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6
GP 71k

【討論】靈能覺醒:後果 ( Psychic Awakening:Consequences) 完整翻譯

樓主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ggghalo5
GP20 BP-


" 即便是搭載原鑄援軍穿越帝國送抵各自戰團的帝國艦隊之中,也能發現異端的身影,對於搭載著黃銅亞龍戰團前往卡哈塞杜爾世界上與他們戰鬥弟兄相遇的艦隊而言,這將會對所有人造成災難性的後果... "




  「逮捕這些叛徒。」

  這道命令是如此令人震驚,如此的不合邏輯,以至於遺忘騎士長德賽希瑪 ( Knights-Centura Dessima ) 無法立即服從,她試著將她剛理解到的、它的意涵和盾衛連長泰瓦爾( Shield-Captain Tyvar ) 下的命令相互調和。

  ( 譯者註:Knights-Centura是寂靜修女裡遺忘修女 / Oblivion Knight 的戰地指揮官,至於盾衛這我不熟,理論上應該算是禁軍裡的非正式編隊,替帝皇在皇宮外與銀河之中執行旨意,算是外派特工。 )

  帝皇之光號 ( Lux-Imperatus ) 艦橋裡的所有成員凝視著漂浮在他們眼前的全息投影時彼此分享著這個寂靜恐懼的時刻。

  卡哈塞杜爾 ( Khassedur ) 世界是他們經歷數個月的漫長艱辛與考驗、穿越熾烈火熱的戰場與兇猛亞空間風暴的獠牙後的目的地,他們的職責就是抵達那裡,將黃銅亞龍戰團 ( Brazen Drakes ) 的兩個滿編灰盾連送抵他們新接收的家園世界,還有見證戰團長接收來自考爾的奇蹟贈禮。

  ( 譯者註:Drakes雖然也是指龍,但指的是四隻腳沒有翅膀的龍,而且下面有人提醒其實有另一個名為 " Brazen Dragons " 的火蜥蜴子團,所以黃銅之龍的譯名還是給他們好了,這裡改譯為黃銅亞龍。)

  現在,卡哈塞杜爾化為一個旋轉的球狀三維圖像懸掛在他們眼前。

  戰火摧殘。

  飽經蹂躪。

  在星球旁,出現了由低等歌德語寫成的戰略報告、警告和請求援助的呼喊,那些訊息不可忽視且不停流動,它們講述了一個關於異端,關於叛變、背叛和毀滅的故事,它們吞沒了德賽希瑪的視線,嘲弄著她與她戰友們為了抵達此處完成任務所忍受的一切,使她們原本以為能獲得的希望變得空洞無望。

  遺忘騎士長在很少的心跳內就將這所有資訊消化並審視過,然而泰瓦爾領先於她,領先於所有的人類船員和部屬在艦橋的武裝士兵,領先於女艦長卡喬爾金 ( Kachorkyn ) 還有德賽希瑪身旁的空之少女們 ( Null Maidens )。

  ( 譯者註:空之少女就是開始遵守寧靜誓言 / Vow of Tranquility 的修女,這個階段我的理解上就算是真正的寂靜修女,也不能再說話了。)

  甚至領先於連長傑瑞恩 ( Captain Gerion ),灰盾的領導轉身,他的雙眼在泰瓦爾舉起他的衛士之矛 ( guardian spear ) 時睜大,在他身旁三名黃銅亞龍成員的動作幾乎要和他一樣快,但即便是超人類的星際戰士也沒有帝皇禁軍異常敏捷的思緒和移動速度。

  他們是否是要試著伸手去拿武器還是伸手做出安撫讓步的動作都不確定,無論如何,他們發現自己正盯著泰瓦爾長矛內置的爆彈槍的突出槍口而停下動作。


  「盾衛連長...」傑瑞恩開口。

  一個忽然間發現自己正試著拆除炸彈的男生聲音,德賽希瑪心想,她將她的手移到了處決者巨劍 ( executioner greatblade ) 劍柄的柄端,透過她的視線餘光,她看到她的姊妹們跟隨她的腳步行事。

  「你不要和我說話,傑瑞恩,」泰瓦爾說到,他的聲音如同亞德曼金屬那樣冰冷且堅硬,「不要盯著我,還有這裡任何一位帝皇忠實的僕人,你已經被異端所污染了,你將會被拘留,跟著你所有的戰鬥弟兄一同等待,直到適合你們的命運被確定為止。」

