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6
GP

【討論】聖女姐姐大殺四方-賽勒絲汀:啟示 ( Celestine: Revelation ) 完整翻譯

樓主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ggghalo5
GP27 BP-



  瑪瓊利亞 ( Machoria ) 正在燃燒著,火焰的熱氣衝擊著她的背部,血腥的臭氣充滿在她的鼻腔內,恐懼與受傷的哭喊聲充斥在她的耳中,灰燼隨著爐火風焰在她周圍呼嘯著。

  賽勒絲汀 ( Celestine ) 扣緊了狂熱之刃 ( Ardent Blade ) 上的手指,踩在通往城市大門通道的腳步更加牢固並憑著意志驅散傷口帶來的疼痛。

  「帝皇啊,賜予我力量,」她喃喃自語道,從熟悉的字句中獲得了慰藉,神皇始終與她同在,每一次的戰吼、每一次她揮下刀刃與她邁出的每一步,他們之間有著契約 ( pact ),她與祂之間。

  當契約訂下之時,雙方間的聯繫亦同緊密。

  然而,在這個地方很難感受到它的存在,扭曲的火焰吞噬了整片天空,一路連綿至霍里 ( Khori ) 山脈升起之處,彷彿一整片帶著鋸齒狀的獸角立於地平線上。

  垂手可及之處,曾經用於水耕栽植的土壤夷平成一片黑色的砂岩地,莊稼被敵人的轟炸給摧毀,活水化為了蒸氣,與空氣中的血霾混合在一起,城牆前方的屍體堆成了一座糾結的土堆,屍體中的某些農工在他們尖叫前就被大門擋於門外。

  那些已經是幾天前的事了,幾乎只剩下了骨骸,其他比較新的屍體則是星界軍的士兵,來自考斯坎米諾陶軍團 ( Coskan Minotaurs ) 與第八十六薩爾馬斯蒂安兵團 ( Sarmathian 86th ) 英勇的男男女女們。

  一切烈士歸於帝皇,她心想著,死亡時眾人皆無區別。

  他們還活著的戰友們佔領了戰壕溝,壕溝從城牆的底部一路延伸到了賽勒斯汀的左右兩側,其他人則待在瑪瓊利亞的城垛上,即便火舌從下方的建築物向上延伸,他們依舊盡力讓城市的火炮持續射擊,他們與敵人的火砲交火著,向霍里山脈的山腳處投擲炸藥,猛烈的炮火向他們做出回應。

  迷霧中號角聲響起,那股聲音毫無隱蔽之意,兇猛的吼聲越發狂妄,直到賽勒絲汀咒罵著她為之骨頭震動為止,聲音持續發出,直到她擔心這股聲音會使帝國的士兵們陷入瘋狂為止。

  最後,號角聲停歇了,如同她預料的,戰壕溝內考斯坎與薩爾馬斯蒂安驚慌的聲音此起彼落。

  「穩住, 薩爾馬斯蒂安的子嗣們,穩住!」

  「他們來了!」

  「不,拜託不要,帝皇庇護著我們。」

  當軍團政委履行職務時,槍聲響起。

  賽勒絲汀希望她的姊妹們仍舊站在她的身旁,所有姊妹都殞落了,每一位接受命令前來穩固瑪瓊利亞駐軍信仰的姊妹們。

  甚至連她的雙星侍女 ( Geminae Superia ) 也倒下了,她們死亡帶給她的傷害比身上任何傷口帶來的更為痛苦,敵人一波又一波的來襲,將牠們的仇恨宣洩在戰鬥修女們身上,並耗盡無數的生命只為了讓修女們倒下。

  現在賽勒絲汀隻身一人立於群眾之間,對於那些還存活的人來說她就像他們的精神領袖,但同時卻又像一座從海床深處佇立的高聳孤山與他們保持距離,孤聳高立的神性。

  ( 譯者註:精神領袖的原文是figurehead,這個字比較有負面的意味,例如虛位元首或有名無實,但這裡指的是一種信仰象徵或投射對象,所以改譯為精神領袖。)

