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
GP 0

【小說】遊戲王決鬥短篇

樓主 PDE ABCDEF111222
GP3 BP-
沒在本版發過文,平常只會上來看情報的情報仔,請各位多多指教。

概要:
1.
雖然標題是打小說,不過本質是以原創卡組設計的原創決鬥,劇情是衍生出來的。目前只有一場決鬥,算是一個小小短篇。這次的兩個決鬥者是舊識,相互知道對方牌組的內容,不過也會有一些對方不知道的新卡。

2.
決鬥構築是5格4000血有EX格,有「技能」這玩意存在,一場決鬥可發一次。文中假如想要詳述現在的戰況的話(攻守改變,生命值的改變之類的),會以以下方式呈現。

範例一:
「因為這個效果,『青眼白龍』攻擊力上升3000!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青眼白龍」攻擊力3000 6000

範例二:
「哼,苟延殘喘活了下來是嗎?」某K將一張卡插進決鬥盤,「覆蓋一張卡,結束這回合!」

K場上:
1.
「青眼白龍」(攻擊)  攻擊力3000
2.
覆蓋的一張卡  

3.
沒什麼,請容許三點神教的信徒不能忍受沒有第3點存在



以下故事本文-------------------------
森之守護(原創) v.s. 黑爪(原創)



「呼……呼……」微微喘著氣的金髮少年,在略顯破舊的木製樓梯上,一步一步毫不停歇地爬著。

「呼……呼……」跟在其後的黑髮少女顯然跟不太上這速度,與金髮少年的距離越來越遠,不過,黑髮少女並未因而停下步伐。

不一會兒,樓梯的盡頭慢慢映入了眼中,踏上了最後一階的金髮少年,回過頭看了看,等黑髮少女跟上了之後,手搭上了盡頭處木門的門把。

「嗯……」金髮少年轉了轉,卻始終沒法轉開。

「鎖住了?」

「嗯,不過……」金髮少年向後退了一些,「選這種破舊大樓當據點,雖然可以掩人耳目,卻有一個致命缺點。」金髮少年說到這裡,猛地向著木門撞去,只聽「砰」的一聲巨響,木門頓時碎成兩半,重重砸上地面。

「唔……」面對著突然而來的強風,黑髮少女微微瞇起了眼。

過了一會,黑髮少女慢慢張開雙眼,迎面而來的是一小塊空地,想來就是這大樓的屋頂了!

只見空地彼端有一條長長的類似木棧道的東西,一路遠遠延伸出去,而至不遠處的另一棟大樓的屋頂。屋頂之上,一架亮黑色的直升機凜凜而立,一陣又一陣的強風,隨著其螺旋槳的旋轉不斷而來。

不過相較這些東西,更吸引兩人目光的,卻是空地上的一個綠髮少女。

「莎拉……」金髮少年緩緩說道。

在空地彼端的木棧道入口處而立,本在默默看著直升機的綠髮少女——莎拉聞言,回過頭來。

「果然來了呢……史考特,愛麗絲。」莎拉以極其平淡的語氣說著,「這麼看來,這『拉克西』集團的決鬥者,品質當真不錯,竟可以拖住其它的十人。」

「莎拉……為甚麼你會在拉克西的據點?」黑髮少女——愛麗絲說到了這裡,不禁向著莎拉而去。

「等等。」金髮少年——史考特手微微一抬,橫在了愛麗絲面前。

莎拉淡淡一笑,彈了一個響指,空氣中頓時出現了一個以莎拉為圓心,半徑約莫十公尺的淡紅圓柱。

「這難道是……強制決鬥區域?」愛麗絲難掩詫異,「你為甚麼……」

「真不愧是你呢,史考特,守口如瓶至此。」

「莎拉,這就是……你的決定?」史考特沒回應莎拉,而是問道。

「嗯。」莎拉輕輕答道。

「我現在才真正知道,有些事情,還是不要知道為好……你知道嗎?史考特,幾天下來,我漸漸會不由自主埋怨,你為甚麼要告訴我這些。」莎拉笑了笑,「明明不要知道這些事情的話,我就可以繼續和你、和愛麗絲、和拉札克、和帝都巡衛隊的大家……和大家站在同一陣線。」

史考特一言不發,只是默默地聽著。

「我當然知道,這不能怪你……說到底,要怪的話只能怪我自己。畢竟,我真的是放不下內心的仇恨。」莎拉的目光微微一抬,向著慢慢步向了夜幕,泛著晚霞的天空而去,「你說過吧?你告訴我這些之後,任由我自己下決定,你不干預我的決定,是吧?」

「沒錯。」史考特點了點頭,「只要這是你深思熟慮之後的決定。」

「即使,我的決定是這個?」莎拉說著,舉起左臂。其左前臂上的純白色決鬥盤,在落日的照耀下一閃一閃的,異常耀眼。

「嗯。」史考特淡淡答道。

「等等,史考特,這到底……」見了向著強制決鬥區域而去的史考特,愛麗絲不禁道。

「以後有機會的話,我會告訴你真相。」史考特向愛麗絲道:「不過我更希望這個真相,可以由莎拉親自告訴你。」

愛麗絲向莎拉一看,只見莎拉的目光投向了無盡的天空,不知道在思考什麼。

在愛麗絲猶豫要不要阻止史考特之間,史考特已經踏進了淡紅色的區域之中。

「帝都巡衛隊,第二分隊長,史考特‧賽貝爾斯——」
「拉克西集團最下級職員之一,莎拉‧蒂亞——」

「決鬥!」
「決鬥!」

第一回合:

