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6k

【其他】遠見司令小說系列:謊言帝國(Empire of Lies)有趣的劇透資訊

樓主 天理何在 IG13557
GP18 BP-
原作者允許我翻譯轉載。

-雖然惡魔是由思想以及情緒形成的,但他們是真實存在的個體。

-辛列治的惡魔數量就與銀河系裡的恆星一樣眾多,他們一齊構成了辛列治這個身分。
譯註:或許這裡不是講惡魔真的跟銀河系裡的恆星一樣多,但指的是雖然為數眾多但數量終究有限。

-凡人不理解亞空間,於是稱呼這些存在為惡魔。但這些叫做惡魔的存在只不只是辛列治的各種面向,也同時是組成萬變之神的一部分。無知凡人認為惡魔極其惡毒,但他們僅僅只是一種存在。許多惡魔並不比組成人體的細胞要來得有個人特質。


-雖然辛列治非常努力,但他終究不是全知全能。只要辛列治的一部分看到了甚麼,他另外一個部分就會嘗試忘記或是抹去。辛列治自己就是一個矛盾的集合體,他是個因果的引擎,而他的燃料就是事物的恆常變化。

-在上一本遠見小說被流放的惡魔反派回歸!

-單一個鈦星人雖然靈魂微弱,但是集合起來可以作為靈魂的強大來源。鈦作為一個年輕而富有潛力的種族,雖前途無量,但也能墮入無邊黑暗。
譯註:例如說黑暗科技時代的人類帝國,或神靈族帝國自爆

-渾沌眾神對鈦的富有潛力的未來非常關愛,尤其是鈦星人他們自己對此一無所知。


-鈦星人的社會規範冒犯了辛列治,因為鈦不能以下犯上,質疑上層階級以及社會秩序。倘若社會階級沒有裂縫,叛亂的種子就無法發芽,但逆境與動亂是辛列治的最愛。辛列治會找到辦法的,而現在看來他也找到對策了。

-遠見就是鈦星人社會裡的那道裂縫。他一再地讓命運分支出不同的道路。遠見是鈦星人裡的叛徒,而他的所作所為恰巧帶來的就是變動,而他卻不自知。遠見早已深藏腐化的種子。

-遠見代表著鈦星人未來的中心點。銀河東部的一個新秩序的興起,而其所到之處將血流成河。但在這之前有個問題就是了,遠見吸引了恐虐的關注,所以辛列治必須跟恐虐爭奪讓鈦星人墮落的權利


-遠見在呼叫他的戰鬥服過來的時候,跟歐克進行了近距離戰鬥。遠見身形雖小卻身手不凡,他絆倒了一個歐克,拿出脈衝手槍一發爆了歐克的頭。然後遠見閃過了歐克小子的一擊,卻跟歐克的老大對上。
譯註:原文是講ork leader, 我在想是不是nob

-遠見與歐克老大進行了一場激烈的肉搏戰。砍刀 VS 榮譽之刃。遠見變換他的姿態來適應戰鬥的節奏,並且對老大造成了強力一擊,但在遠見幾乎就要殺死歐克的時候,他被打飛了。與此同時,迎接遠見的是他的戰鬥服以及其上搭載的AI。

-遠見認為他的戰鬥服AI是個女性。他很欣賞這位AI娘的陪伴。但遠見一直不想承認的事情就是,AI的聲音會讓他想起影陽。

-遠見的AI娘能夠進行有意義的對話互動。她的個性富有好奇心,喜歡刺探事情。在其中一段對話,AI娘好奇為什麼歐克能夠進行太空活動,卻依然還是這麼原始。遠見跟AI娘解釋了歐克的來龍去脈。她對於鈦未能清除掉歐克的威脅感到憂心。

-亮劍在戰鬥中根本鋼彈Style,衝進去歐克用他的脈衝雙刀把歐克都剁成肉醬。
-可惜這只是模擬戰鬥而已。


-審判官妮亞姆(Niamh)在信中承認她有點假戲真做了。她開始看見鈦的優點。妮亞姆打算指引鈦星人,讓他們從人類的錯誤中學習。或許帝國也能因此有所成長,不再讓兒女看著父母為了無謂的目的而死去。但是妮亞姆的調查也讓她得知了鈦帝國和平面紗之下的真相。

