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82

【小說】遊戲王-Beyonders

樓主 j-is-fool gxz001
GP0 BP-
注意:
1.  本篇裡面會使用其他人創作的角色
2.  peterqoo9876創作的小說:遊戲王Extra 幻想的連結者為同一時間線
序章
「…可惡呀…」
差不多是在凌晨4點多左右,在某處一間小神社附近有兩名決鬥者正進行決鬥…說是這樣說,其實也該完結了…
「我…我竟然會被你這死小鬼給…」身穿黃褐色風衣的男子咬牙切齒地說:「如此強勁的我竟然會…!」
站在男子對面的少年決鬥者聽完後只是搖了下頭,嘆了口氣說:「看來你還沒清醒嗎…好,很好!我現在就讓你清醒過來!」
少年決鬥者說完後立刻對他場上的獅面人型格鬥家下達指令:「獅子座的星靈-獅子的格鬥士!讓那位可悲人士認清現實!」
話剛落下,獅子的格鬥士便馬上給對手來一發強力上鉤拳,這一擊瞬間讓男子短暫飛上天後落了下來,生命值也同時歸零。
「…可惡呀…你這傢伙,別以為能這樣就算了…即便你將我擊敗並交給警察,我們還是會繼續…」男子話還沒說完,少年決鬥者便插話:「繼續什麼?找我麻煩?找其他決鬥者麻煩?告訴你!要來就來!我才不怕!」在少年決鬥者講話的同時太陽漸漸升起,而陽光也將少年決鬥者的模樣給照了出來;那是有著紅色頭髮、左右眼分別是紅色及白色,眼神看起來滿尖銳的不良少年,與之相反的是其身上的氣息是如此的正氣凜然。
「如果你們還想來找我或其他人麻煩,我-大空遊靈會一個接一個將你們徹底擊潰!」在少年…更正!遊靈講完後,不久前接到通知而急忙出發的決鬥警察也趕到目的地並將男子逮捕起來。
…然而這一切也才剛拉開序幕而已…
#第一章會先出現al peterqoo9876創作的腳色
0
-
LV. 28
GP 82
2 樓 j-is-fool gxz001
GP0 BP-
第一章     委託
「…這個跟那個…OK」身穿紅色短袖襯衫白色長褲的銀灰色長髮女性刑警在確認完一些事情後笑著說:「之後我的部下會把這鬧事份子帶去"處理處裡"一下,謝謝你的幫忙!」
「…沒啦!我也只是接受你們的委託做事情而已…是說克蕾雅姊姊…妳是不是又熬夜啦?」遊靈抓了抓頭後問。
「哎呀!遊靈君真是的!你怎麼會知道呢?」這位名叫克蕾雅.貝爾妮笑著說。
(…什麼知道不知道…妳黑眼圈這麼明顯,是要如何叫人不知道呀…)遊靈內心想著。
克蕾諾‧貝爾妮姊姊,另一名字是克蕾雅‧貝爾妮;作為國際決鬥刑警的她,是名看似冷漠其實是重情義及心思細膩的實力派決鬥者,但偶爾會在因熬夜睡不滿8小時或手上持有王牌時會偏向自我暗示的切換成現在的克蕾雅姊姊人格;嘛!雖然她性格比較愛玩、易怒,但她的實力也很強,我也很尊敬就是了。
「…不過也沒辦法嘛~~畢竟處理這些"欠打的"就已經人手不足了…」克蕾雅話還沒說完,男子聽到後就破口大罵。
「妳(消音)說誰欠打啦!告訴你們這群(消音)!我們跟你們這群(消音)決鬥者是完全不同的!我們可是…唔哇!」男子話還說完,克蕾雅馬上臉冒青筋地脫下自己的鞋子,狠狠地朝男子的臉上丟過去讓他安靜下來。
…只是安靜下來的也包括克蕾雅以外得其他人就是…
「不好意思!剛剛有"蟲子"一直在叫,已經沒問題了。」
「這、這樣啊!哈哈哈…」雖然遊靈這樣講,但心裡卻是這樣想的:(這哪算沒問題啊!那邊都吐白沫了耶!克蕾雅姊姊妳這性格是怎麼當上警察的啊!)
「我說遊靈君~~你是不是在想我這性格是怎麼當上警察的啊?」
「沒!我完全沒在想!」感覺到生命有危險的遊靈一直搖頭不停否認。
克蕾雅歪了下頭後說:「這樣喔~~那麼遊靈君你能再接受一次委託嗎?」
「呃…克蕾雅姊姊你應該知道我是不會在一周內接同一位的…」
遊靈話還沒講完,克蕾雅便插話說:「你放心!這次不是警局…而是我自己的~~」緊接著克蕾雅原本的語氣開始變得嚴肅起來並拿出某個人物的照片說:「我的委託很簡單,我想請你替我保護這孩子。」
遊靈從克蕾雅手上接過照片看了下後便問:「妳確定嗎?我不認為她會需要…」
「…起初我也是這樣想的,但我接到一些消息說那些非法決鬥者似乎也把"超能決鬥者"當作目標了…」克蕾雅嘆了口氣後又說:「作為她的親人我是很想保護她的安全,然而我還得處理上司丟給我的爛攤子…」
「…看來妳這邊是無法說行動就能行動了…」遊靈稍稍皺了眉頭想了下後說:「好吧!就我來確保她的安全吧!不過我的收費會高一些喔。」
聽到遊靈的答覆後,克蕾雅先是愣了一下馬上便笑著說:「厚~~你這死要錢的!但是謝謝你肯接這份委託啦!」
「…貝爾妮前輩!我們差不多該走了!」一名帶著單邊眼罩的男子催促克蕾雅趕緊離開。
「…看來我得走了,那麼遊靈君!那孩子就拜託你囉!」克蕾雅邊走邊說。
「明白了!順便建議克蕾雅姊姊妳再多找些人手幫忙吧!」
「關於這點,局長已經在物色人選了!拜~~!」
在克蕾雅及她的部下帶著暈死的男子開車離開後,遊靈邊走邊看著照片上的人物喃喃自語的說道:「克蕾雅姊姊同父異母的妹妹嗎…看來要先得到這位"叢雲天依"大小姐的信任才行呢…」
接下來暫時將以大空遊靈的視角來進行

0
-
LV. 28
GP 82
3 樓 j-is-fool gxz001
GP0 BP-
第二章     相遇…然後測試?
「…依上面寫的來看,就是這兒吧」依照克蕾雅姊姊給予的地圖指引,我來到了保護對象,"叢雲天依"所居住的公寓。

啊!你問我是誰?我就是大空遊靈啊!接受了克蕾雅…又或是克蕾諾‧貝爾妮姊姊的委託來確保她同父異母的妹妹安全的!雖然我認為既然是克蕾雅姊姊的妹妹,實力應該很強且傳聞她也是名"超能決鬥者",基本上沒那個必要才是…

(嘛!既然接下了就好好做事吧!)我邊想邊爬樓梯後來到了叢雲天依目前樓層…問我為何不要搭電梯?也沒什麼,只是心血來潮順便運動一下而已。

「既然是做類似保鑣的工作,那就得住在隔壁了;幸好左邊套房是空的且房租也便宜…嗯?」當我在仔細打量這空套房時,似乎也有人在打量我呢…

這時就要先深吸一口氣,接著翻過身說:「不好意思!!請問怎麼了嗎?」

被突然的大嗓門嚇到,躲在門外的一位老太太邊拍著胸口緩和情緒邊說:「唉呦!嚇我一大跳!我就只是好奇看一看,來這樓層住的新鄰居是誰而已呀!真是的!」

那妳就稍微敲一下門也好啊…總之先深吸一口氣,慢慢地吐氣後:「我不是有意害您嚇一跳,我是因為有些理由而搬來這邊住的。」

「這樣啊,看你似乎還在讀書的樣子,你是因為離這附近的高中比較近才搬進來的嗎?」

…正確來講並不是這樣的…但我確實是在這邊念書,若我直接告訴她真話還反而起疑…「是的!對了我能問一下這附近有商家在招工讀生嗎?」

…過一段時間後…

「…就是這兒吧!那位阿嬤說的在招工讀生的地方…」看起來是家卡片商店…很好!還能順道強化實力!是說我又在哪看過這招牌嗎?

「總之先進去再說吧!不好意思!請問一下店長在嗎?」

「歡迎光臨!不好意思!店長剛剛去點貨要等一下!」一位穿著白色連帽T字衫和短裙,有著銀色短髮及紅眼的少女答道…等等!穿著白色連帽T字衫和短裙,有著銀色短髮及紅眼的少女…!

