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614

【心得】審判庭的相關介紹

樓主 CM p0492659936
GP5 BP-
                                                                  審判庭  

                                                           The Inquisiton  

                            
                                                               沒有無辜者
 
他們是帝皇的眼睛,他們是帝皇的耳朵,它們從不休息,他們是”王座代理人”,他們的眼線遍布帝國全境,沒有人能躲過他們的監視,對帝國不忠者將自食惡果,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神秘的審判官們以他們的無情保護著人類。無論是帝國外的,帝國內的以及將來會成為的皇帝之敵,他們都會找到他們並無情地殲滅他們。在審判官的面前,所有的陰謀和叛亂都顯得如此蒼白無力,無論其規模多大,其聯盟多麼強力,最終等待他們的只有的無情制裁。雖然帝國的疆域如此巨大,誰都無法逃脫審判官的監視之眼。審判官們從不罷休,從不停息也從不寬恕,他們就是皇帝本人智慧與力量在凡間的代表。

凡為審判庭工作者,都有另外一個名稱:王座代理人帝國中的每位審判官都是一個單獨的個體,每個人都對人類執掌著無上的權力。正因為如此,審判官能夠以帝國之名征調任何帝國軍事力量,小到一個行星的自衛隊,大到整個星際陸戰隊戰團,泰坦軍團和帝國海軍。不過審判官還有一項無與倫比的武器:滅絕令,一種包含病毒炸彈,化學武器魚雷,地震導彈的軌道轟炸方式,能夠將一個行星徹底變為一座沒有任何生命的廢土。

5
-
LV. 19
GP 614
2 樓 CM p0492659936
GP6 BP-
譯者:saduka
轉自百度

Inquisitor
戰棋

審判官

“我到此拔亂反正:盪滌不淨;裁判孰惡孰善:懲奸除惡。我以神聖人類皇帝之名履行吾職,而我很榮幸能接下這份工作。”
————————“致遭詛咒者公文”,由剛抵達芬克斯世界的惡魔審判庭審判官加利爾女士透過行星廣播對整個世界發布的通告。

審判官們通常委以最恐怖的任務並且掌握者能令常人精神崩潰的秘密。他們的職責就是行走在整個人類社會中,從常人跟靶無法解釋的恐怖事物中保護帝國。人類這個種族必須自己保護自己,因為我們總是渴尋不朽的禁忌力量。審判官們必須時刻監管人類,並準備者將數百萬的靈魂投入淨化之火以拯救另外數億人。正是這種無比沉重的職責落在了這些王座代理人的肩上。

在數以萬計的無數人類中,只有極少數人具備有成诶審半官的資格。沒有人說得出整個帝國中有多少審判官,然而可以肯定的是用殫精竭志保護帝國的審判官肯定無法足夠多地覆蓋人類的芒芒眾生。正因為這種工作的性質,負擔在其肩上的沉重命運就成為了審判官的標誌。為了證明自己值得進入審判官的圈子,其人必須表現他的絕對潛能。然後為了能夠在侍僧的工作中活下來,他們必須做出極大的犧牲並表現出非凡的技能。最後,為得到審判官的印章,其人必須能夠承擔他所處之位的重擔以及能夠以絕對的約束力來執法從而保證人類的絕對勝利。

審判官站在這個銀河中直面所有恐怖事物的最前線。他們每個人都被授予了能夠將數個世界陷入滅絕之火的權力,而且這要憑他們自己的良心來決定事後是否接受他人的質詢。儘管審判官之間有很多共同的品質,但絕對沒有兩個審判官會完全相同。在數十年甚至數百年的服務後,每個審判官都有自己的人格,外表,對審判官職責的看法等等。有一些變得毫無耐心,總是立刻著手處刑,他們會認為所有靈魂都充滿者邪惡,敵人潛伏在每一片陰影中;還有一些則是自己躲進了陰影,透過操作巨大的人脈網路遠遠地操控者自己的耳目,而自己卻從不露面。大多審判官變得脾氣古怪,處是奇特和外表另類,他們終身與那些常人無法面對的恐怖事物結合在了一起。

儘管審判官們獨自承擔了重擔,很少有審判官會在執行職責時只身孤影。他們大多數人都有盟友和僕人;這些人都有一技之長能夠為審判官所用。一些審判官夥許只有一小撮自己最信賴的僕人,而另一些或許卻擁有一整支私人軍隊。

無論他們的部下如何履行自己的職責,所有審判官自己都對他們的任務極度小心。他們有足夠強大的意志來對抗這些無法想像的恐怖事物並且對帝皇的信仰堅定無比。然爾,這些個人精神意志既是審判官最強大的力量,同時也是最恐怖的精神危險。每個審判官在任務中都必須保持堅定,再獵捕異端德政譯狩獵中毫不退讓。
沒人能夠凌駕審判官的研判,即使是其他審判官也不得干涉。沒有任何事物可以躲過他們的質詢。即使由最高統帥部印封的檔案也不例外。許多審判官在調查的過程中會最終會被自己的同僚反對或甚至被裁定為異端。這是所有審判官都必須承擔的職責。

無論他們的調查會走向何處,審判官即使在咽下最後一口氣前都務必將驅逐帝國之敵。他們可能自己一人在黑暗的下水道中面對者散發者惡臭的變體怪物。他們可能帶領者一小對自己親選的戰事對抗者已經滲透進當地督政府的邪教組織。他們可能領導者一整支帝國防衛軍兵團。他們可能站在帝國海軍戰列艦的艦橋上,冷冷地看者一個在他們命令之下燃燒者滔天大火的世界。審判官的權力是全方位的,而審判官所作出的貢獻是很難看到的。
  
6
-
LV. 19
GP 614
3 樓 CM p0492659936
GP2 BP-
譯者saduka
轉自百度


                                                               三大審判庭

時刻警惕者帝國遭到各種侵犯的審判庭主要化分為三個支派,以分工面對帝國最大的三個威脅叛徒,惡魔和異型。

異端審判庭 (the Ordo Hereticus,the witch hunters)


作為審判庭的另一個分支,其雛形秘密地出現在帝國最腥風血雨的早期,在那個巫師,異端和變體橫行的年代為帝國的屹立做著不屈的鬥爭。異端審判庭可以說是帝國中最殘酷嚴格機構,與惡魔審判庭與異形審判庭可以說完全不同,而為了對付惡魔或者異型,異端審判庭會插手到惡魔與異型審判庭的行動中;因為這是在帝國事務中最稱得上異端的目標。

異端審判庭在叛教年代的余燼中開始漸漸進入人們的視野,此時已經伏法的領主樊迪爾早已將整個帝國弄成了一團血肉模糊,而他們必須保護人類的未來。在將修女會——戰鬥修女納入了自己的合作部隊後,異端審判庭開始了對人類最大威脅的一系列清洗。戰鬥修女是人類一切閃亮優點的集中代表,堅定的意念,絕對的純潔。除了作為異端審判庭的合作部隊外,她們也是國教的正式武裝力量。


惡魔審判庭(the Ordo Malleus,the daemon hunters)


惡魔審判庭是帝國審判機構的一個部門,由帝國在過去的一萬年中為人類的生存而不斷奮鬥,極富經驗的個人們組成。每個審判官都發了重誓抵抗帝國最可惡的敵人,惡魔審判庭所關注的是如何消滅混沌的實體表現:惡魔。

審判庭的成員在他們每一個清醒的時刻都在致力於發現惡魔和消滅任何被發現的惡魔。一個審判官在帝國的每個部門都有他的部下,並且將毫不猶豫在非常時刻調動當地部隊。審判官的影響力是如此之大,他們甚至可以在需要的時候將阿斯塔特們納入他的麾下。

但有時候惡魔的入侵是如此強大,即使是最強大正義的審判官也必須求援方能凱旋。即使是人類警覺最低程度地消退也將導致飢餓的惡魔們潮水般的湧入,吞噬那無數靈魂。在這個銀河中,只有一支部隊能夠抵擋惡魔的侵襲:灰騎士

他們在能力和技巧上甚至勝過他們的星際戰士兄弟,灰騎士的專業能力到達了能夠消滅數倍於他們之敵的程度。他們裝備著充滿靈能的武器,暴風矢以及對皇帝無可動搖的信念。可以確信的是,如果不是這些惡魔審判庭最強大的戰士們,帝國在數世紀前就已然陷落。


異型審判庭(the Ordo Xenos,the xeno hunters)


或許這是三個審判庭中最與眾不同的一支,相對另外兩個審判庭,異形審判庭的成員名更加少地出現在公眾們面前。但這絕不意味著他們的軟弱。

異形審判庭中對異形科技和人類自己的古代科技擁有較深入研究的不在少數。雖然平時隱秘於陰影之中,但他們從來都會不惜親身前往問題世界調查任何異形的蛛絲馬跡。若不是他們的協助,阿米幾多頓戰役絕不會如此迅速的結束;若不是他們的計謀,奧特拉馬的歷史幾近改寫。

異型審判庭的合作武裝是死亡守望,同樣也是一支幾乎謎一般的部隊,他們從不會回應任何帝國力量的請求,但他們又時常突然出現在戰況最焦灼之所。傳言異形審判庭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但這種流言沒有任何根據,或許只有時間才能見證一切。

2
-
LV. 19
GP 614
4 樓 CM p0492659936
GP5 BP-
譯者:gundamlit

                                                                審判庭諸派系
I
你曾被告知:審判庭乃是神秘的組織,捍衛著人類乃至皇帝,免受異教、惡魔的占據、異族的統治、叛亂的侵蝕;
你曾被告知:審判庭乃是最終的防線,抵御著潛藏於群星之間的黑暗之中的,驚慌與恐懼的陰影;
你曾被告知:審判庭乃是輝煌的救星,皇帝最純潔、最忠誠的戰士,縱然是邪惡亦無從與之爭輝;
你曾被告知:審判庭乃是團結的力量,以己之力,逐退星河中的任何危險,無論此威脅來自何處。
你曾被告知的一切,卻是天大的謊言!


