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6
GP 73k

【討論】靈能覺醒:疲倦 ( Psychic Awakening:Lassitude) 完整翻譯

樓主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ggghalo5
GP8 BP-



" 靈能覺醒就在這裡,但有東西會看見它停止,一個古老的種族自己有個令人費解的計畫,而瑟爾.特爾蒂烏斯上的探勘者們將驚恐的看見如果這些異種的目標取得了成果後將會發生造成什麼後果。 "





  「再試一次。」坐在山地車 ( Ridgerunner ) 乘客位置上的佛瑞格 ( Phraig ) 命令道。

  ( 譯者註:這裡提到的山地車我猜全名應該是阿基里斯山地車 / Achilles Ridgerunner,這車是出現在基賊的陣營裡頭。)

  拉芮雅 ( Laria ) 回敬了那個魁梧的礦工一個惱怒的表情,她沒用她的雙手對車輛採取任何行動,山地車忽然扭了下它的懸架系統,讓座位上的兩人身子跟著跳動,並刺激拉芮雅將視線從車輛觀景窗外給拉回前方。

  「你想浪費呼吸的話,你就去試,」她說道,「你可能有注意到我正在忙。」

  目前在她視線範圍內佛瑞格沒做任何反應,他只是沮喪地彎腰坐在他的座位上,一隻肥碩的手纏在他的拘束帶上,另一隻手則緊張的拍打著他大腿上的刺青,關於這個男人的所有事都激怒著她,從他的焦躁到拉芮雅平常能設法無視的陳舊汗臭味。

  很顯然,今天她沒辦法。

  話雖如此,這不全是佛瑞格的問題,對吧?她心想著,壓抑著內心湧上的緊張,這幾天發生的所有事都將我推向緊繃,其他人和我有同樣的感覺,帝皇持續庇佑著我們。

  「唉,這麼做又有甚麼用?」佛瑞格抱怨道,他已經隱約可見自己努力嘗試後的結果,顯然他已經對山地車上的通訊器失去興趣了,「過去六次的通訊營地都沒有回應,為什麼他們這次會回覆?」

  拉芮雅咕囔幾聲作為回應,她的頭疼得很厲害,全心專注從車輛滿是沙塵土石的觀測窗狹窄視野凝視外頭對於專心注意不要掉入斯托福特溪谷 ( Storfort Gulch ) 中毫無幫助,山地車沿著佈滿岩石的道路四處碰撞轟響,每一次劇烈的顛簸就像有人拿著採礦鎬朝著拉芮雅雙眼中間揮下一樣。

  她的皮膚不停發麻著,彷彿有東西迅速的掠過她身旁,這幾天她就像坐著蹺蹺板熟練的在多慮緊繃的偏執狂和昏昏欲睡的對周遭漠不關心兩種狀態下來回切換。

  而這只留給了她精疲力盡。


  拉克努斯營地 ( Rachnus Camp ) 變得安靜這件事十分奇怪,事實上,拉芮雅和佛瑞格對於這整趟任務都感到不安,瑟爾.特爾蒂烏斯 ( Thrule Tertius ) 是個有著潛藏裂縫與不停奔騰砂礫風暴的無情世界,風暴裡滿載雲母的狂風在幾分鐘內就能將山地車刮成一攤金屬碎片。

  每個採礦營地都習慣與採礦小隊每小時用通訊器保持通訊,即便是幾個小時沒進行通訊都可能造成致命的後果,更別提如果正確的紀錄持續落後,可能會因此引來政務院 ( Administratum ) 大量的懲罰性的什一稅了。

  當通訊器忽然恢復生機的發出劈啪聲時拉芮雅的身子跳了起來,然後在意識到那只不過是落後於他們二十公尺處的山地車裡伯斯克 ( Bosk ) 正在呼叫他們時怒視著通訊器。

  「營地仍然沒有回應?完畢。」

  「喔,對啊,他們就像個喝醉的萊特林 ( Ratling ) 侃侃而談,伯斯克,只是我們當中沒有人想到要把你切入通話頻道裡。」拉芮雅對著通訊器回覆道。

  她不在乎字句內的冷嘲熱諷,也不在意通訊時該遵守的紀律。

  這不像妳,她告誡她自己,這台車只留下一張臭嘴的位置,而佛瑞格正坐在那上頭。

  「抱歉,伯斯克,」她補上一句,痛恨自己的聲音在耳中聽來是多麼沒有說服力,「我趕不走這該死的頭痛,我也對營地變得安靜這件事感到憂慮,完畢。」

  「帝皇不需要原諒他沒聽見的話語,拉爾 ( Lar ),」伯斯克回應道,就連這種稀鬆平常的陳腔濫調也刺痛著她的神經,「而且我也同意,這不太對勁,完畢。」

  她能夠消除年長採礦者的疑慮,但她喚不醒任何努力與樂觀情緒,相反的,她切斷了通訊,頂著絕望消沉的沉默穿越飛揚的塵土和瑟爾憤怒繁星的耀眼光輝,現在他們距離營地只有一公里遠,它抵禦著從斯托福特終點 ( Gulch End ) 的懸崖之間掠下的狂風。

