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417

【心得】一些子戰團介紹

樓主 CM p0492659936
GP11 BP-
譯者:kaneqc
轉自遊俠網


  




名稱:           慟哭者(Lamenters)
母戰團:       聖血天使
創建時間:    第36紀,(被詛咒的)第21次創建
現任戰團長:不詳
母星:           不詳
堡壘修道院:不詳,以艦隊做為基地
已知後裔:    不詳
塗裝:           黃色,帶紅色條紋和格子的右肩
特長:           不詳
現存實力:    3個連,約300名戰士


慟哭者是一支當年在巴達布之戰中與叛變的巴達布暴君(黑心休倫)和他的星辰之爪(Astral Claws)戰團同一陣營的不幸戰團。當他們被忠誠的米諾陶(Minotaurs)戰團的一次進攻擊敗之後,戰團重新回歸了帝國一方。在叛亂失敗之後,慟哭者們得到了帝皇的寬恕,並被罰進行一次為期一百年的遠征。

慟哭者當年投靠反叛者的舉動並沒有被認為是來自於他們有任何反帝國的思想,而主要是因為他們看到了帝國方面對星辰之爪的攻擊行動,後者曾經與慟哭者在“蜿蜒海峽之戰”(Serpentine Straits Wars)中並肩作戰,他們便將這一行為視為對整個阿斯塔特修會主權的挑戰。

慟哭者戰團是在“第21次創建”中成立的,這次創建後來又被稱為“被詛咒的創建”。帝國中的一些人認為慟哭者起初的基因種子來自於原體聖吉列斯一脈,而後在人工培育的過程中去除原版DNA中已知的缺陷。這一試驗客觀上看來是成功了,慟哭者不再像聖血天使及其子戰團那樣受到黑色狂怒的折磨。但是盡管消除了聖血天使的詛咒,慟哭者好像還是被別的什麼給詛咒了,一直嚴酷的災難和扭曲的痛苦中備受煎熬。

在巴達布之戰之前,慟哭者參與了針對卡拉頓(Charadon)的獸人帝國的“科林斯聖戰”(Corinthian Crusade)。他們設法對獸人造成了重大的傷亡,後來阿格盧克部落的入侵(Waaagh Argluk)被推遲了30年
再後來,慟哭者的遠征把他們徑直領入了克拉肯蟲巢艦隊的血盆大口。慟哭者們為了防御蟲族對馬爾沃利昂(Malvolion)行星而打了一場絕望的戰鬥,結果慟哭者被消滅,行星被摧毀,全團只有3個連幸存下來。
慟哭者是4個專門為了打擊蟲族的威脅而加入死亡守望殺戮分隊的戰團之一。

由於慟哭者成功的去除了“鮮血飢渴”和“黑色狂怒”,使得聖血天使急切地想聯系自己的這幫兄弟,甚至還邀請他們參加聖傑列斯之子們的秘密會議來商討這一血統的命運,可是派去尋找慟哭者的飛船全都一無所獲。

馬爾沃利昂之戰

馬爾沃利昂原本是一顆有人定居的農業世界,在該星球上發現蟲族信標之後,一隊來自於莫迪安鐵衛軍的IG和一個裝甲團被派遣到這裡,可他們根本無法保衛星球。在一次基因盜取者和利卡特的突然爆發之後,整個星球陷入了恐慌,人員的疏散也無法進行。短時間之後,一次全面的入侵便開始了,即便是姍姍來遲的慟哭者戰團也無法阻擋瘟疫般的蟲群,馬爾沃利昂成了一個滅絕世界,成了強大蟲族艦隊無比吞噬能力的又一個見證。

淚水之旗

在慟哭者退出巴達布之戰之後,他們戰團旗幟已經變得殘破不堪;當他們獲得帝皇的寬恕之時,慟哭者把旗幟交給了戰鬥修女會來進行修補和淨化。據說修女們的手工靈感來自於帝皇本人,她們一邊沉思帝皇對全人類做出的偉大犧牲,一邊在流淚中編織。這面被稱為“淚水之旗”的旗幟後來被慟哭者取回來伴隨他們贖罪的遠征。

     
11
-
LV. 18
GP 417
2 樓 CM p0492659936
GP6 BP-
翻譯:沒名的大頭兵
校對:loksunl
轉自百度




名稱:處刑者(Executioners)
母團:帝皇之拳
建軍:三次建軍(不確定,僅僅在戰團聖典中提到)
戰團長:Arkash Hakkon
母星:史提吉亞——阿克郎
修道院要塞:幽暗穹頂
塗裝:銀色 黃色肩甲
戰術偏好:近戰 肉搏
戰吼:不明
現存戰力:不明

“你可以堅持你的勇氣,不過你只會失敗;指望你的武器卻發現它們根本不足以應付這一切,奔逃,戰鬥,祈求,哭喊或者瑟縮,沒什麼大不了的,因為我們來了。“——Fafnir Rann

歷史

處刑者是一個從何魯斯之亂後的混亂年代起就查找自己身世的戰團。他們是帝皇之拳的子嗣,據說他們的初任戰團長是Fafnir Rann,傳說中多恩手下最嚴厲的連長之一,而在戰團的聖典中,他們因為一個明確的目標而被創建,即搜尋和屠戮人類之敵。數千年來,他們毫無間斷的履行著自己的職責,直至巴達布之亂的爆發。
巴達布之亂

處刑者出於榮譽的原因站到了巴達布的暴君 Lugft Huron一邊。在第39個千年之時,戰團的雙子母星遭到了一種未知異族的圍攻。甚至連修道院的穹頂都被擊穿。處刑者的戰士們頑強的抵抗著侵略者,然而很快剩下的人甚至都不夠守住要塞內的聖所。覆滅的命運似乎不可避免,直到星空之爪的部隊在帝國海軍艦隊的支援下抵達以粉碎異族的圍攻。異族最終被趕跑。但星空之爪也付出了不可計數的損失。幸存下來的處刑者對於這次援助相當感激,發誓如果星空之爪陷入同樣的困境,那麼處刑者也將以同樣的方式來幫助他們。

盡管名義上與暴君結盟,但是很快處刑者就明顯的不將盟約當一回事兒了,他們顯然是在按自己的意思作戰。戰團拒絕出兵駐守,占領土地或是進攻非軍事性目標。但撇開這些,他們的部隊還是迅速建立起了令人生畏的聲望,特別是在被處刑者施以毀滅性打擊的呼嘯獅鷲戰團以及被處刑者的戰艦黑夜女巫號殘忍追獵的那些給養護衛中間。

這份盟約一直持續到911,M41,處刑者和星空之爪在星空之爪首席百夫長的命令下進攻火蜥蜴的戰列旗艦榮光焚壇號,星空之爪專注於掠奪基因種子的儲存庫及軍械庫,無視戰艦已向處刑者投降的事實。處刑者被這種不義之舉所激怒而將矛頭指向星空之爪,他們持續不停的戰鬥只到所有的背義者都被殺死。從那時起,處刑者成了整個戰爭中一個凶猛的不穩定因素,他們無差別的攻擊帝國方和叛軍,雖然帝國的給養護衛被出人意料的忘在了一邊。

處刑者戰團在912,M41的後期迎來了自己在巴達布戰爭中的結局,火蜥蜴的 Pellas Mir'san連長自覺欠處刑者一個人情,出於對處刑者在榮光焚壇號受攻擊時的干涉行動的感激,這位連長替他們說情,盡管有一些忠誠者表示了疑慮,處刑者仍被允許平和的退出戰爭,整個戰團在牧師 Thulsa Kane的帶領下被押往火蜥蜴的母星,逗留至戰爭結束。

在此之後

處刑者在巴達布叛軍之中作為受損最小的一支戰團,被要求進行一場贖罪遠征來為自己之前的行為作出補償,不過他們得到了一個仁慈的裁決,他們的雙子母星被交給火蜥蜴和處刑者自己的後繼者托管,當處刑者結束贖罪遠征回歸之時,母星就會被交還給他們。

組織結構

許多研究他們的人吃驚的發現,像處刑者這樣一個以凶暴聞名的戰團,也嚴格遵守阿斯塔特聖典條例的領導,除了少部分差異,其中最明顯的在於每個連隊的標准毀滅者小隊都被肅衛配置的老兵小隊所取代

另一個變化在於每個連隊有三個牧師而非一個,這些相互獨立的牧師被稱為“告亡者”,在戰團中同時作為講述那些被記錄的光榮犧牲的事跡和維持戰團紀律的角色。

處刑者似乎輕視摩托與戰鬥摩托的作用,並轉為依賴蘭德速攻艇進行搜索。

戰團的每個連長都被予以一定程度的自主權,而他們作為指揮者的權力也受到尊重。盡管被稱為大處刑者的戰團長在戰團事務上擁有最終決定權,但只要他有違眾意,那麼每個連長都有權挑戰這個現任者的位置。這種對抗幾乎總是血腥的。

  
6
-
LV. 18
GP 417
3 樓 CM p0492659936
GP5 BP-
翻譯:暗黑刷裝者
轉自百度




戰團名:驅魔者(Exorcists)
母團:灰騎士
起源:第十三次建軍
戰團長:未知
母星:放逐星(位於朦朧星域)
要塞修道院:未知
塗裝:深紅底色,護胸甲上面塗著骨白色的帝王之鷹,左肩上有一個雕刻的有角骷髏,背包是黑色的,肩甲也有黑色條紋修飾。
專長:消滅惡魔
戰吼:不確切,有報告稱他們會發出緩慢的,令人恐懼的吟唱,這些吟唱的內容通常來說晦澀難懂,混合了冗長的高等哥特語。
具體戰力分析:未知
背景介紹:驅魔者戰團的起源很隱晦而且可疑。他們是在M35末期,M36早期的第十三次建軍(黑暗建軍)時期建立的。之所以說他們的起源令人不安是因為他們是新式惡魔獵手的原型體軍團,只有一個簡單的通訊還保存著他們的起源資料,是從一個異端生命基因研究長官那裡發出的【刷裝注:Genetor-Major of the Xenobiologis core,這是英文名字】他的名字叫Lauran Clelland。

戰團歷史

    這個戰團所有新兵的經歷過一個叫做“可控惡魔附身”的手術,每個修士都(當然是在非常嚴格的監管下)略微被極小的亞空間生物附體過。這些令人可憎的生物被留在宿主體內大約12個小時直到被驅魔者(審判官或者灰騎士)驅散。有些新兵的身體和心智收到了太大的損傷以至於必須被處決,不過大多數都幸存了而且可以在短時間內就恢復。

    在一段時間的休息過後,這些實驗修士開始學習如何毀滅惡魔。他們的教科書是驅魔大典而且他們都裝備了制式的驅魔武器。為了檢查他們的戰鬥力,他們被部署到恐懼之眼北部的一個惡魔星球上來對抗惡魔。同行的還有一個灰騎士小隊來檢測他們是否會背叛,不過他們沒有辜負期望,戰損率高達97:1。後期檢測顯示他們的腎上腺激素上升了三倍而血清素急劇下降,這使得他們更加具有攻擊性。只有百分之一的實驗修士再次被惡魔附體,但是科學家們相信他們可以根除這種事件。既然他們的靈魂異常純容腐化,那麼他們幾乎不會被亞空間生物察覺,只有那些最最高級的惡魔才能勉強察覺到他們的存在。

    在第三次阿米基頓攻防戰中,他們派送了12個連隊參戰,同時還帶了兩個額外的偵察兵連隊來進行接敵訓練。不這麼做的話,這個戰團很快就會消失因為他們的訓練方法實在是太非主流了。
驅魔者戰團也參加了Badab之戰,他們也是四個同時參加過第三次阿米基頓攻防戰和第十三次黑暗遠征的戰團之一。

   艦隊

    戰團至少有兩艘戰鬥運輸艦——懲戒者號和救贖者號,他們也至少有三艘戰鬥巡洋艦——奧都斯塔長官號、永恆蔑視號和獵手號。

5
-
LV. 18
GP 417
4 樓 CM p0492659936
GP6 BP-
翻譯:沒名的大頭兵
校對:loksunl
轉自百度






名稱:螳螂勇士(Mantis Warriors)
母團:掠奪者(白色傷疤子團)
建軍時間:不確定,據信為第八次建軍(M34)
戰團長:科伊桑.尼爾德拉(巴達布戰爭時期接替被修倫所殺的戰團長)
母星:無(巴達布戰爭前為歐德卡)
修道院要塞:不明
塗裝:翠綠色
戰術偏好:不明
戰吼:為了皇帝 為了救贖 為了螳螂勇士
現存戰力:不明


歷史

螳螂勇士在M34時期的第八次建軍中被建立,他們被創建出來以緩解白色傷疤在監視及打擊藏匿於大漩渦地區的眾多威脅時的壓力。

巴達布戰爭時期

巴達布戰爭時期,螳螂勇士同處刑者和慟哭者一起,站在了叛徒星空之爪一邊。忠誠戰團有記錄的第一次介入發生在904,M41,在那年裡,火鷹戰團的船狂熱之火號被螳螂勇士襲擊並俘虜。在907,M41,當巴達布被帝國圍困後,兩個忠誠戰團被挑選出去調查那些被螳螂勇士和處刑者占領的世界。

在912,M41,叛亂被鎮壓而星空之爪也幾乎被全殲。螳螂勇士被賜予皇帝的諒解,並被派遣展開一次百年贖罪遠征。他們的戰團長,科伊桑.尼爾德拉,被剝奪了自己的榮譽和盔甲,並被關在懺悔室,在隔離監禁中度過余生。作為贖罪遠征的一部分,螳螂勇士的母星,歐德卡,被在戰爭中作為忠誠團參戰的太空鯊魚沒收,這意味著遠征期間螳螂勇士將無法招募新兵。而在M41的末尾他們已經嚴重缺乏人手。