II
在滿是灰塵的小密室的正中央一根華美的銀杖上點著孤零零的一根蠟燭,投射出昏黃飄忽的燭光,映照在纏著頭巾圍站著的幾個人的臉上。
“金色王座一直在運作。”一個蒼老而干裂的聲音響了起來。
“皇帝的生命似乎可以維持下去。”
“陛下的靈魂還在?”另一個人問道,在他的頭巾下露出了他又高又尖的鼻子。
“而不是一具空殼而已?”
“非也。”第一個人回答了。“皇帝已然飛升不在凡間,然則靈魂與肉體之間聯結依舊強烈。”
“那麼陛下的靈魂還是可以被召還的。”第三個人提議道。她是一個年輕的女子,一頭銀發從頭巾中飛灑而下直達腰間。
“皇帝並不需要承受這種死亡中的永生。
“我等絕不可冒此大險!”第一個人嘶啞著喊道。
“何人知道靈魂如何聯結?倘若被召還者並非我等非彼皇?吾皇早已升……升天,此已人盡皆知,寰宇之內百千世界已然事吾皇如神袛。值此重建之時偶像當不可或缺。皇帝以此明路示我等矣!又,皇帝復活至速若此,必有起疑生事者。內戰一起,破壞將更甚於愚人荷拉斯所為,況且此時我等元氣尚且未復!此事萬不可為,令此事不為人知尚且為佳。當我等升天覷見皇帝之時,亦會將此事一並帶走。”
“但你並不能拒絕人皇。”第四個聲音低沉而有力。
“他和他親手建立的帝國將會是人類幸存下來的唯一希望。”
那個女子和聲音低沉的男子雙雙隱入陰影之中,迅即聽得房門嘎吱作響,一陣陰風吹得燭焰亂舞不已。
“我們必須阻止他們。”鷹鼻男子心意已決。
“定當如此。”第一個人表示同意。“我等必當迅速行動,完善組織以掌握主動。”
另一個附和道。“必須如此。”


分類:絕密
日起:41紀657年
作者:>保安密級不足<
主題:對當前審判庭各派系的彙報
閱覽人:帝國參議院審判庭評議會(Inquisitorial Representative,Senatorum Imperialis)

應身為地球元老的審判庭代表要求,在下特編纂此簡綱,以期闡明時下在此偉大的組織中所存在的諸多政策及派系。更詳細的情況,已備案承索。

從各審判庭所留下的有效記錄開始,在我們高貴的組織中就一直存在著多種思潮,對我們的神聖任務的不同理解曾使組織搖擺不定。不同的觀點隨著時代變遷而分合消長,故此針對這些審判系統內的政治架構,掌握定期的信息以了解其對我們的審判機構、乃至對我們的目標的實現的干擾程度,實在極為迫切。無人願意重蹈多諾連叛變(Donorian Heresies)抑或凱崔斯的分裂(Caetris Schism)的覆轍,因此我們盡力防止在阿波羅克(Apolloch)的反聖戰(Anti-Crusade)和瓦拉林大屠殺(Valanrin Pogrom)中所曾經目睹過的種種手段。

眾所周知,對皇帝的神聖意志的理解從來就不缺乏分歧;而我們的審判機關本來應該無私獻身於斯,卻亦難免對皇帝的本意以及本來顯而易見的任務作出個人的判斷,甚至影響到本來可能采取——或者應該采取的手段。人類向來物以類聚;執行皇帝的神聖制裁的審判庭中這類非正式的團體(下文稱為“派系”)的數量雖不可能准確得知,然而我嘗試列出在審判機關中有較大的影響,而且據說擁有某種程度上的政治影響力的這種“派系”。

諸位將會看到,各派系的信仰中有些存在著根本上的差異。由於無人能夠躲過眾審判官時刻警惕的利眼,審判官之間互相調查、以至宣布他人為叛徒逐出教會的事情當然時有發生。我等高層人員本該對此保持公正無私的態度,並提供清晰而長期的指導,避免卷入此類內部矛盾;但有時又必須加以干涉(拉斯伽的淨化(Laskar’s Purge)恐怕是記載最為詳細的案例)。

我們的審判人員的意見分歧非常嚴重,不僅思想上有所衝突,過激行為也時有發生。鑒於審判工作所必需的保密性,我們必須預先偵知此類嚴重事件,並時刻准備采取有力對應措施以使其影響和不良後果減少至最低程度。

然而我們卻不應當向我們的審判機構灌輸此種思想。審判人員之所以能夠完成我們所托付的危險任務,全賴有此個人精神與信仰的力量,以及個人的責任感。審判庭並不需要沒有感情的機器;相反需要的是理智且勇於執行自己的裁決的人。
我在下文的簡綱中將諸多派系分為兩大陣營,即一般而言的“清教徒(Puritans)”,以及相對的“激進派(Radicals)”。清教徒完全依照皇帝的語錄以及指示為根基,役使著大部分皇帝的臣民和僕人。其堅持著傳遍帝國、滲透至每一個角落的信條,可以認為其維護著教廷所布道宣揚的傳統信仰,將帝國律法銘記於心。激進派則偏好審判官的身份,認為可以不受限制地對靈魂和意圖施加皇帝的裁決,實際上他們認為較之於他們的職責和實現目的,手段其實是次要的。其行為無疑會被大多數帝國臣民視為異端,然則對於我等更富學問亦更為睿智的觀察者而言,會觀察到有更為有力的論據支持他們的觀點和方法。無論對於哪一邊,不管何種形式的極端主義都必須密切留意,以免走火入魔導致自我毀滅。


清教徒派

索裡安派(Thorians)

索裡安派的起源可以上溯到叛教時代(Age of Apostasy)梵戴爾大君(Lord Vandire)被瑟貝斯提安·索爾(Sebastian Thor)[注1]所推翻的時候。對於某些審判官而言,索爾帶著神聖的祈願而四處奔波的時候,很明顯他被皇帝親自灌輸了本人的部分力量和人格魅力。他們堅信皇帝就在我們周圍走動。自從被迫因為荷拉斯所造成的創傷離開了物質世界,他需要再次挑選一個容器來進行她的工作,一如他在僵臥的時代(Age of Strife)以前所做的那樣。

金色王座裡面所維持著的並不是皇帝的血肉,因為他憑借著他神聖的意志在世間旅行,向他的選民灌輸自己的力量。但這些脆弱的凡人只能擁有皇帝的一小部分力量,最終也會因為傷患或者衰老而死去。但如果為皇帝獻上一副不會衰竭死亡的軀體,以作為他永久的容器的話,那又會怎麼樣呢?索裡安派相信“皇帝正在等待著他的軀體被找到或者被創造出來”並非無稽之談。實質上,一位新的皇帝將會被創造出來,帶領人類面對天命,征服星河。索裡安派在尋求著利用亞空間使能量和思想相互影響、相互轉化的方法。他們對惡魔和其他亞空間實體等占據、操縱的秘密進行鑽研,試圖解釋清楚何種規則支配著物質世界和亞空間的關系。他們夢想著有朝一日能發現適當的寄主以容下皇帝巨大的力量,通過祈禱和儀式能夠引導他的靈魂進入他的新軀體,使得皇帝再一次能夠行走在他的子民中間。

索裡安派大多都是惡魔審判庭的成員,因為他們能夠在物質世界裡研究亞空間生物,一點一滴地研究著皇帝如何運用其的能力在我們的宇宙中宣示他的神聖意志。

在異端審判庭中也有著相當可觀的成員,因為他們的職責允許他們盡量地發掘教廷歷史上諸如瑟貝斯提安·索爾等天賦異秉的聖人。教廷中也有不少支持復活的信徒和派系,他們形成了一個非常有效的網絡為索裡安派服務。異型審判庭裡的成員相對就要少很多,盡管還是有些人認為索裡安派的目標可以經由靈族和其他古老的種族所使用的、“現實”的尖端科技來實現。

索裡安派的反對者則認為把皇帝送進一副新的凡人軀體即使可行,也會在帝國內造成分裂,較諸以前歷次叛亂和內戰都更為危險。相信皇帝已經復活的人和質疑的人的人將會發生激烈的衝突;如果爆發一場大規模的信仰戰爭,恐怕帝國的一大部分將會化為焦土。即便這些不會發生,但沒人知道皇帝升天後究竟他的力量發生了什麼變化;倘若他重新得到一具物質的軀殼之後他是否會失去他的力量;更重要的是倘若皇帝能夠重新自由走動,那麼星際導航局又該做什麼呢?索裡安派的反對者擔心這會危及帝國的基石,很多人認為他們根本就不值得冒這個險。索裡安派則聲稱只有皇帝領導著他的子民——無論是從肉體上還是精神上——才能使人類進入進化的下一個階段。


純潔派(Monodominant)