  我們很快就能獲得一些解答,她心想著,忽略掉腦海深處那些營地被異族掠奪者或巨型鼴鼠 ( macrotalpa ) 攻擊的驚恐耳語。

  拉芮雅會找出發生甚麼事,然後希望她能消除過去一週以來壓在她胸口上令人窒息的壓迫感,當她沿著被軋出車轍的道路進入斯托福特終點,她看見營地的第一眼幫助她能更輕鬆呼吸了。

  「哨兵都待在塔裡,大門完好無損而且也沒有風害、落石和其他甚麼的任何跡象。」拉芮雅說道。

  「呼叫那些哨兵?大方一點吧,拉爾。」佛瑞格評論道,彷彿就像一桶冷水傾倒沖刷過她開始振作的情緒,雖然她無法反駁那大個子說的話,當他們靠得更近時衛兵的動作就更明顯,他們慵懶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不動於衷的凝視著前方不遠也不近的地方。

  「他真的在睡覺?」拉芮雅問道,對於眼前守衛在至少兩名同伴面前靠在瞭望塔欄杆上的景象難以置信,沙普特監工 ( Overseer Supter) 是-通常來說-恪守紀律的人,看到他哨兵有如此邋遢又不修邊幅的舉動讓拉芮雅感到無比震驚。

  「這說的有道理,」佛瑞格咕囔幾句,「我能睡得像個死人。」

  不知為何,他表達的方式讓拉芮雅的脊椎為之顫抖。

  「也沒有挖掘時的粉塵,」她說道,抬頭時下巴指向拉克努斯營地上方的晴朗天空。

  「為什麼他們要停止挖掘。」

  佛瑞格給了她一個惱火無奈的聳肩。

  這曾經很有用,她疲倦的想著。


  拉芮雅引導她的山地車沿著道路駛入最後一個彎道,並開進營地預組幕牆 ( prefab curtain wall ) 的陰影之中,這道屏障從峽谷的一側延伸至另一側,將庇護窪地的最後半英里處和面向峭壁背面的鑽地炸藥分割開來。

  拉克努斯只有一道大門,一堵緊鄰著瞭望塔上頭印有天鷹座圖案的龐大金屬物體,這讓拉芮雅覺得哨兵得花上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將大門敞開。

  機僕的武器轉向對準了她的車輛,當伯斯克和卡爾迪 ( Kardhi ) 的山地車並排停在她車旁時武器也對準了他們。

  拉芮雅感覺有一團汗水爬下了她的太陽穴,腦中有關哨兵不會在控制台上輸入救世主 ( saviour ) 符文的瘋狂想法使她震驚,他們只是呆站在原地,當機僕們不知道眼前的目標是友軍並朝著毫無防備的探勘者們開火時他們彷彿正凝視著眼前的牲畜。

  當響亮的警報聲響起時她屏住了呼吸,大門順著伺服滑軌向一旁滑開。

  拉芮雅將車輛開進預組小屋 ( prefab huts )、轟隆作響的發電神龕 ( generatorum shrines ) 和構成拉克努斯營地的高聳塔樓之間,當她看到數量眾多的礦工站在原地,獨自一人或成群結隊的站著,呆呆凝視著前方就好像他們忘記自己要做甚麼的景象時讓她胃裡頭的纏結縮得更緊了。

  其他人-她所看見的-則躺在雙層小屋的金屬台階上,還有些人則躺在繁星光芒的照耀底下。

  「獲得焦痕的好方法。」佛瑞格順著拉芮雅驚訝的視線看去時喃喃自語著,下個瞬間當拉芮雅將控制桿猛力向右一扯使車輛打滑並停下時佛瑞格驚慌的大叫。

  沙塵漫天飛揚,沙礫嘎吱作響。

  山地車的懸架搖擺不定,接著在引擎熄火後停止動作。

  「以聖伽特 ( Saint Chet ) 之名啊,搞-」佛瑞格開口說道,但在看向拉芮雅臉上的表情時閉嘴了。

  她胸腔內跳動的心臟漏了兩拍,當塵埃歸於平靜時她緊盯著儀表板上的後視影像螢幕,當她看見一個腳步踉蹌的身影進入視線時鬆了口氣,當那個男人漫不經心的向前走去,對其他事很明顯豪不在意時她原本鬆懈的情緒迅速變成了憤怒。