巴達布戰爭之後

許多螳螂勇士相信他們的戰團是被詛咒的。而且很多外人依舊把他們看做叛徒而不顧官方的赦免。在C.S.Goto所著的《勇士之雛(Warrior Brood)》一書中,他們被描述為“一個處在法律邊緣的戰團,在赦免的邊界搖擺又不斷靠向滅亡,他們絕望的戰鬥以奪回自己在被選者中的地位。他們並非亡命之徒或叛變者,但人類帝國中已無他們的歸宿。”
螳螂勇士在戰團內部建立了一個名為“禱告螳螂”的特殊作戰單位。他們是一群奉命追捕叛徒星空之爪的戰士。這些精英單位接收了有別於普通星際戰士的額外訓練。螳螂勇士的基因種子裡有一種缺陷,預置胃的移植沒有發揮正常效用,當一個螳螂勇士進入一種特定的精神狀態,一種深切的虔誠的懺悔之中時,預置胃腺會分泌一種強效且能永久改變一個星際戰士生理機能的神經毒質。這種毒質會改變這些星際戰士對於時空的感知,將他們的反應速度提升至幾乎是預知的程度,同時也令他們的力量超出原有的極限。在常人看來,螳螂勇士幾乎是在一切發生前就輕松避開了。不幸的是,這件非凡的禮物需要代價——這種變化不可逆轉,並且這些星際戰士的視野將只能集中在目標上而無法注意到其他東西,螳螂勇士將這種精神狀態稱為“戰意迷心”。每個連隊都有一隊將自己的一切獻與皇帝,並因如此的信仰舉動陷入“戰意迷心”的狀態的戰士。這些小隊被稱為虔誠螳螂,發現這個基因缺陷的人是戰鬥修士Maetrus上尉,便是他組織了禱告螳螂並在隨後與星空之爪的一個連對抗時陷入了“戰意迷心”。

   
6
-
LV. 18
GP 417
5 樓 CM p0492659936
GP4 BP-
譯者:No.Ace
他翻得挺歡樂





飲魂者 Soul Drinkers
初始戰團:帝國之拳
現任團長:Sarpedon
母星:以艦隊為基地
主基:斷背號。。。。。。。。(Brokenback),一艘Space Hulk。。。
塗裝:紫色,金色,骨白色。
專長:跳幫戰,近距離放火
戰吼:為了頓哥~為了帝皇~~為了自由~~~~~~~~
現有戰力:大約300名星際戰士,在持續的戰鬥中還在不斷減員

歷史

叛變戰團的規則並不適用於飲魂者戰團,與他們對邪神的瘋狂崇拜不同,飲魂者對邪神的鄙視和對帝國的仇恨同樣深重。他們認為現在的帝國已經背離了當初帝皇所為之奮鬥的目標,所以帝國應當被毀滅,這才是對人類更有好處。

Tellos之戰

在被某位異端牛人Teturact擊敗之後,飲魂者戰團被迫逃離Stratix Luminae,留下了幾只突擊小隊殿後,由Tellos負責指揮他們。誰知道他早已跟恐虐神交已久,在血神的感染下迅速墮落,帶領全部的突擊小隊加入了血神信徒的行列。

戰團長Sarpedon及時察覺了他的背叛,並追蹤他到了Entymion IV,曾經是帝國的領土,現在被黑暗艾達和信奉沙姐的信徒們占領。IG大兵們在深紅之拳的協助下正准備收復這裡。

深紅之拳的部隊規模不大,他們只是為IG們奪回首都Gravenhold作先頭部隊,但他們很快跟Tellos帶領的隊伍接上了火。在認出了飲魂者的聖杯標志後,深紅之拳的指揮官Reinez認為整個飲魂者戰團都參與了叛亂,他呼叫了在Rynn的2連,牧師Inhuaca帶領2連前來助陣,Reinez下達了拿下Sarpedon人頭的命令.

緊隨Tellos而至的Sarpedon一到達Entymion IV就立刻著手搞清楚狀況。。。他們通過劫持了幾架帝國海軍的登陸艦滲透了進來,並立刻警告了深紅之拳。另一方面,深紅之拳在掩護了Fornux Lix Fire Drakes團的鐵拳部隊(就是條件比較好,坐的起奇美拉,跑得比較快的大兵)的進攻之後,深紅之拳追擊飲魂者到了城市深處,在商業區發生了慘烈的戰鬥,飲魂者在奪了深紅之拳的軍旗和干掉了連隊智庫館長後撤退。。。

這場戰鬥自始至終都被黑暗靈族監視著,在飲魂者撤退時,是黑暗
靈族那些被洗了腦的奴隸大軍阻止了拳頭的追擊。黑暗艾達很快和Sarpedon接觸,雙方一拍即合結成盟軍——雖然他們雙方隨時都准備著出賣對方。

第一次團內戰爭

Sarpedon是戰團的首席智庫館長,他曾要求與原戰團長Gorgoleon來一次“榮譽決鬥”,從帝國之拳分出來的戰團都有“榮譽決鬥”這種極度健康的活動。挑戰者和應戰者會打到一方死或者噴血為止。(原文:they duel to either the death, or the drawing of first blood)他們自己意淫帝皇和頓哥會將自己的力量賜予戰勝者。Sarpedon用自己變異生出的爪子干掉了Gorgoleon,成為了新的戰團長,並立刻對不願加入他的前團長的追隨者們來了次大清洗。

第二次團內戰爭

第二次團內戰爭發生在Sarpedon和新任命的軍士Eumenes之間,在一個仇視帝國願意收留他們的星球。激進的Eumenes認為他們應把矛頭直指帝皇,他們應該毀掉星炬,讓帝國的船只無法在亞空間航行。而Sarpedon從牧師那裡得到消息,Vanqualis星正遭到Orks的襲擊,沒有支援馬上就要毀滅,而且也為了給飲魂者的基地“斷背號”補充基養,Sarpedon親率200名仍忠於他的戰士穿過Vanqualis的叢林,到達了Eumenes的部隊據守的堡壘。剛到達那裡,智庫館長Gresk就警告他盡快離開,Sarpedon照做了,他們剛走,堡壘附近的叢林就遭到了Eumenes自斷背號上發起的轟炸。

之後的事
Sarpedon無法離開Vanqualis,不得已對Eumenes的主張作了讓步。Eumenes成了新團長。Sarpedon找到了技術軍士Lygris,他仍忠於Sarpedon,但一直被囚禁在斷背號上,直到Eumenes允許他把Sarpedon的隊伍接回斷背號。回到船上後,Sarpedon先是干掉了智庫館長Scamandar,直殺到艦橋,在這裡與Eumenes來了一場決鬥。他用的是靈魂之矛,而Eumenes在干掉了呼嘯獅鷲的智庫館長後得到了Lord Mercaeno的動力斧。最終Sarpedon還是用變異爪刺穿了Eumenes,奪回了團長之位。

幾個特別能飲的飲魂者
Daenyathos——大兵中的思想者,寫了一部Catechisms Martial,成為飲魂者的聖典。
Sarpedon——現任團長,是他正式與帝國決裂。他也是一位強大的靈能者,可以千裡傳音,但不會收音。。。。。。。。
Tellos——瘋了。。。成為了K神的信徒,被飲魂者開除
牧師ktinos——戰團的聖潔導師(Master of Sanctity),但很明顯他心懷鬼胎。。。。。
連長Karraidin——原戰團中支持Sarpedon與帝國決裂的一位連長,在第二次團內戰爭中掛了,團裡為數不多的終結者鎧甲他就有一件。
軍士Eumenes——新飲魂者(大概是指飲魂者背叛後加入的兵源,與樓上那位終結者大叔對應,那位大叔是老飲魂者),激進人士,被Sarpedon干掉了。
高階軍士Graevus——突擊小隊軍士,右手不知是變異還是從事某機械活動過多變得的別發達,可單手揮舞動力斧。
軍士Luko——使用一雙電爪,在Entymion IV之後成為連長,一直是Sarpedon最忠實的追隨者。
Tyrendian——智庫館長,會放電,高壓電。
Gresk——又一個智庫館長,會開外掛給弟兄們加速,在對Sarpedon發出軌道轟炸的警告後被Eumenes干掉。

飲魂者重建後力量不明,只能推測是標准的1000人配置,在2次內戰後僅剩300余人。


團長Sarpedon

薩帕多是飲魂者部隊的首席館長--盡管目前已經被逐出兄弟會了.他擁有一項獨特的精神能力叫做“地獄”並且他的身體發生了奇異的變異,他像蜘蛛一樣變異出了8條蜘蛛腿(這麼說你12個肢體?蜈蚣列??)---是T神的一位惡魔王子Abraxes賜予他的,盡管後者並不知道(知道了也不樂意吧)

既不屬於帝國(盡管他們不承認自己背叛皇帝)也不屬於混沌勢力,薩帕多(Sarpedon)堅定的聽從著命運建築師的話語而行動,他跟他的戰士相信那就是皇帝的化身,但後來被發現那其實是T神的一個惡魔王子.在他們追隨這個大魔的假像的過程中.薩帕多的身體有了戲劇性的變異,他長出了8條蜘蛛腿.在跟N神的冠軍戰士的衝突中,他的一條蜘蛛腿被挑飛並且換成了義肢.小說裡直到現在.這些肢體都還保存完整

薩帕頓是"地獄"精神力大師;一種非常稀有的精神天賦,允許他將心志中的畫面直接投射在戰場上,從而對毫無防備的思想產生極大的震撼. 而且隨著他的變異加深,這項能力也得到了加強,現在"地獄"能力可以在一段時間內重塑戰場上所有人對戰況的感知(意思就是所有部隊的士氣好壞都要看他的意思..)

4
-
LV. 18
GP 417
6 樓 CM p0492659936
GP1 BP-
譯者:黑色刷裝者
轉自百度





名稱:新星戰士(Novamarines)
母團:極限戰士
起源:二次建軍
站團長:未知
母星:Honourum
要塞修道院:新星要塞【其實直譯是偏磷酸四環素要塞】
主色:半藍半骨白,標志是一個十二叫星的骷髏
特長:快速反應
戰壕:未知

“異族之治,滅絕即是,唯我人類,宇宙之叱。”
——前任戰團長Lucretius Corvo

歷史

新星戰團是極限戰士的子團,是二次建軍時期建立的,他們是基因原體羅伯特·基裡曼創造的阿斯塔特聖典的堅定擁護者,只有一個地方例外。他們是如此地支持這部聖典以至於和其他對此不屑一顧的戰團傷了感情,同時他們也是和基裡曼有關的文獻中必定會提到的典範。

這種強硬的態度也影響到了戰團的其他地方,新星戰士是單元控制的支持者,任何背離帝國規範的行為對他們來說都是可恥的,而且他們極度厭惡異星人。


起源

新星戰士的第一任團長是極限戰士的Lucretius Corvo連長,他在荷魯斯之亂中大放異彩,在對抗懷言者的戰場上斬獲頗豐。在Astagar星球,Corvo和他的部下遭到了圍攻,他們殊死戰鬥了六天,摧毀了一台戰帥級泰坦然後衝了出來。因為這個壯舉,羅伯特·基裡曼親自【想要出名嗎?車一個泰坦吧!】授予了他一個獎章,而這個獎章現在是戰團的一個聖物,存放在他們的要塞修道院之中。

在建團之後,他們被基裡曼派送到前帝國要塞Honourum星球,這裡是極限戰士在大聖戰時期在遠東星域的極北推進點,也正是在這裡他們發誓要永久保護這個星域。這裡出產非常勇武的原始人,他們穿上新星戰士的四角分色戰甲,這個樣式是根據Corvo本人的紋章而定制的,這些習俗和文化可以使得奧特拉馬地區的戰士親如一家。沒有植入黑色甲殼的新星戰士在外表上和真正的新星戰士只有一點顯著的不同:真正的阿斯塔特會保留他們的部落習性,給自己紋身,他們堅信這是帝皇對他們靈魂的庇護,同時也會將他們自己的事跡紋在身上【團長您身體夠用不?】


最近事跡

在第四十一千年新星戰士曾介入許多重要的衝突,包括對抗鈦星人和協助阿斯塔特參加Badab戰爭。在Badab戰爭中,他們投放了兩個連和三後巡洋艦以及許多小型的艦只作為“救火隊”,在小規模接觸戰中援助被圍攻的友軍,或者保護運輸線。兩年光榮的戰爭後,新星戰士撤離來對抗即將威脅到他們母星的獸人,盡管有些記錄顯示審判官們將他們調走是擔心他們不會熱心地對抗分裂主義者。
在那之後他們就全力協助防御第十三次黑暗遠征。


組織

雖然一個艦隊上的戰團,新星戰士依然把Honourum作為他們的母星,因為當初他們立下誓言要包圍遠東星域。他們在擴張艦隊規模上做了許多,事實上,新星戰士多數時間都在帝國領空巡航,監視著他們發誓要保衛的地方,和其他帝國部隊合作。他們反應速度極快,而且基本上有求必應,這些無畏的保護行為最終給了新星戰士一個非常優秀的信譽記錄,許多戰團遇到麻煩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們。這些光榮事跡中最有名的可能就是Obsidia防御戰,得到幫助的黑暗之劍發誓他們一定會還這個人情。

新星戰士的連隊通常在整個星區內搖曳,甚至去更遠的地方,不過這很少發生因為這有悖他們的准則和傳統。他們和過去聯系緊密,塗裝和紋章基本保持了第二次建軍時候的樣子。這說明他們和極限戰士很像,也就是說他們全團和極限戰士在多數方面都是相似的。

和過去的聯系緊密還有一個好處:他們從母團那裡得到的裝備大多保養完好,事實上他們整個第一連都可以裝備戰術無畏裝甲【就是終結者盔甲,也許這些老式的終結者叫這個名字】他們有許多阿斯塔特特色的裝備和車輛,而且艦隊也非常相似。他們最近得到了機械教會贈送的一個新的巡洋艦隊,作為他們奪回Death of Integrity太空船廢墟上STC模板的獎勵。

新星戰士也有很多從死亡守望回來的老兵【這個很罕見,考慮到死亡守望很少有用完人再退回來的】構成了他們強有力的基本建制,他們對抗異形的經驗豐富而且相當機敏,僅僅只是他們的戰果就讓審判庭對他們情有獨鐘,回來的死亡守望老兵有權使用他們為審判庭工作時候的任何裝備,使他們在其他修士中更加顯眼。
新星戰士的智庫是他們唯一不怎麼遵守阿斯塔特聖典的地方,之前這個建制的情況不太清楚,不過根據這個位置的特殊性,它應該和太空野狼的符文牧師、白色烙印的風暴先知以及腥紅之影的智庫相同。