審判官果爾多(Goldo)曾在第33紀的第三個百年中發表了題為“單獨統治——奉皇帝聖名人類統治銀河系的權利”的論文。在這篇長文中,他彙總了在為帝國服務的四百年間的許多經驗和評論。他最後總結道,皇帝忠實的臣僕們在銀河系中的幸存之道就是其他的一切都被摧毀。在其時這番公然發表的悲觀論調並沒博取多少同情,只是被當做一位虔誠然則年邁的審判官在行將就木之時對人類獲勝的能力喪失了信心而已。然而數個世紀之後佩魯提亞的審判官傑瑞明納斯(Jeriminus of Paelutia)重新把這一套理論搬出來並發誓追隨果爾多,此後這種觀點受到了各級審判官的廣泛注意。

純潔派只有一個簡單的目標:永久地摧毀皇帝的敵人。他們不能容忍任何的行為偏差;參與抑或圖謀、教唆邪教都是罪無可赦。異教的表現包括變異、叛教、異型、靈力者以及一切不符合他們所認定的帝國的忠誠臣僕之物。純潔派對於邪教唯一的懲罰就是死。人類正在進行著一場關乎種族存亡的戰爭,而純潔派希望只要他們殺得足夠多的異型、靈力者、變異人、異教徒,最終自然選擇會得勝,人類將會得到終極的權力。

純潔派非常尚武,他們在被派遣去消滅敵人的名單上總是排在其他審判官之後。他們是公開的團體,利用自己的身份傳播仇外情緒,帶領著狂熱的平民搜捕威脅著他們的未來的、不潔的邪教者。他們毫不留情,不帶一絲憐憫;不屈不撓,絕不容忍邪教。他們通常是審判人員中最年輕、也最頭腦發熱的分子,在帝國內橫衝直撞,醒來之後只留下滿地狼藉。純潔派對自己的信條絕不動搖,相對於任何其他派系更加容易向其他審判官宣戰,只要他們對自己的做法表現出哪怕是一絲的懷疑——在其心目中,成為審判人員的一分子就應意味著對邪教絕不寬容。

在審判機構中的各個審判庭內都可以找到純潔派的身影,很多情況下他們並不隸屬於任何專職的審判庭,而視所有邪教有同等的威脅。信奉純潔派信條的審判官很樂意與帝國內最為尚武的教派合作,諸如救贖派教徒;而且隨時准備抽調教廷的資源來達到自己的目的。毋庸置疑,眾多審判官認為純潔派過於偏激頑固,他們的極端行為通常弊大於利。願意采用異族的技術和亞空間的寶藏,以及其他諸如此類被認為是邪教思想的審判官認為,他們拒絕使用這些工具只會束縛住自己的手腳而已。


阿馬拉特安派(Amalathians)

第41紀是伴隨著帝國無論精神或者物質上的重建而拉開帷幕的的。在加沙拉莫的阿馬拉斯山(Gathalamor, at Mount Amalath),召開了一場包括軍、政、教的領導以及高層在內的秘密會議,再次向皇帝和人類宣誓忠誠。正是這一次集會,激勵馬喀留斯(Macharius)征服了將近一千個世界,在此時審判系統內部一種樂觀主義開始增長,相信一切都再次按照著皇帝的計劃在進行當中,一掃血腥朝廷和信仰動搖的瘟疫前後所彌漫著的悲觀情緒。

眾多審判官加入了阿馬拉特安派的運動當中,他們相信防止任何力量威脅帝國恢復正是他們的神聖職責所在。他們努力維持現狀,尋找著任何帝國內外不安分的個人或者組織。他們對於變異、巫術、和異教等傳統上的罪行關注得較少,除非觸及到人類帝國的制度;傾向於把帝國機構內的敵對以及政爭限制在最小限度之內,堅持著審判官最初的“團結即是力量”的信條。

改變是諸多危險中最危險的一種;因為變革就是預示著災難。其他的審判官或許會致力於一些大手術,使得人類脫離現在的一片混亂到達新的黃金時代,阿馬拉特安派則寧願從緩從穩——如果真的需要有什麼發展的話。阿馬拉特安派指責其他審判官過於自大,竟敢聲稱知道皇帝神聖的旨意。阿馬拉特安派仿效皇帝當年的做法和計劃維持著帝國——凡人本就不應妄自揣度皇帝的心思。在他們心目中帝國就是皇帝的化身,捍衛帝國就是捍衛皇帝本人。

阿馬拉特安派致力於根除會削弱、威脅到帝國的機構、指揮人員、軍事領袖等等的團體和教派。他們公開而積極地支持這些人物,饋贈他們可觀的資金,在不威脅到其他機構和個人的地位和權力的範圍內保護他們的地位。他們對任何的變革都小心警惕,緊緊抓住他們那個時代和社會的主流價值觀不放。

阿馬拉特安派在所有的審判庭內都有存在,每一分子都在努力保衛帝國免受異型、異教、宗教分裂和變異的侵害。他們與帝國的其他部門協作良好,因為機械神教、帝國司令官、教廷和其他組織的利益也是審判機關的利益。他們與仲裁庭(Adeptus Arbites)以及肩負執行帝國和地方法律的地方保安部隊合作的別有效,因為這樣也是在捍衛帝國本身的權威。


激進派

山提忒斯派(Xanthites)

山提忒斯派是審判機構內最為古老的流派之一,得名於在第32紀初以異端罪名被處決的審判官導師扎蘭契科·山圖斯(Zaranchek Xanthus)。山圖斯被控犯有敬拜邪神的罪名,盡管他多次辯解自己乃是清白無辜,但最後還是被一隊審判官同事處以火刑。自始至終山圖斯都認為自己的出發點是正確的,只是偶爾為了實現自己的目標而使用了亞空間和混沌的力量。

他一直堅信這種力量可以被加以利用而不會腐化使用者的精神;他的主張後來被其他審判官所繼承。山提忒斯派的終極目標就是使混沌的力量能為人類所用。他們堅信邪神不可能被打敗,因為其只不過是人心的倒影。然而這些因其存在而產生的能量可以回饋至人類而非是敵對關系。這並不意味著向邪神屈服;而是抓住邪神的本質,使其變得可茲利用而不只是破壞性的力量。

正如亞空間(因此也包括邪神)可以實現亞空間航行一樣,靈力通訊者和靈力者都在為人類的利益而效力,因此混沌的其他方面應當也可以被加以控制,在他們山提忒斯派的努力下馴服於皇帝的意志。山提忒斯派涉足於亞空間和混沌的每一個方面,盡量為己所用,只有在必要的時候才會破壞它們。他們會使用被混沌污染了的寶物、惡魔的武器、記載有混沌的知識的書籍以及其他的邪教物品,利用它們去抗擊邪神、異教徒和異型。

在山提忒斯派中有些人的做法太過頭了,他們就是荷拉斯派(Horusians)。荷拉斯派認為基因原體荷拉斯是一個擁有強大的混沌力量的人,但他白白錯失了機會。他們相信利用亞空間的巨大能量可以重新創造出一個新的荷拉斯,不過他將會為了人類的福祉而團結世人而非淪為邪神的奴隸。其他審判官大多認為山提忒斯派——特別是荷拉斯派——是在懸崖邊上行事。通常人們認為就算是在審判官中山提忒斯派也算是傲慢而危險的人物,玩弄著他們一知半解的力量。

清教徒們對荷拉斯派特別警惕,他們認為荷拉斯派是極其可怕的異教徒:這些人竟然妄想他們能夠造出一個新的皇帝出來!然而作為審判機關中最古老的思想之一,而且在他們當中也有一些最有學問也最為強大的審判官,一個審判官倘若想單槍匹馬對付山提忒斯派也只能說是有勇無謀而已。不過通常情況下就像對付山圖斯一樣,一小撮審判官會因為某個山提忒斯派成員的異教行為被揭露,同時也因為應有的正義感而聯合起來對付他。

山提忒斯派和荷拉斯派由於要和惡魔和亞空間打交道,故此大多身為惡魔審判庭的成員,而且通常與混沌教派頗有瓜葛。目前已知他們自己結成一些小教派,正在鑽研秘術的寶典和有關知識,而且與一些尚不為人知的古代秘密有關聯。

重生派(Recongregators)

重生派的主要思想就是帝國已然腐敗墮落;它已經不再服務於它之所以存在的目的。隨著時光流逝,帝國本身臃腫的軀體必然伴隨著政治、派系和官僚機構這些污穢一起消解,然後以全新的姿態重新聚集起來以更好地為人類服務。

假如帝國能夠得以苟延殘喘,最終其必定會崩潰,而人類也必將為不可勝數的凶險所吞沒。重生派企圖從內部動搖帝國的結構,去除腐敗以及固步自封的領導人和掌權者,取而代之的是觀點更為激進、更加樂於改革的人物。大多數成員都對劇變的可能性異常關注,不過他們更加寧願是從暗中施加影響好讓事情遂了他們的意願,而不是徹底一砸了之:過於直接的行動會使得帝國提早衰落從而引起不必要的災難。

諸位或許也能猜到,重生派通常都能在異端審判庭裡找到,那裡正是他們能夠接觸到有助於他們的大計的人物的地方。重生派時常幫助反帝國的派別和集會,有可能的話還會糾正他們的思想以符合自己的邏輯。他們並不排斥極端行為,只要這麼做有利於他們想要得到的結果,還有變革。

可以想像重生派和阿馬拉特安派時有摩擦;這兩派的思想根本就是水火不容。每當有人圖謀動搖或者推翻某個人、或者某個機構的權力,而另一方則在竭力維護他們的時候,兩派審判官往往會就此發生衝突。