「由我先攻!」莎拉按下決鬥盤上面的「先攻」按鈕,「魔法卡,『森之法  萬象歸一』發動!」
(註:先後攻由開啟強制決鬥區域的決鬥者選擇)

(原創)
森之法   萬象歸一
  
通常魔法
  
效果
  
「森之法   萬象歸一」一回合只可發動一張。
  
從牌組中選擇包含兩種以上的卡名,合計三張「森之守護」怪獸、「森之法」魔法、「森之律」陷阱的卡片,對方在三張之中隨機選出一張加入我方手牌,其它兩張送入墓地。這個效果送入墓地的卡,直至下個結束階段為止,不可從墓地中發動效果。
  

「從牌組中選擇兩種以上,合計三張『森之守護』怪獸、『森之法』魔法或是『森之律』陷阱的卡片,對方在三張之中隨機選出一張加入我方手牌,其它兩張送入墓地。我選擇的是兩張『森之守護獸  巨熊』,一張『森之法  無象融合』。」

(原創)
森之守護獸   巨熊
  
8 效果/ 2500/2100
  
效果
  
1﹚我方場上不存在等級8怪獸的場合,此卡可以除外我方墓地一體「森之守護」怪獸,從手牌中特殊召喚。
  
2﹚一回合一次,捨棄一張手牌發動,我方墓地或是除外的一體「森之守護」怪獸,在我方場上守備表示特殊召喚。這個方法特殊召喚的怪獸效果無效。
  
(原創)
森之法   無象融合
  
通常魔法
  
效果
  
1﹚把我方手牌、場上的融合素材怪獸送入墓地,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一體「森之守護」融合怪獸至我方場上。我方的主要怪獸區沒有怪獸的場合,可以把我方墓地的怪獸除外作為代替。
  
2﹚我方場上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的「森之守護」怪獸被破壞的場合,可以除外墓地的此卡代替破壞。
  

「『萬象歸一』?這是莎拉的新卡片吧。而且,送入墓地……」愛麗絲向莎拉一看,「莎拉的『森之守護』是以墓地利用聞名的卡組,這不就是一卡賺三卡?」

「不,你放心吧。」莎拉答道:「這個效果送入墓地的卡,直至下個結束階段為止,不可從墓地中發動效果。真要說賺,賺的也是下個回合。」

「話雖如此,『無象融合』的代破不需要發動,而且,『巨熊』可以除外墓地的『巨熊』特召,並以自己的效果特召除外的『巨熊』。」史考特說了下去,「換句話說,一旦選中『巨熊』,就可以有一次的代破,又可以以兩體等級8的『巨熊』,超量召喚你的王牌之一,『聖靈之祭司』。」

「不愧是你,史考特,一語中的。」莎拉微微一笑,「沒錯。這個計畫的成功機率是67%,不過……成敗,取之在你。」
史考特一言不發,從裏側表示的三張牌中,選了中間的一張。

「選中的是……『森之守護獸  巨熊』。」莎拉把「巨熊」加入了手牌,「接著,『森之守護獸  巨熊』除外剛剛送入墓地的『巨熊』特召。」

「而後,捨棄一張手牌發動『巨熊』的效果,除外的一體『森之守護』怪獸以守備表示,效果無效的狀態特召。從時空的洪流中歸來吧!『森之守護獸  巨熊』!」
(註:捨棄的是「森之律  不變的因果」)

(原創)
森之律   不變的因果
  
反擊陷阱
  
效果
  
這個卡名的﹙2﹚效果,一回合只可使用一次。
  
1﹚我方場上存在「森之守護」怪獸,對方發動破壞卡片的效果的場合發動,對方的發動無效並回去牌組。之後,選擇我方場上一體「森之守護」怪獸,攻擊力、守備力直至結束階段為止上升1500
  
2﹚除外墓地的此卡發動,牌組中一張「森之律  不變的因果」以外的「森之法」魔法、「森之律」陷阱在我方場上覆蓋,這個效果覆蓋的卡這個回合不可發動。此效果不能在這個卡名的﹙1﹚效果發動過的回合發動。
  

「要來了……莎拉的王牌,『聖靈之祭司』。」愛麗絲道。

「『森之守護獸  巨熊』2體疊放!在靜謐森林巡迴著的魔法使啊,舉起象徵著守護的神聖法杖,降臨在我的身旁吧!超量召喚,階級8,『森之守護聖者  聖靈之祭司』!」莎拉將兩張卡插進決鬥盤,「覆蓋兩張卡,結束這回合。」

(原創)
森之守護聖者   聖靈之祭司
  
8 超量/魔法使 2000/2800
  
效果
  
含「森之守護」怪獸的8星怪獸*2
  
這個卡名的﹙3﹚效果,一回合只可使用一次。
  
1﹚沒有超量素材的此卡,攻擊力上升800
  
2﹚沒有「森之守護」怪獸作為超量素材的此卡,效果不可發動。
  
3﹚移除此卡兩個超量素材發動,雙方場上各一張卡,共兩張卡回去手牌。因為這個效果回去手牌的表側表示魔法、陷阱卡,其同名卡直至結束階段為止不可發動。這個效果可以藉由支付800生命在對方的回合發動。
  