1
-
LV. 18
GP 417
7 樓 CM p0492659936
GP7 BP-
轉自指揮官基地
翻譯:kaneqc





名稱: 咒縛軍團
母戰團: 極限戰士
創建: 第二十一次創建
戰團長: 無
母星: 卓洛斯(被毀)
堡壘修道院:無
塗裝: 黑色,人骨和火焰的彩飾
特長: 幫助困境中的帝國軍隊
戰吼: 無(戰團在寂靜無聲中作戰)
現存戰力: 不到200名戰士

背景

軍團受到一場異空間感染的折磨,這場感染摧毀了他們的心智,老化了他們的肉體,但卻讓他們得到了超自然的力量。每名星際戰士都在迅速接近他們屈服於感染的那一刻。戰鬥則是這種病症的最後階段,星際戰士們會在那時達到力量的巔峰並進入狂暴狀態。

組織與作戰條例

咒縛軍團沒有正式的組織——他們戰鬥時如同一個整體。唯一可能使用的戰術便是使用此種陣型通過穩定的前進像壓路機般碾過敵人。

咒縛軍團不屬於任何一支帝國軍隊,運作方式也非比尋常。經受了感染帶來的瘋狂,他們的靈能意識也被大大增強。其造成的結果之一便是軍團用來尋找攻擊目標的方式,這些事務都由用神秘的皇帝之塔羅所進行的占蔔來解決。據說這種塔羅與帝皇的靈能意志有緊密聯系,它的使用在整個帝國範圍內既是一種消遣活動也是一種預知手段。咒縛軍團每次的進攻都在“恰當的時間和地點”是不爭的事實,他們堅信並表明自己是受到了帝皇的指引。


歷史

第41紀963年,火鷹戰團被派往烏鴉星區對抗靈族海盜,整個艦隊,包括戰團的移動太空要塞猛禽之王號,從距離120光年外的比雷艾弗斯星系進行了一次成功的異空間跳躍。盡管預期再過不到12小時就可以抵達,5艘艦船,超過800名星際戰士和2000名其他人員卻再也沒有到來。

該事件的二十年之後,官方宣布戰團失蹤並推測已經毀滅。地球上的烈士之鐘(Bell of Lost Souls)緩鳴千次,據說帝皇親自下令在英靈殿(Adeptus Chapel of Fallen Heroes)中燃起了一支黑燭。

第41紀986年,帝國一支例行巡邏隊經過了獸人占領的亞克爾—塔爾星系,整支中隊遭到了意想不到的徹底毀滅。有限的設備無法記錄下任何有關攻擊者身份的線索。這次事件被記錄下來並被內政部歸檔。

在將近一年時間都沒有發現入侵者的情況下,臨近星系內接連發生的一連串類似事件引起了審判庭的注意。之後,瑪蘭星區的一艘巡邏船險些與一艘位於克裡夫特跳躍點的太空船發生碰撞,該巡邏船在不明飛船離開時進入了克裡夫特星系。由於警惕近距離的接觸,巡邏船在掃描了整個跳躍區域之後在闖入者的航跡上發現了兩件長圓柱形物體,它們在被拖上船之後被證實為沒有身份標記的標准太空靈柩。

靈柩被帶回了地球並由機械神教開啟,它們被查明屬於專制號,消失的火鷹艦隊的其中一艘船只。內部是星際戰士的兩套盔甲,非傳統的塗裝和非官方的軍階標志打亂了調查,但其序列號與火鷹制造或配發的裝備相吻合。被認為屬於失落戰團成員的盔甲被小心翼翼地打開,裡面的身體屬於人類,但嚴重的腐爛使得進一步的身份確認不再可能。

將近一年之後,一座被圍困的帝國研究站受到了意想不到的幫助。其衛戍部隊遭到了獸人海盜的進攻,經過三個小時的戰鬥研究站看起來在劫難逃了。此刻,沒有任何預警,獸人們發現自己的後方受到了攻擊。半個小時之後,數百名獸人被神秘的、穿著動力盔甲的身影所消滅。然後,正如他們突然的到來,戰士們消失了。他們留下了一面旗幟,一面屬於火鷹的飽經滄桑的旗幟——上面還寫著他們的箴言“為吾皇跨越死亡”,與旗幟一同留下的還有一件記錄器,以及其他各種被封印的物件。這些都被送往了地球。


火鷹的命運


根據記錄器中所包含的資料,內政部有能力確定失落的戰團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在異空間跳躍之後,整個艦隊遭遇到了一場嚴重的異空間風暴,被迫承受著強大異空間本體的襲擊。一艘接一艘的船只被毀,很快,只剩下最後一艘。一次勇敢的次元機動使得這艘太空船衝出了異空間,出現在遠離銀河東部數千光年的地方,就連帝皇的靈能光芒也遙不可及。

只有200名同袍幸存。所有的基因種子全部遺失,所有的新兵全部身亡,大部分戰團領導也已經不在。普通人類成員無一生還。更糟的是兄弟們的身體發生了改變,這種改變在幾個月之後變得更加明顯。他們的皮膚開始變黑起泡,肉體開始腐爛化膿,慢慢的,他們開始死去。在回到正常空間的幾天之後戰團顯然遭遇了某種危險的變異或疾病。尋路回歸帝國的過程花了多年時間,在此期間,大半的弟兄都被疾病擊倒了,剩下的則神志不清。痛苦和絕望使得他們堅毅的精神失去了理性。由於注定痛苦的死亡,他們逐漸被命運所困擾,現在他們唯一想要的就是死。但他們仍舊是星際戰士,仍舊忠於帝皇與人類,他們不能無謂的死去。

咒縛軍團那勢不可擋的戰爭便如此開始了!星際戰士們去除了他們盔甲上的所有軍階標記。取而代之的是黑色的盔甲,以及每名修士自己所選擇的像征死亡的裝飾。大多數修士使用了同樣的主題——骷髏,骨頭和顱骨。
所有等級和連隊都被取消,因為多數戰團指揮都已死去而剩下的戰士無法整合完整有效的領導層。所有的修士在死亡面前一律平等——他們最終都將面臨無疑的毀滅。戰士們決定在有生之日攻擊所有他們能夠找到的敵人,疾病已經奪走了他們的心智,但奪不走他們的忠誠!


特殊人物

森圖瑞烏斯軍士:為“啟示錄100”所制作的限量版人物,他持有“承靈骷髏”(Animum Malorium),一件顱骨狀的古代神器,可以吸取目標的靈魂來復活咒縛軍團的一位同袍。
7
-
LV. 18
GP 417
8 樓 CM p0492659936
GP10 BP-


幻影幽靈

    為千子叛變感到惋惜的人,這個戰團可以給予你一點安慰,此團貌似是目前唯一一個基因原體已經叛變,但是依舊效忠於帝國的戰團,他們原本是千瘡之子中的一個連隊,貌似是當時的“大連”,也就是1000人,當太空野狼進攻千子母星光之塔的時候,他們連隊的巫師長出於忠誠的原因,拒絕與帝王派來的軍隊為敵,馬格努斯給了他們兩個選擇,要麼留在光之塔,和其他弟兄同生共死,要麼離開他們的母星,自謀生路,他們選擇了後者,乘戰艦離開了光之塔,然後逃到了一個叫做特瑞德的星球,這個星球很快被亞空間風暴包圍,惡魔也從亞空間裂隙中湧出,他們依靠豐富的巫術學識打退了惡魔,之後便依靠亞空間風暴與世隔絕的保護,躲過了大叛亂時期的兵荒馬亂,在叛教時期,雖然亞空間風暴有所減弱,可以航行了,但是他們還是宅在特瑞德上,過著隱居的生活,直到後來帝國時代來臨,混沌發動黑暗遠征,他們才偷偷摸摸跑出來,鬼鬼祟祟地幫帝國抵抗混沌……後來在某次黑暗遠征時被帝國發現,阿斯塔特修會經過審查後正式接納了他們,機械教也開始向他們征收基因稅,他們的生活才終於回到正軌。

    保持了他們還是千子時期的塗裝和戰術條令,組織結構是標准聖典團,戰團長叫“大術士”,行事風格低調沉穩,重視計劃和謀略,戰前都要搞占蔔,算個卦,看個相什麼的,深入打擊用空降艙比較少,用法術傳送比較多,因為用法術而且靈能者多,時常被激進派審判官迫害

10
-
LV. 18
GP 417
9 樓 CM p0492659936
GP6 BP-
轉自指揮官基地
譯者jusensen



BLOOD FRENZY

The Flesh Tearers Space Marine Chapter

狂暴之血
撕裂者星際戰士戰團

(注:其他的中文名翻譯包括飛天撕人兄弟會、粉碎者、肉松愛好者、攪肉機、制餡機、裂肉者等,大家可以自己隨便)

撕裂者戰團是於第二次建軍時期由聖血天使軍團分離出來的。他們從聖血天使那裡繼承了野蠻、可怕的名聲以及黑色狂怒。事實上,他們的黑色狂怒已經越來越明顯以至於整個戰團的消亡只是時間問題。

起源

在賀魯斯反亂時期慘烈的戰鬥中,聖血天使的基因原體Sanguinius在帝皇對叛軍旗艦的攻擊中被戰帥賀魯斯所殺。這創傷在心理上的遺傳後果後來才全部顯現出來——也就是現在眾所周知的黑色狂怒。後來根據阿斯塔斯聖典,聖血天使軍團拆分出幾個衍生戰團,每個都擁有1000名左右的修士和舊軍團部分的基因種子庫存。其中之一就是撕裂者。

撕裂者駕駛著他們獲得的戰鬥旗艦Victus號從已經被激烈的戰鬥變成一片屠場的地球出發後,立刻按照命令向著深邃的宇宙進發去消滅任何叛軍手中的據點。之後的三個千年中,這艘戰艦在銀河系最偏遠的地區航行,它上面搭載的撕裂者星際戰士們不斷地對那些仍忠於戰帥的世界發動聖戰並順便把擋在路上的異星人一塊兒干掉。在這段時期的戰鬥和搜索中,分屍者得到了“野蠻”的評價,而且據說比他們的母戰團——聖血天使——還徹底的多。以至於連遠在地球的高領主們,也聽到了關於他們如何把發現的已故戰帥的追隨者通通干掉或者是把打算從他們面前逃走的護衛艦隊全部消滅的傳聞。

但是銀河系是很大的,而且通信又不可靠。以帝皇的名義治理帝國的高領主們滿足於撕裂者消滅了數量可觀的叛軍這一點,再加上當時正是人類從那恐怖的內戰中恢復的重要時期,所以他們也就沒有做出任何調查行動。

撕裂者們駕駛著Victus號在太空中繼續他們的旅途,將帝皇的正義施加在任何膽敢反對他的人頭上。Victus號在銀河系最西部的邊境地區航行了幾個世紀,以消滅據說在那裡正不斷增加的異星人。最終,分屍者發現了一個孤單的遺忘世界——Cretacia。


家園

巨型行星Cretacia是一個七行星太陽系中的第四行星,剛被發現的時候它被認為是無人的。由於Cretacia的表面被厚重的雲層所覆蓋,分屍者決定降落到行星上看看下面到底是什麼。這些星際戰士發現這裡是一個可以和他們所知道的那些死亡世界匹敵的不適合人類居住的星球。

濃密的無人跡的叢林和沼澤中躲藏著許多可怕的爬行類、兩棲類和昆蟲類外形的生物。很多星際戰士在第一天建立起可靠營地之前犧牲在這些生物手下。即使如此,巡邏隊仍然上報很多由當地生物造成的傷亡:和人一樣大擁有鋒利到可以刺穿動力盔甲的長鼻的昆蟲、幾乎和哨兵級泰坦一樣大的能把整個排衝散的爬蟲肉食動物和可以輕易把不夠警覺的星際戰士一腳踩扁的食草動物。

撕裂者迅速地干掉這些巨型生物。各排忙碌地獵殺盡可能多的當地生物,雖然表面上看是為了清理出更多的陸地區域,可是多嘴多舌的帝國學者認為這些狩獵的目的只是單純地為了滿足他們的殺戮欲而已。當偵查排進一步深入叢林和沼澤時,他們發現了一種嚇到他們的生物——人類!

這些被找到的人類明顯是數千年前黑暗時代某個殖民地的後代們,但是他們現在已經倒退到十分原始的程度。盡管語言和外貌沒什麼變化,但這些原始人不但在滿地都是泰坦大小怪物的Cretacia上存活下來,還在這充滿敵人的環境中繁榮發展起來。相對於十分貧乏的精神生活,他們擁有不可思議的強壯身體和反射神經,這使他們即使在遭到最大型的生物襲擊時都能保護自己。

撕裂者迅速地收攏了幾百名凶暴的人類,而戰團的牧師和聖血教士們立刻開始工作——在強度足以毀滅靈魂的測驗中測試他們的思想和身體尋找證據看他們是否因為長時間與人類之主隔絕而產生了任何的墮落。撕裂者最終確定盡管這些原始人極端地退步和落後,但他們是清白的。


戰團長Amit發現了Cretacia的價值。這裡不適居住的地形和恐怖的生物為他的部隊提供了一個理想的訓練場,同時那些原始人很容易就可以成為戰鬥修士。宣布了權利和占領後,Amit為他的分屍者找到了永遠的家園。

基因種子

分屍者自從大反亂後從軍團分離出來起就終止了聖血天使那種為新兵輸送血液的儀式,但那個時候Sanguinius的痛苦已經深植於戰團的基因種子中了,所以他們也不能從黑色狂怒中逃脫。事實上,戰團的黑色狂怒似乎是越來越難以控制了,原因可能是他們與其他戰團的疏遠或者是他們改變了基因復制的程序。很明顯,在過去的一萬年裡撕裂者的基因種子已經大幅的變異並且嚴重退化。每年都有越來越多的撕裂者戰士被黑色狂怒卷了進去,只有極少數的人在被賀魯斯的詛咒最終壓倒前幸存超過200年。Cretacia為撕裂者提供了很好的新兵來源,這些原始人是十分優秀的兵源,只有極個別人被認為不適於進行基因改造,而他們單純的思想令他們很容易適應星際戰士的生活。但是即使是這個戰鬥修士的穩定來源由於撕裂者的基因種子加速變異現在也被認為不足以滿足需要了(注:也就是說因為黑色狂怒給這個戰團帶來了很多星際戰士非戰鬥減員,再加上戰鬥中的損失,戰士的數量開始入不敷出了)。