依斯特凡尼亞派(Istvaanians)

從大叛教者、基因原體荷拉斯用病毒武器對依斯特萬三號行星進行轟炸那一刻開始,人類就被卷入了史稱“大叛亂”的史上最嚴重的動亂。盡管荷拉斯叛亂規模空前絕後,使全世界都卷入災難之中,但是有些審判官卻相信自那一刻開始帝國和人類的未來就已經被決定了。荷拉斯叛亂以後發生過的大規模軍事改革、星際戰士軍團被分割、帝國海軍和帝國衛隊分治、皇帝升天、恐懼之眼出現,還有許許多多其它事件塑造了今日的帝國。

依斯特凡尼亞派的目標是在災厄之中增強人類,認為在動亂中的人類才是最為強大的;在時局激蕩的時期,無論是技術、信仰還是對銀河的支配都實現了飛躍。難道不正是荷拉斯叛亂掃除了星際戰士對皇帝的不忠?難道不正是叛教時代帶來了瑟貝斯提安·索爾和他對教廷的改革?難道不正是馬喀留斯的大軍的艱苦戰鬥為第41級初期黑暗絕望的時期點亮了一支光耀星宇的火炬!這些正是他們的論調。

依斯特凡尼亞派聲稱唯有最艱難的試煉才能激發出人類潛藏於自身的真正力量。故此依斯特凡尼亞派一直在招風喚雨,希望能夠使人類更加輝煌的未來。他們對戰爭和仇恨煽風點火好讓人類能夠一直保持警惕,使人類的戰士技藝純熟且隨時候命:沒有人會相信這些戰士已經達到了極限。他們到處招搖兜售自己的那一套戰爭理論,既向自己、也向他人灌輸這近乎瘋狂的戰鬥欲望。他們挑起派系之間、世界之間的爭鬥,因為幸存者將會更加強大。

依斯特凡尼亞派每到一處必定惹是生非,將病態的恐懼和傲慢散布到帝國官員、軍官乃至普羅大眾中間去,以進一步孕育出迷信、多疑和暴力的種子。他們和恐怖分子來往甚密,與前帝國邪教也關系良好。他們屢屢扶植這些秘密社團,只是要把他們向官方警告過的威脅公開化而已,逼迫信眾拿起火把和刀劍向腐敗宣戰。在各個審判庭中都能找到依斯特凡尼亞派,每一個成員都贊美他們所面對的恐懼和危險。

審判庭的其他成員並不信任依斯特凡尼亞派,一直都在質疑他們的動機和行為。反對他們的審判官辯稱依斯特凡尼亞派的所作所為與其說是磨練人類,倒不如說就是削弱帝國,危及人類存活的根基。不止一次被派去追查一心一意反對帝國的邪教團體或者個人的審判官發現,他們都是受依斯特凡尼亞派資助或者帶領的,依斯特凡尼亞派扶植他們,完全是為了自己的目的。每次這種遭遇都必定以武力衝突而告終,因為一個依斯特凡尼亞派信徒如果不是無情而嗜血的話,他就不配做依斯特凡尼亞的信徒。



初步總結

正如諸位可以想像得到的,持有對立觀點的審判官一旦相遇,總不免造成緊張的事態,或者公開的衝突。我們的偵查機構本來應該秘密行事,故此不可能就此進行廣泛的審判。過去在審判官內部曾經爆發過全面的戰爭,幸而次數不多,而且大多數都能遠離大眾的視線。但無論如何,在林林總總的思潮之中不可能有哪一種思想能夠被徹底扼殺,因此就總有一些審判官會采取某些極端手段去消滅他們認為是潛伏在我們之中的異教徒——不管他們是對是錯。

總之這種獻身精神值得鼓勵,而在我們的組織中存在不同的思想和主動精神總是比拘泥於教條要有價值的多。不過我們需要小心控制我們的機構,而且也要得到有關於各個派系的信息;我們也應當靜觀其變而少些說教,一如我們以往處理類似的事件一般。

在下一如以往,依舊是諸位虔誠的臣僕和衛士

————————
————————————————————————————————————————
忽略姓名……非法的保安清除……保留在終端等候驗證……………………
————————
————————————————————————————————————————


  
5
-
LV. 19
GP 620
5 樓 CM p0492659936
GP5 BP-
譯者:殘陽軍團、drydry
轉自百度、指揮官基地

INQUISITOR LORD HECTOR REX

戰棋


聖錘修會審判長  帝皇真理的聆聽者  Scarus星域的代理指揮官  地獄之門的征服者  弗拉克斯的救世主


     Hector Rex審判長是帝國之中一位傑出的英雄人物.作為一位聖錘修會的成員他義無反顧的投身到對抗亞空間邪惡勢力的戰鬥之中.作為一個擁有極高天賦的靈能者,Hector Rex幼年便被Schola Psukana選中並選拔到帝國的相關部門進行培養.由於他強大的靈能天賦,顯示出遠超同齡人的才能,其他人將被送往帝國衛隊去服役,而Schola Psukana則被破格提拔入審判庭並接受了與星際陸戰隊一樣的基因改造.基因改造相當成功,Hector Rex也成為了一名身高8英尺,肌肉強健的勇士,隨後他作為Thor Malkin的侍從開始了自己的磨練之旅.

     在銀河中經歷了千錘百煉的Hector Rex終於成為聖錘修會的高階成員之一.Hector Rex領導著Scarus議會,他手下擁有眾多的審判官和侍從,他已經成為他所在星域之中對抗惡魔的主要力量.

     Hector Rex獲得了"真理聆聽者"的稱號,以見證他親自覲見帝皇的殊榮.Hector Rex曾經親身接受帝皇的召見,他來到了黃金王座面前,跪在這位帝國鑄造者的面前,並與帝皇進行了精神交流.Hector Rex是帝國上下親眼目睹帝皇本尊之中的極少數人之一,甚至地球上的高階領主都無法享受這種至高榮譽.

     Hector Rex領導著他的部隊,多次與灰騎士部隊在戰場上合作,共同應對那些最危急的戰鬥.Hector Rex作為一位聖錘修會之中的強硬派,對於惡魔和異端的態度絕不妥協.他親自搜查並抓捕了叛徒審判官Galasek並繼續監視著Obscurus星域的一舉一動.

     Rex審判長成名之戰是他在Hellanus 3號上摧毀亞空間傳送門的戰鬥.他與灰騎士部隊合作並親自放逐了一位凶猛的恐虐惡魔.由於他的偉大事跡,Rex被授予一把古老的聖器'阿裡亞斯(Arias)',由帝國創始之初流傳下來的一把祝福之劍,據說這把劍曾經由帝皇親手祝福過,只有聖錘修會之中最偉大的英雄有使用的資格.

     在他出生入死的路途中,有大量忠誠的侍從追隨著他.無數的侍僧.智者,僕從和文員每天都在不停的協助他處理各種事務.在戰場上,驅魔牧師,風暴突擊隊.智者和密教徒們都會為了Hector Rex而戰,同時他與刺客神殿和灰騎士也保持著密切合作關系.

--------------------------------------------------------------------------------------------------------------------------------------------
“Khorne!”嗜血魔們潮水般湧上地面,在空中爆發出的雷鳴好似是他們在齊聲朗誦那黑暗神明的名諱。安格拉斯鮮血淋漓的手中握著一具灰騎士殘破的屍體,降臨在Cardianl之門,並立刻投入攻擊。

安格拉斯,暴力的化身,一只充斥著毀滅力量的猩紅巨獸,被頂在它臉前的敵人所憎恨著,用它的巨嘴和利齒將一個神志不清的灰騎士咬成兩半,又吐出一團曾是一個勇敢星際戰士的殘軀,臂甲和護胸都被嚼了一起。

安格拉斯,發出怪獸一般的吼聲,向黑暗的天空飛去,如同一道閃電。它的眼中燃出地獄般的烈火;它的鞭子隨著每一次抽擊都爆出黑暗能量的火花。安格拉斯從地上掐起另一個逃跑的風暴兵,把他像一個兵人玩具一般拋出,然後砸在地面在令人作嘔的撞擊聲中化為一團斷骨和碎肉的混合物。

安格拉斯,Khorne麾下的浴血毀滅者,最強大的嗜血魔,敢於直視其面龐的人都難逃一死。它就是死亡本尊,它的戰斧每一次揮舞都像是鐮刀割莊稼一樣將敢於攔路的帝國衛隊士兵砍倒一片。在它的憤怒面前幾乎所有人都在逃跑和撤退——除了一個人。

安格拉斯,它面前唯一矗立的人就是審判長。這個凡人的出現對於強力的惡魔之王來說不啻於一個挑戰。何人膽敢挑戰我?何人在吾面前求戰而非求生抑或求死?

但審判長Hector Rex並沒有在強敵面前畏懼,反而站直身體並且朝它大聲呼喊:“我知曉汝之真身,汝乃Khorne之奴,我且知汝之真名,汝乃安格拉斯。”聽到自己的名字嗜血魔彷佛失了驚,竟然向後跌了一步。“你和這裡的聯系已經不再牢固,滾回混沌去罷,滾回你主人的身邊並且為你在這裡的失敗搖尾乞憐罷!”