「請問妳是叢雲天依小姐嗎?」

「…我是啊,怎麼了?」叢雲小姐這樣說。

我急忙跑到外面再次確認店家招牌:「怪不得有看過!原來是在克蕾諾姊姊的情報上啊!是說我在這上學竟然沒注意到有這家店!」

「…哎呀!畢竟我這邊也剛開沒多久呢…」嗚哇!嚇我一跳!沒注意到有人在我旁邊講話。

「請問這位客人來這邊找我家店員有什麼是嗎?」有著灰色頭髮、琥珀色眼睛且滿臉鬍渣的大叔問。

…記得克蕾諾姊姊的情報上也有他的名字,記得是…

「…清廉祠悠真先生,對吧!」

「是的!怎麼了?」Lucky~!那麼事不宜遲…

悠真先生您好!我叫做大空遊靈!我來這裡是有事情要來找您…」話說到一半,我便轉向在店門口內窺視的叢雲小姐方向後繼續說:「…以及叢雲小姐的!」

…又過一段時間後…

我在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他們後兩人便陷入了沉思率先打破沉默的是悠真先生,他說:「情況大致上是已經了解了,我這邊也是缺人手中,至於天依的話…」

「…這玩笑也開太大的了吧!」叢雲小姐生氣地拍桌子並站了起來。

我想也是,換成是我也無法接受這種情況。

「我要打電話向我姐姐狠狠地發牢騷!問她為何沒經過我的同意就搞出這件事!」

叢雲小姐拿起手機準備打電話時,我說:「妳想對妳家人發牢騷我無所謂,但妳得先知道一件事;妳姊姊原本是打算親自過來的,倘若沒公事纏身的話,所以我基本算是某一種保險…應該吧?」

「應該咧…你好歹也先自我肯定一下吧…」叢雲小姐說完後便打電話給克蕾諾姊姊,只是…

「不行!沒有回應!」果然呢…

我邊抓了下我的後腦勺後邊說:「嘛!雖說我也是認定妳應該不需要我保護,但我也是接下…應該說是承諾克蕾諾姊姊了…」接著我從褲子口袋拿出牌組後繼續說:「如果我就這樣乖乖離開,反而是我對不起她了!」

看到我拿出牌組,叢雲小姐也收起手機並立刻換成牌組後問:「你有什麼打算?」

「也沒什麼,我只是想展現一下我的實力,這樣的話妳也接受吧?」

聽完我這句話後,叢雲小姐沉默一下子後便露出自信的笑容說:「好啊!沒問題!店長!底下的決鬥場今天還沒做測試吧?我們就順便幫忙一下囉!」

悠真先生話也沒講只是比出OK的手勢而已

「…所以就這樣?接下來是我的測試決鬥?」我邊移動至決鬥場邊問。

「你想用實力說服我不是嗎?怎麼?怕了?」

說我怕了?哈!我可迫不及待了!
0
-
LV. 28
GP 82
4 樓 j-is-fool gxz001
GP0 BP-
決鬥幕間
一.童話故事

…這是一個童話故事…

多年以前有一名黑頭髮的開朗男孩,男孩的家境雖然窮困但他個人並不在意,個性開朗的他也常常與附近的孩子們一齊遊玩交流。
有一天男孩回到家時,男孩的母親要他趕快收拾好行李並告訴男孩要準備去見他多年未見的父親…

..........回到現實,超量次元‧心之地第5區……….

一個身穿黑色大衣且肩上還有隻黑貓的男子正哼著歌到附近的餐廳吃飯;在男子點完餐正要找位置時,男子碰巧看見一個半邊臉燒傷的黑髮男子也坐在位置上等餐。

「嘿~這不是老韓嗎?你也來這邊吃飯啊?」男子笑著向另一位黑髮男子…韓太勝問道。

「…阿龍啊…我不是說過別在我的姓氏上加上老字嗎?我才20歲而已耶…」太勝用無奈的語氣向男子…天穹龍司說道。

……….故事繼續述說…………

男孩心理一直都很緊張,因為他直到今天都從未見過自己的親生父親,而在見到以後還直接哭了起來;幸好男孩的父親、哥哥及嫂嫂都是善良的人,很快的男孩也立刻破涕為笑…

..........回到現實,超量次元‧心之地第5區……….

「…我說…你能讓你的手下們稍~微~給他消停一下嗎?」龍司一邊吃著牛肉拉麵一邊問道,順道提一下,因餐廳規定,黑貓被安置在寵物旅店中。

「他們也不過是在做他們的任務而已,我為何阻止?」太勝則是吃著蛋包炒飯邊說道。

「…Circus那邊因為你們的緣故而出現一些傷患喔…」

「那他們就應該拿出真本事好好決鬥才是。」

這時氣氛一度處於沉寂狀態,直到太勝說道:「先不提這個,我說阿龍啊,聽說你所處的國際警察似乎有個蠻有趣的…」

「想都別想!」似乎明白太勝想法的龍司繼續說道:「你真以為我會讓你們取得Duel-Hacker系統嗎?」

「我都還沒把話說完呢…」太勝一副輕鬆的神情

「不用說我就知道你在想什麼了!要是真讓你拿到了,那麼Circus就真的玩完了!」

「不會玩完的,我只是要讓他們醒過來而已。」

……….故事繼續述說…………

男孩在新的環境裡也認識了許多同伴,他們一同努力扶持、同甘共苦,最後成為了這附近實力頂尖的高手。

而在與家人相處時也不馬虎,為了能幫助他們,男孩在學業上也十分出色。

原本所有人都以為男孩的道路會一路順風的,但誰也沒料到,男孩接下來的人生將會因他的母親而毀掉…

..........回到現實,超量次元‧心之地第5區……….

「醒過來?你是要用甚麼方式讓Circus醒過來?用暴力?」

「請說是用類物理方式讓他們認真進行決鬥…」

「那就是用暴力了!因為你的能力,有很多人都對決鬥產生畏懼了!!」龍司憤怒地拍打桌子大聲怒吼,讓餐廳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

「畏懼?哈!那就代表著他們的覺悟也不過如此!」太勝拿起水杯喝了幾口水繼續說道:「聽著,阿龍!你加入國際警察是為了救人,貓山他們兼任義工給災民發送食物也是在救人,我們的目的也只是想讓超量次元變得更加強大而已,某方面來說也是在救人不是嗎?」

「那你們為何要三番兩次找Circus的麻煩?貓山他們除了救人以外也在拯救其心靈啊!」

「那也只是治標不治本而已。說到底能救自己的也只有自己而已。」

……….故事繼續述說…………

有一天男孩回到家裡時看到母親在廚房邊燒著開水邊呆呆站著,男孩出於孝心詢問母親,卻沒料到母親看了男孩一眼後立馬拿起裝著熱水的茶壺朝男孩的臉狠狠扔過去!男孩有半邊的臉因此受傷。

母親看著跌坐在地上的男孩,卻沒有說出任何安慰的話,反而說出:「沒用的廢物!你應該要不擇手段只為取代你那礙事的哥哥才對!」接著用手抓住男孩前端的頭髮,不顧男孩不停哭喊求饒繼續說道:「那個蠢才老頭在選繼承人時竟然選擇你那同父異母的哥哥…開甚麼玩笑啊!渾蛋!」

叫人害怕的是母親竟惡狠狠地讓男孩的額頭朝木桌砸去,其衝擊力更讓男孩昏死過去。

當男孩再次醒來時男孩發現自己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當燈亮起來時,男孩的四周全都是外貌兇惡的彪形大漢。

男孩請求著想快點回家,然而其中一名大漢卻朝向男孩狠狠揍下去並將決鬥盤扔給男孩說:「決鬥!不然去死!」

..........回到現實,超量次元‧心之地第5區……….

「自救這點我確實認同,但你一定得要用這種方式嗎?」

「我也有跟貓山提過,但那個蠢ㄚ頭卻覺得我做法太過頭!」太勝深呼吸完之後又說:「Circus的成員們…各個都是實力頂尖的高手,這你我都清楚;我真正氣的是他們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卻為了讓那些不願自救的傢伙而搞那些無聊的表演…」

「無聊的表演?他們都在盡心盡力就是為讓那些災區的人的心靈獲得救贖啊!」對於太勝的回答,龍司這樣說道。

「真想讓他們獲得救贖的話,在進行決鬥時就不該放水!當我在表演台下看著他們決鬥時我都感受不到他們對決鬥的熱誠!而且那些在看表演的人群…哼!我看他們根本就只是帶著虛偽的笑容而已!」

隨著時間流逝,兩人爭執越吵越大,接著龍司便說:「你會覺得是虛偽的笑容?我看是因為這會讓你想起以前的你!那個還沒被你親生母親徹底傷害的…唔…咳…!」

龍司還沒說完,太勝立刻站起來狠狠掐住龍司的脖子,使他不能呼吸。

……….故事繼續述說…………

(決鬥!不然去死!)這句話無論身或心,都徹底烙印在男孩體內。

一但輸了,男孩便會被徹底毆打,可即便贏了,也不會給男孩休息的時間,只能一直不間段的繼續決鬥著。

期間,男孩的母親有過來看情況,男孩看到母親時請求母親能帶他離開,然而母親卻只說了一句:「沒用的廢物,沒法讓我享受豪華富貴就算了!竟然還活著!還不快點去死一死算了!」說完便頭也不回立刻走掉。

這時男孩終於明白,母親一直以來對他的照顧只是為了她自己而已,為了能讓她成為其財團的幕後掌權者而已,當父親選擇哥哥的時候,母親便將他視為垃圾,把他丟到這個垃圾場讓他等死。

這時男孩的內心已經死亡,眼淚也無法流下,笑容更是永遠消失…

「…真是諷刺呢!竟然被自己的親生母親扔到這裡來…」一名彪形大漢拿起狼牙棒繼續說道:「好了!繼續決鬥吧!接下來當你生命值歸零時我就直接朝你的天靈蓋打下去讓你解脫!」彪形大漢一說完,周圍的人一直不停地笑,就像在嘲笑著男孩一樣。

男孩的內心已經死亡,但很快地有一種感情重新驅動著男孩的內心,如今男孩失去哀傷、失去快樂…取而代之的是憤怒以及對生存的渴求…

…不知過了多久,男孩的同伴們找到男孩時,只有男孩傻呆呆地站著並說:「必須獲勝…必須活下去…」而男孩四周則是一動也不動的屍體且表情十分驚恐,彷彿死前看到了甚麼東西一樣…

..........回到現實,超量次元‧心之地第5區……….

