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749

【小說】碧藍詩篇 更新至34 (2019.11.19)

樓主 幻月 dragon41128
GP4 BP-
<碧藍詩篇 作者的話>
 
在這個作品正式開始之前,我想一些大大應該有看過《聖獸之歌》與《鶴翼的龍姬》這兩套作品,而我也想應該有更多大大沒看過這兩套遊戲王同人作品。
 
當然了,一些更早以前的大大應該也會知道,我在那兩個作品之前,還有一個我有時候會自我解嘲為倫敦旅遊紀實的《OAC》系列。
 
不過廢話講那麼多,當然不是為了說自己寫過怎麼樣的作品──而是因為要說明,自己的作品大概都是怎麼展開的。
 
雖然《鶴翼的龍姬》只是一個純粹的校園劇,講述的是一個女性學生會長怎麼成為整間東京決鬥學院無人可及(?)的學生,但是那是從《聖獸之歌》衍生出來的。
 
而《聖獸之歌》這個作品是比較像一種…包裹成TCG,用遊戲王同人作為外殼包裝,裡面其實涵蓋諸如上帝、天使、魔鬼之類,帶有些許十字宗教色彩的作品(但是我不信十字宗教,我先說明一下)。
 
有的時候,我的作品總是會被當成去掉卡片決鬥以後,就幾乎沒有讓和遊戲王的要素,很難作為一個遊戲王的同人的作品。
 
這次要寫的這個《碧藍詩篇》與《聖獸之歌》相似,都是屬於表面上是校園劇,實則內含不少奇幻色彩(以及怪力亂神色彩)的作品。
 
所以就先來說明一下吧。
 
1.     舞台
 
以前寫的《OAC》系列是將舞台設在倫敦(London,英國的首都),由於內含不少倫敦景點,因此被當成倫敦旅遊紀實我想也不為過。
 
後來的《聖獸之歌》與《鶴翼的龍姬》雖然把舞台設在東京,不過並沒有提及太多東京的東西,所以就…不太算城市紀實。
 
那麼這次的《碧藍詩篇》,我因為大三下學期暑假的時候,曾經去了美國一趟,所以決定來考驗一下自己的敘事能力。
 
因此《碧藍詩篇》的舞台不僅是設在美國,而且也是設在美國最為有名的大型都會區之一的紐約(New York City,簡稱NYC)。
 
其實我們說紐約,大部分的人雖然都會想到NYC,但是其實NYC是下設於美國的紐約州(State of New York)之下,而紐約州的首府是奧巴尼(Albany)而非NYC。
 
那麼這次把舞台設在NYC,當然是要策勵自己來寫一些自己沒有寫過的地方,所以希望各位大大不介意NYC作為舞台。
 
2.     人物
 
與以前的《鶴翼的龍姬》一樣,《碧藍詩篇》的人物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百合色彩,不過並不全然都以百合作為CP的目標。
 
當然了,我無法否認《鶴翼的龍姬》的一些CP有百合色彩,不過一直只是在寫百合似乎也很怪,所以《碧藍詩篇》會加入其他種類CP。
 
這個作品與《鶴翼的龍姬》一樣,都是以女生來當成主角──只差這次的主角,會是用金髮+巨乳的女主…畢竟是美國人嘛(被打死
 
大多數的女性角色都是會以ACG之中的一些女性人物作為雛形,這可以說是從《鶴翼的龍姬》那時候留下來的習慣。
 
至於男性角色的話,我在《鶴翼的龍姬》就已經用過陳德修與汪東城作為兩位男性配角的雛形,不過這次的《碧藍詩篇》也同樣會使用上《終極》系列偶像劇的演員作為男性角色的雛形。
 
至於這些《終極》系列偶像劇的演員,我只會說這次所有有頭有臉的男性角色,都會是以台灣的男性偶像團體SpeXial的成員作為雛形(至於有哪些,就請容許我保密吧…雖然這樣會很像置入性行銷)。
 
除此之外,大概也會讓一些以前寫過的角色來小小客串一下…至於客串的角色有哪些,就請容許我先保密吧。
 
3.     題材
 
雖說《鶴翼的龍姬》並沒有明顯的題材,不過在那之前的《聖獸之歌》是屬於以十字宗教為主要題材的作品。
 
那麼這次寫的這個《碧藍詩篇》在題材上,其實是會以一個比較偏冷門的領域著手──兩河流域神話(Mesopotamian Mythology)。
 
之所以會想要以兩河流域神話為題材,最主要的原因,大概是在當兵以前的那個暑假,無監看了看老姊的世界文學教科書(就是叫做NortonAnthology of World Masterpieces)中的《吉爾嘉美修敘事詩》(The Epic of Gilgamesh)英譯篇吧。
 
除此之外,後來在當兵的時候,因為一位室友與我算是半個同行(宅宅意義的方面),所以有時候總是會講到一些神話的東西。
 
最後說一下,雖然兩河流域神話是主要的題材方向,但是這個作品的題材,其實應該說是涵蓋而不僅限於兩河流域神話,其實也會涉及一些關於語言學的觀念與命題之類的東西。
 
4.     卡片
 
這個就不用多說,這個作品中的卡片與人物一樣,完全都是自己另外去架構出來的(除了比較好用的有名卡片)。
 
不過就像是上面所說的,由於題材是以兩河流域神話為大方向,所以有不少東西都是以兩河流域方面的東西為命名的出發點。
 
5.     決鬥
 
這個作品中的人物與卡片,大多數都是架空,所以這樣應該就能看出,這個作品其實只是一個宅宅寫給自己開心的。
 
所以這個作品,正因為只是一個宅宅寫給自己開心的作品,再加上我自己寫決鬥的能力並不好,所以這個作品決鬥的部分…
 
我想我寫決鬥的不擅長,其實應該是非常有名聲的XDD,因此希望各位大大看到決鬥的部分,就別計較太多了。
 
(2019.03.29更新)
那麼最後就不說明太多了,就提一下:這個作品以後都會是星期一更新。
(星期一是更新在小屋,星期二才會更新在這個版上)

那麼就讓敝人來拉開這個故事的序幕,希望各位大大不嫌棄這個新作品。
 
幻月
 
碧藍詩篇01
 
全名美利堅合眾國(United States of America,簡稱USA)的美國,擁有世界第三大的領土面積,並且也有3.3億的人口。
 
位於美國東北部的紐約州(State of New York),在西部以及北部與加拿大(Canada)接壤,東鄰新英格蘭地區(New England Region),並且南接賓夕法尼亞州(State of Pennsylvania)和紐澤西州(State of New Jersey)。
 
雖然紐約州的首府,乃是位於紐約州偏東側的奧巴尼(Albany),不過紐約州的最大城市乃是位於東南側的紐約市(New York City,簡稱NYC)。
 
紐約市不僅僅是美國人口最多的城市、紐約都會區的核心、以及世界最大的城市之一,更是對全球的經濟、商業、金融、媒體、政治、教育和娛樂具有極大影響力的國際大都會。
 
在紐約的布魯克林大橋(Brooklyn Bridge)南方的海埔新生地上的,是一個規模可比小型城鎮,也是美國四間決鬥學院之一的紐約決鬥學院(Duel Academy of New York)。
 
位於這座大型海埔新生地上的紐約決鬥學院,內部設置有做為主要校舍的奧巴尼大樓(Albany House)、作為男生宿舍的水牛城大樓(Buffalo House)與金斯頓大樓(Kingston House)、以及作為女生宿舍的康寧大樓(Corning House)與沃特敦大樓(Watertown House)。
 
除此之外,紐約決鬥學院內部也有作為教職員宿舍的尼亞加拉大樓(Niagara House)與格蘭斯瀑布大樓(Glens Falls House),以及本身由二十座室外決鬥場構成的阿爾斯特決鬥場(Ulster Field)。
 
<*附註:紐約決鬥學院的這些校舍與宿舍,都是以紐約州裡面下設的城市的名稱來進行命名。>
 
高度達十五層樓並且外加兩層地下樓的奧巴尼大樓,其中又下而上包含了學生餐廳(B2~B1)、室內決鬥場(1~5F)、室內教室(6~10F)、學生會辦公室(11F)以及教職員辦公室(12~14F),而校長辦公室則是位於奧巴尼大樓的頂樓。
 
在奧巴尼大樓八樓的8-02教室之中,半圓形的教室以講台為中心向後方的兩個門延展,並且看起來就像是個從低往高的階梯。
 
教室內部的課桌椅,幾乎都已經被學生坐滿──有的學生正在看課本,有的正在看著窗外、也有的學生看著講台,有的則只是單純在發呆。
 
現在的這個時段,這間教室之中是被用於世界史的課程的──紐約決鬥學院之中,除了〈英語國家歷史與文化〉以外的另外一門歷史方面必修課。
 
在紐約決鬥學院之中,有分為初中部與高中部──紐約決鬥學院位於布魯克林地區的校區是高中部校區,而位於史泰登島地區的校區則是初中部校區。
 
由於大多數就讀的學生早在初中部畢業的時候,就已經具備了基礎的卡片認識能力與決鬥能力,因此高中部的課程就比較偏向於一般高中或是與大學聯合開設的課程。
 
說穿了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初中部畢業考試的時候如果無法在基礎的卡片認識能力與決鬥能力考試上及格的學生,會在升上高中部的暑假的時候被迫留級在初中部直到考試成績及格。
 
紐約決鬥學院內最大的兩門必修課是〈英語國家歷史與文化〉與〈英美文學與文化〉,前者可衍生出另外必修課〈世界歷史〉,後者則是可衍生出必修課〈西方文學〉與〈二十與二十一世紀文學〉。
 
在這些課程之中〈英語國家歷史與文化〉與〈英美文學與文化〉都是屬於三年制的課程(一~三年級),〈世界歷史〉屬於兩年制課程(三~四年級),而〈西方文學〉與〈二十與二十一世紀文學〉則分別為兩年制課程(三~四年級)與一年制課程(四年級)。
 
最後的〈自然科學概論〉、〈基礎經濟學理論〉與〈基礎政治學理論〉則是橫跨兩年的必修課程,以及其他涉及文學、語言學、哲學,以及基礎的經濟學、社會學、政治學、自然科學等等範疇的選修課程。
 
講台後方的投影屏幕被降了下來,而從教室最後方的投影機投影在屏幕上的,是一座古代蘇美神殿的畫面。
 
而此時站在講台上的,則是一個上半身穿著白色襯衫與深褐色薄毛衣、下半身穿著黑色的短裙,並且襯衫在領子處打著一個黑色領帶──紐約決鬥學院夏秋季款式女學生制服──的少女。
 
那個少女有著亮眼的金色及腰長髮與如同烈火般熾熱的深紅色雙眼,她看上去身形高挑而體態窈窕,並且秀麗的外型也足以讓人多看兩眼。
 
而她雖然看上去給人活潑而充滿朝氣的感覺,但是舉手投足卻又在無形中帶有高貴而優雅的氣質──彷彿就像是個走入人群,與大眾一起嬉鬧玩耍的公主。
 
「相信各位應該都還記得上個月的西方文學課程中,我們在上古時期部分的課程裡面,有教過《鳩格米希敘事詩》(The Epic of Gilgamesh)吧?」少女用充滿活力的聲音如此說道:「這次我與歐菲莉亞的期中報告,就是以兩河流域為主題。」
 
這個少女──莫妮卡‧夏莉‧克利夫蘭-泰瑞森──是紐約決鬥學院的三年級生,並且也是紐約決鬥學院的學生會長。
 
莫妮卡的父親是美國境內的大型商業銀行‧新英格蘭產業銀行(Industrial Bank of New England)的紐約市分店的法人部部長,而母親則是英國的大型石油公司‧亞爾比昂天馬(The Albion Pegasus)紐約分公司副經理的千金。
 
雖然父親是美國人而母親是英國人,而且也是在上了小學後才從倫敦搬到紐約市居住,不過美式英文與英式英文的差別對於莫妮卡來說似乎並不存在──因為莫妮卡其實是能在紐約腔英文與倫敦腔英文之間,自由自在的依照場合切換使用了。
 
而莫妮卡在紐約決鬥學院中,也是出了名的優等生──這不只是在學科的意義上是優等生,而是在決鬥方面莫妮卡在學院中也算是很有程度的學生。
 
不過相較於學科與決鬥方面的表現,莫妮卡最醒目的卻是語言能力─—莫妮卡會的語言除了作為母語的英文以外,就連包含德文、法文、西班牙文、俄文等等之類的歐洲語言,都難不倒莫妮卡。
 
甚至就連一些已經瀕臨滅絕的語言,都能在被莫妮卡接觸後,被莫妮卡以完美的方式完整重現—─因此曾經有人認為,莫妮卡很有可能是能夠重現聖經中,最原始的語言的人。
 
隨著莫妮卡提出的問題,台下的其他學生都做出了熱烈的反應,莫妮卡則是笑著繼續說道:「很高興各位都還有印象,那麼在我開始報告之前,我先來問各位一個問題好了──有沒有誰知道,希臘神話的阿芙羅黛蒂,是演變自哪裡的?」
 
「我知道,是兩河流域神話之中,戰爭與愛情的女神.伊絲塔(Ishtar)對吧…」台下馬上就有學生回答了莫妮卡拋出的問題。
 
「沒錯的,看來是有好好看書與上課的,不過沒有獎品哦。」莫妮卡笑著抬起了自己的手,然後接著切換成下一張投影片:「既然都講這麼多前言了,那就讓我們切入正題吧…」
 
 
當莫妮卡正在講台上一邊用開朗的語氣進行期中報告,一邊熱絡的與台下的學生互動的時候,站在講桌後方的另外一個少女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另外的那個少女有著深褐色的及腰長髮與海藍色的雙眼,她看上去四肢修長而外型端正,並且也身穿紐約決鬥學院夏秋季款式女學生制服。
 
不過相較於氣質上外向且開朗的莫妮卡,這個少女在氣質上一經比較反而顯得較為文靜與內向,而且也帶著幾分靦腆與青澀的第一印象。
 
就在少女幫莫妮卡切換了下一張投影片的時候,下課鐘響了起來,而莫妮卡則是在教授宣布下課休息十五分鐘的時候,來到了講桌旁。
 
「歐菲莉亞,這次的報告勞煩妳了,晚上的時候請妳吃東西吧。」莫妮卡靠在講桌上的時候,很自然的將身子向前傾:「到時候妳有什麼想要吃的,可以儘管提出來沒有關係。」
 
被稱為歐菲莉亞的少女──歐菲莉亞‧凱蘿‧哈里森──是與莫妮卡自中學時就已經有交情,而且也是從以前到現在經常一起做許多課程期中報告與期末報告的朋友。
 
相較於完全就是大小姐來著的莫妮卡,歐菲莉亞自認是只是普通的少女—父親是美國的隼鷹鋼業紐約分公司的法人部次長,而母親則是紐約州的某大學講師的歐菲莉亞,完全就是個中產階級的中間成員(至少歐菲莉亞如此自認)。
 
「沒關係啦,妳自己也零零總總收集了那麼多資料、寫了這個簡報足足三分之一的部分,怎麼好意思讓妳請我吃晚餐呢?」歐菲莉亞露出為難的笑容:「而且我們下一節課之後才會中午,現在討論這個太早了。」
 
說的也是,下午還有西班牙文課要上,今天實在不輕鬆。」莫妮卡聽了歐菲莉亞的這句話,隨興的抓了一下頭不然晚上請妳吃飯的事情,還是往前提到中午的時候好了。」
 
「沒關係,妳可以提前到中午,那樣很剛好。」歐菲莉亞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然後指了一下莫妮卡的短裙口袋:「因為剛剛卡農傳訊息給我,她說她請學弟二人組中午的時候,把學生會的一些公文拿給妳。」
 
「真的假的呀,什麼時候大家都這麼有效率了。」莫妮卡有些半信半疑的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然後看了一下螢幕上的訊息。
 
只見螢幕上的訊息,是學生會專用的群組訊息,而其中一則是一個頭像是一隻大嘴鳥(Toucan)的使用者發出的訊息。
 
Kanon.Student_Council>莫妮卡學姊、歐菲莉亞學姊,我請兩位學弟把今天學生會接到的公文,在中午的時候拿去學生餐廳給妳們。
 
「好吧,如果是卡農的話,的確是有可能的。」莫妮卡聳了一下肩膀:「待會我們吃午餐的時候,就順便把東西處理一下。」
 
於是莫妮卡拿起了自己的手機之後,也接著迅速的移動自己的手指,然後在群組中接著輸入了一條訊息。
 
Monica.Student_Council_President>我知道了,我待會跟歐菲莉亞會去學生餐廳吃午餐,到時候順便處理,我們會在牛排店前方的位置。
 
 
學生餐廳在中午的時候,幾乎餐廳裡面的每間店鋪都大排長龍,而且餐廳內部擁擠的程度,甚至可以用水洩不通來形容。
 
不過對於莫妮卡來說,尋找位子永遠都不是困難的事情──因為任何低年級的學生只要遇到莫妮卡,都會急著想要將位置讓給她,而這在歐菲莉亞陪同的時候更加明顯。
 
畢竟作為紐約決鬥學院學生會長的莫妮卡,可以說是站在名為紐約決鬥學院這個金字塔的頂點,更別提作為副會長的歐菲莉亞的位置只有略低於莫妮卡。
 
不過由於莫妮卡與歐菲莉亞作為學姊的權威,是奠基於兩人的決鬥能力以及年級,因此這樣的權威對於四年級的學長姊來說其實並不適用──不過能夠用來跟學弟妹要位子,其實就已經很足夠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莫妮卡注意到了一個占著四人位置的少年與其朋友,正在向她與歐菲莉亞揮手。
 
莫妮卡走上前去的時候,向莫妮卡招手的少年馬上說道:「老姊(Sis),妳實在是有夠慢的欸,我們都已經叫好我們的餐點了。」
 
只見那是一個一個上半身穿著白色襯衫與深褐色薄毛衣、下半身穿著黑色的長褲,並且襯衫在領子處打著一個黑色領帶──紐約決鬥學院夏秋季款式男學生制服─的少年。
 
那個少年有著一頭亮金色的短髮與碧藍色的雙眼,他看上去身型修長而外型俊俏,可以說是那種走在路上的時候,很難不去注意的帥哥類型的男孩子。
 
另外一個少年則是有著棕色的短髮與深色的雙眼,他也身穿紐約決鬥學院夏秋季款式男學生制服,不過給人的感覺卻不同於金髮的少年。
 
棕色短髮的少年看上去雖然稱不上是外型俊俏,不過外型以同年紀的男學生來說算是會讓人多看兩眼的型男,但是卻給人一種有些容易被看穿的老實人感覺。
 
「不好意思呀,雷納克斯,抱歉讓你們兩個在這邊等。」莫妮卡坐下來的時候,也立刻笑著說道:「不然這樣好了,你們如果有想要吃些什麼甜點的話,姊姊我今天破例請客。」
 
被稱為雷納克斯的金髮少年──全名雷納克斯‧安德魯‧克利夫蘭-泰瑞森──是莫妮卡的弟弟,並且現在是紐約決鬥學院的一年級生。
 
「沒關係啦,莫妮卡學姊妳不用這麼客氣。」棕色頭髮的少年見狀,便笑著抬起了自己的手:「雷納克斯只是比較沒那麼有耐性,所以才會這樣抱怨。」
 
歐菲莉亞卻露出了饒富趣味的表情:「哦呀,原來你這麼清心寡慾呀──恭喜你,傑森,你有潛力成為無欲則剛的男人哦。」
 
被稱為傑森的棕髮少年──傑森‧凱爾‧威廉斯──也是紐約決鬥學院一年級的學生,而他與雷納克斯的交情同樣可以追溯至中學。
 
從小就在紐約市出生與長大的傑森,相較於莫妮卡與雷納克斯,是個比較平凡的人──畢竟父親只是普通銀行職員,而母親只是科技公司員工的傑森,自然會自認比較平凡。
 
不過也是因為地緣的緣故,不只是雷納克斯,就連歐菲莉亞與莫妮卡對於傑森來說,都可以說是有著一定程度交情的朋友。
 
目前的雷納克斯與傑森在紐約決鬥學院的學生會裡面,因為都還是經驗不太夠的低年級生,因此分別是擔任總務與庶務的基層工作。
 
此時雷納克斯的面前擺著一個擺著淋上了大量黑胡椒醬料的牛排,牛排的旁邊則是放著幾塊花椰菜以及淋上了大量乳酪的薯條。
 
相較於雷納克斯豐盛的餐盤,傑森面前的盤子上只擺了一塊淋著一些蘑菇醬的雞腿排,以及摻有一些蛋花與培根碎片的馬鈴薯泥。
 
「對了,卡農學姊有交代我們,叫我們說要給兩位學姊公文。」傑森在這個時候拿出了一個資料夾,然後拿給莫妮卡:「我們大概看了一下,基本上就是各大小社團的預算申請與財報資料。」
 
「沒關係,我們下午上完課之後會再來處理。」莫妮卡笑著將資料夾拿過去,然後接著收入自己的書袋之中:「你們如果吃完的話,可以先離開沒有關係,畢竟我們待會還要去上課。」

*

後語:

其實與以前一樣,一開始會有一兩篇都是用於介紹人物與學院背景

所以要等到第三季的時候,才會有決鬥~~(X
4
-
LV. 26
GP 752
2 樓 幻月 dragon41128
GP2 BP-
碧藍詩篇02

在紐約決鬥學院的奧巴尼大樓十一樓中的學生會辦公室內,拿著課本及飲料的雷納克斯與傑森打開了學生會辦公室的門。
 
學生會辦公室之中看起來就像是個樸素的辦公室,除了有落地窗可以直接鳥瞰整個紐約決鬥學院以外,內部還有學生會長專用的辦公桌椅。
 
除了會長專用的辦公桌椅之後,學生會辦公室內還有另外幾個較小的辦公室是屬於其他職務幹部的辦公室,而主辦公室內也還有沙發與茶几。
 
當雷納克斯與傑森進入學生會辦公室之後,他們馬上就注意到了一個身穿制服,手中拿著一些公文的少女。
 
那個少女將一頭黑色的過肩長髮在頭部後方,約略頸部的位置綁成低雙馬尾,而她也在這個時候用紫色的大眼睛望向了兩個少年。
 
那個少女看起來外型清秀,雖然不像是莫妮卡或歐菲莉亞那樣讓人感到驚艷的美少女,不過她在氣質上比較像是清純的鄰家少女(Neighborhood girl)。
 
當雷納克斯隨興地在沙發上坐下的時候,傑森對那個少女說道:「卡農學姊,我們照著妳所告訴我們的,將公文交給莫妮卡學姊與歐菲莉亞學姊了。」
 
被稱為卡農學姊的少女──卡農‧費茲傑羅──對傑森露出和煦的微笑:「那真是太好了,剛好我待會就要去上課,那麼之後就給兩位顧家了。」
 
相較於一年級的雷納克斯與傑森,二年級的卡農雖然本身稱不上是資深幹部,不過擔任學生會秘書的她是負責指導雷納克斯與傑森的。
 
相較於出身於美國東北部的莫妮卡與雷納克斯,甚至是歐菲莉亞與傑森,卡農是出身自美國偏南方的路易斯安那州(State of Louisiana)。
 
出身路易斯安那州的卡農,雖然母親是路易斯安那當地的畜牧業大亨.卡納迪綜合農製品(Karnadier Agricultural Products)的千金,不過父親卻是路易斯安那州據法國血統的天然氣大亨.海灣天然氣(Gulf Natural Gas)的少東。
 
但是十分微妙的是,照理來說應該要是屬於大小姐出身的卡農並不具備莫妮卡的上位氣息或雷納克斯的貴氣,反而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非常普通的女孩子。
 
看到卡農對自己露出可愛的微笑,傑森的臉龐被稍稍染紅,然後馬上就著急地揮手說道:「沒有啦,畢竟卡農學姊也有自己的工作,我們當然盡量不要造成卡農學姊的困擾。」
 
雷納克斯看到這個場面不禁一直偷笑,而想要用喝飲料來掩飾自己正在偷笑,不過卡農本人對於當下發生的事情並沒有什麼概念。
 
不過就在卡農要踏出辦公室,將辦公室的門打開的後,她突然轉過頭然後對傑森說道:「啊,對了,傑森──關於你之前問我能不能教你基礎語言學概論的事情,我會好好考慮的。」
 
「沒關係的,卡農學姊方便就好。」傑森在這個時候如此說道,卡農於是微笑著點了一下頭,然後就拿著課本走出辦公室。
 
不    過十分奇妙的是,卡農明明就已經走出了辦公室,傑森卻還是有些呆然的向辦公室的門揮手,終於忍耐不住的雷納克斯在這時候大笑出來。
 
傑森看到雷納克斯幾乎笑道翻過來的樣子,馬上就因為困窘而露出了有些惱怒的表情:「笑……笑什麼笑啊,沒有更正經的事情可以關注了嗎?」
 
「雖然我是覺得你看著卡農學姊發楞很好笑,但是真正好笑的是,你的樣子完全被其他學姊看光了。」雷納克斯一邊大笑一邊說道:「好啦,另外兩位學姊別再躲了,傑森的臉都要紅到耳朵去了。」
 
只見一旁的小型辦公室的門被打開,而從中出來的是兩個身穿制服,正在試著憋笑卻又因為忍不住而一直掩嘴笑著的少女。
 
其中一個少女有著一頭墨藍色的及肩長髮與蒼綠色的雙眼,她看上去雖然身形高挑而修長,不過體型卻有些纖瘦,以氣質來說給人外向而開朗的感覺,就像是夏季的太陽一樣。
 
另外一個少女則是將一頭櫻色及腰長髮在腦後綁成一束長馬尾,她有著水靈靈的淡橙色雙眼並且身形修長,雖然體型相較另外一個少女豐滿,不過以氣質來說給人就像是春風拂面而過的溫和感覺。
 
這兩個少女──愛蘭‧海耶斯與克莉絲汀‧塔夫特──是三年級的學生,她們不僅是莫妮卡與歐菲莉亞的同年級同學,也同時是雷納克斯與傑森的學姊,並且在學生會裡面分別擔任財務與會計幹部。
 
愛蘭與克莉絲汀雖然也都出身自美國的東北部,不過兩人是來自美國在東北部的位置,與加拿大交接的緬因州(State of Maine)。
 
愛蘭與克莉絲汀的交情,最早可以被追溯到兩人還在讀小學的時候─畢竟這兩個少女也是打從小學的時候就同班,甚至還一起從紐約決鬥學院的中學部直升到高中部。
 
雖然兩人在外型上,都比卡農來的更為亮眼,但是這兩人反而在氣質上,是最為平凡的──至少對於家裡開雜貨店的海耶斯家以及只是小宗木材搬運商的塔夫特家來說,這種堪稱中產階級中最低階的身分的確很平凡。
 
「原來傑森喜歡的是卡農這種比較平凡的女孩子呀,難怪我這個學姊對不上他老兄的胃口。」愛蘭一邊試著止住大笑一邊說道:「不過這也是一件好事呀,畢竟有些人還是愛好比較清淡的口味。」
 
「沒錯的,傑森,你不需要為了這種事情感到羞恥。」克莉絲汀一邊憋笑一邊微笑著對傑森說道:「我能理解你與卡農之間,應該是有種……革命同志的情感,畢竟卡農一年級的時候,基礎語言學概論的成績比你的還慘烈。」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拿著課本的莫妮卡與歐菲莉亞走進了教室,莫妮卡看到自己的弟弟與另外兩個同學都在憋笑,稍稍有些困惑的歪了一下頭。
 
「怎麼啦,你們剛剛似乎是在談論有趣的事情吧,不然怎麼每個人看起來都那麼開心呢?」莫妮卡露出了優雅的微笑:「你們看起來都那麼開心,應該不會介意跟我這個會長分享一下吧?」
 
歐菲莉亞看雷納克斯一副欲言又止而且有些壞心眼的眼神,愛蘭與克莉絲汀又正在憋笑,以及表情有些困窘的傑森之後,馬上就明白情況了。
 
「傑森,喜歡學姊並不是一件羞恥的事情,學姊絕對會支持你的。」歐菲莉亞用溫和的微笑對傑森說道:「如果雷納克斯又嘲笑你的話,你可以告訴我沒關係,學姊保證讓雷納克斯工作做不完。」
 
「歐菲莉亞學姊,妳講這種話跟給我補刀沒有兩樣呀。」對於歐菲莉亞笑著說出的話,傑森露出了無奈的表情:「妳給雷納克斯比較多的工作,又不阻擋妳們拿我來開玩笑。」
 
「好啦,別這樣子緊張嘛,我們像是那麼壞心的人嗎?」雷納克斯笑著攬住了傑森的肩膀:「我們先趕快去做我們的工作,然後就可以好好的去放鬆一下。」
 
「好啦,那我還是先去工作吧。」傑森在這個時候將頭別往一邊,雷納克斯則是有些得意的抬起了手,彷彿在誇耀自己擺平了傑森。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莫妮卡還是淺淺的笑了一下:「說起來,我現在看到卡農的時候,總是在想卡農的決鬥能力是否有比剛入學生會的時候,還要更為進步了。」
 
「應該是有的吧,雖然那次卡農被我打得有點悽慘就是了。」歐菲莉亞稍稍的搔了一下臉頰:「不過考慮到當時的卡農還是個一年級的學生,或許我們不應該那麼嚴格的要求她。」
 
「但是我還滿想看看的欸,卡農與莫妮卡的決鬥。」克莉絲汀笑著豎起手指:「畢竟卡農是屬於勤奮的人,與莫妮卡是屬於截然兩種不同的世界。」
 
「不過作為一個學姊,總覺得自己去邀請卡農有些奇怪吧。」莫妮卡刻意的露出有些壞心眼的微笑:「我需要一個人來幫我傳達這個訊息,不知道各位有誰願意來幫我這個忙呢?」
 
愛蘭刻意苦笑著搖了一下頭:「很抱歉呢,剛好我與克莉絲汀要去處理一下其他的事情,所以我們就沒有辦法了。」
 
歐菲莉亞則是笑著聳了一下肩膀:「剛剛有社團的人說要找我談場地租借事宜,所以很抱歉我也幫不上這個忙。」
 
「那就沒有辦法了,這種事情如果叫雷納克森來做好像有些奇怪,那麼就只能有勞傑森了。」莫妮卡立刻就提出了結論:「當然傑森如果會擔心的話,我會很樂意與雷納克斯一起進行協助。」
 
 
當上完課的卡農來到學生餐廳要吃晚餐的時候,她很意外的發現學生餐廳中的位置大多都有人坐,而只有傑森身邊的座位空著。
 
「不好意思呀,傑森,可以坐在你旁邊嗎?」卡農露出了溫和的微笑:「這附近都沒有位置了,只能坐在你旁邊的空位。」
 
躲在一旁的雷納克斯笑著跟傑森豎起拇指,傑森則是暗暗的給了雷納克斯一個白眼,然後接著對卡農說道:「當然沒問題了,我怎麼會拒絕卡農學姊呢?」
 
卡農在這個時候坐了下來,然後接著對傑森說道:「說起來,下個月我們在〈美國政府與政治〉的課程上,就會輪到我們做報告了──關於我們被分派到印地安人與博弈特區的題目,你與雷納克斯有開始找資料了嗎?」
 
「有啊,當然已經開始找了,我還很清楚的記得分工呢。」傑森笑了一下:「雷納克斯與我負責的是印地安人的歷史介紹,卡農學姊則是負責介紹目前國內印地安人開設的博弈特區的狀況。」
 
在紐約決鬥學院的課程系統之中,〈美國政府與政治〉是屬於一整學年的課程,但是會規定學生必須在最晚二年級的時候修習完畢。
 
相較於莫妮卡與歐菲莉亞等等學業上較為優秀的學姊們,以及像是雷納克斯或傑森這種算是學業表現優異的學弟,卡農其實是很少數到了二年級的時候才修習這個課程的學生。
 
「傑森看起來似乎很高興呢,明明他老兄跟我們這些學姊說話的時候,都不會露出那麼開心的表情。」莫妮卡見狀聳了一下肩膀:「總覺得傑森對待我們這些學姊,給我一種大小眼的差別待遇感覺呀。」
 
「別那麼說嘛,老姊,傑森自己也不會用那麼開心的表情跟我說話啊。」雷納克斯在這個時候淺淺的笑了一下:「說起來,待會要是傑森掰不下去的話,妳可要記得上去支援他才行。」
 
「說起來,莫妮卡學姊有叫我傳話,她說她…最近有點無聊,想要找個人來決鬥一下。」傑森在這個時候突然說道:「她說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跟妳比劃過了,她說想要跟妳比劃一下。」
 
「你應該是在開玩笑吧,莫妮卡學姊又不是成天沒事做,吃飽太閒才會說要跟我比劃。」卡農稍稍的苦笑了一下:「雖然我了解在莫妮卡學姊的眼中,我可能是個捉弄起來很有趣的學妹。」
 
「沒有啦,在莫妮卡學姊的眼中,真正捉弄起來會很有趣的,反而應該是我這個學的啦。」傑森立刻笑著說道:「總之莫妮卡學姊就要我傳話,說要妳明天下午上完課之後去2-11室內決鬥場找她。」
 
就在卡農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的時候,莫妮卡卻突然從她的身後出現,然後笑著攬住卡農的肩膀:「傑森沒有唬爛妳哦,我是因為真的感覺很寂寞,才會想要找個人來陪我玩玩嘛。」
 
「可是呀,莫妮卡學姊,妳真的想要找人玩玩的話,不是應該去找糾察的華裔學長姊三人組嗎?」卡農為了避免真的被莫妮卡找上,於是豎起了手指試著想要轉移莫妮卡的焦點:「真要找對手的話,應該還是學長姊比較適合吧?」
 
「亞歷克斯學長他們這幾天又沒有來,我跟雪蓉學姊打探之後,雪蓉學姊什麼也不肯告訴我嘛。」莫妮卡露出了無奈的表情:「何況妳又不是不曉得,我的牌組跟亞歷克斯學長或雷昂學長打的話,根本就沒搞頭。」
 
卡農還在猶豫的時候,莫妮卡也開始晃卡農的肩膀:「拜託啦~妳想想看嘛,要是你不接受來自學姊的挑戰精進自己的話,小心妳到畢業的時候連雷納克斯或傑森都打不贏哦。」
 
「好啦,好啦,我答應妳就是了。」卡農露出了放棄的表情:「我會跟莫妮卡學姊決鬥的啦,所以就別再來繼續煩我了。」
 
莫妮卡在露出燦爛的笑容的時候,雷納克斯則是悄悄來到傑森的背後,然後小聲地對傑森說道:「你太遜了啦,連把話題繼續下去都沒辦法。」
 
對於雷納克斯這樣子十分露骨的挖苦,傑森也只能露出無奈的表情攤手,雷納克斯則是吐了一口氣。

*

後語

這一篇之後,就會有這個作品的第一場決鬥了

理論上這個作品雖然著重於劇情,不過第一季基本上都是一篇劇情+兩篇決鬥輪番前進

之後等到要給第二季鋪伏筆的時候,劇情的部分就會比較多了

而除非是因為周間有事而必須短暫改變連載計畫,這個作品都會是星期一晚上更新~
2
-
LV. 26
GP 754
3 樓 幻月 dragon41128
GP1 BP-

碧藍詩篇03 一時興起的決鬥(上)


室內決鬥場之中,戴著決鬥盤的莫妮卡與卡農來到了外側平台的兩側,而此時的兩人早就已經將牌組裝入決鬥盤之中,而在卡農身邊的則是剛一起下課的雷納克斯與傑森。
 
「待會有勞莫妮卡學姊手下留情,畢竟對於莫妮卡學姊來說,我耐操的程度可能是低於雷納克斯與傑森的。」卡農苦笑著展開了決鬥盤:「雖然作為一個學妹,能與會長決鬥其實是很光榮的。」
 
「沒關係的,我一定會在這場決鬥中好~好~的~鍛鍊妳,確保妳能夠達到雷納克斯與傑森的強度。」莫妮卡笑著展開了決鬥盤:「很多時候,要從女孩變成女人,所需要的只是一個磨練(Training)而已。」
 
DUEL──!
 