自尊心受到挫折的安格拉斯咆哮著發動了攻擊,憤怒驅使它前進,想要把面前的人類踩到蹄下。審判長左手持風暴盾輕身錯開了撞擊並揮刀猛切,他右手中Arias的刀刃變得閃亮並發出了純白的光輝。對於惡魔來說聖劍造成的傷害比尋常兵刃要高得多,審判長的兵刃深深切入了安格拉斯的肌膚使它高聲痛呼,每一個傷都仿佛是一口來自虛空的深井,正在源源不斷地吸收安格拉斯的能量和憤怒,每一個切口還要承受主物質界神的威力。就這樣,一場偉大的決鬥開始了,而勝者方將贏得弗拉克斯。

劍斧相擊,聲震四野。劍刃以常人不能目視的速度挑刺切割,而斧身每一次砸在審判長的盾牌上都將其震得後退幾步。Hector Rex釋放靈能時迸發出的能量弧劈啪作響,白光從他的額頭和寶劍劃出,擊得那惡魔一次次發出痛苦和沮喪的怒吼。在審判長輕盈的步伐下,惡魔每一次反擊所劃過的都只不過是空氣而已。接著Arias的刀鋒發出了一枚能量矢,惡魔蹣跚了一下沒有躲開,就只見它的雙腿支持不住,垮了下來。這是它第一次感受到虛弱——它的力量都被帶走了。更多的能量矢射出,每一只都像附骨之火一樣燃燒著被害者的血肉,讓那只巨獸在痛苦之中發出了猛擊。

安格拉斯憤怒的攻擊如同旋風一般,將審判長的風暴盾打到了廢墟之中,它能感到神兵Arias的每一次格擋都顯得更加微弱,而審判長也在重壓下不斷屈膝。最後在他還勉強有力能舉起兵刃的時候,野獸暫停了攻擊,仰天長嘯,再次呼喚起他主子的名字,召喚血神Khorne來分享這個勝利的時刻和即將上演的殺戮。

說時遲那時快,審判長用自己僅剩的一點力量,猛衝向前,將他的寶劍猛刺入了野獸的胸膛。在Hector Rex竭盡全力重傷安格拉斯的同時,他周圍爆發出的光環碎成了小塊閃耀的碎片,順著劍體灌入到了惡魔的心髒。審判長詛咒著惡魔的死亡,用僅存的力量將劍刃又刺深了些許,並狠狠地扭動著。

安格拉斯咆哮著抖開了審判長,奧術盔甲在最終的一擊之下褶皺破裂,骨肉從Arias插入的地方向周圍破碎,但寶劍一直插在惡魔的胸膛上。它的光芒從沒有如此時般耀眼過,而可憐的嗜血領主只能發出痛苦的哀嚎,它被擊敗了。異空間賦予他維持生命的能量正在流失,他的力量正在大幅減弱,眼中的火焰逐漸熄滅,留下的只有空洞的眼窩。最後它消散在了黑暗能量的閃光之中,它被毀滅了,被打回了混沌界。留在原處的只有神兵Arias,與世無爭地插在泥濘和塵土之中,看上去和一把裝飾華麗的佩劍無異。與此同時,在天空中的風暴停止了,閃電縮回了高層的大氣中,漫天的黑雲也突然間被一掃而盡。

此時審判長Hector Rex超乎尋常的平靜,他跌跌撞撞地被自己絆倒,傷口依然在淌血,但是他活下來了。聽不到大炮的轟鳴,聽不到槍支的咆哮,審判長帶著一絲詫異在一片寂靜之中拾起了Arias,但有一點是肯定的,惡魔領主被消滅了。

5
-
LV. 19
GP 620
6 樓 CM p0492659936
GP4 BP-
譯者Gulcz
出自舊版GK規則書


Inquisitor Coteaz

戰棋


審判官領主Torquemada Coteaz
在Formasa節區贏得了令人贊嘆的名聲後,在Varoth審判官議會的大理石地板上,Coteaz在諸多高級審判官中獲得了一席之地。傑出地審判官Laredian,Formosa無上的保護者,向審判官議會訴說了一樣他所發現的惡魔力量水晶,他在一次清掃混沌崇拜者幫派的行動中得到了這塊水晶。審判官Laredian建議審判庭可以對此水晶進行學習研究,從而利用它來摧毀混沌的跟隨者。

當Laredian開始對聚集在一起的審判官們開始總結發言時,Coteaz從列座中站起,並徑直走向講廳的中央。他高高舉起他的惡魔之錘,在頭頂劃過一道圓圈後直接砸碎了這顆惡魔水晶,隨後他即聲明Laredian為褻瀆者,一個懷著惡毒思想的販毒者,並宣布他已被惡魔感染。

整個議會對其突然打破既定議程的行為嘩然一片,Coteaz被每個角落的指責聲所淹沒。而Coteaz面不改色的拿出了一個沙漏,隨後聲明他將在沙子漏光前證明他所說的一切。Laredian雖然是個高階審判官,但還沒有位高到不懼惡魔感染的懲罰,他必須直面他的指控者。在隨後的檢查後,人們不僅發現Laredian對惡魔宿主批准了使用,而且還發現他閱讀了大量邪教文章並且使用了許多敵人的工具。在眾多不可否認的證據面前,Laredian被確認是個使用虛空造物的罪犯,不斷使用各種禁斷之術,是個背叛了皇帝的異端。他被Coteaz親自處決,其屍首隨後被丟入一顆恆星化為灰燼。

隨後的數年中,Coteaz因其揭穿了Laredian的異端行為而被廣泛頌揚,隨後在潛規則中接過了Laredian的Formosa節區保護者權限。雖然有些惡魔審判庭的人對他如此快的升竄有些不快,但沒有人能夠質疑他的能力。雖然Coteaz在其個人野心中表現的極其殘酷,他的初衷卻是純潔的,為了更好地與惡魔敵人作戰,他必須要擁有更大的指揮權。

而那個沙漏與他那巨大的惡魔之錘一樣幾乎成為了他的標志,每個被帶到他面前的異端都會在沙漏漏光之前承認其罪過。Torquemada Coteaz在Xethorites的懲罰中再次出名,他對Lorgamar教的教徒進行了一次大清洗。在他的命令下,所有Medarean星雲地區的惡魔崇拜者都被蕩滌無存,這也使得他被Formosa的審判庭秘密長老們晉升為審判庭領主。

在956.M41的Opridia巢都上,瘟疫領主所留下的污漬被一次大清洗一掃而光。隨後十年,審判官Coteaz又將Glovoda鑄造世界的惡魔工程師消滅殆盡。而正是這最後一項行動,一位感激的機械教徒送給Coteaz一只雙頭鷹,通過這件強化造物,Coteaz能夠將他強大的靈能傳播到其他地方。極端的決心與極端的無情造就了Coteaz成為一個全節區都為之膽寒的人物,他的沙漏對每個看到它的人來說都是一中強烈的心理震懾,許多人會在他動手之前就立刻承認自己的罪狀。

Coteaz的隨從開始以數百數千的規模增加,而他的權勢也漸漸超出這個節區。他能夠指揮最神聖的部隊,最聰明的頭腦。在惡魔審判庭經年累月的戰鬥中,他從不放過任何與惡魔有關者的戰鬥,他會用他的戰錘將它們砸碎或者在審判庭堡壘的地底擊潰它們的心理防線。據說只要亮出他的名號就足以消滅混沌的威脅了。


台灣大王Coteaz!!   
4
-
LV. 19
GP 620
7 樓 CM p0492659936
GP4 BP-
譯者:鮮橙特多

Inquisitor Karamazov


戰棋


審判長卡拉馬佐夫
燃燒禮拜堂監護人

審判長費奧多卡拉馬佐夫做為一名獵巫人,那無情,毫不憐憫的名聲,早以在in 945.M41著名的德西厄斯ⅩⅩⅢ事件,因強烈抵觸帝國國教而在太陽星域廣為人知。這次衝突幾乎幾乎演變為徹底的戰爭。卡拉馬佐夫對一名來自塞倫. 普羅克特世界的年輕傳道者施以嚴刑拷問,並最終將其火刑(便是這場衝突的導火線。)
之前, 塞倫. 普羅克特世界叛變的主教攫取了這個星球,清洗了所有反抗他的人,並打破了國教的信仰。審判長卡拉馬佐夫帶領著一支戰鬥艦隊,與兩個整篇戰鬥修女教團來罷免叛變主教,但當他到達時,他發現塞倫. 普羅克特世界早以爆發一場反抗其變節統治者的革命。

艾卡瑞爾,一個卑微的傳道者,領導著塞倫. 普羅克特世界的民眾一同與審判官武裝對抗叛變主教,當擊潰變節主教的軍隊後,艾卡瑞爾將主教從熊熊燃燒的廢墟中踢出。民眾無不被其樸實無華的的口才,對帝皇堅定的忠誠,與謙謙可敬所感動。更可貴的是,他那不可思議的號召口號,被證明與其身上所散發出的莊嚴氣息相匹配(而非其刻意所為)。

而艾卡瑞爾所做的一切也都被認為是其內心被帝皇之光所感召的結果。不出時日,索利安派的審判官聽說了這名令人難以置信的傳道士,他們興奮的發現艾卡瑞爾可能為蘊含帝皇聖靈的潛在容器。當他們准備動身前往這個世界時,審判長費奧多卡拉馬佐夫出於其他想法,已將異端們燒焦的骨骸懸掛在其令人驚駭的審判王座上.