「你有膽再說一次,我要讓你再也無法呼吸!」太勝雖是這麼說,但他馬上冷靜下來,他知道龍司講這話不是有意的,也明白這裡是不能見血的,便立刻放開龍司讓他呼吸。

「…2天前我家一些白癡手下沒經過我的許可跑去找你們麻煩了吧…這件事情我向你道歉,那群白癡就先讓他們在牢裡好好反省一下。」

「…哈…哈…那麼…Duel-Hacker系統呢?」龍司一邊喘氣一邊說。

「…那個我不會放棄的,為了讓人們重新甦醒鐵的意志和鋼之強韌,也為了…不再讓那件事發生在別人身上…」最後那句話太勝講得很小聲,之後向餐廳老闆致歉後離開了。

「老韓…別忘了你以前的模樣了,好嗎?」

過了一段時間後,太勝回到了由他所率領的組織並要全體成員都要集合。

全員集合後,太勝坐在椅子上揉了揉眼鏡後說:「你們有誰還記得我前幾天怎麼說的?」

一名成員瑟瑟發抖地答道:「太、太勝老大,您、您、您說過要從國、國、國際決鬥警察那邊把、把、把Duel-Hacker系統搞到手、手、手…」

「是啊沒錯…但我記得我接下來還有說甚麼吧?那邊的!你想想看!」太勝一說完,附近一些物品開始在抖動。

被指名的成員臉色蒼白地答道:「您、您、您、您接下來有說要、要、要我這段時間別惹出麻煩來、來、來,要等您下令才、才、才、才能行動…」

「對嘛、對嘛!你們明明記得一清二楚!那麼…」還沒說完,太勝便站起來撥了一下前端的頭髮並露出十分憤怒的神情說道:「為何現在給我搞出這種烏龍呀?啊!你們說啊?說啊!」

當太勝大聲怒斥時,周圍的物品都開始破裂並發出許許多多人類根本無法發出的淒慘叫聲,這讓所有成員有的直接暈到,有的跪在地上求饒,甚至是直接大聲尖叫。

「等…等等!老大你先冷靜下來!我有個好消息要說!」一名帶著恐龍面具的棕髮男子說道。

而聽到有消息的太勝便冷靜下來說:「DI‧NO!你最好是有好消息!快說!」

棕髮男子…DI‧NO拿起記錄本說道:「是的!原本我們計畫要奪取的Duel-Hacker系統,在我跟其他人的測試及利用2天前與次元對應小組決鬥時取得的數據資料研究下,我們成功開發出屬於我們的Duel-Hacker系統。」

聽到此消息,太勝驚訝道:「…此話當真!」

「DI‧NO大哥說的是真的!雖然影響範圍只有3公尺內而已…」剛剛站起來的成員答道。

「那就夠了!所有人都聽好!這次都給我乖一點!別再鬧事!直到我下令為止!」

所有成員們重新站起來將拳頭放在心臟前面,整齊劃一的吶喊:「「「明白了!我們會願意等待老大您下達命令!」」」

在太勝讓所有成員們各自解散後,DI‧NO則跑去找太勝講另一件消息:「…精神病院那邊又出狀況,說是已經持續半個多鐘頭了…」

而太勝以此回道:「那就直接叫警衛直接朝她腦袋打下去,讓她昏迷就行了!」說完後便走了。

「直接朝腦袋打下去什麼的…她好歹…也是你親生母親啊…」聽到太勝這如此冷酷的回答,DI‧NO小聲地抱怨道。

……….故事即將完結…………

經過醫院的治療後,男孩終於出院。

但以前開朗的男孩卻已經逝去,如今男孩轉變成冷酷的大人。

當他一出院,他便找上他的母親,綁架她並不段施展他獲得的力量,直到母親精神被徹底摧毀後丟到精神病院不停發狂等死。

就這樣,故事說完了。

這是一個童話故事…一個關於因果報應的故事
0
-
LV. 28
GP 82
5 樓 j-is-fool gxz001
GP0 BP-
第三章
第一章     星靈VS幻想機甲
「先攻必勝!當我場上沒有怪獸存在時將手札中的通常魔法"讀星之術"發動!」
讀星之術 通常魔法         (原創)
  
此卡名的①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1).我方場上沒有怪獸存在時在的場合才能發動。翻開我方牌組最上面5張卡,從那之中將1張星靈族怪獸加入手札,其他的卡則移至除外區。
  
   
「讀"星"之術?」叢雲小姐歪著頭問。
「不是有句俗語說懂得解讀星星之人,方能掌握一切嗎?」接著我繼續講:「讀星之術的效果,翻開我方牌組最上面5張卡,從那之中將1張星靈族怪獸…雙子的星讀士加入手札,其他的卡則移至除
外區。
雙子的星讀士 4 暗屬性 星靈族 效果ATK1800/DEF1000 (原創)
此卡名的①②效果一回合只能各使用一次。
(1).此卡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時才能發動。翻開我方牌組最上面3張卡,從那之中將1星靈族怪獸加入手札,其他的卡則移至除外區。
(2).把此卡解放發動。將我方除外區14星以下星靈族協調怪獸特殊召喚。這個效果發動後,直到回合結束時為止我方不能特殊召喚星靈族以外的怪獸。






「手札中的白羊的啟動士在額外怪獸格沒有我方怪獸存在的場合可以發動,此卡特殊召喚。」講完後,頭上有著白羊座符號的一隻白綿羊出現在我方場上,接著我繼續操作:「我方場上存在4星以下星靈族怪獸時可將金牛的強化士特殊召喚接著我方場上有2隻以上星靈族怪獸時可將獅子的格鬥士特殊召喚。」繼牛面人身的力士出現後,獅子的格鬥士也隨即登場

白羊的啟動士 2星 光屬性 星靈族 協調/效果 ATK300/DEF200 (原創)
  
此卡名的①②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1).此卡在手札・墓地存在,額外怪獸格沒有我方怪獸存在的場合可以發動,此卡特殊召喚。此效果發動後,這回合我方從額外只能特殊召喚星靈族怪獸。
  
(2).此卡作為星靈族怪獸的同步召喚使用送去墓地的場合才能發動。翻開我方牌組最上面2張卡,從那之中將1張星靈族怪獸加入手札,其他的卡則移至除外區。
  
   
金牛的強化士 3 地屬性 星靈族 協調/效果  ATK500/DEF800 (原創)
  
此卡的①②一回合只能各使用一次。
  
(1).我方場上存在4星以下星靈族怪獸時才能發動。此卡從手牌特殊召喚。
  
(2).此卡作為同步召喚使用送去墓地的場合才能發動,以此卡為同步素材的同步怪獸得到以下效果。
  
●1回合1次,我方除外區每有14星以下星靈族怪獸,此卡攻擊力、守備力上升400點。
  

獅子的格鬥士 5星 炎屬性  星靈族 效果ATK2100/DEF1600(原創)
  
此卡名的①②效果一回合只能各使用一次。
  
(1).此卡不能通常召喚,只能在我方場上有2隻以上星靈族怪獸時才能特殊召喚。
  
(2).以我方除外區的1隻等級4以下的星靈族怪獸為對象才能發動。該怪獸特殊召喚。
  
   
「…這展開…我是聽說星靈族的展開速度是能跟網域族或是所謂的QDW牌型相提並論但這也未免太」叢雲小姐苦笑著說。

「接著通常召喚雙子的星讀士,發動效果!翻開我方牌組最上面3張卡,從那之中將1張星靈族怪獸…星雲呼喚者加入手札,其他的卡則移至除外區。」兩個穿著上面有繡雙子座符號斗篷的人登場。
因為白羊的啟動士特殊召喚時的副作用我這回合不能特殊召喚星靈族以外的怪獸…

「發動通常魔法"流星的寶札"!2張牌,之後我方手札1隻星靈族怪獸…星雲呼喚者除外。

流星的寶札 通常魔法         (原創)
  
此卡名的①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1).我方抽2張牌,之後我方手札1隻星靈族怪獸除外。若我方手札沒有星靈族怪獸,我方手札全部裡側表示除外。
  
 
星雲呼喚者 2 水屬性 星靈族 效果  ATK100/DEF100 (原創)
  
此卡名的①②效果一回合只能各使用一次。
  
(1).我方除外區的怪獸特殊召喚成功時才能發動。此卡從手札特殊召喚。
  
(2).對手的主要階段開始時才能發動。以此卡在內我方場上的怪獸為連結素材進行連結召喚。
  
   
「呃…你打算徹底鋪滿場是嗎?」對於叢雲小姐妳的質問,我只能對此微笑回應。

「發動雙子的星讀士的第二效果,解放此卡並將除外區14星以下星靈族協調怪獸…星星同調士特殊召喚!當我方除外區的怪獸特殊召喚成功時可讓手札中的星雲呼喚者特殊召喚。」當雙子的星讀士化作亮光消失時,一個很像牧師的怪物及一名占卜師裝扮的怪物同時出現。

星星同調士 1 風屬性 星靈族 協調/效果  ATK200/DEF600 (原創)
  
此卡名的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1).此卡召喚成功時,以我方除外區的1隻等級4以上的怪獸為對象才能發動。以守備表示特殊召喚該怪獸。此效果特殊召喚的怪獸的效果無效化。
  

「再來覆蓋一張至後台,等級2白羊的啟動士及等級5獅子的格鬥士進行同調

「來了嗎?星靈族的同步召喚…」悠真先生說道,不知何時場外也多出許多來看戲的觀眾,他們是想看我究竟是如何強大的嗎…

「同步召喚!等級7銀河的勇魚!雙魚的華麗士!」伴隨著白羊的啟動士及獅子的格鬥士各自的光輝操使兩隻魚的魔法師登場

雙魚的華麗士 7星 水屬性 星靈族  同步/效果 ATK2700/DEF2300(原創)
  
協調+協調以外星靈族怪獸1隻
  
此卡名的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2次。
  
(1).對方發動魔法、陷阱卡時才能發動。那次發動無效並除外。
  

「最後是白羊的啟動士作為星靈族族怪獸的同步召喚素材使用送去墓地時發動。翻開我方牌組最上面2張卡,從那之中將1張星靈族怪獸…處女的守護士加入手札,其他的卡則移至除外區結束回合!」

處女的守護士 4 光屬性 星靈族 效果ATK200/DEF2000(原創)
  
此卡名的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1).對手怪獸的直接攻擊宣言時才能發動。此卡從手牌攻擊表示特殊召喚。那之後,我方除外區有3張以上星靈族怪獸時,對手怪獸給予我方戰鬥傷害變成0
  

4000 手牌1 / 叢雲小姐 4000 手牌5

我:後臺-蓋卡X1(中)
    前臺-金牛的強化士(右2)、星雲呼喚者(中)、星星同調士(左2)、雙魚的華麗士(右額外)

叢雲小姐後臺-無
    前臺-無

「…明明對手只有一張手牌,我反而卻覺得有壓力…」叢雲小姐嘆了口氣後又說:「算了!對方既然一開始就使出全力,那我也沒啥顧慮了!我的回合!抽牌!」

叢雲小姐將抽到的牌及手上現有的看了下之後說:「通常魔法!"FF(幻想骨架)Draw"!將手上一體「FF怪獸FFU (幻想骨架同盟) 強襲機裝天劍,抽兩張卡!」

FF(FANTASYFRAME)Draw   通常魔法         (原創)
  
此卡1.的效果一回合只能發動1次
  
1.將手上一體「FF」怪物送墓,抽兩張卡
  
 
F‧F‧U (幻想骨架同盟)強襲機裝 天劍 等級4 光 機械/同盟/效果 1900/0 (原創)
  
1.一回合一次,從以下的效果選擇一個才能發動
  
-以場上一隻「F‧F‧U」以外帶有「F‧F」名字的怪物為對象,這張卡當作裝備卡使用給該怪物裝備,裝備怪物被戰鬥、效果破壞的場合,作為代替把這張卡破壞
  
-裝備的這張卡特殊召喚
  
2.裝備怪物攻擊力上升600,裝備怪物攻擊時,直到傷害結束時對方都無法發動卡片效果
  
3.此卡從場上送入墓地時才能發動,從牌組將一體名字帶有「F‧F‧U」的怪物加入手牌
  

想增加資源嗎?小姐妳想太美了!

