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2k

【問題】法術相關概念翻譯────粉絲維基頁上一些關鍵的中古戰鎚法術概念

樓主 哥薩克之魂 JustinD2
GP7 BP-
藩籬法術(Hedgecraft,註1)
藩籬法術的使用者們已經服務舊世界的人類社群無數個世紀了,而在這些時代有些少數的幸運兒已精通了許多縝密的作法來在相對安全的情況下操弄魔法。
然而,他們採用來欺騙奸奇────殘酷的混沌魔法之神────的那些儀式、咒語和護符都複雜又標準嚴格,並且經常需要大量的準備。
藩籬術民會密集使用原材料,他們需要這些東西好相對安全地施法。

藩籬法術學識
藩籬法術已經在舊世界通行了無以計數個世紀。在這個時代,不少獨特的傳統成型。大致上可以說這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所謂的"獪民"、"智者",這些鄉野魔法的使用者因其防護任何邪惡────不論那是疾病、惡靈或甚至其他巫師的影響────的技巧聞名。其他的藩籬術民則可能精通工藝,能夠根據不同目的製造出各種精巧的護符和護身符。最後,相對較少人知道的"藩籬法術行者"就是那些精神世界的大師,以他們"行走於藩籬────物質與非物質間的邊界"上的能力而為人所知。


註1.也有人翻成野法術,這裡用藩籬來翻的原因有二,一是因為原文Hedge的字面意思就是籬笆,二是這個Hedge指的是這些野法師的確有一些不那麼正式的施法技巧可以屏蔽掉施法的危險。

"我們告訴村民魚作為供品是獻給了瑞克祖父,因為這比起要向他們解釋這條河是一尊怒靈的家更能讓他們感到安心。這也保持了那尊魔靈的安全。"
----------藩籬鄉智奧托‧澤恩瑞特

"藩籬巫師"或"藩籬女巫"這類辭彙指的是各種在帝國正式魔法體系之外的施法者。總的來說,藩籬巫師僅通曉少量的基本魔法,而且出身鄉野背景。

大多數藩籬巫師居住於村落之中,靠擔當醫療者維生。事實上,大多數藩籬巫師聲稱自己完全不是魔法使用者,取而代之的宣稱自己是藥劑師或草藥師。然而,藩籬巫師總是身處於危險之中。每天都有可能出現一位獵巫人來處決他們,或者混沌的誘惑也會被證明太過難以抵擋,或者他們自身的魔法就會驅使他們發狂,又或者某些錯誤施展的法術將成為他們的死期。而這一切還僅在假設他們仍能被當地村民信任的前提之下....

藩籬巫師主要有三種類型:身為其他藩籬巫師的學徒的,受過魔法學院的一些教育但沒能完成學業的,還有那些完全自學成材的。所有藩籬巫師都天然具有對魔法的敏感性,不論那是本能的還是後天的。

生活中的一天
"魔法?我對那沒有任何瞭解。我只是一個單純的草藥師。"
-------典型的藩籬巫師否認詞

藩籬巫師使用護符、護身符和戲法來生存,但最終這些東西的代價可能是災難性的;他們會被獵巫人公開追索和處決,因為無照的魔法使用在帝國境內是高度非法的,而在基斯里夫則被深切懷疑和不信任。

然而,獵巫人並非唯一在追尋他們蹤影的。在某些社群之中,人們會尋求女性智者、瘋狂的老隱士或其他當地異士等看似對神秘事物有所接觸者的協助。身處一個充滿迷信的世界,一位藩籬巫師作為一位能夠用藥劑、儀式和戲法協助一個社群的人士,可能能贏得各種聲望────通常足夠小到不至於引起那些最熱切的調查。然而,村落的意見可能很快就會轉向敵視這些異士。僅只要一樣不經意的魔法副作用,或者一位多疑的農民,就能導致"與惡魔和魍魎勾搭"的指控。

藩籬巫師自身傾向於過著相當窮苦的的生活,用他們能提供的不同護符、戲法和祝福來換取一些銅幣、一些衣物或者一隻雞。藩籬巫師必須要嘛過著游牧型態的生活,或者要嘛就去完全信賴那些他們身處區域的人們不去傳達出他們在社群中的存在────不論有意無意。

