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6
GP 2k

【同人短篇】錦木家的兩人派對 (6/15 更新三樓)

樓主 天也

不平衡不行啊

amazer0811
GP30 BP-
可能有些人在點進來之前就認出我了(?)
後日談會盡力在明天更新,請饒了我今晚逃避現實寫搞笑短篇<(_ _||||)>
總之這篇是最近職場壓力爆大、超級想搞笑,所以臨時起意寫的短篇(意味不明)

短篇的靈感主要是來自當初看到末席制服的商品化情報。
當時看到這商品化情報,腦內突然就冒出千束跟瀧奈的對話淦話

因為我不太會寫短篇...(遠目)
如果這短篇能有一個地方可以博君一笑的話,我就很滿足了。
之後如果有想丟上來的短篇,大概也會發在這串吧?
拙文一篇,希望各位看得開心~~




=======================================









# 今天的錦木家也缺少吐槽役









「好想穿末席的制服啊...」

「…………………」

站在流理台前洗碗盤的瀧奈停下洗碗盤的動作,接著抬起頭看向客廳。

那位忽然沒頭沒腦講出跳躍...不,飛躍式發言的人,正是此刻坐在客廳沙發上看著電視的錦木 千束。

瀧奈緊盯著在客廳看電視節目的千束,並安靜等待千束的下一句話。
然而千束卻只是在沙發上維持她軟爛的坐姿,別說是開口說話,她甚至沒有把視線從電視移到瀧奈身上。


"嘩啦啦—"

"鹽巴?!這是鹽對應嗎—!?"

「……」

「……」

兩人沉默了好幾秒的時間。
安全屋裡除了水龍頭的流水聲、以及電視播放的相聲節目外,聽不到其它的聲音。

算了,就當作是幻聽吧。
沒有細想,瀧奈低下頭、繼續清洗手上最後一個餐盤。

「好想穿末席的制服...」

就在瀧奈剛低頭進行未完成的家事時,客廳的方向再次傳來千束的自言自語聲。

瀧奈目光快速撇了千束一眼。
跟做家事被頻繁打擾的煩躁感相比,這種像是跟對方玩123木頭人,結果被反將一軍的挫敗感反而讓她有點不是滋味。

「想穿穿看末席的制服...」

「...」

重要的事情要講三次。
這次剛好是千束第三次的"自言自語"。

俗話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再小的火花也暗藏著巨大的風險,因此要在燃起大火前即時撲滅危險的源頭。
更何況千束並不是小火花,而是威力十足的火焰噴射器。

每當千束進入這種"像是故意要給對方聽到的自言自語模式",就代表不能冷處理或當作沒聽到了。
跟千束同居剛滿一年的瀧奈已經深明此點,她表面上不動聲色的把最後洗乾淨的餐盤放到一旁的瀝水架上、不慌不忙的將手頭上的家事做到一個段落後,這才緩步走到餐桌旁邊,拉了張椅子坐下。

「…為什麼千束會這麼想?」

與其用變化球試探,還不如投直球決勝負要來得乾脆。
瀧奈直接開門見山的進入正題,準備跟千束來場"稀鬆平常"的日常對話。

「咦~?不行嗎?」

從瀧奈沒解開身上的圍裙、以及刻意不坐到自己旁邊的舉動,千束非常識相的知道瀧奈願意暫時放下手上的家事,已經非常給自己面子。她自然的跟瀧奈聊了起來,也沒有對瀧奈不坐到自己旁邊的事表示任何的不滿。

「請千束先回答我的問題。為什麼千束會有想穿末席制服的想法?」

「欸?瀧奈沒有想過嗎?」

「…還真的沒有。」

千束驚訝的神情讓瀧奈想到好一陣子前,她在跟咖啡廳某位喜歡漫畫的常客閒談到ACG話題時,對方對她擺出”咦?!妳沒看過鬼○之刃嗎!?”的表情。

……呼。

一定是自己詢問的方式哪裡不對。
閉上雙眼,瀧奈深吸了一口氣,接著重新對千束提問。

「千束為什麼會想穿末席的制服?」

「? 因為我沒穿過啊。」

「…………」

單純至極的原因反而難以吐槽,瀧奈一時之間不知該做何反應。

畢竟千束年僅7歲就當上首席,已經是Lycoris眾所皆知的事。
別說是末席了,或許千束連次席的制服都沒有穿過吧?

對了,在托兒所幫忙帶小孩時,偶爾會唸給童話故事給小孩子聽...
這大概跟童話故事女主角的少女心很相近?