-審判官妮亞姆將上一本小說發生的事件彙整在她的信裡。

-審判官妮亞姆對於自己參加了達摩克利斯聖戰感到羞恥,對於許多鈦星人的死感到慚愧。

-Dal'yth主星有一半鈦星人口在這場聖戰中死亡。

-遠見從惡魔手中救下審判官妮亞姆,也知道她的真實身分,但決定為她保密。妮雅姆認為自己欠她一命,漸漸地,她敬佩起遠見的能力,而且對遠見也漸有好感。
譯註:這個惡魔附身在一個水族外交官身上,最後被遠見用榮譽之刃刻上驅魔陣給殺掉。


-帝皇塔羅對遠見的占卜結果是哲人王(Philosopher King)
譯註:按柏拉圖的解釋,哲人王是具備美德以及智慧的統治者,其人行事可靠且生活簡樸。

-乙太命令三分之一的遠征艦隊被遺留下來等死,根據妮亞姆,這個決策跟審判庭的冷酷而麻木不仁的態度非常相像。這件事同時也讓妮亞姆對鈦尊敬度UpUp

-鈦星人雖然自稱立意善良,但也能包藏殺意。當情勢所需,鈦星人能夠毫不留情地執行嚴厲措施。但是審判官提到,如果帝國全力專注在鈦的毀滅,鈦星人才會知道甚麼叫做嚴厲措施。當帝國的復仇到來時,鈦的弱小帝國會像風中殘燭一樣消亡。沒有超光速裝置,鈦星人將無處可逃。

-大家最喜聞樂見的事情來了,The Vash'ya(In between, 天球之間)。
當遠見正在拿著野獸之書翻譯歐克符號時,一個年輕氣盛的空族駕駛故意指出了遠見很明顯是Vash'ya。遠見因為被這位年輕人挑起了不好的回憶而怒火中燒,但是決定還是無視他。遠見非常喜歡這位小夥子的莽撞以及他勇於衝撞上司的星為,這位年輕人非常喜歡對遠見釣魚(Baiting)。
譯註:Vash'ya可指第二次擴張的Vash'ya世界,但也指稱為逾越鈦星人種姓制度的行為,鈦星人嚴禁不同種姓從事非本族的行為,如遠見為火族,卻在此進行水族才能從事的翻譯行為。
遠見曾在達摩克利斯聖戰中修復自己的戰鬥服,卻被乙太發現而被懲罰(修復裝備的行為是土族職責)。


-在一次歐克的攻擊中,遠見所在的艦橋被轟出一個洞。遠見差點被吸進太空,但是一組透明花瓣形狀的活動遮板即時卡住缺口。

-鈦星人以前的背景設定是流藍/紫血。但是Phil Kelly在他的小說系列中改成了流紅血。

-遠見的船艦被歐克的小行星基地的牽引光束捕捉。歐克把這艘船打殘。那個小夥子也受傷了,遠見決定去救他。但另外一個空族駕駛員對遠見說,遠見本人更為重要,他應該丟下小夥子不管,遠見不該冒著自身危險去救一個無關緊要的氏族成員。
遠見拒絕,繼續嘗試把小夥子身上的固定架割開。駕駛員掏出脈衝手槍要遠見現在就撤離船艦。遠見叫她要射就快點,但最好打準,否則她的死將會很難堪。駕駛員退下,遵從遠見命令。遠見救出了小夥子,然後把他送去逃生艙之後,衝去穿上戰鬥服。

-確保駕駛逃生艙都安全之後,遠見翱翔在太空中摧毀了其中一個牽引光束的發電機。另外一個牽引光束被附近的小行星干擾,讓鈦的船艦能夠脫離險境,藉由AI導航至最近的鈦星人世界。至於歐克的小行星基地因為施力不均導致相撞毀滅。

格羅格·鐵齒把怪醫齒顎的雖然活著但早已陷入瘋狂的斷頭保存在罐子裡,齒顎是阿庫納夏戰爭裡的一名歐克軍閥。

-格羅格決定把他的Waaagh大軍開進鈦星人的核心世界,引誘遠見出來跟他一戰,順便打劫鈦星人的武器。當遠見回防核心世界,一部分的Waaagh就會攻擊因遠見離開後而防禦空虛的星球。格羅格深信他的歐克小子結合鈦的大槍會讓他的Waaagh成為史上最強的一支。

-當格羅格還在討論這個計劃的時候,他看見遠見在太空裡攻擊牽引光束。所有艦橋裡的歐克都認得遠見,他在歐克裡可說是英名遠揚,有好幾個老大想跟遠見算帳。

-乙太護衛是特別培養出來的火族成員,負責保護乙太。遠見在達摩克利斯聖戰的事件中與他們交惡。

-在Vash'ya審判裡(也就是遠見因為修戰鬥服那次)的乙太三人組重新登場,而且態度更加傲慢無比。作者真的很努力想要把他們寫得很不討喜。三人組顯然在妨礙遠見,甚至暗示他們謀殺了遠見的盟友,Teng上將。這三人組真的是討人厭到死不足惜。