  傑瑞恩平凡的面孔因憤怒而抽動,但很迅速就被藏在他平時佩戴的面具後頭。

  「盾衛連長,我們不知道戰團是不是真的叛變了,」他說,「這可能是個錯誤,某個來自敵人的詭計,我們甚至可能還有弟兄們在這個世界上為了恢復黃銅亞龍的榮耀而奮戰著,我們應該要幫助他們,而不是拋下他們,你要求我們在沒有尋求證據的情況下譴責討伐我們的戰友,甚至是我們自己,我可沒有背叛我戰鬥弟兄的習慣。」

  「而我也沒有重複我所說之話的習慣,」泰瓦爾回應道,「解除武裝,命令你整個艦隊裡的弟兄們同樣這麼做,理解我在這件事情上對你的寬容處理,你的戰團已經被確定為是變節戰團 ( Hereticus Diabolus Extremis )。」

  這個稱號從全息投影的影像滑過,在異端審判庭的詛咒印記 ( damning seal ) 下重複播放,這不可能是個錯誤,他們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就連傑瑞恩也是。

  這是個錯誤,德賽希瑪心想,壓抑著她內心極度的挫敗感與痛苦,我們為了一個目的、為了一個任務而出航,我們將強化帝國抵禦外敵的防禦能力,相反的,我們卻發現了更多的腐化與背叛,更多所謂的冠軍並不值得帝皇對他們施予更多信心。

  艦橋內的空氣因為緊張而變得停滯渾厚,傑瑞恩連長凝視著泰瓦爾,沒有執行任何動作來遵守他的命令,在德賽希瑪周圍,艦橋上的船員帶著自己被捲入這場危機之中的恐懼看著眼前的交流。

  他們不敢移動,儘管她能看見有許多人想要逃跑,或者至少為了保護自己而躲在他們平板狀的金屬控制台後頭,德賽希瑪並未和他們共享恐懼,寂靜修女由更為堅毅的性格所組成,但她能理解他們的害怕。

  「你沒有給我們任何替自己辯護的機會!」傑瑞恩其中一位弟兄大喊道,他不能再保持沉默,「那些罪行並不能算在我們頭上,我們忠誠奮戰,而且沒有做錯任何事,現在-」

  槍聲劃過了艦橋,沉默中雷霆般的聲響就如同一柄落向鑲在窗框玻璃的槌子。

  那名開口的黃銅亞龍成員被制導火箭推進的爆彈擊中,向後重重跌去倒地,如此逼近的距離,即便是動力盔甲也無法抵抗他們的怒火,鮮血噴灑在灰盾、甲板成員與控制台的上頭。

  風暴降臨了,突然且猛烈,彈道警告從智天使 ( cherub ) 臉上的擴音器響出,深紅色的戰術照明緊跟在後,將整個艦橋沐浴在血肉的色調之中。

  德賽希瑪的刀刃已經在她的刀鞘內高聲歌唱著,傑瑞恩的表情因為憤怒而扭曲,他還是從他的腰帶上拔起了他沉重的爆彈手槍。

  艦橋成員和武裝士兵儘管經過了訓練和多年的專業技能培訓,他們的反應速度還是比起他們更慢,他們並不希望這麼做,不希望身處半神與天使而非凡人的爭鬥之中。

  驚慌與恐懼的尖叫聲和響亮的驚爆聲混雜在一塊,穿著長袍的身影急於尋找掩護或畏縮壓低身子,又或者被恐懼所麻痺困在原地不動,武裝人員眨了眨眼,手裡的武器舉到一半,不確定該如何應對這種情況,這種即便在他們最黑暗的夢境裡也永遠不會實現的情況。

  「我不會讓任何武器在我的艦橋上開火射擊!」女艦長卡喬爾金咆嘯道,德賽希瑪欽佩這種付諸情感的勇氣,儘管她明白這只是徒勞無功。

  就和命令繁星停止閃爍,或是要求亞空間停止扭曲一樣。

  她心裡想著,同時邁步進入戰場。


  傑瑞恩舉起他的手槍,手指擠壓著上頭的扳機,但就在槍枝射擊的同時,泰瓦爾穿過了他們之間的空隙並將武器的槍口撥向一旁,爆彈槍的子彈飛得很遠,其中偏離的一枚打中控制台並將其摧毀,另一枚打中一名逃跑士官的背部並將他打個粉碎,內臟化為血霧。