  野獸們為了終結我而來,如果我倒下了,一切都失敗了。

  她現在能看見牠們了,薄弱的身影竄出迷霧,牠們的戰吼彷彿擴越了一道遙不可及的深溝迴盪著,然而當敵人靠近時她能看見牠們眼中閃爍著如火閃耀的光芒,上千的燃料在面紗彼端焚燒著。

  渾沌惡魔。

  賽勒絲汀看見了長有許多腳的金屬血肉怪物笨拙地穿梭在敵人的隊伍之間,牠們的血盆大口冒出了火爐般的火光。

  騎兵如同黃銅構成的雪崩般襲來,朝著隊伍正中央前行,而在那裏一頭身披著長有尖刺黃銅盔甲、邁步前行的高聳憎惡之物,他每個拳頭握著的斧頭都比賽勒絲汀還高大,八具獸角為了替怪物的頭盔加冕而生,火盆在肩膀上燃燒著,顱骨因為火焰而焦黑。

  「亞諾克 ( Arnokh ) !」賽勒絲汀咆嘯道,接著以一種設想好的輕蔑姿態背對著朝他們逼近的陣陣恐懼,別過頭凝視著蜷縮在壕溝內的士兵,並放聲嘶吼道。

  「帝國的戰士們,帝皇領土內的男男女女們,我們的敵人再一次來考驗我們了。」

  伺服骷髏低空盤旋,用自動接收器記錄下她的演說並傳送給上千名仍用指甲死命攀附在城內的帝國士兵,賽勒絲汀感受到他們迫切期望的需求,彷彿一股壓在她靈魂上的重量,試著將她拉倒雙膝跪地。

  「敵人一次次地對我們發動襲擊,牠們將滿腹恨意拋諸我們之上!還有牠們滿滿的怒氣,但我們在牠們面前屈服了嗎?沒有!」

  每一次心跳她都能感覺到敵人更為靠近,牠們的威脅在她身後聚集,雙腳之下的地面為之震動。

  「我們永遠不會向那群可憎之徒退讓,為什麼?因為牠們就是群汙穢之物,從黑暗底層被人打撈出用於測試我們的信仰,而我們的信仰非常堅強!」

  賽勒絲汀高舉狂熱之刃,刀刃彷彿焰光中的星辰般閃耀,士兵們目睹這幕後緊緊握住手中的雷射槍,身子也挺的更直,或者單純只是她內心所想像的景象。

  「今天,神皇與我們同在!祂的意志造就了我,而我將帶領你們迎向勝利!現在,戰鬥吧!帝國的子女們!與我共同奮戰!與我共得勝利!」

  賽勒絲汀旋轉身子面向敵人的攻勢,當她這麼做時,她試著相信自己的字句,即使帝國防衛軍的槍砲歌唱著他們的死亡頌詞,即使惡魔們被擊倒、打成碎片後化為一攤餘燼,這一次都止不了她的疑慮。

  可憎之徒就如同軍團,而我們的士兵非常疲倦,她心想,帝皇啊,我很疲倦。

  敵人已經注意到她了,沒有多餘的時間思考了。

  血色皮膚的惡魔嘶嘶吼叫,瘋狂的衝向她朝她出擊,賽勒絲汀面對了牠們控制怒氣的猛擊,一個招架,亞空間鍛造黑暗之物與精金 ( adamantium ) 相撞時一響,接著一個橫掃取下了襲擊她的敵人頭顱。

  一個側移,一個擺動,第二頭發出怒吼的攻擊者掠過她的身旁,她向下一揮,將那頭惡魔切成兩半,狂熱之刃劃過了惡魔的脊椎並從牠的胸膛刺出,這一切就如同賽勒絲汀劃過煙塵般輕鬆。

