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9
GP 2k

【翻譯】靈能覺醒短篇:釋放

樓主 日月如梭 k4571075835
GP10 BP-
這篇比上一篇機械教的簡單很多,應該能比上一篇好一點


Maerica Threxx(馬里卡.費斯)拉下了融成禁制器(Generatorum Interdictio)的拉桿,惡毒的紅光剎那間吞沒了位於Ordex-Thaag地殼下的鑄造廠,她閉上雙眼,享受著力量洗經她身軀的感觸

是的,她並沒有比最低賤的那群科技奴隸強多少,但是就在此刻,她手中握著力量-----真正的力量


「釋放我」一個聲音低語道

「請再說一遍,神甫費斯」頭戴兜帽的監工者如此要求著,這打斷了她的思緒

費斯先是搖了搖頭,而後舉頭而望,頓時她意識到了自己已經盯著橫跨房間的融成禁制器看了好一會

「我甚麼也沒有說,監工者」她下部的機械附肢群正緊張的抽蓄著,於是她集中注意使它們再次回到意志控制下

監工者的光學感測器陣列在他破舊的兜帽下以一個八尖星的形狀排列著,它們重新校整時發出嗡嗡聲鳴,在經過片刻的沉默之後,他點了點頭「肯定。我的聽覺傳感器偵測到錯誤,重返工作進程,神甫費斯」

「是的,監工者」費斯鬆了一口氣,她並沒意識到剛剛她一直屏著呼吸,她再次望向融成禁制器

這個機器是一個由黑黃銅塑造而成的巨大鍋爐,它的上方掛滿儀表並發出急切的滴答聲響,而它的黑暗守護邪印(dark warding seals)已經完全與機器表面蝕刻在一起

巨大的玻璃艙蓋又再次吸引了費斯的注意,自上禮拜時,那個巨大的玻璃艙就時常吸引著費斯

某種東西在那裏,某種強大的東西就在那裏,玩弄著馬里卡認為自己早已切除的情感

在艙蓋的內側,一道幽暗紅光翻騰著。馬里卡凝視著它,這道光充滿了她,她的目光所及除去光之外再無其他,每個聲音,每道思想,都充滿了那道光

「釋放我」一個聲音低語道

「錯誤。神甫費斯,我再說一遍,回去履行你的職責」

費斯移開了她的雙眼,但她隨後便意識到監工者正站在她旁邊,這讓她備受驚嚇,儘管他對她的叫聲無動於衷 ,但她的話語仍然充滿威脅,她知道,她絕對不會是第一個Ordex-Thaag上被拖行在地上感受著她赤裸雙足下沙粒觸感的黑暗機械神教神甫, 她曾感受過那沙子觸感,讓人疼痛與流出鮮血。她知道的,她當時拖著被徹底蹂躪殆盡的平民向前,然後--------


這名神甫用力嚥了一口氣,環顧了一回爐堂周遭

「是….是的,監工者,我肯定」她說道,她回頭看了看她的鐵砧聖龕,一個鍛造到一半的機械捲鬚正等著費斯回去完工

監工者將他的身子往前頃,光學傳感器輕輕扭動著「融成禁制器不需要你的關心,神甫,搞清自己的位置,你應當為了服務這一目的奉上一切」

「是的,監工者」她語帶忠誠的答道「我什麼也不是,但我將會為了服務而努力」

監工者立身站直後便大步走開了,費斯閉上雙眼試圖平息心跳,她上次感受到如此激動如此..人類的情緒波動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了。她抗拒了再次望向融成禁制器的衝動,並試圖專注再自己的任務上,她的機械附肢自她的黑色長袍下方升起以便繼續進行她那精細的工作。

然而當她把符文蝕刻至金屬捲鬚的另一段時,火花霎時飛濺四處,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寫下的黑暗文字究竟有何意義,她只感受到痛苦,那是令人難以忍受的痛苦,她望向自己的手,沙漠中的鋒利碎顆粒在強烈的陣風中飄散著,因而削下了她手上的皮,此刻她的血肉再無皮膚保護,她的血肉曝露再了Ordex-Thaag上的致命有毒廢氣下,深色且濃稠的膿液自她的手臂上滲出,而當意識終於回到她身上時,她發現她的視線再次聚焦在融成禁制器上時,那機器的沉重厚擔再次壓在了她的意志之上

釋放我

監工者的手爪像是液壓鉗般緊抓著費斯的肩膀,金屬的冰冷穿透長袍,手爪造成的痛苦在她溫熱的皮膚上作舞著

「警告你,神甫費斯」監工者說著「我再說一遍,融成禁制器跟你無關,下一次再不服從你將會受到懲罰,回到你的工作崗位」

費斯倉促的點了點頭「我會服從的,監工者」

監工者用手爪轉動費斯的身軀,使費斯的臉龐正面對著他,他兜帽下那多個攝象鏡頭此刻正無情嚴正的注視著費斯,他似乎是在評估費斯的價值,而後他將手抓鬆開,離費斯遠去

費斯看著監工者穿越於鑄造廠之間,費斯的眼睛已經結出了好幾個痂並長了蟎蟲,鑄造廠裡的諸多懲罰工作幾乎把他弄瞎了

做好鑄造廠的工作,她如此告誡自己要專注點,當她開始向前走動不久,她笨拙土氣的機械附肢又垂了下來,機械肢體在沙地上畫出搖擺不定的彎線,每當機械肢體與她那裂開腹部的外露內臟糾纏在一起時,它總會流出淡淡的油水

