結者捨命揍回亞空間,
被其他大魔恥笑一千年才能回歸?

還是被一個自體升魔,
四邪神管不到的「忠誠惡魔王子」壓在地板上毒打,到現在都還被堵在家裡關廁所。

又或者是單挑打輸一個灰騎士大導師,
被強暴完一輪之後還在心臟上刻名字?
21
-
LV. 41
GP 871
3 樓 奇異火燒心 qwer99505epx
GP3 BP-
整篇看下來....樓主打的內容夠好笑www
以及那張畫龍點睛的圖XDDD
更深刻感受到莫塔利安的中二指數超過滿分

所以...有卡爾多·跩哥的故事嗎(敲碗
3
-
LV. 35
GP 784
5 樓 巨莖怪 gg0487
GP11 BP-
莫塔莉安
小…小奶怪

作者:流星R
1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6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