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2k

【討論】By Your Command(依你所令)小說翻譯

樓主 日月如梭 k4571075835
GP1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重置機魂演算+銘刻外層數值+設置使用者程序+執行重啟程序+

{喚醒沉睡的毀滅機魂}
 
+校正攻擊協議+定位數據入庫+重修定位數據+執行重啟程序+

{賜予這外殼生命}

+入庫如尼文校正//:參數4+重設磁石協議+接入數據技師+

{看向祢的僕人,賜予祢的戰士恩惠}

+激活+確認+ Alpha -6-恐懼+

{摧毀不忠之人,確保宣戰理由號(CasusBelli*註1)安全,保護信徒}

+服從,阿爾法(Alpha)單元+

這個卡司特蘭嗡嗡作響的接下了被喚醒後的第一個任務
 
[Alpha 6-恐懼上線]

昏暗的光線進入了卡司特蘭的視覺感官迴路,模糊的影像化成了可識別的圖案。
天花板被交錯拼排的冷卻液管穿過,管路的冷凝液滴落在地。後方的金屬牆上刻畫著鋼鐵星(Metalica)圖徽和12齒輪。

數據技師安德拉(Undra)的模糊身影映入視野,他穿著白色長袍,香爐佩掛在一個機械手臂的鏈條,起動儀仗握在一個絞接的爪子上。

Alpha 6-恐懼開始對面罩內的臉部進行調校,一系列的光譜信息過濾器開始運行,直到數據技師的面貌能清楚接收。

一整簇固定在瓷秤並不斷滑動的眼器注視著卡司特蘭,那滑動的軌跡形似是一個人出於滿意的微笑。

讚美歐姆尼賽亞這名數據技師如是宣告。

其餘五個卡司特蘭在安德拉身後休眠,它們寬大高闊的身型讓科技神甫相信見拙。
它們每個都是相同的複製體,圓潤的裝甲至胸膛全部漆成白色,並都標上了小隊的標示。這些武裝的僕人不管是手臂上的砲管或是肩膀上的重形武器架都處於休眠模式中

Alpha 6-恐懼感受到了它四肢的輸入鏈接,它抬起了那兩隻大手,這活動激活了它內部的能量場,藍色的能量包圍住了它的拳頭,而一陣人工的偽神經抽蓄則將它的肩扛式磷火砲激活上線。

當燐火炮的第一發大口徑子彈進入膛口後一個類似於滿足的感覺浸透了卡司特蘭的程序。

[武器活躍,確認任務參數,破壞,安全,保護]

Alpha 6-恐懼等待安德拉執行其他卡司特蘭的喚醒儀式,而它的感官模塊則持續分析周圍環境為它所在的這各神殿增加進一步的映象。

這些卡司特蘭在方才進行存儲檔案同步時,它們的聽覺輸入端已濾除了一種常規噪音-----他們自己運作時發出的嘶嘶聲,現在它們可以專心感知周圍的聲訊了。

來自帝皇級泰坦的振動聲,源自安德拉來回於地板的腳步聲,激烈的戰鬥與鏈式武器的迴聲穿過卡斯特蘭處理器。它們伴隨著人類或是---人類---類似物---*(註2)的憤怒與痛苦的叫聲。

[戰鬥正在進行]

是的,Alpha 6-恐懼,宣戰理由號正受到攻擊

卡司特蘭持續聽了五秒左右,以使用它的音訊檔案進一步分析這些戰鬥的聲響。

然而一段新出現的音訊切開了它的程序,補入它那不完全的任務數據裡

[聽覺感測器接收到爆彈槍開火聲,爆彈槍並非護教軍或是宣戰理由號輔助團(註3)的標配武器,爆彈槍是阿斯塔特修會的標配武器,而阿斯塔特修會的成員並非是宣戰理由號的默認補充兵員]

是的,我們正在被異端阿斯塔特攻擊,檢查你的部屬數據紀錄以理解前後關係

卡司特蘭隨即去檢視了一個在喚醒儀式時便新增的訊息,在裏頭它發現了帝皇級泰坦--宣戰理由號是它的小隊目前所被分配在的部屬地點,目前已經與一個輔助戰鬥群部屬在一個叫尼科梅達(Nicomedua)的星球,這個星球對歐姆尼賽亞的智慧舉起反叛之旗,也對大多數的科技神甫和其他為機械教的成員表示敵意。

這巨帝皇級泰坦目前正在消滅一個名為艾茲卡拉克(AzKhalak)的堡壘城市中陷入困境。通過砲艇,叛變的星際戰士登上了阿克波利茲---位在泰坦肩上的巨大建築,大多數的軍火庫以及駐軍都位於此。