雙魚的華麗士效果1回合2可將對手魔法陷阱無效並破壞!」說完,雙魚的華麗士便指使左手邊的巨型魚類朝叢雲小姐發動的魔法卡飛去

效果沒能發成功這讓叢雲小姐稍微不高興:「怯!怎麼會有這鬼效果啊!但還沒完呢!通常召喚FF反應式機甲

FF (幻想骨架) 反應式機甲 等級4 光 機械/效果 1800/1600 (原創)
  
此卡存在於場上,對方發動卡片效果時,依照發動的種類從牌組將指定卡片送墓並發動其效果
  
魔法:FFFusion
  
陷阱:FFSynchro
  
怪獸效果:FFXYZ
  
   
沒想到叢雲小姐竟然選擇召喚一隻左右肩膀分別是紅燈及綠燈,胸口則是橘燈的機甲骨架型怪獸。
「再來發動通常魔法!"FFSynchro (幻想骨架同調)"!從牌組特殊召喚一體名字帶有「FFT」的怪獸到場上…等等!怎麼會!」看叢雲小姐一副難以置信的神情,這也難怪,畢竟是我讓雙魚發動效果破壞掉的。

FF(FANTASYFRAME)Synchro通常魔法      (原創)
  
以下效果選一發動
  
1.從牌組特殊召喚一體名字帶有「F‧F‧T」的怪物到場上
  
2.場上有名字帶有「F‧F‧S」的怪物存在時,選擇牌組、墓地一體「F‧F‧T」怪物特殊召喚
  

「唉呀哎呀!某位大小姐似乎被人斷招了呢!科科!」說完後再擺出一副欠打的笑臉,只有一個字…爽!

「你…!算了!我就趁勢進行連鎖,反應式機甲在你發動怪獸效果時做出反應!從牌組將"FFXYZ(幻想骨架疊放)"送墓並發動其效果!場上有反應式機甲存在時,這張卡視同怪獸卡特殊召喚!

FF(FANTASYFRAME)XYZ 通常魔法      (原創)
  
以下效果選一發動
  
1.場上有「FF 反應式機甲」存在時,這張卡視同怪物卡(4 機械 0/0)在場上特殊召喚並與「FF 反應式機甲」進行X召喚
  
2.選擇場上一體「FF」怪物 此卡視同怪物卡特殊召喚( 機械 0/0)並且星數變成與該怪物相同,這回合不能進行從EX牌組召喚X怪物以外的怪物
  
   
吼~可以變化成怪獸嗎?只可惜…「叫出兩隻骨架怪獸是擋不了我的!」

「我話還沒說完呢!這張卡在特殊召喚到場上後可直接與反應式機甲進行疊放召喚!

…好吧!這次換我驚訝了!321妳說啥

反應術式,啟動,summon code:FantasyFrameXYZ 01,術式承認,超量召喚,階級4FFX(幻想骨架超量) 荒漠大地!」

於此同時,長得像是沙漠越野車的交通工具突然分解並變形成深褐色的裝甲安裝在骨架怪獸身上,一台雙手持左輪手槍的牛仔機器人上場。

FFX(幻想骨架超量)荒漠大地 階級4 機械/超量/效果 2500/2000   (原創)
  
等級4的「FF」怪物x2
  
1.此卡不受「FF」以外的怪物效果影響
  
2.超量召喚的此卡,一回合一次,使用一枚X素材,使一次怪物效果發動無效破壞
  

「…這我還真沒料到呢…嘛!就算有,雙魚也只能防魔陷而已就是了。」我稍微抓了下頭髮說道。

「還真敢說呢…」這時叢雲小姐心裡這樣想:(可以的話,我想直接讓FFX(幻想骨架超量) 終結大地直接上場可我的手札只有FFLauncher及自律兵裝 空破而已…)

FFX (幻想骨架超量) 終結大地  階級7 機械/超量/效果 3300/2500   (原創)
  
等級7的「FF」怪物x2,也可以將手牌一張「FF 反應式機甲」送墓,
  
EX牌組的此卡直接疊放在「FFX 荒漠大地」X召喚
  
1.此卡不受「FF」以外的怪物效果影響
  
2.一回合一次,使用一枚X素材,使一次怪物效果發動無效破壞
  
3.此卡離場時,將一體「FFX 荒漠大地」從額外牌組視同X召喚特殊召喚,之後將墓地的此卡作為該怪物的X素材疊放於該怪物下方
  
 
FF(FANTASYFRAME)Launcher 永續魔法      (原創)
  
此卡1.的效果一回合只能發動1次
  
1.此卡存在於場上,我方可以在戰鬥階段時將手上的「F‧F‧U」怪物視同裝備裝備在場上的「F‧F」身上
  
F‧F‧U (幻想骨架同盟) 自律兵裝 空破 等級3 光 機械/同盟/效果 0/1600 (原創)
  
1.一回合一次,從以下的效果選擇一個才能發動
  
-以場上一隻「F‧F‧U」以外帶有「F‧F」名字的怪物為對象,這張卡當作裝備卡使用給該怪物裝備,
  
裝備怪物被戰鬥、效果破壞的場合,作為代替把這張卡破壞
  
-裝備的這張卡特殊召喚
  
2.裝備怪物破壞對手怪物時,選擇對方場上一張卡破壞,被此效果指定的卡無法對應此效果
  
3.此卡從場上送入墓地時才能發動,從牌組將一體名字帶有「F‧F‧U」的怪物加入手牌
  

「算了!想破頭也沒用!在叢雲小姐您的主要階段時,我要讓星雲呼喚者星星同調士及雙魚的華麗士進行連結召喚囉~

聽到我這樣說,叢雲小姐從沉思中回過神來並說:「開啥玩笑!拔除荒漠的一個超量素材,將星雲的…」

「…無效並破壞是嗎?很可惜…」我彈了下手指發動覆蓋的卡片:「星靈回歸之術!在您發動怪獸效果時,我將巨蟹的呼靈士及2張白羊的啟動士回到牌組底,將荒漠大地效果無效並破壞

在除外區的大型螃蟹及白羊的啟動士化作兩道流星一口氣將荒漠大地打出兩個窟窿

星靈回歸之術 反擊陷阱 (原創)
  
此卡名的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1).對方效果怪獸的效果發動時,可以將我方除外區的2隻星靈族怪獸回到牌組底來發動。該發動無效並破壞。
  

「真的假的啊…完全被對方戰術牽著鼻子走…」叢雲小姐可說是啞口無言。

「操作繼續!將這三隻星靈族怪獸連結指標設置,箭頭確認,召喚條件星靈族怪獸兩體以上!連結召喚,Link-3!寒冰的侍女,水瓶的寒冰士!」一位拿著水瓶的少女出現在場上,其水瓶正頻頻的洩漏出寒氣。

水瓶的寒冰士 Link 3 水屬性 星靈族 連結/效果 ATK1800 ↖↗↓(原創)
  
星靈族怪獸兩體以上
  
此卡名的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二次。
  
(1).此卡連接區有怪獸特殊召喚的場合,我方手札1張除外才能發動。對方場上怪獸的攻擊力下降此卡連接狀態的怪獸數量×1000。
  
   
「…可惡!回合結束…」叢雲小姐不甘願地說道。

4000 手牌1 / 叢雲小姐 4000 手牌2

我:後臺-無
    前臺-金牛的強化士(右2)、水瓶的寒冰士(右額外)

叢雲小姐後臺-無
    前臺-無

「真是氣人!快點把怪叫下來啦!我想趕快結束這場比賽!」叢雲小姐現在處於不耐煩的狀態

「我說妳啊…好歹也尊敬一下對手吧…」我只是講這句話而已,她竟然給我吐舌頭…這ㄚ頭竟然給我吐舌頭!