正因為是跟自己無緣的東西,會心生嚮往或抱持憧憬是非常正常的事。
到這裡為止,瀧奈還可以理解。

可是........

抬起頭仰望天花板幾秒後,瀧奈不禁嘆了口氣。

如果是末席說想穿首席的制服,倒還可以理解。
但堂堂一位首席,又同時是歷代最強的Lycoris,竟然會對末席制服有憧憬...?

這種心願的性質就好比大型犬想當小型犬、老虎想當藪貓、大貓熊想當小熊貓那樣。
瀧奈真心覺得自己難以用認真的態度去看待千束這突如其來的小小心願。

即使千束僅僅只是”因為沒穿過,所以想穿穿看”,這種單純到並無惡意的動機。
不過這想法要是被任何一位次席或末席聽到的話,對方估計不是被氣死、就是鬱悶致死吧?

與其想這些無聊事,還不如想一下今晚想吃什麼...想到這裡,瀧奈越想越無奈。
每次都從千束那邊得到“都可以。”的回覆,總是讓她傷透腦筋。

「...反正制服的材質都一樣,差別只在顏色不同而已。有沒有穿過都無所謂吧?」

「唔...是沒錯啦...」

確實言之有理,千束無法反駁。

「而且千束也沒穿過次席的制服吧?」

「................... 欸?」

瀧奈的話讓千束不由自主的愣了一下。

"難道比起次席的制服,末席的制服更好嗎?"
就只差沒有這樣明確直說了,就連千束都聽得出瀧奈的弦外之音。

...等等,究竟是在鬧彆扭還是奇妙的勝負心在作崇?未免太難判定了吧?千束表示苦惱。

「如果千束想穿首席以外的制服,我的制服可以借千束穿?」

「可是瀧奈的制服,我穿起來胸口會很緊吧?」

「...雖然我不在意胸圍大小,但千束的膽子倒是越來越大了呢。」

即使臉上的表情是在微笑,但瀧奈的眼神明顯沒有笑意。

明明現在是大白天,但千束的死兆星卻在天上閃閃發亮。

「不管怎麼說,千束跟我的階級都不方便申請末席制服。如果千束真的想要一件"合身"的末席制服,那就只能拜託楠木司令了。」

「咦—不要啦。人家不想為了這種小事去求楠木小姐啦。」

原來妳有自覺嗎...?瀧奈用無言的目光代替口頭譴責。

「唔嗯嗯...剩下的希望只能靠風希了嗎?感覺她一定有方法...不過她鐵定會拒絕.......透過老師跟風希要制服,應該會成功...?」

「等一下,千束為什麼要這麼執著?」

竟然不惜請一個父字輩的人開口跟過去教導的學生要一件女性制服,這到底是多麼恐怖的鬼點子?瀧奈忍不住出聲制止千束那大膽的想法。

「咦?瀧奈不想看我穿末席的制服嗎?就連風希都沒看過我穿末席制服唷。」

「我說過了。那只是顏色不同的Lycoris制服。既然本質沒變,不管制服是什麼顏色都沒有什麼差別。」

瀧奈稍顯煩躁的皺起眉頭,她還不知道自己講出的話可能會得罪一大票以收集色違寶可夢為樂的玩家,

「真的~?瀧奈不想看我穿著末席的制服,然後對瀧奈說”瀧奈前輩♡”之類的?一丁點都不想嗎?」

「………」

簡單一句話就引出心中的魔鬼。

瀧奈在表情絲毫未變的情況下,默默的吞了一下口水。
她的外表看似冷靜,但心裡實則受到嚴重動搖。

性癖可以冷門,但不能邪門。
比起女僕裝、執事裝、旗袍、其它更大膽和富含情趣的衣服。
就連瀧奈本人也沒料到,在她眼中看來毫無半點色氣可言的Lycoris制服,在此刻竟然因為區區顏色不同的緣故,輕易勾起她內心深處的慾望。

千束跟瀧奈兩人之間沉默了片刻。
或許是水龍頭沒有關好,安全屋裡靜得連水龍頭滴下的水珠聲都聽得見。


「…那是兩回事。」

好危險,差點失去理智了。

「才怪咧。妳一瞬間失去理智了吧?」

彷彿是瀧奈肚裡的蛔蟲,千束吐槽著瀧奈的內心OS。

「……所以呢?果然我直接去拜託楠木小姐?」

小聲問了一句後,千束掩飾害羞的搔了搔臉頰。

即使千束在剎那間感覺到瀧奈意圖不軌的”邪念”,但只要瀧奈開心的話,她覺得自己向楠木司令跪求一件制服也無所謂。

這不是真愛,什麼才是真愛?

