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4
GP 22k

【討論】恐虐修女與獸人無慘-恩惠 ( Mercy ) 完整翻譯

樓主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ggghalo5
GP2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大教堂的遺跡很遼闊。

  修女隊長奧古斯塔 ( Sister Superior Augusta ) 站在空曠的中心處,黑暗在她頭頂壟罩成拱形,她將深紅色的手放在她臀部上佩掛的爆彈槍上頭。

  她不發一語,只是尋找帝皇力量的神像,尋找跡象、尋找威脅、尋找任何來自祂光輝的閃耀。

  但這裡甚麼都沒有。

  這裡是極限星域 ( Ultima Segmentum ) 最黑暗的角落,很少有人會進入此處。

  傳教士萊西馬庫斯 坦尼卡斯 ( Lysimachus Tanichus ) 在她身旁用低聲的語調說道「這裡在叛教時代 ( Age of Apostasy ) 的最後幾年就被遺棄了,修女,他們是這麼說的。」

  他語句的尾音在黑暗中徘徊,就如同在此處徘徊上千年的回音,奧古斯特給了個簡短的回應,並小心的穿過瓦礫堆,這裡的空氣很悶熱,外頭的叢林沼澤潮濕黏糊,扭曲的藤狀植物穿透了大教堂搖搖欲墜的外牆,它們就像渾沌的觸鬚穿過那些石雕製品,她臉上的鳶尾花刺青隱隱發癢著。

  「姊妹們,」她用無線電輕聲說道,「答數。」

  五個聲音從黑暗中回應她,奧古斯塔視網膜上的螢幕追蹤了她們的位置:光點呈現出標準的移動偵查隊形,她的小隊經驗豐富-除了一位之外,她完全信任她們的能力還有她們對帝皇的愛。

  只要同心,她們能帶著拳頭和信仰跨越銀河系的每個角落。

  坦尼卡斯,帶著他的玫瑰念珠 ( Rosarius ) 到處遊蕩,再次開口,「在我帶著帝皇之名抵達此處之前,幾千年來帝皇的光輝都未曾抵達這個世界,修女,當地的居民告訴我大教堂的存在,這是他們神話的一部-」

  ( 譯者註:玫瑰念珠其實就是一般常見的力場折射器,外型多半是方形、天鷹 / 雙頭鷹或十字架,一般是國教體系或修女會的成員,例如審判官、傳教士或牧師的會配戴;至於軍官或政委配戴的那種效果略低於玫瑰念珠。)

  「我相信你為他們帶來了真相,」她的威信沒有被傳教士威脅到,但她需要聆聽四周-奧菲莉亞七號 ( Ophelia VII ) 的修會長 ( canoness ) 在報告裡將這個世界列為混沌可能的突破點,那些來自恐懼之眼的入侵者、巫婆和叛徒還有各種為了掠奪的異星人。

  奧古斯塔是個服役二十年的老手,她的短髮和嚴肅的眼神一樣是鋼鐵般的灰色,她的經驗讓他既敏銳又謹慎。

  「Me serve vivere,修女,」坦尼卡斯說道,「我為服務而生。」

  「潔托雅 ( Jatoya ) 姊妹,」奧古斯塔對著無線電說,「發現甚麼嗎?」

  她的副手回應道,「沒有,姊妹,如果這裡有甚麼的話,它躲得很好。」

  「注意每個角落。」

  「是的,姊妹。」

  「很好。」她的手依舊放在她的爆彈槍上,同時盯著她上方腐朽的雕像和梁柱,奧古斯塔向坦尼卡斯示意接下去說。

  但他只告訴她那些她早已知曉的事情:他和居民的歷史還有他們對大教堂的謠言,這個鎮有著禁忌,但他們告訴坦尼卡斯當地的神話-在廢墟裡有位守護者,一個披甲的石像,它的胸上有著一朵帶血的花,而他已經把這事傳達給國教,國教再告訴她的姊妹們。

  作為血腥玫瑰修會 ( Order of the Bloody Rose ) 的一員,奧古斯塔立刻就自願參加了這項任務,考慮到這座教堂的年代,這個雕像很可能是聖米娜 ( Saint Mina ) 本人。

  「帝皇祂指派了我,」她對著修會長說道,「所以我必須前往。」

  或許這背後的政治因素大於其他更有遠見的原因,總之修會長同意了她的行動。

  她的靴子在掉落地板的古老石磚上咖咖而響,奧古斯塔爬上了前往神聖祭壇 ( high altar ) 的台階,她不在乎祭壇已經毀壞,她停在了台階的最上頭,其中一隻配甲的膝蓋跪在地上,身後的漆黑斗篷滾滾飄動,奧古斯塔用手在她的護甲上畫出鳶尾花的形狀。