莎拉場上:
1.
「森之守護聖者  聖靈之祭司」(守備)  守備力2800
2.
覆蓋的兩張卡  

「持有不取對象、不是破壞的效果的『聖靈之祭司』一體,兩張蓋卡,墓地有可以牌組檢索的『森之律  不變的因果』……」史考特喃喃道:「你真的變強了,莎拉。」

「當然……畢竟,這可是你這十二年來指導的成果。」莎拉淡淡答道。

史考特微微一笑,手搭上了決鬥盤。

第二回合:

「我的回合!抽牌!召喚『黑爪的信使』,接著,捨棄手牌一體怪獸發動『黑爪的信使』的效果,牌組一體『黑爪的信使』特召。」
(註:捨棄的是「黑爪的戰士」)

(原創)
黑爪的信使
  
4 效果/戰士 500/2000
  
效果
  
這個卡名的﹙1﹚效果,一回合只可使用一次。
  
1﹚捨棄手牌一體怪獸發動,牌組一體「黑爪的信使」特殊召喚。
  
2﹚持有此卡為超量素材的「黑爪」超量怪獸,一回合一次不會被戰鬥、效果破壞。
  
(原創)
黑爪的戰士
  
4 效果/戰士 1800/1200
  
效果
  
這個卡名的﹙1﹚效果,一回合只可使用一次。
  
1﹚此卡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我方場上不存在超量怪獸的場合可以發動,墓地一體「黑爪」超量怪獸特殊召喚。之後,此卡可以疊在其下當作超量素材。
  
2﹚持有此卡為超量素材的「黑爪」超量怪獸,可以在對方的怪獸發動效果時,移除超量素材狀態的此卡發動,該效果無效並破壞。
  
  
「『黑爪的信使』2體疊放!以無畏之心照耀著黑暗之軀,在逆境之中不斷奮戰的戰士。出現吧!超量召喚,階級4,『黑爪的隊長』!戰鬥!」

(原創)
黑爪的隊長
  
4 超量/戰士 2500/2000
  
效果
  
「黑爪」4星怪獸*2
  
1﹚沒有超量素材的此卡不會在戰鬥中破壞。
  
2﹚此卡攻擊的傷害步驟開始時,移除此卡兩個超量素材發動,此卡的攻擊力只在傷害步驟中上升2000
  

史考特場上:
1.
「黑爪的隊長」(攻擊)  攻擊力2500  

「史考特,你不會忘了『聖靈之祭司』的效果了吧?」莎拉說道:「區區一體怪獸就進戰階?」

「哈哈,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去吧!『黑爪的隊長』!攻擊『森之守護聖者  聖靈之祭司』!」

「這個瞬間,支付800生命,移除『聖靈之祭司』的兩個超量素材發動效果!選擇雙方場上各一張卡回去手牌。」

莎拉生命4000 3200

「連鎖『聖靈之祭司』的效果,捨棄手牌的『黑爪的護官』,發動『黑爪的護官』的效果。」史考特緊接著莎拉說道:「這個戰鬥階段,對方場上的怪獸的效果全部無效!」

(原創)
黑爪的護官
  
4 效果/戰士 0/2000
  
效果
  
這個卡名的﹙1﹚﹙2﹚效果,一回合只可各使用一次。
  
1﹚此卡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我方場上不存在超量怪獸的場合可以發動,墓地一體「黑爪」怪獸特殊召喚。這個方法特殊召喚的怪獸效果無效。
  
2﹚我方場上存在「黑爪」超量怪獸的場合,在雙方的戰鬥階段捨棄手牌的此卡發動,直至這個戰鬥階段結束,對方場上的怪獸的效果全部無效。
  

「『護官』……這張是你的新卡片?」

「嗯。」史考特答道:「現在的黑爪已不再是以往的黑爪了。莎拉,對於森之守護,也是如此的吧?」

莎拉沉默不語。

「因為『黑爪的護官』的效果,『聖靈之祭司』的效果無效。『黑爪的隊長』的攻擊繼續!我在傷害步驟開始時,移除『黑爪的隊長』兩個超量素材發動效果,『黑爪的隊長』的攻擊力在傷害步驟中上升2000。」

「黑爪的隊長」攻擊力 2500 4500

「黑爪的隊長」(攻擊力4500) 「森之守護聖者  聖靈之祭司」(守備力2800)

「唔……」隨著「黑爪的隊長」的攻擊而生的強風,讓莎拉不禁舉起手臂護著面部,「墓地的『森之法  無象融合』除外,代替『森之守護聖者  聖靈之祭司』的破壞。」

(原創)
森之法   無象融合
  
通常魔法
  
效果
  
1﹚把我方手牌、場上的融合素材怪獸送入墓地,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一體「森之守護」融合怪獸至我方場上。我方的主要怪獸區沒有怪獸的場合,可以把我方墓地的怪獸除外作為代替。
  
2﹚我方場上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的「森之守護」怪獸被破壞的場合,可以除外墓地的此卡代替破壞。
  

「速攻魔法,『RUM – 黑爪的榮光』發動!」

(原創)
RUM – 黑爪的榮光
  
速攻魔法
  
效果
  
RUM – 黑爪的榮光」一回合只可發動一張。
  
選擇我方場上一體「黑爪」超量怪獸,把額外卡組一體階級高其1階的「黑爪」超量怪獸,重疊在其上當作超量召喚特殊召喚。之後,我方場上只有一體怪獸存在的場合,可以抽一張卡。
  