在戰鬥的喧囂中,Alpha 6-恐懼收集到了一個混亂瘋狂的音頻其音量不斷的放大縮小,甚至超出了卡司特蘭所能探測的範圍。

[系統檢測到未知的聲波武器,性能不明]

它們有好幾種類型,高度定制,多功能型。於某些波長下其穿甲能力與自動炮相當,警惕它們

Alpha 6-恐懼在它的音檔中附加了一個額外的警告子程序。

[音頻已註明]

數據技師發出了一道嘎嘎作響的二進制脈衝,用以載入卡斯特蘭的人工意識。

在繼續深入研究數據包內容後,卡司特蘭找到了一個最有可能對裝甲目標造成最大傷害的音波頻率,它將數據疊加至警告系統上,以便當一道反裝甲音波在它附近發射時它能夠迅速知道。

卡司特蘭繼續檢查它的馬達與人工意識,而後數據技師安德拉也成功激活了其它卡斯特蘭。所有系統都在良好的修復和應對下達到了預想的參數。

[任務和戰鬥背景已建立,戰鬥準備已完成百分之百]

等待其它小隊的其他成員,Alpha6-恐懼

[戰鬥準備已完成百分之百,敵人正在殺死歐姆尼賽亞之僕,對敵人的懲罰被推遲了]

如果你要單獨戰鬥,毫無疑問會被摧毀,他們是星際戰士。阿爾法-6-恐懼,將你對他們的危險商數設置成最高

卡司特蘭照著他的命令所做,當其他戰士恢復意識並完成戰鬥準備,它也乖乖的沉默著。當它們六個都完全喚醒後,安德拉讓它們排成一條線面對著智控神殿旁儲藏室的寬闊大門。

檢查權限他告訴他們

阿爾法-6-恐懼透過用這項命令協議來確認數據技師的權限,這個隊伍同時回復

[數據技師安德拉全權指揮]

確認任務基本指令

[破壞,安全,保護]

Alpha 6-恐懼的戰略級程序很簡陋,傳達足夠的知識給當地戰鬥團和參予戰鬥人員以避免重大的不利事件。僅此而已。

這卡司特蘭從剩下的數據中了解到了他如今被部屬已用於抵抗異端阿斯塔特,它們主要是要趕往受到攻擊的阿克波利茲的中庭,因為那邊可以通往工程甲板還有指揮室。
遙測數據告知機器人分別往兩條平行的通道推進,兩台卡司特蘭走右方軍械庫走廊,另外四個走更為寬廣的長廊到另一側。如同高科技趕豬農般的數據技師用脈衝驅使著它們向前,每當一個數據脈衝被分散或延遲則一個卡司特蘭向前推進。(註4)

從與數據技師連接時流入的數據來看,這樣的目的應該是要為了要從兩個地方突擊敵方。Alpha6-恐懼和其它三個主要的卡司特蘭將進行首要攻擊,其餘兩個則是從敵人的側翼中現身突襲。

聲響巨大,走廊傳出電弧步槍與爆彈槍的聲響。但由於外頭缺少音波武器所以危險評估程序閒置,爆彈槍主要是種反人員武器對卡斯特蘭的厚重裝甲基本上沒威脅。

接敵計算器透過映照在掛著壁畫的牆上槍械火光推估,戰鬥就發生在幾公尺外,就在下個轉接口附近。

一名穿著白袍向後倒退的護教軍背部進入了視野,士兵手上的傷口飛噴著鮮血這意味著他的動脈受損了。

另一發爆彈擊中了這個士兵,在他的胸膛爆炸這令他瞬間斃命,這爆炸的大小幾乎是將他一半的身子給炸飛了。在看到屍體血淋淋的落在地上後Alpha6-恐懼的侵略性數值不斷增長,卡司特蘭加快了他的步伐,通過激活報復程序動力正大把大把的注入它的腿部。

數據技師透過智域廣播保住了他的存在感。

安德拉[小隊廣播/命令] : >保持一致。像一個單位般進攻<

在安德拉的干涉下Alpha 6-恐懼開始減速。

熱傳感器於前方檢測到4個熱源,它們過高無法被歸類於人型。

Zeta 6--恐懼(Zeta-6-Terrorr):>檢測到動力裝甲特徵<[理論]>非異端阿斯塔特成員無法使用

Alpha 6-恐懼[肯定]