  「Quantus tremor est futurus,quando attingit locum Lucis。」

  帝皇聖光,人皆敬畏。

  她感覺傳教士也顫抖著,他也一同跪下了,坦尼卡斯是個傳話者,一個傳達帝皇語句的好人,但她可是帝皇的女兒,而她的任務非常明確。

  她會找到那座雕像。

  「鎮民還有告訴你別的嗎?」她問道,同時站起身子,「你跟他們住在一起幾個月了。」

  「只有迷信,」他回應道,「如果她是妳的守護聖徒 ( patron saint ),修女,那我們得不靠他們的幫助下找到她。」

  奧古斯塔點點頭,對她的小隊下令繼續搜索,她們以標準的偵查陣型在整個大教堂的側房和迴廊間移動。

  維歐拉 ( Viola ) 姊妹,小隊裡最年輕的一員,被要求在倒下的門旁站崗,她是學院的新畢業生,心地很善良,渴望能證明自己,這些想法都不錯......但奧古斯塔希望她能更親近她們。

  「遵命,姊妹。」維歐拉手裡握著爆彈槍,回到門口旁開始守衛,看著外頭巨大且悶熱繁雜的叢林。

  在無線電裡修女隊長誦唸了勇氣禱詞 ( Litany of Mettle ) ,無論這裡有甚麼,她們都會找到的。

  大教堂中間的耳堂 ( transept ) 放著一尊三十英呎高的巨大雕像,他斷手還存在的部位在天鷹 ( aquila ) 的標誌前舉起,它被雕刻成全副武裝的模樣,就好像真的穿著盔甲,它面朝著神聖泰拉,就好像它仍在尋找著光明。

  但如果這就是聖米娜,那她的臉不見了,她的徽章也早就消失在塵埃之中。

  奧古斯塔繼續環視教堂,仔細尋找歲月和聖人存在的痕跡,此時門口旁的維歐拉傳來呼喊。

  「姊妹們!」這個字在無線電裡聽來柔和,但帶著非常輕微的顫抖,「發現動靜!」

  奧古斯塔感受到腎上腺素的分泌和流動,還有那股悸動感-就和她收到的警告一樣,這是個危險的地方。

  「明確一點,」她邊說邊轉身快速跑回正廳-大教堂的主要通道上,「妳看到了甚麼?」

  「大批部隊逼近中,七、八十碼外,緩慢朝這裡前進中,」她的聲音充滿了恐懼,「很難穿過叢林看清對方的面貌。」

  坦尼卡斯靠到奧古斯塔身旁,傳教士拿出他的雷射步槍,表情看來有點不安,她希望他能幫忙她們射擊。

  「姊妹們,向我靠攏,奇莫拉 ( Kimura ),到門口旁;潔托雅,去後頭守衛。」奇莫拉負責配備小隊裡的重型爆彈槍,快速壓制敵人是非常重要的關鍵,「維歐拉,回報狀況。」

  「我看的不是很清楚,姊妹,但他們數量很多,而且體型很大!」

  「星際戰士?」潔托雅語帶驚訝,「在這裡?」

  但奇莫拉現在也到了門口旁,武器也準備就緒了,她的聲音重新出現在無線電裡,語氣因為熱情而顫抖上揚,「對方不是那些異端阿斯塔特修士,姊妹們。」每個字都帶著興奮之情。

  「對方是歐克蠻人。」

  歐克蠻人。

  如果要說奧古斯塔憎恨哪個天殺的異星人,那肯定就是歐克蠻人。

  那些骯髒又惡臭的生物,牠們只會流口水又毫無秩序可言,就和其他女巫或異端一樣都是王座的敵人。

  她能感覺到她的信念就像旗幟一樣在她內心飄揚著-她有機會能收回這塊聖地,在這個星區的邊陲地帶......

  但奧古斯塔冷酷的紀律讓她在二十年的戰事間活了下來,她能在接受帝皇的愛的同時保持思緒清晰。

  她到了門口旁的奇莫拉身邊,並用她的偵蒐儀 ( auspex ) 向外偵查,一瞬間她就知道維歐拉犯下了何等錯誤。

  那些靠近的眾多野獸都非常魁武,全都比修女們高大,而且都穿著護甲,但牠們不像訓練有素的士兵那樣整齊向前,那是鬆散、吵雜且緩慢前進的隊伍,那些歐克更像是掠奪者,笑聲在牠們間遊蕩,一邊推擠嬉鬧又邊咆嘯著,牠們的聲音聽來刺耳又粗嘎。

  很難穿過蒸氣、各式花草和肆意生長的藤蔓看清牠們的動作,但牠們正朝著大教堂直直前進。

  「姊妹!」奇莫拉得出了相同的結論-她的聲音很緊張,奧古斯塔看到她正瞄準最前頭領隊的歐克,怒氣從她的站姿散發而出,她的盔甲就好像正在燃燒似的。

  「別開火。」

  在那個瞬間,她認為奇莫拉會違抗她的命令,但奧古斯塔的命令非常堅決,相反的,奇莫拉停下了動作,她一邊顫抖著,手指還放在板機上,一邊對準朝她們接近的歐克蠻人。

  在她們身後,無線電裡維歐拉的呼吸聲加快,她很害怕-而奧古斯塔也知道了。

  但是,她小隊裡最年輕的隊員必須控制她自己,而且要快。

  修女隊長迅速下達部屬命令,奇莫拉和卡雅 ( Caia ) 站在門口;維歐拉和梅莉亞 ( Melia )在教堂左前側的拱廊;潔托雅和她的火焰噴射器則顧著後頭;奧古斯塔和依舊跟在她身旁的坦尼卡斯則站在右前側的拱廊,那側的窗戶很久以前就被藤蔓扯了出去,粉碎成被人遺忘的灰塵。