更可靠的作法是,許多藩籬巫師宣稱自己是藥劑師或草藥師來偽裝他們的本質,宣稱比方說他們的藥膏及藥劑提供的益處僅來自於對原材料的正確混合。在這種情況下,藩籬巫師永遠不會自願承認使用魔法是他們製藥的其中一部分。事實上,大多數藩籬巫師確實俱備顯著的草藥、民間醫學和藥膏製作的知識。然而,他們的作法會混雜著法術伎倆和民間偏方。

如果獵巫人的消息抵達一位藩籬巫師的耳中,他很可能會迅速打包他們為數不多的個人物品然後逃離該村幾天,直到獵巫人再次離開。

大多數藩籬巫師獨自居住在村落邊緣或者荒野中,身邊僅有一隻寵物貓或者蟾蜍。其他藩籬巫師則會帶著學徒。

藩籬魔法
"元素織法",一項藩籬巫師的傳統,認為其成員────他們自稱元素師────從自然元素之中抽取其魔法。這項論點與魔法學院普遍接受的理論相悖。然而,私底下,學院的魔導師們可能承認這種信仰並非那麼不準確。事實上,低度的"環境"魔法可以從任何數量的俗世物件中抽取而得。理論上來說藩籬巫師可能就在導引這種低強度且相對安全的魔法型態。

其中一項藩籬巫師擁有的優勢是他們不被束縛學院魔導師們去涉獵多於一種魔法之風的規矩所限。事實上,藩籬巫師很可能對於魔法之風之流的概念毫無認知。因此,一位藩籬巫師可能習得從一項基於紀倫的作物生長附魔,到一項基於阿克夏的點火戲法等種類廣泛的法術伎倆。

許多這種藩籬巫師知曉的法術伎倆都被法術大師認為是幼兒把戲。然而,它們某種程度上更適用於一位藩籬巫師的需求。舉例來說,這些法術的效果通常很微小,比如說扭動鎖頭中的撞針。這意味著這些法術很少被注意到,而如果被注意到了,也能被解釋成巧手所致或純粹巧合。

混沌的誘惑
"盧迪,你知道,這提醒了我。我承諾過這個下午會去造訪芙奧‧小閃,好嘗試召喚她深愛的過世母親。那家人中有些許關於誰該去取得銀湯匙的爭執,而那似乎是唯一的方法..."
---------杭索‧豪森堡,被指控為死靈法師的藩籬巫師

藩籬巫師的作法可能會在他們自己都不清楚的情況下靠近黑暗魔法。有些人被迅速地腐化而決定性地導致了發瘋、變異、惡魔的造訪、對力量的渴望,又或者目標在搜尋死靈法師或混沌術士的旅程。在其他的案例中,腐化發生得更為細微。一位藩籬巫師可能會發現他們能夠作為介質來召喚死者的靈魂或者類似小鬼的小型生物。這些也都是腐化的徵兆。被腐化的藩籬巫師不僅是靈魂處於危險之中,也更容易被獵巫人所發覺。

混沌的誘惑是持久而誘人的。許多藩籬巫師起初是仁慈的女智者,但最終成了復仇的女巫,給敵人的作物下詛咒,並且犧牲孩童來延長自己的性命。然而,大多數藩籬巫師處於這兩個極端之間。

傳統教育出身的藩籬巫師
許多藩籬巫師的事業起於擔任更有經驗的藩籬巫師的學徒,而這些藩籬巫師自己年輕時又是其他人的學徒。這種魔法的傳統可能可以追溯到數百上千年前。其中大多數隨著新的咒語和技巧的逐漸加入而在一代代人間愈加生機蓬勃。然而,其中某些人則起源於更加神秘和古老的魔法理論,並且仍然保留了那種力量的痕跡。學者們經常前往找尋這些傳統,希望能夠復原這些古老的知識。

藩籬巫師的傳統的例子包括所謂的"元素織法"和"藩籬術民"。

學院輟學生
"你以為只有魔導師能夠施展魔法嗎?再好好想想!我,也有這種知識,而我拒絕成為那些所謂的學院的奴隸。"
-----------黃金學會的學徒法蘭茲‧齊默爾,在被一位獵巫人逮捕前3個月

某些藩籬巫師受到了一點魔法學院或其他官方的奧法學習機構的教育。這些巫師在完成學業前終止了課程,但是仍持續用他們所學得的技巧實踐魔法。這些藩籬巫師中的某些人會繼續以他們的正規知識為基礎去實驗和研究。

