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170

【情報】轉貼~(男與女五+六完)..平靜型..溫馨!?鬼故事

樓主 舞月琳 gelesy
GP0 BP-
男與女(五)
  
  過沒多久,狗突然跳起來,轉過身步出幾步狂吠著,欣惠拿起手電筒往狗看的方向照去,可是沒看到任何東西。欣惠不知發生了何事,只是隱隱覺得會有不好的事發生,連忙呼喚著家祥。大狗狂吠了一會,慘叫一聲,然後就緩緩回過身,對著欣惠低吼,欣惠退了幾步,看著狗的雙眼,夜晚狗的眼睛和貓一樣會發著青光,但是,欣惠還從狗身上感覺到一股很不歡迎自己的氣息,那氣息就像...對,就像那個出現好多次的白衣女人一樣。

  不知所措的欣惠只能更加緊的叫著家祥的名字,就在那狗慢慢向欣惠逼近,欣惠驚慌的想轉身逃走時,一個人影竄入她和狗之間,是家祥,他趕回來了。

  「狗...好像瘋掉了一樣...」欣惠不知如何解釋現在的情況。

  「退後一點,不要怕。」家祥口中這樣說著,邊把身上的汗衫脫下,在左手綑成一圈。
  
  一瞬間,狗就咬上家祥的左腿,用力一拖就把家祥拖倒了,狗真的太大了,看起來就和家祥差不多大,附近又沒有人家,欣惠想求救也求救無門,只能拾起地上的木棒想幫家祥,家祥大喝:「別過來!」同時用右腿猛踹發狂的狗,終於狗鬆了口。可是在家祥還未重新站起,狗就重新再向家祥撲了過來,家祥用包著衣服的左手迎向狗的利齒,狗緊緊咬著家祥的左手不放,不到一分鐘,欣惠就看到家祥左手上的衣服已經滲滿的火紅的血跡,家祥用右手不斷的給與狗的頭部一次次的重擊,可是狗真的是發狂了,並沒有鬆口,只是狠狠的咬著家祥的左手,似乎死也不肯放開。  

  也不知過了多久,家祥從狗的腹部重重的搥了一拳,狗才終於鬆口,退了一步,不斷的對家祥狂叫,像是蓄勢待發,打算再進行下一波的攻擊,家祥接過欣惠手上的木棒,蹲低身子,把已經傷痕累累的左手稍稍向前伸,引誘著狗攻過來,果不其然,狗又向前撲了過來,在快要咬到家祥時,家祥的右手猛力一揮,就聽到一聲慘叫,狗就倒在旁邊,可能是昏過去了吧!

  家祥此時已經差不多氣力放盡,跌坐在地上,還是欣惠勉力撐起他,緩步步回屋內。

  家祥的左手和左腳都有很深的牙印,幸運的是可能沒傷到動脈吧,血還能止的住,欣惠邊流著淚邊幫家祥包紮,整個人還在發著抖呢!家祥伸出右手,抱住欣惠顫抖不已的身子,欣惠就這樣靠在家祥的懷中流著淚,兩個人都累了吧!就這樣在地板上睡著了。

  天還沒亮,一陣寒意把兩人從睡夢中驚醒。「啊!」欣惠大叫一聲。

  「妳是誰?」家祥勉力站起,看著站在他倆前方的女子。  

  「是她,就是她,我看到的就是她。」欣惠緊抓著家祥的手臂,在他耳中這樣細語著。

  「小祥,不認得我了嗎?」那女子緩緩的如此說道。

  「姑姑...」

  那女子點了點頭,把頭抬起,正眼看著家祥和欣惠,眼神依然帶著欣惠所熟悉的敵意,兩人不禁的往後退了幾步。

  「妳...」那女子指著欣惠說:「離他遠一點,你們就可以活著離開這裡。」

  「姑姑,妳...為什麼?」

  「我不甘心,當年你爸爸拆散我們,所以我也要拆散他的兒子,讓他嘗嘗絕子絕孫的報應。」

  「姑姑,我不懂,我爸拆散妳是指....」

  「當年,我和他相愛,你爸就只為了他的學歷配不上我,只為了他家窮,和我們門不當戶不對就阻止我和他交往,還把我一個人關在這小屋中,不准我離開半步,活生生的拆散我和他,我一個人在這有多寂寞、有多痛苦,就連我生病你爸也不肯讓他來看我,連我想見他最後一面都不肯,我不甘心,我要報復。」家祥的姑姑狠狠指著家祥說:「你,我要你也嘗嘗這種滋味。我要你也嘗嘗不能和自己相愛的人在一起是什麼感受。」