這些加重了負責制止那些狂暴到不可控制的修士們並把他們和其他戰士隔離開的牧師和聖血修士的負擔。這些發狂的星際戰士都被隔離在一座位於主修道院要塞數英裡外被稱作“失落者之塔”的特殊監獄裡。黑色狂怒的犧牲者們都被監禁在塔中,不停地對著牆壁狂吼以發泄他們的憤怒,他們的哀嚎甚至壓過了在塔周圍沼澤中游蕩的巨獸的吼聲。知道黑色狂怒早晚會找上自己的牧師和修士們不懈地探索和研究,焦急地想要尋找一種方法治愈他們失落的兄弟以把他們帶回戰團。分屍者的智庫長們不停地到處旅行,不顧一切地尋找他們相信一定存在於某處的遠古和神聖的文件,希望為他們的詛咒找到真正的解脫。


戰鬥原則

帝國的戰略專家們將撕裂者定位為完全的進攻型部隊。但那些親眼見到他們嗜血行動的人都報告說他們的殘忍和野蠻已經到了無比可怕的程度。一支撕裂者的部隊在戰場上唯一的行動就是找到敵人,然後直衝過去用鏈劍、動力拳套甚至是徒手和牙齒把他們撕碎。

重武器和裝甲車輛除了大部隊外很少裝備,因為幾乎無法控制的嗜血欲望會把每一個分屍者戰士推向戰場以尋求在肉搏中毀滅敵人。戰團中車輛資源的極度缺乏導致他們集中使用犀牛和長須鯨,因為他們更喜歡如潮水般衝向敵人然後用爆彈手槍和動力斧解決他們。

當遇到龜縮在工事和碉堡中的敵人,撕裂者利用短程熱熔武器和動力拳套甚至是自己強壯的肉體來對付。一旦釋放出去,他們就絕對不會讓任何東西擋在他們與他們將在肉搏戰中找到的滿足感之間搗亂。雖然沒有明確的文件證明,但在某些場合異星人確實插進了撕裂者和他們的敵人之間。分屍者卻一點停止的表現都沒有繼續以近乎愚蠢的野蠻衝向目標。

伴隨著撕裂者部隊的恐怖暴力行動使得許多其他的帝國軍隊在和這些星際戰士們合作的時候十分的機警。精心准備的作戰計劃被撕裂者“熱心”的肉搏戰破壞,他們在戰場上嗜血的行為即使是經歷了無數戰場的老兵都會感到惡心。自從第36千年的Kallern大屠殺事件之後戰團就一直受到審判庭的調查,一些帝國衛隊的軍官也鬥膽拒絕了和撕裂者一同戰鬥的榮譽——特別是在關於他們如何在39千年Arcata起義時出於報復把整個星球的人全喀嚓了的謠言傳開之後。

根本沒幾支部隊和分屍者共同戰鬥超過一次。關於他們在勝利慶祝時的某些不自然的行為——比如許多俘虜失蹤了——的說法,令幾乎所有的部隊指揮官都不願意在戰鬥結束後仍待在他們附近。


組織結構

盡管在組織結構上是基於阿斯塔斯聖典的條令,但是分屍者由於黑色狂怒這一詛咒的破壞現在只能勉強湊出四個完整的連。除非真能找到某種拯救方式,否則在未來的一千年裡他們的數量可能會再減半。

盡管戰團試圖堅持阿斯塔斯聖典,但他們已經拮據的人手不可能再維持連隊的結構。因此所有的四個連都成為了“Battle Companies”,戰團中再沒有什麼後備力量。所以每一名戰士都要全面地熟悉戰術小隊、突擊小隊甚至是破壞者小隊的任務,而且還要學會維護戰團現存的所有車輛的技術。在戰場上,每個排都必須隨時根據任務需要變更角色和手上的武器以適應任務需要。另外,和其他星際戰士戰團不同,第一連不是由純老兵組成的——因為實在沒那麼多人能在黑色狂暴下活那麼久。作為補救,各連內部都把自己最熟練的戰士編成了老兵獨立排。

撕裂者的艦隊也很小,Victus號是他們唯一的一艘主力戰艦。Victus號已經有數千年的艦齡了,不過仍然保持在戰鬥狀態並可以運送整個戰團。帝皇的敵人更常見到的是戰團的七艘快速襲擊艦,,每艘都經過改裝以運送一個整連。

戰吼

撕裂者發明了一種可怕的吼聲在他們衝鋒時使用,據說依靠動力裝甲上的擴音器放大之後能夠把雜兵級的敵人震撼到直接趴在地上投降。盡管沒有記錄表明他們是怎麼吼叫的,但據幾個在他們的攻擊下幸存下來的人描述那種如哀嚎般的聲音直接衝進了他們的思想,帶來了一種完全的恐懼使他們幾乎無法對星際戰士們殘忍的進攻作出什麼抵抗。

SETH  撕裂者戰團長  憤怒守衛

戰團長Seth已經主管撕裂者戰團快100年了。他經歷了許多偉大的勝利,但也看到許多他的戰友被黑色狂怒所帶走。那些和他共同作戰的帝國部隊指揮官給予他十分強烈的敵意。但是帝國衛隊和修女會的指揮官們經常忽略的事實是:當其他星際戰士遭遇挫折的時候,Seth的部隊正在衝動地毀滅所有的敵人。

在戰場上,Seth總是在先鋒的位置領導他的部隊,帶領他們以難以置信的野蠻和血腥的方式進行著戰鬥。當撕裂者不在戰場上的時候,他變的嚴厲而陰沉,專注於那個他現在已經相信戰團不可能躲避的毀滅。


CARNARVON 死亡連隊高級牧師 失落者的看護者

死亡連隊的高級牧師Carnarvon背負著可怕的責任,他必須在黑色狂暴的攻擊下看護現存的超過400名撕裂者戰團的星際戰士。他已經占據這個職位將近250年了。有人竊竊私語說看到那麼多的朋友和同志在狂暴中變成渴望鮮血的瘋子帶來的壓力已經令他的神智變得不正常了。現在,他在關於誰要送進死亡連隊和哪些星際戰士陷入瘋狂中太深必須關進失落者之塔的問題上有最終話語權。當不進行戰鬥的時候,Carnarvon的絕大多數時間在失落者之塔中度過,看護著他負責的人們並試圖找到辦法讓他們能重新回到戰團。但是因為他老是神秘兮兮的,很多分屍者對他的目的持懷疑態度。
6
-
LV. 19
GP 513
10 樓 CM p0492659936
GP2 BP-
譯者:寂靜之劍
轉自指揮官基地



米諾陶戰團 (Minotaurs Space Marine Chapter)


M36創建時的塗裝

現在



“野獸,在黑暗中的青銅野獸,腳步聲,它永不疲倦,他只是不停地朝這裡走來!我們沒有希望了……無論我們轉向哪裡,我們都無法逃脫,絕不可能逃脫!”
                 ——Hedrith Blaine的證詞,唯一的幸存者,Jurah - 17采礦殖民地,Larsha Tertius

存在著一個叫做米諾陶的忠誠星際陸戰隊戰團,在第36個千年中的被詛咒的第二十一次創建中誕生,在帝國的記錄裡未遭到廣泛的質疑,但並不確定他們是否和在41千年中公開的幾十年裡參加了鎮壓了Macharian異端的戰團是同一個。米諾陶是非常排外的阿斯塔特,即便是帝國(也被排斥),是和帝國的其他軍隊也無法合作的不可靠盟友。

戰團歷史

米諾陶是一個在人類帝國裡有著殘酷聲譽的戰團,自古以來都是其他星際陸戰團首要的懷疑和怨恨對像。此外,帝國的異端審判庭相信米諾陶和Terra最高領主之間有未知的關系。雖然對米諾陶有很多記載,橫跨整個帝國追溯之前的幾千年的大部分戰鬥記錄已被翻看過,但是在此前的大部分歷史不僅僅是消失了而且還被Terra最高領主用法律故意的隱瞞和封印了,即使是最高權威的宗教審判庭也不能規避。已知的是名為米諾陶的戰團於第36個千年中的被詛咒的第二十一次建軍中被創建。但是是否在一千年以後的41千年中出現在一些著名的戰役中具有相同名字的戰團是同一個? 這成為了帝國學者所討論的主要話題。

在被詛咒的第21次建軍中成立的米諾陶作為軍隊在戰場上迅速的獲得了既殘酷又狂暴但且戰無不勝的聲譽。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傾向於回避別人的指揮。並且他們作為不穩定的基因種子需向機械神教的Magos Inviglia繳種子稅,混合了不同的詛咒和遺傳腐敗的基因似乎對戰團的建立造成了困擾。對米諾陶戰團的本性提出了許多黑暗的懷疑並且他們的秘密可能被隱藏。仍然存在的一些零碎的記錄著戰團的基因種子有著“嵌合”的烙印。這一點,現在可能被看做是褻瀆,可能表明米陶諾斯的遺傳物質中含有被禁止的來源:在其創造時混有邪教基因庫,摻雜或者不知何故被篡改了。許多在第21次創建產生的阿斯塔特的繼承者被發現對他們的基因種子進行過實驗。米諾陶和那些基因種子很可能被篡改或者被某種方式改變。米諾陶似乎很難控制戰鬥的怒火並且渴望他們應該有所謂的同志,這是一些在他們的血液裡的特別詛咒的結果,但是否苦難已經掌握了他們或者他們掌握了它仍然未知。不管怎麼樣,從第38個千年中旬以後,米諾陶在帝國的所有但是有疏忽的記錄裡,他們的事跡和戰鬥榮耀被一系列的法令和數據清洗隱瞞或者刪除。

當戰團幾千年以後又出現時,他們被注意到有反應快速的趨勢並且毫無疑問的從Terra最高領主那呼叫武裝,甚至本件事遭到斥責時逮捕甚至破壞了被宣布他們為叛徒或者越軌提出抗議的原忠誠的星際陸戰隊。這使得作為戰團的米諾陶的聲譽一落千丈。特別是在米諾陶在Euxcine幾乎毀滅了Inceptors戰團後(第二次建軍產生的完全未知戰團,但其母戰團為極限戰士……)極限戰團和它無數的子戰團對米諾陶懷有相當敵意並且再也不會和他們並肩作戰。

自米諾陶重新引目以後,一些研究戰團的隱遁行為的學者注意到了米諾陶現在和過去的不同之處:無論是在結構和行為方面還是在諸如塗裝的細節問題上。這個推測也和米諾陶的基因種子有關,被上繳的十分之一種子已被記錄但是仍被劃為最高級別。


著名戰役

馬克萊恩之亂Macharian Heresy (大約053-077.M41)

當米諾陶在41千年裡第一次重新出現的時候變化深刻。擁有最高標准的武器配備,他們以整體進行作戰和高度靈活並且以一個擁有多於12艘打擊巡洋艦的強大的戰團艦隊為基礎。像古老的名聲裡說的一樣殘暴,他們的作戰不過是聽起來比帝國古老的傳說中的有更多的思考和控制方式。

巴達布之戰Badab War (907-913.M41)

米諾陶於907.M41抵達了終焉星域(Ultima Segmentum,位於Terra的東部)的風暴區,授命於審判官特使更多的星際陸戰隊加入了忠誠者事件對抗分裂者戰團。衝突是在其公開的戰爭第四年,並且米諾陶的全部軍力都加入了戰爭,十個連隊和各類主力艦十一艘。當戰團努力配合忠誠者的指揮,他們在整個衝突中幾乎是獨立運作,攻擊他們看起來合適的目標。戰團不留活口的惡名在反感他們的人迅速傳開並且毫無爭議,直到更加凶猛的食人鯊戰團的到來。米諾陶在此期間獲得了數次重要的勝利,有效的摧毀了多個世界的分離主義軍隊。然而,他們的英名遠遠超過了衝突蔓延(盡管戰爭的進程被審判官蓄意鎮壓),是他們在908.M41的巴達布之戰早期起義的最後幾天以一次近距離的太空戰全面擊敗反叛的慟哭者戰團。最終,米諾陶於913.M41在Badab Primaris淪陷以後退出了風暴區,帶著數艘慟哭者的戰艦來替換他們自己的損失。

萊恩世界Rynn's World (989.M41)

在緋紅之拳從歐克手中收復母星期間,米諾陶戰團被看見在萊恩世界上行動。

戰團組織

米諾陶戰團在組成上明確遵循阿斯塔特法典的結構和班級模式,但在戰術層次上和一般的戰術有顯著區別。米諾陶偏向於作為一個整體行動,或者至少是盡可能在任何特定戰區作戰且很少分開他們的部隊,集中優勢兵力從而最大限度地發揮其破壞力。這一戰略使得擅於圍攻並可以對抗可怕的對手,如果需要的話他們可以在數量上壓倒對方。不像大多數星際陸戰隊戰團,一些米諾陶關鍵策略基於局部戰區的高戰損,戰團的指揮官可能很少像其他人那樣關心自己兄弟的命運,只渴望取得勝利。兩個重要因素決定了米諾陶戰團選擇戰爭模式:他們出色的重型武器和戰爭機器和顯著地迅速湧入許多新進者來彌補行動中的持續減員。他們戰爭物資的確切來源一直未經證實,但他們被觀察到操作使用大量的坦克和重型裝甲並有相當的庫存儲量(主要是作為戰術支援車的維護者和捕食者),米諾陶還被發現有先進動力盔甲Mark VIII “Errant”廣泛的供應渠道。在一般地域,一連大多以終結者參戰。米諾陶戰團另一個不尋常的地方是他們能夠快速的補充損失的兵力。新進者過渡到偵察兵和真正的戰鬥兄弟的速度比起其他的星際陸戰隊戰團要短暫。這被極端的程序式心理灌輸和腦神經外科手術所解釋。這些過程加快了新兵前進並且在由藥劑師展開的持續加強管理的心理調節治療時得以延續。這些技術,盡管不作為異端而被禁止,但是比起其他戰團的一般做法具有傷害身體和心智內在的危險。大部分的星際陸戰隊會考慮對新進者學習訓練和戰鬥學識是調和勇士的靈魂的關鍵組成,而非那些服務於米諾陶用來補充他們自己造成損失的危險人工技術。

