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6
GP 63k

【情報】靈能覺醒:饗宴 ( Psychic Awakening: The Feast ) 完整翻譯

樓主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ggghalo5
GP15 BP-


" 戰士們,歡迎來到獠牙慶祝之廳,魯斯之子正在裏頭慶祝對綠皮部落的勝利,然而,過程並不是很順利,有一道即將改變太空野狼命運的預言正在等待著,野獸正在崛起-而一位戰士注定要與其對抗..."




  如洞穴般遼闊的大廳充滿著宏亮刺耳且發自內心的笑聲,再再強調了這片因散發溫暖與發出劈啪響聲的爐火而壟罩在橘色光輝之中的空間有多寬廣。

  一張巨大且刻有錯綜複雜交纏圖紋的木桌上滿載了肉類與飲品,胸懷成就的戰士們圍著木桌而坐,舉起手中的號角杯向身旁的戰友乾杯-太空野狼正在慶祝他們最近獲得的偉大勝利。

  「......接著我掐住那頭該死歐克的脖子,」基里爾.雷石 ( Gillir Thunderstone ) 大聲喊道,聲音裡伴隨著彷彿從他仿生眼裡直射出的滿滿喜悅,「然後把牠丟進了一旁芬里斯狼的嘴裡,我發誓那頭可憐異種的慘叫聲比一整群野獸還大聲。」

  慶祝勝利的星際戰士們又發出另一陣歡樂的笑聲,裝滿酒精的號角相互碰撞,在桌子的最前頭,頭狼羅根.格林納 ( Great Wolf Logan Grimnar ) 聽著他的戰士們講述戰爭故事露出微笑,儘管在如此嚴峻的時刻,他戰團的勇氣與靈魂依舊不減,當他的眼神在桌面上徘徊時,他稍微調整了下肩膀上寬大灰色皮毛的同時小酌了杯中的酒精一口。

  迎戰並擊退了聚集在賈瓦里安次星區 ( Javarian Sub-sector ) 的大型Waaagh!!後他的戰鬥兄弟們興致高昂,戰團經歷了上個世紀的風風雨雨,令格林納驕傲的是狼群仍舊奮戰著,他們對抗外敵,依然堅定不移。

  當他的眼神和阿爾瓦里.幽狼 ( Alvari Gloomwolf ) 對上時他停頓了一會,儘管大廳內的氣氛保持在樂觀情緒之中,年長的符文牧師 ( Rune Priest ) 因他的名號而備受尊從,在他灰色羊毛絨兜帽下的冰藍色眼珠凝視中滿是悲傷,格林納不是唯一注意到他的人。

  ( 譯者註:太空野狼的職位名稱和一般的星際戰士戰團不太一樣,頭狼就是戰團長,符文牧師就是靈能者或智庫館長。)

  「你不和我們一起慶祝嗎?幽狼兄弟。」基里爾大聲問道,「你不為了逝者而飲,不為了生者而笑嗎?」

  阿爾瓦里移動了他的眼神,「沒有甚麼事好慶祝的,兄弟,」年長的牧師喃喃自語道,寥寥片字迅速影響了大廳的氣氛,溫度似乎一同下降了。

  「沒甚麼好慶祝的?」基里爾咆嘯著,「難道我們的兄弟們死得毫無價值?難道我們解放賈瓦里安次星區也毫無意義?」


  阿爾瓦里站起身子,若有所思地撫摸著他那辮狀的細長鬍鬚,「我很抱歉,雷石,我沒有不尊重逝者的意思,」他轉身看向默默注視著這場談話的頭狼說道「我們對上歐克蠻人取得了重大的勝利,格林納領主,這千真萬確,然而我的所見持續困擾著我,這的確是個值得慶祝的時刻,儘管不是我想參與的時刻。」

  隨著語句結束,符文牧師走向了碩大的金屬大門,一旁兩位守護著大門身穿灰色長袍與毛皮的戰團侍從為年邁的星際戰士敞開了大門。

  「所以你確實不願尊重我們的逝者,是不是?」基里爾放聲吼道,從他的座位上站起身子。

  「夠了,」格林納大聲說道,「你和符文牧師那樣說話?這個房間裡只有一個人對他人不敬。」

  其餘的太空野狼們開始低聲喃喃,但這些聲音因為阿爾瓦里.幽狼的猛然回身而消散,閃電在符文牧師的雙眼中舞躍著,他的聲音十分宏亮。

  「你對即將來臨的事物根本一無所知,基里爾.雷石!」他大吼著,他朝桌子邁步時大廳內的光線也隨之黯淡,「在賈瓦里安次星區取得的勝利簡直徒勞無用,綠皮會再次反撲,那時的牠們會比以前任何時刻的都更為強大!」

  一陣寒風從大廳呼嘯而過,火爐內的火焰轉成了綠色的火光,火焰比剛剛更加旺盛,在石牆上映出了漆黑的陰影,這讓格林納想起了那些野蠻的戰士。

  「綠色的巨獸們如潮水般橫衝直撞!」阿爾瓦里嘶吼道,他的聲音在遠方野性怒吼的回音與搖搖欲墜的槍砲震天開火聲中顯得格外宏亮。

  「綠色的浪潮在無邊無界的海洋中翻騰,巨魔之王掀起了災難,沉沒的船隻多到無法數盡,淹死的戰士多到難以清算,在他黑色金屬鍛成的王座之上仰起了牠長著角的精金頭部,帶著野蠻的喜悅放生狂笑,牠呼喊著更多,牠的戰士們回應牠的要求而前來,如同一股漩渦將牠們吸入其中,綠王之王正在為牠的無盡之戰做準備。」