在幾十年中,卡拉馬佐夫在異端審判庭內平步青雲。對巫術,異端毫不姑息的徹底摧毀,使其嬴得審判庭內許多強硬派成員的支持。他的一言一行充滿著帝國信條的死板與一成不變,盡管一些審判庭同僚批評他的頑固,並聲稱這樣的固執會導致數以千記的無辜者死亡。而拉馬佐夫以仲裁官特拉加特的名言回敬到“無辜者聲稱無罪亦不不惜,死亡僅纏繞疏於防範之人”

作為一名忠實的阿馬拉特安派,卡拉馬佐夫極度反對任何變革的想法、他堅定的認為:帝皇留給他子民的計劃必須坦誠布公的像其預先設計那樣無誤執行,而絕不允許那些自以為了解帝皇想法的人傲慢無禮的干涉。因而在索利安派審判官到達前,卡拉馬佐夫逮捕了艾卡瑞爾,將其帶到審判庭瑟維利安要塞,禁錮於真理與贖罪閉室。卡拉馬佐夫對其進行了嚴厲的審查,他無法容忍艾卡瑞爾宣稱自己無辜的辯護。他那著名的自誇說到:我淨化的巫師與異端的數量已超過太陽領主馬卡裡烏斯。在長達六個月的時間裡,卡拉馬佐夫對艾卡瑞爾嚴加拷打並與其在神學上的觀點進行激烈的爭辯,同時,卡拉馬佐夫也嚴詞拒絕了其他審判官與國教成員探望艾卡瑞爾的請求。

最終,在交涉無果的情況下德西厄斯ⅩⅩⅢ國教教廷直接請求審判領主們釋放艾卡瑞爾。同時其他審判官調集當地武裝,打算在他們仍被決絕與艾卡瑞爾會面的情況下圍攻瑟維利安要塞。但一切以為時已晚,在一場過場式的審判上,面對形同虛設的陪審團與早已就緒的行刑者,卡拉馬佐夫從審判王座中緩緩升起,其對艾卡瑞爾宣判到:汝為墮落的帝皇傳導者,汝需在純淨的聖火中接受赦免。

王座下的書記官隨即公正了判詞。而後艾卡瑞爾被行刑的機械處決奴工緩緩帶走。。。
隨著判詞的通過,艾卡瑞爾被燒焦的遺體也一同被送歸國教舉行葬禮。而卡拉馬佐夫也回歸日常工作中。國教要求立即逮捕卡拉馬佐夫並對其審查。但當一些追隨艾卡瑞爾的傳教者表露出混沌跡像後,卡拉馬佐夫被以最為公眾的方式澄清。即便如此,國教與索利安派的審判官也對卡拉馬佐夫有著深深的敵意

4
-
LV. 19
GP 620
8 樓 CM p0492659936
GP3 BP-
譯者:saduka
轉自百度

Crusader

戰棋



十字軍(也有人翻作聖戰者)
“以此為誓,我發誓與你同在,共同對抗叛徒,野獸或者惡魔,吾職至死方休”  
——十字軍卡德羅努斯.斯通,審判官塞菲迪的一百二十年保鏢

在帝國境內有著無數尚武的國教修會派系,每個修會都以自己獨特的理念和傳統侍服著神皇。對這些修會的武僧來說,戰爭和崇拜是一丨碼事。有一種形式的修會,非審判庭可能很少了解,那就是十字軍修道院。
十字軍是一些擁有著奉獻精神和無限潛能的戰士,他們無怨無悔地向審判人員發誓效忠。這些強大的戰士被征入十字軍修道院中的一個,每個修道院是一個可能只有十二個人或甚至幾千人的封閉秘密區域。許多十字軍修道院都位於審判庭機構附近還有一些干脆就直接坐落在比較大的審判庭堡壘內。在辛提拉的賽布魯斯巢都三角州上有相當數量的十字軍修道院,每個修道院的戰士們時刻准備著聽從王座代理人的召喚。

十字軍的職責時保護一個特定的審判官,他向審判官許以一個莊嚴而牢不可破的誓言。然而,他們絕非近身護衛那麼簡單。十字軍是審判官之右手,他將給予其敵以致命一擊。在被征入十字軍修道院後,應征者必須證明自己的意志力是不可腐化的,起碼要在凡人的程度上能夠達到要求。十字軍的征召只能通過一個高級成員的引薦,而且對像要經受遠距離的監控,這通常要花幾年。在加入十字軍的隱居行列後,應招者將拋棄所有個人的理想並且將自己的軀體和靈魂奉獻給修道院以及神皇之審判庭的崇高事業當中。從此時此刻起,十字軍除了他的武器,盔甲和他充滿他信仰的文章外再無其他財產。他從此居住在十字軍修道院的一座簡單樸素的石頭居室內直到幸蒙審判庭之征召。然後,他的利劍指其主人意之所向。

十字軍學習任何一種形式的近戰武藝,對肉搏型武器有極深的造詣。作為一個隨從,他們拒絕使用遠戰武器,他們認為他們的職責之真諦在於鐵與鐵的碰撞,血的飛濺和骨的斷裂上。十字軍修道院教授各種各樣的武術技巧,許多修道院專注於一種能彰顯該修道院特點的特殊武器。這種武器通常是極其古老並被高度珍惜的,裝飾有虔誠的手稿以及純潔印章。它們錯綜復雜的銘刻著前任擁有者的姓名和事跡,提醒現任擁有者他所承擔的責任,先人的眼睛也一直注視著他。許多十字軍修道院偏好長而重的動力劍,它們的長度足夠消滅抵擋在他們衝鋒面前的阻礙。其他的則喜歡長柄類武器,這種雙手揮動的武器能夠用巨大的長干避開劍刃的攻擊。

除了近戰武器外,許多十字軍攜帶著防暴盾。在數個世紀中,盾牌甚至已經成為了十字軍的某種標志,彰顯著他們保護工作的特性。不過,將其與普通的防暴盾牌幸好聯系起來就有些侮辱性了(就是法務部通常鎮暴用的那種= =)許多修道院在盾中加了一個緊湊型立場發生器,在敵人的武器猛擊盾牌的外層時將震蕩敵人然後發動致命一擊或者震暈敵人等審判官來關注。其他防暴盾內置有單發破片榴彈,熱熔電極甚至煙霧發生裝置。

許多審判官征召十字軍或者巫師獵人的特別理由就在於他們的高超技術和強大的精神力量。盡管許多審判官自己就是極其強大的戰士,不過還有些就更趨向於思考型的,他們需要大量的護衛。一個十字軍就提供了一個審判官所需的極好個人防護,這能使審判官在十字軍的守護下更好地從事自己的職責。

3
-
LV. 19
GP 620
9 樓 CM p0492659936
GP3 BP-
譯者:saduka
轉自百度

DESPERADO



亡命徒

“好吧,沒脖子先生。看來現在我能用來對付你和你四個打手的只有這把手槍。還想再來四發子彈嘗嘗嗎?這樣就公平了。”
——尼魯斯.伯勒斯,在瓦拉欣巢都碰到了麻煩

一些特定的審判官總會利用帝國底層的一些人渣來為他們工作。畢竟這些人的許多技巧是審判官在別處別想找到的,比如盜竊,詭計多端,滲透進一個地下犯罪世界,或者僅僅缺少道德。需要他們的理由很簡單,審判庭需要大量的肮髒工作需要做,故此,罪犯人員極其適合這樣的工作。

但這並不是說所有的亡命徒都是罪犯——該術語僅僅是定義一個處於社會邊緣的人,可能是一個魅力十足的無賴,一個賞金獵人,一個變體獵人或者一個為博取榮譽的槍手。

不過,當必須用到這些人時,審判庭所要求的是他們之中最好的。這些人試圖成為帝國犯罪分子中的最高典範,而他們的同伙們則以一種極其敬畏的態度看待他們。

就好像存在著無以計數的暴力和犯罪,亡命徒可以以無數的姿態出現。一些是犯罪分子頭目,他們宣布對地下世界的某處擁有控制權並以鐵腕統治該地。另一些可能是頗具魅力的詐騙分子,能在社會高層進出。或者狡猾的走私分子,飛行員,盜賊,或者僅僅一個以皮手套握著一把槍或劍的人。

一些審判官會從犯罪分子中挑選出這些“金光閃閃”的個人。在某些情況下,一個已經效力的亡命徒吸引了審判官的注意力(或許是在一次調查工作中),而審判官給了他一份無法拒絕的報酬。還有些審判官甚至在早期就開始定位某些犯罪分子,把他們拉入自己的陣營,鼓勵他們發揮自己的天賦,從而逐步成為有價值的王座代理人。

無論他們是以何種方式為王座效勞,亡命徒都是極其有利用價值的。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技能,包括潛入密室或者駕駛小型炮艇機。此外,亡命徒通常單獨工作,他們沒有帝國的整合支援。這,使得他們在犯罪分子階層中更顯得同類化,使犯罪分子們更容易相信他們,從而使他們的諜報工作更有成效的展開。

許多亡命徒喜歡用雙槍,而且總是傲於在槍戰中炫耀著他們的雙手射擊技巧。其他(特別是賞金獵人或者自由奴隸)則喜歡使用強力步槍,動力錘,網和鞭。亡命徒通常身著藏著內附甲胄的防護衣。