戰團戰鬥原則

米諾陶第21次創建的古老的聲譽暗示了他們的阿斯塔特經常被避開任何戰鬥在戰場上,這使得他們不能盡可能快地與他們的敵人交手。米諾陶高度的自治,在戰爭區裡可以直截了當地或者在偵查的路上就可以宣布為幾乎發狂的軍隊。他們會不計成本地把自己降在敵人中。作為憤怒的代價,他們會像突然到達那樣突然撤退。這種模式使得米諾陶對於帝國盟友來說是一個不可預測和不可靠的軍隊。出現在41千年裡的早些年的米諾陶和他們指控的完全不同。戰團現在寧願在帶來足夠多的重火力和重裝甲無情的粉碎敵人之前,部署先鋒和敵人針鋒相對也不願意用快速單位包圍他們以確保他們不能逃脫。依舊高度自治,帝國需要他們去哪米諾陶就去哪但是現在看起來和帝國戰爭機器的結構和指揮有關而不是戰團遙遠的歷史所表述的。

戰團信仰

米諾陶似乎不被任何人或物尊敬,對他們來說拯救人類帝國和Terra最高領主,他們表現出了狂熱和絕對的忠誠。當戰團對待單獨的帝國指揮官和其他星際陸戰團不傾向於禮貌和尊重但是他們知道對抗有價值的敵人來測試他們的技能時高興。一些人推測米諾陶考慮遵循阿斯塔特有特殊的價值。在一個完好的記錄事件,戰團在故意的辱罵馬涅烏斯·卡爾加之後幾乎和起源戰團(Genesis Chapter,母戰團也是極限戰士……)打起來。他們之間的血戰只有當來自Octarian帝國的新一波歐克到達才得以避免。鑒於這種對抗其他星際戰團來測試自己的偏愛,米諾陶在巴達布之戰中出現就不足為奇了。星界之爪(Astral Claws)和其他叛變戰團確實被證明是有價值的敵人。米諾陶的一些指揮官從他們再度出現起已被開始記錄,暗示了這個戰團在瘋狂和異端的邊緣——描述了他們防御和安全防範意識,即使對待所為的盟友也多疑地強迫畫出邊界。米諾陶把帝國裡和帝國外的都算作敵人或許不足為奇。

米諾陶著名人物

米諾陶的大師  Daedelos Krata的總督    暴怒使者  領主 Asterion Moloc

殘忍多疑的米諾陶戰團團長——領主亞狄裡安·莫勞克喜歡陶醉於自己的黑暗聲譽中,他的名字是以皇帝之名對一系列星球進行屠殺和破壞的代名詞。他是一個經歷上百場戰鬥的老兵,他的身體幾乎被生控體部件所重鑄而且他出於仇恨和憤怒的強大意念可以使他無視那些足以殺死低階星際戰士的傷口。領主亞狄裡安·莫勞克非常樂於用殘酷的戰術徹底摧毀他的敵人,而且經常帶領他的終結者部隊衝進敵人的防線中。他同時也是一個勤奮和嚴明的部隊後勤專家和戰略家,以及圍攻戰術的大師。在離開戰鬥的時候,他會坐在位於名為Daedelos Krata的重型突擊母艦上如同迷宮般的船艙中的黃銅王座上,周圍被數據反饋,制表僕從和傷亡報告所環繞。而領主則讓每一滴血為戰團的戰略目標發揮最大的作用。

米諾陶在過去經常被泰拉的高階領主用來清理星際戰士中的叛徒,打破傳統者和變節者,結果亞狄裡安·莫勞克早已成為一名系統摧毀其他有失公正的阿斯塔特軍隊的專家。考慮到這樣的敵人才配得上感受皇帝的憤怒,而且這將是對米諾陶戰鬥技能的終極測試。但是重要的原因之一還是在巴達布之戰和許多場戰鬥中米諾陶以忠誠者的身份參戰,特別是在野蠻的也慟哭者戰團交戰並最終使其被迫投降後成為了星際戰士中的傳奇。


戰團之音  米諾陶的隱修長  牧師Ivanus Enkomi  

在巴達布之戰期間,憔悴深沉的艾文紐斯·恩科米——米諾陶的隱修長是戰團在忠誠者戰爭議會中的眼睛和聲音。盡管米諾陶在戰爭中扮演重要角色,但他們仍按照戰團的習慣盡可能地遠離他們的盟友,只用血腥的聲譽和殘酷的勝利替他們代言。在很多人看來,恩科米是一個自相矛盾的人。在普通人來看,他只是一個總是保持嚴厲的目光,臉上有緋紅色的紋身和鮮紅色的瞳孔的人,而且據說他來自遙遠荒蕪的野蠻世界,但是他的寥寥話語中透露出驚人的智慧和激昂演講的才能,在效果和技能上只有國教最偉大的煽動者能與之匹敵。

牧師恩科米同時也是一個老練的戰術指揮官,能夠像他的同僚一樣在前線領導他的軍隊,告誡他們以更強烈的仇恨對抗神皇的敵人。除此之外,他還作為米諾陶戰團和忠誠者高階指揮官之間的信使,在巴布達之戰的數場關鍵戰役中,牧師恩科米總是站在米諾陶進攻的最前沿。他所領導最著名的一次勝利是在慘烈的奧普特瑞之戰中登上並攻入了慟哭者的攻擊巡洋艦黎明收割者,並在進攻大漩渦的希普瑞斯時指揮他的戰團挫敗了暴君在這個星球上的黑暗的陰謀並進一步揭露星界之爪的罪惡和褻瀆。

戰團艦隊

米諾陶擁有一支由不少於12艘攻擊巡洋艦和至少一艘戰鬥駁船組成的強大戰團艦隊。
Daedlos Krata:重型攻擊航空母艦,米諾陶龐大的威力十足的戰團艦隊的旗艦。


戰團外觀

自從他們的再度出現,一些帝國指揮官為調查米諾陶米諾陶星際戰團作為陰沉的惡略的勇士做記錄,背離了榮耀和正義的章領。戰團持有一種獨有的勉強克制惡意和傷害別人欲望的氣氛,是一種使所有人滋生害怕和憂懼的除非擁有最強的心髒。

戰團顏色

起初米諾陶的顏色方案是黃色,用紅色裝飾(通常的警告標志)。米諾陶現在的顏色方案是古銅色和有時肩甲上的暗紅色。

戰團徽章

戰團的原徽章是一個在黃背景下的藍牛頭,現在的戰團徽章是在古銅色背景下的黑角紅牛頭。一連的精英成員著戰團徽章的變種:在暗紅背景下的古銅色牛頭。

  
2
-
LV. 19
GP 513
11 樓 CM p0492659936
GP2 BP-
詛咒創建

第二十一次創建”是繼“再創”之後最大規模的一次星際戰士戰團創建,其時間稍早於第36紀的“叛教時代”。該次創建的主要目標在於追求完美,同時去除有瑕疵的基因種子。“第二十一次創建”同時又被稱為“被詛咒的創建”,其原因是所創戰團都厄運連連。有些戰團神秘地消失在戰場上或異空間中,而每個幸存下來的戰團都受到了基因種子自行變異的影響。其結果就是這些戰團的規模由於無法征召新兵而逐漸減小,傷亡亦無法得到補充。更糟糕的是,有些戰團已經演化出基因異徵,此類變異由於觸碰了審判庭的容忍底線而威脅著戰團的生存。

第二十一次創建的已知戰團

Black Dragons(黑龍)

Fire Hawks(火鷹)

Lamenters(勵哭者)

Flame Falcons

名稱:      炎隼戰團
母戰團:    不詳
創建:      第二十一次創建
現任戰團長:不詳
母星:      勒忒
堡壘修道院:不詳
塗裝:      不詳
特長:      不詳
戰吼:      不詳
現存戰力:  不詳
背景
炎隼是在第二十一次創建時誕生的一支星際戰士戰團,母星是勒忒。他們不太為人所知,除了他們在創建之後一世紀內被宣布為“除名叛逆”(Excommunicate Traitoris),由此而成為變節戰團這一事實。據說在拉芬伯格世界上的一次戰役中,炎隼打響了他們最後一次戰鬥。第一連的一位成員,最前沿勇猛作戰的一位戰士身上迸發出了火焰,開始了獻祭。除了敵人,獻祭並不傷害星際戰士本身。在陣線得到加強的同時有關能夠協助星際戰士的火焰的消息也被彙報。盡管已經有一位審判官前來調查,同時擔心變異的問題,戰場指揮官仍然將其視為奇跡。
但審判官卻有不同的看法。最終,炎隼所有的戰士都開始了獻祭,他們在戰鬥勝利之後回到母星開始慶祝,審判官則召喚了灰騎士來毀滅了變異的星際戰士。到底有多少星際戰士生還不得而知,關於獻祭的星際戰士的目擊也在不止一個帝國戰場上出現。


Minotaurs

名稱:      米諾陶戰團
母戰團:    不詳
創建:      第二十一次創建
現任戰團長:不詳
母星:      不祥
堡壘修道院:不詳
塗裝:      紅色與黃色
特長:      閃擊,近戰
戰吼:      不詳
現存戰力:  不詳
背景
米諾陶是一支星際戰士戰團,在被詛咒的第二十一次創建中誕生。他們采用了不同尋常的塗裝方案——紅黃四分,配以兩色條紋。

米諾陶戰團的作戰方式非常特殊:撤退之後再迎頭痛擊,類似於公牛的衝鋒。這種非傳統(同時也不怎麼戰術化)的作戰方式,以及他們不太可靠的名聲,使得戰團成為了帝國軍中一支不太受歡迎的盟友。因為其不祥的出身與名聲,戰團已經接受過審判庭的數次調查。

米諾陶戰團最著名的一次行動就是他們在巴達布之戰中對反叛的慟哭者戰團進行的進攻。米諾陶戰團開始了一場對於他們凶狠直接的戰法十分有利的艦對艦戰鬥,此戰以慟哭者的投降而告終。

Sons of Antaeus

名稱:      安泰之子戰團
母戰團:    不詳
創建:      第二十一次創建
現任戰團長:不詳
母星:      不祥
堡壘修道院:不詳
塗裝:      灰色與黑色
特長:      不詳
戰吼:      不詳
現存戰力:  不詳
背景
做為第二十一次創建的一份子,安泰之子有一種神秘的特質。在創建這群神秘星際戰士的過程中到底哪個環節出了差錯並不為人所知。
唯一有安泰之子出現的帝國官方記錄是《第三次行會戰爭紀事》(第41紀850-901年)。征服者戰團(Subjugators chapter)的拉克曼連長報告說安泰之子出乎意料地開辟了迫使靈族海盜進行重新部署的第二戰線,其結果便是靈族劫掠者的覆滅。

報告聲稱,其他倍受尊敬的帝國部隊也觀察到了他們的行動。關於安泰之子有很多自相矛盾的故事,但有兩件事始終不變:安泰之子的裝束是灰色和黑色,而且他們能夠承受可以立即殺死普通星際戰士的傷害。從加強的骨骼到古代的基因——有許多傳言是關於他們為什麼如此難以被消滅。時至今日,事實依然不得而知。

靈感
和其他許多星際戰士一樣,他們也受到了某些社會文化方面的啟發。安泰之子的靈感來源於希腊/柏柏爾神話人物安泰——一位力量驚人並近乎無敵的眾神後裔。與大力神神話的關聯暗示在安泰之子和極限戰士之間可能有某種聯系,但沒有任何官方證據可以證明這一推測。

2
-
LV. 19
GP 522
12 樓 CM p0492659936
GP4 BP-



名稱: 帝皇之鐮(Scythes of the Emperor)
母戰團: 極限戰士/帝國之拳
創建時間: 第二次或者第三次創建
現任戰團長:首席智庫館長托馬爾(Tormal)
母星: 索薩(Sotha 已被毀滅)
堡壘修道院:索薩之心號 最後一艘旗艦
戰吼: 為了索薩的英靈,為了帝皇與索薩(For the ghosts of Sotha, for the Emperor and for Sotha)
特長: 游擊戰
塗裝: 黑色和黃色,肩甲上兩把交叉的鐮刀
現存實力: 總共250名戰士


在克拉肯蟲巢艦隊入侵期間,該戰團,連同慟哭者戰團幾乎被消滅,他們因向死亡守望捐贈人馬而聞名
索薩——他們原本的母星,剛好處在蟲巢艦隊入侵的路線上,在一番激戰之後,該星球現在已經被泰倫蟲群分解成一顆小行星。大部分戰團的同袍都已經戰死在保衛位於星球表面的堡壘修道院的戰鬥之中,但有部分人成功脫出。200名星際戰士突圍並撤退到了死亡世界米拉爾(Miral)上。在該星球的叢林之中,屹立這一座巨大的岩石山峰,名為巨人之棺(Giant's Coffin),幸存下來的帝國部隊將其做為最後一處據點。有著可以阻礙入侵者的陡峭石壁,可以作為絕佳火力點的岩石突起,這些使得巨人之棺成為了極好天然要塞。帝皇之鐮的戰士們也都已經准備好付出自己生命的代價。


組織

現在的帝皇之鐮正駕駛著他們最後一艘星艦跨越茫茫太空,盡管往日的榮耀都已不再,他們仍舊是一支奮勇作戰的精英部隊,在遠東星域(Ultima Segmentum)的任何戰場上都可以看見他們的身影。他們被迫摒棄了傳統而僅僅保留兩個連隊,所有從索薩幸存的戰士被整編為一個連隊——“戰鬥連”,而所有的新兵(都是帝皇之鐮從他們經過的每一個合適的世界上積極尋找來的)統一編為“偵查連”。現在的戰團由於有限的人力和資源,不得不把自己組織成數支適合獨立作戰的小型機動部隊,便於執行“一擊脫離”式的任務。
在戰場上經常可以見到特拉西烏斯(t h r a s i u s)統領(注7)的身影,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於戰團缺少人員,也是因為特拉西烏斯本人深盼證明他自己無愧於作為戰團的領導,同時將名譽與榮耀重新帶給戰團。
由於對抗克拉肯蟲巢艦隊失敗和從母星索薩撤退所造成的慘痛損失,戰團現在幾乎已經沒有終結者盔甲,也沒有任何超過犀牛裝甲車及其變型車的裝甲車輛。