就在兩個少女同時啟動了決鬥盤的時候,決鬥也被宣告展開,而莫妮卡在卡農的禮讓下成為先攻者。
 
於是在決鬥盤顯示先攻訊息之後,莫妮卡抽出了卡片:「那就由我先攻了,召喚鐵甲機槍戰士採取攻擊狀態,覆蓋三張牌,結束這回合。」
 
只見莫妮卡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全身披著銀色鎧甲,並且兩側手臂配備著重型連發機槍的機械戰士。(莫妮卡手牌:2)
 
鐵甲機槍戰士ATK:1900/DEF:1200,等級4,光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
1.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對方玩家直到傷害計算階段結束之前,無法發動魔法卡與陷阱卡。
 
莫妮卡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卡農接著抽出了卡片:「那就換我了,這一回合,發動魔法卡─奔騰的意志(Horsemanship)。在這張卡的效果下,通過支付500分的生命值,可以特殊召喚一體等級5以下的[疾風奔馳者]到場地上。」
 
奔騰的意志,通常魔法
1.     此卡發動後,支付500分的生命值。從自己的手牌中,特殊召喚一體等級5以下的[疾風奔馳者]到場地上。
 
此時卡農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披著輕型武裝,頭部的輕型鎧甲上整齊的插著一排羽毛,手中拿著一把長槍,並且騎著駿馬的戰士。(卡農LP:5000-500=4500)
 
疾風奔馳者─犬騎士ATK:2200/DEF:1700,等級5,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1.     此卡一回合有一次機會,將不被戰鬥破壞。
 
「這應該是類似鮮血代價的效果吧,能夠支付500分就在不進行高級召喚的情況下,直接跳出一隻等級5的怪獸。」莫妮卡淺淺的笑了一下:「相比於一年級的時候,妳的確是有所成長的。」
 
「那還真是感謝莫妮卡學姊不嫌棄,因為接下來的行動,大概會變成妳的另外一個考核目標。」卡農也回以微笑,然後接著抬起手:「戰鬥!犬騎士對鐵甲機槍戰士發動攻擊!」
 
就在[疾風奔馳者─犬騎士]策動駿馬衝向[鐵甲機槍戰士]的時候,莫妮卡笑著抬起了手:「發動陷阱卡─地平線上的獵槍!鐵甲機槍騎士將在回合結束前,上升700分的攻擊力!」
 
地平線上的獵槍,通常陷阱
1.     此卡發動後,指定己方場地上一體機械族怪獸:被指定的怪獸將在回合結束前,上升700分的攻擊力。
 
於是無數手持重型獵槍的機械戰士出現在[鐵甲機槍戰士]旁邊,然後在[鐵甲機槍戰士]舉起連發機槍的同時開火。(鐵甲機槍戰士ATK:1900+700=2600)
 
「嘖…犬騎士一回合有一次機會,將不被戰鬥破壞!」卡農接著揚起了手:「在這個效果下,犬騎士將不被戰鬥破壞!」
 
於是[疾風奔馳者─犬騎士]拉動駿馬壓低姿態而躲開了攻擊,莫妮卡則是在此時吹了一下口哨。(卡農LP:4500-[2600-2200]=4100)
 
真懷疑老姊到底有沒有在認真決鬥,還是她還不打算進入狀況…當雷納克斯注意到莫妮卡從容的表情的時候,他也如此在心中想著。
 
莫妮卡學姊在下一回合的時候,應該就會進行同步召喚了…卡農這麼想的時候,也接著覆蓋兩張牌並宣告回合結束。(卡農手牌:2)
 
卡農宣告回合結束之後,莫妮卡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這一回合,召喚機械龍骨採取攻擊狀態,然後讓等級3的[機械龍骨]協調等級4的[鐵甲機槍戰士]!」
 
此時莫妮卡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隻身體長如蟒蛇,身體的關節如同骨骼一般分節,並且背部長著一對小型飛翼的機械龍。
 
機械龍骨ATK:1400/DEF:0,等級3,光屬性,機械族,協調怪獸
1.     此卡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一回合一次,己方場地上此卡以外的一體機械族怪獸,將會上升一個等級。
 
「機械的帝王將會在層層網絡之中現身,讓刀槍的光芒照耀昏暗的世界,彰顯帝王的威信吧!」莫妮卡在[機械龍骨]化為三顆星星包覆[鐵甲機槍戰士]的時候揚起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機械皇龍─那波尼德]!」
 
此時莫妮卡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隻背部上有著一對中型飛翼,左側的手臂上配備著巨大的爪子,並且右側的手臂上配備著迴旋鏈鋸刀刃的機械龍。
 
機械皇龍─那波尼德ATK:2200/DEF:2400,等級7,光屬性,機械族,同步/效果怪獸
[機械龍骨]+協調以外的機械族怪獸一體以上
1.     一回合一次,指定對方玩家場地上的一體怪獸:被指定的怪獸的攻擊力與守備力數值,將會在回合結束之前對調。
 
「那波尼德可以一回合一次,指定對方玩家場地上的一體怪獸。」莫妮卡接著豎起手指,指向了卡農:「被指定的怪獸的攻擊力與守備力數值,將會在回合結束之前對調─在這個效果下,將犬騎士的攻擊力與守備力對調。」
 
就在這個時候,[疾風奔馳者─犬騎士]發出了哀號,莫妮卡也接著就高高的揚起了手:「戰鬥!那波尼德對犬騎士發動攻擊─歸咎刀刃(Bladeof Blame)!」
 
此時[機械皇龍─那波尼德]右側手臂上配備著的迴旋鏈鋸刀刃開始高速運轉,然後接著用迴旋鏈鋸刀刃砍向[疾風奔馳者─犬騎士]。
 
「發動陷阱卡─昂揚的戰歌!」卡農在這個時候揮動了手:「當我場地上的怪獸被攻擊,而被攻擊的怪獸並未被戰鬥破壞的場合,給予對方玩家1000分的生命值!」
 
犬騎士本身就具備有一次機會,不被戰鬥破壞的效果…當莫妮卡還在這麼想的時候,[疾風奔馳者─犬騎士]也躲開攻擊並且衝向莫妮卡,然後舉起長槍使出一道斬擊。(莫妮卡LP:5000-1000=4000,卡農LP:4100-[2200-1700]=3600)
 
然而承受了這個攻擊的莫妮卡不但沒有露出錯愕的表情,反而只是露出了挾帶自信與傲氣的微笑,並且又覆蓋一張卡片並宣告回合結束。(莫妮卡手牌:1)
 
莫妮卡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卡農接著抽出卡片:「再來就換我了,這一回合,召喚[疾風巫師─祝福者]採取攻擊狀態,然後讓等級3的疾風巫師協調等級4的犬騎士!」
 
此時卡農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頭戴羽毛頭冠,身穿摻有褐色花紋的白色法袍,並且拿著一把魔杖的輕裝戰士。
 
疾風巫師─祝福者ATK:900/DEF:500,等級2,地屬性,戰士族,協調怪獸
1.     此卡被戰鬥破壞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回復600分的生命值。
 
「戰士將在疾風之中駕馭駿馬,讓駿馬之王奔騰於大地上吧!」此時[疾風巫師─祝福者]化為兩顆星星包覆[疾風奔馳者─犬騎士],卡農也接著揚起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疾風奔馳者─孤角]!」
 
於是卡農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騎著褐色的駿馬,手中拿著一把長槍,身披純白色戰士袍,並且頭戴羽毛頭冠的戰士。
 
疾風奔馳者─孤角ATK:2300/DEF:2000,等級7,地屬性,戰士族,同步/效果怪獸
名為[疾風巫師]的協調怪獸+協調以外的戰士族怪獸一體以上
1.     此卡對攻擊力較此卡低的怪獸,發動攻擊的場合:此卡將不計算戰鬥傷害而破壞被攻擊的怪獸,並且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被攻擊怪獸攻擊力數值的生命值傷害。
 
「戰鬥!」卡農在這個時候揚起了手:「孤角對那波尼德發動攻擊─暴風之槍(Spear of Hurricane)!」
 
只見[疾風奔馳者─孤角]朝著[機械皇龍─那波尼德]衝鋒而去的時候,也接著揮動長槍將[機械皇龍─那波尼德]消滅。
 
很好,這樣就等於一次扣莫妮卡學姊2200分的生命值了…此時卡農雖然淺淺的笑了一下,卻馬上就很訝異的發現莫妮卡其實只被扣了1100分的生命值。(莫妮卡LP:4000-[2200*1/2]=1900)
 
「我說卡農呀,想要用怪獸效果一次削我2200分的想法是很可取啦,但是我覆蓋的卡片難道像是擺好玩的嗎?」莫妮卡露出了優雅的微笑:「發動陷阱卡─機甲屏障。在這張卡的效果下,可以讓一次效果傷害降為一半。」
 
機甲屏障,通常陷阱
1.     己方承受效果傷害的場合:令該次傷害降為一半。
 
低估莫妮卡學姊了,看來我在決鬥終究還是不夠精進呀…卡農這麼想的時候,也覆蓋一張卡片並且宣告回合結束。(卡農手牌:1)
 
卡農宣告回合結束之後,莫妮卡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這一回合,召喚鐵甲狙擊手採取攻擊狀態。」
 
只見莫妮卡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披著重型鎧甲,並且拿著一把重型狙擊步槍的機械戰士。
 
鐵甲狙擊手ATK:1300/DEF:1600,等級4,光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
1.     此卡被召喚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抽一張牌。
 
「當[鐵甲狙擊手]被召喚的時候,我可以抽一張牌。」莫妮卡抽出卡片後,接著抬起了手:「然後發動魔法卡─狙擊號令。這一回合我場地上的一體機械族怪獸,可以對對方玩家發動一次直接攻擊。」
 
狙擊號令,通常魔法
1.     指定己方場地上一體等擊4以下的機械族怪獸:此卡發動的回合,被指定的怪獸可以對對方玩家發動一次直接攻擊。
 
此時[鐵甲狙擊手]緩緩的舉起了拿著的狙擊步槍,然後直接朝毫無防備的卡農開火。(卡農LP:3600-1300=2300)
 
真是的…這樣子1300分的直接傷害雖然不小,但是莫妮卡學姊怎麼會有餘力來玩這種把戲呀…卡農這麼想的時候,莫妮卡也宣告了回合結束。(莫妮卡手牌:1)
 
在莫妮卡宣告回合結束之後,卡農接著抽出了卡片:「那就換我了,這一回合,以孤角作為對象,發動裝備魔法卡─巫醫的祝福。在[巫醫的祝福]的效果之下,孤角將會上升500分的攻擊力,並且以其為對象的魔法效果將會被無效化。」
 
巫醫的祝福,裝備魔法
只有名為[疾風奔馳者]的怪獸能裝備此卡。
1.     裝備此卡的怪獸,將會上升500分的攻擊力。
2.     以裝備此卡的怪獸為對象的魔法卡,效果將會被無效化。
 
於是[疾風奔馳者─孤角]的長槍被光芒包覆,卡農也接著揚起了手:「戰鬥!孤角對鐵甲狙擊手發動攻擊─祝福之槍(Spear of Blessing)!」
 
然而就在[疾風奔馳者─孤角]策馬衝向[鐵甲狙擊手]的時候,莫妮卡也笑著抬起了手:「發動陷阱卡─機甲格擋!通過將墓地裡的一體機械族同步怪獸除外,讓一次攻擊無效化!」
 
機甲格擋,通常陷阱
1.     己方場地上的機械族怪獸被攻擊的場合:通過將墓地裡的一體機械族同步怪獸除外,令該次的攻擊無效化。
 
此時莫妮卡接著將[機械皇龍─那波尼德]從決鬥盤的墓地區中退出,而[機械皇龍─那波尼德]的幻影也出現在[鐵甲狙擊手]的前方,並且將[疾風奔馳者─孤角]的攻擊擋住。
 
沒辦法了,這個回合就先這樣好了…卡農看到莫妮卡露出淺淺的微笑的時候,也接著宣告了回合結束。(卡農手牌:1)
 
卡農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莫妮卡也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雖然沒有想到我會被卡農逼到生命值比較低,不過真正的好戲現在才正要登場呢。」
 
總覺得當莫妮卡學姊做出這種宣言的時候,會發生很不得了的事情…傑森在這個時候乾笑了一下,雷納克斯也有些無奈的聳了一下肩膀。
1
-
LV. 26
GP 755
4 樓 幻月 dragon41128
GP1 BP-

碧藍詩篇04 一時興起的決鬥(下)


在卡農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莫妮卡接著抽出了卡片:「再來就換我了,召喚第二體機械龍骨到場地上。」
 
又是同步召喚,怎麼莫妮卡學姊又在搞這種把戲了……當卡農望向莫妮卡場地上的第二隻[機械龍骨]的時候,她也瞇起了雙眼。
 
「首先,在[機械龍骨]的效果下,讓[鐵甲狙擊手]在這個回合結束前,可以上升一個等級!」莫妮卡接著揚起了手:「然後我讓等級3的[機械龍骨]協調等級5的[鐵甲狙擊手]!」
 
老姊這樣子弄就是第二隻同步怪獸了,這樣子一來卡農學姊的情況恐怕會更加嚴峻…雷納克斯這麼想的時候,也將雙手盤在胸前。
 
「機械的帝王將會在層層網絡之中現身,讓刀槍的光芒照耀昏暗的世界,彰顯帝王的威信吧!」莫妮卡在[機械龍骨]化為三顆星星包覆[鐵甲狙擊手]的時候揚起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機械皇龍─那波帕拉薩爾]!」
 
只見莫妮卡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隻左側手臂配備著巨大的爪子,右側手臂上配備著一把重型雙管雷射步槍,並且後方展著飛翼的機械龍。
 
機械皇龍──那波帕拉薩爾ATK:2700/DEF:2500,等級8,光屬性,機械族,同步/效果怪獸
[機械龍骨]+協調以外的機械族怪獸一體以上
1.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對方玩家直到傷害結束階段結束以前,將無法發動魔法卡與陷阱卡。
2.     此卡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被此卡戰鬥破壞的怪獸,其效果將會被無效化。
 
「接下來,以那波帕拉薩爾為對象,發動裝備魔法卡──海德拉(Hydra)式連發機槍。」莫妮卡接著拿起了手中的卡片:「在[海德拉式連發機槍]的效果之下,那波帕拉薩爾將會上升600分的攻擊力。」
 
這樣子就是3300分的攻擊力了,總覺得有點難搞……卡農這麼想的時候,[機械皇龍─那波帕拉薩爾]的肩膀鎧甲的兩側已經多出一對銀色的重型機槍。(機械皇龍─那波帕拉薩爾ATK:2700+600=3300)
 
「那波帕拉薩爾發動攻擊的場合,對方玩家直到傷害結束階段結束以前,將無法發動魔法卡與陷阱卡,並且其戰鬥破壞的怪獸,效果會被無效化。」莫妮卡握住了手:「戰鬥!那波帕拉薩爾對孤角發動攻擊──雷射加農砲(Laser Cannon)!」
 
只見[機械皇龍─那波帕拉薩爾]舉起了右側手臂的重型雙管雷射步槍,並且在朝著[疾風奔馳者─孤角]開火之後將其消滅。(卡農LP:2300-[3300-2800]=1800)
 
「就在這個時候,發動陷阱卡──遼闊的平原!」卡農揚起了手:「當我場地上名為[疾風奔馳者]的怪獸被戰鬥破壞的場合,可以從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等級4以下的戰士族怪獸到場地上!」
 
遼闊的平原,通常陷阱
1.     己方場地上名為[疾風奔馳者]的戰士族怪獸被戰鬥破壞的場合:從己方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等級4以下的戰士族怪獸到場地上,然後將牌組洗牌。
 
於是卡農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披著輕型武裝,頭部的輕型鎧甲上整齊的插著一排羽毛,手中拿著一把戰斧,並且騎著駿馬而採取護衛姿態的戰士。
 
疾風奔馳者─戰斧騎士ATK:2000/DEF:1700,等級4,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1.     此卡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以此卡為對象的陷阱卡,將會被無效化。
 
充其量也就只是強弩之末,應該不太需要擔心太過強烈的反撲……莫妮卡這麼想的時候,也接著宣告回合結束。(莫妮卡手牌:0)
 
在莫妮卡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卡農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這一個回合,以戰斧騎士作為對象,發動裝備魔法卡──樹靈的祝福。在[樹靈的祝福]的效果之下,戰斧騎士會降低300分的守備力,但是將不被戰鬥破壞。」
 
樹靈的祝福,裝備魔法
只有戰士族怪獸能裝備此卡。
1.     裝備此卡的怪獸,將會降低300分的守備力。
2.     裝備此卡的怪獸,將不被戰鬥破壞。
 
所以卡農是想要使用這種鐵壁戰術,來拖延我擊倒她的時間吧…當[疾風奔馳者─戰斧騎士]的身體被綠色的光芒包覆的時候,莫妮卡也稍稍歪了一下頭,而卡農也宣告了回合結束。(卡農手牌:1)
 
卡農宣告回合結束之後,莫妮卡接著抽出了卡片:「那就換我了,這一回合,發動魔法卡─效能革新。這一回合,我場地上的機械族怪獸將會上升300分的攻擊力,並且在攻擊守備表示怪獸的時候將造成穿刺傷害。」
 
效能革新(念法:Efficiency Enhancement),通常魔法
1.     此卡發動後,指定己方場地上的一體機械族怪獸:被指定的怪獸將會上升300分的攻擊力,並且在攻擊守備表示怪獸的時候,在攻擊力較高的場合,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差額的生命值傷害。
 
這樣子的話,就變成攻擊力3600分且具備穿刺傷害能力的怪獸了呀……卡農還在訝異的時候,莫妮卡也接著緩緩地抬起了手。
 
「戰鬥!」莫妮卡驀然將手凌空一揮:「那波帕拉薩爾對戰斧騎士發動攻擊─步槍殲滅轟擊(Hyper Rifle Annihilation)!」
 
就在[機械皇龍─那波帕拉薩爾]舉起了右側手臂的重型雙管雷射步槍的時候,卡農揚起了手:「在這個時候,從手中發動[疾風奔馳者─弓騎士]的效果!在弓騎士的效果下,讓那波帕拉薩爾在傷害計算階段的時候降低800分的攻擊力!」
 
於是[疾風奔馳者─戰斧騎士]躲開了[機械皇龍─那波帕拉薩爾]用重型雙管雷射步槍進行的攻擊,莫妮卡雖然稍稍地露出了訝異的表情,不過卻也接著淺淺的笑了一下,然後宣告回合結束。(卡農LP:1800-[2800-1400]=400,莫妮卡手牌:0)
 
莫妮卡宣告回合結束之後,卡農抽出了卡片:「再來就換我了,召喚[疾風巫師─詠唱者]到場地上,然後讓等級4的[疾風巫師─詠唱者],協調等級4的戰斧騎士!」
 
只見卡農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頭戴羽毛頭冠,身穿摻有褐色花紋的白色法袍,並且拿著一把火炬的輕裝戰士。
 
疾風巫師─詠唱者ATK:1600/DEF:500,等級4,地屬性,戰士族,協調怪獸
1.     此卡被用於戰士族同步怪獸之同步素材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抽一張牌。
 
「戰士將在疾風之中駕馭駿馬,讓駿馬之王奔騰於大地上吧!」當[疾風巫師─詠唱者]化為四顆星星包覆[疾風奔馳者─戰斧騎士]的時候,卡農也揚起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疾風奔馳者─狂馬]!」
 
於是卡農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騎著黑色的駿馬,手中拿著一把長刀,身披純白色戰士袍,並且頭戴羽毛頭冠的戰士。
 
疾風奔馳者─狂馬ATK:2800/DEF:2500,等級8,地屬性,戰士族,同步/效果怪獸
名為[疾風巫師]的協調怪獸+協調以外的戰士族怪獸一體以上
1.     此卡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所承受的效果傷害,將會歸零。
2.     己方墓地裡每存在一體戰士族同步怪獸,此卡就會上升300分的攻擊力。
 
「狂馬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我所承受的效果傷害將會歸零,並且我墓地裡每存在一體戰士族同步怪獸,就會上升300分的攻擊力。」卡農抬起了手:「我的墓地存在孤角,因此狂馬的攻擊力上升為3100分。」
 
終於比較像樣一點了嗎,我還以為卡農學姊就要被老姊單方面虐殺了呀……雷納克斯這麼想的時候,也稍稍的微笑了一下。
 
「此外,由於我將[疾風巫師─詠唱者]作為狂馬的同步召喚素材,因此我可以抽一張牌。」卡農拿出了卡片之後,接著楊起了手:「接下來,發動裝備魔法卡──地靈的祝福。在這張卡的效果下,讓狂馬將上升800分的攻擊力,並且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給予對方玩家1000分的生命值傷害。」
 
地靈的祝福
只有等級7以上的戰士族同步怪獸能裝備此卡。
1.     裝備此卡的怪獸,將會上升800分的攻擊力。
2.     裝備此卡的怪獸,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給予對方玩家1000分的生命值傷害。
 
哦呀,這樣子就是3900分的攻擊力了呢……莫妮卡露出從容地微笑的時候,[疾風奔馳者─狂馬]的身體也被褐色的光芒包覆了。
 
「戰鬥!」卡農高高的抬起了手:「狂馬對那波帕拉薩爾發動攻擊─狂亂刀舞(Crazy Sword Dance)!」
 
只見[疾風奔馳者─狂馬]揮動長刀之後,接著劈向[機械皇龍─那波帕拉薩爾],並且將後者消滅。(莫妮卡LP:1900-{[3900-3300]+1000}=300)
 
雖然沒能一口氣擊倒莫妮卡學姊實在是有些遺憾,但是以現狀來說的話,這樣已經是很好的結果了…卡農對上了莫妮卡的眼神的時候,也如此在心中想著,並且接著宣告回合結束。(卡農手牌:1)
 
在卡農宣告回合結束之後,莫妮卡抽出了卡片:「那就換我了,首先發動魔法卡─惡夢速攻抽牌。這張卡發動之後我可以抽四張牌,但是我在回合結束階段的時候,會每有一張手牌就承受500分的生命值傷害。」
 
惡夢速攻抽牌(念法:Nightmare Quick Draw),通常魔法
[惡夢速攻抽牌]一回合只能被發動一次。
1.     此卡發動之後,此卡的控制者抽四張牌。在此卡發動的回合結束階段的時候,此卡的控制者每有一張手牌,就承受500分的生命值傷害。
 
莫妮卡學姊的生命值也只有300分,敢使用這張卡片,就代表莫妮卡學姊有這一回合擊敗卡農學姊的打算……傑森這麼想的時候,也將雙手盤在胸前。
 
「接下來,發動魔法卡──機甲回收機制。」莫妮卡拿起手中的卡片:「在這張卡的效果之下,通過將墓地裡的那波帕拉薩爾除外,將那波帕拉薩爾的同步素材特殊召喚到我的場地上。」
 
麻煩了,這下子鐵定完蛋……此時[機械龍骨]與[鐵甲狙擊手]再次出現在莫妮卡的場地上的時候,卡農也稍稍吞了一下口水。
 
「首先,在[機械龍骨]的效果下,讓[鐵甲狙擊手]在這個回合結束前,可以上升一個等級!」莫妮卡接著揚起了手:「然後我讓等級3的[機械龍骨]協調等級5的[鐵甲狙擊手]!」
 
又來了,大概是要用這種方式來召喚尼布甲尼撒了…雷納克斯回想起小時候與莫妮卡的決鬥的時候,露出了某種像是在同情卡農的表情。
 
「機械的帝王將會在層層網絡之中現身,讓刀槍的光芒照耀昏暗的世界,彰顯帝王的威信吧!」莫妮卡在[機械龍骨]化為三顆星星包覆[鐵甲狙擊手]的時候揚起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機械皇龍─尼布甲尼撒]!」
 
只見莫妮卡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隻左側手臂配備著巨大的爪子,右側手臂上配備著一把上方是雷射步槍、下方有著兩根管炮,並且後方展著飛翼的機械龍。
 
機械皇龍─尼布甲尼撒ATK:3000/DEF:2800,等級8,光屬性,機械族,同步/效果怪獸
[機械龍骨]+協調以外的機械族怪獸一體以上
1.     此卡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被破壞怪獸攻擊力數值的生命值傷害。
2.     此卡表側表示攻擊狀態的場合:對方玩家無法以此卡以外的機械族怪獸,作為攻擊之對象。
3.     此卡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以此卡為對象的陷阱卡,其效果將會被無效化並破壞。
 
「接下來,發動速攻魔法卡──機甲禁衛軍!」莫妮卡拿起了手中的卡片:「在機甲禁衛軍的效果下,當我的生命值較低的場合,通過支付一半的生命值,可以讓我場地上的一體機械族怪獸在回合結束前,將攻擊力提升為兩倍!」
 
機甲禁衛軍(念法:Greatest of Fifty),速攻魔法
此卡只有在此卡的控制者生命值較對方玩家低的場合,才能被發動,並且[機甲禁衛軍]一回合只能被發動一次。
1.     此卡發動後,指定己方場地上的一體機械族怪獸:通過支付一半的生命值,被指定的怪獸在回合結束前,攻擊力將會提升為兩倍(受此卡之效果影響的怪獸,無法在此卡發動的回合進行直接攻擊,並且會在回合結束階段被破壞)。
 
怎麼可能…這樣子的話,尼布甲尼撒的攻擊力將會提升為6000分呀…卡農在[機械皇龍─尼布甲尼撒]發出怒吼的時候,也不自覺的往後退了一步。(機械皇龍─尼布甲尼撒ATK:3000*2=6000;莫妮卡LP:300*1/2=150)
 
「最後,以尼布甲尼撒為對象,發動裝備魔法卡──暴風刀刃!」莫妮卡拿起手中的卡片:「裝備了暴風刀刃的尼布甲尼撒發動攻擊的時候,將會破壞場地上除了[暴風刀刃]以外的魔法卡與陷阱卡!」
 
暴風刀刃(念法:Hurricane Blade),裝備魔法
只有等級7以上的機械族同步怪獸能裝備此卡。
1.     裝備此卡的怪獸,發動攻擊的場合:破壞場地上除了此卡以外的魔法卡與陷阱卡。
 
此時[機械皇龍─尼布甲尼撒]左側手臂上的巨爪變成了一把銀色的寬刃長刀,莫妮卡也接著握住了手:「戰鬥!尼布甲尼撒對狂馬發動攻擊──雷射步槍衝擊(Laser Rifle Impact)!」
 
糟糕,尼布甲尼撒具備陷阱卡抗性呀……卡農還在這麼想的時候,[機械皇龍─尼布甲尼撒]已經舉起了右側手臂上的雷射步槍,然後在朝著[疾風奔馳者─狂馬]開火之後,將其殲滅。(卡農LP:400→0)
 
 
「結果還是莫妮卡學姊打敗了,這樣子實在等同被學弟看笑話呢。」卡農苦笑著將決鬥盤收起來:「說到底,我果然還是缺乏鍛鍊。」
 
「還好啦,以學妹來說的話,妳的表現已經很好了。」此時莫妮卡笑著收起了決鬥盤:「而且往好處想的話,妳距離打倒雷納克斯與傑森的目標,已經又更進一步了。」
 
卡農望向了一旁的雷納克斯與傑森的時候,也只是聳了一下肩膀:「或許吧,誰曉得等我能打倒他們兩個的時候,是不是已經畢業了。」
 
「放心啦,每個人每天都是會往前走的。」莫妮卡走到卡農面前,然後微笑著拍了一下卡農的肩膀:「不過我可是很期待的,妳能擊倒那兩個學弟的那一天。」

*

後語

其實第一場的決鬥,就是由主角擔當的莫妮卡打贏了

雖然話是這麼說,不過感覺決鬥寫出來好像都是這種有些隨便的調調...?

算了,反正我都著重於人物,劇情與卡片名稱嘛,決鬥細節就隨緣吧~~(被打死

下一篇的話,就又是劇情了~~
1
-
LV. 26
GP 757
5 樓 幻月 dragon41128
GP1 BP-
因為剛好連載也已經到第一場決鬥結束了,所以就將人設的圖給丟包上來

這一次原本應該丟莫妮卡與卡農,但是卡農的因為畫的太失敗,所以就只留下莫妮卡的了

至於卡農的圖,大概就等第三季還是第四季的時候吧~~(被打

*

那麼多餘的話不多說,就還是先把圖放上來吧



莫妮卡的身高約略是167公分(考慮到是美國人,基本上美國的女生平均身高都是162+的),頭髮顏色是亮金色,眼睛的顏色是火紅色,胸圍的話則約略是88

而莫妮卡穿著的制服是屬於上半身為襯衫+領帶+薄毛衣,下半身為短裙+皮鞋的典型歐式/美式學院制服(至於身體的部分有看起來奇怪的地方的話,還希望能多見諒...)