克蕾諾姊姊是不是把她寵壞啦…抽牌!」看來得讓他心服口服才行:「通常召喚處女的守護士…接下來就用這傢伙解決妳順便讓你消一消氣。

「你說讓誰消一消氣啊?」叢雲小姐氣嘟嘟地問

「就是妳啊!等級4處女的守護士及等級3金牛的強化士進行同調」話剛落,金髮天使及金牛的強化士其各自的光輝將召喚出不得了的傢伙


「於北斗七星的呼喚下降臨此戰場吧!同步召喚!等級7天翔之翼!星天馬 佩加薩斯!」擁有銀色羽翼的神聖天馬在此登場!其姿態讓在場所有人為之驚艷。

星天馬 佩加薩斯7星 水屬性  星靈族 同步/效果 ATK2500/DEF2000(原創)
  
協調+協調以外星靈族怪獸1隻
  
我方1回合只能特殊召喚1次「星天馬 佩加薩斯」。
  
(1).此卡在同1次的戰鬥階段中可以作2次攻擊。
  
(2).此卡進行戰鬥的傷害步驟開始時發動。此卡的攻擊力上升500分。
  

「好美啊…」包括叢雲小姐也是如此

「謝謝讚美!那麼就不使用以金牛作為同步素材的同步怪獸得到的效果上吧佩加薩斯!」

「光用攻擊力2500的怪獸是不可能一口氣打倒我的你好歹也…」

面對叢雲小姐的疑問我只說了一句:「天馬的羽翼能再一次飛向天空。」

對此感到不解的叢雲小姐先是直接吃了佩加薩斯的直接攻擊,再次起來時發現佩加薩斯還在天空盤旋著。

「…二次攻擊嗎!」叢雲小姐驚訝道

「不只呢!這次攻擊還上升500分攻擊力呢!上吧!天馬雙旋擊!」在這次攻擊下,叢雲小姐的生命值完全歸零

在這之後

「…我還是不能接受!」喂!妳也太過分了吧!

「而且這次決鬥我根本就是被壓著打啊!你也看到了對吧!悠真先生!」對於叢雲小姐的質問悠真先生也只是苦笑應對而已

「妳也不要這樣,再說我也不過是抓準時機而已,這對決鬥者而言是基本該有的能力吧?」對於我的提問,叢雲小姐一時無法反駁

「…我知道了啦!我就接受姐姐的"好意"!不過我有一個條件!」叢雲小姐拿起牌組備料後繼續說:「只要我重新把牌組構築完之後,你就得當我的測牌員!比如說等會兒!瞭嗎?」

「是、是、是!看來妳還想被我虐是嗎?」

「你別太囂張了!只要我取得先攻權,你這"小鬼頭"根本不是對手!」…我好像聽到甚麼讓我火大的話了…

「不好意思妳覺得我幾歲?」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這ㄚ頭竟然說:「…13要不然…15

「我是妳學長!17歲!」我幾乎是快要處於暴怒的狀態,因為我個人很討厭有人說我小或矮,還有拿我的白眼睛開玩笑!

「是我學長?」聽到後,叢雲小姐打量了下我全身,並擺出一副欠打的笑容說「你是不是討厭喝牛奶啊?小個子。」

「…妳想測牌是嗎?好!這次我要讓你徹底哭出來!」

「誰怕誰啊!哼!」

看這樣子,我不僅要當這ㄚ頭的保鑣,還得好好教她一些對人處事的方法才行啊…

「…唉呀呀!年輕真是好啊!」悠真先生!請您閉嘴!
0
-
LV. 28
GP 84
6 樓 j-is-fool gxz001
GP0 BP-
第四章      保鑣(?)生活開始
哈囉~~!是我遊靈,前兩天我在叢雲小姐給我的測試決鬥中完美過關後,便開始了我擔當叢雲小姐保鑣的生活…應該算是吧,畢竟也不是全天24小時都要監視,在同一所學校但不是同年級,在同一間學生宿舍也只是住隔壁,偶爾是會跟叢雲小姐及其他舍友一起做些料理之類的…但真要說互動時間比較多的地方…

「大空君!那邊的貨物幫忙一下!」另一邊悠真先生大聲叫我幫忙。

「好~~!」嘛!基本上也只有這邊了…

「…這邊跟那邊都確認完畢…天依,決鬥場運作如何?」一名身形嬌小的女性問道;順便講一下,這位是悠真先生的妻子,優依姊。

「運作起來是沒問題,預防萬一我待會去找大空幫忙做測試。」叢雲小姐邊看著儀器運作邊答道。

這裡是悠真先生及優依姊共同經營的卡片商店-動物之卡友會(對!確實是叫這名字!)雖然看似是一間普通的店家,但裡面的一些可愛動物的擺設卻深受不少小朋友喜愛,另外一點則是目前我跟叢雲小姐進行對戰測試的這個決鬥場;這個則是受不少決鬥者的歡迎。

「…就這麼定了!直接攻擊!」好了!測試OK同時也是完美勝利

「可惡!真的假的!」因敗北而大字形倒下的叢雲小姐不甘心的說道。

「嘛!跟上週相比,妳跟我打的勝率確實有提升;就如同妳說的只要由妳先攻,確實是有蠻高的機率會被妳KO掉。」

「…那為什麼今天我取得先攻權,還是被你擊倒?」

…答案不是很明顯嗎?總之先把這位實際上比想像中還重的大小姐拉起來再到上方座位講清楚吧…

「我說你!是不是在想我實際上比想像中還重啊?」叢雲小姐以一副很不爽的表情問道,是說我在想啥妳跟妳姊姊怎麼都知道啊!

「咳嗯!有以下二點。一.經歷的戰場不同,這可以用無數次對戰經驗來彌補;二.最主要的是,戰術不能太過固定。」

「我的戰術有固定嗎?」叢雲小姐一臉疑惑問道。

「有!妳有好幾場都是先讓FF (幻想骨架)原型核心以蓋著的方式出場,等它被破壞後在叫出反應式機甲做事。」
FF (幻想骨架)原型核心 等級1 機械/效果 0/0 (原創)
  
1.此卡被破壞時,將一張「FF 反應式機甲」從牌組特殊召喚到場上
  
2.將墓地的此卡移除,使一次「FF」的破壞無效
  
FF (幻想骨架) 反應式機甲 等級4 機械/效果 1800/1600 (原創)
  
此卡存在於場上,對方發動卡片效果時,依照發動的種類從牌組將指定卡片送墓並發動其效果
  
魔法:FFFusion
  
陷阱:FFSynchro
  
怪獸效果:FFXYZ
  
我喝了幾口水後繼續講:「這不是不行,但這會產生兩個問題,速度過慢及抗性全無!這在後攻時更加明顯!」

在我講完之後,叢雲小姐開始回想之前的決鬥後說:「的確!有些會放壞獸或是非破壞解場型的卡片是對我有威脅沒錯…」

「我個人是建議放些能檢索機械族的卡片啦,另外妳的牌組也有聯合怪獸,放些專用卡片也不錯。」我邊用手機查卡表邊說。

「…這樣子我牌組平衡度會不會有問題啊?」叢雲小姐神情凝重地問道。

「我上面也講了,這都要多跟其他人對戰,多累積經驗才行。」

「…這樣才能變強啊…嗯?」在叢雲小姐苦惱如何組牌時,她注意到電視上播的新聞。

(這陣子出現的一名專偷女性內衣褲的林姓竊盜犯,於昨天早上落網!當初目擊者看到他渾身是傷倒在馬路上,據他說明他是被一隻2米長的大型棕毛山羊給撞傷的,警方目前正在搜查那隻山羊的蹤跡…)

「…新聞上所指的地點不就在這附近嗎?」

「仔細想想,昨天是有警車及救護車經過呢。對吧。」悠真先生對優依姊詢問,而優依姊則是點頭回應。

『咩…咩~~!』而我呢?則是默默地把額外牌組裡的某位仁兄給壓制住…

…打工結束後回到宿舍…

「為什麼這間宿舍房間沒獨立衛浴系統啊?為甚麼一定要去公共澡堂洗澡啊…」我邊拿著換洗衣物邊發牢騷。

「這也沒辦法啊…總之習慣就好了。」叢雲小姐盯著我跟其他男生繼續說道:「我先警告你們!你們若敢偷窺或偷聽試試!我就叫反應式機甲把你們痛扁一頓!」講完便進去女澡堂洗澡。

而聽到此話,男生們瞬間臉色發青,而女生們則是偷偷摀著嘴在笑。

「…誰會想要做這種無聊事啊…特別是妳在的時候,根本不要命了嘛…嗯!」我小聲抱怨的同時,有注意到外面的一些人影…還真有人不要命了呢…

…公共澡堂外後面…

「…大哥!你確定真的沒問題?」一名身穿黑衣的小混混A問道。

「當然啦!這個時間點內那個女超能力者絕對是毫無防備的!」頭頂梳著黃色飛機頭且帶著墨鏡的混混大哥說道。

一名身穿黑衣的小混混B:「嘻嘻嘻…之前被打個滿地找牙的帳一定的討個回來!」

一名身穿黑衣的小混混C:「而且那裏有一堆毫無防備只能當人質的女學生們也在…咿~嘻嘻嘻!」

一名身穿黑衣的小混混D:「…而且還能趁機對她們的大腿…咿~嘻嘻嘻!」

「…嘿~你說腿怎麼啦?」

「…首先要叫她們把腿伸出來…咦?嗚哇!」小混混D講得開心時突然有人從他後腦杓狠狠地踢了下去而那個人就是我啦

「腿伸出來是想怎樣?想要我打斷是嗎?把你們的賤狗腿…」

「你、你這傢伙究竟是何方神聖啊」…我說這位大哥…你非得講出這老掉牙的台詞嗎?

「算是某種私刑者吧…專門對付你們這類型的那種…」我邊說邊按摩我的手指,以做好準備。

小混混B拿起球棒說:「你說甚麼?」

小混混A小混混C掏出小刀說:「告訴你!你若以為我們會乖乖拿決鬥盤進行決鬥,你就大錯特錯了!」

小混混D慢慢地站起來說:「大哥!我可以先宰了他嗎?」

小混混的大哥則笑著對我說:「小兄弟!你應該多帶一些人來的;現在你…只有死路一條了!」

他剛剛說誰死路一條我嗎真的是我

「噗…噗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天啊!沒想到這年頭還有人說這老掉牙的台詞啊!我都快笑死了!