  外頭,歐克蠻人靠近了,很顯然牠們的隊伍之中爆發了一場打鬥,周圍的野獸歡呼和發笑。

  在她的頭盔底下,奧古斯塔抿著嘴唇-她不畏懼這些野獸,無論牠們的數量有多少。

  她在無線電裡唸誦戰地禱詞,她聽到了她的姊妹們也加入她,聲音聽來非常柔和。

  『汝必懲創彼等異端,
  汝不可饒恕彼等,
  汝不可赦免彼等,
  吾輩懇求聖主,以神力蕩滌賊寇。』

  她感覺維歐拉變得嚴肅,同時也恢復了勇氣;她感覺奇莫拉變得冷靜,準備向即將到來的生物和牠們的褻瀆念頭施放她的怒火。

  「等等,」奧古斯塔說道,又一次。

  歐克蠻人更接近了。

  走近重型爆彈槍的射程內。

  走進爆彈槍的射程內。

  現在開始的每個瞬間,歐克蠻人都可能看到蹲下的修女們,還有她們血紅色的盔甲和黑白色的斗篷......

  「姊妹們,冷靜;奇莫拉,聽我命令,火力壓制,為了帝皇......開火!」

  歐克蠻人完全沒頭緒是甚麼在朝牠們開火。

  無論是暴徒還是戰士,全都化為飛濺的鮮血和殘破的血肉消散殆盡,奇莫拉手裡的重型爆彈槍怒吼著,叢林被撕成碎片,葉子如同彈片閃出光芒,樹木和藤蔓被切成兩半。

  一棵古老的樹幹痛苦呻吟著,它正在倒塌,但藤蔓纏住了它,樹幹就掛在那邊吱嘎作響,像是劊子手手裡的巨大斧頭。

  奇莫拉的聲音在無線電內爆了出來,音量越來越大,「從永恆的死亡中,墾求上帝解救我們!」

  戰鬥禱詞和武器的怒吼緊密相連,修女們的聲音也加入她的行列,隨著奇莫拉對歐克蠻人的血腥一擊聲音變成了一股宛如水晶純淨的共鳴。

  奧古斯塔露出了微笑,在她頭盔下她緊繃又狂暴,她很清楚她聽到的每一句話,血液內的每次沸騰-這就是她追求的、她渴望的和她熱愛的,帝皇本人與她同在,祂的火焰就在她心中,祂就像在她四周,在她的盔甲上和在她手裡的爆彈槍裡。

  她來這裡就是要向膽敢對這處被遺忘聖地掠奪的暴徒施放祂的怒氣。

  而且這讓她感覺很好。

  在她另一邊的臀部,上頭沉重的枷鎖叮噹作響,就像是在乞求釋放的機會,但時機還沒到......還沒......

  她聽到奇莫拉將歐克蠻人射成碎片時正在高聲詠唱著,「從墮落者的褻瀆之中,帝皇解救了我們!」

  但即便歐克蠻人有著各種缺點,牠們可沒有畏縮的念頭,牠們對帝皇的憤怒毫無興趣,牠們沒有戰術可言,也沒有任何理智,其他人可能會趴在地上掩護射擊,但這些野獸可不會這樣。

  牠們憤怒咆嘯著,揮舞手中粗製濫造的武器,直接朝她們發動衝鋒。

  奧古斯塔在歌聲中大喊「奇莫拉,退後重新裝彈!其他人,開火!」

  她舉起手裡的爆彈槍,瞄準她能看到最大隻的歐克,綠皮的指揮結構很簡單-誰越大隻,說的話就越有份量,如果她能把領頭的除掉,剩下的就更容易剷除。

  戰鬥禱詞依舊環繞在她周圍,她的聲音再次加入其中,她感覺歌聲就像野火一樣刺激著她的神經,第二波歐克蠻人憤怒的向前衝,牠們咆嘯、牠們急迫。

  牠們似乎沒有盡頭。

  那群野獸現在離她們很近,她能清楚的看到牠們:牠們迸出的獠牙和綠色的皮膚,牠們生鏽的武器和用從戰場撿來的鋼鐵和陶鋼
拼湊而成的盔甲。

  其中一個披著白色護肩,上頭還帶有獨特的鳶尾花紋章,奧古斯塔怒吼道,她對那東西印象很深刻。

  但牠們的損失沒讓牠們停下腳步,牠們撿起垂死弟兄和被人踩踏的武器,繼續向前。

  爆彈槍在深紅的手裡咆嘯怒吼著,坦尼卡斯用他的雷射槍射了一發,仔細挑選他的目標,這座叢林變成了用鮮血、煙霧和噪音揉製而成的混亂,但歐克蠻人仍然上前,一邊流著口水一邊大吼大叫,將沿途倒下的樹木和藤蔓撕成碎片。