創建

帝皇之鐮被指定為第874支星際戰士戰團,據推測他們的基因庫來自於極限戰士或帝國之拳。他們的第一任戰團長是托奇拉(Thorcyra)——一位富有戰略頭腦的領袖,他一直領導戰團數世紀之久,直到他在帶領戰團脫離克拉肯蟲巢艦隊的魔爪時犧牲。
帝皇之鐮在對母星附近銀河東緣的警戒行動中逐漸壯大,當掃蕩了周邊礦業聚居區附近的海盜之後,戰團又在次級星區對獸人的遷徙進行打擊。他們參加過“達摩克利斯灣遠征”,並且在帝國占領Sy'l'kell的行動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但是,在得知蟲族正在對烏爾特拉馬星系(Ultramar)——極限戰士的家園前進之時,遠征就終止了。
在巴達布之戰之後,慟哭者戰團由於在戰爭中曾經倒向叛徒一方而開始了一場贖罪性質的百年遠征,帝皇之鐮負責監視這支悔過戰團身上任何可能出現的反叛征兆。長時間的監督使得這兩支戰團成為了盟友,他們一直在履行自己的職責,直到41千年的最後幾年——直到帝皇之鐮的母星索薩被毀滅。起初,人們認為帝皇之鐮和他們的母星一道被摧毀了,但是一小部分戰士仍然在打擊克拉肯蟲巢的子艦隊和其它蟲族力量的戰場上活躍著。


索薩最後的日子

第41紀,992年,克拉肯蟲巢艦隊正像癌症般四處蔓延,它們已經淹沒了帝國最初的所有抵抗,消滅了慟哭者戰團,帝皇之鐮在試圖衝擊第一波蟲族艦隊的時候也遭遇了重大損失。艦隊遭受慘痛損失的帝皇之鐮們隨即撤退到了母星索薩之上,後者隨即就遭到了蟲族的圍攻,成千上萬的泰倫生物降落到了星球上,帝皇之鐮在戰團長托奇拉的帶領下,為了給居民的疏散爭取時間,守衛在一座名為“巨人之棺”的岩石山峰上。
異形們數不清的艦船來勢洶洶,力量差距的懸殊使得帝皇之鐮看起來無足輕重。盡管如此,他們仍然在這一蟲族占領整個索薩最後的障礙上堅守了數個星期。到最後,彈盡糧絕的帝皇之鐮們不得不去吃死去異形的屍體來繼續維持戰鬥。在毫無希望的形勢下,泰倫蟲族最終消滅了帝皇之鐮,托奇拉戰團長安排所有剩下的戰士撤退以避免整個戰團的全軍覆沒,他在最後時刻鄭重地把戰團的像征——皇帝的鐮刀交到了唯一幸存的連長——第三連的特拉西烏斯手上,讓他和其它人乘坐雷鷹炮艇撤離這個劫數難逃的星球,自己則帶領第一連的殘部堅守陣地,作為最後一道防線。
幾近被毀的領導權傳遞到了特拉西烏斯的手中,隆重莊嚴的儀式在榮譽之威號(Honour's Might)上舉行。特拉西烏斯將其重新命名為索薩之心號,以緬懷逝去的家園與犧牲的戰友。

貝希摩斯蟲巢艦隊

帝皇之鐮在第一次蟲族戰爭中的戲份不多,他們的主要力量放在對抗鈦星人的達摩克利斯遠征上。不過同時他們也在加強母星的防御以應對可能到來的蟲族入侵
  
4
-
LV. 19
GP 540
13 樓 CM p0492659936
GP2 BP-
譯者solarious
轉自指揮官
本文出自5thSM規則書

星界騎士戰團

        Danorra星系的外圍漂浮著傷痕累累,了無生機的行星Safehold。這裡就是星界騎士戰團做出他們終極的犧牲,以阻止機械亡靈的世界引擎那無盡的殺戮的地方。同時也就在這裡,在戰鬥母艦風暴號死寂的心髒部分,建築起了一座用來緬懷他們的聖殿。772座石像矗立在殘破的旗艦中,每一座都代表一名犧牲的星界騎士。廢墟之外一群守衛者們四下巡邏,以防止拾荒者們破壞這塊聖地。他們都是星際戰士,出於對烈士的崇敬,來自於十多個不同戰團的兄弟們齊心合力守衛此處。

            世界引擎在Vidar子星系的出現完全出乎帝國的意料。直到現在還無法確定世界引擎究竟是一座用秘法科技推動起來的亡靈墓穴世界,還只是一艘建造於群星間的黑暗中的行星級戰艦。 在世界引擎的高斯拋射炮將農業世界Gaios一號和三號化為焦土後,對於它起源的猜測都被拋開了 —— 它的毀滅才是唯一需要考慮的。

            整個Vidar星系的艦隊和不下十五個星際戰士戰團,包括了極限戰團,星界騎士,入侵者和極光戰團的部隊,向正在行星間展開血腥收割的世界引擎發動了進攻。可即使是人類最強大的武器也攻不破世界引擎的能量護盾。即使發動了十多次突擊,進行了二十多次用勇氣與火力壓倒敵人嘗試,卻只換來了無數被擊沉擊傷的戰艦和上百萬的傷亡。更糟的是正面攻擊似乎是不可能的。登陸艙和強襲艇都穿不透世界引擎的護盾,即使是傳送光束也在投射到它表面時被擾亂了頻率。在入侵者戰團就這樣損失了整整兩隊終結者之後,任何再次的嘗試都被禁止了。

            在銀河裂縫之戰中Vidar星系艦隊損失了整整三分之一的戰艦卻毫無建樹。之後阿托.安姆拉德,星界騎士戰團長采用了最極端的戰術。放棄了無數次被證明無效的武器系統,安姆拉德命令星界騎士戰團母艦直接向世界引擎的護盾發起衝鋒。引擎咆哮動力全開的風暴號冒著無盡的炮火撞進了世界引擎的能量盾。如此之大的動量之下風暴號無可避免的將要撞上世界引擎的表面,但那並不是安姆拉德的目的。當戰艦穿透護盾的時候,星界騎士們登上了登陸艙。風暴號傷痕累累的船體隨著一陣火焰與金屬的狂風暴雨撞上了世界引擎,而星界騎士則成功的登陸到了它的表面,抱持著不滅的信念繼續他們的戰鬥。

            沒人能說清世界引擎的裝甲外殼下面隱藏了多少機械亡靈,但他們的數量必然成千上萬。僅僅七百名戰士,即使他們全都是星際戰士,在如此之大的差距之下也無能為力。但安姆拉德和他的弟兄們堅信他們的血不會白流。拋開了求生的希望,星界騎士毫無懼色的奮戰著,摧毀他們碰到的每一座電磁發生器,兵器鍛造所和指揮節點。在一百多個小時裡,星界騎士引發了巨大的混亂。但在遍布世界引擎表面的巨大設施中每一場戰鬥都帶來了慘重的傷亡。許多人為了掩護弟兄們繼續前進而犧牲了。每個人都戰鬥到了最後一刻,輕蔑的唾棄他們沒有靈魂的敵人。

            星界騎士最終的突擊只剩下安姆拉德和五個戰士。雖然疲憊不堪傷痕累累,他們攻進了一座巨大的布滿了控制終端的墓穴大廳。屬下們都已經陣亡或奄奄一息,安姆拉德最後的壯舉是引爆了他所攜帶的熱熔炸彈,將控制台化為灰燼。他的最後一擊終於讓世界引擎快要過載的控制線路徹底崩潰,不僅關閉了它的能量護盾,還停止了上面的許多武器系統。星界騎士全軍覆沒了,可他們的犧牲讓世界引擎暴露在人類復仇的怒火中。帝國艦隊趁此機會發動了復仇的反擊,太空魚雷的連環轟炸將它撕成了碎片。

            在世界引擎毀滅的那一刻,星界騎士也永遠的從帝國活動戰團的名單上劃除了。當時不在場而幸存的幾個戰士的人數實在太少,負擔不起重建戰團的重任。新建的黑劍戰團接管了他們人去樓空的堡壘修道院。但和星界騎士並肩作戰的兄弟們不會忘記他們。在機械神教拖走世界引擎的碎片時,極限戰團帶走了風暴號扭曲破碎的殘骸,將它放置在Safehold的廢墟上——那裡是被世界引擎所毀滅的最後一個犧牲品。從那天起每一個和星界騎士並肩作戰的戰團都派出代表組成了一支小小的守備隊。生者謹以此來返還他們對死者的虧欠。

2
-
LV. 19
GP 540
14 樓 CM p0492659936
GP4 BP-
以下都是暗黑天使的子團
轉自百度百科



救贖天使
  救贖天使在第二次建軍中被創建的戰團,他們的基因種子來自於暗黑天使。救贖天使幾乎與暗黑天使一樣著名,但是有時,頑固的帝國指揮官會因他們曾違反命令(為了抓捕墮落天使)的不良聲譽而拒絕與他們合作。
名戰役:
加特林巢都世界保衛戰
  為了抓捕墮落天使——前指揮官巴爾拉凱(Baalakai),救贖天使曾在綠皮的最後進攻之前撤離了位於巢都的哨站,這直接導致了巢都的陷落,而剩下所有的居民被三百萬綠皮屠殺殆盡,之後在押送前指揮官巴爾拉凱時,一名加特林出生的卡迪文刺客隱藏在戰艦內,並在戰艦在巨石著陸時用一發特殊子彈結束了這位墮落天使充滿異端的一生。這名擅自行動的刺客最後命運不為人知。
第三次阿米基多頓戰爭
  救贖天使曾許諾將派遣4個連隊加入這場戰爭,但最終他們調整了航向,並鎮壓了爆發於蒙格羅爾奧格林人世界的原住民叛亂。




復仇天使
復仇天使戰團源於第二次建軍,他們保留了暗黑天使黑色的原始塗裝。復仇天使被認為是帝國中最頑固的戰士之一,這些星際戰士曾數次將自己置於幾乎無望的可怕戰鬥中而拒絕撤退,有時這種行為甚至威脅到了整個戰團的未來。



赦免天使
  赦免天使因他們白骨色的塗裝在以暗色調為主的暗黑天使及其他子團中十分顯眼。他們的組織結構與作戰條例都與母團十分相像,這使得兩個戰團經常將各自的資源與力量共同投入到對墮落天使的追捕中。唯一顯著的不同是,赦免天使戰團的信條認為自身所背負的罪惡將在追獵卡利班墮落者的過程中被洗刷,並且戰團將主要精力放在追獵墮落天使的神聖職責上。所有的赦免天使都不會原諒自己曾犯下的罪過,直到所有叛徒被捉捕並懺悔的那一天。

著名戰役
科林斯聖戰
  在這場歷時七年的對抗獸人帝國的戰爭中,帝國重創了暴蠻的綠皮,並將殘暴無情的阿格魯克老大率領的Waaaagh!入侵推遲了30年。
第十三次黑暗遠征
  赦免天使戰團投入了全部的十個連以對抗卑鄙的混沌的進攻。




誓言守護者

  誓言守護者戰團是暗黑天使戰團的子團之一,他們的母星位於帝國的西部邊陲。戰團在向太平星域進軍的過程中經歷了多場戰役,並發動了許多指向光暈區(星炬信號減弱的銀河邊緣區域)的聖戰。
  誓言守護者以他們極其虔誠的苦修品質而聞名,所有的戰士都將自己視為戰鬥僧侶(這句話大概是為了凸現他們的和尚生活?)。他們對學術藝術的追求完全不遜於其戰鬥技巧,並且虔誠刻苦地學習著帝皇和原體的教導。戰士的盔甲、戰團的旗幟與車輛的側裝甲上繪滿了密密麻麻的從阿斯塔特聖典、死亡天使安魂曲(Requiem Angelis)及其他許許多多星際戰士的光榮事跡中摘錄的手工經文。戰團的修道院是一座莊嚴宏偉的大教堂,教堂塔樓的尖頂直刺入母星莫提凱7號(Mortikah VII)的天空。
著名戰役:
  誓言守護者戰團在對抗莉莉斯入侵的事跡中獲得了特殊的榮譽:他們從異星人駭人聽聞的大劫掠中拯救了整個次級星區。




卡利班門徒
  卡利班門徒的創建一直被籠罩在爭議與神秘中。據信,時任暗黑天使最高導師阿納茲爾(Anaziel)在第37個千年末期向地球最高領主(High Lords of Terra)提出了建立新戰團的強烈請求。那時,一個戰團長這樣毫無理由的請求被認為是聞所未聞的。但終究,地球上那些疑惑的最高領主們批准了這個申請,卡利班門徒戰團誕生了。
  當時卡利班門徒所使用的是持有最高貴血統的暗黑天使戰團的基因種子,卡利班門徒戰團對基因種子的審查甚至比地球議會(Adeptus Terra)要嚴格得多。直到今天,他們的基因種子依然被戰團嚴密地監控起來,以預防哪怕是最輕微的的變異與失效的跡像。同時,卡利班門徒仍擁有在黑暗天使及其子團中最嚴格的基因種子選擇標准。

 通常認為,阿納茲爾創建卡利班門徒的動機是神秘而具體的——謠言宣稱所有的暗黑天使子團的職責就是追捕帝國的變節者,例如殘酷與狡猾並存的賽弗(Cypher,墮天使100號,槍俠,拉轟),可除了內圈會議,沒人知道他們的真正動機是什麼。
   卡利班門徒是一個機動性很強的戰團,他們的艦隊曾在帝國疆域各處爆發的衝突中立下汗馬功勞,有時艦隊的活動範圍甚至遠遠超出帝國的邊界。據推測,卡利班門徒參與的許多衝突都是由Cypher的出現而被煽動的。由此,卡利班門徒變成了追獵墮天使的專家,他們能分辨哪怕是歌謠與故事中出現的變節者跡像。
 卡利班門徒戰團的阿斯塔特們是最為賢能且高貴的戰士,他們絕對堅定不移地履行著神聖的職責。卡利班門徒戰團的艦隊中收藏著許許多多用來紀念慶祝星際戰士及他們先輩光榮勝利的聖物(reliquary 舍利),而每個連隊都會擁有幾面古老而又神聖的戰旗隨戰士們步入戰場,來激發英勇的阿斯塔特去鑄造更為輝煌的功績。
   在這其中,最為神聖的聖物是萊昂功勛書(Lionus Censum,一個卷軸,記載著所有萊昂艾·莊森子嗣創下的輝煌事跡與其創造者的名字)。