安德拉 [肯定/命令] : >不允許有不忠之人,啟用屠殺模式,機械神要一切回歸原樣,不留活口<

小隊答覆: >破壞,安全,保護<

白色的油漆層被炸散,碎彈片吞沒了阿爾法-6-恐懼一秒鐘,而後它的系統解析了視覺與聽覺接收端帶來的訊息-----對方的武器開火了。

+傷害檢測+初始化損害評估+表面損傷檢測+評估=微不足道+

星際戰士速度太快無法精準跟蹤,迫使Alpha6-恐懼必須要用彈道預測方程式來引導燐火炮做的射向,這卡司特蘭與其兩側的同僚一同齊射出炙熱的子彈,交界處被燃燒的發射物填蓋。目標死去了,燐火的威力使遠在前方的牆壁一同焚燒,整條走廊不管是地板還是天花板都陷入炙熱焚燒的狀態。

回顧剛剛瞬間結束的戰鬥,Alpha6-恐懼觀看方才截錄的影像,一個高大的身影,寬大的身體穿著經細緻描繪的動力裝甲,他們的頭盔有著不少的尖刺裝飾,明亮的披風下有一個未確認的異形物種在背包處繞流。第二名戰士同樣穿著裝飾感重的厚重裝甲他的頭盔被雕刻成一個尖叫的,可怕的臉

一個電子訊號觸動了卡司特蘭的類神經物。

[檢測到敵人!破壞!安全!保護!]

其他卡司特蘭呼應了這聲,機械高亢的音調與他們雷鳴般的腳步聲和火焰的聲響融合為一,小隊推進,並將它們自身分成兩側

Alpha-Epsilon 6-6-恐懼(Alpha-Epsilon6-Terror): >監視右側<

Beta-Zeta 6-恐懼(Beta-Zeta6-Terror) : >監視左側<

安德拉: >困住敵人了,加速他們的死亡<

概略分析表明前方會合點沒有任何通道可以逃出它們或是它們另一側的寮機們的警戒,Alpha6-恐懼笨重的向前奔跑,比其它隊員早幾步到達會合點,狂亂的爆彈撞擊著卡司特蘭,敲打它的裝甲

+衝擊檢測+初始化損害評估+表面損傷檢測+評估=微不足道+

+發起反擊+

燐火炮朝向最靠近它的左側敵人打過去,燃燒的子彈破壞了星際戰士的臂甲,燒焦的碎粒散落於地,火的力量直穿他的後背,子彈猛擊他盔甲裸露的地方。

另一名敵人快速向前,揮舞著一把紅色能量劍,將刀刃刺入Alpha6-恐懼的手臂以防遭到打擊,劍的能量波將卡司特蘭手臂內的子系統給切斷了。

+傷害檢測+初始化損害評估+檢測到右臂內部受損+評估=非關鍵+冗位系統激活+

Alpha 6-恐懼用另一隻手朝他攻擊,但被星際戰士躲過了,拳頭砸到牆壁在上方留下一個大洞。

+傷害檢測+初始化損害評估+檢測到左腿內部受損+評估=緊急/暫時+

卡司特蘭後退一步給攻擊留下空間,當他的前臂揮到大概星際戰士的上方時,這個星際戰士打算再次閃躲,可惜他這次沒有成功的將刀刃從機器人受傷的軀幹中拔出。

即便是超人的身體加上強化的裝甲也無法抵擋卡斯特蘭的力量。他的裝甲被這力道打的飛散Alpha6-恐懼的另一個拳頭直直朝臉打下去,整個頭盔直直打飛撞上牆壁,頭盔裂開了如同裡面的頭骨一般。隨後其他的卡斯特蘭趕到,會合點頓時被燐火的爆炸以及機械的嘶吼聲覆蓋

+威脅評級重大+目標殘餘數據未知+確保目標死亡+

Alpha 6-恐懼將手指伸入星際戰士的頭顱將的血肉甩到牆上,另一隻手則撕開了他的腹甲,將已與頭部分離的脊椎骨給撕開。

+敵人的生命跡象為零+

Alpha 6-恐懼將雙手放開,然而當它轉過身子,發現一個目標識別訊號在交會點的另一側閃爍躍動著

安德拉[警報] [警報] [警報]

這個信號傳送了一個緊張的思緒,在阿爾法-6-恐懼中劈啪作響,將它的輔助數據流切開以便集中它的思緒,有那麼一瞬間,這機器人遲疑了,它無法確定該怎麼做

數據技師的緊急信號開始消退,威脅信號如同恐慌這個情感般的影響它的系統Alpha6-恐懼用它身上的每個傳感器搜尋著那名科技神甫。

它看到了,他就倒在自身後方的一面牆壁,鏈鋸刀的痕跡直接劃過他的胸骨和腹部,染上血斑的金屬片散落在這神甫周邊的地板,一個像是任務失敗的詛咒感擾動著機器人的處理系統,直到他從這神甫上發現了微弱的生命跡象。