但是..



「千束...」

「?」

“喀啦—噔、噔、噔—”

坐在餐桌前的瀧奈猛然站起身、邁開幾個大步走到千束的面前。
不知為何,她的腳步聲聽起來有種異常的威迫感。

兩道重重拍在沙發椅背的聲音同時響起,瀧奈像是要封鎖千束左右兩側的退路,雙手扶靠在沙發的椅背上。

「...唔喔。」

難道這是壁咚的變化型嗎?千束在心裡吐槽。
由於被瀧奈的氣勢嚇到,儘管她的身後就是沙發椅背,但千束的身子還是不自覺的向後退了下。


「...千束,請聽我說。」

「喔、喔...」

看著瀧奈嚴肅的神情,千束擺出了“請?”的手勢。

「首先,就算千束拿到末席制服,除了家裡以外,根本沒有其它場合可以把末席制服拿出來穿。沒什麼用途的衣物只會平白佔據衣櫃的空間。所以我覺得完全沒必要。」

「嗯嗯?」

聽出瀧奈的意思是要自己放棄試穿末席制服的念頭,千束表示疑問的輕歪著頭。

「...另外,關於千束剛才講的末席制服Play,我有些話想說清楚。」

「直接說出制服Play了啊,直接把制服Play這詞給說出來了啊妳這傢伙。」

「閉嘴,聽我說。」

瀧奈語氣略為強硬的警告千束別繼續吐槽下去。
不然她大概會沒耐性的用物理性(親吻)的方式把千束強制封口。

一但演變成這種情況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不是說不行,可是現在還是大白天,凡事都要有個分寸。

「跟”刻意服從”相比,我更喜歡“挑戰”。所以比起末席的制服,請千束穿上首席的制服。」

「…...原來如此。今晚是下克上的Play嗎?」

如果這是動畫的話,此刻的音響監督大概會很苦惱這段要用什麼氛圍的Bgm。
是要自暴自棄的用反擊開始這首BGM嗎?還是乾脆直接切入花之塔的前奏呢?

千束和瀧奈一臉認真的直視著彼此,她們甚至沒有注意到這場對話的重點已經從想穿末席制服變成今晚要玩什麼Play。

不,其實兩人都察覺到了,但她們都出自個人意識的選擇去忽視這個問題。
這就是動畫13回、動畫漫畫版4卷、官方小說2卷、官方短篇集漫畫3卷,各種官方活動加總之下所得到的羈絆之力。


「對了,家裡的醬油是不是快沒了?我出門去買。家裡還有缺什麼嗎?」

「如果雞蛋有特價的話,順便買一盒。」

「收到~~牛奶呢?」

「牛奶還有半瓶。太早買很容易過期,等全部喝完再買。」

「知道了。我出門囉~~~」

「路上小心。」

千束出門採買食材、瀧奈則是留在安全屋進行晚餐的備料。
兩人在沒有多餘的言語交流下完成了本日的家事分工,因為她們都心照不宣的知道今天的晚餐時間會比平常還早,

現在到底是在鬧哪樣啊?
要是現場有其他旁觀者,大概會想像這樣大肆吐槽一番。



今天的錦木家缺少一名吐槽役。

更正,是今天”也”缺少一名吐槽役。

想必像今天這種偏離主題、吐槽點滿滿的爭吵,今後還會在錦木家不停地上演吧?


而那位引頸期盼的珍貴吐槽役,會在不久的將來以一個小生命的形式來到錦木家。
在那小生命成長到足以接下吐槽兩位母親的重責大任之前,大概是好幾年後的事了...






=======================================





什麼?小孩子是怎麼來的?

.................

聽過送子鳥的故事嗎?(淦)
30
-
LV. 37
GP 2k
3 樓 天也 amazer0811
GP17 BP-
因為各方面逃避現實的原因,又跑來寫短篇了。
我也很意外這麼快又寫出第二篇。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呢。

由於短篇都是以搞笑為目的,所以文筆跟內容都很自由奔放(?)
所以不用擔心作者的精神狀況,真的。

本回因為某些原因,有使用到少許的顏色。
不過巴哈切換為闇黑模式的版面後,好像一律無法顯示白色以外的字體顏色...
如果給觀看的人造成不便,還請多多見諒<(_ _||||)>




=======================================









# 錦木家的兩人派對









今天也是很普通的一天。
雖然在凌晨3點埋伏在港口阻止黑幫集團的毒品交易,這件事已經遠遠偏離了正常人對普通的範疇。
但對Lycoris來說,卻是再普通不過的"日常"。

