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6
GP 62k

【情報】靈能覺醒:堅守軍刀 ( Psychic Awakening: The Stand of the Sabre ) 完整翻譯

樓主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ggghalo5
GP21 BP-


" 黑曜美洲豹是驕傲的阿斯塔特修士戰團,當他們古老的修道院要塞-軍刀-被歐克蠻人包圍時,他們會拿出所有武器來守住要塞,但這些足以抵擋綠皮的攻勢嗎?"




  當阿塔拉塔號 ( Atalat  ) 撞上地表時,地平線被足以使人致盲的光芒所佔據,它的猛烈一擊發生在很遠的地方,連長梅茲南 ( Captain Meznan ) 並沒有目擊這艘古老的突擊巡洋艦 ( strike cruise ) 從軌道上殞落的過程,但他確實看見了巨大的蕈狀雲竄進了塞拜爾 ( Ceibhal ) 的大氣之中,使人窒息的煙塵與碎屑令藍天變得黯淡,同時也遮蔽了陽光。

  又一艘值得驕傲的船艦墜毀了,梅茲南心想。

  黑曜美洲豹 ( Obsidian Jaguars ) 戰團的艦隊為了守護他們的家園世界而蒙受重大損失,歐克蠻人的艦隊雖然粗鄙,但數量眾多且殘暴無比。

  幾分鐘過後,一陣狂風掠過了軍刀 ( Sabre ) -黑曜美洲豹戰團高聳的修道院要塞-和其較低矮的城垛,同時也是要塞眾多強大地面防禦的第一條防線。

  他周遭的戰士都挺住了來襲的衝擊波,身上花崗岩灰的護甲在幾週的戰鬥裡被抓傷、留下傷痕或某處凹陷,他們都抓緊了同樣飽受戰火洗禮的武器。

  機械之魂永遠不會原諒我們以情勢所逼之迫使它們服從之事,連長心想,沒有時間休息、維修或重新整備,這些戰士來自各個連隊-來自當歐克蠻人入侵塞拜爾時正好待在星球上的連隊。

  數百名黑曜美洲豹的星際戰士穿越了銀河系參與戰爭,對於星語者 ( Astropath ) 招喚他們歸來的訊息並沒有回應。

  當最嚴峻的狂風消退,奴僕 ( helots ) 和機僕 ( Servitor ) 走出了通往軍刀深處的傳送門 ( Portal ),他們為城牆上的星際戰士和武裝侍從帶滿了彈藥,戰團侍從們遭受的損傷遠大於星際戰士,在他們布滿血絲的眼珠深處梅茲南看見了深邃的圓環。

  ( 譯者註:Helots原意其實是指在古希臘時期被斯巴達城邦奴役的奴隸們,在40K裡和Servitor有同個意思,別的勢力可能是指別種意思也說不定 :P )

  在歐克蠻人的轟炸下,幾位侍從因為受傷而流血,許多人怪異的開始抽蓄,不是因為服用過多戰鬥藥劑 ( combat-stimm ) 的副作用就是他們瀕臨精神錯亂的邊緣-或者兩者兼備,他們自傲的制服變成破部殘袍,精美的皮靴變成了用破舊繩索綁在發黑腳部上的黑束帶,機僕的機械組件因為缺少機油滋潤每次邁出步伐時都會嘎吱作響,火花從受損的電路零件中噴出。


  「他們不會活太久的。」藥劑師尤茲 ( Uetz ) 說道,他的視線在戰團的支援資產間徘徊,他護甲上的白漆早已磨損殆盡,乾涸的鮮血在他護甲裸露的金屬層和他左手腕上的外科手術工界上凝結成塊。

  「他們必須撐住,」牧師夸拉卡 ( Kualka ) 說道,「軍刀要塞不會淪陷,異種將會被消滅,但這個過程會消耗我們每一分的力量和決心。」牧師比連長和藥劑師都高出一顆頭,他的容貌和他的性格一樣不容許妥協-他的下巴帶著強而有力的方正,雙眼亦同瞇起,難以對付的牧師和在和龐大的歐克酋長對戰過程中失去了頭盔,在同一場戰鬥裡他用他的克諾休斯手杖 ( crozius arcanum ) 用力地揮向歐克酋長的頭部,力道之大以至於將手杖擊碎,現在的他拿的是一把鏈鋸劍,從一位殞落的戰團兄弟屍體上撿來的。