莫妮卡的姓氏是複姓,前者的部分來自現實世界歷史上曾擔任美國總統的格羅弗.克里夫蘭(Grover Cleveland),後者則是取自英國的維多利亞時期詩人丁尼生(Alfred, Lord Tennyson)的姓氏的變體(Tennyson→Terryson)

至於莫妮卡背後的那隻怪獸則是[機械皇龍─尼布甲尼撒],名字是取自現實世界歷史上,新巴比倫王國的君王.尼布甲尼撒二世(Nebuchadnezzar II)



尼布甲尼撒二世以建造大型的空中花園而著名,而在《舊約聖經》的記載中,其也以摧毀所羅門王的神殿與流放猶太人為人所知

*

其實在《碧藍詩篇》這個新的作品裡面,也是留下了《鶴翼》的影子:以千金或是大小姐類型的女生作為主角,並且以學院起手,然後主角(女)也都有一個弟弟與幾個朋友(女)

不過讓女生拿機械族牌組這種明顯是套在男生身上的設定,大概也...恩,我能預期會被吐槽,但是法律沒有規定女生只能拿怎麼樣的牌組吧?(X

總之這次的圖就先這樣了,新作品開局的第一張圖大概也就這種樣子(還很無聊的加上自己的...商標),最後就...好吧,反正也嘗試運用了新的方式畫頭部與臉部(似乎看不出來?),下次的新圖就之後再說吧

幻月
1
-
LV. 26
GP 757
6 樓 幻月 dragon41128
GP1 BP-

碧藍詩篇05 學姊的請求


學生會辦公室之中,身穿制服的愛蘭與克莉絲汀正坐在一旁的沙發上,並且正坐在對方的對面,用茶几下西洋棋。
 
但是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就可以發現此時愛蘭與克莉絲汀正在使用的西洋棋,以款式來說其實算是十分的獨特──至少這些西洋棋,看起來就像是一個一個以大理石雕製而成,同時具備ACG與西洋奇幻風格的小雕像。
 
黑色的小兵(Pawn)拿著長戟與盾牌、白色的小兵則是拿著兩把長刀,騎士(Knight)看起來都是抬起了前腳正在嘶吼、背上載著手持騎士槍與長形盾牌的戰士的駿馬,城堡(Rook)則都是看上去高聳、有著一個持劍戰士露出上半身的城塔。
 
主教(Bishop)都是身披輕型武裝、手中拿著聖經與法杖的戰士,王后(Queen)都是拿著一把重型長劍、披著重型武裝的少女戰士,而國王(King)則都是拿著權杖與長劍、披著輕型鎧甲的中年戰士。
 
愛蘭與克莉絲汀所使用的西洋棋,是莫妮卡中學的時候去英國度假在倫敦希斯洛機場入境的時候,在機場的一間西洋棋商店用29.55英鎊(不含稅)所購買的西洋棋組。
 
此時愛蘭與克莉絲汀各自的棋子都已經非常的少了,愛蘭抓準了自己瞄準的空隙之後,將自己僅剩的騎士往前推:「騎士過去那邊,將軍(Check)。」
 
「太天才了,我有那麼好對付嗎?」克莉絲汀接著將自己的王后推到了騎士原本所在的位子,然後笑著將愛蘭的騎士給推到一邊去:「把妳的騎士吃掉,現在是換妳被死棋(Checkmate)了。」
 
就在愛蘭因為自己的國王被克莉絲汀用王后瞄準,而忍著不要抓狂的時候,辦公室的門被打開來,而走進了辦公室的是同樣身穿制服,手中拿著課本的莫妮卡與歐菲莉亞。
 
「妳們兩個在玩我的西洋棋組呀,記得要好好的珍惜,可別弄壞囉。」莫妮卡走到自己的辦公桌邊的時候,笑著將課本放在辦公桌上:「那副西洋棋組現在已經買不到了,可以說是UR++的稀有品哦。」
 
「是呀,就連我也都只有用這副西洋棋組跟莫妮卡玩過一次,要是不小心怎麼樣就太可惜了。」歐菲莉也在這個時候說道:「畢竟這副西洋棋組太貴重了,使用的時候還是要注意一點。」
 
「放心啦,我們有用安全的方式在玩這些西洋棋,絕對不會弄壞的。」克莉絲汀笑著將棋子擺回原位:「只是愛蘭已經連輸我好幾場了,我都想要換對手了。」
 
「妳還敢說哩,誰會跟妳一樣作業一寫完,就在電腦上打ACG西洋棋呀?」愛蘭忍不住吐槽克莉絲汀:「假如說宅宅圈(Nerd Circle)有比西洋棋的話,妳絕對是最會下西洋棋的宅女了。」
 
「別這麼說嘛,妳現在不就在跟我比西洋棋嗎,雖然妳才剛輸給我。」克莉絲汀笑著幫愛蘭收拾西洋棋:「決鬥雖然是動腦的一個重要管道,但是西洋棋也是另外一種管道呀。」
 
「說起來,我去年去蘇格蘭度假的時候,有在當地的一間西洋棋店,真的看到了一組ACG西洋組欸。」莫妮卡笑著拿出了手機:「只不過那副西洋棋組被雷納克斯買下來了,所以要玩那副西洋棋組的話,要找雷納克斯才行。」
 
莫妮卡從短裙的口袋中拿出了手機並且打開照片,而當歐菲莉亞湊上前去看的時候,已經將西洋棋組收拾完畢的克莉絲汀與愛蘭也湊上去看。
 
只見那也是一個個像是大理石雕製的小型雕像,小兵都是拿著兩把軍刀、身穿正規軍服的戰士,騎士都是披著重型鎧甲、手拿盾牌與流星錘的青年戰士,城堡則都是高聳的城塔。
 
除此之外,主教雖然都是拿著法杖、披著輕型鎧甲的戰士,但是黑與白卻都各有一個少女主教與青年主教,王后是披著重型鎧甲、手拿別有旗幟的長槍的少女戰士,國王則是拿著一把輕型長劍、披著重型鎧甲與披風的中年戰士。
 
「哦啊,這個我一定要跟雷納克斯討…」就在克莉絲汀為自己看到的照片感嘆的時候,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來了。
 
只見打開了辦公室的門的人,是一個身形修長而氣質端莊,將一頭略過肩的棗紅色長髮在腦後綁成一束短馬尾,並且有著藍紫色雙眼的少女。
 
那個少女看上去雖然氣質優雅而外型秀麗,但是卻彷若是無法被輕易觸及的高嶺之花,而她的雙眼之中所透著的是知性與理性的氣息。
 
「妳好,雪蓉學姊。」莫妮卡在這個時候連忙收起手機,然後接著站起來問好,而另外三個少女也在同時向走進辦公室的少女問好。
 
「妳們好。」被稱為雪蓉學姊的少女──雪蓉.黃──向少女們點頭問好之後,接著走到了茶几旁邊,然後將手中拿著的課本放在茶几上。
 
以人種的性質來說,雪蓉雖然與莫妮卡相似,但是卻又與莫妮卡不同──原因是在於莫妮卡是英國人與美國人所生的混血兒,但是雪蓉卻是華僑與美國人所生的混血兒。
 
雪蓉與其兄長.雷昂的祖先是在二十世紀初的時候,從亞洲搬到美國經商的華裔僑民,並且在搬到美國之後在美國定居。
 
而雪蓉與雷昂雖然是在紐約的唐人街(ChinaStreet)長大,但是他們說不出流利的中文,取而代之的反而是流利到讓美國人都難以置信的英文。
 
也是因為這樣的緣故,因此一些亞洲來的交換學生(尤其是以華語為母語的交換學生),都私底下稱呼雪蓉與雷昂是香蕉(Banana)──用以影射雪蓉這樣看起來雖然是亞洲人,但是在文化上卻是徹底美國人的人。
 
不過相較於很明顯就是大小姐來著的莫妮卡,雪蓉的父親是在處理企業收購與合併的公司上班的次長,母親則是在康寧的大學教書的教師,因此受母親影響較深的雪蓉在氣質上其實比較接近書香氣息。
 
「今天還是一樣抓到一些低年級學生用決鬥賭錢的情況,所以我就暫時沒收了他們的錢與牌組。」雪蓉將兩個小盒子放在課本上:「他們想要拿回來的時候,自然就會來找妳們了。」
 
「辛苦妳了,雪蓉學姊,果然糾察隊就是不一樣。」歐菲莉亞笑著說道:「可惜雷納克斯與傑森去找卡農處理作業了,不然實在應該讓他們跟妳學習。」
 
「雖然雪蓉學姊的確是很有魄力,但是我一直覺得很奇怪。」克莉絲汀豎起了手指:「最近都沒有見到雷昂學長與亞歷克斯學長呀,他們兩個怎麼了?」
 
雪蓉一聽到這兩個名字就露出了有些為難的表情,察覺到這一點的莫妮卡於是上前對雪蓉說道:「雪蓉學姊,妳如果不告訴我們的話,那兩位學長就會因為一直沒有處理糾察業務,而等同一直處在翹班的狀態哦。」
 
「是呀,雪蓉學姊,他們兩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愛蘭抬起了手:「之前我在餐廳遇到雷昂學長與亞歷克斯學長的時候,他們還刻意無視對方呢。」
 
「這一切呀,都要從我家那個頑固的老哥說起。」雪蓉嘆了一口氣,然後接著拿出自己的手機:「雖然亞歷克斯學長是主因,但是我不抱怨一下我家老哥,這件事情我真的會說不下去。」
 
只見手機畫面中所顯示的照片,是身穿灰色短袖休閒襯衫與藍色的短裙,並且手中拿著飲料的雪蓉。
 
不過那張照片中的人除了雪蓉是站在中間的位置以外,還有另外兩個少年,分別站在雪蓉的左邊與右邊,並且那兩個少年都將手搭在雪蓉的肩膀上。
 
左邊身穿藍色馬球衫與黑色短褲的少年有著一頭銀紫色的短髮與淡紫色的雙眼,他看上去身形修長而外型英挺,以氣質上來說帶著些微的貴氣。
 
右邊身穿黑色休閒衫與藍色短褲的少年,則是有著一頭棗紅色的短髮與寶藍色的雙眼,他身形較另外一個少年修長一些,且外型較為帥氣。
 
照片中的這兩個人,是在場的少女們都認識的學長──他們分別是亞歷克斯.陳與雪蓉的哥哥.雷昂。
 
「妳們應該也都知道,其實亞歷克斯學長就跟我與老哥一樣,都是住在唐人街的華裔居民。」雪蓉在這個時候說道:「亞歷克斯學長的家裡是開餐館的,以後有空可以帶妳們一起去…扯遠了,不過亞歷克斯學長的確是主角。」
 
莫妮卡等人還在困惑的時候,雪蓉嘆了一口氣:「既然是鄰居,就是從小當朋友長大的,但是男女之間很難有純粹的友情,於是問題就來了─暑假我們去維吉尼亞玩的時候,亞歷克斯學長跟我告白了。」
 
「恭喜妳欸,雪蓉學姊,亞歷克斯學長在學妹之間可是出了名的帥哥之一。」莫妮卡笑著拍了一下雪蓉的肩膀:「問題是我看不出這件事情,為何會與雷昂學長扯上關係。」
 
「因為我家老哥知道這件事情以後就突然抓狂,甚至還想跑去跟亞歷克斯學長幹架,說什麼『想跟我的妹妹交往先過我這一關,否則門都沒有』這樣的話。」雪蓉露出煩惱的表情:「亞歷克斯學長對此非常有意見,結果妳們應該都能猜到。」
 
「我懂了,其實雷昂學長是個究極妹控(Sis-con),所以即便是竹馬跟自己的妹妹表白,也無法容忍。」克莉絲汀像是搞懂了什麼一樣,於是笑著豎起手指:「其實雷昂學長有戀妹癖,似乎是很早就能看出來了。」
 
「我懂妳的意思,雷昂學長的言行感覺上大概就是妹妹是唯一的女神,還是感恩妹妹、讚嘆妹妹之類的。」愛蘭苦笑了一下:「說起來,為什麼最近說中文的似乎有些流行感恩OO、讚嘆OO的話呢?」
 
只見雪蓉的臉龐慢慢地被染紅,莫妮卡也笑了一下:「妳們兩個先別戲弄雪蓉學姊了,不然要是發生反效果的話,我也救不了妳們。」
 
「是呀,當下雪蓉學姊可是有重要的事情找我們解套,我們作為學妹可不能只是戲弄雪蓉學姊。」歐菲莉亞抬起了手:「畢竟雷昂學長與亞歷克斯學長也是糾察,我們可不能讓另外兩個糾察一直翹班吧?」
 
「不過沒有想到另外兩個糾察一直翹班,居然只是為了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這年頭的友情這麼廉價嗎?」克莉絲汀忖了一下:「不曉得這件事情賣給那些日本學生,能不能最後變成BL小說。」
 
「那應該不是重點吧,妳就不能產生一些比較正經的想法嗎?」此時愛蘭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我們首先要知道的事情是,針對雷昂學長與亞歷克斯學長之間的冷戰,雪蓉學姊是否需要我們的幫忙。」
 
就在莫妮卡與歐菲莉亞接著望向雪蓉的時候,雪蓉也望向了莫妮卡:「其實我雖然小時候就很喜歡亞歷克斯學長,但是我也不想要亞歷克斯學長與老哥因為我而陷入冷戰──所以拜託了,希望妳能以會長的身分來調解。」
 
「好吧,既然雪蓉學姊都來請求我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絕──不過以會長身分出動,還是有條件的。」莫妮卡抬起了手:「這樣子吧,雪蓉學姊──妳跟歐菲莉亞決鬥,妳能夠將歐菲莉亞的生命值扣到1500分以下的話,我就幫妳進行調解。」
 
 
紐約決鬥學院 1vs1 決鬥規則
 
1.     雙方起始手牌為五張,並且先攻方可以抽牌。
2.     雙方之生命值以5000分計算。
3.     不得以賭牌、賭錢作為決鬥之前提。
 
 
其實是我來拜託這些學妹的,所以我雖然是學姊,但是這種時候不能隨便擺學姊的架子…雪蓉望向看著自己的學妹們的時候,也如此在心中想著。
 
「那就拜託妳了,莫妮卡,我會跟歐菲莉亞決鬥的。」雪蓉於是說道:「畢竟老哥一直跟亞歷克斯學長冷戰下去,我也會過意不去的。」
 
歐菲莉亞於是笑著說道:「那就這樣說定囉,雪蓉學姊──待會希望妳能夠多手下留情,別將我殺個片甲不留。」
1
-
LV. 26
GP 757
7 樓 幻月 dragon41128
GP1 BP-

碧藍詩篇06 恐龍與黑夜(上)


身穿制服的雪蓉與歐菲莉亞在戴上決鬥盤,來到了奧巴尼大樓四樓的室內決鬥場的時候,毫不稀奇的引來了其他學生的注意。
 
說起來,這些學弟與學妹大概會以為,學生會在搞內鬥吧……莫妮卡還在這麼想的時候,雪蓉與歐菲莉亞已經找了一個平台,並且分別站在平台的兩側。
 
「那麼今天就有勞雪蓉學姊出招了,畢竟學生會裡面的學長姊,我真正有決鬥過的也就只有雷昂學長與亞歷克斯學長。」歐菲莉亞笑著將牌組裝入決鬥盤:「但是說來慚愧,因為我那次其實打輸了。」
 
「能夠跟老哥與亞歷克斯學長決鬥過,基本上就已經很了不起啦。」雪蓉淺淺的笑了一下,然後將牌組裝入決鬥盤:「畢竟與學長姊決鬥,其實並不是每天都會發生的事情。」
 
兩個少女接著啟動了決鬥盤之後,也接著同時將決鬥盤展開,歐菲莉亞則是在那之後微笑著伸出了手:「我是學妹,那麼就由雪蓉學姊先攻吧。」
 
DUEL──
 
於是雪蓉與歐菲莉亞在宣告決鬥展開之後同時抽出了五張卡片,雪蓉在那之後接著抽了卡片:「那就是我先攻了,召喚兇猛冥河龍採取攻擊狀態,覆蓋三張牌,結束這個回合。」
 
只見雪蓉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隻頭顱周遭長著大大小小的犄角,但是頭部卻異常的光亮,甚至如同圓形盾牌一般的恐龍。(雪蓉手牌:2)
 
兇猛冥河龍ATK:2000/DEF:100,等級4,地屬性,恐龍族,效果怪獸
1.     此卡攻擊守備表示怪獸的場合:將不造成戰鬥傷害,並且戰鬥傷害歸零,但是被攻擊的怪獸將在傷害計算階段結束的時候破壞。
 
一上來就先使用冥河龍,看來雪蓉學姊打算將我的防守機能的怪獸吃死…歐菲莉亞望向了[兇猛冥河龍]的時候,也如此在心中想著。
 
雪蓉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歐菲莉亞也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這一回合,召喚[煌夜獸─狂亂半人馬]採取攻擊狀態。」
 
此時歐菲莉亞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上半身是壯碩的男子,下半身是駿馬,身上披著暗色的鎧甲,並且手拿戰斧的巨獸。
 
煌夜獸─狂亂半人馬ATK:2000/DEF:1000,等級4,暗屬性,獸族,效果怪獸
1.     此卡被戰鬥破壞的場合:此卡將會在下一個準備階段的時候,以守備表示之形式特殊召喚到場地上。在此效果下被特殊召喚的此卡,將無法改變表示形式,也不能發動攻擊。(此效果在一場決鬥中只能使用一次)
 
「接下來,將狂亂半人馬作為對象,發動裝備魔法卡──暗影祝福。」歐菲莉亞拿起了卡片:「在[暗影祝福]的效果之下,狂亂半人馬將會上升300分的攻擊力,並且將不會被陷阱卡的效果破壞。」
 
暗影祝福,裝備魔法
只有暗屬性怪獸能裝備此卡。
1.     裝備此卡的怪獸將會上升300分的攻擊力,並且將不會被陷阱卡的效果破壞。
 
於是[煌夜獸─狂亂半人馬]被黑色的霧氣所包覆,歐菲莉亞也接著揚起手指向雪蓉:「戰鬥!狂亂半人馬對兇猛冥河龍發動攻擊!」
 
就在[煌夜獸─狂亂半人馬]舉起戰斧衝向[兇猛冥河龍]的時候,雪蓉也接著抬起了手:「發動陷阱卡──敏捷足爪!當我場地上的恐龍族怪獸被攻擊的時候,讓該次攻擊無效,然後給予對方玩家800分的生命值傷害!」
 
敏捷足爪,通常陷阱
1.     己方場地上的恐龍族怪獸被攻擊的場合:令該次攻擊無效,並且給予對方玩家800分的生命值傷害。
 
只見[兇猛冥河龍]躲過了[煌夜獸─狂亂半人馬]的攻擊之後,也接著衝向歐菲莉亞,並且用頭部朝歐菲莉亞猛然的撞過去。(歐菲莉亞LP:5000-800=4200)
 
沒有想到我反而會損失800分的生命值,這種情況實在很難搞…歐菲莉亞雖然感覺有些無奈,不過還是在覆蓋三張卡片後宣告回合結束。(歐菲莉亞手牌:1)
 
歐菲莉亞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雪蓉接著抽出了卡片:「那就換我了,這一回合,召喚鬥爭恐獸,然後讓等級4的鬥爭恐獸協調等級4的兇猛冥河龍!」
 
此時雪蓉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隻頭部與頸部上長滿了犄角,並且看上去兇惡且足以讓人震懾的恐龍。
 
鬥爭恐獸ATK:1700/DEF:200,等級4,恐龍族,地屬性,效果怪獸
1.     此卡被用於等級7以上的恐龍族同步怪獸之同步素材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抽兩張牌。
 
鬥爭的本能會在危機來臨的時候被喚醒,讓最為強大的巨獸再次君臨於大地之上吧雪蓉握住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鬥爭恐獸─鐵刃劍龍]!」
 
只見雪蓉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隻背部上面長著兩排形狀類似風箏的骨板,一部分的尾巴上面長著尖刺,並且長長的尾巴末端猶如刀鋒一般銳利的恐龍。
 
鬥爭恐獸─鐵刃劍龍ATK:2300/DEF:3000,等級8,地屬性,恐龍族,同步/效果怪獸
[鬥爭恐獸]+協調以外的恐龍族怪獸一體以上
1.     一回合一次,對方玩家發動魔法卡或陷阱卡的場合:通過支付500分的生命值,令該效果的發動無效化並破壞(此效果只有在己方回合才能發動)。
2.     一回合一次,己方宣告回合結束階段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可以改變此卡的表示形式。
 
「鬥爭恐獸被用於等級7以上的恐龍族同步怪獸之同步素材的場合,我可以抽兩張牌。」雪蓉抽出兩張卡片之後,接著拿起其中一張卡片:「接下來,發動環境魔法卡─[恐龍樂園─侏儸紀公園]。」
 
此時雪蓉的決鬥盤投映出了背景為大規模原始叢林與草原,背景中有幾隻恐龍出沒與隱沒在叢林之中,並且有一條通往叢林深處的大馬路,而馬路中央是一個大型木製拱門的動畫環境。
 
恐龍樂園─侏儸紀公園(念法:Jurassic Park),環境魔法
1.     此卡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場地上所有的恐龍族怪獸,都會上升500分的攻擊力與守備力。
 
「因為侏儸紀公園的效果,鐵刃劍龍將會上升500分的攻擊力與守備力。」雪蓉指向了歐菲莉亞:「戰鬥!鐵刃劍龍對狂亂半人馬發動攻擊──劍尾衝擊(Sword Tail Crush)!」(鬥爭恐獸─鐵刃劍龍ATK:2300+500=2800;DEF:3000+500=3500)
 
就在[鬥爭恐獸─鐵刃劍龍]甩動尾巴的時候,歐菲莉亞抬起了手:「發動速攻魔法卡──暗影盾牌!在[暗影盾牌]的效果下,狂亂半人馬將不被戰鬥破壞,並且戰鬥傷害將會歸零!」
 
「就在這個時候,發動鐵刃劍龍的效果!」雪蓉揚起了手:「通過支付500分的生命值,令一次魔法卡或陷阱卡效果的發動無效化並破壞─在這個效果下,[暗影盾牌]將會的效果將會被無效化並破壞!」
 
暗影盾牌,速攻魔法
1.     己方場地上的暗屬性怪獸被攻擊的場合:此卡發動的回合,被攻擊的怪獸將不被戰鬥破壞,並且戰鬥傷害將會歸零。
 
失算了,竟然會反過來被這樣子弄…當[鬥爭恐獸─鐵刃劍龍]甩動尾巴將[煌夜獸─狂亂半人馬]一口氣撕裂的時候,歐菲莉亞也稍稍的暗罵一下並瞇起了雙眼。(雪蓉LP:4200-[2800-2300]=3700;雪蓉LP:5000-500=4500)
 
「我覆蓋一張牌,並且宣告回合結束。」雪蓉在[鬥爭恐獸─鐵刃劍龍]改變姿態的時候說道:「一回合一次,當我宣告回合結束階段的時候,可以讓鐵刃劍龍改變表示形式。」(雪蓉手牌:2)
 
打了就跑的戰術,感覺跟肇事逃逸很像呢…莫妮卡望著[鬥爭恐獸─鐵刃劍龍]的時候,也稍稍的歪了一下頭。
 
在雪蓉宣告回合結束之後,歐菲莉亞接著抽出卡片:「再來就換我了,首先根據上一回合被破壞的狂亂半人馬的效果,我讓狂亂半人馬守備表示之形式特殊召喚到場地上。」
 
是想要進行同步召喚吧,假如狂亂半人馬被用於同步素材的話…雪蓉因為看到了再次出現在歐菲莉亞的場地上的[煌夜獸─狂亂半人馬]的時候,也因為回想起當年自己與申請進入學生會的莫妮卡進行決鬥的情況,而稍稍的瞇起雙眼。
 
「再來,召喚[煌夜戰士─矮人山王]到場地上採取攻擊狀態。」歐菲莉亞接著拿出了卡片:「接下來,讓等級3的矮人山王協調等級4的狂亂半人馬。」
 
等級7,看來目前的歐菲莉亞牌運還稱不上很好…克莉絲汀這麼想的時候,歐菲莉亞的場地上已經出現了一個拿著戰斧,身披輕型戰甲且身形矮小的戰士。
 
煌夜戰士─矮人山王ATK:1300/DEF:400,等級3,暗屬性,戰士族,協調怪獸
1.     此卡存在於墓地的場合:通過將墓地裡的此卡除外,可以令對方場地上一體怪獸在一次傷害計算階段的場合,降低600分的攻擊力(此效果在對方玩家的回合同樣有效)。
 
「當夜色籠罩在大地之上的時候,暗夜中的閃光將會閃耀,成為暗色之王的嶄新力量!」歐菲莉亞在[煌夜戰士─矮人山王]化為三顆星星包覆[煌夜獸─狂亂半人馬]的時候,也抬起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煌夜獸─噴火魔獸]!」
 
只見歐菲莉亞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隻頭部雖然是獅子,然而背部接近頭部後頸的左側長著山羊的頭,頭部後頸的右側長著巨蟒的頭、前腳是獅子的足部而後腳是山羊的足部,並且拖著蟒蛇尾巴的巨獸。
 
煌夜獸─噴火魔獸ATK:2400/DEF:2000,等級7,暗屬性,惡魔族,同步/效果怪獸
名為[煌夜戰士]的協調怪獸+暗屬性的怪獸一體以上
1.     一回合一次,指定對方玩家場地上的一體怪獸:被指定的怪獸將會在回合結束前,降低1000分的攻擊力與守備力。
2.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對方玩家在傷害計算階段結束前,所發動的陷阱卡將會被無效化並且破壞。
 
「噴火魔獸可以一回合一次,令對方玩家場地上一體怪獸在回合結束前,降低1000分的攻擊力與守備力!」歐菲莉亞抬起了手:「以鐵刃劍龍為對象,發動噴火魔獸的效果─猛獅鐵爪(Claw of Lion)!」
 
麻煩了,這樣子的話…鐵刃劍龍的防禦會被攻破…就在雪蓉這麼想的時候,[煌夜獸─噴火魔獸]身體的獅子部分已經高高舉起了爪子,然後接著在[鬥爭恐獸─鐵刃劍龍]身上留下爪痕。(鬥爭恐獸─鐵刃劍龍DEF:3500-1000=2500)
 
「戰鬥!」歐菲莉亞接著指向了雪蓉:「噴火魔獸對鐵刃劍龍發動攻擊─泰豐的烈焰(Flames of Typhon)!」
 
於是[煌夜獸─噴火魔獸]頸部後方的巨蟒與山羊的頭部發出咆嘯聲,並且同時朝著[鬥爭恐獸─鐵刃劍龍]噴出了熊熊烈火。
 
「發動陷阱卡──適者生存!」歐菲莉亞揚起了手:「在[適者生存]的效果之下,讓噴火魔獸降低1000分的攻擊力!」
 
「沒有用的,在這個時候,發動噴火魔獸的第二個效果!」歐菲莉亞握住了手:「噴火魔獸發動攻擊的場合,對方玩家在傷害計算階段結束前,所發動的陷阱卡將會被無效化並且破壞!」
 
只見原本被發動的[適者生存]卡片(動畫效果)被烈焰吞沒,而[鬥爭恐獸─鐵刃劍龍]也接著遭到消滅。
 
「但是還沒有完,發動速攻魔法卡─崩潰的神盾!」歐菲莉亞說道:「當我場地上的怪獸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該怪獸可以再次發動攻擊,因此噴火魔獸對雪蓉學姊發動直接攻擊─泰豐的烈焰(Flames of Typhon)!」
 
崩潰的神盾(神盾的念法為“Aegis”),速攻魔法
1.     己方場地上的同步怪獸,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地場合:該怪獸可以再次發動攻擊。
 
什麼…在雪蓉還來不及反應過來以前,[煌夜獸─噴火魔獸]身體上的山羊頭部與蟒蛇頭部已經朝著雪蓉吐出烈焰。(雪蓉LP:4500-2400=2100)
 
這樣子就暫時取得上風了,之後就再來看看吧……歐菲莉亞這麼想的時候,也接著覆蓋一張牌並且宣告回合結束。(歐菲莉亞手牌:0)
 
歐菲莉亞宣告回合結束之後,雪蓉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當我的場地上不存在怪獸,而對方玩家場地上存在同步怪獸的場合,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鐵甲板頭龍到場地上。」
 
此時雪蓉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隻背部披著如同盾牌的堅甲,頭部與身體上面長著無數的尖刺,並且尾巴是棒狀物的龐大恐龍。
 
鐵甲板頭龍ATK:1400/DEF:2800,等級8,地屬性,恐龍族,效果怪獸
1.     己方場地上不存在怪獸,而對方玩家場地上存在同步怪獸的場合:可以不進行上級召喚,從手中特殊召喚此卡到場地上。
 
「有趣,這下子可就是雪蓉學姊的拿手把戲了……」歐菲莉亞因為回憶起自己觀看雪蓉的決鬥,而使自己的嘴角稍稍地揚了起來,雪蓉也淺淺的笑了一下。

*

其實還是那個老毛病,就是寫得很隨便...ww

不過這周的連載計畫因為周末有事,所以應該會稍加改變(?)
1
-
LV. 26
GP 760
8 樓 幻月 dragon41128
GP1 BP-

碧藍詩篇07 恐龍與黑夜(下)


歐菲莉亞宣告回合結束之後,雪蓉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當我的場地上不存在怪獸,而對方玩家場地上存在同步怪獸的場合,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鐵甲板頭龍到場地上。」
 
此時雪蓉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隻背部披著如同盾牌的堅甲,頭部與身體上面長著無數的尖刺,並且尾巴是棒狀物的龐大恐龍。
 
鐵甲板頭龍ATK:1400/DEF:2800,等級8,地屬性,恐龍族,效果怪獸
1.     己方場地上不存在怪獸,而對方玩家場地上存在同步怪獸的場合:可以不進行上級召喚,從手中特殊召喚此卡到場地上。
 
「接下來,發動魔法卡──高能基因改造藥物。」雪蓉拿起了手中的卡片:「在高能基因改造藥物的效果下,通過將[鐵甲板頭龍]送入墓地,可以無視召喚條件從額外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與[鐵甲板頭龍]相同等級的恐龍族同步怪獸。」
 
高能基因改造藥物,通常魔法
1.     指定己方場地上一體恐龍族怪獸,將其送入墓地,並且從額外牌組中,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一體等級相同的同步怪獸到場地上(此召喚將視為同步召喚)。
 
的確很有雪蓉學姊的風格,那一次與雪蓉學姊的決鬥中,我就因為這種戰術吃過一次小小的悶虧…愛蘭這麼想的時候,[鐵甲板頭龍]也被光芒包覆了。
 
「在[高能基因改造藥物]的效果下,無視召喚條件從額外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等級8的恐龍族同步怪獸!」雪蓉揚起了手:「在這個效果下,特殊召喚[鬥爭恐獸─甲冑三角龍]到場地上!」
 
於是[鐵甲板頭龍]變成了一隻口鼻部上方有一跟鼻角、眼睛上方有一對額角,頭顱後方看起來就像是扇形盾牌,並且後背與側面身體上長著一小排犄角的恐龍。
 
鬥爭恐獸─甲冑三角龍ATK:2500/DEF:3000,等級8,地屬性,恐龍族,同步/效果怪獸
[鬥爭恐獸]+協調以外的恐龍族怪獸一體以上
1.     此卡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對方玩家將會承受1000分的生命值傷害。
2.     此卡採取守備表示狀態的場合:對方玩家無法以此卡以外的恐龍族怪獸作為攻擊對象。
 
因為有侏儸紀公園的緣故,所以攻擊力還要加500分上去…歐菲莉亞看著[鬥爭恐獸─甲冑三角龍]的時候,也接著稍稍的歪了一下自己的頭。(鬥爭恐獸─甲冑三角龍ATK:2500+500=3000)
 
「戰鬥!」雪蓉揚起了手:「甲冑三角龍對噴火魔獸發動攻擊─犄角衝刺(HornAssault)!」
 
就在[鬥爭恐獸─甲冑三角龍]朝著[煌夜獸─噴火魔獸]衝刺,準備要用頭部上的額角攻擊的時候,歐菲莉亞揚起了手:「發動陷阱卡──漆黑飭令!這一回合,讓一次戰鬥無效,然後雙方玩家可以各抽一張牌!」
 
漆黑飭令,通常陷阱
1.     己方場地上的暗屬性怪獸被攻擊的場合:令該次戰鬥無效,並且雙方玩家各抽一張牌。
 
只見[煌夜獸─噴火魔獸]的獅子身體部分揚了起來,並且用被黑色霧氣包覆的爪子擋住了[鬥爭恐獸─甲冑三角龍]的額角。
 
算妳幸運,不過下一回合可就難說了…雪蓉這麼想的時候,也接著抽了一張牌,而歐菲莉亞也同時抽了一張牌,不過雪蓉在覆蓋兩張牌後宣告回合結束。(雪蓉手牌:0;歐菲莉亞手牌:1)
 
雪蓉宣告回合結束之後,歐菲莉亞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首先在噴火魔獸的效果下讓甲冑三角龍在回合結束前,降低1000分的攻擊力與守備力──猛獅鐵爪(Claw of Lion)!」
 
很好,歐菲莉亞上鉤了…雪蓉這麼想的時候,[煌夜獸─噴火魔獸]身體的獅子部分已經高高舉起了爪子,然後接著在[鬥爭恐獸─甲冑三角龍]身上留下爪痕。(鬥爭恐獸─甲冑三角龍ATK:3000-1000=2000)
 
「戰鬥!」歐菲莉亞接著指向了雪蓉:「噴火魔獸對甲冑三角龍發動攻擊──泰豐的烈焰(Flames of Typhon)!」
 
於是[煌夜獸─噴火魔獸]頸部後方的巨蟒與山羊的頭部發出咆嘯聲,並且同時朝著[鬥爭恐獸─甲冑三角龍]噴出了熊熊烈火。
 
「就在這個時候,發動速攻魔法卡─獵殺者的反撲!」雪蓉握住了手「當我場地上的恐龍族怪獸被攻擊的時候,通過將牌組最上方的卡片送入墓地,讓該次攻擊無效,並且給予對方玩家被攻擊的怪獸每有一等級300分的生命值傷害!」
 
獵殺者的反撲,速攻魔法
1.     己方場地上的恐龍族怪獸被攻擊的場合:通過將牌組最上方的一張卡片送入墓地,令該次攻擊無效,並且給予對方玩家被攻擊的怪獸,每有一等級300分的生命值傷害。
 
「發動速攻魔法卡──黑魔法的契約!」歐菲莉亞抬起了手:「當我場地上的暗屬性怪獸攻擊的時候,對方玩家所發動的魔法卡與陷阱卡將會被無效化並破壞!」
 
黑魔法的契約,速攻魔法
1.     場地上的暗屬性怪獸攻擊的時候,對方玩家所發動的魔法卡與陷阱卡將會被無效化並破壞(此卡一回合只能發動一次)。
 
「想太多了,發動反制陷阱卡─恐龍的怒氣!」雪蓉指向了歐菲莉亞:「當我場地上存在恐龍族怪獸的時候,通過將場地上一張魔法卡送入墓地,可以讓一次魔法卡或陷阱卡發動無效化並且破壞!」
 
恐龍的怒氣,反制陷阱
1.     己方場地上存在恐龍族怪獸的場合:通過將場地上一張魔法卡送入墓地,令一次魔法卡或陷阱卡發動無效化並且破壞。
 
只見[恐龍樂園─侏儸紀公園]構成的動畫環境被逐漸消滅,而[鬥爭恐獸─甲冑三角龍]也衝向了歐菲莉亞。(歐菲莉亞LP:4200-[300*8]=1800)
 
我還以為雪蓉學姊與莫妮卡有差距,果然學姊等級的人都不好惹呀…歐菲莉亞這麼想的時候,也覆蓋了一張牌並宣告回合結束。(歐菲莉亞手牌:0)
 
在    歐菲莉亞宣告回合結束之後,雪蓉接著抽出卡片接下來就是:「我的回合了,戰鬥!甲冑三角龍對噴火魔獸發動攻擊──犄角衝刺(Horn Assault)!」
 
即便是沒有了侏儸紀公園的效果,依然打算小上加一滅掉我的噴火魔獸嗎…歐菲莉亞這麼想的時候,也接著抬起了手。
 
「就在這個同時,從墓地裡發動矮人山王的效果!」歐菲莉亞握住了手:「通過將墓地裡的矮人山王除外,讓甲冑三角龍降低600分的攻擊力!」
 
此時[鬥爭恐獸─甲冑三角龍]被黑霧包覆,而[煌夜獸─噴火魔獸]頸部後方的巨蟒與山羊的頭部接著吐出烈焰消滅前者(雪蓉LP:2100-[2400-1900]=1600)
 
哼哼,這倒是沒有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雪蓉看到[煌夜獸─噴火魔獸]被反過來消滅的時候,反而露出了一抹淺淺的微笑。
 
怎麼一回事,雪蓉學姊看起來居然還是很從容…當歐菲莉亞對於眼前的狀況感到奇怪的時候,雪蓉已經覆蓋一張卡片並且宣告回合結束。(雪蓉手牌:0)
 
在雪蓉宣告回合結束之後,歐菲莉亞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戰鬥!噴火魔獸對雪蓉學姊發動直接攻擊─泰豐的烈焰(Flames of Typhon)!」
 
「就在這個時候,從墓地裡發動敏捷迅猛龍的效果!」雪蓉笑了一下:「在[敏捷迅猛龍]的效果之下,可以讓一次直接攻擊造成的戰鬥傷害歸零,並且我得以在那之後抽一張牌!」
 
只見雪蓉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隻中等體型的恐龍將烈焰擋住,雪蓉也笑著抽出了一張卡片。(雪蓉手牌:1)
 
這樣子就只能希望下一回合沒有出什麼差錯,不然打從剛才我一直就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歐菲莉亞這麼想的時候,也覆蓋了一張卡片並宣告回合結束。(歐菲莉亞手牌:0)
 