  第三頭惡魔撞上了她的刀刃,還有第四頭,伴隨著一個思緒,她啟動了她的噴射背包,伸展的雙翅帶著她遠離敵人。

  「為了神皇!」她大喊著,奮力衝向後頭的惡魔隊伍中,手中鋒利的刀刃又驅散了兩頭惡魔,當惡魔們痛擊她的守衛們時血塊飛濺到牠們嘴邊,賽勒絲汀的劍捅入另一頭惡魔的眼窩中並將牠化為一片灰燼。

  繼續奮戰,她告訴她自己,帝皇與妳同在。

  賽勒絲汀為了新一波的攻擊做好準備。

  沒有動靜。

  憎惡之物如同幻影般消散在迷霧之中,這給了她空隙,讓她瞥見了劃過空氣的雷射火光,以及落在惡魔部落上頭的彈雨,伴隨著恐懼,士兵們逃離那些衝向帝國陣線的怪物們。

  她的前方隱約可見一個新的身影,鮮血領主亞諾克 ( Arnokh the Bloodlord ),這群地獄使徒的主人,他曾經是帝皇軍團中的一名星際戰士,而如今佇立於她面前的是個手刃無數生命、背信忘義、使許多世界焚燒的邪惡之物。

  他們到底墮落了多久...

  「帝皇的天使。」他嘶聲說道。

  「血神的傀儡,」她回應道,落下採取了防禦姿態,亞諾克的身高是她的三倍,身材則是她的數倍,被恨意驅使的裝甲山脈,她站在他令人厭惡黑暗的陰影之中。

  「以一位拜屍者 ( corpse-worshipper ) 而言妳很努力奮戰了,」亞諾克輕蔑的笑道,「我會親自取下妳的頭顱以表彰妳的努力。」

  「我比你曾交戰過與失手的還要強大。」她回嗆道。

  「沒有人比鮮血領主亞諾克還要強大!」他咆嘯道,揮舞著他的斧頭猛然向前衝刺。

  「帝皇比你強大,」她冷酷的微笑道,「還有我。」

  亞諾克的第一擊如同雷霆般落下,她啟動了噴射背包跳到一旁,留下斧頭在道路上造成的坑洞,在她再次啟動背包的推進器並彈射向前時一隻腳落到了地面上,刀刃已經對準了她敵人的喉嚨,亞諾克向一旁閃去,但他龐大的身軀讓他不如預期,狂熱之刃刺進他鎖骨的深處,當刀刃燒灼他的鮮血時如同淬火的鋼鐵發出嘶聲。

  賽勒絲汀一隻腳狠狠地踹向亞諾克的胸口,她抽出她的刀刃接著第三次啟動她的噴射器,她在空中舞動,金屬雙翼在半空旋轉,將她帶離他的回擊,一把斧頭掠過天使的臉龐,距離近到她聽見了受詛的靈魂在刃鋒中尖叫。

  她降落於地,採取戰鬥蹲伏。

  燒熔的血液從亞諾克的肩膀上流下,賽勒絲汀露出了不帶笑意的微笑,微微傾側了下她的頭。

  「你打得不錯,以一頭惡魔孽種來說不錯。」

  亞諾克發出咆嘯,當賽勒絲汀感受到她敵人周圍颳起了靈焰 ( Empyric ) 能量時收起了臉上的笑容,他肩膀上的火盆燃起烈火,彷彿有人朝著火堆中扔了鉕燃料似的,血霧湧入了他的體內,惡魔的血肉散發著深紅光,當他的力量湧現時黑色的靜脈從他的身軀上鼓起,頭盔底下的雙眼閃閃發光,然後忽然間,血霧變的濃厚到足以使人窒息。

  「血祭血神!」亞諾克怒吼道,他以提升的速度再次攻擊,一陣迅速的刀刃如雪崩般出擊,賽勒絲汀躲過了第一擊,跳開閃過了第二擊並試著攻擊亞諾克其中一隻手腕,如果她能劈下其中一隻手臂,攻勢的壓力就能減緩...