「嗚哈哈…唉呦!我真會被你們給笑死了…對付你們這些混混…根本就不用我出手。」

聽完我說的這句話後,所有的混混都大發雷霆說甚麼一定要我死什麼的…
我嘛…就只是默默看他們叫囂,然後拿出卡片並扔到地上;接著…好戲上場…

…公共澡堂裡面…

洗好澡的叢雲小姐看到我人不在便向其中一名男生訊問:「大空人呢?他還在洗澡嗎?」

「大空的話,他說他突然有急事要去處理,處理完再去洗澡。」喜好澡的男生說道。

聽完後叢雲小姐自言自語說:「有急事?大空那傢伙有啥急事啊?」

…公共澡堂外後面…

OK來確認一下喔~

被白羊跟魔羯當球進行接球遊戲的小混混A確認

被金牛跟天秤使用關節技而哀哀叫的小混混B確認

被雙魚用水球包圍而感到呼吸困難的小混混C確認

被雙子們拿來進行人體占卜的小混混D確認

最後是巨蟹抓住雙腳後被獅子當沙包打的大哥OK確認完畢

「嗚…咳咳!為…為什…」看來這位已經鼻青臉腫的大哥想說甚麼呢~先叫獅子停手吧。

「你…是超能決鬥者嗎?」怎麼可能!差太多了!

「難道不是嗎?那麼我們所受到的傷害究竟是…」

「…你們是不是搞錯啦?如果我真是超能決鬥者,那我就得用上決鬥盤了不是嗎?」我稍稍嘆了口氣繼續說:「給點提示吧!牠們在變成這樣子前,都是群含冤而死的可憐人。」

聽到我這樣講,這位大哥瞬間擺出一副驚恐的神情,看來他是知道了呢!是說連這種混混也知道?

「不、不、不會吧…不只超量次元有,就連這同步次元也有"招靈師"存在嗎?」
…他說超量次元有同行?真的?

「…雖然你剛剛說的我深感好奇,嘛!這先放著之後再說。」還沒講完我就抓住這混混大哥的破爛飛機頭繼續說:「我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去警局自首,別再幹這些蠢事!不然下場如何…你們懂的!」

…公共澡堂裡面…

解決完以後我拿起換洗衣物準備洗澡時碰到洗好澡在休息的叢雲小姐及其他人。

「呦!大空!聽說你剛去處理事情是吧!搞定了沒?」正坐在按摩椅進行按摩的叢雲小姐問道。

「嗯!是啊!已經完全搞定了!」當我走進男更衣室時又小聲說道:「我敢保證他們這輩子都不敢做壞事了…」

過兩天之後,新聞又再報導關於五名混混聲稱被一群怪物毆打一頓,而警方則認為他們有精神病傾向而送去精神病院治療的事件。

…嘛!這種事就安安靜靜看著就好了。
0
-
LV. 29
GP 84
7 樓 j-is-fool gxz001
GP0 BP-
第五章      星靈呼應
在某處古老樹海深處有一名穿著淺灰色狩衣類似日本平安時代陰陽師的紅髮男子正在已經設置好的祭壇前不斷朗誦著咒文

另外還有一位穿著巫女服且手持神樂鈴隨著咒文而跳著神樂舞的銀髮紅白異色瞳的美麗女子

而在不遠處也有一名金色短髮且身上穿著深藍色T戴著黑色無指手套的男子正靠著樹幹觀看儀式

儀式過了230分鐘後祭壇上的燭火忽然全部熄滅取而代之的是周圍開始出現無數個青色幽火

(…來了嗎?)心裡這樣想的男子讓女子到安全距離等候,自己則仍不斷念咒,最後便大喊:「被人陷害、迫害,最終慘死於此的亡靈啊!將您內心的怨念展現出來,我將成為您的引路者及開導者!」

男子大聲喊道的同時無數幽火逐漸成形慢慢地形成野獸的姿態

「…在明治時期,遭他人妒忌而被迫背上莫須有罪名並流放,最後被仇家追到此處後遭野狼…和野狗咬死的父子倆嗎…」

讓男子沒想到的是,這次竟同時出現巨型野狼及小型野狗的怨靈組合。

看到此狀的金髮男子吹了吹口哨並詢問女子說:「…我說莉莎大姊…我知道妳和銀河大哥會常常到這種時不時鬧鬼的地方去收服怨靈;像這樣的有碰過嗎?」

而女子…莉莎則搖頭說:「不,平時都是一個出現後過段時間再出現一個,像這樣同時的還是頭一遭…」

男子…銀河正要準備施法時,狼型怨靈立刻向他撲去,當銀河躲開要再次施法時,狗型怨靈也向他咬去,這使他無法做出任何動作。

「…不行!這樣下去會失敗…」此時,銀河把目光移向金髮男子並說道:「愛德華!幫我個忙!我得讓牠們其中一個喪失戰鬥能力!」

金髮男子…愛德華聽到後便說:「大哥你認真的?我可沒有能力去對付怨靈啊!你應該向你妻子尋求幫助吧?」

「…我不擅戰鬥,只能用舞蹈來吸引怨靈過來而已…再說要進去樹海之前銀河應該有把一張星靈族卡片交給你吧?」

聽到此話,愛德華看了下牌組的某張卡片後面有難色地說道:「…他是什麼時候…算了!要上就上吧!」說完便將牌組裝入決鬥盤。

再抽出5張牌後便說:「發動通常魔法!魔境海域․幻影秘寶!將自己牌組上面把3張卡裏側移除後從牌組將魔境海域․魅音鳥身女妖加入手札!」
 
魔境海域幻影秘寶 通常魔法  (原創)
  
此卡卡名1.的效果一場決鬥中只能使用一次
  
1.將自己牌組上面把3張卡裏側移除,從牌組將一張「魔境海域」的卡片加入手牌
  
 
魔境海域魅音鳥身女妖  等級3    鳥獸/效果/協調 500/1000 (原創)
  
此卡卡名1.的效果一回合只能發動一次
  
1.將牌組最上面2張卡裏側移除,此卡從手牌、墓地特殊召喚
  
2.以此卡作為同步素材的同步怪物召喚不會被無效,該怪物召喚成功時對方無法發動卡片效果
  
「將牌組最上面2張卡裏側移除,手札中的魔境海域․魅音鳥身女妖特殊召喚到場上」一名樣貌十分豔麗的紫色羽毛的鳥身女妖降臨到場上。

「…真是的!硬是給我搞這鬼把戲…」愛德華抱怨完後繼續說:「我手札上的這傢伙不能通常召喚!只有在我的除外區的裏側表示的卡片在5張以上時才能特殊召喚…」

這時,愛德華的腳下正慢慢地浮現出水蛇座的星座圖像。

「潛伏於星辰大海之中的劇毒海蛇啊!傾聽我的呼喚降臨此地!星天毒 海德拉斯!」不知為何,地面開始出現無數水柱並慢慢交錯再一起化作灰色巨大海蛇的姿態。
星天毒 海德拉斯 7星 水屬性  星靈族 效果ATK3000/DEF1100(原創)
  
此卡名的①②效果一回合只能各使用一次。
  
(1).此卡不能通常召喚,只能在我的除外區的裏側表示的卡片在5張以上時才能特殊召喚
  
(2).解放我訪場上一隻怪獸才能發動,將除外區裏側表示的5張卡翻至表側表示,將裡面的怪獸卡盡可能的特殊召喚到場上(同名卡僅一張)。發動此效果的這回合結束階段開始時,我方場上每有一隻怪獸,我方承受其數量X200點傷害
  
「解放魅音鳥身女妖來發動海德拉斯的效果!裏側移除的5張卡翻至表側表示,將裡面的怪獸卡盡可能的特殊召喚到場上!揚帆啟航啦!骷髏士兵、骷髏揚帆手以及骷髏砲兵!」當鳥身女妖變成光球跑進海德拉斯肚子裏後,一群穿著海賊裝的骷髏接二連三地被吐了出來。

魔境海域․ 骷髏士兵  等級3  水   不死/效果 1000/1000 (原創)
  
1.此卡攻擊時,必須將牌組最上面2張卡裏側移除,對手到傷害步驟結束時為止不能發動魔法、陷阱卡。
  
2.自己除外區每有一張卡,此卡攻擊力上升100
  
 
魔境海域 ․骷髏揚帆手  等級3  水   不死/效果 1000/1000 (原創)
  
此卡卡名1.的效果一回合只能發動一次
  
1.此卡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時,將牌組最上面3張卡裏側移除,從牌組將一體LV4的以下「魔境海域」怪物加入手牌
  
2.自己除外區每有一張卡,此卡攻擊力上升100
  
 
魔境海域 ․骷髏砲兵   等級 4 水  不死/效果 800/500  (原創)
  
此卡卡名1.的效果一回合只能發動一次
  
1.此卡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時,將牌組最上面3張卡裏側移除,選擇對方場上一張卡破壞
  
2.自己除外區每有一張卡,此卡攻擊力上升100
  
「正前方大型狼幽靈,對準目標!開火!」在愛德華一聲令下,眾多骷髏兵向狼型怨靈展開砲擊!而海德拉斯也趁機將其纏住讓牠無法再戰。

「很好!看我的!」在情勢逐漸好轉後,銀河便先將狗型怨靈束縛住,並在其身上點上小犬座的星座圖像後將其放開。

「…汪…汪汪!」此時狗型怨靈身上散發無數星光,之後便轉化成一隻天藍色毛髮的哈士奇。

看將此狀的狼型怨靈這時察覺到他們並不是來傷害牠們父子倆的,之後放棄掙扎讓銀河在額頭點上大犬座的星座圖像,在散發處無數星光後變成了一隻深藍色毛髮的大野狼。

「…接受星光引導而化為星靈之魂魄啊…」銀河輕輕撫摸著野狼跟哈士奇並繼續說:「請將汝等獲得新生之名及力量展現出來吧!」

在銀河說完後,野狼跟哈士奇同時對天空狼嚎並慢慢地化成卡片的形式…

「…星天狼 卡尼斯瑪玖及星天犬 卡尼斯瑪諾嗎…嗯?」在銀河看著手上的兩張卡片時,愛德華邊拍手邊走向銀河。

「…BRAVO這可真是讓我看到不得了的表演了呢!說實話我一直在猜想作為招靈師的你一定是料到會發生這種情況才會特地聯絡我過來幫忙吧。」

「…這種事我自己也是頭一次碰上了,哪可能會預先料到呢?」銀河手指著星空繼續說:「…我只是看今天星像有些許不穩,為防萬一才來找你的…」

「…星像啊…嘛!這種類型的我是無法理解就是了…不過…」愛德華從牌組將星天毒 海德拉斯交還給銀河並說:「唯獨有一點我是知道的!我要是繼續拿著這傢伙肯定會發生些糟糕的事情!」