歐菲莉亞宣告回合結束之後,雪蓉抽出了卡片:「那就換我了,首先發動永續陷阱卡──化石挖掘工程。在[化石挖掘工程]的效果之下,從墓地裡將甲冑三角龍特殊召喚到場地上,但是甲冑三角龍的攻擊力與守備力均會歸零。」
 
此時[鬥爭恐獸─甲冑三角龍]再次出現在雪蓉的場地上,雪蓉在那之後接著拿起了卡片:「接下來,發動魔法卡─斷牙的代價。通過將我手中所有的手牌送入墓地,可以將[斷牙的代價]視為墓地裡的一張魔法卡發動。」
 
雖然是以捨棄手牌作為發動的代價,但是雪蓉學姊的手中根本早就已經沒有卡片了…等等,如果可以視為墓地裡的一張魔法卡發動…歐菲莉亞察覺到雪蓉的目標的時候,也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沒有錯的,依照[斷牙的代價]的效果,讓[斷牙的代價]視為[高能基因改造藥物]的效果進行發動!」雪蓉握住了手:「因此通過將甲冑三角龍送入墓地,無視召喚條件從額外牌組中,特殊召喚等級8的[鬥爭恐獸─帝王迅猛龍]到場地上!」
 
只見[鬥爭恐獸─甲冑三角龍]被光芒包覆,並且逐漸地變成了一隻有著暗色陰冷色調皮膚,頸部連結到背部與尾部部位的左右兩側之上長著兩排小尖刺,看起來龐大而讓人驚懼的恐龍。
 
鬥爭恐獸─帝王迅猛龍ATK:3000/DEF:2800,等級8,地屬性,恐龍族,同步/效果怪獸
[鬥爭恐獸]+協調以外的恐龍族怪獸一體以上
1.     此卡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以恐龍族怪獸做為對象的魔法卡與陷阱卡的效果,將會被無效化並破壞。
2.     此卡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被破壞怪獸攻擊力數值的生命值傷害。
 
還真是有夠刺激,竟然不忘將[高能基因改造藥物]回收再利用…當[鬥爭恐獸─帝王迅猛龍]張開血盆大口發出咆嘯聲的時候,歐菲莉亞也無奈的淺笑了一下。
 
「帝王迅猛龍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將會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被破壞怪獸攻擊力數值的生命值傷害!」雪蓉揚起了手帝王:「戰鬥!迅猛龍對噴火魔獸發動攻擊──帝王之牙(Fangs of Domination)!」
 
只見[鬥爭恐獸─帝王迅猛龍]朝著[煌夜獸─噴火魔獸]衝刺,並且在咬向了[煌夜獸─噴火魔獸]的頸部將其放倒之後,將[煌夜獸─噴火魔獸]消滅。(歐菲莉亞LP:1800-[3000-2400]=1200)
 
這樣就可以了…雪蓉雖然這麼想著,然而當[煌夜獸─噴火魔獸]被消滅之後,歐菲莉亞的決鬥盤卻沒有傳來敗北的訊息音效。
 
就在這個時候,雪蓉卻很訝異的發現歐菲莉亞的生命值並未歸零,歐菲莉亞則是淺淺的笑了一下:「很驚險呢,因為我發動了陷阱卡──深淵的聖護。在這張卡的效果之下,我所承受的一次戰鬥或效果傷害將會歸零,並且可以抽一張牌。」
 
沒料到會有這樣的事情,剛才沒能用帝王迅猛龍解決掉歐菲莉亞,這下子麻煩大了…雪蓉這麼想的時候,也只能宣告回合結束。(雪蓉手牌:0,歐菲莉亞手牌:1)
 
雪蓉宣告回合結束之後,歐菲莉亞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召喚[煌夜獸─影嵐飛鳥]採取攻擊狀態。」
 
就在這個時候,歐菲莉亞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身體被重型鎧甲包覆、並且展著一對大翅膀的飛鳥。
 
煌夜獸─影嵐飛鳥ATK:1800/DEF:1200,等級4,暗屬性,鳥獸族,效果怪獸
1.     此卡被召喚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抽兩張牌。
 
「首先,影嵐飛鳥被召喚的時候,我可以抽兩張牌。」歐菲莉亞抽出卡片後,便接著說道:「並且當我場地上有協調怪獸的場合,可以特殊召喚[煌夜戰士─黑騎士]到場地上,然後讓等級4的黑騎士協調等級4的影嵐飛鳥!」
 
此時歐菲莉亞場地上出現了一個騎著黑色駿馬,披著暗色鎧甲,並且拿著短刀的戰士。
 
「當夜色籠罩在大地之上的時候,暗夜中的閃光將會閃耀,成為暗色之王的嶄新力量!」歐菲莉亞在[煌夜戰士─黑騎士]化為四顆星星包覆[煌夜獸─影嵐飛鳥]的時候,也抬起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煌夜獸─深淵公主]!」
 
只見歐菲莉亞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身上披著輕型鎧甲,手中拿著一把暗色長槍與一面盾牌,並且騎乘在一隻龐大黑色蟒蛇的身上的少女戰士。
 
煌夜獸─深淵公主ATK:3000/DEF:2700,等級8,暗屬性,天使族,同步/效果怪獸
名為[煌夜戰士]的協調怪獸+暗屬性的怪獸一體以上
1.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對方玩家直到傷害計算階段結束前,不能發動魔法卡與陷阱卡。
2.     此卡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破壞對方玩家場地上所有的魔法卡與陷阱卡。
 
「接下來,以深淵公主為對象,發動裝備魔法卡─邪神的冒瀆。」歐菲莉亞接著拿起了卡片:「裝備了[邪神的冒瀆]的怪獸將上升300分的攻擊力,並且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將會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被破壞怪獸攻擊力數值的生命值傷害。」
 
此時[煌夜獸─深淵公主]身上的鎧甲上,多出了一顆帶有山羊頭圖案的紅寶石,歐菲莉亞也接著抬起手指向雪蓉:「戰鬥!深淵公主對帝王迅猛龍發動攻擊──深淵的祝福(Blessings from the Abyss)!」
 
只見[煌夜獸─深淵公主]騎乘的大蟒蛇張大了嘴之後,朝著[鬥爭恐獸─帝王迅猛龍]吐出黑色的氣流,並且將後者消滅。(雪蓉LP:1600→0)
 
 
「想不到最後還是打輸了,總覺得做為學姊有些沒面子呢。」當雪蓉的決鬥盤發出敗北的訊息聲的時候,雪蓉無奈的抓了一下頭:「真是的,總覺得我有些學姊失格的感覺呀。」
 
「不會啦,至少雪蓉學姊達成了將歐菲莉亞的生命值扣到1500分以下的門檻,所以這次的委託我們還是會受理。」莫妮卡笑著走上前去,並且稍稍拍了拍雪蓉的肩膀:「學姊就跟卡農一樣,以後還是多練習吧。」
 
拿雪蓉學姊跟作為學妹的卡農相提並論,怎麼樣都不太對吧…雖然莫妮卡露出燦爛的笑容,但是一旁的愛蘭與克莉絲汀還是忍不住在心中吐槽。
 
「等等,莫妮卡,為什麼雪蓉學姊被打敗妳鼓勵她,作為副會長的我打倒學姊,卻反而沒有被誇獎呀?」歐菲莉亞看到莫妮卡與雪蓉言歡的樣子,露出了鬧彆扭的表情:「難道我打倒學姊,就不值得鼓勵嗎?」
 
「別這樣子說呀,妳本來就知道雪蓉學姊並不是那麼厲害。」莫妮卡笑著對歐菲莉亞說道:「不然這樣吧,今天晚餐我請各位吃,如何?」
 
「妳說的哦,這我可就不能錯過了!」克莉絲汀與愛蘭露出了興奮的表情,一旁的雪蓉則是微笑著聳了一下肩膀。

1
-
LV. 26
GP 761
9 樓 幻月 dragon41128
GP1 BP-
上一次《碧藍詩篇》的圖所放出的是莫妮卡,這次放出的是歐菲莉亞

作品中歐菲莉亞是學生會的副會長,與莫妮卡(以及另外幾個女生一樣)都是三年級生

雖然畫起來也是有崩到,不過...恩,對,希望各位大大多加包涵(X



依照外型來看歐菲莉亞的頭髮顏色是深褐色,眼睛顏色是海藍色,身高166公分(比莫妮卡略矮一些),胸圍的話則約略是85

歐菲莉亞的全名是歐菲莉亞‧凱蘿‧哈里森(Ophelia Carol Harrison),其姓氏部分的哈里森是取自現實世界美國十九世紀的第二十三任總統班傑明‧哈里森(Benjamin Harrison, Pr.1889-1893)

如果有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歐菲莉亞手中拿著一本課本,該課本是以Norton Anthology of Western Literature (Book.1)作為概念雛形

畢竟在美國(以及英國),一個學生如果讀到高中的年紀還沒有讀過文學經典的話,會被當成是沒有去學校讀過書(這是真的,美國其實有不少這種課本,但是大多都是屬於高中等級的)

在作畫的時候,歐菲莉亞是參考著《萬能鑑定士Q》系列(一套日本的推理小說)的畫風在畫,然而最後卻失敗了,所以頂多只能當成是一種參考資料



歐菲莉亞背後的怪獸是[煌夜獸─噴火魔獸],該怪獸是以電動《戰神》(God of War)之中的奇美拉(Chimera)作為雛型設計而成



*

這次的圖就差不多這樣了,歐菲莉亞的臉部有些崩就別計較那麼多了(被打

然後...對,最後如果有任何大大有任何建議或是吐槽的話,都可以盡量留下

最近開始想要統計看看,自己到底都是專門崩哪邊的(靠牆

幻月
1
-
LV. 26
GP 762
10 樓 幻月 dragon41128
GP1 BP-

碧藍詩篇08 特地調解學長的問題,一定是搞錯了什麼(上)


1
 
POVSide: Monica
 
中午時候的學生餐廳之中,穿著制服的學生們來來往往的在餐廳中行走──有些正要將吃完了食物的餐盤放到回收區,有的則是正在尋覓坐位。
 
「根據雪蓉學姊的說法,亞歷克斯學長因為不喜歡在十二點餐廳人多的時候,在餐廳裡面人擠人,所以都會刻意等到十二點四十分的時候吃午餐。」身穿制服的莫妮卡笑著喝了一口紅茶:「而且用雪蓉學姊的名義,一定能堵到人。」
 
「我也希望能夠堵到亞歷克斯學長,總覺得他自從跟我家老哥吵架之後,就有點像是在疏遠我。」身穿制服的雪蓉將手搭在臉龐上:「但是如果用我的名義,我還真有些懷疑,亞歷克斯學長是否真的會上鉤。」
 
「放心吧,雪蓉學姊,亞歷克斯學長一定會上鉤身穿制服的。」歐菲莉亞笑著拿起了手機:「人類是群居的生物,而不可能完全脫離與他人的接觸──亞歷克斯學長就算不與雷昂學長來往,少說也應該無法忍受不與妳來往。」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抬起了頭的雪蓉注意到了身穿制服、手中拿著餐盤,並且正在餐廳之中四處張望的亞歷克斯。
 
雪蓉在這個時候向亞歷克斯揮了一下手,亞歷克斯也在向雪蓉揮手之後,笑著來往雪蓉的位置走了過來。
 
然而就在來到了雪蓉身後的時候,亞歷克斯因為注意到了莫妮卡與歐菲莉亞,而稍稍的皺起了眉頭。
 
「你好呀,亞歷克斯學長,聽說你最近糾察業務時數缺的有點兇猛,是因為你與雷昂學長吵架呀。」莫妮卡笑著將雙手手指交叉:「但是你如果繼續缺工的話,我可~是會非常困擾的,畢竟這樣會變成我督導幹部不周呢。」
 
「而且這樣子的行為,可是會給我們學生會內部的學弟,以十分微妙的方式樹立不良典範的。」歐菲莉亞也露出淺淺的微笑:「作為學長的責任,不就是應該要在學弟的面前以身作則嗎?」
 
亞歷克斯稍稍的瞪了一下正在一搭一唱的莫妮卡與歐菲莉亞,雪蓉則是嘆了一口氣:「亞歷克斯學長,你不要責怪她們兩個──這件事情是我想出來的,你如果想怪的話,怪我就好了。」
 
「所以他們兩個,也都知道我與雷昂的事情了?」亞歷克斯將自己手中,盛著牛排與薯條的盤子放在桌上:「還是嚴格說起來,整個學生會都已經知道這件事情了?」
 
雪蓉在這個時候眼神飄移向一旁,然後稍稍露出心虛的表情:「假如一定要說的話,就是整個學生會都已經知道這件事情了。」
 
「好吧,反正這件事情錯也不在我,完全就是那個頑固的死妹控,才會把這件事情搞的這麼難看。」亞歷克斯坐下來的時候,也無奈的攤了一下手:「竟然敢說我喜歡雪蓉要經過他同意,我看是他老兄自己有戀妹癖吧。」
 
莫妮卡與歐菲莉亞話還沒有說出口,亞歷克斯就接著拍了一下桌子:「何況他也不想想,以前從小到大作業到底都是誰在罩,連他以前〈法國文藝復興與啟蒙時期文學與文化〉課的報告,關於拉·封丹的報告有一大半都是我幫他寫的。」
 
<*附註1:讓·德·拉·封丹(Jean de La Fontaine)是法國17世紀後期的著名詩人與寓言故事作家,其最為著名的作品就是取材自西方與東方各式各樣的寓言故事,並且改寫為法國詩文格式的《拉封丹寓言》(Fables de La Fontaine)。>
 
我就想說老哥怎麼可能有那麼高的文采,原來真的是亞歷克斯學長幫他老兄寫出來的……畢竟我當時寫關於拉法葉夫人的報告的時候,就看老哥半個字都寫不出來呀……雪蓉這麼想的時候,也如此在心中吐槽。
 
<*附註2:拉法葉夫人(Madame de La Fayette)是法國17世紀後期的女性文學家,其著名作品《克萊芙王妃》(La Princesse de Clèves)被視為現代心理小說之先驅,也是法國文學史上第一個歷史小說的作品。>
 
「也不想想更早以前的英美文學課程裡面,中世紀與文藝復興時期以及十七、十八世紀時期這兩個課程部分的報告,也都是我幫他罩的。」亞歷克斯又接著像連珠炮似的抱怨:「要不然憑他那種不像樣的破文采,關於史班瑟的報告恐怕連兩百字都寫不出來吧。」
 
<*附註3:艾德蒙·史班瑟(Edmund Spenser)是英國十六世紀中後期的伊莉莎白時期(Elizabethan Era)的著名詩人,其最有名的作品就是誇耀伊莉莎白一世的統治與英國榮光,同時也用上了許多神話與傳說題材的敘事詩《仙后》(The Faerie Queene)。>
 
「好啦好啦,我知道過雷昂學長以前欠了你很多人情,不過那並不是今天的重點,畢竟今天要處理的事情有兩個。」莫妮卡豎起了手指:「我們為了方便起見,決定先將你與雪蓉學姊的事情處理好。」
 
「沒錯的,畢竟今天特地不找雷昂學長而找亞歷克斯學長出來,就是想要趁著這個機會先解決你與雪蓉學姊的事情。」歐菲莉亞笑著抬起了手:「那麼就有請我們的雪蓉學姊,來講個幾句話吧。」
 
雪蓉的臉龐因為害羞而被染紅,她在稍稍的低下頭之後,對莫妮卡與歐菲莉亞說道:「這件事情…我想要私底下與亞歷克斯學長說,妳們兩個可以先迴避嗎?」
 
 
當莫妮卡與歐菲莉亞在將近十五分鐘,被雪蓉用LINE的訊息叫回去的時候,兩個少女看到的是正在一起喝飲料的雪蓉與亞歷克斯。
 
「我們想說可以先試試看,畢竟我其實小時候就很喜歡亞歷克斯學長,而且亞歷克斯學長也同意。」臉龐被染紅的雪蓉笑著說道:「但是這件事情…先別讓老哥知道,不然他鐵定會掀起軒然大波。」
 
「是呀,其實前一陣子躲著雪蓉就是因為雷昂發神經之後,我不太敢再跟雪蓉提到這件事。」亞歷克斯也苦笑了一下:「不過幸好話說開以後,真正需擔心的,就只剩下雷昂那邊了。」
 
莫妮卡看到亞歷克斯很自然的將手搭到了雪蓉的肩膀上之後,於是笑著拍了一下手:「總之先恭喜兩位好了,那麼雷昂學長那邊的話,我會想辦法搞定的。」
 
「不過雪蓉學姊與亞歷克斯學長交往的事情,先別讓過去雷昂學長那邊的雷納克斯與傑森知道,應該會比較好這。」個時候,歐菲莉亞在莫妮卡耳邊低語:「我怕那兩個傢伙一時多嘴,反而會惹來更多的麻煩。」
 
「沒關係的,我本來也就不打算告訴他們兩個。」莫妮卡淺淺的笑了一下:「雖然這種事情遲早都會被發現,但是我認為讓這兩位親自告訴雷昂學長,應該會是比較好的了結方式。」
 
「不過這種事情應該是要交給卡農處理,要不交給愛蘭或是克莉絲汀也好,怎麼會是交給兩個學弟?」歐菲莉亞露出了不解的表情:「雖然說同樣是男性,但是這種事情再怎麼說,也不太適合給兩位學弟處理。」
 
「正因為同樣都是男性,才會交給雷納克斯與傑森。」莫妮卡笑著拍了一下歐菲莉亞的肩膀:「為了給兩位學弟鋪路,我們得先處理好這邊的狀況。」
 
雪蓉與亞歷克斯注意到莫妮卡正在與歐菲莉亞耳語,不過莫妮卡卻快速的轉過了身,然後笑著說道:「那麼為了處理好這件事情,我需要兩位的幫忙──不會太勞煩兩位,兩位只要負責一件十分簡單的事情即可。」
 
2
 
POVSide: Rennox
 
位於紐約決鬥學院的奧巴尼大樓後方,藉由奧巴尼大樓在六樓與十樓的兩座大型聯絡橋連接的烏特卡大樓(UticaHouse),是紐約決鬥學院的圖書館的所在地。
 
烏特卡大樓總共有五層樓高,而最讓人注目的就是烏特卡大樓的大廳之中,一座由幾乎相當於三個人高的大型雕像。
 
那座雕刻所雕刻的,是一隻正要展開翅膀飛向天空的老鷹,但是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老鷹雕像的腳邊其實擺置著無數長槍與頭盔,乃至旗幟與盾牌的雕刻裝飾品。
 
而在老鷹雕像後方的牆壁上,則是兩幅延展至一樓天花板的畫作──其中一幅畫描繪著光明之神·阿波羅(Apollo)在太陽升起時駕著馬車離開海面的情景,另外一幅畫則描繪著阿波羅在日落的時候駕著馬車回到海面的情景。
 
這兩幅牆壁上的畫作,分別是法國洛可可時期的著名畫家·布雪(FrancoisBoucher)所繪製的成對畫作〈日出〉(TheRising of the Sun)與〈日落〉(TheSetting of the Sun)─當然了,這兩幅畫都是複製品。
 
除此之外,圖書館的擴音器系統也正在播放著歌劇《魔笛》(Die Zauberflöte)第二幕的〈復仇的火焰在我心燃燒〉(Der Hölle Rache kocht in meinem Herzen,就是著名的夜之女王詠嘆調)。
 
當身穿制服的雷納克斯與傑森從自動門走進烏特卡大樓的正面大門的時候,兩個人也接著走向入口旁的沙發上,然後接著在沙發上坐下來。
 
「想不到一進來圖書館就能聽到〈復仇的火焰在我心燃燒〉,感覺實在是有點微妙。」傑森吐了一口氣:「假如一定要播放莫札特的歌劇的話,下次還是請圖書館改播放《埃及王塔莫斯》(Thamos,König in Ägypten)中的曲子好了。」
 
<*附註4:此處兩人分別提及的《魔笛》與《埃及王塔莫斯》,其實都是出身自神聖羅馬帝國(相當於現在的奧地利以及一部分的德國與中歐地區)薩爾斯堡地區的音樂家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著作的歌劇。>
 
「有什麼關係呢,只不過圖書館這種提供看書地方的機構,其實不應該播放歌劇這種會讓人精神亢奮的音樂。」雷納克斯笑了一下:「假如是我的話,會建議圖書館改播華爾滋舞曲──不過改為播放鋼琴彈奏版,也不失為一個好主意。」
 
「我們應該不是來糾察圖書館播放的音樂,而是來這裡找雷昂學長的吧?」傑森稍稍的吐槽了雷納克斯:「想要品評古典音樂跟歌劇的話,其實還是應該找莫妮卡學姊與歐菲莉亞學姊才對。」
 
「放輕鬆一點,反正我們也都知道雷昂學長來圖書館的時候,其實只會窩在小說區那邊。」雷納克斯笑著拍了一下傑森的肩膀:「聽個歌劇等雷昂學長現身,才比較符合我的性格呀。」
 
「這樣子的話,我們大概要去三樓的小說區吧?」傑森在這個時候稍稍抓了一下頭髮:「畢竟現在才14:25,而根據雪蓉學姊的說法,雷昂學長都是在14:45的時候才會現身。」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雷納克斯注意到了從烏特卡大樓的正面大門走進來的雷昂,他於是向傑森使了一個眼神,然後接著站起來走向雷昂。
 
 
身穿制服並且右側肩膀上背著一個提袋,手中拿著課本的雷昂走進了烏特卡大樓的時候,也稍稍的四處張望了一下。
 
最近幾天實在不想跟亞歷克斯那傢伙往來,偏偏這樣子作業就只能靠自己……但是明明就是他自己不好,想要撩雪蓉還敢不經過我的同意……雷昂這麼想的時候,也邁開了自己的腳步。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雷昂注意到了身穿制服的雷納克斯與傑森──雖然雷昂實在是很想無視這兩個學弟,但是這兩個學弟可以說是擋在他的前面。
 
「    你好啊,雷昂學長,我家老姊說你已經缺工一段時間了,想要請你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雷納克斯笑著說道:「不過因為聽說你與亞歷克斯學長有些不愉快,所以我們兩個就被叫來調解了。」
 
「是啊,雷昂學長,有什麼不愉快還是要說出來嘛。」傑森也抬起了手:「要不然你這樣子一直缺工,因為一些你不願意說出來的不愉快而翹班,莫妮卡學姊與歐菲莉亞學姊也會很難做人。」
 
不過我們都知道,這鐵定是因為雷昂學長戀妹癖發作的緣故…··然而當兩人看著雷昂的時候,他們其實都在想著莫妮卡轉述的為何雷昂與亞歷克斯不合的原因。
 
雖然雷昂這方面的癖好並不是非常的明顯,但是雷納克斯本人與傑森就有偶然間看到過雷昂對著手機桌布痴笑的畫面──十分有趣的是,那個時候手機桌布上的圖,竟然是身穿便服的雪蓉。
 
但是後來幾次都遇到相同的情況,而且每次雷昂學長手機桌布上的圖都只會是雪蓉學姊的照片,再怎麼笨都知道這其中有問題……傑森看到雷納克斯臉上微妙的表情,也不禁產生相同的想法。
 
「其中的理由告訴你們也無妨啦,我就是不想要亞歷克斯跟雪蓉交往,就是這麼簡單。」雷昂生氣的抬起了手:「他算老幾呀,也不想想認識雪蓉的時候都已經是小學了,我可是幾乎從小就跟雪蓉一起長大的。」
 
雖然這種展開是在意料之外,但是雷納克斯與傑森還是因為雷昂這種充滿了爆點的勁爆發言,而一瞬間露出了愣住的表情。
 
「明明妹妹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完美的存在,我當然不能容忍自己的妹妹隨隨便便就被勾搭走,就算對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也一樣!」雷昂激動地握住了手:「而且最有資格與妹妹在一起的,不正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哥哥嗎!」
 
可是如果依照雷昂學長的這套理論的話,只怕老姊會變成唯一與我有資格結婚的女人吧……雷納克斯聽到雷昂的宣言的時候,也不禁打了個冷顫。
 
「為什麼雪蓉就是無法體會我的愛呢,居然還跟我說什麼她喜歡的人是亞歷克斯,還說其實她中學的時候就喜歡亞歷克斯了!」雷昂接著用激昂的語氣說道:「亞歷克斯就算了,怎麼連雪蓉都這麼不懂事?」
 
不對呀,雷昂學長……說什麼跟妹妹在一起的,我覺得都已經什麼年紀了還在堅持這種幻想,反而是你比較不懂事吧……傑森雖然害怕雷昂握手的力道之強,會從手中滲出血來,但還是如此在心中吐槽。
 
「不管怎麼說,總之雪蓉學姊叫我們來傳話,說明天下午的時候,要跟你在奧巴尼大樓後方的庭院見面。」雷納克斯為了制止雷昂,於是接著豎起手指:「雷昂學長你要不要去不關我們的事情,反正我們已經盡到傳話的職責了。」
 
「等等,你們是說雪蓉叫我去那邊跟她見面,但是她難道沒有提到,她是要跟我說些什麼嗎?」雷昂稍稍的歪了一下頭:「誰曉得會不會是你們兩個冒用雪蓉的名義,然後讓莫妮卡來找我麻煩?」
 
當雷納克斯忍不住想要吐槽的時候,傑森立刻抬起手制止雷納克斯,然後接著對雷昂說道:「雷昂學長,如果你想求證的話,你可以打給雪蓉學姊求證啊。」
 
「好吧,我就當作你們兩個是來傳話的好了,沒事的話我要去休息了。」雷昂接著轉過身,並且大喇喇地揮了一下手:「那麼兩位也別在外面閒晃得太晚了,畢竟兩位應該還有工作吧。」
 
當雷昂走向圖書館的櫃檯的時候,雷納克斯與傑森還刻意等到確認雷昂已經上樓之後,才接著同時轉過身去。
 
「其實如果剛才交給我的話,我覺得應該沒有問題。」雷納克斯用有些不悅的眼神瞪著傑森:「何況剛才雷昂學長那句話太欠吐槽了,就算我們是學弟,也沒有必要容忍學長耍蠢吧?」
 
「你要曉得一件事,雷昂學長這樣子的人其實並不喜歡被吐槽,你剛才如果真的吐槽他的話,只會讓事情變得更麻煩。」傑森抬起了手:「真的要應付他的話,你必須用講道理的方式,而且也要讓自己顯得理所當然。」
 
「話是這麼說沒有錯啦,但是剛剛我真的很難不去吐槽他老兄……」雷納克斯將雙手盤在胸前,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他注意到了手中拿著課本、身穿制服的愛蘭與克莉絲汀。
 
從這兩個學姊悠哉的從櫃檯後方走出來的樣子,雷納克斯馬上就猜到這兩個學姊鐵定在注意自己,而且還正在觀察他們怎麼與雷昂交涉。
 
「兩位學姊呀,妳們這樣子的行為很不可取哦,明明雷昂學長應該要交給妳們應負的,怎麼變成是我與傑森來應付了?」雷納克斯露出抽搐的微笑:「而且老姊告訴我,妳們兩個會支援我們,怎麼兩位學姊只負責看戲?」
 
「別這樣說嘛,雷昂學長那種有戀妹癖的人,我們實在是不太想應付呀。」愛蘭笑著抬起了手:「但是為了補償兩位,我們倒是有替兩位準備東西。」
 
傑森注意到雷納克斯露出懷疑的表情,克莉絲汀於是拿出了一張票券:「這張是第五大道(FifthAvenue)上的雪城西裝店(Syracuse)的服飾折價券,你去那邊可以得到買襯衫送長褲的優惠。」
 
「好吧,剛好我最近還在想說要不要去買新的襯衫,既然學姊都這麼有誠意,那麼我就不客氣了。」雷納克斯笑著拿過了折價券:「畢竟雪城西裝店也算是有一點程度的西裝店,聽說那邊的襯衫與長褲品質也還不錯。」
 
當傑森還在困惑自己怎麼沒有拿到東西的時候,克莉絲汀也笑著將兩張票券交給了傑森:「這是中央飯店(CentralHotel)的晚餐折價券,一男一女進去用餐的話,其中一個人可以免費──你就拿著這張折價券,去跟卡農一起吃晚餐吧。」
 
此時傑森的臉龐被一瞬間染紅,克莉絲汀與愛蘭見狀也忍不住偷笑,愛蘭則是在忍住了笑意之後說道:「那麼今天就這樣,學姊們加碼請兩位吃晚餐吧。」
 
大概是因為學姊們覺得雷昂學長有病,才會這樣子感謝我們吧……不過說真的,我也覺得雷昂學長病得不輕就是了……雷納克斯聽到愛蘭這麼說的時候,也如此在心中想著。
1
-
LV. 26
GP 765
11 樓 幻月 dragon41128
GP1 BP-

碧藍詩篇09 特地調解學長的問題,一定是搞錯了什麼(中)


奧巴尼大樓後方的庭院,是屬於仿照歐洲式風格的大型庭院──其中不僅在庭院的四個角落設置有提供蔭涼以及休息的涼亭,庭院中央更是擺著一座海神(Neptune)搭乘著由四匹駿馬拉動的戰車的雕像的噴泉。
 
海神的雕像通往四個涼亭的路,是由無數高矮的小樹叢形成的道路,而其中也因為複雜的道路而形成了四個花園迷宮。
 
當身穿制服、帶著書袋的雷昂下課之後,來到了奧巴尼大樓後方的庭院的時候,他馬上就注意到了身穿制服的雪蓉與亞歷克斯。
 
「亞歷克斯,你給我閃一邊去,我是因為雪蓉找我來,我才過來的。」雷昂在這個時候對亞歷克斯說道:「再說了,為何雪蓉找我出來,你會在一旁啊?」
 
「老哥,你別責怪亞歷克斯學長──因為我知道如果亞歷克斯學長找你出來,你一定不會理會他的。」雪蓉嘆了一口氣:「所以為了方便亞歷克斯學長與你相談,我才特地讓他用我的名義。」
 
「    那麼我要走了,畢竟我與亞歷克斯之間,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此時雷昂毅然轉過了身:「我不想跟從我身邊搶走了雪蓉的敗類(Scum)說話,所以我是不可能輕易就妥協(Compromise)的。」
 
雪蓉雖然想要追上去,但是亞歷克斯卻有些無奈地將手按在雪蓉的肩膀上,然後接著來到雷昂的背後:「你從以前就是這種樣子呀,只要鬧起彆扭就變得很幼稚──中學的時候,相同的事情似乎就發生在聖誕節了吧?」
 
等等,亞歷克斯學長,你哪壺不開提哪壺呀……雪蓉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整個臉龐因為害羞而被染紅,雷昂則是稍稍的轉過了頭。
 
「當時我們在玩遊戲的時候,我與雪蓉因為輸掉了遊戲,所以我就被懲罰當眾親雪蓉的臉。」亞歷克斯無奈的笑了一下:「結果呢,你因為這個跟我鬧彆扭,甚至還宣稱永遠不會找我幫你寫作業。」
 
雷昂還是沒有回話,亞歷克斯則是嘆了一口氣:「反正到時候你自己就會因為沒有台階下,跑來找我幫你寫作業了──我記得你在《俄國現代文學課》的時候,關於〈契科夫〉的作業,似乎因為只寫了兩百個字而必須重寫吧?」
 
<*附註1:契科夫(Anton Chekhov)是俄羅斯白銀時代/世紀末時期的文學家,其所著作的著名戲劇《櫻桃園》(The Cherry Orchard)便是以該時期貴族沒落、中產階級崛起作為主題,該戲劇中不乏嘲弄沙俄貴族不知民間疾苦的情節。>
 
「我才不會因為那樣子就屈服於你,下星期上課的時候,你就等著看我好好地將關〈俄羅斯象徵主義〉的作業繳交吧。」雷昂鬧脾氣似的指向了亞歷克斯:「到了那個時候,我們就來看看是誰比較難堪。」
 
<*附註2:俄羅斯象徵主義運動(Russian Symbolist Movement)是發生於沙俄世紀末時期的時候,最為主要且強勢的文學潮流之一,該文學潮流可說是受到歐洲象徵主義運動深刻的影響,但是隨著後來蘇聯掌權乃至被蘇聯政權徹底否定,這個文學潮流最後在1920年代的時候走向沒落。>
 
結果話才剛說完,雷昂馬上就發現了自己的盲點──因為事實上雷昂〈俄羅斯象徵主義〉的課文連一個字都還沒有看,而且雷昂之前〈日俄戰爭與1905年革命時期〉的作業還很悲慘的被教授只給了C-的評價。
 
<*附註3:發生於1905年左右的日俄戰爭,最後不僅是以沙俄軍被日本軍擊敗而收尾,更是招致了工人與農民在同一年,上街遊行抗議沙皇政府的昏庸無能,還一度演變成大型動亂,而後來沙俄的沙皇政府鎮壓了該動亂,因此也被稱為血腥星期日事件。>
 
雷昂的臉色突然轉為青綠,亞歷克斯於是大吼:「你看看你,沒有我來幫忙,你自己就什麼都做不成──我看你這次跟我鬧彆扭,周末就破功了!」
 
「你才是,我看你根本就只是個薄情的叛徒,不然你幹嘛來找我?」雷昂也在這個時候大吼:「你這個笨蛋,我一點都不想要理你!」
 
就在亞歷克斯與雷昂之間的眼神綻放著閃電,而一旁雪蓉因為兩人的眼神所散發出來的壓倒性殺氣,露出了不知所措的表情的時候,身穿制服的莫妮卡出現了。
 
「這真是讓人受不了,兩位學長可以不要像中學生一樣,只會拿音量來互相比較嗎?」莫妮卡用有些不耐煩的表情與眼神,望了一下正在像鬥雞互相瞪著對方的雷昂與亞歷克斯:「這樣子有做為失學長的風範,更有失作為學長的氣度。」
 
「「就算是學生會長,學妹只要負責閃一邊去就好了!」」
 
結果兩個人在同時突然轉頭望向了莫妮卡,然後在過了約略一秒鐘之後,接著同時如此朝莫妮卡大吼。
 
完蛋了啦,這下莫妮卡真的要發飆了……雪蓉看到莫妮卡強忍著不悅,改為握拳的手還不停的發抖,馬上就查覺到莫妮卡會發飆。
 
「什麼叫做學妹只要閃一邊去呀,你們兩個以為你們是誰呀!」還沒等雪蓉上前安撫莫妮卡,後者立刻就憤怒地大吼:「我是學生會長,我可是看你們兩位是學長,才客氣的說話欸──不要我跟你們客氣,你們給我放肆呀!」
 
亞歷克斯與雷昂因為莫妮卡突如其來的暴怒,而在一瞬間露出了愣住的表情,莫妮卡則是在稍微喘氣之後,才終於接著吐了一口氣讓自己的呼吸安穩下來。
 
但是剛才莫妮卡發飆的樣子,卻已經給了亞歷克斯與雷昂一個下馬威──畢竟這兩個人也沒有想到,平常總是一副很客氣的學妹的樣子的莫妮卡,一發起飆來竟然這麼的可怕。
 
「不管怎麼說,總之既然兩位終究無法免去吵嘴或是打鬥的必要性的話,我作為會長,將會讓你們兩個以決鬥的方式進行仲裁。」莫妮卡喘過氣之後,擺出了平常優雅的姿態:「既然是文明人,就應該要有做為文明人的自覺。」
 
「很好,這樣子的仲裁方式我求之不得!」當莫妮卡這麼說的時候,亞歷克斯瞪向雷昂,而雷昂也在同時瞪了回去。
 
結果最後還是走上了以決鬥的方式仲裁的道路,果然老哥與亞歷克斯學長之間的問題,還是要用這種方式解決……雪蓉看到這樣的場面,也不禁扶了一下額頭。
 
 
結果在莫妮卡的仲裁之下,戴著決鬥盤的亞歷克斯與雷昂來到了室內決鬥場,並且接著找了一個決鬥用的平台。
 
「今天不說看在莫妮卡的面子上,就算只是看在雪蓉的面子上,我也一定要好好矯正你。」亞歷克斯將牌組裝入決鬥盤之後,接著展開決鬥盤:「順便告訴你一件事情,我跟雪蓉都可以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不需要你操心。」
 
「我從來都不需要被矯正,真正需要被矯正的是你。」雷昂在這個同時,也接著將牌組裝入決鬥盤,並且展開決鬥盤:「今天我如果不好好教訓你,以後你又會不知好歹,跑來搶走雪蓉。」
 
聽起來好難為情,可以別這樣子隨便做出戀妹癖宣告嗎…當雷昂這麼說的時候,雪蓉也因為感到難為情而掩住了臉龐。
 
DUEL───!
 