  「冷靜,牧師兄弟,」梅茲南說道,「我們仍舊堅守著要塞,我們也會一直守住,軍刀要塞永遠不-」

  「WAAAGH!」

  風的狂嚎已經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種狂嚎聲。

  野獸的戰吼充斥著整片天空,聲音之響亮令侍從和機僕開始猶豫,直到黑曜美洲豹厲斥他們才重新開始補給彈藥。

  梅茲南看向卡魯薩爾平原 ( Karusal ),望向了平原後頭的瑟奔廷叢林 ( Serpentine ) 邊緣,綠皮們又再次發起了衝鋒,牠們的隊伍宛如傾盆雨季時的箭簇河 ( Arrowhead )-綠色的浪潮將平原上上千的車輛殘骸給淹沒吞噬過去。

  歐克蠻人在旋風火箭坦克 ( Whirlwinds ) 的射程範圍內,而旋風火箭坦克正位在要塞後方高層城垛的防禦隱蔽處,然而坦克們沒有開火,由於彈藥稀少,除非在確定能命中目標他們才會開始行動。

  莫爾凱的咆嘯 ( Morkai’s Roar )-身為戰團寶貴遺產的阿爾克斯突襲坦克 ( Arcus Strike Tank )-同樣保持沉默,喚醒有著上千年歷史的車輛這個舉動本身就很絕望,可能失去遺產的風險更是高到無法承受,這台坦克是來自太空野狼,作為兩個戰團一同在本駭爾七號 ( Bennghil VII ) 對抗異端阿斯塔特修士的贈禮。

  我要做的就是效法和我們並肩作戰的狼群,梅茲南心想,他從沒見過比太空野狼更加具有強而有力的野蠻,或有著更為致命的戰技與戰吼的戰士們,要是太空野狼的戰團們能一同加入這場戰爭,他們絕對能扭轉局勢。

  梅茲南注意到來自下方部落發出的雷鳴,每次衝鋒都伴隨著成千上萬的歐克蠻人,牠們倒下的數量還不足以讓牠們的隊伍縮小規模。

  或許這麼做根本沒有意義,他心想著,隨即咒罵著自己的消極想法。

  「軍刀永不殞落!」梅茲南大聲喊道,周圍的所有戰士們都聽見了,他們的決心也重新恢復,這座龐大的修道院要塞彷彿回應了他的想法,最後重型防禦火炮也一同開火,緊接著坦克們也加入了行列。

  巨大的爆炸火光接連在歐克蠻人的衝鋒隊伍中綻放開來,他看見數百隻綠皮因為被引燃的化學物質沾黏上而燃燒、開始痛苦地扭動身子,爆炸將那些焦黑的綠皮屍骸炸向天空數百英尺之上。

  當梅茲南的無線電傳來聲音時他並沒有立刻注意到,他專注在防禦武器開火引發的壯烈爆炸與他戰士們注視著上千隻綠皮死於這場宛如啟示錄地獄裡發出的蔑視之聲。

  「軍刀之主,防禦工事的彈藥數量下降至23%以下,」內爾克 ( Nelq )-戰團內的鍛造大師提出警告,「燃燒彈的存量只有10%,五分之三的點防禦重型爆彈機槍塔和自動砲砲台不是被摧毀就是沒有彈藥,莫爾凱的咆嘯的彈藥見底了,我將它的狀態設置為靜默,我建議我們停火,我們需要彈藥抵禦接下來的突襲。」

  「就這麼做吧,兄弟,」梅茲南回應道,「我們會用爆彈槍和刀刃將歐克蠻人打下城牆,就和我們前面幾次一樣。」

  「守住城牆,兄弟,人們會記得這場防守的榮耀長達數個世紀之久。」


  無線電切斷了,歐克蠻人已經進到了城牆上星際戰士和未強化的人類士兵有效射程內,儘管射擊不曾停歇,仍有少數的歐克蠻人突破火網,但每一群靠近的敵人都被黑曜美洲豹們無情放倒了。

  然而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穿過射擊網的敵人數量越來越多,這股浪潮憑藉著足以令人屏息的絕對數量使火光熄滅,梅茲南將他的爆彈槍對準歐克蠻人,綠皮永無止盡上前的震動甚至使軍刀要塞開始搖晃。