「為何?我認為祂跟你蠻合的啊?」莉莎看到後問道。

「對!就是因為太合了!合到我覺得有問題了!大哥!這傢伙在變成海蛇之前是什麼樣的冤靈啊?」

面對愛德華的問題,銀河皺著下眉頭並揉下眼睛後說:「他生前是被自己深愛的妻子婆家誤認為有外遇而被追殺,被抓住後塗上能吸引大量海蛇的飼料再扔到海裡遭大量海蛇咬死…諷刺的是他死後婆家才發現真正有外遇的其實是妻子…」

「我走你大爺的!果然是這樣!我好不容易交到女朋友,別把這掃把星交給我啦!」

看到愛德華這慌張的神情,莉莎邊摀著嘴邊說:「嗚…會嗎…噗呼…我覺得…蠻適合的…嗚哈哈…」而愛德華則用火大的眼神看著莉莎。

「既然你說甚麼都拒絕,那我也不強求…」銀河將三張卡片放入盒子後繼續跟愛德華說:「在我們回去營地過夜之前我有些事要告訴你。」

「是啥?你還有啥話想說嗎?」

「…當你有想得到的事務時,盡可能地用盡一切手段。別被社會輿論影響,那時你已經比別人多向前一步…」

「呃…這句話聽來像是我要追伊莉時你給我的建議…」

「…這句話不只用在以前,也可用於現在…」銀河看向愛德華後輕輕地笑著說:「…也可用於未來,只要你敢的話…

「…等等!最後一句是不是有啥含意在?為什麼你要看著我笑啊?大哥你別走啊?」

在愛德華感到不解時,麗莎似乎是明白了些什麼並發出「喔嗚~~」的聲音後趕緊跟上銀河。

「大哥!大姊!該死!就沒人跟我說明一下嗎?」

0
-
LV. 29
GP 84
8 樓 j-is-fool gxz001
GP0 BP-
決鬥幕間
二.休息及討論

「…呼~洗完澡後感覺真是神清氣爽!」在某處營區,一位名叫愛德華的金髮男子在淋浴間洗好澡後便拿著毛巾慢慢地走回租好的露營車去。

「…結果那兩人還是沒跟我解釋清楚…嗯?大哥跟大姊是在幹嘛啊?」愛德華看到名叫銀河的紅髮男子及另一位叫做莉莎的銀髮女子似乎在討論著什麼…

「…所以妳是不同意了嗎?」銀河向莉莎問道。

「…我沒說不同意,我只是希望你能稍微詢問一下我們兒子的意見而已。」莉莎喝了幾口水繼續說:「遊靈他也不是小學或國中生了,他已經上高中!是高二生啊!況且他也有接受熟人的委託在做事啊!」

聽完後,銀河說:「這我清楚,可再過2週就是我們一族每3年一次祭祀儀式了你也清楚老一輩的是怎麼規定的吧

「這我也明白,所以才要先跟遊靈說明啊!不能因為你已經知道答案就不用先去問別人吧?」莉莎說道。

「…是啊…這確實是我常有的缺點…而且話題也開始在繞圈子了,得想點辦法才…唉呦!我去!」在銀河正在思考的同時而把頭向後仰的時候,站在他後面一句話也沒說的愛德華嚇得他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我說愛德!就算我們是在談話沒錯,但你也別一句話也沒講就呆呆站著吧!連我也嚇到!」同樣也被嚇到的莉莎說道。

「呃…沒啦!我只是想跟你們講我已經洗好澡了,但我看到你們在討論關於你們一族的…"例行公事"吧?就想說能不能等你們討論完後再說的…」

「…那麼你也看到我們已經開始繞圈子了…對吧!」銀河重新調整好椅子說道。

「是啊,你們剛才也提到遊靈了是嗎?」愛德華放好毛巾找好椅子後坐下來說道。

銀河與莉莎在互看了幾秒鐘後,莉莎便說:「其實從下下週一開始就是我們招靈師一族3年一次的祭祀儀式基本上是規定全員都必須參與的而我跟夫君是想在下週二去看遊靈的時候順道跟他提醒一下的只是

「…發生小狀況了?」

銀河點了頭後繼續接話說:「…本家那邊不知嗑了什麼藥,硬是接了個可能要花整整一個禮拜才能搞定的大案子…你也知道我們在工作期間是禁止攜帶手機等電子物品且本家在深山訊號又差,因此我們能用電話聯絡遊靈的機會很少,而莉莎也向我提議就直接讓遊靈繼續在那邊工作,翹掉這一次儀式。」

「咦?原來能不用參加喔?」

「…只要你不能參加的理由可以讓人接受的話,遊靈他不是有在接決鬥警察的委託做事嗎?所以我們才…奇怪?你幹嘛擺出一副意外的表情啊?」

剛剛還在楞著的愛德華說:「…你們不知道嗎?遊靈那小子確實是接了決鬥警察的委託…但卻是屬於私人的委託,說是要去當一位小姑娘的保鑣;只是那小姑娘似乎是超能決鬥者,基本上不需要被人保護…」

「…所以說他沒理由可以不去參加囉…真是的!我跟莉莎聽他說有接到決鬥警察的委託,還以為是類似搜查那種的;結果是去當私人保鑣?開啥玩笑啊!」

「別生氣啦,畢竟委託遊靈的是在決鬥警察中危險程度頗高同時也是負責給予遊靈委託的傢伙;不只是遊靈,其手下的同僚也怕!你想想!遊靈敢不接那個人的委託嗎?」愛德華邊說邊請銀河冷靜下來。

冷靜下來的銀河嘆了口氣說:「可問題還沒解決啊!我跟莉莎明天一早就得回本家趕緊工作了啊!」而莉莎也歪著頭想辦法。

「這很簡單啊!我代替你們去通知遊靈一聲就好啦!」

「…你確定?你不是還要處理決鬥郵輪的事情?」莉莎問道。

「我負責的項目已經告一段落了,剩下的要等其他人弄好後才能繼續動作;也因此我這幾天還挺閒的,順便看一下自己的徒弟也不錯。」愛德華邊去行李箱拿瓶啤酒來喝邊笑著答道。

「…謝謝你!抱歉給你添麻煩了…」銀河向愛德華鞠躬道謝。

「喂喂喂!別這樣啊!我會不好意思的!」愛德華在喝了幾口啤酒後繼續說道:「…嗚哈!是說已經過了9年了呢感覺時間過得真快當時我跟伊莉及其他山友爬山卻迷路的時候看到附近有人在辦甚麼奇怪活動心裡感覺很害怕的…但也比繼續在夜晚的深山待著來的好,就先讓其他人待命,由我打前鋒。

「…你是說那次啊!當時我們正因為人手不足忙得不可開交,然後啊…呵呵!」莉莎笑了笑後繼續說:「…你突然從草叢冒出來且身旁還有其他人在身後,我在想你們究竟是何方神聖時…某人就想也不想便把你們也拉過去做事情,最後發現時還被老一輩的狠狠訓了一頓呢…對吧!老公!」

回想起以前的糗事,銀河也只是紅著臉撇頭過去。

「…不管是否是誤會,那時你們幫了我們這點是事實,這點我跟伊莉十分感謝…」愛德華拿起啤酒繼續說道:「讓我幫點忙也行吧…」

「…真是的…這樣的話能順道幫我跟遊靈說一下嗎?」銀河苦笑著拿起果汁跟愛德華互敲後說:「跟他說:(你敢亂接私人委託?等你回來有你好看!),這句話幫我傳達一下。」

聽完後,愛德華邊大聲笑著邊說沒問題,而銀河跟莉莎也輕輕地笑著,像是困擾他們的問題總算解決,也為他們有一個豪邁的親友感到開心。

0
-
LV. 29
GP 84
9 樓 j-is-fool gxz001
GP0 BP-
決鬥幕間
三.招靈師
甚麼是招靈師呢?顧名思義就是專門招喚靈魂的人,但這只是廣義上來講的。
招靈師主要活躍於同步次元雖然超量次元及融合次元也有些許人在但要說的話同步次元才是他們的主戰場

招靈師作為一個隱密族群完全不會出現在歷史的表面上據說他們是從平安時代開始就接受當時領袖的委託去處理許多疑難雜症或是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

招靈師雖然能招喚靈魂,但主要招的都是一些含冤而死的怨靈;如果是招特定的人物,就必須要用到此人生前的遺物才行…然而無論是哪種亡靈,一旦顯現出來其結果就是跟某些動植物,甚至是跟某些物品相像,基本上人的身形可以說是完全看不到了…

當然那些異形化的怨靈是能重新變回人形的,只是其方法非常困難且失敗率過高,即便能成功回復成人形也會殘留一些非人時的姿態;也因如此除非需要,基本上招靈師是不會強行讓怨靈回復成人形的。

招靈師會到各地有發生靈異現象的場所進行招魂儀式一旦招魂成功就會將其束縛若是其怨靈力量強大則需要先讓其喪失戰意才行

制伏後的怨靈會被招靈師收納於卡片中有需要時可從卡片召喚即可要注意的是即便現在是怨靈也必須要給予基本尊重,不可過於命令。

剛剛有提到招靈師一直都從當時領袖的委託暗地去處理許多事情而當今的高層人員發現招靈師一族其未知的實力後便跟一族長老討論後讓其加入決鬥警察一員並由其中一名決鬥警察負責指派委託任務

招靈師一族在經過多年的時光後分別有本家的大空家系及兩名分家綾小路和夜影

「…啊~啊啊啊!!不行不行!為了能寫出好的報告而特地回去本家那邊查資料,結果整理出來的都沒一個能讓歷史老師喊及格!」一名叫夜影熱斗的黑髮綠眼男子邊發牢騷邊轉椅子。