-唯一一個讓遠見感到心有靈犀的乙太是安希(Aun'Shi),因為他平等地對待火族戰士,而非高高在上。
譯註:安希是個非常擅長近戰的乙太。

-遠見認為火族的精神守則與星際戰士部分相同。

-歐克的經典人物,Badrukk船長(Kaptin Badrukk)在本書中作為鐵齒的盟友出場。


-歐克喜歡跟克魯特戰鬥。他們強壯、迅速、齒尖牙利,而且渴望戰鬥,歐克就是尊敬克魯特這點。歐克也知道克魯特藉由吃歐克肉獲得力量,甚至評論有些克魯特越來越像歐克。

-格羅格入侵了鈦的Atari Vo家門世界。他把匕首狀的小行星基地撞擊軌道瞄準在星球首都上。水族行政機關命令所有Ui階層以上的鈦星人撤離城市,同時避免引起恐慌。但是行政機關不小心洩漏消息,讓La階層的鈦星人耳聞風聲,一開始他們非常認命。甚至有鈦族小孩擁抱再一起,等待他們的命運。但命令一發布後,恐慌與恐懼開始散播。所有人爭先恐後地衝向運輸站,低階與高階鈦星人搶搭交通車,只為求一命。
譯註:鈦的階級由低到高分為Saal, La, Ui, Vre, El, O。階層高低會反映在一個鈦星人的名字裡

-然後一名乙太緩緩地走向交通車,大家瞬間冷靜下來,讓路給乙太。交通車擠到Ui階級的人必須擠在一起,才能讓乙太下半身有個舒服的伸展空間。有好幾個鈦星人因此被壓死,但沒人抱怨。為了上上善道。

-當交通車駛離城市,背景是小行星基地撞向城市。數百萬人的死亡打響了Dakka戰爭的第一炮。

-最後也順便解釋了為什麼歐克的小行星基地能夠完好地突入大氣層。
小行星基地佈滿能量力場,能將衝擊力的動能轉化成熱能、聲能以及光能。不僅能夠抵銷撞擊時的衝擊,還能毀滅周遭區域。

-銥是鈦星人所能夠製造密度最硬的金屬。

-遠見在Dakka戰爭的一次戰鬥中使用了近距離的蒙特卡交戰戰術,但他在戰鬥中被大槍、惡棍、打劫來的鎚頭鯊包圍。鈦軍被優勢火力攻擊,遠見被迫撤退。

-阿庫納夏戰爭時,遠見親自參與了基礎設施的重建。對一個火族來說,尤其是能穿戰鬥服的人來說簡直無法想像。一根斷掉的手指會讓戰鬥服的觸覺連結無法正常運作。但是遠見做了不只一次,他會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他想要幫助同胞。這份熱情超越了種姓以及社會規範的籓籬。

-遠見在撤出後,從指揮層退下,並以顧問身分度過整場戰爭。鈦軍避免與歐克交戰,鈦軍一次又一次地撤退。到最後歐克因為太無聊而自相殘殺。雪上加霜的是歐克的領導階層突然神秘消失。最後歐克從星球上徹底被殲滅。

-但這只是歐克的誘敵戰術,歐克對鈦飛地發動攻擊,造成了千百萬名鈦星人的傷亡。

-被歐克智取了兩次,對遠見的精神打擊很大。他認為自己不再適合領導。他開始讓歐'維斯(O'Veas)修理夏斯'瓦斯托斯(Shas'Vatos)的清流晶片。
譯註:清流晶片能夠讓裝置晶片的鈦星人獲得清流的軍事才能,但副作用就是被移除晶片的人會腦死(在瓦斯托斯的案例裡,他被遠見丟進靜滯艙裡)

瓦斯托斯成功被救回來,但仍留存清流的AI備份。遠見與導師交心後決定讓瓦斯托斯/清流負責指揮,讓遠見潛心於調整精神。

-清流在訓練他的三個子弟(遠見、影陽、凱斯)時,下手毫不留情。清流的訓練可以用強度猛烈與嚴苛來形容。

-遠見在一場心靈之旅後,回到了最佳狀態,開始從歐克手中解放每個鈦星世界。Dakka戰爭以格羅格‧鐵齒的死畫下句點。

-惡魔反派操縱著事件的發展,使遠見最終來到阿薩斯莫洛奇(Arthas Moloch)。在那裏生活的歐克潛意識裡知道不該靠近當地的一座宮殿,那裏的現實與亞空間的分隔相當薄弱。歐克的直覺也告訴他們不該在那裏有著流血衝突。而鈦星人則沒有這種直覺。