  他的下一擊並非瞄準賽勒絲汀的身體,而是瞄準賽勒絲汀背後噴射背包的右翼,旋轉動作已經施展,她無法扭轉或改變方向,亞諾克的斧頭深深砍過翅膀,使背包裡頭的機械之魂嘔吐出了火花,當損毀金屬翅膀擊中地面時惡魔再一次出擊。

  失去平衡,賽勒絲汀無法躲過他的攻擊,而是被迫試著招架,這就像試著擋下一輛高速行駛的坦克,衝擊的震波順著賽勒絲汀的手臂迅速蔓延,震傷了她的肩膀,震盪波震憾了她的思緒,並讓某些東西在她的腦中綻放。

  疼痛。

  一股賽勒絲汀從未感受過的白熱疼痛浪潮,她還活著嗎?為什麼她還活著?她發生了甚麼事,對不對?她不明白,她只感覺自己好像墜落的越來越快。

  她回憶起如雨點般落下的彈殼。

  爆炸。

  尖叫聲。

  她回憶起用雙手抓握住開膛者鏈鋸劍的觸感,鋸齒撕開血肉骨骸的咆嘯聲,接著一個詞彙浮現在她腦海中:贖罪。

  賽勒絲汀感受到羞愧與恥辱湧現和對贖罪的迫切渴望,但也同樣令人難以置信的將她身上超出負荷的重量一同釋放,痛苦便是解開她靈魂鐐銬的鑰匙。

  熾熱的光明燒灼並洗淨了她,某些事正在改變,某些根本性的事,當它如水銀般掠過她的思想蜷曲而行使她無法掌握住。

  賽勒絲汀感到絕望的挫折感,對於死亡與未完成指示的無能為力,贖罪與實現與結束不同,當痛苦仍舊遽增時她意識到了懷疑,彷彿苦難之火威脅著將她燃燒殆盡,威脅著要將她與她的過去一同抹去。

  然而她又是甚麼?她能夠成為甚麼?圍繞在她四周的亮光接著聚焦在她面前,一顆星辰,一道光明指引著她向前。

  痛苦減輕了。

  重生。

  她重生了,然後這道光...是真的嗎?這是她第一次被迫忍受這一切?無論如何,她知道這不會是最後一次,直到她的目的達成為止。

  賽勒絲汀從亞諾克的揮擊中抽身後退,她試著將雙眼後頭舞躍的雜亂影像與她面前的危急戰鬥做調和。

  那是甚麼?幻象?記憶?

  那景象是如此生動,如此明確。

  您試著想告訴我甚麼,神皇?

  她以前有看過類似的幻象嗎?賽勒斯汀認為她或許有過,但真相難以知曉,神性的印記就在她的身上,無數帝國遠征的傳道士僅僅透過王座便能得知還有多少條性命。

  但她的內心依舊是個凡人,她被凡人世俗的心靈所祝福與詛咒著,就連一艘船艦都未曾像她一樣越過死亡的門檻如此多次,賽勒絲汀必須為了她自身的每個部份而戰,她必須忍受穿越之旅,每一次...

  有東西遺失了...

  剛剛的那一次都在一個心跳聲中穿過賽勒絲汀的意念,然而這次分心幾乎要了她的命,亞諾克的斧頭再次舔舐著,她被迫用她損壞的噴射背包取得平衡,並用越發絕望的招架抵擋敵人一波波攻勢。

  垂掛在她肩上的殘破雙翅帶著十足重量劈啪作響,賽勒絲汀伸出她顫抖的手並按下了解除符文,擺脫她的噴射背包並離去,將殘破不全的裝備留在原地。

  沒了翅膀的天使依舊是天使,她心想,但她的反抗中帶著一絲疑慮。

  沒時間糾結這個了,當亞諾克逼近她時內心想著,惡魔試圖用他巨大的力量將她打入地面,拋下了毀損背包的賽勒絲汀在最後一刻閃避躲過了他落下的巨蹄,當他掠過她身旁時她能感覺到惡魔王子的斧頭將她上方的空氣切割開來。