莫妮卡在這個時候宣告決鬥展開,亞歷克斯於是抽出了卡片:「那就由我先攻了,召喚希格型機械騎士採取攻擊狀態,覆蓋三張牌,結束這回合。」
 
此時亞歷克斯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拿著小型盾牌與雷射步槍,並且配備著白色鎧甲的機械戰士。(亞歷克斯手牌:2)
 
希格型機械騎士ATK:1900/DEF:1200,等級4,光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
1.     此卡被戰鬥破壞的場合:將己方牌組最上方的五張卡片送入墓地。
 
亞歷克斯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雷昂接著抽出卡片:「再來就換我了,召喚異端型機械騎士採取攻擊狀態。」
 
於是雷昂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有著白色鎧甲,但是大部分機組鎧甲為褐色,並且拿著一面長型盾牌與一挺重型火箭筒的機械戰士。
 
異端型機械騎士ATK:1700/DEF:1500,等級4,地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
1.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被此卡攻擊的怪獸會在傷害計算階段,降低400分的攻擊力與守備力。
2.     通過將此卡與被指定的怪獸送入墓地,從牌組中特殊召喚相對應融合素材之融合怪獸到場地上(此召喚視為融合召喚)。
 
「異端型機械騎士發動攻擊的場合,被攻擊的怪獸會在傷害計算階段,降低400分的攻擊力與守備力。」雷昂抬起了手:「戰鬥!異端型機械騎士對希格型機械騎士發動攻擊!」(希格型機械騎士ATK:1900-400=1500)
 
於是[異端型機械騎士]舉起了火箭筒之後,朝[希格型機械騎士]開火並且將其消滅。(亞歷克斯LP:5000-[1700-1500]=4800)
 
「雖然必須感謝你幫我發動[希格型機械騎士]的效果,但是被打了不還手可不是我的風格。」亞歷克斯拿起五張卡片並且放入決鬥盤的墓地區的時候,也淺淺的笑了一下:「在這個時候,發動陷阱卡──機甲呼喚!」
 
機甲呼喚,通常陷阱
1.     己方場地上的機械族怪獸被戰鬥破壞的場合:從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等級4以下的機械族怪獸到場地上,然後將牌組洗牌。
 
只見亞歷克斯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配備著灰色鎧甲,拿著一面長型盾牌與一把雷射步槍的機械戰士。
 
居恩型機械騎士ATK:2000/DEF:1500,等級4,光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
1.     此卡被戰鬥破壞的場合:雙方玩家各從牌組的最上方,將五張卡片送入墓地。
 
用來特殊召喚機械族怪獸的卡片,是想要趁機召喚其他的怪獸嗎…雷昂這麼想的時候,也接著覆蓋三張牌並且宣告回合結束。(雷昂手牌:2)
 
雷昂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亞歷克斯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這一回合,以[居恩型機械騎士]為對象,發動裝備魔法卡─強化型機械劍。在[強化型機械劍]的效果下,[居恩型機械騎士]將會上升500分的攻擊力。」
 
就在這個時候,[居恩型機械騎士]將雷射步槍收起,並且接著拿起了一把銀色的長劍。(居恩型機械騎士ATK:2000+500=2500)
 
「戰鬥!」亞歷克斯指向了雷昂:「居恩型機械騎士對異端型機械騎士發動攻擊!」
 
「發動陷阱卡──武裝騎乘!」雷昂冷笑了一下:「通過將我場地上的一體機械族怪獸與手中的一體機械族/聯盟怪獸送入墓地,可以將以兩者為融合素材標的之融合怪獸特殊召喚到場地上!」
 
此時[異端型機械騎士]高高的跳了起來,而一架紅色的戰鬥機也在附著於其背部之後變成了紅色的引擎,並且[異端型機械騎士]落地的時候,不僅機組鎧甲已經變成紅色,拿著的兵器也已經變成了一把銀色的長刀。
 
深紅異端型機械騎士ATK:2800/DEF:2400,等級8,暗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
[異端型機械騎士]+[深紅支援武裝]
1.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對方玩家直到傷害計算階段結束以前,無法發動魔法卡與陷阱卡。
2.     此卡攻擊守備表示怪獸的場合:若此卡的攻擊力較高,則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數值差額的生命值傷害。
 
就在[深紅異端型機械騎士]準備揮動長刀的時候,亞歷克斯抬起了手:「真是不好意思呢,雷昂,發動陷阱卡──機甲援兵!通過將牌組最上方的一張卡片送入墓地,直到傷害計算階段結束之前,[居恩型機械騎士]將會上升500分的攻擊力!」
 
結果就是[居恩型機械騎士]揮動長劍將[深紅異端型機械騎士]的長刀斬斷,並且連帶將後者消滅。(雷昂LP:5000-[3000-2800]=4800)
 
「那就發動陷阱卡──戰皇的呼喚!」雷昂笑了一下:「通過支付1000分的生命值,將牌組中的[黃金支援武裝]與[蒼藍支援武裝]也送入墓地,從牌組之中將[異端皇核心]加入手中!」(雷昂LP:4800-1000=3800)
 
給我來這種把戲,看來這傢伙想要在王牌上面拔頭籌呀…亞歷克斯意識到即將發生的事情的時候,也接著露出了興奮的笑容。
 
這樣子的話,雷昂學長已經準備好要召喚他的機甲戰皇了……這樣子的發展,實在有些罕見……莫妮卡這麼想的時候,也下意識的將雙手盤在胸前,亞歷克斯也在這個時候宣告回合結束。(亞歷克斯手牌:2)
 
亞歷克斯宣告回合結束之後,雷昂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這一回合,召喚[異端皇核心]採取攻擊狀態。」
 
此時雷昂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顆正在綻放著金色的光芒,看起來就像是個機械人的核心的黑色球體。
 
異端皇核心ATK:800/DEF:800,等級2,暗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
只能通過將己方墓地裡的[深紅支援武裝]、[黃金支援武裝]與[蒼藍支援武裝]從遊戲中除外,以特殊召喚此卡。
1.     此卡被特殊召喚的場合,從己方的手牌、牌組與墓地裡,特殊召喚[異端皇部件─乘載部]、[異端皇部件─手臂]、[異端皇部件─武裝]、[異端皇部件─引擎]到場地上。
2.     通過將己方場地上的此卡與[異端皇部件─乘載部]、[異端皇部件─手臂]、[異端皇部件─武裝]、[異端皇部件─引擎]除外,從己方的手牌、牌組與墓地裡,特殊召喚[機甲戰皇─異端皇]到場地上。
 
「過去我一直都無法打贏你,但是如今我終於要拔得頭籌,讓你知道我們之間誰才是真正厲害的人!」雷昂冷笑著指向了亞歷克斯:「在[異端皇核心]的效果下,將[異端皇部件─乘載部]、[異端皇部件─手臂]、[異端皇部件─武裝]、[異端皇部件─引擎]特殊召喚到場地上!」
 
只見四架裝載著不同機械人部位的戰鬥機出現在雷昂的場地上,雷昂於是接著高高的抬起了手:「通過將[異端皇核心]、[異端皇部件─乘載部]、[異端皇部件─手臂]、[異端皇部件─武裝]、[異端皇部件─引擎]除外,特殊召喚[機甲戰皇─異端皇]到場地上!」
 
四架戰鬥機都突然遭到消滅,而四個不同的機械人部位開始連結起來,並且最後變成了一個背部後方有一對大型爪子、左側手臂上配備著雷射加農砲與管炮,配備著純黑色鎧甲的機械戰士。
 
機甲戰皇─異端皇ATK:4000/DEF:4000,等級10,暗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
此卡只能在[異端皇核心]的效果下被特殊召喚。
1.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對方玩家直到傷害計算階段結束以前,無法發動魔法卡與陷阱卡。
2.     此卡給予對方玩家生命值傷害的場合:破壞對方玩家場地上,所有的魔法卡與陷阱卡。
 
「現在我就來好好的讓你看看吧,亞歷克斯,讓你看看一直以來自認高我一等的你有多麼傲慢!」雷昂露出了高傲的笑容:「戰鬥!異端皇對[居恩型機械騎士]發動攻擊──高能死亡衝擊(Hyper Death Impact)!」
 
只見[機甲戰皇─異端皇]舉起了左側手臂上配備著的雷射加農砲之後,朝[居恩型機械騎士]開火,並且將其消滅。(亞歷克斯LP:4800-[4000-2000]=2800)
 
「有趣…實在是太有趣了!」亞歷克斯場地上的魔法卡與陷阱卡(動畫效果)遭到消滅的時候,亞歷克斯也笑了一下:「看到你這種欠人矯正的傲慢樣子,我都能感覺自己的內心開始能奔放跳躍了!」
 
完蛋了,有種這兩個學長鐵定要相殺的預感……莫妮卡在雷昂宣告回合結束的時候,也接著望向雪蓉,而兩人也在同時露出了無奈的表情。(雷昂手牌:2)
1
-
LV. 26
GP 765
12 樓 幻月 dragon41128
GP1 BP-
這個作品之後就會開始切入(怪力亂神的)主線了,此處就先將伏筆放出來

另外如果有看完這一篇的話,沒錯...

前代的主角.瑞文同學以長大後成為學院教授的模樣客串登場了~~(冷

碧藍詩篇10 特地調解學長的問題,一定是搞錯了什麼(下)

當亞歷克斯第一次在NYC的法拉盛(Flushing)地區的唐人街(Chinatown)遇到雷昂的時候,是在一座小型的公園外面。
 
剛上國小的時候朋友稱不上很多的亞歷克斯,總是會佔據在小型公園角落的鞦韆之中,一邊盪著鞦韆一邊看著天空。
 
不過那個時候,當雷昂帶著雪蓉出現在公園的時候,兩個人卻剛好佔據了亞歷克斯的位置──比起另外兩個位置都被人使用,亞歷克斯比較喜歡一個人占用三個鞦韆的感覺。
 
雖然亞歷克斯也不記得為何自己當時會與雷昂爭執,不過想要獨佔鞦韆的亞歷克斯與雷昂打了起來,最後卻是因為發現雷昂只是想帶著雪蓉一起盪鞦韆,而最後退讓並且同意三個人一起使用鞦韆。
 
雖然雷昂的性格表面上十分的強勢,但是亞歷克斯久了就發現,那其實只是雷昂因為愛面子不想在妹妹面前出醜,所以才產生的性格。
 
而雷昂也發現亞歷克斯雖然性格上帶有幾分傲氣,但是那幾分傲氣卻是奠基於真材實料的能力上,而且私底下的亞歷克斯其實非常的和善。
 
雪蓉在這兩個人之間,則是常常扮演著調停者的角色──至少當這兩個人因為一些芝麻蒜皮的小事吵架,甚至是打架的時候,往往都是由雪蓉負責這樣的角色,而讓兩個人能在爭執之後又和好。
 
但是隨著年紀長大,雪蓉才知道亞歷克斯將自己與雷昂兄妹當朋友,但是異性之間不可能有純粹的友情──這椿鬧劇,就是因此發生的。
 
 
在雷昂宣告回合結束之後,亞歷克斯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這個回合,召喚[天威皇]採取攻擊狀態。」
 
只見亞歷克斯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顆正在綻放著銀色的光芒,看起來就像是個機械人的核心的白色球體。
 
天威皇核心ATK:800/DEF:800,等級2,光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
只能通過將己方墓地裡的三體等級4的機械族怪獸從遊戲中除外,以特殊召喚此卡。
1.     此卡被特殊召喚的場合,從己方的手牌、牌組與墓地裡,特殊召喚[天威皇部件─乘載部]、[天威皇部件─手臂]、[天威皇部件─武裝]、[天威皇部件─引擎]到場地上。
2.     通過將己方場地上的此卡與[天威皇部件─乘載部]、[天威皇部件─手臂]、[天威皇部件─武裝]、[天威皇部件─引擎]除外,從己方的手牌、牌組與墓地裡,特殊召喚[機甲戰皇─天威皇]到場地上。
 
此時四架裝載著不同機械人部位的戰鬥機出現在亞歷克斯的場地上,亞歷克斯於是接著握住了手:「通過將[天威皇核心]、[天威皇部件─乘載部]、[天威皇部件─手臂]、[天威皇部件─武裝]、[天威皇部件─引擎]除外,特殊召喚[機甲戰皇─天威皇]到場地上!」
 
四架戰鬥機都突然遭到消滅,而四個不同的機械人部位開始連結起來,並且最後變成了一個背部後方配備著無數可分離式加農砲、左手兼為光束軍刀彈射裝置與雷射步槍、右手拿著重型加農砲,並且配備銀色鎧甲的機械戰士。
 
機甲戰皇─天威皇ATK:4000/DEF:4000,等級10,光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
此卡只能在[天威皇核心]的效果下被特殊召喚。
1.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對方玩家直到傷害計算階段結束以前,無法發動魔法卡與陷阱卡。
2.     此卡在[天威皇核心]的效果下被特殊召喚,對方玩家的下一個準備階段的場合:對方玩家的生命值變成一半。
 
「你在這種場合召喚天威皇又沒有什麼用,何況你要是真的攻擊我的異端皇的話,終究也只是兩敗俱傷。」雷昂冷笑了一下:「真是不好意思呀,你真的想要對付我的話,就不該用這種拙劣的戰術。」
 
「誰說我只是在使用拙劣的戰術了,我看是你自己腦袋短路,連天威皇的效果都忘記了吧?」亞歷克斯也露出傲氣的笑容:「我現在就結束這一回合,等你抽完卡片之後,應該就會記得天威皇的效果了。」(亞歷克斯手牌:2)
 
「笑死人了,天威皇的效果哪有那麼高能…」雷昂笑著抽出了卡片,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雷昂發現[機甲戰皇─天威皇]背部後方的可分離式加農砲已經解除嵌合,正環繞在[機甲戰皇─天威皇]周邊。
 
「你的準備階段的時候,天威皇如果是在[天威皇核心]的效果下被特殊召喚你的生命值會直接就變成一半!」亞歷克斯指向了雷昂「去吧,發動天威皇的效果──鋼鐵鎮魂曲(Metal Requiem)!」
 
此時[機甲戰皇─天威皇]舉起了重型加農砲之後,將砲口直接瞄準了雷昂,而所有的可分離式加農砲也將砲口同時瞄準了雷昂。
 
「可……可惡……竟然是這種一口氣削減一半生命值的效果,這種犯規的效果根本已經是八仙過海吧……」正當雷昂還在大罵的時候,[機甲戰皇─天威皇]已經朝雷昂開火。(雷昂LP:3800*1/2=1900)
 
<*附註:八仙過海是台灣麻將的計分規則中,取得全部8張花牌而胡牌,視為自摸。考慮到設定上這兩個人(包含雪蓉在內)都是華裔族群,所以使用台灣麻將的術語而非日本麻將的術語。>
 
「這下換我要不好意思了呀,畢竟之前寒假的時候,你才連續放給我兩次大三元與人胡的槍呢。」亞歷克斯笑了一下:「這樣的話,你不僅決鬥比不上我,我光是每次過年(New Year)的時候就能靠打麻將敲你竹槓了。」
 
「你還敢說哩,自己只會四處亂敲竹槓,還敢擺出理直氣壯的囂張樣子的人,全美國大概也只有你一個人!」雷昂露出了不悅的表情,然後接著吐槽:「每次過年給你敲竹槓,想到我就覺得不爽(念法:賭爛)啦!」
 
「那又怎麼樣,你那麼不爽我每年給你敲竹槓的話,現在你不就有一個機會可以來報仇了嗎?」亞歷克斯笑著聳起了肩膀:「怎麼樣,我們兩個的機甲戰皇都各有4000分的攻擊力,看你要不要打啊。」
 
不管我的手中還是雷昂的手中,所謂[機甲戰皇]怪獸的特性,就是在發動攻擊的場合,對方玩家直到傷害計算階段結束以前,無法發動魔法卡與陷阱卡……亞歷克斯這麼想的時候,也讓嘴角稍稍勾了起來。
 
依照上一次與亞歷克斯決鬥(幾乎是超過半年以前)的經驗,我們兩個都鮮少放置支援用途的怪獸卡,但是偏偏又沒有抽到讓異端皇進化的關鍵卡片,看來他是決定要來與我同歸於盡了……雷昂這麼想的時候,也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怎麼總覺得亞歷克斯學長與老哥之間,似乎有一種微妙的氣場,彷彿不容許我們兩個介入啊?」雪蓉在這個時候望向了莫妮卡:「總覺得他們對望的樣子,活像是用眼神就能說話了。」
 
「這種情況,如果一定要用比較哲學的方式的話來說的話,大概可以定義為柏拉圖式的默契吧。」莫妮卡不禁苦笑了一下:「反正我們都知道這兩個學長吵架與決鬥,今天不會是第一次,也絕不會是最後一次。」
 
如果真的要打過來的話,鐵定會變成是兩敗俱傷的互相消滅局面,那樣的話決鬥也會很難繼續下去……亞歷克斯這麼想的時候,也表現出了挑釁的眼神。
 
反正從小打架與吵架到現在決鬥,我們似乎也沒有分出過高下,搞個兩敗俱傷倒也未嘗不可……雷昂這麼想的時候,也維持著笑容,並且緩緩抬起了手。
 
「戰鬥!」雷昂在打定了主意之後,接著揮動了手:「異端皇對天威皇發動攻擊──高能死亡衝擊(Hyper Death Impact)!」
 
就在[機甲戰皇─異端皇]舉起了左側手臂上配備著的雷射加農砲的時候,亞歷克斯也笑著抬起了手:「在這個時候,天威皇對異端皇反擊──破滅鎮魂曲(Requiem of Damnation)!」
 
此時[機甲戰皇─天威皇]也高高的舉起了其所拿著的重型加農砲,並且接著朝[機甲戰皇─異端皇]開火。
 
轟───!
 
幾乎是在一瞬之間,[機甲戰皇─天威皇]使用拿著的重型加農砲轟射出綠色的光芒,並且擊中了[機甲戰皇─異端皇]的核心。
 
而[機甲戰皇─異端皇]使用左側手臂上配備著的雷射加農砲轟出的紅色光芒,也在同時擊中了[機甲戰皇─天威皇]的核心。
 
只見分別被各自擊中的[機甲戰皇─異端皇]與[機甲戰皇─天威皇]迸發出了刺眼的光芒,然後接著分別從雷昂與亞歷克斯的場地上遭到消滅。
 
兩者都遭到消滅了,這樣子除非發動[次元融合],否則這場決鬥大概無法進行下去吧……莫妮卡看到這個場面的時候,也稍稍歪了一下頭。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莫妮卡也注意到雷昂與亞歷克斯幾乎同時坐在了地上,而兩個人的瀏海也都擋住了各自的眼神。
 
「哈哈哈……實在是太有趣了……」就在這個時候,雷昂首先大笑了出來,而亞歷克斯也接著在這個時候大笑出來。
 
這兩個人該不會是因為王牌怪獸互相消滅,結果受到的刺激太大了吧……莫妮卡與雪蓉注意到這個情況的時候,也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果然如果是男人的話,還是應該用刀劍決鬥的方式來交心,才能算是真正的溝通呀。」雷昂笑著說道:「看來我也不應該太小家子氣,因為你與雪蓉的事情,而隨便向你動怒與鬧彆扭。」
 
「別這樣說啦,其實我本來還很自以為是地想要矯正你,不過看來這樣子反而是我太小家子氣。」亞歷克斯也笑著抬起了手:「好吧,不然乾脆這次就當作是讓給你,我自己蓋牌投降好了。」
 
「那樣的話,不就像是我只是因為你的施捨,才打贏了這場決鬥的嗎?」雷昂淺淺的笑了一下:「我看乾脆取消這場決鬥好了,不然真的你讓我的話,這種結果只會讓我顯得很像蠢蛋。」
 
不過之所以會產生這樣的結果,是因為這兩個人的心中都產生了相似的感覺──以往任何的爭執,最後都是經由打架或決鬥而和解的。
 
所謂的男性還真是難以搞懂的生物,下次如果有空的話,問問雷納克斯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好了……莫妮卡這麼想的時候,也稍稍將雙手盤在胸前。
 
「說起來,其實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訴老哥,而且既然剛好亞歷克斯學長也在,這樣就方便多了。」雪蓉在這個時候站到兩人中間,然後笑著說道:「其實後來想一想,我覺得其實與亞歷克斯學長交往看看,應該也可以。」
 
「亞歷克斯……你個天殺的,果然還是拐了雪蓉!」雷昂在這個時候握住了拳頭,然後接著撲向了亞歷克斯,然後兩人接著扭打成一塊。
 
「欸……我該制止他們嗎,我本來以為我自己親口說出來的話,老哥應該能夠理解才對呀……」雪蓉看到面前發生的事情的時候,也露出了錯愕的表情。
 
「反正這兩個人大概也只是男性之間的正常發揮,我們如果不管他們兩個的話,他們待會也會追上來。」莫妮卡轉過了身,然後優雅的抬起了手:「晚餐時間也快到了,我可沒有興趣看學長打架。」
 
雪蓉在這個時候快步地跟在了莫妮卡的背後,不過她也在跟上了莫妮卡的速度之後,稍稍轉頭看了一下雷昂與亞歷克斯。
 
只見兩個人雖然扭打在一塊,但是其實不難從這兩個人臉上的笑容,看出兩個人與其說是在打架,不如說是在嬉鬧比較適合。
 
或許以後很長一段時間,還得繼續當這兩位的保母才行呢…雪蓉這麼想的時候,也不禁苦笑了一下。
 
 
位於英國的倫敦決鬥學院(Duel Academy of London),與英國的愛丁堡決鬥學院(Duel Academy of Edinburgh)、威爾斯決鬥學院(Duel Academy of Wales)以及貝爾法斯特決鬥學院(Duel Academy of Belfast),並列英國境內的四間決鬥學院。
 
在這四間決鬥學院之中,相較於位於蘇格蘭地區的愛丁堡決鬥學院、位於威爾斯地區的威爾斯決鬥學院以及位於北愛爾蘭地區的貝爾法斯特決鬥學院,倫敦決鬥學院可以說是規模最大的決鬥學院。
 
在倫敦決鬥學院外,位置緊鄰查令十字路(Charing Cross Road)而接近特拉法爾加廣場(Trafalgar Square)的獨角獸飯店(Unicorn Hotel),同時是倫敦最高檔的餐廳與旅館之一。
 
從獨角獸飯店第二十樓的餐廳第五包廂的落地窗,可以清楚的看到特拉法爾加廣場上昂然聳入天際的納爾遜支柱(Nelson’s Column),也同時能看到納爾遜支柱四端的獅子青銅雕像,以及納爾遜支柱南側的大型噴水池。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穿三件式墨藍色西裝、手中拿著公事包的青年男子在服務生的陪同下,以優雅的步伐走入了第五包廂。
 
那個青年男子有著一頭淡金色的短髮與翠綠色的雙眼,他看上去身型高挑而英挺,透著沉穩而莊重的氣質,彷彿就是典型外國人對於英國紳士(English Gentlemen)此一印象的重現。
 
而此時在包廂之中的,是一個身穿淺色全套西裝(不過已經將外套掛在一旁的衣架上),將公事包放在椅子旁邊的青年男子。
 
另外一個人則是上半身穿著白色襯衫與黑色毛衣背心、打著紅色領帶,將紅色西裝掛在一旁的衣架上(如果穿上的話,就是倫敦決鬥學院女學生全套制服),並且下半身穿著黑色短裙的少女。
 
這個青年男子有著灰黑色的短髮與深紫色的雙眼,體型相較於金髮男子較為削瘦一些,氣質上也給人一種有些頹廢的感覺。
 
另外的那個少女則是有著一頭藍綠色及肩長髮與淺綠色的雙眼,她身型修長而帶著外向感覺的氣質,大大的雙眼彷彿就像是貓科動物的雙眼。
 
「瑞文教授,您今天這樣子實在不太可取。」少女將雙手盤在胸前:「我們明明就將時間約在13:00,結果您卻13:20的時候才現身。」
 
被稱為瑞文的男子──倫敦決鬥學院的歷史學科與語言學學科教師,瑞文·培里森──笑著抓了一下頭:「不好意思啦,約翰、瑪麗安──我的未婚妻剛剛過來給我送資料,我們又稍稍談了一下工作上的情況,所以才會比較晚到。」
 
分別被稱為約翰與瑪麗安的青年男子與少女,分別是同為倫敦決鬥學院歷史科教師的約翰·赫伯特,與擔任瑞文的助理的倫敦決鬥學院的三年級生瑪麗安·悉尼。
 
瑞文將自己的西裝外套掛在一旁的衣架上,並且將手機放到桌上的時候,瑪莉安也注意到瑞文的手機的待機畫面,是身穿全套西裝的瑞文與一位身穿白色毛衣與長裙、有著黑色長髮與藍色雙眼的女子的照片。
 
「不過我今天上課弄得比較晚也是事實,所以就算兩位說霜(念法:Shimo)過來稍稍關心只是藉口,我也不會在意。」瑞文在這個時候將椅子拉出來,然後接著在椅子上坐下:「所以說,今天兩位特地找我出來,應該是有重要的事情吧?」
 
就在這個時候,約翰與瑪麗安先是互相張望了一下,然後接著同時點頭,並且在過了一會兒之後對瑞文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您應該還記得,前一陣子特緹絲小姐所提及的,學院在伊朗那邊主導進行挖掘的考古遺跡吧?」瑪麗安稍稍的頷首:「特緹絲小姐協助將文物運回來倫敦的時候,出現了嚴重的狀況。」

1
-
LV. 26
GP 767
13 樓 幻月 dragon41128
GP1 BP-

[繪圖]碧藍詩篇 人物:華裔學長竹馬二人組


看到"華裔學長竹馬二人組",基本上就能猜到這次要帶來的圖就是《碧藍詩篇》之中的兩位華裔學長了

那麼這次的圖放出的,就是華裔學長二人組的雷昂.黃(Leon Huang)與亞歷克斯.陳(Alex Chen),其中將雷昂擺在第一張



首先可以說明一下人設的是,雷昂的頭髮顏色是棗紅色,眼睛顏色則是寶藍色,身高的話約略是181公分左右

雷昂在外型上,是以台灣的男性偶像團體.SpeXial(雖然該團體早就名存實亡,真正使用這個名義的團員大概也沒有多少)中的第一代成員.子閎(本名:林子閎)作為雛型設計(但是我知道這看起來沒有說服力,所以歡迎吐槽)



至於雷昂背後的怪獸[機甲戰皇─異端皇]則是以《鋼彈SEED ASTRAY》中的異端鋼彈黃金機.天(ガンダムアストレイ ゴールドフレーム.天)作為雛型設計的



接下來的另外一張圖,就是亞歷克斯了



亞歷克斯的頭髮顏色是銀紫色,眼睛的顏色則是淡紫色,身高的話約略179公分左右,在外型上是以同樣出身自SpeXial的第一代成員.明杰(本名:許明傑)作為雛形(當然我知道這也同樣沒有說服力,所以同樣歡迎吐槽)



亞歷克斯背後的那隻怪獸[機甲戰皇─天威皇],則是以《鋼彈SEED》中的天意鋼彈(プロヴィデンスガンダム)作為雛型設計而成



*

這次亞歷克斯畫起來實在是有些小崩壞,結果自己比較滿意的反而是雷昂(掩面

說起來,其實連續這幾個遊戲王同人作品中的男性角色,似乎都與《終極》系列偶像劇很有緣

先有造型被借用的陳德修與汪東城(用於《鶴翼的龍姬》),而子閎與明杰也都飾演《終極一班2》與《終極一班2》起家的

之所以竹馬二人組刻意用這兩個人,是因為這兩位都是SpeXial的第一代成員,而且也是同學,所以才刻意稍微將現實世界中的關係以不同的方式輸出過來(但是最近也只有這兩個人會使用團體的名義來活動)

總之這次的圖就先這樣,還是希望有路過的大大可以...恩...對,提出一些看法(或是吐槽)

幻月
1
-
LV. 26
GP 770
14 樓 幻月 dragon41128
GP1 BP-

碧藍詩篇11 並未預料到的困境


Location:紐約州/紐約市,紐約決鬥學院
 
奧巴尼大樓九樓的9-12教室,是屬於非常典型的普通教室──正門進去的地方就能看到黑板,黑板的正上方可以將展開的投影螢幕放下,而講台往後門的方向是成列的桌椅。─
 
此時教室的燈光被完全的切掉,而在已經被放下的投影螢幕之上,則是映照著北卡羅萊納州(State of North Carolina)的確洛奇(Cherokee)保留區的照片。
 
站在講台前方的是身穿制服的雷納克斯與傑森,而站在講台後方的則是身穿制服,並且正在操作電腦的卡農。
 
現在這節課是〈美國政府與政治〉的課程,而現在的這個時候,恰巧就是雷納克斯、傑森與卡農的期中報告的時候。
 
「所以我們都知道,印地安人在長期被迫搬遷至特定保留區的政策之下,等於是四散在這些保留區之中。」拿著麥克風的傑森說道:「不過也是因為這樣的緣故,因此有不少印地安人都在各自的保留區之中,發展出各自的文化。」
 
「沒有錯的,一些印地安人保留區中都會開設商店與旅店,並且都是以各自的文化做為賣點。」同樣拿著麥克風的雷納克斯抬起了手:「但是這些保留區之中,其實都還存在著另外一種產物─賭場─而接下來就交給卡農學姊吧。」
 
雷納克斯用手指了一下自己之後,接著指了一下電腦,示意卡農與自己交換位置,於是卡農從講台後方走下來,而雷納克斯自己站到了講台之上。
 
「好吧,既然剛才兩位學弟都已經提到過了印地安人血淚的歷史,那麼接下來我的部分,就是要印地安人開設賭場的部分了。」卡農這麼說的時候,雷納克斯也切換了投影片:「其實印地安人開設賭場的背景,與他們的血淚歷史有關。」
 
只見投影片之中放出來的,是某處的印地安人保留區之中,一棟看上去風格華麗而頗有一定程度的規模,一些身穿西裝的中年男子正在出入的賭場。
 
「在我們全國國內二十八個州之中,總共就有四百間印地安人開設的賭場,而這些賭場自然是伴隨博弈合法化建立的。」卡農豎起了手指:「但是這些印地安人專營賭場的權利,可說是聯邦政府對於過去迫害印地安人的一種補償。」
 
卡農用眼神示意傑森配合自己開口,於是傑森說道:「沒有錯的,依照現行的立法,凡是居住在保留區的印地安人,都可以透過繳交較多的稅賦,享有經營豪華旅館式賭場的特許狀。」
 
「除此之外,印地安人在各自的保留區建立賭場的時候,可以不像一般的博弈行業一樣,必須受州政府的管轄。」卡農接著抬起了手:「由於受到的管轄較具彈性,因此印地安人開設的賭場,也成為了特定博弈愛好者的去處。」
 
不過真要說的話,我記得好像以前看一些政治影集的時候,好像還有看過那種印地安人開賭場開到可以變成利益團體的哩……雖然某種程度來說,這其實是遲來的補償與尊重……雷納克斯在卡農說到此處的時候,也如此在心中想著。
 
「一些印地安人透過博弈行業的開設,從而得到了大量的財富,其中一些甚至具備了成為強力利益團體的能力。」雷納克斯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卡農也接著繼續說道:「一部分具有這種財力的印地安人,甚至能決定是否要與特定政黨人士建立關聯……」
 
 
下課之後,其他的學生陸陸續續離開教室,而當雷納克斯與傑森正在收拾課本的時候,坐在傑森旁邊的卡農也開始收拾自己的課本。
 
「其實說真的,有些印地安人能夠開賭場開到變成利益團體之一,也能說是非常高端的了。」傑森拿起了自己的課本的時候,也稍稍歪了一下頭:「不過我想這種賭場的經營,大概本身也是很不容易的。」
 
<*附註1:看過美國版的《紙牌屋》就會知道,美國有些印地安人是真的透過經營賭場而成為了有錢人,而有些具備財力的印地安賭場經營者因而成為了利益團體人士,有的甚至因而成為了該州的議員。這些印地安賭場經營者本身具備的財力讓他們成為了不好惹的對象,其中有的甚至到了連大黨鞭都不敢跟他們吵架,否則就會失去他們的支持的程度。>
 