是的,非常普通的日常。

就算在一陣槍林彈雨之中,偽裝為咖啡豆的毒品包裝袋不幸受到流彈波及,裡頭的內容物慘遭灰飛煙滅的命運,撒落滿地的白色粉末還被清潔工額外加收費用。

不管失誤是大是小,包含任何細小的失誤在內,那些都是Lycoris的日常風景之一。
畢竟工作再怎麼熟練的人,總是會有失誤的時候。




『我先說結論吧。妳們兩個可能需要隔離...』

「…….????????」

前面是另外省略了1000字以上的過場劇情嗎?
千束的反應就像是玩遊戲時按下Skip鍵跳過劇情動畫,結果畫面切換後發現系統完全沒提示接下來該做什麼,只能呆呆的看著營幕畫面的操作角色,陷入一種”這裡是哪裡?”、”我現在要幹嘛?”的迷惑感。

早上7點。
千束和瀧奈從港口回到安全屋沒多久,立刻就接到胡桃打來的緊急視訊通話。
然而視訊才剛接通,胡桃開頭的第一句話就讓千束瞬間呈現大腦當機的狀態。

『千束妳還記得裝在行李箱裡的毒品吧?原因就出在這裡。』

「抱歉,胡桃老師。我還是聽不太懂。」

『意思是那些粉末有問題啦。妳跟瀧奈當時都有吸到一些吧?畢竟行李箱裡面的毒品全部都撒出來了...』

「欸?才吸到一點而已,應該不會有成癮症狀吧?」

『...確實如此,可是很遺憾,那粉末不是一般常見的毒品。』

似乎是想讓千束感受到事情的嚴重性,胡桃的語氣漸漸變得嚴肅。



『是媚藥。』


「「...............」」

大清早的鳥叫聲聽起來格外悅耳。
胡桃所說的話打破了現場緊張的氣氛。
安全屋裡一陣沉默,甚至能清楚聽到外頭傳來"啾啾"的麻雀叫聲。

咦?什麼?媚藥?
等等...以前是不是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啊?
好像有發生過、又好像沒發生過…唔,我的頭...

也許是大腦的記憶自動連結到哪個平行宇宙或是哪個同人創作的世界線。
千束感覺腦內浮現出不存在的記憶,她一臉混亂的雙手抱頭。

「...可是到目前為止,我跟千束的身體沒出現任何異狀。」

『現在斷言還太早了。那媚藥的藥效不是即時性的,會潛伏在人體內約8小時後才會出現明顯的初期症狀...不過說是症狀,頂多只是燥熱感之類的啦。不至於到出人命的地步。』

胡桃跟瀧奈無形中達成暫時無視千束的共識,她繼續說明著。

『雖然說是媚藥,但裡頭的成份有添加一些相當惡質的玩意。要是藥效發揮期間順從慾望本能做出18禁的行為,會產生嚴重的副作用。我個人是建議藥效發揮的時間裡,瀧奈妳們不要有過多的親密接觸。』

