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6
GP 60k

【討論】靈能覺醒:在和諧中恢復 ( Psychic Awakening: In Harmony Restored ) 完整翻譯

樓主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ggghalo5
GP26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 在銀河系的東部邊緣,許多前帝國士兵背棄了帝皇投入了上上善道的懷抱,即為鈦帝國的思想核心,他們和外星同盟一同奮戰,這使他們相信自己是一個平等良善文明的一員,對於其中一組Gue’vesa來說,他們的信念即將遭受嚴峻的考驗..."




  弗米迪斯主巢都 ( Formidis Primehive ) 陷入燃燒,它被戰爭的喧鬧聲所圍繞,大地跟著搖晃,直到破碎的玻璃發出清脆的響聲,瓦礫隨之起舞為止。

  雷射槍呼嘯著,和滔滔不絕的自動武器一同組成了它們斷斷續續的戰吼,火炮有節奏的發出了轟隆聲和重擊聲,回音在彷彿人造峽谷的高聳住宅區廢墟間迴盪,空氣中瀰漫著煙霧,從燃燒中的越野車殘骸和被炸毀的採礦車輛一路瀰漫至佈滿瓦礫的街道。

  亞維 ( Yave ) 舉起他的脈衝卡賓槍 ( pulsecarbine ),在滿目瘡痍的石牆後頭壓低自己的身子,他手裡的鈦星人武器令他感到安心,這武器很明顯和絕對比他以前生命裡使用過的任何帝國科技都更為優秀,它平靜的嗡嗡哼唱著,機魂冷靜且和善,和帝國機器裡的好戰靈魂完全不同。

  「喔,但必要時你也能夠發怒,對吧?」他輕聲說道,就和鈦星人他們一樣,他們可不是一群嚮往和平的懦夫-他這麼認為,但他們也不是嗜血、浪費人命的狂熱分子,他們不避諱戰鬥,但他們總是先訴諸於言語,而當他們殺戮時都是為了上上善道 ( GreaterGood )。

  這種思想讓他更為投入,亞維一心認為他是為了正義的一方與正義大業而戰,這樣很好,他如此認為,因為看來今天他有可能為了他們而死。

  「第七烈焰小隊 ( Fire Team Seven ),回報,」Gueui 森娜 ( Shenna )-他所屬烈焰小隊的指揮官-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裡,她透過亞維和小隊上所有隊員都配戴的小巧又光滑的通訊裝置向隊員們發話,這又是另一項鈦星人的科技,同樣遠勝於帝國軍人們使用的笨重無線電。

  ( 譯者註:Gue’vesa是鈦星人用來稱呼人類輔助軍的名字,意思是人類助手,那Gueui應該是Gue'vesa'ui的變體,意思是人類輔助軍士官,士兵的話會用Gue'vesa'la。)

  「七-三在此。」娜爾莉 ( Nauri ) 回話時伴隨著水流般的沙沙聲。

  ( 譯者註:這裡我其實看不懂是指說她說話時伴隨著水珠滑動的聲音還是指那種沙沙聲,又或者她真的是拿著念珠 ( Bead ),反正我就先照我覺得比較合理的翻。)

  「七-五回報。」圖樂爾 ( Tuller )說道。

  「七-八在此。」亞維低聲說道,他不知道敵人離他有多近,也不想透漏自己的位置給敵人。

  亞維的聲音伴隨著數秒的沉默,他的心情也跟著低落,在擊退敵人之後他們只剩下了四個人,比他擔心的情況還更糟,從森娜即將開口的誓言聽來她和他的想法一致。

  「我們將逝者的靈魂託付給上上善道,願死後他們能享受從我們畢生永無可能的和諧,」她虔誠地說道,她的語氣隨著她的堅定而加重,「有人在注意敵人的動向嗎?有敵人跟蹤我們嗎?」