  瞄準很快就變成了毫無意義的舉動,每位戰士和侍從都無情的持續射擊,他們神情平靜-儘管他們經歷了重重苦難,每位都擁有著超凡的紀律與牢不可破的兄弟情誼。

  沒有人顯露軟弱,因為他們知道周遭沒有人會如此,爆彈武器開火的深沉爆炸聲被雷射槍宣洩著猛烈火舌時的爆裂聲給打斷,失去動力的彈殼和乾涸的動力電池落在城垛地板上時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歐克蠻人回擊了,一整排未經瞄準的火箭彈掠過他們頭頂,打中軍刀那近百米厚的固態火山岩城牆僅激起了毫無意義的火光,其他火箭則命中了城垛,碎裂的磚牆四濺,碎屑擊中了躲在後頭的人們。

  黑曜美洲豹的戰士-身著動力盔甲的那群-沒受到甚麼嚴重的傷害,但對侍從 ( Serf ) 來說又是另一回事了,數十人痛苦的尖叫著,緊緊抱著自己受傷或碎裂的四肢,其他人則發出咯咯的氣音,因為他們被切開的喉嚨湧出了大量鮮血,醫護侍從跑過近乎有整座城牆這麼長的距離進行至離,抬著擔架的人急忙將傷者撤離,那些死者被推下城牆落到了城後的庭院裡,已經沒有時間懷抱敬意安置他們了。

  ( 譯者註:侍從是指那些待在戰團裡的普通凡人,他們主要的工作就是協助星際戰士處理除了戰鬥與訓練外的其他瑣事,侍從有男有女,他們可能是星際戰士從家園上抽調而來的,也可能是星際戰士在戰場上所救之徒,也有可能是侍從的子女,沒錯,這個職業是世襲的,但不要小看這些侍從,如果戰團願意栽培的話他們是能達到和普通IG一樣的水準,待遇肯定比普通平民好,當然這種事也是分戰團的。)

  願他們的靈魂原諒我們,梅茲南心想。

  他們英勇奮戰,值得更好的待遇。

  揹著笨重噴射背包的歐克蠻人飛出洶湧的暴徒群,伴隨著壯麗的火焰飛入空中直撲城牆,梅茲南不需要朝他的戰士們下令對付這一威脅,已經有專門被指派確保空中不受威脅的班組,即便他朝著向他們湧來的敵人開火,他仍然能看見飛行中的歐克蠻人背包被爆彈槍擊中後爆炸,或者牠們的頭顱在爆彈槍雨中被擊中後由內而外的炸裂開來。

  連長看見一隻直直朝他而來的敵人,他推算來犯者的大概速度和移動軌跡,他沒有隨著綠皮朝他逼近而抬頭或停止射擊,他只是射擊直到清空他的彈匣,更換彈匣後繼續射擊。

  他能看見那頭野獸發紅的雙眼,但他沒有任何移動或改變姿勢,當那頭生物離他僅僅幾米之遙,發自獸性怒吼著準備殺戮時牠的胸口忽然爆炸了,鮮血如同淋浴般噴灑在連長的盔甲上,梅茲南不知道是誰開了那致命一槍,他只是簡單的相信有人會替他這麼做。

  致上敬意,兄弟。

  梅茲南佇立在軍刀要塞大門正上方的門樓城牆上,歐克蠻人在先前的突襲已經成功打開了一個龐大的缺口,黑曜美洲豹付出了三十名戰士和四台珍貴的戰鬥坦克才成功將修道院要塞的傷口給補起,現在懺悔者型蘭德掠奪者 ( Land Raider Redeemer )-塞拜爾之焰和十字軍型蘭德掠奪者 ( Land Raider Crusader )-馬卡納 ( Makanah ) 封鎖了洞口,當塞拜爾之焰開火時,大量的綠皮被燃燒中的鉕燃料洪流給點燃著火,梅茲南只知道歐克蠻人的距離逼近了,這些異種只消片刻就會攀上城牆。

  「放倒牠們!將牠們全都屠殺殆盡!」夸拉卡的吼聲在頻道內迴盪著,「懲罰這些異星人渣的罪孽,因為牠們入侵了這個世界,入侵了我們的世界,這個你父親與你弟兄們的世界!」牧師緩慢地在城牆上邁開步伐,手中的鍊鋸劍高高舉起,僅僅是他的身影經過也令侍從和戰鬥弟兄們看起來更為堅定。

  「兄弟們,原體的血液流淌在我們的血管間,帝皇的血液也流淌在我們的血管之間,在我們的體內深處有著如此強大的力量,我們怎麼可能無法打敗這些敵人?向牠們展示牠們的異星決定是個錯誤!讓牠們知曉面對黑曜美洲豹戰團就是面對死亡!讓牠們痛苦,讓牠們品嘗羞辱,讓牠們徹底失敗!」