  她的刀刃在他的臀部上劃出了一條白線。

  賽勒絲汀再次轉身面對亞諾克,但他移動的速度比她所能想像的還要更快,假使她留給惡魔王子的傷口起了效果,那他並沒有表現出來,斧頭的劈擊如同大砲砲彈般落下,天使閃避、切割、刺擊與橫砍,她的呼吸越發壓迫,她護甲的伺服引擎試著提升她速度好跟上她敵人的速度時發出呼嘯聲。

  賽勒絲汀在血攤中打滑了,她以超越常理的速度恢復了平衡,但還是太慢了,亞諾克的斧頭錯失了她的脖子,卻擊中了她的鎖骨,骨骼斷裂,疼痛再次劃過她的思緒,隨之而來的是新的幻象。

  賽勒絲汀獨自走下石階,沒有人陪伴著她,這是帝皇的意志,她心知肚明就如同她知曉自己的名字一樣,當她經過陰影壁凹內時裡頭的雕像緊盯著她,柔和的彩色光線落在她肩膀四周,星光透過花窗玻璃宣洩而下。

  她聞到了空氣中的香味,感受到摩擦著她皮膚的長袍,因地下墓穴寒氣而起的雞皮疙瘩侵擾著她,地面十分堅硬,赤腳踏出的每一步都踩在滿滿灰塵上頭。

  她正在墓穴的深處, 聖莉絲世界 ( Sanctus Lys ) 正在她上頭的某處,但她並不是這死水世界 ( backwater world ) 一部分,不在此處,賽勒絲汀是某個神聖的物品,某個存在於專屬於它空間裡的遠古物品,數個世紀的重量壓了下來,使空氣沉靜停滯,使聲音徹底地落在了磨損的石板上頭。

  她伸出顫抖的手,拂去上頭千古的塵土。

  她讀出鑿造在大理石上的姓名。

  聖凱薩琳 ( Saint Katherine ) 。

  賽勒絲汀佇立在真正的神性面前,而這使她充滿了各種複雜的情緒衝擊,激動、不安與希望,已經沒有留給恐懼的空間了,自我懷疑指責著她的放肆,內心尖銳刺耳的聲音嘶吼著要她逃跑,遠離無論何種帝皇將對她這類虛假冒牌者降下的懲罰,不過敬畏感更為強烈。

  她的雙眼與雕刻在石棺蓋上的人物目光四目相交,那個瞬間某種東西在她們兩者間傳遞交流著,一種對她感官伸手的輕柔觸感,感覺像是一種許可,她朝著石棺向前一步。

  賽勒絲汀再次踏上石階時迎來了下一次的黎明,但這一次她從黑暗中走向了光明,她已經換上了最為神聖的鎧甲服飾,古老伺服引擎發出的呼咻聲彷彿它是新安裝上去的,模具壓製的護甲板彷彿她第二層皮膚貼服著她,就好像這套護甲是專屬於她的。

  帝皇帶領著她走向這份贈禮,而她當穿上它時,她知道聖凱薩琳的靈魂將與她同行,透過神龕花窗玻璃落下的光芒擁抱著她,她感覺到日光照耀在她的皮膚上,光芒圍繞在她的額邊。

  上一秒她正爬上石階,下一秒當她周圍的光線不停聚集時她的腳離開了地面,賽勒絲汀的心跳劇烈跳動著,她在一束光芒照耀下被帶往了半空,在那個瞬間,她感覺帝皇的手在她的靈魂之上,這感覺是她從未體驗過的。

  朦朧之中她注意到了神龕內某些人物轉身面對著她,懇求著雙溪跪下,他們在光線之外,在那個瞬間他們根本無法理解她的現實,賽勒絲汀飛升到了和神龕彩色玻璃同樣的高度,並聆聽著一群看不見的合唱團詠唱著讚頌詞。

  沒有其他事物比下方抬頭凝視著她的微小人影還要更重要的了,賽勒絲汀與帝皇合一,聖凱薩琳與她合一,在這神聖的三位一體中她們張開了她們的雙臂,並在光線向她身上傾倒時將頭部後仰。