安德拉[警報] [警報] [威脅] [極限]

透過這訊號的施壓,卡司特蘭迅速的檢測到了兩名異端阿斯塔特的生命跡象,其中一名已經舉起他的爆彈槍了。槍口並非秒準卡斯特蘭,而是對著他們的領導者----那受傷的數據技師

+指揮官危急事件+進行緊急干預+

Alpha 6-恐懼將自身交給一旁的Zeta 6-恐懼扛起,並讓它把自己投向數據技師所在處,它精準的摔落在數據技師的旁邊,它的軀殼承受了牆壁帶來的衝擊,它的系統發出了陣陣的警報。

Alpha 6-恐懼朝著像此處奔來的隊員喊道

>破壞!<

爆彈猛烈撞擊戰鬥機器人的後背,監測系統檢測到從下腰到左肩都有著彈點

卡斯特蘭的燐火命中了對方,衝擊將星際戰士直接打飛燃燒的火焰像彗星的尾巴一樣黏著他,這波射擊來自從另一個方向趕來的Delta6-恐懼和Gamma 6-恐懼。隨著他們一面前進一面對星際戰士猛擊,裝設在它們手部的燐火炮持續的散發高熱

安德拉[警報/極限/威脅/庇護]

Alpha 6-恐懼擺動著自身的肢體來保護住數據技師,隨著Zeta 6-恐懼用動力鐵拳將最後一個異端給撕裂這波攻擊告一段落

安德拉[警告]: >保存載入<

槍聲已經停止,Alpha 6-恐懼終於能起身站直讓背上的彈片隨重力滑落,卡司特蘭任由它的金屬手爪刮動雙腿專注地將視覺感測集中在數據技師身上,這名神甫的情況不樂觀他的生命跡象不斷的下降

[心跳低於最佳生命水平。大腦活動降低。失血無法挽救]

它注意到安德拉的臉部已經被它支離破碎的軀幹給撐垮了,他無法說話每次嘗試開口都以下顎處飛濺的血液做結尾

安德拉[警告/命令/強調]>保存載入<

Beta 6-恐懼: >數據技師正在經歷死亡事件<

Zeta 6-恐懼[更正]:>數據技師正在經歷尚未結束的死亡事件<

Beta 6-恐懼[肯定]

Delta 6-恐懼:>任務參數仍存在。破壞。安全。保護 <

卡司特蘭轉過身去,但是金屬敲打它的聲音使得它又朝向了聲音源----那垂死的神甫,當安德拉在不斷掙扎時血液與膠質的潤滑劑自它的傷口溢出。

安德拉[警告/迫切]>保存載入<[強調]>保護<

Alpha 6-恐懼開始接收這突如其來的數據變更,它的機械身體伴著系統不斷的嗡嗡作響

數據技師快速找到了一個漏洞,他手動停用了機器人的手臂並讓他將手臂伸向他,他讓手臂往下對準他並把手掌打開,讓它粗糙手指之間的數據接口對準自己

一條帶著數據接口的機械義肢從他的長袍下伸出,自他的手臂朝它的手掌不斷的蠕動向前,機器人彎下腰好讓自己更靠近數據義肢

喘息帶著痛苦,數據技師正在用盡身後最後的力量,這條數據義肢先是像蛇一樣上升,然後便朝著卡司特蘭的拳頭衝過去,伴著柔和的拍達聲數據義肢成功插入了接口

+開始數據加載+安德拉人格矩陣上傳+安德拉次要數據加載+安德拉儲存檔案上傳+

安德拉純粹的數據像電力一樣流過這機器人每一部分,充斥著它所有的系統。數據資料與戰鬥協議還有保護協議一同流淌著,像是一株快速生長的葡萄藤般爬過邏輯電路的每一處。安德拉所積累的數據是如此之多,必須要用到卡司特蘭主要系統的所有空間才能裝下

臨時程序進入循環休眠狀態,這使得處理器的能作用於數據技師安德拉的靈魂

{我絕不屈從}

[集成智域通訊。疑惑?](註5)

{我的靈魂在你體內,Alpha 6-恐懼,由於你沒有智域廣播系統所以我必須用你的內置系統通訊}

[接受知識輸入。繼續主要戰鬥目標。破壞。安全。保護]