  在梅茲南的右方,一架寬大且厚實的梯子架上了城牆,他認出了那架梯子是由木頭製成-由 Precatorae Maxima 製成-這是它廣為人知的高等哥德語之名,鐵掌樹 ( Steelpalms ) 覆蓋了塞拜爾絕大部分的地表,這種木材的名字取自於其出色的堅韌度。

  歐克蠻人不只對黑曜美洲豹的家園造成了毀滅性的破壞,還用家園的資源來對抗星際戰士們,怒氣充滿了他的內心。

  「沒有任何歐克蠻人能逃過犯下如此暴行的懲罰。」連長對著自己說道,在牠們造成了死亡與破壞之後,此等罪刑是對他的戰團與他們家園又一次的侮辱。

  梅茲南看見三名侍從端著刺刀衝向了最靠近他的梯子,他能看見那些刀刃經過戰鬥後變得有多麼鈍,這些士兵辛苦奮戰,儘管他們精疲力竭,但他們都遵從著教義 ( doctrine )。

  這些梯子宛如敵人將部隊如潮水灌進城內必經的瓶頸,但出現在城垛上的野獸體型如此龐大-牠的獠牙幾乎和侍從的前臂一樣長,牠的武器是一塊巨大的銳利金屬,幾秒鐘之內那些侍從就被切開,鮮血和器官滑落到地板上,驚恐與痛苦的神情彷彿酸蝕仍舊深刻在他們臉上。

  沒有任何猶豫,梅茲南拔出了他的動力劍並啟動它,能量在拋光黑的黑曜石劍鋒上揚起了漣漪,面向他的歐克蠻人怒吼著並衝向他,身上亮黃色的盔甲被逝者的鮮血染成了紅色。

  「下個流血的就是你,汙穢之物!」雙方交戰時梅茲南向牠罵道,他招架下歐克蠻人的第一擊時必須雙手才能撐住,刀刃碰撞時的衝擊力使他整個身體為之動搖,他集中力氣迅速回擊,逼迫對手進入防禦姿態並將牠趕回梯子旁。

  這個生物擁有的只是原始的蠻力,牠可不是擅長使劍的人。

  梅茲南在訓練牢籠裡度過了好幾年,他用對手龐大的身形和相對應的緩慢反應來對付牠,連長躲過野獸的劈砍,持續保持移動並引誘歐克蠻人陷入魯莽的憤怒情緒中。

  野獸向前邁步,急於殺戮的莽撞之舉使牠露出了破綻,梅茲南抓緊時機,將劍深深捅入綠色的皮膚之中直至劍柄,接著迅速奮力一抽,在對方反應前再捅了另一下。

  另一頭異種野獸攀上梯子,梅茲南給了牠的下巴一腳,將牠送回底下漫漫的獸海之中,他沿著城牆的邊緣看去,無論是左是右,星際戰士和侍從們都陷入苦戰,黃色盔甲的綠色野獸湧上城牆,但梅茲南的戰士們守住城垛,異種的鮮血淹沒了整座城牆,他知道時機成熟了。

  「科扎姆 ( Cozam )、蒂佐克 ( Tyzok )、阿卡蘭 ( Akalan )、雅拉特 ( Yarat ),突襲牠們!」梅茲南下令,「希洛寧 ( Xilonen )、奎德拉 ( Quedira )、索柯 ( Xoco ),釋放庫阿特 ( Kuaht ) 的怒火!」

  連長回身重回戰鬥,朝著一頭歐克狠狠一砍、向城牆下方聚集的獸群開火時隱蔽的突襲城口 ( sally ports ) 開啟了,掠奪者坦克中隊伴隨著轟鳴聲加入戰局,驅逐者坦克群 ( Repulsors ) 跟著它們投入戰場。

  ( 譯者註:突襲城口簡單說就像魔戒二部曲聖盔谷之戰裡亞拉岡和金霹出城背襲獸人的小城門,用意就是讓守軍能在不破壞防禦工事的情況下出城偷襲敵人。)

  自動砲、重型爆彈槍和加特林火砲交織成的火網撕扯著陷入驚慌的歐克蠻人隊伍,戰鬥坦克高速的駛向敵人,衝向那些速度太慢無法躲避它們的綠皮,攔截者 ( Inceptors ) 小隊跳入了戰場中央,他們的噴射背包在他們落入部落中間時發出狂嚎,手裡的突襲爆彈槍啃蝕著一群又一群的歐克蠻人,電漿焚燒砲 ( plasma incinerators ) 將綠皮粗製濫造的裝甲部隊和輕型載具化為一團可笑的廢鐵