「什麼?速攻的RUM?」莎拉這是發自內心的驚訝,畢竟,在超強攻型的「黑爪」牌組面前,單憑著一體沒有超量素材的「森之守護聖者  聖靈之祭司」,實在不知道能不能抵擋史考特接下來的猛攻。

「沒錯!這就是我全新的力量。『黑爪的隊長』置入疊放網路再構築!在無數亂戰中淬煉的雙刀啊,刀刃雖鈍,其中的意志卻益發堅忍不拔。蛻變吧!『黑爪的隊長』!混沌超量變換,階級5,『黑爪的鬥士』!」史考特語畢,隨著空氣中的閃光漸漸淡去,一體穿著一套破破爛爛的盔甲,目光卻炯炯有神的戰士樣貌怪獸,已在場上凜凜而立。

(原創)
黑爪的鬥士
  
5 超量/戰士 2800/3000
  
效果
  
5星暗屬性怪獸*4

1﹚我方墓地每存在一體「黑爪」怪獸,此卡的攻擊力上升200
  
2﹚此卡不會成為對方效果對象,不會被對方的效果破壞。
  
3﹚此卡戰鬥破壞怪獸的場合,僅一次可以繼續攻擊一次。
  
4﹚一回合一次,此卡戰鬥破壞怪獸的場合,移除此卡一個超量素材發動,給予對方破壞的怪獸攻擊力的傷害。
  

「超量召喚結束之後,我的場上只有一體怪獸存在的話,可以抽一張卡。」

「『黑爪的鬥士』……」莎拉見此,不禁一呆,「攻擊力2800,和『聖靈之祭司』的守備力相同,這樣的話……」

「不,『黑爪的鬥士』與『黑爪的隊長』不同,不是一個只會以一己之力戰鬥的戰士。」史考特否定著莎拉,「『黑爪的鬥士』的永續效果,我方墓地每存在一體『黑爪』怪獸,此卡的攻擊力上升200。」

「一體200……你的墓地有兩體『信使』、一體『戰士』、一體『護官』,總共800。」

「沒錯。」史考特肯定了莎拉的答案,「因此,『黑爪的鬥士』的攻擊力為3600!」

「黑爪的鬥士」攻擊力 2800 3600  

「戰鬥!『黑爪的鬥士』攻擊『森之守護聖者  聖靈之祭司』!」

「黑爪的鬥士」(攻擊力3600) 「森之守護聖者  聖靈之祭司」(守備力2800)

「森之守護聖者  聖靈之祭司」戰鬥破壞  

「唔……咦?」見了在瀰漫的白煙之中,高高舉著雙刀的「黑爪的鬥士」,一陣寒意竄上莎拉背脊。

「『黑爪的鬥士』的效果,此卡戰鬥破壞怪獸的場合,僅一次可以繼續攻擊一次!『黑爪的鬥士』的直接攻擊!」

「黑爪的鬥士」(攻擊力3600) 莎拉(生命3200)

「如果接下這次攻擊的話,莎拉就……」

「不會的,莎拉不會是這麼簡單的決鬥者。」史考特打斷了愛麗絲的話,「是時候發動蓋卡了吧?莎拉!」

「唔……陷阱卡,『森之律  守護的意念』發動!牌組中的一體『森之守護者  寡言的女兵』以效果無效的狀態特召,並且攻擊力、守備力直至結束階段為止上升1500。」

(原創)
森之守護者   寡言的女兵
  
4 協調/戰士 1600/1000
  
效果
  
這個卡名的﹙1﹚﹙2﹚效果,一回合只可各使用一次。
  
1﹚此卡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選擇對方場上覆蓋的一張魔法、陷阱卡發動,選擇的卡破壞。
  
2﹚此卡攻擊的傷害步驟開始時可以發動,此卡攻擊力上升200、不會被這次戰鬥破壞。
  
(原創)
森之律   守護的意念
  
通常陷阱
  
效果
  
這個卡名的﹙2﹚效果,一回合只可使用一次。
  
1﹚只可在戰鬥階段發動,從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等級4的「森之守護」怪獸。這個方法特殊召喚的怪獸效果無效,攻擊力、守備力直至結束階段為止上升1500。發動這個效果之後的戰鬥階段中,對方受到的戰鬥傷害變為0
  
2﹚除外墓地的此卡發動,選擇場上一體「森之守護」怪獸攻擊力、守備力直至結束階段為止上升1000。之後,可以選擇我方墓地一體「森之守護」怪獸除外。發動這個效果之後,對方受到的戰鬥傷害變成0,與選擇的怪獸戰鬥的怪獸不會戰鬥破壞。
  

「森之守護者  寡言的女兵」守備力1000 2500  

「那麼,『黑爪的鬥士』攻擊『森之守護者  寡言的女兵』!」

「黑爪的鬥士」(攻擊力3600) 「森之守護者  寡言的女兵」(守備力2500)
  