「我明白了。請問親密接觸是指到怎樣的程度?」

妳真的明白嗎?瀧奈的問題讓胡桃皺了一下眉頭。

『...最好什麼都別做。尤其是做S開頭的事。對了,也不能自...自家發電也不可以喔。反正為了安全起見,任何跟色色有關的東西要全面迴避就是了。』

胡桃機靈的避開任何會讓小說的分級制度升級為R-15的敏感詞彙。

『等初期症狀出現後,藥的時效性還會持續4小時。在藥效完全消退之前,妳們兩個最好還是保持距離。』

「欸?為什麼?」

千束自然的重新加入對話。

...為什麼講到保持距離就忽然回過神?
胡桃本來想說什麼,但想了一下後還是算了。

『.......我前面不是說過了嗎?要是情不自禁做出色色的事會產生嚴重的副作用。』

「簡、簡單來說,那個副作用會怎樣?」

『會死。』

「說好的"不會出人命"呢一?!!!」

一直忍耐不吐槽的千束終於忍不住發出悲鳴。

「這樣只是被強制禁慾了吧?!通常這種展開都是雙方一開始都很努力在忍耐,可是最後還是忍不住的[消音—]或[消音—]吧?!本子不都是這麼演的嗎!?」

『...什麼本子?』

不是在裝純真,胡桃真的不是在裝純真。

『就算千束跟我抱怨也沒用…普通的正常壞蛋不會特地開發那種只要找人色色就可以解決問題的溫和藥物吧?那樣就只是單純想看人與人之間色色的紳士色情狂了不是嗎?』

可惡,真是太中肯了。
會做這種刻意反套路的藥物,簡直是惡魔才做得出來的行徑。
千束第一次對製毒人士感到深惡痛絕。

『總之妳們加油吧。藥效消退後,記得傳個訊息報平安喔。掰~』

「啊...喂喂—!?」

無視千束的叫喊,胡桃立即切斷視訊畫面。

究竟她是不想介入後續的麻煩事,還是相信千束和瀧奈兩人可以克服眼前的難關。
這個答案只有胡桃本人才會知道了。


「唉..........搞什麼啊.........真是的........」

感覺在短短幾分鐘的對話裡接受到一堆莫名其妙的資訊。
千束煩躁的抓了抓頭髮後,瞄了下左手的手錶。

如果藥效真的會潛伏體內8小時,大概接近12點左右就會出現初期症狀。
之後等待藥效消退,再加上4小時的話…

…難以置信。
明明跟瀧奈待在同間安全屋,竟然要等到9個小時後才能接近瀧奈…
這種等同於要瑞希找到結婚對象的EXTREME難度,自己能辦到嗎?

「千束。」

「呃,我知道啦...藥效消退之前,我跟瀧奈各自...」

「不行。」

「……..啊?」

"待在自己的房間。"
千束後半句的話還沒說完,瀧奈立即秒速否決了千束的提議。

「胡桃剛才不也說過自家發電很危險嗎?考慮到這點,我跟千束還是待在彼此視線所及的範圍,這樣才能隨時注意對方的狀態、互相警惕。」

「…不好意思,”自家發電”這個詞,瀧奈可以再說一遍嗎?」

「只要堅守保持距離的原則,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所以從現在開始,請千束跟我保持三公尺左右的距離。」

「知道了...........」

因為"再說一次"的要求遭到瀧奈的冷酷無視,千束不情願答應的同時面露失望的神色。

「另外。」

「咿...還有嗎...?」

「雖然胡桃說藥效等4小時後就會完全消退,保險起見還是延長1小時,把安全時間設定為下午5點比較好。」

「欸—?!」

「…千束是在驚訝什麼?」

難道S開頭的事比生命還重要嗎?
瀧奈用鄙視的目光看著一臉震驚的千束。

如果不是因為千束急著回家做S開頭的事,就不會在執行任務時犯下難得的失誤。
會變成現在這結果,也是千束的自作自受。
雖然心裡這麼想,但瀧奈沒有把這種像是單方面責怪千束的話說出口。

「因、因、因為,要是瀧奈把提醒時間延長,不就代表解禁的時間越晚了嗎?禁止接近瀧奈的時間也會變得更久...」

「...請千束不要一臉”已經迫不及待”的表情。為了安全起見,嚴格限制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是、是沒錯啦...道理我都懂...!可是、可是...!」

「可是什麼?」

「越說不可以就越想馬上做啊...!!」

千束雙膝跪地後、兩手握拳捶向地板,發出了靈魂的吶喊。

「千束是沒自制力的小學生嗎...?」

瀧奈用冷淡的眼神俯視著千束,心裡對千束的好感度下降了約10%左右。
反正隔天又會自動重置為MAX,所以沒問題。




..............



.......................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

兩人在用過早餐後,千束繼續坐在餐桌前、瀧奈則是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彼此都有按照當初說好的安全原則,待在能看得到對方、但又相隔一段距離的位置。


「…瀧奈妳不覺得很熱嗎?」

「冷氣已經開了...」

由於關心企鵝跟北極熊的生態環境,瀧奈這舉動已經是相當大的讓步。

「要一起去沖冷水澡嗎…?」

「這樣只會更危險吧...?」

至於是危險在哪裡,不用說明也知道。

「……那我可以換居家服嗎?」

「…請千束乖乖坐好。」

「咦咦…至少給人家換件衣服吧...?瀧奈現在應該也流了不少汗…」

「不行。精神會鬆懈的。」

「是嗎…就跟遠足一樣,在把制服換下來之前,都還在任務中(遠足)的意思嗎…?」

瀧奈跟千束的談話到這邊就中斷了。
並不是因為瀧奈嫌棄千束絞盡力氣硬擠出來的Lycoris幽默。
而是瀧奈體內不斷升高的燥熱感,已經開始奪走她講話的力氣。

目前的情況非常不妙,瀧奈心想著。
當然,她不單是指自己,還包含千束。

「………………」

瀧奈不經意的看著客廳的時鐘。
下午1點15分,最少還要再忍耐3個多小時...