  另一邊則是束縛和咕嚕聲,半打的綠皮在沼澤表面上尖叫掙扎,最後消失在沼澤裡,其他綠皮傳來訕笑和呼喊聲,但牠們依舊沒慢下速度。

  「牠們的數量太多了!」最年輕姊妹的哭聲打破了禱詞的純潔,奧古斯塔感覺她的小隊正在動搖。

  她將音量提升到頌唱的程度,像個號角一樣發出神聖的號鳴。

  「懇求帝皇解救我們!」

  伴隨著憤怒的呼喊,維歐拉重新開火。

  但歐克蠻人才不在乎這些,牠們從叢林的糾纏中脫身,豪不在意的衝上台階。

  領頭的歐克在深紅色的血霧中退了幾步。

  其他人陷入了狂怒當中,坦尼卡斯持續開火著,光束從奧古斯塔的肩膀旁掠過,奧古斯塔將武器切換至全自動模式,聽著其他人爆彈槍的宣洩聲,所有人都在正義的怒火中咆嘯。

  歐克依舊前仆後繼的湧上,牠們就像腐敗的綠潮,又像一頭巨大的野獸,毫無秩序也毫無恐懼可言,就像動物般嚎叫怒吼著。

  姊妹們無法擋住牠們。

  奧古斯塔體內的怒氣上升,然後又降回如鎂般閃耀的潔白正義怒火,你們不能進入這裡!

  維歐拉很害怕,她尖叫著禱詞的內容,同一篇禱詞的內容,一遍又一遍......

  忽然間,進攻終止了,殘破的樹葉緩緩的飄落至腐敗的叢林地面。

  歐克蠻人停下了,奧古斯塔很直覺地換上彈夾,她甚至沒注意到自己的動作,她用視網膜上的鏡頭掃描外頭,以多米妮克 ( Dominica ) 之名,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牠們剛剛被教堂本身的聖潔震懾了嗎?

  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這個論點不太可能。

  她看著前頭的生物開始移動,在倒塌的雕像後尋找掩護,奧古斯塔下令重新開火,爆彈槍再次怒吼著。

  野獸們知道修女們的位置-然後牠們回擊了。

  聰明的歐克蠻人?這點子非常駭人。

  但外頭的某個東西-可能是戰爭頭目或之類的-有著智慧。

  這讓她思考牠們的出現是否純屬巧合......接著她的背脊冒上一陣詭異的冷顫。

  領頭的歐克已經找了掩護,叢林也開始不平靜了,在牠們後頭,在不斷上升的煙霧後頭她能看到幾個更大的身影正在向前,牠們有著粗鄙但裝飾精美的武器,那些武器不停竄出一陣陣火光。

  一陣射擊將石頭啃掉了幾塊,同時迫使修女們低下頭躲避。

  然後牠們當中-

  「從窗戶旁退開!找掩護!」

  她的小隊已經開始移動了,她們立刻就退回來,沒有在窗邊等著歐克蠻人狡詐的將火箭發射器抬上來並將骷髏塗裝的火箭彈......直直的射進大教堂的中殿裡。

  奧古斯塔倒在地上,她一同將坦尼卡斯拉倒在地。

  世界陷入了火海之中。

  她聽到彈片呼嘯而過的聲音,感覺到熾熱的嘶嘶聲灼燒了她的盔甲,並將她的披風撕成碎片,歐克蠻人會用導彈作為進攻建築物的掩護,即便火焰還沒熄滅,她已經站起身子了。

  「姊妹們,報數!」

  坦尼卡斯趕緊從地上爬起,他被燒得焦黑,但可沒有受傷-奧古斯塔盡可能保護了沒穿護甲的他,他正在咳嗽,在沉澱的灰燼堆裡摸索著他的雷射槍。

  五個聲音回應了她,她感謝帝皇賜給她的勇氣和她小隊的經驗。

  現在歐克蠻人到她們四周,牠們穿過門板、從窗台攀進來-如果她們失敗了,奧古斯塔會帶著這棟教堂和牠們打上最後一次照面,順便帶著裏頭的所有人一起去死。

  為了帝皇的榮耀!

  但她們還沒放棄,她們會和身後的帝皇共同奮戰,她們會戰到最後一口氣。

  「奇莫拉-!」

  奧古斯塔開始下令她們後退,讓奇莫拉的重型爆彈槍能掩護她們,但她的聲音一枚引爆的手榴彈蓋過,那枚手榴彈正好滾到了奇莫拉腳下。

  那位姊妹在一陣煙塵和碎片間消失了。

  維歐拉尖叫著,大塊的屋頂碎片掉落至地面,坦尼卡斯不停向背後的東西掙扎,他的步槍不翼而飛。

  現在歐克蠻人湧入了中殿,奧古斯塔看見一堆較小較深色的小鬼頭 ( gretchins ) 在她們腳邊亂竄,牠們撿起地上的東西搖一搖、咬一咬後興奮地把東西撿走。

  她將爆彈槍丟到一旁,拔出了身後的鏈鋸劍,接著扣下了板機。

  它栩栩如生的用純粹的焦躁咆嘯著,渴望褻瀆者的鮮血。

  修女們被武器的吭鏗聲所激怒,被怒氣驅使的她們用拳頭和雙腿和歐克蠻人搏鬥,她們揮拳撂倒一個,把一個踢到地上,把牠手裡的斧頭搶過來後砍向後頭的另一支歐克,她們原本深紅的盔甲如今被死亡的色彩所擦亮。