「你自己也不想一想,三天兩頭就因為爆發武裝衝突而遭到強迫遷移,過程中還會因為氣候與路途死上好幾千人,根本就是種族屠殺。」雷納克斯嘆了一口氣後說道:「說的難聽一點,這樣子的補償與尊重,對於印地安人來說太遲了。」
 
「說起來,聽說印地安人似乎不喜歡看到安德魯.傑克森(AndrewJackson)的肖像畫,因為他們會將傑克森當成殺人犯。」卡農聳了一下肩膀:「不過這也沒辦法,畢竟淚水路途的慘案,其實可說是傑克森造成的。」
 
<*附註2:此處卡農提及的淚水路途(The Trail of Tears)慘案,乃是肇因於十九世紀的時候擔任總統的傑克森,因為違背了聯邦政府原本與部分印地安族群的承諾,而以武力強迫這些印地安人從原本的徒步搬遷至新建設的保留區。過程中因為適逢寒冬,結果大量的印地安人在路途中病死或凍死,此次強迫搬遷造成該部分印地安人人口大量銳減,因而被稱為淚水路途。>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雷納克斯注意到了自己的手機上的通訊軟體出現莫妮卡傳來的訊息,於是雷納克斯快速的將訊息點開。
 
Sis>今天要去談妥十二月初校外教學,學院的外食供應商方面的一些校外用餐的事宜,但是愛蘭與克莉絲汀今天沒空,加上又需要歐菲莉亞坐鎮在辦公室,所以需要你來陪我去。
 
等等,剛好老姊有事情找我……不然就來成人之美一下,讓傑森與卡農學長好好促進一下感情吧……雷納克斯注意到相談甚歡的傑森與卡農的時候,也淺淺的露出壞心眼的微笑。
 
「老姊說有些學生會的事情要我幫忙去處理,那麼我就先走一步,午餐就兩位自己處理吧。」雷納克斯笑著抬起了手:「那麼我們就晚餐再見吧,畢竟有很多的事情,可是無法容許拖延的。」
 
「欸……!」卡農雖然想要叫住雷納克斯,不過當傑森注意到雷納克斯向自己稍稍歪了一下頭的時候,馬上就露出無奈的苦笑。
 
「沒關係啦,卡農學姊,不然午餐就我們自己去吃吧。」傑森在拎起了書袋的雷納克斯跑遠了之後,笑著對卡農說道:「反正我們也很少一起單獨吃午餐,雷納克斯既然被莫妮卡學姊親自交代事務,那麼就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了。」
 
「說的也是,不然我就過去學生餐廳吧。」卡農對傑森露出清純的笑容的時候,傑森也因為感到難為情稍稍撇了一下頭。
 
Location:倫敦/西敏區,獨角獸飯店
 
在倫敦西敏區的獨角獸飯店第二十樓的第五包廂之中,當瑪麗安神情凝重地開口的時候,瑞文也接著將手指按在額頭上。
 
「妳說特緹絲協助將文物運回來倫敦的時候,出現嚴重的狀況,詳細的情形是怎麼一回事?」瑞文稍稍的瞇起了雙眼:「當我們離開的時候,那些文物都是由特緹絲運送的,她原本就有說她會在今天晚上抵達學院的。」
 
「問題就是我們打從三天前,就一直無法聯絡到特緹絲,而且重點是,本來應該要寄來的三張卡片,現在只剩下一張了。」約翰在這時候抬起了手:「別忘記了,我們當時都有親眼看到……」
 
「……親眼看到我們與考古隊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從坑洞之中所發現的那三塊楔型文字石板,變成了寄宿神之力量卡片。」瑞文吞了一下口水:「特緹絲有說過,那三張卡片她會另外寄過來,但是這件事情只有我們四個人知道才對啊。」
 
「沒有,其實克洛努斯社長似乎也察覺到了這件事情,所以我們懷疑這件事情之中,銜尾蛇公司脫離不了關係。」瑪麗安露出了無奈的表情:「別忘記了,銜尾蛇公司是贊助商之一,考古隊的五個顧問中就有兩個是銜尾蛇公司的人。」
 
作為橫跨大西洋兩岸,在英國、美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印度與南非均有開設分公司的銜尾蛇公司(Uroborous Corp.),是英語世界最具規模型的金融業公司之一。
 
由於銜尾蛇公司的上一任社長──烏拉努斯·馬蒙──因為罹患罕見家族疾病,因此烏拉努斯在三年前病倒之後,銜尾蛇公司至今都是由烏拉努斯的長子,同時也是現任社長的克洛努斯·馬蒙經營。
 
具有龐大資產的銜尾蛇公司本身涉及英語世界之中大多數的公益活動,但是其也涉入兩年前由倫敦決鬥學院與大英博物館共同主導的,在伊朗地區進行的兩河流域地區(Mesopotamia)文物與遺跡的發掘行動。
 
「其實關於神之卡的事情,目前考古隊的成員都還只是當成都市傳說,但是這件事如果被克洛努斯社長知道,那麼就會很麻煩。」瑞文將手忖在臉上:「假如特緹絲已經失蹤了的話,那麼另外兩張原本由她保管的神之卡……」
 
「另外那兩張神之卡,很有可能會落入克洛努斯社長的手中──我們必須假設特緹絲小姐在哥本哈根機場的時候,可能陷入了危險。」瑪麗安拿出自己的手機後說道:「您應該知道,三天前的時間點,剛好就是特緹絲小姐轉機的時間點。」
 
就在這個時候,幾位服務生進入了包廂,瑞文等人注意到這件事情的時候,也接著暫時停止了話題,並且讓服務生端上餐點。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瑞文也趁著三個人沉默的空檔,稍稍的整理了一下過去半年的時間之中,自己所經歷過的奇事。
 
半年前,瑞文被調去協助約翰與大英博物館進行的文物開挖,而契機是因為當地似乎出現了全新的遺址。
 
當瑞文帶著自己的助理瑪麗安過去的時候,瑞文遇到了代表學院方的特緹絲,而當時的特緹絲帶著自己約翰與瑪麗安進入了遺址之中。
 
現在回想起來,那個遺址看起來的確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是當四個人進入了遺址之中以後,馬上就找到了一個放置著三塊雕刻著楔形文字石板的小型坑洞

那些石板上雖然畫著一些生物,但是當特緹絲戴上手套,並且要將石板從坑洞之中取出的時候,三塊石板卻發出光芒並且變成了三張卡片

三張卡片都沒有任何的文字,並且在怪獸圖欄上分別是一隻有著金色鱗片的巨龍、一隻有著蒼綠色羽翼的飛鳥以及一隻有著湛藍色鱗片的巨龍

為了要搞清楚這個異變,一行人兩天之後回到了遺址之中再次探查,卻意外從其他石板上發現驚人的事實──變成了卡片的石板,原本其實應該是分別放置於天空之神.安努、風之神.恩里爾以及水之神.恩基的雕像之下

<*附註2:兩河流域系統神話之中,天空之神.安努(Anu)、風之神.恩里爾(Enlil)以及水之神.恩基(Enki)是最大的三個主神。這三個主神各自在蘇美、巴比倫與亞述的版本中,都有各自名字的變體,其中恩基的變體就是最常見的埃阿(Ea)。>

除此之外,那些石板在機能上,是具備了一部分神的力量的石板──特緹絲因而確信,那些在自己的接觸之下成為了卡片的石板(儘管原因不明),是被改變了型態的上古的神之卡

在離開遺址回到倫敦之前,特緹絲就已經將那三張神之卡分批寄回倫敦,並且特緹絲也表示自己會於特定的時候回到倫敦到目前為止,就是瑞文自己所知道的訊息了
 
只見服務生在三個人的面前,將刀叉都擺整齊了之後,先後為三個人各自擺上了裝著烤鴨胸與馬鈴薯泥的盤子。
 
接下來,那些服務生為三個人的杯子裝入了甜酒之後,便離開了包廂,而約翰與瑪麗安也在同時拿起了刀叉。
 
「瑪麗安,妳昨天離開學院之前告訴我,妳有從妳手中的神之卡那邊,得到一些類似於啟示的夢境。」瑞文在想了一下後說道:「妳能具體地告訴我,妳所得到的那些啟示,是一些怎麼樣的啟示嗎?」
 
「要說是啟示的話,感覺也不太像……因為我這幾天所夢到的,一直都是藍色的巨龍,在向我傳達斷斷續續的訊息。」瑪麗安抓了一下頭瑪麗安說道:「我唯一能夠理解的是,那隻巨龍似乎認為我們在十二月的時候,會遇到能幫助我們的人。」
 
「十二月……可是十二月的時候,我們會跟著學院與大英博物館,過去NYC那邊的大都會博物館,展示兩河流域的文物。」瑞文將雙手交叉:「等等……難道意思是,我們到時候會在展示文物的時候,會遇到能幫助我們的人?」
 
約翰在這個時候拿出了手機,然後接著說道:「我們所拿到的卡片,是象徵著水之神.恩基(Enki)的卡片,這樣的訊息一定有什麼意義。」
 
「恩基除了是水神以外,也同時是智慧、工藝與創造之神,我們有可能遇到與相關領域有關的奇人嗎?」瑞文在這個時候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等等……我知道了,一定是與帕爾蘇有關的奇人!」
 
在兩河流域系統神話之中,帕爾蘇(Parsu)是原本由眾神所擁有,但是後來成為了保管者的恩基賜予人類的,可謂為人類文明之芽的禮物。
 
在恩基所賜予人類的帕爾蘇之中,就包含了社會禮俗、宗教禮節、行為規範、工藝技術以及語言等等的要素──簡要而言之,在兩河流域系統神話之中,恩基可以說是透過傳下帕爾蘇,讓人類能夠發展文明的神。
 
「可是紐約市那麼大,而且大都會博物館又是個特大型博物館,再加上剛好也會遇到紐約決鬥學院的學生去那邊校外教學。」瑪麗安嘆了一口氣:「我開始懷疑,我會不會只是在妄想而已?」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瑞文卻注意到了自己手機在通訊軟體上,所加入的英美加學院聯盟(US-UK-CANADA Joint Duel Academy League)的官方帳號傳來的訊息,他也在這個時候快速的將訊息點開。
 
「不……我有一種奇特的直覺,我們如果與大英博物館以及學院一起前去NYC的話,一定能遇到我們需要的那位幫手。」瑞文將訊息看完後,也接著露出了淺淺的微笑:「如果我的直覺不準,我可以請兩位在聯邦世紀飯店(Federal Century Hotel)的高檔餐廳吃一頓。」
 
只見訊息點開了之後,是一個身穿全套紐約決鬥學院制服,以穩重的氣場並且面露溫婉的微笑說話的金髮少女的影片。
1
-
LV. 26
GP 771
15 樓 幻月 dragon41128
GP1 BP-

碧藍詩篇12 哈德森電工的開發品(上)


在奧巴尼大樓十一樓的學生會辦公室之中,莫妮卡在制服之上加上了墨色西裝而形成了紐約決鬥學院全套學生制服,並且以正姿坐在辦公桌椅上。
 
莫妮卡將雙手放在辦公桌上的樣子,讓她看起來給人十分正式的感覺,而她的背後擺置著一個大型的白色布幕,並且燈光都打在辦公桌與莫妮卡前方。
 
英美加決鬥學院聯盟的各位學生,我是紐約決鬥學院現任學生會長,莫妮卡.夏莉.克利夫蘭-泰瑞森,我首先誠摯歡迎各位來到紐約市。

相信各位應該都知道,大都會博物館從今年122日到明年428日,將會與倫敦決鬥學院以及大英博物館聯合展出歷時兩年,由倫敦決鬥學院與大英博物館共同發掘的兩河流域文物。

這次大都會博物館的兩河流域文物展覽,本校是主要贊助者,而次要贊助者則包含了維吉尼亞產業銀行(Virginia Industrial Bank)與華府決鬥學院(Duel Academy of Washington D.C.)。

在這段期間內,只要是英美加決鬥學院聯盟之中,加盟的學院的學生來到大都會博物館,都可以享有與紐約決鬥學院參觀大都會博物館一樣,票價只需要15美元的優惠。

如果有心動的話,就趕快過來大都會博物館吧,畢竟兩間學校以及英美兩大博物館作為主要贊助者的展覽,可並非每天都會發生的。

那麼首先就在此祝各位今日順心如意,如果放寒假有空的話,記得一定要來大都會博物館看看,保證能讓你值回票價。

我是莫妮卡,如果真的有緣的話,我們就在紐約市相見吧。
 
就在攝影師抬起手示意拍攝完畢的時候,莫妮卡也接著鬆了一口氣,然後接著就將頭往後仰,直接靠在自己坐著的辦公椅上。
 
當歐菲莉亞上前拿出自己的手帕替莫妮卡擦汗,而雷納克斯則是與攝影師討論是否要上傳影片的時候,一個身穿全套淺色西裝的中年男子笑著現身了。
 
「不錯哦,莫妮卡,學校能夠有妳這樣的活看板,還真是我們的福氣。」中年男子一邊拍手一邊笑著說道:「之前拍攝的第一個版本有著很好的回響,這次拍攝的這個版本,一定能夠有更好的迴響。」
 
這個中年男子──愛德華.提頓──是紐約決鬥學院的校長,並且也是提議由莫妮卡拍攝宣傳影片,從而請求莫妮卡進行此一系列拍攝活動的人。
 
「沒關係的啦,畢竟作為學生會長,本來就是應該要樂於服務的。」莫妮卡一邊擦汗的時候,一邊笑著說道:「不過感覺有些微妙呢,因為英美加總共十四間決鬥學院的教職員與學生,都會再次看到我的宣傳。」
 
「老姊本身就是非常好的廣告素材,一定沒有問題的啦,何況第一次的宣傳影片,迴響就已經很好了。」雷納克斯笑著拿出手機:「老姊應該去學院的官方推特與FB官方帳號看看,老姊的影片根本已經被推爆了。」
 
「是呀,莫妮卡拍攝的宣傳影片,不管怎麼看,都非常好看。」歐菲莉亞也露出了讚許的微笑,然後接著在自己的FB帳號上,分享了莫妮卡的宣傳影片:「若說是極品的話,鐵定是不為過的。」
 
「沒有那麼誇張啦,不過今天真的是有勞兩位了,畢竟卡農與傑森跑出去約會,偏偏無法拜託學長姊過來。」莫妮卡苦笑了一下:「而且剛好哈德森電工那邊事情,我讓愛蘭與克莉絲汀去處理了。」
 
哈德森電工嗎……會特地跑過來,鐵定又是開發出什麼產品了吧……雷納克斯這麼自言自語的時候,也與一旁的歐菲莉亞面面相覷。
 
 
總部位於紐約州紐約市的哈德森電工(Hudson Electric Engineering),是美國境內最大型的決鬥盤生產商,也同時是最早在美國本土製造決鬥盤的廠商。
 
最初在卡片決鬥開始流行的時候,認為卡片決鬥本身就是個大型商機的哈德森電工向日本的生產商取得經銷權之後,便開始在美國境內生產決鬥盤。
 
目前哈德森電工是美國最大型的決鬥盤生產商,其高度壟斷決鬥盤的生產技術之程度,甚是使其只允許其他決鬥盤生產商與其進行共同開發。
 
在哈德森河(Hudson River)河畔的河濱公園(Riverside Park)的對面,矗立著一棟高度達將近三十層樓的大樓──這棟大樓,就是哈德森電工的總部大樓。
 
該說不愧是國內最大決鬥盤生產商.哈德森電工的總部大樓嗎,總覺得看起來十分的豪華呢……當身穿制服的愛蘭與克莉絲汀抬起頭的時候,兩個人也不禁露出吃驚的表情。
 
兩個少女今天來到哈德森電工,自然並不是自行搭電車過來,而是在哈德森電工的開發部長.杭特部長派遣司機載送兩人過來。
 
「不好意思,勞煩兩位特地來到此處,實在是非常的失禮。」一位身穿淺色全套西裝的中年男子走出了大樓,然後笑著對兩個少女說道:「事實上,我們最近正在開發全新的產品,所以想要請貴校的學生過來試用……我們這邊走吧。」
 
面露微笑的杭特帶著兩個少女一起走進大樓,不過就在兩個少女走進大樓的時候,她們也注意到了環繞在內部的無數辦公室與實驗室。
 
一樓的大廳看起來十分的樸素,但是銀色的裝潢卻讓大樓內部看起來十分的有科技感,而杭特也帶著兩個少女走向電梯。
 
「兩位既然都是學生會的成員,那麼兩位應該也都知道紐約決鬥學院的決鬥盤,長期以來都是由敝社供應的。」杭特在愛蘭與克莉絲汀走入電梯之後,於是笑著對兩人說道:「而就在最近,敝社開發出了一些新的東西。」
 
杭特一邊這麼說的時候,也一邊按下了電梯上第24層樓的按鈕,而電梯在稍稍震動了一下之後,便接著向上抬升。
 
「敝社最近有在設想,如果只是製作決鬥盤的話,市場遲早會陷入飽和,因此敝社想到可以設計一些不同的東西。」杭特在電梯台生的時候抬起了手:「敝社目前呢,就有嘗試在生產練習用的決鬥機器人。」
 
「決鬥機器人……是指那種可以用來當作練習對象,用於教學的機器人嗎?」愛蘭豎起了手指:「我聽說那種東西,似乎還只存在於研究室的草圖中。」
 
「事實上,那在五年前的確還只是草圖,不過敝社目前已經完成了初步的機械體,而且還耗費了高昂的成本。」杭特聳了一下肩膀:「這些用來製造機器人的鋼材,可是用高價向長島鋼材(Long Island Steel Corp.)買來的。」
 
「其實我有聽說過製造完成的新聞,但是兩個月前的新聞,基本上將這件事情當成是貴公司的噱頭之一。」克莉絲汀歪了一下頭:「我比較想知道的事,這種機器人真的能夠運作嗎?」
 
就在這個時候,電梯在第二十四層樓停了下來,而杭特也抬起手示意兩個少女走出電梯,並且接著一起走向東側的長廊。
 
愛蘭與克莉絲汀注意到了幾座大型的電子研究室,不過兩人並沒有因此停下各自的腳步,而是接著繼續與杭特向前走。
 
在又經過了兩座大型的電子實驗室之後,三個人終於在長廊底端的大門前方停了下來,而杭特也拿出自己的員工證,並且刷了一下電子感應裝置。
 
大門在這個時候自動開啟,而愛蘭與克莉絲汀進入了大門之後,發現兩人所進來的地方是一個大型的白色房間。
 
白色房間之中放著兩架下半身是球體,上半身雖然有著人類的型態,不過兩手都是類似夾子的模樣,決鬥盤被鑲嵌在左側手臂之上,並且頭部只有一顆紅色的光球的機械。
 
「這就是敝社所開發出來的決鬥機器人,不過如兩位所見,這種機器人還稱不上是非常接近人型(Humanoid),本質上給人機械的感覺。」杭特抬起了手:「之所以拜託兩位過來,是希望兩位能夠協助測試機器人的性能。」
 
「但是我們又沒有攜帶決鬥盤,只有帶牌組也沒有意義呀。」克莉絲汀看到機器人的時候,也稍稍頷首:「何況進行這種決鬥沒有給我們報酬,不是有些奇怪嗎?」
 
克莉絲汀露出了有些挑釁的微笑,愛蘭見狀於是笑著對杭特說道:「不好意思,克莉絲汀是在開玩笑,請千萬別放在心上。」
 
「不,沒有安排報酬的確是我們的失誤,所以我們有安排其他種的報酬。」杭特笑著從西裝之中,拿出了一張寫著2000元美金數額的支票:「如果兩位能在決鬥中擊倒決鬥機器人的話,這張支票就送給兩位。」
 
不會吧,真的要用這種方式賺2000元美金嗎……愛蘭露出傻眼的表情的時候,克莉絲汀也接著露出了興奮的笑容。
 
 
其他工作人員啟動了決鬥機器人,並且將牌組裝入兩個決鬥機器人的決鬥盤之後,杭特說道:「我們將決鬥機器人的決鬥能力難度,設置在中高級,然後依照雙人搭檔決鬥的規則。」
 
克莉絲汀與愛蘭將從哈德森電工借來的決鬥盤戴上,並且裝入決鬥盤之後,前者也笑了一下:「沒有問題的,我們就讓決鬥展開吧。」
 
雙人搭檔決鬥
1.     各自的隊伍之中,兩個玩家共用8000分的生命值。
2.     所有玩家在第一回合的時候,均不得發動攻擊。
3.     各個玩家在自己的第一回合的時候,都可以抽牌。
4.     雙方玩家共用場地上的魔法卡、陷阱卡與怪獸卡。
 
「那麼決鬥的順序,首先是愛蘭小姐,其次是一號機器人。」杭特在確認工作人員完成架設之後說道:「接下來是克莉絲汀小姐,最後就是二號機器人。」
 
愛蘭與克莉絲汀點頭之後,工作人員也接著將決鬥機器人從待機模式切換為決鬥模式,而決鬥機器人也在這個時候緩緩的抬起了機械手,並且兩個少女與兩個機器人都先抽出了五張手牌。
 
DUEL!!
 
就在決鬥展開之後,愛蘭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是我先攻了,這一回合,召喚[鐵甲少女─克雷文]採取攻擊狀態,覆蓋三張牌,結束這回合。」
 
於是愛蘭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手中拿著輕型步槍,身穿水兵服裝,並且手臂與腿部上配備輕型鎧甲的少女戰士。(愛蘭手牌:2,後台:3)
 
鐵甲少女─克雷文ATK:1700/DEF:1200,等級4,水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
1.     此卡被戰鬥破壞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抽一張牌。
 
愛蘭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一號機器人也拿出了卡片,並且用毫無起伏的機械聲音說道:「那就換我了,召喚岩石衛隊採取守備狀態,覆蓋三張牌,結束這回合。」
 
此時一號機器人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全身披著石頭鎧甲,並且手中拿著一面大型盾牌的戰士。(一號機器人手牌:2,後台:3)
 
岩石衛隊ATK:500/DEF:2200,等級4,地屬性,岩石族,效果怪獸
1.     此卡一回合有一次機會,不會被戰鬥破壞。
 
一號機器人宣告回合結束之後,克莉絲汀也立刻抽出卡片:「再來是我的回合了,這一回合,召喚[KRF─狂風的威森堡]到場地上採取攻擊狀態,覆蓋三張牌,結束這回合。」
 
<*附註1:KRF=帝王之翼[德文:KaiserlichFluegel,將Kaiserlich Fluegel中的部分字母取出命名;英文:Imperial Wing],此一模式部分仿照與參考BF之命名。>
 
只見克莉絲汀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隻身上披著紫色的羽翼,並且也配備著銀色鎧甲的飛鳥。(克莉絲汀手牌:2,後台:3)
 
KRF─狂風的威森堡ATK:1900/DEF:1600,等級4,風屬性,鳥獸族,效果怪獸
1.     此卡攻擊守備表示怪獸的場合:此卡的攻擊力較高的情況下,給予對方玩家穿刺傷害。
 
<*附註2:基本上KRF的效果怪獸與協調怪獸,名字都是取自現實世界中奧地利帝國的首相(與現在的首相或總理意義一樣,但是奧地利帝國在體制上,首相充其量只算是皇帝的政治顧問,而不像當今英國模式/議會君主立憲制一樣具備政治實權)的姓氏,[狂風的威森堡]之名稱就是取自奧地利帝國的第五任首相約翰.馮.威森保-安普林根男爵(Baron Johann von Wessenberg-Ampringen)的姓氏。>
 
克莉絲汀宣告回合結束後,二號機器人也拿出了卡片,並且也用冰冷的機械聲音說道:「最後就是我的回合了,召喚岩石突擊者採取攻擊狀態,覆蓋三張牌,結束這回合。」
 
這個時候二號機器人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全身披著石頭鎧甲,並且手中拿著一把長刀的戰士。(二號機器人手牌:2,後台:3)
 
岩石突擊者ATK:2300/DEF:500,等級4,地屬性,岩石族,效果怪獸
1.     此卡戰鬥破壞對方玩家的怪獸,或給予對方玩家生命值傷害:對方玩家抽一張牌。
 
很好,大亂鬥要開始了……克莉絲汀露出淺淺的微笑的時候,也稍微瞥向了身邊的愛蘭,而後者也只是微笑著點了一下頭。

1
-
LV. 27
GP 774
16 樓 幻月 dragon41128
GP1 BP-

碧藍詩篇13 哈德森電工的開發品(中)


在二號機器人宣告回合結束之後,愛蘭抽出了卡片:「接著換我了,召喚[鐵甲少女─拉德福特]到場地上,然後讓等級3的拉德福特協調等級4的克雷文。」
 
於是愛蘭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身穿水兵服裝,手中拿著一把短刀,並且手臂與腿部上配備輕型鎧甲的少女戰士。
 
鐵甲少女──拉德福特ATK:1200/DEF:700,等級3,水屬性,機械族,協調怪獸
1.     此卡被攻擊的場合:通過將墓地裡一體機械族怪獸除外,可以令一次戰鬥破壞無效化。
 
「純白的槍砲鍛造鋼的意志,鐵甲的刀刃鍛造鐵的紀律,讓白金的飛鳥向天空翱翔而去吧!」愛蘭在[鐵甲少女─拉德福特]化為三顆星星包覆[鐵甲少女─克雷文]的時候,也接著揚起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鐵甲少女─克利夫蘭]!」
 
只見愛蘭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身穿全套西裝軍服,手中拿著配備刺刀的重型步槍,並且手臂與腿部上配備輕型鎧甲的少女戰士。
 
鐵甲少女──克利夫蘭ATK:2400/DEF:2000,等級7,水屬性,機械族,同步/效果怪獸
名為[鐵甲少女]的協調怪獸+機械族的協調以外怪獸一體以上
1.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被攻擊的怪獸將會在傷害計算階段的時候,降低500分的攻擊力。
 
「克利夫蘭在發動攻擊的場合,被攻擊的怪獸將會在傷害計算階段的時候,降低500分的攻擊力!」愛蘭在這個時候揚起了手:「戰鬥!克利夫蘭對岩石突擊者發動攻擊──刺刀突擊(Bayonet Raid)!」
 
就在[鐵甲少女─克利夫蘭]揮動步槍,準備用刺刀朝[岩石突擊者]攻擊的時候,二號機器人說道:「發動陷阱卡──投石戰術!在此卡的效果下,讓克利夫蘭在傷害計算階段的時候,降低800分的攻擊力!」(二號機器人後台:2)
 
投石戰術,通常陷阱
1.     己方場地上的岩石族怪獸被攻擊的場合:對方玩家場地上的一體怪獸將會在傷害計算階段,降低800分的攻擊力。
 
鐵甲少女─克利夫蘭ATK:2400-800=1600
岩石突擊者ATK:2300-500=1800
 
「沒經過我的同意就想隨便調整攻擊力,是覺得我們兩個都是吃草的嗎?」克莉絲汀冷笑了一下:「發動陷阱卡──迅影暴風!在這張卡的效果下,讓岩石突擊者在傷害計算階段的時候,降低1000分的攻擊力!」(克莉絲汀後台:2)
 
鐵甲少女─克利夫蘭ATK:2400-800=1600
岩石突擊者ATK:1800-1000=800
 
此時[岩石突擊者]在[鐵甲少女─克利夫蘭]的攻擊下被消滅,克莉絲汀與愛蘭則是同時露出了微笑。(兩個機器人LP:8000-[1600-800]=7200)
 
看來還是要與克莉絲汀搭檔才行,否則與莫妮卡或歐菲莉亞搭檔,實在是無法產生這種合作效益……愛蘭這麼想的時候,也宣告回合結束。(愛蘭手牌:3,後台:3)
 
愛蘭宣告回合結束之後,一號機器人拿出了卡片:「接下來是我的回合,召喚岩石蟒蛇到場地上,然後讓等級4的岩石蟒蛇協調等級4的岩石衛隊。」
 
於是一號機器人的場地上出現了一條身體由石頭構成,看起來用石塊將骨骼一節一節連結起來的蟒蛇。
 
岩石蟒蛇ATK:1400/DEF:1100,等級4,地屬性,岩石族,協調怪獸
1.     此卡無法被攻擊力2000分以上的怪獸戰鬥破壞。
 
看來這下是想要進行同步召喚,這樣子愛蘭場地上的克利夫蘭,很有可能會淪為標靶……克莉絲汀這麼想的時候,也與愛蘭交換了一下眼神。
 
就在[岩石蟒蛇]化為四顆星星包覆[岩石衛隊]的時候,一號機器人也接著以機械的聲音說道:「在兩體等級合計為8的加總下,同步召喚猛瑪象化石到場地上。」
 
於是一號機器人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身體由石頭構成,並且形象儼然就是猛瑪象化石骨骼的巨獸。
 
猛瑪象化石ATK:2700/DEF:2300,等級8,地屬性,岩石族,同步/效果怪獸
岩石族協調怪獸+協調以外的岩石族怪獸一體以上
此卡2.的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1.     此卡表側表示存在於場地上的場合:以岩石族怪獸為對象的魔法卡與陷阱卡,其效果將會被無效化。
2.     一回合一次,指定己方場地上一體此卡以外的岩石族怪獸:被指定的怪獸將會在回合結束前,上升500分的攻擊力與守備力。
 
「戰鬥。」一號機器人接著說道:「猛瑪象化石對克利夫蘭發動攻擊──踐踏衝擊(Tramping Impact)。」
 
就在[猛瑪象化石]衝向[鐵甲少女─克利夫蘭]的時候,愛蘭也接著揚起了手:「發動陷阱卡──煙幕彈!在這張卡的效果下,克利夫蘭將會降低500分的攻擊力,但是不會被戰鬥破壞!」
 
煙幕彈,通常陷阱
1.     己方場地上的怪獸被攻擊的場合:通過讓被攻擊的怪獸降低500分的攻擊力,令該被攻擊的怪獸這回合不被戰鬥破壞。
 
鐵甲少女─克利夫蘭ATK:2400-500=1900
猛瑪象化石ATK:2700
 
只見[鐵甲少女─克利夫蘭]躲開了[猛瑪象化石]的攻擊,但是[鐵甲少女─克利夫蘭]拿著的步槍所配備的刺刀卻在[猛瑪象化石]的踐踏下,被硬生生的折斷了。(克莉絲汀&愛蘭LP:8000-[2700-1900]=7200,愛蘭後台:2)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發動陷阱卡──帝鷹的怒火!」克莉絲汀豎起了手指,然後接著指向了兩個機器人:「在[帝鷹的怒火]的效果下,當我承受戰鬥傷害的時候,對方玩家將會承受相當於該數值兩倍的戰鬥傷害!」
 
帝鷹的怒火,通常陷阱
1.     此卡的控制者承受戰鬥傷害的場合: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該戰鬥傷害數值兩倍的生命值傷害。
 
話才剛說完,[KRF─狂風的威森堡]就已經拍動翅膀捲起暴風轟向兩個機器人,不過一號機器人在那之後馬上就宣告回合結束。(兩個機器人LP:7200-[700*2]=5800,一號機器人手牌:2)
 
一號機器人宣告回合結束後,克莉絲汀接著抽出卡片:「再來是我的回合了,這一回合,召喚[KRF─護衛的安普林根]到場地上,然後讓等級4的安普林根協調等級4的威森堡!」
 
克莉絲汀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有著老鷹的頭部與男性的身體,披著輕型的鎧甲,並且拿著一把短刀的戰士。
 
KRF─護衛的安普林根ATK:1600/DEF:300,等級4,風屬性,鳥獸族,協調怪獸
1.     此卡存在墓地裡的場合:通過將墓地裡的此卡除外,將會令此卡的控制者有一次機會將承受的生命值傷害歸零。
 
「帝王的威信將會震懾萬物生靈,在多瑙河的榮光之下,捲起屬於天空主宰者的暴風吧!」克莉絲汀握住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KRF─反動者.法蘭西斯]!」
 
於是克莉絲汀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有著老鷹的頭部與魁梧男性的身體,披著繪製有黑色雙頭鷹花紋的鎧甲,並且拿著一把銀色長戟的戰士。
 
KRF──反動者.法蘭西斯ATK:2800/DEF:2000,等級7,風屬性,鳥獸族,同步/效果怪獸
名為[KRF]的協調怪獸+協調以外名為[KRF]的怪獸一體以上
1.     一回合一次,可以從己方的牌組中將一張裝備魔法卡加入手中,並且在那之後將牌組洗牌。
2.     此卡被戰鬥破壞的場合:通過將此卡裝備的裝備魔法卡送入墓地,可以代替此卡破壞。
 
「首先,在法蘭西斯的效果下,我可以從自己牌組中將一張裝備魔法卡加入手中,並且在那之後將牌組洗牌。」克莉絲汀拿出了卡片:「接下來,以法蘭西斯為對象,發動裝備魔法卡──雙頭鷹的錦旗。」
 
雙頭鷹的錦旗,裝備魔法
只有等級7以上的鳥獸族同步怪獸能裝備此卡
1.     裝備此卡的怪獸,將會上升500分的攻擊力。
2.     裝備此卡的怪獸對守備表示怪獸發動攻擊,而攻擊力高於守備力的場合: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差額數值的穿刺傷害。
 
「在[雙頭鷹的錦旗]的效果下,法蘭西斯將會上升500分的攻擊力,並且攻擊將具備穿刺傷害。」只見[KRF─反動者.法蘭西斯]拿著的長戟變成了一把掛著深色旗幟的長槍,克莉絲汀也接著說道:「戰鬥!法蘭西斯對二號機器人發動直接攻擊──暴風之槍(Spear of Hurricane)!」
 
只見[KRF─反動者.法蘭西斯]舉起長槍衝向二號機器人的時候,二號機器人也接著做出反應發動陷阱卡──偽裝戰術。在這張卡的效果下,將墓地裡的岩石突擊者以守備表示狀態特殊召喚到場地上。」
 
「不好意思呀,就算是這樣子,你也還是會硬生生吃下2800分的戰鬥傷害,而且岩石突擊者也會被破壞。」克莉絲汀笑了一下:「不過反正你不可能介意,我當然也就不用替你操心。」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發動陷阱卡──岩石之盾。」二號機器人接著說道:「在[岩石之盾]的效果下,讓岩石突擊者有一次機會,將不被戰鬥破壞。」(二號機器人後台:0)
 