  羅根.格林納慢慢的從他的位子上起身,他的雙手放在桌面上,當大廳的其餘部分隨著阿爾瓦里.幽狼的狂嚎諭示而逐漸幻滅時木頭給了他一種踏實的真實與自然感,當符文牧師語句引起的猛烈風暴持續進行時頭狼和他的戰士們皺著眉頭注視著這一切。


  「牠的怒火從一個世界蔓延至另個世界,牠的一聲怒吼代表著數十億生命的殞落,在令自己同族都感到恐懼的綠色之王憤怒面前一切阻礙都將被掃除,繪有黑色牛角的殘破旗幟將會升起,烈火與毀滅將如雨水澆淋在人類身上,哭泣!絕望!」

  忽然間,雄偉大廳內的火焰轉成了冰冷的藍色,一旁的陰影和牆面上的影子相互交織-牆面上露出獠牙作勢飛撲的野狼之影。

  「但恐懼開始蔓延之處,同時也象徵著反抗,」符文牧師繼續喊著,高舉著雙臂,「黑狼將會離開牠巢穴的黑暗處,牠的出擊十分魯莽,但將會引來鮮血,綠王與黑狼將會相遇,而在死亡的懸崖上牠們將在支離破碎的崖邊展開一戰,在野狼用盡最後一口氣發出狼嚎前綠色之王將會等待,命運尚未推進!」


  隨著語句的結束,阿爾瓦里.幽狼拍了下手,一股震波彷彿一道翻躍中的閃電掠過了大廳,將宴客的火焰撲滅,只留下了嗆人的煙霧徐徐揚起。

  隨著他最後的憤怒一瞥,符文牧師轉身離去,黑色的毛皮大衣在他身後搖擺,就在他離開大廳之後,隱蔽的緊急照明燈如同雨後春筍,使大廳壟罩在紅光之下。

  桌子周圍的太空野狼面面相覷,基里爾.雷石張開了嘴,然後又闔上了,接著坐回位子上,羅根.格林納慢慢的點點頭。

  「好吧,」他最後開口說道,「最好有人知道在這片該死的銀河系裡我們該上哪去找拉格納.黑鬃 ( Ragnar Blackmane )。」



  原本應該能更早發出來,不過身體不太舒服所以拖到現在了 :P


  順帶一提,拉格納.黑鬃是唯一一位沒有當過灰色獵手 ( Grey Hunters,能夠正常拿爆彈槍略有戰場經驗的野狼,近似其他軍團的戰術小隊成員 ) 就直接當上狼主 ( Wolf Lord,其他軍團的連長職位 ) 的人,目前的故事好像是他帶著他的連隊跑去找狼人化異變的第十三大連和黎曼魯斯而失蹤。

  然後這傢伙有次和暗黑天使的冠軍榮譽決鬥時居然把對方的頭給砍下來,嗯。


  對了,昨天GW新釋出的消息還提到了不少東西,這次帶領Waaagh!!的確定就是大名鼎鼎的碎骨者.撒拉卡 (Ghazghkull Tharak),於是下一本書的雙方主角都出來了,其他角色 ( 或者說配角 ) 也很豐富,簡單說就是碎骨者的仇家們,例如:



  亞瑞克政委 ( Commissar Yarrick ),他目前正搭乘著黑色聖殿的船艦,黑色聖殿帶頭的則是大元帥赫爾布雷希特 ( High Marshal Helbrecht )。


  暗黑天使的大導師貝利亞 ( Grand Master Belial ),以前還是連長時曾經和碎骨者近身肉搏過,對了,當時碎骨者還只是個小子時牠的部落就曾經和暗黑天使對上,結果一顆彈殼跑進了牠的頭殼裡,後來牠跑去找瘋醫小子治療後開始宣稱牠能看見搞毛二哥的諭示,然後...


  還有利維坦蟲巢艦隊 ( Hive Fleet Leviathan ),當時利維坦正在攻擊奥克塔琉斯 ( Octarius ) 上的歐克蠻人,上頭的老大名叫大魔頭 ( Overfiend ),正當大魔頭的部隊即將被蟲族吞噬殆盡時碎骨者的軍隊忽然投射到了戰場中央,碎骨者本人也來了,還擊殺了一頭進行斬首的沙蟒 ( Mawloc ),事實上這頭沙蟒原本的對象是大魔頭,不過牠吞下了碎骨者,然後就被碎骨者開腸剖肚而死,這次的入侵被碎骨者打爆了。

  上面提到的故事應該是歐克蠻人七版還八版的劇情,可以算是最新劇情,這些事的時間點是接在第三次阿瑪格頓 ( Armageddon ) 之戰碎骨者因為搞毛二哥的諭示後選擇離開阿瑪格頓之後,後來碎骨者被亞瑞克狂追猛打,結果船上的靈能小子們接收到搞毛二哥的親自預言後引發了一次靈能風暴,碎骨者又一次逃跑了。

  至於奥克塔琉斯又是甚麼?大家應該還記得以前泰倫蟲族和帝國曾打得難分難捨,後來是一名審判官將蟲族引到了歐克蠻人的地盤讓兩邊互毆才解除警報,奥克塔琉斯就是當時蟲族和歐克蠻人槓上的地點。

  所以這麼久以前的劇情最終以蟲族慘敗碎骨者大勝為結局,之後碎骨者就一直在凝聚實力種田中同時部停放著超大的WAAAGH!!訊息號召歐克蠻人加入,詳情我建議看貼吧的這篇介紹,寫得很燃 :)

1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