  但在這場肉搏戰的背後,奧古斯塔開始想通了一些事情:這不單單是一場隨心起意的突襲,牠們的數量太多太強,而且反應很快,這些歐克蠻人是有備而來。

  而且牠們預期會有人抵抗。

  一隻手抓住奧古斯特的斗篷,並向她往後一拉。

  她握著手裡的鏈鋸劍旋轉,劃過一頭歐克的喉嚨後接著砍進另一頭的胸口,兩頭野獸倒下,還有一頭正在嚎叫,她剛剛的想法被她遺忘了-她還有其他的要緊事。

  奧古斯塔邁步,從某隻無禮的小鬼頭頭上踩過,接著砍向第三頭和第四頭歐克,她就是憤怒的化身,代表著帝皇的憤怒,她用手裡的鍊鋸在敵人的盔甲、血肉和骨頭上雕刻,讓鮮血如同紅酒揮灑到半空中。

  坦尼卡斯已經不見了,消失在這場混亂的某處。

  潔托雅姊妹在無線電裡大喊道-這些獸人已經繞到她們背後了。

  確實很聰明。

  隨著潔托雅的撤退,手裡的火焰朝著敵人發出怒吼,被火壟罩的敵人開始燃燒、尖叫並掙扎著,濕氣和群雜的藤蔓開始冒煙。

  接著奧古斯塔看見了別的東西。

  戰爭頭目。

  王座在上,那頭野獸還真大!一頭高七英尺半純用肌肉組成的野獸,牠耳朵上有些金屬,下顎的一顆牙齒特別突出,而且牠全身幾乎都披著盔甲,上頭能看見一些眾所皆知的圖案-聖血天使、帝國之拳,還有代表渾沌的八角圖騰。

  這是一頭歐克冠軍 ( champion ),也是她所見過最大最該死的歐克蠻人。

  如果她在這裡被牠除掉,那她可就白從學院畢業了。

  牠紅色的雙眼有著銳利、狡詐的眼神-而且牠將目光停在奧古斯塔身上。

  奧古斯塔對著牠咆嘯「Mori blasphemus fui!」

  死吧,褻瀆者!

  在她們周圍,混戰減慢成了一場鮮血與刀刃的流暢舞蹈,她的眼角餘光撇到了維歐拉用她深紅色的拳頭朝歐克臉上揮了一拳,她看到那頭歐克搖晃身子退後幾步,然後搖了搖頭,露齒而笑。

  但奧古斯塔的注意力依舊集中在牠們的老大身上。

  就像對方的注意力在她身上一樣。

  她們兩人就像是風暴的中心,那頭冠軍帶著兩柄斧頭,兩把都和牠充滿肌肉的前手臂一樣長,而且牠的腰帶上還插著另一柄手榴彈。

  「修-女。」

  鍊鋸劍的咆嘯聲是牠聽到的唯一回應。

  牠不僅大隻,速度還很快。

  奧古斯塔已經習慣歐克蠻人的緩慢動作,牠們以往都靠著蠻力而非速度或技巧來擊倒敵人。

  和牠不同。

  在她腦海中她開始背誦血之禱詞 ( the Litany of Blood )-就像一種直覺,純粹的專注,這是她戰鬥訓練的一部份,也是她在學院裡學到的東西,它讓她更加迅速,像是用於提升力量的工具,正流經她全身各處。

  但她第一擊側砍被擋下了,接著是第二下,當斧頭咬住鍊鋸的鋸齒時爆出了摩擦的尖叫聲。

  歐克蠻人並沒有退縮,牠開始控制住局勢而且力大無窮,奧古斯塔開始後退,擋下了一擊後又頂住第二下,她的靴子踩在遍地的塵埃和歐克屍體間。

  牠跟上她的腳步,牠的氣息就和牠滿嘴的黃牙一樣骯髒,牠還不斷說話,不停威脅和嘲弄她,但奧古斯塔對牠狂妄的語句豪不在意。

  牠是個褻瀆者和掠奪者,而且牠會死在這裡。

  另一次打擊,接著又一次,她試著向前推進,但對方沒給她任何空檔反擊,在她四周其他隊員用小刀和拳頭奮鬥著,用鎚子將一頭歐克鎚成一攤綠色的醬糊。

  她看到一位姊妹步履蹣跚,接著跪倒在地。

  「修-女。」怪物咧嘴一笑,牠將雙手的斧頭丟在地上,接著用巨大的手抓住鍊鋸劍和上頭的刀刃,一把將它從奧古斯塔的手中扯了下來。

  牠將鍊鋸劍丟到一旁。

  她看到潔托雅的火焰噴射器在視線的角落熠熠生輝,她看到卡雅和梅莉亞一起將一具歐克的屍體扔回牠的同伴堆裡,將那群歐克全都撞倒在地。

  她們得到勝利的!