自學成材的藩籬巫師
普遍觀點是藩籬巫師中的大多數人是自學成材的。這些藩籬巫師必然有天生的魔法感應力以及聰慧和決心方能使用之。自學的巫師總是在實驗魔法,藉由試誤法來學習。然而,除了某些稀有的例外之外,那些最有進展的也不過能夠重複被魔法學院的學徒們認為是基礎訓練的古代實驗,而無法進展到超過幾樣簡單的法術,對於魔法和混沌的真正本質也毫無所知。

自學的藩籬巫師若沒有因其對魔法的涉足而被逼瘋或者被吸引去服侍黑暗諸神,也經常會死在某些出錯了的魔法手上。他們可能對於一項法術的有害副作用毫無覺察,或者不小心碰上了比他們所圖還更強力的魔法。在不只一次的情況中,一位被獵巫人逼到角落的藩籬巫師在試圖施展一項小小的自衛法術時被炸成了一團顏色多變的火焰。

魔術師,儘管並不總是被認為是藩籬巫師,也落在自學的施法者的範疇中。

連繫
獵巫人及其他宗教權威認為藩籬巫師不過是"自吹自擂的女巫",並且經常將他們當作迫害的目標。抓捕一位藩籬巫師總是相對容易的────在帝國鄉村社區中可沒有多少不屬此類的獨居異士。

魔法學院則對藩籬巫師採取有些不同的觀點。任何能夠發展出導引環境魔法的能力之人會被認為是學徒的主要材料。因此,在尋求學生的魔導師會熱衷於追蹤在鄉間的任何關於元素師或者法術伎倆施展者的謠言。一旦被找到,這樣一位藩籬巫師會被給予機會去加入一所魔法學會。如果這位藩籬巫師拒絕了,他們就會被處決或者靜斷,因為這樣的一位個體若是落入毀滅權能之手,可能會成為一個可怕的敵手。雖然作為文盲,對於大多數藩籬巫師而言在學院成功學習魔法是困難的,但他們確實會將其在法術伎倆上的重要發展歸因於其在學院的早年生活。

儘管藩籬巫師周圍的社群經常對其感到懷疑,有些藩籬巫師仍得以在特別偏遠的地方取得領導地位。然而他們必須非常小心不去吸引到任何獵巫人的注意。

藩籬巫師通常會和所在村落的任何宗教力量成為競爭對手。一位牧師會更寧願村民為其生病的牲畜或苦惱的關係而向當地教會獻上供品,而不是去尋找當地的異士藥草師。因此,很少村莊會同時有一位藩籬巫師和一間教堂────有其一就必然逼使另一方離開。

半身人藩籬巫師
穆特領也能發現藩籬巫師的蹤影,儘管這並不如帝國的其他鄉村地區一樣常見。

半身人藩籬巫師有些不同於人類藩籬巫師。他們的作法相較其人類對應方而言有較多草藥學和較少魔法成分。可能因為這種緣由,他們被更加敬重。穆特領的鄉民們不太信賴學院魔導師,並且認為他們的藩籬巫師是村落的重要成員。藩籬巫師甚至可能自他們村落的市長得到某種官方認證,儘管那僅會在那個村莊有效力。
7
-
LV. 26
GP 2k
2 樓 哥薩克之魂 JustinD2
GP3 BP-
(Dhar)
未經訓練、一無所知或者不負責任的魔法使用者,不論是因為毫不在乎,又或者是因為並不擁有發展出能從魔法八風中編織出奎許所需的心智敏銳度的能力,可能就會選擇一條更直接、立即,且更危險的路線來施展魔法。

這樣的一位施法者可能導引他身邊所有可用的魔法進入他的法術之中,而不管周遭環境的不同之處,並將之聚焦成一項更無具體效用的法術。這樣的施法更多像是絕對意志的猝然行動,而不像是法術構建。

那些如此運用魔法的人士不會小心塑造與調整魔法八風,而更像是直接抓來魔法之風並且透過嚴厲而殘酷的決心來迫使成效。這種類型的魔法就被稱為韃,也就是黑暗魔法。

黑暗魔法是項複雜的概念。一方面
WIP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559 筆精華,09/1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