  「我不這麼認為,他們和基因竊取者教團 ( Genestealer Cultists ) 還有得忙,」圖樂爾說道,語氣帶著厭惡感。

  亞維明白那個大傢伙的感受,這場戰爭在只有帝國需要對付時就已經夠嚴峻了,當基因竊取教團從礦坑和下水道裡竄出時,弗米迪斯便徹底陷入了無政府狀態,同時也將他們解放星球上 Gue’vesa 井然有序的完美計畫給打亂了。

  唯一值得欣慰的,就亞維目前來看,這場突如其來的起義也給帝國了同樣的麻煩。

  數量眾多的他們帶著義無反顧的想法投入戰場,他對此感到不齒,更別提在取得勝利之前將男男女女們推入絞肉機的殘酷作風。

  這種無意義的屠殺不是鈦帝國的作風,因此這也不會是Gue’vesa的方法,儘管如此,鈦帝國的所有游擊戰術、戰術性撤退或伏擊似乎都沒甚麼可能帶他們贏得這場戰爭。


  「你們有看到先驅之路( Herald’s Way ) 和天使大道( Thoroughfare Angelic ) 交叉口的燃燒越野車嗎?」森娜問道,她小隊裡的倖存者們回應了她的問題,「在那裏集合。」

  亞維被森娜聲音裡的決心激起了些許的信心,但一秒鐘後隨著戰鬥機在頭頂低空且迅速的開火聲和飛機掠過時留下的一連串爆炸餘漾信心也一同離去,火勢從廢墟蔓延至附近的街道上,傳出了人類痛苦且驚恐的尖叫聲,亞維分不出這些聲音的主人是哪一方的。

  他的心臟怦怦劇烈的跳,他逼自己離開身旁那微弱的掩體、狂奔、翻滾、穿越曾經是住家或公司的廢墟之中,他難以形容此處被戰火破壞和燻黑程度,腳底下的瓦礫、玻璃碎片和骨頭喀喀作響,奔跑時瀰漫的煙塵使他的呼吸變得急促慌亂。

  亞維緊緊抓著他的武器,他猜測任何瞬間都有可能會有一發能讓他感到劇烈灼熱感的雷射擊中他或來自自動武器的一陣彈雨將他的腿打碎。

  甚麼事也沒發生,相反的,他溜進了殘骸的陰影底下,他小隊裡的最後幾名成員迅速了加入了他的行列,娜爾莉-狡猾且身材結實-曾經是主巢都行會的管線清潔工;圖樂爾曾經是來自斯麥特勒之秋 ( Smetler’s Fall ) 組裝工廠 ( manufactorum ) 的工人,直到他接收到了有關上上善道的訊息;表情嚴肅的森娜留著短髮,但她仍舊吹噓著以前行星防衛民兵團帶給她宛如花崗岩的結實身材。

  ( 譯者註:manufactorum是GW自創字, factory和manufacturing的組合字,所以我翻成組裝工廠。)

  他們都握著鈦星人的武器,身上都帶著燒傷流著血,他們看上去都很害怕,但內心依舊充滿決心。

  「我聽說了有關第二和第四烈焰小隊的消息,」森娜說道,亞維的胸口不再那麼緊繃,原本他們得獨自面對這一切的想法讓他非常恐懼,「他們在這裡北方的清水處理殿 ( aquaprocessor shrine ) 集結,傷亡人數比我們少。」

  「還不壞。」娜爾莉表情嚴峻地說道。

  「我也從塑型者 ( Shaper ) KanGhok那得到消息,」野性的滿足感逐漸滲入森娜的聲音裡,「他和他的整個部落正朝著第十八區推進。」

  ( 譯者註:Shaper是克魯特人的指揮階層,一般擔任士官的職位,一個部落會有一個塑型者擔任指揮,更上層的會被稱為塑形者大師 ( Master Shaper ),他們最主要的工作其實是引導克魯特人的進化方向,眾所皆知克魯特人能藉由食用屍體來獲得敵人的基因,塑形者會依據戰況要求自己的部落去獵取特定的物種來強化體能。 )

  「克魯特人 ( Kroot )!這會讓那群混蛋對上上善道感到畏懼!」凶狠且嗜屍的克魯特人令他反感,或者說至少使他帝國愚昧那部分反感,儘管為了上上善道服務這麼多年依舊無法消滅他這種想法,但只要外星人不會將他當作敵人一樣撕碎,亞維還是很樂意稱呼他們為盟友。