-此處為阿薩斯‧莫洛奇基本資訊:這個星球死氣沉沉。沒有任何原生生物,即使構造最簡單的生物也不存在。這顆星球散落著無面雕像。這些雕像刻著六星陣,對惡魔有驅魔避邪的效果。阿薩斯‧莫洛奇的建築物覆蓋著一些陰影(strange shadows burned on them),這些陰影也雙手朝天,彷彿是要阻擋某種力量的爆發。
譯註:美國對日本投下原子彈時,人的陰影因為爆炸而印在牆上,類似於本段描述。


-鈦星人注意到這些雕像上的符號象徵著原始文化的眾神。其中一尊神像是一位面容安詳的女神拿著一綑小麥。另一尊神像手持鐮刀。兩尊神像鑲嵌的寶石都沒有顯現磨損的跡象。

-鈦星人的平均年齡是50歲,但遠見已經遠遠超過了50歲。他希望這顆星球就是他的最後一站。

-這座星球的原始文明的科技程度大約是石器時代。

-鈦星人在與歐克激戰,血濺了宮殿中央的碟盤,打開了一道亞空間通道,衝出許多惡魔。惡魔開始攻擊雙方,但總是歐克通常是先被攻擊的那個。

-一隻血之信使衝向遠見,遠見賞了他一發電漿,但惡魔用嘴接下了電漿,毫髮無傷。惡魔笑了出來然後要繼續攻擊遠見時,被一群兵蜂射成碎片。

-漂浮在空中的混沌碟盤將他的能量射入遠見的心智,向他展現黑暗的未來。混沌諸神腐化了鈦,透過他們讓星球化為煉獄(我猜想是跟恐懼之眼裡的星球一樣)。其中一道佈滿著屠殺與流血的景象,遠見身披戰甲、頭戴白骨王冠。雙手分別掐死了影陽跟歐'凱斯

-最後的景象是大裂隙的誕生。遠古文明(死靈族)的裝置失效,導致亞空間滲入現實。景象快轉,遠見看見了眾星的死亡。一道又一道超新星的爆發直到宇宙熱寂。唯一剩下的只有燒灼之神與他的黑暗弟兄們,笑聲迴盪在寥無生氣的虛空,黑暗眾神繼續尋找,腐化並摧毀新的宇宙。遠見深知這些景象不是可能的未來而已,而是無法逃避的真相。

-審判官決定要跟遠見一起下去阿薩斯‧莫洛奇,利用靈能變形成鈦星人。她的形體是波爾‧瑪爾卡奧,雖然遠見不太高興,但審判官終於可以坐進歐'布羅泰的戰鬥服裡了。
譯註:馬爾卡奧,在前本小說被惡魔附身的鈦星人


-其中一位乙太說溜嘴,稱混沌惡魔為大敵。遠見聽到之後便想,上上善道有大敵?

-審判官在上一本小說被策畫這一切的惡魔反派附身。惡魔與審判官爭奪身體的控制權。一位竄變之主看出來審判官被附身,並看似出於好意地幫她一把。辛列治希望惡魔反派搶贏身體。
譯註:這個惡魔反派是T惡魔

-審判官的生機術(biomancy)能讓她的血肉化成鋼鐵,這是她年輕時還在黑船上學到的。

-審判官殺了血肉獵犬,戴上了黃銅項圈。項圈也折磨著她的靈能心智,但附在她身上的惡魔最為痛苦。項圈不僅僅是在驅魔而已,還正在殺死惡魔。好似老鼠被獅子吞下肚,只能等待被胃酸溶解。惡魔被恐虐的力量殺得一乾二淨。

-惡魔想從審判官的嘴巴逃跑,但是審判官用雙手抓住惡魔,強迫它待在身體裡。惡魔死亡後審判官扯開項鍊,因為靈能傷痕而暈過去。

-遠見跟嗜血狂魔一戰,用晨曦之刃切掉惡魔的一隻手。嗜血狂魔的反應是前衝並且咬掉遠見戰鬥服的頭部,在戰鬥服被咬爛之前,遠見手下的指揮官前來支援,嗜血狂魔被電漿與脈衝彈洗臉,只好撤退飛走。