KRF─反動者.法蘭西斯ATK:2800+500=3300
岩石突擊者DEF:500
 
只見出現在二號機器人場地上的[岩石突擊者]舉起長刀,並且擋住[KRF─反動者.法蘭西斯]的攻擊。(兩個機器人LP:5800-[3300-500]=3000)
 
沒能破壞那隻怪獸嗎,感覺有些掃興呢……克莉絲汀這麼想的時候,也接著覆蓋一張牌並宣告回合結束。(克莉絲汀手牌:2,後台:3)
 
克莉絲汀宣告回合結束之後,二號機器人取出了卡片:「再來換我了,這個回合,召喚礦場挖掘者採取攻擊狀態。」
 
此時二號機器人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全身被岩石所包覆,左側手臂上配備著大型爪子,右側手臂上配備著步槍的戰士。
 
「在[礦場挖掘者]的效果下,可以讓[礦場挖掘者]裝備在一體岩石族怪獸之上,並且被裝備的岩石族怪獸會上升1000分的攻擊力。」二號機器人說道:「在[礦場挖掘者]的效果下,將[礦場挖掘者]裝備在[猛瑪象化石]之上。」
 
只見[礦場挖掘者]漸漸的與[猛瑪象化石]合體,並且接著在化為[猛瑪象化石]的鎧甲之後,變成了[猛瑪象化石]頸部後方的兩挺重型步槍。
 
猛瑪象化石ATK:2700+1000=3700
 
「戰鬥。」二號機器人用機械手臂指向了克莉絲汀:「猛瑪象化石對法蘭西斯發動攻擊──高速射擊(Hyper Rifle)。」
 
就在克莉絲汀與愛蘭快速的交換眼神之後,愛蘭接著說道:「發動陷阱卡──防衛者的榮光!這個同時,將法蘭西斯轉為守備表示狀態!」(愛蘭後台:1)
 
但是就在[KRF─反動者.法蘭西斯]改變架式的時候,一號機器人接著說道:「發動陷阱卡──不得不面對的敵手。在這張卡的效果下,讓法蘭西斯必須攻擊猛瑪象化石。」
 
於是原本轉變架式的[KRF─反動者.法蘭西斯]舉起長槍之後,朝[猛瑪象化石]劈了過去,克莉絲汀也接著抬起了手:「在法蘭西斯的效果下,通過將[雙頭鷹的錦旗]送入墓地,可以代替法蘭西斯被破壞!」
 
只見[KRF─反動者.法蘭西斯]將破損的長槍捨棄之後,重新拿出了一把銀色的長戟。(克莉絲汀&愛蘭LP:7200-[3700-3300]=6800)
 
「那就在這個時候,發動陷阱魔法卡──死角追擊。」一號機器人說道:「在死角追擊的效果下,猛瑪象化石可以再次發動攻擊。」(一號機器人後台:2)
 
就在[猛瑪象化石]衝向[KRF─反動者.法蘭西斯]的時候,克莉絲汀抬起了手:「發動陷阱卡──帝王的一時退讓!通過讓法蘭西斯降低1000分的攻擊力,讓法蘭西斯這回合有一次機會不被戰鬥破壞!」(克莉絲汀後台:2)
 
此時[KRF─反動者.法蘭西斯]硬生生擋下了[猛瑪象化石]的衝擊,克莉絲汀也在這個時候低吟了一下。(克莉絲汀&愛蘭LP:6800-[3700-2500]=5600)
 
雖然是為了保全法蘭西斯,但是這樣子不合我的風格(Style)呀…就在克莉絲汀這麼想的時候,二號機器人也接著宣告回合結束。(二號機器人手牌:2,後台:2)
 
目前雖然有2600分的生命值差距,不過能夠理解克莉絲汀的想法,畢竟差距隨時都會被拉近……愛蘭這麼想的時候,也望向自己的決鬥盤。
 
愛蘭與克莉絲汀稍稍對上視線之後,便接著抽出卡片:「再來就是我的回合了,這一回合,召喚[鐵甲少女─富特]採取攻擊狀態。」
 
此時愛蘭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身穿水兵制服,身上配備著爆破性魚雷,並且雙腿上配備輕型鎧甲的少女戰士。
 
鐵甲少女──富特ATK:1800/DEF:1600,等級4,水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
1.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被攻擊的怪獸將不被戰鬥破壞,此卡亦將不被戰鬥破壞,且戰鬥傷害歸零,被攻擊的怪獸的攻擊力與守備力將在回合結束前對調。
 
終於要給我來這招了呀,這招幹的好,愛蘭……克莉絲汀暗暗在自己心中這麼想的時候,愛蘭也悄悄的抬起了手。
 
「富特發動攻擊的場合,被攻擊的怪獸將不被戰鬥破壞,富特亦將不被戰鬥破壞,且戰鬥傷害歸零,被攻擊的怪獸的攻擊力與守備力將在回合結束前對調!」愛蘭指向了一號機器人:「戰鬥!富特對猛瑪象化石發動攻擊!」
 
此時[鐵甲少女─富特]用雙手拿起了魚雷之後,接著將魚雷朝[猛瑪象化石]擲過去,並且接著引發爆炸。
 
猛瑪象化石ATK:3700→2300,DEF:2300→3700
 
「克利夫蘭在發動攻擊的場合,被攻擊的怪獸將會在傷害計算階段的時候,還會降低500分的攻擊力!」愛蘭高高的揚起了手:「戰鬥!克利夫蘭對猛瑪象化石發動攻擊─轟鳴亂舞(Bullet Dance)!」
 
只見[鐵甲少女─克利夫蘭]舉起了步槍之後,接著朝[猛瑪象化石]開火,並且將後者消滅。(兩個機器人LP:3000-[2400-1800]=2400)
 
「但是在這個時候,發動陷阱卡─碎裂的礦石。」一號機器人說道:「當我場地上的岩石族同步怪獸被戰鬥破壞的場合,將會給予對方玩家1000分的生命值傷害。」(一號機器人後台:1)
 
哼……這樣子的把戲,根本只是雕蟲小技……就在[猛瑪象化石]的殘骸爆裂開來的同時,克莉絲汀也只是淺淺的笑了一下。(克莉絲汀&愛蘭LP:5600-1000= 4600)
 
看來這邊中高級的電腦程度,也稱不上是非常的高…硬要說的話,大概與一個中學部的學生能力差不多吧……愛蘭這麼想的時候,也宣告回合結束。(愛蘭手牌:3,後台:1)
1
-
LV. 27
GP 774
17 樓 幻月 dragon41128
GP1 BP-

碧藍詩篇14 哈德森電工的開發品(下)


愛蘭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一號機器人拿出了卡片:「再來是我的回合了,召喚岩石獅子採取攻擊狀態,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一號機器人的場地上於是出現了一隻擺著攻擊的架式,看起來有些嚇人的獅子石雕像。(一號機器人手牌:2,後台:2)
 
岩石獅子ATK:1500/DEF:0,等級4,地屬性,岩石族,效果怪獸
1.     己方場地上除了此卡以外,每存在一體名為[岩石獅子]的怪獸,此卡就會上升1000分的攻擊力。
 
那隻怪獸感覺應該是有特殊的效果,否則沒事不會以攻擊表示的型態就這樣丟到場地上……愛蘭這麼想的時候,也稍稍望向了克莉絲汀
 
我想那隻怪獸鐵定是在考量到不會吃虧的狀況下,才會丟到場地上的,這樣子大概會有些麻煩……克莉絲汀這麼想的時候,也稍稍與愛蘭交換了眼神。
 
「那就是換我了,這一回合,同樣發動法蘭西斯的效果,從牌組中拿出一張裝備魔法卡。」克莉絲汀接著拿出卡片:「這一回合,以法蘭西斯作為對象,發動裝備魔法卡──帝王之劍。」
 
此時[KRF─反動者.法蘭西斯]原本拿著的長戟變成了一把銀色的長劍,克莉絲汀也接著握住了手在帝王之劍的效果之下,法蘭西斯將會上升400分的攻擊力。
 
KRF─反動者.法蘭西斯ATK:2800+400=3200
 
就在[KRF─反動者.法蘭西斯]握住長劍的時候,克莉絲汀也接著指向了[岩石獅子]並且說道:「戰鬥!法蘭西斯對岩石獅子發動攻擊──帝王暴風(Imperial Tempest)!」
 
「發動陷阱卡──岩石暴走!」二號機器人在這個時候說道:「當我場地上被攻擊的岩石族怪獸,是攻擊力較低的怪獸的場合,則可以從牌組或手牌中,特殊召喚兩體相同名稱的怪獸到場地上!」
 
一瞬之間,二號機器人的場地上又多出了兩體[岩石獅子],而三體[岩石獅子]也都在同時發出了咆嘯聲。(ATK1500+(1000*2)=3500)
 
糟糕,竟然沒有想到會被反將一軍……就在這個時候,[岩石獅子]朝[KRF─反動者.法蘭西斯]反擊,並且折斷後者拿著的長劍。(克莉絲汀&愛蘭LP:4600-[3500-3200]= 4300)
 
妳的法蘭西斯這下子沒戲唱了,我們兩個的其中一個同步怪獸,遲早會被收拾掉的……克莉絲汀稍稍的豎起柳眉的時候,愛蘭只是稍稍的聳了一下肩膀。
 
如果真的面臨那種狀況的話,不然妳就用我的法蘭西斯來棄車保帥好了……對於愛蘭無可奈何的眼神,克莉絲汀也接著歪了一下頭,然後宣告回合結束。(克莉絲汀手牌:4,後台:3)
 
當克莉絲汀宣告回合結束之後,二號機器人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這一回合,發動魔法卡──卡片回收。通過將場地上的兩體怪獸以及所有手牌放入牌組中洗牌,我可以重新抽出三張牌。」
 
就在這個時候,兩體[岩石獅子]消失了,而二號機器人在重新拿出卡片之後,便接著說道:「接下來,以[岩石獅子]為對象,發動裝備魔法卡──巨大化。在[巨大化]的效果下,由於我方生命值較低,因此[岩石獅子]的攻擊力提升一倍。」
 
岩石獅子ATK:1500*2=3000
 
只見[岩石獅子]發出了咆嘯,二號機器人也接著抬起了手:「戰鬥。岩石獅子對法蘭西斯發動攻擊。」
 
就在[岩石獅子]撲向[KRF─反動者.法蘭西斯]並且將其消滅的時候,克莉絲汀也立刻抬起了手:「發動陷阱卡──飛鷹的聖旨!當我場地上名為[KRF]的怪獸被戰鬥破壞的時候,我可以從自己的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等級4以下的[KRF]怪獸到場地上!」
 
飛鷹的聖旨,通常陷阱
1.     己方場地上名為[KRF]的怪獸被戰鬥破壞的場合:可以從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等級4以下的[KRF]怪獸到場地上,然後將牌組洗牌。
 
話才剛說完,克莉絲汀的場地上就出現了一個有著飛鳥的頭與男性人類的身體,披著輕型鎧甲,背後長著翅膀,並且拿著軍刀的戰士。(克莉絲汀&愛蘭LP: 4300 -[3000 -2800]=4100,克莉絲汀後台:2)
 
KRF─高傲之史瓦森堡ATK:2000/DEF:0,等級4,風屬性,鳥獸族,效果怪獸
1.     此卡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此卡不會成為魔法卡之效果的對象。
 
現在有史瓦森堡,這樣子要同步召喚就沒有問題了……克莉絲汀雖然這麼想,但是她卻突然察覺到二號機器人並沒有宣告回合結束。(二號機器人後台:1)
 
於是二號機器人場地上的卡片被翻開來,二號機器人也接著抬起了手:「發動陷阱卡──御前對決。當雙方玩家場地上只有一體怪獸的時候,我場地上的怪獸可以再次發動攻擊。」(二號機器人後台:0)
 
什麼…就在愛蘭露出了訝異的表情的時候,[岩石獅子]已經接著撲向[鐵甲少女─克利夫蘭],並且將其消滅。(克莉絲汀&愛蘭LP:4100-[3000-2400]=3500)
 
這下子麻煩大了,想不到連愛蘭的克利夫蘭都被殲滅了……克莉絲汀這麼想的時候,二號機器人也宣告了回合結束。(二號機器人手牌:2,後台:0)
 
在二號機器人宣告回合結束之後,愛蘭抽出了卡片:「那麼就換我了,首先發動陷阱卡──建造工廠!通過將己方後台上的一張卡片送入墓地裡,可以從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鐵甲少女]協調怪獸到場地上!」(愛蘭後台:1)
 
建造工廠,通常陷阱
1.     通過將己方後台上的一張卡片送入墓地裡,可以從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等級4以下名為[鐵甲少女]的協調怪獸到場地上,並且在那之後將牌組洗牌。
 
於是出現在愛蘭的場地上的,是一個身穿純白色水兵制服,拿著一把手槍,並且腿上配備著輕型鎧甲的少女戰士。
 
鐵甲少女─霍比ATK:1500/DEF:500,等級4,水屬性,機械族,協調怪獸
1.     此卡只能用於機械族同步怪獸之同步召喚素材。
 
「接下來,召喚[鐵甲少女─亞特蘭大]到場地上。」愛蘭接著說道:「然後讓等級4的霍比,協調等級4的亞特蘭大!」
 
而愛蘭的場地上也接著出現了另外一個同樣穿著水兵制服,不過拿著一把輕型步槍,並且手臂上配備著輕型鎧甲的少女戰士。
 
「純白的槍砲鍛造鋼的意志,鐵甲的刀刃鍛造鐵的紀律,讓白金的飛鳥向天空翱翔而去吧!」愛蘭在[鐵甲少女─霍比]化為四顆星星包覆[鐵甲少女─亞特蘭大]的時候,也接著揚起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鐵甲少女─企業]!」
 
只見愛蘭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左手手中拿著軍刀,右手將配備刺刀的步槍端在右側肩膀上,身穿全套西裝軍服,手臂與腿部上配備輕型鎧甲,並且一隻老鷹停靠在肩膀上的少女戰士。
 
鐵甲少女──企業ATK:3000/DEF:2800,等級8,水屬性,機械族,同步/效果怪獸
名為[鐵甲少女]的協調怪獸+機械族的協調以外怪獸一體以上
1.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對方玩家直到傷害計算階段結束以前,不得發動魔法卡或陷阱卡。
2.     此卡攻擊守備表示怪獸的場合:此卡的攻擊力較高的場合,給予對方玩家穿刺傷害。
 
「接下來,以企業為對象,發動裝備魔法卡─電磁鍛鐵劍!」愛蘭拿起了卡片:「因為裝備了[電磁鍛鐵劍]的緣故,企業將會上升400分的攻擊力,並且在發動攻擊的時候,將會破壞對方玩家場地上所有的魔法卡與陷阱卡!」
 
鐵甲少女─企業ATK:3000+400=3400
 
此時[鐵甲少女─企業]收起了軍刀與步槍,並且接著拿起了一把泛著電光的銀色長劍,愛蘭也接著握住了手:「戰鬥!企業對岩石獅子發動攻擊──電磁斬劍(Electric Sword Slash)!」
 
不過就在[鐵甲少女─企業]用長劍刺向[岩石獅子]的時候,二號機器人也接著拿出了卡片:「在這個時候,從手中發動岩石魔怪的效果──通過將岩石魔怪捨棄,讓岩石獅子不被戰鬥破壞。」
 
結果就是一個看起來像是石像鬼的怪獸擋在[岩石獅子]的前方,並且擋住[鐵甲少女─企業]使出的斬擊。(兩個機器人LP:2400-[3400-3000]=2000)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發動[電磁鍛鐵劍]的效果愛蘭!」指向了一號機器人:「裝備了[電磁鍛鐵劍]的企業發動了攻擊,因此破壞你們場地上所有的魔法卡與陷阱卡!」
 
此時無數電磁特效化為閃光特效轟向了兩個機器人的後台,並且將後台的卡片動畫都消滅。(兩個機器人後台:0)
 
沒能消滅掉那隻怪獸,感覺八成會變成同步怪獸的素材……愛蘭這麼想的時候也覆蓋了一張卡片,並且宣告回合結束。(愛蘭手牌:1,後台:2)
 
愛蘭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一號機器人接著拿出卡片:「再來就換我了,這一回合,召喚岩石工兵到場地上,然後讓等級4的岩石工兵,協調等級4的岩石獅子。」
 
就在這個時候,一號機器人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拿著步槍,並且身體被岩石鎧甲包覆的士兵。
 
「兩者的等級合計是8,因此同步召喚等級8的同步怪獸。」一號機器人在[岩石工兵]化為四顆星星包覆[岩石獅子]的時候說道:「在這個情況下,同步召喚等級8的化石暴龍到場地上。」
 
只見一號機器人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身體由堅硬的岩石所構成,完全只由化石的骨骼所構成的巨大恐龍。
 
化石暴龍ATK:3000/DEF:2700,等級8,地屬性,岩石族,同步/效果怪獸
岩石族協調怪獸+協調以外的岩石族怪獸一體以上
1.     一回合一次,通過將墓地裡的一體岩石族怪獸除外,並且支付1000分的生命值:此卡將會在回合結束之前,上升1000分的攻擊力。
2.     此卡被戰鬥或卡片效果破壞,送入墓地的場合:雙方玩家將會共同承受1000分的生命值傷害。
 
「首先在化石暴龍的效果下,將墓地裡的一體岩石族怪獸除外,並且支付1000分的生命值。」一號機器人說道:「在這個效果下,化石暴龍將會在回合結束之前,上升1000分的攻擊力。」(兩個機器人LP:2000-1000=1000)
 
化石暴龍ATK:3000+1000=4000
 
就在[化石暴龍]發出咆嘯的時候,一號機器人也接著說道:「再來,發動魔法卡──地殼力量。在[地殼力量]的效果之下,對方玩家場地上的怪獸被戰鬥破壞的場合,對方玩家將承受相當於被破壞怪獸原本攻擊力數值的戰鬥傷害。」
 
該死(Shit),根本存心將我們逼到死巷子……愛蘭這麼想的時候,一號機器人也生硬的舉起了機械手臂。
 
「戰鬥。」一號機器人說道:「化石暴龍對企業發動攻擊──暴衝踐踏(Tramping Rush)。」
 
只見[化石暴龍]抬起了腳之後,接著直接朝[鐵甲少女─企業]使出了踐踏攻擊,並且將後者消滅。(LP:3500-[4000-3400]=2900)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克莉絲汀卻淺淺的笑了一下:「慢著~在這個時候,發動陷阱卡──暴風祝福!當我方場地上的怪獸被戰鬥破壞的場合,我方將回復1000分的生命值!」
 
暴風祝福,通常陷阱
此[暴風祝福]的卡片,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1.     己方場地上的怪獸被戰鬥破壞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回復1000分的生命值。
 
想要解決本小姐,區區的機器人根本不夠格……倒不如說,目前遇過的對手,只有莫妮卡夠格……克莉絲汀這麼想的時候,也接著露出了挑釁的微笑。(克莉絲汀&愛蘭 LP:[2900+1000]-3000=900,克莉絲汀後台:1)
 
我的天啊,真是嚇死我了…愛蘭看一號機器人宣告回合結束的時候,也才終於鬆了一口氣。(一號機器人手牌:1,後台:0)
 
愛蘭宣告回合結束之後,克莉絲汀接著抽出卡片:「換我了,這一回合,召喚[KRF─易怒的萊赫堡]到場地上,然後讓等級4的萊赫堡協調等級4的史瓦森堡!」
 
此時克莉絲汀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身穿西裝軍服,有著鳥頭與男子的身體,並且拿著一把軍刀的怪獸。
 
KRF──易怒的萊赫堡ATK:1600/DEF:300,等級4,風屬性,鳥獸族,協調怪獸
1.     此卡被用於鳥獸族同步怪獸之同步召喚素材的場合:該同步怪獸將會在被召喚的回合,將會上升500分的攻擊力。
 
「帝王的威信將會震懾萬物生靈,在多瑙河的榮光之下,捲起屬於天空主宰者的暴風吧!」克莉絲汀在[KRF─易怒的萊赫堡]化為四顆星星包覆[KRF─史瓦森堡]的時候握住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KRF─主宰者.馬克西米連]!」
 
於是克莉絲汀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有著老鷹的頭部與魁梧男性的身體,披著繪製有黑色雙頭鷹花紋的鎧甲,背後長著一對大翅膀,並且拿著一把金色雙手長劍的戰士。
 
KRF─主宰者.馬克西米連ATK:3000/DEF:2500,等級8,風屬性,鳥獸族,同步/效果怪獸
名為[KRF]的協調怪獸+協調以外名為[KRF]的怪獸一體以上
1.     此卡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己方場地上的鳥獸族怪獸,將不會成為魔法卡與陷阱卡的效果之發動對象。
2.     此卡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此卡還能再次發動攻擊。
3.     此卡因為戰鬥或效果遭到破壞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抽兩張牌。
 
「萊赫堡被用於鳥獸族同步怪獸之同步召喚素材的場合,因此馬克西米連將會在被召喚的回合,上升500分的攻擊力!」克莉絲汀在這時候指向了化石暴龍:「戰鬥!馬克西米連對化石暴龍發動攻擊──帝王刃風斬(Imperial Hurricane Slash)!」
 
KRF─主宰者.馬克西米連ATK:3000+500=3500
 
只見[KRF─主宰者.馬克西米連]拿著的長劍被暴風包覆,並且在揮劍斬向了[化石暴龍]之後,將後者消滅。(兩個機器人LP:1000-[3500-3000]=500)
 
「但是當化石暴龍被戰鬥或卡片效果破壞,送入墓地的場合,雙方玩家將會共同承受1000分的生命值傷害。」二號機器人說道:「這樣子…」
 
「真是不好意思呢,在這個時候,從墓地裡發動安普林根的效果。」克莉絲汀笑著聳了一下肩膀:「通過將安普林根除外,可以使一次承受的生命值傷害歸零。」
 
KRF─護衛的安普林根ATK:1600/DEF:300,等級4,風屬性,鳥獸族,協調怪獸
1.     此卡存在墓地裡的場合:通過將墓地裡的此卡除外,將會令此卡的控制者有一次機會將承受的生命值傷害歸零。
 
本來應該是要讓馬克西米連再次攻擊,不過因為化石暴龍的自爆效果,顯然並沒有那個必要……克莉絲汀這麼想的時候,兩個機器人的決鬥盤也都發出了敗北的提示音效。(兩個機器人LP:500→0)
 
 
「那麼兩位小姐,如我所承諾的,這2000美元是妳們的了。」決鬥結束之後,杭特從西裝之中取出了一張2000美元的支票,並且交給克莉絲汀:「從與妳們的決鬥來看,我們應該能得到不少寶貴的資料。」
 
「沒有啦~我們只是用普通的水準來應戰,您太抬舉我們了。」克莉絲汀笑著接過了支票:「總而言之,還是很感謝您讓我們開心的過了一天。」
 
「現在時間也有些晚了,不然我就請司機載兩位回去紐約決鬥學院好了。」杭特拿出手機之後,稍稍沉吟了一下:「那麼如果未來有新的成品的話,我會通知貴校的。」
 
克莉絲汀也在這個時候笑了一下:「當然了,這麼好的東西,怎麼可以錯過呢──如果是用來訓練學生的話,一定會很好用的。」
 
不過真要說的話,我比較怕是以後會被莫妮卡拿來玩吧……愛蘭這麼想的時候,也稍稍無奈地笑了一下。

1
-
LV. 27
GP 776
18 樓 幻月 dragon41128
GP1 BP-

碧藍詩篇15 來自倫敦的問候


1
 
在萬聖節結束之後,很快就來到了十二月初──每一學年上學期的時候,固定校外教學的排定時間,以及即將到來的聖誕節與新年寒假的時候。
 
但是對於莫妮卡來說,這一切幾乎都是惡夢──莫妮卡打從十月的時候就在替校方進行宣傳,萬聖節的時候業務更是從來都沒有缺少過,而這也讓莫妮卡一周之中有好幾天都處在睡眠不足的狀態。
 
這一天的〈社會語言學〉的課程中,當身穿全套西裝的男性學院教授.溫特菲爾德教授正在上課的時候,身穿制服的莫妮卡居然很自然而然地就逕自忖著臉打起瞌睡了。
 
屬於通常大型教室,教室內部擺著一張又一張的長方形桌子,並且最前方是講台的7-14教室之中,溫特菲爾德教授正站在講台之上。
 
「所以我們都知道,相同語系的語言之中,我們雖然能找到相似的用字,但是很多用字還是不一樣。」溫特菲爾德教授說道:「當然了,這樣子的情況,我們也能夠在名字中找到,更何況一個大語系之下還會有其他小語系。」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溫特菲爾德教授看到莫妮卡正在打瞌睡,於是用眼神示意坐在莫妮卡旁邊,身穿制服的歐菲莉亞叫醒莫妮卡。
 
歐菲莉亞因為注意到了溫特菲爾德教授的眼神,於是輕輕搖了一下莫妮卡並且說道:「莫妮卡~妳別再睡了啦,溫特菲爾德教授注意到妳了啦。」
 
但是因為被搖醒而睜開雙眼的莫妮卡,卻只是用迷濛卻帶著幾分撫媚的眼神望著歐菲莉亞,然後接著對歐菲莉亞笑了一下:「這樣呀~」
 
「Ms.莫妮卡,我們現在正在討論相同的語系之中,會存在小語系,而且不同語言之中名字與用字的形式也不同。」溫特菲爾德教授說道:「妳願意發揮一下平常樂善的性格,來幫我們好好說明一下嗎?」
 
莫妮卡知道自己被點名,於是稍稍抓了一下頭,並且在站起來之後接著走向講台,然後在到了黑板前方的時候拿了一個粉筆。
 
沒記錯的話,光是我自己的名字就可以拿來用了吧……雖然還有些迷糊,不過莫妮卡卻馬上就整理了自己的思緒,然後開始寫起黑板。
 
「我們在談論到這個地方的時候,首先可以拿名字來舉例。」莫妮卡一邊在黑板上以整齊的板書寫字,一邊用宏亮的聲音說道:「為了方便起見,我就直接拿自己的名字來舉例。」
 
Monica
Monique
Mònica
Monika
 
「首先各位應該都知道,我的名字在英文裡就是Monica了。」莫妮卡抬起了手,然後接著說道:「在西班牙文裡面我的名字會是Mònica,在德文則是Monika,但是在法文裡面我的名字會變成Monique。」
 
溫特菲爾德教授望向了莫妮卡之後,接著問道:「那麼妳能夠解釋妳的名字在法文,會從Monica(莫妮卡) 變成Monique(莫妮可),在德文c會變成k,是個案還是常見情況嗎?」
 
「我的名字在法文,會從Monica(莫妮卡) 變成Monique(莫妮可),是因為法文本身的緣故。」莫妮卡接著寫了幾行字。
 
Frederica
Frédérique
 
Erica
Erika
 
「在法文裡面,-ca結尾的字會變成-que結尾。」莫妮卡說道:「而在德文裡面-c-的字,則是會變成-k-的字。」
 
溫特菲爾德教授點了一下頭:「好,接下來妳來說明一下,我們將整個歐洲的語言都稱為拉丁語系──那麼拉丁語系語言,是否能分成更小的語系。」
 
「歐洲的語言整體來說,大致可以分為斯拉夫語系與拉丁語系──東歐大多鄰近俄羅斯的國家都是斯拉夫語系國家,以西則大多為拉丁語系。」莫妮卡說道:「拉丁語系(Latin Language)之下,又可以被分為羅馬語系與日耳曼語系。」
 
羅馬語系(RomanticLanguage)
日耳曼語系(GermanicLanguage)
 
莫妮卡在黑板上寫字之後,又接著說道:「羅馬語系的語言,以西班牙語、法語、義大利語以及羅馬尼亞語為代表,日耳曼語系的語言,則是以英語、德語、荷蘭語、瑞典語、挪威語以及冰島語為代表。」
 
「那麼妳可以來說明一下,為何會形成這樣的情況嗎?」溫特菲爾德教授雖然有些訝異,不過還是刻意提出了最後一個問題:「畢竟這兩種語系的語言會形成這樣的分布,一定有其理由。」
 
「    羅馬語系的語言,可說是與拉丁文最為相近的語言,因為羅馬語系的語言原本都是拉丁文的變體──用另外一種方式來說,羅馬語系的語言在羅馬帝國的時代,大抵上都只算是方言等級的低端拉丁文。」莫妮卡用手指敲了一下黑板:「相反的,日耳曼語系的語言,則都是後來日耳曼民族遷徙都歐洲之後,形成的語言。」
 
「莫妮卡,我知道很多學科都難不倒妳,但是妳上課就直接在我面前打瞌睡其實不太好看。」溫特菲爾德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不過還是嘆了一口氣:「我知道會長的工作很忙,以後妳如果累到無法來上課的話,我不介意妳翹課待在宿舍休息。」
 
被直接這樣點名的莫妮卡因為沒有挨罵而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不過還是有些難為情地笑著抓了一下頭:「沒有啦,感謝教授願意體諒我的狀況,我下次上課會好好注意的。」
 
 
下課之後,拿著課本的莫妮卡擺著有些無奈的表情走出了教室,同樣拿著課本的歐菲莉亞則是追了上去。
 
「莫妮卡,妳剛才上課的時候還滿厲害的欸,居然有辦法想都沒有想,就直接回答溫特菲爾德教授的問題。」歐菲莉亞笑著對莫妮卡說道:「尤其名字的那個部分,妳根本就沒有思考,超級高端的。」
 
「沒有啦,畢竟我打從年紀還小的時候,學語言的速度就比大多數人都還要快,而且留下來的記憶也比別人多。」莫妮卡苦笑了一下:「這樣說可能很奇怪,但是從以前到現在,只要是有規則的語言,我都能在一個月內學習完畢。」
 
等等……這樣的話,莫妮卡現在正在上的西班牙文課對她來說,難道只能算是休閒程度……歐菲莉亞聽到莫妮卡這麼說的時候,也產生了某種聯想。
 
「至於其他學科的話,主要都是從小去母親在蘇格蘭的別墅的時候,在那邊的圖書館學下來的。」莫妮卡露出了懷念的表情:「母親的別墅裡面,有一個超大型的圖書館,裡面可是裝滿了各式各樣的書本。」
 
莫妮卡一邊這麼說的時候,也一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父親的別墅裡面也有超大型圖書館,以後如果寒假或暑假有空的話,我再帶妳去看看吧─那些圖書館,可都是大型藏寶庫哦。」
 
總覺得有某種閃耀的感覺呢,應該是我的錯覺吧……歐菲莉亞看到莫妮卡露出笑容的時候,也如此在心中想著。
 
2
 
當NAA-2258班機降落在紐約市外的約翰.F.甘迺迪機場(John F. Kennedy Airport,通常會簡稱為JFK機場)的時候,身穿西裝的瑞文也放下了自己手中正在看的《伊莉莎白一世的情人》(The Virgin’s Lover),並且稍稍伸展了一下手臂。
 
<*附註1:此處提及的《伊莉莎白一世的情人》(The Virgin’s Lover)是英國的女性歷史小說作家菲莉帕.格蕾格莉(Philippa Gregory)著作的小說,該作品乃是以英國十六世紀後期的女王.伊莉莎白一世(Elizabeth I)作為主角。>
 
飛機上的乘客們在飛機完全停靠於跑道上之後,開始站起來收拾各自的行李與物品,而瑞文則是將自己兩小時前跟空姐要來的寶特瓶裝薑汁汽水(Ginger ale)一口氣喝完。
 
此時的瑞文正坐在NAA-2258班機前端商務艙的寬敞躺椅之上,他將自己的西裝外套隨興地掛在的椅背旁的小型衣架上,並且也將自己的皮鞋脫下來放在躺椅下方的鞋櫃之中。
 
而在商務艙區後側位置之中的瑪麗安與約翰,則是分別穿著制服與西裝(不過分別將西裝制服外套與西裝外套掛在椅背旁的椅架上),但是這兩個人都正躺臥在各自的躺椅上睡著。
 
「好啦,我們已經到達JFK機場了,兩位也差不多該起來囉。」瑞文在大多數乘客已經拿了行李,並且都下機之後穿上皮鞋,然後站了起來:「要是兩位再繼續睡下去的話,我們恐怕就要被趕下飛機了。」
 
過了一會兒之後,迷濛的張開了雙眼的瑪麗安才稍稍伸展了一下腰,並且接著站了起來:「說的也是,現在已經下午五點了,要是繼續睡下去的話,我們今晚就要失眠了。」
 
瑪麗安在約翰迷迷糊糊地爬起來的時候,也站起來穿上自己的西裝制服外套,而早就已經穿上西裝外套的瑞文則是從隨身行李區之中將自己的公事包拿出來。
 
約翰花了一些時間之後,才終於站起來將自己的西裝外套穿上,但是此時手中早就拿著公事包與書袋的瑞文與瑪麗安都用有些不耐煩的眼神望著約翰。
 
而等到約翰終於有辦法提著公事包走出班機的時候,已經又是將近十分鐘之後的事情了,瑞文走出班機的時候苦笑著對身穿套裝的空姐說道:「不好意思,我的同事就是那種樣子,睡著之後很難叫起來,造成妳們的困擾真的很抱歉。」
 
「沒關係的,至少你的同事已經完全醒來了,這樣子也會比較安全。」空姐笑著對瑞文說道:「我想你看起來應該也是個忙人類型的人吧,別遲到了哦。」
 
 
在通過海關並且到了行李領取區,將三人的行李箱都領到之後,已經是將近晚上六點半的時候,而倫敦決鬥學院的三人也從JFK機場大廳走出了機場,然後來到瑞文安排的車輛接送服務公司。
 
在美國、加拿大、英國、紐西蘭與澳洲的各機場都有設置服務櫃檯的康寧車輛服務公司(Corning Automobile Service co.),是英語世界國家在車輛接送服務的領域之中,生意最好的公司之一。
 
瑞文到了康寧車輛服務公司的櫃台之後,朝櫃檯的服務小姐出示自己帶在身上的教師證:「不好意思,我是倫敦決鬥學院的瑞文.培里森,我有向貴公司預約晚上六點四十分的車輛接送,包含我在內三個人。」
 
「有的,司機已經在等待您了,請跟我過來吧。」身穿套裝的服務小姐站起來,然後笑著伸出了手:「雖然現在才六點三十五分,不過我想各位應該也想要早一點下榻到飯店了。」
 
瑞文所預約的車輛,是美國大型的汽車公司.克雷索爾集團(Chraysor)新出產的魔羯座(Capricorn)休旅車,而服務小姐帶著瑞文一行人來到車庫與司機見面之後,很快就又回到櫃台。
 