  泰瓦爾隨後的步伐實在太快,就連德賽希瑪也很勉強才能看清楚,不知為何,傑瑞恩設法移動到另一側,儘管他的動作沒快到能避免長矛劈啪作響的刀刃砍下他的半邊耳朵,他臉頰上的皮膚因為矛尖的能量力場而崩解龜裂,他嘶吼道。

  「兄弟們,我們被背叛了!」連長對著他護喉甲上的通訊器咆嘯著,同時移動身子能夠伸手去拿他自己的帶有龍紋浮雕的動力劍,「除了我們戰團之外的人全是敵人,奪取艦隊!」

  那是個錯誤,德賽希瑪心想,她拔出她的刀刃並在傑瑞恩身旁剩餘的弟兄喉嚨上開了個洞,那名星際戰士在他被修女擊倒前幾乎還沒舉起武器,另一名戰士揮舞著手裡的武器,將她其中一位姊妹的脖子給折斷,並將屍體丟向她身後的同伴。

  他接著舉起爆彈槍,爆彈朝著盾衛連長飛去。

  盾衛連長用掩蓋在他高大身材與著甲後龐大體積下的輕快速度移動著,他用他的肩甲接下了爆彈,頂住爆彈的爆炸衝擊,接著開火回擊,當他向前邁開步伐時子彈猛烈擊倒了那名黃銅亞龍成員。

  一發爆彈在星際戰士右脛骨上頭開了一個殘破的坑洞,泰瓦爾長矛的矛刃則在空中劃出弧形,揮舞的路徑將會把那名戰士的頭盔劃成兩半。

  矛尖與傑瑞恩能量劍劈啪的能量力場相遇了,那名受傷的戰鬥弟兄抓緊機會向後躲避,在他與危險之中多了個符文控制器作為阻礙。

  「你正在將這個艦隊撕成兩半,叛徒!」當傑瑞恩與泰瓦爾緊緊抵著彼此的刀刃時星際戰士向對方怒斥道,「你正在攻擊帝皇忠誠的僕人們,你手刃了我的弟兄並逼迫我動手!」

  「你們體內的異端基因種子是你們遭受非難的原因,」泰瓦爾回應道,「我是禁軍,我開口之語便是帝皇之聲,如果你忠誠,你會放下你的武器並接受你的罪刑,但你選擇站在你弟兄那邊而不是帝皇這邊,就和所有的阿斯塔特修士一樣。」

  ( 譯者註:這裡感謝貼吧的大佬—逆火側衛和我不是指揮官兩位指正 )

  傑瑞恩扭動他的武器,試著將泰瓦爾的長矛推到一旁,然而盾衛連長非常機敏,而且遠比他更為善戰,他讓他武器的尖端向外揮去,藉此利用動能讓武器的握柄能劇烈向上一甩。

  長柄猛然撞上了傑瑞恩的胸腔,力道之大讓他胸口的護甲因此破碎,將他肺裡的空氣給擠了出來。

  傑瑞恩向後退去,德賽希瑪抓緊機會向前突近到他的側翼並讓她彷彿使人窒息的虛無靈氣 ( null-aura ) 壟罩住他,他不是靈能者,但接近寂靜修女仍舊會削弱敵人的意志與力量,並在他們最需要保持清醒時掩蓋他們的思緒。

  德賽希瑪向傑瑞恩揮舞她的刀刃,而他只是設法招架住對方的攻擊,她迅速從旁掠過並在他的雙腿上留下傷口,星際戰士幾乎沒有躲避,他面對她的下一擊沒有甚麼運氣,那擊直直的插進了他的胸口,恰好刺穿了傑瑞恩的主心臟。

  當德賽希瑪的武器滑回原位時叛徒連長因為震驚與痛苦而僵住身子,她俐落抽出大劍留下的傷口湧出了鮮豔的鮮血,修女準備揮下致命的一擊。

  在她動手之前,一連串的爆彈充斥在她周遭的空氣之中,本能與訓練接管了她的行動,讓她躲到運算機群 ( cogitator bank ) 的掩蔽後頭,爆炸使古老的機械為之撼動,使它被冒犯的機魂向她吐出了憤怒的火花。