{!你必須保護我,即便是現在這形式}

[保護。是的。數據技師安德拉正受到我的裝甲與系統保護]

{你必須帶我去梅特普希克薩(metempsykoza)Orphic 庫房,在我重鑄我的新身體時保護我的安全}

[保護]

{星際戰士就在我們與梅特普希克薩之間,我需要你帶領小隊一同回到神殿}

[接受命令輸入]

在騷動過後,小隊的其他卡司特蘭已經回到主廊上尋找其他新出現的敵人了,卡司特蘭檢測查傳感器的脈衝,掃描附近的生命跡象,槍聲或一切的敵對存在的跡象

Alpha 6-恐懼[重要]: >保護。數據技師安德拉已將他的靈魂載入我的系統。小隊必須返回神殿<

Beta-Gamma-Delta-Epsilon-Zeta 6-恐懼[否定]

Alpha 6-恐懼[重要]: >數據技師安德拉命令我們必須返回神殿<

Beta-Gamma-Delta-Epsilon 6-恐懼[提名]:>Zeta 6-恐懼協調<

Zeta 6-恐懼:>需要智域授權。當前命令參數為破壞。安全。保護<

Alpha 6-恐懼: >無法獲得智域授權<[強調]>我們必須保護數據技師安德拉<

Zeta 6-恐懼[否定]:>主要任務是破壞。第二任務是安全。第三任務是保護。在附近檢測到活躍敵人。消滅協議必須被服從

其他卡司特蘭轉過身子,沿著槍聲方向走下樓梯。Alpha6-恐懼缺乏改變主要命令的手段只能夠看著他們離開

[小隊任務更改失敗]

{你已盡力而為,這個地區目前沒有直接性的威脅,我們應該待在這等其他援兵過來}

[否定。最新的戰略數據表明敵人正在往神殿方向進軍。如果該處陷落梅特普希克薩的數據端口將會被拒絕訪問。保護的前提是神殿要安全。安全的前提是破壞佔領神殿的潛在敵人。協議重啟。保護。安全。破壞]

解決了程序衝突後,Alpha 6-恐懼確立了條通往神殿的最短路徑,他們直接穿越中庭一路碰上幾場硬實的戰鬥

{你必須避免所有潛在威脅!你的死就是我的亡,盡可能避免戰鬥,Alpha 6-恐懼}

[接受戰鬥參數輸入]

+侵略性歸零+戰術意識=警戒+重新評估目標路線+

Alpha 6-恐懼在阿克波利茲地圖上繪製了更為謹慎的道路。走主砲臺下方的通道之後再轉入第二連接走廊

[無法完全預測敵人動向。遭遇敵人可能性為高。數據技師安德拉]

{接著我們向歐姆尼賽亞祈禱,求他指引我們的步伐以及你的武器}

+啟動信仰模式+萬機神連接+上傳祈禱+

傳入的威脅警告幾乎讓Alpha6-恐懼的戰術協議超載,兩個星際戰士從房間裡開火齊射,一個自動炮架在寬闊大廳的長廊上,它的砲彈與卡司特蘭擦身而過

這是一間護教軍訓練室,大到足以讓三十名護教軍訓練他們的近戰技術,如今寬敞的地板被各種低矮的障礙物和墜落建築穿插覆蓋,牆壁上則是滿掛開放式儲物櫃和空蕩蕩的武器架

阿克波利茲的概略圖給了Alpha6-恐懼寶貴的資訊,前方異端阿斯塔特把守的一扇門,通過那邊就能到神殿的一棟副樓,他們幾乎可以說是到達目標了

+損傷評估+評估=裝甲嚴重受損+

{你必須尋找掩護,Alpha 6-恐懼}

機器人的自我保護程序相當廖落,完全不適合用來保護現在待在人造身體內的靈魂數據

燐火子彈釋放的短暫的火焰,迫使叛徒們躲回他們進來的前廳,卡司特蘭利用這段空檔大步的跑到一個混泥土屋頂殘骸的後面,短暫的避開了重火力的憤怒

一陣掃射震動了這脆弱的殘骸,幾個子彈在上頭打穿了孔直直撞向金屬製成的地板

+彈藥警告+燐火炮彈藥耗盡+請求重新裝載+

沒有任何補給機奴可用,也沒有任何科技神甫。他們遇到的少數忠誠的戰鬥人員,要嘛很快就死掉了,要嘛已經去往到阿克波利茲的其他地方

接近目標這一舉動使卡司特蘭執行了例行串接,這行為會使得他的侵略性參數提高。它突然放棄了所有防禦姿態,衝破殘骸朝走長廊的星際戰士射出最後一輪燐火炮

火焰的高熱撕裂了他的裝甲,子彈的威力使他飛向後方的牆壁

最後兩個躲在的叛徒衝入了訓練室,他們的爆彈槍猛烈的射擊裝甲已經脫落的腿部,企圖打倒這各巨獸。他們分成兩個方向飛快的圍著這鋼鐵巨獸轉圈,以保持一個遠遠超出卡斯特蘭鐵拳能及的範圍