「森之守護者  寡言的女兵」戰鬥破壞

「『寡言的女兵』送入墓地的場合……」

「不。」史考特打斷了莎拉的話,「在這之前,我要移除『黑爪的鬥士』一個超量素材發動效果。」

「戰鬥破壞怪獸之後發動的效果?難道說……」

「『黑爪的鬥士』的效果,給予對方戰鬥破壞怪獸的攻擊力的傷害!『森之守護者  寡言的女兵』在『森之律  守護的意念』的效果下,攻擊力上升1500,因此,是1600+1500,共3100的傷害!」

「3100……不過,我的生命是3200,還遠遠沒有結束!」莎拉咬了咬牙,「速攻魔法,『森之法  因果再生』,選擇送入墓地的『森之守護者  寡言的女兵』發動!牌組一體不同卡名的『森之守護者  盡責的女兵』以效果無效的狀態特召!接著,牌組一體『森之守護者  寡言的女兵』除外。」

(原創)
森之守護者   盡責的女兵
  
4 效果/戰士 1000/1500
  
效果
  
這個卡名的﹙1﹚﹙2﹚效果,一回合只可各使用一次。

1﹚此卡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選擇對方場上覆蓋的一張魔法、陷阱卡發動,選擇的卡破壞。
  
2﹚解放此卡發動,從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森之守護」怪獸。這個方法特殊召喚的怪獸效果無效。
  
(原創)
森之法   因果再生
  
速攻魔法
  
效果
  
場上的「森之守護」怪獸送入墓地的場合,選擇其中一體發動,從手牌、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不同卡名的「森之守護」怪獸。之後,可以從手牌、牌組中把一體與選擇的怪獸相同卡名的怪獸除外。這個方法特殊召喚的怪獸效果無效。
  

「森之法  因果再生」的效果一處理完畢,「黑爪的鬥士」猛地向著莎拉而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從決鬥盤而來的強大電擊,瞬間竄進莎拉全身,面對著強烈的疼痛,莎拉不由自主地蹲了下來,「啊啊……啊啊……」

莎拉生命3200 100  

「莎拉?」愛麗絲強壓著想上去查看莎拉狀況的想法,「這到底是……」

「呼……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許是痛極反笑吧?莎拉止不住這源源不絕的笑意,「這、這就是D計畫的內容之一?哈哈哈哈哈!痛楚實體化?哈哈、哈哈!一群瘋子、一群瘋子……」

莎拉一邊連連喘氣,一邊慢慢站了起來。

「你為甚麼,呼……不發動技能?呼……」莎拉緩了緩氣,「你的技能『永不停歇的意志』,可以確實地消滅,呼……這僅僅100的生命吧?」

史考特的技能「永不停歇的意志」:
對方生命3000以上,我方給予對方高過2000以上的戰鬥、效果傷害的場合可以發動,給予對方800傷害。之後,墓地一體攻擊力800以下的怪獸特召。

「這是因為……」回答的人不是史考特而是愛麗絲,「史考特的技能現在被巡衛部暫時沒收。」

「什麼?沒收?」莎拉話才剛剛出口,轉念一想,突然間想出了答案,「是因為我擅自攻擊拉克西的據點,以致打草驚蛇的那件事情?巡衛部竟然採取連坐罰則?」

愛麗絲本想要開口,卻是欲言又止,最後沒說出來。不過,莎拉單憑愛麗絲這一連串的舉止就知道答案了。

「一人扛下責任是嗎……」莎拉嘆了口氣,「夠了,真的是夠了,妥妥的笨蛋。」

「總之,希望你不要因此手下留情,莎拉。」史考特沒有迴避莎拉的目光。

「當然不會。」莎拉淡淡說道:「我會在結束階段發動墓地的『森之律  不變的因果』的效果,在這之前,你有沒有什麼想做的事?」

「有。」史考特簡單回答完,說了下去,「主要階段2,場地魔法『黑爪的佈陣』發動。只要『黑爪的佈陣』存在,一旦『黑爪的鬥士』離場,就會給予你800傷害,你的生命就會消滅殆盡。而且,『黑爪的鬥士』不會成為你的效果對象,也不會被你的效果破壞……覆蓋兩張卡,結束這回合。」

(原創)
黑爪的佈陣
  
場地魔法
  
效果
  
這個卡名的﹙1﹚﹙2﹚效果,一回合只可使用其中一個一次。
  
1﹚這張卡在墓地存在的場合可以發動,墓地的這張卡回去手牌。之後,給予對方800傷害。
  
2﹚我方「黑爪」超量怪獸離場的場合可以發動,墓地一體「黑爪」超量怪獸特殊召喚。之後,給予對方800傷害。
  

「謝謝你的忠告。墓地『森之律  不變的因果』除外,牌組的一張『森之律  求生的執著』在場上覆蓋。」

(原創)
森之律   不變的因果
  
反擊陷阱
  
效果
  
這個卡名的﹙2﹚效果,一回合只可使用一次。
  
1﹚我方場上存在「森之守護」怪獸,對方發動破壞卡片的效果的場合發動,對方的發動無效並回去牌組。之後,選擇我方場上一體「森之守護」怪獸,攻擊力、守備力直至結束階段為止上升1500
  
2﹚除外墓地的此卡發動,牌組中一張「森之律  不變的因果」以外的「森之法」魔法、「森之律」陷阱在我方場上覆蓋,這個效果覆蓋的卡這個回合不可發動。此效果不能在這個卡名的﹙1﹚效果發動過的回合發動。
  