  「那個白癡就這樣直接走到我的面前!」拉芮雅破口大罵,一個重拳捶向了開啟艙門的符文,接著直接將身子移動到山地車的車頂上,然而到了上頭,拉芮雅發現她的惱怒已經消融化為了沮喪的無力嗜睡感。

  那個身影搖搖晃晃地朝著最近的小屋走去,留給了拉芮雅無比的不安感。

  這裡發生了什麼事?她心想,她對於自己的怒氣迅速消退為那群礦工空洞的凝視時感到恐懼。

  伯斯克在她身後站起身子,他和卡爾迪 都爬出了他們的山地車,當伯斯克幫卡爾迪離開車輛時拉芮雅皺了皺眉頭,年輕的學徒通常是他們當中活力最充沛的那位。

  「有甚麼東西不太對勁。」當他們四人聚集在拉芮雅和佛瑞格的車輛旁時伯斯克說道。

  「我感覺不太對,卡爾迪絕對不對勁,還有這裡有一半被寵壞的臭小鬼們也絕對不對勁,這裡是怎麼了,拉爾?」

  拉芮雅的惱怒再次被激起,但這次的感覺相對較虛弱,不太正常,她感覺自己的指尖開始刺痛發麻,儘管此時正值劇烈高溫的早晨中旬,但她依舊感到寒冷。

  「為什麼我該知道呢,伯斯克?」她回問道,她對於自己聲音中的懇求之情感到震驚。

  「沙普特,」佛瑞格說道,一眨眼的震驚之後為了打起精神而搖搖頭,「沙普特會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他們找到了拉克努斯營地監工的高腳小屋,當卡爾迪 必須被留在梯子底下時拉芮雅很勉強才能集中足夠的精神攀上小屋的梯子。

  「我很好,我很好,」卡爾迪向他們保證,當她躺在陰影處時她的聲音聽起來心不在焉,「我只是...需要...」

  這就是她所說全部的話了。


  現在拉芮雅推開了沙普特的房門,她注意將門推個半開,然後發現監工垂頭喪氣的蜷縮在他的沉思者 ( cogitator ) 後頭。

  這個地方的氣味讓她虛弱的咳起嗽,數份餐盤食品被隨意拋棄在四散的報告與電量耗盡的數據板之中任憑它們腐敗變質,幾杯冷掉、沾滿灰塵的瑞咖夫杯肆意擺放在地,上頭佈滿了一層腐爛的灰塵與某種開始發綠的東西。

  監工沙普特本人就是這股難聞氣味的源頭,拉芮雅看了一眼就知道這個男的已經好幾天沒有更換他的工作服了,而且他毫無疑問已經有一段時間無法離開他的椅子了。

  儘管四周堆放著腐敗的食物,沙普特的臉頰卻凹陷了,穿在身上的衣服看來也顯得蓬鬆,拉芮雅從沒見過這種事。

  她也很驚訝看到監工的一隻手被包紮過,上頭的敷料迫切需要更換,傷口的液體從中滲出,已經匯聚成一攤將沙普特的手黏在桌面上的凝固池了。

  佛瑞格推擠移動到她身後,接著在腐敗的甜味朝他侵襲時他停下了腳步。

  「監工?你...還好嗎?」他問道,儘管他的語氣透露出他充其量只是稍微關心他而已,儘管拉芮雅能看出這一切全都亂了套,但她發現她自己對他表達關心也十分掙扎。

  到底,我們到底為什麼要來這裡?她心想,開始分心。

  沙普特發紅眼眶的雙眼轉向他們。

  「第四小隊,你們回來了。」他的聲音嘶啞地說道,他未受傷的那隻手抽蓄著伸向鵝毛筆,彷彿他打算記錄下他們的歸來,但他只不過是用指尖刷一下鵝毛筆。

  拜託,妳需要答案的,問他那些有關通訊中斷的問題,拉芮雅告訴她自己,但這想法似乎不是很重要。

  「你的手怎麼了?」她反而聽到自己提出了問題,沙普特低頭看向了骯髒的繃帶,對於看到它們彷彿感到了些許驚訝。

  「三天前,」他說道,「三天...?斯蒂芬 ( Stephyn ) 開始...焦躁不安...尖叫著被人注視,尖叫著被人掩埋...不停大喊著殞落的裹屍布...拿了把切割用具然後...破壞主通訊器...我...試著阻止他...」沙普特的聲音逐漸變得微弱,他的雙眼開始失焦。

  至少解答了一個問題,拉芮雅心想,沒有通訊器,沒有通訊聯繫,雖然她已經不管為什麼沒有人能修好那該死的東西或用手邊的東西弄個應急的替代品出來這類問題了。

  「監工,這裡發生甚麼事了?」伯斯克問道,他響亮且堅定的語氣使 拉芮雅跳了起來,她感覺就像有人拿一盆冷水沖向她的臉,然後一個瞬間後所有的錯誤又再次湧入她腦中,然而,她的恐慌就像一種病症,就和沙普特 本人的營養不良一樣,很快的它就再次消退了。