  ( 譯者註:Cogitator 是低等歌德語,其實指的就是電腦 )

  泰瓦爾被齊射壓制後退,爆彈擊中他的極光甲 ( auramite armour ) 後彈向別處,他舉起他的衛士矛開火回擊,殘破的屍體落在德賽希瑪四周的地面,艦橋上的船員與武裝人員在激烈的交火中慘遭屠殺。

  修女側身翻滾,移動到相鄰的導航神龕 ( nav-shrine ) 後頭維持蹲姿,從那裏德賽希瑪能看到半打黃銅亞龍成員從艦橋的艙壁門口湧出支持他們的連長。

  傑瑞恩和他倖存的戰鬥弟兄因為受傷無面無表情,帶著蒼白的臉孔撤退退往他弟兄們活生生的戰鬥碉堡理投,一些武裝士兵英勇地用手裡的霞彈槍朝星際戰士開火,他們的回報就是在爆彈將他們打成碎片後迎接迅速猛然的死亡。

  德賽希瑪向蹲伏在她附近三名倖存的訴罪修女 ( Prosecutors ) 比出了戰鬥傳達的手勢。

  ( 譯者註:Prosecutors是寂靜修女裡負責拿爆彈槍提供遠程火力的修女,戰術上比起其他修女更靈活,由訴罪修會長帶領小隊。)


  包抄,保持隱蔽,靠近星際戰士,給他們驚喜。

  她的姊妹們點點頭表示了解,接著開始移動,在艦橋的控制儀表板尖翻滾穿梭,無視那些恐懼或殘廢的船員們。

  槍枝繼續轟鳴著雷聲,然後德賽希瑪驚訝的意識到盾衛連長泰瓦爾仍然沒有尋找掩護,也沒有被敵人猛烈的火力所殺害,取而代之的是,他正在向前挺進,狂風爆彈槍宣洩火力,鮮血從他身子側邊的傷口和臉頰上碩大被撕扯出的傷口流出。

  他的臉上帶著令人恐懼的沉著表情,只有他的雙眼透露出了盾衛連長內心的憤怒。

  她不會讓他獨自和叛徒作戰,德賽希瑪起身並向前奔去,試圖引誘敵人的火力,爆彈朝她飛去,但她的動作迅速且敏捷,她躲過了每一發子彈,當門廊周圍爆出了新的猛然火光時她距離傑瑞恩和他受傷的弟兄只落後了幾步的距離,已經準備好將他們擊倒。

  德賽希瑪眼中只有短暫的金色巨大著甲人像的身影,還有他手裡劈啪作響充滿能量的刀刃,接著星際戰士們的身子轉動、嘶吼接著倒下,他們的頭與四肢被砍下,他們的身體因為沉重的打擊而袒露無疑。