  她幾乎就快笑出來了,笑聲聽起來像是純淨、正直的喜悅,她現在只剩下她的護手 ( gauntlets ),她一個箭步朝怪物身上撲去。

  但牠太快了-牠抓住她,用被鍊鋸劍刻傷的手抓住她的護頸鎧甲,接著一把將她舉到半空中。

  她現在生氣了,她踢了牠一腳。

  又一腳。

  又一腳。

  她讓野獸的嘴唇分開了,但那只是因為牠正在微笑,牠的牙齒現在染上牠自己的鮮血,她怒不可言,一邊大聲喘氣一邊試著扭動身軀並打碎牠的手臂,迫使牠將她放下。

  牠晃著手裡的奧古斯塔,彷彿她是個犯錯的部下。

  「姊姊!」透過無線電她聽到了潔托雅的哭喊,她的副手不能對她們使用火焰噴射器,但她對小隊裡的其他人下達清楚的命令。

  「拿下牠!」

  戰爭頭目才不在乎這些,牠再一次搖晃手裡的奧古斯塔,她身上的盔甲咔噠作響。

  「修-女,」牠說,「我知道妳,要來尋找。」

  什麼!?

  「等等!」這句話在頻道內聽起來像一聲咕嚕。

  野獸開始嘲笑她,「我們早就知道了,殺光修-女們,把武器搶走。」

  思緒宛如冰霜在她的脊髓上凝結,當牠第三次搖晃奧古斯塔時她驚恐地盯著眼前的歐克蠻人。

  搶走武器。

  牠知道她們要來這裡!

  她們周圍的戰鬥開始減少,歐克們前進的步伐開始蹣跚,修女們毫無憐憫的攻擊牠們,將牠們趕回隊伍之中,許多小隻的野獸拋下武器逃跑而去。

  潔托雅扔下她的武器,獨自用拳頭奮戰,奧古斯塔看到她朝著歐克的後頸揮了一拳,後者跌跌撞撞的跪倒在地。

  某個穿著紅色盔甲的身影-她分不出那是哪位隊員-穿過這片混亂,她手裡握著爆彈槍,朝著那堆交戰的人群開了一槍;另一名隊員正在清理祭壇台階上的屍體,奧古斯塔能看到奇莫拉殘破的屍體,從她盔甲的關節處依舊冉起煙塵。

  然後,她看到一位姊妹將手按在脖子上的頭盔,接著將頭盔拿下,露出她的面貌,一張帶有雀斑的臉還有一頭亂糟糟的紅短髮,整臉都是汗水。

  維歐拉。

  她的表情就像用酸蝕雕刻的鋼鐵。

  「放她下來。」

  維歐拉舉起她的爆彈槍,直直瞄準歐克的腦袋。

  戰爭頭目停下了動作,奧古斯塔看著牠環視四周還有牠落敗的部隊,看著牠變窄的紅眼睛還有牠扭曲的嘴唇,然後牠讓她走了,她跌落在地,膝蓋直接撞到大教堂的地板上頭。

  維歐拉更靠近了一點,手裡的爆彈槍穩定且對準牠。

  歐克蠻人對她露出了牙齒。

  奧古斯塔隊最年輕的姊妹展露出的勇氣感到敬佩,她站起身子走到戰爭頭目身旁說道「你知道我們在這裡,」她要發問就只能帶著傷緩慢前進,但她不在乎,她必須知道答案,「怎麼知道的?是誰告訴你的?」