  就在那個時刻,抱著對信仰絕對把握的賽勒絲汀明白了她就是帝皇的寄託者。

  她就是祂的劍。

  她會證明的。

  賽勒絲汀蹣跚後退,聖凱薩琳護甲被惡魔王子武器啃食的部分飛濺出了火花,她看不見亞諾克對她造成的傷口,傷口太靠近脖子,但她可以感受到鮮血宛如噴出湧泉的活水般湧現。

  她的力量也隨之消逝,她踩踏在受到褻瀆的土地之上,她幾乎不能移動劍身,同時她還必須驅散忘卻那些她被吊死在一串骨骸尖刺上的駭人影像。

  另一個幻象,她心想,迫切拉回她的注意,或者另一段回憶,某些有關於祂的,或者我自己的?帝皇啊?協助我釐清真相。

  亞諾克如同風暴般襲擊了她,賽勒絲汀伴隨著奮力一吼將來襲的攻擊打偏,躲開了第二下,或許,如果她只要-

  惡魔王子緊握的拳頭,依舊緊緊握著一柄斧頭的拳頭,用足以破碎骨骼的力道狠狠地擊中了賽勒絲汀的胸口,裝甲凹陷,她的肋骨彷彿被腳踩中的枯木枝應聲折斷,她的背部撞上了地面,應該有著群雲舞動的雙眼中被火焰所佔據。

  賽勒絲汀站在阿斯匹莉亞 ( Aspiria ) 上奇蹟大教堂的陰影之下,而她知道自己來的太遲了,一部份的她也知道她曾經來過這裡,這座鬧鬼的地方她曾發誓永遠不會再踏足,那部分的她只能無助地看著此時此刻的賽勒絲汀高舉她的劍向身後的戰鬥修女們發出信號。

  她們奮戰了三天三夜才抵達這個地區,阿斯匹莉亞紅潤的太陽此時甚至才剛從地平線滲出,陽光射入了飽受汙染的天空,彷彿飛濺的血液潑灑在髒衣服上頭,放射狀的光線從教堂破碎的窗戶落下,穿過了殘破的拱門之中,光線將賽勒絲汀與她的姊妹們簇擁在消融的光輝底下,但她們僅感受到細微的暖意。

  即便在她踏上通往大教堂大門的石階她都懷疑著她知道自己會發現甚麼,最糟的是她與她的戰士們都無法有所作為,她們無法更勇於奮戰,也無法更奉獻己力。

  賽勒絲汀不抱任何幻想,她們從異教徒中開闢了一條鮮紅的廢墟之路,用於填補這顆星球數個世紀以來的民間傳說,她們帶來了希望,她的字句本身知曉她們帶來了勝利,但同時,懷言者在她撕扯他們入侵的道路上投下了眾多力量。

  對於帶來救曙她們已經太遲了,至少對裏頭的人們而言。

  賽勒絲汀知道這一點,但她還是踏上了台階,她必須看見、她必須知曉,去記住,那些她是否有別的方式去替那些祈求著救贖卻因為雙脣起泡無法回答而死的人們贖罪?

  惡臭最先襲擊了她,鉕元素的腐臭味,喉嚨中的黏膜因為大量的灰燼而發癢難耐,這裡還有別種氣味,微弱但難以被忽略,血肉被焚燒的氣味。

  賽勒絲汀站在門檻之上,並觀察著一路延伸至大教堂天花板的火堆殘骸,她看見宛如被砍罰森林留下樹樁般顯眼的絞刑台,他們-與其他和他們綁在一塊的殘骸-全都被燒成了黑色。

  上千名帝國的信徒死於此地,帝國國教的教士、侍從修女會 ( Sisters Famulous )、書記官 ( Dialogous ) 與醫院修女 ( Hospitaller ) 們。