  「我們得擋住帝國的攻勢夠久,」森娜說道,「偵查兵蜂 ( Spotterdrones ) 證實了佛斯德洛雅 ( Vostroyan ) 的攻勢中有數個裝甲中隊,如果他們在Kan’Ghok帶領部落穿越凱旋之路 ( TriumphalWay ) 之前抵達的話那裏會變成一個靶場。」

  「我們要如何阻止坦克?」圖樂爾問道。

  「兵蜂在砲台後頭和引擎神龕 ( engineshrines ) 的裝甲接縫處發現了一個弱點,脈衝裝置的持續時間應該夠長。」森娜說道,同時取下了肩膀上的厚重帆布背包,「而且,還有這些。」她小心翼翼,幾乎是崇敬的從背包裡取出幾個小小的球型裝置,每個都有人類拳頭的大小。

  「電磁脈衝,機魂驅逐者。」娜爾莉說道,她睜大了雙眼。

  「沒錯,而且我們的數量沒有很多所以以上上善道的愛之名不要浪費它們,」森娜分配鈦星人的手榴彈時回覆道,亞維將他的三顆電磁脈衝手榴彈掛上他的腰帶,就如同他曾經小心處理機械打印的帝皇、原體和帝國元老院三聯畫 ( triptych ) 那樣。

  「不只有我們會對付帝國軍隊,對吧?」亞維在附近的街道爆出新的槍枝呼嘯聲時說道,隨著爆裂物引爆和自動武器狂嚎時聽見了呼喊著狂熱口號的刺耳吼聲。

  「和帝國壓迫者一同倒下!」

  「殺死不信之徒!」

  「星辰之子正在注視!飛昇就在眼前了!」

  「實際上那些受騙的瘋子可能只能撐過一輪攻勢,」森娜說道,「只要他們的武器能為上上善道服務,他們要喊著自己的異端上帝也行,現在開始準備吧,亞維,你是重點,進到這一區的底層,替我們找個能攻擊佛斯德洛雅側翼的穩固射擊位置。」

  亞維敬禮後小跑步離開,聽著身後緊跟著他的倖存戰友們發出的腳步聲和金屬碰撞聲。

  進入了被轟炸煙霧瀰漫的房間陰影之中,穿過了被炸毀的臥室和被焚燒的公共區域殘骸,亞維忽視了地上的屍體和咧嘴微笑的頭顱骨骸,他無視心臟不適的撞擊和口中的乾燥灰燼,他壓抑自己的本能,在直直衝向越發兇猛的槍聲時不停向上上善道祈禱著。

  他抵達了建築物的正面並發現它已經垮了一半,日焰和火光交織成一條金紅色的絲帶,當他們穿過陰影時絲帶在煙霧中旋轉著,亞維躲在倒塌且被斬首的不屈者聖特魯格拉斯雕像 ( SaintTruculus the Unwilling ) 後頭,他首次看見了外頭街道上的戰鬥。

  令他難以置信的是一小時前他們的防線還牢牢地掌握著這塊區域,在瓦礫堆和殘骸中依舊可見 Gue’vesa 防禦工事的燃燒廢墟,以及那些試著守住據點的士兵屍體。

  他們和佛斯德洛雅的先鋒攻勢激烈交火,但當基因竊取教團從毫無預期地從第十二區竄出時 Gue’vesa 發現他們正被無情且裝備精良的佛斯德洛雅長子軍團、堅固的採礦車輛和變異的狂熱分子包圍著,下場就和他們血淋淋的屍體一樣顯而易見。


  上上善道仍然保有優勢,亞維如此想著,他看著戴著皮毛帽的帝國士兵向前挺進時朝著基因竊取者教團宣洩雷射與重武器火力,採礦用卡車被飛彈或對付裝甲的砲彈擊中時爆炸,對方以拆遷用炸藥和採礦雷射作為回應,忠於帝國的一方被拋入空中,越來越多的佛斯德洛雅人變成了屍體。