(原創)
森之律   求生的執著
  
通常陷阱
  
效果
  
這個卡名的﹙2﹚效果,一回合只可使用一次。
  
1﹚我方墓地兩體等級4的「森之守護」怪獸,在我方場上攻擊表示特殊召喚。這個效果特殊召喚的怪獸不可攻擊、效果無效,在結束階段破壞,並且給予持有者其攻擊力合計的傷害。
  
2﹚除外墓地的此卡發動,選擇場上一體「森之守護」怪獸攻擊力、守備力直至結束階段為止上升1000。之後,可以選擇我方墓地一體「森之守護」怪獸除外。發動這個效果之後,對方受到的戰鬥傷害變成0,與選擇的怪獸戰鬥的怪獸不會戰鬥破壞。
  

莎拉場上:
1.
「森之守護者  盡責的女兵」(守備、效果無效)  守備力1500
2.
覆蓋的「森之律  求生的執著」  

史考特場上:
1.
「黑爪的鬥士」(攻擊)  攻擊力3800
2.
「黑爪的佈陣」
3.
覆蓋的兩張卡  

第三回合:

「我的回合!技能,絕處逢生發動!抽兩張卡。」

莎拉技能「絕處逢生」:
我方生命2000以下,對方生命我方2倍以上,我方抽牌階段發動,包含這個回合的2個回合之間,我方抽卡階段抽的卡由一張變兩張。我方的生命回復時,這個效果立即中止。

「不會成為效果對象,也不會被效果破壞,而且,一旦破壞『黑爪的佈陣』,下個回合就會被燒800。」莎拉喃喃道:「這麼一來,解法只有一個:以『金雀』破壞『佈陣』,以『聖靈之祭司』彈回『鬥士』……」

「不只如此,還要產生高達4000點的火力,你的場上有2張卡,手牌有3張卡,合計只有5張,有一些吃緊吧?」史考特接著莎拉的話說道。

「的確。而且你的場上又有兩張蓋卡,假如有一張『黑爪的突襲』,情勢又會更險峻了。不過,現在只能一試了!」莎拉說著,從三張手牌中抽出了一張,「『森之守護者  寡言的女兵』召喚!這張卡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時,選擇對方一張覆蓋的魔法、陷阱卡發動效果,我選擇的是靠右邊的一張!選擇的卡破壞。」

(原創)
森之守護者   寡言的女兵
  
4 協調/戰士 1600/1000
  
效果
  
這個卡名的﹙1﹚﹙2﹚效果,一回合只可各使用一次。
  
1﹚此卡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選擇對方場上覆蓋的一張魔法、陷阱卡發動,選擇的卡破壞。
  
2﹚此卡攻擊的傷害步驟開始時可以發動,此卡攻擊力上升200、不會被這次戰鬥破壞。
  

「連鎖這個效果,發動被你選擇的『黑爪的突襲』!『森之守護者  寡言的女兵』效果無效並破壞。」

(原創)
黑爪的突襲
  
反擊陷阱
  
效果
  
這個卡名的﹙1﹚﹙2﹚效果,一回合只可使用其中一個一次。
  
1﹚我方場上存在「黑爪」超量怪獸,對方的怪獸效果、魔法、陷阱卡發動時可以發動,該效果無效並破壞。
  
2﹚此卡在墓地存在的場合,解放我方場上一體「黑爪」超量怪獸發動,此卡在我方場上覆蓋。這個效果覆蓋的卡這個回合不可發動。
  

「竟然選中了呢。這樣的話……發動『森之律  求生的執著』,墓地的2體『森之守護者  寡言的女兵』以效果無效的狀態特召。接著,其中一體『森之守護者  寡言的女兵』和『森之守護者  盡責的女兵』調星!鳥瞰著萬千森林的靈雀啊,其羽可以包覆森之萬物,其翼可以公平森之律法,願您在此助我一臂之力!同步召喚,等級8,『森之守護靈獸  金雀』!」

(原創)
森之律   求生的執著
  
通常陷阱
  
效果
  
這個卡名的﹙2﹚效果,一回合只可使用一次。
  
1﹚我方墓地兩體等級4的「森之守護」怪獸,在我方場上攻擊表示特殊召喚。這個效果特殊召喚的怪獸不可攻擊、效果無效,在結束階段破壞,並且給予持有者其攻擊力合計的傷害。
  
2﹚除外墓地的此卡發動,選擇場上一體「森之守護」怪獸攻擊力、守備力直至結束階段為止上升1000。之後,可以選擇我方墓地一體「森之守護」怪獸除外。發動這個效果之後,對方受到的戰鬥傷害變成0,與選擇的怪獸戰鬥的怪獸不會戰鬥破壞。
  