通常,亡命徒的大多數問題是在與其他王座代理人的組隊上。某些王座代理人,特別是一些擁有帝國法制機關背景的人物,會對他們不屑一顧。當然,亡命徒通常很少有“正統”帝國觀念以及其專制制度。從他們的看法來說,帝國並非是一個發號施令之權威機構的存在,而更像是一個對手。其他王座代理人對這種想法感到焦慮甚至憤怒。從一個亡命徒的角度來說,他是在為一個他花了大部分時間用來逃避的法制機構工作。

然而,當一隊王座代理人被派遣到了巢都世界的黑暗底層,或者被派往調查犯罪分子和邪教徒的任務時,很少有人能夠否認亡命徒的實用性。除了他超強的技能外,他自己的經歷就能使他立刻發現審判庭所需要關注的各種犯罪行為。比較,沒有人能夠比一個罪犯更能抓住另一個罪犯——而亡命徒是所有罪犯中最好的。

3
-
LV. 19
GP 620
10 樓 CM p0492659936
GP3 BP-
譯者:saduka
轉自百度

JUDGE


法務部仲裁官
“你以被帝國的恢恢法網所束縛!以皇帝之名立刻投降,否則我立刻以他的意志之名將你就地正法!”
——仲裁官戈登.泰塔斯 在所羅門內部13號地區的肅清行動中

帝國之法律為鋼鐵而絕對。它們必須存在,因為它們是唯一阻隔人類和混亂與毀滅之間的鐵壁。為了貫徹法律——也就是仲裁之書中的帝國法典——帝國必須依賴法務部。帝國法律為法務部之轄內。他們是帝國的警察,同樣也是監督地方政權和行星督政丨府對帝國忠誠的耳目。在法務部內,有著一支仲裁者部隊——法務部的專門用來鎮壓起義等行為的軍事組織。而作為正義之表率的仲裁官其權力及影響力並非遠在帝國審判官之下。仲裁官同時享有執法權以及行刑權。

盡管帝國法典極其嚴苛公平,但當仲裁官執法時他必須巧妙地施行。等待著每個犯罪行為的下場是懲罰,這是數千年來訂立下的規矩,法理和先例。每個不是離地球極其遙遠的仲裁官在其人生中必須有一次朝拜位於地球仲裁廳的旅行以學習那統治著無數帝國世界的繁雜法律條文。不過還有一些同樣與法典緊密結合的深思熟慮之人,他們適合處理一些表面簡單但卻是內政部之內的犯罪行為,對付這種可恨而需小心謹慎的犯罪行為時,所需的程序十分冗長。盡管仲裁之書涉及面極廣,但它並非是一門十全十美的學科,找到正確的答案或許得花上好幾年,甚至幾十年或者幾個世紀。有些行為可能在控告時發現法理之間存在相互矛盾。在仲裁廳的密室裡,仲裁官們總是浸淫於研究這種現實情況,直到他們完全有把握對那些藐視神皇之法律的人實施公正的制裁時他們才出關。許多仲裁官甚至就此不再離去,花盡一生致力推敲一場接著一場審判,直到他死去——但公正必須要做到,其他仲裁官會被派出繼續尋找多年後已經模糊不清的當事人的後代以及與當時被控告者有關系之人。

這絕不意味著仲裁官並非暴力血腥之人。相反,帝國法典要求仲裁官必須在宣布之時做好強行執行的准備。這些刑法或許是是當眾鞭笞,或許流放到罪犯世界,苦役至贖罪軍團或者當眾處決。大多數時候,仲裁官宣讀一片處決概要然後從爆彈手槍中射出一發子彈。對於範圍極廣的犯罪行為,就必須要求部署法務部仲裁者軍團以鎮壓起義。當帝國治下的和平確實被打破時,皇帝陛下的大軍即可降臨,這就是仲裁官——帝國之監視者的權力和影響力。

從他們的功能來說,仲裁官是審判官麾下最願意效勞的人。他們視神聖審判庭的工作是他們古老職責的延伸,將給予極惡,罪犯和異端帶來裁決。他們同樣傾向於與舊同事保持關系,並且運用法務部的資源,同樣也有審判庭的資源。不像其他王座代理人,仲裁官通常在與清教徒審判官合作時還帶著他們自己的職責,他們兩者的合作是一種互助共贏。這種調查者和執法者的結合是仲裁官如此傾向於與審判庭合作的原因。仲裁官在審判庭內是一個極受重視的黃做代理人。

不過,仲裁官在碰到涉及帝國法律時決不妥協。這就為在調查時需要稍加變通造成了不便。仲裁官被要求毫不妥協以及不可腐蝕,他們極不情願在為了調查更大範圍內的犯罪行為時與有著帝國地下罪犯世界背景者一起工作(或他們自己打破法律)。

  
3
-
LV. 19
GP 620
11 樓 CM p0492659936
GP3 BP-
譯者:鮮橙特多

MAGOS

戰棋


學術主教
學術主教是服務於機械之神良久並將身體大部分改造成可怕機器的虔誠機械教信徒。在幾十年,甚至更為漫長的幾個世紀中,學術主教將自己的四肢與器官逐一替換成機器。這些可控性極佳的機器不會損壞,從未疲倦,更不會隨歲月流逝而凋零。而在這條獻身之路上走得越久越遠的學術主教會將更多的機械鑄造於身體中。事實上,最年長的學術主教就是把自己的大腦塞進一個渾身通氣孔並接滿電纜的厚裝備鐵殼裡。

做為全能機械神的僕人,學術主教在他的求知之旅上走得很遠。這不僅僅體現在外表的改變。也恰恰由於肉體上的重塑,導致其思維的變更。通過求知之旅,學術總監們不斷接觸到各種異型科技與神秘學說,其中許多危及他們的心智,並玷污他們對自然真實性的廣博認識。許多學術主教在研究中變得忘乎所以,有時為了弄清一個失落文明的些許科技細節,會將自己鎖在實驗室裡長達幾十年。其結果就是,從一個外行看來,整個機械教就是一伙熱衷追求各種各樣異端行為的渣滓。

不過,就算其他機構也有這些異端學說,它們確實不會擴散開來。但假設一個機械神甫以一種極高的熱情去搜尋一段終端侍服代碼,那麼人們就會認為他已經墮落了,因為這種機械異端毒瘤會在瞬間傳播開來,結果就是數百人上火刑架。學術總監人數很少,因為他們已經與正常人相差太遠了,而且他們已經遠遠凌駕於各種異端事物以及禁忌知識。為了他們探索的需要,會有一支艦隊聽候他們的調遣,他們機械般的思維裡除了探尋長久失落異型的回聲外再無其他。

在求知之旅上有著相同調查線路的學術主教會一起組隊,從而形成機械神教主體中的小型派系。作為無可否認的技術大師,每個學術主教都有一個知名的特長。這些頭銜有:技術主教,金屬主教,煉金主教,物理主教,生物主教,協調主教等等除了對科技秘藏書籍不懈追求外,學術主教還能感應全能機械神的偉大意願,據說當僕人的身體與思想越傾向於機械化,這種感應也就越加強烈。他們也悉心照料著每個鑄造世界的機械聖壇,每一座聖壇都彼此相聯,從而構成一個涵蓋銀河的網絡,全能機械神的意願在這個網絡中得以傳播,而純正無雜的機械教知識彙總也借此傳送到個個鑄造世界。當學術主教逐步蛻掉羸弱的肉體,成為機械永恆的追隨者時,他們也慢慢與無盡的知識融為一體。

在求知之旅的盡頭,他們泯滅自己殘存的最後一絲人性,並通過機械聖壇上傳大腦皮層內的全部學識,也許甚至包括他們的靈魂,從而與全知全能的機械神永遠的結合在一起。但時至今日,學術主教們依舊繼續著他們的探索,無論什麼也不能阻止其前進的步伐。許多學術主教在探索中服務於審判官之旁,因為他們擁有相同的利益。審判官發現學術主教是他們的得力干將。


本來想說要介紹機械教或泰坦時才發,不過因為這傢伙在規則上是作為審判官的跟班之一出現,所以就乾脆一起發好了
3
-
LV. 19
GP 620
12 樓 CM p0492659936
GP2 BP-
譯者:鮮橙特多

PRIMARIS PSYKER


高階靈能者

反抗我,我將割裂你的思想,燒焦你的靈魂!
--高階靈能者    Haddrin  Malfumme

在人類帝國中,有多種坎坷的命運在等待著一名靈能者,這主要歸結於那與生俱來的詛咒:極度不穩定或極度容易墮落,以至於無法被他人所信賴。他們被集中在一起送上黑船,遠抵神聖地球。在那裡,部分人被帝皇所消耗以延續他的生命,或是被永恆閃耀的星矩所榨干。其它的靈能者則在星語廳接受訓練,而一些天資聰穎的,被允許直接送至審判庭接受磨練。顯然,並不是所有的靈能者都有一樣的能力,那些展露出強大力量並有能力控制它的靈能者會被送往靈能學院,他們被訓練以其非凡的能力服務於帝國,以此來償還其天生與非物質空間有可怕聯系的這份沉重的孽債。

而在訓練中幸存下來的則可成為一名合法靈能者。當他們的能力成長到一定程度,便被認可為高階靈能者。與合法靈能者一樣,高階靈能者(也稱為一級靈能者,或靈能者之主)也被靈能學院指派到地球龐大的機構中服務。諸如,對預言與心靈感應有專業知識的高階靈能者,通常會發現自己服務於帝國政務院,他們的能力可以提升帝國最大官l僚機構的工作效率。同時,那些更為好l戰與富有毀滅性的靈能者將被送去帝國衛隊以一名戰鬥靈能者的身份盡忠。當然,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在層層篩選後,以審判庭的權威成為一名王座代理人。