擺在眼前的無情現實讓瀧奈感到震驚,她立刻移開視線、欺騙自己去無視時間的概念。
即使瀧奈很努力不在千束面前擺出軟弱的一面,此時她也不得不承認自己錯估了藥效的強度。

如果是刀傷或槍傷之類的痛覺,瀧奈有十足的信心可以用意志力來克服。
可是體內的燥熱感所帶給身體的不適感卻遠比外傷還要難受。

簡直是活生生的拷問地獄。

時鐘秒針的滴答聲聽在瀧奈現在的耳裡,就像是定時炸彈的倒數計時。
更讓她感到害怕的是,這種只能等待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卻束手無策,精神又逐漸被削弱的絕望感。

5小時...
唸起來只是簡短的三個字,如令的體感時間卻宛如有五年之久。

...為什麼當初要把時間延長1小時呢?
半小時...不對,或許加延10分鐘就.......

等等,要是浮現出這種念頭就危險了。
如果退縮的話,就等同於精神上的屈服。

瀧奈閉眼試著深呼吸,儘管她心裡很清楚這只是白費力氣。
但她還是盡可能的吸入冰涼的空氣,嚐試降低自己的體溫。


「瀧奈…」

「...?」

聲音很接近...?
正當瀧奈有些困惑的睜開眼睛時,一個紅色的人影馬上映入她的眼簾。
而那紅色的人影,自然是無視保持距離的規矩、悄然無聲走到瀧奈面前的千束,

「...千束?」

「……」

千束對瀧奈的聲音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她沉默不語,緩緩將自己制服衣領處的領結扯下。

那對總是溫柔注視瀧奈的赤紅色瞳孔,在此刻閃現出充滿野獸氣息的熾熱光芒。

.........不妙。

瀧奈的身子輕微顫抖了一下。
受到藥劑的影響,她灼熱到像要融化的大腦在此刻已無法正常運作。

殘存的理智與現在只想沉淪於慾望之中的誘惑開始在她內心糾結著。
儘管瀧奈心裡很清楚,為了彼此的生命安全著想,不管用什麼手段都要設法制止千束。

可是...


「瀧奈...我...忍耐到極限了...」

千束彎下身、將臉湊近到瀧奈的耳邊,用低沉的聲音輕聲說著。


......真是個笨蛋呢。
為什麼自己會有能夠抵抗千束的錯覺呢?

瀧奈在心裡嘲笑自己的無力跟愚蠢。
就在她的身心即將屈服的時候............







「來玩扭扭樂吧…?」

「…!?」

原來還有這一招嗎...!?
朦朧的意識因為千束的一句話而瞬間恢復清醒,瀧奈露出大夢初醒的表情。





扭扭樂!
即使沒有親身玩過、大多數人卻都略有耳聞的傳說級派對遊戲!

作為遊戲墊的白布上通常會有四排的彩色圓點圖案,每一排的圓點各別為紅、黃、綠、藍,四種不同的顏色!包含裁判在內,遊玩人數最多可到4人!

遊玩方式是透過裁判轉動輪盤,由裁判指示玩家依照輪盤的結果將四肢移動到指定顏色的圓點內,只要身體失去平衡、手肘或膝蓋碰到地面則視為出局!
規則即簡單又富含趣味性!在遊玩過程裡甚至可以高機率跟一同遊玩的對象有物理(身體)上的摩擦!
可以說是能合法跟遊玩對象進行親密接觸的極惡黑暗遊戲!

順帶一提,以上的說明參考來自維基百科!
民明書房的時代已經結束了!(機器太的嗆聲語氣)