費斯的確什麼也不是,她只是這個巨大機械的可悲座騎,此刻她正走向電力中斷器,想與之融為一體

釋放我,這個聲音低聲著,敦促著,急切著,悸動著說著

釋放我

釋放我

監工者用他的機械爪抓住了費斯的手臂以防止他繼續前進,他身後的兩隻伺服也抓住了費斯的肩膀,而他的長袍底下也伸出他那靈巧的枝狀機械爪群(mechadendrites crawled)纏住她的身軀


「神甫費斯,警告過你了」他喊叫道,他的枝狀機械爪群以纏繞住他的身軀,那壓力足以使他粉碎

「你馬上就要被解體了」他把費斯緩緩的從地上抬起時說道

釋放我,那聲音催促著

釋放我,釋放我,釋放我,釋放我,釋放我釋放我

費斯的頭突然折了過去,直直盯著監工者的臉龐,而後她咆嘯道「釋放我!

這的確是費斯的聲音,但是這當中又混雜了另一道幾乎聽不見的聲音,這聲音給了她長久以來渴望的力量,那能讓監工者都感到錯愕的力量。當費斯用那非人的力量掙脫監工者的控制時,他必當能知曉

「釋放我」費斯尖叫著跑過倒地的監工者,直直跑向融成禁制器那脈動的光芒

「釋放我」她如此尖叫著躲避試圖攔截她的警衛機奴

「釋放我」當她抓住操作桿時,她如是貪婪的吼叫道

頓時,時間為她停下了一秒鐘,突如其來的記憶淹沒了她的思緒,她想起了此刻手中握著的那粗糙黃銅把手,那道緋紅的光輝,那玻璃帷幕後方之物,那凝視她靈魂深處的悸動之光,那光使她如此類人,使她更加...

「釋放我!」那道聲音尖叫著,現在費斯已經知曉這句話的真正含意,當她發現她的雙手已經拉下操作桿時,她緩慢但卻不避免的隨著那道聲音一同放聲大叫




「釋放我」鮮血自那生物畸形的下巴流下來,它一面噴出深色的血腥唾液一面拖著自己的身軀橫跨Ordex-Thaag的沙漠時,這個生物被一個痛苦萬分的記憶給一次又一次的侵擾著

「釋放我」它對著天空的黑雲哭喊著,天空的烏雲在亞空間風暴的影響下發著病態的綠光

這個生物爬過炎熱且帶毒的沙海,膝蓋與手部的皮膚早已潰爛,在它的背後,一個巨大的黃銅鍋爐與它的身軀融為一體,厚重的玻璃艙蓋下發出緋紅之光,那道光使它的宿主日復一日沉受痛苦

「釋放我」怪物哀號道,流下的淚水無法填滿它那被汙垢覆蓋的雙眼



「融合樣本209-Theta確認成功,主人」一個矮小的崇信者(Idolator)嘶啞道,他不敢抬頭直望他的君主

「報告表明,那生物在摧毀鑄造廠後逃往到了尖塔附近的沙漠,傷亡率為可接受的。該樣本目前以宿主作為燃料,雖然它每天都變得更強大,但是仍在我們的控制內」


「很好」陰暗大廳的寶座上有著一個幾乎看不清的身影坐在其上,他的聲音平靜但是充滿強烈的意志,即便在重型機械的隆隆聲響與倒掛鐵鉤叮噹聲響下它那不可否認的權威之聲仍然清晰可聽

「多令人厭惡阿,儘管它已經逃脫了,我發誓那些神甫這麼做的原因僅是為了激怒我」

「是的,主人」崇信者草草的同意主人的說法「我應該安排捕獲該生物的事宜嗎?」

「不」寶座上的身影經過短暫的片刻後才如是決定

「讓那東西遭受更多痛苦,在它安裝到機械前,它必須變得更強。在我們捉住它前,讓它與宿主多待幾天」

「是的主人,我們將持續觀察那生物,直到您認為它...成熟了」崇信者僵硬的鞠了一躬而後變遁入巨大廳堂的暗影之中

沃那斯大王將身子向前傾靠,並將握成拳頭的雙手放鬆,看著他的崇信者漫步離開,這名墮落貴族的臉龐充滿著一種黑暗邪惡的期待

要不了多久,他的計畫就能實現了

要不了多久,這個可悲星球將發揮它的作用------幫助盧卡里斯家族(House Lucaris)對銀河進行正當的復仇








譯者注:
盧卡里斯家族是個有名的渾沌騎士家族,最大的特色是他們向何魯斯效忠,這裡的效忠可不是叛亂時,而是在大遠征就已經向何魯斯的效忠,他們很有眼光,在腐化前何魯斯是個極為高貴之人,服從在何魯斯的榮光下並不丟臉

還有圖片兩個骷髏圖片我也放過來,我把它們當時間跟場地分隔線用

這篇故事簡單講就是盧卡里斯家族利用了這個黑暗鑄造世界去搞出一個什麼神奇東西(可能是新型惡魔引擎的心臟之類的)然後這個怪異器械就把一個人逼瘋並與之融合吸取它的感情








1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646 筆精華,06/2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