  與此同時,德賽希瑪的姊妹們發動突襲,她們用自己閃耀的武器加入這場激烈的風暴之中,將黃銅亞龍的成員徹底吞沒。

  「帝皇在上,不要!」傑瑞恩大喊道,舉起他的爆彈手槍,在連長能開火之前德賽希瑪已經搶先上前,她奮力一跨並揮下武器,將傑瑞恩身旁蹣跚戰友的頭砍了下來。

  接著她向下飛撲,壓低身子一刺,刺進體內器官深處的一擊讓叛徒連長踉蹌向後退去,傑瑞恩猛力一擊作為回應,他武器的尖端距離修女的臉近到她能感受到它掠過的熱氣。

  她警惕的向後退,但不需多費心思,忽然間盾衛連長泰瓦爾出現在兩人之間,手裡的衛士之矛捅進傑瑞恩身軀的一側,並從另一側撕裂而出。

  鮮血從那災難性的傷口湧出,叛徒連長幾乎沒有時間感到震驚,在他的雙眼睜大之前性命便消逝而去。

  泰瓦爾輕蔑地將一隻腳放在連長的屍體上,並將長矛從屍體上拔出,他向跟隨他的禁軍們和站在傑瑞恩被屠殺弟兄們之中的空之少女們行禮致敬,接著轉身面向德賽希瑪。

  遺忘騎士長大口吸氣,將她武器上頭沾染的血液逝去後將其收回刀鞘內,在通訊網絡裡她能聽到回傳的報告,訴說著整個艦隊內灰盾與其他帝國部隊正展開激烈的衝突。

  我們做了什麼?她對著泰瓦爾比出手勢。

  「什麼也沒做,遺忘騎士長。」連長回應道,他惡毒的朝著仍舊漂浮在數十名被屠殺船員屍體上空的全息影像瞥了一眼。

  著袍的人員與士官走出躲藏處,驚恐地眨著雙眼或者熱情的向帝皇祈禱。

  「這件事不是我們引起的,」他重複道,「但我們會劃下句點,我們在所有黃銅亞龍戰團的星際戰士倒下之前不會停歇,無論是新的或舊的。」

  ( 譯者註:這裡搞錯意思所以錯譯,感謝貼吧的大佬—逆火側衛指正 )

  德賽希瑪端詳著盾衛連長一會,然後點了點頭。

  新的任務,她比劃著,新的目的,這次他們無法腐化。

  「沒錯,姊妹,」泰瓦爾回應,「是時候讓他們面對他們所作所為的後果了。」

20
-
LV. 11
GP 0
2 樓 月影 Baldr00
GP3 BP-
https://wh40khomebrew.fandom.com/wiki/Brazen_Dragons
黃銅龍
網路上找到「可能」是這個團的資料
雖然禁軍對反駁的PSM執行「政委式」槍決真的很靠北
但PSM連長的反應真的是很有問題....
例如這段
Brothers, we are betrayed!’ he roared into his gorget’s vox mic, throwing himself sideways as he reached for his own drake-embossed power sword. ‘Consider all outside our Chapter hostile! Seize the fleet!’

Psm對禁軍動手感覺比IG士官對政委動手還要嚴重....
3
-
LV. 10
GP 195
3 樓 霹忒騾 Pietro
GP3 BP-
Brazen Dragons是已經獲得極限增援的戰團,這裡的叛變團還只是灰盾。
考慮到接下來會出蜘蛛之戰… …
考爾:幹
3
-
LV. 46
GP 71k
4 樓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ggghalo5
GP4 BP-
  貼吧那裡許多人在討論禁軍的作法是否過激,我這裡說一下我的想法好了 :P

  我的理解裡禁軍才是帝皇心目中的完美人類 ( 實際上是完美的工具人 ),也就是說他們和寂靜修女正好互補成為帝皇手裡的王牌,至於星際戰士只是工具和手段,是可犧牲可拋棄的資產,原體則是能讓他管理資產的工具。

  但就如同有些人會幫物品取名字那樣,帝皇或許也對原體們起心動念,或許這在最近的新書裡有提到,但那本資訊量過大 ( 例如其實還有個原體之母 ) 而且我沒看所以先不提,但在他心目中原體的地位就是工具和很珍貴的工具,帝皇在乎的是人類整體,對於原體什麼兒子之類的稱呼只是權益之際。

  所以說禁軍的趾高氣昂是有底氣和原因的,再加上他們本來就對阿斯塔特頗有怨言,30K時期的魍道之戰就不讓星際戰士參與,還曾經正面嗆多恩忠不忠誠,果然帝皇真兒子講話就大聲,也就是說禁軍本來就把星際戰士看作潛在的叛徒,故事裡也說了:

  你們的你們體內的異端基因種子是你們遭受非難的原因。

  再者,故事裡直接說了黃銅亞龍戰團是已經被異端審判庭宣告是變節戰團,身為帝皇外派特工的盾衛要他們卸甲解除武裝以禁軍面對異端的態度來說或許真的算很寬容了,再者當下的情況他確實也搞不清楚那些星際戰士是真的要和他談還是要直接翻臉,配上先天的不信任,搶先開幹或許操之過急但也不怎麼意外。

  回頭看看黃銅亞龍戰團的應對方式好了,那個硬是開口辯護的死得最冤,然後這個連長也是秉持著要翻一起翻的性格三秒就開幹,上一秒僵持下一秒拔槍要弟兄們搶戰艦打友軍,讚讚讚,這也讓盾衛連長說的話很有道理:

  但你選擇站在你弟兄那邊而不是帝皇這邊,就和所有的阿斯塔特修士一樣。

  當然回過頭來這個故事的問題還是在於篇幅影響了性格描寫,所以雖然說得通但感覺像硬湊,再來或許基里曼回來讓帝國變得有種迴光返照的感覺,但帝國骨子裡就是這樣,大家可別忘了,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

  至於GW是不是強推叛變PSM?我會說PSM叛變是必然的,以前說修女沒有叛變的然後小說就弄了一個,政委沒叛變的黑石要塞就冒了個叛變政委,PSM的叛變只是遲早的事,那GW弄出一個戰團來叛變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我以為他們會是被渾沌騙走而不是這種方式 :P

  話說回來,如果是政委的話會不會直接斃下去還真不好說,不過我想政委應該是帶著增援的IG衝下去車爆那些叛軍、直接開炸或槍斃指揮階層,以前也提過了政委其實不像軍書裡說的那樣一板一眼,應該說他們是要有手段去 " 強硬 " 處理那些事,真的隨便開始槍斃政委一個人我不認為能斃得完。
4
-
LV. 14
GP 593
5 樓 一個忠誠的阿爾發 sks19452000
GP4 BP-
其實把人物換成「大頭」、「政委」和「SM」大家會比較好理解

某一天幾個政委求援,然後派出了兩個大頭團和一小批SM支援。
在到達星球時,發現政委的本地大頭團已經叛變(被審判庭宣告變節)
此時星際戰士戰團長要求大頭們和政委放下武器接受審判,但是大頭和政委不想服從甚至辯解。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歡迎來到40K!


4
-
LV. 26
GP 2k
6 樓 哥薩克之魂 JustinD2
GP5 BP-
以前的老文章了
春不是叫出來的,是真刀真槍幹出來的      ——『大史記』

政治純粹性更是如此。

許多人無法理解為什麼肅反給蘇共帶來了如此堅韌的組織。殺自己人反而可以讓部隊更強?這是什麼道理?是的,和平年代的人永遠不懂。但是如果一個帝國防衛軍向他的政委報告部隊正在崩潰,政委馬上會告訴他答案:用帶著神聖皇帝標記的爆矢手槍。

記住,我們的隊伍裡永遠充斥著各種蛀蟲、叛徒和無能者,幹掉他們絲毫無損於神聖隊伍的強大。如果他們拒絕向你奉上長子,幹掉他們;如果他們不棄絕偶像,幹掉他們;如果他們向你獻上羔羊和蔬菜,不要猶豫,幹掉那個素食者,我們不需要環保。你的偉大、光榮和正確無須證明。把那些與你爭辯教義的傻鳥投進監獄,讓他們知道思考=懷疑=錯誤。你的子民將視你為領袖,而你將視之如羔羊。

不要相信你的將軍。那些蠢豬除了保存實力什麼也幹不好(或是不想幹)。給他們一個連去攻下前方陣地吧,你看,他本人都不怕(如果他怕了那就更好辦了),我們又有什麼好怕的呢?哈,他失敗了卻活著回來了,完全無視他副手眼中殷切的目光。請盡情的、痛快地罵他個狗血淋頭吧,然後留他一條小命——他會聽話的。但是!請記住這個但是,如果他僥倖成功了,立即召開一場全軍會議來批鬥這個居心叵測的傢伙。我們要積極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來拯救犯過錯誤的同志嘛,把這個冒進的人丟到牛棚觀察勞動人民的生活比較好。

現在你身邊都是聽話但是沒用的白痴了。對,要的就是這個。只要你一個命令,他們就會把整個集團軍丟到敵人包圍裡去。然後他可以得到一個新的——不像我們的敵人那樣,丟掉自己嫡系部隊就什麼也不是。

看到效果了嗎?智者和投機者們蜂擁而至,爭先恐後地向你獻上忠誠。有些甚至來自敵軍——歡迎你,同志。把你的嫡系丟上前線消耗掉吧,你不再需要那些資本了!革命的大家庭裡誰都沒有資本。這裡只有忠誠,忠誠你懂嗎?

看到這裡,你的神聖的、人民的、無私的強大軍隊應當已經粗具規模了。當然,接下來的部分才是更重要的……
另外,雖然與戰鎚主題無關,但我貼的這系列PTT討論有另一篇經典回答,Chenglap的文章:
5
-
LV. 10
GP 200
7 樓 霹忒騾 Pietro
GP7 BP-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8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