  賽勒絲汀感到悲傷,她感到罪孽,然而她也感到了別種情緒,必定被點燃的憤怒之火,她對於那些為黑暗諸神服務的萬物感到仇恨。

  就在此地,在這阿斯匹莉亞鮮血色彩的黎明之下,賽勒絲汀對渾沌的僕人們感到了自己從來都不知曉曾擁有的恨意。

  她向帝皇發誓,哪怕要花上數千條性命,她也會淨化祂疆域內所有的剩餘異端。

  賽勒絲汀嘗試逼迫她破碎的身軀移動,子彈在她上方的天空化為彈雨,她聽見體內的聲音要她移動,如果她必須的話用爬的,遠離那頭將殺了她的怪物並回到壕溝內的其他士兵身邊。

  賽勒絲汀嚮往著那種對她物種像是安慰撫慰效果的部落友誼關係,自從他們在山洞中依偎著彼此拿著長矛對準了漆黑的外頭。

  她不是他們的一員,她心知肚明,真的,看見她作為人類的那面會破壞他們對她帝皇意志神聖化身的信仰,更糟糕的是,那甚至可能會破壞他們對帝皇本身的信仰。

  更何況,他們也幫不了她,對於對付這位敵人幫不上忙,他們能做的唯有死亡。

  但她仍舊渴望著赦免。

  免於痛苦。

  免去職責。

  她感覺一股煎熬與痛苦等待著她,它就在她殘破凡人軀殼的殘骸之中。

  她本能避開了它,接著,賽勒絲汀感受到了一隻伸自不知何處的手抓住了她,對方的觸感就如同蜘蛛絲般微弱。

  「留下來,」它用細小的聲音說道,只比貼在她耳邊的喘息聲大聲一點,「不要回頭,他們會傷害妳的,留下來,拜託。」

  「他們需要我。」賽勒絲汀說道,她聽見了遠處傳來的垂死士兵尖叫聲、惡魔們的胡言亂語、亞諾克殘酷的笑聲,他的影子壟罩著她,一柄斧頭為了接下來的斬首而高舉著。

  「很快就會結束了,」那股聲音說道,那隻手的力道變為了拉扯,「留下來。」

  賽勒絲汀知道她已經碰過這種情況很多次了,她也知道這是她自身的某部分和她對話。

  那是想要停止戰鬥的部分,想要拋棄她與帝皇間定下契約的部分,最終擺脫那別人對她神性不可承受重擔的部分,即便這意味著屈服。

  放棄。

  然而無論是逃亡或投降都並非救贖,她不會讓那些將她視為希望燈塔的帝國男男女女們失望,她不會讓帝皇失望,哪怕她的身軀已經失去性命。

  「我的目的,」賽勒絲汀說道,不僅是對她自己,同時也是對著虛空中其他困擾著她的存在說道,「我的贈禮,我的恨意,我的責任,只有我能夠完成這一切,妳心知肚明,他們全都需要我。」

  「我需要妳。」

  賽勒絲汀感覺到內心有某個部分破碎了,就如同以前的數千次,在一個人的心永遠無法重新拼湊前一顆心到底能破碎幾次?

  而這是他們的錯,她感到內心的憤怒越發高漲,叛徒,異端,他們的怯懦使銀河陷入燃燒,迫使她永遠與他們點燃的火焰奮鬥,直到帝皇的僕從找到能終結一切的力量,否則這場戰爭將一路進行到繁星熄滅為止。