(原創)
森之守護靈獸   金雀
  
8 同步/鳥獸 2600/2200
  
效果
  
「森之守護」協調 + 協調以外的怪獸一體以上
  
這個卡名的﹙1﹚效果,一回合只可使用一次。
  
1﹚此卡同步召喚成功的場合,可以選擇場上一張卡片發動,選擇的卡破壞。
  
2﹚一回合一次,選擇場上一體協調以外的怪獸發動,選擇的怪獸等級上升4。之後,此卡的攻擊力上升400
  

「金雀……」愛麗絲注視著在淡紅的空間中一閃一閃亮著的金黃光芒,不由自主喃喃說道。

「『森之守護靈獸  金雀』的效果!這張卡同步召喚成功的場合,可以選擇場上一張卡片發動,該卡破壞。我選擇的是『黑爪的佈陣』!」

破壞「黑爪的佈陣」之後,接下來就是第二階段的超量「聖靈之祭司」了吧——這麼想的史考特向愛麗絲一看,不過,愛麗絲的目光不在史考特這裡,而是向著莎拉。

「接著,『森之守護靈獸  金雀』的效果,選擇一體怪獸等級上升4,之後,自己的攻擊力上升400。我選的是金雀自己!」

「森之守護靈獸  金雀」攻擊力2600 3000,等級8 12  

「『森之法  烏合之宙』發動!」莎拉再次抽出一張手牌,「解放『森之守護靈獸  金雀』,解放的怪獸等級或階級每有4,特召一體『森之守護』代幣。『森之守護靈獸  金雀』的等級是12,因此特召三體。」

(原創)
森之法   烏合之宙
  
通常魔法
  
效果
  
解放我方場上一體「森之守護」怪獸,解放的怪獸等級或階級每有4,特殊召喚一體「森之守護」代幣( 4 通常/植物 100/100)
  

「出現吧!引導真相的無止盡迴路!」莎拉說到這裡,右手微微一舉,「『森之守護者  寡言的女兵』以及2體『森之守護』代幣在連接標記設置!時而暗潛於水,細察涓涓水流;時而明伏於陸,細聞徐徐之風。森之智者,願您降臨在我的身旁,照耀我等守護的道路!Link召喚!Link 3,『森之守護靈獸  靈龜』!」

(原創)
森之守護靈獸   靈龜
  
LINK-3連結/ 2000 (前方+左下+右下)
  
效果
  
含「森之守護」效果怪獸的怪獸兩體以上
  
這個卡名的﹙1﹚﹙2﹚效果,一回合只可使用一個一次。
  
1﹚此卡連結召喚成功的場合可以發動,解放我方場上一體怪獸,我方墓地一體「森之守護」怪獸特殊召喚。
  
2﹚除外我方墓地六張卡片發動,牌組一張「森之守護」怪獸、「森之法」魔法或是「森之律」陷阱加入手牌。之後,此卡的攻擊力上升200
  

「『森之守護靈獸  靈龜』Link召喚成功的場合,解放場上的一體怪獸發動效果。」莎拉向著最後一體代幣一指,「我解放『森之守護』代幣發動效果,墓地『森之守護靈獸  金雀』特召。再一次翱翔天際吧!金雀!」

「選擇發動﹙1﹚效?」史考特略顯驚訝,「難道,你最後一張手牌是……」

「嗯,沒有錯,就是它。我永遠記得,那是十一年以前,一個夏天的夜晚。」莎拉拿起最後一張手牌,「那時候的我,弄丟了我當時唯一一張『無象融合』,怎麼找都找不回來。」

「你當時拚了命地幫忙我找,不過,過去了兩天了,始終未果。我以前的耐性非常非常差,又哭又鬧。」莎拉慢慢地把那張卡插進決鬥盤,「最後,你把這張卡交在我的手上,我當時沒有想太多,不過後來想想,這八成是在某處的垃圾桶挖出來的卡吧?」

「難道是……『次元召喚書』……」愛麗絲聽到了這裡,也聽出了是什麼卡。

「我總感覺我一旦在和你們的決鬥中發動這張卡,我和你們——和巡衛隊的大家,和蒂特亞的大家……和大家間的羈絆,會就此畫下了句點。只是,我內心的仇恨,卻是這麼真實。」莎拉緊緊握了握拳頭,「我當然恨D計畫的主導者拉克西,可是比起這些,我更恨檯面上裝作與D計畫無關,檯面下又與拉克西勾搭,犧牲數百人的生命來換取自己利益的敗類。知道現在的高層之中的一大票人,也曾是這種利益薰心的敗類之後。我真的……」

史考特並未回應,只是默默地聽著。
  
莎拉吸了口氣,再次開口:「我的場上存在同步、連結兩種類的怪獸,因此,我宣言『超量』,發動魔法卡『次元召喚書』!墓地的『森之守護者  寡言的女兵』和『森之守護者  盡責的女兵』以效果無效的狀態特召。」

(原創)
次元召喚書
  
通常魔法
  
效果
  
「次元召喚書」一回合只可發動一張。
  
我方場上存在融合、同步、超量、連結這4種怪獸中的2種以上的場合,宣言一個場上不存在的怪獸種類發動,墓地兩體怪獸守備表示特殊召喚。這個方法特殊召喚的怪獸效果無效。發動這個效果之後,直至結束階段為止,我方只可從額外牌組中特殊召喚宣言種類的怪獸。
  

「接著,『森之守護靈獸  金雀』的效果,『森之守護者  盡責的女兵』的等級上升4,自己的攻擊力上升400。」

「森之守護者  盡責的女兵」等級4 8

「森之守護靈獸  金雀」攻擊力2600 3000  

「『森之守護靈獸  金雀』和『森之守護者  盡責的女兵』疊放!再一次出現吧!巡迴守護森之萬物,持有無盡魔力的魔法使!超量召喚,階級8,『森之守護聖者  聖靈之祭司』!」