奉獻者
  奉獻者戰團的歷史在帝國的數據庫中幾乎連蛛絲馬跡都沒有,他們沒有被記錄下的誓約(參考狼團與導航者家族簽訂的誓約),也沒有數據表明他們到底是在30或是40個千年被創建的。奉獻者戰團最初出現於內政部現場公證員(Administratum field notary)考文·奎普(Corwen Quilp)的著作,一部被廣泛流傳的描寫第二次庫布金大分裂(Second Kuppukin Schism)的史詩中。
  在這場可怕戰爭的最激烈之時,第52軍(Army52,不知道是PDF還是成建制的IG軍團)被分裂勢力的叛軍重重包圍,作戰減員只剩下20個精疲力竭的團。這時,奉獻者派出了增援。他們沒有理會52軍的通訊聯絡,徑直部署了一次快速而極具毀滅性的打擊,這次突襲成功地摧毀了分裂勢力的指揮中心。六小時內,奉獻者們就把叛亂者的整個高級指揮系統(包括人和裝備,建築)從地圖上抹掉,並一舉令叛軍大後方陷入崩潰。這時,叛軍徹底陷入瘋狂與崩潰,奉獻者實際上已經贏得了這場戰爭。
  任務結束後,奉獻者就悄然離去了,接下來的30年他們再沒出現過,直到他們的第4連與暗黑天使戰團並肩作戰於對阿魯拉斯的干預行動中(Arrulas Intervention)。盡管對奉獻者的描述一如既往的模糊,奎普對奉獻者的一項特征描寫得非常詳盡――據他記載,奉獻者星際戰士們攜帶著各式各樣的神聖古物,並且絕大部分裝備了老式的盔甲、武器以及車輛。奎普如此評論道:“奉獻者仿佛繼承了暗黑天使軍團(此處原文為Legion)中最寶貴的武備。奉獻者珍重地保養著它們,並用這些歷經滄桑的武器痛擊萊昂之敵”
  另外,奉獻者與荷魯斯叛亂前的暗黑天使軍團有許多相似之處,例如他們保留了戰團原始的黑色塗裝,以及大量裝備著老式的MkVI烏鴉式動力盔甲(Mark 6 'Corvus' power armour)。
 


警惕天使

  警惕天使戰團原自於第二次建軍。據推測他們是黑暗天使的子團,但他們的名字並沒有被列 入達維奧大典(Apocrypha of Davio,這是個沒有記錄的典籍)中。另外,警惕天使戰團擁有很強的苦修傳統,他們的母星位於普維基裡安(Pervigilium GW你就繼續搞笑吧,這個詞的拉丁文本義是變態)。
  背景:
  警惕天使戰團的堡壘修道院是一座環繞著普維基裡安世界運行的軌道空港,就位於卡迪安之門(Cadian Gate)外。警惕天使尤為擅長與混沌勢力作戰,當黑色遠征(Black Crusade)開始,混沌從卡迪安之門蜂擁而出之時,警惕天使參加了每一場對抗行動。同樣地,由於相當靠近恐懼之眼(Eye of Terror)當卡迪安之門的局勢稍微平靜下來時,人們也能目擊到警惕天使們駕駛著星艦進入那可怕的領域,為保衛自己的家園與混沌勢力殊死一戰。
  每一個警惕天使的戰士都發誓決不令他們的堡壘修道院失去防御,因此整個戰團從未被全體征召,每當戰爭召喚,都至少有一個連留守堡壘中。有好幾次,戰團長都因這古老的誓言而未能相應地球高級領主(High Lords of Terra)的調遣,所以有時,戰團的忠誠也會遭到一些人士的質疑。
  據猜測,即警惕天使們自荷魯斯之亂(Horus Heresy)時就駐守在普維基裡安世界了。這個世界最初遭到黑暗天使軍團(Legion)的突擊,後來黑暗天使們派出了一只特遣隊來監護這個世界的社會的正常運作,以免他們再次背離帝國之道。(由此可見,警惕天使確實是萊昂的子嗣之一)
  著名戰役:
  警惕天使是四個既加入第三次阿米基多頓戰爭(Third War for Armageddon)又對抗過第十三次黑色遠征(Thirteenth Black Crusade)的戰團之一;
  第三次阿米基多頓戰爭(Third War for Armageddon):警惕天使投入六個連的兵力來對抗暴蠻的綠皮;
  黑色遠征(Thirteenth Black Crusade):警惕天使投入了五個連以對抗混沌

4
-
LV. 19
GP 540
15 樓 CM p0492659936
GP8 BP-
譯者:lichzeta、saduka、寂靜之劍
轉自百度




戰團名:
食人鯊(Carcharodons)
母團:不明
創建時間:二次建軍(Carcharodons)
團長:不明
母星:奧西卡(Ootheca)(從螳螂勇士(Mantis Warriors)手裡沒收來的)
修道院堡壘:不明
塗裝:灰底有紅色標記
偏好:降落倉突襲(Drop Pod assaults)
戰吼:不明(鈴鐺JJ說是“第一個衝進去,最後一個撤出來”,那不是米國空軍的先期地面引導部隊嗎……)
軍力:大約1000


食人鯊星際戰士戰團在巴達布戰爭(Badab War)中出現對抗反叛的戰團。

在叛亂失敗之後,叛變的螳螂勇士(Mantis Warriors)的母星被交給了他們。

戰爭中,食人鯊用他們的長期戰術——空降倉突襲突擊巴達布艦隊(the hives of Badab)。大量的無畏機甲和他們數量充分的終結者盔甲被用來幫助星際幻影戰團(Star Phantoms)包圍叛變的戰團。直到今天食人鯊仍然長期不信任和憎恨螳螂勇士和慟哭者(Lamenters)

食人鯊戰團穿著灰色盔甲,頭盔上有紅色條紋。

所有參與在巴達布戰爭中的星際陸戰隊中,食人鯊是最神秘莫測的一支,他們在幸存者之中成為了一段黑暗血腥的傳說。該戰團從黑暗之中突然進入帝國的邊境,不論對敵對友來說他們都是一群奇怪的陌生人,但他們總是與忠誠者一道對抗任何些許不敬於神聖王座的叛亂行為。從某種角度來說,食人鯊們看起來就好像是生活在古老時代的幽靈回到了現在,雖然古怪而不祥,但依然是皇帝麾下的星際陸戰隊。

在帝國歷史的通常記述以及作戰指令記錄中,食人鯊沒有正式存在記錄。他們在公開資料中沒有任何影子,而且沒有正式的戰功記錄。更多的不解之處在於其他一些知名度較小的戰團以一些很奇怪但相近的名字稱呼他們(比如“虛空收割者”或“血鯊”等等)。但再進一步的深入研究神聖審判庭所保存的一些帝國戰爭史錄就會發現關於此戰團一些更深更暗的背景。最古老的一份記錄是由一位地球內務部秘書長在M36撰寫的《安吉裡卡.莫迪斯傳奇》,這是一份比較詳實的古典文獻。在這份斷斷續續的文稿中,提到了“星界虎鯊”奉調前往“外銀河系...經過一段漫長的航程....消滅人類之敵...”以及“沿途消滅一切叛徒,異形和起義,以武力蕩平他們之所在”。該文獻看起來是一份更加古老文檔的簡報,但現在可能已經遺失,初步判斷其年限應該是在M32/M33的星炬戰爭期間。從現在來說,那個時候的迷實在是太多了,而且絕大多數事實都被抹殺掉了,對帝國高層來說,關於星炬戰爭所了解的情況可能比荷魯斯反叛和大聖戰都要少得多。此外此戰團還以其他名字或頭銜出現在其他文獻中,除了標志的相同外,作戰方式也一樣的殘暴可怕,甚至連帝國那些最鐵石心腸的軍官也無法接受。這樣一支戰團極有可能是接受了一個神聖而永無止境的職責,他們被信任(或是處罰)來執行在帝國外圍巡邏並消滅人類之敵的任務。在巴達布戰爭中,他們的各種細節都得到了很全面的觀察。

在戰術上,食人鯊全團在巴達布戰爭中都表現的像一支小型速攻部隊,不會有任何的拖泥帶水,接近敵人時他們或是以高速直奔或是以潛伏突然出現,任何的打擊行動都具有出其不意性。戰鬥中的他們或是肉搏,或是在近距離內瘋狂傾斜火力。故而不論是毀滅者小隊還是突襲單位,虎鯊都會攜帶刺刀,戰鬥刀或是鏈劍作為額外的裝備並時刻准備近身格鬥。食人鯊的戰鬥方式非常高效而殘忍——攻擊既快又狠,以最短時間內造成最大限度的傷害。如果一輪掃蕩過後還有幸存,他們會突然像幽靈般再度從黑暗中現身發動攻擊,把敵人的血放光之後再離開。一旦敵人被屠殺殆盡後,他們會毫不停留地轉攻下一個目標。

有食人鯊參與的戰鬥簡報中都顯示他們的指揮官每次進攻都有明顯的戰略目標。與他們協同作戰的士兵回憶說他們好像會毫無征兆地突然暴走,當戰局對他們不利時又會像鬼一樣突然消失。敵人和友軍也很快發現了另外一個該戰團的特殊之處:食人鯊在戰鬥期間保持高度的寂靜。所有作戰指揮官都有頭盔,而且通過一個封鎖加密的頻道發布作戰命令,無論敵友都不知道他們在戰場上想要做什麼,只有極其必要的時候指揮官會出聲。

戰團的所有陸戰隊員都體現出了極高的戰術能力與小心謹慎,但戰鬥時卻像磕了藥一樣極其嗜血,會用各種殘忍的手法扯碎撕裂他們的敵人。雖然其行為像動物一般殘忍,他們在與其他陸戰隊戰團和帝國政權代表的接觸中卻表現的非常正式且附有禮節,在與同僚們用高級哥特語進行交談時會使用一些千年之前特有的語法。除了被傳喚至最高指揮官庫林的作戰會議上或是必須與其他忠誠者部隊協同作戰時,他們從不主動在戰場與其他忠誠者會和或是當著他人表現自己。不過整個戰團高度宗教化,他們會刻意繞過帝國神廟或是國教的建築。此外很多戰團的修士都攜帶著宗教性飾物,裝備上都飾有祈禱類的語句,這些宗教性活動都帶有一定的地球國教和國教教義的色彩。


特殊人物
Tyberos the Red Wake


泰伯歐斯,“紅色軌跡”
在食人鯊戰團出人意料並且野蠻地介入巴達布之戰期間,泰伯歐斯是食人鯊戰團的部隊指揮官,指揮著他的終結者兄弟一次又一次的從聲名狼藉的戰鬥駁船Nicor(尼可拉明, [中樞興奮藥])上發動一場有一場血腥的襲擊,在巴布達戰役中在叛軍中殺出一條布滿破碎屍體的血路。泰伯歐斯因為他殘忍的作戰方式和用兩件獨一無二的動力武器在分裂勢力殺出一條布滿被碾壓和撕碎屍體的道路而獲得了灰色聲譽。這兩件帶有倒鉤的動力刀片古代臂鎧分別名為“飢渴”和“滿足”,在它們的下面排列著惡毒的牙齒。


來源:
**《星際戰士收藏指南》(2002)
**巴達布戰爭迷你戰役
**《白矮人101期》(1988),《阿斯塔特目錄》
**戰錘40K:彙編
**行商浪人(1992)
**星際戰士的傳說

食人鯊(Carcharodons),原本叫太空鯊魚(Space Sharks),GW(還是FW)不曉得什麼把名子改掉了,事跡也合併了...,不過也有Space Sharks是Carcharodons是低階哥特語說法    
8
-
LV. 19
GP 540
16 樓 CM p0492659936
GP2 BP-
譯者:朔風守護者、死亡之影
轉自百度


Red Scorpions             



紅蠍子戰團

紅蠍子戰團在他們五千年的歷史中是一支毫無希望但卻無比堅定的戰團,他們隨時准備站在保衛帝國的第一線,消滅那些膽敢威脅帝國和准備背叛偉大帝國的人。     

   出於對對皇帝的無限崇拜,他們嚴格遵守對於他們猶如聖物一樣重要的阿斯塔特聖典。他們是星際戰士中傳統主義者和帝國權威和命令最堅定的守衛者,他們隨時響應帝國的號召。他們對於外星人和和變種人的仇恨以及對於保持人類純潔的努力一直聞名群星。 '

   翻開他們漫長光榮的歷史,不少人還是因為紅蠍子的母團不明而懷疑他們,同樣受到懷疑的還有他們到底出自哪次建軍以及他們的基因種子來自哪裡(這不是一回事嘛--!)他們的基因種子沒有任何可見的惡化或者是腐敗,沒有任何明顯的證據可以說明紅蠍子到底來自哪支戰團。戰團中的一些核心信仰的確是來自他們的基因種子,而且他們會不計任何代價從倒下的兄弟那裡獲取基因種子來保證紅蠍子的未來。紅蠍子基因種子的腐壞會導致他們自己以及其他戰團實力的衰弱,進而衰弱帝國的力量,當然這種事情是絕對不能容忍的.   紅蠍子對於自己純潔性的狂熱自信使他們與帝**持著軍事關系,他們不留任何產業並堅持著自己的榮譽感.作為一個戰團,他們極端討厭異種,他們寧可搭上自己的小命也不會和他們聯盟.他們對於任何基因上的"誤差"極端厭惡,所以他們對於亞人類變種人或者其他有爭議的種族都是非常的排斥,與他們協同作戰被蠍子們是為一大恥辱.唯一的例外是與那些皇帝的心腹共事(比如說領航員),即便如此,蠍子們對這些行動也是有著嚴格規定的.

作為一個一直在摘征戰的戰團,他們的艦隊總是在不停的運動,從一個戰區到另一個尋求他們幫助的地方.在漫長的歷史中他們在帝國的各個角落裡戰鬥,參加了無數次偉大的戰役,並在HELICAN衝突、HELIO攻堅戰、以及對抗BLOODTIDE的戰鬥中為自己贏得了聲望。他們無數次獨自或者是與帝國的其他勇士一同奮戰,雖然曾經失敗過幾次,但是他們很快就會重整雄風殺個回馬槍。一個著名的戰力是這樣說的:在M39年他們曾經深入西南區的ORDON RIFT地區,那裡到處都是亞空間風暴、空間激流和其他致命的東西,紅蠍子在這個地區飛行的時間還是不明,但是至少在三百年的時間他們和帝國失去了聯系,以至於被定性為丟失失蹤了.  