  「修-女,」戰爭頭目將視線從奧古斯塔移到維歐拉身上,接著再移回來,「多麼愚-蠢,多麼渺小。」

  奧古斯塔怒視著牠,「你怎麼知道的?」

  「血斧,」牠鎚了下胸口交叉的斧頭標誌,「我們殺戮,然後搶走武器。」

  她緊盯著牠的紅眼,奧古斯塔聽說過血斧,牠們有時候和人類交易-或許這能解釋為什麼牠會這麼聰明,但這不能解釋牠為什麼-

  坦尼卡斯。

  真相就如同帝皇本身的光輝-一縷純粹的真理,坦尼卡斯以前曾來過這裡-在這裡住上幾個月-而且只有坦尼卡斯知道修女們要來這裡。

  而且奧古斯塔還記得,他曾用在當地的情報來幫她們設定偵查的出發時間。

  他告訴牠們什麼時候該來這裡。

  「抓住傳教士。」她在頻道內下達命令,她看到卡雅點頭後轉身離開。

  「他給了你甚麼?」她對著戰爭頭目說道。

  牠繼續嘲笑她,一對紅眼變得冷酷。

  牠的手移到了牠腰帶上的手榴彈。

  奧古斯塔看到牠的動作,準備伸腳踢向牠的手腕-但維歐拉的動作更快,她的臉看起來就像石頭,最年輕的姊妹直接朝歐克的頭腦開了一槍。

  血肉噴濺,巨大的野獸搖搖晃晃了一秒,就好像被嚇了一跳-接著像一棵樹木直直向前倒去,整座建築物甚至為之震動。

  一攤深紅色的泉水在石板上綻放開來。

  「射的真準。」奧古斯塔對著最年輕的姊妹說道。

  維歐拉淺淺一笑作為回應。

  在她們身後,卡雅帶著坦尼卡斯回來了,傳教士因為恐懼而喋喋不休。

  「我發現他試著逃跑,」卡雅說道,「就像隻昆蟲一樣試著鑽進地下墓穴裡頭。」

  「修女!」傳教士臉色蒼白,看起來像快要嘔吐似的,她的盔甲上頭還滴著鮮血,奧古斯塔走到他身邊,用手握住他的脖子,就像那頭歐克對她做的事一樣。

  他看著她,他睜大雙眼,嘴巴張大,「修女隊長,我向帝皇-」

  「你膽敢?你膽敢以帝皇之名發誓?」她的手開始收攏,她能感覺她抓住他喉嚨裡的空氣,「我應該就這麼活活把你掐死。」

  「修女,拜託!」

  在她腳邊,戰爭頭目已經死透了,剩餘的歐克蠻人也被清光了,其他姊妹們在奧古斯塔身邊集合-這整間大教堂似乎都聚集在她身後,看著她手裡的傳教士,

  「你以前來過這裡,」奧古斯塔說道,「和這鎮民一起生活,你就是這當中的牽線人,坦尼卡斯,你是唯一能掌控這些細節的人,告訴我,你和歐克們交談?和牠們談條件?你是不是在雕像一事上說了謊?就只是為了讓歐克蠻人能殺了我們搶走武器才捏造些事情讓我們過來。」她邊說著,邊搖晃手裡的傳教士,彷彿他只是頭老鼠。

  「修女,我發誓!」

  她感到厭惡,鬆手讓他離開,看著卡雅的護手抓著他的肩膀並逼他下跪。

  「奇莫拉修女死了。」奧古斯塔說,她取下頭盔上頭的印記,接著拿下頭盔,享受和沼澤相比更為涼爽的空氣。

  坦尼卡斯看著她如鋼鐵般冷靜的眼神,他開始恐慌起來,「拜託!」

  她單膝跪下,用染血的護手抓著他的下巴,逼他直視著她,「懺悔,你這異端,或許你還能拯救你的靈魂。」

  他現在怕的發抖,臉色變成了慘白,汗水在他的皮膚上看來閃爍著光輝。

  奧古斯塔已經在逮捕他人和懺悔的瞬間看了這種表情不下一百次了-那種內疚和恐懼感,而那正是她尋找的證據。

  「告訴我實話,」她對著他咆嘯,「你到底和牠們做了甚麼交易!?」

  坦尼卡斯被嚇的哭哭啼啼,語句就像滾水般從他的嘴裡溢了出來,「當我來到這裡時,」他說,「鎮民告訴我有關歐克蠻人的事,那些部落正在摧毀附近的村莊,犯下許多可怕的暴行......牠們接著會來把這個村子徹底消滅掉,那些人們告訴歐克蠻人有關大教堂的事,告訴牠們如果牠們肯放過村子就能在大教堂裡找到牠們想要的東西,接著我就來了,他們請求我幫助他們,他們知道歐克蠻人一定會回來的,還有如果牠們回來會發生甚麼事。」

  他滿臉都是淚水,「他們只是平凡人,修女,只是些普通的家庭,他們有血有肉,滿懷恐懼還有希望,孩子們只是想長大,」他的臉上充滿了痛苦,哽咽的說「我只是想幫助他們。」

  奧古斯塔在維歐拉帶著雀斑的臉上看到憐憫,在其他人臉上看到了不同的立場-她們很清楚要是歐克蠻人回到村莊會對那些村民做出甚麼事。

  坦尼卡斯說「我跑去找歐克蠻人,我告訴牠們我會帶武器和盔甲給牠們,只要牠們放過那些人,然後-」

  「然後你就把我們帶給牠們。」奧古斯塔語帶嚴厲地說。

  「妳打敗牠們了,不是嗎?」他向她認罪乞求,「妳贏了!」

  她看著眼前啜泣的男人思索著,淚水在他滿是汙垢的臉龐留下兩道清晰的痕跡,她理解他的痛苦,還有他所做的決定。

  但這沒有改變任何事實。

  「萊西馬庫斯 坦尼卡斯,你是個叛徒,你操縱修女會以達成你個人的目的,你背叛了帝國國教,還有帝皇的名號。」 坦尼卡斯試著開口,但她不想聽,「還有你的故事少了最關鍵的一點-要是我們輸了會怎樣?」