-遠見停下來重整部隊,評估狀況。三名乙太有兩名陣亡,但至少還有一位活著。然後剛剛那隻嗜血狂魔飛向亞空間裂隙,用鞭伸入裂隙,從中拉出斧頭,衝向最後一名乙太砍死他。遠見想著惡魔怎麼會知道乙太,然後思緒便被悲傷埋沒。

-遠見發現惡魔不會靠近有六角星聖符的雕像。遠見讓手下拿下六角星進行測試,對惡魔效果奇佳,而且也讓鈦星人不會因為亞空間影響而頭痛。

-遠見把三個六角星丟進亞空間傳送門,傳送門爆炸了,也放逐了所有惡魔。

-遠見醒來,惡魔不見蹤影,但是歐克還在。當遠見用晨曦之刃殺死歐克,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遠見殺死越多歐克,他越顯年輕。遠見感到更有力量、青春、無人可擋。遠見精神抖擻,屠殺歐克讓他欣喜若狂。

-但歐克被滅盡後,遠見的思緒又被這場慘勝帶來的絕望所包覆。

-歐維薩研究了晨曦之刃。材質不屬於任何鈦所知的金屬,唯一相似的材質就是雕像的聖符或項鍊,即使如此,它們在分子尺度上也不盡相同。

-歐維薩認為在莫洛奇上的發生的某些事情讓遠見重返青春。然而遠見認為跟亞空間或許有所關連。

-遠見無視種姓分工的態度也漸漸影響了飛地人民。

-恐虐的黃銅項鍊也剝奪了審判官的靈能,她不再是靈能者,但如果能殺掉那個惡魔,她很樂意付出這個代價。但恐虐腐化也因此在她體內殘留。審判官無法再回到帝國,只能以Gue'vesa的身分度過餘生。

-更多遠見跟影陽年輕時的羅曼史回顧。

-遠見發覺乙太對大眾隱瞞渾沌,他也無法再回到鈦帝國,因為他會破壞鈦的和諧與穩定性。遠見打算留在飛地,

-遠見流放自己,讓自己手下的指揮官接管飛地。遠見開始了一趟心靈之旅。

-雖然寫的很抽象,但結尾裡恐虐跟辛列治非常不開心。遠見幾乎所有做了他們想要他做的事,但卻跑去隱居,導致他們無法利用遠見腐化鈦星人。
譯註:一百六十三年後,蟲族艦隊來襲,遠見從隱居出山


18
-
LV. 14
GP 799
2 樓 踏焰者 TLS2
GP0 BP-
Bilibili 那邊有人(用戶名:Greatgood)在翻譯,我提一下第一章的花絮。

主線:遠見用空育(埋伏)戰術打了一波歐克之後,去找艦隊指揮官聊天。

花絮:
遠見為了誘敵,拿著榮譽之刃(基本造型像關刀,通常是乙太使用的)開嘲諷,跟歐克打了一波近戰,切了幾隻歐克,但打不贏部落老大。

遠見回憶起年輕時作為戰士的自己問前輩:在這個(拿槍)的時代,為啥要配刀?

遠見的意識回到當前,用刀術擋住了致命一擊(作為回憶的解答),但被打飛滾下斜坡。

遠見的XV8 接住了他,吐槽說他的弟子亮劍的登機動作做的比他好的多。

在滾入駕駛艙時有提到遠見的腳在征途上受損,已經換成義肢了。

遠見覺得機娘讓他想起影陽(所以影陽是毒舌?)

遠見用XV8 收割一波歐克,複製遠見老師清汐的AI此時意識在槍兵蜂裡,幫他殺敵,這個AI已經是4代了,3代在前一本小說的惡魔事件中掛掉。AI還是一樣可靠。

遠見的XV8 此時的裝備是熱融劍、電漿槍和護盾發生器(最後這個是我推測的)。

遠見射了一輪之後,用熱融劍剁死歐克老大。

旁邊的亮劍也拿熱融劍砍的正歡,遠見提到亮劍原始個體已被一個SM殺死,但亮劍參加了複製人計畫,所以現在的亮劍是複製人。

獸人部落被一群XV8 伏擊後,打出GG。

遠見跟土氏技術官聊天,技術官問戰鬥服有什麼需要改善的地方?遠見說沒有嗅覺。

土氏技術官問嗅覺要幹嘛?遠見說越接近現實越好,說不定哪天會發生作用(可能是呼應他前面配刀有什麼的問題)

遠見瞭解這只是一場小小的勝利,去找艦隊指揮官問太空戰的戰況。

(待續)

詳細請至Bilibili找原作者。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615 筆精華,03/1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