  當他聽見坦克推進令腸子震動的轟鳴聲時將目光轉向了街道,就在第一輛黎曼魯斯坦克穿過煙霧進入他的視線時對方的主炮立刻開火,砲彈掠過街道,在後頭留下漩渦狀的煙霧軌跡,砲彈深深的射進了裝甲採礦車的車體,然後爆炸,被撕裂的車輛殘骸被炸到半空中、砸進廢墟裏頭,距離近到令亞維發出了發出害怕的嘶聲。

  現在有更多的坦克前進,直接輾過了瓦礫和屍體,用本身的巨大重量將它們輾成糨糊,留著八字鬍的指揮官從砲台艙口上起身,尋找目標的同時一邊指著敵人大吼下令,更多的轟鳴聲、更多砲彈的呼嘯聲、更多熾熱的爆炸,現在連坦克的重型爆彈槍也加入開火的行列,不間段的無情槍聲使亞維的肺部為之撼動。

  「喔,王座在上。」他喘氣到忘記自己的身分,他帶著內疚迅速撇向一旁,他的三個戰友和他同樣害怕,而且很幸運地沒注意到他的口誤,舊習難改。

  基因竊取者教團本來應該在這場烈焰風暴中倒下凋零,相反的,他們加大了回擊的力道,在爆彈將他們化為紅色的血霧前從肩上發射器射出的導彈和自殺份子投擲的炸藥已經瞄準了坦克,爆炸打擊了主戰坦克,將其中一台的履帶炸斷並引爆了另外一台。

  但它們仍舊持續推進。

  「縱向射擊,快開火,現在!」當坦克逼近時森娜大喊道,亞維逼自己不去理會那些事並讓四肢做事,他舉起他的卡賓槍,盡可能瞄準離他最近的坦克砲環上的焊接處,脈衝卡賓槍在他開火時會歌唱,每發具毀滅性的能量都沒給槍枝帶來任何的後座力或溫度。

  儘管亞維很害怕,每次射擊都確實擊出,但即使這些脈衝彈能擊穿星際戰士的胸膛,但當它們擊中黎曼魯斯的裝甲時只是毫無損傷的飛濺開來。


  其他人也加入他的行列,他們的齊射迫使坦克指揮官警惕一喊後躲回他的坦克內,圖樂爾扔出一枚電磁脈衝彈,伴隨著刺耳的劈啪聲,閃電般的幽靈在坦克的車殼上翩翩起舞。

  更多的脈衝火力從上方的某處向下宣洩,其他烈焰小隊替這次攻擊增強了力道。

  黎曼魯斯顫抖後停了下來,煙霧從引擎神殿裡飄出,另一台坦克車殼上槍枝的火光也隨之熄滅,然而亞維卻驚恐的意識到,Gue’vesa 和基因竊取者教團兩者合一的怒火只是減慢了它們的速度,並非擋下它們。

  一台坦克轉動了它的砲台,當它砲管上揚時子彈在它的外殼上擊出了火花,當它開火時整台坦克為之撼動,亞維沒有看見炮彈擊中的位置,但向它招呼的脈衝彈令人恐懼且迅速的減少了,他原本對於其他烈焰小隊隊員的死亡會感到更加悲傷,要不是離他最近的坦克將側方的重型爆彈槍指向他的話。

  「趴下,以上上善-」

  火光四濺,亞維緊繃著身體做好了死亡的準備,但再一次,沒有事情發生,他混亂的頭腦花了片刻才釐清了突然爆炸的是黎曼魯斯而非他戰友們的事實,亞維愚蠢的眨了眨眼,在聽見磁軌砲獨特的劈啪聲時他驚訝的倒抽一口氣,另一台坦克忽然抖了一下,然後爆炸,一道磁軌砲的藍色殘像刺穿了車體。