  「姑姑,」家祥緊握著欣惠的手,對他姑姑很平靜的說著:「如果,我不肯,你要怎麼做。」

  「妳不能拆散我們,妳不能,我死也不和他分開。」欣惠說話的同時,也緊握著家祥的手。甚至...握的比家祥更緊。

  「不肯,不能生離,就讓你們嘗嘗死別的滋味。」那女子說完,就慢慢的朝著他倆走過來,眼睛狠狠的看著欣惠。

  家祥知道姑姑會對欣惠不利,握著欣惠的手鬆開了,轉頭對欣惠說:「妳走吧!」再轉頭對姑姑說:「姑姑,這是家務事,不要連累外人,你就算殺了她,還會有第二個女子出現在我身邊,妳...殺的了幾個。」

  那女子停下,轉頭看著家祥,家祥閉上雙眼,右手一推欣惠,說了一聲:「走

!」那女子雙手輕輕一揮,手上的白絹便像蛇一樣的纏上家祥的脖子。不斷的縮緊。


男與女(六)

「不要!」欣惠狂叫一聲,連忙衝向家祥,想把他脖子上的白絹解開,可是無論她花多大力氣,都辦不到。

  「妳瘋了,他是你姪子耶!妳真忍心?」欣惠轉頭對家祥的姑姑大叫著。

  碰的一聲,家祥已經臉色發青,跪倒在地上,欣惠已經顧不得一切,大聲說:「好!我們倆一定要死一個是嗎?那我來替他,反正我是外人,妳下手也容易點,是嗎?」

  「不...要...」家祥勉力擠出這兩個字,就倒在地上昏了過去。

  一陣細語聲穿過家祥的耳朵,家祥悠悠的轉醒,腦中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欣惠,顧不得還頭昏腦脹的就掙扎的想爬起來。這時,一雙溫暖的手扶住了他的雙肩。

  「家祥...」欣惠扶著家祥,眼中充滿著淚水,似乎有許多話想說,但說不出口。

  「妳沒事?」家祥抱緊欣惠,說:「姑姑呢?」

  家祥順著欣惠的眼光望過去,就看到身穿白衣的姑姑背對著他們。不知怎麼的,家祥可以感覺到姑姑已經沒有剛剛的敵意了。

  「姑姑...」家祥輕聲的喚著。

  「你們...你們真的不怕死?」姑姑幽幽的說著:「唉!我錯了,看到你們這樣我才知道我錯了。當年,如果我有你們倆個一半的勇氣,敢為了自己愛的人向你爸爸抗爭的話,現在,一切都會不一樣了。」

  「姑姑...妳...不恨我們了?」

  「該恨的是我自己太軟弱,錯都錯在我自己為何不能像你們一樣堅定。」

  姑姑慢慢轉過身,看著欣惠說:「妳,幫我個忙,在樓上最裡面的房間的桌上,有個木盒子,幫我拿下來。」

  欣惠點點頭,轉身就往樓上走去。

  取下盒子後,姑姑又說:「你們倆一起打開吧!」「裡面的照片就是我以前拍的,我身邊的男人就是他,唉!」姑姑又嘆了口氣,就不說話了。

  家祥和欣惠看著照片,也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這間屋子裡所有的一切,都留給你們了,妳,叫欣惠吧!」

  欣惠點了點頭。

  「欣惠,妳看看盒子最下面有個布包,裡面的東西都送給妳了,姑姑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祝福你們,這就算是我小小的心意吧!」

  欣惠打開布包一看,是一對耳墜和一條項鍊,很明顯是一組的。欣惠拿在手上端詳了一會,又放下說:「這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我留著又用不到,是嗎?而且...給妳,不就等於給家祥嗎?」姑姑說著的同時還幽幽的笑著。

  「姑姑我走了,你們,好好保重,這房子,一個人住是太孤單了。」說完,就緩緩的離去了。

  五年後,家祥和欣惠在這房子結婚,姑姑說的對,這房子,一個人住真的太孤單了,姑姑沒有再回來過,只是,每當沒有月亮又起風的夜晚,你如果站在這房子的陽臺上,迎著風你會聽到似乎隨著風聲飄來微微的長笛聲,很輕很輕的聲音,要很專心才能聽到。

  當我在這屋子聽到這故事時,整件事已經過去快十年了,他們夫妻倆還住在這海邊的小屋中,那天天色陰陰的,從家祥的口中聽到這故事,我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可是當他挽起袖子和褲管,我還能看到印在他手上和腿上,很深很深的牙印。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想著這故事的真偽,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那晚我在陽台上吹著海風,真的聽到若有似無的長笛聲,是我錯覺嗎?......完
0
-
LV. 37
GP 598
2 樓 全獸人 tony19821018
GP0 BP-
呃....好一個愛情鬼故事=.=

怎麼看完之後覺得好溫馨.....=.=a

0
-
LV. 10
GP 3
3 樓 東凌少主 hung0801
GP0 BP-
※ 引述《tony19821018 (全獸人)》之銘言:
恩 蠻感人的鬼故事
有些決定一但做錯了
留下的只有無盡的後悔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4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0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