  「妳是修女隊長奧古斯塔 聖托拉斯 ( Augusta Santorus )-妳沒有輸,妳贏了!」

  「去跟奇莫拉說吧。」

  坦尼卡斯瞥了眼一旁殞落的修女,接著向前癱軟一倒,不停哽咽啜泣著,「我只是想幫助他們。」

  「你把我們賣給了敵人,」奧古斯塔反手賞了他一掌,金屬護手在他臉頰上留下一道傷口,他的臉被拍到一旁,他撇回頭看著她,眼神滿是不解和恐懼,「你用謊言把我們帶到這裡,你賠上了奇莫拉修女的生命,你還試著從戰鬥中逃跑,你的罪刑顯而易見,而你的性命將被沒收。」

  他張著嘴盯著她。

  但她還沒說完,「然而,我會這麼說,這個世界,位於克力西斯星區 ( Calixis Sector ) 內的德魯蘇斯 馬爾曲斯 ( Drusus Marches ) 次星區 ( Sub-Sector ) 下的勞提斯 ( Lautis ),現在將在血腥玫瑰修會的觀察和保護之下,我們以帝皇之名宣布這間教堂和裡頭的所有物都是我們的,而我們會保護這裡的人民-假使他們肯皈依帝皇的話。」

  坦尼卡斯已經癱倒在地,他正在顫抖,用他的雙手摀掩著臉,「拜託!我知道妳會打敗牠們的!我知道!」

  「我為你提供保護,坦尼卡斯,但是你......」她再次抓起他的頭,「In pythonissam non patieris vivere,我不容你繼續活下去。」

  「修女隊長......」維歐拉的聲音傳進她的耳裡,而不是透過無線電,「他應該和我們一起回去,面對審判-」

  「夠了!」奧古斯塔厲聲說道,維歐拉退縮了一步,「我知道怎麼處置這種雜碎。」

  「姊妹,」潔托雅更加謹慎的說道,「這裡不是我們-」

  「他嘲弄我們!」奧古斯塔怒吼道,「奇莫拉死了!」

  坦尼卡斯撲倒在她的腳邊,「拜託!」

  維歐拉和潔托雅互相交換了眼神。

  奧古斯塔伸出一隻手,將啜泣的男人拉回他原本的位置,「你沒成功濫用聖徒之名,你最後也沒能操縱教會達成你的私人目的,而且相信我,如果歐克蠻人贏了,你和你的小鎮還是會被摧毀,那個戰爭頭目會把你切成碎片然後把你吃下肚。」

  坦尼卡斯現在開始發抖了,奧古斯塔將玫瑰念珠從他的身上扯下,交給離她最近的姊妹,然後她從她盔甲上拔出她的鳶尾花匕首 ( punch-dagger ),直接劃開坦尼卡斯的喉嚨。

  ( 譯者註:punch-dagger其實比較近似刺殺用的短刀刃,一般能藏於袖口或盔甲暗袋,在小說改編電影:地獄 / Inferno 裡有出現過,正確譯名為手刺,但為了辨別度此處改為匕首。)

  她感覺一旁的維歐拉抖了一下,儘管她甚麼話也沒說。

  坦尼卡斯睜大雙眼著倒地,嘴邊滿是泡沫,他的雙手摀在他的喉嚨上頭,而他的鮮血和死去歐克的血液混在一塊。



  當他倒在地上時,口中最後一個字就是解脫。



  祝大家連假愉快 :P

  題外話,翻到中間那段時我腦中一直浮現著修女大喊 " 血祭血神 " 衝上去的錯覺,但到奧古斯塔被抓住後又浮現了甚麼獸人抓住精靈狠狠無慘的汙穢畫面,越想越刺激呢 :3
21
-
LV. 44
GP 22k
2 樓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ggghalo5
GP1 BP-
  在這裡順便解釋一下為什麼傳教士能把修女會找來 :3

  帝國國教的最高首領也是帝國元老院的一員,國教底下有三個組織:忠嗣學院、銀河傳道會和修女會,其中因為馴順教令 ( Decree Passive ) 的緣故帝國國教不被允許擁有武裝男性,原文是men under arms,所以他們主要的軍事力量得仰賴修女會來鑽漏洞 ( women under arms )。

  銀河傳道會 ( Missionarus Galaxia ) 顧名思義就是負責傳教的,下轄的傳教士會到各個星區各個星系內到新的世界將帝國國教傳授給當地民智未開的土著,考慮到每個世界上的科技水準、文明、習俗甚至是固有宗教的混雜,這些傳教士多半會在當地居住好學習並融入當地人的生活,花上數年甚至數任藉此溫和的改變並影響當地的文化,在一些短篇小說裡也有傳教士在當地娶妻生子的例子。

  傳教士有時也會在一些新世界上設立醫院或學校來傳遞帝國國教,除了傳教之外,傳教士的另一個任務是檢查當地的宗教,那些原始宗教可能都只是混沌或基因竊取者教派的偽裝,傳教士如果發現了他所屬的星球有古怪,他就會向上級報告,國教就可能把修女會、帝國防衛軍甚至是黑暗聖殿的部隊派到世界上提供支援。

  另外,審判庭 ( Inquisition ) 下轄的異端審判庭 ( Ordo Hereticus ) 因為和修女會的任務性質相近,所以她們兩個也很常合作追捕異端。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559 筆精華,09/1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