{安全!保護!}

當卡司特蘭準備轉向其中一個星際戰士時,數據技師的這聲督促成功阻止了卡司特蘭的攻擊程序也提醒了它的主要職責,卡司特蘭立刻往門的方向衝去無視掉它後背的暴彈與火花

+傷害評估+評估=背部功能喪失=系統故障即將發生+

新的危險警告使得卡司特蘭停下,它轉過身用裝甲較厚的一面接下這波穿門而來的爆彈,裂縫在頭上的裝甲板拉長,很有可能最終導致整個傳感器暴露在外。卡司特蘭舉起雙手,用環繞在拳頭上的能量立場當作一個簡易盾牌

射擊停止了,卡司特蘭將罩住傳感器的手移開等著下一輪射擊,這時一陣常規的能量刺激了它的聽覺傳感工作,它聽到了一個屬於金屬的砰砰聲,現在的它已經無法用視覺傳感器來做詳細的鑑定,卡司特蘭正試圖用聲音跟熱量來確定這個來者的身分。安德拉送出一個聲音訊息,經過共享的腦層通路,將訊息送入卡司特蘭的中樞

{大型,熱源,輻射電池,電湧}(註6)

[星際戰士]

Alpha 6-恐懼跌跌撞撞的跑著,匆忙的面對新威脅

霎時,一陣槍火射穿那名星際戰士,卡司特蘭的傳感器快速的紀錄下這陣彈雨對星際戰士的影響還有此刻站在前廳的那巨大身影

那是個龐大的身軀,身體聳立在四條腿上,幾把戰鬥刀刃在他下側肢體閃閃發光,一把雙聯式肩砲(註7)和一挺重型伐木槍架在他那形似昆蟲的頭部兩側

一個來自智域的脈衝震動了卡司特蘭,其力量遠超出數據技師的,卡司特蘭的權威識別被激活,它認出了當下這個脈衝的來源----科技主教艾克薩斯(Exasas) 凱瑟斯貝利防禦部隊的總指揮

在燐火子彈與伐木槍的咆嘯下,這名主教進行了一個無聲的智域連結

艾克薩斯:>敵方部隊集中在阿克波利茲中庭,所有力量都必須用於防禦<[疑問]>你為什麼沒有與小隊待在一起,Alpha 6-恐懼?<

Alpha 6-恐懼:>在緊急加載數據技師安德拉的靈魂後,我需要將他的靈魂傳入梅特普希克薩內的端口。

艾克薩斯[肯定]

一個大型戰鬥隊伍出現在前,運輸裝置中出現了一大隊護教軍,那名主教之後便大步的穿過大門像大廳走去,沒有再與Alpha6-恐懼做進一步交談而其他護教軍緊跟著那主教出去,Alpha6-恐懼默默的看著他們逐漸消失在遠方

那名主教離去時在卡司特蘭的智域導體中給它標上了缺席這狀態,這對它帶來近似悲傷的感覺

[我需要到其它地方。破壞。安全。保護。]

{你的目標遠高於一場戰鬥,Alpha6-恐懼。你的任務是幫助我為萬機神服務}

卡司特蘭思考了這點

[失敗的後果是什麼?]

{我不明白這問題,Alpha 6-恐懼。}

[如果我未能到達梅特普希克薩,會有甚麼後果?]

{那我的機械精魂將不會再以新的形式替代,我會死亡}

[死亡是什麼意思?]

{死亡,於死亡後,身體的物理活動將會終止}

[你的身體已經停止物理活動了,你死了嗎?]