  「鈦星人,鈦星人來了!」納爾莉興奮的歡呼。

  當另一輛坦克引爆時,亞維的通訊器傳來了聲音,他瞥向他的隊友時他們也看向他表明他們都聽到了訊息,聲音的主人用火氏族那種嚴厲且略帶停頓的語氣說著人類的語言,但要傳達的訊息十分明確。

  「以上上善道之名,所有外星人輔助軍都上前並表明自己,Sa’cea 家門世界 ( Sept ) 在此以上上善道之名結束你們的戰鬥,上前,表明自己的身分。」

  ( 譯者註:Sept 類似帝國常用的World,無論是鈦星人原本的家園世界 ( Home World ) 或後續幾次擴張建立的殖民地都能用 Sept 做稱呼,順帶一提,Sacea 是鈦星人第一次擴張時的殖民地,該世界高度軍事化,鈦星人有許多烈焰戰士都是來自此處,這個世界參與第二次擴張的殖民艦隊數量也比其他世界多。)

  納爾莉已經起身並開始在大街上奔跑,手裡的脈衝卡賓槍持續朝撤退中的驚慌佛斯德洛雅人們,亞維跟在她身後,森娜和圖樂爾的腳步緊隨著他們,當他抵達空地時,濃煙因為強力引擎向下排出的氣流而旋轉四散。

  他敬畏的抬起頭,看到三個龐大的鬼蝠魟導彈驅逐艇 ( Manta Missile Destroyers ) 的輪廓向帝國軍隊和基因竊取者教團宣洩如同雨水般落下的火力,一整群的微型導彈 ( micro-missiles ) 在空中引燃,並精準的命中人群。

  戰鬥服降落時伴隨著氣流的噴射聲,他們的火氏族駕駛員靠著金屬鏗鏘聲和強大伺服系統的嗡鳴聲來引導降落。

  「為了上上善道,我們為了上上善道而戰!」納爾莉大喊著。

  就在那時他們朝著她開火。

  雷射射出的速度是如此迅速,亞維還在試著搞清楚發生甚麼事時戰鬥服就轉動它的雷射機槍朝圖樂爾開火,大個子倒下了,他一半的頭消失了,鮮血在空氣中瀰漫。


  「不!不!我們是 Gue’vesa!Gue’vesa!」森娜大喊著,她的表情從歡喜轉為驚恐慌張,亞維則開始驚慌大叫,森納揮舞著手裡的武器證明身分,但她唯一獲得的回應就是戰鬥服噴出的火焰,當他跟隨近五年的烈焰小隊隊長兼朋友在他眼前化為一具熊熊燃燒的火炬時他踉蹌後退了。

  他的大腦在困惑中尖叫。

  他試著理解,但他無法理解發生甚麼事。

  這具戰鬥服的駕駛員發怒了嗎?敵人是不是對神聖的鈦星人科技動了甚麼手腳,使他們能從外部控制這些戰鬥服?

  甚麼也沒有,當他蹣跚後退並將視線移向他處時,他能夠看見其他 Gue’vesa 離開陣地時鈦星人朝著驚慌的他們射擊,在不遠處,他聽見了克魯特人步槍開火的炸裂聲和外星傭兵的慘叫聲,因為他們的前盟友屠殺他們。

  亞維搖搖頭,眼淚從他的眼角滑落,他放下手中的武器,驚恐的眼神盯著朝他走來的戰鬥服。

  「為什麼?」他啜泣著說道,「我們做了甚麼?」

  「你的迷信玷汙了上上善道,」駕駛員透過戰鬥服的發聲器發出了刺耳的聲音,「你必須被清除,才能使其獲得淨化。」

  清除,亞維恐懼地思考著,淨化。

  他以前聽過類似的句子,但從未從鈦星人口中聽過。

  當他們殺人時是為了上上善道,他再次回想這句話,再一次試著理解卻又再次失敗。

  在戰鬥服開火將他擊飛以前這是他腦中最後一個想法,他加入了倒下戰友們的行列,一同加入了上上善道的和諧之中。



  其實翻到一半才發現對岸有人翻過了,但秉持著 " 頭都洗一半不洗可惜 " 的精神所幸翻一翻,這篇雖然不長但題材挺有趣的,明明都是人類但三方的立場截然不同。

  結局也很有意思,鈦星人終於開始 " 黑化 " 了,為了保護自己的信仰不受玷汙開始 " 淨化 " 那些給上上善道帶來不潔之徒,有一說是人類或異星人對上上善道的信奉可能讓它在亞空間裡有了相對應的投射,如果是的話那乙太擁有的力量可能比我們想像中來的神秘。