當紅鞋子得意洋洋的在對抗午夜領主的灰色姐妹之戰中重新現身時,他們已經在ORDON裂隙的野生世界的軌道上建立也一個名為VIGIL的空間站作為永久的基地.為了保護戰團以及若干名高層領導者,紅蠍子對於空間站的具體位置以及如何穿過那危險的航道的方法嚴格保密,唯有這樣才能確保他們和新兵的招收的安全.即便是擁有了他們自己的世界,紅蠍子仍然以一個征戰戰團的形式活動,他們盡量不用自己的世界作為行動基地並在帝國的南面和西面巡邏,尋找著帝國的敵人.


組織結構

  紅蠍子嚴格遵守阿斯塔特聖典的組織和教義竟而完全成為了一支標准的阿斯塔特戰團;盡管我們已經發現在戰團中他們對牧師和指揮官有著自己的見解.紅蠍子的內部結構非常獨裁而且教條於命令常常是無法違背的.他們一般認為不論戰鬥與否,高級長官給戰鬥修士們的命令必須得到100%的執行.每個連的連長被稱為指揮官,而戰團大師被稱為大指揮官,而第二指揮官永遠是大藥劑師.作為對基因純潔性狂熱崇拜的像征,他們有著比別的團更多的藥劑師.這些藥劑師的任務就是時刻警惕基因種子發生任何生化或基因上的腐敗.紅蠍子們的藥劑師通常會部署到前線,他們通常與戰術小隊一起行動以確保隨時能夠從倒下的兄弟身上提取基因種子.

  一如阿斯塔特聖典所指示的那樣,紅蠍子更傾向於使用組合武器來戰鬥,在一切戰鬥中使用的是戰團獨有的操作元素來實現所有的戰略戰術目標(這句翻譯廢了......)作為高度訓練的戰士,每一名紅蠍子都要求掌握每一種戰鬥技巧,還要隨時准備被在分配到其他任何連隊中(全能隊員啊).盡管蠍子們嚴重依賴聖典上的戰略戰術,但是在需要的時候他們也會創新發明些新的戰術.在M38晚期傳奇的HELIOS攻堅戰中就有一個著名的戰例,戰團的技術軍士研發出了陸地突襲者HELIOS型,這事一種犧牲了人員載量而提升了火力的版本(裝備了旋風導彈).這種激進的改裝是因為他們相信為他們提供火力支援的帝國守衛軍已經被腐化了.其他的戰團在火星神教證明了HELIOS版本的有效性之後也將它們置入自己的武器庫.

盡管對於秘密行動並不陌生,但是紅蠍子更傾向與在一場正面戰鬥中把敵人干掉.他們認為秘密行動、伏擊還有欺騙和滲透都是非常可恥的行為,所以,除非必要蠍子們不會采用這些招數。因為戰團內這種風氣,十連的新兵們經常被部署到常規戰鬥任務中而不是一般的偵查,不僅如此,出於戰術目的他們經常被當做後備力量(主要用於在復雜地形中奪取火力基地和應對戰場上不斷變化的形勢)。紅蠍子的武器庫存貨豐富,他們有著大量的不同型號的裝甲載具和無畏機甲,還有著讓人羨慕的陸地突襲者和空降倉存貨。他們的戰團要塞以保養(同時生產一定數量)多種型號星際戰士動力盔甲,戰團中他們老兵通常裝備MK4型盔甲來顯示軍銜和榮譽。戰團通常將裝備的質量至於一個很高的高度,經常以高質量的武器而不是那些可怕的裝飾來作為獎勵給予那些老兵,通常是動力劍、斧或者拳套。這麼做有兩個用途:1、讓他們更有效的戰鬥2、在其他的兄弟面前作出一個榜樣。唯一不足的裝備是終結者盔甲,這是由於連續數個世紀的戰鬥損失造成的。有人說在情況必要的時候,紅蠍子一連只能保證一半的人能都穿著終結者出戰。戰團如何改變這種狀況還是一個未知數。


經典戰役

重奪SHAEHOL
第二次AEGISINE 遠征
(633.M39---635.M39)  
   發動第二次AEGISINE遠征的目標是在於奪回在亞空間風暴中失去的位於DREAD MANDRAGORA的幾個世界.紅蠍子在戰爭後期因為重奪了這個星區的首府--HECUBA而獲得了極高的榮譽.這些世界被一個盤踞在SHAEHOL的異端機械技師控制.一個充滿了化學沼澤和劇毒灰燼廢物的惡臭世界,它的生態系統被長期以來不受約束的工業徹底毀滅.SHAEHOL這個世界被那些瘋狂的半機械僕人組成的大軍層層守護著.  
   紅蠍子們作為突擊的矛頭開始了對shaehol的軌道突擊,依靠著由雷鷹支援的空降試圖在這這個重重設防的星球上建起橋頭堡.紅蠍子在接下來慘烈的九個小時裡,他們保衛著著陸區免受來自變種人,半機械戰鬥僕從和大量戰鬥車輛的攻擊但是紅蠍子沒有退縮!他們最終成功地保證泰坦軍團和來自VYMAR之家的騎士們展開部署,然後把戰鬥帶給他們的敵人.
完全占領這個失落的堡壘世界花費了兩年的時間,而機械神教並沒有忘記戰團作出的犧牲.當最後的戰鬥結束紅蠍子准備打包回家時,神教的戰爭領主獻上了他們的敬意:騎士和泰坦在通向著陸區的路兩邊列隊成行,深深的鞠躬獻上了他們的敬意!(真TMD讓人感動!這場面想想都覺得激動!!!!!

弗拉克斯圍城戰
【826.M41和830.M41】
位於朦朧星域(Segmentum Obscuras)帝國的軍火庫世界弗拉克斯(Vraks)由於反叛的薩凡紅衣主教(Cardinal Xaphan)的陰謀而陷落,引發了帝國為了保衛這個行星的戰鬥。隨著時間推移戰況逐漸變壞,數量持續上升的混沌星際戰士戰幫和來自恐懼之眼的叛徒同為了應對威脅而同樣增援中的星際戰士出現在戰鬥中。數以百萬計的地獄般的殺戮污染著大地並且被用於在地面帶來一個完全如同惡魔般的入侵。惡魔審判庭和灰騎士在圍城戰役之前必須進行的干預由於帝國本身的原因而完全失敗了,盡管弗拉克斯本身被留在那污染了。紅蠍戰團在整個戰爭的兩次極為重要的圍城戰役中出現:第一次是在826.M41,戰團的部隊攻破了弗拉克斯巨大城堡的幕牆從而使第88克裡格攻城軍(the 88th Krieg Siege army)進入堡壘。第二次是在830.M41,戰團出現在整個戰役中最後的戲劇性的重新奪回城堡的戰鬥中同混沌星際戰士和惡魔軍隊的激烈對抗。大領主指揮官維蘭特*奧爾提斯(Verant Ortys)親自來到一直有四百名戰鬥修士組成的突擊部隊並占領了戰略上極其重要的聖利奧尼斯大門(Saint Leonis Gate),擊退了所有的敵人、叛徒、突變怪物和惡魔。在這兩次行動之中,紅蠍戰團的一名戰士,老兵士官卡拉布*庫林(Carab Culin)被提升為卓越者,為他的戰團贏得了大量的聲望和榮譽並且展示了足以使我們某一天看到他來到他的戰團的在戰鬥和領導上的能力。


還有他們在巴達布的事,有空在打上去....
2
-
LV. 19
GP 559
17 樓 CM p0492659936
GP0 BP-
譯者:lichzeta
轉自百度


歐若拉戰團/曙光女神戰團(Aurora Chapter)



戰團名:歐若拉戰團/曙光女神戰團(Aurora Chapter)
母團:極限戰士(Ultramarines)
創建時間:二次建軍(Second Founding)
團長:不明
母星:火焰風暴/菲爾斯多姆(Firestorm)
修道院堡壘:不明
塗裝:綠底肩甲有黑邊
偏好:裝甲突擊(Armored Assault)
戰吼:不明
軍力:不明

歐若拉戰團/曙光女神戰團(Aurora Chapter)是一個極限戰士軍團在二次建軍時分出來的子團。就像其他極限戰士的子團一樣,他們是阿斯塔特聖典的忠實追隨者。歐若拉戰團/曙光女神戰團(Aurora Chapter)以他們的裝甲突擊聞名,胃口實行這種戰術他們擁有一般戰團標准三倍多的蘭德掠襲者坦克和掠食者裝甲車。他們主要在極限星區(Ultima Segmentum)活動。

戰鬥記錄

戰團的第一連在高路叛亂(Goru Heresy)時期被部署以對抗混沌部隊。(汗!之前把DEPLOY看成DESTROY,還以為第一連掛掉了……)

整個戰團被卷入了一場和烏鴉騎士團(the Knights of the Raven,暗鴉守衛的子團),一個友軍星際戰士戰團的衝突之中。直到馬爾納斯*卡爾加(Marneus Calgar),極限戰士團的大團長插手才結束了這場紛爭。
在926.M41,戰團的基干部隊被送去參與摧毀NECRON的世界引擎的戰役(battle the Necron World Engine)(吐槽:如果我的部隊在的話想要干掉世界引擎還要再多三倍的SM啊!)

一只歐若拉戰團/曙光女神戰團的掠食者裝甲矛頭部隊支援了極限戰士戰團連長卡托*西卡利亞斯(Ultramarine Captain Cato Sicarius)大約在999.M41年的傑斯特戰役(Zeist Campaign),解放了TAU帝國統治下的若干個世界,包括敖古拉(Augura),一個曾用來作為TAU軍中轉站的世界(之前說了有超過一打SM戰團參與了這裡的強制拆遷行動)。

資源出處:
**二版極限戰士團規則書
**五版星際戰士規則書
**帝國裝甲VOL.2:星際戰士和審判庭的軍事力量
**Dan Abnett的小說系列Eisenhorn三部曲

0
-
LV. 19
GP 559
18 樓 CM p0492659936
GP1 BP-
譯者:lichzeta
轉自百度

起源戰團(Genesis Chapter)



戰團名:起源戰團(Genesis Chapter)
母團:極限戰士(Ultramarines)
創建時間:
二次建軍(Second Founding)
團長:不明
母星:牛放得/新發現(Newfound)
修道院堡壘:不明
塗裝:紅甲白徽記肩甲有金邊
偏好:不明
戰吼:不明
軍力:不明

起源戰團(Genesis Chapter)是極限戰士軍團的一個子團,於二次建軍時期創建。作為除了始祖戰團之外第一個創建的戰團,起源戰團非常固執地忠誠於羅保特*基裡曼的規條,以至於他們可以毫不猶豫的站在極限戰士一邊作戰。

戰史:
++++在997.M41,起源戰團和死亡打擊戰團(Death Strike)的星際戰士向烏裡克星區(Ulik Sector)還沒有被利維坦蟲巢艦隊(Hive Fleet Leviathan)啃掉的那些星球上扔了一大堆滅絕令以阻止蟲子們獲得更多資源。
++++在998.M41,一只由極限戰士戰團和起源戰團組成的聯合部隊被派去消滅即將到來的鋼鐵圖夫獸人WAAAGH!大潮(Waaagh! Irontoof)。

資料來源:
**4版星際戰士規則書
**4版DA規則書
**3版星際戰士規則書
**5版星際戰士規則書
**5版蟲族規則書

1
-
LV. 19
GP 559
19 樓 CM p0492659936
GP1 BP-
譯者:lichzeta
轉自百度

黑色執政官(Black Consuls)


戰團名:黑色執政官(Black Consuls)
母團:極限戰士(Ultramarines)
創建時間:二次建軍(Second Founding)
團長:不明
母星:不明
修道院堡壘:不明
塗裝:黑底,金色或黃色胸徽,肩部邊緣按連隊配色塗裝
偏好:不明
戰吼:不明
軍力:不明

黑色執政官是極限戰士軍團的一個有名的子團,在二次建軍時被創建。

背景:
著名戰役:
++++M38,黑色執政官在大巴裡亞斯(Baliaris Majoris)和在這個世界中蔓延的邪教對抗,最終他們燒死了邪教先知康斯坦斯(Constanze)。
++++在455.M41,他們被記錄為被Goddeth蟲巢艦隊包圍殲滅。他們的現狀還是不明。但白色執政官(White Consuls)的戰團長西迪亞斯(Xydias)曾說,黑色執政官被清除了,在他們**掉的時候出現了一艘懷言者戰團的Infernus級戰列艦

資料出處:
**極限戰士規則書(2版)
**怎麼塗裝星際戰士
**小說《黑暗信條》
1
-
LV. 19
GP 559
20 樓 CM p0492659936
GP2 BP-
譯者:lichzeta
轉自百度

歐米茄(Omega Marines)


戰團名:歐米茄(Omega Marines)
母團:不明
創建時間:M40
團長:不明
母星:不明
修道院堡壘:不明
塗裝:黑白各半,胸徽為金色名將布邊緣為金色或紅色(可能是連隊配色)。
偏好:不明
戰吼:不明
軍力:不明

背景:
歐米茄戰團(Omega Marines)是一只聖典星際戰士戰團。

參戰記錄:

歐米茄戰團(Omega Marines)在第三次阿米吉多頓戰爭(the Third War for Armageddon.)中投入了9個連。

在第三次阿米吉多頓戰爭的過程中他們派出了由維蘭德斯兄弟領導的9部無畏機甲,以支援帕菲爾天使戰團/灰岩天使團(the Angels Porphyr chapter)的8部機甲防衛加塔那灣淡水處理廠的九號大門。他們在那裡一同阻擋了一大波獸人無畏和廢罐機器人的進攻,這一場戰鬥是所有記錄中最大的一次機甲戰鬥。
注:這場戰鬥中參戰的17台無畏有7架被完全摧毀,具體過程可以參看中文資料集V1裡的《無畏機甲》。

資源出處:
**阿米吉多頓規則書
**怎麼塗裝星際戰士
**阿斯塔特目錄:帝皇之盾
**阿斯塔特目錄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8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562 筆精華,10/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