(原創)
森之守護聖者   聖靈之祭司
  
8 超量/魔法使 2000/2800
  
效果
  
含「森之守護」怪獸的8星怪獸*2
  
這個卡名的﹙3﹚效果,一回合只可使用一次。
  
1﹚沒有超量素材的此卡,攻擊力上升800
  
2﹚沒有「森之守護」怪獸作為超量素材的此卡,效果不可發動。
  
3﹚移除此卡兩個超量素材發動,雙方場上各一張卡,共兩張卡回去手牌。因為這個效果回去手牌的表側表示魔法、陷阱卡,其同名卡直至結束階段為止不可發動。這個效果可以藉由支付800生命在對方的回合發動。
  

「攻擊力2000的怪獸兩體……」愛麗絲向史考特一看,只見史考特並無絲毫慌亂,而是帶著堅定的眼神,默默注視著莎拉。

「移除『森之守護聖者  聖靈之祭司』兩個超量素材發動效果,你場上的『黑爪的鬥士』和我場上的『森之守護者  寡言的女兵』回去手牌。戰鬥!」

「森之守護聖者  聖靈之祭司」攻擊力2000 2800  

「『森之守護靈獸  靈龜』,直接攻擊!」

「森之守護靈獸  靈龜」(攻擊力2000) 史考特(生命4000)  

史考特生命4000 2000  

「唔。」在強大電流之下,史考特蹲了下來。不過,或許是傷害遠不及剛剛莎拉的3100吧?史考特多多少少可以忍受。

「這就是最後一擊了,史考特……只不過,在這之前,你可不可以回答我一個問題?」

「問題?」

「嗯。」莎拉指了指史考特場上的最後一張蓋卡,說了下去,「你為甚麼不發動它?」

「咦?」史考特一聽這個問題,頓時語塞,不過轉念一想,就知道了莎拉的意思,「我說過的,我不會干預你的決定,此戰,我當然是全力以赴。」

「這張蓋卡是『黑爪的風咬』。」史考特拍了拍插在決鬥盤上的卡片,「因為沒有機會發動,就跟『黑爪的突襲』一起蓋下去,希望可以幫『黑爪的突襲』擋個一刀。」

(原創)
黑爪的風咬
  
通常魔法
  
效果
  
這個卡名的﹙1﹚﹙2﹚效果,一回合只可使用一個一次。
  
1﹚選擇場上一張魔法、陷阱卡發動,選擇的卡破壞。之後,可以選擇我方場上一體「黑爪」怪獸攻擊力上升800
  
2﹚除外墓地的此卡發動,我方牌組一體「黑爪」怪獸加入手牌。
  

「史考特,真的……謝謝你。」莎拉說完,吸了口氣,「『森之守護聖者  聖靈之祭司』的直接攻擊!去吧!裁斷的聖十字!」

「森之守護聖者  聖靈之祭司」(攻擊力2800) 史考特(生命2000)  

(哈哈哈,說起來……這是我第一次敗給莎拉吧?莎拉,你真的變強了。)
想著這些的史考特,慢慢地閉上了雙眼。

史考特生命2000 0  

「史考特!」愛麗絲一接住飛出強制決鬥區域的史考特,就因為布滿史考特全身上下的電流而一個踉蹌,險些帶著史考特摔在地上。

「史考特!史考特!你醒醒啊!史考特!史考特!」手足無措的愛麗絲,又是探鼻息又是量脈搏,雖然兩個方法都可以感知出生命跡象,卻都極其微弱。

「這個電流,一般來說不會取人性命,不過,現在這個畢竟是試驗品。」莎拉淡淡說道:「放心吧,愛麗絲,我不會帶走史考特或是什麼的。拉克西想要的,只是把資料安全運離這裡而已。」

愛麗絲雖然停下了動作,卻遲遲沒有回應莎拉。

「莎拉,拉克西的資料運送,完成了幾%了?」愛麗絲突然道。

「咦?這……」莎拉回頭看了看直升機,「嗯,AC-25。」

從這編號可知,這已經是第二十架直昇機了!

「總共二十六架,現在的這個是第二十架。」莎拉照實答道:「恐怕還要一段不太短的時間。」

「只有75%左右嗎……」愛麗絲緩緩放下史考特,「這麼看來,我沒什麼理由逃避。」

「愛麗絲,你難道……」

「我隱隱約約可以感覺出來,史考特對D計畫三緘其口的理由——因為這個D計畫遠比我想的強大,甚至在整個巡衛部中,這也是最高禁忌話題。」愛麗絲直直看著莎拉,「不過,莎拉,你看著史考特的眼神明明這麼堅定,為甚麼你看著我的時候,我卻可以從你雙眼中察覺一絲愧疚?」

「這……」

「不,我怎麼說也是一個決鬥者——是帝都巡衛隊,第二分隊隊員。」愛麗絲舉起決鬥盤,向著莎拉而去,「有些事情,或許還是要靠決鬥來解決。」

「你……是認真的?」莎拉淡淡問道。

「嗯。或許我的決鬥水平和你、和史考特的落差極其大……不過,該站出來的時候,我還是要站出來。」愛麗絲踏進了強制決鬥區域,「在我眼中,你依然是本來的莎拉,依然是和我們一起嘻鬧,和我們一起偶爾摸一摸魚、偶爾認真工作,繫心著這座城市的安全,帝都巡衛隊第二分隊的莎拉。」

「抱歉了。我可能要讓你失望了,愛麗絲。」莎拉舉起了決鬥盤。

「決鬥!」
「決鬥!」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2492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3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