  話說這篇真的有夠難翻,一方面可能是我看的原文小說太少,另一方面是Andy Clark 的文筆很好 ( 或者說很複雜 ),Andy Clark 很喜歡把兩、三個短句濃縮成一句,所以同個句子出現三至四個形容詞綴很正常,理解上已經有一定的困難度。

  這種情況在翻成中文後簡直是場災難,用中文去配合過於饒舌的敘述方式會讓句子顯得冗長,逼得我只能拆句或是換種方式形容,他又很愛用譬喻,很多時候我都要想他到底是在形容還是只是在比喻 :P

  上次看授予儀式 ( Becoming ) 時就有這種感覺,但這篇大概三五句就以一句這種長句,看得頭很痛,另個問題是他用的字有些我還真沒看過,就算看過了也不懂意思,配合他那種喜歡組合句子的習慣閱讀過程中有一半的時間是在想 " 這個字是甚麼意思 ",另一半的時間在想 " 這個句子是要說甚麼 ",字數很少但讀起來耗費的心力大概是同樣數量的三倍。

  下次看到這個作者我一定就直接跳過,明明只有五頁比我翻二十頁還累 :(((
26
-
LV. 7
GP 0
2 樓 最後時光 ak47w164058
GP0 BP-
我剛入坑戰鎚,問個問題,脈衝卡賓槍能打穿陶鋼裝甲?我以為輕武器打星際戰士都是姆達姆達的欸
0
-
LV. 46
GP 60k
3 樓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ggghalo5
GP5 BP-
※ 引述《ak47w164058 (最後時光 )》之銘言
> 我剛入坑戰鎚,問個問題,脈衝卡賓槍能打穿陶鋼裝甲?我以為輕武器打星際戰士都是姆達姆達的欸

  原文如下:

" The shots flew true despite Yave’s fear, but though they would have cored out a Space Marine’s chest cavity, the pulse rounds only splashed from the Leman Russ’ armour with harmless futility. "

  個人的理解是 " 他們齊射時的脈衝彈數量理論上足以穿透星際戰士的胸膛了 ",再者TAU的脈衝武器原理上和電漿武器相近,星際戰士的動力盔甲在面對能量類的武器本來就比實彈武器吃虧一些,當然這裡可能也是一種誇飾法,不是指單一發 :P

  動力盔甲的關節處和四肢部位的防禦會比上胸部位還要薄弱,所以如果TAU能打中接縫、關節處甚至頭盔那確實有可能擊穿,但是即便擊穿了會不會讓裏頭的穿戴者停下來又是一回事,受傷的話盔甲內也有維生系統能簡易療傷。

  另外在小說裡面也有提過類似的部分:

" The gue’ron’sha wear armour that cannot be pierced by the shot of the pulse rifle, nor shattered by the salvos of the burst cannon. Yet their weakness is as clear as a mountain stream. They are too few in number to effect more than shock assaults. Once deployed, these strike forces are committed to a single war zone, unless their air cover pulls them out. "

  雖然我覺得有部份的原因是TAU很難打中移動中的星際戰士,不過上頭也提到星際戰士的數量不多,出現的話就讓戰鬥服去處理就好,它們的大口徑脈衝槍絕對能傷到星際戰士。

5
-
LV. 14
GP 789
4 樓 踏焰者 TLS2
GP2 BP-
背景應該是新的擴張之後,見識的混沌污染後果的那一些遠征軍,對其他種族的不信任在發酵。

影陽有沒有允許就不知道了。


個人感想:

還好我是遠見軍的。

希望「遠見-謊言帝國」這本書不要搞我。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615 筆精華,03/1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