該說不愧是學院教授嗎,居然能預約這麼高級的車輛,來給我們進行車輛接送服務……當身穿西裝的司機協助一行人將行李放到休旅車後方的時候,瑪麗安也如此在心中想著。
 
瑪麗安與約翰在行李被運上車之後,各自佔據了休旅車第二排與第三排的位置,而瑞文則是坐在副駕駛的位子上。
 
不出一會兒的功夫,司機就開車離開了JFK機場,並且環繞了機場外的聯邦圓環車道之後,直接駛上678號州際道路(Interstate highway 678,簡稱I-678)。
 
<*附註2:在美國,每一條州際道路都有一個專屬編號,而州際道路的標誌就是寫著“Interstate”字樣與其數字的藍色盾牌,簡稱格式為“I-數字編號”。例如上述提及的678號州際道路,即是簡稱為“I-678”。>
 
美國這個國家還真是不簡單,尤其是NYC這個地方……該怎麼說呢,總覺得夜生活的發達程度與倫敦有得比呢……瑪麗安看著窗外橫掃而過的夜景,以及大樓之中的燈光的時候,也將手臂忖在臉龐上。
 
車子在經過法拉盛可樂娜公園的時候,司機馬上轉向10W出口的道路,並且接著銜接到通往曼哈頓方向的I-495,而瑪麗安也在這個時候稍稍閉上了眼。
 
 
當瑪麗安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車子已經早就從I-495下來,並且經由皇后區大道(Queens Boulevard)來到昆斯伯洛橋(Queensborough Bridge)。
 
原來那就是羅斯福島(Roosevelt Island)呀……貼在車窗邊的瑪麗安看到燈光黯淡羅斯福島的時候,也露出了第一次發現神奇物品的驚喜表情。
 
不過車子在下了昆斯伯洛橋之後,又沿著皇后區大道行駛了一小段距離,才接著切入曼哈頓島的東側第六十路(E 60th St),並且最後在來到中央公園之後左轉駛入西側第五十九路(W 59th St)。
 
很快的,幾乎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內,車子就已經停靠在一棟看起來十分華麗,前方有遮雨棚,規模高聳入雲的大樓前方的車道。
 
這個大樓是莫瑞斯飯店(Maurris Suite)在紐約市的分店之一,而作為紐約是之中的高級飯店之一,莫瑞斯飯店的價格是能讓人(尤其像是瑪麗安這種學生)感到驚嚇的。
 
瑪麗安與約翰將行李都卸下車之後,接著下車的瑞文也付錢給了司機,而司機也很快地就又開車離開了。
 
在車子離開之後,三個人拖著各自的行李,用有些沉重的步伐經過門口服務人員與警衛,並且接著走進了飯店。
 
「已經七點二十分了,我們乾脆就請服務生將行李送到房間,然後直接就去二樓的餐廳用餐好了。」瑞文一邊走進飯店的時候,一邊抬起了手:「雖然可以先放行李,但是那樣太沒有效率了。」
 
「不然就這樣吧,我怕如果直接就去房間的話,我會在房間裡面昏倒。」約翰望向了瑪麗安的時候,後者也點了一下頭,約翰於是對瑞文說道:「我們就直接吃晚餐,今晚就可以洗洗睡啦。」
 
於是瑞文走向櫃台,並且對一位身穿西裝的男性櫃台人員說道:「不好意思,我是今晚開始會在這裡入住到二月的瑞文.培里森,我有用倫敦決鬥學院的名義在這邊預約三個房間。」
 
「有的,瑞文先生,付款也經由倫敦決鬥學院的公費完成了。」櫃檯人員查詢到資料之後,接著對瑞文說道:「房號是14-11、14-12、14-13三個王后級別套房(Queen suite),那麼請問需要行李托運服務嗎?」
 
瑞文點了一下頭的時候,櫃台人員也將三張房卡交給了瑞文,並且接著抬起手示意行李托運人員到櫃檯旁邊:「今晚的用餐時間到八點三十分,吧台則是開放到十一點,有任何疑問的話可以直接用房間的櫃台撥號到櫃檯這邊。」
 
當身穿紅色套裝的行李推運人員將瑞文的行李提走,並且接著將瑪麗安與約翰的行李也都提走之後,瑞文給了行李托運人員一張五美元的鈔票,並且笑著對櫃台人員說道:「好的,謝謝你。」
 
<*附註3:在美國的飯店裡面,如果有要求飯店人員行李托運的話,一人份的行李就至少要給托運人員一塊美金的小費──在美國的服務業,做出請求並且支付小費是常識的一種。>
 
 
莫瑞斯飯店二樓的自助式餐廳之中,在自己的盤子中夾了大量的薯條、炸雞肉以及生菜,並且拿著頻果汁的瑪麗安來到了瑞文與約翰坐著的位子上。
 
餐廳的天花板上掛著幾盞金色的豪華水晶吊燈,餐廳靠牆壁側擺置著無數放滿了飲料與食物的長桌,而落地窗的梁柱邊則是都擺置著手持長槍的武裝騎士雕像。
 
瑞文與約翰找了一張四人的長方桌,此時瑞文面前的盤子中擺著一大塊牛排、半顆炸洋蔥與疊成小山一般的薯條,約翰面前的盤子中則是擺著淋上白醬的豬排、兩小塊炸魚排以及生菜,並且兩人盤子都擺著一杯甜酒。
 
「明天開始就是文物展覽了,感覺還滿期待的呢。」約翰用刀子切了一塊豬肉之後,也接著說道:「雖然展覽有到二月,不過大概到這邊新年寒假之前,都只會有紐約決鬥學院或華府決鬥學院的學生會過來。」
 
「紐約決鬥學院下個星期的時候,就會先有一個去大都會博物館的校外教學,到時候鐵定是一堆學生。」瑞文喝了一口甜酒之後,便接著說道:「我們要找那個學生會長的話,就只能趁那個時候了。」
 
瑪麗安在瑞文身旁的位子坐下之後,也接著說道:「我調查了一下那個會長,發現一件不得了的事情──那個叫做莫妮卡的會長在中學的時候,就因為能精通二十種語言而上過美國東北地區的報紙。」
 
「不過最近沒怎麼聽說過那個莫妮卡,大概是中學的時候被報導過之後,就稍稍轉為低調了。」瑞文挑起了眉毛:「但是中學的時候就有如此成就,總覺得說不定她符合我們的〈語言上位者〉的理論呢。」
 
「假如她真的具有學習語言的神力,那麼如今的她應該已經更加厲害了,畢竟這種人本世紀大概找不到第二個。」約翰忖了一下:「瑪麗安,妳到時候將神之卡帶在身邊,說不定恩基之卡會對她產生反應。」
 
「我就是在想相同的事情,因為當我後來調查她的時候,我發現圍繞在她身邊的謎團其實很多。」瑪麗安稍稍瞇起了雙眼:「說不定就像很多時候,我們總是開玩笑會說的話──所謂的高手,其實都躲藏在民間。」
1
-
LV. 27
GP 785
19 樓 幻月 dragon41128
GP1 BP-
因為7/13(這個星期六)要去西班牙,最近在忙收拾,所以昨天沒有更新

考量到這個因素,就把版上與小屋的《碧藍詩篇》同時更新

碧藍詩篇16 英美聯展

位於紐約市曼哈頓地區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常常簡稱為大都會博物館/The Met),是當今世界上最大的,參觀人數最多的藝術博物館之一。
 
位於曼哈頓的中央公園旁的大都會博物館,內部含有大量上古埃及與古典希臘、羅馬、拜占庭時期的藝術品的展示。
 
除此之外,大都會博物館之中,還收藏有大量的非洲、亞洲、大洋洲、拜占庭和伊斯蘭藝術品以及文物,並且依照時期排置在各個展廳。
 
最初開張於1870年代的大都會博物館隨著不同時期的擴建,雖然原本構想建造成維多利亞末期(High Victorian Style)風格,不過在第五大道的正門、大廳與大階梯卻反而是以法國美術學派風格(Beaux-Arts)建造而成。
 
最後在二十世紀初期的時候,大都會博物館側翼的落地窗則是以現代玻璃風格建造而成,並且就直接面向中央公園。
 
十二月三日的這一天,紐約決鬥學院的學生們搭乘學院租借的遊覽車,一批又一批地進入大都會博物館,並且都在大廳之中集合。
 
每個學生都在出發之前,領取了紐約決鬥學院專用的期間限定門票,並且在八點三十五分的時候由帶領學生的主任宣告解散。
 
 
身穿制服的莫妮卡四處張望了一下之後,就接著拿出自己進入大都會博物館的時候,順手拿取的特展展覽廳說明。
 
對於從小就在紐約長大的莫妮卡來說,大都會博物館的展覽從來都不稀奇──這次真正稀奇的,是大都會博物館與大英博物館的聯合特展。
 
或許是因為知道莫妮卡並沒有特別有興趣,歐菲莉亞於是跟著克莉絲汀與愛蘭先一步進入埃及展區,而雷納克斯與傑森也是直接上樓前去歐洲展區,學生會中三年級的雷昂、亞歷克斯與雪蓉則也走就已經前去南亞展區了。
 
首先就先從埃及展區取道二樓,接著拐去中東展區,然後就可以到達聯合特展展區了吧……莫妮卡端詳了一下地圖之後,於是就接著走向了埃及展區。
 
大部分紐約決鬥學院的學生們,幾乎都聚集在埃及展區之中,以饒富興致的樣子端詳著展區之中的法老王雕像。
 
莫妮卡快速地經過了展覽著小型喪葬船隻的陪葬品區,並且經由展示人面獅身雕像的區域進入展示棺木與死者之書的區域之後,從埃及展區的另外一側來到了大都會博物館的中央區域。
 
大都會博物館的中央區域之中,擺設著一座大型的神殿─雖然怎麼看都會感覺很誇張,但是這的確就是一座神殿一部分的遺址。
 
丹鐸神殿(Templeof Dendur)──在1960年代,當埃及興建亞斯文水壩(Aswan High Dam)的時候,埃及將該地即可能被淹沒的這座神殿經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中介,分成四個部分捐贈出去。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此處的丹鐸神殿,是四個部分之中的其中一個部分,其不僅保留著外在,甚至連內在的壁畫與文物都完美的保存下來了。
 
一些快速跳過了埃及展區的紐約決鬥學院學生,正聚集在神殿前方拍照,而其他的觀光客也同樣在神殿的前方駐足拍照。
 
不過莫妮卡經由一旁的樓梯往二樓移動,並且在取道經過中東展區之後,看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一個大型拱門的門口擺著兩座大型的雕像,學生們與觀光客聚集在前方的展區。
 
只見那兩座大型的雕像,是完全一模一樣,有著男性的頭部與公牛的身體,並且公牛身體的背部長著一對翅膀──據說是人面獅身獸(Sphinx)的雛型,兩河流域地區(Mesopotamia)獨特的人面牛身獸。
 
雖然這對人面牛身獸大都會博物館也有,但是不愧為大英博物館特有的收藏品,果然大了足足一號……據說但丁‧加百列‧羅賽提(Dante Gabriel Rossetti)就是在看到了這個之後,才會寫出〈尼尼微的重擔〉(The Burden of Nineveh)……莫妮卡端詳著雕像的時候,也聯想到以前上課的內容。
 
從拱門進入之後,馬上就能看到較為小型、大都會博物館館藏的一對人面牛身獸的雕像,不過莫妮卡還是接著就走了過去。
 
莫妮卡接著走過迴廊之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大型的石雕──正確來說,應該說是由無數浮雕所形成的大型浮雕。
 
浮雕由左向右延展,描繪著亞述帝國(Assyrian Empire)的皇帝驅著馬戰車,在無數騎馬衛兵的陪同下,在平原上狩獵獅子的場面。
 
時隔多年再次看到這個浮雕,還是會不禁嘆這個石雕的華美呀……莫妮卡一邊露出了驚嘆的表情,一邊看著被以玻璃保護起來的石雕。
 
莫妮卡還記得自己年幼的時候,母親曾經帶著自己與雷納克斯前去大英博物館的兩河流域展區,而莫妮卡就是在那個時候邂逅了相同的,描繪著亞述皇帝狩獵的大型石雕展品。
 
莫妮卡用手機拍攝了石雕展品之後,馬上就接著看到了許多紐約決鬥學院的學生與觀光客,正擠在幾個玻璃櫃的旁邊搶著觀看文物的景象。
 
在經過一陣推擠之後,莫妮卡也靠著自己身高與體型的優勢,順利地擠到了玻璃櫃的前方,而莫妮卡也在這個時候露出驚嘆的笑容。
 
只見在玻璃櫃之中的,莫妮卡首先看到的是一個金色的小型手鐲──一個兩側並沒有完全銜接起來,但是頭端與尾端兩側之上,卻都細緻的雕刻著山羊的頭部與翅膀的手鐲。
 
而在手鐲旁邊的,是一個更小型且更為袖珍的裝飾品──由三匹戰馬拉動,雕刻著皇帝與隨從駕著馬車的小型袖珍馬戰車。
 
果然不管看幾次,都還是會讚嘆這樣細緻的工藝呀……莫妮卡雙眼發亮的看著自己面前的袖珍文物,然後接著拿出手機將文物拍下來。
 
莫妮卡在又擠過了人群之後,馬上就接著來到了另外一批展示的文物前方──無數有的雕刻著楔形文字,有的雕刻著神或英雄的大型石板前方。
 
只見首先出現在剛從人群中擠出來的莫妮卡面前的,是一個雕刻著一個手持長槍、披著輕型鎧甲的戰士,與一個赤膊、手持權杖的祭司握手的石板。
 
不過就在莫妮卡注意到了戰士與祭司的雕刻的時候,她也馬上就發現那塊大型石板在最上方處,雕刻著一小行楔形文字。
 
Yu-ete-ele-Godek-seti-ele-con-taki-divo-eni-hie...我等與諸神,在此…締結神聖的契約…莫妮卡在這個時候,情不自禁的伸出了手,想要觸摸那行楔形文字。
 
「不好意思,小姐,請別觸摸那塊石板。」就在這個時候,身穿制服的瑪麗安出現在莫妮卡的背後,並且輕輕用手指敲了一下莫妮卡的肩膀:「這雖然是最新開挖的文物,但是我們總不能讓珍貴的文物被直接觸碰吧?」
 
因為被瑪麗安突然提醒,莫妮卡連忙將手收起來,然後接著望向瑪麗安:「抱歉,抱歉,我這樣實在是太失態了,竟然想觸碰這麼珍貴的文物。」
 
「開玩笑的啦,但是妳還是別直接觸碰比較好。」瑪麗安淺淺的笑了一下:「但是話又說回來,妳應該就是那個在英美加聯校群組裡面,幫貴校進行宣傳的那位莫妮卡小姐吧?」
 
「欸……原來我這麼有名嗎,我怎麼都不曉得……妳這樣實在是過譽了啦。」莫妮卡笑著抓了一下頭:「不過妳的這身校服,看起來應該是倫敦決鬥學院的款式吧?」
 
「是的,忘記自我介紹了,我的名字是瑪麗安‧悉尼,妳可以直接用名字稱我為瑪麗安就好。」瑪麗安笑著伸出了自己的手:「想不到親自能夠遇到有名的人,利用當助教的名義跑來NYC,實在是讓我備感榮幸。」
 
莫妮卡露出有些困惑的表情的時候,瑪麗安已經微笑著說道:「妳可能不曉得,這個聯展明年也會前去澳洲與紐西蘭舉辦,但是妳的宣傳影片已經就連紐澳那邊的聯校的教職員與學生都看過了,還引起不小的轟動呢。」
 
「沒有啦,這樣子說的話,好像我在英語世界(Anglophone community)裡面,是個無人不知的大人物一樣。」莫妮卡苦笑了一下:「不過剛才會那樣子情不自禁觸碰石板,是因為我有一種…我似乎能讀懂的感覺。」
 
瑪麗安一開始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不過還是露出了微笑:「聽說妳以前就是語言神童,那麼語言神童對於楔形文字,究竟有什麼樣的見解呢?」
 
「別叫我語言神童啦,那都已經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莫妮卡抓了一下頭,然後才接著豎起手指:「那些楔形文字的念法,應該Yu-ete-ele- Godek-seti-ele-con- taki -divo-eni-hie...意思則是『我等與諸神在此締結神聖的契約』吧?」
 
<*附註:此處楔型文字的念法,是我參考英文、法文、西班牙文以及德文的一些結構與用字之後,自己掰出來的念法……當然也還是希望有這方面的專家,能夠出來指正一下。>
 
怎麼可能……那些語言學家耗費那麼多時間,才終於解讀出來的東西,這個會長只是看了一下就解讀出來了……瑪麗安看到莫妮卡用輕鬆的語氣這麼說的時候,實在難掩自己的震驚表情。
 
當時在開挖出這個石碑的時候,瑪麗安與瑞文不眠不休與倫敦決鬥學院聘僱的幾個英國的頂尖語言學家,用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在研究楔形文字的意義。
 
但是莫妮卡看起來卻只是在看了楔形文字之後,就瞭解了楔形文字的意義──這在瑪麗安看來,等於直接證明莫妮卡是語言天才的事實。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身穿全套西裝、手中拿著書本的瑞文走了過來,並且也在這個時候說道:「瑪麗安,我有打擾到妳們談話嗎?」
 
莫妮卡注意到了瑞文的時候,瑞文於是露出了微笑:「妳好,妳應該就是紐約決鬥學院的莫妮卡會長吧……我是瑞文‧培里森,是倫敦決鬥學院的歷史科教師,這位則是我的助教瑪麗安。」
 
「我知道的,我正在與瑪麗安小姐聊關於這個石板的話題。」莫妮卡在這個時候,也笑著點了一下頭:「能夠在此親自遇到『語言上位者』此一理論的主張者,讓我備感榮幸。」
 
瑞文過去與約翰曾經在語言學的方面,提出過一個主張──世界上所有的語言都來自某個神話時代的統一語言,而世界上也存在能夠藉由統合現在所有的語言,從而使該神話時代的統一語言再現的「語言上位者」。
 
但是就在瑞文客氣的點了一下頭的時候,瑪麗安湊到瑞文背後輕聲說道:「瑞文教授,你的直覺沒有錯─這個會長是個語言天才,她只用了幾分鐘的時間,就辦到我們不眠不休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才得到的研究成果。」
 
瑞文點了一下頭之後,笑著對莫妮卡說道:「莫妮卡小姐有空嗎,因為現在的時間雖然還有點早,不過我想要與莫妮卡小姐聊聊一些事情。」
 
莫妮卡露出困惑的表情的時候,瑪麗安於是立刻說道:「不方便也沒有關係的,畢竟瑞文教授對於一些語言學相關的東西,就會變得很興奮。」
 
一直以來,我對於自己的語言能力感到有些好奇……既然這位大師等級的人物也涉獵語言學,或許這是個難得的機會……莫妮卡一邊這麼想的時候,也一邊輕輕握拳拍了一下自己的手掌。
 
在稍稍思考了一下之後,莫妮卡也接著說道:「其實我也想要了解一些這方面的東西,不然剛好有這個機會,我也想要與大師請教一些東西。」
 
「這樣子吧,不然我們就去餐廳弄一些咖啡與蛋糕來吃喝一下好了。」瑞文微笑著伸出了自己的手:「那麼我們也別太浪費時間,畢竟妳應該也是要回學校的。」
 
此時的瑪麗安雖然並沒有說話,但是當她悄悄拿出自己藏在制服外套中的卡片的時候,她很明顯地從卡片發出的光芒之中察覺到了某種悸動。
 
神之卡正在悸動……這號人物,應該就是恩基正在尋找的主人了……瑪麗安看著莫妮卡的背影的時候,也如此在心中想著。
 
然而瑞文與瑪麗安並沒有注意到,當他們與莫妮卡一起走向往餐廳的方向的時候,一個身穿全套黑色西裝的男子,在窺視著他們的同時用手機將照片拍下來。
 
「社長,我找到瑞文教授與另外的那個學生了。」男子拿出了手機並且撥號之後,對手機對面的人說道:「他們大概已經準備好,要將神之卡交給另外的人保管了。」

1
-
LV. 27
GP 809
20 樓 幻月 dragon41128
GP1 BP-
因為之前去西班牙旅遊,直到昨天才回到家,所以就將《碧藍詩篇》延到今天

說起來,時差實在是很難調整回來,早上居然差點爬不起來...(癱

碧藍詩篇17  聯展上的偶遇

當身穿制服的雷昂剛正在從廁所回到展區的途中,他在無意間看到了走在瑞文與瑪麗安背後的莫妮卡,因而稍稍停下自己的腳步。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那應該是倫敦決鬥學院的學院教授與學生吧……莫妮卡居然會與這樣的人結伴,實在很稀奇……當雷昂回想起自己在聯展廣告上,看過瑞文進行宣傳的影片的時候,他也如此在心中想著。
 
就在這個時候,雷昂注意到了身穿制服,正攬著同樣身穿制服的亞歷克斯的手臂,一同觀賞著法國新古典風格宮廷的雪蓉。
 
兩人佇足在一個完美還原出來,彷彿停留在十八世紀的裝潢空間前方蠟燭照明的水晶吊燈從天花板照亮地面,富麗堂華的壁爐之上放著兩個華麗燭台,並且兩個燭台的中央放置著一個雕刻著金色戰車的黃金時鐘。
 
除此之外,壁爐的前方擺放著巴洛克樣式的茶桌與沙發,一旁的音樂盒上雕飾著一匹雙足向前高高抬起的小型飛天馬雕像,豪華的梳妝台上擺放著金色燭台以及中國瓷器,房門的上方則是掛著一幅洛可可風格的油畫。
 
「老哥,你剛才去上廁所是不是有點上太久啦,我們都快要把法國新古典裝潢區給逛完了說。」雪蓉稍稍歪了一下頭:「還是你想要的話,不然我們就接著去英國新古典裝潢區吧。」
 
「雪蓉說的其實有道理,不過我們兩個展覽看得比較慢,所以你應該很快就會追上來了。」亞歷克斯抬起了手:「當然我們也不介意站在這邊等你,然後等你追上之後一起去吃午餐。」
 
「其實沒有關係啦,我這邊可以有空周末再來看就好了,反正有限定門票的話,就可以免費看到開心了。」雷昂笑著說道:「不然要是等我的話,只怕兩位就只能站在原地一直放閃了雖然一定要說的話,那樣比較合理。」
 
「別這麼介意呀,老哥,反正三人行必有我師嘛。」雪蓉笑著也攬住雷昂的手臂,然後接著說道:「我們有三個人的話,也會很有趣呀。」
 
雷昂在望向亞歷克斯的時候苦笑了一下,亞歷克斯對於雷昂的表情,則只是有些無奈地露出微笑,並且接著聳了一下肩膀。
 
*
 
莫妮卡、瑪麗安與瑞文找了一張圓桌坐下之後,瑞文就點了三杯美式拿鐵,而服務生也很快就將咖啡送上了。
 
「其實就如同我與約翰所主張的,世界上理應存在能夠統御所有語言的人,但是實則是否真的如此就是問題了。」瑞文喝了一口拿鐵之後說道:「要曉得,我們是可以用不同的角度,來看待巴別塔 Babel Tower)的故事的。」
 
「以前我寫報告的時候,就曾經提及過巴別塔的故事雖然純粹是神話,但是神話故事也是有雛型的。」莫妮卡抬起了手:「就像士師 The Judges)雖然很明顯也是神話,但是每個士師應該都是有相對應的雛型人物。」
 
在《舊約聖經》 Old Testament)流傳至今的故事之中,就有關於巴別塔的故事──傲慢的人類為了想要窺探上帝的秘密,因此異想天開想建造擎天高塔巴別塔,但是上帝因此一怒之下分化人類的語言,導致巴別塔的興建最後失敗。
 
雖然巴別塔 Babel Tower)的故事常常被認定為神話,但是在兩河流域的歷史上,卻真實存在所謂的巴別塔──至少歷史上的發現之中,巴比倫王國的確有興建大型高塔,作為神殿的考古證據。
 
「若以語言學的概念檢視,這個故事其實也成為了單一語言理論的基礎──認定世界上所有的語言都來自某個語言,而此語言正是神話時代的統一語言。」瑞文喝了一口咖啡:「但是我們也在這個同時,可以用歷史的角度來加以分析。」
 
莫妮卡想了一下之後,也接著問道:「您的意思是,我們也可以認為人類的語言分化,是來自於人類遷徙到不同地方之後,從而產生不同的語言嗎?」
 
「我們在舊約聖經之中看到神分化人類的語言,是一種概念上十分籠統的說法,因為語言並不會因為某種特定因素而在一瞬間分化。」瑞文說道:「瑪麗安,換妳來說明一下自己的看法,我記得妳也有提過類似的主張。」
 
「瑞文教授的意思是指,人類在遷徙的過程中,很自然而然就會在定居久了之後,形成每一個區域。」瑪麗安豎起了手指:「一定要說的話,羅馬語系與日耳曼語系乃至拉丁語系與斯拉夫語系之上,還有印歐語系(Indo-European)這樣的語系。」
 
「好的,瑪麗安──我很感謝妳的解說,我們現在就回到正題好了。」瑞文淺淺的咳了一下:「莫妮卡小姐,妳難道沒有懷疑自己為何有如此強大的語言學習能力,而且還是到了連楔形文字都能看懂的程度?」
 
「其實一開始我也沒有想過欸,畢竟我的祖父就會十種語言,我的父母也會五種語言,就連我的弟弟也會四種語言。」莫妮卡想了一下:「畢竟我從小就學科比較強,我也覺得語言學習大概某些程度上,是某種天分。」
 
瑞文稍稍瞇起了雙眼的時候,莫妮卡也接著說道:「但是不知為何,我發現自己學習語言的速度十分快速,文法與語法也都難不倒我,我甚至還能夠在同一種語言之間,進行不同口音的轉換。」
 
「我本來就有注意到了,妳一開始在與瑪麗安說話的時候,妳所使用的英語比較偏近於紐約英語 New York English)的口音。」瑞文用手指指向了莫妮卡:「但是從我們剛才說話開始,妳的口音就比較偏倫敦英語 London English)的口音。」
 
莫妮卡正要接著說話的時候,瑞文直接打斷了莫妮卡:「請別告訴我,兩種口音的轉換是很容易的──我以前有個朋友現在在澳洲的雪梨決鬥學院教書,他即便在那邊待了五年,還是無法自然地說出澳洲英語。」
 
「但是兩種口音的轉換,對我來說從來不是難事呀──我甚至有過與家人去澳洲的西部旅行,回來的時候我已經學會澳洲英語的口音了。」莫妮卡歪了一下頭:「雖然那個時候,我的情況被歸類為善於模仿。」
 
瑞文抬起了手:「妳所說的並非單純的模仿所能企及,所謂的語言學習也並非天賦能解釋──當妳學會了超過二十種語言,而每種語言都能當成母語還不會出現僵化現象Fossilization)的時候,就真的並非天賦能解釋的了。」
 
所謂的僵化現象,乃是指涉當某個人學習第二種語言,而在能一定程度地進行聽、說、讀、寫四個領域的前提之下,語言的學系成效會趨於僵化。
 
換句話說,該人就算再怎麼繼續學習下去,他的語言能力仍然不會進步──這在第二語言習得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理論中,是非常常見的一個理論。
 
雖然世界上偶爾會出現幾個語言方面的神人,但是基本上大多數第二、第三、第四語言的學習者,往往都會碰上僵化現象,而導致語言學習受到阻礙──瑞文這麼說的時候,就等同懷疑莫妮卡的語言學習能力,徹底違反了僵化現象的發生。
 
「那麼我輕易就能夠學習語言的情況,甚至不論是英語、德語、西班牙語、法語都能輕鬆的依照國家與區域,改變口音的情況,能怎麼被解釋?」莫妮卡露出了有些挑釁的微笑:「我相信,這種奇怪的事情沒有辦法以單一學說解釋。」
 
瑞文卻在這個時候,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如果妳真的那麼厲害的話,那麼妳鐵定就是這個世界上,最接近『語言上位者』的存在──這個主張,就是我解釋妳的情況的方式。」
 
語言上位者……就是那個具備統御所有語言,甚至進而還原神話時代的語言的神人嗎……莫妮卡回想起自己閱讀過的瑞文的主張的時候,也稍稍頷首望向瑞文。
 
「我們之前才提及過,我們可以假設所有的語言都來自相同的神話時代語言,那麼我們也同樣能假設這樣的神人。」瑞文豎起了手指:「能夠學習所有種類的語言,從而以融會貫通的方式,還原神話時代的語言的神人。」
 
還沒有等莫妮卡開口,瑞文就已經接著說道:「既然妳真的那麼厲害,那麼我就只能暫時假設,妳其實是個語言方面的神人──一個無法以現行語言學理論解釋,幾乎不存在第二個人的神人。」
 
 
將休息時間訂在下午五點半的大都會博物館,往往會在下午五點的時候就開始趕人,因此許多展廳會在下午五點十分到五點二十分之間逐漸關閉。
 
已經下午四點五十五分的現在,大都會博物館的紀念品店已經擠滿了學生,而由於集合時間是晚上七點,因此這就代表學生在大都會博物館休息之後,還是可以在附近遊覽並且吃晚餐。
 
身穿制服的雷納克斯來到了經由西藏與印度展區,來到紀念品店尋找自己要買的東西,是將近十分鐘前的事情。
 
雷納克斯順手從幾個販賣明信片的櫃台,抽了幾張自己想要的明信片之後,就接著來到了販賣書籍的櫃檯。
 
就在雷納克斯一邊翻著書櫃的書,一邊尋找自己有興趣的書的時候,他注意到了一本書─一本封面描繪著一個搭著放滿鮮花的小船,披著白紗的年輕女子的圖,並且寫著Washington Companion to Pre-Raphaelite Painting and Poetry的書。
 
太好了……剛好我手邊有在收的關於藝術與歷史的書,就缺這本還沒有收到而且還剛好剩下一本,實在是太幸運了……雷納克斯笑著伸出手的時候,他卻注意到了另外一個將手放到書上的人。
 
只見另外一個將手放到書上的人,是同樣身穿制服的傑森,而且當傑森的眼神與雷納克斯的眼神交會的時候,傑森來露出了訝異的表情。
 
「怎麼啦,傑森,看你露出這種訝異的表情。」身穿制服的卡農在這個時候現身,不過她在看到兩個人的情況的時候,卻忍不住笑了出來:「真是神奇,哥倆好居然在搶書,還真是難得呢。」
 
「卡農學姊,這是男人之間的爭奪,我平常的時候可以讓著雷納克斯,但是剩一本書的情況下,我是不可能退讓的。」傑森笑了一下:「要是這個時候,還讓著雷納克斯的話,我可就是個凱子了。」
 
「卡農學姊,麻煩妳勸勸這個沒有自知之明的傢伙,讓他老兄知道,跟我搶東西是不會有好下場的。」雷納克斯也笑了一下:「不曉得是誰,在〈英美文學與文化〉與〈英語國家歷史與文化〉方面一竅不通,還敢給我恩將仇報。」
 
「明明就是你自己多管閒事,我自己就能夠寫出來的報告,還硬是給你添了好幾筆,才讓我交出去。」傑森露出了不悅的表情:「就連〈文學與文化研究:思潮、理論與評論〉的報告,你也給我亂搞一通。」
 
「我這個叫做用心良苦好不好,就憑你那種爛到爆炸的文采也想交作業,你要是得到C-就該偷笑了。」雷納克斯露出嗤之以鼻的表情:「再者,你對於亞里斯多德的解讀完全錯誤,要是沒有修改的話,你鐵定只有F+的成績。」
 
傑森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雷納克斯於是擺出更強勢的態度:「你要是知道感激的話,就趕快把書讓給我,然後以後再來跟我借啦。」
 
「不行啦,等到補貨大概都又是一個月的事情了,我才不要等那麼久。」察覺到自己立場變弱的傑森立刻說道:「我不管,反正你才應該將書讓給我,然後自己以後來跟我借。」
 
卡農看著兩個學弟一直僵持不下,於是馬上就一個箭步踏出去,並且順手搶走了兩個人正在爭奪的那本書
 
「你們兩個,各給我11美元,快一點。」卡農一把搶過了書,確認書本的定價是22美元(含稅)之後,接著就伸出了自己的手:「既然是決鬥學院的學生,就應該要有一點決鬥者的樣子。」
 
傑森與雷納克斯一頭霧水的將11美元交給卡農之後,卡農就踏著輕盈的步伐前去結帳,然後馬上就又回到了兩個人的面前。
 
「好了,我們提早離開大都會博物館,過去中央公園吧。」卡農笑著說道:「既然是文明人的話,遇到爭端的時候,就還是用比較文明的方式來解決吧。」
 
*
 
位於大都會博物館後方的中央公園 Central Park),是位於紐約市曼哈頓中心的一座大型都會公園,也是眾多電影的取景地。
 
卡農在路邊攤買了三人份的熱狗麵包、三明治、炸馬鈴薯片與汽水之後,接著經過了陸橋與波蘭國王紀念碑之後,來到了中央公園正中央的草坪區。
 
「既然我是以學姊的身分仲裁這件事情,那麼就先讓我以仲裁者的姿態,說明一下決鬥該怎麼進行。」卡農在傑森與雷納克斯從書袋拿出決鬥盤之後,笑著豎起了自己的手指:「兩位應該都還記得,自己各自支付了11塊錢吧?」
 
雷納克斯與傑森先後點頭,卡農於是拿出了自己替雷納克斯與傑森買的書,並且將被用紙袋包裹起來的書放在一張板凳上:「那麼決鬥的目標很簡單,只要誰能夠打贏對方,誰就能直接拿走這本書。」
 
「意思就是,輸掉的人不只會賠掉那本書,還會順便賠掉11塊錢。」雷納克斯露出了好勝的微笑:「實在是很有意思呢,你就等著看我怎麼透過決鬥好好削你一頓吧,傑森。」
 
雷納克斯在這個時候戴上了決鬥盤,傑森於是接著說道:「這次為了11美元以及一本書,我也不可能會退讓的,你才應該給我好好將脖子洗乾淨。」
 
總覺得這兩個人在某些程度上,其實還滿好懂的呢……卡農看到這兩個學弟為了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吵架,也不禁露出了無奈的苦笑。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41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2360 筆精華,11/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8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