由於這些審判官願意信賴他們,高階靈能者提供了自己大量非凡的技能,遠遠超出那些被束縛手腳的同類。(解釋一下:靈能審判官出於同病相憐,信賴高階靈能者。因此這些審判官麾下的高階靈能者遠比那些不被主人信賴的同類有著上佳的表現)一名高階靈能者可以將一屋子的敵人燒成灰燼,或是無需一言便可洞悉可疑人物的思想。更有甚者將自己意識投入亞空間(文章用了aether以太這個詞)以殺傷帝國之敵。

當然,強大的力量也有著高昂的代價。與所有的靈能者一樣高階靈能者也必須時時刻刻生活在他們導入的靈能威脅之中,亞空間的潛伏者們緊緊纏繞著靈能者的潛意識,等待他們鳴鳴自得或是意志薄弱,思緒洞開之時(來殘害他們)。為了對抗這嚴酷的事實,靈能學院向高階靈能者提供了一系列提防墮落的措施。其中一些卓有成效,例如將復雜微小的線路與思維活動監控電路內置於兜帽中,或是讓高階靈能者配帶靈能頭箍。

而卡裡克西斯的靈能學院更有甚將類似功能的元件鑲嵌入靈能者的頭骨中,因此被世人所知曉…這些防範系統能將過剩的亞空間能量分散掉並減緩最糟糕的靈能過載現像。畢竟,高階靈能者被他們主人認為是一筆極富價值的資源,因此值得以不扉的代價來保護他們。當然,在某些情形之下,即便是最強大與適應能力極佳的靈能者也會在亞空間(這裡用了Immaterium異次元,這詞)墮落之力的影響下,墜入萬劫不復的深淵。這樣的情形可能導致的結果是產生令人驚駭的現像(變異?),被惡魔附體,或是更糟。在這些不幸的情型之下,靈能者唯一的希望是寄情於他當時的精神狀況,以便能自我毀滅。而不是意味著不僅僅是他個人的消亡,而波及到伙伴,朋友,或是無辜之人…

2
-
LV. 11
GP 132
13 樓 pp hl6y3c04
GP5 BP-

死亡守望者補充      (轉自百度)

在數不清的戰場上,帝皇的僕人發動戰爭對抗卑劣的異星生物。通常,第一道、最後一道及唯一一道對抗這些可憎的物體的防線是由身穿黑色動力盔甲,以非凡的技術與犧牲對抗這些異星人的神秘身影組成。當戰鬥結束,這些身影如他們到來一樣迅速的消失,除了現場留下的異星人的屍體再沒有其他痕跡。這些人是帝國高度專業的異星殺手——死亡守望者。

死亡守望者是異星審判庭的機構,這個審判庭的各個分枝機構負責研究、隔離以及——更多的情況是——消滅異星人種族。但是,不同於惡魔審判庭的灰騎士那樣是一個單獨的統一戰團。死亡守望者的星際戰士是從很多戰團徵召來的,他們都在神聖的誓言下接受成為異星人殺手的特殊訓練,並且隨時準備著一接到命令便奔赴戰場。無論何時何地,當需要敲打異星人醜陋的腦袋時,這些戰士便會被召集起來。

從銀河偏遠的角落到Segmentum太陽系這樣的核心地帶,到處都有對人類有威脅的異星種族存在。所有的星際戰士戰團和帝國衛隊團隨時準備著和它們作戰,而死亡守望者則自數千年前成立之初便開始進行對異星人的特別訓練。這些異星種族中,C'tan和太空骷髏沉睡了數千甚至數百萬年,死亡守望者在它們的世界上放置了哨兵,隨時準備一旦它們甦醒過來便開始戰鬥。它們比最兇暴的獸人還要危險得多,這個種族在人類剛從海洋爬出來時就已經存在了,它們的邪惡自然超出人類的想像。

為了對抗這些遠古的異星人,死亡守望者的星際戰士堅守在銀河邊緣孤單的要塞和防衛世界。為此秘密基地分散在整個帝國以保證死亡守望者能夠隨時開始他們的行動。那些死亡守望者招募成員的戰團隨時準備接受異形審判庭的命令派遣他們的異星人殺手。那些光榮成為死亡守望者一員的戰士在儀式上將自己的盔甲重新塗裝成死亡守望者的黑色,並將一個肩甲保留原戰團的塗裝——一名星際戰士的盔甲永遠不會完全的被死亡守望者的顏色所遮蔽,因為這樣做會令盔甲的靈魂受辱而沒有人願意冒這個風險。每個戰士都要在他們的另一個肩甲上加上死亡守望者的紋章,被選中是十分偉大的榮耀。(注:書中配圖的原太空野狼和極限戰團星際戰士保留的都是右肩膀,而且胸前的裝飾保持原色沒變。所以一個死亡守望者就是把左肩改成死亡守望者的肩甲然後把盔甲塗黑就行了,很符合GW的騙錢風格)一旦加入死亡守望者,服役的時間無上限,只要指揮官認為需要大家就得待在死亡守望者裡。每一名星際戰士都要服務於一段慎重的時期或者是某一個任務——這個任務也許要幾年時間。當這些結束後,他們就可以自由地返回他們的戰團,他們忠實地履行了他們的誓言。

一方面要毀滅異星人,另一方面死亡守望者還要負責復原和研究它們的物品和技術。儘管極端地討厭  (對外宣稱),但是審判庭成員必須去研究那些他們要打倒的敵人的物品,那自然沒人比死亡守望者更適合來進行這種工作了(比起從機械教弄東西還要關係要錢,殺人劫財當然更快,我很懷疑審判庭的傢伙是不是真的討厭這麼幹)。儘管這些研究都永遠見不得光,但某些時候在必要的場合確實將異星人的技術用於對付他們自己——這是令人愉快的諷刺。機械修會總是熱心地從死亡守望者的勝利中獲益,Callidus神廟的刺客使用的C'tan相位劍(phase sword)也是由死亡守望者的成員在一個早就毀滅的太空骷髏的世界上獲得的。

在戰場上每支部隊一般由一名異星審判庭的審判官指揮,不過在特殊情況下一名死亡守望者的連長或者智庫長也可以發布命令。他們的權威是絕對的,任何人都不敢置疑(原因見下面)。死亡守望者特遣隊的指揮官可以不進行任何解釋就自由地調遣部隊和裝備,任何人不得阻攔。死亡守望者有渠道得到最好的裝備——無論是來自帝國還是異星, 包括TAU&ED&NEC的武器, (獸人的不太能用)——並能以最高的標準使用它們。

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異星審判庭的殺手小隊(kill-team,不知道該咋翻譯)經常都有普通軍隊伴隨。可能是因為這個小隊揭露的異星人陰謀太大他們沒法單獨收拾,於是就需要數量更多的常規部隊。以審判官Reynaard指揮的殺手小隊在Mandall Ⅳ搜索異星人教派信徒時的情況為例。當時他們認為這個教派是局限在首都的特定圈子裡面,但是當正義的製裁降臨到那些褻瀆者頭上的時候,整個城市的人都起來攻擊他們。 Reynaard和星際戰士們狼狽地逃命後不久帶著將近50萬軍隊回來。為了保證消滅那些信徒,Reynaard的部隊將整座城市變成了廢墟, 消滅了它存在的痕跡並殺掉了城牆裡所有活著的生物。(明白為啥不敢置疑他們了吧?)

當一支帝國軍隊遇到他們貧弱的裝備不足以對抗的異星人部隊時,異星審判庭也會派出殺手小隊提供支援或者直接清場。 K'nib在Donorian行省發動的掠奪行動就是被應Kasion帝國衛隊團發出的支援請求出動的由戰鬥修士Artemis指揮的死亡守望者殺手小隊阻止的。 Artemis在Assumptus Ⅴ上扭掉了K'nib要塞指揮官的腦袋,結束了他們對帝國的侵略(當然官方記錄把這次勝利算在了Kasion團頭上)。無論何時何地,異星審判庭的殺手小隊提供的支援都受到面對異星人威脅的帝國指揮官強烈的歡迎。




翻譯完後的一點感想:
這篇文章刊登於Index Astartes Ⅱ裡《PURGE THE UNCLEAN》這篇文章,原文介紹了灰騎士和死亡守望者兩支部隊,灰騎士大家都已經翻濫了,這篇沒見到翻譯所以翻譯了一下這本書出版於2002年,而後來的惡魔獵手和女巫獵手寶典都是出版與2003年,大家發現什麼沒有?

新的第五版中人類的背景很黑暗,而且新版裡獸人已經被加強了,那麼可以預見其他的異形族也會被加強。帝國現在已經出的星際戰士規則中雖然已經有了種族天敵這個屬性,但是如果能把死亡守望者加入的話十分的不錯,而且對於玩家來說也很實惠——模型用已經出的任何一個星際戰士團的就行,換一下左肩膀;武器可以使用其他種族和帝國的武器,再加上可以和帝國衛隊聯軍。無論對高級玩家還是初級玩家都應該是不錯的選擇。對GW也是很有好處的——拿來清理舊版的星際戰士棋子和發行新的寶典,所以如果有一天真的出現了異星獵手的寶典我們大家都不用吃驚。

所以異端分子趁有時間趕快猖獗吧,帝國是不滅地——GW三分之一的收入來自SM,怎麼會滅?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4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559 筆精華,09/1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