  「或許是...裂縫...有關?」沙普特問道。

  這可能是大裂縫 ( Great Rift ) 的某種詛咒嗎?拉芮雅心想,當她的頭暈眩,麻木感攀附上她的雙腿時穩住自己,這就是讓她力量流失並麻木她思緒的原因嗎?這是個可怕且陰險狡詐的想法,但即便如此現在也無法激起她最微弱的情緒波動。

  「裂縫在那...已經很長時間...帝皇持續庇護著我們...直到...現在...」伯斯克說道,佛瑞格發出同意的咕囔聲,儘管聽起來像含糊回應且分心的聲音。

  「如果-」無論伯斯克接下來要提出什麼,全都被外界忽然冒出的爆炸怒吼給淹沒了,高腳小屋的金屬腿部開始搖晃震動,腳下的地面令人震驚的顫抖著,陳舊的食物與一束束的紙張散落在沙普特的桌面上,一個杯子撞上了地板然後裂個粉碎。

  「那是伽帝 ( Chett ) 嗎?」 伯斯克睜大雙眼問道,那個男子抓著垂掛在他脖子上的天鷹座,依序凝視著他們每人,拉芮雅沒有給他回覆,而是再次推開了監工的房門,用發麻的雙腿步履蹣跚的靠向階梯的欄杆上,她緊緊抓著欄杆,愚蠢得眨著雙眼,試圖弄清楚她所看見的景象。


  飛舞的火焰劈啪作響,滾滾的濃煙密布,其中一台發電機爆炸了,現在熾熱的大塊金屬和發黑的機體殘塊四散在機台原本的位置周圍,幾間預組小屋也被燒毀了,即便是拉芮雅也還沒麻木到看著人們身影即便被火焰的邊緣將他們吞入其中卻依舊蹣跚踏著步伐的場景而絲毫不敢到恐懼的程度。

  「為什麼他們...不閃開?」她喘息著,某個東西從她頭頂上一閃而過,一條黑色的條文移動非常迅速,快到她無法理解的程度。

  當它掠過時空氣開始尖叫,彷彿一根尖刺刺痛著她那委靡不振的神經,拉芮雅跟著移動中的形狀搖了搖頭,但在她的雙眼能夠聚焦之前又一次猛烈的爆炸發生了,這次發生在她的正下方。

  卡爾迪,當大火在她腳下向上竄升,梯子開始彎曲傾倒時她想起了她,我們把卡爾迪留在下面。

  接著她倒下了,當小屋的高腳向外彎曲並伸展時她的肚子深處感到了迅速跌落的不適感,伯斯克驚恐的大喊,在爆炸的轟鳴聲與金屬崩塌的呻吟聲中他的聲音幾乎聽不見。

  某個東西從拉芮雅背後用力的打中她,她滑出欄杆,她太虛弱且過於無精打采了,她甚至無法堅持住或試著拯救她自己,伴隨著恐怖的結局地面朝她直撲而去,她撞上時發出了骨頭斷裂的響亮喀咖聲。

  金屬崩塌,火光舞動,彈片瀰漫在空氣之中,身下的地面晃動著她宛如破娃娃般的身體,在經歷這一切後拉芮雅只想到她甚麼也感覺不到了...為什麼我甚麼也感覺不到...?

  她聽說過有探勘者弄斷他們的背、他們的脖子並失去了身上的所有感官,這會發生在她身上嗎?

  但這也不會破壞您的情緒,對吧?帝皇啊,為什麼我甚麼也感覺不到?

  當拉芮雅躺在泥土中靜止不動時沙塵與煙霧在她周圍翻騰,她集中了力氣轉動她頭裡的雙眼,看見了 佛瑞格倒在她的身邊,他的頭以一個恐怖的角度傾斜著,那個大個子的雙眼就像玻璃一樣,鮮血從他的鼻孔流出,從他咬破舌頭的齒間湧出。

  不會再有更多抱怨了,她心想,她的思緒難以維持清晰條理。

  當一個巨大的漆黑身影壟罩著拉芮雅時她無法做出任何回應,瑟爾憤怒的星辰光芒在拋光的金屬上閃爍著光芒,在如同鏡片的殘酷雙眼間閃爍著,但拉芮雅無法理解她所看見的一切。

  當那個人影低下身子並抓住她的頭髮時她也無法提起精神做出回應,對方也沒有轉身,並開始拖著她殘破的身軀穿過煙塵走向礦坑漆黑的入口。

  這不會痛的。

  這沒關係的。

  拉芮雅想做的只有睡覺...
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