{身體活動停止思想意識仍在}

Alpha 6-恐懼離開了門邊走入了位在另一側的運輸裝置,即便它的視覺傳感器專注在這開放式的殼體上,也無法削弱破裂的圓頂和系統損傷給它帶來的影響

劈啪作響的音頻上出現了各陌生的聲音,那是一個低沉的嗡嗡聲只是它的音調與音頻正在不斷上升中

卡司特蘭將身體轉向在陽台上它看到了一名異端阿斯塔特,這名戰士比他的已故同伴更加古怪,他的後背包有著奢華鋪張的凹槽葉片點綴,他的頭頂上裝飾著一個勾狀的喇叭

這個戰士的武器在Alpha 6-恐懼的數據庫裡並無資料,有點像是懸掛式的雷射炮,但是有著更多的電纜,格柵還有一個怪異嘴巴形狀的槍口,那星際戰士周圍都空氣充斥著低於檢測範圍的音波帶動著石膏粉塵在他的動力裝甲周邊躍動跳舞

隨著聲音開始開始變化,聲音的音調機活了卡司特蘭的數據庫,這個音頻與它在喚醒儀式中安德拉給予它的聲音資料匹配度高達94%

這樣的相似度使卡司特蘭的自我保護協議激活了,提醒它存在著穿甲武器。但是太遲了,當它準備從門邊退開時異端的武器也已發射

重疊的音波像彈丸一樣裝擊卡斯特蘭,打穿機器人右上胸膛的裝甲

+傷害評估+評估=多處系統嚴重損=極度危及+

自我保護協議促使著卡司特蘭動作,但是能量的嚴重損失使得它的下半身無法移動無法多開下一輪攻擊

旋繞的音波再次在掀起漣漪,扯掉了Alpha6-恐懼的左臂,它分離的拳頭在地板鑿出了溝

卡司特蘭的傷害警報不斷湧現,數字尖嘯幾乎壓垮了它所有的思考

關閉三級系統,Alpha 6-恐懼為主要運算提供了足夠力量,這樣當下一個音波攻擊過來時它能夠保有足夠的思維去反應

一個高亢的聲音迴響於大廳,卡司特蘭聽到了一個短暫,尖銳的開火聲。通過用位於其圓頂頭部不斷冒出火花的視覺傳感器,卡司特蘭集中注意要看清在大廳另一頭那模糊的人影

{讚美歐姆尼賽亞,護教軍回來了}

這數據技師說的是對的,歐姆尼賽亞的士兵砲火齊發將星際戰士趕回長廊,而後他們的阿爾法(即護教軍隊長)要他們退回去,也許是要從上層通道去追殺他們那難以捉摸的敵人

[動力來源受損,數據技師,無法回到神殿]

Alpha 6-恐懼再次嘗試將能量轉至腿部,但根本沒用,穿過胸膛的那發射擊切斷了他的主要管線,這個卡司特蘭現今處於了癱瘓狀態

+傷害評估+評估=腦質生命支撐達臨界=有機物質死亡=300+

機器人正在死亡,雖然他們的身體有歐姆尼賽亞最聰明的僕人所造,但是他們的本質其實就只是被裝甲所保護的有機腦質而已。自與裝甲連接後它的每一個想法以及每一個細胞都充斥著機械的靈魂

[全部系統即將故障,數據技師。我失…..敗了]

那名神甫沒有任何回應

[我有一個問題,數據技師]

{問吧,Alpha 6-恐懼}

[什麼是死亡?]

{我稍早告訴過你,就是身體活動以及意識的停止}

[當我處於被喚醒前的休眠時,我既沒有身體活動也沒有意識,我在那段期間處於死亡嗎?]

{雖然你記不得,但是在你休眠期間你的腦皮層是有進行所謂的物理活動的}

[我仍然不明白死亡,死亡的之後是什麼?]

{身體活動以及意識停止,只有你的靈魂會延續}

[不解?沒有腦細胞活動,靈魂如何繼續運作?]

{我們都是這廣闊宇宙的引擎中的一小部分,Alpha6-恐懼。我們將在萬機神當中繼續運作}

Alpha 6-恐懼試圖理解這一點,但是它的元件一個接著一個失效,它試圖將防禦系統的能量轉移給腦質維持系統

無關的傳感器全數停止了,現在只剩下沉默與黑暗,最終即便是動覺電路或是自我意識模塊也都會失效,而Alpha6-恐懼將無法再把自己視做一個個體

最終卡司特蘭決定了解失敗的後果,它集中了力量突破了標準停機序,以犧牲一切外部意識為代價,頑固的進行了它的意識推理。它待在一個沒有任何感覺的思想之繭中,只有它主人的意識能進來。

[死者如何繼續偉大的工作?我們如何成為偉大引擎中的一部分?]