  這場毀滅性反擊的最後一步就是從他們頭頂翱翔而過的飛行中隊,一打有著光滑外表的砲艇掠過戰場上空,他們在戰場上每待一秒,飛彈和高溫電漿就會持續沖刷著地面,無法跨越的火牆就會不停捕抓一群又一群的歐克蠻人。


  現在戰場主導權已經牢牢地掌握在黑曜美洲豹的手裡,馬卡納之焰和馬卡納朝敵人急騁而去,帶著他們的好戰情緒加入這次憤怒的反擊,不再有歐克蠻人爬上梯子了,架上城牆的梯子迅速被推離牆面或砍碎。

  梅茲南看著剩餘的歐克蠻人被驅離戰場,他將牠的戰士們拉回陣線,他知道他的部隊無法以剛剛的方式再次反擊,毫無疑問歐克蠻人已經知曉了突襲城口的位置,下次突襲牠們自己的空中部隊也會加入戰場,但異種也會被再次擊退,而他們也會爭取到更多時間。

  「我們守住了,兄弟們!」梅茲南大聲吼道,聲音宏亮到確保所有人能在他舉起那把染血的劍時都能聽見,許多侍從開始歡呼,但大多數的侍從能做到的僅是握拳敲打自己的心臟上的位置,或是行天鷹禮。

  「軍刀永不殞落,」夸拉卡回應他,梅茲南看著他疲憊的戰士們舉起他們的爆彈槍或實彈武器慶祝勝利,但還能這麼做的士兵數量比起他們第一次在城牆上擊退歐克時還要稀少。

  他的雙眼迅速瀏覽護甲自動感官系統的戰略部屬分析,只有那些擁有最高權限的人才能看到這些訊息。

  「願帝皇拯救我們。」他說道,他從沒見過如此鮮明的敵人數量,如此龐大的數量。

  我們將會失守,他心想,除非我們的兄弟能夠回來,或是狼群不知甚麼原因忽然加入他們。

  腦海中他兄弟們的影像令他重新恢復了力量。

  「我們會堅守這裡直到戰團歸來。」他屏息說道,聲音裡伴隨著的堅定源自於他根本不真正相信的信念。



  這篇相較前幾篇雖然篇幅稍稍長了一些,但讀起來難度沒有前兩篇那麼高,拖了三天單純是因為上班太忙了 :P
21
-
LV. 46
GP 72k
3 樓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ggghalo5
GP5 BP-
  話說野獸傳奇 ( Saga of The Beast ) 已經出了,有興趣的話就自己去google看看,不過根據其他人劇透裡面沒提到太多有關靈能的東西,然後幾乎沒有任何黑鬃或碎骨者的戲份,只有歐克蠻人爆兵然後太空野狼把自己當極限戰士跟著爆兵兩邊互車的戲份。

  不過第一篇故事就是個悲報,堅守軍刀裡面出現的黑曜美洲豹戰團母星最後的下場是全滅 :(



  簡單說就是黑曜美洲豹在故事中提到和太空野狼並肩作戰過,而他們就是和艾瑞克.莫爾凱一起打仗,後來這位狼主帶著大連和黑鬃的部隊一同抵達星系想爭取盟友支援後卻發現了戰團戰艦的殘骸,還有一堆歐克蠻人。

  由於人數過少他們無法奪回整顆星球,於是他們打算直接引爆淪陷的戰團要塞並奪回剩餘的基因種子,於是乎莫凱帶著偵查兵摸進要塞內部裝設炸藥同時搶回種子,黑鬃那邊則負責吸引綠皮部隊。

  後來莫凱喪失幾名野狼英雄的性命後完成任務,但黑曜美洲豹的基因種子存放庫已經被闖入,大多數的基因種子都被汙染,最後他們只能撤退,回到軌道上看著要塞被炸毀。

  其他部分直接看B站的說書比較快: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5700733?from=search

  總之黑曜美洲豹應該還有大部隊在外頭晃,不過老家被偷這點真的挺蛋疼的,而且我也不覺得GW之後會再把他們拉出來,這種工具戰團已經夠多了,而為了報仇或硬扛敵軍把整個戰團賠掉的例子也不是沒有,反正他們就先當作沒有比較好 :P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4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