  只有她能帶給他們這股力量。

  她手上的觸感消失了,賽勒絲汀宛如一顆熾熱的彗星迅速劃過黑暗,接著回到她的身體裡,帝皇之光與她自己的正直怒火合而為一並灼滅了她凡人型態的痛苦。

  它從她的身體宣洩而出,一道星光將亞諾克邊嚎叫著邊蹣跚向後退去,一隻手遮擋到他的眼前,當光芒觸碰到惡魔王子的皮膚時立刻起了水泡,他沸騰的血肉散發著含硫的霧氣。

  賽勒絲汀感覺自己在光明中被高高舉起,就好像許久以前的那一天,她低頭以審判之姿看著下方的敵人,光芒從她身上射出並驅散了血霧。

  惡魔們直撲而來,牠們對仇恨的嘶吼逐漸消失為虛無,賽勒絲汀感覺到陷入困境的抵禦者們將目光投射到她身上,這一次她很確定的知曉他們的信心隨著她的視線而高漲。

  光線第三次從賽勒絲汀像脈衝光那樣散發出來,金黃色的衝擊波讓亞諾克踉蹌後退,並將他更多的惡魔們逼回深淵之中。

  她的餘光看到了天使般的羽翼光輝在她的肩膀旁散發開來,渲染了整片燃燒中的天空,她的四肢感到力量湧現,感覺自己煥然一新。

  她感覺到信念、責任與仇恨。

  賽勒絲汀的腳碰觸到了地面,接著她開始奔跑,雙手握持的狂熱之刃垂到了一側,當她在焚燒中的天空之下猛擊大地時賽勒絲汀嘶吼出如同雷聲般的戰吼。

  「為了神皇!」

  全身起泡又陷入半盲的亞諾克朝著賽勒絲汀揮舞著他的斧頭,但這次賽勒絲汀已經準備好了,天使跳了起來,她的刀刃揮向並穿過了惡魔王子的胸口,再狠狠劃穿他的下巴伸伸的刺進他的血肉。

  惡魔後退幾步,而賽勒絲汀也重回地面,隨後立刻發起了新一波的突襲,神聖光芒從她體內閃耀而出,光線明亮到亞諾克幾乎無法視物,血液從天使切出的傷口湧出,雙肩上的火盆也熄滅了,冒出陣陣煙塵。

  他朝著賽勒絲汀的脖子揮擊,閃過這擊的天使在惡魔的腹部留下另一道同樣深邃的傷痕,亞諾克吼叫道,向下一揮試著切開天使,賽勒斯汀很輕鬆便躲過攻擊,她的劍再次品嘗到鮮血,這次將惡魔的手從手腕上給砍了下來,更多的鮮血從傷口噴濺而出。

  「血祭血神!」亞諾克的斧頭劈向了天使的頭,賽勒絲汀彷彿一顆燃燒的星辰,將狂熱之刃高高舉起,這次雙方的武器相遇時它們爆出了火花,天使能感覺到她地面上的腳步正在滑動,但這次賽勒絲汀與她的武器都準備好了。

  「我不會為他獻上鮮血!」天使咆嘯道,裝甲內的伺服馬達一同呼嘯著,聖賽勒絲汀竭盡她的全力將亞諾克的斧頭推到一旁,雙手緊緊握著武器的握把,並將狂熱之刃的刃鋒深深的插進惡魔王子的胸口。

  亞諾克的身子僵硬了,他的血盆大口吐露著沉默無言的咆嘯,光線從口中四射,光芒從他的頭盔爆發出來,並從他盔甲的每個縫隙向外四散,肩膀上的火盆燃起了金色的火焰,接著爆炸了。

  他的斧頭撞上了地面,化為碎片。

  鮮血領主亞諾克在帝皇光輝之中消失了。

  當他消散時,留下的只有存在於風中的灰燼。

  隨著惡魔王子的消亡,上方的火焰也隨之消散,當火光忽隱忽現時也將空間退讓給了後頭的藍天,當陽光向下灑落時賽勒絲汀自己的光芒正在消退,儘管如此她依舊聽到了戰鬥禱詞的祝福聲。

  壕溝內爆出了歡呼聲,旗幟正在飛揚,牧師們站在前頭,考斯坎和薩爾馬斯蒂安的士兵們衝向了惡魔部落的殘存者。

  城市依舊燃燒著,而許許多多的好靈魂將在這場戰鬥結束前消逝,當這股重量再次落到賽勒斯汀的肩膀上時思索著,其他的敵人正在面紗後頭等待著我,而我的職責遠遠還沒完成。

  但當她看著歡呼的帝國軍隊將他們的敵人逼退時賽勒絲汀知道他們將會取得勝利,而她也完成了在這場戰爭裡的職責,對今天而言,這已經足夠了。

  狂熱之刃閃耀著光芒,聖賽勒絲汀向前衝鋒,加入了瑪瓊利亞的最後一戰。
2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666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