{好問題,Alpha 6-恐懼,精神慣性就是答案。我們每個人都在名為宇宙的引擎運作中被創造,並產生了不同的行為不同的後果。行為的後果將會與其它行為互相作用,形成不同的可能性,這種級聯效應將會在廣闊無際的宇宙引擎中永恆散播。我們的本質即是能量,Alpha6-恐懼,我們當前的構造與狀態只是粒子間暫時性的組合。型態是暫時的,靈魂是永久的。你今天殺的敵人將無法繼續威脅這宇宙引擎,他們的毀滅換來了其它歐姆尼賽亞之僕的生命,他們將以萬機神的名義繼續他們的工作,由於你的努力宇宙引擎將繼續運轉,這是你的行動的結果,也是你的行為留下的遺產}

[但是我在保護的任務上失敗了]

{沒錯,這是一個真理,生命總是會在最後一個失敗死亡,即便是活了數千年的大賢者也無法超越永恆的熵,一切都結束了,所有的生命都終於死亡的手下,這就是靈魂勝過肉體與智慧的原因}

Alpha 6-恐懼想要回應,但是他的語言處理器失效了,幾秒之後它只剩下模糊的連貫性,而後它的一切覺知都喪失了

外部誘導的劈啪聲響通過Alpha6-恐懼的腦質,聲音,顏色和感覺混在一起旋轉,它們發出一系列的警報幾乎要過載這新喚醒的系統

{你有查覺到嗎? Alpha 6-恐懼}

卡司特蘭無法回答,它不確定這個問題的邏輯原因

{我可以感覺到你的腦質活動,Alpha6-恐懼}

[我不能動]

{你沒有物理控制權,你的馬達系統由我掌控}

Alpha 6-恐懼試圖運行診斷程序,但是沒有任何的監管系統響應

[所有系統失效。解釋]

{你救了我,Alpha 6-恐懼。在全部停止前你轉移了能源維持我的人格矩陣,你用最後的力量支撐住我,而你成功了。雖然我們都遭受了感知上的死亡,但是返回的護教軍把我們帶回神殿}

[可是你的數據尚未卸載]

{準確說,是不能。當你的系統保存著我的資料時,你將我給印在你的腦質和神經上,在沒有把你給刪除掉前沒有任何方式能夠更改我}

[……不明白]

這個自我意識身分的概念在Alpha6-恐懼的思想中不斷循環,它的思維難以處理一個新奇的事物

{如果我要離開這個狀態,你的精神模式將不復存在,你會遭受永久性的死亡}

再一次,自我的想法超越了所有的邏輯分析,在沒有數據技師給它的那如同劇本般僵硬的忠誠邏輯下最簡單的思考也難以進行。所有的系統都轉向去分析沒有數據技師存在下的個體。這個負面的級聯效應必須被停止

[…..是你生存的次要品]

{你的犧牲不是必需的,Alpha6-恐懼。我們的身體將會升級加上智域廣播系統以便讓我能像數據技師身體時一樣繼續操縱小隊。你不會獲得任何的控制權限,除非我的靈魂以某種形式不能作用了,但是你的靈魂將會我在我的當中,如同我存在活於你的體內一般}

[不可分割]

{是的,Alpha 6-恐懼。宇宙引擎持續運轉,我們將一同保護祂的運作}

[依你所令]



註1:巴友指摘,Casus Belli在拉丁文中的意思是指"宣戰理由"

註2: 原文是humans – and human-analogues – 用圓潤一點的方式串起來就是:人類或其他相似之物,但是我推測文章會用這種寫法應該是要表示卡司特蘭這類自動機械的邏輯與程序無法輕易說出異形或惡魔這兩字所以我文中繼續沿用這種僵硬機械的寫法

註3:文中輔助團的原文auxilia,用在現實這是古代羅馬的拉丁文指輔助軍團,我想戰槌中也是指類似的輔助性質軍事人員

註4: 我一直覺得酷的卡司特蘭原來是用if,else往前的,感覺現實感好重

註5:智域Noosphere,一個40k的專有名詞類似於說我們的網路,話中卡司特蘭的意思是對為何技師何不在智域空間發話而感到不解提出疑問

註6: radioactive cell放射性電池,或輻射電池但是我之前從來沒聽過星際戰士後面的背包電池是有輻射的

註7: twin-barrelledserpentine沒聽過沒看過也找不到是什麼武器,也許有人知道?扣掉twin-barrelled是雙聯裝的意思serpentine很不解基本上好像現實也沒怎麼看過
巴友指摘,大砲的意思,由於小說中有描述說安置在頭部兩側,標準的機械教肩扛設計所以就翻譯成雙聯式肩炮


這是篇很機械骨邏輯皮哲學心的小說,小說提到的級聯效應也是現實中已有的,只是小說中加入了機械教的宗教觀點來看待這事




1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562 筆精華,10/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