「規則我大致瞭解。可是人數只有兩人的情況下,轉輪盤的部份要怎麼辦?」

即使嘴巴對遊戲的進行方式表示疑問,瀧奈的身體依然很誠實的幫忙千束清出一塊空間,把扭扭樂的遊戲墊舖在客廳地板上。

「哼哼,這種小問題問派對咖的千束姐姐就對了。」

千束說完後,拿出了兩把外型仿照真槍的雷射槍和電子靶。

「只要射中電子靶,對方就要按照電子靶的彩光跟文字訊息移動四肢。怎樣?很簡單吧?」

「...」

看著靶面上的得分區域發出的彩光、以及電子板面隨機顯示的左手、右手、左腳、右腳的文字訊息。瀧奈可以百分之百肯定市面販售的遊戲套件,上面絕對不會有這種玩意。

先不吐槽千束準備充份到像是早就想找機會玩兩人扭扭樂。
瀧奈更在意的是客制化這種電子靶,到底要花多少錢。

「原來如此...在遊戲裡融入射擊訓練的要素嗎?不愧是千束。」

瀧奈對千束的好感回升了20%。

......為什麼好感反而回升了?
或許會有人想這麼問,但不要問這麼多,愛情是盲目的。

今天的錦木家也缺少吐槽役…啊,這是上一篇短篇的標題。

「那開槍時要怎麼辦?只要離開圓點,不就算出局了嗎?」

「唔,說得也是。我想想......給十秒的時間舉槍射擊怎樣?沒射中或時間內來不及開槍就直接PASS給下一位。怎樣?」

「明白了。」

「對了,等下進行的扭扭樂還要追加一條特殊規則。瀧奈應該知道是什麼規則吧?」

「...如果遊戲過程中碰觸到對方的身體也算出局。是嗎?」

「叮咚,答對囉☆」

玩扭扭樂時不碰觸到對方的身體?
在那片長寬僅有160*120公分的活動區域裡?

...這是可能的嗎?

錯了,重點不在於可不可能,而是有沒有以行動貫徹的決心。

突如其來承受的攻擊跟事前做好心理準備後承受的攻擊,兩者之間造成的傷害是截然不同的。
比起刻意保持距離跟肢體接觸,選擇這種在遊玩前就知道必定會碰觸到身體的遊戲是更為恰當的判斷!...應該!

兩人都抱持著強烈的鬥爭心壓制體內的慾望繼續膨脹下去。
一場和平的競賽就此展開!


"砰"

依據第一把猜拳的結果,瀧奈取得先攻的機會。
隨著電子槍發出的開槍擬音聲,電子靶的其中一格得分區域閃耀著藍色的閃光和文字訊息。

左手.藍。

「OKOK~藍色是吧?換我囉。」

“砰”
右腳.紅。

「...」

瀧奈思考了幾秒後,謹慎的將右腳踩在紅點上,然後...

“砰”
左腳.藍。

「欸欸,瀧奈妳太準了吧?」

注意到瀧奈第二次也射中同一個得分區域,千束語帶佩服的說著。
不過跟行動小心翼翼的瀧奈相反,千束幾乎是想也沒想的就將左腳隨便移到某中一個藍色圓點上面,

“砰”
左手.綠

...這種包含射擊要素的遊戲,果然還是瀧奈比較有利呢。
千束看著蹲低身子把左手放在綠色圓點的瀧奈,稍微比較起自己跟瀧奈目前的落點處。

目前千束的左手和左腳目前個別放在第二列和倒數第二列的位置。
跟左手、右腳位於邊緣和中央處的綠、紅兩排的瀧奈相比,她的活動範圍明顯被控制在版面的邊緣處。

以左到右的顏色排序是綠黃紅藍為一列的話...
_____
| |
|   |
| |
| |
| |
| |
 ̄ ̄ ̄ ̄ ̄
(○為千束踩點、◎為瀧奈踩點)

.......幸好文字訊息是完全隨機的形式,千束暗自鬆了口氣。
就算瀧奈能夠精確的瞄準想要的顏色版塊,但在無法預測哪隻手腳會移動的情況下,自己多少能對應吧?

畢竟扭扭樂仍然是以運氣為主的遊.......


“砰、砰”
右手.黃
右腳.黃

戲.......?

「欸?!兩發—!?瀧奈妳當裁判是空氣嗎?!...啊,裁判真的是空氣!」

就在千束反省怎麼會產生自己運氣很好的錯覺之前,她先為瀧奈的違規行為表示明確的抗議。

「千束不是說射擊時間有十秒嗎?那時限內要開幾槍都可以吧?」

「妳、妳說什麼—?!」

由於瀧奈的發言天然的恰到好處,導致千束分不清楚她是說認真的、還是惡意鑽規則漏洞。

「還是說,千束沒辦法移動右手跟右腳到指定的顏色區塊?」

「唔...!?」

挑釁的意味非常濃厚。

先不管以一般遊玩的情況,是否辦得到如此高難度的指定位置。
但是在不得碰觸對方身體的特殊規則之下,千束要繞過位於版面正中央的瀧奈把右手和右腳放在邊緣地帶,根本是無法辦到的天方夜譚。

說到底,玩扭扭樂這種遊戲要不碰觸到對方,果然是不可能的吧...?!
事到如今才覺得這個特殊規則有夠鬼扯蛋,千束終於意識到自己訂規則時太欠缺熟慮。

...不對!任何的悔恨或反省全都等到遊戲結束後再說!
現在重要的是,既然是自己訂下的特殊規則,那自己怎麼能輕易退縮!