「唉~呦!難道真的跟老爺爺說的一樣,咱們一族是不會去干涉人類文化的推動嗎…嗯?」在熱斗思考該如何是好時,他聽到房間外面似乎有聲響。

「…這麼晚了還有人在走廊上移動?」邊說著,熱斗拿起裝滿水的寶特瓶後便走出房間。

跟著移動的腳步聲,熱斗來到了大學宿舍後門的庭院;而在庭院中間有一名褐色單馬尾的女性正呆呆地望著月亮。

(…安奈那ㄚ頭到底在幹嘛啊…要是被舍監看到可是會被罵的耶…)內心這樣想的熱斗決定向前,並說道:「…安奈!月玲安奈同學!我知道今晚月色很美,不過現在真不是賞月的時候,趕緊回去房間吧!」

雖然聽到熱斗的聲音,但安奈並沒有回頭,而是把頭低下後背對著熱斗說:「…就要到了…很快就要到了…」

「…?妳說甚麼就要快要到了?」熱斗歪著頭不解地問道。

「…月亮…總是如此的美麗…再搭配這庭院裡這些鮮豔的玫瑰的話…就更加美麗了…」

「對、對、對!畢竟都是妳在照顧這些植物的嘛…所以到底是甚麼要到了?妳能告訴我嗎?」熱斗依舊歪著頭不解地問道。

「…然而…每次、每次、每次當我在欣賞這份美麗的時候…」此時安奈突然雙手握拳,咬牙切齒繼續說道:「…那群…害蟲!不管我怎麼講…怎麼做…它們總是…不停踐踏這份美麗…!」

「…我說…熱斗君…」安奈突然轉身過來繼續說道,一般來說鮮花庭院加上滿月夜晚,及一名長相清秀且身材姣好的美少女,不論男女都會心動;然而:「…如果這世上…沒那些害蟲…會不會比較好些呢?

當雙眼散發出淡淡紫光,用幾乎是非人類的語氣講出意味深沉的話時…此時的心動瞬間轉變成害怕的心動。

「呃…這…我也不是很明白…嘛!確實少一些害蟲對植物來說是蠻有幫助的啦…哈哈哈…」熱斗不停打馬虎眼來掩飾恐懼。

「…也是呢…」聽完熱斗的回答後,安奈的眼神回復正常並露出笑容繼續說:「好了!熱斗君!我們快點回各自的房間吧!」說完便先行離開會自己的房間去了。

…回到自己房間後,熱斗便趴在床上大呼小叫,直到隔壁的同學要他安靜才逐漸冷靜思考。

「糟透了、糟透了、糟透了!我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熱斗突然從床上起來,打開電腦裡的一些文件檔案繼續說道:「…與我們一族同樣在收服怨靈,但卻將其用來做惡的邪教集團-地縛神教!」

熱斗透過從本家的書庫中還另外得知了一個可說是極度危險的可怕勢力,當時的招靈師們給他們取名為地縛神教。

看似和招靈師相同但實質上卻天差地遠,招靈師收服怨靈是為了防止陽壽未盡的怨靈們四處作亂,而地縛神教卻是為了讓他們信奉的神明-地縛神再次復活而要作為祭品進行奉獻。

「…據所知,地縛神在幾百年前就被一群持有名為紅龍痣的勇士們及其天敵-燃燒之魂的繼承者給打敗了…看來還是不行!」看完資料後,熱斗從抽屜拿出一張卡片並繼續說:「雖然老爺子們不斷強調說絕不能進行干涉,要我繼續擔當監視者的角色即可…但在多年相處下,我也不能只是看著而已!」

而熱斗手上的卡片似乎是在呼應著熱斗的決心在發出淡淡的光芒,然而卡片的名稱上寫著『地縛神Mphamvu zam'thengo』。

「…下週的祭祀儀式,所有人都會來…得要讓他們明白光只是看著,是無法向前進的!」

備註:Mphamvu zam'thengo為奇切瓦文意思是野性之力

0
-
LV. 29
GP 85
10 樓 j-is-fool gxz001
GP0 BP-
第六章      突然!師徒之戰
大家好我是遊靈之前我接受了克雷諾姊姊的委託而成為她同父異母的妹妹叢雲天依的保鑣(笑)。

說是這樣說,但基本上天依這ㄚ頭不大需要別人保護,一些能自己應付的事情我都不會插手,也因此我所負責的只有兩件事-陪她增強實力及在暗中把一些會對她及其他親友不利的傢伙給解決掉…

「…啊!放心放心!那些人還活著呢!」

「…大空同學…你是在跟誰說話啊…」負責教導我所在班級的男性老師問道。

「诶?啊~!沒什麼啦!就有時會突破一下第四面牆而已…」

對於我的回答,老師只是歪了歪頭後繼續說:「…總之你要請一週的假,好回去故鄉祭祀祖先對吧?來!拿去!」接著在申請單上蓋章後交給了我。

而我在向老師鞠躬道謝後便從辦公室門口走去,此時我要把門拉開時,突然有人先從外面把門拉開要走進去,害我當場嚇了一跳。

「嗚哇!什麼啊!原來是大空啊!害我嚇一跳…」拉開門時差點跟我撞到的天依小姐還顯得驚魂未定。

「要說的話我這邊也是啊!妳來這做啥?嗯?」我剛剛看了下天依小姐手上的東西…那個是…請假申請單?

…學校放學後前往動物之卡友會的路上…

「…嘿~我是有聽你講過你的故鄉會舉辦祭祀祖先的活動,沒想到是從下週開始啊…」天依小姐說道。

「真要說的話我這邊也沒料到…悠真先生是何時決定好要去決鬥郵輪開店的?」

「…記得是兩個月前吧…被決鬥郵輪那邊受邀的…嘛!畢竟你也才來一個月而已,既便你是受姊姊所託,我想店長也不會讓你這個剛來沒多久的新人也參與就是啦~呵呵!」

有什麼好笑的啊!不過也對!要是我在那邊搞出什麼樓子來,也會給悠真先生他們添上麻煩的…

…在祭祀的那段期間我們是禁止攜帶電子產品的,妳應該沒問題吧?」

「說這什麼話啊!我可是實力高超的決鬥者耶!還輪的到你擔心?」

看妳這麼有自信最近這幾天應該沒啥問題了是說決鬥郵輪啊怎麼會剛好時間撞到咧我還蠻想跟我師父對戰一場的說

天依小姐推開店門並說:「店長!我跟大空過來幫忙了…奇怪?店長跟優依姐似乎在跟誰談話耶?」

「悠真先生及優依姐?是很重要的人吧?」聽到天依小姐這樣問,我也稍微瞄了一眼…確實在跟人談話…等等!那個人是!

「…那麼就這樣囉!看來我要找的人似乎…已經來了呢…」

「愛德華師父!」我一邊向名叫愛德華的金髮男子招手邊說道。

…過段時間之後…

「…原來大空跟威爾森先生是師徒關係啊…」天依小姐說道。

「以前我跟朋友們在深山遇難,幸好碰到這孩子的家人,作為報答,我就成為遊靈的師父了。」

「嗚哇!師父你不要邊說邊弄我的頭髮啊啊啊!」

「威爾森先生!」

「…是的?小妹妹妳怎麼了?」天依小姐突然大叫一聲,害師父嚇一跳並停止亂抓我的頭髮。

原本我心裡在想:(天依小姐!幹得好!),直到她從書包裡拿出筆記並說:「能請您繼續嗎?我的第六感告訴我這樣的組合很可以!」

可以個頭啊!妳邊喘氣邊露出腐女子才有的表情是怎樣啊!快住手!快停下妳握住的筆啊啊啊啊啊!!!!

「…這小妹妹還真有趣啊…對了!遊靈!」怪了,師父你叫我幹嘛?

「你應該知道下週開始是什麼日子吧?」

「你是說祭祀的事情嗎?我當然記得…啊!對喔!」我倒是忘記跟悠真先生及優依姐講了。

「…祭祀…大空君,這是怎麼回事啊?」優依姐問道,同時悠真先生也十分好奇。

要是讓他們知道關於招靈師的事情也麻煩,那麼就:「…這也沒什麼啦~就只是把當作是要辦活動給祖先們看就好了,只是過程中出了一丁~點差錯…就要重頭來過就是了…哈哈哈…」呃…讓我想起上次祭祀時到最後關頭,老爺爺突然打了噴嚏後尷尬幾秒鐘就叫我們再重來一次…

「…看你的臉色就知道是件麻煩事…那麼姊姊那邊呢?你跟她講好了嗎?」天依小姐問道。

「這件事情我當然有跟她說過,也獲得她本人的同意了,雖然那段期間我是領不到錢就是了。」雖然對我而言是沒差啦…

「既然你這邊沒什麼問題了,那麼各位!我就先離開囉。」師父把消息告訴我後便帶起帽子站起來要準備離開。

這時我也趕緊站起來並說:「請您再等一下!」我接著拿起水藍色的牌組並繼續說:「在您離開前我能跟您進行一次決鬥嗎?」

「…可以是可以啦…」師父抓著頭繼續問:「怎麼這麼突然啊?再說你是打什麼樣的牌組,我會不清楚?」

「因為師父您之後要處理決鬥郵輪的事情,現在有這機會我當然要抓住囉;而且…嘿嘿…我今天拿的牌組可是完全不同的牌組喔…」

「…喔~這樣啊…」很好!讓師父感興趣了…咦?等等!為什麼師父您要把外套脫掉啊?是說您這身肌肉是什麼回事啊?是去哪裡健身的啊?

「既然被人小瞧了…還是被自己訓練出來的徒弟發起決鬥請求…看來我得認真起來才行了呢…」

呃…您用不著認真啦…我會怕的…還有天依小姐!請立刻馬上停止妳的腐女子行為!我不是叫妳放下那支筆了嗎!!!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1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2312 筆精華,10/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