總是在奇怪的地方擺出年上的尊嚴、再加上她天生樂觀積極的個性。
千束忽然燃起了少見的鬥爭心。

不能輸!!!!
如此強烈的念頭驅使千束的身體做出了行動。

沒錯,在左手和左腳不離開藍色圓點、又不碰觸到瀧奈的兩大前提之下,如果要將右手和右腳移動到黃色圓點上,就只能這麼做了...!

「唔喔喔...喔哩啊啊啊——!!!!」

側身翻硬是越過瀧奈的身子,做出有如大法師電影般精典的拱橋姿勢!好本領!

“砰、砰”
右手.紅
左腳.黃

「...?!」

姿勢越怪反而瞄得越準嗎?!
看到千束擺出如此獵奇的姿勢還能射中電子靶,瀧奈已經不知該為哪點感到震驚。

「我也…不會輸給千束的—!!」

極力壓低自己的身子,瀧奈極力在下方狹小的空間求生!
如同躲在沙子裡的JOJO風格SAKANA姿勢!達人!

現在的畫面如果看在外人的眼裡,到底會是什麼樣子?
不,這些都不重要了。只要兩人樂在其中就好(?)

經過這一輪的攻防後,電子靶的彩光伴隨著兩人接連不斷扣下的板機聲,不停的交互閃射出四色的光芒。

已經沒人能阻止這場悲哀且無意義的智商下限之爭了。

至少在手機的通知鈴聲還沒響起之前,這場戰鬥都不會停下來...




................





..............................






”叮鈴鈴鈴鈴鈴——”

4小時過後…正確來說是4小時又10分鐘。儘管瀧奈放在餐桌上的手機鬧鈴已經響了10分鐘之久,仍然沒有人要走過去把鬧鈴聲關掉的跡象。

安全屋𥚃除了這道刺耳的鬧鈴聲外,客廳還能聽到千束和瀧奈兩人的喘息聲。

兩人沒有輸,她們都堅持到了最後一刻。
直到手機的鬧鈴聲響起為止,千束跟瀧奈都沒有分出勝負。

「瀧奈真的變強了呢…」

「...還比不上千束。」

千束和瀧奈躺在扭扭樂的遊戲墊上,她們此刻的的表情都帶著有點虛脫、但又滿足的笑容。

這場面彷彿像是校園青春劇裡,主角跟好友在河堤旁草地經過一場互毆的拳頭交心後,進而產生英雄惜英雄般的超友情似的。


”叮鈴鈴鈴鈴鈴——”

「……差不多可以起來關手機了吧?」

「…餐桌的位置離千束比較近。」

「咦咦…那是瀧奈的手機吧…?」

「順便傳個訊息給胡桃。店長跟瑞希小姐應該很擔心。」

「好好好…等我幾秒鐘…」

這算瀧奈特有的撒嬌嗎?...就當作是這樣好了。

唉呀呀…真的好累…
想不到透過玩遊戲來發散慾望的方法會這麼有用…

只要慾望形成前先進入賢者模式,就不會產生慾望。
發明扭扭樂的人絕對是天才。

對了,明天還要去LycoReco上班呢…
等下吃完晚餐後,趕快洗個澡然後休息………糟糕…今天剛好輪到自己做晚餐…今天的晚餐稍微偷懶一下,弄個雞蛋拌飯什麼的,瀧奈應該不會生氣……算了,還是別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還是快點起來,早點面對現實吧。
千束緩慢的坐起上半身,想到等會要繼續拖著疲累的身子準備晚餐,無奈的輕嘆了口氣。

就沒有其它僅次於雞蛋拌飯,做法快速又簡單的料理了嗎...?

「…千束。」

「嗯?什、什麼事?」

想偷懶用速食調理包的邪念被察覺到了嗎?
千束心虛結巴的樣子就像準備做虧心事前被抓到的小孩。







「………..今晚要一起睡嗎?」


……….


好吧,更正一下。
人的慾望果然是無窮無盡的。


「...瀧奈妳這問法有點狡猾喔。」

哪天不是一起睡的?千束的表情像是想這麼說,一臉賊笑的低頭看向瀧奈。


本以為澆熄的慾望之火,毫無預警的被再度點燃。



至於隔天LycoReco的工作,千束跟瀧奈兩人最終都因為肌肉痠痛無法出勤。
原因應該歸咎於白天的扭扭樂、還是夜晚的扭扭樂,這就有待兩人自由心證了...






=======================================





中間突然嚴肅(?)到我都快忘記這是搞笑取向的短篇了。
害我沒有膽量說這是搞笑短篇

對了,未受過Lycoris訓練的人,請千萬不要模仿這兩人玩扭扭樂的方法。
雖然不可能會有人模仿總之這是作者的免責聲明(欸)
1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4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